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天官赐福

4892.6万浏览    10.7万参与
海棠

这特效挡我花一半盛世美颜

这特效挡我花一半盛世美颜

人艰不拆水煮蛋(开学)

【花怜】老去

又是我和我的傻逼段子

一起老去

谢怜十七岁成神,内心千把岁了外表都是水灵灵的男孩,花城也是早早命陨,本相二十来岁也不会变。两人站在一起,皮相上明明是哥哥带着弟弟,嘴上却是看起来大一些的管更嫩的那个叫哥哥。

谢怜在君吾封印后本来应该成为新帝君,但他真不擅长统筹和命令,便下了天庭和花城居住在人间。神仙不插手凡人的政治一类的事,也就是说不会去抵挡历史的车轮,正常的信徒祈愿谢怜会接,但当国师或者帮忙灭国的事谢怜是再也不会做了,他和花城就在普通山村隐居,建点小观拜仙乐太子 。

本来谢怜是想从简,像菩荠观一样意思意思就行,但花城不乐意,每个观都极尽奢华。有次谢怜看到自己的金像,有些无奈,...

又是我和我的傻逼段子

一起老去

谢怜十七岁成神,内心千把岁了外表都是水灵灵的男孩,花城也是早早命陨,本相二十来岁也不会变。两人站在一起,皮相上明明是哥哥带着弟弟,嘴上却是看起来大一些的管更嫩的那个叫哥哥。

谢怜在君吾封印后本来应该成为新帝君,但他真不擅长统筹和命令,便下了天庭和花城居住在人间。神仙不插手凡人的政治一类的事,也就是说不会去抵挡历史的车轮,正常的信徒祈愿谢怜会接,但当国师或者帮忙灭国的事谢怜是再也不会做了,他和花城就在普通山村隐居,建点小观拜仙乐太子 。

本来谢怜是想从简,像菩荠观一样意思意思就行,但花城不乐意,每个观都极尽奢华。有次谢怜看到自己的金像,有些无奈,便向花城表示自己真不需要什么奢靡生活,两人像普通人一样过日子就行。

既然是普通人,便会有年龄变化。有时候谢怜喜欢一处地方,想逗留一会,为了不让普通人察觉,两人会一起改变皮相。17岁的少年郎褪去青涩,变成玉树临风的弱冠青年,可花城就很坏,把外表变得更加成熟,肩膀似乎比本相更宽,脸型也更加坚毅,但他还是管谢怜叫哥哥。一个男人管男孩叫哥哥,无论怎么珍重都有几分恶作剧的味道,偏偏花城成熟的皮相更有男人味和侵略性,把长开的太子殿下弄的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看着他凑近都想捂着脸躲开。

等到了现代,谢怜迷上楼下群体踢毽子和广场舞的中老年活动,加之买卖房产更换住处有些麻烦,便和花城化为老年相。两个健朗的老头一起走走逛逛,在阳光下喝喝茶,和真老头一起下棋。九号楼有个老头下棋一直下不赢谢怜,气不过天天找他约战;同时居委会的大妈听说八号楼有个一看就读过书的老头,以为说的是花城,找上门让他参与社区活动,说是春节快到了要写对联。

花城一听大事不好,跑去找到一边下棋,一边担心九号楼老头一口气气坏自己的谢怜,抓起他就走。在九号楼老头狂怒的大吼下,谢怜紧张地问花城怎么了,是不是有人发现了他们俩的身份。花城却严肃的说,这比发现身份更可怕,两人最好立刻搬走。

问清楚才发现是写对联,谢怜哭笑不得,拉着花城回去给气呼呼的九号楼老头道歉。回去的路上又看见居委会大妈,花城脸色不善拽着谢怜绕开大妈。

旁边人就看着两个老头间谍似的,健步如飞每天在小区里忙来忙去,惊叹之余只能感叹一句身体真好啊。

玄真.
好神仙的图!! 有没有谁知道作...

好神仙的图!!

有没有谁知道作者!!!

评论区或私信告诉我吧求求了🙏

好神仙的图!!

有没有谁知道作者!!!

评论区或私信告诉我吧求求了🙏

̶眉̶眼̶藏̶慕̶♡̶

免费无偿!资源多多!

有想要资源的友友么?


小说、漫画、广播剧、动漫应有尽有哦


最最重要的是,无偿,免费!!!


群里活跃,群员都是同好,很友善呢


扣扣群号:558494345


推荐人:悦


进群之后就要问你推荐人必填哈


等级要满三个月亮以上呀!


进过同系列的小可爱就不要进了哈

有想要资源的友友么?


小说、漫画、广播剧、动漫应有尽有哦


最最重要的是,无偿,免费!!!


