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天水

23661浏览    5857参与
张月铭

写下光

  把光剪碎了给你

  感受你眸光里的明亮 

  清澈见底

  那个属于你我的季节

  没有来

  却在字里行间里找到了盛开

  字迹俏皮

  冷风中的月笼着星子

  惊醒了谁的梦的

  朦胧伤悲

  破碎的心子

  破碎的心思

  破碎的星子

  隐秘而渺小

  流泪

  泪流炙热的淋

  仿佛某日,某年某月朦胧朦胧的雨

  世上,与我,是悲是喜

  是路似怒,莫名的,哀

  风告诉我答案

  孤寂的酒,诗意的暖

  想恋

  恋一场简单的爱

  夜,萤火虫和你在心里肆意的翻滚

  灵魂爆炸般的暖

  融融的光

  如爱有迹可...


  把光剪碎了给你

  感受你眸光里的明亮 

  清澈见底

  那个属于你我的季节

  没有来

  却在字里行间里找到了盛开

  字迹俏皮

  冷风中的月笼着星子

  惊醒了谁的梦的

  朦胧伤悲

  破碎的心子

  破碎的心思

  破碎的星子

  隐秘而渺小

  流泪

  泪流炙热的淋

  仿佛某日,某年某月朦胧朦胧的雨

  世上,与我,是悲是喜

  是路似怒,莫名的,哀

  风告诉我答案

  孤寂的酒,诗意的暖

  想恋

  恋一场简单的爱

  夜,萤火虫和你在心里肆意的翻滚

  灵魂爆炸般的暖

  融融的光

  如爱有迹可寻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

  将情话刻上你的唇

  我

  爱

  你

  仅此而已


张月铭

仿写书老人怀思

冷风中的月笼着星子

惊醒了朦胧伤悲 

破碎的心子 

破碎的心思 

破碎的星子 

隐秘而渺小

泪流

炙热的淋

仿佛看见了

某日,某年某月

朦胧的雨

不知名的 

世上

与我

是悲是喜,是路似怒,莫名的,哀

晓风残月,诉不尽至多愁......

我陷入

揪心

噩梦

你嘴角朦胧


冷风中的月笼着星子

惊醒了朦胧伤悲 

破碎的心子 

破碎的心思 

破碎的星子 

隐秘而渺小

泪流

炙热的淋

仿佛看见了

某日,某年某月

朦胧的雨

不知名的 

世上

与我

是悲是喜,是路似怒,莫名的,哀

晓风残月,诉不尽至多愁......

我陷入

揪心

噩梦

你嘴角朦胧


张月铭

浅浅

浅浅念,浅浅行,思浅浅的你。不找了,只是路过你的清欢,倾听,你。 偏偏宠爱。难哄的你。 静静喜,深深爱。唯愿此心。繁华似锦,觅安宁。 对视无言。时光清浅。 心有言。 如烟火流沙,我与春风皆过客,你携秋水揽星河。那些年她不曾写诗。 她的生活就是诗。

这是我合集 《梨涡轻甜》简介 。


浅浅念,浅浅行,思浅浅的你。不找了,只是路过你的清欢,倾听,你。 偏偏宠爱。难哄的你。 静静喜,深深爱。唯愿此心。繁华似锦,觅安宁。 对视无言。时光清浅。 心有言。 如烟火流沙,我与春风皆过客,你携秋水揽星河。那些年她不曾写诗。 她的生活就是诗。

这是我合集 《梨涡轻甜》简介 。


张月铭

热情

 “以前喜欢一个人,现在喜欢一个人,得不到回应的爱情,就适可而止吧。满满的负能量,我说的是啊,以前我喜欢自己一个人,孤独的享受,现在我喜欢和她一起。”

  面对依依,暮迟如是说。

  周觅:“......”

  周觅:“那我和你以前喜欢的人,有什么区别?”

  暮迟:“她是喜欢,你是爱。”

  ......

  此处省略5201314个字。

  他来了,他带着风,有风来,那就在风里热烈的相遇吧。

  周觅也没有想到自己会经历这样的狗血剧情,自己的人生竟然还会像电视剧像小说一样,拥有那么多的变数。

  想想就觉得不可思议。

  总之,他带着风来了。

  在黑暗中,周觅紧紧抓...

 “以前喜欢一个人,现在喜欢一个人,得不到回应的爱情,就适可而止吧。满满的负能量,我说的是啊,以前我喜欢自己一个人,孤独的享受,现在我喜欢和她一起。”

  面对依依,暮迟如是说。

  周觅:“......”

  周觅:“那我和你以前喜欢的人,有什么区别?”

  暮迟:“她是喜欢,你是爱。”

  ......

  此处省略5201314个字。

  他来了,他带着风,有风来,那就在风里热烈的相遇吧。

  周觅也没有想到自己会经历这样的狗血剧情,自己的人生竟然还会像电视剧像小说一样,拥有那么多的变数。

  想想就觉得不可思议。

  总之,他带着风来了。

  在黑暗中,周觅紧紧抓住他的手。

  想这样紧紧抓住他的手,永远。 

周觅,梨落,依依,浅浅,报了接力跑。


  暮迟,季然,宋禾,宋一之,报了男子一千米。


  说时迟那时快,叶修跑到浅浅面前:“浅浅,如果,我一千米跑第一,你就给我送一周的水。”


  浅浅:“阿巴阿巴阿巴。”


  叶修看着浅浅,心想,这个女孩还真可爱。


  浅浅心想,天呐,我怎么做出这么白痴的举动。


  “好啊。”


  “你不会赢的。”


  她看向宋禾。


  其实她希望宋禾赢吧。


  结果打脸了,浅浅就给叶修送了一周的水。


  时间过得很快,很快就到了,女子接力跑,浅浅心想,是时候展示一下我的水平。让叶修看看自己的实力。


  然后,浅浅悄悄努力了。


  她跑啊跑。


  悲催的是,努力的时候摔了一跤。


  本来想鲤鱼打挺,翻身,结果粘锅上了。


  “对不起啊,要不是我,我们就不会连第三都得不上了。”


  浅浅抱歉的说。


  宋禾安慰她,“当时那个情况,就算是你不摔倒,我们也进不了前三。”


  其实他说的是实话。


  “浅浅,星期天来我家玩。”


  梨落喊了一声。


  “哦哦,好的。”


  梨落家中。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叶修,让我承受了奇耻大辱。”


  “害我摔了一跤。”


  叶修:“我吗?”


  梨落:“你们认识?”


  浅浅:“不认识。”


  叶修:“我们认识。”


  ......


  空气突然凝固了几秒。


  梨落看着叶修,告诉浅浅这是我堂哥,他今天吵着要来我家玩儿。


  然后,梨落发现叶修,刚才在浅浅抱怨他的时候,笑了。


  夜晚。


  梨落默默拿起手机发信息给叶修:“翠花,今天你看到浅浅发春了啊。”


  “快把你的牌拿进来。”


  叶修:“不给”


  梨落:“那我来找你。”


  不一会儿,梨落踹开门,尴尬的说,不好意思,我以为你把门锁了。


  叶修:“......”


