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天津

38.9万浏览    17.2万参与
阿秋睡眠不足
山田三郎梦女 注意避雷 小情侣...

山田三郎梦女 注意避雷

小情侣日常 (大概

山田三郎梦女 注意避雷

小情侣日常 (大概

一条猫猫虫

【京津】《燕中行》春之篇合集

一个指路链接

乱世烽火催城破paro

(太懒了甚至不想多复制传送门)

(一) 

(二) 

(三) 

一个指路链接

乱世烽火催城破paro

(太懒了甚至不想多复制传送门)

(一) 

(二) 

(三) 

Tokiy

下雪了!!

哇哇哇哇哇(乱叫)天津下雪了!外面有一层白花花的,好像棉被!

[图片]

[图片]


哇哇哇哇哇(乱叫)天津下雪了!外面有一层白花花的,好像棉被!


魔法日记DIY

永远真诚,永远简单,日子和我都会发光

永远真诚,永远简单,日子和我都会发光

宋狼头
津南下雪了 疫情要走了 快要解...

津南下雪了

疫情要走了

快要解封了


记录2022年天津第一场雪

2022.1.21(五)

津南下雪了

疫情要走了

快要解封了


记录2022年天津第一场雪

2022.1.21(五)

我爱做菜
天津也有CoCo新年奶茶包啦❗️
天津也有CoCo新年奶茶包啦❗️
我爱做菜
天津味🍲“天津烫”!国庆来town烫
天津味🍲“天津烫”!国庆来town烫
画水彩的琳
如果没有温暖的拥抱,那就多穿一...

如果没有温暖的拥抱,那就多穿一点儿。

如果没有温暖的拥抱,那就多穿一点儿。

wangyi-0208

凌晨5点

       生活中总有一些事情触动你,但也有一些人的行为令你无法理解。凌晨5点很多人睡意正浓,本应是酣睡在甜美的梦中。因工作需要一夜未睡的我,此时头脑还异常的清醒,清醒的如同白昼的自己。我夹杂在寒风中等着上车的队伍中,正要向前迈步,被后面突如其来的巨大力量撞击在一边,那股力量的源头竟然是一个魁梧的男士,男士没有任何道歉的意思,反而呈现出“不就是挤一下吗?这么多事”。压抑住心中的怒火,说到“你着急,你先行。”那位男士下意识的迈出一只脚,又收了回去。一把将我拽到前面让我先上,之后还说:“事真多,我就是没站稳。”此时的我无语到极...

       生活中总有一些事情触动你,但也有一些人的行为令你无法理解。凌晨5点很多人睡意正浓,本应是酣睡在甜美的梦中。因工作需要一夜未睡的我,此时头脑还异常的清醒,清醒的如同白昼的自己。我夹杂在寒风中等着上车的队伍中,正要向前迈步,被后面突如其来的巨大力量撞击在一边,那股力量的源头竟然是一个魁梧的男士,男士没有任何道歉的意思,反而呈现出“不就是挤一下吗?这么多事”。压抑住心中的怒火,说到“你着急,你先行。”那位男士下意识的迈出一只脚,又收了回去。一把将我拽到前面让我先上,之后还说:“事真多,我就是没站稳。”此时的我无语到极点!

一条猫猫虫

【京津】乱世paro《燕中行》(三)

乱世烽火催城破paro,he

燕幽云x陆宁津,年下。

前情:春之篇合集 

京津外无其他城拟人物

进主线了,基调沉重了起来(逃

 【春】(三)

半年前刚没了太守,蓟州城的西市倒是照样熙熙攘攘。

陆宁津还没来得及多感叹两下时光易逝,卢翎就已经一马当先地朝着小吃摊子冲了过去。

陆宁津以目光询问燕幽云:卢兄的乌纱帽是不是他老爸给买的。

燕幽云笑出了声,大言不惭道:“不,其实是我给他买的。”

卢翎和燕幽云同岁,年方二十。但陆宁津已经长了个心眼,燕幽云这个传闻中的大纨绔,新官上任第一天就扮猪吃老虎,让蓟州百官吃了个大瘪,他的亲信,就算看起来再天真烂漫,也绝非池中物。...

