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天根光

522浏览    42参与
人间宇宙

大噶好我又来碎碎念存档(草

肝出了天根的ssr!这张卡黑天真的超级甜了wwwwww 吃下一口糖!(以及终于不是red了鬼知道为啥我抽出的ssr都是red啊导致red编队意外的强

一口气觉醒了慈郎 这张卡太好看了我爬墙一分钟!!!(?你墙头还多吗

昨晚十连4个sr的操作有点措手不及2333 出了两张大爷的活动卡w

大噶好我又来碎碎念存档(草

肝出了天根的ssr!这张卡黑天真的超级甜了wwwwww 吃下一口糖!(以及终于不是red了鬼知道为啥我抽出的ssr都是red啊导致red编队意外的强

一口气觉醒了慈郎 这张卡太好看了我爬墙一分钟!!!(?你墙头还多吗

昨晚十连4个sr的操作有点措手不及2333 出了两张大爷的活动卡w

佐久間

六角 香水介绍翻译


补充:

叶调(leaf note)是绿香调(green note)的一种。其它还有earth、grass、stem等。

圣诞玫瑰(Helleborus niger),也叫黑嚏根草

香紫苏(Salvia sclarea),也叫南欧丹参


寓意(日本):

香柠檬-宽容、檀香-沉着、琥珀-拥抱

桉树-回忆、百里香-活力、薰衣草-我等待你、铃兰-幸福归来、圣诞玫瑰-安慰、橡木苔-信赖

香紫苏-澄澈、黑加仑-我让你欢喜、李子-忠实、覆盆子-爱情、兰花-美丽的人、雪松-我为你而活、香草-永恒不灭


购买链接:

黑羽

天根

六角 香水介绍翻译


补充:

叶调(leaf note)是绿香调(green note)的一种。其它还有earth、grass、stem等。

圣诞玫瑰(Helleborus niger),也叫黑嚏根草

香紫苏(Salvia sclarea),也叫南欧丹参

 

寓意(日本):

香柠檬-宽容、檀香-沉着、琥珀-拥抱

桉树-回忆、百里香-活力、薰衣草-我等待你、铃兰-幸福归来、圣诞玫瑰-安慰、橡木苔-信赖

香紫苏-澄澈、黑加仑-我让你欢喜、李子-忠实、覆盆子-爱情、兰花-美丽的人、雪松-我为你而活、香草-永恒不灭


购买链接:

黑羽

天根

佐久間

【rb】2020情人节(1)

今年第一话是角色与你的对话模式,问他当天的安排。第二话先当面收巧克力,然后晚上打电话。 电话部分我听译下来了~


——天根光——

我的安排?正好星期五,所以想通过滑冰顺带进行心理训练。

化作滑冰的助手…噗。(スケート[suke-to]助っ人[suketto]をする)

啊,你笑了。喜欢刚才的冷笑话吗?

话题有点跑偏了。训练完就没事了。

你是不是打算去哪儿转转?那我跟你一起去。

…我知道了,等你联系。

☆☆☆☆☆

礼物?这是…巧克力?对哦,今天是情人节。谢谢你。

    もしもし、天根だ。少しいいか?チョコ美味しかった。思わ...

今年第一话是角色与你的对话模式,问他当天的安排。第二话先当面收巧克力,然后晚上打电话。 电话部分我听译下来了~


——天根光——

我的安排?正好星期五,所以想通过滑冰顺带进行心理训练。

化作滑冰的助手…噗。(スケート[suke-to]助っ人[suketto]をする)

啊,你笑了。喜欢刚才的冷笑话吗?

话题有点跑偏了。训练完就没事了。

你是不是打算去哪儿转转?那我跟你一起去。

…我知道了,等你联系。

☆☆☆☆☆

礼物?这是…巧克力?对哦,今天是情人节。谢谢你。

    もしもし、天根だ。少しいいか?チョコ美味しかった。思わずお礼の電話をかけてしまった。特にピンク色のチョコが甘酸っぱくて最高だった。いちごのチョコだろうか。お返しに取って置きのダジャレを考えておく。楽しみにしていてほしい。また、電話する。それじゃ。

    喂,我是天根,可以占用你一点时间吗?巧克力很好吃,忍不住想打电话感谢你。尤其是粉色的,酸酸甜甜特别棒。是草莓巧克力吗?作为回礼我会准备秘藏的冷笑话,希望你能期待。之后再打电话给你,拜拜。

 

 

——大曲龙次——

嗯?没什么安排。

你问我能不能吃甜的…到底怎么了?

我喜欢,尤其是鲷鱼烧。

啊?叫我空出时间…行。

真是的,瞧你一脸满足的样子。

那你当天记得联系我。

☆☆☆☆☆

这是情人节礼物吗?难怪上次你一个劲问我问题…那我不客气地收下了。

    もしもし、俺だし。今ちょっといいか?さっきの贈り物、礼をきちんと言わねえと気が済まねえんだよ。どうもありがとうな。チョコ嬉しかったぜ。魚の形してたのには驚いたけどよ。あれ、たい焼きのつもりか。ふっ、お前って面白ぇこと考えるよな。あ、後お返し考えとくからよ。お前も予定空けとけや。じゃ、また連絡する。

    喂,是我。现在有空吗?先前那礼物,不好好答谢心里过意不去。谢谢你,收到巧克力我很开心。没想到你把它做成了鱼的形状,那是鲷鱼烧对吧?嗬,你的想法真有意思。之后我会回礼的,你也把安排空出来吧。下次再联系。

 

 

——金色小春——

那天我当然有安排啦♡

告诉你也行,不过…

作为交换,你也告诉我你的安排好不好?

你问为什么?我就是想知道嘛~

告诉我呗~

嗯嗬♡那天我们都会心跳加速吧~

☆☆☆☆☆

啊啦,你先我一步呀。我真的能收下这巧克力吗?谢谢你♡来,这是我送你的!我们交换~

    もしも~し、あたしやで。あなたのこ・は・る♡なーんてな~今日のお礼と感動を改めて伝えたいと思て、勇気を出して電話してしもうた…キャッ♡それにロマンチックなシチュエーションやったし、ドキドキとときめきで胸がいっぱいやわ~せやけど、あたしだけが満たされるわけにはいかへん!このときめきは二人で半分こやで、うふふ♡また連絡するで~約束やからね!ほなな~

    喂喂~是我哟,你·的·小·春~说笑啦~想再次传达今天的谢意和感动,就鼓起勇气给你打电话了~呀♡这么浪漫的情景,心怦怦直跳,充满喜悦和激动呢~但不能只有我一个人满足,这份欣喜要和你分享~嗬嗬♡我会再和你联系~约好了哦!拜拜~

 

 

——田仁志慧——

2月14号?没事儿。

啊!难道要马拉松大赛?!那天我会肚子疼…

…不是啊?那就和平时一样上学然后参加社团活动。

叫我空着肚子等你?反正我不管怎么吃很快就会饿的~放心啦~

好的,当天我一定空出时间!

☆☆☆☆☆

唔噢噢噢!巧克力!!这些我全都可以吃吗?太感谢了!

    チョコレートありがとう。今もらったの食べてたところさ。でーじまーさんや!こんだけまーさむん食べてると、感謝が溢れてくるんどー!しかもばんないもらったからや。何回も言うさ。にふぇーでーびる!大事にもりもり食うさ!

    谢谢你的巧克力,我正在吃。超好吃!吃到这么美味的东西感激不尽!而且还收到这么多,我要说好多好多谢谢你!我一定会大快朵颐但细细品味!

 

 

——利里亚丹特·藏兔座——

我的安排?

(为什么这么问呢…那天有什么事吗?)

(难道要报名比赛?)

!不好意思…没什么。

我那天有空。

有事请叫我。

☆☆☆☆☆

巧克力…给我的?之前你问我有没有空就是因为这个吗?

    Hello. It’s Krauser. ああ、スミマセン、藏兎座です。今、話せマスカ?チョコレートのお礼を言い忘れてしまいマシタ。I’m so happy. You’re very kind. Thank you. ホントは、顔を見て伝えたかったのデスが、それはまた今度。

    喂,我是Krauser。啊,不好意思,是藏兔座。现在方便说话吗?收到巧克力我忘记说谢谢了。我很开心,你真好,谢谢你。其实我想当面言谢的,不过等下次吧。

 

 

——亚久津仁——

啊?

哼。你要是害怕干脆别和我搭话

…你胆子不小啊。就这么想问出我的安排?

现在我怎么知道会去哪里干什么

当然是看我那时心情

☆☆☆☆☆

啊?巧克力?啧…拿来

    おい てめぇ俺の好物なんざどこで聞き出した?なんとなくで分かるわけねえだろう!誰庇ってやがる!ああ まぁ チョコ生地のモンブランも悪くねえが って そういう話してんじゃねえ!くそっ 調子狂うな

    喂  你从哪儿打听来我的喜好?随便猜怎么可能猜得出!你到底护着谁!啊  巧克力底的蒙布朗也不错  啧!不是瞎扯的时候!可恶  状态都不对了 

 


——石田银——

那天我应该和往常一样努力练球。

在冬天的寒冷空气中训练,身心就会绷紧不松懈。

…啊,话题偏了。你问练习以外的安排?

现在还没什么特别的。

有事找我就行。社团活动结束后听君吩咐。

☆☆☆☆☆

这是…巧克力?啊,情人节的…我能收吗?不由得挺直脊背呢,那我郑重收下了,谢谢你。

    もしもし、石田です。今時間は大丈夫やろか?そうか、よかった。チョコレートの礼をせなと思てな。貰うた時は緊張してもうて、ろくに感謝も伝えられずに、すまん。感謝しながら、食べさせてもらうで。気持ちのこもった贈り物、ほんまおおきに。それだけ話しておきたかったんや。ほな、暖かくして風邪引かんようにしてな。

    喂,我是石田。现在方便听电话吗?是嘛,太好了。我觉得必须说声谢谢才行。收到时太紧张了没能说出口,抱歉。我会怀着感谢之情品尝的,谢谢你满含心意的礼物。我想说的就这些。那么还请注意保暖,不要感冒了。

 

 

——河村隆——

诶?我的安排?就训练而已,然后回家给店里帮忙。

不用担心,没那么辛苦的。

我很乐意做这些。无论是网球还是帮忙都很开心。俗话说熟能生巧不是么。

啊,抱歉。是问安排对吧。训练结束后我有段空闲。

练完时间也晚了,那天我们就一起回去吧?毕竟天黑了危险。

☆☆☆☆☆

诶,巧克力?!不好意思,我太惊讶了…谢、谢谢你!

    もしもし、河村です。いきなりだけど、ちょっといいかな?よく考えたら俺、慌てちゃって、ちゃんとお礼言えてなかったかもって思ってさ。改めてとなると、ちょっと緊張するけど、チョコをくれてありがとう。本当に嬉しかった。包みを開けるのもドキドキしちゃったよ。来月ぜったいお返しするから、楽しみに待ってて。約束だよ!

    喂,我是河村。抱歉突然打来,占用一下时间可以吗?仔细想来,我刚才慌张了没能好好道谢。重新说一遍有点紧张呢,不过谢谢你的巧克力。我真的很高兴,打开包装的时候就心跳加速了。下个月我一定会回礼,期待着吧,那就这么约定了!

 

 

——切原赤也——

安排?早上七点开始训练,下课后社团活动。

啊,礼拜五是吧。那还有正选会议。

我很忙的哦~毕竟是网球部的超级王牌。

…嗯,等等,2月14号……

刚才当我没说!那天我超空的!

☆☆☆☆☆

来啦!巧克力!谢谢~嘿嘿,去和前辈们炫耀~

    あ、もしもし?俺、切原だけどさ。さっきのチョコ、あれ、あげる相手間違ってねえよな。いや、箱開けてビビったっつーか、結構気合入ってねえ?間違ってねえならいいけど、後でやっぱ違うとか言っても遅ぇからな。もう食っちまうし。っつーか、ありがとう…えっと、マジで。

    喂?我是切原。那个巧克力,你没送错人吧?打开盒子我都吓了一跳,居然这么精心…没错就好,之后就算你说送错人也晚咯,到时我都吃完了。谢谢你啦…我说真的。

 

 

——黑羽春风——

好突然啊,怎么问我安排?

话说你手里的东西看上去好重,我来帮你拎吧?

不用客气,来,给我吧。

那天你该不会也要购物吧?需要人拎东西的话我陪你去。

咔咔咔!包在我身上。那你定好时间再联系我。

☆☆☆☆☆

巧克力…慰劳品?你说不是,是情人节的?真的吗,谢谢你。

    お、出たな。黒羽だ。今ちょっといいか?もらったチョコの礼を言おうと思ってよ。もう聞いたとか言うなって。さっきは驚いたせいもあってきちんと伝えられなかったっつーか。だから、もう一回言わせてくれ。チョコありがとうな。嬉しかったぜ。お返しは来月だったな、そんときまた連絡するわ。じゃ、またな。

    哦,接了。我是黑羽,现在有空吗?我想收了巧克力应该说声谢谢。别说已经听过了嘛。刚才我吃了一惊没能好好表达。所以再让我说一次,谢谢你的巧克力,我很开心。回礼是下个月对吧,那到时再联系,拜拜。


……tbc……


大曲前辈带点慵懒的低音好戳我~他二月的角色语音那句saa~na~是我的入坑点(?

小春根本在和闺蜜互换礼物w 但他好甜♡

“如果要马拉松就肚子疼”的慧君笑死我了。他一直十分珍惜食物而且怀有感谢之情,听到那高兴的语气就觉得送他巧克力超级值得啊~

亚久津!亚久津居然吃醋了!!这个暴娇甜党太可了吧!

银桑总是能体贴到人心里呀,给队友生日祝贺的时候也都很暖心~

小海带表面上是“我超受欢迎”的ace,实际不敢相信自己能收到一看就是本命的巧克力hhh

阿羽男友力真强,笑呵呵的声音也好温柔~这还是暴躁吐槽大卫的阿羽嘛!←喂

佐久間

【rb】大曲龙次SSR故事

出场:大曲 种岛 黑羽 天根


【前辈风范与讲究】


——上篇—— 

(球落地声)

大曲:发球练习就到此为止吧……嗯?那是…

(另一边)

天根:唔,状态不怎么好…

黑羽:行了,集中精神练习!

大曲:你们如果要休息的话就去场外。

黑羽:啊,不…

天根:我们还在练。

大曲:那样一脸焦躁能练成什么?有干劲的话就来和我拉力,你俩一起上吧。

黑羽:今天你一个人吗?和你双打的前辈…

大曲:他去买东西了。

天根:买好物,好买吗?…噗。(いい買い物してもいいかい?)

大曲:啊?

黑羽:大卫!无聊死了!

天根:呜噢!阿羽前辈暂停!...

