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天官赐福花怜

5554浏览    288参与
aoeiuH

《泡脚》

“三郎,我回来了”


谢怜去上天庭处理了一些公务,但害怕时间过长他家三郎会着急,便做了一半,带回来了一半


到家时,谢怜的脸冻得有些发紫,手和脚也是冻得冰凉。花城用法力将手捂热,敷到谢怜脸上。好一会儿,脸才恢复了正常肤色


花城二话没说抱起谢怜,径直走向床边才把他放下


“???”谢怜被花城的突然行动弄得一头雾水,直到花城要脱下他的鞋子时才明白这鬼要做什么


“等一下,三郎不用的,真的不用”明白的谢怜慌乱无比,连忙拒绝


花城自然不听他的。谢怜的身子现在这么冰冷,必须赶快暖热,不然肯定会生病的


见花城不肯听话,便又道:“不用法力!”


“什么?”见谢怜真的很排...

“三郎,我回来了”


谢怜去上天庭处理了一些公务,但害怕时间过长他家三郎会着急,便做了一半,带回来了一半


到家时,谢怜的脸冻得有些发紫,手和脚也是冻得冰凉。花城用法力将手捂热,敷到谢怜脸上。好一会儿,脸才恢复了正常肤色


花城二话没说抱起谢怜,径直走向床边才把他放下


“???”谢怜被花城的突然行动弄得一头雾水,直到花城要脱下他的鞋子时才明白这鬼要做什么


“等一下,三郎不用的,真的不用”明白的谢怜慌乱无比,连忙拒绝


花城自然不听他的。谢怜的身子现在这么冰冷,必须赶快暖热,不然肯定会生病的


见花城不肯听话,便又道:“不用法力!”


“什么?”见谢怜真的很排斥这个便停下了动作


“我不想用法力,我想泡脚供暖”


可能是因为八百年间谢怜养成了一个不靠法力做事的习惯,所以提出了用热水泡脚的法子


花城也觉得用热水泡脚也不错,说不定还可以和自家哥哥一起泡。想到这儿便去给谢怜打水了……


中途盆里的水有些凉,花城倒热水时,谢怜把脚伸了出来


这脚与之前被冻得失去血色的脚相比红彤彤的还泛着水光。看的花城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还发起呆来


“三郎,三郎?”


“怎么了,哥哥?”


“热水够了。”谢怜看着花城问道“三郎刚才在想些什么?”


花城笑道:“想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谢怜好奇问道:“什么有趣的事?”


“哥哥想知道啊?”


不知是不是谢怜的错觉,花城看他的眼神有些要吃掉他的感觉


谢怜有些犹豫的回道:“……嗯”


谢怜回答完的下一刻就被花城扑倒在床


“等等,我唔”脚还没有擦……


话还没说完,便被花城堵住了唇

aoeiuH

《冬日的第一场雪》

我不会因为一些困难,错过任何与你的第一次


深冬已入老天才想起下雪,这场雪与之前的冬雪不大相同。这场雪下的如此晚,如此大,像羽毛洒落一样,不一会儿便铺满了整个道路


“三郎你看,下雪了”一片雪花落到了谢怜手里,因为体温原因雪化的很快


“哥哥,戴上围巾别冻着了”花城将自己的红围巾取下,温柔的为谢怜戴上。围巾很暖和和为他戴围巾的人一样暖,有他在的地方就不觉得冷


“哥哥,雪都堆的这么厚了,不如我们来堆个雪人?”


“好啊”谢怜可爱的像个孩子,花城忍不住亲了一口


亲完看了一眼,人果然羞红了脸。花城牵起谢怜的手。两人找到了一块很适合堆雪人的地方,便忙活起来


就...

我不会因为一些困难,错过任何与你的第一次




深冬已入老天才想起下雪,这场雪与之前的冬雪不大相同。这场雪下的如此晚,如此大,像羽毛洒落一样,不一会儿便铺满了整个道路


“三郎你看,下雪了”一片雪花落到了谢怜手里,因为体温原因雪化的很快


“哥哥,戴上围巾别冻着了”花城将自己的红围巾取下,温柔的为谢怜戴上。围巾很暖和和为他戴围巾的人一样暖,有他在的地方就不觉得冷


“哥哥,雪都堆的这么厚了,不如我们来堆个雪人?”


“好啊”谢怜可爱的像个孩子,花城忍不住亲了一口


亲完看了一眼,人果然羞红了脸。花城牵起谢怜的手。两人找到了一块很适合堆雪人的地方,便忙活起来


就在谢怜捏完雪球站起来时,不小心摔倒了,随着一声花城慌张的“哥哥!”醒了


是的,梦醒了。谢怜猛的一下坐了起来,这卧室里就只有他一人


谢怜揉了揉脸,下床了。他来到落地窗那儿停下了


拉开窗帘,漫天飞雪的场景出现在眼前。谢怜小声道:“原来真的下雪了,可惜不能和你一起看”


虽然现实也下雪了,但就是没有在梦的里开心。梦里的画面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温暖,让人不想醒来


突然听到一声熟悉的“哥哥”,这声音很小,谢怜以为他幻听了,等再一次听到时,他急忙寻声望去,只见雪白的路中央有一抹如太阳般温暖的枫叶红


谢怜想都不想直接冲下楼去,抱住了那个如太阳般温暖的人,两人相抱的一瞬间仿佛时间都停止了


谢怜的身子有些发抖,好像是在害怕“是三郎吗?我是不是在做梦?”


花城抱紧了怀中人:“哥哥,是我,是三郎!这不是梦,我回来了”


“这不是梦,我回来了”有这句就够了,这句话胜过许多千言万语

aoeiuH

老福特封了我一篇新更的文(>△<)

有微博的读者想看的话可以到微博看搜我的网名:aoeiuH

如果没有微博的读者想看的话可以私信我

我真的很抱歉用这样的方式,但是我试过了办法没有用,还是被封了,所以如果有想看的读者,可以去微博或者私信我

老福特封了我一篇新更的文(>△<)

有微博的读者想看的话可以到微博看搜我的网名:aoeiuH

如果没有微博的读者想看的话可以私信我

我真的很抱歉用这样的方式,但是我试过了办法没有用,还是被封了,所以如果有想看的读者,可以去微博或者私信我

aoeiuH

《陪伴》

现在是下班的高峰时期,马路上车辆堵得水泄不通。车喇叭不断的响,整个大街上吵吵闹闹


谢怜刚从公司出来就收到了一条短信,是花城发来的


上面说道:“哥哥,我这边有事要忙,回家要晚些了。”


看到消息,谢怜心想:“也许我可以去找三郎。”但又立刻摇了摇头“不行不行!不能打扰三郎工作”


脑海里有两只小谢怜在争吵:一只争着要去找花城,另一只也想去,但怕打扰花城工作。由于前者的心理较大,就决定去找自己男友


谢怜告诫自己:“可以去找三郎,但是……不 可 以 打 扰 他 工 作!”并给自己加油肯定


思想工作搞定...