  梨落:“带走了哦,我要和浅浅玩儿。”


  另一房间的浅浅:“我怎么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咕咕......


  浅浅:“哦,原来是饿了。”


  浅浅穿着睡衣,进了厨房,这时,叶修,貌似不怀好意的说了一句:“嗨~”


  ?!


  浅浅:“你怎么不穿睡衣?”


  然后一脸淡定的,把他扒拉了过去,走出厨房。


  ?!叶修本来是想吓吓她,


  结果。


  ......


  给整无语了。

         



张月铭

告白

  “你怎么来了,宋一之?”


  “我来找季然”


  宋一之回答到,默默看了一眼浅浅,今天是圣诞节,浅浅穿着可爱的衣服,真的好可爱啊。


  浅浅看向宋一之,“你脸怎么红了?”


  “没事,没事,可能是天太热了吧。”


  浅浅:“我刚刚给季然打了电话,话说他现在应该在篮球场吧。”


  “接吧。”


  “不了,不了。”宋一之道。


  这时,宋禾怒气冲冲的说,“叶浅浅,你出来,我有话要找你说。”


  随之一把,把浅浅拽了出去。


  “你干嘛靠我这么近?”


  “浅浅,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然后,浅浅这个恋爱脑,构思...

  “你怎么来了,宋一之?”


  “我来找季然”


  宋一之回答到,默默看了一眼浅浅,今天是圣诞节,浅浅穿着可爱的衣服,真的好可爱啊。


  浅浅看向宋一之,“你脸怎么红了?”


  “没事,没事,可能是天太热了吧。”


  浅浅:“我刚刚给季然打了电话,话说他现在应该在篮球场吧。”


  “接吧。”


  “不了,不了。”宋一之道。


  这时,宋禾怒气冲冲的说,“叶浅浅,你出来,我有话要找你说。”


  随之一把,把浅浅拽了出去。


  “你干嘛靠我这么近?”


  “浅浅,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然后,浅浅这个恋爱脑,构思出,接下来要壁咚的大戏。


  “......”


  宋禾:“我吃醋了。”


  “什么?你也贪恋本姑娘的美貌?”


  浅浅:“宋禾,你这算是表白吗?”


  宋禾:“算是。”


  “瞎了,瞎了,他终于眼瞎了。”


  浅浅开心的说。

“暮迟?”

  周觅走到暮迟面前,暮迟看着她背过双手,开心的问:“给我带什么好吃的,来了吗?”

  周觅:“不是好吃的,是一封情书。”

  暮迟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头。

  “你写的?”

  周觅:“不是,这是别人拜托我给你的。”

  暮迟:“不要,我希望是你写的。”

  周觅遭到了拒绝,“这可是别人第一次拜托我帮忙做事。”

  周觅欲哭无泪。

  暮迟大步流星的走了。

  周觅:“等等,希望是我写的,为什么希望是我写的?”

  这算是告白吗?

  算了算了,一定是在开玩笑。

  暮迟晚上做了两个梦。

  第一个。

  [眼前闪过一张无辜的脸。

  他的手放在骸骨上。

  那张脸多美,美的让他无法直视。

  多么美。

  呼吸像一阵清风。

  易散,

  碎了,

  风的流淌而过,

  他一句低语一声咳嗽。

  清晰可闻。

  气若游丝。

  “一个债主,欠人的迟早是要还的。”

  男子幽幽地看着女孩骸骨。

  他在想梨落。

  竟生出泪来。亅

  周觅眼睁睁的看着梦中的他离开。她记得这样的他。那是断断续续的一段梦。

  半真半假的,好像是有那么回事儿。可是又是那么着磨不透。

  然梦中的她却破天荒的走了过去拥抱了他。

  昨夜暮迟又做梦了,第二个梦。

  断断续续的。

  好像是因为很小很小的一件事情。

  这样的雨夜。

  雨滴滴答答的。

  “匣中剑,杯中酒,云中月,天下雪,忘却了,白发生。”

  梨落她好像一只鸟。

  飞吧,飞吧,随便飞到哪儿去,不要再回来了。

  咯吱咯吱的冰霜,从他的眼角滑下来。

  真的,

  太冷了。

  第二个梦。

  玻璃杯里面盛着一杯毒酒。

  原来他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赐给她一杯毒酒。那女孩,长了一张周觅一样的脸。

  她一脸错愣。

  原来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赐给她一杯毒酒。

  周围的人就像看戏一般,轻描淡写。

  那一低头的温柔,

  头发微微的被清风吹散开来。

  一身英气不改。

  却是一低头。

  他笑开了。

  她穿着满身鲜血的战甲。

  一脸明媚。

  雨淅淅沥沥的下了一夜。

  自古帝王家多薄情。

  他就像玻璃杯一样。

  化为玻璃渣。

  一片一片的化为永恒。

  而她现在唯一能帮他做的。

  大概是帮他扫平最后的障碍。

  他的心如此冰冷。

  她留在他身边只是一个祸害而已。

  人心易变。

  世态炎凉。

  这么多年过去啦,他终于成了一代明君。

  只是在他的梦里。

  恍惚之间,

  再也没有人,直视他的眼睛。

  恍惚之间,

  他似乎看见了。

  她哀怨的眼神。

  这一次他慌乱了。

  他迷失在自己的梦里。

  他终于明白了。

  深夜,一个人躺在床上。

  那种眼泪从左眼流出,然后和右眼的泪水一起流下来的痛苦。

  好几次从梦中惊醒。

  他放眼望去。

  “难道,我竟有一点喜欢上了周觅?”


  

张月铭

班聚

  同学小A:“今天晚上搞个班聚。”


  “班长,你请客呀?”


  “我请。”周觅说。


  到了晚上,周觅,梨落,依依,季然,浅浅,宋一之,他们围在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


  输了的人,就要喝白酒。


  梨落输的最惨,酒量也不行,一会儿就喝醉了,宋一之,坏笑着,问刚刚输了的梨落,“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


  那好,宋一之问:“你怎么评价季然。”


  梨落,摇摇晃晃站起来,回答道,“好看,人很好,优秀,最喜欢他给我讲题。”


  然后站都站不稳了,倒在了椅子上,宋一之,戏谑的说,“哎呦,不错哦,把我们女神迷的团团转。”...


  同学小A:“今天晚上搞个班聚。”


  “班长,你请客呀?”


  “我请。”周觅说。


  到了晚上,周觅,梨落,依依,季然,浅浅,宋一之,他们围在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


  输了的人,就要喝白酒。


  梨落输的最惨,酒量也不行,一会儿就喝醉了,宋一之,坏笑着,问刚刚输了的梨落,“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


  那好,宋一之问:“你怎么评价季然。”


  梨落,摇摇晃晃站起来,回答道,“好看,人很好,优秀,最喜欢他给我讲题。”


  然后站都站不稳了,倒在了椅子上,宋一之,戏谑的说,“哎呦,不错哦,把我们女神迷的团团转。”


  季然,笑了笑。


  “季然,控制住。”


  周觅笑了笑说,她现在已经放下了。


  浅浅,说,“要不我送她回家?”


