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天狗

23538浏览    277参与
乘风撩剧
小象神狂抽天狗嘴巴子,成功解救众天神,当上首祭之神
小象神狂抽天狗嘴巴子,成功解救众天神,当上首祭之神
0zdpjMb7Km
治愈动画,月亮变成一块饼,狼一口吞下,据说这是天狗吞月的由来
治愈动画,月亮变成一块饼,狼一口吞下,据说这是天狗吞月的由来
忞瑀

REVENGE–第一章

第三案


2012年6月14日


炎热的夏天,巨型车间里的机器“嗡嗡”的运作着,人们一边按照“流水线”的方式有条不紊的工作,一边与周围的几个男人女人八卦着东家长李家短,满头大汗的同时,也讲得口干舌燥 。


钱云状似随意的向上撩了撩自己紧身白裙的裙摆,腿部的大片肌 肤在几瞬间暴露无疑,她余光瞟见自己旁边的男人双眼明显亮了一下,满意地在心里暗暗发笑 。随后又脱下手套摘掉一次性帽子,“哎呀” 了一声站起来,抱怨道,“老板真是抠门死啦,这么热的天,也不给我们安台空调 。”


周围的几个人没说话,但都齐刷刷的翻起白眼,继续忙着手里的工作。...

第三案


2012年6月14日


炎热的夏天,巨型车间里的机器“嗡嗡”的运作着,人们一边按照“流水线”的方式有条不紊的工作,一边与周围的几个男人女人八卦着东家长李家短,满头大汗的同时,也讲得口干舌燥 。


钱云状似随意的向上撩了撩自己紧身白裙的裙摆,腿部的大片肌 肤在几瞬间暴露无疑,她余光瞟见自己旁边的男人双眼明显亮了一下,满意地在心里暗暗发笑 。随后又脱下手套摘掉一次性帽子,“哎呀” 了一声站起来,抱怨道,“老板真是抠门死啦,这么热的天,也不给我们安台空调 。”


周围的几个人没说话,但都齐刷刷的翻起白眼,继续忙着手里的工作。钱云丝毫不在意自己的突然离席是否会给其他人带来更大的工作压力 。事实上,别的同事也不在意,因为有没有她都一样 。


小娘们儿,不就仗着自己最近攀上个富人家吗?又开始犯 骚。刚刚盯着她腿看的男人在心里狠狠地了啐一口。


钱云环顾了一眼四周,离她最近的电风扇是在检验台那边 。


因为工作比较轻松,检验台一直以来只有一个人,这样也好,反正钱云也不喜欢那帮女的,当着人面说的倒是好听,背地里不知道把她骂成什么样 。


钱云从包里拿出小镜子补了撞,又搔首弄姿的做了几个妖娆表情。她满意的扭着屁股慢慢的走,姿态跟个狐狸精似的。她就喜欢那些个臭男人为她沉迷的样子。


“王妹呀。”钱云撅了撅自己抹着大红色品牌口红的嘴巴 ,“咱们换个位置呗,你在这儿还挺孤单的 。”


王妹是个性格耿直的人,闻言立刻摇头  ,“换得和组长申请啊 ,你这样到时候也不好发工资。”


“哎呀,那边钱多给你嘛。”她一脸“我懂”的表情,还没等王妹回答什么,就挤开王妹坐上了她的位置。





钱云也没干多久的活儿,午饭便到点了。看着同事们一个个跟饿死鬼一样争先恐后的像食堂跑去,她不屑的“哼”了一声,掐着点去门口拿“金主”陈保给自己点的外卖 。


她回到车间,坐在检验台的位置上,连袋子都还没解开,就给陈保打了一通视频通话 ,“谢谢陈哥,陈哥给我点的外卖真好吃。”话里带着她一贯的婊子腔。


陈保笑的开心,毫不拐弯抹角地问钱云:“晚上有时间吧?到我这儿来一趟。”


“哎,好。”她答应的干脆。


“有什么想要的跟我说啊。”陈保觉得挺高兴,又说道。


“陈哥,我最近……”钱云话说了一半,突然觉得头顶的风刮的更猛了些,电风扇吱吱呀呀的摇摆着。她背着镜头白了一眼,又故作天气燥热  ,“不经意”地拉 低衣领,本就深“V”的领口因为女人的拉扯,肩头的衣服顺势滑了下来。钱云捏着嗓子抱怨:“陈哥,这厂里都热死了,要不你给我在你厂里安排个工作吧,这样咱俩……也方便。”


陈保眼睛都看直了,但是心里忌惮家里那个臭婆娘,不敢那么光明正大,只能暗地里偷腥:“啊……这个……”


陈保眼神恍惚,想着怎么敷衍了事,突然看见屏幕一晃,“啪”地一下黑了屏,对面的女人伴随着猛烈的撞击声惊恐地大喊着,不过片刻钱云便没了声响,但撞击声不减,耳边仿佛还有些奇怪的,说不上来的声音……





高芳丽和几个姐妹三下五除二的吃掉了饭,回到车间里准备开始一个下午的工作。


谁也没料到会看到这样一幕 :车间里一片狼藉,原本在机器上的包装袋遍地都是,铁皮的机器被利器割报废了几台,四周的物体无不沾染着血迹 有一处的墙尤为严重,像是一副暗红色的水墨画,墙角还有个长着黑毛的球体。检验台上方的电风扇此刻安静地躺在地上——同那个平日里做作不堪的女人的躯体一起。


