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天涯明月刀

10.8万浏览    4937参与
陈默

真的爱了 我又心动了💕


真的爱了 我又心动了💕


唐绵羊

深夜悄悄更新个天刀情头

深夜悄悄更新个天刀情头

瘪子团
给基友的小黄兔₍ᐢ •⌄• ᐢ...

给基友的小黄兔₍ᐢ •⌄• ᐢ₎

给基友的小黄兔₍ᐢ •⌄• ᐢ₎

晏爔
妈的 燕大哥死了到现在有半年了...

妈的 燕大哥死了到现在有半年了

还是难受

根本走不出来妈的

希望各位太太们多写点燕我的同人文

妈的 燕大哥死了到现在有半年了

还是难受

根本走不出来妈的

希望各位太太们多写点燕我的同人文

唐绵羊
晒下客单,天刀的壁纸

晒下客单,天刀的壁纸

晒下客单,天刀的壁纸

『闫_君樱』

#樱姬(2.2.2020)

#樱姬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今伐之,为博小娘子一笑。”

“小娘子一笑,正若吾妻年少时。”

“ 东风夜放花千树

   蓦然回首

   那人却在

   灯火阑珊处            ”

希望不知道此诗的人别被我带偏,这几句暂符当下心境罢了…

原本是成女,卖了号被别人改成了少女体型,也不想再改回来了,偶然发现号也没人玩了就拿回来...

#樱姬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今伐之,为博小娘子一笑。”

“小娘子一笑,正若吾妻年少时。”

“ 东风夜放花千树

   蓦然回首

   那人却在

   灯火阑珊处            ”

希望不知道此诗的人别被我带偏,这几句暂符当下心境罢了…

原本是成女,卖了号被别人改成了少女体型,也不想再改回来了,偶然发现号也没人玩了就拿回来了,角色只是按照系统的设定一如既往的笑着看着我,但我却觉得心痛的快要落泪。

小娘子笑时,正若吾妻年少时………

2020年了,希望他在长江南岸,生活的安好。

叹罢,我指尖的凤尾蝶,亦无可追回。

Never  Say  Never



卿宴

【天刀全门派】山月清欢(30、情定

※主线剧情有微更改,公子羽彻底退场,不会再出现

※爆更8k字,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

Chapter.30 情定

巴蜀的双月湾上有一个小镇,八荒弟子多在此采买补给,便是公子羽死后一切尘埃落定,也有不少尚未来得及折返师门的弟子在此地暂且落脚。

其中便有江山。

等江叙终于鼓起勇气到双月湾的镇上找到自家师兄江山,把这些天来自己对沈孤鸿的看法一股脑说出来之后,他首先迎来的是对方略显奇怪的目光。

“你想说的就这个?”江山端起酒坛喝了一口,眼神十分平静。

江叙点了点头后又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师兄,抱歉。”

然后他肩头被轻轻擂了一拳。

“抱什么歉,你跟谁说抱歉?还是不是兄弟?”...

※主线剧情有微更改,公子羽彻底退场,不会再出现

※爆更8k字,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

Chapter.30 情定

巴蜀的双月湾上有一个小镇,八荒弟子多在此采买补给,便是公子羽死后一切尘埃落定,也有不少尚未来得及折返师门的弟子在此地暂且落脚。

其中便有江山。

等江叙终于鼓起勇气到双月湾的镇上找到自家师兄江山,把这些天来自己对沈孤鸿的看法一股脑说出来之后,他首先迎来的是对方略显奇怪的目光。

“你想说的就这个?”江山端起酒坛喝了一口,眼神十分平静。

江叙点了点头后又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师兄,抱歉。”

然后他肩头被轻轻擂了一拳。

“抱什么歉,你跟谁说抱歉?还是不是兄弟?”

江山灌了口酒,顺手把酒坛塞给他,毫不客气地说:“就这破事我早知道了,你还放在心上那么久。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跟我说了。”

“大男人一个,怎么生得磨磨唧唧的,跟个女人一样……哦,我是说跟你们师姐一样。”
这次江叙听懂了,江山师兄肯定是最近和秦岭师姐闹矛盾了。

看他脸上未消的红印子,多半是挨打的那个。

秦岭师姐果然脾气不改,不愧是他们荆湖儿女,爽快利落,一言不合说上手就上手。

江叙喝了一口酒,酒意刚有些上头,决定不对师兄师姐之间的矛盾发表任何意见。

话说这酒真不错啊。

“这是上等的女儿红,当然不错。”江山不知从哪里掏出两个碗来,摆在跟前来,再拿酒坛斟上酒了,“我之前好不容易从客栈老板讨来的,我们哥俩好好喝几碗!”

