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天涯客

41.4万浏览    2321参与
霂楪
占tag致歉一个新群,里面有一...

占tag致歉一个新群,里面有一些小可爱,会让你很开心的。还有很多活动,喜欢原耽的都来参加呀!我们一起快落!

占tag致歉一个新群,里面有一些小可爱,会让你很开心的。还有很多活动,喜欢原耽的都来参加呀!我们一起快落!

头顶黄土

【七爷·天涯客阅读体】韶华不为少年留(六)

我更新了!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鸽子精表示随缘,取关随意。


下午应该还有一更……吧,我看看我的新年沙雕文学什么时候能写完吧,还有个现pa……


虽然我是大鸽子,咕咕更新都随意。

挖坑必填好品质,不信与否都随你。


【第七章 一场热闹

乌溪缩在袖子里的手攥紧了……就像是一群任人宰割的小虫子。】


那时的乌溪还小,他不明白这种感觉叫什么。


大殿上人人轻慢的态度,他从未经历过,这使他愤怒不已,却也无能为力。他以为自己一直都很平静,只是他以为。若乌溪一无所知,怕早是先下手为强了。可他偏偏都懂,他理解自己的责任,自己的命...

我更新了!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鸽子精表示随缘,取关随意。


下午应该还有一更……吧,我看看我的新年沙雕文学什么时候能写完吧,还有个现pa……


虽然我是大鸽子,咕咕更新都随意。

挖坑必填好品质,不信与否都随你。










【第七章 一场热闹

乌溪缩在袖子里的手攥紧了……就像是一群任人宰割的小虫子。】


那时的乌溪还小,他不明白这种感觉叫什么。


大殿上人人轻慢的态度,他从未经历过,这使他愤怒不已,却也无能为力。他以为自己一直都很平静,只是他以为。若乌溪一无所知,怕早是先下手为强了。可他偏偏都懂,他理解自己的责任,自己的命运,他知道自己必须保持冷静,也不得不冷静——却助长了报复的念头。​


任人宰割?他可不会。


“这不是简尚书出丑的那一次吗?”赫连翊想起来了。


景七笑道:“是啊,可真令我记忆犹新——小毒物,你当时用了什么法子,到回来教教我呗?”


乌溪皱着眉低下头:“……​也不是不行,只是——”却挨了景七一扇柄,听得那人笑骂道:“都几时了,也没点长进,给个棒槌就当真。”


周子舒一行人没观赏过这种大戏,张成岭按捺自己想问个究竟的冲动,安安静静等着继续。









【乌溪深深的吸了口气,……在那礼部尚书简嗣宗简尚书身边站定。

乌溪抬起头,……(过于寡廉鲜耻已被快进)……

在场众人无不目瞪口呆。】​


除了乌溪,其余人脸上都写满了『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巫童』​。


乌溪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下。​景北渊一本正经:“看着我的眼睛,说,你是不是跟你师父学坏了?还挺会藏的嘛,我还以为——”乌溪笑了。


“以为什么?以为别人什么都不懂?我看你就是自作聪明久了,恨不得天下人都是傻瓜才好。”没想到赫连翊打断了景北渊,连珠炮似的叨叨一顿。


景七半天才反应过来,“你这是?”


周子舒翻了个白眼:“这就是你跌进自己挖的坑的原因啊!”


景北渊:……​












【本来看着乌溪莫名其妙的去找那刚刚找过他麻烦的简嗣宗说话,还不明所以……

(有失体统,快进了)……

赫连沛瞠目结舌……也不该不顾人家有妻有子啊!

……

……乌溪笑了笑,也随着跪下,腰板却挺得直直的。】​


……


沉默,可怕的沉默。


赫连翊的脸黑极了。就是因为有那么多这样虚伪的官员,大庆的江山才会不可避免的败落下去。​


景七猝不及防被乌溪拉进怀里,听得乌溪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因为我睚眦必报,你给我的真心,我用余生还你——你不要也没用。”​










【……乌溪却道:“皇上,这不过是个小把戏……想着谁就是要和他好,不对么?为什么要撞死?

