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天水

26452浏览    5937参与
灵【戬心的视频剪辑手】

片头片尾的天娥

主题曲里面,歌词和人都是对应着的吧。🐶

天娥——思念没有声音

[图片]
天娥大同框🐶

[图片]
猪猪和娥娥都笑的好灿烂啊

[图片]
天兵天将天兵天将当不住——天娥

[图片]
游湖撞船

[图片]
不知道为什么片头曲和片尾曲给猪猪和娥娥那么多的双人镜头🐶

问一声,他们俩是一对吗?🥺

主题曲里面基本上都是CP群像吧,这一下找出来五个就。。。

还有宝莲灯前传里面主题曲

从天水→天娥,中间发生了什么呢?

片尾曲中的天水

[图片]
片尾曲中的。。。呃。。。天水和天娥

[图片]
然后。。。变成了。。。天水对峙图

[图片]
为何会演变成这幅局面?🥺请继续往下看

以下图片均来自于剧情,并...

主题曲里面,歌词和人都是对应着的吧。🐶

天娥——思念没有声音


天娥大同框🐶


猪猪和娥娥都笑的好灿烂啊


天兵天将天兵天将当不住——天娥


游湖撞船


不知道为什么片头曲和片尾曲给猪猪和娥娥那么多的双人镜头🐶

问一声,他们俩是一对吗?🥺

主题曲里面基本上都是CP群像吧,这一下找出来五个就。。。

还有宝莲灯前传里面主题曲

从天水→天娥,中间发生了什么呢?

片尾曲中的天水


片尾曲中的。。。呃。。。天水和天娥


然后。。。变成了。。。天水对峙图


为何会演变成这幅局面?🥺请继续往下看

以下图片均来自于剧情,并非片尾曲

天娥之间的拉扯


天娥比翼双飞图,上回见到这个姿势,还是在戬心夫妇去朝游沧海暮苍梧😜


插播一下戬心的比翼双飞图😜



谁又能说这两对儿CP没有爱呢?

天娥相视一笑图


弱水质问图


天蓬啊,弱水下界你也有一份责任啊!🐶没把持住啊!

人家仙子只是为了救你而已,哪怕她笑也是救人的如释重负的笑😜

弱水下界,玉帝责任最大,你责任也就比仙子轻点🥺🥺🥺

最后弱弱的说一句,从前传的天水→天娥不是没有原因的。而且宝莲灯里面片头片尾天娥的戏份可不少哦!!!

有意见找剧组哦!找制片人哦!我只是个片头片尾外加一点剧情的搬运工哦!

树羽
【中国城市2023联欢晚会13...

【中国城市2023联欢晚会133h/甘肃天水市】

新年快乐!这次画得很水www果咩T.T(设定是女孩子!)

上一棒:@茗墨 

下一棒:@箫杳 

【中国城市2023联欢晚会133h/甘肃天水市】

新年快乐!这次画得很水www果咩T.T(设定是女孩子!)

上一棒:@茗墨 

下一棒:@箫杳 

栗子🌰PERSON(开学惹wwww)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了

蓝色的是天水,黄色的是西安

cb或者cp向无所谓啦——

就当是100粉的贺图了hhhh

原梗P2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了

蓝色的是天水,黄色的是西安

cb或者cp向无所谓啦——

就当是100粉的贺图了hhhh

原梗P2


回转企鹅罐
震惊!滔搏RTJ小分队cove...

震惊!滔搏RTJ小分队cover橘子焦糖的Catanella了!!!就是三个哈~的那首歌😆我很想剪个小视频配上bgm的,但我研究了两天实在是不会用pr,有这时间能多画两张了……

不过我真的准备了个很简单的小视频,在国外好像发不了抖音,等官宣的时候传b站试试😆


  

震惊!滔搏RTJ小分队cover橘子焦糖的Catanella了!!!就是三个哈~的那首歌😆我很想剪个小视频配上bgm的,但我研究了两天实在是不会用pr,有这时间能多画两张了……

不过我真的准备了个很简单的小视频,在国外好像发不了抖音,等官宣的时候传b站试试😆


  

史同磕学家(〃°ω°〃)♡

之前看了11区宅男的三国遗址吐槽旅行日记,他去了一百多个和三国有关的地方,但是都没有去看甜姜,于是想到了2018年的时候带钟二去甘肃天水祭奠甜姜衣冠冢的事,甜姜的墓地址都蛮偏的,回去没有车还好搭上了别人的顺风车,不过比起甜姜胆墓的荒芜还是好太多。

下面是甜姜胆墓和斯相墓的传送门↓

四川芦山甜姜墓 

斯相墓 


之前看了11区宅男的三国遗址吐槽旅行日记,他去了一百多个和三国有关的地方,但是都没有去看甜姜,于是想到了2018年的时候带钟二去甘肃天水祭奠甜姜衣冠冢的事,甜姜的墓地址都蛮偏的,回去没有车还好搭上了别人的顺风车,不过比起甜姜胆墓的荒芜还是好太多。