乱世烽火催城破paro,he

燕幽云x陆宁津,年下。

前情:春之篇合集 

京津外无其他城拟人物

进主线了,基调沉重了起来(逃

 【春】(三)

半年前刚没了太守,蓟州城的西市倒是照样熙熙攘攘。

陆宁津还没来得及多感叹两下时光易逝,卢翎就已经一马当先地朝着小吃摊子冲了过去。

陆宁津以目光询问燕幽云:卢兄的乌纱帽是不是他老爸给买的。

燕幽云笑出了声,大言不惭道:“不,其实是我给他买的。”

卢翎和燕幽云同岁,年方二十。但陆宁津已经长了个心眼,燕幽云这个传闻中的大纨绔,新官上任第一天就扮猪吃老虎,让蓟州百官吃了个大瘪,他的亲信,就算看起来再天真烂漫,也绝非池中物。

燕幽云嫌弃地看着卢翎扫回来的货,驴打滚,豌豆黄,枣泥糕,马蹄糕堆了一桌,他都怀疑卢翎三十岁以后嘴里还有没有牙。转头不见了陆宁津,略微张望,陆大人就出现在视线里了。人群里,他仿佛格外出挑。他没有穿昨天那件给燕幽云做了便宜绷带的萱色长衫,换了一件天青色的绸衫,动起来还有些影影绰绰,像远山的雾岚。

“嗯?你们都没买这个吗?”陆大人瞧着他二人都盯着自己,扬了扬手中的糖葫芦,已经被他吃了一颗,旋即非常具有官场智慧地表示道:“这可就不好意思了,等会,我这就去买。”

瞧了一眼正吃驴打滚的卢翎,陆宁津转向两手空空的燕幽云,将手里糖葫芦递给他:“劳烦王爷替我拿一下,我找钱袋。”

燕幽云从善如流,接过了糖葫芦。

好容易摸出钱袋,陆宁津抬眼一看,顶头上司直接就着自己吃过的糖葫芦,又咬下了一颗。

礼仪非常良好,细嚼慢咽。良久,燕幽云咽下糖葫芦,淡然道:“不错,就是太甜了。”

陆宁津一头问号,将糖葫芦又接了回来。

燕幽云看他一眼:“我吃你的就行了,何必浪费俸禄。”
陆宁津在心中一通复盘,这太守殿下第一天上任,是个大纨绔,活阎王。第二天上任,来杀他的刺客反被他提剑追杀,像个催命鬼。第三天上任,就,就还挺随和的。

难道和上司打好关系的诀窍是帮他包扎伤口?

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陆宁津凑到卢翎旁边,蹭了一块好久没吃的豌豆黄。

识人虽然并非一朝一夕之事,但这清王殿下,性格反差属实有点大。你说他是纨绔,他相处起来反而毫无架子,你说他游戏人间,他偏偏真诚地敬爱为这座城抛了头颅的苏大人。他吹皱了死水寂寥的蓟州城,势必要掀起滔天的巨浪。

但好像,并不是坏事。

卢翎忽然对燕幽云道:“这个饼你可以吃。”将一盒长条状的糕点推到了他的面前。

燕幽云不疑有他,直接打开,咬了一口,一言不发,却动作不停,转眼一块饼就不见了踪影,清王殿下优雅地用帕子净了净手,又拿起第二块。

牛舌饼?陆宁津一下认出那块糕点。

起初看燕幽云一点未动卢翎的点心,他还以为是这小王爷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对路边摊有些嫌弃。现在看来,完全因为,他喜欢吃咸的。

陆宁津忽然觉得有点好笑,果然,无论燕幽云表现出多少与年龄不符的成熟,在某些方面,他还是个小孩儿。

“陪我们逛了这么久,陆大人自己有没有去处啊?”确认过眼神,都是爱吃点心的人,卢翎立刻开始和陆宁津勾肩搭背,急他所急了。

卢翎至情至性,燕幽云也不爱摆谱,陆宁津就没跟他们客气:“那就去西市那一头,看看文房四宝吧。”