群里活跃,群员都是同好,很友善呢


扣扣群号:558494345


推荐人:悦



进群之后就要问你推荐人必填哈


等级要满三个月亮以上呀!


进过同系列的小可爱就不要进了哈

🌺花椒kara

天官赐福原著风双玄扩写——风水劫(17)

“最后一个差事,寻个冢。”

 “您是要和铜炉山里的同归于尽吗”

  “花城要亏大了。”黑水浅浅一笑。

  “同为鬼王,花城主为何无需散灵”

   “你怎知他没有散过呢”

    龙骨呜咽几声

   夜色里留下一句话

   “我永远,守着你。”

    曾精疲力尽的求生,拼尽全力成为鬼王,报仇,几番折腾,再高的位置,'再漫长的岁月,好像都品不出滋(17)味。...


“最后一个差事,寻个冢。”

 “您是要和铜炉山里的同归于尽吗”

  “花城要亏大了。”黑水浅浅一笑。

  “同为鬼王,花城主为何无需散灵”

   “你怎知他没有散过呢”

    龙骨呜咽几声

   夜色里留下一句话

   “我永远,守着你。”

    曾精疲力尽的求生,拼尽全力成为鬼王,报仇,几番折腾,再高的位置,'再漫长的岁月,好像都品不出滋(17)味。

   更如有一条鸿沟,绝望的让人无法跨越。

   合眼之间,青玄把着他的头,喂他喝水。

   她耳朵上通红摇曳的耳坠。

   黑水神志迷乱,竟伸手去摸。

   青玄见他这样,一掌拍他脑门“明兄!”

   黑水愣了一下,放下手,笑着对她说“明兄。”

   见黑水笑了,觉得十分惊奇。

   “贺玄,你自己施个法把衣服换了。破破烂烂的,什么样子。”

    黑水单手撑着头侧躺着。

    “做口饭吃,我饿了。”

    “做饭?你让我现在去海里抓鱼给你啊”

     黑水摇摇头指着外面院子“外面有,快点,我很饿。”

    青玄无奈“我做可以,明天你带我去海底”

    “明天不行。”

     “怎么你要反悔啊,那好,我自己寻,不用你带。”

    黑水无奈道“我养伤,很快的,等我两天。”

    青玄见他语气不强硬,似乎是商议的语气。

     虽然不解黑水为何性情大变,却也不曾多想。

    点点头,也罢了。

   待饭做好,黑水也换了一身干净衣裳。

   两人坐在饭桌前。

   默默吃饭。

   虽然以前二人整天黏在一起吃饭,已经习惯,可现在中间像是隔着山海一样,被青石板压着,怎么也开不了口。

   进一步,如有血手拖行。

   退一步,又似形同陌路。

  卡在这里不上不下,如鲠在喉。

   青玄吃了两口放下筷子道“我吃好了,黑水君,您慢用,今日多谢您搭救了。”

   她总是这样,若即若离,忽而眼里有光,单纯如初,时而似血海深仇,冷漠至极。

   黑水的筷子也停下了。

   烛火噼里啪啦的响。

    青玄转身准备出去。

    被一个定身法顶住 ,再一扯,便倒在床上。

    “晚上就睡这里。”

     黑水漱了漱口,吹灭了蜡烛,自己也翻身上去。

    青玄大叫“你干嘛!”

    “别吵。”

     眼见着黑水脱衣服,青玄更是脸上爆红“你干什么,这个不要脸的臭水鬼,你想羞辱我,信不信我咬舌…” 

     一只毫无温度的手盖在他的嘴上。

     “你吵的我头疼”

      黑水穿着白色中衣躺在他身边。

      “死水鬼,你知不知道男女有别!”

      夜色忽然穿出一声笑声。 

      黑水居然笑出声了。

      “你是男人,女相而已,无妨。”

       “鬼没一个好东西。”

       黑水起来帮她把被子盖上“从前你不是总吵着跟我睡吗,就这一间房,再嚷把你扔在海里溺死。”

       青玄啐了一口。

       不再挣扎。

       黑水也是规规矩矩 ,井水不犯河水。

氢氧化铜
【变着法地叫你是什么感觉】 第...

【变着法地叫你是什么感觉】

第一期选手风信慕情


——————————

作者唠嗑区:

用我们这儿的话说说抄题:


变着fā儿地叫你是shéng么感觉啊

嘿呦,您说是shéng么感觉,就是zhèng么zhāo内味儿,得嘞

【变着法地叫你是什么感觉】

第一期选手风信慕情




——————————

作者唠嗑区:

用我们这儿的话说说抄题:


变着fā儿地叫你是shéng么感觉啊

嘿呦,您说是shéng么感觉,就是zhèng么zhāo内味儿,得嘞

Sunburst.