他一边斟酒一边说:“后天我就回荆湖了,等再过一段日子再去伏龙谷看看。你呢?你要是想长长见识,不如跟着我也行。”

江叙点了点头:“师兄打算回伏龙谷过年吗?”

“年头就不去了,我要留在丐帮,跟大家一起过节。”

江山端起酒碗喝了几口,瞥了一眼江叙,拍了拍他的肩笑道:“看我干嘛,我是沈孤鸿的亲弟弟不假,可我也是你们大师兄啊。”

此刻他身上已不见当初乍闻自己身世时纠结苦闷的样子,眉目间神采飞扬,显然又变回以前那个豪气干云的丐帮大师兄。

江叙挠了挠头,笑了几声:“师兄,我还以为你……”

“以为我什么?”

……会在伏龙谷与丐帮之间偏向伏龙谷。

虽然从没说出过口,但江叙之前不是没有几分这样的担心的。

或者说不光是他,还有丐帮的其他人,也未必不会这样想,担心江山会一去不回。

江山与沈孤鸿是血缘之亲的同胞兄弟。

可江山也是帮主江匡的弟子,是丐帮所有弟子们的大师兄。

“没什么。”江叙觉得自己心头拧着的那个结忽然就释然了,甚至回想起之前自己的纠结还觉得有些好笑。

江山师兄骂得真对。

他豪气地一口气闷干了碗里的酒,不知怎的又开口:“师兄……我还有一件事要跟你说。”

“你又有什么事?”江山喝着酒随口道。

“那个……”这次江叙支支吾吾,憋了好久,他红着脸道,“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姑娘。”

“……”

江山差点把嘴里的酒喷出来。

之后的半刻钟里,江山依旧看似十分平静地端着酒坛听着了自家师弟絮絮叨叨、翻来覆去地讲一个叫苏栾的移花姑娘,以及自己的心路历程。

等他说完了之后,耐心地问他一句:“你说完了吗?”

江叙点了点头。

不知想到了什么,他脸上还带着笑,外人看来则是怎么看怎么傻气。

“那你还留在这里干嘛?”

江山没好气地一脚把他踹下去:“那还不快去找人家姑娘,把刚才的话原原本本地告诉她!快去!”

江叙从地上爬起来:“我知道了,师兄我这就去!”他一溜烟地跑了。

江山端着酒坛,喝也不是放也不是,嘟囔了一句:“浪费我时间……”摇摇头,他脸上却带着笑意。 

 

临近黄昏时分,下了一场雨。

唐青枫已然回到唐门修养,此前苏小白便已将此事传信于苏怀墨,嘱咐他若事情一了便可前往唐门。

在确认了公子羽已死后,苏怀墨了却了一件大事,终于可以拜访唐门。

而放下了心头大石的他,也终于可以悠闲自在,大大方方地观赏着此间风景。

唐门是在传承上不逊色于东海移花的世家大族,而与隐世的移花宫相比,这里的一檐一瓦都带着家族的贵气风流之感,低调中显着荣华。

无论是御风堂前的百步阶梯,长长的回廊,雕刻精致的石栏,院中栽着的竹林,还是行走在此间的弟子们。

苏怀墨一路走,一路与所见的唐门弟子微笑着颔首,心里也有些感慨。

原来少宫主幼时所居便是这样的地方。

收了心绪,苏怀墨按着晚辈的礼节规规矩矩拜见过唐老太太之后,从御风堂出来,他看见苏栾怀里抱着一堆东西,正在不远处同一位唐门的女弟子谈天说地。

看来无论到何处,他妹妹交朋友的速度总是很快。

而苏栾见了苏怀墨眼睛一亮,笑道:“哥哥,你回来了!”