现在是下班的高峰时期,马路上车辆堵得水泄不通。车喇叭不断的响,整个大街上吵吵闹闹


谢怜刚从公司出来就收到了一条短信,是花城发来的


上面说道:“哥哥,我这边有事要忙,回家要晚些了。”


看到消息,谢怜心想:“也许我可以去找三郎。”但又立刻摇了摇头“不行不行!不能打扰三郎工作”


脑海里有两只小谢怜在争吵:一只争着要去找花城,另一只也想去,但怕打扰花城工作。由于前者的心理较大,就决定去找自己男友


谢怜告诫自己:“可以去找三郎,但是……不 可 以 打 扰 他 工 作!”并给自己加油肯定


思想工作搞定之后,回过神来,看见行人个个朝自己投来异样的眼光,也没觉得尴尬


也不怪行人那样看着他,毕竟哪个正常人会站在大街上盯着手机一会儿摇头,一会儿自言自语呢?有句话说:“只要你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谢怜就是这样想的


谢怜把手机放进口袋里,突然想到自己还未给三郎回消息便拿了出来。本想给发一个自己要去他公司的消息,但又想了想便把消息改成“那你要好好忙吧,辛苦了[比心]”


发完消息,谢怜便走到公交车站牌前,等待能去往目的地的车


于是这个秘密式的看望,便开始行动了……


“叮~xx路到了,请到站乘客有序下车”


到目的地时,天色有些暗了。高峰期过了之后,路上的车辆和行人明显少了许多


抬头一看,喔——这公司真气派!好高!好大!


谢怜不禁心想:“三郎一个人撑起这么大的公司!好辛苦啊!”


…………


“这位先生,没有预约的话就请你离开”前台服务员不耐烦了


“我是没有预约,这能不能请你向三,花城通报一下?”


“很不巧,花总通知今日不见任何人。”


谢怜疑惑道:“不见任何人?”“是的,还请先生离开,我要下班了。”“……”


谢怜有些失落:“看来三郎真的很忙。唉,算了!还是回家吧”


刚要离开就听见身后有人叫他。回头一看,原来是引玉


“谢先生是来看花总的吧?刚好我有些事,你能帮我把这杯咖啡拿给花总吗?”


“当然可以”谢怜见引玉着急的样子,便爽快答应了,刚好自己也能见到三郎


“叩叩”(敲门声)


“进”办公室内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谢怜从进办公室门到放下咖啡没有说一句话


“放下咖啡就出去吧。你也该下班了”花城平静道,丝毫没有察觉给他送咖啡的人不是引玉


谢怜开口道:“确定要我走?”


听到这熟悉不能再熟悉的声音,猛的抬头惊喜道:“哥哥怎么来?!”


谢怜笑道:“来陪你加班啊”


这不经意出口的回答让花城刚才有些疲惫的神色变得精神百倍。眼里闪烁着,嘴角微微上扬,若花城有尾巴早就摇个不停了(花城:哥哥居然主动来看我了!感动ing  [狗头])


………………


花城忙完所有工作已经是深夜了。看了看枕在自己肩上睡着哥哥一动也不敢动,生怕吵醒他


办公室内很暗,月光透过观景窗照在两人身上,这里没有其他人,只有花城和他金枝玉叶的贵人……

深夜读物

少年花~年方二八(不是,串词了好像)

闲来无事的瞎摸鱼

临摹

灰灰大大漫画yyds

少年花~年方二八(不是,串词了好像)

闲来无事的瞎摸鱼

临摹

灰灰大大漫画yyds

水墨诗情

暖花怜夜(天官赐福花怜)十二

天官赐福,百无禁忌


接上章


这“女鬼”嗓音清脆响亮,正气十足,与其充满怨恨的外形毫不相符。哪怕是傻子也听得出这声音的主人是个年纪轻轻的男儿郎。


饶是对这人男扮女装的小癖好早已见怪不怪,谢怜还是不禁感到一阵的无奈。他道:“青玄,你的功课都做完了么?怎么整日都可以这么清闲?”


一听到”功课“二字,师青玄顿时如霜打的茄子一般蔫了,整个人都没了精神。配上他这幅无精打采的模样,这身装扮倒真是看起来有点像女鬼了。谢怜见状,不禁有些忍俊不禁。


不过还好,根本不需要他安慰,师青玄自个儿就又精神抖擞起来了。这超强的自愈能力若是分一点给戚容这种一点事情就婆婆妈妈的人该多好。一时间,谢...

天官赐福,百无禁忌


接上章


这“女鬼”嗓音清脆响亮,正气十足,与其充满怨恨的外形毫不相符。哪怕是傻子也听得出这声音的主人是个年纪轻轻的男儿郎。


饶是对这人男扮女装的小癖好早已见怪不怪,谢怜还是不禁感到一阵的无奈。他道:“青玄,你的功课都做完了么?怎么整日都可以这么清闲?”


一听到”功课“二字,师青玄顿时如霜打的茄子一般蔫了,整个人都没了精神。配上他这幅无精打采的模样,这身装扮倒真是看起来有点像女鬼了。谢怜见状,不禁有些忍俊不禁。


不过还好,根本不需要他安慰,师青玄自个儿就又精神抖擞起来了。这超强的自愈能力若是分一点给戚容这种一点事情就婆婆妈妈的人该多好。一时间,谢怜心中感慨万千。


”功课这种事,你又不是不清楚我。不过这身装扮确实不太舒服,我得.......太子殿下,你身边?“师青玄不知从何处拿了把扇子,正想如往常一般悠哉悠哉的摇两下,就淬不及防的注意到了站在谢怜身后的花城。


他当即就没心情摇扇子了,踉跄的往后倒退几步,一张被抹得惨白的俊脸顿时花容失色:”血血血血....血雨探花?“


听到”血雨探花“一词,谢怜即刻联想到了校园论坛上的传言,不由得一愣。


相传,在学校里,有着”四大害“。这四大害,个个天赋极佳,聪明绝顶。当然,四大害中的”青鬼“也就是戚容除外。戚容是”四大害“乃至整个校园里出了名的臭名昭著,据说四大害中的其他三大害也十分嫌弃他。


而这三大害就分别是血雨探花,白衣祸世,黑水沉舟。


校园论坛非常文明,以至于文明到学子们讨论学校里的任何一个人都不爆出真名,更别说爆出所在班级及年级了。甚至连校园论坛里的每个人的网名都是清一色的匿名。也正是因此,谢怜根本就不清楚校园里所谓的几大害是谁,只不过略有耳闻而已。


不过,事实证明,整个校园里似乎只有他一个不知道“四大害”分别姓甚名谁。


因为就在师青玄一惊一乍的喊出“血雨探花”这个词之后,周围的学生们都好奇且惊讶的回头望了望,似乎都想凑凑热闹。而被“冷落”许久的戚容也不甘寂寞,桀桀桀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狗日的谢怜你还不知道吧?本大害以四害之一的名义告诉你,你身后的那位,就是当今众说纷纭的血雨探花!我警告你,最好离他远点!否则什么时候被他吃干抹净了都不知道!”说罢,戚容直起身板,颇为骄傲的接受着周围人复杂的目光。


谢怜不知道他在得意什么。是得意于他在四大害中,还是他在说话时久违的用了个听起来还挺高大上的成语?


但无论如何,他是有些不乐意了。花城虽然不是什么慈悲佛祖,但待他也是极好。听到戚容如此诽谤花城,谢怜心中有点不舒服。


正当他要同戚容理论时,一只手轻轻的搭上了他的肩。


谢怜回头望去,只见花城朝他微微一笑,语气中带着几分对戚容的不屑:“哥哥,何必和这种人一般见识。”


他笑得灿烂,倒也让谢怜心中舒坦了不少。谢怜心情颇好的也报以一笑:”嗯,是我唐突了。“


趁着这个空隙,师青玄似乎反应过来了。他意识到了什么,瞪圆了眼道:”不是吧.......太子殿下,上次和你聊天的那个花城.......是他??“


聊天?距离上次和花城聊天的时间是有点久了的,谢怜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


无论他反没反应过来,但周围那些看热闹的却是反应过来了。


于是乎,他们炸了。


(未完待续)


考完试啦,更新时间会慢慢调节回来哒!


洛皖

【花怜】散步

人物归墨香,ooc归我

渣文笔,不喜勿喷


“三郎回来了?”