……赫连沛摸摸鼻子……“有些事……有些事是大庭广众之下做不得的。”

……

乌溪这才点点头:“原来是不能当着人做啊,我懂了。”

一句话击中了在场不知多少位的心肝,只觉这南疆余孽实在死有余辜,小小年纪便心思歹毒,说话含讥带讽,可见是意怀不轨的。】


乌溪端着大巫的架子,冷冷的说:“我意怀不轨?倒不如说他们心里有鬼。”


​周子舒蓦地想起,自己不能当着人做的事当年好像也办了不少,便低低笑起来。


“阿絮,笑什么?”温客行问道。周子舒懒懒地道:“在算我当年办的事,够我下几层地狱。”​


温客行一听便恼了:“我杀了那么多人,下地狱是肯定的了,难道你不陪我吗?”周子舒闻言大笑起来:“陪!如何不陪?我这算不算舍命陪君子——”温客行抓起他的手,抛了个媚眼​,“——哦,我忘了你是个流氓大混混。”周子舒冷漠地抽手……没抽出来,就由着他去了。











【景七这会倒是来了兴致​……心里的幸灾乐祸却在暴涨,盘算着这简尚书清醒过来,会要如何反应。

赵明迹怒指简嗣宗……只是哆嗦个不停。

景七想,看这气性,这位大概要先把这件破事上升一个高度,然后撞柱子。

……

……这回该简尚书撞柱子了。】​


不光当时赫连沛快被吵吵得脑仁炸了​,在座各位看到这一幕也脑仁疼,赫连翊脸黑如锅底。(是我最近的真实写照)


温客行拍起手来:“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没想到三个男人更热闹。”​


周子舒凉凉的来一句:“我看都没温兄一个人热闹。”


“我记得接下来就是撞柱子比赛了吧?看完除了糟心,不看也罢。”赫连翊扶着额角,一副不忍卒听的样子,面有菜色。


周子舒和温客行倒是没说什么,张成岭觉得有点失望,不过转念一想,两个老头子吵架倒也没什么好看的。






平安走到景北渊旁边,说道:“七爷,我看穆姑娘出去了那么久,到现在都没回来,会不会……”


“哦?你担心什么?”景北渊毫不在意地掀掀眼皮。


温客行大喇喇地说:“她爱去哪去哪,我们也管不着。她就是去见阎王,也不会想起来替我们求情。”——他还真说对了一半。温客行摸了摸下巴:“不过……既然之前走门不行,如果暴力破坏呢?”


“不可。搞清楚情况之前,最好不要轻举妄动,没有把握的事还是不要轻易尝试。”周子舒按住了他的肩。


“继续看吧。早些看完就能早点通过那个该死的考验离开这里了。”

爵伯特伯萝
2020.01.22 天涯客...

2020.01.22 天涯客 大哥

并不像湘的湘

投胎的曹顾

并不像宋老太的宋老太

2020.01.22 天涯客 大哥

并不像湘的湘

投胎的曹顾

并不像宋老太的宋老太

梦焚忧
如约以至啦ꉂ ೭(˵&macr...

如约以至啦ꉂ ೭(˵¯̴͒ꇴ¯̴͒˵)౨”

没有人在推送那篇回复我我真的好害怕QAQ

你们都在家这么无聊了都不给我评论(。•́︿•̀。)

如约以至啦ꉂ ೭(˵¯̴͒ꇴ¯̴͒˵)౨”

没有人在推送那篇回复我我真的好害怕QAQ

你们都在家这么无聊了都不给我评论(。•́︿•̀。)

梦焚忧
对不住鸭,本来说好昨晚发的,结...

对不住鸭,本来说好昨晚发的,结果因为要审核,所以今天才发。

所以今天尽量二更!

[悄悄说都是昔昔的鼓励我才有动力在过年期间更新的,希望可爱的她新的一年越过越好!

[另外你们的评论都是我的动力୧(﹒︠ᴗ﹒︡)୨

对不住鸭,本来说好昨晚发的,结果因为要审核,所以今天才发。

所以今天尽量二更!

[悄悄说都是昔昔的鼓励我才有动力在过年期间更新的,希望可爱的她新的一年越过越好!