闻言,苏怀墨眸中泛起了几分暖意,也跟着微微一笑:“嗯,我回来了。”

“来,我来介绍一下。”苏栾拉着纪柔跑到苏怀墨跟前,笑道,“这是唐门弟子纪柔姑娘,之前我与柔姐姐便认识了。”

旋即苏栾又转过头对纪柔介绍,眉眼弯弯:“这是我哥哥,苏怀墨。”

二人朝对方微笑一礼,礼貌地互道一声“好”后,一时无话。

而苏栾的嘴却是一刻也停不下来,兴奋道:“师兄正在厨房里包饺子呢。”她的语速都快了些,“哥你喜欢包什么馅的?甜口的还是咸口的?”

饺子?苏怀墨因这生活气十足的对话而眉梢微挑,露出了些许诧异。

移花宫传承自西汉年间,岛上四季如春,没有冬日食饺子的习俗,倒是有圆滚滚、吃着香甜的元宵。

苏怀墨没吃过饺子,此前也几乎从未下过厨,只是见妹妹苏栾如此兴奋的样子,倒生了些许兴趣出来。

他看着苏栾怀里杂七杂八的东西,细看都是些面粉馅料之类的,免得她弄脏了裙子,便顺手便接了过来:“这是要去厨房的吗?”

“嗯!哥哥跟我走吧,带你去找师兄他们。”苏栾扯了扯他的衣角,笑道。

他们?

苏怀墨心下莞然,恐怕在厨房的人不止苏小白一个。

而此时立在一旁的纪柔也微微笑着,她欠身一礼:“阿栾,苏公子,既然二位有事,我就不便打扰了,告辞。”

苏怀墨下意识回礼,还未说话便被苏栾抢先一步:“柔姐姐,来跟我们一起吃饺子吧。呃……我给你留一些,要不一会儿送你房间里来也好?”

她见纪柔神思不属,脸上微有黯然,也知纪柔近日因与明非之间的告白失败而伤神,有心找些事情想让她开心一些,只是又不好太急切反惹她伤怀。

面对这番好意,纪柔终于展颜笑了笑,“好,多谢阿栾。”她再度告辞,转身而去。

苏栾望了她的背影好一会儿,微微叹息:“唉,柔姐姐最近的心情不太好啊。”

而苏栾显然也是知道对方为何如此,所以才更为叹息。

她皱起眉头有些烦恼的模样,踢了踢路边的石子忍不住问自己兄长:“人究竟在什么样的情况,才会去拒绝一个自己喜欢了许久的人呢?”

说实话这问题有些难到了苏怀墨,他思索过后,斟酌着答道:“是因有什么苦衷?”

“可是能有什么苦衷?”苏栾不能理解。

“亦或是误会所致?”

“误会?可既然是两情相悦,自是互相信任彼此,又会有什么误会呢?”

苏怀墨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但苏栾也没再纠结,叹了口气,又恢复到先前那番兴致勃勃的模样,拉着苏怀墨便往厨房而去。

苦衷啊……

苏怀墨一时有些感慨。

 

他们落脚的地方是唐门的一处别院。

苏栾带着苏怀墨一路来到厨房,发现苏小白不仅在厨房,连唐青枫也站在一旁,围观苏小白包饺子。

厨房里白衣飘飘的两个身影,一个正在擀面,另一个正靠在墙边闲话家常,跟厨房热气腾腾的氛围相比,还有些格格不入。

唐青枫摇了摇手中折扇,啧啧称奇:“想不到小白你居然还有这门手艺?”

“那是当然啊,我师兄他除了生孩子什么都会!”得意洋洋有与荣焉的苏栾,伴着这句话刚踏入厨房门口。

苏小白和唐青枫听到声响回眸一看,见到二人时嘴角都泛着笑意。

“是你们啊。”唐青枫看向苏怀墨,他合上扇子敲了敲手心,颔首笑道,“怀墨也回来了?”

苏怀墨也回以微微一笑:“少宫主也在这儿。”

打过招呼之后,他将面粉馅料等东西放在台子上,这才发现他们此前已经包好了不少饺子。

一阵寒暄后,话题回到了今日晚饭的正途上来。

关于饺子的馅料上,他们起了一点小争执。

“饺子不沾辣椒,怎么能算饺子?”巴蜀出身的唐青枫懒洋洋地说。

“加了辣椒,一整锅就是你的了。”饮食清淡的移花弟子苏栾第一个表示不同意,为此据理力争,“我和哥哥都不吃辣的,再说吃饺子怎么能加辣椒,岂不伤脾胃?”