陆宁津最喜欢逛书铺和笔墨纸砚铺子。闻着新裁纸的味道,总能让人安静下来。更别提设计各异的搁笔,镇纸,笔架,砚台。文人有谁不爱这种东西呢,甚至还有些通书画的,又挑剔,经常自己设计。很多做文房四宝的大家之前就也是读书人。

燕幽云对这些兴致缺缺,找了长太师椅坐了下来,店家敏锐地觉得这位爷虽然不逛,但也是只肥羊,狗腿地给他上了盏好茶。陆宁津偷看他,发现清王殿下眉宇间还颇积攒了些疲劳,时不时还用拇指压一压眉弓。

“燕幽云,习惯不好。”卢翎瞧见陆宁津看他,停下挑选洒金宣的手,“爱熬夜,经常坐到三更。从汴京一路到蓟州,基本上前三年的卷宗他都翻过了,所以那天在明堂上才能唬人。”

“这两天他在看蓟州的粮米漕运记录,是摊麻烦事,半年前蛮族围城,蓟州漕运能力太弱,差点闹了饥荒。他昨天半夜把我从被窝里揪起来帮他算账,他在考虑给蓟河修个新码头,增加走货量。”

陆宁津想起,眼前这位小卢大人的职责正是监理银钱,完善设施。这俩人一太守一长史,从外表看不出来,居然是会熬夜工作的类型。

陆宁津打包了几叠宣纸,一架搁笔,坐在燕幽云对面等卢翎。他还在为自己的文人墨客团采买伴手礼,极其细心,将每位幕僚的品味都考虑得异常仔细。

“刚才你们两个聊什么呢?”燕幽云给他倒了盏茶,开玩笑道:“莫非在说我坏话?”

陆宁津真诚地担忧道:“王爷,熬夜容易秃头。”

燕幽云卡了一卡,马上意识到是卢翎跟人说了自己加班,不怒反笑,向陆宁津道:“你知道白鸥盟吗?”

陆宁津睁大眼睛:“当然知道啊,汴京城有名的诗人。虽然年少,但称得上天纵奇才,佳句频出,我个人也很欣赏他。”

燕幽云满意地笑了,凑近他耳朵,用极低的声音说。

“白鸥盟,是卢翎。”

???陆宁津怀疑人生了。他僵硬地转过头去,据说是大诗人白鸥盟的惊世才子,此时正喜滋滋地为文人墨客团挑选包装纸。

“不要误会,我说他有代笔,确实是在污蔑他。他的诗都是自己写的。”燕幽云凉凉补刀。

卢大人,失敬啊。陆宁津苦笑,诗中那个沉静秀雅的浊世佳公子,居然现实里如此爱说爱笑,虽然他有些幻灭,但感觉好像也能说得通。有些人性格外向,感受力也格外强烈。

“我们两个,经常让人感到意外。”燕幽云轻笑。

正值科举临近,又快到了午时,店里的人流多了起来。一个模样清秀,书生打扮的陌生人凑近了陆宁津,将一本有些破旧的线装书呈了上来。

“是东市坊子的熟客陆公子吧?在下大名府沧州人士,也爱说书,说来惭愧,来蓟州一年了,还没挣出半点声名,或许是我台本子写得不好。也没有师傅教,看公子经常听书,求公子帮我看看台本。”

陆宁津看他说得真诚,这会也没什么事,就准备应下来。他不奇怪有陌生人来向他求助,因为他的善心也是出了名的。但凡跟他开口,他能帮多半都会帮一把。当下就伸手,准备将陌生人的话本子接下来。

忽然手臂一紧,燕幽云牢牢抓住了他的上臂,眼睛却盯着陌生人。

他眼神暗沉,寒冷如冰,隐约是藏不住的怒意。陆宁津记得,当日在明堂上差点被蓟州百官算计,他也未曾生气。

“不敢冲我来,拿我身边人下手?”