出场:大曲 种岛 黑羽 天根


【前辈风范与讲究】


——上篇—— 

(球落地声)

大曲:发球练习就到此为止吧……嗯?那是…

(另一边)

天根:唔,状态不怎么好…

黑羽:行了,集中精神练习!

大曲:你们如果要休息的话就去场外。

黑羽:啊,不…

天根:我们还在练。

大曲:那样一脸焦躁能练成什么?有干劲的话就来和我拉力,你俩一起上吧。

黑羽:今天你一个人吗?和你双打的前辈…

大曲:他去买东西了。

天根:买好物,好买吗?…噗。(いい買い物してもいいかい?)

大曲:啊?

黑羽:大卫!无聊死了!

天根:呜噢!阿羽前辈暂停!

大曲:真搞不懂你们到底有没有精神…

天根:只是有些想念大海。

大曲:大海?什么意思?

天根:我们初中离海很近。

黑羽:哦不好意思,突然挂念起学校来。毕竟有阵子没吹过海风了…

天根:还想念没来集训的队友,好久没见面了。

大曲:你们哪,在这地方说任性话可留不到最后。我倒是随你们磨唧,不过也为那些想来却来不了的家伙考虑考虑吧。

黑羽·天根:…!

黑羽:对,要连同他们的份一起…

天根:刻苦训练,努力变强!

大曲:…哼。明白过来的话赶紧进球场。我来当你们的对手。

黑羽·天根:是!


大曲:呼…练习感觉还不错。

黑羽:尽情打球后我也畅快多了!

天根:……

大曲:你搭档好像还没这样想呢。

天根:超级豪华草莓巧克力芭菲…

大曲:哈?

天根:不光网球,连冷笑话状态都不好。我想补充糖分。

大曲:搞不懂…总之想吃甜食是么。

种岛:(走来)你们好☆

大曲:!

种岛:你还在球场呀,我全速来回果然值了。

大曲:不,我正打算回去。

种岛:别这么无情嘛。瞧~我有乖乖买鲷鱼烧回来哦~

大曲:啊,谢了…买这么多?……喂,你们过来一下。

黑羽·天根:?

(亭子)

黑羽:这鲷鱼烧超好吃!

天根:嗯,糖分补充完毕。加了糖分目前状态绝佳…噗。(糖分当分、絶好調)

黑羽:都说很无聊了!

种岛:哈哈,他看上去好开心。和后辈分享鲷鱼烧,你真有前辈的样子。

大曲:只是答谢他们陪我练习,他恰好想吃甜食罢了。给,你也吃一个。

种岛:可以吗?

大曲:反正多了。谢谢你帮我买东西。

种岛:龙次好贴心~

大曲:…饶了我吧

 

——下篇——

大曲:我吃饱了。鲷鱼烧很美味。

种岛:ciai☆

天根:鲷鱼捎去谢意…噗。(ありがたいやき

黑羽:闭嘴吧大卫!

大曲:他真的完全不吃教训。

种岛:说来,你们的球拍…

天根:唔…

大曲:你也留意到他们的木球拍了么。

天根:wood球拍非常good…噗。(グッドウッドラケット)

黑羽:大卫!(踹)

天根:呜噢!

大曲:冷笑话就省省吧。

种岛:集训地从没见过这种球拍,好长。

大曲:而且两个形状有些微差异。

天根:这是老爷爷亲手做的。


大曲:老爷爷?

黑羽:我们网球部的顾问,大家都叫他老爷爷。

大曲:手工制作…好厉害,是匠人吗?

黑羽:曾经是。还给孩子们做了游乐设施。

种岛:好棒的顾问。

大曲:既然叫他老爷爷那年纪应该很大吧?做这么多,你们没勉强他老人家吧?

黑羽:怎么会!当然没有。

大曲:他贵庚?

天根·黑羽:……(面面相觑)

种岛:咋啦?

黑羽:这个嘛…我们也不清楚。

天根:从很久以前就是“老爷爷”了。

黑羽:没错!据说黑船时期就已经是了……

种岛:哈~他好长寿。

大曲:怎么可能……总之你们要善待老人。

种岛:别看龙次这样,他可是电车上一见到老人就让座的秉性哦~

天根:噢噢…

大曲:什么秉不秉性的,这是基本礼仪吧。

种岛:龙次害羞啦?

大曲:我没有。

黑羽:想和老爷爷还有其他队友聊聊前辈们。

天根:和他们讲二刀流肯定会吃惊。

黑羽:要不我也试试二刀流吧。

种岛:用上长球拍简直无敌了。

大曲:如果觉得谁都能轻松办到,那我就伤脑筋了。必须有同时挥舞两个球拍还不透支的体力才像话。等你们耐力超过我再说吧。

种岛:你的建议挺有前辈风范嘛。

大曲:要你啰嗦。

种岛:超越龙次可难咯,他的耐力是一军最棒呢。

黑羽:一军首屈一指的耐力…

天根:看来通往二刀流的道路就像阿羽前辈的吐槽那般残酷。

大曲:怎么说着说着变成拿二刀流当目标了。

天根:前辈的吐槽也很犀利。

大曲:…你饶了我吧


——END——

双打们真是相亲相爱w

石田安

新网球王子RisingBeat2020年情人节活动终于带我初玩啦~而且还是SSR~完美~我爱了~

就是可惜,不知道啥时候我家狸猫能唱个《情人节之吻》那我就可以瞑目了~(’∇’)シ┳━┳


新网球王子RisingBeat2020年情人节活动终于带我初玩啦~而且还是SSR~完美~我爱了~

就是可惜,不知道啥时候我家狸猫能唱个《情人节之吻》那我就可以瞑目了~(’∇’)シ┳━┳


佐久間

收到女生送的礼物会不知所措的天根光!!公式书设定get!

↑ 还问阿羽收到了该怎么办呢(rb角色语音)

不过看这两手 收获颇丰嘛~不愧是大卫

本来还在吐槽这个草莓爱好者为什么没在隔壁strawberry卡池,结果看到觉醒后叉着个大草莓顿时笑喷。

语音是一贯的 阿羽前辈暂停~


非酋玩两年rb来最非的一回,n次氪金十连都抽不到,最后没想到单抽中了,这也是我第一次单抽中ssr,这次抽卡太戏剧化了吧

最贵的一张卡(´;ω;`) 好在他这么好看 下血本还是值的~

收到女生送的礼物会不知所措的天根光!!公式书设定get!

↑ 还问阿羽收到了该怎么办呢(rb角色语音)

不过看这两手 收获颇丰嘛~不愧是大卫

本来还在吐槽这个草莓爱好者为什么没在隔壁strawberry卡池,结果看到觉醒后叉着个大草莓顿时笑喷。

语音是一贯的 阿羽前辈暂停~


非酋玩两年rb来最非的一回,n次氪金十连都抽不到,最后没想到单抽中了,这也是我第一次单抽中ssr,这次抽卡太戏剧化了吧

最贵的一张卡(´;ω;`) 好在他这么好看 下血本还是值的~

烟月漉✨
这三个人站一块我可以笑死从左往...

这三个人站一块我可以笑死
从左往右分别是
碎碎念/吐槽役/冷笑话
这三个人是不可能正常聊天的吧

这三个人站一块我可以笑死
从左往右分别是
碎碎念/吐槽役/冷笑话
这三个人是不可能正常聊天的吧

佐久間

【rb】天根光SSR故事

【冷笑话百人斩】


录屏自翻译 点这里 (b站 80681915)


繁中服我也抽到这张卡,看了下翻译,下篇有一段几乎偏离原文:那位译者只知词组“御眼鏡に適う”是得到赏识,单独看单词“御眼镜”却错译成“普通的眼镜”,导致解释根本不对。

此外,中文冷笑话又要诙谐又要保持原意确实难。繁中服多数也ok,不过有句语音“没礼貌地跑到社办里的观光客”被翻成“在社办内换衣服会被观光客看光光”…这误会大嘞。 再比如“在车上等你来”变成“我坐在凳子上瞪着你”…这都不沾边吧_(:з」∠)_

所以我个人还是选择优先原意,如果能翻出谐音最好,不能的话也不强行改句子。

顺便再...

【冷笑话百人斩】


录屏自翻译 点这里 (b站 80681915)


繁中服我也抽到这张卡,看了下翻译,下篇有一段几乎偏离原文:那位译者只知词组“御眼鏡に適う”是得到赏识,单独看单词“御眼镜”却错译成“普通的眼镜”,导致解释根本不对。

此外,中文冷笑话又要诙谐又要保持原意确实难。繁中服多数也ok,不过有句语音“没礼貌地跑到社办里的观光客”被翻成“在社办内换衣服会被观光客看光光”…这误会大嘞。 再比如“在车上等你来”变成“我坐在凳子上瞪着你”…这都不沾边吧_(:з」∠)_

所以我个人还是选择优先原意,如果能翻出谐音最好,不能的话也不强行改句子。

顺便再吐槽一个黑羽的语音“超级喜欢(烤玉米)”被翻成“晚餐会有吗?”…这个更加离谱咯


文字版:

~~上篇~~

天根:“今天的练习也止息了”…噗。(今日の練[renshuu]も了[shuuryou])

忍足:喂喂,你说什么呢。

凤:怎么了?

忍足:刚才那句冷笑话让人听了就想吐槽啊。

凤:咦,冷笑话?

天根:今天的练习(ren shuu),止息(shuu ryou)了。

凤:啊我明白了!是shuu这个同音字对吧?

天根:……

凤:难道不对吗?

天根:错倒没错…

忍足:不行啊,凤。对待冷笑话要么吐槽要么笑。

天根:没有吐槽就不说冷笑话。

凤:抱歉…原来是这样。

忍足:我给你示范一下,看好了。“你说啥呢!”

天根:噢噢!

凤:忍足前辈真厉害!关西出身完全不是装饰呢。

忍足:眼镜倒是装饰。

凤:啊哈,你赢了。

天根:“装饰眼镜也是眼镜”…噗。(伊達[date]眼鏡だって[datte]、眼鏡だもん)

凤:这句感觉不错。

天根:……

凤:咦?我觉得挺有意思啊…

天根:还不够…

凤:我再笑大声点比较好?

天根:不是这个意思…没有阿羽前辈的吐槽,说了冷笑话也没劲。

凤:六角中被选拔来这里的只有你们两个对吧?

天根:嗯,而且阿羽前辈输给我就离开集训地了。

凤:他们现在一定拼命练着网球。所以获得胜利留下来的我们作为代表也要更加努力才行。

天根:努力——逗笑这里的所有人。

凤:诶?!你的目的变了吧?!

天根:磨炼球技和冷笑话,变强后再回六角。“大量生产潇洒冷笑话”…噗。(シャレ[share]ダジャレ[jare]を大量生産)

忍足:(摇头)不行了…

白石:刚才的对话我们都听见了。你的意志令人敬佩。

石田:欢笑能丰富人们的心灵。

白石:身为关西人当然会全力投身于有趣的事物。

石田:天根同学已历经全国冷笑话修行之旅,并且有上进心。

天根:“在正宗搞笑的地方,正式表演短剧”…噗。(お笑いの本場[honba]で、コント本番[honban]

白石:感觉不错嘛,就是这气势。

天根:逗笑四天宝寺的部长是个好兆头。“校长也顺畅,顺畅校长!”…噗。(好調も好調…好調先生)(注:两词同音,所以虽然原句没写“校长”一词却是这个意思)

忍足:欸…真难想象这样的他曾打败了冰帝百人。

凤:实力很强呢…

白石:你们都初二,较量一番怎样?

天根:我来当你的对手。

凤:既然这么说,我也不会输。

天根:哈!(击球)

凤:我上了!(打回去)

天根:“以截击回击的合作”…噗。(ボレー[bore-]で返す、コラボレーしょん)……得分。



~~下篇~~

天根:“没想到手塚亲自动手”…噗。(手塚[tezuka]手ずから手をくだすとは)

手塚:还能用我的姓氏讲冷笑话,这是新发现。

不二:你真心在佩服呢。

天根:用名字也行。“国光治理三个国家”…噗。(国光[kunimitsu]が治める国[kuni]みっつ[mittsu]

手塚:嚯…那用不二怎么说?

天根:“不二的目标是登富士山”…噗。(不二[fuji]の目標は富士登山)

手塚:你的冷笑话果然精彩。

不二:不愧是意外爱看搞笑节目的手塚。

手塚:还行吧。

天根:“搞笑带来大笑”…噗。(お笑い[owarai]大笑い[oowarai]

不二:说来你为什么让手塚听冷笑话呢?

天根:我在进行冷笑话百人斩。

手塚:哦?

天根:首先,这儿的所有人都是我的目标。

不二:那你还得逗笑手塚,有点棘手哦。

天根:“何人在说冷笑话”…噗。(ダジャレ[dajare]を言うヤツは誰じゃ[dareja]

???:不行,我忍不了了。

天根:这声音…

忍足:你要说多少冷笑话才满足啊,身为关西人我又没法不做声。

手塚:你们是搞笑组合吗?

忍足:才不,那种就让四天宝寺来吧。

手塚:但你的吐槽挺精准。

不二:恭喜得到手塚的赏识。(注:被赏识叫“御眼鏡に適う”)

忍足:眼镜有个装饰的就够了。

天根:噗…

忍足:哪里好笑了。

手塚:再说我本来就不是长辈。

藏兔座:“御眼镜”和“装饰眼镜”有什么差别?

忍足:完全不同。御眼镜专指长辈的眼光,装饰眼镜意思是没度数的眼镜。

藏兔座:眼镜…眼镜……日语好难呀。

天根:“那,要在日本拿面包吃吗?”…噗。(じゃあ[jaa]、パン[pan]食べる?ジャパン[japan]で)

忍足:不行…

藏兔座:???

忍足:你看,他听不懂。

藏兔座:用英语说冷笑话有点难,但我想逗他笑。笑一笑就有精神了。

手塚:什么意思?他看上去并不消沉啊。

天根:阿羽前辈还有六角的各位不在,我很寂寞。所以我就想他会不会和我一样。

不二:因为名古屋星德也只有他一个人在么…

手塚:期待你全球性的冷笑话。

天根:他喝的是…味噌汤…“再喝些微味噌汤”…噗。(味噌[miso]汁をもっと飲んでみそ[miso]

忍足:这词在别处听过呢。(注:和“味噌”同音的miso是向日的语癖)

藏兔座:miso?味噌汤?这个很好喝。

不二:他笑了。

手塚:看样子成功了。

天根:顺着这势头完成冷笑话百人斩。“天根光的冷笑话,光辉遍天下”…噗。(天根ヒカル[amane hikaru]のダジャレは、あまね光る



——END——

rb冷笑话合集一直在更新哦~(点这里)  每次活动剧情都会翻译有他的部分

佐久間

【rb】六角·万圣节

迟到n久的万圣节活动翻译 不知道有没有人翻过_(:з」∠)_


【Dark Halloween·六角】


~第一话~


天根:……(看黑羽)

黑羽:怎么了大卫,又要说冷笑话吗?