下面是甜姜胆墓和斯相墓的传送门↓

四川芦山甜姜墓 

斯相墓 


红蕾荚蒾影视
两个人彼此之间的感情逐渐升温,最后却落得个天水一方
两个人彼此之间的感情逐渐升温,最后却落得个天水一方
狗狗蛋
  喜欢这个城市

  喜欢这个城市

  喜欢这个城市

群山赴约

感恩山城小栗旬,这造型做的真的好帅😭😭😭冰冰!我的冰冰!小糕痛失妹妹头


剪辑素材来源:滔搏官方视频

感恩山城小栗旬,这造型做的真的好帅😭😭😭冰冰!我的冰冰!小糕痛失妹妹头


剪辑素材来源:滔搏官方视频

南北我可以

天使会爱上恶魔吗

天使长高天亮×恶魔喻文波

  

  

01

恶魔是一种什么生物?丑陋、卑鄙、邪恶,是天使最讨厌的生物。对于身为天使长的高天亮来说,更是如此,他仿佛天生就对恶魔持有敌对的态度,提起恶魔都要蹙起眉头。

“天使有什么好的?同样的一双翅膀,在他们身上就是圣洁,在我们身上就是邪恶?哪里来的荒谬说辞?”

“你还是别和天使作对了,讨不到好的。”

“我偏不信。”

好吧,稚嫩的恶魔总有着一腔热血,但向喻文波这么头铁到直接闯到天堂的,还真是第一次。

天使长高天亮正在处理事务,突然就感受到一丝非常熟悉的魔气。

“恶魔?都嚣张到闯到天庭了?还真是不把我放在眼里。”

他轻易就抓住了......


天使长高天亮×恶魔喻文波

  

  

01

恶魔是一种什么生物?丑陋、卑鄙、邪恶,是天使最讨厌的生物。对于身为天使长的高天亮来说,更是如此,他仿佛天生就对恶魔持有敌对的态度,提起恶魔都要蹙起眉头。

“天使有什么好的?同样的一双翅膀,在他们身上就是圣洁,在我们身上就是邪恶?哪里来的荒谬说辞?”

“你还是别和天使作对了,讨不到好的。”

“我偏不信。”

好吧,稚嫩的恶魔总有着一腔热血,但向喻文波这么头铁到直接闯到天堂的,还真是第一次。

天使长高天亮正在处理事务,突然就感受到一丝非常熟悉的魔气。

“恶魔?都嚣张到闯到天庭了?还真是不把我放在眼里。”

他轻易就抓住了那只看上去很年轻的小恶魔,然后手起刀落,斩掉了他的一只翅膀。喻文波现在才体会到害怕,意识到天使对恶魔骨子里的厌恶。

“没杀过生?”高天亮挑起了瑟瑟发抖的小恶魔的下巴,却没从他身上探测出一点罪孽。

“这怎么可能?”他本以为喻文波用什么方法骗过了他,可真理之镜告诉他,没有,这只恶魔身上没有一丝罪孽。

高天亮松开了手,紧紧蹙起了眉,喻文波趁此赶忙逃离了天庭。

02

我身上背负了罪孽,高天亮无比清楚地意识到这点,即使他讨厌恶魔,即使他觉得恶魔不可能做出善事,但他伤害了一只无辜的恶魔,他必须弥补这个错误。

他去往了深渊,掩盖了自己身上的气息,禁了自己的神力,一步一步爬下深渊,没走多远,就看见了那只只剩下一只翅膀的小恶魔。

“需要我送你上去吗?”他们对视的时候喻文波突然出声,他因为自己是意外掉入深渊的吗?演的真好,高天亮抑制住了挑眉嘲讽的欲望。

“我是来找人的。”

“这方圆几十米一个人都没有,活着的生物只我一个。”

恶魔都是独居生物,高天亮在心中暗暗下了定义。

喻文波没再过多询问,实在是翅膀上的伤还没愈合,他说话都疼的抽气。

高天亮离开没多久,魔域就下起了大雨,对喻文波来说,实在是习以为常的事,可刚来的那个人好像没什么法力的样子,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合适的避雨之地。

高天亮现在过的实在窘迫,禁了法力,地方又实在陌生,他只能暂且找棵树避雨,身上很快就变得湿淋淋。他在心里不停咒骂这个该死的天气,也埋怨自己的心软,明明只要治好他的伤就可以直接走了,自己在踟蹰什么?一定是魔域魔气太重,把自己的脑子也糊住了,一定是这样。

雨帘之中突然出现了喻文波的身影,他在干什么?也傻了吗?

直到喻文波跌跌撞撞地向他走来,高天亮才突然明白过来,他在找自己。

“你怎么在这里避雨?这里这么躲得了?”

高天亮难得没怼回去,只是睁着眼睛看着他。

“你去我家避一下雨吧,好吗?”