[另外你们的评论都是我的动力୧(﹒︠ᴗ﹒︡)୨

月落枫晚(抽不到风生水起不改名)

公开处刑(四)

前篇点

公开处刑(一) 

公开处刑(二) 

公开处刑(三) 

这么久才更新应该没有人记得剧情了吧(小小声)

依旧很不要脸的求红心蓝手!


排除掉骆闻舟列举出来的宣玑,费渡,长庚,程潜,魏谦,窦寻,沈巍,那剩下来的还有盛灵渊,骆闻舟,顾子熹,严争鸣,徐西临,赵云澜,以及林静恒和陆必行(两位中必定排除一位)

而职业方面,严争鸣作为唯一一个掌门,剑修就可以被排除,陆必行的总长也被划了出去。

剩下的盛灵渊和长庚一样是皇帝,骆闻舟和赵云澜本质上都是为人民服务的警察叔叔,就是管的区域不一样,徐西临和费渡以及魏谦都一个职业,顾子熹和林静恒都是将军,虽然朝代显而...

前篇点

公开处刑(一) 

公开处刑(二) 

公开处刑(三) 

这么久才更新应该没有人记得剧情了吧(小小声)

依旧很不要脸的求红心蓝手!


排除掉骆闻舟列举出来的宣玑,费渡,长庚,程潜,魏谦,窦寻,沈巍,那剩下来的还有盛灵渊,骆闻舟,顾子熹,严争鸣,徐西临,赵云澜,以及林静恒和陆必行(两位中必定排除一位)

而职业方面,严争鸣作为唯一一个掌门,剑修就可以被排除,陆必行的总长也被划了出去。

剩下的盛灵渊和长庚一样是皇帝,骆闻舟和赵云澜本质上都是为人民服务的警察叔叔,就是管的区域不一样,徐西临和费渡以及魏谦都一个职业,顾子熹和林静恒都是将军,虽然朝代显而易见的不同。

那么最终还有六个人。

盛灵渊,骆闻舟,赵云澜,徐西临,顾子熹和林静恒。

“还有什么与众不同?外貌应该不太可能,职业已经说过了,品行我相信大家都不会差,难不成是身高?”

“不不不一眼望去大家身高挺平均的。”

“兴趣爱好?饮食习惯?还是民族?”

“如果是兴趣爱好我相信顾帅的笛子不上去是天理难容。”

“饮食习惯我至今无法忘记赵处特意泡的五碗方便面。”

“民族?如果谈种族的话灵渊还有天魔和朱雀血统。”

“会不会是家庭情况?”

“那请父母健在的举手。”

骆闻舟举起了手,赵云澜犹豫了一下,举了手。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剩下的四位都没有举手。

“……抱歉。那么请父母陪伴过成长的举手。”

骆闻舟,赵云澜,徐西临,顾子熹都举起了手。

林静恒和盛灵渊都看了对方没有举起的手。

“父母没有对自己造成过伤害的举手。”

林静恒沉默的举起手。

只剩下了盛灵渊。

“……我们换个角度吧。曾经跟爱人生离死别,多年后方才重逢的人有?”

林静恒,盛灵渊,赵云澜。

“没有冷战过很长时间,也没有很久不见(至少一年)的有?”

只有骆闻舟一个。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们应该不需要再问下去了,答案已经出来了。”

929一直在旁边看着,此刻笑眯眯的问道:“那么各位需要填上自己的答卷吗?”

“骆闻舟和盛灵渊。”P家众人同时回到

“回答正确!不愧是你们!那么,本轮所有组的积分全部加上十分!”

“接下来我们即将进入下一个环节了,在进行游戏前,你们有一天的休息时间,不必担心时间,从你们进来的这一刻起,时间已经被冻结了。现在,请前往餐厅享用晚餐吧!”929微微鞠躬,手一挥,场景变了模样。

“下一轮我们将会和其他世界观沟通,你们会前往另一个世界接受挑战,过程中可能有生命危险,但最后绝对会平安无事。”

“我就是你们最坚强的护盾,顺便说一句,复活需要积分为五十。”

“积分清零,直接念书”

“那么我们开始转动命运的轮盘吧!”929笑着划了个阵。

一阵紫光----

“恭喜大家!是危险系数最低的……”

“蛤出故障了吗?”