天根:不是的,阿羽前辈…

黑羽:嗯?那怎么一回事?

桃城:他想要万圣节糖果吧。

河村:说不定哦,他正眼巴巴地看着你呢。

黑羽:你倒是直说啊,不然我怎么知道。

天根:我在找机会说。

黑羽:啊?

天根:你现在没带糖吧。

河村:原来是这样。

黑羽·桃城:?

河村:因为trick or treat意味着不给糖就捣蛋。

天根:我可以说吗,阿羽...

迟到n久的万圣节活动翻译 不知道有没有人翻过_(:з」∠)_


【Dark Halloween·六角】


~第一话~

 

天根:……(看黑羽)

黑羽:怎么了大卫,又要说冷笑话吗?

天根:不是的,阿羽前辈…

黑羽:嗯?那怎么一回事?

桃城:他想要万圣节糖果吧。

河村:说不定哦,他正眼巴巴地看着你呢。

黑羽:你倒是直说啊,不然我怎么知道。

天根:我在找机会说。

黑羽:啊?

天根:你现在没带糖吧。

河村:原来是这样。

黑羽·桃城:?

河村:因为trick or treat意味着不给糖就捣蛋。

天根:我可以说吗,阿羽前辈?说了就只能恶作剧了。

黑羽:真是的…客气什么,我接受你的挑战。

天根:阿羽前辈!

桃城:哇不愧是阿羽前辈,好有男子汉气概!

河村:嗯,太感动了。

天根:这是阿羽前辈的优点。

黑羽:你就算夸我也没糖拿哦。

天根:我知道,所以要恶作剧。Trick or treat!

黑羽:你还真不客气啊。

 

~第二话~

(宿舍)

黑羽:这什么盒子?

天根:有好多东西…狼耳发箍、绷带…

黑羽:万圣装扮么。

一氏:啊抱歉,那是我们的。

金色:万圣节到了裕君特意准备了各种化装道具。还有手工制作的哦,厉害吧♡

一氏:小、小春!你能高兴我也好开心!这些道具得到了小春的认证,你们如果有想要的我可以特例借给你们。

黑羽:噢…谢啦,那我选一下。

天根:阿羽前辈你要化装?

黑羽:机会难得,不如好好享受万圣。

金色:我推荐这个狼耳发箍,你觉得怎么样?

黑羽:唔…这有点儿可爱了吧,你用就行了。

金色:哎呀讨厌~你是说我可爱吗?~

一氏:你小子!!休想诱骗小春!

黑羽:别误会啊,冷静点。

天根:既然难得,阿羽前辈就用这个装扮吧。

黑羽:大卫,你来戴。

天根:现在不正是展现男子气概和果断作风的时候吗?

黑羽:就算你这么说…

天根:(カチューシャをつけるか、注射をするか)戴发箍或者给人打针…噗。

黑羽:你这大卫!(踹)

一氏:喜欢的话借你们都行,反正有好几个。感谢我吧。

黑羽·天根:诶……(面面相觑)

 

~第三话~

黑羽:大卫,刚才拍的照你真的发给小佐他们了?

天根:当然了阿羽前辈。

黑羽:少洋洋得意,叫你别发!

天根:为什么?

黑羽:因为——

(手机振动)

天根:是剑太郎打来的……喂?

(葵:喂~Happy Halloween!

佐伯:看样子你们也在享受万圣时光,还化装呢,挺可爱的。)

黑羽:已经看了那个?…

(树:看了,你们都兴致勃勃呀。

木更津:冲击力很强哦,而且你俩都一副暗自高兴的样子。

首藤:我们也不会输!之后装扮完就发给你们看。)

天根:好在意,早点发过来。

(葵:期待着吧!回头联系,拜拜~

佐伯:天越来越冷了,注意身体。)

天根:(気をつけたいのは山々だが、は冷える)要注意的事堆积如山,山很冷…噗。

黑羽:我可不吐槽你。欸…果然发起挑战了。

天根:?

黑羽:我就知道收到那种照片他们肯定有所反应,虽然我没想到要和我们比赛。他们一遇到好玩的事儿就来劲。

天根:没错。大家高兴我也高兴。

黑羽:是嘛。对了,你大概忘了,不过现在时机正好哦。

天根:!这次我要糖果。Trick or treat,阿羽前辈!


——END——


阿隆说大卫“眼巴巴看着”,其实原句直白点翻是“一直盯着并用眼神诉说”

使劲儿眼神示意的大卫vs完全接收不到信号的阿羽(>∀<)

大卫在trick or treat前还考虑阿羽有没有带糖 不想恶作剧,嗷~真贴心(o´艸`)

狼耳发箍那段 阿羽说的还是强调主语的命令型句式“お前使え(必须你来戴)”w

去年大卫的活动卡就是狼耳发箍啊 超绝可爱!! 

阿羽还记着没给大卫糖糖,我的天嘞 我被你们两个甜心甜死了

年上年下感真的很萌!大卫习惯撒娇 rb中他的失落表情出现次数可太多了,阿羽又各种宠,无奈地看着他 再说一句“お前な(你啊…)”


看看六角D2多有爱!(´・ω・)(´・^・')

佐久間

【rb】两周年语音·207室

天根:tennis player手上拿着spray…噗。(テニスプレーヤーの、手にスプレーや

黑羽:派对刚开始就这样!你这大卫!

天根:阿、阿羽前辈暂停!

金色:嗯嗬♡因为他参加派对很兴奋吧。让人不由得笑逐颜开呢。而且你们好适合这套衣服呀,像王子一样♡

一氏:小春!那我呢!你的王子是我吧?!

金色:真是的~那·还·用·说~最最适合的当属裕君哟♡

一氏:小、小春…!小春~~~~!!

天根:你们的爱…不寻常哎…噗。(2人の愛情aijou…嗚呼aa、異常ijou)

黑羽:不行,只靠我一人难以应对这气氛。


——END——...

天根:tennis player手上拿着spray…噗。(テニスプレーヤーの、手にスプレーや

黑羽:派对刚开始就这样!你这大卫!

天根:阿、阿羽前辈暂停!

金色:嗯嗬♡因为他参加派对很兴奋吧。让人不由得笑逐颜开呢。而且你们好适合这套衣服呀,像王子一样♡

一氏:小春!那我呢!你的王子是我吧?!

金色:真是的~那·还·用·说~最最适合的当属裕君哟♡

一氏:小、小春…!小春~~~~!!

天根:你们的爱…不寻常哎…噗。(2人の愛情aijou…嗚呼aa、異常ijou)

黑羽:不行,只靠我一人难以应对这气氛。






——END——

其实日语“愛情”不一定指爱情。虽然裕次小春说是爱情好像也没啥毛病(喂)

难得看到阿羽束手无策啊~ 大卫+关西搞笑组的威力太强了w

西装真的好帅!

佐久間

【翻译】祝福(天根光生贺)

历年(2006~2019)声优及演员们给天根光的生日祝福

声优:竹内幸辅

初代:汐崎アイル(IRE)

二代:木村敦

三代:坂垣怜次


今年·2019

竹内-推特

Davi birthday!今年也能庆祝真幸福。为我的人生、职业以及太多方面带来改变的天根光,祝你生日快乐!干杯!!


IRE-推特

天根光Happy birthday!Davi birthday!

现在关东气温8℃

“一同 (ichido)8℃(hachido)に負けずに行くどー…プッ”让我们8输八度,一起前行吧…噗


木村-推特

今天大卫生日。正因...

历年(2006~2019)声优及演员们给天根光的生日祝福

声优:竹内幸辅

初代:汐崎アイル(IRE)

二代:木村敦

三代:坂垣怜次



今年·2019

竹内-推特

Davi birthday!今年也能庆祝真幸福。为我的人生、职业以及太多方面带来改变的天根光,祝你生日快乐!干杯!!

 

IRE-推特

天根光Happy birthday!Davi birthday!

现在关东气温8℃

“一同 (ichido)8℃(hachido)に負けずに行くどー…プッ”让我们8输八度,一起前行吧…噗

 

木村-推特

今天大卫生日。正因为遇到了他我才有现在的人生。生日快乐

网舞以及野上先生前段时间因为“深イイ話”成为了热门话题

我至今记得试演角色的那一天,有了大卫才有今天的我。

 

坂垣-推特

确定出演Thank you-Festival 2020。今天还是天根光的生日!好消息在这一天来临,今天超棒!

最高にさぁ行こう…プッ(译注:天根角色歌名)

能与大卫相遇太好了,生日快乐!

 

**********

 

2006

竹内-博客

明天22日是大卫 天根光的生日。

改变了我人生的大卫,怀着和对母亲同样的感谢祝福你。(译注:竹内母亲生日是天根前一天21日,他经常一起庆祝)

 

IRE-博客

今天大卫生日,他一直都是中学生。有些彼得潘综合征(想回到孩提时代)的我真的很羡慕他…(笑)

演绎天根光这个角色让我有无数收获。如果是其他角色的话也许一切都会不同吧。

他让我明白现在的自己究竟需要具备什么,同时也带给我很多快乐。

谢谢你,大卫,今后也请多指教。生日快乐!!

 


2007

竹内-博客

“Davi birthday!!…唔~还差点儿”(美声)

说到11/22…就是大卫 天根光的Happy birthday!!

继昨天六角酒会后…今天开展“大卫生日酒会”!!

熟悉的舞台版大卫汐崎IRE君,以及作为大卫声优的我先行集合。

今天还有特邀嘉宾哦。稍稍迟来的电影版大卫寿里君!他还是舞台版的亚久津!

吓我一跳呢。其实我有180cm,不过这次三位男性中我居然是最矮的。人生初体验(笑)。

前去饭店乘电梯的时候威压感超~~强!!!

和寿里君初次见面,他特别特别男子汉!刚开始我们瞎聊,但话题一转到演戏、演技的时候他眼神都变得不一般了。

真希望有机会还能三个人一起聊大卫啊。被认真到骨子里的帅哥包围,喝酒畅谈超嗨。太开心了!

让我开始声优工作的大卫!如果没有你就没有今天的我。

十分感谢。Happy birthday!!

 

IRE-博客

和竹内哥、寿里君一起庆祝大卫生日!

“接头暗号”是 Davi birthday

我们演了同一个角色又都是健谈的性格,所以聊得很嗨,聚会好开心。

这样的缘分真棒啊♪

 


2008

竹内-博客

今天22日是我第一次出演动画的角色“天根光”的生日!

生日快乐~!感谢将我带入这一行的Hikaru。

 

IRE-博客(title:对我来说今天不是“好夫妇日”)

听着熟悉的歌,看着熟悉的录像,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好想再次化作你,与那些伙伴一起享受舞台。

Happy birthday,大卫!

至今你仍然深深地活在我心里,甚至到了日常会冒出冷笑话的地步(笑)

这近乎“后遗症”的习惯都让我喜爱,因为我打心底高兴啊~

咦?现在是不是该来一句冷笑话?

对吧对吧~那来咯!

(↓ 译注:无意义的冷笑话,只是有节奏感。)

お駄(跑腿钱)、撃、アルゼンチン(阿根廷)!

千葉、貢、秋田

バネさん(阿羽)、サエさん(佐伯)、太田胃(肠胃药)!

天根君生日快乐!

 


2009

竹内-博客(11/18)

今天终于发售了!六角中第一张迷你专辑《千叶歌》大家都听了吗?我昨天从事务所收到,也终于能听啦!

大卫solo曲《サイコーにさぁ行こー!》开头的地方有点音痴(苦笑),不过我唱得很开心,越唱越顺畅,给自己打80分(笑)

大家还一块儿唱了《ワッショイ!》绝赞!完成品满满六角风,非常元气又爽朗(^o^)

大卫自第二段开始放光彩哦,副歌里大卫的旋律也是我和声的(大概只有唱了歌的我自己知道吧)就我个人而言这边是最值得一听的地方。真想在event上唱这首歌啊!

其他曲子:剑太郎的可爱、亮以及佐伯的美声、小树的治愈,还有阿羽的崩坏(笑)总之全篇都能带给大家享受。还没听的各位请一定要听听看!拜托了!

还有11/22大卫生日那天有网王广播哦~听了也许会有好事发生~

啊~六角全员该久违地聚一下了吧(^_^)

 

IRE-博客(title:在千叶县的charming nice guy生日这天吃草莓芭菲是我的义务)

今年的这天也来临了,我作为演员的起点,大卫 天根光的生日

Happy birthday 天根光!Davi birthday 大卫!我和天根的年龄已经差一轮了(笑)

今年睡前也要看看六角赛的DVD,回归初心。

排练开始前一定要去吃美味的草莓芭菲!Good day!

 


2010

IRE-推特

早上好噔噔!今天是大卫生日!Davi birthday!

如果让大卫讲个冷笑话的话……(笑)

ココアがうまいのはココ(ア)だけの話…プッ”(只有这里的可可 可美味了…噗)

“猫は英語でcat。そんなの、わキャットるわ…プッ”(猫用英语说是cat,这算个毛,早就知道了…噗)

池上(初代树希彦)回复:如果是小树的话他会说“生日快乐nanone♪咻啵=333(译注:鼻子喷气)”

IRE回复:大卫说“サンクスクスクスクス…亮ちゃんのマネ…プッ”(Thanks!嘻嘻嘻…模仿小亮…噗)(译注:thanks的尾音和木更津的笑声一样)


 

2011

IRE-推特

天根光生日快乐!爷爷奶奶结婚50周年快乐!值得庆贺的一天!


木村-博客

大卫生日快乐(。・_・。)ノ

大卫外表酷酷的,但是超爱冷笑话。我也酷酷的(咦?!w)还喜欢好玩的事

今天你也一定冷笑话炸裂了吧!并且说了多少就被阿羽前辈吐(踹)槽(了)多少次w

能得到那么多人的祝福太好了♪ 今后我也想直面你,和你坦率相处,请多指教

庆贺生日 要在巴士里,因为是bir-th日……噗

一定会被大卫说“你还差一点儿”吧w

生日快乐♪



2012

竹内-推特

对了,今天是大卫14岁生日。天根光,14岁生日快乐!

大卫让我体会到演戏的快乐,重新审视人生后我选择了从搞笑艺人转行为声优。虽然不知道哪条道路更好,但我现在活得非常幸福。

祝福你,谢谢你。


IRE-推特

大卫生日快乐!Davi birthday 竹内哥!

竹内回复:Davi birthday!感觉每年都在说呢。好好珍惜与大卫 天根光的相遇,今后也一起努力吧!

IRE回复:好的大哥!勇往直前!( ` 皿´)b

竹内回复:加油!冲啊!对了,我在n站看了网舞哦。

 

木村-博客

大卫Happy birthday!吃美味的芭菲吧~希望你有最棒的一天!我也要让今天变得美好,大家也是哦~

超喜欢大卫!谢谢你,我会加油!