对面的小恶魔也被淋湿了,他离的太近,高天亮甚至能看见他若隐若现的锁骨,看着对面人嫣红的嘴唇。

“好。”

高天亮什么没反应过来到底怎么回事,他就跟随喻文波到了他的家。

03

高天亮住在了喻文波的家里,喻文波权当找了个临时室友,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可天使向来独居,这种关系实在太过亲密,高天亮知道,却总是以弥补的理由来宽慰自己。

喻文波的家实在富丽堂皇,堆满了各种珠宝金钱。

庸俗,高天亮在心里评价道,其实天使也收到过很多这种东西作为谢礼,不过高天亮对这些没什么感觉,早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喻文波的生活实在规律,早上去看看辖地的魔物,吃完午饭便睡个舒服的午觉,下午练武,晚上最爱看天上的星星,闲来无事便去人类世界逛逛,在人类世界有很多朋友。

高天亮不太喜欢人类世界,喧嚣,杂乱,复杂,他也不喜欢喻文波去,无他,喻文波在那里总是快乐的,他的朋友会靠在他身上,好像亲密的很。

我出了问题,高天亮想。

天堂事务紧急,他必须返回天堂,他和喻文波说有事暂别几日。喻文波什么也没问,摆摆手便让他离开,他不喜欢喻文波这种态度,即便是因为喻文波这随便的性子他才能留在他身边。

04

他回到天堂便卸下了伪装,他的书童看到他却失手打翻了手里的热茶。他的翅膀已经有一半变得漆黑,那时堕天使的预兆,高天亮闭上了眼睛,他早该知道。

天使生来没有七情六欲,不被任何情绪左右,而现在那位最为权重的天使长,漆黑的翅膀写满了他的欲望,占有、嫉妒、甚至,还有色欲。

他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他爱上了一个恶魔,心绪全由另一个人掌控。

他辞去了天使长的职位,在他人挽留的时候,张开了自己漆黑的翅膀,他冷漠地看着各式各样的表情,径自离开了天堂。

他返回之时,喻文波正在午睡,高天亮第一次追随了自己的欲望,颤抖着吻上了喻文波的唇。在喻文波睁开眼之际,张开了自己已经快全部变黑的翅膀,解开了喻文波的衣服。

“天使长大人?”

他听见了恶魔愉悦的声音,他一下又一下亲吻着喻文波,就像虔诚的信徒追随着自己的神明。

恶魔重欲,可怜的天使长却是第一次经历这些,手颤抖地要命,高天亮一边在心里骂自己怂货,一边在喻文波身上留下一片又一片红痕。

他的欲望压抑了太久,迸发出来太过烧人,喻文波却连闪躲也没有,含笑抱住他。喻文波轻柔地回应着他的吻,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和我一起坠入地狱吧,我亲爱的天使长大人。”

Gxk

乌台诗案相关

     一、乌台诗案和李定有什么关系?

        颇为流行甚至屡屡被人用来指责苏轼的说法是他因为讽刺李定不给母亲守孝而得罪了李定导致李定报复是活该。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

        李定与王安石和章惇的关系特别好。新党内部也算章惇的人。熙宁初因为引用李定为台谏官王安石几乎扫清了当时的台谏和封驳官。......


     一、乌台诗案和李定有什么关系?

        颇为流行甚至屡屡被人用来指责苏轼的说法是他因为讽刺李定不给母亲守孝而得罪了李定导致李定报复是活该。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

        李定与王安石和章惇的关系特别好。新党内部也算章惇的人。熙宁初因为引用李定为台谏官王安石几乎扫清了当时的台谏和封驳官。

       李定确实因不为亲母服丧在当时引起了大波澜。(神宗轻轻放过根本没有仔细调查,而李定和他的父亲声称他不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是母亲—这点严格来说是李定的父亲不怎么做人,但是当时的社会就是孝道为重的,舆论环境如此)写诗文赞颂孝子本身就是封建社会的正常情节。即使现代孝顺母亲本身也值得赞颂。难道因为一个人因为恶事被讽刺过,别人写诗文赞颂好事就是讽刺他吗?他就有理由坑害吗?

         朱寿昌曾经以不惜代价寻找亲生母亲和孝敬亲生母亲出名,是当时的大事件。有名的文人几乎都写诗弘扬过,文同写诗和苏轼内容相去不远,难道文同也在有意讽刺李定?即使是,他们也没有因此倒霉。而且当时把事情搞的轰轰烈烈的台谏们也没有因为骂李定就遭到李定的特别报复。

       苏轼写《朱寿昌梁武杆赞偶并序》是在乌台诗案后,苏轼自己有声明写作时间:余谪居于黄,而寿昌为鄂守,与余往还甚熟,余为撰《梁武杆引》者也。可见是乌台诗案后。而乌台诗案本身并不如魏泰所说是因为这个。魏泰记错了时间顺序。