陌生人反应极快,瞬间一扣话本封面,几道寒光倏然飞了出来。他递给陆宁津的根本不是什么话本,而是被伪装成话本的暗器匣子。盘算着要陆宁津贸然打开,从而让燕幽云毫无防备地引颈就戮。

并且,拿着暗器匣子的陆宁津也凶多吉少。

燕幽云瞬间拿起案上热茶,兜头朝刺客泼了下去,同时左手揽过陆宁津的腰,移步换形,将他带离了暗器的攻击区域。

“挺厉害,连我会带九节鞭都算计好了。”燕幽云冷笑一声,“料定了在这么窄的地方,鞭子没法防御暗器?”

刺客竟然也笑了起来:“论料事如神,在下自然不如王爷。但今日王爷和这两位大人,必然要死一个。若是王爷义薄云天,也可以用自己的命换这两位的。”

卢翎闻言,立刻叫道:“我根本不认识他!你们找错人了!”

刺客好笑地看他一眼,面露讽刺:“连多年的亲部卢大人,在危急关头都这副形容,看来王爷做人委实有点失败啊。”

陆宁津在燕幽云怀中挣扎了一下:“王爷,放开我吧,我能照顾好自己。”
燕幽云将他环得更紧,低声道:“不碍事。”
刺客还想说什么,忽然就地一个翻滚,险险避开了身后袭来的纸扇。那纸扇似有灵智,竟然拐了个弯,又回到了主人身上。

“为这样的人弄脏我一副好扇面,燕幽云,你又欠我一笔。”卢翎嫌弃地翻过纸扇,绢白的扇面赫然已经染血。

燕幽云冷漠地看着他:“我一个人也能搞定。”

卢翎朝他露出一个和善的眼神,旋即对陆宁津微笑:“我这不是想在陆大人面前表现一下吗?本长史也算是智勇双全。”
陆宁津只感觉身侧一阵劲风,燕幽云不知从哪里,又抽出了昨夜在小巷中惯用的薄剑,转眼又与刺客缠斗在了一起。他说得不无道理,在如此狭窄的室内,用暗器的刺客确实非常危险,如果不将陆宁津这样抱在怀里,真的有可能会被误伤。

片刻后,刺客伏诛。燕幽云轻轻松开了手,略有歉意地拍打着陆宁津的外袍。

“陆大人,对不住,又毁了您一条长袍。”

因为全程被燕幽云抱在怀里,结果那刺客的时候,大片血花也溅了陆宁津一下摆。清雅的天青色外袍瞬间变得狰狞起来。

陆宁津摆了摆手:“不妨事。”伸手捉住燕幽云右臂,褪下衣袖,无言地看着燕幽云。

昨夜的伤口它,果然又裂开了,血已经渗出了纱布。

燕幽云心虚道:“事态紧急。”

陆宁津直接扯起他腰间的九节鞭,将他往屋外拉:“紧急?清王殿下和卢大人事务积压,都要熬夜赶工了,今天怎么有雅兴出来逛街?我看你们俩是故意要引那刺客出来。”
燕幽云和卢翎对视一眼,都是了然。

“陆大人冰雪聪明,瞒不过你。”
“既然刺客引出来了,你刚刚也没留活口,还逛什么,赶紧回府找医官包扎伤口。”陆宁津将他丢给闻讯赶来的太守亲随,对方毫不留情地一把抓住了清王大人。

“等等,还得赔你两身衣衫。”燕幽云坚持道,“你随我回府。”

陆宁津还没拒绝,太守亲随伸出无情铁手,也抓住了他。

陆宁津:……我可以自己走。

 

太守府的小花厅里,三人对坐。

“陆大人,生气了?”燕幽云轻声问他。

陆宁津一脸莫名:“我为什么要生气?气你今日明知有刺客,还要带我一起出去吗?这个,在我看来,反而应该高兴。”