“是啊,哥哥在做什么呢?”


花城来到谢怜身后抱住了他,堂堂鬼王竟像个小孩子似的像谢怜撒娇。


“好啦,别闹了三郎。”


谢怜笑着推了推花城。


“先去休息,马上就做好了。”


“知道了哥哥。”


“三郎快来吃饭!”


谢怜端着一盘看着不怎么样的“菜”出来。


“来了。”


花城来到谢怜面前,面不改色的吃着谢怜的饭。


“三郎,味道怎么样?”


看着谢怜渴望的眼神,花城笑着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有点咸了,哥哥下次可以试着少放点盐。”


谢怜默默在心里记下,下次不能...

人物归墨香,ooc归我

渣文笔,不喜勿喷



“三郎回来了?”


“是啊,哥哥在做什么呢?”


花城来到谢怜身后抱住了他,堂堂鬼王竟像个小孩子似的像谢怜撒娇。


“好啦,别闹了三郎。”


谢怜笑着推了推花城。


“先去休息,马上就做好了。”


“知道了哥哥。”


“三郎快来吃饭!”


谢怜端着一盘看着不怎么样的“菜”出来。


“来了。”


花城来到谢怜面前,面不改色的吃着谢怜的饭。


“三郎,味道怎么样?”


看着谢怜渴望的眼神,花城笑着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有点咸了,哥哥下次可以试着少放点盐。”


谢怜默默在心里记下,下次不能再放这么多盐了。


“哥哥,我们出去散步吧。”


“好啊!”


谢怜欢喜的起身,正打算出门时被花城叫住了,“哥哥,夜里天凉,记得穿上外套。”


谢怜接过花城手里的外套穿上,见花城没有要穿的意思,谢怜转身跑进了卧室。


花城笑着靠在门上看谢怜。


“三郎,你也要记得穿外套。”


谢怜手中的那件外套和他身上那件正好是前几天两人出门时看上的情侣款。


“三郎穿红色衣服果然好看。”


谢怜看着花城,不由赞赏。


“那我们走吧。”


花城牵着谢怜的手,两人并肩走在小道上。


“哥哥,你不觉得这里很眼熟吗?”


经花城这样一说,谢怜才发现这里竟是他们当时经常约会的地点。


“三郎,我们走吧……”


显然,谢怜并不想在这里多待。


“听哥哥的,我们走。”


两人边走边聊,也不知是谁先提起的,花城笑嘻嘻的说道:“说起来,那是的哥哥就像私自下了凡的神仙,让三郎一眼就爱上了。”


“哥哥对三郎的初印象又是什么呢?”


糟糕,谢怜心里暗叫不妙,怎么能让和谐知道自己当初觉得他傻乎乎的,于是他随口编道:“第一次见到三郎时我就觉得三郎的眼睛很漂亮,人也很温柔,我很喜欢。”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难不成还会骗三郎吗?”


“哥哥,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真的一点都不会撒谎。”


见被花城识破,谢怜也不好意思在装下去了,干脆利落的全给交代了。


“但三郎像我告白时还真是很勇敢的呢。”


“哥哥怎么突然想到了这个?”


“因为那天晚上的星星也像今天的一样明亮,就像你看向我时的眼睛。”


谢怜转过身面相花城,“让我想想当时你是怎么说的来着?唔……对了,就是这个!”


“哥哥竟然还记得呢!”


“怎么会忘记啊,我怎么会忘记我的三郎为我做过的事情呢?”


“那哥哥还记得些什么?”


“刚成亲那会儿,三郎非要请假带我出去旅行,说要陪我看遍世间美景。我们还拍了很多照片呢!”


“是啊,那时候的哥哥工作很忙呢,经常到了晚上才回来,可真是让三郎好等呢。”


“哥哥,我们回家吧。”


“为什么突然就要回家啊?”


“因为三郎想和哥哥一起看那些老照片,那些可都是独属于哥哥和三郎的记忆。”

洛皖

【花怜】心有所属,终得归属

我知道,公主心有所属。


仙乐国太子谢怜,自幼便在宫内,从不见外人,世人只知当今国主已有子嗣,却不知这神秘的子嗣究竟是男是女。


“父皇,您找我?”


“怜儿,我知道你心有所属,此次将你嫁与鬼市之主也实属无奈之举。”


“父皇,儿臣知道。”


“那时你切记定要以女儿身出嫁,否则那些人恐怕不会放过你……”


那天,国主跟谢怜交代了很多事,大都是让他护好自己,好好活下去。


第二天,国主便给谢怜赐了婚,婚期定在一周后。


那位神秘的鬼市之主戴着面具站在朝廷上显得与众不同。


这人应该就是父皇说的那位了吧……


谢怜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没有选择的权利了。


早...

我知道,公主心有所属。


仙乐国太子谢怜,自幼便在宫内,从不见外人,世人只知当今国主已有子嗣,却不知这神秘的子嗣究竟是男是女。


“父皇,您找我?”


“怜儿,我知道你心有所属,此次将你嫁与鬼市之主也实属无奈之举。”


“父皇,儿臣知道。”


“那时你切记定要以女儿身出嫁,否则那些人恐怕不会放过你……”


那天,国主跟谢怜交代了很多事,大都是让他护好自己,好好活下去。


第二天,国主便给谢怜赐了婚,婚期定在一周后。


那位神秘的鬼市之主戴着面具站在朝廷上显得与众不同。


这人应该就是父皇说的那位了吧……


谢怜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没有选择的权利了。


早有消息说当朝大将军要起兵造反,父皇应是知道这么多年来兵权早就掌握在将军手中,才会想出这种办法来保住谢怜。


这一周皇宫上下格外繁忙,所有人都在忙着谢怜出嫁一事。


谢怜的婚礼进行的很顺利,场面比仙乐的皇子都要大。


“怎么,哥哥这是不愿嫁给我?”


那人喝了些酒,看样子已经安抚好了外面的宾客。


他声音低沉,这令谢怜感到有些熟悉,可他却怎么也想不出是谁。


他伸手为谢怜摘下盖头,之后便不再有其他动作了。


“那接下来可是就洞房了,哥哥愿意吗?”


花城也不强求谢怜,只是静静等着他的回答。


谢怜没有出声,花城轻笑一声,“看来哥哥这是不愿了。”


“我知道,仙乐这位‘公主’早就心有所属了,不过哥哥可愿听我讲个故事?”


“什么故事?”


“看来哥哥还是很愿意听的。”


花城缓缓讲着。


“从前有个小孩,他因天生异瞳而不受人待见,整天被人欺负。后来有一位哥哥出手救了他……”


“我想,哥哥应该已经猜出我是谁了,对吗?”


“你就是我当初救的那个孩子?”


看着笑而不语的花城,谢怜突然懂了他为什么愿意和自己成婚。


鬼市之主花城与仙乐“公主”成亲,鬼市无人敢惹,国主此举算是打消了那群人的念头,谢怜不会参与政事,至少在他们看来,一个不谙世事的公主不值得防备。


“哥哥,你都没叫过我的名字呢……”


经花城这一提醒谢怜才想起来,自己只记得他的小名叫红红儿。


“花……”


谢怜刚开口,就被花城堵住了口。


“不过,话虽如此,我还是更喜欢三郎这个称呼。”


不待谢怜说完,花城抢先道。


“三郎……”


“我在。”


公主心已有所属,命运最终让他嫁给了他的心上人。


“哥哥,好梦。”


许是这一周筹备婚宴着实累到了,谢怜这一觉睡得很熟。


当他醒的时候花城已经不在了。


可能去鬼市忙了。


谢怜觉得这么大个鬼市管着肯定很难,毕竟很多人都对他手里的鬼市怀有恶意。


出了房门,谢怜才知道花城究竟在干什么。


“哥哥醒了?”不需回头,花城便能感觉到谢怜来了。


他将做好的饭放在桌上,招呼谢怜过来。


“三郎你可真是无所不能啊!”


