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天海

12882浏览    4802参与
两亿

“我是豆腐!”

“那我就是海锅”

我们是一对比控哦

但大家都是意难平啊哈哈

很少营业,低调老死不见

今天我们聊聊吧

天海比麻乃大一期

年龄相同,是青梅竹马

麻乃对天海初见

很不好

“很任性的人,很容易善变,和他工作很累人的说”

天海对麻乃外面骗了

什么软软的豆腐骗人的

“很不配合,古怪的女生,木头木头我才不喜欢呢,人太闷死!”

对视就是

吐舌头,做鬼脸

好幼稚啊哈哈哈

麻乃练习久的话,天海就会等着

如果不完美的话

麻乃会嗑死在这

“很认真呢,不服输追求完美的这方面”

“我就不一样了,会坚持不下去,想放弃很难,只能忍自己到哭了。”

天海一段的工作

喘...

“我是豆腐!”

“那我就是海锅”

我们是一对比控哦

但大家都是意难平啊哈哈

很少营业,低调老死不见

今天我们聊聊吧

天海比麻乃大一期

年龄相同,是青梅竹马

麻乃对天海初见

很不好

“很任性的人,很容易善变,和他工作很累人的说”

天海对麻乃外面骗了

什么软软的豆腐骗人的

“很不配合,古怪的女生,木头木头我才不喜欢呢,人太闷死!”

对视就是

吐舌头,做鬼脸

好幼稚啊哈哈哈

麻乃练习久的话,天海就会等着

如果不完美的话

麻乃会嗑死在这

“很认真呢,不服输追求完美的这方面”

“我就不一样了,会坚持不下去,想放弃很难,只能忍自己到哭了。”

天海一段的工作

喘不上气 会爆哭

麻乃一直陪着

豆腐在身边

海锅能对豆腐说很多话

像心里忍好久的,脑子一火的

巴巴拉拉

“都不知道怎么脆弱”

“讲完出来,自己都很丟人”

麻乃会和天海争吵

原因练习上的不配合

但天海都没说几句很敷衍 

算了算了,很任性随便态度

麻乃真的很想打他一拳

“就是很讨厌!”

“我不想跟你吵架吗!”

这里写的有点像谷梅了,拉回来拉回来

正反吵吵,说了说

你那点藏心事,麻乃摸个都懂了

装合配,慢慢接受

融入了天海身边

天海个死傲娇看不见

身体诚实的呢!

豆腐不开心了哭了

海锅哄哄抱抱

豆腐嫌弃看海锅

内心老婆看我了害羞啊

“我看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我偏不说,哼!”

一来二去,窗帘纸还是没通

麻乃花嫁穿了,团就和你退了

这辈子就你了,海锅不从

倒贴老婆都不要

你傻子还是我傻

你傲娇有什么好处

麻乃过了这村没这店

回头草不吃

天海到嘴鸭子不能飞

办了硬来

麻乃不亏

自己做受

抱了饱

后面散了散了

咱俩没啥了

就这样,天海香了


小剧场

麻乃:要咱俩现实像这个多好,没怎么多绕来绕去。

天海:你说啥是啥

我:要麻乃做就对了,天海就不乖乖的了,不香

(不是写的就不是天麻了,没事昨天你后天我,你两还是你两,就这样得了。)












两亿

久翅

儿童节赶写的

自己本命cp了,好久不写了

小心心会给我吗?谢谢您了


真琴练习完

角落埋头

久世去看看

“马米,怎么了?”

真琴可怜巴巴

“一酱,那个……”

久世听到很小声

耳朵靠近点才听见

“咦!咦?是真的吗?”

真琴点点头

久世拿来衣服给真琴

让才去厕所,自己也没有

要向尤拉借的说

下了练习

久世送真琴回家

真琴到家很虚弱

久世多留了下来照顾

真琴躺床上

久世给了一杯热水

“下次来了,要多注意点哦”

真琴瞄一眼久世

脸红了

“可是……前以我停了,和一酱做那次后……”

久世听了耳朵红了

内心想想

好像是自己负责吗?

脑子快想想回忆一...

儿童节赶写的

自己本命cp了,好久不写了

小心心会给我吗?谢谢您了


真琴练习完

角落埋头

久世去看看

“马米,怎么了?”

真琴可怜巴巴

“一酱,那个……”

久世听到很小声

耳朵靠近点才听见

“咦!咦?是真的吗?”

真琴点点头

久世拿来衣服给真琴

让才去厕所,自己也没有

要向尤拉借的说

下了练习

久世送真琴回家

真琴到家很虚弱

久世多留了下来照顾

真琴躺床上

久世给了一杯热水

“下次来了,要多注意点哦”

真琴瞄一眼久世

脸红了

“可是……前以我停了,和一酱做那次后……”

久世听了耳朵红了

内心想想

好像是自己负责吗?

脑子快想想回忆一下

之前真琴成久世二番

多接触多了点

是有点对真琴想

久世明明知道没过线啊

而已那时真琴不是和尤拉吗?

尤拉看上去是真琴啊?

久世乱七八糟了

“那次啊?”

真琴凉了半截

“你忘了?”

病娇的声音,说的很大声

久世僵着冒汗

快改口

“不是不是我……”

真琴生气了

“反正是我自愿的,不关你的事了,谢谢你照顾我,你回去吧!”

久世看再解释没用了

离开了真琴家

隔天

久世找尤拉说多照顾真琴

说完了久世想想想问一下

久世大悟

是自己酒喝,在上个月

大家一起快快乐乐喝酒

然后喝完,久世送最后真琴回去

急不住上楼家吐了

睡了和真琴一张床

什么都没有!

真琴就喝醉,见久世吐半死

“我自愿的分了,你放心安心睡吧”

久世分到一边床旁边

睡到天亮,真琴醒来自什么都不记的

锅全是久世了,说不出话来了

尤拉还以为你们有什么?