  宋一之:“算了算了,你怎么能背动她。”


  “给你了。季然,什么时候给我们发喜糖?”浅浅说。


  “很快的~”。


  季然心里却想着,“等你到了法定年龄,我就抓你,回去见爸妈。”

“哎,我昨天说出那样的话,他会不会觉得我很奇怪。”梨落,想了想,不行,我要,刚给他看,不管他说什么。

  季然:“......”

  其实季然听到了。

  他笑着摸了摸梨落的头,“小傻瓜,既然你那么喜欢听我讲题,那你不会让我教给你,你会的,我也给你讲。”

  从此之后梨落就经常被拉过去被讲题。

  无论是她会的,还是她不会的。

  哈哈。


  

张月铭

悲欢

  “你来了,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秘密基地。”梨落,像小太阳一样跳跃在季然的周围,像春天里的阳光,在寒潮过后,那么和煦温暖的撒在他的身上和周遭。


  “你还记得吗?你或许已经忘记了吧?”


  一双眼睛,暂时离开城市的喧嚣,翠眉盈盈间,衣袂飘飘,朦胧,似睡非睡的大眼睛,凛然向人逼来,面白如玉。两抹嫣红鲜美,凉透与它,仿佛是一个逃脱了,时间摧残的,移民,……就像那时,我,初见你。


  “记得。”


  爱上一个人,爱上一个孤傲的灵魂。


  回忆脑海中斑驳的记忆,回忆里,曾死守的结局。也许爱真的能够跨越时间,地点,这些东西。因为有对你的爱,让我耀耀生辉,白亮澄澈温柔清冷的光...

  “你来了,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秘密基地。”梨落,像小太阳一样跳跃在季然的周围,像春天里的阳光,在寒潮过后,那么和煦温暖的撒在他的身上和周遭。


  “你还记得吗?你或许已经忘记了吧?”


  一双眼睛,暂时离开城市的喧嚣,翠眉盈盈间,衣袂飘飘,朦胧,似睡非睡的大眼睛,凛然向人逼来,面白如玉。两抹嫣红鲜美,凉透与它,仿佛是一个逃脱了,时间摧残的,移民,……就像那时,我,初见你。


  “记得。”


  爱上一个人,爱上一个孤傲的灵魂。


  回忆脑海中斑驳的记忆,回忆里,曾死守的结局。也许爱真的能够跨越时间,地点,这些东西。因为有对你的爱,让我耀耀生辉,白亮澄澈温柔清冷的光,遮盖了暮色,一颗星没有刹住车,划开了凛冬。凛冬散尽星河长明。


  对暮迟来说。


  网易云热评《七》中有段话:“7岁那年和17岁那年中间有10年,17岁那年和27岁这年中间有一生”有些东西是注定留不住的。踏过一场山水,趟过云烟,便止于回忆。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轰轰烈烈最疯狂”到“跌跌撞撞到绝望”


  有始有终。


  直到有那么一天。


  带着一丢丢的遗憾去开始没有那个人的生活。


  猝不及防的离开往往是蓄谋已久。


  那时。


  晚风渐息,星河若隐。上一秒,欢声笑语。下一秒怒目相对。闭上眼睛应该是可以很快睡着的。但是总想再等一会儿,再等一会儿。最终也没能等来她的消息。


  “会过去的”


  但是还是忍不住的再等等,沉溺其中,毕竟,是初恋啊。


  故事啊,便从这里开始,流浪的风,静谧的雨,一朵朵兰花,淡淡的幽香,心念忽的萌动,心头涌上淡淡的莫名的欢喜哀伤,一种渐上心头的暖暖的,冷漠的情怀顺着雨境直达心灵。


  一个人望着雨中的自己,如薄雾一般的灵魂,此刻,那些灵魂深处流动着的爱或恨意胡乱的飘。


  青春是我一个人的,青春。你不曾招惹我。


  

张月铭

备战高考

  云青青兮欲雨,春日不迟迟。


  晓色春至,雨兮可人,心醉于此,斜阳缕缕,叶叶青翠照眼。望雾雨不成点,映空疑有无,粉墙花影自重重,是经杏花雨微染下暗香袭人的美吗?


  丛丛绿影暗香之间闪烁着雨珠的光辉,杏花红粉雅致有韵,香令人远,雨令人幽迷醉间扑面而来。


  每一朵杏花的任性绽放便是天地间生命力的爆发,盛开始,你将浓香化作铺天盖地的大潮,将绚丽的色彩化作熊熊烈焰,燃烧在初春的大地。而你在凋谢时也不会有任何的畏缩,将美丽的花瓣豪情的舍弃,如雪一般的模样,化作淡雅。一日日日出日落,一年年燕回燕往,你用生命去诠释生如夏花,死如秋叶,也许这便是一个强者的尊严。


  白驹过隙般...

  云青青兮欲雨,春日不迟迟。


  晓色春至,雨兮可人,心醉于此,斜阳缕缕,叶叶青翠照眼。望雾雨不成点,映空疑有无,粉墙花影自重重,是经杏花雨微染下暗香袭人的美吗?


  丛丛绿影暗香之间闪烁着雨珠的光辉,杏花红粉雅致有韵,香令人远,雨令人幽迷醉间扑面而来。


  每一朵杏花的任性绽放便是天地间生命力的爆发,盛开始,你将浓香化作铺天盖地的大潮,将绚丽的色彩化作熊熊烈焰,燃烧在初春的大地。而你在凋谢时也不会有任何的畏缩,将美丽的花瓣豪情的舍弃,如雪一般的模样,化作淡雅。一日日日出日落,一年年燕回燕往,你用生命去诠释生如夏花,死如秋叶,也许这便是一个强者的尊严。


  白驹过隙般的光阴。却在生命的每一个空隙,不着痕迹地流。


  使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我们就像杏花,我们在成长中学会坚强,撑起竹筏,倔强远航,即使再大的风浪,我们也会坚持下去。因为我们心中有一个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的梦想。


  很快便升到了高二,迎来了高考转折点,梨落看着一道题,发呆,天呐,怎么解啊!


  不久后便昏昏欲睡。


  季然,提醒到,“睡着了,你都快。”


  梨落哭丧着脸,“可是我不会。”


  季然:“我来教你吧。”


  梨落离他很近,近的可以听见他的喘息声,她没有看题,只是,认真的看着面前的少年。


  季然:“你懂了吗?”


  梨落愣了一下,微笑着回答:“懂了,懂了”。


  “那我给你出一道类似的题。”


  “......”


  季然看着发呆的梨落,努了努嘴,“我看你是嘴懂了,没听懂吧。”


  

张月铭

告白

  爱在左,同情在右,走在生命的两旁,随时开花,将一径长途点缀得花香弥漫,使穿枝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的痛苦。有泪可落,却不悲凉,冰心如是说。


  柔柔的月光,如流水般倾泻,绕过指尖从缝隙里流过。带着眷恋与倾诉从我指尖划过。


  风柔柔的吹过,一层涟漪,若即若离。朦胧的湖面似乎多了一缕白。


  干渴的心灵告诉我,一路上就是跌跌撞撞,磕磕绊绊。


  “知道艾菲尔铁塔吗?它有一层寓意。无论你在哪里,无论何时,假若你愿意回头看,我一直在守候。”季然的话多么光亮,多么热烈,他就像一团火苗,仿佛要燃烧了秋天。


  情思凝结。


  人是唯一会脸红的动物也是唯一会红脸...