“主君邀请我,将我卷入这档事,是信赖我,觉得我是能商量的对象,并且将性命托付给我。为人臣子,还能有比这更值得高兴的吗?”
燕幽云一愣,良久,才笑了一笑。

“我都感觉,自己有些配不上陆大人的赤诚了。”

“那太子,看行刺手段,也不是这样急躁的人,他接连两天都派了刺客,今天更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就要杀你,这中间究竟有什么隐情?”陆宁津皱眉。

燕幽云叹了口气:“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陆宁津有些奇怪,这不是燕幽云自己的事吗,怎么反而他要做心理准备。

燕幽云缓缓道:“我来蓟州,不是太子的安排,这里本来是他的地盘。并且,这里有一个秘密,能给他带来极大麻烦,他怕我发现,甚至不惜尽早让我死在这里。”

“而且,前任太守苏大人的死,也和他有关。”

陆宁津只听见嗡的一声,眼前燕幽云的脸就模糊起来。他心跳直接漏了一拍,身形猛然趔趄。燕幽云和卢翎急忙扶住他。

“陆大人,陆大人!”

陆宁津深呼吸,半晌,终于平复了胸中翻涌的血气。

处变不惊,温润如玉的陆长史,少有这样情绪波动的时候。燕幽云看着他几乎是强打精神,指甲深深嵌入了掌心,眼底瞬间泛起了红色。

那位苏大人,于陆宁津而言,是怎样的存在?

“王爷,请你一五一十地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燕幽云扶住他的肩头:“陆大人,你先冷静。我目前知道的信息也很少,关键证据无法拼凑,但我绝对不会放弃真相。”
陆宁津站起身,朝燕幽云和卢翎下拜。

“陆大人,你这是干什么!”两人急忙将他搀扶起来。

“陆宁津资质愚钝,但在这件事上,愿助王爷一臂之力,万死不辞。”

燕幽云搀扶了多次,终于将他搀了起来。他亦是一字一顿地道:“这世间若有燕某,便发誓将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

 

 

 

 

 

 

 

 

 

百京儿咸口是我的私设,因为食堂菜太咸了,给我整不会了(

小卢大人的笔名出自稼轩词,我很喜欢,分享一下。

水调歌头·壬子三山被召陈端仁给事饮饯席上作

长恨复长恨,裁作短歌行。何人为我楚舞,听我楚狂声?余既滋兰九畹,又树蕙之百亩,秋菊更餐英。门外沧浪水,可以濯吾缨。

一杯酒,问何似,身后名?人间万事,毫发常重泰山轻。悲莫悲生离别,乐莫乐新相识,儿女古今情。富贵非吾事,归与白鸥盟。

 

 

 

 


大飞识古

你还知道哪些天津博物馆的国宝级文物?

你还知道哪些天津博物馆的国宝级文物?

打工人

疫情前天津的天空

疫情前天津的天空

野性大发的兔子

今天依旧很冷,没有吃早餐

今天依旧很冷,没有吃早餐

一条猫猫虫

【京津】乱世paro《燕中行》(二)

前情与后事:春之篇合集 

乱世烽火摧城破paro,he

燕幽云x陆宁津,年下

(除了京津没有其他城拟角色)

【春】

(二)

回想结束,陆宁津一包赤豆糕吃光,挪开伞,惊喜地发现雨停了。

加倍惊喜的是,他满脑子胡思乱想太守大人的名声时,不幸迷路了。

作为土生土长的蓟州人,陆宁津完全不信邪。他朝东西南北方都探索了一番,一盏茶过后,痛苦地承认,自己某种程度上算落难了。

前面有一户人家,门口挂着两个点亮的纸灯笼,陆宁津正在纠结要不要去敲门,忽然听见背后一阵脚步疾奔的声音。

在漆黑的巷子里有人疾奔,陆宁津立刻不祥地联想到了杀人越货。黑夜的蓟州城暗流涌动,各方势力脱去伪装,这世...

