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天盛长歌

25.9万浏览    2440参与
普罗旺斯小姣姣

阿娘和知微的售后,这糖的甜度依然满足于我🤣🤣🤣🤣边吃边互夸的俩人太有爱❤️❤️❤️

阿娘和知微的售后,这糖的甜度依然满足于我🤣🤣🤣🤣边吃边互夸的俩人太有爱❤️❤️❤️

醒着不做梦

护你一生(知宁向)番外寿宴三

次日,皇家宴会是不出凤知微意料的繁琐。皇宫这边在进行着盛大的宴会庆典,而燕家别院处却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华琼听着下人来报,整个人完全坐不住了,匆匆忙忙赶去正厅,“贺相?他来作甚?!罢了,随我去见他。”

    在去正厅的路上,华琼全程眉头紧锁 ,“元沉,你先打探一下周围情况,若没有暗卫,你就带人护送宁姑娘去兰香苑避避风头。如果有人监视,就带人将宁姑娘的院子围起来,务必保护好她。”

    “是,主母。”...


次日,皇家宴会是不出凤知微意料的繁琐。皇宫这边在进行着盛大的宴会庆典,而燕家别院处却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华琼听着下人来报,整个人完全坐不住了,匆匆忙忙赶去正厅,“贺相?他来作甚?!罢了,随我去见他。”

    在去正厅的路上,华琼全程眉头紧锁 ,“元沉,你先打探一下周围情况,若没有暗卫,你就带人护送宁姑娘去兰香苑避避风头。如果有人监视,就带人将宁姑娘的院子围起来,务必保护好她。”

    “是,主母。”

    “皇宫寿宴不可能这么快结束,贺相出现在这里,希望不是陛下的意思。”华琼在心里默念。

    正厅,一袭青衣的贺知周看着淡然走进的华琼,缓缓抿了一口手中的茶。

    “贺相,不知贺相到访所为何事?”华琼云淡风轻地笑道,言语中是明显的疑惑。

    “来见一个人。”贺知周放下手中的茶杯,眼神深邃,“以贺知周的身份来拜访一个人,所以还希望燕夫人引见一下。”

    “哦?这燕家别院速来不接待他人,燕家主并不在此,贺相莫不是来错地方了?”华琼神色淡然,眼神丝毫不躲闪。

    “如果我要见燕家主便不会孤身来到此地了。燕夫人。”贺知周缓缓起身,走到华琼身前,悄声道,“贺某时间不多,耗下去可能会有许多人发觉贺某的行踪。”

    华琼双眼微微眯起,然后得体地笑了笑,“贺相恕罪,草民这里或许真没有贺相要找的人。”

    贺知周凝眉,就在这时,一道倩影出现在门口,然后坦然地走进了正厅,微微福身,“华琼姐姐。”

    韶宁抬眸看向贺知周,“先生要找之人可是我?”

    华琼见韶宁出现,神色焦急,然后狠狠地看了一眼跟在韶宁身后的元沉,元沉自知有错,不敢抬头。

    见韶宁出现,贺知周笑了笑,然后意味深长地看了华琼一眼,最后将目光放在韶宁身上,“近日贺某得到消息,燕夫人的远方表妹进京求医,贺某的妹妹得知消息,硬是让贺某过来看看燕夫人的表妹病情如何。”

    说着,贺知周无奈地摇了摇头,“那,燕夫人,能不能允许贺某与令妹好好谈一谈她的病情,这样贺某也好回去向贺某的妹妹交代。”

    华琼听着贺知周这番话,在心底感叹不愧是贺相,这胡扯的功力真的是让人望尘莫及。

    “这……”华琼看向韶宁,征求她的意见。

    “既然先生一片心意,姐姐,我们怎么能拂了先生的好意呢?”韶宁温和地笑了笑,在宫里呆久了,指鹿为马谁不会?

    “那你们聊。”华琼看了看贺知周,“多谢令妹对小妹的关心。”

    贺知周点了点头,然后目送华琼离去。

    “先生,请坐。”韶宁比了一个手势,示意贺知周坐下。

    “上次见你,你还是一具尸体。”贺知周缓缓坐下,言语中尽是闲谈的意思。

    “先生是大成皇帝派来的人?”韶宁也寻了一个座位坐下,“来找我又是为了什么?”

    “若我说我只是单纯地来看看你,你会怎么想?”贺知周饶有兴味地看向韶宁。

    韶宁皱眉,“先生不是大成皇帝派来的人?”

    贺知周轻叹一声,“其实我也就是心血来潮想来看看而已。至于陛下,对你并无恶意,否则,我都能找到的地方,他怎会不知?”

    韶宁嘴唇动了动,还是什么都没有说,眼前这人说得确实有道理,但是,长孙弘真的会有这么好心?韶宁并不觉得长孙弘会是一个心慈手软之人,怕是知微答应了他什么。

    想到这个,韶宁一下子淡定不起来了,“你们对知微做了什么?”