钱云的死相很难看,整个身体 都呈现着一种怪异的姿态,肩头的衣服滑落至胳膊,不知是跌下椅子所造成的,还是死 前刻意而为之……


她的 头颅 与身体离得很远,可能是钱云死 前太过震惊,艳丽的面部显得狰狞可怖。高芳丽甚至能想到它掉落时,像皮球一样滚动的样子。 


尸 体 与 血在这样一个闷热且封闭的环境下,弥漫着一股恶臭 。


高芳丽她们就是厂子里的几个打工小妹,哪里见过这种场面,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打起颤来,有个女人双腿发软,一点也站不住,直接跪倒在地上干呕着。另外几个不是大叫就是哭,相比之下,高芳丽倒是算冷静的 。她哆哆嗦嗦的从口袋里摸出了电话,“喂,是警察吗?我我我们厂子里死死死死了人。”


“哪个厂 ?”对面抬高了音调问道。


“材材材……”高芳丽快哭了,“材建。”


“保护好现场,不要让任何人进去! ”


“好 好好 。”高芳丽猛点头,伸手抓着那几个还在尖叫的女人就往外跑。


车间的门大敞着,直直的把这场 惨 案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作者

@Raindrop_       忞瑀


白鸦
客户的设,勿抄。 异兽【天狗】...

客户的设,勿抄。


异兽【天狗】,其状如狸而白首

客户的设,勿抄。


异兽【天狗】,其状如狸而白首

艾宝玩具
“臣夜观天象,天狗星犯阙,恐对诸君不利。”
“臣夜观天象,天狗星犯阙,恐对诸君不利。”
七枍

【日狗】直播日常

*文笔渣,ooc致歉!

*看文很久了,很多细节都不清楚了,请见谅

*直播形式,新尝试


小天哥哥今天日狗了吗:第一,又是意想不到的的开播


我的cp绝不Be:小天哥哥今天播什么呀?


随缘就好:播什么都不要紧,我要看帅哥!我的动力源泉!


呵呵哈哈嘻嘻嚯嚯:我也,我要看帅哥谈甜甜的恋爱


狗日是真理:卧槽,小天哥哥竟然又露脸了


我是重名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帅哥!


晏航今天没有戴口罩,漂亮的眉眼引得一众观众嗷嗷叫。“今天不做饭,给你们看看土狗带回来的小礼物。”晏航看着满屏的弹幕挑了一个问题答道。


呵呵哈哈嘻...

*文笔渣,ooc致歉!

*看文很久了,很多细节都不清楚了,请见谅

*直播形式,新尝试



小天哥哥今天日狗了吗:第一,又是意想不到的的开播



我的cp绝不Be:小天哥哥今天播什么呀?



随缘就好:播什么都不要紧,我要看帅哥!我的动力源泉!



呵呵哈哈嘻嘻嚯嚯:我也,我要看帅哥谈甜甜的恋爱



狗日是真理:卧槽,小天哥哥竟然又露脸了



我是重名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帅哥!



晏航今天没有戴口罩,漂亮的眉眼引得一众观众嗷嗷叫。“今天不做饭,给你们看看土狗带回来的小礼物。”晏航看着满屏的弹幕挑了一个问题答道。



呵呵哈哈嘻嘻嚯嚯:狗哥的礼物?我们能看吗?



我的cp绝不Be:姐妹大胆,是我想的那个礼物吗?



学海中的救生员:姐妹们看看,我有没有变色



狗日是真理:啊,小狗回来了,小狗手上抱着什么东西啊?



小天哥哥今天日狗了吗:我的天,是猫猫!小狗抱着猫,这什么感人的和谐场面!



“小狗。”晏航笑着喊了一声。



初一刚打开门,就看到晏航举着手机“在直播?小姐,姐们,下,下午好”。说完,初一把怀里的猫猫完整露出来,怀里的猫通体漆黑,皮毛柔顺,墨绿色的的眸子直勾勾盯着手机,很有镜头感。



学海中的救生员:哇,猫猫是什么品种的啊,好优雅的样子



我的cp绝不Be:又优雅又有点渗人(bushi),就是一种诡异的感觉,别打我



互攻真香:我也我也,但我还蛮喜欢这种感觉的



“中华田园猫。”晏航从飘窗上跳下来朝着初一走过去,摸了摸初一的脸,将镜头向下对准了怀里的猫。“对,这是我,我在路边,边,捡到的。”初一抬头朝晏航笑笑,手上还逗着猫猫的下巴。晏航又补充“刚刚去做了个检查,蛮健康的,打算养着。”



小天哥哥今天日狗了吗:awsl,我好喜欢小天哥哥和狗哥之间的小动作



狗日是真理:中华田园猫和土狗绝配



呵呵哈哈嘻嘻嚯嚯:果然是这一家子的风格,话说这猫猫叫什么名字?