 


2013

竹内-推特

天根光,14岁生日快乐!感谢改变了我人生的你。

 

IRE-推特①

Davi birthday!天根光生日快乐

天根くんの人生を深く遍く楽しんでください…プッ”(天根要更深切地享受遍人生…噗)

竹内回复:Davi birthday!每年都庆祝。

IRE回复:Davi birthday大哥!的确每年都这么说。多年以后也要一起庆祝哦♪

 

IRE-推特②

说来我和小敦也发信息说了Davi birthday。和竹内哥还有小敦好久没聚了,不过每当看到听到冷笑话都会想起大卫还有他们。

谢谢大卫让我遇见了有趣的前辈和可爱的后辈。


木村-博客

要说有大卫才有今天的我也不为过!

初遇大卫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和他像,甚至相似到不用特意去演(笑)只是塑造说冷笑话这一特点时很拼命。因为不可以讲得好笑呀,你们懂的w (´・Д・`)!我个人是想讲得有趣点逗大家笑,然而大卫会恰到好处地冷场。于是把握这个微妙的度去演出那种氛围就有些难,不过我很开心,演起来有意思。(*^.^*)

今早初代天根光演员IRE前辈用LINE给我发了Davi birthday。我们都是大卫,所以我就给他回了“彼此都Davi birthday哦!”w

把“Davi”和“happy”两词结合说成冷笑话,不愧是他啊~

大卫生日快乐♪ 你外形超帅又成熟,安静的时候是个美男子w 一开口98.9%都是冷笑话,就连比赛中都有余裕讲冷笑话。不过热血起来还是变回普通的男孩子!拥有如此反差的大卫,我一定和你一心同体了。多亏有你,我在冷笑话方面脑子转得可快了。常常一提到冷笑话就想起你。

以后也请多指教~生日快乐♪

 


2014

竹内-推特

天根光生日快乐!你改变了我的人生,确切说是职业(笑)。

不忘初心,未来也要一步一个脚印。

大卫,今后也请多指教!

 

IRE-推特

大卫生日快乐!你还有你们六角的policy让我得以生存。

这已经是我心灵的一部分了,今后也请多指教!

竹内回复:Davi birthday!

IRE回复:大哥!Davibirthday!

 

木村-博客

大卫生日快乐!遇见你后我的人生大不相同。至今有好多次听人说我和你很像(^o^)每当那时我就感觉到我确实为演大卫下尽功夫了!

你过生日我也很开心,就像自己生日一样兴奋!想吃超级豪华草莓巧克力芭菲~

今天也感谢你以及观众,怀着感激之情继续努力!

 


2015

竹内-推特

天根光生日快乐!因你而改变人生和职业,我真幸福啊。

明天你又要变回13岁了,不过今后依旧请多指教。

也谢谢IRE每年一起庆祝!

 

IRE-博客(title:Davi birthday)

天根光生日快乐

我因你而展开舞台人生,演了你后觉得千叶县好亲切啊,而且我的生日6/15是“千叶县民日”。偶尔我也会想我怎么没住在千叶呢(笑)

角色、队伍、阵容、舞台都满含心血。虽说演到现在的每个角色都成为了我的一部分,就像有很多个我一般,我为他们花了很多心思,但果然对我来说最基础最根本的还是“享受”(←译注:六角的信条)。教会了我这点的是六角,是大卫。

每年的这天我都会回想当初的教训、反省、成就感,以此激励自己。那些时光与经验帮了我无数次,造就了如今的我。

我想今后我也会邂逅各种作品和角色,我希望自己能挺起胸膛骄傲地说:“正因为那时遇到了你,遇到了那些伙伴,我才走到今天。”我一定能这么说。

说来大卫写作“David”,其实我本名的中间名有一个就是“David”。尽管演你已经过了好久,依然觉得这是命运啊。

好啦,去吃芭菲吧~Good day♪

 

IRE-推特

大卫 天根光生日快乐!Davi birthday!

要和六角的各位一起美美地享用生日蛋糕还有超级豪华草莓巧克力芭菲哦…噗。(たーん能してね…プッ)竹内哥也Davi birthday!

竹内回复:都已经是每年的惯例啦Davi birthday!

 

木村-博客

天根光生日,本来想吃超级豪华草莓巧克力芭菲,但我在咖啡厅

チョコココアをチョコット飲んでます…プッ”喝了敲少热巧克力…噗

大卫生日快乐♪以后也要迸发超棒的冷笑话~

 


2016

IRE-推特

大卫 天根生日快乐!我踏上舞台这条道的第一步是你真的太好了。今后我也不会忘记“享受”。Davi birthday!

阳向(三代黑羽春风)回复:HBD!

IRE回复:Fight!六角!

阳向回复:是!

*

竹内回复:

哎呀不好,“好夫妇日(11/22)”已经过了!今年也要Davi birthday!IRE也是第一步啊,我第一次试演角色也是因为大卫。人生大不同呢。

IRE回复:

竹内哥Davi birthday!谢谢!是的,人生都不一样了。

 

木村-博客

天根光今天生日,祝福!谢谢你!

用身边的东西即兴说个冷笑话“絵画は、きっと高いが飾られている…プッ”(那副画一定挂得高高的…噗)

大卫生日快乐~

 

坂垣-推特

11月22日是天根光的生日,生日快乐~~(^_^)

感谢这一天的到来~~♡ 也谢谢大家一起庆祝

IRE回复:尽情享受大卫和六角吧,Davi birthday!

*

阳向回复:大卫生日快乐

坂垣回复:小谦~~♡

阳向回复:不是对你而是对大卫说的祝福哦…by 阿羽(笑)

 


2017

竹内-推特

稍微晚了点,不过Davi birthday!今年对大卫来说是最棒的一年,谢谢10331个巧克力。

虽然每年都在说这句话,不过仍然感谢让我人生大不一样的你。

过了今天又要进入13岁循环了,请多指教!

IRE回复:竹内哥!Davi birthday!

竹内回复:IRE每年都在庆祝呢,Davi birthday!有机会的话大卫们聚一聚^ ^

IRE回复:每年都祝福!一定要聚一下!

 

IRE-推特

11/22大卫 天根光Davi birthday!

现在我走的路起源是他,与他以及那部作品相处的时光至今仍带给我勇气。

谢谢三角

再来刺客(谐音四角)

基本及格(谐音五角)

最爱六角

…噗

 

木村-博客

祝福天根光~今年也能为你庆祝,超开心

早上IRE前辈发来了“小敦Davi birthday”(^^)我也给他回了Davi birthday~

来个冷笑话“誕生日常備されたプレゼント…プッ”生日常备的礼物…噗

就我而言这个讲得差点儿……告辞(笑)

 

坂垣-推特

11月22天根光生日~大卫生日快乐!

你真是冷笑话天才。你说谁(达利)?…噗(译注:天才画家达利和“谁”谐音。天根的solo曲里有这个冷笑话)

好喜欢你♡ 大卫,幸福多多感谢玉米“ありがとうもろこし”(译注:感谢的词尾とう+もろこし就变成了玉米)

今后也期待你的冷笑话~

IRE回复:怜次君,Davi birthday!

 


2018

竹内-推特

感谢大卫降生,Davi birthday!

IRE回复:大卫!竹内哥!Davi birthday!

 

IRE-推特

今年也能为你庆祝,好开心。我的领路人天根光今天生日。

没有你就没有今天的我,与你相遇是命运desu-destiny…噗。

从你身上学到“享受”,我今后也会珍惜这一点。Davi birthday

 

木村-博客

大卫,生日快乐!

说个冷笑话“ケーキをね、2つ食べればニコニコだね…プッ”吃两个蛋糕笑眯眯…噗(译注:两个叫ニコ,而ニコニコ是微笑的意思)

冷笑话状态依旧不错吧?(笑)

今天买个芭菲吃~

 

坂垣-推特

天根光生日!大卫,Davi birthday

遇见你真是太好了。今后也请多指教!祝你有美好的一年~

阳向回复:大卫生日快乐



——END——

尽管每年的祝福看起来差不多,不过持续了整整十四年,太难得了。他们真的很爱这个角色呀~

佐久間
给大卫过的第一个生日~Happ...

给大卫过的第一个生日~
Happy birthday♪

冬天来杯棉花糖热可可吧(*´˘`*)♡

给大卫过的第一个生日~
Happy birthday♪

冬天来杯棉花糖热可可吧(*´˘`*)♡

佐久間

【rb翻译】黑羽&天根 卡面故事

天根SR

——上篇——

黑羽:今天就练习到这儿吧。

天根:知道了。

黑羽:太拼了,一定要好好吃饭休息才行。

天根:剧烈练习伤到膝盖的话就很悲剧…噗。(ヒザ[hiza]を痛めたりしたら、ヒサ[hisa]んだからな)

丸井:嗯?你说膝盖怎么了?

天根:让膝盖休息,晚餐难得吃个披萨…噗。(ヒザ[hiza]を休ませつつ、夕食には久しぶりにピザ[piza]をいただこう)

桑原:膝盖?披萨??

黑羽:大卫你这家伙!你的冷笑话没人听懂!

天根:怎么会……时隔好久是个悲惨结果…(ヒサしぶりにヒサんな結果)

丸井:哦!这也是冷笑话?

天根:所以说…真的不懂吗…?

桑原:真亏你能接二连三...

天根SR

——上篇——

黑羽:今天就练习到这儿吧。

天根:知道了。

黑羽:太拼了,一定要好好吃饭休息才行。

天根:剧烈练习伤到膝盖的话就很悲剧…噗。(ヒザ[hiza]を痛めたりしたら、ヒサ[hisa]んだからな)

丸井:嗯?你说膝盖怎么了?

天根:让膝盖休息,晚餐难得吃个披萨…噗。(ヒザ[hiza]を休ませつつ、夕食には久しぶりにピザ[piza]をいただこう)

桑原:膝盖?披萨??

黑羽:大卫你这家伙!你的冷笑话没人听懂!

天根:怎么会……时隔好久是个悲惨结果…(ヒサしぶりにヒサんな結果)

丸井:哦!这也是冷笑话?

天根:所以说…真的不懂吗…?

桑原:真亏你能接二连三地说,佩服佩服。

天根:没有…今天冷笑话的状态不好。

黑羽:老样子好吧。

天根:可阿羽前辈…他们没听懂。

丸井:别灰心了,下次我绝对会笑的。

桑原:喂…你这样说他不是更受伤么?

黑羽:抱歉啊二位,请直接无视大卫的冷笑话。

天根:勿要无视…噗。(スル[suru]ーをするな)不行…状态还是很糟。

黑羽:有吗?和平时有什么两样?

天根:唔……

丸井:这种时候吃点甜的就好了吧?

桑原:他又不是你…

天根:应该没错。想狂吃芭菲。

桑原:你真要吃啊!?

天根:冷笑话状态欠佳时就吃甜食补充糖分。

丸井:那我们一起去咖啡厅吧。

(咖啡厅)

天根:超级豪华草莓巧克力芭菲…

黑羽:才没那东西!就吃一般的芭菲忍着点。

天根:好想吃……

桑原:没有那什么超级草莓就不行吗?

天根:对,只想要超级豪华草莓巧克力芭菲。

丸井:菜单上没有的自己做不就好了。

……

丸井:好嘞,特制芭菲完成!

天根:好厉害…比想象中还豪华。

黑羽:但这么大份的能全吃完?

桑原:看着就想喝咖啡…不愧是豪华版。

天根:用名古屋方言来说就是贼拉deluxe…噗。(でら[dera]デラックスだ)

丸井:那咱们快吃贼拉deluxe芭菲吧。

天根:我开吃了。


丸井:嗯~!美味!果然累了就要来点甜的。

天根:好吃。这样我的冷笑话也能顺利…状态绝佳。

黑羽:……(看着天根)


天根:怎么了阿羽前辈?

黑羽:…没什么。

天根:…?你真奇怪。

——下篇——

天根:芭菲太美味了。再来一个就好了,但是已经饱嗝了…噗。(もう一杯[ippai]、でもおなかいっぱい

黑羽:你这!大卫!!(踹)

天根:阿羽前辈暂停!吐槽好凶残。

黑羽:我说你是不是吃太多了?一会儿就要晚饭了啊。甜食的确能恢复疲劳,可你这样营养会不均衡。

天根:呜…那怎么办,阿羽前辈?

黑羽:去锻炼一下怎样。

(训练室)

黑羽:哦,人好多。

天根:嗯。

河村:好嘞!再加把劲!

桃城:阿隆前辈你把机器速度调太高了!那我也不能输,不能输!唔噢噢噢!

一氏:小春!你要目不转睛看我做哑铃飞鸟哦!

金色:裕君加油!不过跑步机上桃尻君汗水爽朗飞扬的样子也好棒哦~

一氏:想劈腿吗?!

黑羽:真热闹啊。

桃城:这不是阿羽前辈们吗!快来咱们一起练习。

黑羽:行,走吧大卫。

天根:我想骑健身车。

黑羽:这样啊,那一会儿见。

天根:好。

黑羽:……

桃城:怎么了?

黑羽:我有点在意大卫的状态。

金色:我觉得他很投入呀。

天根:哈…哈…(喘气)

金色:认真的面庞…滴落的汗水…太·可·了~

一氏:小春!!揍你哦!!

河村:看他那么努力,我想没必要担心了吧?

黑羽:从他说冷笑话状态不好开始我就担心。看样子是没事儿了。

桃城:我们也别输给他,专心练习吧!


天根:呼…出了好多汗。啊,一热就下意识用衬衣擦汗了…噗。(あ[a]、つい[tsui]シャツで汗を拭ってしまった。暑い[atsui]から)

黑羽:你这大卫!(踹)

天根:呜!阿羽前辈的吐槽还是这么犀利…

黑羽:说真的…我已经手下留情了。

天根:那是温柔吗?

黑羽:笨——蛋。少啰嗦。

天根:这也算超级豪华草莓巧克力芭菲的功劳吧。因有parfait而perfect…噗。(パフェ[pafe]パーフェ[pa-fe]クト)

——END—— 



 黑羽SSR

——上篇——


黑羽:看球!

天根:呼…!肘内旋发球,职业级呐…噗。(プロ[puro]ネーションサーブ、プロ級ね)

黑羽:怎么,你在夸我吗?…呵!(回击得分)

天根:……!

黑羽:好!今天状态也很棒。离循环练习开始还有时间,休息下吧。

天根:好。

……

黑羽:说来从早上就很热。

天根:忍不住说热死人了…噗。(暑い[atsui]と、あーつい[a-tsui]言いたくなる)

黑羽:尽说冷笑话。倒是凉快些了。

桃城:辛苦了!

菊丸:你们在自主练习啊。

黑羽:嗯,所以一大早就汗流浃背。

桃城:我也是。定型的发蜡都被汗弄没了。

菊丸:我的头发大概也乱翘着。

桃城:英二前辈的头发不是一直都乱翘嘛。

菊丸:拜托!我也用发蜡认真打理发型的!