    贺知周看着突然没了分寸的人,轻笑一声,眼底深处有一丝苦涩也有一丝羡慕,“放心,没有对长公主做什么,她是大成血脉,陛下自当疼惜。”

    “那先生此行的目的,实在是有些牵强。”韶宁看向贺知周,目光深沉。

    “贺某妹妹不便出门,我这个兄长替妹妹来看望一下妹妹的故友,有什么奇怪的吗?”贺知周无辜地看着韶宁。

    韶宁皱眉,听华琼姐姐的称呼,贺相,相必这人应当是大成丞相贺知周,可是,众所周知,贺知周没有亲朋,更别说妹妹。她今天算是见识了这贺相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了。

    “既然如此,请先生带我致谢,待令妹空闲,我定登门拜访。”韶宁笑了笑,若有其事地说道。

    贺知周笑了笑,起身道,“这话贺某自然带到。姑娘这病并不严重,好好将养便可。天色不早了,贺某也先告辞了。”

    “先生慢走,多谢先生费心。”韶宁起身。

    真是个有趣的姑娘……贺知周点了点头,走远了。贺知周贺华琼在门口闲聊了几句,才慢悠悠离开了燕家别院。

    华琼看着韶宁,轻叹一声,“宁姑娘,您不该出来的,这下子您就暴露了啊。”

    “华琼姐姐,若我迟迟不露面,不仅会将事情变得复杂还会连累燕家。”韶宁看向华琼,“附近没有暗卫,他只是想见见我罢了,没事的,不用担心。”

    ……

    而另一边,刚结束晚宴的凤知微回宫换了衣服便向清然轩方向去,却被走近的长孙弘一行人拦住了,“哦?知微这是要去哪?”

    “皇兄,知微正巧想去向皇兄请安。”凤知微愣了片刻,然后才赔笑道。

    长孙弘摇了摇头,“请安?知微,你信吗?”

    凤知微语塞,“皇兄,这外面风凉,皇兄进来坐坐吧,不知皇兄驾临所为何事?”

    “顺道来看看你。”长孙弘淡然走进居贤阁,似画赶紧为其添茶。

    凤知微坐在一旁握着茶杯沉思,长孙弘轻飘飘地看了凤知微一眼,然后长叹一声,“这皇宫终究是留不住任何人。”

    “皇兄……”凤知微皱眉,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朕就来坐坐,你我兄妹也许久没见了。此后,有时间可回京看看朕,朕也就你一个亲人了。”长孙弘笑了笑,他并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但这毕竟也只是他最后的亲人了啊。

    “皇兄的意思……”凤知微笑了起来,“知微多谢皇兄。”

    长孙弘看着笑得开怀的凤知微,也笑了笑,知周,你要的成全,我给她们了。

Per fas et nefas

天下归《扶摇》《凰权》

  天下归元的《扶摇皇后》和《凰权》,设定在同一时空背景,前后两个皇朝。都是男主女主强强结合,有对抗有合作,和周围朋友一起打怪升级,最后统一天下的故事。

  
[图片]男女主感情线:《扶摇》设定类似于一见钟情,男主对除了女主外所有事情都很决绝干脆,所有的柔软都给了女主,两人也一直守望相助互相信任。《凰权》一开始就是敌对关系,作者可能希望他们一直处于半敌半友的关系,但个人觉得情感线太不明显了,没看出男主对女主的喜爱,感觉都是作者文字在强加喜欢。
[图片]

  女主成长:《扶摇》感觉在一点点探索,整个世界都在一点点的展现,女主也在逐步变强...

  天下归元的《扶摇皇后》和《凰权》,设定在同一时空背景,前后两个皇朝。都是男主女主强强结合,有对抗有合作,和周围朋友一起打怪升级,最后统一天下的故事。

  
男女主感情线:《扶摇》设定类似于一见钟情,男主对除了女主外所有事情都很决绝干脆,所有的柔软都给了女主,两人也一直守望相助互相信任。《凰权》一开始就是敌对关系,作者可能希望他们一直处于半敌半友的关系,但个人觉得情感线太不明显了,没看出男主对女主的喜爱,感觉都是作者文字在强加喜欢。

  女主成长:《扶摇》感觉在一点点探索,整个世界都在一点点的展现,女主也在逐步变强,越来越坚定,身世的秘密也在一点点明晰;《凰权》女主上来就思维缜密,眼界开阔,极其牛逼。身世也看看就能猜到,没啥悬念。

  结局方面:《扶摇》最后的BOSS类似于半仙了,虽然感觉有点强行结尾要有最强的反派,有点不是很有意思,但好歹算个大高潮;《凰权》的结局真的太想吐槽了,男女主对垒,女主轻易就放弃了,又作者文字强行解释都是男主在让着女主,最后竟然两人抛家弃国一起隐居了,这前面的剧情,男女主怎么可能在一起呢,多少的国仇家恨放在两人之间,都那么骄傲的人,怎么放得下呢!