我的cp绝不Be:土猫



小天哥哥今天日狗了吗:卧槽,笑死,好名字



初一看到这条弹幕,一本正经地回绝“不行,这个家,家里名字,带土,土的,只能有我,我一个。”晏航笑着瞥了他一眼,“名字还没起,现在姑且叫他小白,等以后想到好名字再说。”



我是重名怪:哈哈哈哈,好随意,果然是你们



随缘就好:和我名字很般配,请继续保持



我的cp绝不Be:这猫猫越看越漂亮啊,高贵冷艳



呵呵哈哈嘻嘻嚯嚯:确实哎,很有气质



铲屎官的日常:啊啊啊啊,恭喜小天哥哥和小狗加入我们铲屎官大队



小天哥哥今天日狗了吗:笑死,到处是组织



放大镜本镜:有话不知当讲不当讲,你们有人看到狗哥的脖子处有个蚊子包吗?



随缘就好:神tm蚊子包,哈哈哈哈哈哈



学海中的救生员:卧槽,卧槽,我终于看到小情侣的罪证了



铲屎官的日常:啧,你们有没有感觉下面好像还有点红红的



我的cp绝不Be:卧槽,我看到了我看到了!锁骨,锁骨!



小天哥哥今天日狗了吗:今天是天狗的胜利啊!



天狗好幸福:炸出来了!感谢小情侣提供灵感,文想好了!



互攻真香:妈咪,哦饿,饭饭



狗日是真理:扭捏,我也想吃



小天哥哥今天日狗了吗:姐妹竟然当众叛变



狗日是真理:哎呀,有奶就是娘啊



初一看着画风越来越歪的弹幕,耳根发红,晏航看得心痒顺手弹了弹,又引的弹幕一阵尖叫外加一波礼物。



“小姐姐都好热情啊,初一要不要给个福利。”晏航把初一揽过来,高挺的鼻梁蹭了蹭他的脸。可怜的小土狗这下连脸颊都是红的。



狗日是真理:这真的是我不付钱可以看的吗?



互攻真香:搞快点,搞快点!



晏航低头在初一的嘴角碰了碰,又慢慢摩挲,成功收获一只懵懵的小土狗,他转而在初一脸上响亮地亲了一口,“不逗你玩了。”



初一移开挡在小白眼前的手,“少猫不宜。”



我的cp绝不Be:卧槽,我好幸福



学海里的救生员:圆满了,让我们说谢谢小天哥哥,谢谢小狗



呵呵哈哈嘻嘻嚯嚯:谢谢小天哥哥,谢谢小狗



狗日是真理:谢谢小天哥哥,谢谢小狗



小天哥哥今天日狗了吗:谢谢小天哥哥,谢谢小狗



随缘就好:谢谢小天哥哥,谢谢小狗



“退了。”晏航把直播一退,随手扔在沙发上,勾起初一的下巴就吻了上去。



小白冷静地看着两个铲屎官进行液体交换,轻巧地挣脱初一的怀抱自己找乐子去了。



啊,又是美好的一天。


网易游戏贴吧民间组织

天下3   天狗在大荒的故事,最早还要追溯到后羿射日的时候。而且,后羿变成了大英雄活跃在史书之中,天狗却慢慢隐去了踪迹……
最近,却有不少人说自己目睹了天狗出现,九鼎城的说书人也不说宫中八卦了,开始聊起了天狗的传说。蛰伏已久的天狗是否真的重临大荒了呢?它的出现,又会给大荒带来什么改变呢?诸多谜题,等着少侠们前往探索~
在出发之前,不妨跟着小天天再来了解了解大荒的天狗传说。

天下3   天狗在大荒的故事,最早还要追溯到后羿射日的时候。而且,后羿变成了大英雄活跃在史书之中,天狗却慢慢隐去了踪迹……
最近,却有不少人说自己目睹了天狗出现,九鼎城的说书人也不说宫中八卦了,开始聊起了天狗的传说。蛰伏已久的天狗是否真的重临大荒了呢?它的出现,又会给大荒带来什么改变呢?诸多谜题,等着少侠们前往探索~
在出发之前,不妨跟着小天天再来了解了解大荒的天狗传说。

顽皮豹的矮脚猫
957下雨天狗子嘘嘘不用愁啦~
957下雨天狗子嘘嘘不用愁啦~
网易游戏贴吧民间组织

天下3   新的故事即将启幕,那少侠们的新衣服,也在路上啦!
全新天狗主题时装【玄黄翻覆】来袭,它以沉稳的黑色为主调,颇有遮蔽日月光华的意味,缀以金丝刺绣及鎏金饰物,高贵而神秘。还有两款焕彩,金黄如灿烂骄阳,皎洁如温润明月,截然不同的气质任君挑选~
全新珍兽【天狼北望】自星河而来,瑰丽的外貌如宇宙中的星云一般。口衔弯刀,身披祥云,所到之处洒下点点星辉。
除了酷炫的天狗,还有可爱的修狗勾哦!觉醒体型【柴柴丸】可爱登场,时尚的黄色犬耳状帽子,毛茸茸的爪子再搭配上身后卷卷的尾巴,尽显活泼可爱!而觉醒体型坐骑【梦天狗】虽然圆滚滚的身形略显笨拙,但当它迈动四条小短腿,吐着粉红的小舌头向你跑...