人生不相见

  “我娘这两日实在是病的慌了,总是和我说什么,他怀上我哥的时候有个男神官来托梦,同她说如今这胎应当叫师无渡。”


  贺玄挑了挑眉,不知道说什么,觉得自己也不应该说什么。


  “后来过了几年又有了我,那位神官又来托梦,说这孩子以后该是叫师青玄。”


  贺玄这次连眉毛都懒得抬了,就听着对面和他两小无猜的的发小胡扯。


  “如此这般,就是我为什么叫师青玄了。”


  师青玄如是说,把自己的扇子唰的一下展开,装模作样的在这大雪天用扇子对自己扇了扇风。


  自己造的风太大了吹得他实在有些冷,只能趁贺玄不注意的时候悻悻收了扇子,用扇骨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贺玄才...

  “我娘这两日实在是病的慌了,总是和我说什么,他怀上我哥的时候有个男神官来托梦,同她说如今这胎应当叫师无渡。”


  贺玄挑了挑眉,不知道说什么,觉得自己也不应该说什么。


  “后来过了几年又有了我,那位神官又来托梦,说这孩子以后该是叫师青玄。”


  贺玄这次连眉毛都懒得抬了,就听着对面和他两小无猜的的发小胡扯。


  “如此这般,就是我为什么叫师青玄了。”


  师青玄如是说,把自己的扇子唰的一下展开,装模作样的在这大雪天用扇子对自己扇了扇风。


  自己造的风太大了吹得他实在有些冷,只能趁贺玄不注意的时候悻悻收了扇子,用扇骨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贺玄才不信这种事情,什么神仙赐名啊,什么神仙托梦啊,他一概权当是师青玄在说大话。


  “定是你娘哄骗你编出来的。”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就透着半开不开的窗户看着外边的雪景。


  雪下的大,贺玄看到正对着的大门,门沿上全是堆起来厚厚的雪,看起来松软的想让人伸手摸一摸。


  屋檐底下也多了好些冰柱,隔着冰柱看出去,又是一副别样的冬日好景象。


  他正着手泡着一壶茶,师青玄喜欢的铁观音。


  师青玄听他这话说的实在不得他心,刚准备提起前两日画的扇子准备敲对面这个不会说话的人,对方就伸了手出来。


  伴着飘飘摇摇落下来的雪星子,捻住了紫砂壶的茶盖子拿到师青玄面前。


  “闻闻,我爹才从清溪带回来的铁观音,肯定是百儿八经正宗的。”


  师青玄借此机会想报复报复他,就嫌他手伸的短,闻不到味道,抓着他的手腕就往自己面前送,等拽的贺玄整个身子都倾向自己了,才赏脸似的嗅了嗅。


  “不错,茶香纯正,深得我心。”


  贺玄笑笑,也不多说什么。


  本来就是用来赌师青玄的话的,哪里来的清溪铁观音,不过就是街坊里看见成色不错的铁观音拿来打肿脸充胖子,这人居然也不揭穿自己。


  师青玄捏着他那把宝贝扇子,在空中画了两个圈,又悠悠用扇子的顶端把半开的窗子推开,一副闲了得乐的公子哥模样。


  门外站在雪里的贺筝才拉着师无渡到家里做客,瞧见贺玄在泡茶,立马开开心心的窜到贺玄的屋子里讨一杯茶水喝。


  “兄长,你即泡了好些茶,阿筝正好渴的慌,特来向兄长讨要一杯茶水喝。”


  说完还正经八百的给贺玄行了一个礼。


  师青玄看着她装模作样的,也丝毫不给她脸面,用扇子抵在嘴唇上就笑得猖狂。


  师无渡见了以为他们在说什么好笑的事情,顶着雪从大门就跑到了师青玄刚才推的窗户。


  他手肘撑着窗沿,又和个孩童一般撑起了整个身子,抖得脸上头上的雪全都倾倒在贺玄靠在桌子上的。


  贺玄一脸嫌弃,佯装生气轻轻推了一下他,他倒也得趣儿,装作是被推的狠了,支不住身子从窗沿掉了下去。


  贺筝本来装的矜持模样就这么绷不住了,抢了师青玄攥在手里的扇子蹦蹦跳跳的跑到窗边,用扇子把师无渡头上的雪都掸了个干净。


  屋里烧着红萝炭,暖和的不得了,一小会儿就把桌子上的雪化成了水,贺玄一脸嫌弃却也不想管它。


  过会儿雪下的小了,贺筝又装起模样来。


  她清了清嗓子,又用手捋了捋并不存在的胡子,甚至用师青玄的扇子敲了敲窗沿,压低声音道。


  “白雪纷纷何所似?”