  配角们:《扶摇》秉持着全世界男的都喜欢女主,啥啥类型都有,默默地,豪爽的,腹黑的,毒舌的,男主完美的将所有都结合;《凰权》的配角也明里暗里都喜欢女主,也是各具特色,都愿意用生命守护女主,赫连铮去世的时候真的听难过的,还有“天水之青 顾我南衣”顾南衣小少爷啊,简直完美存在啊,搞不明白,男主怎么和这些人比,女主又怎么瞎了一样就喜欢男主。

  最后,两部小说都改编翻拍了电视剧,哎,每部都六本小说之多,《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一本该剧都将近六十集,这些个六本的,五六十集怎么拍的完,于是,在本来就要加强男女主线的基础上,又删了多少人物和情节,不说毁原著吧,但原著党看着总有些糟心~

醒着不做梦

护你一生(知宁向)番外寿宴二

清然轩,凤知微一袭淡黄色襦裙,正向坐在首位的长孙弘行礼,“知微见过皇兄。”

    “外面如何?可还开心?”长孙弘一如既往地温和,轻笑着问道,看起来非常平易近人。但是大成上下谁人不知当今君主的各种手段比之前朝天盛的宁世征有过之而无不及。

    “谢皇兄关心,一切都好。”知微得体地笑了笑。

    “对于日落族的处理,你可还满意?”

    “皇兄圣明。”知微保持着笑容,只是心却渐渐沉了下去,她想到日落族就会想到当初在她面前失去...

清然轩,凤知微一袭淡黄色襦裙,正向坐在首位的长孙弘行礼,“知微见过皇兄。”

    “外面如何?可还开心?”长孙弘一如既往地温和,轻笑着问道,看起来非常平易近人。但是大成上下谁人不知当今君主的各种手段比之前朝天盛的宁世征有过之而无不及。

    “谢皇兄关心,一切都好。”知微得体地笑了笑。

    “对于日落族的处理,你可还满意?”

    “皇兄圣明。”知微保持着笑容,只是心却渐渐沉了下去,她想到日落族就会想到当初在她面前失去生命气息的韶宁,心中后怕不已。

    至于之后,知微不知道血浮屠的人怎么向她这位兄长汇报的,最后她只是得到了一个结果:日落族被长孙弘以蛊术害人匪浅的借口灭族了,是的,日落族被灭族了。

    至于雅乐,长孙弘告诉她的是雅乐自尽了。至于宁弈的消息,凤知微倒是一个字都没有得到,不过凤知微倒也没有去打听。

    “知微,一年了,你可放下了?”长孙弘轻叹一声,沉声问道。

    听到长孙弘这样问,知微整个人愣在了原地,几息之后知微才回道,“皇兄指的是……什么?”

    “你在外散了一年的心,散的是什么?到现可放下了?”

    “回皇兄,知微早已放下了该放下的。”凤知微垂首,心中有些忐忑长孙弘对于她这一年的行踪到底知晓多少,对于她身边的韶宁,有没有产生怀疑或者好奇。

    这一年来,人多的时候或者去一些由原天盛官员管辖的地方时韶宁都戴着白纱,应当不会有人认出来才对,至于她们身边的人,大多时候都只有南衣,南衣自然也不会多言。

    但凤知微还是有些怕,当时宁世征对于她和凤皓以及秋家的赶尽杀绝还历历在目,凤知微怕,怕自己保护不好韶宁。

    “哦?是吗?”长孙弘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凤知微,“放下了便好。此次寿宴,世家公子均会出席,你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皇兄,知微不愿一生安守内宅,知微想要游历河海山川,只愿一生逍遥。”凤知微垂首,“求皇兄成全。”

    凤知微此言一处,偌大的清然轩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两个人谁都没有再开口。

    “此事,容后再议吧。”良久,长孙弘缓步走回了座位,坐了下来,拿起一本奏折,“今天也没什么事了,你赶路也累了,回去歇息吧。”

    凤知微打量了一下长孙弘的神色,却看不出对方的喜怒,最后只能先行离开,“知微告退。”

    “嗯。”长孙弘淡淡点头。

    凤知微转身离开后,长孙弘看着凤知微的背影,轻叹一声,然后朝一旁的屏风轻声说道,“她身边的人,是谁?”

    “那人容貌像极了前朝公主。”贺知周淡青色的身影缓缓从屏风后走出,“但死而复生这种事,太过惊世骇俗。”

    长孙弘揉了揉眉心,“我是不是对她太纵容了?”