上次真琴看电影怪怪的?

久世跟尤拉否认

走了出去叹口气

碰到真琴

久世呐喊反路快走快走

真琴拉住久世

久世转身

真琴说听到了尤拉和她话

“我误会你了,你不是那种人,对不起啊,衣服还你,谢谢拜拜。”

结结巴巴的说了几句话

久世拿衣服看着低头

“太好了,我是清白的呜呜呜”


小剧场

尤拉:所以啊,久世好骗哈哈

真琴:是呢是呢,我说停了真信了,真的很小孩子

久世:原来你们还拿了这个?恶作剧我!那个会吓死我的啊!

(两个魔鬼啊,可怜久世一秒,内容搞笑而己)












这里是小藜

内含恐怖元素,人物死亡设定,别喷我

内含天海和双波

内含恐怖元素,人物死亡设定,别喷我

内含天海和双波

两亿

61

熊孩子

凉风:我们把弄剑幸了,下一个搞谁呢?

朝凪:大地君吧

要礼物

翅膀:你又不是小孩,要礼物干吗?

檀丽:呜呜呜,你不爱我了

桃礼物

天海:内衣??布料好少

麻乃:当然了,狗狗穿的吗!

想任性

优子:你下来!

姿月:不要,优子抱抱才下去

一起忆回吧

爱奶奶:你老骨头,骑得动车吗?

剑幸:不要小看我了,上车!

一起幼稚吧

大和:是想玩偶像剧过家家去下

梅子:如果你想,我们永远不醒来吧


熊孩子

凉风:我们把弄剑幸了,下一个搞谁呢?

朝凪:大地君吧

要礼物

翅膀:你又不是小孩,要礼物干吗?

檀丽:呜呜呜,你不爱我了

桃礼物

天海:内衣??布料好少

麻乃:当然了,狗狗穿的吗!

想任性

优子:你下来!

姿月:不要,优子抱抱才下去

一起忆回吧

爱奶奶:你老骨头,骑得动车吗?

剑幸:不要小看我了,上车!

一起幼稚吧

大和:是想玩偶像剧过家家去下

梅子:如果你想,我们永远不醒来吧




两亿

尤翼

会给我小心心吗?

谢谢您了


你好,我叫尤拉

名出生为宝塚

在宝塚,做着女役

啊,算一份工作呢?

呦!我叫马米

一起,在宝塚哦

是一位男役呢

还挺喜欢这工作

因为认识了我的旁边人了

好同期,老闺蜜啊

尤拉一拍马米头

“我很老吗?那你以后叫我姐吧!”

马米摸摸头

我们是恋人

在宝塚忌讳这个

刚开始马米很敏感

害怕别人目光

但尤拉一直很温柔

身边陪着

果然有爱一切,不是问题

我们选了反了役

能偷偷的一起了

后来久了

觉得忌讳不在眼里

周围人还挺多的

大学里自由的

在宝塚,我们有了空间

亲吻,拥抱,牵手

后来替组,好幸运啊

更近更近了...

会给我小心心吗?

谢谢您了


你好,我叫尤拉

名出生为宝塚

在宝塚,做着女役

啊,算一份工作呢?

呦!我叫马米

一起,在宝塚哦

是一位男役呢

还挺喜欢这工作

因为认识了我的旁边人了

好同期,老闺蜜啊

尤拉一拍马米头

“我很老吗?那你以后叫我姐吧!”

马米摸摸头

我们是恋人

在宝塚忌讳这个

刚开始马米很敏感

害怕别人目光

但尤拉一直很温柔

身边陪着

果然有爱一切,不是问题

我们选了反了役

能偷偷的一起了

后来久了

觉得忌讳不在眼里

周围人还挺多的

大学里自由的

在宝塚,我们有了空间

亲吻,拥抱,牵手

后来替组,好幸运啊

更近更近了

马米还是很害羞的

尤拉很直接

一次就给办了

“咳咳咳,没黄色,不给开车”

“这事背着点为好”

别人眼了克星,冤家路窄

我们装的好吧

然后

完了我们分手

尤拉退寿结婚

马米变了是翅膀

台上告别

台下不见了

很平淡吧

第一次,一切

给身边人,觉得没很未

让在我那年纪,叛逆一回

尤拉带着我,我什么害怕都没了

“遇上你真好”

“多了你陪伴”

还好那时年纪跟对人了

是自己喜欢的

翅膀来后在淡了几个

没能走到后面

离了退了

自己一个人,辞了宝塚

离开

“啊?问我还爱尤拉了吗?恩……爱啊是一直,但爱是不打扰。”













EvilDeer

《两阕·上阕》第三十八章 长安忆·水漫金山

第三十八章 长安忆·水漫金山


正在第三道天雷打下之时,那耀眼的银光之中倏然闪现一道人影,径直落在金炉上方,以紫阳罩生生挡下这一击。刺目的雷火霎时沿着罩身翻滚成花,令那施法之人心脉巨颤,猛地吐出一口污血来。

不远处赵延平看清来人,得偿一笑。

“妖女现身,速将其拿下!”

此令一出,便见那方才随行而来的几员朝臣分列成阵,斗指两仪,乾生四象,沟通八卦阴阳。

“列!”

赵延平亲自出手,于阵眼一点,霎时间便有金丝罗网铺天盖地伸张开来。

那雷火悍烈泼辣,白素贞本是孕体,功力被散去六成,先前又强行化形,已是大大地折损了气血,如今勉强挡下...


第三十八章 长安忆·水漫金山

 

 

正在第三道天雷打下之时,那耀眼的银光之中倏然闪现一道人影,径直落在金炉上方,以紫阳罩生生挡下这一击。刺目的雷火霎时沿着罩身翻滚成花,令那施法之人心脉巨颤,猛地吐出一口污血来。

不远处赵延平看清来人,得偿一笑。

“妖女现身,速将其拿下!”