前情与后事:春之篇合集 

乱世烽火摧城破paro,he

燕幽云x陆宁津,年下

(除了京津没有其他城拟角色)

【春】

(二)

回想结束,陆宁津一包赤豆糕吃光,挪开伞,惊喜地发现雨停了。

加倍惊喜的是,他满脑子胡思乱想太守大人的名声时,不幸迷路了。

作为土生土长的蓟州人,陆宁津完全不信邪。他朝东西南北方都探索了一番,一盏茶过后,痛苦地承认,自己某种程度上算落难了。

前面有一户人家,门口挂着两个点亮的纸灯笼,陆宁津正在纠结要不要去敲门,忽然听见背后一阵脚步疾奔的声音。

在漆黑的巷子里有人疾奔,陆宁津立刻不祥地联想到了杀人越货。黑夜的蓟州城暗流涌动,各方势力脱去伪装,这世道内忧外患,菩萨闭眼,官府人力有限,也只能装聋作哑。

他还没摸出后腰的防身匕首,就有一个彪形大汉从天而降,直直砸到了他身前。借着灯笼的火光,陆宁津看出大汉已经身中数刀,几乎要将他身下的积水染成红色。

大汉根本无暇顾及陆宁津这个围观群众,虽然身受重伤,却依然奋力爬起身来,两把长刀护在身前,竟然不受控制地相互碰撞,叮叮当当如同炒豆子。

这铁塔一样的大汉竟然在瑟瑟发抖。

追他的人究竟是什么夜叉妖鬼。

陆宁津暗叫不好,瞅准时机,准备跑路。他还没来得及跑路,瞬息之间,追杀大汉的人就越过街角,逼了上来。

虽然方才下过小雨,北方的天空依旧清朗,月亮透过乌云,将水银色的光华投进巷子,照亮了那人的脸。

来人一身黑色蜀锦长袍,洒落着艳红如血的枫叶。高马尾利落地被金丝抹额束起,他停住脚步,抹额末端红色流苏摇晃,一张脸面无表情,宛如玉面修罗。

居然又是这个熟人。

陆宁津暗骂一声,决定以后出门之前先翻翻老黄历。

上班第二天看到顶头上司持刀行凶怎么办,在线等,急。

燕幽云将手中剑挽了个花:“我听说太子的死士从不求饶。”

不同于惯用的九节鞭,这小王爷今夜使的是一柄薄剑,剑身流银,也并非凡品。
陆宁津这才注意到,大汉身上穿的乃是一件夜行衣,脸也被一条黑色丝帕遮了个结实,显然是个刺客。

大汉后退一步,一脸畏惧,嘴上却冷笑道:“王爷,鄙人只是奉命来提点你,好日子到头了。”

“果真不求饶?”燕幽云挑眉,“也罢,黄泉路不好走,你注意脚下。”

他出剑的动作人眼几乎看不见,只见一道冷光瞬间就撞上了刺客的双刀,兵器蜂鸣,大汉勉力支持,劲瘦的燕幽云竟然将他逼得连连后退。虽然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兵器还是多少交代了刺客的来路。那是两柄弯曲的苗刀,刀法也是大开大合,迅疾如蛇。

一回合结束,大汉再次跌倒,显然已到强弩之末。燕幽云左手背后,右手虎口上抬,是一个看似闲散的起手式。“兄台,看兵器,你是苗寨的散户吧。雇你卖命的那个大人物做事滴水不漏,即使你我都知道他是谁,从你查起,也查不到他的头上。”

“我不要别的,明日到明堂来找我,在百官前说出他的名字。不知道你怎么想,我最讨厌下雨天打架。你现在就走,还能赶在桂子阁打烊之前,让人给你烫一壶好酒。”

苗人一愣,握刀的手微不可察地颤抖了一瞬。

最终,他只是苦笑了一声。

“王爷,做我这一行的,哪有退路。”