“明明小白就可以。何况眼下天寒地冻,加上巴蜀湿气极重,放些辣椒才好驱寒,医书上也有记载。”

“哪本医书写的我怎么不记得……”

争论到最后,苏栾眼珠子转了转,一摊手:“我不跟你争了,反正一会儿少侠也要来,届时我倒要拉着她问问赞同我还是赞同你的。”

听见她说到了少侠的名字,唐青枫顿了顿,笑道:“罢了,不加便不加吧。”

他放弃得如此干脆利落,倒让苏栾怀疑地看了他一眼,嘟囔一句:“这么爽快就妥协,真的假的……”

“不过各人喜好不同,哪有什么妥协迁就之说?”

苏怀墨走过来看了两眼:“饺子包那么多,吃得完吗?”

“有客人在。”苏栾耸了耸肩,开玩笑道,“再说吃不完也没关系,实在不行叫少宫主用明玉功帮忙把剩下的冻上好了。”

“胡闹!”苏怀墨皱眉斥了一声,教育她,“少宫主伤情未愈,怎能因这种琐事而劳烦他?”

苏栾却一点也不怕他板起脸来的样子,吐了吐舌头,笑嘻嘻地说,“那我出去透透气了,回来再包饺子。”说罢她便溜走了。

身为另一个当事人的唐青枫见状清咳一声,开口打圆场:“其实也不劳烦……”

苏怀墨默默地望向唐青枫。

唐青枫顿了顿,立刻改了话头:“就不劳烦我这个受伤之人了。”

“不过唐门人多,待会儿和姐姐他们一起吃,总归是不用担心多了。”唐青枫挑了挑眉,笑道,“哎,也不知阿栾跑哪儿去了,我到外面去看她两眼,免得出什么事。”

一眨眼,唐青枫也找了个借口溜走了。

苏小白摇了摇头:“随他们去吧,左右不会出什么事。”

苏怀墨以食指揉了揉眉心,神色无奈极了,“师兄你也不劝劝,怎么就由着他们胡来……”

他抱怨的声音越来越低,在苏小白隐带着笑意的目光中耸了耸肩,也跟着失笑道:“罢了,饺子怎么做?我也来帮忙吧。”

“我来示范一遍吧。”

先前唐青枫与苏栾已经包了一部分,余下的便由苏怀墨和苏小白负责。

饺子两个人包,总比一个人快。 

 

苏怀墨道:“来中原这些时日,师兄看起来活泼了不少。”

这时锅中的水刚烧开,咕嘟咕嘟冒着泡。苏小白将包好的饺子倒了进去。

今日他显然是心情不错,闻言也不反驳,只是淡淡一笑,反问一句,“何以见得?”

苏怀墨抚掌状似感叹:“若是换作以前的少总管,定不会与我这样说笑,必是会……”说到这里他顿了顿,似是想起了什么,眉眼一扬笑道,“严以律己,像冰山一样不苟言笑才好。”

这话自是十足的调侃了。

而作为被调侃的师兄,苏小白先是有些错愕,然后见了苏怀墨的笑也只好摇摇头,便似冰霜消融一般,在唇边无奈地露出了一个纵容的微笑。

虽然在外人看来,移花宫新任的大总管与他的义父一样都是矜持清冷的性子,与人交往不卑不亢却总是隔着几分疏远,礼节有度而亲近不足。

但事实上,苏小白对着与自己一道长大的师弟妹时总是多有温和。

无论是对苏栾,还是苏怀墨。

他有些感叹:“一别多日,我见你倒是比之前变了许多。”

苏怀墨刚刚手疾眼快地又包好了一个饺子,沾了点水防沾碟子,然后连着它的同伴们一起,整整齐齐地摆在漂亮的白瓷盘上。

听到苏小白这话,他轻轻揉搓掉指尖沾的一点面粉,挑了挑眉,眉间犹带着轻快的笑意,“哦,师兄此话又怎讲?”