  师无渡早就把课业忘的精光,师青玄又不愿当那个即莽撞打头阵,文采又不好的人,桌子底下的脚就踢了贺玄一下。


  “贺兄,令妹考你功课呢,快快答来。”


  贺玄才忙着把茶壶里的茶倒进四个杯子里,被师青玄踢了一脚,手也随着抖了一下,茶壶里抖出了不少茶。


  怨怼的看了师青玄一眼,开口便道。


  “若柳絮因风起。”


  师青玄气贺玄开口就煞了他的风头,又恼被他一眼看透自己想出风头,刚想提着扇子抽他一下,却记起来自己的扇子早就被贺筝抢走了。


  如此这般,师青玄只能作罢,赌气似的把头偏过去不看贺玄,然后又想起什么似的,把贺玄因为手抖倒的少了些的那杯茶哐的一下放到了他的面前,自己又拿着其他三杯分给贺筝和师无渡。


  贺玄拿了茶一饮而尽,手里端着茶杯凝在半空,又转头看起了雪。


  现在的雪基本不下了,就只是被风吹的到处飘摇,倒真是应了那句若柳絮因风起。


  师青玄看他一声不吭的喝了茶又盯着窗户看,遣开了贺筝和师无渡,用手在他面前晃悠了两下。


  “贺兄?生气了?”


  师青玄怕他真的生气了,提着衣摆同雪一样飘到贺玄旁边,钻过贺玄的胳肢窝瘫在他的腿上撒泼打滚。


  说是撒泼打滚,他还真的在窄窄的椅子上滚了两圈,激的贺玄用手抓着桌边,怕他碰到又喊疼。


  他看这样,像是有戏,拽着贺玄的外袍凑过去,闷闷的发声。


  “贺兄,我错了,我不该如此,我自罚。”


  说着截下了贺玄手里的茶杯,用那个茶壶里藏在茶叶里已经泡的苦涩的旧茶给自己倒了一杯,当着贺玄的面一饮而尽。


  因为是躺着喝,他又没有耐心,直接拿着茶杯往嘴里倒,好些茶没进到他嘴里,倒是喂给了衣服。


  贺玄好不容易低头看着他,又看见他濡湿的衣服贴在身上,就和他说,自己去拿件衣服换上,别冻到了。


  师青玄不在意的摆摆手,同他说自己带了一壶顶好的绍兴黄酒,让贺玄温了给他俩解解馋。


  过了小半天,师青玄有点耐不住性子了,贺玄的火是泡茶用的,泡茶用的是文火,文火太小,温了好些时候连底儿都没温好。


  师青玄两眼巴巴的看着炉子下的火,就巴不得他看两眼就能让酒瞬间变得滚烫,喝都有点无法下口。


  酒还没到肚子里,师青玄还开开心心的准备畅饮一杯,师家的管家就跑来了,说是夫人出了事情,叫师无渡和师青玄快些回去听训。


  师青玄听了大惊失色,知道最近自己娘亲病的严重,顾不着多想,灭了火就拽着贺玄回了家。


  师家管事的声音又实在大,在贺家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贺筝,师无渡,还有贺玄的爹娘,都知道了师夫人不成了。


  全家浩浩荡荡的跑到了对门师家,贺玄的娘竟然拖着三十几岁的身子骨跑的比师青玄还快。


  到了师家就开始鬼哭狼嚎。


  “老姐姐呦,老姐姐!你若是走了,还会有谁听我的心事呢?”


  她居然扯着嗓子从门口嚎到了师夫人的卧房前,听着贺家夫人的哀嚎,师夫人居然笑出了声。


  所有人在门口听的一清二楚,只有师青玄暗暗担心。


  这种安逸的日子,怕是要到头了。


  这倒也只是后话,他实在被贺夫人吵得头疼,又看见气色不错的娘亲,笑得半死。


  哪里是不成了,分明就是病好了,从管事的那里听说了自己在她病的时候胡来的英勇事迹,要来训话了。


  贺夫人还没睁眼看这位闺中密友,就光闭着眼睛哭,碎碎叨叨了挺久,久的师青玄都拉着贺玄跑回贺家把酒温了又喝干净。


  久到从雪过天晴哭到又一次漫天大雪,师青玄还挺担心她的嗓子,喝完酒了又拉着贺玄去劝,最后好歹用一杯热腾腾的茶给止住了。


  贺玄泡的茶那得是一绝,也不知道哪里学来的,师青玄泡的茶就总是泡不出贺玄那种茶香浓郁,喝起来醇厚的茶。


  贺玄也不说,就只说是你蠢,没有耐心,天生泡不好茶。


  气的师青玄又要提扇子抽他。


  这种安逸的小日子,也的确是不错,师青玄如是想。


抹茶冰淇淋蛋糕🍰🍰
宁负痴心某,独熬愚情种。

宁负痴心某,独熬愚情种。

宁负痴心某,独熬愚情种。

🌺花椒kara

天官赐福双玄原著风扩写——风水劫(16)