         邵伯温说:中丞李定,介甫客也。定不服母丧,子瞻以为不孝,恶之。定以为恨,劾子瞻作诗谤仙,子瞻自知湖州下御史狱,欲杀之。李定不服母丧,在诗案以前有苏颂、李大临、宋敏求等上奏弹劾。其中并没有苏轼。苏轼当时既不是台谏官也不是有封驳权的人。这些曾经真得罪过李定的人,除了苏颂因为其他事情倒霉外,并没有类似乌台诗案这样的情况。苏轼是诗案结束数年以后,元祐元年五月十八日,才与范百禄一起上奏要求李定追服母丧的。邵伯温同样记错了时间顺序。

        可见李定固然坑了苏轼,但是跟所谓苏轼讽刺他不孝母亲并没有什么关系。要么是因为神宗,要么是因为新法,当然也可能是二合一点理由。另外的一点,即使新党内部,李定都算得上章惇的人,打个巴掌再给个甜枣,苏轼也许不记恨,但是感恩戴德大可不必。

        2、为什么说乌台诗案是神宗的意思

        封建社会,即使受害者本人,也会有意无意地为皇帝开脱,苏轼也不例外。这是忠臣孝子之心,算封建社会的局限性,但是不意味着皇帝真的无辜。

         元丰二年三月二十七日,监察御史里行何正臣上奏,指责苏轼《湖州谢上表》“谤骂”、反对新法。

        七月二日,御史中丞李定、监察御史里行舒宣、国子博士李宜之同时上奏,列举苏轼所作一文四诗“上骂下”、“指斥乘舆”,要求“陆下断自天衷,特行典宪”。仅仅三日,神宗就立即下达“圣旨:送御史台根勘闻奏”。

        接着,李定提出三点建议:“乞选官参治,及轼湖州,差职员追摄”。神宗很快湖州朝旨,令差去官责往。”问题还没有查,就免官,让原告李定负责审理案子,又让李定派人锁苏轼至京受审。

         这种有罪推定的做法就算封建时代也都是不正常的,一般都是皇帝准备整人的明证。正常来说皇帝即使是想整某人,也会另行派人审理(即使是跟原告一党的),不会让告状的人直接参与。且皇帝不想计较的案子,都是审理完才降官职,不会还没有审理就直接免官抓进大理寺狱。只能说明神宗已经给案子在审理之前直接定了性。

       要么李定等人的举动出自神宗的授予,神宗已经迫不及待,要么李定等人窥测神宗有意要整肃苏轼而上奏的。不论是哪一种,都表明这一乌台诗案是神宗的意志在起决定性作用。“指斥乘舆”在神宗年间是一个属实的话可以凌迟的罪名——神宗是真的想过让苏轼死的。

        审理过程之前写过,这里不复述了。

        审讯取得进展后,李定等人上奏,要扩大取证范围。十月十八日,宋神宗下御宝批示:“见勘治苏公事,应内外文武官,曾与苏轼交往,以文字讽刺政事,该取问看若于人闻奏。”“御宝批”是皇帝个人的批示,盖上皇帝的大印就下达执行,说明,这一案件的办理过程,属于神宗独断。

      另  据《吕本中杂说》:吴充方为相,一日,问上:魏武帝何如人?上日:何足道。充日:陆下动以尧舜为法,薄魏武固宜,然魏武猜忌如此,犹能容袜衡,陛下以尧舜为法,而不能容一苏轼,何也?上惊日:朕无他意,止欲召他对狱考核是非尔,行将放出也。首相吴充主动问起苏轼事,神宗才作回答。(李焘引用了意思是当考)

           最终苏轼未死,是太皇太后曹氏的意见起了决定性作用。一是神宗和曹氏关系良好,曹氏临终遗言转述仁宗的话如果不听,不免背上不孝的罪名。之前孝顺的努力就白费了。二来曹氏死亡确实需要大赦天下,大理寺审理完毕后苏轼的罪名在可赦之列,如果坚持要杀那就只能是皇帝法外杀人了,以苏轼的名头,这种情形神宗也无法接受。

       和所谓不杀士大夫的祖宗家法恐怕没啥关系,同样“指斥乘舆”的士大夫余行之就因为没啥不能杀的名头被凌迟了。

        和所谓王安石盛世不杀贤才也没杀关系。一来盛世不杀贤才的段子出自南宋,还是旧闻,实在不保真。二来王安石自己在熙宁常常劝神宗杀人,听到杀韩琦富弼的话就高兴,可见并不在乎一条贤才人命。三来哪怕王安石受了赵世居案、太学狱等案子心有余悸态度改变,对神宗的诏谕不以未然,太学狱几乎就是神宗在清理新法内部忠于王安石本人势力的明示-罢相后王安石对神宗的影响可以想见了。四来王安石有超脱党争吗?并没有,最可笑的是赵世居案那种对宗室和士大夫都很恐怖的皇帝一手主导的清洗,王安石的做法还是拉一把自己的人拼命把事情推给非自己派系的滕甫-哪怕神宗很喜欢滕甫并不想处置他并因此和王安石起了争执。 

Gxk

一些二苏夜雨对床典故相关

磕到一点二苏搞笑的。

二苏—制造韦应物

      就是韦应物的原句其实是“风雪夜”,但是因为二苏夜雨对床典故的巨大影响力——

韦应物:…算了

  其实也不一定是宁知来着,谁知、安知…什么的,宋人都用过,不过这个不碍意思表示也没有意境差异。  

       还有两处搞笑的。一是二苏这不是把风雪变成风雨了么。雨天本身就是风雨更契合没啥好说的,但是有人明明是雪天都要用风雨——......