929看到卡的那一刻,震惊的说道。



饭团
新年好。。之前画的想了想还是发...

新年好。。之前画的想了想还是发叭

新年好。。之前画的想了想还是发叭

酒迭
【温周/苍山雪】 #私设如山...

【温周/苍山雪】

#私设如山

#我流开车  全是尾气


“眺望冬季的人看到春天向他走来。”

新年摸一篇小甜文!!!


#想要红心蓝手

【温周/苍山雪】

#私设如山

#我流开车  全是尾气


“眺望冬季的人看到春天向他走来。”

新年摸一篇小甜文!!!



#想要红心蓝手

古城墨染

【p家除夕赛诗会节选】

(考生请熟记原文,避免被误导⁽ⁿᵔᵕᵔⁿ⁾)


《回山偶书》——扶摇 韩渊

少小离家老大回,两个师兄成双对。


《虞美人·赚钱养家何时了》——大齐 宣玑

雕栏玉砌应该在,只是没钱盖。


《踏袜行》——幽冥 沈巍

灵光万道出昆仑,选双袜子全靠闻。


《追妻行》——大庆 温客行

千呼万唤始出来,人皮面具脸上盖。


《虞美人·报应》——现代 骆闻舟

少年听雨阁楼上,而今师兄床上躺。


《招生变奏曲》——新星历 陆必行

如果大地的每一个角落都充满了光明

谁还需要星星

谁还会在...

(考生请熟记原文,避免被误导⁽ⁿᵔᵕᵔⁿ⁾)


《回山偶书》——扶摇 韩渊

少小离家老大回,两个师兄成双对。


《虞美人·赚钱养家何时了》——大齐 宣玑

雕栏玉砌应该在,只是没钱盖。


《踏袜行》——幽冥 沈巍

灵光万道出昆仑,选双袜子全靠闻。


《追妻行》——大庆 温客行

千呼万唤始出来,人皮面具脸上盖。


《虞美人·报应》——现代 骆闻舟

少年听雨阁楼上,而今师兄床上躺。


《招生变奏曲》——新星历 陆必行

如果大地的每一个角落都充满了光明

谁还需要星星

谁还会在台下聆听

穹顶造价六百万的事情


《满江红·返璞》——现代 褚桓

壮志高价卖腊肉,笑谈渴饮骨灰酒。


《卜算子·咏水草》——建元 谢允

待到山花烂漫时,王八脸上俏。


《题十六》——大梁 沈易

他年我若为青帝,定叫顾昀莫吹笛。


《追思二首·其一》——大梁 沈易

但使玄甲老帅在,定叫顾昀莫吹笛。


《早发玄铁营》——大梁 沈易

两岸玄鹰啼不住,都叫顾昀莫吹笛。


《元日》——卑微p家女孩儿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甜甜太忙书荒日,只有新粮下旧书。


(原作为《回乡偶书》、《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踏云行》、《琵琶行》、《虞美人·听雨》、《星星变奏曲》、《满江红·写怀》、《卜算子·咏梅》、《题菊》、《出塞二首·其一》、《早发白帝城》、《元日》

仅供娱乐,请勿深究每句词数、平仄、韵脚等。

祝大家除夕快乐!)

狐八姥姥

给姐妹们拜年啦~~~

奉上今年的贺图(/ω\)画的不太好,认不出的话可以看标签orz,时间太紧稿子都没琢磨又匆匆上色orz搞的不太好看……不过画都画了orz

电脑太废物画不了太多人的图,算是p家受合集,红毛鸟的宣玑是为了画面好看…

比心:所以受合集为啥有我???

我:你难道不是受?(其实是我忘了画完才想起来orz

再次祝大家新年快乐,今年过年就呆在家里吃粮吧,愿盛世太平安康,诸君长命百岁!