    贺知周微微弯腰,“长公主一向明事理,她应当是懂得分寸的。”

    “她将人带回来了?安置在哪?”长孙弘放下手中的奏折。

    “在燕家一处别院。”贺知周垂眸。

    长孙弘的眼底划过一丝杀意,“知周,你说,她若死了,知微会如何?”

    “陛下,臣,不知。”贺知周凝眉,内心不忍,“无论那人是否是前朝公主,对于陛下都没有威胁,倒也不一定要置其于死地。”

    “你心软了?”

    “或许吧。”贺知周苦涩地摇了摇头,他得不到的圆满,他希望在其他人身上看到,贺知周深深地看了长孙弘一眼,“陛下,知周此行是来辞行的。”

    “你要走了?”长孙弘正在批阅奏折的手一顿,在奏折上留下一个红点,然后长孙弘若无其事地继续批阅,将红点掩去了,“要回天机山了吗?”

    “是,大成局势安稳,臣该走了。”

    “一定要走吗?”长孙弘没有抬头,只是定睛看着眼前的奏折,但是却没有看进去一个字。

    “是。”贺知周抬眸看了一眼没有抬头的长孙弘,眼底满是痛苦。

    “好,我放你走。”

    “多谢陛下成全,臣,还有最后一个请求。”贺知周伸手行礼。

    “你说。”

    “求陛下成全长公主。”

    长孙弘凝眉,有些不悦,“我记得你与她并无什么交集,这最后的请求竟是为了她?”

    “臣只是,想看看她们以后会走到什么地步。”

    “我答应你。”

    “谢陛下,知周这便告退了,陛下保重。”贺知周最后看了一眼埋头的长孙弘,释然地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待贺知周离开后,长孙弘才又若无其事地继续批阅起眼前的奏折,自他从战场上活下来的那一刻,他的存在就只是为了大成,其他的事,也不是他能奢求的。

    ……

    居贤阁,凤知微刚进来便看到了夕寒还有她旁边的似画,看着这热闹却陌生的宫殿便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韶宁,也不知道她在燕家习不习惯,现在的韶宁,没了公主身份,没有朋友,甚至都不能露面,凤知微真的是一刻都不想让韶宁离开她的视线。

    “殿下。”夕寒和似画同时向凤知微行礼,至于其他宫人也是在旁边默默行礼。

    “是你们啊,不用多礼。”凤知微摇了摇头,然后走进了主殿坐了下来。

    “殿下现在可想用晚膳?”夕寒轻声问道。

    “不用了,帮我准备水,我想沐浴。”凤知微疲惫地摇了摇头,她现在脑子很乱,她不知道长孙弘对于韶宁的身份是否发觉了,也拿不准长孙弘是否会不顾她的意愿赐婚。

醒着不做梦

护你一生(知宁向)番外寿宴一

  题外话:错过了520 连521的尾巴也没有抓住,咳咳,有点尴尬。番外,就是想写一些日常,emmm作者菌不会开车,只是一些寻常的相处,可能会有些看流水账的感觉,如果感觉不适,就不要看下去了😢😢😢😂😂😂😂


“韶宁,你若不愿,不用勉强,我明白的。”

    一辆马车之内,韶宁和凤知微相对而坐,两人中间摆放着一些书,而韶宁拿着一本书看的入神,凤知微坐在旁边时不时喂韶宁一些糕点。

    忽然间听到凤知微这样说,韶宁倒也是不知道是该笑知微多想了还是该感动知微这样重视她...

  题外话:错过了520 连521的尾巴也没有抓住,咳咳,有点尴尬。番外,就是想写一些日常,emmm作者菌不会开车,只是一些寻常的相处,可能会有些看流水账的感觉,如果感觉不适,就不要看下去了😢😢😢😂😂😂😂


“韶宁,你若不愿,不用勉强,我明白的。”

    一辆马车之内,韶宁和凤知微相对而坐,两人中间摆放着一些书,而韶宁拿着一本书看的入神,凤知微坐在旁边时不时喂韶宁一些糕点。

    忽然间听到凤知微这样说,韶宁倒也是不知道是该笑知微多想了还是该感动知微这样重视她的想法。

    五日后是长孙弘的生辰,知微这个长公主,再不回京怕是也有些说不过去。几天前她便发觉知微有些心神不宁,每次对她仿佛也是欲言又止,但是她倒也没有多问,只因为她相信凤知微。

    原本她以为知微只是自己纠结几天,想通了便也会同她说起,但是都五日了,知微似乎半点要提的意思,所以昨日她便耐不住性子直接问了知微。

    说实话,在得知知微要回宫之后,韶宁倒也是没有想象中的恐惧与失落,或许是这段时间的相处,她真真切切感受到了知微对她的感情,所以她才提出了陪知微一同回京。不过她不会踏入皇宫便是了。