天下3   新的故事即将启幕,那少侠们的新衣服,也在路上啦!
全新天狗主题时装【玄黄翻覆】来袭,它以沉稳的黑色为主调,颇有遮蔽日月光华的意味,缀以金丝刺绣及鎏金饰物,高贵而神秘。还有两款焕彩,金黄如灿烂骄阳,皎洁如温润明月,截然不同的气质任君挑选~
全新珍兽【天狼北望】自星河而来,瑰丽的外貌如宇宙中的星云一般。口衔弯刀,身披祥云,所到之处洒下点点星辉。
除了酷炫的天狗,还有可爱的修狗勾哦!觉醒体型【柴柴丸】可爱登场,时尚的黄色犬耳状帽子,毛茸茸的爪子再搭配上身后卷卷的尾巴,尽显活泼可爱!而觉醒体型坐骑【梦天狗】虽然圆滚滚的身形略显笨拙,但当它迈动四条小短腿,吐着粉红的小舌头向你跑来的时候,谁能拒绝把它揽入怀中rua上一番呢?
点击大图查看更多细节~

怪味爆米花电影
权游4-2:乔大帝大婚当天狗带,凶手早已露出马脚却瞒过所有人
权游4-2:乔大帝大婚当天狗带,凶手早已露出马脚却瞒过所有人
爆缸杂番v
新番:万年天狗男主第一次被女孩子撩,直言有点难以接受
新番:万年天狗男主第一次被女孩子撩,直言有点难以接受
爆缸杂番v
新番:万年天狗男主第一次被女孩子撩,直言有点难以接受
新番:万年天狗男主第一次被女孩子撩,直言有点难以接受
yc忧尘

关于yc忧尘

  一些不可描述的文我会放在企鹅群里,目前有九篇


你们可以叫我忧忧,尘尘,阿尘,等称呼,进群答案就是yc忧尘  XXXX(指我写的同人文的标题)


之前那个置顶,不小心被我删了,于是只能重写一个,c有江严,天狗,灵玑,渡舟,秀群等CP的文


[图片]


一群有人会退群,要是群员满了,你加了一群,管理员会拒绝(前提是问题回答正确)这时可以加二群


[图片]



  一些不可描述的文我会放在企鹅群里,目前有九篇


你们可以叫我忧忧,尘尘,阿尘,等称呼,进群答案就是yc忧尘  XXXX(指我写的同人文的标题)


之前那个置顶,不小心被我删了,于是只能重写一个,c有江严,天狗,灵玑,渡舟,秀群等CP的文




一群有人会退群,要是群员满了,你加了一群,管理员会拒绝(前提是问题回答正确)这时可以加二群



忞瑀

白猫

“那边好像出事了,去看看么?”徐川朝那边扬了扬下巴。两人一起向江家走去。这儿围了不少人,叽叽喳喳的像是一群麻雀,扰的人心烦。屋里头走出啦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皱着眉,一脸的不满,“干什么?”


人群中一个没点大的小孩听了这话,从他们当中窜出来,像是吟诗一般欢欢的念着:“你家门口以前有只白猫,现在它死掉啦,死在你家屋檐下,被人开膛破肚啦,你被人盯上了啦,你被人盯上啦,你被人盯上啦……”


江途眉心一跳,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他刚想上前询问那个小孩,对方却被一个人拉了回去,“你个傻丫头在说什么呢?快跟我回去。”说罢又抬起头朝江途抱歉的笑了笑,随后牵着那丫头的小手离开了人群,边走还边骂着:“我刚晾...

“那边好像出事了,去看看么?”徐川朝那边扬了扬下巴。两人一起向江家走去。这儿围了不少人,叽叽喳喳的像是一群麻雀,扰的人心烦。屋里头走出啦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皱着眉,一脸的不满,“干什么?”


人群中一个没点大的小孩听了这话,从他们当中窜出来,像是吟诗一般欢欢的念着:“你家门口以前有只白猫,现在它死掉啦,死在你家屋檐下,被人开膛破肚啦,你被人盯上了啦,你被人盯上啦,你被人盯上啦……”


江途眉心一跳,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他刚想上前询问那个小孩,对方却被一个人拉了回去,“你个傻丫头在说什么呢?快跟我回去。”说罢又抬起头朝江途抱歉的笑了笑,随后牵着那丫头的小手离开了人群,边走还边骂着:“我刚晾好衣服准备喊你起床吃饭呢,你人就不见了……”


“娘,白猫,死掉啦,死掉啦,好多血呢,好多……”小孩不厌其烦的重复着,哪怕走到百米外,人们还是可以清晰的听到——白猫死了,灾难来了。


小孩的话像是在平静的水面上掷了一块石头,众人哗然。百年前京城盛行的诡事又要来了吗?这庆都又将沦陷了吗?