谁能想到,堂堂鬼市之主竟会做饭!


“哥哥好吃吗?”


“好吃,三郎你真厉害!”


婚后第一天,花城成功让谢怜深深为之痴迷。

洛皖

【花怜】重逢

十年后,我们再次相遇。


“你好,我是谢怜,来面试的。”


“进来吧。”


见到谢怜的那刻,花城觉得自己的心脏漏了一拍。当记忆中的那人真正出现在自己面前,他不知自己内心所想。


“花总,我……”


“不必多说,我瞧这位哥哥眼熟,可能我们很是投缘,从今天起,哥哥就是我的私人秘书了。”


“私、私人秘书?”


谢怜原本还在担心这位传说中的花城不好招惹,谁知道对方竟是这么爽快。


“花总这不太合适吧?”


谢怜在此之前可从未当过秘书。


“怎么不合适了?”


“我恐怕不行的,还请花总换个人。”


“我相信哥哥你的实力。”花城笑着说,“哥哥,叫我三郎好了...

十年后,我们再次相遇。


“你好,我是谢怜,来面试的。”


“进来吧。”


见到谢怜的那刻,花城觉得自己的心脏漏了一拍。当记忆中的那人真正出现在自己面前,他不知自己内心所想。


“花总,我……”


“不必多说,我瞧这位哥哥眼熟,可能我们很是投缘,从今天起,哥哥就是我的私人秘书了。”


“私、私人秘书?”


谢怜原本还在担心这位传说中的花城不好招惹,谁知道对方竟是这么爽快。


“花总这不太合适吧?”


谢怜在此之前可从未当过秘书。


“怎么不合适了?”


“我恐怕不行的,还请花总换个人。”


“我相信哥哥你的实力。”花城笑着说,“哥哥,叫我三郎好了,总是叫我花总倒显得生分了。”


“好吧……”


谢怜无奈适应了这个职位。


“哥哥,既然是私人的,当然要和我在一起办公喽。”


花城的办公室很大,在一侧还放着一张办公桌。


“哥哥,你以后就在这里工作。”


花城说着帮谢怜整理桌子。


“好了。”


“真是谢谢你了三郎。”


“小事,哥哥永远都不必对我说谢谢。”


谢怜埋头处理着花城交给他的文件,第一天总是要适应的。


中午很快到了,花城带着谢怜出去吃,美其名曰:“欢迎哥哥加入公司”,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花城就是单纯想带谢怜出去独处罢了。


“哥哥,尝尝这个,这家店很不错。”


“嗯。三郎你也吃。”


不对劲,花城明明是个日理万机的人,为什么今天上午他这么闲?


两人坐在一起,却各怀心事。


要告诉哥哥吗?还是算了吧。


犹豫着要不要将当年的事情告诉谢怜的花城最终还是放弃了。


就这样吧,挺好的,就这样默默守着你,就够了。


花城知道谢怜这些年受了很多苦,只可恨那时的自己太过弱小,没办法将心上人护在怀中。


现在不同,花城现在已经有了保护谢怜的能力,他会把谢怜宠着,放心尖儿上护着,不会再让他受一丁点委屈。


“是这些菜不合哥哥胃口吗?”


见谢怜只吃了一点,花城皱眉问道。


“不是不是,是我自己的原因,三郎费心了。”


谢怜连忙向花城解释。


“三郎,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不急。”


谢怜不知道花城要带自己去哪里,就只是默默跟在他身后。


“哥哥,我们到了。”


午后的草坪晒得暖烘烘的,花城拉着谢怜在那里坐下,看着水流。


并肩而坐的两人有说有笑,享受着午后的宁静。


不知过了多久,谢怜靠着花城睡着了。


花城看向谢怜,睡着时的谢怜如小猫一般温顺,花城小心的让谢怜躺下,脱下外套搭在谢怜身上,揽过谢怜让他枕在自己手臂上。


“唔……”


不知过了多久,谢怜悠悠转醒。


“哥哥醒了?”


察觉到谢怜醒来,花城笑着看去。


“嗯。三郎我睡了多久?”


“两个小时……哎,哥哥你别慌!”


知道自己睡了这么长时间的谢怜心道罪过,起身便要往公司赶。


“哥哥别慌啊,今天下午不用上班。”


“不、不用上班?”


“是啊,哥哥若是困还可以再睡一会儿,三郎陪着哥哥。”


下午三点左右的阳光正好,微风不燥,花城抱着谢怜睡去。


哥哥,好梦。


过去的事让它过去,你的未来有我陪你一起。虽然我对你的爱说不出口,但就让我这样陪着你好了。


最后,花城还是没能将那句“我爱你”说出口。


我决定永远把这个秘密埋藏在心底。

洛皖

【花怜】晚归

最近他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


谢怜看着墙上的时钟,今天花城还回来吗?


不知为何,花城在家中呆的时间越来越短了,基本都是在谢怜醒之前就离开,在他睡着后才会来。每次问他去了哪里也都闭口不提。


慢慢的,谢怜也就习惯了花城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日子。


谢怜只知道花城每天打着去公司的名义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可他不知道的是,花城究竟在干些什么,才会占用他这么长的时间。


“老板,还是老样子。”


“哎呦,不是我说,你这个年轻人送什么不好非得送个雕像。”


老板嘴上这样说,但还是将东西递给花城,“这是第几个了?”


“第六个了吧。”


花城漫不经心地回答。...


最近他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


谢怜看着墙上的时钟,今天花城还回来吗?


不知为何,花城在家中呆的时间越来越短了,基本都是在谢怜醒之前就离开,在他睡着后才会来。每次问他去了哪里也都闭口不提。


慢慢的,谢怜也就习惯了花城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日子。


谢怜只知道花城每天打着去公司的名义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可他不知道的是,花城究竟在干些什么,才会占用他这么长的时间。


“老板,还是老样子。”


“哎呦,不是我说,你这个年轻人送什么不好非得送个雕像。”


老板嘴上这样说,但还是将东西递给花城,“这是第几个了?”


“第六个了吧。”


花城漫不经心地回答。


买完东西的花城并没有急着回家,也没去公司,他来到一个废弃的工厂里,在确保不会被人发现后,开始雕刻。


他已经刻好了六个,只要再将这个刻好,他给谢怜的礼物也就准备好了。


刻好最后一个的花城小心地将雕像收好,看了眼时间已经很晚了。


他知道谢怜对自己每天早出晚归很疑惑,但在完成这一切之前他必须瞒着谢怜。


“哥哥,这个礼物你应该会喜欢的。”


三天后便到情人节了。


“哥哥,情人节快乐!”


是的,花城又早早的跑了出去,但这次他带回来的还有一束花。


“三郎?”


谢怜揉了揉眼,呆呆的看着花城手中的花,突然意识到今天是情人节。


这样一想花城最近的异常也就有了解释。


“这是你准备的?”


“是啊,哥哥喜欢吗?”


“喜欢,只要是三郎,我都喜欢。”


花城接着迎面扑过来的谢怜,笑着叫他吃饭。


“哥哥先吃饭,等会儿三郎带哥哥去个地方。”


“好。”


谢怜听话的坐在那里吃饭,而花城则坐在一旁笑嘻嘻的看着他。


简单将碗筷收拾过后,花城随手拿了一件外套为谢怜披上。


“三郎?”