    “你何时见过我委曲求全了?”韶宁无奈放下书,调皮地笑道。

    凤知微知道韶宁这是在宽慰她,可是她却并不能开心起来,凤知微忧愁地看着韶宁,“我不想你回到让你感觉不开心的地方。”

    “知微,对于现在的我而言,没有你的地方,那才是我最不想呆的地方,也是让我最不开心的地方。”韶宁眼神温柔,轻言道。

    凤知微看着韶宁,轻轻执起韶宁的手,紧紧握住,“韶宁,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韶宁嘴角的弧度缓缓扩大,但是却又忍住了,用另一只手拿起刚才的书,佯装继续看了起来,但是那只被凤知微握住的手却悄悄回握住了凤知微。

    凤知微见韶宁不好意思了,想笑但是又硬生生憋住了,但是凤知微眼中的光却是掩盖不住的。凤知微撑着脑袋,默默看着正在看书的韶宁。

    ……

    “你一直看着我作什么?”韶宁实在是无法忽视身边这道灼热的视线,无奈地放下书。

    “这些话本的情节都是一些俗套的才子佳人的故事,你怎么看得这么津津有味?”凤知微有些疑惑,也有些好奇。

    “比起四书五经,我还是更喜欢这些有趣的市井话本,再说,哪里俗套了?”韶宁嘟嘴反驳道。

    凤知微看着韶宁俏皮的样子,放佛看见了她和韶宁初遇的时候,凤知微有些庆幸韶宁在经过了这么多事之后,仍然保持着属于她的赤子之心。

    看着韶宁这副不服输的表情,凤知微宠溺地笑了笑,“是是是,四书五经确实不如这些话本有趣,既然你喜欢,到帝京之后,我再让南衣去帮你搜集一些来。”

    韶宁笑着白了凤知微一眼,然后继续看着手中的话本,不过没一会,韶宁又抬起头来,眼神有些飘忽,“知微,你……要去多久?”

    “不出意外,两日足够。我得在寿宴前一天回去,第二日出席宴会之后,便来找你。”凤知微正色道,虽然韶宁的问题看起来似乎只是突发奇想的一问,但是凤知微知道韶宁心中对于此事的在意。

    所以她愿意认认真真地做出自己的承诺。因为韶宁值得。凤知微特意没有提到皇宫二字,其一她是不愿意让韶宁想起那些不好的回忆,其次她心中还是将自己当做凤知微而非长孙知微的。

    “我其实也就,随,随口一问。”韶宁“满不在乎”道,又将目光放回了手中的书。

    “噢?是吗?”凤知微欺身上前,凑在了韶宁面前。

    韶宁转头,两人的呼吸近在咫尺,韶宁的声音有些结巴,“当,当然。”

    凤知微眸色渐沉,整个人没有后退,反而更加靠近韶宁,韶宁愣了片刻,拿书的手缓缓松开了书。

    话本缓缓滑落,韶宁捏着凤知微的衣袖,也不闪躲凤知微的眼神。凤知微嘴角微勾,拉过韶宁的手十指相扣然后在韶宁嘴角轻轻落下一吻。

    凤知微将韶宁搂在怀里,“韶宁,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离开你。”

    韶宁有些疑惑凤知微突然的情绪波动,但她还是紧紧抱住了凤知微,“好,我相信你。”

    帝京燕家,当凤知微的马车到燕家门前时,燕怀石和华琼已经在门外等着了。

    燕怀石看着驾车的顾南衣,开怀地笑了笑,“衣衣,好久不见。”

    顾南衣默不作声,只是看了燕怀石一眼然后下了马车,“不久。一年不到而已。”

  燕怀石 无奈地摇了摇头,倒是华琼走到了正在下车的韶宁身边,向她微微行了一礼,“宁姑娘,寒舍简陋,承蒙不弃。”

    韶宁下车后也回了华琼一礼, “燕夫人言重了。”

    ……

    而此时的凤知微正坐在回宫的轿辇上沉思,在城门口她便和韶宁分开了,她让南衣带韶宁去找怀石而她则是和原本长孙弘派来接她的队伍汇合了。

    一路上,凤知微打量着这已经一年没有回来过的帝京城却发现这已经不是她自小生活的帝京了。一年的时间,已经抹去了天盛的所有痕迹。

    想到天盛凤知微就想到了韶宁,怀石韶宁也是见过的,她并不担心怀石会怠慢韶宁,就是担心韶宁会感觉不自在,但这帝京之中,她唯一能相信的也就只有燕家了。

    其实凤知微的担心不无道理,韶宁虽然没有感觉有太多不自在,但是毕竟和这些人不熟悉,她的矜持和傲气也不允许她主动去和燕怀石等人攀谈,只是韶宁还是保持着基本的礼数。

    华琼自然是看出了韶宁的一些不自在,对于女孩心思,燕怀石这种大老粗自然是注意不到。

    “怀石,我带宁姑娘去转转她的住处,你和南衣也许久没见了,正好可以叙叙旧。”