黑羽:好讲究。

桃城:阿羽前辈你们也用发蜡的吧?都用哪种啊?

黑羽:嗯?就一般的…不过长时间运动也不会随汗流失,很好用我推荐你。

桃城:真好。

黑羽:大卫每次用量都挺大,你应该有几种吧?

天根:对。

菊丸:难怪头发完全不乱。

桃城:之后能让我试用一点吗?

黑羽:不介意的话尽管用。……啊

天根:怎么了阿羽前辈?

黑羽:我记得今早和你一起在更衣室整理头发……哦对,我们把发蜡落在那儿了。

天根:这么一说确实。因为后面的人在催,就直接那样出门了。

菊丸:毕竟早上大家都忙着检查仪容仪表,拥挤得很。

桃城:练习开始前去拿回来怎样?

菊丸:我也去!顺便再整整头发。

黑羽:那一起走吧。

(更衣室)

天根:发蜡没了……

黑羽:奇怪,明明放这里的。

天根:没有发蜡,哇地哭啦。(ワッ[wa]クスがなく[naku]て、ワッ泣く

桃城:你好淡定。

天根:不,我也有点惊讶。

黑羽:算了,东西丢了也没办法。买新的就好。

天根:接下来一整天都要练习,最快也得明天中午才能去买。

黑羽:那明早就不能弄发型了…如果不影响练习倒还好说。

菊丸:我把我的发蜡借你!

桃城:也请用我的。

黑羽:可以吗?

菊丸:遇到困难就要互帮互助嘛。

天根:谢谢。

桃城:别客气。

菊丸:正好拿来了,你用用看?

黑羽:好,借用点。

……

天根:……定型不了。

菊丸:诶?!为什么?

黑羽:也许这个发蜡和我们的发质不合。

菊丸:唔~是嘛……

桃城:没帮上忙……

黑羽:没事,有劳费心了。

菊丸:希望有人能捡到失物。

黑羽:嗯。

???:——打扰了,你们找的是这个吗?

——下篇——

观月:——打扰了,你们找的是这个吗?

天根:啊。

黑羽:我们的发蜡!

菊丸:为什么观月拿着?

观月:发蜡放在那儿没人管,我看里面还有剩,心想如果被人扔了物主肯定伤脑筋。

桃城:所以代为保管了。

黑羽:帮大忙了,多谢。

观月:真是的,正因为用完了不好好收拾才出这样的问题。

黑羽:哈哈你说得是,不好意思。

天根:反省…

桃城:总之找到了就好!

菊丸:这样明早也能把发型整理完美了。

黑羽:是啊。

天根:发现它的你宛如神明…噗。(見つけてくれるあんたは神[kami]のよう、髪[kami]だけに)

黑羽:吵死了大卫!你也好好道谢!(踹)

天根:唔噢!谢、谢谢…

黑羽:让我们回个礼吧?

观月:举手之劳而已……(沉思)那么,可以请你们明天陪我自主练习吗?

黑羽:这样就行了?

观月:我正好想更新你们的数据…希望能仔细观摩肘内旋发球。

黑羽:小事一桩。对吧,大卫?

天根:嗯。

观月:答应得好爽快…虽然这话由我说有点那什么,但被收集数据的话你们的弱点可能会暴露哦。

黑羽:嗯?是这个理。但只要变得更强,超越数据不就好了。

桃城:哈哈,确实像阿羽前辈的作风。

菊丸:嗯嗯!我们也不能输。

观月:既然你这么说,那就让我把你们的数据收集个彻彻底底。

黑羽:行啊!

观月:那明天见。

(第二天)

黑羽:今早要按约定陪同自主训练。发蜡也找回来了,去更衣室打理头发吧。

天根:好。

(更衣室)


黑羽:……♪好嘞,轻松搞定。

天根:头发,睡翘了…

黑羽:咔咔咔!你要苦战一番了,大卫。

……

天根:这样如何,阿羽前辈?

黑羽:挺好,很有型。

菊丸:早上好~!

黑羽:早。你们也来整理头发么。

桃城:是的,看来你们已经顺利完成了。

黑羽:哈哈,果然还是这个熟悉的发型最让人安定。有干劲了,今天也要精神抖擞。

——END——


天根光,不愧是官方盖章的会撒娇,非要吃超级豪华草莓巧克力芭菲w

平时大卫讲冷笑话阿羽要吐槽,他冷笑话状态不好阿羽又担心w 天哪~~

“手下留情”vs“那是温柔吗”

“八~嘎”

好的 今天六角D2还是那么美好~


阿羽的吐槽功力怕不是来源于发蜡哦? 发蜡不在的时候:

大卫用阿羽的招式讲冷笑话→自若地应一句“你在夸我吗”

大卫说天热→听了冷笑话“倒是凉快些了”

大卫因丢了发蜡而惊讶→没事的,买新的就好

然后发蜡一回来就开始踹大卫www黑羽春风你怎么回事w


佐久間

【黑天&忍岳 无授翻】Happy end of the world

第一篇黑天,第二篇忍岳,内容有关联

禁止转载

禁止二次上传

禁止一切


来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8199861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8235414

作者id=3408112


在厨房吧台坐下,一口喝干玻璃杯中的啤酒。我望向旁边房间的同居人兼发小Hikaru,他整个身体都窝进沙发,从我这个角度只能看见靠背上方冒出的被发蜡固定整齐的后脑勺。

刚认识时他还步履不稳像小鸭子一样跟在我屁股后面叫我“Haru酱”,上中学后就蜕变成拥有完美身材足以担起“大...

第一篇黑天,第二篇忍岳,内容有关联

禁止转载

禁止二次上传

禁止一切


来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8199861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8235414

作者id=3408112


在厨房吧台坐下,一口喝干玻璃杯中的啤酒。我望向旁边房间的同居人兼发小Hikaru,他整个身体都窝进沙发,从我这个角度只能看见靠背上方冒出的被发蜡固定整齐的后脑勺。

刚认识时他还步履不稳像小鸭子一样跟在我屁股后面叫我“Haru酱”,上中学后就蜕变成拥有完美身材足以担起“大卫像”这个称号的小伙。如今甚至作为运动品牌专属模特荣登杂志封面,太不可思议了。

Hikaru正对着平板电脑说话,似乎是直播,我对此不太了解。观众可以实时发弹幕,他告诉我这样就能和粉丝交流。

“你问那条领带还有衬衫是谁的?是阿羽前辈的哦。”

眼尖的粉丝发现房间角落里挂着的东西,我没想到居然被摄像头拍进去,太大意了。

那条款式简洁的水蓝领带还有暗纹白衬衫堪称销售人员标配,难怪粉丝一眼就看出不是Hikaru的私服。

他仍旧慢悠悠地边读弹幕边回答各种问题,我在他身后听着倒捏了把冷汗。

“阿羽前辈是谁?阿羽就是阿羽啊。”

然后直到直播结束都没再提及我。

我算好时机凑上前去:“大卫!明明我特意没出声!这样真的好吗?”

“没什么好不好的。我能问一句吗?能待一月吗?…噗。”(ひとつ聞いてもいい?ひと月居てもいい)

他还是老样子回以无聊的冷笑话,我也打算像平常那样吐槽,却突然发现有什么不对。

旁人看来他表情不多,难以读懂。而我们认识那么久,那双眼里的闪烁意味着什么我大致心里有数——他现在肯定生气了。

“好痛!”他双手捂住被我弹了一下的额头,略夸张地喊疼。

“我看出来了…你到底在气什么?”

“……”

“大—卫—??”他默不作声,我便压低声线叫他昵称追问他。

Hikaru微微抬头瞥了我一眼又低下脑袋,撅着嘴显然闹别扭了:“反正我今后绝对会和你葬在一起,没打算隐瞒。”

等等,他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啊。

“我才不要你被大家看上。你是我的……阿羽前辈?”

信息量太大以至于我猛然伏上矮桌,他感到奇怪地叫了我一声。

我还想问呢:“大卫你这家伙。合葬在你心中已经是默认了?”

“我觉得你和我想法一样……难道不对吗?”

别用这张帅脸摆出呆愣的表情,让人火大。

“算了。不过你真的明白自己说了什么吗?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会以为这是求婚。”

“没问题啊,我对你的喜欢本来就是想结婚的喜欢,所以才和你住一起。你不赞同?”

算我输了,败给他了。

说来U-17集训对战后我和他比赛就没正儿八经地赢过一次。兴许是不甘心吧,我想赢得除了胜利外的某些事物。

求婚这种话本该由我来说,无奈被抢先了。懊恼之余我揽过他肩膀拉近距离,直接吻上去。

“所以这是誓约之吻吗,阿羽前辈?”

 

“你们问阿羽前辈现在在干嘛?这么喜欢他?我也喜欢。”

那之后Hikaru心血来潮就会回答关于我的弹幕。今天不光如此还提到“我们休假去关岛玩的时候他踩到海参了”这种无关紧要的小插曲,听得我淡定不能。

粉丝却对“阿羽前辈的日常”好评如潮,这世界到底怎么了。

 

于我而言Hikaru从小就像个魔术盒,和他共度的每一天都惊喜不断。我感慨着,给结束直播的他递上刚泡好的咖啡。

 

————————

 

心里夸赞新洗碗机性能良好,向日收拾完餐厅拿起罐啤酒走向客厅。

往钟爱的泡沫大靠垫上一坐,扭着身子从牛仔裤后袋里拿出手机。

初中经人介绍认识,如今活跃在模特界的天根光晚上有直播。尽管没发过弹幕,他每周都偷偷期待着呢。

“……可每回都是没什么内容的闲谈,有点悬吧?”

曾经直播粉丝问领带是谁的,天根憨憨说出物主名字后就完全不打算把两人的关系藏着掖着了。

就像现在,画面中的他说“你们都喜欢阿羽前辈?我也喜欢。”

黑羽能和这样捉摸不透我行我素的男人交往,向日只得为他的宽容咋舌:“阿羽太会照顾人了。”

向日不知道镜头外的那位同级生操过多少心,忍不住同情他。

“但怎么说呢…幸福得冒泡。”

直播接近尾声时,玄关传来开门声,一会儿同居人忍足就出现在客厅:“什么嘛,岳人你在的话就出来迎接我啊,不然多寂寞。”

“我什么时候迎接过你,别撒娇。”嘴上这么说,他还是站起来去餐厅为忍足热菜。

忍足是进修医生,经常很晚才吃饭。向日就和他详细聊聊天根又在直播说了些什么,这是他每周的乐趣。

“这星期的天根如何?仍旧讲讲冷笑话犯犯天然呆?”忍足跟着进入餐厅,朝吧台内盯着微波炉计时器的他搭话。

“嗯,老样子。话说天根那家伙谈起阿羽来越发无遮掩了,连我这个局外人都心惊胆战。他们六角没毛病吧?!”

“和学校无关吧,再说都是初中那年代了。”

“没错!没错……我只是…希望他们别因不必要的麻烦受伤害。”

向日低下头不再说话,忍足想说点机灵话却一时不知如何开口。虽然现实不像他爱看的恋爱小说般进展顺利,但他不会放向日不管。

忍足走入吧台,正要伸手搭他肩膀,向日突然仰头踮脚反过来抓住忍足的肩。

“我们别输给他俩,要幸福!”

被他的气势压了一头的忍足不由得点头。

“不如说我会让侑士一辈子幸福!”

“我也绝对会让你幸福啊。”忍足总算找回自己的步调,他把向日抱过来。

自打相识以来两人的体格差并无多大变化,依旧能被抱个满怀的向日在忍足心里可爱得不得了。

向日刚圈住忍足的背,微波炉“叮”地响起,食物热好了。

坚定地互许此生,品味简单又深厚的幸福,今夜也在餐桌边相对而坐。


——END——

佐久間

【rb翻译】黑羽SSR+卡面剧情

【欢乐的沙滩排球】

黑羽:唔!给我赶上!

佐伯:!

天根:刚才那球都能接到,不愧是阿羽前辈。

树:小佐也很难对付。

黑羽:我说你们,夸对手做什么。

佐伯:没错,现在是敌队,再拿出点真本事来。

天根:对上小佐前辈和阿羽前辈,真的会认真比赛…噗。(マジ[maji]真面目[majime]に勝負する)

黑羽:大卫你这家伙!!

佐伯:阿羽趁现在!

黑羽:交给我!

树:休想!

天根:拜托你了小树!

树:哼!(鼻子出气)

佐伯:挺行啊小树,但我怎么可能让你突破——

葵:喂——小佐前辈!各位~!也带上我们呀!

首藤:就你们4个太不公平啦!

木更津:这样人数就是单数了,叫...


【欢乐的沙滩排球】

黑羽:唔!给我赶上!

佐伯:!

天根:刚才那球都能接到,不愧是阿羽前辈。

树:小佐也很难对付。

黑羽:我说你们,夸对手做什么。

佐伯:没错,现在是敌队,再拿出点真本事来。

天根:对上小佐前辈和阿羽前辈,真的会认真比赛…噗。(マジ[maji]真面目[majime]に勝負する)

黑羽:大卫你这家伙!!

佐伯:阿羽趁现在!

黑羽:交给我!

树:休想!

天根:拜托你了小树!

树:哼!(鼻子出气)

佐伯:挺行啊小树,但我怎么可能让你突破——

葵:喂——小佐前辈!各位~!也带上我们呀!

首藤:就你们4个太不公平啦!

木更津:这样人数就是单数了,叫老爷爷一起吧。

天根:玩沙滩排球一事暴露完了…噗。(ビーチバレ[bare]ーをしていたのがバレバレ

黑羽:你个大卫!

佐伯:看样子加上剑太郎他们比赛会越来越白热化。

树:继续一较高低?

黑羽:当然,接下来大家一起比个痛快。


——END——

六角中啊!!~~~

佐久間
Happy summer va...

Happy summer valentine~
第一次画背景w
好想要个大卫娃娃呀(*´ω`*)

Happy summer valentine~
第一次画背景w
好想要个大卫娃娃呀(*´ω`*)

佐久間

网舞初代黑羽天根CD talk

BEST ACTORS SERIES 006

黑羽(进藤学)&天根(IRE) message for you

↓  这里可以听

https://www.xiami.com/song/xLriSMdcecc


IRE:我是网舞中饰演“大卫”即天根光的IRE。

学:我是饰演黑羽春风的进藤学。

IRE:大家好。

学:大家好。收录好了。

IRE:CD收录完毕。

学:是的。总之先答谢各位吧。

IRE:嗯嗯。

学:十分感谢各位购买这张碟。

IRE&学:阿里嘎多——

学:拉长尾音了。

IRE:拉长了~

学:哟西。

IRE:录这张CD用了好...