给姐妹们拜年啦~~~

奉上今年的贺图(/ω\)画的不太好,认不出的话可以看标签orz,时间太紧稿子都没琢磨又匆匆上色orz搞的不太好看……不过画都画了orz

电脑太废物画不了太多人的图,算是p家受合集,红毛鸟的宣玑是为了画面好看…

比心:所以受合集为啥有我???

我:你难道不是受?(其实是我忘了画完才想起来orz

再次祝大家新年快乐,今年过年就呆在家里吃粮吧,愿盛世太平安康,诸君长命百岁!

钱半两
已成过往的咆哮着凝聚成群山巨浪...

已成过往的咆哮着凝聚成群山巨浪,又如幻境顷刻便支离破碎,再化入风中,归泯于夜色。

而长夜过后,有星火成片,天光倾泻。


除夕快乐!

已成过往的咆哮着凝聚成群山巨浪,又如幻境顷刻便支离破碎,再化入风中,归泯于夜色。

而长夜过后,有星火成片,天光倾泻。


除夕快乐!

&

原耽奇景(11-20)

*新年快乐!!

*后续!!!!

*我更了!!!!


11.祁醉讲故事


*是哪个幸运的小朋友在听祁醉讲故事?


是他是他就是他!骑士团的花落小朋友!


【祁醉心情实在太好。

    他想找个人的说说。

    祁醉本来想找花落的,但给他发了两条消息,花落都没回复,发第三条的时候,花落暴躁的发了一条语音过来,让祁醉不要无端引起事端,干扰其他战队的正常训练。...


*新年快乐!!

*后续!!!!

*我更了!!!!

 

 

 

 

 

11.祁醉讲故事

 

*是哪个幸运的小朋友在听祁醉讲故事?

 

是他是他就是他!骑士团的花落小朋友!

 

 

【祁醉心情实在太好。

    他想找个人的说说。

    祁醉本来想找花落的,但给他发了两条消息,花落都没回复,发第三条的时候,花落暴躁的发了一条语音过来,让祁醉不要无端引起事端,干扰其他战队的正常训练。

    祁醉打字:凋零战队有什么可训练的?你看我们战队,都放假了,人全跑光了。

    花落:……

    花落:凋零你大爷,老子战队马上崛起,分分钟的事。

    祁醉:别训练了,去,把你们的人包括后勤工作人员什么的,都召集起来。

    花落:做什么?

    祁醉:我给你们讲讲我跟于炀的事。

花落:你神经病啊啊啊啊啊啊啊!!!!!!

 

“嗯,这是他给我买的。”

 “你们想吃?自己买去啊,又没人给你排队。”

 “不是我让他去的,他非要给我买……”

 “纹身?不是发图了么?”

 “为什么纹在小腹……问youth去吧,他喜欢这个位置。”

 “嗯,今天基地没人,都去玩儿了,他为什么不去?因为我留在基地了。

 “嗯,周六有个活动,我应该是陪他去……他跟队长们不太熟。”

     “对,主要是怕他自己去,又出邪教。”

   “他为什么回基地?你……你刚进直播间吧?算了,我再来讲一遍,你们看好这个青团……”】

 

 

 

 

12.赵云澜的方便面

 

 

【沈巍一抬头,就只见赵云澜叼着一双筷子,手里端着一个不知从哪找来的塑料板,那塑料板足足有一米来长,上面有一排凹槽,一共五个,每个槽都刚好能放下一个大碗或者一个中等大小的盘子。

五个位置,假如人不多,标准配置的四菜一汤,正好可以让他一次端完。

……也不知是什么人,要懒到怎样的地步,才发明了这样的神物。

而赵云澜手里的神物上还有神物,只见托盘上从左到右,放了整整一排的桶装方便面,混合出一股非常难以言喻的味道,一个个的还在冒烟。

沈巍:“……”

只见赵云澜大马金刀地往沙发上一坐,指点江山般地说:“左一是开水泡的红烧牛肉面,左二是热牛奶泡的老坛酸菜面,中间的是热水加一块黄油扔在微波炉里转出来的蘑菇炖鸡面,右二是海鲜面,我觉得有点淡,所以又加了一勺甜面酱,右一是用热咖啡泡的培根奶油面……这个应该不错,你喜欢吃哪个,自己挑吧。”