    “好。如果宁姑娘有什么需要您同拙荆提便是了。”燕怀石弯腰行礼。

    韶宁微微福身,“多谢燕家主。”

    待燕怀石和顾南衣走后,华琼笑了笑,“宁姑娘不用这么拘束,您直接将这当成曾经的魏府就行。”

    韶宁不自然地看了华琼一眼,没有说话。

    华琼会意,“我叫华琼,知微在闵海曾救过我,所以我会知道一些以前的事。”

    “原来是华琼姐姐。”听华琼提到凤知微,韶宁的神色也柔和了几分。

    “我带你逛逛这里,这里是燕家别院,相比燕家本家,要清净不少,你要是寻常需要什么,和我说或者吩咐下人都行。”

    “好,麻烦华琼姐姐了。”

    “姑娘才是言重了。”

    华琼不经意打量这身边这位曾经最受宠的公主,传言天盛韶宁公主嚣张跋扈、蛮横无理,看来传言不可信啊。

霜序兰因

南雪(一)

#前排⭕我家honey@(˶‾᷄ ⁻̫ ‾᷅˵) 520快乐宝贝♡

#极限短打(我又短了呜呜呜)

#最近在上课呜呜呜大家原谅我

#我太短了呜呜呜呜

#小flag,文章热度到35我就更下一篇(绝对不🕊️,大家相信我!!!)


   “真快啊”凤知微想。她看着眼前的顾南衣,一时间没了言语。她曾经设想过再一次相遇时,她也许会上去拍一下她的玉雕少爷,和他说一句:“少爷,好久不见!”可这太过轻浮;于是她想了又想,她觉得,她应当一见面就向少爷道歉,为她的任性与残忍……可还没等她想个三七二十一,她的少爷就径直走上前来,拥住...

#前排⭕我家honey@(˶‾᷄ ⁻̫ ‾᷅˵) 520快乐宝贝♡

#极限短打(我又短了呜呜呜)

#最近在上课呜呜呜大家原谅我

#我太短了呜呜呜呜

#小flag,文章热度到35我就更下一篇(绝对不🕊️,大家相信我!!!)





   “真快啊”凤知微想。她看着眼前的顾南衣,一时间没了言语。她曾经设想过再一次相遇时,她也许会上去拍一下她的玉雕少爷,和他说一句:“少爷,好久不见!”可这太过轻浮;于是她想了又想,她觉得,她应当一见面就向少爷道歉,为她的任性与残忍……可还没等她想个三七二十一,她的少爷就径直走上前来,拥住了她。

     “你,骗人!”他说。——是啊 ,我骗人,她想。我骗了我自己……我以为自己可以一辈子逃离京城,逃离天盛,逃离宁弈……我以为自己可以一辈子寄情山水,却原来,终究还是大梦一场。

      “南衣,好久不见”凤知微说。话毕,她只觉被怀中人拥得更紧,像是怕她逃了似的。“南衣,我很想你”她一字一顿的道。“想你,我也是。”顾南衣道。


       不远处——“知微,我也很想你。”




       上京一别,数年有余,卿安否?

        

        

        


         迟来的更新,就算520贺文吧(咱冷圈也要有排面!!!),大家520快乐吖♡!!!!

天山大狗

小裁缝,你可真帅!呜呜呜。。陈坤的颜我吃了!

小裁缝,你可真帅!呜呜呜。。陈坤的颜我吃了!

十一姓李

三千淋漓情意畅,三千烦恼丝不尽。

三千淋漓情意畅,三千烦恼丝不尽。

可乐可可

【倪妮|天盛长歌|水龙吟】

中间有一点卡顿,多多包涵

封面:淅沥戏外

【倪妮|天盛长歌|水龙吟】

中间有一点卡顿,多多包涵

封面:淅沥戏外

三师公

“知微你等着朕,我没有负你我这就来陪你”

漫天飞雪,枯枝败叶,凤知微一人走在雪路上一步一步,冷风吹拂着那张有些许憔悴的脸一袭长衣在漫天白雪中伫立着,手中拿着埙轻轻吹着熟悉的曲调,她没有犹豫莞尔一笑纵身而跃“六郎,来世我们还是做个普通人吧”

白雪长阶,却没有任何人陪在宁奕身边他的孤独由内而外即使此刻身边有着一群人却没有他想的那个人

回忆。。。。。。

“你我相处这么久了本王,本王”“你真的是个别扭的人”“我喜欢你。。。你”“我也是”“怎么你还想纳妾不成,想纳几房啊?”“本王想纳几房纳几房”“你敢”“本王怎么不敢”

宁奕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眼泪早已流下,想起他同凤知微相处的时时刻刻他心如刀绞曾...