BEST ACTORS SERIES 006

黑羽(进藤学)&天根(IRE) message for you

↓  这里可以听

https://www.xiami.com/song/xLriSMdcecc


IRE:我是网舞中饰演“大卫”即天根光的IRE。

学:我是饰演黑羽春风的进藤学。

IRE:大家好。

学:大家好。收录好了。

IRE:CD收录完毕。

学:是的。总之先答谢各位吧。

IRE:嗯嗯。

学:十分感谢各位购买这张碟。

IRE&学:阿里嘎多——

学:拉长尾音了。

IRE:拉长了~

学:哟西。

IRE:录这张CD用了好听的声线,经过voice training。

学:哈哈,确实声线变帅气了。说点最直接的感想吧。

IRE:说实话因为唱歌不是专业……倒也并非没自信,只是完全不敢相信会被BEST ACTORS选上,又惊又喜。

学:毕竟这个意味着“最棒的演员”呢。(挖坑)

IRE:对。

学:哦!( ̄∀ ̄)

IRE:( ゚д゚)(反应过来w)不不不!大家都是好演员w

学:哈哈大家都很棒。

IRE:你最喜欢哪首歌?推荐一下。

学:首先——大家都听得到吧。

IRE:什么?啊,你是说现在正在放的这个背景音乐?

学:对,这首特嗨,所以喜欢。

IRE:我也喜欢“ダビバネ(DaviBane)——

IRE&学:ダンス(Dance)”~

学:我当时听一遍就记住了。但最想推的还是“Blast”。

IRE:来了~Blast~━(゚∀゚)━!

学:想不到网舞居然要唱这种曲风,如此jazzy

IRE:Jazzy~

学:又bluesy的感觉。

IRE:Bluesy的感觉~

学:我果然觉得这首歌可爱。

IRE:因为对曲子倾注了爱。

学:没错,真的感谢。

IRE:我也一样。对“強引にGOING MY WAY”满满的都是爱。当然我也喜欢“シャバダバダビデ”、“コートで会おう”这两首歌,但自己独唱的曲子意义深重。歌词也超帅,一旦喜欢上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学:爱着曲子。而且独唱的责任感和两个人唱完全不同。

IRE:会害怕。

学:又害怕又高兴。

IRE:放开后就很开心。

学:是的。说来经过这次录制我对你的信赖度比夏季公演时大约多了三成。

IRE:才三成啊…(´・ω・)

学:足够了吧w

IRE:十、十成…

学:还想要更多?

IRE:嗯,多点。

学:五成。

IRE:五成?你再让点步,七成。

学:那就算你九成吧。信赖度多了九成。

IRE:九成?真的吗!干脆加把劲直接十成!

学:…唉,行行行ww

IRE:嘿嘿~(´∀`*)

学:只要你在就觉得心里有底,挺好的。比冬天那会儿(这里口误 应该是夏天w)感情更深厚,因为熟络起来了。

IRE:接下来是冬天(悄悄纠正w)…不过你这样说我很开心。

学:诶( ´-ω・)?是么?

IRE:嗯。我也非常喜欢你努力坚定又像大哥一样可靠。录制的这段时间我觉得和你关系更亲近了。

学:是嘛~亲近了?

IRE:对呀。

学:ε=(´ο` )))欸

IRE&学:哈哈哈

IRE:怎么感觉你有点冷淡?

学:没没,你说得挺好w

IRE:话说有人听这个音轨就说明已经购入了对吧,感谢你们。

学:谢谢。

IRE:我们的努力值了。让我对听众说一句吧。

学:请。

IRE:我们很用心地录了这张CD,里面包含好几首能使人朝气蓬勃的歌曲。所以无论你神采焕发还是垂头丧气,都可以听一听,听了振作起来,然后笑对人生。

学:这张适合重振精神的——

IRE:BEST ACTORS 006

学:我觉得是可以提神的究极作品。

IRE:嗯嗯~

学:冬季公演我们也会加倍努力。

IRE:努力~

学:如果听了打起精神来的话就推荐给朋友吧。多多安利,多一个人听到也好,我们很用心的。

IRE:没错,发售时正处于冬季公演,演完了如果还有人听——

学:肯定会有。

IRE:我希望这张CD能留在大家的记忆中,成为传说。

学:我也希望。

IRE:毕竟我们那么努力。

学:费尽心血。

IRE:想再次答谢购买CD的你。

学:一起说吧。

IRE&学:阿里嘎多——

IRE:你说我们的声音传达到了吗?

学:一定传达到了。

IRE:那大家多听听CD获取能量吧!

学:嗯,要元气满满。

IRE:今后也要在网舞相见啊!

学:再次见面!

IRE:拜拜~

学:拜拜~以下可以用作铃声~

IRE:おやすみ(晚安)——おはよう(早上好)——

学:Guten Morgen(德语 早安)

IRE&学:哈哈哈~


——END 他们好可爱啊!!——


~以下是与这张CD相关的repo 简翻~


出处 2006年12月17日 Jump Festa 2007:

学:(指专辑封面)浓颜!

IRE:确实好浓w

学:像一大早就吃牛排的感觉(←这是第一场,第二场中IRE把比喻换成担担面w)

IRE:我初次登台演出,唱歌跳舞都费劲,请教了学好多

学:你很努力了

主持:请形容一下CD

学:Shabadaba那几首歌以及这次新的solo曲、合唱曲都很棒

IRE:学的歌超帅

学:你的歌也帅,我一直循环听哦

IRE:诶——!绝对是随口瞎说w

学:是真的…(然后对同样在场的丸井[桐山涟]说:抱歉啊,我们太肉麻了ww)


出处1  出处2 2007年01月28日 BEST ACTORS 发售纪念握手会 in 大阪:

喜欢哪首歌→IRE和学都说“ダビバネダンス”。间奏中的吐槽是机关枪,这个特效音是录完歌后再加进去的,听了成品后IRE爆笑。

印象深的歌→IRE:“楽しむための…”(搞错曲名)啊不对,是“コートで会おう”

学:走路的时候就会想起“shabadaba”

IRE:节奏和走路一样(边唱边走猫步)

台下观众:跳一个~

IRE和学并排扭腰w

观众:讲个冷笑话~

学:“天才なんじゃない(很天才啊)”(选自CD版「シャバダバダビデ」,上一句是“你觉得怎样 阿羽前辈?”)

IRE:“ダリのことですか?(你在说谁?)”(“ダリ”谐音“誰”,ダリ指天才画家达利)

↑  这则冷笑话三代天根(坂垣怜次)在2017年11月22日庆祝天根生日的 推特 中也引用过


出处 2007年02月12日 握手会 in 东京:

两人借了录音室排练,学:一起练超开心,因为之前都是独自在家练

正式收录时不是同一个棚 但恰好在对面,所以两人全程对视着唱


出处 2012年07月28日(青学vs立海 关东赛)

夜场开始时二代天根(木村敦)引用这张CD中的曲名「強引にGOING MY WAY」讲了冷笑话


~~小彩蛋~~

进藤学 2006年10月26日 博客:“今天brother IRE不在,我一个人录歌,多亏这样 天气很好,非常适合录制。”

(p.s. 虽然IRE曾经自称晴男ww)

臃腫的懶人

年少

  翻著資料夾時才發現年少這篇,我一直以為我把他寫完了,結果沒有。
  把最後結尾補上,給我最喜歡的學校,永遠的六角中學。


  年少


  01.黑羽春風


  「下面的人快讓開!!」

  碰!

  黑羽春風來不及反應就被從天而降的『災禍』著實的壓住,根本沒有機會叫痛,壓在身上的人就立刻跳了起來。

  「哇啊!對不起,同學,你沒事吧?」清脆的少女聲音慌張的詢問他,伸手拎住他的領口,前後來回的晃動著。

  想吐。這是黑羽春風第一個想法,他努力克服頭昏的情況,伸手拍掉那人的手,晃了晃腦袋,只覺得像是坐了一場雲霄飛車一樣的難受,不,說不定雲霄飛車還沒有讓他...

  翻著資料夾時才發現年少這篇,我一直以為我把他寫完了,結果沒有。
  把最後結尾補上,給我最喜歡的學校,永遠的六角中學。


  年少

 

  01.黑羽春風

 

  「下面的人快讓開!!」

  碰!

  黑羽春風來不及反應就被從天而降的『災禍』著實的壓住,根本沒有機會叫痛,壓在身上的人就立刻跳了起來。

  「哇啊!對不起,同學,你沒事吧?」清脆的少女聲音慌張的詢問他,伸手拎住他的領口,前後來回的晃動著。

  想吐。這是黑羽春風第一個想法,他努力克服頭昏的情況,伸手拍掉那人的手,晃了晃腦袋,只覺得像是坐了一場雲霄飛車一樣的難受,不,說不定雲霄飛車還沒有讓他想要破口大罵的衝動。

  看向讓他這麼難受的罪魁禍首,他覺得如果自己沒有打人就是他的寬宏大量,而眼前留著一頭長髮的少女乾笑的看著他,眼神全然的心虛。

 

 

  春天的櫻花開滿了六角,黑羽春風打了個呵欠,想著下午放學後的訓練,結果坐在旁邊位置的少女則是不停的打個噴嚏。

  「哈啾!」少女抽出衛生紙捂住自己的鼻子,眼睛淚汪汪的,轉頭看向他。

  「黑羽。」少女開口的第一句,他就立刻的回:「我不會把窗戶關上的,妳想都別想。」

  不意外的,少女扁著嘴,一臉無辜可憐的模樣,他則是撇開頭,語氣陰沉的說:「不要忘了,到底是誰在開學的時候壓到別人身上,然後還打算蓄意謀殺的啊?」

  打擊的神色出現在少女臉上,咚的一聲把自己的頭敲在桌子上,黑羽春風不理會她,可是沒多久就聽到對方抽涕的聲音。

  沒聽到,他沒聽到。黑羽春風催眠著自己,把身旁的聲音充耳不聞,一秒、兩秒,他挑了下眉,見對方依舊哀怨的趴在桌上,最後嘆了口氣,起身走到窗戶邊把窗關上。

  「黑羽,我就知道你是好人。」

  才走回位置,少女就抬頭看向他,一臉的感激,他則是嘆氣:「既然會過敏,戴口罩不就好了?」

  「不要,戴口罩很悶。」

  他無奈,然後看著她一邊抽著鼻子,然後一邊拿著課本在塗鴉,沒有繼續搭理他,他也理所當然的轉回來看著課本。

 

 

  少女的名字叫做『松本清』。不是他問的,而是對方自己說的,在他原諒她後。

  她慌張的對他行禮鞠躬,嘴裡唸著:「對不起、對不起,我只是想說從這裡翻牆比較快,所以絕對不是故意要壓到你的。」

  黑羽春風壓住自己的脾氣,揚著眉,心裡則是罵翻,明明大門口就在不遠處,還特地翻牆進校園的人真是少見,尤其還是在開學式時。

  「算了,當我倒楣,沒有反應過來。」見對方已經急到快要哭出來的模樣,他還是軟下心自認倒楣的揮手不追究,而眼前人的動作頓時滯住,不敢置信的瞪著他。

  「真的嗎?太好了!同學,我就知道你是好人。」少女感動的握緊自己的雙手看著他,笑著說:「我叫做松本清,同學,你叫什麼名字?」

  「…黑羽,黑羽春風。」他遲疑了會才回答,見到松本清開心的對他笑著,聽到學校鐘聲響起時,呆了下,然後對他揮手,說:「黑羽同學我記住你了,之後見。」

  毫不猶豫的跑離,黑羽春風錯愕住,然後無奈的伸手抓了抓頭,覺得對方真是莫名奇妙,但是沒有多想自己也往校舍走去。

  進到教室見到她坐在自己身旁的座位時,黑羽春風承認,那瞬間有傻眼的感覺,然後在校門口壓過他的松本清只是笑笑的對他揮手,說:「又見面了,黑羽。」

  孽緣。黑羽春風一秒下這個定論,後來直到升上三年級,對方依舊和他分配到同班時,他也沒有任何的意外,只是自然的接受了這個事實。

 

 

  今天的風很大,他偏頭看向坐在身旁的松本清,在花粉症好了後,他就時常見到對方拿著空白本子十分有興致的到處繪畫,偶爾是人,偶爾是景,反正學校內能畫的都會進入她的本子裡。

  松本清把畫本上的景色都上了彩,桌上放置的彩鉛差點就要從桌上滾下去,黑羽春風急忙伸出手去接住,確定筆已經穩穩的抓在手心裡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

  他抬頭看見松本清愣住,上彩的動作停住,呆呆的看著他,他覺得臉皮似乎有些紅了起來,輕咳了聲,把筆放回她的桌上,說:「注意點,不要讓筆掉到地上了。」

  松本清眨了下眼,然後微笑起來:「知道了。黑羽果然是好人呢!」

  「不要一直說我是好人。」出聲反駁,可是看到她全然沒有聽進去的模樣,黑羽春風只是又默默認命,看著她把紙上的網球場上色。

  他只是撐著頭,紙上的網球場就是他們網球部練習的球場,安靜的盯著她的畫,在她完全上完彩後,她突然轉頭看向他。

  黑羽春風一臉的不解,然後見她把本子轉到他面前,角落處的落款上有著一隻可愛的Q版人物,黑髮黑眼,比著大拇指的微笑表情讓他哭笑不得。

  「很像你吧?」

  對方一臉的驕傲,黑羽春風則是笑著說:「一點都不像好不好?」

 

 

  放學時間到了,他看著松本清踏著同學的影子慢慢的離開學校,一蹦一跳的,跟她看上去明明就很氣質的模樣全然的搭不上邊。

  佐伯虎次郎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轉頭過去,就是見到對方笑的很詭異的模樣。

  「做、做什麼?」

  嚇的倒退好幾步,見佐伯虎次郎爽朗的笑著,說:「要開始訓練了喔!」

  「喔、喔!」他抓抓頭回應,看佐伯轉身往球場的方向走,他也要跟上去時,還是回頭看了眼松本清離開的背影。

  背對光的身影,看上去像在發亮,他其實不討厭這樣看著對方離開的身影,手裡提著的書包放著松本清的繪圖,那張夕陽下的網球場他想他會保存很久。

 

 

 

 

  02.佐伯虎次郎

 

  佐伯虎次郎微笑的看著對方一臉尷尬的拿著畫本,眼神漂移的左右張看。

  嗯,松本清是吧?佐伯虎次郎想起黑羽春風說過的同班同學,看著她撇開頭的心虛模樣,依舊笑著。

  「松本同學,這裡是男網的更衣室喔!妳如果要去女網的話是要走那邊,不是這裡。」他好心的為她指路,不意外的見到對方漲紅的臉,結結巴巴的道謝後,像是落荒而逃的跑開。

  很有趣的一個人。佐伯虎次郎慶幸自己還沒有開始更衣,否則也不知道對方的畫本裡會出現什麼奇怪的東西。

  黑羽春風從遠處走來,見到他微笑的面容,有些不解。

  他則是笑著轉向黑羽春風,問:「黑羽有見過松本同學的畫本裡都畫了些什麼嗎?」

  對方則是愣了愣,像是沒想到他會問這個問題,伸手搔了搔頭,說:「偶爾會看到她在畫人或是景色,怎麼了嗎?」

  「不,只是問問。」他爽朗的笑著:「不過我也建議黑羽去看一下她的畫也不錯就是了。」

  黑羽春風全然的疑惑,他只是啊哈哈的笑著帶過。

 