说完,他终于自己也觉得不大好意思:“那什么……我也不大会弄别的东西,你好不容易来一趟,泡两碗方便面实在不大像样。”

于是他泡了五碗……多大方哪。

沈巍的目光从五个冒热气的桶装面上扫过,十分不能理解他为什么还没把自己毒死。】

 

 

 

 

13.嘟嘟讲情话

 

 

【这样一勒,他又碰到了费渡的下巴,忍不住在那有些尖削的下巴上摩挲了两下:“我说,上回去陶然那吃饭,让你拿个小破咖啡机上楼你都不干,怎么今天这么好——是不是这几天干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嗯?”

费渡想了想:“有一件。”

骆闻舟一顿。

费渡略歇了一下,才抬脚迈上台阶:“未经允许,擅自特别喜欢你,不好意思了。”

 

“我没有骗你?”

“什么没有骗我?”

“骨灰等候室里,‘哄你高兴最重要的’那句话。”

“……”

“那句是真心的,不是耍花腔。”

期限是从今以后。

 

“费渡”和“写检查”,这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词,稿纸上的手写正楷横平竖直,带着一点逼人的力度,满满当当,目测总字数绝对过千。骆闻舟十分凌乱地伸手去接:“你还真……”

费渡一侧身,避开了:“不是让我念吗?坐下。”

骆闻舟和骆一锅并排坐在沙发上,一脸找不着北地对视了一眼。

费渡单手背在身后,准备登台演出似的略一欠身,单脚站着也没影响发挥,十分潇洒,然后他把藏在背后的手拿了出来,他居然还拿了一朵半开不开的红玫瑰,一伸手别在了骆闻舟领口。

骆闻舟:“……”

他已经预感到“检查”的内容是什么了,然而还是不敢相信,姓费的能不要脸到自己念出来。

可是费总就是这么不要脸。

费渡清了清嗓子,当着一脸莫名其妙的骆一锅,一点也不害臊地念他名为“检查”的情书:“我心里有一簇迎着烈日而生的花……”

“费渡你恶不恶心,有毛病吗!”

“……比一切美酒都要芬芳。”

“小崽子,让你写检查,你消遣你哥,真以为我治不了你!”

“滚烫的……哎,君子动口不动手……”

骆闻舟搓着鸡皮疙瘩,把费渡这棵肉麻的病苗移植回了卧室,骆一锅抱着自己仅剩的尾巴毛啃了一会,竖起的耳朵顺着屋里传来的笑闹和求饶声动了动,继续四大皆空地与尾毛为伴。

我心里有一簇迎着烈日而生的花,

比一切美酒都要芬芳,

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

草扎的精神,从此万寿无疆。】

 

 

 

 

14.南山的腊肉

 

 

【南山发现这个鬼地方简直什么都要钱,喝水要钱,吃东西要钱,加油要钱,过路要钱,停车要钱,连上个山都要钱!

 

上一次褚桓带着俩小孩卖腊肉的时候,南山当时正满心陷落地,因此没有过多关注,此时他满脑子里的物价水平还是腊肉两块钱一斤,情不自禁地会把路上花的每一分钱都换算成腊肉。

守山人战斗力爆棚,却不怎么讲究数学,数字太大了南山会有点算不过来,当然,十块钱以内还是不大成问题的。因此南山接过褚桓递来的饮料的时候,心里很有压力地想:“唉,三斤腊肉。”

登了机,褚桓替南山系上安全带,忍了一路的南山终于忍不住问:“飞一次要花钱吗?”

褚桓:“要。”

南山:“多少斤……咳,多少钱?”

褚桓看了他一眼,故意逗他:“多少斤腊肉?千八百斤吧。”

南山震惊地睁大了眼睛,半晌没回过神来,好一会,他才小心翼翼地问:“你以前在这边生活,钱会不会经常不够花?”