众人一哄作鸟兽散。几时间,铺子关了,人们纷纷闭门不出,连宫门都上了钥。仅半个时辰,这事便闹得人心惶惶。


相传百年前,京城一户人家养了只猫。那猫儿通体雪白,不参一点杂色,一双眼倒是不寻常,黑!黑的吓人!传闻那户人家的一个守门小厮,夜间去茅房,不经意间看到了那白毛的眼。烛火都没能在它的眼中留影,空洞!那户人家不过养了猫儿月余,便寻不着了。半月后,一个孩童在他家门前撒泼。非说什么“你家白猫死掉啦,死在屋檐下,被人开膛破肚啦,你被人盯上了啦 ”

本无人在意这傻孩童的胡语,却不料,三日后出大事了。先是那户人家全死于非命,死相异常凄惨,无不是被人开膛破肚。惨案被发现的当晚,一把鬼火烧了那户人家的府邸,据大理寺巡抚上报,那火是从屋檐底下开始着的,顷刻间,那大火边点亮了整个京城。当真是奇怪极了,那火绕是水也浇不灭,却未曾蔓延到他处。第二日,那失踪了许久的白猫出现在了那户人家门前。它周围是大片的血,就算是一个成年男子也没那么多血可流……


过了数余月,庆国北方旱灾,南方旱涝,边疆那处天崩地裂,生灵涂炭。京城倒成了唯一的安详之地。这便是不幸之处了,各地难民聚集到了京城郊外,京城若接纳了如此多的难民,那将会自身难保。一晚,城门开了,那本收拾干净的白猫尸体又挂在了城头,红色的鲜血一滴一滴的落下,一场瘟疫爆发了。


从此黑眼白猫的猫儿成了庆国的不祥之物。





徐川自小便住在京城,他记得特别清楚,当年经常会有一个说书的老头儿来他家附近,他说的故事中最受欢迎的便是关于那只白猫的诡事。今儿个与徐川一同来到的秦逸,就是个从乡下考来的书呆子,小时候虽也听过这故事,却稀里糊涂的没什么概念,再者他娘说的也不比说书先生讲的讲精彩,秦逸便一直当是大人闲着没事用来逗小孩子的,此时见到人民们反应都这么强烈,心中却莫名生出担忧之感。


“江……”秦逸喊到,却在脱口而出后发现自己只知道眼前这少年是江氏之子,而并不知他的全名,于是尴尬地咳了两声,才继续道:“虽然这事儿我也不大相信,但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假若那丫头的话是真的……总之,你还是小心点儿吧。”


对方倒是一脸的无所谓,原来那一丝不安此刻化作了灰烬,取而代之的是对这整件事情的兴趣。江途耸耸肩,“反正也都被盯上了,小不小心都一样,按照那故事来说,我会是死相最惨的那个,但我死后整个京城也都会面临灾难,不是吗,我已经释然了。”他站直了身子,不在吊儿郎当的倚在门框上,问:“你们俩不走吗?大家都逃的差不多了。”


“哦!”他恍然大悟“可以啊,兄弟,按那故事所说,除了我家,待在京城才是最安全的,聪明呐。”


秦逸愣愣的点了点头,他还没跟上江途的思维:“啊,是的,那江公子您不去躲躲吗?令尊令堂作何打算?”


江途神情一僵,随即又调整好了,他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啧,你不知道?小爷的爹前阵子不是被砍头了嘛,这小爷我自个儿还是小爷师傅好不容易保下来呢,”江途垂下头,额前的碎发挡了他大半张脸,神情莫测:“哼,说这些干嘛。”他声音闷闷的,细若蚊声。


秦逸平常很少出门,此次出门也是出来买书的,对于江家的事丝毫不知:“江兄,抱歉啊……那你如今既无牵,不如同我去书院躲几日吧,我们是聊斋书院的学子,我叫秦逸,这位是徐川。”


江途动作夸张地打了个哈欠:“说完了吗?说完了小爷就去睡午觉了。”话音刚落,他动作利索的关上了门。


“唉……”


“行了,走吧。夫子不会答应他住进书院的。”徐川拉了拉秦逸。





江途环顾下四周,这个小宅子可破旧了,他满意的勾了勾嘴角:“这可是小爷精心选的宅子。”这处宅子这后来建的,但旧址就是故事里那户人家。


“阿爹……快了”江途眼里全是仇恨。过了良久,他从腰间拿出一个小瓷瓶,瓶子里爬出一个黑虫子,江途毫不留情的捏死了这个母蛊。





从今天大清早洗好衣服回到房间发现床上没人的时候,满桂就隐约感觉到不安,总觉得这是一个不祥之兆。她匆匆忙忙地出了门,好在她家离江家不远,一出来便看到他家门口围满了人,心想或许自家丫头也在那儿,于是赶了过去。


满桂一眼便看见了人群中间的丫头,她双眼弯成月牙,双手翘着垂在两侧,脑袋左右晃着,面目欢快。


“你被人盯上啦,你被人盯上啦。”她只听到了这两句。


丫头这是在犯什么疯?满桂皱起眉头走过去牵起丫头的手,离开江家时还随口责备了几句,却没想到她给的是那样的回答。


可怖至极。


满桂当场便觉得自己的腿在发软,那只牵着丫头的手上冒着冷汗,格外黏腻。


回到家后,丫头还在不断的说着,满桂害怕又担心的流着泪,一直重复着:“丫头,不要说了,停下。”发现并没有作用后,她又几次哆哆嗦嗦的伸出手想要捂住她的嘴巴,或者干脆连鼻子一起捂住——或许丫头死了,那些灾难就不会发生了?可怜天下父母心,她最终没有那么去做,一来她舍不得,二来她就是一个没念过书不识几个大字的妇女,还没拯救国家那么大的雄心壮志。