此令一出,便见那方才随行而来的几员朝臣分列成阵,斗指两仪,乾生四象,沟通八卦阴阳。

“列!”

赵延平亲自出手,于阵眼一点,霎时间便有金丝罗网铺天盖地伸张开来。

那雷火悍烈泼辣,白素贞本是孕体,功力被散去六成,先前又强行化形,已是大大地折损了气血,如今勉强挡下三击,只觉周身如临极刑,灼痛难忍。

此刻眼见那赵延平列阵而来,情急之下以紫阳罩将那金炉笼在其中,又划掌滴落三点殷红于上。陡然一记轰鸣袭来,罩身铮凛嘶吼,那雷火打落之处当即被扯开一道裂痕。

与此同时白素贞心口一痛,喉间即刻又是一股腥甜。

此法以心血为养,紫阳罩在,汲施法者六分修为;紫阳罩破,毁施法者七分精血,可谓是生死博弈,休戚于一线之间。

可恼那赵延平却是来势汹汹,只等白素贞分身乏术,令阵中数人齐齐催动阵法,那金丝便如精兵利刃,朝白素贞穿刺而去。

白素贞余光只见万千金丝凌厉而来,手中将将施毕修护咒,便急忙扭转头来施法去挡。

只是这几个列阵之人似乎也颇有些修为,教那金丝来势凶猛,不及她拉开掌法,便已有数缕金光穿她心门而过。

霎时间热血四溅,那紫阳罩应声裂出一道巨口。

第八道天雷落下,直奔那缺口而去。

白素贞虽是痛极,也欲抽身去挡,却又被那金丝团团困住,寸步难行。

眼见那天雷要穿口而入,猛然不知何处飞来一抹金光填补至罩身残缺之处,与雷火迎头撞上的刹那竟生生将那火团扭转了走势,直朝那寺外飞扑而去。

眨眼间火光高升,将这金山寺完全置在了火海之中。

赵延平观此景心中一惊,只牢牢盯住白素贞浑圆的腹间隐隐还在流窜的金光。

但见她此时双眼蔚若蓝海,又以赤焰为瞳,通身杀伐之气显然与方才大有出入。

一手负背,一手陡然高扬,却见那由远及近疾速扑来一物,稳稳落于白素贞掌中。

众人定睛细看,皆都惊出一身冷汗。

白素贞手中此物,由天地精气自然养成,传有戮神斩仙之力,便是当朝镇国重器,栊鷵剑。

这天子剑在白素贞手中,好似游龙入海,腾转自如。

众人尚在惊诧之中,便已被白素贞手起剑落,结果了数人。这才反应过来想故技重施,却已是势力残落,溃不成军。

只是天雷之火无俗物可灭,转眼间放肆吞吐,愈演愈烈,在白素贞素白的衣衫上辉映出一泼顶风摇曳的血色。

她仰目上指,伴随着一声低沉的吟啸,一条硕大的银龙腾空而出,霎时便有洪涛巨浪自天边涌来,漫入金山寺中,将那寺中滚滚烈焰与那险些要蔓延至山下寻常百姓家的雷火悉数浇灭。

又在金山寺外围平地而起四面高墙,将那水火皆与外世隔断。

而在这银龙离身的同时白素贞倒落在地。

奇特的是那银鳞龙脊之上有两扇白翼正洒落金光。

这模样与那晚白素贞所化真身极为相像,却分明更具纯阳之气。

此时一跃而上,在雷云之间与那金龙争斗。不消片刻,那金龙便被其利爪划破了龙脊。

诡异的是那金色龙鳞之下,却隐隐可见另一层黑色鳞片,在雷火中闪着异光。

赵延平暗道不好,然而事到如今,再无退路,索性抱了死心,运毕生功力于一记绝杀,直打那紫阳罩中金光填补之处。

转眼间星光四溅,灵力肆窜,那紫阳金罩之上又添一泼污血,却意外地纹丝未动,安然无恙。

反观赵延平胸腹翻腾,嘴角挂有鲜红,直退出十步开外,大口喘着粗气。

甫一定睛,却见那金炉前一白须老儿飘然而至,正大开乾坤掌凭空隔断一面气墙。

退可御防,进可杀敌,乃是古传的大技。

“曹松和!你…!”

右相此时手握通天杖,丝毫不给赵延平喘息的机会,连连挥仗打出数记强击。

这通天杖是右相追随先皇征战之时收缴的神兵利器,多年前被先皇亲自开刃赐与右相,具有汲天地之力化为己用的神效。一杖便有如蕴千钧之力,寻常妖魔大多不堪其一击。

那赵延平此前消耗颇大,眼下已不足六成修为,堪堪接下三杖,便已是护身罩破碎,再难招架。

霎时青雾缭绕,待之退去,独留一物青面单蹄,貌似蛮牛,体形硕大有如深山猛兽。

此时扬蹄一啸,声似震天雷鸣,周身耀若日光,气势磅礴颇有威慑之像。

怪的是这赵延平因气衰而现出真身之时,那半空之中飞腾的金龙陡然身形一顿,随即有大片金鳞剥落下来,直到那一对傲立的龙角也脱落消失,这才露出了它原本样貌:

长身尖脑,三爪黑鳞,分明像是一条未曾化龙的蛟!