“哥哥若是生病了可就遭了。”


谢怜跟着花城上了车,过了不知多长时间,他们才到了花城说的那个地方。


“哥哥你看,这就是三郎要送给哥哥的礼物。”


原来三郎这些天都在为我准备这些,谢怜看着面前栩栩如生的雕像,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花城用雕像记录了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发生的事。


谢怜抓住花城的手,果然多了很多伤痕。


“三郎,疼吗?”


“什么?”


可能是没听清,谢怜又问了一遍,“这些伤口,疼吗?”


“不疼不疼,只要是为哥哥做的就不会疼。”


谢怜捧着花城的手,眸中是抑制不住的心疼。


“三郎,下次可千万别这样了。”


“知道了哥哥。”


花城派人将这些雕像送到家中供谢怜欣赏,顺便博取他的同情。


“三郎,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哥哥永远不必对我说谢谢。”


花城揽过谢怜,“毕竟三郎整个人都是哥哥的。”


“你啊,还真是……”


“真是什么?哥哥不妨说说看。”


“你!三郎你真是我的好夫君!”


谢怜学着花城的语气,在他耳边轻声说着。

洛皖

【花怜】念君

自花城离开已经过了一年,转眼又到了中秋,谢怜独自一人打扫着庭院。落叶堆积在一起,偶有秋风吹过,吹散了地上的枫叶,也吹走了谢怜的思绪。


他和花城认识的时间不算长,但那时好像也和今日差不多,在那枫间小道上,他们一起谈古论今。他很喜欢和花城在一起,这个年龄不大当然少年知道很多趣事。


还记得那天花城笑着朝自己伸出手,“这位哥哥,我在家中排行第三,叫我三郎就好。”


花城搬过来后,谢怜的生活也逐渐不再是黑白了。每日和花城一起干活,闲下来时两人一起谈笑。


可好景不长,某日清晨,当谢怜醒来时发现找不到花城了。心急如焚的谢怜把家里里外外找了个遍,又沿着他们平日常走的道,在他们常去的地方找...

自花城离开已经过了一年,转眼又到了中秋,谢怜独自一人打扫着庭院。落叶堆积在一起,偶有秋风吹过,吹散了地上的枫叶,也吹走了谢怜的思绪。


他和花城认识的时间不算长,但那时好像也和今日差不多,在那枫间小道上,他们一起谈古论今。他很喜欢和花城在一起,这个年龄不大当然少年知道很多趣事。


还记得那天花城笑着朝自己伸出手,“这位哥哥,我在家中排行第三,叫我三郎就好。”


花城搬过来后,谢怜的生活也逐渐不再是黑白了。每日和花城一起干活,闲下来时两人一起谈笑。


可好景不长,某日清晨,当谢怜醒来时发现找不到花城了。心急如焚的谢怜把家里里外外找了个遍,又沿着他们平日常走的道,在他们常去的地方找花城,却怎么也找不到他。


谢怜虽不知他去了哪里,但他相信花城一定会回来的,毕竟他说过自己不会离开的。


一个人的生活难免乏味,谢怜依旧每日外出,生活依旧,只是少了那个陪着自己谈笑风生的人。


“三郎,今天是中秋,你什么时候回来?”


月光照耀下的小院中,有一白衣人坐在树下,望着那轮圆月,念着迟迟不归的少年。


谢怜在树下坐到很晚,他做了个梦,在梦中,花城回来了。


似是感受到了谢怜对他的思念,花城回来了。


花城一进门便看到了睡着的谢怜,无奈的回屋拿了被子为他盖上。


“哥哥,好梦。”


睡梦中的谢怜自觉往花城那边靠。


“三郎!”


谢怜又一次梦到花城,又一次被他的不告而别惊醒。


“别怕,哥哥,别怕,三郎就在这里。”


花城轻拍谢怜后背,安抚谢怜。


“三郎?”


“嗯。”


“你、你回来了!”


“是啊,三郎回来了。抱歉让哥哥等了这么长时间。”


再次见到花城,谢怜兴奋的拉着花城坐下,决定亲自给花城做顿饭。


“哥哥有心了,不过这种事不必劳烦哥哥亲自动手,让三郎来做就好了。”


“那怎么行,你赶紧去休息,做好了我叫你。”


“那算了在这里给哥哥打下手好了。”


“可是……”


“好吧。”


犹豫再三,谢怜还是让花城留在了灶台。


花城在一旁看着谢怜切菜,“哥哥好刀法。”


“过奖过奖。”


谢怜动作有条不絮,那架势着实唬人,可这做出来的饭却有些一言难尽。


“哥哥,这道菜叫什么名字?”


“念君。”


“念君?名字不错。”


“之前不曾见哥哥做过,难不成是哥哥的新菜式?”


“是啊。”


谢怜将菜端到桌上,招呼花城过来尝尝。


“三郎你快来尝尝,”见花城一口下去,谢怜忙问,“味道怎样?”


“不错,只是有点咸,哥哥下次可以试着少放点盐。”


“好。”


“哥哥,跟三郎去个地方吧。”


“去哪里啊?”


“到了就知道了。”


见花城故意瞒着自己,谢怜也不再追问,只是跟在花城身旁。


“到了,哥哥喜欢吗?”


这里盛开着不知名的白花,花城随手将一枝花别在谢怜头上。


“哥哥这样美极了。”

洛皖

【花怜】伴

人物归墨香,ooc归我

渣文笔,不喜勿喷


转眼间隆冬已至,今年是谢怜和花城在一起的第不知道多少年。


“哥哥,要出去吗?”


“是啊,你看今天这么冷,不如我们吃火锅吧!”


“都听哥哥的。”花城将一旁挂着的围巾取下,帮谢怜围好,“哥哥怎么这么粗心,若是冻坏了可就遭了。”


“谢谢三郎啦,那我们可以走了吗?”


“嗯,走吧哥哥。”


花城牵着谢怜的手,笑道,“嗯,走吧。”


超市内,谢怜挑了几样花城喜欢的菜,正准备拉着他走的时候却发现他在一旁认真挑挑拣拣。


“三郎你这是在做什么啊?”


“买点水果回去,上次哥哥还说家里的水果没了,”花城笑着将...

人物归墨香,ooc归我

渣文笔,不喜勿喷




转眼间隆冬已至,今年是谢怜和花城在一起的第不知道多少年。


“哥哥,要出去吗?”


“是啊,你看今天这么冷,不如我们吃火锅吧!”


“都听哥哥的。”花城将一旁挂着的围巾取下,帮谢怜围好,“哥哥怎么这么粗心,若是冻坏了可就遭了。”


“谢谢三郎啦,那我们可以走了吗?”


“嗯,走吧哥哥。”


花城牵着谢怜的手,笑道,“嗯,走吧。”


超市内,谢怜挑了几样花城喜欢的菜,正准备拉着他走的时候却发现他在一旁认真挑挑拣拣。


“三郎你这是在做什么啊?”


“买点水果回去,上次哥哥还说家里的水果没了,”花城笑着将一个鲜红的苹果放进袋中,“况且,哥哥买了这么多,没几样是哥哥自己爱吃的。”


谢怜自己都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说过家中的水果吃完了,可花城竟然记到现在,“三郎,够了吧?”


“天冷了,哥哥每天都不怎么愿意起床,更别提出来买水果了。今天哥哥难得出来,当然要多买点。”


“三郎有心了。”


“好了,我们走吧哥哥。”


“好。”


一出门,寒气袭来,花城不忍谢怜受冻,拉着他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开了个缩地千里直接回家了。


“哥哥,你先看电视,我把菜洗洗。”


“辛苦三郎了。”


谢怜踮起脚在花城脸上轻轻一点,马上又红着脸躲到一旁乖乖看电视去了。


花城将东西准备好,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谢怜身后。


“哥哥张嘴。”


“三郎?”