磕到一点二苏搞笑的。

二苏—制造韦应物

      就是韦应物的原句其实是“风雪夜”,但是因为二苏夜雨对床典故的巨大影响力——

韦应物:…算了

  其实也不一定是宁知来着,谁知、安知…什么的,宋人都用过,不过这个不碍意思表示也没有意境差异。  

       还有两处搞笑的。一是二苏这不是把风雪变成风雨了么。雨天本身就是风雨更契合没啥好说的,但是有人明明是雪天都要用风雨——

       徐瑞的《庚寅正月十六携家入山大雪弥旬止既月叔祖东緑翁以那知风雨夜复此对床眠分韵瑞得那眠字》,大雪天气,采用“雪”更顺理成章,但他们用的仍是“雨”

    二是其实听雨这个场景,轩啊堂啊经常会用到夜床对雨这个典故,毕竟这些地方于读书相关嘛,更容易联想,但是楼其实用放翁典故的更多。但是刘克庄就非要勉强——

      题真继翁司令新居二首·听雨楼

共极堂中听雨楼,谁知华扁有源流。

追攀应物并和仲,友爱全真与子由。

老监情尤种冢嗣,放翁语亦本前修。

文忠百世之标准,更向韦苏以上求。

       人家明明原本确实是取自放翁典的。

 林希逸     和后村韵二首奉寄府判真司令 听雨楼

取放翁诗扁此楼,知君心企古名流。

苏吟韦句虽欣慕,樗记曾云不是由。

大被长衾佳伯仲,高门素学尚姱修。

俱存无恙邹书训,此乐人间底处求。

七禾酱bar

【all水】平行世界物语

①平行世界的设定(两个世界设定不一样)

②A为平行,B为现在

③群像,ALL水(有很多凭感觉)

④A世界全员恶人(应该会有救赎)


0.


(A)11:18.A.M.

  

  喻文波冷着脸从餐桌上离开,众人依旧开心地聊着天,仿佛从来没有喻文波这个人。高天亮瞥了一眼喻文波的背影,嘴角的笑意消失了一些,但仍继续和黄任行调笑着。

  

  凌旭有些担心,准备起身去看一看,却被卓定拉住了。他不解地看向卓定,卓定摇了摇头,用一种古怪的腔调说:“马老,别去了,现在跟上去,杰克会不高兴的,他会不高兴的。”

  

  卓定将最后一句重复了两遍,带着些诡异。凌旭看看周围继续说话的人,......

①平行世界的设定(两个世界设定不一样)

②A为平行,B为现在

③群像,ALL水(有很多凭感觉)

④A世界全员恶人(应该会有救赎)


0.


(A)11:18.A.M.

  

  喻文波冷着脸从餐桌上离开,众人依旧开心地聊着天,仿佛从来没有喻文波这个人。高天亮瞥了一眼喻文波的背影,嘴角的笑意消失了一些,但仍继续和黄任行调笑着。

  

  凌旭有些担心,准备起身去看一看,却被卓定拉住了。他不解地看向卓定,卓定摇了摇头,用一种古怪的腔调说:“马老,别去了,现在跟上去,杰克会不高兴的,他会不高兴的。”

  

  卓定将最后一句重复了两遍,带着些诡异。凌旭看看周围继续说话的人,感觉自己似乎更应该融入群体中,又何必做那个出头鸟。

  

  高天亮注意到了凌旭和卓定的互动,“偶像心思很细腻的,估计是刚刚大家的不知道哪句话又让他感到不舒服了吧。”


  明明是关心的话,凌旭却听出了嘲讽。这个心思细腻可以翻译成敏感事多吧??大家知道喻文波心思细腻,刚刚开玩笑的时候也没有收敛,不是吗?而且像唐焕烽那样的疯子,微博不也没有这么针对,照样该怎么样怎么样,不是吗?


  凌旭思考一会,笑道:“心情不好的时候确实得需要一个人静静。”


  喻文波早就改掉了啃手的习惯,但当他回到房间时,才发现自己的手已经流血了。指甲嵌入肉里,流出了鲜艳的红色,顺着细腻白皙的手指滴落在地上。喻文波急忙去找卫生纸,却被脚下的不知名物件拌了一下,摔倒在地。他缓缓闭上了眼睛。


  如果在这个世界太累,那么平行世界的他,是不是会很轻松点呢?