曹松和仰头一望,顿觉眼中有热泪涌上,直对着空中屈膝一跪。

“老臣,愧对陛下啊…”

只是尚不及他多感,那牛兽便卯势攻来。

曹松和握拳捶地,又将通天杖猛然一掷,摇身之时也已化出兽形:

狮身马蹄,头生三眼两角,白须双翼,颇有傲骨仙姿。

落地之时正对上那牛兽攻势,随即大开阵仗,两兽缠斗一团。

再看那空中,黑蛟显真身之后似乎愈加狂暴。此时天雷不再下落,却也有雷火残留在云海之中,劈闪游走,颇为骇人。

如此那皓白银龙乘势强攻,连胜黑蛟数招,更觉此蛟虽性情暴戾,但似乎并未开智,一味只懂蛮攻。

只是唯一有一点意图似乎颇为明确,缠斗间有意无意,频频寻机想要探向地面,似是想摧毁那金炉。

或者说,是想摧毁被困在其中的凤凰。

眼下银龙虽占上风,但显然因化形过久,渐显吃力。此间为避黑蛟攻击,与其错开身去,却也无意间让出了一个身位,将那金炉暴露在黑蛟眼前。

只见那蛟儿乘机飞身而下,径直向那金炉扑去。

银龙急忙去追,却始终与之相差毫厘,情急之下只得将硕形龙身极速缩小,化作银索一根,顶头一窜缚于那蛟身之上,层层捆绑,将其死死勒住。

黑蛟吃痛减速,以利爪挣扯银索,又以獠牙撕咬,极尽厉招。

那银龙到底肉身并未完全成型,眼下这真身也是强行以元神所化,本便无法持久,又经此鏖战,已是气血亏损。眼下被黑蛟以蛮力攻击,转眼已是伤痕遍体。

而此时那倒落在紫阳罩旁的白素贞突然浑身一颤,依旧双目紧闭,只是那秀气的眉峰深深叠起,双手猛然落于腹间,纤指紧紧攥起,指节泛白,似乎是痛苦至极。

随着白素贞的意识回到肉身,那银龙也终于支撑不住,松开了黑蛟直直摔落下来,化作点点金光回至白素贞腹间。

神魂回体,因冲击过大,白素贞猛一吃痛,唇间泄出一声闷哼,却依旧不见醒转。

那原本温软隆起的腹部比起先前又大上了一圈,此时却有极寒之气环绕着打转,那腹底也已开始发硬。

这症像,分明是即将要分娩了。

只是那黑蛟断然无有怜惜之心,觉出身上再无禁锢,又向那金炉扑去。

一旁曹松和见状,因与牛兽相斗无以抽身,忙唤了通天杖前去阻拦。

一面又传音入耳道:“殿下有难,娘娘速速醒来!”

那白素贞于困顿之中被强音震扰,倏尔回魂,却只觉周身有铺天盖地的痛楚袭来,随即又被腹中异于寻常的疼痛盖过,令她睁眼的刹那即刻湿了眼眶。

曹松和不知,眼下的白素贞功力尽失,自保尚且不能,又如何有余力解救那被困的凤凰。

她只管蜷缩成团,死死护着肚腹低哼。

渐渐地脑中越来越乱,可那疼痛却折磨得她清醒万分。

不知过了多久,又不知是不是错觉,她仿佛听到那人在她耳边轻轻唤她:

“素贞…素贞…”

她拼命睁开眼睛想看看那人,却发现眼前依旧是那副昏天黑地的战象。

哪有什么恩爱夫妻,哪有什么落魄凤凰。

她终于脱了力,委屈得落下泪来,只累得合上了眼睛,却不曾看到那由补天石炼筑而成的紫金炉竟生出几道裂痕来。

只是如此一来,本为保护之用隔断内外的紫阳罩,眼前却反倒成了阻碍。

曹松和眼观此景,才终于领悟到大局已定的事实,此时龙骨已生异端,阵法难再维持,若再执意坚持,真恐要酿成大错。

遂主意暗定,看了一眼意识迷离的白素贞,心下一横,用心诀将那通天杖瞬间抽离,疾速打落,硬生生将紫阳罩击碎,撞于紫金炉上。

这一个刹那,白素贞只觉心口一阵剧痛,好似万刃穿心而过。

在她跌入昏暗的瞬间,她仿佛看见一副硕大的羽翼破那金炉而出,一半如曜石深邃,袒露焦骨;一半如烈焰赤耀,殷红如血。

那傲岸的身姿,比她的凤凰,

更加漂亮…

 

 

 

口水话:

 

首先补充说明一下:

右相曹松和原型为白泽,其本身的设定就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博古通今,知晓天下所有神怪的真身由来以及驱除之法,是令人逢凶化吉的吉兽

左相赵延平原型为夔牛,其本身设定是吼叫声如雷鸣,且伴有日月般的光辉,出现时常伴有狂风暴雨。我在本文中将之修改为掌握引雷之术的悍兽

其次,

曹松和这个人物其实在我的构想里是个非常复杂的人物,但是既然这里是个副本,我就不多讲了,至于他为什么会有这样前后不一的行径,我下章会讲

两亿

“借钱没有,要命一条”

“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我想问你有没有空”

尤拉背上行李

看着真琴

“干吗?”

1997年的泰坦尼克号  

身为感性的真琴

很感兴趣

早想看看

不过理性尤拉不感兴趣

“你自己小女孩看吧,老娘走了”

“不行都来,我票都买了好了”

尤拉不是没真琴男役力气

而是真琴求之下

“看完走人被磨磨唧唧的啊!”

真琴一脸满足

乖巧重复回答

“好好好……”

没过一会哭唧唧的真琴

“她们好苦呜呜呜呜”

尤拉看着她哭

心里只想笑

“纸拿去了,衣服都是”

真琴拍了一下尤拉

心里驾她冷血

结束真琴多少情绪好过来

尤拉拎着进去了...

“借钱没有,要命一条”

“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我想问你有没有空”

尤拉背上行李

看着真琴

“干吗?”

1997年的泰坦尼克号  

身为感性的真琴

很感兴趣

早想看看

不过理性尤拉不感兴趣

“你自己小女孩看吧,老娘走了”

“不行都来,我票都买了好了”

尤拉不是没真琴男役力气

而是真琴求之下

“看完走人被磨磨唧唧的啊!”