 

南山:守山人牌腊肉,吃了还想吃】

 

 

 

 

15.严小少爷事逼

 

 

【而大师兄严争鸣,却迟到了足足两刻,方才打着哈欠过来。

  他是万万不肯走路来的,要两个道童前后抬着个代步的藤椅,将他一路从温柔乡抬过来。

  一个美貌少女迈着小碎步,跟在他身后打着扇子,另有一个道童在一边打着伞

  那严争鸣一个人领着这哼哈二将,白衣飘飘,衣摆如云。

  这位少爷仿佛不是来听晨课,而是来兴风作浪的。

  进了传道堂,大师兄先是不可一世地斜了李筠一眼,将厌恶明晃晃地挂在了眉梢,继而又看了韩渊及他那一桌并非完璧的糕点一眼,这一眼看得大师兄“刷啦”一声打开了手中折扇,遮住了自己的眼睛,以防清白的视线遭到玷污。

  最后,他无可选择,只好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地走到了程潜身边,身边的道童训练有素地上前一步,将石凳来回擦了四遍,垫上垫子,沏好茶,再将热茶放在一边刻着符咒的茶托上,那茶托眨眼间将冒着热气的茶水冷却下来,冷到茶杯外面微微凝了一层水汽,严争鸣才半死不活地拿起来喝了。

  以上种种步骤一个不差地进行完,那严少爷的尊臀方才落座。

 

只见严少爷一掀眼皮,身边的道童立刻屁颠屁颠地搬来了一个竹编的美人靠,他毫不客气地往上一躺,当着师父的面,堂而皇之地闭上眼,在如雷贯耳的“清静”中打盹去了。

 

只因那严少爷闲得没事,无事生非地立了好多“规矩”——诸如衣服与鞋须得同色,什么时候要上来给他梳头,书房桌案一天要擦几次,清早起来喝一杯合口的凉茶之前不开口……等等,不一而足,全是他一个人自创。】

 

 

 

 

16.蒋丞选手的剧场

 

 

【蒋丞转身往旁边走了几步,再次猛地回身,飞出去的石子儿又一次打在了钢筋上,炸着碎开了。

    “哦!也!”蒋丞鼓了鼓掌,然后举起手里的弹弓,往四周挥了挥,一圈儿鞠了几个躬,“谢谢,谢谢。

    顾飞忍着笑,又慢慢往后退了一段距离,这时候要让蒋丞发现他在这儿,他俩估计能把这一片的树都打平了。

    “蒋丞选手决定再次提高难度!他决定再次提高难度!哇——”蒋丞一边热烈地说着,一边从兜里摸出了两块石子儿。

    这次他没有转身背对钢筋,而是正面瞄准,接着手一拉。

    顾飞听到了几乎同时响起的两声响。

    当。

    噗。

    他同时打了两颗石子儿出去,中了一颗,另一颗偏了,打在了地上。

    “哎呀,可惜了,”蒋丞一边往兜里掏石子儿一边说,“叉指导,你觉得他这次是失误还是技术达不到呢?”

    叉指导?

    顾飞半天才反应过来,x指导是什么玩意儿。

    “我觉得他的技术还是有提高的空间,”蒋丞再次拉开弹弓,“他好像要换一种挑战方式……这次是降低难度还是继续……”

    他的手一松,一颗石子儿飞了出去,没等顾飞看清,他紧接着又一拉,第二颗石子儿也飞了出去,再接着是第三颗。

    当当当。

三颗全中。】

 

 

 

 

17.顾帅骂人

(b站的,嘻嘻

 

 

【走一个?

行啊,我当着他的面走

沈易这饭桶,了然这秃驴

我不一眼没看见你,你闯祸还闯出圈了你

我说小兔崽子,你们俩没完了是吧

怎么,你是在调戏你义父吗

接什么风啊,饿死他得了

你要是真敢,我打断你的腿

大梁装不下你了,你还想游到西洋去吗

你不用说了,明天就让那和尚滚蛋

啰嗦,废话,我看不见吗

晦气,起开

你嘴漏吗你,出息

亲娘啊,又说什么呢

混账,放屁

嘴贱吧你

什么,滚蛋

我去砍人

哎哟,娘的,绣花呢这是

小崽子,我还治不了你了

老妈子别丢人行吗,怎么没把你的嘴砸豁了呢

你个废物点心早干嘛去了,吃屎都赶不上热乎的

有奶就是娘,白对你那么好了

没大没小的叫谁呢

谁大白天打伏击,脑子有病吧

这小子还真敢

白眼狼,小崽子,你要造反了吗

傻小子

臭小子,嘴怎么甜成这样

混账

小毛孩子,讲究忒多

长庚那个臭小子,还敢欺负伤患

儿砸,种蘑菇呢,咱们去凑热闹

这小混蛋

小崽子,太不像话了

亲你姥姥,哪儿来那么多屁话】

 