  爱在左,同情在右,走在生命的两旁,随时开花,将一径长途点缀得花香弥漫,使穿枝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的痛苦。有泪可落,却不悲凉,冰心如是说。


  柔柔的月光,如流水般倾泻,绕过指尖从缝隙里流过。带着眷恋与倾诉从我指尖划过。


  风柔柔的吹过,一层涟漪,若即若离。朦胧的湖面似乎多了一缕白。


  干渴的心灵告诉我,一路上就是跌跌撞撞,磕磕绊绊。


  “知道艾菲尔铁塔吗?它有一层寓意。无论你在哪里,无论何时,假若你愿意回头看,我一直在守候。”季然的话多么光亮,多么热烈,他就像一团火苗,仿佛要燃烧了秋天。


  情思凝结。


  人是唯一会脸红的动物也是唯一会红脸的动物。


  哈哈。


  梨落。


  “好。”


  笑声如银铃般清脆悦耳。


  风带着凉意,轻轻地在发间撒上颗颗露珠,悄悄地沾湿了我的衣服。


  窗外秋天的树叶,发出无力的身体被撕裂的哀嚎。飒飒的秋风扬起鲜红滴血般的叶儿,拍打着你的飘飘长发。


  镜子里的宇宙,想勉强又碰不得。思绪,沉积。想起我离开的这几年。让你变成熟的,这几年一定很难吧。我知道。爱就一个字,在你心深藏。我想陪你。你就在我身旁。夜空,星星,萤火虫和你。这就是最好的时光。遇见你了,那个夜晚。其实我有一点点小狼狈。一束光芒,万丈光芒,穿越人海,走过人潮,在遇见你的那一刻。不曾忘记。希望最后还是我陪着你。你是我的例外,偏爱和惊喜。从没有放弃过。走不出我们的回忆。天色渐晚,人潮将散。你牵着我的手,目光温暖,再温柔一点。我知道,时光与你,永不落幕。


  

张月铭

“暮迟,突然像是从梦中惊醒,喜欢的人带着我给的温柔,去拥抱了另一个人。心,忽作玻璃碎地声。是我一尘不染的初恋。”

  “他喜酒,我便陪他买醉。他喜欢的,我都努力替他拿到。可是后来我才明白,他不喜欢的是我,即使我陪他闹,陪他哭,陪他笑。

  可是,他对我的温柔从不拒绝,让我以为我们的关系不仅此而已。

  每一次,他对我的一滴好,在我看来就是一片清凉的海。最后,他说我不喜欢你,其实我舍不得,你说,其实我很好,但我知道,我没她好。如果我真的那么好,你说,他为什么牵起她的手。”

  细雨带风湿透黄昏的街,那怕匆匆一眼,就能掀起我心中的暴雨狂风,被时间定格在心里,成为永恒。

  “究竟是怎么招...

“暮迟,突然像是从梦中惊醒,喜欢的人带着我给的温柔,去拥抱了另一个人。心,忽作玻璃碎地声。是我一尘不染的初恋。”

  “他喜酒,我便陪他买醉。他喜欢的,我都努力替他拿到。可是后来我才明白,他不喜欢的是我,即使我陪他闹,陪他哭,陪他笑。

  可是,他对我的温柔从不拒绝,让我以为我们的关系不仅此而已。

  每一次,他对我的一滴好,在我看来就是一片清凉的海。最后,他说我不喜欢你,其实我舍不得,你说,其实我很好,但我知道,我没她好。如果我真的那么好,你说,他为什么牵起她的手。”

  细雨带风湿透黄昏的街,那怕匆匆一眼,就能掀起我心中的暴雨狂风,被时间定格在心里,成为永恒。

  “究竟是怎么招惹他了,连做梦都会痛的醒来,她们说,梦见一个你爱的人,那就是他正在遗忘你,他终究是忘记了我吗?”

  呼吸像一阵清风。

  易散。

  碎了。

  风的流淌而过。

  他一句低语一声咳嗽。

  清晰可闻。

  气若游丝。

  他:

  “我喜欢她,她喜欢我吗?”

  “我依然记得歇斯底里的自己。当初我受了怎样的苦楚现在我只想离她远点,可是又怎么这么容易会忘掉一个人呢?哈哈,可笑!”周觅试图从语气里找出一丝丝开玩笑的气味,暮迟从来没有这样过。

  “就是这样,永远可以肆无忌惮的扯破我尽力维持的自尊。她不知道我有怎样的苦楚,现在真的想离她远点了。”

  好像是因为很小很小的一件事情。

  他。

  她。

  成为了朋友。

  这样的雨夜。

  雨滴滴答答的。

张月铭

朋友

周觅走出教室,几颗星星在夜空中眨着调皮的眼睛。眼泪打在玻璃杯中,激起层层晶莹的泪花。

  明亮而又纯洁的液体,在玻璃杯中荡漾。

  我感觉内心十分荒芜,有点麻木。我陷入一种恐惧,忧伤,迷茫。

  她没等到梨落说话就跑到自己的房间里,把自己裹在被子里,无声的哭了一场。

  一却无再回头路。

  没想到一个闪神,描线笔的黑落在雪白的纸上,显得格外的刺眼,不堪入目,那一刹她有些许慌乱,毕竟,那是辛辛苦苦干了几个小时的成果。

  考砸了。

  这句话她只能在心里默默的说。

  因为她确实是那样一个争强好胜的人。

  “值得就好。”

  值得就好。

  强者藐视困难,弱者仰视困难。...

周觅走出教室,几颗星星在夜空中眨着调皮的眼睛。眼泪打在玻璃杯中,激起层层晶莹的泪花。

  明亮而又纯洁的液体,在玻璃杯中荡漾。

  我感觉内心十分荒芜,有点麻木。我陷入一种恐惧,忧伤,迷茫。

  她没等到梨落说话就跑到自己的房间里,把自己裹在被子里,无声的哭了一场。

  一却无再回头路。

  没想到一个闪神,描线笔的黑落在雪白的纸上,显得格外的刺眼,不堪入目,那一刹她有些许慌乱,毕竟,那是辛辛苦苦干了几个小时的成果。

  考砸了。

  这句话她只能在心里默默的说。

  因为她确实是那样一个争强好胜的人。

  “值得就好。”

  值得就好。

  强者藐视困难,弱者仰视困难。

  “要做一个强者。”

  流血流汗,不流泪。

  她拿出了那天晚上的那几十张草稿。

  顿时一股酸酸的感觉涌上心头,我发出了一个略带鼻音的回声“我不在会是以前那个只躲在角落里一个人暗自悲伤的人了。悲伤没用,我要用实力证明自己。”

  “这个世界上,痛苦就像海一般的存在,而我只是那么渺小而又微不足道的尘埃。”