谢怜将花城拉过来,两人一起在沙发打闹,至于一旁的火锅,约莫过了十来分钟吧,这才被谢怜想起。


“三郎别,别,我错了我错了,别挠了!”


“哥哥知错了?”


“错了错了,我下次,下次不敢再挠你了。”


谢怜暗叹失策,一时兴起想要逗逗花城,竟然忘了这个大鬼王根本不怕痒。


“三郎竟不知道哥哥玩心这般大,是三郎的疏忽。”


“不是,三郎我只是,只是一时兴起罢了。”


“一时兴起?”花城挑眉,上前打算将谢怜打横抱起,却不料谢怜真的是怕了,以为他还要对自己动手,忙不迭向后退。


“哥哥怕什么,三郎又不会吃了你。”


不,你这样我更怕,你哪天没吃我?谢怜不禁暗中吐槽。


花城上前一步抱起谢怜,来到窗边,“哥哥你瞧,下雪了呢。”


“是啊,不过三郎你能不能先放我下来?”


“哥哥这是不愿在三郎怀中?”


“自然不是。”


“那我们就这样吃好了。”


这样吃?哪样?现在这样怎么吃啊!谢怜无声抗议,但在对上花城时,谢怜只能缴械投降。


他拿起筷子,在花城怀中喂着这位怎么也长不大的鬼王。


“哥哥的就是好吃。”


“三郎你、你好好说话!”


“哥哥你别冤枉三郎。”


对上这笑嘻嘻的鬼王,谢怜真是拿他没招。


“三郎你,唉,算了,拿你没辙。”


“哥哥,你莫不是嫌弃三郎了?”


“怎么会?我怎么会嫌弃我的好三郎呢?”


谢怜揉着花城的头,两人相依偎着,看着窗外的雪,屋内,火锅的热气腾腾上升,他们,又一起度过了一年

洛皖

【花怜】温度

人物归墨香,ooc归我

渣文笔,不喜勿喷


寒冬至,谢怜整日窝在家里,很少出门去。

“哥哥?醒醒了。”花城温柔的喊谢怜起床。

“唔……”谢怜从花城手中扯过被子,“五分钟……”

花城叹了口气,“哥哥,五分钟前你也是这样说的,快点起来吧。”

“是吗?我不记得啦,再陪我睡五分钟,好不好三郎?”

见谢怜不愿起来,花城只好亲自动手。

鬼王熟练的将谢怜从被窝中扒出来,正准备给他穿衣服时谢怜猛的清醒,连忙阻止花城。

“我马上起来,三郎你别、别……”

别怎样呢?不需要多说,花城心中十分清楚。

谢怜当然不敢叫花城帮忙穿衣服,若是他亲自动手,那这衣服就别想穿了。

待谢怜从卧室出来,花...

人物归墨香,ooc归我

渣文笔,不喜勿喷



寒冬至,谢怜整日窝在家里,很少出门去。

“哥哥?醒醒了。”花城温柔的喊谢怜起床。

“唔……”谢怜从花城手中扯过被子,“五分钟……”

花城叹了口气,“哥哥,五分钟前你也是这样说的,快点起来吧。”

“是吗?我不记得啦,再陪我睡五分钟,好不好三郎?”

见谢怜不愿起来,花城只好亲自动手。

鬼王熟练的将谢怜从被窝中扒出来,正准备给他穿衣服时谢怜猛的清醒,连忙阻止花城。

“我马上起来,三郎你别、别……”

别怎样呢?不需要多说,花城心中十分清楚。

谢怜当然不敢叫花城帮忙穿衣服,若是他亲自动手,那这衣服就别想穿了。

待谢怜从卧室出来,花城已将早饭备好了。

“哥哥快些,今天不是还要回上天庭吗?”

上天庭?哦,对,整天跟花城黏在一起,谢怜都快将上天庭给忘了。

“三郎你怎么不早点叫我?”

“哥哥,可是你亲口说的再睡会儿呢,怎么又怪三郎了?”

“我先走了,三郎再见。”

见花城跟着自己一道,“三郎也要去吗?”

“不可以吗哥哥?”

“那走吧。”

一出门,两人就跟迎面而来的寒风打了声招呼。

“嘶……今天好冷啊。”谢怜不禁将自己裹紧。

“是啊,所以哥哥还要去吗?”

“要的。”

见谢怜这般坚定,花城又叹道,“可是哥哥,外面真的很冷啊,你现在出去,三郎会很担心的。”

去了三郎会担心,可不去的话……

见谢怜已经开始动摇了,花城向前将谢怜拉入怀中,“哥哥是觉得三郎怀里不够暖和吗?为什么非要去和那群神官一起?”

“可是……”

“哥哥,别可是,不差这一次的,”花城将谢怜打横抱起,抬脚便往回走,“就算哥哥以后都不去也没哪个不长眼的废物敢说哥哥的不是,所以这个冬天,哥哥就跟三郎一起待在家里好了。”

花城仗着自己法力无边,每到冬天便会用法力保证谢怜在怀中不会感到冷。

“回去吧哥哥,三郎怀里这么暖和,”这鬼坏极了,走路都不忘调戏谢怜,“哥哥大可一直在三郎怀中猫冬。”

“三郎你、你说什么呢!”经花城这么一逗,谢怜小脸通红,脑袋埋在他怀中,任那坏鬼怎么哄都不肯出来。

.两人怎么也不肯消停,到家后往床上一摊,“哥哥,给三郎讲个故事怎么样?”

“好吧,三郎想听什么故事?”

“上周买的《春山恨》吧,哥哥还没讲过那本呢。”

花城仗着谢怜没看过这书,连哄带骗的叫谢怜答应了自己。

谢怜接过花城递来的书,打开书还没读几句便猛的将书合上,“三郎你怎么净看这种不正经的书啊!”

“冤枉啊哥哥,这书三郎也没看过,”花城装模作样的凑过去,“哥哥不妨告诉三郎这书讲的都是些什么,究竟有多不正经?”

谢怜伸长了胳膊不愿让花城看这书,平日里鬼王便很凶了,若是叫他看了,那谢怜可以肯定自己又要在床上躺着了。

“哥哥,就让三郎看看嘛。”

谢怜无视花城的撒娇,慌忙中直接将书扔向门外。

窗外的寒风呼啸着,屋内打闹的二人的心却是无比炽热,他们感受着彼此的温度,往后的冬天都不再会寒冷。

周门孟氏
(突然的读后感)看完小说再回过...

(突然的读后感)看完小说再回过来看漫画发现,这儿花花的拯救苍生和屠尽苍生原来都是指的谢怜,他自始至终佩服的人只是他的太子殿下啊~

(突然的读后感)看完小说再回过来看漫画发现,这儿花花的拯救苍生和屠尽苍生原来都是指的谢怜,他自始至终佩服的人只是他的太子殿下啊~

洛皖

【花怜】生日

人物归墨香,ooc归我

渣文笔,不喜勿喷


“那也太麻烦三郎了。”

“没事,只要哥哥喜欢就好。”

吃过早饭后谢怜和花城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电影,两人时不时交流一下看法。

家中的小猫跳到谢怜花城中间,谢怜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

“哥哥先看着,三郎给哥哥做饭。”

见花城转身真的往厨房走,谢怜不由好奇为什么花城今天有事没事就往厨房跑。

花城先将蛋糕做好,接着又做了谢怜平时爱吃的菜,最后为他做了长寿面。

“哥哥,生日快乐!”

直到谢怜亲眼看着花城将这些一一端出来,他才意识到原来今天是他的生日。

“三郎,谢谢你。”

“我说过的,哥哥,你永远都不必对我说谢谢。”

“嗯。”

“哥...