燕幽云叹了口气:“是么。看来我们都没有退路。”
还未及苗人重新举刀,黑暗中箭矢破空,迅捷无匹,阴冷却精准地深深扎入了苗人的心窝。

燕幽云凭空跃起,在墙砖上接力,转身就翻上了屋顶。然而暮色深沉,那柄箭射来的方向一片漆黑,半点响动也无。从箭羽的啸叫声来听,甚至还在百码之外。

风筝断了线。

燕幽云收剑回鞘,跳下屋顶。

陆宁津触了触苗人的心脉,已经咽了最后一口气。

燕幽云瞧着他,倒是一点也不意外,果然从一开始就发现陆宁津躲在旁边。看他关心苗人,淡淡解释道:“太子做事精明,刺客身后果然还跟着一个线人,一般叫风筝。刺客若落入对方手中,或者有了异心,格杀勿论。”

陆宁津检查苗人口唇,竟然是一片乌紫色。“他中毒了?”
“剧毒。十二个时辰内不取到我性命,没有解药。”燕幽云抬起手臂,那苗人虽然不是他的对手,但也不是完全没在他这儿讨到便宜。他手臂被苗刀带了一下,血浸透了衣袖。

“……太子?”陆宁津皱眉,连行刺手段都如此狠辣,这太子和传闻中的形象不太一样啊。本朝太子在民间声誉极好,一副清正温煦的样子。

和眼前臭名昭著的燕幽云完全不同。

燕幽云不置可否,从怀中掏出一方锦帕,盖在了苗人脸上,双手合十,俨然是佛教徒的礼拜。

陆宁津拉过燕幽云的手,刀伤相当深,他在雨中追逐了一晚,又是用剑的手,伤口的血都快流尽了,开始隐约泛白。

陆宁津将桂花酒倒在匕首上,引燃火折子,呼地吹了口气,几点火星飘到刀尖上,瞬间腾起了蓝色的火苗。

陆宁津看着燕幽云的眼睛:“王爷,你家八哥今年几岁了?”

燕幽云看他动作,就知道他是要用火帮自己烫伤口,先简单处理。势必要先跟自己拉点家常转移注意力,只是没想到他忽然提起八哥,当下一愣,还没回答,烧红的匕首就贴近他的皮肉,将伤口烫得一阵剧痛。他咬紧牙关,语气听不出一丝异样:“刚两岁,特别能吃。”

陆宁津慢条斯理地缠着自己衣服下摆做成的简易纱布:“回去敷点金疮药,长好之前不要碰水,禁食辛辣和发物,忌劳心劳神。”

燕幽云若有所思,看着陆宁津,似乎要说些什么。

不等他开口,陆宁津就朝他冷酷一挥手:“王爷不必多礼,天色不早了,下官得回去了。”

燕幽云看着他朝西走了几步,顿了顿,又转了回来。

燕幽云:?
陆宁津道:“王爷有所不知,先太守苏大人让我替他打理太守府花园,将宅子后门钥匙给了我。园里有几株芍药和兰花,来之不易。您前两天乔迁,我就没去打扰,现在不照料不行了,我明天能去吗?”

燕幽云默默解下钥匙,递给了他。看来太守府已经换了门锁。

陆宁津快乐地接过,又朝燕幽云拱了拱手,似乎有些难以启齿:“王爷认得路吗,烦请捎带下官一程,我刚刚……迷路了。”

燕幽云:……。

 

昨日巷中偶遇之后,燕幽云对陆宁津并无其他表示。陆宁津正心中大定,以为这一劫就这么平安渡了,朝会结束之后,清王的心腹又找上了他。

“陆大人,燕太守有请了。”
陆宁津忐忑着进了太守府,刚一抬头,迎面就飞来一只硕大的蛤蟆。

来不及疑惑,陆宁津及时闪身,伸手轻轻一捞,那蛤蟆就落在了他的手心。这蛤蟆通体金黄,体型硕大,陆宁津正在端详,庭前就闹哄哄地跑来了一大群人。

“这位公子!是你救了阿金!”