(B)11:18.A.M.


  “别唱了别唱了,大黄。这个基地有没有正常人?一会学猴叫,一会竞选歌王。”喻文波朝着滔搏众人调侃道。


  凌旭笑了一声,看着黄任行明显耷拉下来的耳朵,“杰克是真滴猛,1v1solo赢大黄。再说大黄就要掉……”他突然停顿了一下,皱着眉揉了揉额角。


  黄任行逮住时机,疯狂输出,“怎么了马老?怎么了怎么了?大家别说话了,马书记即将发表重要讲话。”


  高天亮补刀:“本台记者喻文波为您报道。”


  喻文波距离凌旭最近,发现他的脸色确实有点差,“马老,你没事吧?你要不上去休息一下。”喻文波对于别人的状态变化非常敏感,这让他很容易安慰鼓励他的队友。对于他来说,凌旭是他职业生涯遇到的为数不多的好辅助,他并不想因为一些事情影响他夺冠。


  凌旭刚刚感到了一丝心悸,那种害怕喻文波突然离开的感觉。他看向喻文波,那个人正担忧的看着他,并没有离开。凌旭知道自己并不能称得上顶尖辅助,可是他觉得自己足够幸运。那些人是顶尖辅助又怎么样?顶尖辅助也没有办法和喻文波成为队友吧?这样的想法真是够自私的。


  “没事,够用。”


  高天亮推了下眼镜,“杰克去休息下吧?我刚刚看见你揉手腕了。”对于手腕这件事,高天亮是有话语权的。他的手腕就劳损很严重,必须带着护腕,不能吹空调。而且,他知道,偶像会听他的。


  喻文波很无奈的站起身,“既然天桑都发话了,好吧,我先去找按摩师吧。手腕确实有点疼。”


  他的手腕确实有点疼。打长时间的比赛或者rank就会手抖。为了自己的职业寿命,他必须得注意点。


  卓定看向喻文波,“杰克,按摩师在一层……小心!”


  喻文波正往出走,却突然被脚下的不知名的东西绊了一下,摔倒在地上,闭住了眼睛。卓定注意到喻文波脚下的时候就有些迟了,他已经快被绊倒了。凌旭距离门口最近,连忙跑了过去,查看喻文波的情况。“谁把空的矿泉水瓶扔地上了?大黄先通知皓哥他们吧。”


  “已经通知了,要不咱们先把杰克抬到休息室?”卓定提议道。卓定的普通话在经历wxw和贝贝那件事以后突飞猛进,让滔搏的人有些怀疑,他是不是本来就能正常说话。


  高天亮想了一两秒,觉得这件事可行。休息室距离这里并不算远的,他们四个抬喻文波应该也是没有什么问题,再加上训练室的地板凉,万一凉着怎么办。“抬吧,可能是撞到头了。”


  高天亮相当于滔博的脑子了,大家下意识听从他的命令。



(A)13:18.P.M.


  喻文波悠悠转醒,看了看周围,发现自己躺在房间的地板。“我艹,他们是真的cs,怎么把我扔在地板上就走了?谁在训练室喝水不扔水瓶的啊……不是,我的手怎么流血了?”

喻文波站起来看了看自己的手,伤口已经结痂,不再流血。在他白皙的皮肤上,这个伤口显得可怖,可喻文波并不是心细的人,他只担心这个伤口是在右手心,应该不会妨碍打比赛吧?


  他甩了甩手,走出了房间。


  喻文波这个时间点出现在训练室让高天亮等人都感到意外,按照正常道理,喻文波应该今天一整天都不会再出现在训练室了,除非有训练赛。而且他根本看不出来被上午那件事影响的样子。高天亮眯着眼看喻文波走到他的座位上。


  喻文波一进训练室就感受到了周围盯着他的目光。他是摔倒醒来后进训练室,不是重病痊愈后进训练室吧?他开玩笑道:“天桑老看哥们干什么?马老大黄k皇继续训练啊。”

高天亮摸了摸下巴,露出一个微笑,“偶像怎么想起来训练室了?不多休息休息吗?偶像的话,休息一整天都可以。”


  “我靠,我是摔了一下,又不是断手了。在床上躺着没意思,还不如训练呢。MSI完了就是夏季赛,得提前准备啊。”喻文波调笑道。


  高天亮感觉喻文波似乎有点不一样了,但具体哪里不一样,他却说不出来。他只是感觉,那双十分漂亮的眼睛似乎有了光芒,就像S8那年一样,就像他当年心动的那样。等等,喻文波说夏季赛?他们明明春季赛还没打完不是吗?滔搏刚换了辅助凌旭,正处于磨合期,这套确定的新阵容刚上场就输给了RNG,其中喻文波的锅并不小。


  高天亮确定了自己的感觉没错,确实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第二个发现喻文波不一样的是凌旭。

现在的喻文波打rank时带着一种狠劲,但这种狠劲却掩藏在他平静的面色下,如同冰山一角,宽阔的冰面上,你永远无法想象冰面下的样子。但是遇到熟人又会是另一种样子。


  “田野怎么不和我互动啊……猛男瞧不起人是吧?”


