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天织主

5273浏览    40参与
你快别笑了

天迹你不念自己的诗号就算了,居然还自己配旁白,还自带假声,看给我们仙蝶气的脑瓜子疼哈哈哈哈哈哈

  

——仙魔鏖封-第85话-精幽禁招终结者(上)

天迹你不念自己的诗号就算了,居然还自己配旁白,还自带假声,看给我们仙蝶气的脑瓜子疼哈哈哈哈哈哈

  

——仙魔鏖封-第85话-精幽禁招终结者(上)

EldarwenMiriel

突然在想,当年冷飘渺和皇旸曜雪煮酒论剑谈天说地,会不会也聊自己心之所向。

曜雪便念一遍诗号,恋雪癖罢了,冷飘渺乐,随后感叹你爱雪飞白,我却爱红。曜雪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没在冷飘渺身上找出一点儿带红的相关事物,又想了一圈这人满是七色花的园子,怎么也联系不起来,然后突然一恍然,道:雪君是有喜欢的姑娘了吧?

冷飘渺一向沉静的面上这下倒是迅速红了,点了点头又不自觉低下声说你可别说出去,我不过一个无名小卒,只愿默默守护。于是换曜雪乐了,问好兄弟可曾听过人类有一句话叫舔狗不得好死,爱了就勇敢A上去,要不我怂恿一下我家老大给你俩安排相亲,这可没人敢拒绝吧!

显然这是句玩笑,首先精灵崇尚自由恋爱,其次逆神旸......

突然在想,当年冷飘渺和皇旸曜雪煮酒论剑谈天说地,会不会也聊自己心之所向。

曜雪便念一遍诗号,恋雪癖罢了,冷飘渺乐,随后感叹你爱雪飞白,我却爱红。曜雪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没在冷飘渺身上找出一点儿带红的相关事物,又想了一圈这人满是七色花的园子,怎么也联系不起来,然后突然一恍然,道:雪君是有喜欢的姑娘了吧?

冷飘渺一向沉静的面上这下倒是迅速红了,点了点头又不自觉低下声说你可别说出去,我不过一个无名小卒,只愿默默守护。于是换曜雪乐了,问好兄弟可曾听过人类有一句话叫舔狗不得好死,爱了就勇敢A上去,要不我怂恿一下我家老大给你俩安排相亲,这可没人敢拒绝吧!

显然这是句玩笑,首先精灵崇尚自由恋爱,其次逆神旸不兼职媒婆。冷飘渺依然有点脸红,摆摆手又将酒斟了满杯同曜雪对饮,雪中跳动不停的火堆让他迷离一瞬,忽然骄傲想道,我心仪之人可是无所畏惧,比火焰还要炽烈呢。

赤欲千金酒

罂粟的宝宝出生了,以后肯定很可爱,会像他爹亲一样有猫猫耳朵嘛(?)

精灵天下的重建如火如荼,温馨又美好。

最后…步军殇,你终于开窍了。

都学会接着夕阳偷亲雪妍了,不错不错。以后应该看不到了,看不到也好。过自己的小日子就好,别被编剧发现了。


罂粟的宝宝出生了,以后肯定很可爱,会像他爹亲一样有猫猫耳朵嘛(?)

精灵天下的重建如火如荼,温馨又美好。

最后…步军殇,你终于开窍了。

都学会接着夕阳偷亲雪妍了,不错不错。以后应该看不到了,看不到也好。过自己的小日子就好,别被编剧发现了。


赤欲千金酒

大概是亲情友情爱情向合集?

p1的无限和暗影,闇影大家长当的真的很成功。

p2虽然知道这个冷飘渺是假的,但还是觉得好甜。

真甜里有刀…

p3这里天迹说臭蝴蝶,到了十七耳朵里就变成了雪中之蝶,这滤镜不要太厚。

p4我磕到了!我磕到了!我磕到了!如果不是无端一直念叨圣司,恐怕以霹雳角色更替的速度很快就会被遗忘。只要有无端就会想起圣司,磕死我了。

p5对于剑咫尺来说,剑儒不止是恩师那么简单,更像是慈父。

p6上一pa是天地,这次也到地人了嘿嘿嘿,这个伞伞位置放的真好,把地冥也挡进去了。

p7谢邀,原来玄黄三乘和招是这样哈哈哈哈哈哈

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摆的很好,下次别摆了哈哈哈...

大概是亲情友情爱情向合集?

p1的无限和暗影,闇影大家长当的真的很成功。

p2虽然知道这个冷飘渺是假的,但还是觉得好甜。

真甜里有刀…

p3这里天迹说臭蝴蝶,到了十七耳朵里就变成了雪中之蝶,这滤镜不要太厚。

p4我磕到了!我磕到了!我磕到了!如果不是无端一直念叨圣司,恐怕以霹雳角色更替的速度很快就会被遗忘。只要有无端就会想起圣司,磕死我了。

p5对于剑咫尺来说,剑儒不止是恩师那么简单,更像是慈父。

p6上一pa是天地,这次也到地人了嘿嘿嘿,这个伞伞位置放的真好,把地冥也挡进去了。

p7谢邀,原来玄黄三乘和招是这样哈哈哈哈哈哈

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摆的很好,下次别摆了哈哈哈哈

赤欲千金酒

谢邀,新的一年被刀傻了。

布袋戏不会带来快乐的555

天织主和冷飘渺聚少离多就算了

最后还是没办法退隐qaq

天织主后面被旸司安慰的时候说:

要我承受痛苦,却让我好好活着,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哇,难顶。刀子太狠了。

谢邀,新的一年被刀傻了。

布袋戏不会带来快乐的555

天织主和冷飘渺聚少离多就算了

最后还是没办法退隐qaq

天织主后面被旸司安慰的时候说:

要我承受痛苦,却让我好好活着,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哇,难顶。刀子太狠了。

赤欲千金酒

聂寒大前辈也太皮了hhhhh

看破不说破啊,看把冷飘渺整得

天织主就在后面盯着,压迫感太强了啦

聂寒:谁做饭菜?