看着丫头依然不停歇,满桂便合上双眼在家中那尊佛像前跪了好久。“祈求菩萨保佑我儿平安。”她哭着求道。


不知是菩萨显灵还是别的什么,没过一会儿,那丫头便不再嚷嚷了,她满眼的疑惑。





秦逸思来想去总觉得不理解江途:“徐兄,他不怕吗?自古以来,人畏惧鬼神。可江公子却一副不上心的样子,我总想不通这是为何。”


徐川正把玩着他刚淘来的玉佩,左瞧右瞧,对着太阳光瞧。无处不彰显着他愉悦的心情,他头也不抬,漫不经心的应付着:“嗨,对他来说,可能这也是一种解脱吧。”


“他家……”


徐川把那玉佩收回怀里,正色道:“秦兄啊,咱也不能光读圣贤书啊,也得出门走走,看看人情世故啊。”徐川叹着气拍了拍秦逸的肩膀。


“江途的老爹江太傅前阵子因为贪污家里被抄斩了,江途的师傅护国大将军用自己的军功去恳求皇帝饶了江途一命。就现在他住的那间小破宅子还是他师傅借钱给他买的。其实江太傅的案子本就疑点重重,奈何京兆府尹草草落了案,坐实了江太傅贪污。你别看江途看着什么都不在乎,实际上心里的芥蒂可大了。”徐川说着说着声音弱了下去,仿佛在问江家鸣不平。


“对了,你少跟江途玩,他武功好,脾气还差,小心哪天他把你打了,你小子还没处哭去。”


“徐兄怎如此了解,当真是事无巨细。”秦逸对于自己的“孤陋寡闻”感到郁闷。


徐川眼神有些闪躲:“好歹我也是名门贵公子,以前处的不错,一个月前才断了交集。”徐川看到秦逸疑惑:“这朝廷之上谁心里不清楚江太傅是被冤枉的?话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就是这个道理,只是没人说破罢了。我老爹当然怕我与江途交往会影响他的仕途。就这样……明哲保身。”话里的讽刺意味不言而喻。


秦逸破天荒的没有打破沙锅问到底。应该是感受到了好友低落的情绪。


不一会儿他们就到了书院。


官家弟子一般不住在书院里,但为了出入方便,徐川早在半月前就搬入了书院里去住。





当日晚。


徐川趁着夜黑,运气轻功偷偷地溜进了江家。


他看着眼前的少年:“决定好了?要我帮忙嘛吗?”


 “帮我找具尸体,被烧焦了之后让人感觉是我的那种——懂我的意思吗?后日之前送来。”江途知道徐川会来,早早便靠在墙角的阴影处等着他。


但对方显然是没有想到江途会答应的这么爽快,徐川原本以为会收到他果断的拒绝,甚至连劝告他接受自己帮助的词儿都准备好了,此时硬生生的把这些儿话憋了回去,挑起没经意的看着江途,愣了几秒后才反应过来“啧”了一声,“怪不得让我帮忙。”毕竟这事儿这么有难度,他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


“这事儿不难搞,你呢?打算先搞死谁?”徐川一直以为自己和江途是一类人,对于某些事情倒不必含蓄。


少年双手环胸,舌尖轻微的抵了下左腮,:“嗯……那就京兆府尹周隶吧。不管从哪个角度走,小爷都没办法不杀了他呢。”江途语气轻快,嘴角也露出了一丝嗜血的笑意。


“啧,你能不能别那么笑,丑死了。”徐川一脸嫌弃的看着他。自从江家出事后,眼前这人的笑不是掺了假就是加了血。


江途没搭理他,转身走进屋里,只给徐川冷冷的丢下一句话:“走之前把那死猫处理干净喽,瞧这天象,怕是要下雨,别搞露馅儿了。”


徐川也没多言,来到了江家门口。


“白猫”还躺在屋檐下,在炎热的夏日里泛着股恶臭味,些许的蚊蝇萦绕在尸体周围。


徐川用帕子把墙角边上的猫眼珠捡了起来,打量了一番:“蓝眼睛?干事倒是仔细。”那只死猫并不是故事里那种黑眼白毛猫,为了防止被识破,江途挖了那只猫的眼睛,把它的杂毛用特殊的手法染了白。这何尝不是场赌注,江途赌定了人们的畏惧心理不会使他们上前查看。只要过了今日,明天猫不见了可就与他无关了,毕竟故事里的白猫不是也失踪了,在三日后呈现于屋檐下的吗?


徐川快速度的处理了白猫,此时屋檐下就像是不曾有白猫出现过一样干净。





徐川倒是一如既往的靠谱,几日后他果不其然背着具尸体来到了江家。


“怎么样?”徐川把尸体扔在地上,它的头颅与地面来了个十分热烈的接触,发出了很闷的撞击声。他一脸骄傲地朝江途扬了扬下巴,“满意吗?我这几天抓了不少坟,要不是突然想起来这位孙家英年早逝的儿子,今个我都准备好魔刀杀人了。”


江途挑起一边的眉毛,笑道:“徐兄依旧无所不能啊。”


“是是是。”徐川不想理他,“你就别讽刺我了——下一步要怎么办?”