黑水绷直坐了起来,身上的伤口还在流血。

青玄好奇的靠近看他的伤口“原来鬼也会流血。”

黑水道“鬼从前也是人。”

青玄道“别绷着了,我帮你止血。”

于是便要施法,

手指上的光忽然被一个大手拍灭了。

“省着点用”

青玄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怎么这样虚弱,我记得你当初给我法力的时候,灵力涌动,似乎用之不竭,今日却忽然失效,你又受伤至此,你不是鬼王吗,怎会如此。”

“为何如此…我让你明日去,你听吗?”黑水转过身单手撑地,板着脸反问道。

湿淋淋的水液,从额角滴落,纤瘦的脸颊虚弱又见锐气。

青玄半跪坐在他面前,黑水猛然靠近质问。

几乎是面对面的距离,

她感觉黑水是真的生气了。...

黑水绷直坐了起来,身上的伤口还在流血。

青玄好奇的靠近看他的伤口“原来鬼也会流血。”

黑水道“鬼从前也是人。”

青玄道“别绷着了,我帮你止血。”

于是便要施法,

手指上的光忽然被一个大手拍灭了。

“省着点用”

青玄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怎么这样虚弱,我记得你当初给我法力的时候,灵力涌动,似乎用之不竭,今日却忽然失效,你又受伤至此,你不是鬼王吗,怎会如此。”

“为何如此…我让你明日去,你听吗?”黑水转过身单手撑地,板着脸反问道。

湿淋淋的水液,从额角滴落,纤瘦的脸颊虚弱又见锐气。

青玄半跪坐在他面前,黑水猛然靠近质问。

几乎是面对面的距离,

她感觉黑水是真的生气了。

“谁知道你设阵了,再说…你就不能先说在前面吗,以你的法力直接把我拽回来就好了,跟我一起下去干嘛?还让龙骨把阵法破了”

 黑水气的肺管子疼“你现在这点法尚且是我给的,我设的是血阵,没等你靠近去就把你刺成筛子了。你这三脚猫功夫还来得及跑?你何时听过我讲话。”

一向少言寡语的黑水噼里啪啦说着一顿。

青玄有点招架不住,小声嘟囔“我不知道啊…”

黑水看她这副样子,也不说什么了。

“我知道你要找什么,花城说了,待我好些,带你去。”

“不用带我,我自己就好,你指个路”

黑水起身狠狠说了一句“不想死就听话,想死就随便吧”

青玄眼睛咕噜一转,跟在他身后一言不发。

二人往岸上走去,

只见黑水一挥手,一座清雅的竹屋出现在岸上。

黑水一进去就跌坐在竹椅上。

面色潮热,捂着心口,半身趴在桌上,头沉沉的垂在臂弯里。

身上的伤口一直没有愈合。

鬼王的身子应该是不伤不死,可如今,这伤口是一直不愈合。

青玄觉得不对劲了。

他从窗外看见海岸上泛起的阵阵诡异的红绿光芒。

如同绚烂激光,腥味阵阵。

“不好,铜炉山有异。”青玄自言自语道。

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现在的灵力起伏不适,何况灵力巨大的黑水。

他俯身问道“黑水??”

他不答。

青玄有些急切的问道“黑水?你怎么样啊?”

只见他垂下的手臂缓缓抬起,摆了摆手。

示意她出去。

“别逞强了,都这样了,我扶你进去躺着吧”

黑水昏昏沉沉的推他“走…走…”

“诶呀,你以为我想管你啊,要不是因为我才这样的,我早把你扔海里了。”

黑水仍趴在桌子上头也不抬的推她。

不经意间一把按到她某处本该平坦现在却似两个糕团一样的地方。

黑水忽的坐起来指着他的鼻子“我让你滚…走远点,快走,别闹我。”

这一仰头,青玄看他面色红泛,如同饮几大海一般。

一摸他的脸,惊呼“怎得烫的同火山口一样啊”

黑水双眼迷离的看着他。

青玄说“你如此都是为我鲁莽,我若不管,便是欠你人情,你放心,此事了了,你我这辈子都不会再见。”

   黑水没说话,但也不愿意她碰到自己。

   于是踉踉跄跄走道里间床帐。

   “青玄,烧些水来喝。”