  也许是因为季然,她变得有些无心学习。

  周觅蹲在人来人往的教室里失声痛哭,凋零的花瓣,耳机里的虾米音乐,都是悲伤的老歌,窗外传来他们的欢声笑语,思绪飘啊飘,故事里的青春,最好的你,有些心事只能,自话自说,自己的事情只有自己拯救,我不想把痛苦从我的肩头分担到另一个人的肩头上,我就在那里,低声啜泣,我受伤的身体和麻木的心已经找不到方向。

  我最难过的时候,你的微笑像阳光,把烦恼都融化,一颗心插入逆流成河的悲伤,我假装在读书,我在悄悄的读你,想起一首歌的名字,《爱的奇幻之旅》

  滴滴答答的闹钟,种满星星的眼睛,时光,搁浅在某个神秘的时空。

  头顶的时光被悄无声息的泪水咽下。

  “我陪你。”暮迟说。

  窃喜那微笑的眼神。

  心便陷入纯情的蔚蓝。

  越过心头那一抹蔚蓝的忧伤。

  相知相识。

  以最美的姿态。

  潜伏了几万年!尘封在心底,却从未出现。

  而在此刻。一个朋友。

  他来了。

  以最美的姿态填补心中的残缺。

张月铭

逃不掉

  洋洋洒洒的雨下,


  犹记得你轻轻走来。


  风吹散了满城的轻烟。


  如是,


  回忆就像这幽深的小巷。


  千山万水。待你归来。


  夕阳下的影子。


  像回忆那么长。


  你的眼中有漫天星辰。


  我的微笑发着光。


  你走以后。


  心儿流离!


  干瘪的哭声混着漫天的纸钱落下,


  依旧记得。


  江湖刀剑加身血如泉涌。


  因为有你。


  浑然不知。


  依旧记得。


  那天你在后院晒衣服。


  姿态很美。


  很久很久以后,


  我在想,


  你...

  洋洋洒洒的雨下,


  犹记得你轻轻走来。


  风吹散了满城的轻烟。


  如是,


  回忆就像这幽深的小巷。


  千山万水。待你归来。


  夕阳下的影子。


  像回忆那么长。


  你的眼中有漫天星辰。


  我的微笑发着光。


  你走以后。


  心儿流离!


  干瘪的哭声混着漫天的纸钱落下,


  依旧记得。


  江湖刀剑加身血如泉涌。


  因为有你。


  浑然不知。


  依旧记得。


  那天你在后院晒衣服。


  姿态很美。


  很久很久以后,


  我在想,


  你,


  是否是幻想出来的。


  无论我躲在深深的梦里。


  都得不到片刻答案。


  万籁俱寂。


  却仍然逃不出冰封的梦魇。


  我听见。


  哒哒的马蹄声。


  像卡在眼睛里的霜花。


  血泪交融得不到片刻的安宁。


  没人知道他究竟代表的是什么。


  是一个人。


  还是一个梦。


  大滴大滴的泪水随着喘息!


  血肉模糊。


  幻听吗?幻想吗?


  没有人接话。


  然而嘴角却露出一丝朦胧的带血的微笑。


  既然逃不掉就认命吧。


  季然对自己说。

张月铭

朋友

  周觅走出教室,几颗星星在夜空中眨着调皮的眼睛。眼泪打在玻璃杯中,激起层层晶莹的泪花。


  明亮而又纯洁的液体,在玻璃杯中荡漾。


  感觉内心十分荒芜,有点麻木。我陷入一种恐惧,忧伤,迷茫。


  她没等到梨落说话就跑到自己的房间里,把自己裹在被子里,无声的哭了一场。


  一却无再回头路。


  没想到一个闪神,描线笔的黑落在雪白的纸上,显得格外的刺眼,不堪入目,那一刹她有些许慌乱,毕竟,那是辛辛苦苦干了几个小时的成果。


  考砸了。


  这句话她只能在心里默默的说。


  因为她确实是那样一个争强好胜的人。


  “值得就好。”


  值得...

  周觅走出教室,几颗星星在夜空中眨着调皮的眼睛。眼泪打在玻璃杯中,激起层层晶莹的泪花。


  明亮而又纯洁的液体,在玻璃杯中荡漾。


  感觉内心十分荒芜,有点麻木。我陷入一种恐惧,忧伤,迷茫。


  她没等到梨落说话就跑到自己的房间里,把自己裹在被子里,无声的哭了一场。


  一却无再回头路。


  没想到一个闪神,描线笔的黑落在雪白的纸上,显得格外的刺眼,不堪入目,那一刹她有些许慌乱,毕竟,那是辛辛苦苦干了几个小时的成果。


  考砸了。


  这句话她只能在心里默默的说。


  因为她确实是那样一个争强好胜的人。


  “值得就好。”


  值得就好。


  强者藐视困难,弱者仰视困难。


  “要做一个强者。”


  流血流汗,不流泪。


  她拿出了那天晚上的那几十张草稿。


  顿时一股酸酸的感觉涌上心头,我发出了一个略带鼻音的回声“我不在会是以前那个只躲在角落里一个人暗自悲伤的人了。悲伤没用,我要用实力证明自己。”


  “这个世界上,痛苦就像海一般的存在,而我只是那么渺小而又微不足道的尘埃。”


  也许是因为季然,她变得有些无心学习。


  周觅蹲在人来人往的教室里失声痛哭,凋零的花瓣,耳机里的虾米音乐,都是悲伤的老歌,窗外传来他们的欢声笑语,思绪飘啊飘,故事里的青春,最好的你,有些心事只能,自话自说,自己的事情只有自己拯救,我不想把痛苦从我的肩头分担到另一个人的肩头上,我就在那里,低声啜泣,我受伤的身体和麻木的心已经找不到方向。


  我最难过的时候,你的微笑像阳光,把烦恼都融化,一颗心插入逆流成河的悲伤,我假装在读书,我在悄悄的读你,想起一首歌的名字,《爱的奇幻之旅》


  滴滴答答的闹钟,种满星星的眼睛,时光,搁浅在某个神秘的时空。


  头顶的时光被悄无声息的泪水咽下。


  “我陪你。”暮迟说。


  窃喜那微笑的眼神。


  心便陷入纯情的蔚蓝。


  越过心头那一抹蔚蓝的忧伤。


  相知相识。


  以最美的姿态。


  潜伏了几万年!尘封在心底,却从未出现。


  而在此刻。一个朋友。


  他来了。


  以最美的姿态填补心中的残缺。


  

张月铭

讽刺

灭绝师太说:“同学们,我去开个会,这节课自习。”

  依依高兴的说:“太好了,灭绝师太走了。”

  “新同学,要不要中午跟姐姐,去吃饭饭。”

  浅浅十分狗腿。

  同学依依说:“浅浅你注意点,有人可听不了这话哦。”

  这时新同学突然,用极尽邪魅的语气说,“梨子,好久不见啊。”

  梨落:“......”

  显然,梨落没有想起他,眼神里有一丝丝的冷漠和冷漠。

  “你忘了呀,我们是一个初中的。我是黑胖。”

  同学们顿时惊掉了下巴?!

  What????

  !!!!!!