“知微你等着朕,我没有负你我这就来陪你”

漫天飞雪,枯枝败叶,凤知微一人走在雪路上一步一步,冷风吹拂着那张有些许憔悴的脸一袭长衣在漫天白雪中伫立着,手中拿着埙轻轻吹着熟悉的曲调,她没有犹豫莞尔一笑纵身而跃“六郎,来世我们还是做个普通人吧”

白雪长阶,却没有任何人陪在宁奕身边他的孤独由内而外即使此刻身边有着一群人却没有他想的那个人

回忆。。。。。。

“你我相处这么久了本王,本王”“你真的是个别扭的人”“我喜欢你。。。你”“我也是”“怎么你还想纳妾不成,想纳几房啊?”“本王想纳几房纳几房”“你敢”“本王怎么不敢”

宁奕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眼泪早已流下,想起他同凤知微相处的时时刻刻他心如刀绞曾经与他拌嘴胡缠的凤知微已经离他而去,“我们是千山万水的近和近在咫尺的远,知微,朕想你了你在哪呢朕来找你好不好”。此刻的宁奕没有了帝王的威严有的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所有的孤独与无助,失去挚爱的痛苦“小裁缝我们江湖再也不见了”宁奕眼前浮现出凤知微的身影还是那样的明艳动人但宁奕伸出手却摸不到近在咫尺的爱人“知微,朕还是不知道你想要什么但朕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朕要你回来,你回来”万人之上的皇帝现在只像个无助的孩子哭诉着自己的愿望过了许久宁奕慢慢的站起来颤颤巍巍的走向了凤知微跳下的山崖微笑着说“知微,你的小裁缝来陪你了”

家TV

天盛长歌

主演: 陈坤 倪妮 赵立新 倪大红 

导演: 沈严  

类型: 国产   地区: 中国大陆    年份: 2018 

简介: 楚王宁弈,看似风流散漫的当朝六皇子,内心却背负着惨痛往事。他以天下为棋局,洗雪冤屈、惩治奸佞、整肃朝纲,在腥风血雨的朝堂争斗中步步为营。凤知微,被逐高门之女,不甘屈服于坎坷的命运,女扮男装进入青溟书院…

http://www.jiatv.cc/v/2351.html

主演: 陈坤 倪妮 赵立新 倪大红 

导演: 沈严  

类型: 国产   地区: 中国大陆    年份: 2018 

简介: 楚王宁弈,看似风流散漫的当朝六皇子,内心却背负着惨痛往事。他以天下为棋局,洗雪冤屈、惩治奸佞、整肃朝纲,在腥风血雨的朝堂争斗中步步为营。凤知微,被逐高门之女,不甘屈服于坎坷的命运,女扮男装进入青溟书院…

http://www.jiatv.cc/v/2351.html

棋樂 Ha_Her

牵丝戏|只笑棋逢对手 难料丝缠一生

B站完整版(已修改)链接:https://b23.tv/V9W5oT 


介绍:宁奕曾经以为知微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一个可以被利用的遗孤,但当她摘下面罩,走上朝堂,他看到她的魄力,是他难以掌控和得到的存在。


5.10修改范围为:

1. 前奏过场修改,过场微调

2. 调色修改,去除simple lut,改直调橘色,修改饱和度。

3. 台词字体放大

牵丝戏|只笑棋逢对手 难料丝缠一生

B站完整版(已修改)链接:https://b23.tv/V9W5oT 


介绍:宁奕曾经以为知微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一个可以被利用的遗孤,但当她摘下面罩,走上朝堂,他看到她的魄力,是他难以掌控和得到的存在。


5.10修改范围为:

1. 前奏过场修改,过场微调

2. 调色修改,去除simple lut,改直调橘色,修改饱和度。

3. 台词字体放大

顾希

他和她

拙笔不精 多多担待

禁一切❌


他本为官宦人家,灭门之案让原本生活在纸醉金迷里的他清醒了起来,为查案入朝为官。

她和他认识原本只是一场误会。

“你不知道男女有别啊,离我这么近作甚。”

“知晓男女有别还如此直勾勾的看着我。”

初见之时,身为公主的她斥他不知男女有别,他道她不懂礼数。

她天性顽劣,整日和自家哥哥到处闯祸。自那日和他不打不相识,便整日里算计着如何报复。

他整日边帮皇帝打理政务,边暗中查证灭门之事。只是这个小公主的出现给他添了不少麻烦。

“你为何如此找我的麻烦”

“还能如何,难不成看上你,想招你做我的驸马啊”

直到后来,一语成谶。

那年皇帝出巡围猎,...