    他见青玄铁了心不会走,便支开她做些事,自己现在躁动难耐,见她那幅样子,本就殇重,恐又生事。

    他合眼躺下,头晕脑胀,伤口也不想疗。

    窗外呼啸而来,只见龙骨缩身盘踞在塌前。

    黑水见它不言不语,只是安安静静依偎在他身边。

   便抬手摸摸他的头“你受伤了”

   龙骨发出一声叹息,迎合他的手蹭了蹭。

   “无需担心我,龙骨,你的肉身过些日子就可以塑好了。” 

    龙骨抬起头道“主人,这个阵法耗伤您大半法力,怎又能费心为我塑型。”

   黑水道“总不能半途而废吧。”

   “主人,眼看着东海巨变,您还要再设镇吗”

   黑水不答。

   龙骨又道“您本不必为她如此的,当时情形,若拉得她回来便回来,来不及便做献祭,她天神之体,岂不是为您更有助力。”

   “她是个凡人了。”黑水闭上眼,那阵燥热渐渐平息。

  “待我好些,再设阵法。”

   “主人,我感知到您…”

   “有油尽灯枯之象是吧”

   龙骨不语。

   “天地万物,纵是鬼王,也有死期”

    “当日您用一半骨灰为她修风师扇,想来是因此伤及吧”

   黑水摇摇头。

   他心里知道,风师扇是伤了他本元,

   可纵使鬼王,也是灵,他是这天地之内的灵。

   他再大逃不出这天地,

   再强也抵不过灵消魂陨。

  人死是鬼,鬼死,便是魂飞魄散了。

  不过也罢了,这些年他万籁孤寂,不知所谓何意义,若是魂飞魄散,也是解脱。

Tagara.J
我爱怜怜 我要魂穿小芙蝶!

我爱怜怜 我要魂穿小芙蝶!

我爱怜怜 我要魂穿小芙蝶!

慕小熙.

风情《心悦君兮,君何意?》上

       风情cp文

       玄真将军陨落了。

       说来也是可笑的很,他竟是为了救死对头的儿子与近绝同归于尽的。

       风信听闻带人赶去时,已是来迟,地面只有一摊血迹,据灵文殿检测,玄真将军慕情已是魂飞魄散。...


       风情cp文

       玄真将军陨落了。

       说来也是可笑的很,他竟是为了救死对头的儿子与近绝同归于尽的。

       风信听闻带人赶去时,已是来迟,地面只有一摊血迹,据灵文殿检测,玄真将军慕情已是魂飞魄散。

       自慕情陨落之事传遍凡界,便有不少信徒改拜他神,一年复一年,竟没了信徒,就连上天庭的玄真殿也因没有法力支撑便消失不见,没有人会继续拜失了作用的神官,世间本是如此,可最近世人惊奇的发现,有一座玄真庙,竟保存完好,偶尔路过都能看到贡品,更能看到有人偶尔过来打扫。

       慕情抬头看了眼这玄真殿,他倒是想看看这最后一位信徒是何人,竟每日来拜,即使不够维持玄真殿,但也能维持慕情生命。

       信徒和庙宇是神官维持法力和生命的根源,是这人每日拜他,才得以让慕情继续生存,他走了进来,即使在这寒冬,玄真庙还是非常暖和。

       他看了看周围,连这神像都被维护的很好,这些看似微不足道却做的井井有条十分细心的事,叫他有些感动,在这世上竟还有人记得自己?

       他刚绕的后方,就听见有脚步声,来人竟是风信,难道这一切都是他弄的。

       风信关上了门,颓废般的靠着墙坐了下来,白天的伪装被黑夜的思念冲去,他看向神像,笑道“慕情,你自幼怕冷又怕黑,你看,如今的玄真庙不仅很暖和还布置了很多烛火,你可还满意?”

       笑着笑着笑不下去了,慢慢的他皱起眉头,神色将近崩溃“喂,你倒是说句话,我累了,想听你说了”说着说着眼眶红了起来泪水在眼眶打转。

       不带这么玩的,慕情感慨,风信不应该很庆幸吗,自己死对头死了谁不会高兴,倒是风信接下来的这一句,叫他大脑都不会思考了,他说“我想你了。”

    “我想你了,你知道我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吗,这几年,我脑子里心里想都是你,你知道吗,我甚至想,只要你能回来,你阴阳怪气也没事,和我作对也没事。”风信顿了顿,伸手捂着双眼“慕情,你回来啊!”语气听似卑微。

      慕情叹了口气,慢慢的走出来,蹲到风信身前很是温柔的抱住了他,风信睁眼,叹了口气,竟站起来穿过慕情走了,慕情蹲在原地,难道他看不到自己吗?