真琴一脸满足

乖巧重复回答

“好好好……”

没过一会哭唧唧的真琴

“她们好苦呜呜呜呜”

尤拉看着她哭

心里只想笑

“纸拿去了,衣服都是”

真琴拍了一下尤拉

心里驾她冷血

结束真琴多少情绪好过来

尤拉拎着进去了

走了走了进口

看时间,尤拉就想

回家洗洗睡吧

真琴先开口

“吃宵夜吗?”

尤拉被着去了

“你这家伙怎么了?”

“嗯?就饿了”

“真的?”

“别怀疑我吗”

“那你说”

“人家太久没少女了”

尤拉真想

死劲打真琴

太久没少女有毛病啊!

老娘没时间跟玩!

不干了,走人

真琴求别走

尤拉难得腿上挂件

造孽啊,有你怎么个同期

同一个组!嫌弃特别嫌弃

谁能把她拿走!

上练习

真琴看着尤拉

拍拍旁边的位子

尤拉拍了一掌过来

“要干吗?一天天的”

“我唱歌给你听啊”

尤拉心里跳一下

有良心了

下秒听了

想打死她冲动

“谁是你妈妈,皮痒了是吧,次打啊!”

这两只相亲相爱的日常

比喻背后小纸条

可爱的调戏玩玩

神仙打架恶作剧

真好?哦耶!


小剧场

真琴:演个啥?(贱贱的)

尤拉:我也没懂?

我:你们的姐妹情深啊哈哈哈

(被暴打(个_个))









两亿

番外荷花

会给我小心心吗?

哈哈我来了,这个番外和天麻一样,能发甜能苦的,本想写谷梅好家伙不输这两组,摸摸头是邻居?写没写过的吧,一秒月月真可怜,还有想看蜜枣吗?并别的,啊说太多了(评论告诉我吧♪(′ε′‧̣̥̇))


总花坐和央旁边

和央搓了衣服

有点不自在

一靠近,一躲远

总花老喜欢逗她

“哇!”

和央抱成一团

可怜兮兮

总花笑嘻嘻

“真可爱,下次再找你玩”

真像小学放学恶霸大花猫

“和央桑?和央桑?”

和央和她搭话

“干吗?”

总花看她

坏笑的

“没事啊,叫叫你,你就叫叫我呗”

和央背身过去

“才不要,这样无聊的事”

就算总花一脸楚楚可怜

和央不会的...

会给我小心心吗?

哈哈我来了,这个番外和天麻一样,能发甜能苦的,本想写谷梅好家伙不输这两组,摸摸头是邻居?写没写过的吧,一秒月月真可怜,还有想看蜜枣吗?并别的,啊说太多了(评论告诉我吧♪(′ε′‧̣̥̇))


总花坐和央旁边

和央搓了衣服

有点不自在

一靠近,一躲远

总花老喜欢逗她

“哇!”

和央抱成一团

可怜兮兮

总花笑嘻嘻

“真可爱,下次再找你玩”

真像小学放学恶霸大花猫

“和央桑?和央桑?”

和央和她搭话

“干吗?”

总花看她

坏笑的

“没事啊,叫叫你,你就叫叫我呗”

和央背身过去

“才不要,这样无聊的事”

就算总花一脸楚楚可怜

和央不会的

下秒月月从背后出现

慈父的微笑

“总花前辈。”

总花躲后背偷笑

和央被搞成一日必须的

总花就是一个小女孩

总跟自己后面

影子甩不开


那天宙王走了

总花哭了又哭

脸上流的没停

厕所躲起来

月月叫她都不出来

还是大家走了

黑了一个人害怕总花出来

走廊总花一个影子

和央门口等着

外面看见了她

“把衣服穿上吧,大家都走了我送你回去”

总花闹了后,安静一句话没说

大家都说对宙王情深吧


过了些日子

总花休息,看镜子

不开心的样子

和央叉腰走过

问问她

“在宝塚还有什么意义?”

“你低谷期还有我啊,我可以取代她”

起身拉起花花

花跟着一起

“来放松跳跳舞啊,想想下了后想干吗?”

“想不出来”

和央对总花微笑

叮咚——


谁也没做今天下雨

总花泡在家里

一个人呆着

长蘑菇 

把自己关起来

和央打好多电话

总花不想接

和央找上门

总花没心情

“我不舒服”

“你生病了?”

总花叹气,低头抅手

“没事,你回去吧”

“我不能不管你”

总花听了后

心里不舒服

哭了出来

“我想一个人吗?不行吗?干吗管我!”

对了和央

发脾气一通

和央说了几句

两人都安静了

总花气的狂忍哭泪

和央看不下去

递纸给她


“对不起啊,我太急了,因为你不说,我不知道怎么帮你”

总花抱一团

不说话

和央看着叹气

“因为宙王?”

总花否认得看旁边

“那是什么?可以说说吗?”

总花不想说

和央装要走了

总花拉住开口了

我们花花也是个小公举呢

和央叉腰表示无奈


总花一说就没完

到晚上

和央听着

脑子要死掉了

“等一下,我们喝个水,一会淡,你不想睡觉吗?”

总花低头

“这一段时间我失眠,脑子装想的东西特别多”

“咦?不行不行一定会出事的”

后来和央老妈子的照顾花花

练习到下了后

带着散心,做别的有趣的事

陪自律生活

久而久之两只变同居了

写的真是个小机灵鬼


“哇!”

和央转身,花花抱住了她

和央习惯了

拍了拍她

“干吗了?”

“我想吃上次说那家店,求求你了”

“不行不行,才过几天还吃那家店”

“和央桑和央桑~”

“吃吃吃,吃死你”

“嘻嘻嘻,我没你怎么办啊”

“啊?你能不能站好点”

“刚好能背我啊”

“你下来,这样很危险!谁要背你了!”