显然只当是师兄弟之间的又一场闲谈。

自苏小白当上大总管之后,他们已经许久不曾这样闲谈过了。

真令人怀念啊……

锅里的饺子快要熟了,发出了诱人的香气,渐渐盈满一室,让人感觉很是温暖。

“你看上去和以前不一样了。”苏小白望着苏怀墨的眼睛,往日清冷的目光中如今含着些许了然的笑意,“可是心结已解?”

苏怀墨闻言沉默了一会儿,他以白帕细细擦去手上余下的面粉,歉然道:“是我的不是,前些日子叫兄长操心了。”

聪慧如他,自是很容易明白苏小白在对待此事时的宽容与谅解。

“既是手足之亲,又何须说这些话。”苏小白净了手,拍了拍他的肩,将煮好的饺子捞起来,温和地问他沾碟要什么调料。

那么一瞬间,苏怀墨有些恍惚。

不过片刻后他便回过神,同样温和地答只要醋就好。

苏怀墨纠结的这个问题,追寻良久,迫切地想要得到答案。而在得到回答的那一刻的心情,竟比不上此时他与苏小白一起端着盛了饺子的盘子出去,和大家一起吃一顿饭的温馨。

那不是属于移花宫大总管必行的职责,而是属于苏小白的。

不是为了谁,也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一件应做之事。

便如此刻,苏怀墨应做之事,便是和大家一起,吃一顿热腾腾的饺子。

 

江叙到唐门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星星点点的灯火散落在四周。

看着眼前微微有些庄重的建筑,因赶路和思考心事而心神激荡的江叙,此刻心跳得更快了几分。

为了来唐门找苏栾,江叙甚至还没有吃饭。

不过偌大一个唐门想要找到苏栾也是个体力活,他是不是应该找个弟子问问苏栾在哪里……

一面踏入御风堂的时候,还有唐门弟子上前询问,不过听到是移花宫客人的朋友时,倒也没有阻拦,径直放他进去了。

江叙左拐右拐,正要上前询问的时候,眼尖地发现苏栾正端着东西从不远处路过。

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阿栾!”江叙遥遥地叫了苏栾一声,还挥了挥手。

正端着饺子的苏栾听到有人叫她,双手还抖了抖,一回头发现竟然是江叙,笑容立马变得很是灿烂:“你来啦?吃晚饭了吗?”

这个问题倒是很接地气。

江叙才看清,她手上端着的是一盘刚出炉的饺子。

他很诚实地摇摇头:“忙着过来找你,还没来得及吃饭……”

苏栾诧异了一瞬,片刻后思索了一番,便敲定了主意:“哎,有什么急事不如先吃了饭再说,走走走。”

说罢,她像以前一样,一手端着盘子,腾出一只手拉着江叙的手腕,带他往别院走去。

江叙的话还没说出口,怎么都拒绝不了。

阿栾喜欢就好。

 

但当到了别院时,江叙忽然就后悔了。

屋内的几人,苏小白、苏怀墨、唐青枫都看了过来,还附带了少侠和东越见过的纪柔两个比较和善的眼神。

江叙迎过一个个眼神,对上苏怀墨的时候,他觉得后背出了一阵冷汗。

苏怀墨捏着笛子,给予了江叙一个属于移花宫弟子的友善微笑。

“是江叙少侠么?请坐吧。”

就是过于友善了,叫人害怕。

唐青枫转了转折扇,投来一个饶有兴致的眼神。

连少侠都感到了场上气氛有些微妙,不由放下筷子,正想站起来说几句,却被唐青枫不动声色地按了下来,并朝她摇了摇头。

少侠尴尬地坐下,在旁人看不到的角度,她对着唐青枫做口型:怎么回事?江叙和阿栾不是一对吗?

唐青枫对她的回应是:不要说话,看戏。

少侠:……

江叙坐下时还有点紧张,一开始连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

他见苏怀墨偏过头,对着苏栾温声说:“吃饭乱跑什么,小时候的毛病怎么现在都不改改……又有朋友来看你吗?”