 

 

 

18.核桃狂魔温客行

 

 

【酒壶里都塞核桃(唉……)

温客行正听得想入非非,手上一空,酒壶被抢回去了。

周子舒学着他的样子斜了他一眼,眼角微微狭长,目光飘过来的时候却不见一点媚色,反而有些说不出的促狭灵动意味,他得意洋洋地举起酒壶冲着温客行挥了几下,然后心满意足地喝了一大口。

然而却忽然觉得嘴里滑进一块小东西,硬邦邦的,周子舒一怔,将那块东西吐了出来,当时就差点从马背上直接跳起来——那居然是一块小核桃仁!】

 

 

 

 

19.白月狐的马甲

 

 

【那小男孩也看到了这种变化,整个人都呆住了,他尖叫了起来,语气里带着满满的惊恐可不可思议:“不……不可能,你是狐狸?你根本不是狐狸!!”

    白月狐本来神色还算淡然,可听到这话后,却马上表情一变,冷冷道:“我就是狐狸,你再敢说我不是狐狸,我就杀了你。”

    小男孩显然并不知道自己的话到底是哪里触到了白月狐的逆鳞,整个人都呆住了。

站在旁边听着二人对话的陆清酒:“……”这种时候你还那么在意这种事情吗宝贝,另外你是不是搞错了重点?

全世界都知道白月狐掉了马甲——除了他自己。

 

白月狐道:“不管,反正我就是狐狸精,谁说我不是狐狸精我吃了谁。”】

 

 

 

 

20.湛卢大宝贝

 

 

【谁知那男子听问,却站住了,认认真真地回答:“我的身份是加密文件,无法查阅,我的名字叫湛卢。”

老流浪汉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自称“湛卢”的男子又问:“请问您还有其他问题吗?”

 

“回去把你那破蜥蜴扔了吧,换个鹦鹉养,”四哥说,“有助于你尽快适应‘海盗’身份。”

湛卢转瞬之间在自己海量的数据库里完成了一次大搜索,找到了一张远古地球时期的卡通画——面目狰狞的海盗船长,肩膀上站着一只同样面目狰狞的鹦鹉。

他对着这张画钻研片刻,悟了:“哦,您在开玩笑。”

四哥发愁地捏了捏眉心。

湛卢在空旷的车里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机械笑声:“哈哈哈。”

 

湛卢就像陆必行描述的“伊甸园”那样,不用他吩咐,就精准地按着他的口味调了一杯酒,加了两粒冰块放在四哥面前:“先生,您非常欣赏陆校长。”

四哥的目光从酒杯沿上扫过,看了他一眼。

“您对他很有耐心,我很少见您这么有耐心。”湛卢把绿蜥蜴放回玻璃缸,有条不紊地整理起吧台。

 

“我会全力协助陆校长,”湛卢顿了顿,“对了,您今天会应邀参加陆校长的开学典礼吗?”

“我吃饱撑的?”四哥把咖啡一饮而尽。

湛卢:“可是我注意到您把衣服换了。”

四哥随口打发他:“昨天那件沾了血,脏得很,处理掉了。”

湛卢“哦”了一声,收走了四哥的餐具和空杯:“那么稍后我会把这项安排从您的日程里划去。”

四哥坐在原地沉默了一会:“谁让你列入日程的?”


快来康康,笑死了(广播剧的)

 

 

 

 

 

 

 

 

wwwww~~~~我想不到了,大家帮帮忙~~~~


给爷死

是p家全员联动语擦群

p2群规

刚建人少欢迎来玩

是p家全员联动语擦群

p2群规

刚建人少欢迎来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