  “是你呀。”

  梨落睫毛微微颤动。

“干什么呢?干什么呢?”

  突然,一个长相...

灭绝师太说:“同学们,我去开个会,这节课自习。”

  依依高兴的说:“太好了,灭绝师太走了。”

  “新同学,要不要中午跟姐姐,去吃饭饭。”

  浅浅十分狗腿。

  同学依依说:“浅浅你注意点,有人可听不了这话哦。”

  这时新同学突然,用极尽邪魅的语气说,“梨子,好久不见啊。”

  梨落:“......”

  显然,梨落没有想起他,眼神里有一丝丝的冷漠和冷漠。

  “你忘了呀,我们是一个初中的。我是黑胖。”

  同学们顿时惊掉了下巴?!

  What????

  !!!!!!

  “是你呀。”

  梨落睫毛微微颤动。

“干什么呢?干什么呢?”

  突然,一个长相很可爱的女孩,走进教室,在黑板上写下周觅,说:“大家好,虽然我长得很小,可我是......”

  这时,大家都以为是新来的老师,然后她噗嗤一笑,“可是我是大家的新同学,我叫周觅。”

  同学们顿时哈哈大笑。梨落心想,这个女孩子真有意思。

  季然目光一直盯着梨落。

  周觅心想:“他不会是心动了吧,从来没看见他这个样子。”

  然后她看着梨落,有个瞬间,眼神晦暗不明。

  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

  下课后。

  “梨落。”周觅道。

  “诶诶,是在叫我吗,天呐,天呐,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梨落脑海中一片混乱。”

  “梨落,周日,我们一起去玩儿,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不可以告诉别人哦。”

  梨落,开心极了。

  “听你的。”

  星期天。

  周觅。

  公园。

  周觅:“梨落你有喜欢的人吗?”

  梨落,开心的告诉她,“我喜欢一个小男孩,刚开始相遇时,他一个人在路边哭,我问他,怎么了,他说他一个人回家,害怕,然后我就把他带回他家了,哈哈。”

  周觅,心想,这个故事我听过,季然,原来是她呀。

  她,想着要不要告诉梨落她喜欢季然。

  “哎,梨落,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周觅突然慌里慌张。

  “算了算了,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家吧。”

  “哦,好的。”梨落说。

  然而,周觅,却心想,“梨落,你究竟是太单纯,还是在讽刺我。”。

张月铭

转学

  梨落我想你,每天都会发生无数次,像满天星斗,细细碎碎,攒起来能照亮整个天空。


  我爱你,像一只白猫,看到你回复的信息,高兴的在床上打滚。


  我等你,心心念念,乐此不疲。你是人间四月天,是风,向暖,是希望。


  不负似水流年,等你,想听庭前花开花落。


  嘘,这是一个秘密。


  只能告诉你哦。


  我多想,万物晴朗,花开半亩,你在中央。


  你呼吸浅浅,纵横着,我深深浅浅的喜欢。


  那是你便会知道,我喜欢你,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


  然后等岁月,留下浅浅的痕,


  浅浅行。


  你还是你。


  一喊就让我心颤的名...

  梨落我想你,每天都会发生无数次,像满天星斗,细细碎碎,攒起来能照亮整个天空。


  我爱你,像一只白猫,看到你回复的信息,高兴的在床上打滚。


  我等你,心心念念,乐此不疲。你是人间四月天,是风,向暖,是希望。


  不负似水流年,等你,想听庭前花开花落。


  嘘,这是一个秘密。


  只能告诉你哦。


  我多想,万物晴朗,花开半亩,你在中央。


  你呼吸浅浅,纵横着,我深深浅浅的喜欢。


  那是你便会知道,我喜欢你,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


  然后等岁月,留下浅浅的痕,


  浅浅行。


  你还是你。


  一喊就让我心颤的名字。


  我许你这岁月静好,在这漫长的岁月里,阳光若水,且听清风,低眉含笑,浅浅念,淡淡想……


  然后让时间告诉我,果然,心动。是覆水难收的人。

“叮玲玲~”

  闹钟响了,梨落看了一眼闹钟,“糟糕,今天要迟到了,那可是灭绝师太的课。”

  哒哒哒。

  梨落,飞一样的穿好衣服,飞快的从楼上跑下来,她听见姐姐轻梨,飘过来的话,“要尝尝姐姐的手艺吗?”

  “不了,不了。今天上学,要迟到了。”梨落实则想了想,姐姐做的饭能吃吗?真的是。

  然后她就风尘仆仆哒哒哒的一路跑了出去。

  万幸的是,她没有迟到。

  她向好姐妹吐槽:“浅浅,我今天差点迟到了,那可是灭绝师太的课。”

  浅浅漫不经心的鄙视她:“灭绝师太有什么好怕的,关键是今天来了个转学生,男的哟嘿嘿,嘿嘿嘿

  “你呀,你就差口水流下来了。”

  梨落扶额叹息:“长得这么好看,可惜脑子坏掉了,怪不得只宋一之,喜欢你。”

  浅浅:“......”

  灭绝师太站在讲台上,说:“今天我们班来了位新同学,他是全市的第一名,大家要向他学习。”

  一阵掌声过后,季然,伴随着同学们惊艳的目光,他非常有教养的,说了句,大家好。

  “啊啊啊这是我的菜。”

  浅浅对梨落说,差点就喊出来了。

  “学习好,长得又帅。”

  “这莫不是老天赐给我的真命天子。”

  梨落“.......”

  “你个小花痴。”

  季然晦暗不明的,悄悄看了梨落一眼,心底里默默说:“梨落,我回来了。”


  

张月铭

季然黑暗中的一束光

初中的时候,他胖胖的,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注意到她的,也许是因为她的眼睛很美,美的让人无法直视,也许是因为,他那个时候,黑胖,黑胖的,有很多人欺负,然而那时她出现了,她是老师和家长眼中的好学生,成绩优秀的乖乖女,他只知道,她出现后,同学们不再明着欺负他,只是暗地里更加疏远他。总之她就像一道光,就那样出现在了他的生命里。

  叮铃叮铃,熟悉的下课铃声在耳边响起,一个瘦小的身躯小跑出了教室。站在教室外的走廊上,一边漫不经心地和好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一边在悄悄地等谁出来。

  她每天都是这样的,一下课就往走廊上跑,是在等他。

  她对他说:“季然,你要减肥,要成绩好,这样她们就不会欺负你了,...