然后

还是乖乖背着媳妇儿 

吃饭饭了


小剧场

和央:保姆的本子(谅了)

花花:很合适你啊(坏笑)

和央:啊?才不合适!(不是!没有的!)

花花:嘻嘻嘻(笑)

(暗中吃糖,要什么天麻谷梅,荷花搞搞这不香吗?)












两亿

月美?

小心心要给我啊!!!

艾伯特×莎拉


“软饭不吃,吃硬饭有意思”

叉着口袋

旁边的女人

包里拿出烟

艾伯特火机递了过来

莎拉点火

抬眼与他对视

一次酒吧见面初见

成熟的女人

死丈夫单身

好像一个人被扔下了

嘴巴笑笑,开口

“我可以你电话号码吗?”

莎拉笑笑,拒绝了他

艾伯特摸了摸下巴

“只是想做个朋友了”

第二次要请,莎拉接受

“可以,但我想和你跳只舞”

瞄看舞池

犹豫了

里面正有一个女人吃了我

莎拉不看他了

笑笑不说话

啊!被这个女人看不起了

“好啊”

响指打一下,音乐变了

牵着手

走进舞池

耳边低调说

“可以叫莎拉...

小心心要给我啊!!!

艾伯特×莎拉


“软饭不吃,吃硬饭有意思”

叉着口袋

旁边的女人

包里拿出烟

艾伯特火机递了过来

莎拉点火

抬眼与他对视

一次酒吧见面初见

成熟的女人

死丈夫单身

好像一个人被扔下了

嘴巴笑笑,开口

“我可以你电话号码吗?”

莎拉笑笑,拒绝了他

艾伯特摸了摸下巴

“只是想做个朋友了”

第二次要请,莎拉接受

“可以,但我想和你跳只舞”

瞄看舞池

犹豫了

里面正有一个女人吃了我

莎拉不看他了

笑笑不说话

啊!被这个女人看不起了

“好啊”

响指打一下,音乐变了

牵着手

走进舞池

耳边低调说

“可以叫莎拉吗?”

腰抱着贴近

拉了一下艾伯特耳朵

“不行哟,小白脸”

拉了开合适距离

圈一下

“啊小白脸真过分。莎拉小姐,我叫艾伯特”

莎拉看旁边一眼

“艾伯特先生,我觉得你不少女孩,我对你没兴趣这样吧”

放开他一只手

艾伯特又拉了回来

“好吧好吧,那我们做朋友,最普通那种?”

门被敲响

开门是艾伯特

带着伤

莎拉门口问他怎么了?

他很失落的不想说话

莎拉让他进来

艾伯特听了后

想转头走了

莎拉走出几步拦回他

“不要小孩任性,伤口要处理一下,还是在脸上一定不行了”

莎拉给处理伤

没看她

侧面低下头

觉自己很没面子

眼睛要哭出来了

莎拉问他怎么了?

有不熊说,忍着擦脸

“你怎么了样子,我们是朋友可以说出来的,不会笑啊”

那个女人真的母亲一样温柔

不像吵吵闹闹的那些女人

莎拉贴着窗边想事情

艾伯特走过来

问怎么了

莎拉扶头,无用

“家里的事让我心烦”

艾伯特礼貌扶肩

“可以跟我说说吗?”

靠在艾伯特肩上

莎拉有点安全感

有了心里说话的地方

“我们出国吧”

莎拉单薄睡衣

睡在腿上

艾伯特牵着她手

莎拉笑笑,摸了他脸颊

“我不想放弃一切,还有很多事靠着我……”

莎拉不说话了,看着他

艾伯特,没有生气

“对不起我说太快了,请让我在你身边好吗?朋友那样?”

“这样对你不公平了……”

艾伯特比了一手

平静对视

莎拉向他拥抱

“艾伯特”

“莎拉”

拥抱带着治愈的人

身旁有他有安全感


小剧场

姿月:你太宠丝了吧?(生气)

我:那有,一点点?

美原:这样会,很不平公(严肃)

我:下次知道了啦

尤拉:你不爱了,独宠月月

(好难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只是呜呜呜呜呜呜呜)











两亿

哈哈我认真考古一下,真宠丝,咳咳美原姐有留意,看顺哥这剧第一眼被这清新脱俗黑高跟鞋姐姐的腿流过口水!但顺哥腿太长,一比我就跟她迷走了哈哈,我可以考虑写写文了,反正手上闲着,请期待哦。

哈哈我认真考古一下,真宠丝,咳咳美原姐有留意,看顺哥这剧第一眼被这清新脱俗黑高跟鞋姐姐的腿流过口水!但顺哥腿太长,一比我就跟她迷走了哈哈,我可以考虑写写文了,反正手上闲着,请期待哦。

两亿

月花

八十年代的动漫感觉

会有人点小心心给我吗?

都好久不见呢| ू•ૅω•́)ᵎᵎᵎ

开门走出一位

蓝件带皇冠的人

贵气

看笑容四射 

手牵着旁边人

总花

优雅提裙子

紧贴着他的王

今天是婚礼现场

“你就是我的宙王,我们一起加油哦”

姿月笑笑

过去亲她的耳朵

眼睛全是宠溺

她的皇后

“我一定是神保佑,能有你”

花总听后

笑笑她

头躲姿月肩里

姿月还是笑着

摸了摸总花头

啊,好像做他挂件

都离开了

想看莫名戳了她的脸 

姿月抓回来了

拿戒指套住

好好牵着她手上

总花羞啊,拍了她

“干嘛,给我拿这个”

“有什么...

八十年代的动漫感觉

会有人点小心心给我吗?