 

  從書櫃上拿下想要借閱的書籍,佐伯虎次郎又意外的見到松本清和她的同學坐在一起像是在討論什麼,帶著好奇心的走了過去。

  「嗚嗚,麻衣,我完蛋了啦!肯定會被當變態。」

  松本清趴在桌上小聲的哀號著,坐在她對面的葛城麻衣則是笑著,說:「這樣妳就不用再去偷畫佐伯君,然後還把對方的圖畫給賣出去。」

  「嗚,要是被發現我就真的會死的…」掩住面,松本清簡直無法想像對方察覺後會如何的惡整,光是想像就覺得惡寒。

  佐伯虎次郎則是微笑,真是聽到不得了的事情了呢!他還以為畫別人的裸體是她的興趣,倒沒想到對方是把他賣的乾乾淨淨。

  沒有打算繼續聽她們的談話,他依舊掛著爽朗的微笑走到櫃檯,然後拿出學生證把書借回去。

  松本清則是突然的覺得全身寒冷,打了個噴嚏。

 

 

  「對不起,是我錯了。」松本清欲哭無淚的對坐在她眼前的佐伯虎次郎道歉,而對方掛著很少落下的笑容面對她。

  「啊哈哈,松本同學為什麼要道歉呢?妳又沒有做錯什麼事。」他爽朗的笑著,毫不在意坐在她的面前會擋去她想要繪畫的景色。

  松本清要哭了,畫本上的草稿才打到一半,只是她又不敢叫對方讓開,因為從一開始就是她惹火了對方。

  佐伯虎次郎最後還是讓開了,只是把位置移到她身旁坐著,看著她錯愕的眼神,笑著說:「我在這裡看松本同學繪畫,松本同學應該不會介意吧?」

  哪怕會介意她也不敢說。松本清點了點頭,僵硬的拿著鉛筆繼續打著草稿,沒多久又陷入了自己繪畫的世界裡。

  他安靜的坐在她的身旁,看著眼前的校舍被她仔細的畫入本子裡,對方全然的認真讓他想起黑羽春風說過的話。

  『那傢伙只有在畫畫的時候才有氣質。』

  真是說的一點都沒錯呢!佐伯虎次郎惡劣的想著,然後靠著身後的樹幹閉起眼,感受風拂上臉的觸感。

 

 

  難得的沒有參加網球部的訓練,佐伯虎次郎其實自己是覺得可惜的,只是家裡希望自己早點回去也沒有辦法。

  踏在回去的路途上,他見到松本清蹲在路旁,又是拿著她的畫本在繪描,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他放輕腳步走了過去。

  松本清心滿意足的把睡到已經肚皮朝天的小狗畫下來,頭上像是飄過愛心一般,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下,她全身僵硬,壓住要尖叫出聲的念頭,戰戰兢兢的轉過頭去。

  佐伯虎次郎悶著笑見對方緊張的模樣,然後又看對方看清是他後,整張臉癟下去的表情,如果要形容的話,對了,跟被壓扁的青蛙很像。

  「松本同學,妳在畫小狗啊?」很明顯的事實,不過他還是笑著詢問。

  「嗯,我見到牠躺在這裡睡覺,所以…」她點頭,稍稍拉開和他的距離,畢竟之前被這個人整怕了。

  佐伯虎次郎也猜得到對方的心思,笑了笑,說:「那別太晚回去了,我先走了,再見。」

  「啊!」見佐伯虎次郎要離開了,松本清趕忙站了起來,著急的翻著自己的本子。

  他停下腳步,疑問的看著她,然後對方撕了一張圖畫遞給他,笑著說:「送給你。」

  愣了愣,他伸手接過,上頭是他坐在圖書館裡讀書的模樣,他笑著,對她說:「謝謝。」

 

 

 

 

  03.樹希彥


  烹飪教室裡瀰漫著香味,樹希彥俐落的將食材丟進鍋內,估算著時間,想著等煮好了就可以拿去網球部請大家吃了。

  「啊、看上去好好吃的樣子!」

  從窗戶那傳來聲音,他愣了下,轉頭去看,只見手裡拿著隨身攜帶的畫本跟鉛筆的松本清,手撐在窗櫺上,眼睛閃閃發亮的針對他煮的食物。

  他對眼前的人有印象,在網球部練習時,偶爾會見到對方躲在草叢裡拿著畫筆繪畫,那臉作賊心虛的模樣,每次看見都會想笑。

  佐伯虎次郎會刻意把球打偏,然後不意外的聽見"咚"的一聲,走過去正好把捂著頭呻吟的松本清抓出來。

  「松本同學想吃的話可以進來吃,反正就要煮好了。」他笑著對她說,見到對方眼睛一亮。

  「真的嗎?真是太感激你了!」毫不猶豫的跳起來歡呼,松本清也不管自己現在穿著制服,腳一抬踩在窗櫺上,打算翻窗進去。

  樹希彥愣住,見對方裙子都已經掀起,可是卻全然的沒有自覺,趕忙偏頭看向另一邊。

  「嘿咻!」松本清跳進教室,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跑到那鍋食物的面前,讓他不禁微笑起來。

 

 

  蟬聲不止,他抱著買好的飲料要走回網球部,最近天氣太熱,很多人都沒了精神,所以跑去買了飲料讓大家喝。

  走在往網球部的方向,他見到松本清把自己攤死在樹蔭下,一動也不動的模樣讓他楞住,擔憂的走上前。

  「松本同學,妳沒事吧?」

  他輕聲的詢問,然後見到她蠕動著身子,翻過身來看他,眼睛瞇了起來。

  「飲料——!」松本清伸直了雙手,眼底帶著哀怨的氣息,讓樹希彥想要苦笑。

  「給妳。」他從袋子裡拿出一罐橙汁遞給她,對方接過後開心的用著還是冰涼的飲料蹭在臉頰上。

  「樹同學是大好人,我會記住你的恩情的。」

  松本清閃著感激的目光望著他,他依舊是笑笑,反正對方的行徑多少都已經習慣了。

  「不客氣。松本同學這樣躺在這裡還是會熱吧?要不要進去室內比較好?」他好心的開口,畢竟對方是女孩子,大剌剌的躺在路邊其實不好看。

  見她頓了下,然後點頭點頭,坐起身來,偏頭對他微笑。

  「謝謝,我等等就進去,訓練加油!」

  她對他猛揮手,又讓他失笑出來,也對她揮手道別。

 

 

  走進烹飪教室,樹希彥愣了愣,又走出去看了掛在上頭的牌子,確實是寫著烹飪教室沒錯,然後又狐疑的走了進去。

  「啊!樹同學剛剛是不是用懷疑的眼神看著我,對不對?」松本清不滿的鼓起臉頰,握緊了拳頭看他,他只是無奈的笑。

  「沒有,我並沒有用懷疑的眼神看著松本同學啊!」只是用著懷疑的眼神確定這間是不是烹飪教室罷了!

  松本清哼了數聲,桌上放置著似乎要拿進烤箱烤的餅乾,樹希彥好奇的詢問:「這是松本同學做的嗎?」

  看著那用模型做出來的星星圖案的餅乾,雖然還沒有開始烤,可是就是讓人覺得看上去很好吃的模樣,他不知道原來對方也會做這些。

  「不是!」松本清倒是一秒否決,摸了摸鼻子「是秋穗做的,可是她去廁所了。」

  對方的眼神哀怨的盯著那些星星,有種恨不得想要趕快烤好,然後吞入肚子裡的樣子讓他笑了笑,他走上前,把自己的書包放在一旁,戴上手套。

  打開烤箱,他把要烤的餅乾放進去,調好溫度跟時間,關上後,說:「只要再等一段時間就可以了。」

  不意外見到對方發亮的眼神,又是一副見到救命恩人的表情,他笑著,然後看著一名短髮女孩走了進來。

  「哎?」女孩用著不解的眼神看著他們,松本清倒是開心的跳到女孩身旁,笑著說:「秋穗,樹同學已經幫妳把餅乾拿去烤了喔!」

  「這樣啊?謝謝。」大道寺秋穗笑著對他道謝,他只是揮揮手,看著兩人微笑談話的情形,然後安靜的去做自己的料理。

 

 

  收拾著器材,樹希彥把鍋子之類的東西放回原位,打算都清掃乾淨後就準備回去,這時門被人打開,他疑惑的看過去。

  松本清扁著嘴走了進來,然後拉開他身旁的椅子坐下,用著哀怨的聲音說:「樹同學,施捨食物吧!」

  愣了愣,他笑出聲,想著自己身上還有什麼可以吃的東西,然後笑著對她說:「我書包裡還有些餅乾,妳要嗎?」

  見到對方點頭如搗蒜,眼睛裡寫滿了『我很可憐』的字眼,樹希彥想,八成又被黑羽春風唸過了。

  從書包裡拿出用透明袋子裝著的餅乾遞給她,松本清開心的接過,看上去又像是要跳起來歡呼的感覺,他只是笑笑。

  確認所有東西都用好後,他拿起書包要離開烹飪教室,松本清則是笑著看他,手裡冒出了她第一次出現在教室外時的畫本。

  「吶、給你,樹同學。」松本清微笑的遞給他撕下來的紙張,沒等他反應又對他揮手,一蹦一跳的離開教室。

  他看清楚上頭的圖畫,畫中是這間教室,以及他正在做料理時的情形,無奈的笑了笑。

 

 

 

  04.木更津亮


  「可以請妳離我遠一點嗎?」木更津亮看著眼前閃著好奇目光似乎要靠過來的松本清,眉頭挑了一下。

  「咦?不是女孩子啊?」松本清失望的扁起嘴,然後在他身旁繞啊繞。

  木更津亮看著她繞著自己轉圈的模樣沉默了會,最後松本清終於停下這個舉止時,他開口:「同學,我可以請問妳我哪裡像女孩子嗎?」

  「背影啊背影!我從後面看你的時候還以為是女孩子呢!」她抱怨的說:「頭髮留的這麼長,會讓人誤會的!」

  「是嗎?那真是抱歉,不過我想把頭髮留長應該沒有犯法吧?」

  她嘟起嘴,木更津亮只是笑了笑,想起眼前的人到底是誰了,畢竟偶爾會見到她出現在網球部,樹會施捨食物給她,像是餵寵物一般。

  「沒事的話,我要先走了,再見,松本同學。」

  「喔……咦?」松本清原對他擺擺手跟他道別,但聽見對方知道自己的名字時露出訝異的神情看著他走「喂!你為什麼知道我啊?喂!」

 

 

  「啊!找到了!木更津!」

  她來勢洶洶的指著他,原先跟他說話的同學露出了錯愕的神情,然後一臉古怪的看向他,似乎在詢問他是不是認識。

  「對了,昨天我家門口種的桔梗開了。」木更津亮依舊當作沒看到她似的,繼續跟同學扯著話題。

  鼓起臉頰,松本清在原地瞪了他一會,最後像是洩了氣的皮球說:「對不起,我錯了!」

  他的同學依舊古怪的看著他和松本清,然後他只是說:「真的嗎?那麼,我早上被妳弄髒的衣服就拜託妳了。」

  他現在穿的是運動服,不是六角的制服,原因只是早上去了美術教室交份作業,松本清當時在上色,水彩畫的是附近的海邊,結果一個不注意,變成他的衣服是調色盤。

  錯愕的不只他,還有她。只是在未反應過來時,對方已經扔下畫筆逃逸無蹤,連書包都忘了帶走。

  「我知道了……吶、把樹同學給我的食物還我好不好……書包可以不要也沒關係…」她垂喪著臉哀怨的看他,然後他只是嘻嘻的笑著。

  「真可惜,我吃完了!」

  轟隆一聲巨響的感覺,她像被雷打到,失魂落魄的離開他的教室。

  木更津亮把放在抽屜的餅乾拿出來,想著到時候在轉交給黑羽。


 

  「難道沒人跟妳說我討厭美術嗎?」

  木更津亮皺著眉替眼前的畫作上彩,把自己的長髮綁了起來,怕被顏料沾到。

  松本清一派輕鬆的畫著畫,頭上飄過音符,心情看上去十分的好,而且還是好過頭了。

  全然沒有聽到他的話,他索性放棄跟她溝通,默默的上色,裡頭是整片的天際,除了卷積雲外,什麼都沒有。

  「那是我們千葉的天空喔!」松本清突然的抬頭對他說,語氣帶著愉悅。

  他愣了下,想起在東京的木更津淳,然後看著她溫暖的笑,也笑了起來。

  「是呢!是我們千葉的天空。」

 

 

  秋天的彩霞很漂亮,木更津亮在書店把自己想看的書買好,走在回家的路途上這麼想。

  松本清死命的跑著,在見到他時,露出了求救的表情,他往她身後去看,後頭追著幾隻小狗。

  他嘆了口氣,無奈的撿了根樹枝丟出去,狗群們被樹枝轉移了注意力,又紛紛丟下松本清這個獵物,跑去找那個樹枝了。

  「太感謝你了,木更津同學!你是善心人士!」松本清感激的看向他,他只是無言。

  那麼,前些日子罵他是惡魔的人,到底又是誰呢?木更津亮在心裡默默想著。

  「不客氣!」他笑著回應,然後又要繼續走回家時,松本清伸手拉住了他的衣服。

  他疑惑的轉頭看向她,見到松本清掛著微笑的把一張紙遞給他,然後對他揮手道別,一溜煙的跑不見人影。

  木更津亮看著紙張,有美麗的天空,還有當時坐在草皮上休息的他。

 

 

 

  05.首藤聰


  「所以說,同學,你到底是哪位啊?」

  這是首藤聰第十二次從對方的口中聽見的問句,心裡突然被人再度刺傷。

  「我是首藤,網球部成員。」

  松本清露出了一臉恍然大悟,點頭點頭,過後沉默了一會,又偏頭。

  「同學,你什麼時候進網球部的啊?我怎麼都沒見過你?」

  這次不只刺傷,而是重重的一塊石頭壓下,徹底把他擊沉。

 

 

  首藤聰經過社辦不知道已經幾次了,每次經過都會看見松本清圍著圍巾蹲在社辦附近的草叢盯著他們,手上拿著紙筆。

  「到底在做什麼啊?」

  首藤聰有些不明白的看著,從他身旁經過的木更津亮只是笑著拍了拍他的肩。

  他轉過頭看著對方的笑容似乎帶著惡質。

  「別理她了,反正不會凍死的。」

  真的嗎?他在心底懷疑著。

  沒多久首藤聰就看見黑羽春風拎著松本清的後領,大聲的罵著什麼遠去了。

  嗯,首藤聰想,自己一定是聽錯了,才會聽見松本清用著理直氣壯的語氣回答自己沒有偷窺這句話。

 