为首的青年一身白衣,手里还拿着一柄画了花鸟山石的纸扇,一派风流俊秀。然而青年此时正热泪盈眶,灼灼双目看定了陆宁津手里的蛤蟆,仿佛和它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他身后跟定了十数个长衫青年,都作一样打扮,显然是这人养的一帮文人墨客。

陆宁津联系上下文,扬了扬手:“阿金?是它?”

“没错!”青年庄重地从他手里接过蛤蟆,“它是一只神蛤,不但聪明绝顶,还善解人意。公子今日救了阿金,等于也救了我。此后,公子就算我的恩人了!”

这一番剖白不能不说情真意切,就是主角是只蛤蟆。陆宁津再怎么看,都瞧不出阿金有什么特别之处。把它丢进蓟州城外农田,可能这青年自己都分不清满地乱蹦的哪一只是阿金。

“陆大人,你不用理他。”熟悉的声音响起,燕幽云从青年身后探出头来,一脸无奈,“他从小娇生惯养,没大没小惯了。”

今日他依旧是一袭红衣,倒不是初来蓟州时那件正红官服,是件随意的便服,腰间一个皮制束带,上面别着那条著名的九节鞭。抬起胳膊,上面栖着一只肥鸟,还在大声挑衅:“来啊!孙砸!”

白衣青年怀中的蛤蟆瞬间激动起来,厉声蛙鸣。一鸟一蛙隔空对骂,羽毛乱飞,场面十分混乱。原来刚才蛤蟆凌空飞来,不是没有原因的。

“二大爷,闭嘴。”燕幽云朝八哥脑门敲了一记,八哥委屈地哼了一声,还是乖乖遵命了。蛤蟆得意地呱了两声,也安静了下来。

果不其然,这贫嘴的鸟就是王爷的爱宠二大爷。陆宁津哭笑不得。

白衣青年朝燕幽云翻了个硕大的白眼,转向陆宁津,瞬间变脸,笑容满面地朝他拱手:“原来是陆大人,久闻大名。鄙人卢翎,大名府尹卢大人长子,汴京人氏。于公,和大人一样,是蓟州太守的新任长史。于私,是燕幽云的发小儿,和他一段孽缘,倒霉透顶。”

陆宁津和卢翎寒暄过,暗自思忖,汴京卢氏,一直是清王的亲信,眼前这两个人的关系,恐怕不止发小,还有政治盟友,甚至是君臣。传闻清王殿下离开汴京就任蓟州另有隐情,又看卢翎也同朝为官,看来清王这支势力在汴京此刻已经一损俱损。

羽翼在侧,并非是赋闲的形容,是要做点大事的。

燕幽云在蓟州,打算呆多久?

他尚在深思,燕幽云就开了口:“说来惭愧,今日叫陆大人过来,也没什么正事。我和卢翎两个汴京人氏,对蓟州民风一无所知。听闻陆大人是本地人,又官居长史,自然要和我们亲厚。就想求陆大人,带我们出门逛逛。”
身为蓟州太守的两个长史之一,陆宁津的职责范围是很广的。除了协领官员,管理花名册,还包括为官员任免撰文,记录褒贬。

虽然长史的工作显然不包括陪太守逛街,但他曾经为先代太守苏大人打理花园,几乎成了太守府的园丁。比起来,陪逛街几乎可以说是举手之劳了。

陆宁津满口答应,待跨出院落,才意识到卢翎的文人墨客团也跟了上来。一行人浩浩荡荡,颇为壮观。陆宁津谨慎地发问:“我们今日,是微服出巡吗?”

燕幽云明白了他的疑惑,直接对卢翎道:“让你的代笔团哪凉快哪呆着吧。”
“我呸,你就是嫉妒我文采出众,天天污蔑我的文人墨客是代笔。”卢翎嘴上不饶人,还是遣散了众人。三人一个护卫也不带,朝西市逛了过去。


天津饭盆
在天津发现了即能烤又能涮的自助餐
在天津发现了即能烤又能涮的自助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