人物归墨香,ooc归我

渣文笔,不喜勿喷



“那也太麻烦三郎了。”

“没事,只要哥哥喜欢就好。”

吃过早饭后谢怜和花城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电影,两人时不时交流一下看法。

家中的小猫跳到谢怜花城中间,谢怜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

“哥哥先看着,三郎给哥哥做饭。”

见花城转身真的往厨房走,谢怜不由好奇为什么花城今天有事没事就往厨房跑。

花城先将蛋糕做好,接着又做了谢怜平时爱吃的菜,最后为他做了长寿面。

“哥哥,生日快乐!”

直到谢怜亲眼看着花城将这些一一端出来,他才意识到原来今天是他的生日。

“三郎,谢谢你。”

“我说过的,哥哥,你永远都不必对我说谢谢。”

“嗯。”

“哥哥快尝尝三郎做得怎么样,这可是三郎第一次做蛋糕呢。”

谢怜看着桌上这个堪称完美的蛋糕,“这真的是你第一次做?”眼中满是震惊。

“是啊,哥哥是不是不喜欢?”

“没有没有,我很喜欢。”

“那哥哥你还这样问我……”

“不不不,我只是觉得三郎做的蛋糕真的是太完美了。”

“哥哥喜欢就好。”

听到谢怜说喜欢,花城开心的像个小孩。

“其实,三郎还有一样东西要送给哥哥,希望哥哥不要嫌弃。”

“怎么会!我怎么可能会嫌弃三郎呢?”

“那三郎可以告诉我是什么东西吗?”

花城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交给谢怜。

“哥哥打开看看?”

“好。”

谢怜将盒子打开,只见一个红色的御守静静地躺在盒子里。

谢怜将御守从盒中拿出来,这个御守如枫叶般红,一面用银线将谢怜绣了上去,另一面则是花怜二人名字。

“哥哥可还喜欢?”

“我很喜欢,非常喜欢。”

“哥哥带着这御守不管在哪里就都有三郎保护了。”

原来花城送自己御守是为了保护自己,谢怜小心地将这御守收好。

打打闹闹这一天也就过去了,谢怜觉得花城这一天什么都没干,净在这里为他谢怜庆祝生日了。

“哥哥。”

“嗯?怎么了三郎?”

“哥哥好久都没陪三郎出来散步了呢。”

“是啊,”听见花城这样说,谢怜愣了一下,随即笑着问花城要不要一起去散步,就现在。

“好啊。”

“走吧三郎。”

谢怜率先拉着花城出门。

树上的知了没完没了的叫嚣着夏的炎热,树旁路过的牵着手的他们的心是暖的。

“三郎啊,你告诉我,你根本就没生病,对吗?”

“哥哥对不起,三郎只是想在家给哥哥准备生日。”

“生日什么的,对我来说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三郎,其实如果不是你,我恐怕根本记不得再这一年中有那么一天是我的生日。”

“是因为有你念着我,才会让我逐渐……”谢怜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毕竟这么那些年也习惯了。”

“哥哥,以后你的每一个生日,你的每一天都有三郎。”

叫嚣着的知了如附和着花城对谢怜的承诺般,告诉谢怜,别怕,你的未来都有我相伴。

洛皖

【花怜】生日

人物归墨香,ooc归我

渣文笔,不喜勿喷


转眼又到谢怜的生日,花城正忙着给他准备礼物。

每年的生日对于花城来说都是最重要的日子,他不在谢怜身边的那些年让谢怜受了太多苦,现在他想保护谢怜。

花城在手机上找着合适的礼物,却没有一个看得上,不是设计的不好就是太过简陋,真不知道是设计的人太过敷衍还是花城太过挑剔。

他大概又看了几种,最后还是放弃了买礼物的想法,决定自己亲自给谢怜做个礼物。

这绝对会是独一无二的礼物,花城相信谢怜看到了一定会很开心。

花城想要做个御守给谢怜,在上网查过资料后花城有十足信心可以做好。

谢怜这个时间应该还在上课,他现在出去不会被谢怜发现自己是在装病。...

人物归墨香,ooc归我

渣文笔,不喜勿喷



转眼又到谢怜的生日,花城正忙着给他准备礼物。

每年的生日对于花城来说都是最重要的日子,他不在谢怜身边的那些年让谢怜受了太多苦,现在他想保护谢怜。

花城在手机上找着合适的礼物,却没有一个看得上,不是设计的不好就是太过简陋,真不知道是设计的人太过敷衍还是花城太过挑剔。

他大概又看了几种,最后还是放弃了买礼物的想法,决定自己亲自给谢怜做个礼物。

这绝对会是独一无二的礼物,花城相信谢怜看到了一定会很开心。

花城想要做个御守给谢怜,在上网查过资料后花城有十足信心可以做好。

谢怜这个时间应该还在上课,他现在出去不会被谢怜发现自己是在装病。

偷偷溜出去的花城在买好材料后又顺便买了谢怜爱吃的零食。

回到家后,花城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陷入沉思。

三年前,他还是个十八岁的少年,正是青春叛逆的那段日子,更何况对象还是自己喜欢的人。

所以当初怎么也不愿意承认,但事实摆在眼前,却让这个骄傲的男孩慌了手脚。

最后只好用尽全力压抑住此刻狂跳的心脏,故作镇定的打电话给依旧在学校的谢怜。

谢怜接到花城的电话,虽然疑惑为什么突然打电话过来,但还是欣然接受。

“怎么了三郎?”

“没事,就是想哥哥了。”

“这样啊……”

“哥哥有没有想三郎呢?”

“当然想了,三郎在家好好休息,病好了就可以、可以……”

花城听着电话那头的谢怜可以了半天,笑着回道:“三郎病好了就可以天天和哥哥黏在一起了。”

“好了,先不说了,三郎你要记得好好休息。”

“三郎知道了。哥哥在学校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三郎在家等哥哥回来。”

“好,放学后我一定马上回家。”

挂了电话后的花城并没有按照谢怜的嘱咐乖乖躺倒床上休息,而是用手机查找着蛋糕的做法。

今年花城打算自己亲自动手给谢怜做个蛋糕。

他不确定自己做的到底好不好吃,便趁着谢怜不在家时偷偷练习。

“三郎我回来了。”

“哥哥终于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谢怜看着在家里等着自己的花城,不由笑了,“三郎在家是不是没有好好休息?”

“哥哥,三郎在家有好好休息的。”

“真的吗?可为什么三郎看上去很疲惫呢?”

“因为平时都有哥哥抱着三郎睡,哥哥今天去上课了,没哄三郎睡觉。”

“那可真是对不住,”谢怜明知道花城并不是真的病了,却还是愿意宠着他。

“走吧,回卧室,我陪三郎一起睡。”

“哥哥果然最好啦。”

“你啊!”

哥哥好梦。

准备好谢怜生日的花城搂着身边的谢怜渐渐睡去。

第二天一早花城就起来了,他给谢怜煲了粥,算好这会儿谢怜该醒了,他按照谢怜的喜好将粥做的比较甜。

“哥哥,快尝尝三郎做的饭。”

“唔……”谢怜接过花城递来的碗,尝了一小口,“三郎,你做饭越来越好吃了。”

“是吗?哥哥要是想吃了就告诉三郎,三郎随时都可以给哥哥做。”

果粒儿

鬼王的民间话本子

婚后日常甜饼

ooc!

耶✌🏻!(?)