“故事怎么说便怎么做呗,到时候再把那些人都杀了。”他耸耸肩。


两人天南海北的扯了一会儿,准备估摸着时间一把火烧了这儿,也不知江途是说了什么,徐川突然冒出来一句,“我倒是挺羡慕秦逸的那乡下生活的。”


“怎么?”江途挑眉,“乡下人好骗?”


“不是,我只是觉得他们每天只要想着吃饱就好了,没那么多勾心斗角。”徐川刚说完便有些后悔,因为他正好踩在了对方的雷点上,他摸了摸鼻尖又道:“我跟你说,书院最近不是来了一个姓祖的学生吗?秦逸现在跟他一天到晚的绑在一块,对那些大大小小的圆比来比划去。”许川低声笑了笑,抬头却见江途正盯着某个点失神。


“阿川,杀了那帮人后,你和我一起离开京城吧。”江途忽然说道,声音很轻,与往常那个浑身是刺的江途不同。徐川倒是没想到这位江氏公子会主动提出要离开他生活了十多年的京城,硬是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感动到,“好啊,反正我阿爹阿娘最近发现我不够孝顺,已经开始打算再生个孩子了。”





次日的京城是被一位妇女的尖叫声唤醒的。


原本破旧的小宅子已经成一滩灰了,“消失”了几天的白猫又出现了,大片的血混在灰尘里。


“禀报大人,里面有一具被开膛破肚的死尸,尸体被大火烧得面目全非,应该是罪臣之子江途的尸体。”一个小衙役向大理寺卿汇报着仵作得出来结果。


“知道了,退下吧。”大理寺卿坐在离江家百米远的一个馄饨摊上吃馄饨——是他命手下人做的。“来点不?别说,还真不错,这家老板也真放心,这摊子就搁路边不管了,要是本官,本官可舍不得。”


手下拒绝了曹烁的邀请:“大人,这案子您怎么查?”


曹烁吃完了碗里的馄饨,喝了一口汤,舒服的叹了一口气,不紧不忙地说道:“查什么?应付应付得了,你怎么没看他京兆府赶过来查?一有什么死尸,他京兆府跑的比谁都快,我大理寺查个案束手束脚的,查到了也得不到什么好处。那些个官大的权势一压,咱查了半天的结果就屁都不是了,查什么狗屁玩意儿。届时只要说白猫作祟,糊弄过去就好了。”


“大人所言有理,但圣人若是怪罪,非要得个交代,这该如何?”


“你以为这皇帝老儿有这脑子?他要是能想到这一层,江家也不会被抄斩了,可惜了那满门忠良啊,哈哈哈哈。”曹烁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想当年,他何尝不是对这个朝廷充满了向往,可笑的是他还曾发过死誓,说什么誓死效忠皇帝,真好笑。有什么用呢?连忠诚的人都死了,不是那个圣人默许的吗?


“你带些人在这转转,做做样子,本官先回府了。”曹烁在桌上留下了一两银子。





周隶正在书房里听他的女儿背诗词,一副家庭和睦的景象,这也是江途最痛恨的地方了。


“咚,咚。”一阵敲门声传来。


“心儿乖,爹爹去开个门,定是你娘亲来了。”周隶放下了书,摸了摸周心的头。


周隶一打开门,就看到江途一张大大的笑脸,配着寂静的黑夜格外的渗人,就像是地府下冒出来索命的恶鬼。


江途笑得开心,就像是见到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 如果忽视他捅在周隶腹部的刀子的话那就更和谐了。


“周大人好久不见啊,最近京兆府不忙吧?”


“江……江途。”周隶眼神由惊恐变成了凶狠,他大声吼道:“来人啊!”


“啧,周大人真天真,我来之前不会做个准备吗?呵呵。”江途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周隶,他阿爹那么精明的人怎么会栽在这种人手里呢?


“阿爹!”周心走了出来,被眼前的场面吓的大叫。


江途“好脾气”的安慰周心:“别担心,哥哥不会让你和你爹爹分开的哦。”


“心儿快逃……”周隶十分吃力地朝一旁的周心喊道,但她被江途刚刚的话吓得腿软,根本不敢逃走,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江途又狠狠的捅了她的阿爹一刀。周隶浑身散了架一般跪下,随后倒在地。


周心一声惨叫,俯下身来将周隶的脑袋转过来面向自己,“阿爹,阿爹你醒醒,阿爹……”她不断摇着周隶的肩膀,高声喊着。


“啧。”江途被她吵的得有点烦,他向前一步,蹲下身子一把抓住周心的胳膊往自己这边拽“小姑娘,你阿爹带你出去看了不少戏啊。”他噙着一抹蛊惑人心的笑,“被开膛破肚的猫你知道吗?你和哥哥演猫,怎么样?”