  “哎呦,wei别抓了,怎么就逮住哥们一个了?”


  “翔哥,别送了!林炜翔这个b急着送死是吧。这ban位不够了啊,青钢影奎因鳄鱼刀妹,这还有啥啊……”


  “怎么又是林炜翔这个b啊!有没有兄弟啊?是兄弟就给我秒了这局。再尼玛这样下去,真去钻石陪大眉了。”


  凌旭发现喻文波在给人起外号这方面确实天赋异禀。例如林炜翔的大眉,确实是很形象的概括,他真的害怕下次打FPX会一直盯着林炜翔的眉毛。而且,喻文波坐他旁边嘴一直没停过,各种吐槽,十分有节目效果。凌旭莫名觉得这样的喻文波似乎才是自己最想辅助的样子,也是自己本来该看到的样子。


  高天亮不知什么时候从自己的位置上起来,走到了喻文波旁边。他把手放在了喻文波的肩膀上,靠近电脑屏幕,“我靠,翔哥是真的能猛,上路直接养了个爹。”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喻文波的耳边,他不自然的向旁边移了一下。“天桑别搞啊,注意队内气氛。把把给我个林炜翔怎么玩?我直接既然寄了,那就开摆。”


  高天亮笑着道:“偶像这话说得真好。下次打FPX必C的好吧。”


  “打眉眉的时候必须上态度啊,不过打FPX之前应该先打撕少了吧?不知道这是不是一场普通的常规赛啊。”


  高天亮抓准时机,“不是先打FPX再打BLG吗?偶像看的哪的赛程表啊?刘青松和林炜翔的比赛在3月4号。”


  喻文波有些迷惑,现在不是夏季赛吗?“不对啊,天桑,现在不是夏季赛?先打大眉,再打撕少啊……”


  黄任行和凌旭注意到了高天亮和喻文波的对话,也纷纷补道:


  “不对啊杰克,小天说的没错啊,先打FPX,再打BLG,不过还得打TT。”


  “现在不是春季赛吗?怎么就是夏季赛了?”


  喻文波掏出手机,输入自己的密码,看到日历上赫然显示着2月14日。难道他穿越了?但是这里所有的设备,游戏参数都是按照他熟悉的所设定的,包括密码都是他自己知道的。


  卓定看了他们一眼,“杰克小天,我在直播。”


  弹幕都刷疯了。


【这是我能看的吗?注意什么氛围啊!】

【一人血书杰克位的摄像头】

【别搞啊,滔搏男酮队实锤】

【恭喜翔哥喜获称号眉眉大眉峡谷鬼见愁】

【???滔搏这氛围怎么突然改变了?冰皇被夺舍了?】

【田野这辈子也没想到自己能被叫做猛男。】

【冰皇怎么已经快进到夏季赛了?是觉得春季赛无望了?】


  喻文波愣了一秒,“怎么k皇,喽勾走了,漏勺成你了是吧?这漏勺技能还能像冠军一样继承我就是真觉得离谱。”


  高天亮看了一眼喻文波,“卓定关下直播吧,我们开个紧急会议。”


  喻文波印象中在发生卓定背刺的那件事后,高天亮很少这么正经的叫卓定的名字,他照样叫“k皇”、“奈特”,但是喻文波知道,卓定代表的是私交,而ID是同事间的友谊,这两种感情并不一样。就像他,深交的人,他会叫“老宋”、“翔哥”、“田野”、“史森明”之类的,其他的人只会由ID衍生出来的称号。


  就像刚来滔搏的时候,大家都以为洪浩轩把他拿捏的死死的,实际上只是他乐意奉陪。他只是需要一个能陪伴他的人,并不需要交心,能够在他需要的时候出现就可以。

卓定关了直播,几个人围成一个圈,将喻文波放在中间。


  其中高天亮和凌旭比较镇定,卓定看不出来(他一直就看不出来,也没必要在意),黄任行显然已经有些懵逼,但还是要强装镇定。


  “大哥们,咱们现在是在打春季赛?”喻文波艰难地开口。


  “你那边已经进行到夏季赛了吗?”高天亮问道。


  “RNG都MSI冠军,不准备夏季赛准备世界赛吗?”