——————————————

世人皆知那能令众神官只是听到名字就脸色大变的红衣鬼王,红衣鬼王大战33神官的故事也更是在民间广为流传。

后来红衣鬼王找到了那个与自己相伴终生的人,从此,红衣鬼王与破烂仙人的爱情故事逐渐传开,且精彩又感人,引起一阵不小的骚|动。

谢怜偶尔在人间收收破烂消磨时间,便不排除收到话本子的可能,这时候,他会把挑选出来的正经书收起来,拿回去读给他的爱人听。至于为什么那些“不正经”的书不收,当你看到第二天谢怜扶着腰,走路姿势怪异的样子时,你大概就会明白了。

“传闻,红衣鬼王总是孤独又寂寞,他一直在不停地寻找着自己的爱人,即...

婚后日常甜饼

ooc!

耶✌🏻!(?)

——————————————

世人皆知那能令众神官只是听到名字就脸色大变的红衣鬼王,红衣鬼王大战33神官的故事也更是在民间广为流传。

后来红衣鬼王找到了那个与自己相伴终生的人,从此,红衣鬼王与破烂仙人的爱情故事逐渐传开,且精彩又感人,引起一阵不小的骚|动。

谢怜偶尔在人间收收破烂消磨时间,便不排除收到话本子的可能,这时候,他会把挑选出来的正经书收起来,拿回去读给他的爱人听。至于为什么那些“不正经”的书不收,当你看到第二天谢怜扶着腰,走路姿势怪异的样子时,你大概就会明白了。

“传闻,红衣鬼王总是孤独又寂寞,他一直在不停地寻找着自己的爱人,即使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

仙人本已经十分堕|落,但当他知道自己还有一个深爱着自己的人后,便也开始寻找那个爱他的人,两人寻找彼此花了800年,”

“嗯,三郎,”谢怜卧在榻上,轻轻拍了拍身旁人儿结实的小臂“这说得倒是不错,当初你确实找了我……咳,不提这个……”花城这时抬起了眼皮子,眼里微光闪动。手上的力道又收紧几分:“殿下,已经过去了,最后我还是找到殿下了,”花城突然撑起手臂,翻身压|到谢怜身上,勾唇一笑:“并且与自己的心爱之人过上了幸福的日子。”(什么?忄生福的日子?好像也没错……)谢怜的脸瞬间充血,很快便红了一片,花城缓慢俯|下身子,在谢怜的额上落下极其珍重的一wen,又躺了回去。

谢怜愣了半天,直到花城推了推谢怜:“哥哥?怎么啦?讲下去好不好?”一副委屈的口吻,脸上却笑得邪|mei,像一只坏狐狸。

“哦!哦!”谢怜转头对上花城的目光,脸更|红了,尴尬地转移话题:“不过三郎,当初流|落在人间,并不知道还有一个爱着我的人存在这世上呀……”谢怜的目光突然柔和下来“三郎要是我早点知道,兴许你也不会找我那么久……”花城眸光流转,似乎比方才更加动容:“哥哥,我们在一起了,还有很多很多时间,我们可以慢慢的,一起度过。”语气坚定又温柔,听得谢怜心不由自主地暖了起来。

两人又打闹了一会儿,谢怜这才又拿起话本子念了起来:“红衣鬼王在白衣仙人飞升后第一天后就找到了他,并且当晚说服他和自己结婚和洞房……”“这,这……”谢怜感叹着人们丰富的想象力花城在一旁挑了挑眉,“从此以后,仙人经常去找鬼王,在一次火山爆发后,鬼王保护了仙人,自己却消散了,仙人又伤心又感动。”花城的眸光暗了暗,

啧,不仅狗|屁不通,还十分无聊。

“仙人等了一年等到了他的鬼王,仙人高兴极了,于是他们便在一起了,而且每天洞|房……”谢怜说到这儿整个人都发了烫,“这真的是给小孩子看的嘛?!”花城“噗嗤”轻笑出声,“嗯,当然可以。”谢怜震惊地望向花城,心里不禁开始为孩子们的未来感到担忧……

谢怜假装毫无波澜地翻到下一页,却只有了一句话与n多组线条连接在一起:至于他们怎么洞|房的呢,迄今大约收录****种。

谢怜:……

他现在反应过来了,这分明是一本不正经的书,后面厚厚的一沓全是!全是……!谢怜不敢再往下想了,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只翻了几页。

刚想把书藏起,却被那苍白且骨节分明的手夺走了。“哦,哥哥原来喜欢看……”“三郎!”谢怜慌忙出声制止,脸红得像是要滴血。花城邪笑着指了指其中一幅图,露出洁白如玉的小虎牙

:“哥哥,今晚我们,试试这个,好不好……”“三郎……”“哥哥,好不好嘛……”“……”

谢怜承认是自己心太软了。

甚至开始怀念曾经那个狂野又帅气的血雨探花了。

花:(得逞的第n天jpg.)

———————————————


三水呀

堆雪人

早上谢怜推开屋门,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雪白 ,一夜之间,银装素裹,玉树琼枝,好一派美丽的雪景。谢怜感叹道,好久没有下雪了…

     “哥哥,怎么穿一件单衣就出来了”花城说着便把一件大氅披在谢怜身上。

     “三郎,你看,好美的雪!”

     “看到了哥哥,哥哥先进来把衣服穿好,别着凉了”

     “三郎,一会儿我们出去玩雪吧!”谢怜期待的看着花城说道。...


早上谢怜推开屋门,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雪白 ,一夜之间,银装素裹,玉树琼枝,好一派美丽的雪景。谢怜感叹道,好久没有下雪了…

     “哥哥,怎么穿一件单衣就出来了”花城说着便把一件大氅披在谢怜身上。

     “三郎,你看,好美的雪!”

     “看到了哥哥,哥哥先进来把衣服穿好,别着凉了”

     “三郎,一会儿我们出去玩雪吧!”谢怜期待的看着花城说道。

      “好啊!”

     吃完饭后,谢怜已经迫不及待要出去了。

     “哥哥,别急,再加见衣服出去”

     “哦,好吧!”

     等到花城里三层外三层给谢怜裹好衣服才放心那人放出去。

     谢怜一出去便在雪地里踩来踩去的。

     “哥哥慢点,雪地很滑的”花城看着谢怜像小孩一样在雪地里乱踩 ,觉得可爱极了。

     “没事的三郎”

     “三郎,我们堆个雪人吧!”

     “好”

     过了一会儿 ,谢怜看着眼前的雪人越来越奇怪。

     “三郎,你堆的是什么啊!”

     “是哥哥啊”

     “啊?”

     “雪人哪里有哥哥迷人啊”

     “三郎啊~”

     “哥哥,你看,我雕的像不像”

     谢怜一看这哪是什么雪人,这分明是小版的他,而且这个姿势…实在是…太羞耻了吧!

     谢怜看过去立马脸红道:“像…但是三郎,这被别人看到不好吧!我还那样的姿势…”

     “哥哥放心吧,这里不会有第三个人的,哥哥别不好意思了”

     “我…我才没有不好意思,哎呀,不说了,我要堆雪人了”谢怜哪有心思堆雪人了,心思都被旁边的小人的姿势给吸走了 。

     两人在雪地里玩了很久,谢怜最后还是没有抵御住寒冷打了个喷嚏。

     “哥哥,我们回去吧!手都冻红了”花城牵着谢怜的心疼道。

     “好,走吧”谢怜今天玩得也很尽兴。

     “哥哥,衣服上都是雪,把衣服脱了吧!”花城把暖炉放在谢怜手上。

     “好”谢怜望着窗外,心想着那小人不会被被人看到吧。

     “哥哥,在看什么呢,莫不是还在想刚才的…姿势…”花城说着便把谢怜压到身下。

     “三郎你别胡说了”谢怜害羞道。

     “哥哥与其想着,不如做点实际行动”

     花城说着便俯下身自顾自地吻着谢怜的耳垂,软软的,顺者耳垂往下道脖颈,然后再往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