苏栾则笑道:“是啊,一会儿吃完饭,我跟他到外面的翠海去逛逛。”

苏怀墨沉默了下来,沉默到江叙以为他不会应允,心头正忐忑着该说什么话为苏栾作保时,却问他说:“去吧,晚上早些回来。”

 

不管怎么说,饺子是很好吃的,就是江叙却是食不知味,盯着苏栾的侧颜发呆。

他感觉在场的人或多或少视线都落了些在他身上,目光中带着些考量。

这里大多是移花宫的人,他们都是苏栾的亲友。

丐帮弟子向来行事坦荡,而能令江叙如今这样手足无措、无可奈何、却又心心念念的,也只有苏栾一个人。

所以连带着面对她的亲友时,他才会总是显得紧张过度。

想通了这一点,江叙的态度忽然坦荡,或者说坚定了起来。

无论如何,他喜欢苏栾,想要追求她,同她在一起的那一颗心是不会改的。

若是苏栾的哥哥不放心,大不了证明给他看好了!

一边吃一边不着痕迹地打量江叙的师兄二人组,苏怀墨和苏小白都发现了他突然坚定起来的神情。

几乎整个移花宫是看着苏栾长大的,尤其苏怀墨还是苏栾的亲生哥哥,对一个横空出现要带走他们掌上明珠的男人,他们的脸色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还要去翠海逛逛……

苏怀墨几乎可以猜出来他们究竟要说些什么。

眼睫微微颤了颤,拿着筷子的手都用力了几分。

 

于是这一场晚饭就在一股莫名其妙的氛围中结束了。

苏栾吃完像模像样地收拾了一分钟,被不约而同叹息的师兄二人组“赶”出了唐门。她吐吐舌头,兴高采烈地拉着江叙就离开了。

翠海就在唐门山脚下不远处,景色极美,湖水澄澈,山间还很宽阔,湖边的密林也自有一番风趣。

苏栾深吸一口气,满足道:“巴蜀的景色可真漂亮啊!看来我来中原是来对了。”

江叙就站在她身边,“那你喜欢这里吗?”

“当然喜欢啊!不止是这里,还有杭州,襄州、东越,这些地方我都很喜欢……”苏栾细数了一大堆地方,忽然想起了江叙来找自己是有事要说,“对了,你约我出来,是想对我说什么?”

“我……我打算过了年,就跟江山师兄去燕云的伏龙谷看看。看看沈孤鸿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不是真如他所说的那样好。”

“唔……”

江叙的脸逐渐变红,他轻咳几声,挠了挠头,“这段日子认识你,和你在一起很开心,从杭州第一次遇见你开始就很开心……我就要走了,你会不会想我?”

苏栾眼眸一转,故意道:“不一定啊,我来中原之后也认识了很多人,说不定哪天就把你给忘了呢?”只是话语中还藏着几分忍不住的戏谑。

听得这话,江叙连忙道:“不行!你不能忘了我,我和他们都不一样!”

苏栾的眸中带着浅浅的笑意:“哦?哪里不一样?”

微风拂过,夕阳渐落,气氛在不知不觉间暧昧了起来。

“我喜欢你啊!”江叙脱口而出。

 

苏栾忽然就不说话了。

话都说到了这个地步了,江叙也就破罐子破摔了。

他还细数了自己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我……我带你吃了这么多好吃的,陪你去真武求签、去开封参加了四盟密会、还去了东越天香谷,我们还约定了要去天香看花会……”

“总之,你不能这么没良心,至少不能转头就把我给忘了吧。”

“还有……”江叙带了忐忑不安去偷瞄苏栾的脸色,试探性地说:“你能不能,给我个机会?”

苏栾依旧不说话。

她凑了过来,捧着他的脸认真端详了片刻,眸子映着霞光,是难得的郑重之色。

于是连江叙也不由止住了声音,屏住了呼吸。他刻意挪开眼神,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笑道,“唉你这是干什么?我脸上难道有花吗……”

一个如蜻蜓点水般的吻忽然落在他唇角边上。

江叙愣住了,只觉热意渐渐从脸上传开。被她的唇接触过的地方酥酥麻麻地痒,像羽毛尖挠过心头,紧接着又化为火热。

而更多的是大脑一片空白。

他愣愣地僵在那里,脸忽然涨得通红。

都说美人乡是英雄冢,这话果然不假。这时候若是有人捅他一刀,只怕江叙也一时反应不过来了。

他听到苏栾的笑声,她的笑声很清脆,有点像风吹过丐祖祠前的风铃,很好听。

那一瞬间,江叙只觉得更加脸热。

她笑着骂他是个笨蛋,声音里却不见恼怒,而是带着小女儿的娇嗔。

“连女孩子心意都搞不懂,真是笨死了!天下怎么会有你这种笨蛋!”