拙笔不精 多多担待

禁一切❌


他本为官宦人家,灭门之案让原本生活在纸醉金迷里的他清醒了起来,为查案入朝为官。

她和他认识原本只是一场误会。

“你不知道男女有别啊,离我这么近作甚。”

“知晓男女有别还如此直勾勾的看着我。”

初见之时,身为公主的她斥他不知男女有别,他道她不懂礼数。

她天性顽劣,整日和自家哥哥到处闯祸。自那日和他不打不相识,便整日里算计着如何报复。

他整日边帮皇帝打理政务,边暗中查证灭门之事。只是这个小公主的出现给他添了不少麻烦。

“你为何如此找我的麻烦”

“还能如何,难不成看上你,想招你做我的驸马啊”

直到后来,一语成谶。

那年皇帝出巡围猎,她骑着马到野林寻乐子,不料落入陷阱。

听到消息,他第一个去寻她,只是没带随从,无奈只能在野外滞留一夜。

她受到惊吓,他陪她一夜,唱小时母亲唱过的小曲儿哄她入睡。

“你…会一直留在我身边吗?”

“公主有事尽管吩咐,臣尽力而为。”

从那以后,她每日在宫门口等他下朝,只是他躲她不见。

她思他不见,只得书信一封。

“日日念君不见君,君心可似卿。”

只是,他只回了一个字,

“否。”

相思之症,无药可医。她便去寻父皇,求父皇为自己赐婚。

赐婚之旨送到他府上,人人都在贺他登驸马之位,他只笑笑,转身回房。

直到他的书童将他的信送到公主手上,

“公主殿下,我本官宦人家,无奈灭门之案逼我入朝为官。如今案已查清,无愧列祖,只是,只愧对公主你。与公主相遇,是臣之幸事,不成想公主的一番情谊错付于臣。微臣一介女儿身,如何做你驸马郎。公主,此生,微臣辜负了您。下一世,臣愿托于男儿身,定为卿铺十里红妆,娶卿作吾妻。”

晚上,她一人坐在梳妆镜前,点黛,画唇。

“郎哥,我这便去寻你,你等等我,我们一同过那奈何桥,下辈子,我定要作你一人的妻。”


改自《天盛长歌》魏知和公主的故事

无癖不交

那些意难平的爱情

意难平之所以意难平,是他们不够爱吗?

是想要一个寻常相拥,偏偏做他的王后是背叛恩义,成全恩义便自损八千伤他一万,唯有自陨才能釜底抽薪,止恩怨,消情意,赠与她最后能给的平安。

意难平竟是最好的结局啊。

难与好,难以予好,却还是想要你顺遂一些,所以知微跳崖,宁奕治天下。

2020了 我还是意难平啊!!!!!!!🙉  

剧粉死了,没有一个主创团队的成员是无辜的。

意难平之所以意难平,是他们不够爱吗?

是想要一个寻常相拥,偏偏做他的王后是背叛恩义,成全恩义便自损八千伤他一万,唯有自陨才能釜底抽薪,止恩怨,消情意,赠与她最后能给的平安。

意难平竟是最好的结局啊。

难与好,难以予好,却还是想要你顺遂一些,所以知微跳崖,宁奕治天下。

2020了 我还是意难平啊!!!!!!!🙉  

剧粉死了,没有一个主创团队的成员是无辜的。

棋樂 Ha_Her

回憶了一下我是如何開始看《天盛長歌》的,是因為我試用了一個月Netflix賬戶,疫情在家的朋友們都瘋狂安利我看2月份很火的韓劇《愛的迫降》,我看了十集覺得還不錯,玄彬挺帥的。

然後Netflix開始不斷推薦我亞洲劇集,直到我對《天盛長歌》的英文名The Rise of Phoenixes產生好奇(讓我想到了《瑯琊榜》)點了進去.

從此以後……

我就再也沒有去看《愛的迫降》

反倒是為《天盛長歌》剪了3個MV。

而後來我才得知,現在Netflix試用已經要付費了。

《天盛長歌》,白嫖失敗!

回憶了一下我是如何開始看《天盛長歌》的,是因為我試用了一個月Netflix賬戶,疫情在家的朋友們都瘋狂安利我看2月份很火的韓劇《愛的迫降》,我看了十集覺得還不錯,玄彬挺帥的。

然後Netflix開始不斷推薦我亞洲劇集,直到我對《天盛長歌》的英文名The Rise of Phoenixes產生好奇(讓我想到了《瑯琊榜》)點了進去.

從此以後……

我就再也沒有去看《愛的迫降》

反倒是為《天盛長歌》剪了3個MV。

而後來我才得知,現在Netflix試用已經要付費了。

《天盛長歌》,白嫖失敗!

雯子
字丑,见谅TVT 天水之青,顾...

字丑,见谅TVT


  天水之青,顾我南衣。

字丑,见谅TVT


  天水之青,顾我南衣。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