初中的时候,他胖胖的,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注意到她的,也许是因为她的眼睛很美,美的让人无法直视,也许是因为,他那个时候,黑胖,黑胖的,有很多人欺负,然而那时她出现了,她是老师和家长眼中的好学生,成绩优秀的乖乖女,他只知道,她出现后,同学们不再明着欺负他,只是暗地里更加疏远他。总之她就像一道光,就那样出现在了他的生命里。

  叮铃叮铃,熟悉的下课铃声在耳边响起,一个瘦小的身躯小跑出了教室。站在教室外的走廊上,一边漫不经心地和好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一边在悄悄地等谁出来。

  她每天都是这样的,一下课就往走廊上跑,是在等他。

  她对他说:“季然,你要减肥,要成绩好,这样她们就不会欺负你了,喂,我说话呢,听见了没。”

  她的笑甜甜的,令人如沐春风,可是她不经常笑,俨然一幅成熟人士的样子。

  她的笑,她一笑,使人陷入了漩涡里。

  她每天努力学习刷习题,天天三点一线的跑。时间就不知不觉一天天地过去,她的爸妈,为了让她有更好的学习环境,就让她转学了。

  他努力地学习,他知道,她很优秀,他怎么努力,也赶不上。

  然而当他看见,她送给自己的告别礼物,那个漂亮的兔子玩偶时,他就想到了她,她也是那么可爱的。

  于是他更加努力。

  后来,他也转学了。

  等他再一次遇见她时,他看见了她眼里的惊艳,和冷漠。

张月铭

写给她的

在十几岁时,每一个男孩子都有一个秘密,它的名字叫喜欢。

  梨落的双眼,感觉到了一种宁静的感觉。时间仿佛停止了呼吸。灌透着全身的喜颤,脑子里涌现的思绪好像脉脉春风,交融着潺潺的流水声和倦风的叹息声。

  这个女孩眼里有一丝妖娆的雾气。

  每天清晨,楼道上下经过的人那么多,可梨落唯独能听出他走下楼的声音,然后匆匆一眼。

  梨落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有时候会一个人,偷偷跟在他后面好久,“一眼万年,心动始覆水难收,披星戴月地奔向你温柔到骨子里,希望我能成为你的小众喜好,藏着掖着的欣喜不已,炫耀时格外骄傲,我在人间贩卖黄昏,为着收集世间温柔去见你,请成为我永远疯狂永远浪漫永远清澈的存在,我曾...

在十几岁时,每一个男孩子都有一个秘密,它的名字叫喜欢。

  梨落的双眼,感觉到了一种宁静的感觉。时间仿佛停止了呼吸。灌透着全身的喜颤,脑子里涌现的思绪好像脉脉春风,交融着潺潺的流水声和倦风的叹息声。

  这个女孩眼里有一丝妖娆的雾气。

  每天清晨,楼道上下经过的人那么多,可梨落唯独能听出他走下楼的声音,然后匆匆一眼。

  梨落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有时候会一个人,偷偷跟在他后面好久,“一眼万年,心动始覆水难收,披星戴月地奔向你温柔到骨子里,希望我能成为你的小众喜好,藏着掖着的欣喜不已,炫耀时格外骄傲,我在人间贩卖黄昏,为着收集世间温柔去见你,请成为我永远疯狂永远浪漫永远清澈的存在,我曾经带着你给的爱犹如森鹿穿过尘埃。”

  这些话,梨落,好想告诉他。

  她遇见他,那时候小,很小,喜欢叫那个人的名字,在心里偷偷喃喃。高中,和他同班了,成为了同桌。

  他:

  “借橡皮擦”

  我:

  “给你。”

  他:

  “借铅笔.”

  我:

  “好的。”

  他:

  “借作业.”

  ……

  靠,白长得那么倾国倾城。

  梨落抬起头,遇到孩子那样惊讶的瞪大眼睛的圆月的目光。

  晨曦,悬垂在雨夜的额际之间,把她的心引到了时代的樊篱之外所以他站在那站成了永恒。

  生命,就像一阵风,一场雨,我们的青涩懵懂年少无知,给人的感觉都是如此难以企及,一种莫名的情愫在心底里也不断滋生成长,悸动。

  不远处。女孩儿们迈着轻快的步子有说有笑的。慕迟看到梨落古怪的样子。他好想告诉她,是写给他的,那些在校刊上发布的诗歌也都是写给她的。

  每当看到他时。梨落的双眼,感觉到了一种宁静的感觉。时间仿佛停止了呼吸。灌透着全身的喜颤,脑子里涌现的思绪好像脉脉春风,交融着潺潺的流水声和倦风的叹息声。

  夜晚,梨落双眼毫无睡意的望着窗外。

  天空中透来淅淅沥沥的雨声。

张月铭

3他不会忘记

他不会忘记那年盛夏,他们三个奔跑在马路上,梨落的裙摆随风飘起。

  梨落那个时候正好是高一下半学期,她是朋友们眼中的开心果,家长眼中的不像个女生的女生,班主任眼中的板报承包员。

  那是一个下午,她偶然间遇到了他,说是找她借书。

  梨落的双眼,感觉到了一种宁静的感觉。时间仿佛停止了呼吸。灌透着全身的喜颤,脑子里涌现的思绪好像脉脉春风,交融着潺潺的流水声和倦风的叹息声。

  这个男孩眼里有一丝妖娆的雾气。

  梨落,脑海中就莫名其妙想到了从小说中看到的这句话。

  然后她尴尬一笑。

  “好的,你等一下。”

  也就是从那一天起,她总是莫名其妙的遇到他。

  后来她才知道,他...

他不会忘记那年盛夏,他们三个奔跑在马路上,梨落的裙摆随风飘起。

  梨落那个时候正好是高一下半学期,她是朋友们眼中的开心果,家长眼中的不像个女生的女生,班主任眼中的板报承包员。

  那是一个下午,她偶然间遇到了他,说是找她借书。

  梨落的双眼,感觉到了一种宁静的感觉。时间仿佛停止了呼吸。灌透着全身的喜颤,脑子里涌现的思绪好像脉脉春风,交融着潺潺的流水声和倦风的叹息声。

  这个男孩眼里有一丝妖娆的雾气。

  梨落,脑海中就莫名其妙想到了从小说中看到的这句话。

  然后她尴尬一笑。

  “好的,你等一下。”

  也就是从那一天起,她总是莫名其妙的遇到他。

  后来她才知道,他就在隔壁班,有一个温文尔雅的名字暮迟。

  注意到她,也许是在一场篮球比赛,白衣格外耀眼。十分投入的打篮球。

  之后,暗恋,偶尔酸涩,偶尔甜蜜。

  有一天,暮迟,终于鼓起勇气,在她打完篮球之后,为她递了一张纸巾。

  “你叫梨落?”

  “你是不是,也喜欢打篮球,我听苏玖玖,说过你。你的诗歌写的可好了。无标题章节,对吗?哈哈,我经常看。”

  梨落,内心十分惊喜。

  他居然知道她名字。

  暮迟:“你认识苏玖玖?”

  “她是我兄弟。”

  ......

  那天过后,梨落,苏玖玖,暮迟,她们三个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朋友。

  在他们三个的聊天群里:苏玖玖:

  “你们的初恋,是谁?”

  暮迟:“......”

  夜晚将近十二点,躺在床上的苏玖玖突然说出这句话。

  梨落有点尴尬,过了好久才憋出一句:“暗恋算吗?”

  苏玖玖立马从床上蹦起来,问:“他不会到现在都不知道你喜欢他吧?”

  ......