苏栾亲了他一口,又斜了他一眼,笑着说:“可我就是喜欢你这个笨蛋啊。”

江叙不知道该说什么,也跟着傻笑了起来。

或许他真是一个笨蛋,那也是此刻全天下最幸运的笨蛋了。

因为已经有了天下最美好的、最可爱的女孩子说喜欢他。

巴蜀的黄昏甚美,最后的夕阳照着山间的树木,染得他们所在的这块草地一片金灿灿的。

苏栾摘了朵不知名的花儿拿在手上,用指尖任意拨弄着,半躺着江叙身上。江叙将手臂垂了下来,任由苏栾的头枕在上面,还调整了一下姿势好让她躺得舒服些。

而不远处的岩石松树,则安静地倾听着这一对新鲜出炉的小情侣在窃窃私语,都是对未来生活的美好规划。

晚风吹拂着苏栾的额发,使她整个人看上去文静了不少

“过几日等少宫主修养好了,我和哥哥就要回杭州去了。”她的眸中泛着星星点点的笑意,“到时候你挑个时间来找我,我请你吃凉拌明玉子!”

江叙也笑了,他学着苏栾之前的样子,拍着胸口爽朗地保证,“等你什么时候来丐帮,我请你吃荆湖最正宗的叫花鸡!”

苏栾转了转手中玉笛,骄傲地说,“明玉子天下第一好吃!不接受反驳意见。”

江叙挠了挠头,有些为难,不知怎的憋出来了一句,“那你最喜欢明玉子还是叫花鸡?”

她回答得理直气壮,“小孩子才做选择,成年人当然是两个都要!”

“哈哈……”

 

与此同时,在大漠深处一个不为人知、却桃树繁密的地方,上演着另一则故事。

伏龙谷内栽种了很多桃花。

公子羽就站在崖前,迎着呼啸的风,摇摇欲坠。

他幼年时失了母亲,遭到追杀;少年时练成“沧海六合”,却出走伏龙谷前往江湖;青年时遇见了一生挚爱明月心,火烧嘲天宫剑斩方龙香,开创了属于他的江湖十年;中年时被各方势力记恨,却被一个叫做蓝铮的人预见了未来。

他曾经什么都拥有了。

最后什么都失去了。

不过没关系。

他很快就会和他最爱的女人重逢了。

他们会到东海去看最亮的月,一生清欢,再不分离。

我真的一分钱都没了
我成女时居然只有这么一张能看的...

我成女时居然只有这么一张能看的截图

 佛了


我成女时居然只有这么一张能看的截图

 佛了


老陈醋
一位荆湖网友路过 好久不穿明玉...

一位荆湖网友路过

好久不穿明玉了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画的,凭大脑印象,我太喜欢倾城头发了,呆毛是私设,又是打架打掉猫头鹰的一天

一位荆湖网友路过

好久不穿明玉了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画的,凭大脑印象,我太喜欢倾城头发了,呆毛是私设,又是打架打掉猫头鹰的一天

翎斩寒
尼禄/中尉/天刀成女:雨瑰@躺...

尼禄/中尉/天刀成女:雨瑰@躺尸雨瑰在线练腹肌 

咕哒/爱德华/天刀少女:翎

摄影:大表哥

庐山双日游的花絮出来啦!一共三套片的!辛苦雨瑰宝贝肝视频!b站地址 @躺尸雨瑰在线练腹肌 

尼禄/中尉/天刀成女:雨瑰@躺尸雨瑰在线练腹肌 

咕哒/爱德华/天刀少女:翎

摄影:大表哥

庐山双日游的花絮出来啦!一共三套片的!辛苦雨瑰宝贝肝视频!b站地址 @躺尸雨瑰在线练腹肌 

然后知了
一张我儿子 大家都穿t9我还穿...

一张我儿子

大家都穿t9我还穿t7,我骄傲!

一张我儿子

大家都穿t9我还穿t7,我骄傲!

鱼头今天画画了吗

这两张拍的真的好好,我女儿太好康了

这两张拍的真的好好,我女儿太好康了

墨浅浅

一张手机壁纸,画的是自己的角色

一张手机壁纸,画的是自己的角色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