 

  不知道是誰在社辦門口堆了一隻雪人,而且還忘記畫上眼鼻。

  首藤聰在要進去社辦時順手撿了石頭幫忙補上,那隻可愛的雪人帶著笑容看著他。

  他笑了起來,左右看看還沒有人來,他又做了一個小雪人放在大雪人的旁邊。

  兩個雪人站在那裡微笑,讓人的心情也開朗起來。

  他搓了搓自己的手,轉頭正好看見網球部的其他人走了過來,於是他對他們揮了揮手。

  那群人看著社辦外的兩個雪人也笑了起來,一群人吵鬧著打算幫六角所有人都各做一個。

 

 

  冬天的天色是一片的灰,首藤聰做好了自己今天收拾的工作,拿起背包走出社辦順手把門關上。

  「哈啾!」

  他聽見有人打噴嚏的聲音,好奇的往社辦另一邊走去。

  松本清正蹲在他們社辦的窗戶下,一手拿著素描本,一手拿著衛生紙抽著鼻子。

  頓時間首藤聰莫名的有種無言感。

  「松本,妳在這裡做什麼?」

  「咿咿、我沒有偷窺喔!」

  「不、我並沒有說妳有……」

  他看著松本清站了起來,伸手拍掉自己身上的雪花,然後看著他露出了疑問的表情。

  「對了,同學,你到底是哪位啊?」

  「就說了我是首藤……唉…」

  首藤聰無奈的嘆氣,已經無話可以表達他複雜的情緒。

  松本清對他笑了笑,露出抱歉的表情。

  「好啦!好啦!作為賠償……吶、這個給你!」

  首藤聰接過她遞過來的畫紙,來不及反應對方就對他揮了揮手,說聲明天見,一溜煙的跑走了。

  他拿起畫紙來看,突然的,有些想笑。

  上頭是那天站在社辦前,做了兩個雪人的自己,臉上清楚的帶著微笑。

 

 

 

  06.天根光


  「啊!我知道你!」

  天根光愣住的看著眼前壓根不認識的學姊指著他說知道,疑惑的左右張看,然後遲疑的用手指著自己,便見到她笑著點頭,閃著漂亮的大眼,衝上前握住他的手。

  「太好了!天根學弟,以後黑羽就麻煩你了!」

  「啥?」

  猶如託付的台詞讓他錯愕在原地,最後只能脫出一句疑問。

 


  校區所栽種的櫻花十分的美麗,可是天根光卻開始思考眼前的畫面到底要怎麼處理才好。

  他看著在不遠處有位在開學初對他大喊知道自己的前輩正在翻牆打算逃課,然後見到了網球部的首藤聰著急的從另一邊衝了過去。

  「松本!快下來!」

  「嗚哇哇!!有變態!」

  「誰是變態!」

  「救命!」

  「松本!」

  天根光默默的經過,不敢出聲解救首藤聰。

  沒多久就聽見了似乎是老師怒吼著『松本,又是妳!』這樣的話語。

 

 

  「學弟,又見面了!」

  天根光看著正打算從圍牆上翻進學校的松本清有些傻愣,對方卻一點都不介意他的呆滯,對他招了招手,把手裡的飲料都丟到了他的懷裡。

  「太好了,我買了很多飲料回來喔!」

  「……那個,前輩。」

  「怎麼了嗎?」

  松本清俐落的從圍牆上跳了下來,伸手拍了拍並不存在於自己身上的灰塵。

  「學校裡就有販賣機了……」

  「我知道啊!」

  對方用著疑惑的表情看著他,天根光有些無語,頓時間不知道如何接話,最後只是嘆氣。

  「妳為什麼一定要到校外買呢?」

  松本清眨了眨眼,看著他無奈的神情,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

  「這是個重大秘密,如果我告訴你,你就可能會死掉,所以為了你好,我決定繼續保守秘密。」

  天根光任由她拿走他懷裡的飲料,只留下一瓶給他,看著對方走遠,他只有沉默的望天。


 

  「我一直搞不懂。」

  天根光很認真的說著,他身旁的黑羽春風則是露出了不解的神情看向他。

  「為什麼松本前輩會出現在網球場上呢?」

  天根光指著不遠處的網球場,松本清用著理所當然的表情搶過了首藤聰的飲料,之後又用嫌棄的目光看著飲料,還給了欲哭無淚的首藤聰。

  「那個啊……你只要當做是我們網球部的寵物就好,不需要想太多。」

  黑羽春風也用著認真的語氣回答他,天根光連冷笑話都回答不能。

  那個要他不要想太多的寵物又跑向另外一個網球場去,最後被佐伯虎次郎一球KO,讓木更津亮送出場外。這種場景讓他不要想太多實在是太困難了,天根光忍不住的想。

 


  放學時間,天根光又再度經過學校的圍牆,圍牆上坐著松本清,對方向他招了招手。

  他遲疑了下,最後還是走了過去,抬頭問她:「前輩,妳還不回去嗎?」

  「這是個重大秘密喔!所以不能告訴你。」

  對方回答了跟前幾天同樣的答案,讓他有些失笑。

  然後松本清遞了一張紙給他,他眨眨眼,疑惑的接下,對方則是笑了笑,翻過圍牆跳出校外。

  他把紙張翻過來看,畫紙上有著在櫻花樹下,那個初開學時的他。

  天根光這次終於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07.葵劍太郎


  「又是你!把我的食物吐出來啊!」

  松本清幾乎要跳上去掐住葵劍太郎的脖子,結果被人攔截下來。

  「前輩,妳冷靜啊!」

  天根光伸手拉住她,看著葵劍太郎手裡拿著烤好的肉片急忙的塞進自己的嘴裡。

  「好燙!!」

  「活該!受死來吧!」

  「前輩,劍太郎,你們兩人快住手!」

 


  葵劍太郎還記得第一次見到松本清這個前輩時,對方正得意洋洋的抱著畫本從他們社辦的窗戶外走開。

  嗯,社辦的窗戶外。

  見到他時露出了心虛的表情。

  「哎、你是今年的新生?」

  「嗯嗯,我是葵劍太郎,請前輩多多指教!」

  松本清笑的一臉燦爛,對他揮了揮手,便快步的離開。

  沒多久,葵劍太郎看到黑羽春風從社辦衝了出來。

  「松本!妳給我站住!」

  語氣凶狠,表情可怕,簡直就是個鬼。

  「嗚哇!有惡鬼!」

 

 

  「葵?」

  葵劍太郎回過頭便看見松本清用著疑惑的表情看著他,像是擔心認錯。

  「哎、是前輩啊!」

  「太好了!葵,今天也有烤肉吧?」

  「也有?」

  葵劍太郎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網球部確實有烤肉沒錯,但他實在不記得昨天有這件事。

  「絕對有的!這次我一定吃的到,葵,你一定要把我的份留給我喔!」

  松本清用著堅定的語氣向他說著,然後非常快速的跑走了。

  留下滿臉疑惑的葵劍太郎。

  等到下午烤肉的時候,他已經忘了松本清交代的話。

  「把我的烤肉還給我!!」

 

 

  在多次被毆打的情況下,葵劍太郎終於學會要記得留下肉給松本清。

  雖然最後依舊進了其他人的肚子裡。

  見對方鼓著臉不服氣的伸手想要搶天根光的肉,最後是被佐伯虎次郎拎著後領拖走。

  「好了、好了,不要欺負後輩啦!」

  松本清氣的拼命掙扎,那模樣,對了,葵劍太郎想到了像什麼。

  像被人抓住的貓揮舞著爪子,只可惜那爪子似乎派不上用場。

  木更津亮還很有興致的拿出手機拍了照片。

 

 

  在走回家的路途上,他聽見了松本清的聲音。

  「受死來吧!」

  他回過頭,幾乎是反射性的往後退了一大步。

  卻發現對方則是站在離他不遠處的大樹下,對著似乎是停在她畫本上的蟲子說著。

  瞬間他有些無語。

  松本清像是順利解決了害蟲,心情開始愉快的在哼歌,扭頭就看見了他。

  「葵!」

  「前輩。」

  葵劍太郎乾笑的站在原地,看著對方一蹦一跳向自己走來。

  「給你!」

  松本清開心的遞給他一張畫,又蹦蹦跳跳的走了。

  葵劍太郎則是愣了下,看著畫裡的自己,是當時烤肉他大笑的模樣。

  他突然心情也開朗了起來。

 

 

 

  08.六角

 

  老爺爺坐在長椅上,喝著那些孩子為他泡的茶,不澀,帶點甘甜。

  立在上頭的茶梗隨著他的動作而晃動,遠處的那些孩子開心的嬉笑著。

  燦爛、耀眼,陽光折射下的海岸,帶著從未變更的青春,於是他安心的笑了起來。

 

  松本清記得自己在收到那白色的帖子,墨黑的字跡所表達的事情時,瞪大了自己的雙眼。

  後來著了一身的黑衣去了祭祀的地點,為那名慈祥的長輩上香時,忍不住痛哭了起來,與其他在場的孩子們一般。

  肩膀被人拍了拍,回過頭看到了中學時期的朋友,黑羽春風成熟的面容有著悲傷,她毫不猶豫的撲向他的懷裡。

  結束後出來,她也看見了其他人,佐伯虎次郎、樹希彥、木更津亮、首藤聰、天根光、葵劍太郎。

  所有人都來了,眼眶泛紅,卻沒有比她滿是淚痕的臉頰狼狽。

  但是每個人都知道,曾經的長輩逝去,對於他們來說,是多麼難受的一件事。

 


  「我喜歡老爺爺。」松本清哽咽的說著,抬頭看向天際。

  其餘人只是微笑,點了點頭,眼神表示著與她有著相同的想法。

  他們其實都有一個默契,把中學時期的合照,一直放置在看得見的皮夾裡,偶爾懷念海岸旁的他們。

  照片中的長者頑皮的吐出舌頭,其他的六角成員圍繞在老爺爺身邊,那是他們六角的合照。

  松本清自己也有跟老爺爺合照一張,那張照片她也視若珍寶的放在身旁。

  松本清開始回想起在六角的日子,四季流逝,那個長者會慢吞吞的走在他們身後,對於他們的呼喚總是笑著,不想動作時就坐在海邊的長椅上,看他們將貝殼、牡蠣挖回來,笑著跟他們說今天是個好日子。

  那個時候,是她最開心的時候。

  黑羽春風伸手拍了拍她的頭,其他人微笑著慢慢跟上他們的腳步,海邊是他們很久都沒有回來的地方,在參加完老爺爺的喪禮後,他們默契的走回六角的海岸。

  松本清抽了抽鼻子,轉過頭看向其他人,佐伯虎次郎笑著跟身旁的木更津亮說著話;樹希彥則是拉著葵劍太郎,對方總有向大海奔去的衝動;首藤聰跟天根光兩人拿著相機拍著懷念的海岸;黑羽春風手插著口袋,看見她的目光無奈地笑笑。

  懷念的、喜愛的,六角的海邊。

 


  要是燦爛的歲月能一直延續下去的話,那麼盡頭會到哪裡呢?

  是她畫中每個幸福的場面,還是未來遙遠的,看不見的地方?松本清不知道終點會到哪,可是她是真心的,喜歡著六角這個地方。

  「前輩!」

  葵劍太郎最後還是奔向了海邊,在海水打上岸時被弄濕了衣服,但依舊笑著向他們所有人揮著手。

  樹希彥最先無奈的走了過去,天根光跟首藤聰收起了相機,將塞著重要物品的包往旁邊甩就跑了過去,佐伯虎次郎跟木更津亮慢悠悠的朝他們的方向走,黑羽春風往前走了幾步,最後回過頭,向她伸出了手。

  「松本。」

  松本清笑了開來,她在他們身上看見了當初少年時,最燦爛的光芒,於是她伸出手去。

 


  夕陽在海水上照映出一條漫長的道路,六角中依舊在海邊嬉鬧,松本清笑著拉著他們的手,轉過頭,老爺爺依舊坐在平常的長椅上,笑著看著他們。

  那是她畫本裡,最幸福的畫面,有著所有人的笑容。

  永遠不變的,六角中。


  Fin.

蒼鳶

話說你這次活動的卡面
會不會太好看了一點

話說你這次活動的卡面
會不會太好看了一點

佐久間

纪念下玩rb一年来第一张奋斗到的活动SSR卡←抽卡从未抽到过ssr的非酋
平时佛系(懒),排名每次都一两万开外,这次为了大卫挤到1500以内,真是拼了老命w 可惜最后的special contact没完成,不然还能多拿一张
这次的卡面太好看了吧!每个细节都戳中我的萌点。而且觉醒了才发现原来腿也画到了,本来以为只有上半身w

上次万圣节他的衣服也是毛领子、以前也有图戴过choker,好合适呀~小面积的豹纹单品也很好看。这次还戴了墨镜,我想到新网王Fanbook 23.5关于他的Tenipedia是这样写的 “曾经他有段时间非常喜欢墨镜。虽然很合适,但他长得不像日本人(五官立体深邃),有种不可思议的威...

纪念下玩rb一年来第一张奋斗到的活动SSR卡←抽卡从未抽到过ssr的非酋
平时佛系(懒),排名每次都一两万开外,这次为了大卫挤到1500以内,真是拼了老命w 可惜最后的special contact没完成,不然还能多拿一张
这次的卡面太好看了吧!每个细节都戳中我的萌点。而且觉醒了才发现原来腿也画到了,本来以为只有上半身w

上次万圣节他的衣服也是毛领子、以前也有图戴过choker,好合适呀~小面积的豹纹单品也很好看。这次还戴了墨镜,我想到新网王Fanbook 23.5关于他的Tenipedia是这样写的 “曾经他有段时间非常喜欢墨镜。虽然很合适,但他长得不像日本人(五官立体深邃),有种不可思议的威压气场,六角预备军被吓哭。他当时挺消沉的。by 黑羽”
话说音游好像只给天根光特意画了下睫毛哦(Q版),大家可以去check一下~

活动剧情也超棒啊,甜党们的集合~ 天根联系不上大家,担心到冷笑话都说不出,音游里他经常表情失落(比如阿羽不在身边时),这孩子很怕寂寞呢。迹部每次都叫他“百人斩”w 我也好想看他俩打球啊。观月夸他身材比例好,后来不经意的一张照片就能投稿,这是什么模特?直接出道吧~~最后接到伙伴们的电话时那有点想哭却又欣喜的样子,以及终于露出的笑容!还有一旁阿羽看向他的表情! ←想要永久保存.jpg
这次活动的Bgm我也好喜欢,可惜没有背景图,不能一直在home听到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