      

       

焦糖玛齐朵/

q《冬天》

今年的冬天特别冷,谢怜的围巾快围到了脑门,穿着一件看起来就很厚的纯白色棉服,在学校门口买了俩个包子,让阿姨装在俩个塑料袋里,一手捏着一个赶紧塞进了口袋,生怕慢了一步包子就凉了。

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同桌已经在了,“早哦,怎么来这么早?”“哥哥也来的很早呀”,花城正在写题,闻声抬起头笑眯眯的回道。确实,教室现在一共就俩个人,谢怜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包子递给花城,又坐下来卸自己的书包,花城同时也帮他把围巾解了下来,叠好递了过去。“你看,我给我们俩拿了什么好东西”“嗯?”花城咬了一口包子,凑到谢怜跟前,就看见谢怜从鼓鼓的书包里扯出来一个毛毯,“这几天实在太冷了,我就拿了个毛毯,我们可以盖在腿上,腿就不...

今年的冬天特别冷,谢怜的围巾快围到了脑门,穿着一件看起来就很厚的纯白色棉服,在学校门口买了俩个包子,让阿姨装在俩个塑料袋里,一手捏着一个赶紧塞进了口袋,生怕慢了一步包子就凉了。

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同桌已经在了,“早哦,怎么来这么早?”“哥哥也来的很早呀”,花城正在写题,闻声抬起头笑眯眯的回道。确实,教室现在一共就俩个人,谢怜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包子递给花城,又坐下来卸自己的书包,花城同时也帮他把围巾解了下来,叠好递了过去。“你看,我给我们俩拿了什么好东西”“嗯?”花城咬了一口包子,凑到谢怜跟前,就看见谢怜从鼓鼓的书包里扯出来一个毛毯,“这几天实在太冷了,我就拿了个毛毯,我们可以盖在腿上,腿就不会太冷了。”谢怜说着,展开毛毯盖在俩个人腿上,“哥哥可真贴心,快点吃早餐吧,一会凉了”花城说着从手旁边的暖气片上面拿出一袋热热的酸奶递给谢怜。

俩个人身为全班第一第二,每次选位置总是坐在令全班都羡慕的风水宝地,暖气供应以后更夸张,全班唯一一个可以靠着大片暖气片,又靠窗户又没那么前排的位置就成为了俩位大佬的固定座位,谢怜一摸花城的冻的和冰块一样的手,极力要求花城坐在里面挨着暖气片。最近天真是越来越冷了,谢怜咬牙拿出自己攒了半个月的收废品钱给花城买了一个暖宝宝,自己写作业的手却冻的通红,他自己到是无所谓了,可给花城心疼的不行,隔天就送了冬季大礼包到家里,围巾棉服手套耳套甚至棉裤都有,谢怜本来想拒绝的,结果一看见花城穿着同款红色棉服,又红着脸收下了,后来自己又好好想了想,于是把家里的小毛毯塞进了书包里。

不得不说,小毛毯是真的暖,俩个人的腿紧紧挤在一起,连板凳都挨在一起,就差俩个人坐一个板凳了!四只手伸在暖宝宝里,这可真是太太太太幸福了!


漫画小子

这些是我前不久看到的😁

这些是我前不久看到的😁

仙贝旺财(初三暂退

只是想秀一下手机界面🤪

图片侵权可删

只是想秀一下手机界面🤪

图片侵权可删

🌺花椒kara

天官赐福原著风双玄扩写——风水劫(15)

从哪一天开始,

他不再变换各种身份去看师青玄,他不愿看他那幅样子。

就算看了也无用。

自那日酒后又一时兴起,被认出之后。

有许多束缚好似都轻减了。

“你明日去”黑水放开他,转身走向海边坐下。

他拍拍身边,示意青玄坐下。

青玄有些震惊,这是黑水?拍拍让我坐他旁边?

以前靠近他恨不得一脚给我卷到天上去,现在是夺舍了?

疯了疯了。

青玄摇摇头,不理他,施法直冲上海面,念避水诀后一头便往海眼处扎。

黑水忽的站起来“龙骨!”

只见一股腥风呼啸而来。

黑水手指化出一把利刃,向自己的手腕划上一刀。

献血顿撒,手中利刃黑血滴流。

抛给龙骨,严厉喝道。

“破阵!”

“破阵?主人...

从哪一天开始,

他不再变换各种身份去看师青玄,他不愿看他那幅样子。

就算看了也无用。

自那日酒后又一时兴起,被认出之后。

有许多束缚好似都轻减了。

“你明日去”黑水放开他,转身走向海边坐下。

他拍拍身边,示意青玄坐下。

青玄有些震惊,这是黑水?拍拍让我坐他旁边?

以前靠近他恨不得一脚给我卷到天上去,现在是夺舍了?