张月铭

2他的无标题章节

  一

        水杯,它是透明的。


  在水杯里,翻腾的,滚烫的。


  爱意。


  是她送给他的。


  梦里呀。


  夜晚。


  水杯里落满了星星。


  梦里,她看着他,微笑着,读信。


  水杯的内心沸腾着。


  爱意。

阳光若水,撒在你的窗台,投下一抹孤影,你披衣走过那ㄧ抹月光,夜静的发慌,你就站在那里,往下望,茫茫人海,光投射在,在你脸上,微笑,脸上的一抹绯色,沉入星空,锋利的风,呼呼作响,你说星空汹涌,幽的发凉。白影,携一支竹笛,漫步于幽...

  一

        水杯,它是透明的。


  在水杯里,翻腾的,滚烫的。


  爱意。


  是她送给他的。


  梦里呀。


  夜晚。


  水杯里落满了星星。


  梦里,她看着他,微笑着,读信。


  水杯的内心沸腾着。


  爱意。

阳光若水,撒在你的窗台,投下一抹孤影,你披衣走过那ㄧ抹月光,夜静的发慌,你就站在那里,往下望,茫茫人海,光投射在,在你脸上,微笑,脸上的一抹绯色,沉入星空,锋利的风,呼呼作响,你说星空汹涌,幽的发凉。白影,携一支竹笛,漫步于幽的路,脸上的绯染红了花,坠落月,竹笛清幽如柳,如柳,丝丝缠乱,你便消于,茫茫空愁!轻抚柳笛,散落哀愁。琵琶深催,在眉头,着一身白衣,吹不散至多愁。

听说你的城市下了雨。

  滴答,滴答。

  我用执着烧死了所有的幼稚和任性。

  那片荒野慢慢长出了清醒。

  无论他多么平淡无奇。

  至少他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喜欢的人很优秀,想去的地方很远......

  我喜欢你的眼睛,有漫天星光。

  我们都在努力,寻觅一个委婉的结局。

  一直想,写一个故事,有关于你,却不知怎样开头,怎样结局。

  迷失了,在你的悲欢。

  一句不经意的问候,心里,却也生出花来。

  下午的天边,突现美景。

  平凡的日子多了,一点惊喜。

  听说你的城市下了雨,你听见了吗?你会愿意去懂吗?

  听说你的城市下了雨。

  喜欢看夕阳,无限好。

  害怕看夕阳,近黄昏。

  猝不及防的。

  我的心里下了一场雨。

我想你,每天都会发生无数次,像满天星斗,细细碎碎,攒起来能照亮整个天空。

  我爱你,像一只白猫,看到你回复的信息,高兴的在床上打滚。

  我等你,心心念念,乐此不疲。你是人间四月天,是风,向暖,是希望。

  不负似水流年,等你,想听庭前花开花落。

  嘘,这是一个秘密。

  只能告诉你哦。

  我多想,万物晴朗,花开半亩,你在中央。

  你呼吸浅浅,纵横着,我深深浅浅的喜欢。

  那是你便会知道,我喜欢你,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

  然后等岁月,留下浅浅的痕,

  浅浅行。

  你还是你。

  一喊就让我心颤的名字。

  我许你这岁月静好,在这漫长的岁月里,阳光若水,且听清风,低眉含笑,浅浅念,淡淡想……

  然后让时间告诉我,果然,心动。是覆水难收的人。



  

张月铭

1回忆

阳光下洁白的面容恍若有着海般的深邃感情。

  那少女一袭白裙,美丽的锁骨若隐若现,海藻般的头发……

  不知她想到了什么,冲着他甜甜一笑,很可爱的酒窝也在笑,她抚摸上自己额前的碎发,她的头发微卷蓬松,略显柔美,阳光耀眼,他那如樱花般的唇漾起一抹笑,一种似笑非笑的弧度,阳光洒在脸上,看起来充满了幸福甜蜜。

  窗外叶子被风吹了下来,安静的打着旋儿,转了几圈,顺着水慢悠悠地流向了另一个地方。

  清风挟着雨洒满了摇曳的树,点滴汇集在了一起,在风中翻涌,向他的心。她笑盈盈的眨巴着眼睛,佯装生气,“太坏了”浅浅的呼吸纵横着深深浅浅的冷暖自知,觉得她像一池干净明媚的水,游走着的是浪漫,甜蜜。...

阳光下洁白的面容恍若有着海般的深邃感情。

  那少女一袭白裙,美丽的锁骨若隐若现,海藻般的头发……

  不知她想到了什么,冲着他甜甜一笑,很可爱的酒窝也在笑,她抚摸上自己额前的碎发,她的头发微卷蓬松,略显柔美,阳光耀眼,他那如樱花般的唇漾起一抹笑,一种似笑非笑的弧度,阳光洒在脸上,看起来充满了幸福甜蜜。

  窗外叶子被风吹了下来,安静的打着旋儿,转了几圈,顺着水慢悠悠地流向了另一个地方。

  清风挟着雨洒满了摇曳的树,点滴汇集在了一起,在风中翻涌,向他的心。她笑盈盈的眨巴着眼睛,佯装生气,“太坏了”浅浅的呼吸纵横着深深浅浅的冷暖自知,觉得她像一池干净明媚的水,游走着的是浪漫,甜蜜。

  那是阳光破碎在最后一个夏天,书桌上的时钟仍然在喋喋不休,不休不止的走着,嘀嗒嘀嗒一圈又一圈的行走敲打。

  阳光透过玻璃照射进来,温暖而寂静,女孩把做好的卷子整理好了放进书包里,抬头微笑着望着窗外的蓝天白云。年少的爱情纯真而美好,就像是大雨洗刷过的天空清朗,明净。喜欢一个人似乎是没有原因的,嘈杂的教室,银铃般的笑声。

  阳光安静地照在窗台上,夏风习习,打落繁花繁花随风落下。空气中带着清新,一个栗色微卷头发的女孩在窗前,精致的花边,衬出白皙的皮肤,指尖划过额角间的碎发,显得活泼可爱。

  清冽而又隐约带着霸道邪肆的笑声,划破了寂静。女孩细长微卷的睫毛微微颤动。

  那个男孩,白皙的脸庞,淡淡的峨眉,漆黑的眸子,十六七岁年纪的样子。他把刚折下来的花放到鼻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惆怅里,嘴角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漾着令人炫目的微笑。又轻叹一声,幽暗的深邃的眸子里充满了多愁,仿佛失了心的木偶人,秀美的峨眉,深深地蹙着……

  洁白的面容恍若有着海般的复杂感情,那少女一袭白裙,美丽的锁骨若隐若现,栗色海藻般的头发……

  没有人舍得打破这种寂静。

  突然间不知他想到了什么,冲着女孩甜甜一笑,很可爱的酒窝也在笑,她抚摸上自己额前的碎发,她的头发微卷蓬松,略显柔美。

  也许这叫一见钟情吧。

  那时候是初三,他总会在上课的时候一边看着黑板,一边用余光偷偷的瞄她一眼,怕她消失,柔柔的阳光懒懒地在她的脸上跳跃着,心也随之跳跃起来,用少年时期的思想,勾勒出一幕又一幕的电影,一本又一本的言情小说上面的剧情。

  那时候直到老师第三次很大声的喊他的名字他才惊慌和不情愿地站起来。

  “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没,没什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