都好久不见呢| ू•ૅω•́)ᵎᵎᵎ

开门走出一位

蓝件带皇冠的人

贵气

看笑容四射 

手牵着旁边人

总花

优雅提裙子

紧贴着他的王

今天是婚礼现场

“你就是我的宙王,我们一起加油哦”

姿月笑笑

过去亲她的耳朵

眼睛全是宠溺

她的皇后

“我一定是神保佑,能有你”

花总听后

笑笑她

头躲姿月肩里

姿月还是笑着

摸了摸总花头

啊,好像做他挂件

都离开了

想看莫名戳了她的脸 

姿月抓回来了

拿戒指套住

好好牵着她手上

总花羞啊,拍了她

“干嘛,给我拿这个”

“有什么关系,我们是比控了吗”

手摇了摇总花面前

总花低调让姿月别拿出来

姿月听了

又提高手

总花抱住姿月

算是撒娇吧

姿月才总于听了

这可比大和梅子甜了

宙王出门都溜老婆

见人别组

宠老婆,老婆的好

甜死馋死酸死

小心翅膀跨组打你

组里抱抱

亲亲日常

搞得以前月组没媳妇儿

总花内心

月月开心就是

宙王日常对老婆

累了

腰给总花靠

老婆不开心

拿和央给她出气

老婆可可爱爱

心里乐

“老子没成淡恋爱,都要淡回来!”

快快乐乐的她们

两只小日子

哦耶


小剧场

姿月:好小品啊

总花:太甜腻 

我:我喜欢,怎么样!(听我的!)











两亿

521

摔进怀里

大地:我没站稳,对不起

黑木:胸口好痛,要吹吹

来个花瓣雨吧

和央:送花酱的礼物

总花:(笑)我也有礼物,把眼睛闭上

老婆用来宠的

枣子:要你

蜜酱:讨厌了啊


摔进怀里

大地:我没站稳,对不起

黑木:胸口好痛,要吹吹

来个花瓣雨吧

和央:送花酱的礼物

总花:(笑)我也有礼物,把眼睛闭上

老婆用来宠的

枣子:要你

蜜酱:讨厌了啊



EvilDeer

《两阕·上阕》第三十七章 长安忆·沐猴而冠

第三十七章 长安忆·沐猴而冠


陈王府兵变次日,整个神都城内便张满了通缉告示。

当朝国师测算天命,道,灾星降世,祸乱皇庭。

而这命带灾祸之人,便是陈王新妃,白素贞。

堂堂皇室正妃乃千年蛇妖所化,不免令举国哗然。如今朝廷只道那陈王天海受此妖孽蛊惑,杀嫡弑父,已被“暂留”金山寺,由御前禅师亲自驱邪祛灾。

自此,陈王掌权不过半年便又遭大权轮换,而这夺权之人,更是令天下惶惶。

原来当夜举兵镇压陈王府的,便是早在一年前便已被入棺下葬的先太女,金麟大将军兮凰。

官家说法,是太女当日在军中遭人暗算,重伤难愈,故而一年来始终是暗中斡旋,密...


第三十七章 长安忆·沐猴而冠

 

 

陈王府兵变次日,整个神都城内便张满了通缉告示。

当朝国师测算天命,道,灾星降世,祸乱皇庭。

而这命带灾祸之人,便是陈王新妃,白素贞。

堂堂皇室正妃乃千年蛇妖所化,不免令举国哗然。如今朝廷只道那陈王天海受此妖孽蛊惑,杀嫡弑父,已被“暂留”金山寺,由御前禅师亲自驱邪祛灾。

自此,陈王掌权不过半年便又遭大权轮换,而这夺权之人,更是令天下惶惶。

原来当夜举兵镇压陈王府的,便是早在一年前便已被入棺下葬的先太女,金麟大将军兮凰。

官家说法,是太女当日在军中遭人暗算,重伤难愈,故而一年来始终是暗中斡旋,密查异党。

如今时机成熟,才现身拨乱反正,以正视听。

用以证明身份的,便是那只认周王一脉为主的栊鷵剑在其手中也听任摆布。甚至在太女现身当日便大展神威,血光嚣盛,千里可见。

如此一来,太女坐稳东宫,下一步便是清理朝内外叛党余孽,择日登基。

直至今日,众人才知这皇太女手段之狠辣,城府之深远。

如今要说查杀叛党,昔日站队陈王府之人,哪一个还有遁形之地?

所谓杀人诛心,斩草除根,断的便是一切再生之机。

眼下这紫微宫中,太女端坐金椅,下立左右二相,深夜密谈。

“生而有翼,五爪银鳞,此乃先史所记。”曹松和直须皱眉,似是沉吟自语。

皇太女身形微动,落手于御案之上:“依右相所言,此女有帝王相不成?”

右相不语。

赵延平深知曹松和阅书万卷,博古通今,知此事不可怠慢。

便冲太女一作礼,“殿下,万勿小视。”

太女沉思片刻,抬手一扬:“罢了,二位先生可有良策?”

曹松和一捋白须,沉沉开口:“臣,有一计。”

 

 

 

「三日后·金山寺」

 

艳阳高悬,诺大的神都城内,却是街市萧条。

商家百姓皆都闭门歇业,畏惧皇威的同时却又因好奇之心,有几个胆大的正偷开窗牖张望。

此情此景,便是缘于三日前紫微宫中颁布的公诏:

“陈王染妖气入骨,非神力不可救。

皇太女感念先皇厚德,不愿割弃亲缘。愿以真龙之身,引天雷下界,为陈王祛邪。

三日之后,神福天降,为免血光泄露,长安万事暂休,全城封禁,若有私出家门者,就地正法,以儆效尤。”