疯了疯了。

青玄摇摇头,不理他,施法直冲上海面,念避水诀后一头便往海眼处扎。

黑水忽的站起来“龙骨!”

只见一股腥风呼啸而来。

黑水手指化出一把利刃,向自己的手腕划上一刀。

献血顿撒,手中利刃黑血滴流。

抛给龙骨,严厉喝道。

“破阵!”

“破阵?主人,我们可刚…”

龙骨话语还未尽。

黑水厉声喝道“想死?”

龙骨见黑水大怒,虽不愿,却也转身照办了。

黑水顾不上手腕,飞身去追。

青玄思虑一下,纵身下去海眼处,黑水泛起,腥味冲天。

怎么如此大的阻力?

明明海眼内卷于深海,这怎得却又反力冲天。

我记得就是在这附近。

青玄于海中施法,令所及之处明亮。

忽然本来伸手不见五指的视野里,一副龙骨架死命咬着一把到盘旋在海眼处。

回头看看他,似乎是犹豫一下,又忽得扎在核心的阵眼处。

忽的一下,从海底升起轰鸣巨响,仿佛有什么东西碎裂,从漆黑的海眼处发出数道灼热的红光,冲天刺海,附近海域的温度立刻变高。

如同数万刀子般冲射而来,龙骨被击出海面。

红光似有形神一般飞来,

只见黑水及时在他身前一挡,顾不上撕烂的衣服,瞬间移动到海眼处,施法压住海眼处涌动的灵力。

经过一番僵持。海面上又重回平静。

青玄在他身后面对着突然发生的情况,不知所措又不解情况。

黑水直挺挺的腰身如同钢针一般立在那里,墨色长发和衣角浮动着。

青玄有点摸不清头脑。

他怎么一动不动,不会吧。

忽然他身上法力消失,避水咒失效,

方才的法术光亮也没有了,海底又一片漆黑。

他心下觉得不好,自己无法呼吸,又找不着黑水,他大概向那个方向游去。

经过一番艰难的扑腾,他挥手一抱,好似搂住那坚硬却又纤细的腰身。

一动不动。

我去,水鬼溺水了?

老子第一次听说有这种事情。

他一手抱着黑水,剩下两个脚猛蹬。

不愧是死了,死沉死沉就这么来的。

“我要憋死了…”

他越来越没力气,眼睛也几乎充血,法术丧失之后又恢复了男儿身,没错就是瘸子。

“这八辈子的老仇人,如今要同归于尽了。”青玄心里不禁想到。

没力气了。

他感到自己在往下沉,他的手始终没有放下。一直拽着黑水的腰带。

两人环抱着沉入深海。

眼看着就要死过去了。

忽然之间海底幽蓝的光四射开来。

他眯着眼,忽然看见一双漆黑的眼睛盯着自己。

许是眼花。

青玄觉得自己恍然间身体轻盈,肢体纤细,被一只手反手拦在腰上,一股冲劲儿往上去。

呼吸,这熟悉的呼吸的感觉。

从来没觉得空气这么甜美过。

两个人直挺挺的躺在岸上。

黑水闭着眼睛,如同死尸。

青玄大口吐着水咳嗽着,睁开火辣辣疼痛的眼睛。

此时月色已经从海上飘起。月晕星辰绝美。

却无暇顾及。

他茫然的看了一下自己的。

只见自己身上一件绝美的华服,虽然湿答答的,却仍若隐若现,更显姿容绝色。

她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发饰?,这死水鬼居然还给我换身衣服?”

他忽然气不打一出来。

他站起来踢了踢黑水。

还是一动不动,他更生气了。

蹲下狠狠拧了黑水的肚子一般。

黑水没有反应。

他有些疑惑,又晕过去了?

于是便爬下来探听心跳,差点忘了,他本来就死了。

他又把黑水的头搬正,压着他胸口,试图把水压出来。

忽然之听身下之人悠悠道“别压我。”

青玄听见他说话吓一跳,见他又不睁眼。

骂道“死水鬼,我还以为你要淹死了”

黑水嘴边忽然有点笑意,仍然不语。

她一巴掌糊在他脸上“你还有心思给我换一套衣服,你个变态。”

好家伙,他敢给他脸上一巴掌。

黑水起身坐起来,施法变出火堆。

只见火光之下,黑水身上衣料破碎不堪,猩红的伤口映入眼帘。

他指了指青玄到胸,又指了指自己。

“你打算这样躺在岸上?”

东海素来是渔民众多,

青玄这女儿身若在岸上被渔家偶遇,岂不是事故。

青玄看看他伤口,有些难为情。

故意转移话题道“你不是鬼王吗,搞成这个样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