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天朵

148浏览    1参与
上兮

郑易x陈念/天朵 不要在黑夜闭上眼睛

*好想来一篇前世好像见过你的郑易x陈念邪教cp啊,北哥对不住!这个cp真的就只能忘了北哥搞!篡改剧情!*一句话:徐天对郑易:你xx还敢睡。


陈念下课回来,就看到郑易坐在宿舍门口的石墩子上。叉着腿望天。他往这里一看,看到陈念,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

“去吧去吧,你男人又来了,你这女人,总是抛弃我。”舍友在一旁打趣着离开。

陈念走过去,郑易大手一手一只地包住他的手,然后闭上眼睛,惬意地叹一口气。

这是他们的一个小习惯,也像是一个仪式。


陈念高考那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所幸最后她成功考到了北京。她录取之后一个月,郑易来找她。他说,我也要去北京了。你开学时我送你过去,好吗?...

*好想来一篇前世好像见过你的郑易x陈念邪教cp啊,北哥对不住!这个cp真的就只能忘了北哥搞!篡改剧情!*一句话:徐天对郑易:你xx还敢睡。


陈念下课回来,就看到郑易坐在宿舍门口的石墩子上。叉着腿望天。他往这里一看,看到陈念,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

“去吧去吧,你男人又来了,你这女人,总是抛弃我。”舍友在一旁打趣着离开。

陈念走过去,郑易大手一手一只地包住他的手,然后闭上眼睛,惬意地叹一口气。

这是他们的一个小习惯,也像是一个仪式。

 

陈念高考那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所幸最后她成功考到了北京。她录取之后一个月,郑易来找她。他说,我也要去北京了。你开学时我送你过去,好吗?

陈念说,好。

所以,去北平的路,郑易也送陈念。就像女孩高考前的一个个放学路上,他在一旁走一样。他知道在一个压力那么大的时期,周围同学无忌的嘴会伤人到哪里,所以他不会去明目张胆地送她,尤其是以警察的身份。

在大学里,陈念逐渐坚强、逐渐开朗。她学了教育学,她骨子里就是个坚强的人,她可以一个人在出租房里关灯等待敲门声的停歇。她也可以不用把目光从伤害自己的地方移开。相反,她要直视它、盯穿它。她其实也是个柔软的人,很久以后郑易和她说。那时的你就可以给胡小碟盖上一件校服,你可能不是那个太阳,但你总等着给最冷的人批条毯子。

以女孩子一个人在北京为由,大学之后陈念所有一个人离校返校的路,郑易也没有缺席。

郑易始终记得那个晚上,那个他反复想着女孩欲言又止的样子终于去找她的晚上。他在路边响动处看见一个野狗一样秀发零碎、衣衫褴褛,满眼都是恨和怒的女孩。那刻他恍惚了多年在夜里莫名其妙的慌张突然找到了理由。他好像准备了二十四年的细心、警醒都在为这一刻做准备。

在陈念动手的那瞬间,他冲上去从两边死死箍住女孩的双臂,即使他的额上因愤怒而青筋显现,他告诉自己,陈念不能毁。那个该死的女孩要由法来治。他在那时想到了这件事。

他的女孩要去北京。他也要。他们要一起去北京。

那个晚上开始,他再也不愿让陈念一个人回家。开始的陈念真的很需要,她在心里为那个总在余光里的挺拔身影感到感动。但后来她逐渐对这个世界放下心来,这个地方也足够安全。大一下半年的时候,陈念觉得不好意思,就让他别跟了。皇城脚下还能出什么事。她开玩笑。

郑易说,没事儿,送你才睡得安稳。

 

郑易也经常来学校里蹭吃蹭喝地探望她,陈念高兴见到他。虽然他是在那段最黑暗最绝望的时间遇到的人,但他却是那片冷雨里最烫的一个热源。陈念逐渐地开朗些后,朋友们也会打趣这个帅气的警察哥哥。他们的关系从落水者和稻草,逐渐变成了拥有一段共同回忆的好友。他们吃饭、说笑。

有一天郑易带她出去吃饭,回来到门口,郑易转过身对她说。

陈念,我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你的每一段路,我都想保护着你、跟你一起走。

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那时候他已经叫她很久小念了。陈念半开玩笑地叫易哥,也叫得顺口。

愿意,易哥。我也喜欢你。她用那种直视的不畏惧的眼光看过来,就是那个第一眼见他就满身是刺的女孩。直率又隐忍。

 

易哥,你那时候说,送我才睡得着觉。是什么意思?

别叫哥了,听得我跟犯罪似的。

陈念咯咯笑两声。

就,字面意思。我之前说过吧,我这个人特别不爱睡觉。从小就是。也不知道是精力旺盛还是什么。那时候我不爱睡觉到每个晚上只要闭上眼睛就迫不及待想睁开。

 

少年的郑易每个晚上都睡得晚,早上也醒得早。而且白天,当别人都蔫哒哒在课上困,他精力旺盛到体育场上汗流浃背地回来,照样双眼瞪得像铜铃。一双眼睛在那幅太阳染得麦色的脸上亮得闪光。就跟甲亢似的。睡觉对于他从来就不是享受,他的身体会用最少的时间获得最充足的休息。而一旦睁眼,他就准备好看清一切。他闭眼入睡,睁眼即清醒。

他不爱睡觉,是因为他不喜欢闭上眼、尤其是在黑夜。是发自内心的不喜欢。在夜里,他躺在床上一闭上眼,就会下意识地睁开。就好像有一根隐约紧绷着的神经突然发作,让他睁大双眼弥补大错。也许是因为太多事情会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发生。

 

我那时总感觉闭上眼就会有不可挽回的事发生似的。他打趣的口吻。

也还好从小练的警觉性。却又跟着认认真真说一句。

他抬头看她。

陈念明白了他说的是什么。握了握他的手。

郑易闭上眼,舒了口气。

现在我就敢了。他说。

那以后你想闭眼了,我就牵着你。

说完她想到什么似的脸一红。郑易看她样子,笑出声,一把把她圈到怀里来。

谢谢你。


谢谢你平安。谢谢你不离开我。

 

成年后的陈念曾经想到过。想到过,当年少年的她对周边的一切饱含猜疑与恐惧,少年人的细致敏感在成年人的批评的眼神中只好武装成面向大人的铁栅栏。那时所有人都不相信他们、不看重他们的苦痛、不理会他们的呼救。但郑易不是。郑易的敏感甚至也像一个少年人,他甚至能察觉到她欲吐出而又吞回的话语。

而此时的她已经知道,那是爱人曾经在多少个日夜里睁圆了眼睛看这个世界才练就的细致。


月夜,徐天从梦中惊醒。眼睛睁开前,他就坐直到床边。他几乎跑起来,又突然醒悟他没什么好赶忙的。他在那个冰冷铁狱里就晚了太多了。

那时离事发已经三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