  高天亮摸摸下巴,那边的喻文波似乎更鲜活,让他更充满兴趣。他想,S8的喻文波也是这样的鲜活,可是只有iG那几个人独享,凭什么?更何况有的人都不知道珍惜。


  黄任行角度清奇:“我就知道,春季赛的冠军是RNG……”


  凌旭无语凝噎:“大黄,我们想考虑进季后赛吧。”


  喻文波安慰众人:“别灰心啊,咱们春季赛老猛了。北伐伐死他们,要有点信心,不过就是最后……不用在意结果,肯定能打好的。”


  V5基地里。


  “Rookie哥准备去哪?和小钰姐约会吗?”应祺燊正在打rank,余光瞥见宋义进穿戴好衣服正要出去。今天是情人节,V5比赛也赢了,现在出去约会倒也无可厚非。


  宋义进摇了摇头,“我去滔搏看看杰克。”


  郭鹏在旁边说道:“啊,Rookie哥是不是看到那个直播了?感觉节奏还挺大的,虎扑贴吧微博都是说这件事的。我看见k皇都下播了,可能是发生点什么事?”


  应祺燊眸光暗了几分,“可能是皓哥开个会什么的,Rookie哥不要多想。我之前看虎扑和贴吧,看到都是滔博粉丝整活和滔博能不能进季后赛,现在又换这件事吗?”


  喻文波天生就会吸引别人的注意,出道即巅峰,即使转会也能引起众人的目光,现在处于低谷都能引起别人的目光。而他在滔搏是喻文波的替补,唯一的莫欺少年穷还是因为喻文波,在V5,提起德莱文和塞纳第一个想起的也是喻文波,只有拉踩喻文波时他才能被想起来。为什么?什么时候他才能站在喻文波面前?


  宋义进脸色沉了下来,郭鹏看见以后急忙打圆场,“滔搏粉丝还是挺有才华的,都能直接出专辑了,质量都还挺好的。”

  

  洪浩轩刚从楼上下来,听到了宋义进和他们的对话,“怎么了?老宋要去看波波?波波鹅子怎么了?”


  郭鹏不得不又出来解释了一遍。


  洪浩轩勾起嘴角,用着黏腻的台湾腔,带着些夸张,“我也要去看看波波。老宋,等等我。”


  喻文波认为是在打夏季赛?听起来就很有趣。如果是失忆的话,就更好玩了。喻文波一直就很好骗,无论失忆与否,只要他说的,喻文波都会相信。毕竟他是喻文波在滔搏第一个依靠的人。虽然最后离开的时候,喻文波像是在发脾气,不过小狗生气的话,只要顺毛摸不就行了?就像他有女友这件事,喻文波也生气了,但是他一哄就又好了。狗狗是不会主动抛弃主人的。


  宋义进皱眉,他并不喜欢洪浩轩和喻文波扯上关系。一个是他现任队友,一个是他的弟弟,这两个本来就不应该有任何关系。而且喻文波从S9开始,就习惯把所有的事扛在身上,不再和他分享,他也就渐渐不再过问。刚刚直播的事他也有些担心,但还没到要放弃约会找喻文波。但是喻文波给他发消息的时候,他突然改变主意了。


  洪浩轩正在选衣服,听到了电话的声音,看了眼屏幕,很无奈地接通,“哎呀,没办法啦,战队要训练,不能陪你去逛街了……你自己和姐妹们一起玩一玩吧,我会给你发红包的……真的没有办法,你很听话的,对不对?”


  那边的女人还在纠缠什么。洪浩轩又道:“真的尽力了,老宋都没办法出去……好了好了,不说了,我训练了。”挂断电话以后,他长舒一口气,却看见一个长久没人说话的群有了新的消息。


EDG.Meiko:水子哥,突然叫我猛男?

FPX.lwx:JackeyLove这是怎么了?

TES.Wayward:杰克是杰克,但杰克又不是杰克。

TES.Tian:闭嘴啊,sb。怎么滔搏内部的事都要和外人说?

BLG.Crisp:什么意思?意思是打夏季赛的杰克到了打春季赛的JackeyLove身上?穿越?

FPX.lwx:那意思是,我和那边的杰克关系很好?

V5.Karsa:大家别来回换称呼啊


  这句话发出来以后,沉默许多人。这也正是洪浩轩想达到的效果。

24K纯老学究

一个有泪有笑的情节

前几天,邓姜群里聊天,说同职位的名人。我想起之前看到的一篇文章,古人逝后灵魂旅游,韩信和卫青组团,到某地见有人直播,遂过去一看,是姜维在推销天水特产。

群里笑翻了。好多人都说这个情节真可爱。

以下是网上搜到的天水特产,没有姜,更没有甜姜:

[图片]

前几天,邓姜群里聊天,说同职位的名人。我想起之前看到的一篇文章,古人逝后灵魂旅游,韩信和卫青组团,到某地见有人直播,遂过去一看,是姜维在推销天水特产。

群里笑翻了。好多人都说这个情节真可爱。

以下是网上搜到的天水特产,没有姜,更没有甜姜:



沙特影视
牧野诡事之寻龙:清水河冤魂遍布,阴雨天水鬼索命,险渡诡异河流
牧野诡事之寻龙:清水河冤魂遍布,阴雨天水鬼索命,险渡诡异河流
江山别映剪辑
独女君未见第1季:夜雨染成天水碧,谁在岁月里长叹
独女君未见第1季:夜雨染成天水碧,谁在岁月里长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