未等周心回答,他便再次拔刀插进周隶的喉咙,还有一口气的男人痛苦的呻吟着,江途没停手,握着刀柄继续向下滑拉,发出肉被剖开的声响,他看着眼睛血肉模糊的周隶以及他哭得特别凄惨的女儿,笑得格外开心。


划到腹部时,江途扔掉刀,伸手将它活生生的撕裂,随后他拽出周隶的肠子,一脸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战果。


“心儿,来。”江途伸出沾满鲜血的右手,欢快的朝周心招了招。


不顾周心的反抗,江途把她拽到身前,双手紧紧地按着她的肩膀:“哥哥也有个妹妹,年纪与你相仿,才七岁。可是因为你爹爹她死了,你说……哥哥怎么为她报仇呢?”


“我阿爹已经死了!”周心崩溃的大叫。


“是啊~哥哥知道,就是因为他死了,哥哥才找不到人报仇呀,父债女偿好不好?”


“你……哇哇,你去找我阿娘!哇……”


江途看着她,脸色沉了沉:“你阿娘也死了。”江途。不想在跟这个无利用价值的孩子聊下去了,他半抱着她,紧拽着她的手向周隶的脸伸去。


“哇……”周心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指甲与皮肤的刺破声在周心的大哭中几乎惘闻。不过多久,周隶的脸上就出现了三道血痕——就像是猫挠的一样,“漂亮吧?”江途笑意盈盈的问她。


周心是活生生被吓死的。江途看着她的尸体,笑着“啧”了一声,“小姑娘不经逗。”他绕到了周家后院,蹲在池塘边将手上的血洗净,但仍有一股腥味儿,他觉得烦,干脆没再理会。他垂下胳膊,滴血未沾的白袖也自然的垂落下来,遮住了双手。


江途从宅子里出来,徐川已经早早备好马车在外等候,他抬手向对方示意。


“走了?”等江途坐稳后,他问。


“嗯。”前者点头,接着又道:“徐川,我把他们杀了,你不怕我被逮到之后,你也要受罚吗?”


“我知道你杀了人。”徐川轻笑一声,又小声嘀咕了一句:“我不在乎。”


他策马向前。



作者:我和@厘普 






宠物医生~小唐
212,,,,夏天狗狗这三个地方千万不要去。
212,,,,夏天狗狗这三个地方千万不要去。
yc忧尘

(天狗)互相的救赎

小土狗肚子里有和刑天哥哥的宝宝


@left.左 生日快乐!!!,祝你开开心心的过好每一天,学习进步😘😘


这是一篇c


—————————————————————


晏航今日下班回来走进家门,就看见挺着大肚子的初一在做家务“啧,我们的小土狗又不听我的话了?说好的家务放着我来”


“晏,晏航,我,我看你,工,工作,太辛,辛苦了,想,想来帮你,做点事”初一莫名委屈,明明自己是想要帮晏航来着,为什么晏航要生气


晏航看见初一这样,就知道,初一又想歪了,把初一拉到自己腿上坐着,“我没...


小土狗肚子里有和刑天哥哥的宝宝


@left.左 生日快乐!!!,祝你开开心心的过好每一天,学习进步😘😘


这是一篇c


—————————————————————


    

晏航今日下班回来走进家门,就看见挺着大肚子的初一在做家务“啧,我们的小土狗又不听我的话了?说好的家务放着我来”

 

“晏,晏航,我,我看你,工,工作,太辛,辛苦了,想,想来帮你,做点事”初一莫名委屈,明明自己是想要帮晏航来着,为什么晏航要生气

 

晏航看见初一这样,就知道,初一又想歪了,把初一拉到自己腿上坐着,“我没有生气”初一像是想起什么,拉起晏航的衣角“怎么,狗哥在我怀里撒娇啊?”

 


—————————————————————


   再多一点,老福特不让过,完整版在群里或者afd


   生日快乐鸭

yc忧尘

宣群

  就是我的粉丝补档群,有一些不可描述是嗯,就是那个,老福特会屏,所以就专门创了个群,希望大家可以多多进群一起聊天,爱你们,站了CP的tap非常抱歉啊!你们可以叫我忧尘,忧忧,尘尘,阿尘,阿忧都可以


会写很多CP的|车,但是目前只写了三篇江严,两篇丞飞,一篇天狗,一篇灵玑,一篇尊骁,钟爱丞飞江严和渡舟,其他CP会到时候投票选


[图片]



  就是我的粉丝补档群,有一些不可描述是嗯,就是那个,老福特会屏,所以就专门创了个群,希望大家可以多多进群一起聊天,爱你们,站了CP的tap非常抱歉啊!你们可以叫我忧尘,忧忧,尘尘,阿尘,阿忧都可以


会写很多CP的|车,但是目前只写了三篇江严,两篇丞飞,一篇天狗,一篇灵玑,一篇尊骁,钟爱丞飞江严和渡舟,其他CP会到时候投票选



金毛夏天
32来看下你们的夏天狗子演技怎么样,真是瞬间入戏啊
32来看下你们的夏天狗子演技怎么样,真是瞬间入戏啊
考拉动漫解说
半天狗对无惨大人真的很忠心啊然而无惨最爱的上弦鬼还
半天狗对无惨大人真的很忠心啊然而无惨最爱的上弦鬼还
考拉动漫解说
半天狗的本体和分身也太会吐槽了吧吐槽的最高境界就是
半天狗的本体和分身也太会吐槽了吧吐槽的最高境界就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