此诏一出,朝中陈王旧部即刻便有起势之意。只是当初右相倒戈之时,手握重权,眼下是兵力悬殊,实在难堪一战。

因此唯有几个真正敢剑指兮凰的,也都被当即镇压,下了昭狱。

如此一来,这明面上说是救人,实则是引雷戮之刑,要削陈王天骨。即便是民间小儿也明白的道理,这万千朝臣,却再无一人敢做这出头之鸟。

由是眼下这监禁陈王的金山寺中,摆桩设坛,中间立一硕型丹炉,又有百官于寺外围列。

眼看时辰将至,那皇太女依约露面,霎时间阴云蔽日,涩风四起。

却说是太女重伤初愈,不喜光。

只见她身着衮冕,近旁有左相赵延平与少数重臣在侧,其余人等皆清至殿外护法,以保周全。

随即见她腾空而起,化作五爪金龙真身,于那云海之间翻覆,即刻便风雨交杂,天边暗若冥府。

第一道天雷引下,正落在那紫金丹炉之上。

霎时间凤啼吟啸,划裂苍穹。

原来这金炉之内,正是被七七四十九道灵符封押的赤凤真身,陈王天海。

天海觉得自己的魂魄在天雷打下的瞬间被抽离了躯体,在燎燃的一片火海之中,她居空而立,好似一个旁观者看着自己的真身在烈焰中苦苦挣扎。

传说凤凰浴火可得重生,然而天下人不知的是,这天火之中有一种死火,只会将被炼之物焚烧为烬,断无侥幸存活之机。

只消十八道天雷劈尽,世上便再无赤凤之身。

“事到如今,殿下还看不破这俗世么?”

天海正冷眼看那烈火将她凤羽层层燃化,却听得那半空之中传来洪钟之音。

“要说看不看得破,还要承蒙禅师将本座困在此地。”

法净方丈深得先皇信赖,委其研习古法,传闻都是些超凡的秘术。

“老衲并无此力对殿下施展困身之术,不妨说,是殿下自己困住了自己。”

“呵,你这和尚,倒是牙尖嘴利。”天海猛然只觉浑身一阵剧痛,想必是自己第一根天骨已被销断了。

“本座今日被你等困在这虚无之境,杀剐听便,无须你在此聒噪。”

成王败寇,她天海并非输不起。

却听那和尚沉默片刻,又开口道:“殿下多言此间是虚幻之地,又怎知这域境之外,是确切真实的存在?”

天海心思一怔,却恍然有些失神。

只听那洪音飘渺而去:

“生死一线,祸福相依。”

这八字落地的刹那,天海只觉自己魂魄又被抽回躯体之内,随即有钻心噬骨的痛楚蔓延至全身。

此时她心中陡然一紧,却似乎在耳边捕获轻柔一语:

“凤凰别怕,我来了。”

隐姓埋名小可爱

大哥对徐小天儿真好啊,什么铁汉柔情

via大戏看北京,尹昉老师超话里找到的视频、这个太太把四集都整理了一遍,你们康康呀⬇️

https://m.weibo.cn/1980059085/4460643803075687

大哥对徐小天儿真好啊,什么铁汉柔情

via大戏看北京,尹昉老师超话里找到的视频、这个太太把四集都整理了一遍,你们康康呀⬇️

https://m.weibo.cn/1980059085/4460643803075687

隐姓埋名小可爱
迟来的嗑到 徐天:“这儿我也管...

迟来的嗑到

徐天:“这儿我也管,我大哥住这儿”

虽然我随手把大哥家的墙炸了

迟来的嗑到

徐天:“这儿我也管,我大哥住这儿”

虽然我随手把大哥家的墙炸了

两亿

月组女役的爱

名句

我会好好爱你的

主动

黑木:大地桑,求抱抱

大地:受不了你

久世:你干嘛呀(脸红脸红)

优子:真的是一被期负就这样(公主抱)

霸道

朝凪:嫁给我吧,饭我做,家我养,你就貌美如花 ,咱们退团结婚吧

凉风:呜呜呜我愿意

人家就想甜甜的恋爱

姿月:好好啊

尤拉姐:我们就可以呀


风铃直球求婚没问题吧

鼓掌鼓掌鼓掌鼓掌鼓掌鼓掌

在医院像呆子笑了起来

名句

我会好好爱你的

主动

黑木:大地桑,求抱抱

大地:受不了你

久世:你干嘛呀(脸红脸红)

优子:真的是一被期负就这样(公主抱)

霸道

朝凪:嫁给我吧,饭我做,家我养,你就貌美如花 ,咱们退团结婚吧

凉风:呜呜呜我愿意

人家就想甜甜的恋爱

姿月:好好啊

尤拉姐:我们就可以呀


风铃直球求婚没问题吧

鼓掌鼓掌鼓掌鼓掌鼓掌鼓掌

在医院像呆子笑了起来

两亿

月组男役的爱

名句

我爱可是很沉重的哦

传真机 

幸子:为什么不理我!不许躲着我?电话不可以关机!

淳哥:这家伙怎么回事?

啵一个

剑幸:爱酱(啵一个吻飞过去)

爱奶奶:去死,死老剑头

起床

翅膀:该起床了

檀丽:(撒娇)能不能别怎么快起床呀

舍不得

大和:呜呜呜梅子

梅子:我只是出去一会儿,很快回来了吗

吃醋

天海:不许你和她怎么近,下次就惩罚你

麻乃:知道了,你别生气了


名句

我爱可是很沉重的哦

传真机 

幸子:为什么不理我!不许躲着我?电话不可以关机!

淳哥:这家伙怎么回事?

啵一个

剑幸:爱酱(啵一个吻飞过去)

爱奶奶:去死,死老剑头

起床

翅膀:该起床了

檀丽:(撒娇)能不能别怎么快起床呀

舍不得

大和:呜呜呜梅子

梅子:我只是出去一会儿,很快回来了吗

吃醋

天海:不许你和她怎么近,下次就惩罚你

麻乃:知道了,你别生气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