天织主:举手ing…我来!

冷飘渺:还是我来吧!

聂寒:你是心疼老婆还是怕你老婆做黑暗料理?

天织主:盯…

冷飘渺:(冷汗直冒)当然是疼老婆…


……他们两的cp的tag是冷天吗???我蒙圈


聂寒大前辈也太皮了hhhhh

看破不说破啊,看把冷飘渺整得

天织主就在后面盯着,压迫感太强了啦

聂寒:谁做饭菜?

天织主:举手ing…我来!

冷飘渺:还是我来吧!

聂寒:你是心疼老婆还是怕你老婆做黑暗料理?

天织主:盯…

冷飘渺:(冷汗直冒)当然是疼老婆…


……他们两的cp的tag是冷天吗???我蒙圈


赤欲千金酒

这样的天织主,好软!!

卸下了战袍,顿时从御姐变萌妹了。

重逢这里,狗粮真的吃够够。

他们两好般配❤️

p3 的雪君就是我本人了。

😂他们两的cp名字,是叫冷天吗?

这样的天织主,好软!!

卸下了战袍,顿时从御姐变萌妹了。

重逢这里,狗粮真的吃够够。

他们两好般配❤️

p3 的雪君就是我本人了。

😂他们两的cp名字,是叫冷天吗?

赤欲千金酒

暘之雪

  设定:没有血暗源头的精灵天下if线。


   今天是精灵天下的大日子,兽王战神猊将要在今晚和禁城王女琥珀正式成婚。

   皇旸耀雪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正扒着墙角跟偷听妹妹月怜和逆神旸说话,尖长的耳朵一抖一抖的试图听清楚两人所谈内容。

 “战神猊和琥珀…总算成婚了。”

 “是啊,今晚肯定很热闹。”

 “旸神…你……”

 “我知…还不是时候…”

 “哥哥他…会祝福…的吧。”

 “雪爵…有我在…不要担心。”...


  设定:没有血暗源头的精灵天下if线。

  

   今天是精灵天下的大日子,兽王战神猊将要在今晚和禁城王女琥珀正式成婚。

   皇旸耀雪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正扒着墙角跟偷听妹妹月怜和逆神旸说话,尖长的耳朵一抖一抖的试图听清楚两人所谈内容。

 “战神猊和琥珀…总算成婚了。”

 “是啊,今晚肯定很热闹。”

 “旸神…你……”

 “我知…还不是时候…”

 “哥哥他…会祝福…的吧。”

 “雪爵…有我在…不要担心。”

   除了前两句皇旸曜雪听的比较清楚,后来几句随着两人声音变小只听了个断断续续,再后来是什么也听不见,只能看到两个人嘴巴在动。

   又扒了一会无果的皇旸曜雪有些颓丧的蹲在角落画圈圈,心里喜忧参半,乱七八糟的想着虽然自己喜欢老大很久了,但老大好像和月怜更像天生一对。

   苦中作乐的皇旸曜雪已经甚至觉得等老大和月怜姻缘既成以后说不定自己就是老大的大舅哥,这也算的上肥水不流外人田。

   皇旸曜雪又瞄了一眼谈到兴起越发高兴的两个人,打定主意今晚去找自家好兄弟冷飘渺喝酒疏解一下情绪。

   等到了晚上,精灵天下各脉齐聚一堂,纷纷献上花枝表示万物的祝福,而战神猊和琥珀也在众精灵的簇拥下前往太曦神照庭过两人世界去了。

   终于等到机会的皇旸曜雪老早就锁定了冷飘渺的身影,却看到冷飘渺正扶着已经喝红脸的天织主温柔的劝她先回房休息,气氛暧昧缠绵。

   于是这前进的步子就打了个转朝着同为三尊的皇旸惊霆去了。皇旸惊霆此时正一个人坐在座位上喝酒,嘴里不知道念叨什么。

   等皇旸曜雪走近了坐到他身边才听清原来皇旸惊霆不停念着话是:“惊霆誓死追随旸神,献上最诚挚的衷心。”不由有些无语。

   以前他怎么没看出来,惊霆喝醉了是这样的?如果不是知道惊雷尊是个钢铁直男,他都要怀疑暗恋老大的不止他一个了。

   和醉鬼没法交流的皇旸曜雪叹了口气打算自己找个僻静的地方喝闷酒算了,就看到皇旸紫妃端着一小盆水果走了过来:

 “雪爵,你也在啊。”

   皇旸曜雪点了点头刚要说话,就看到紫妃温柔的将一颗葡萄喂到惊雷尊的嘴边,哄着他吃下去:

 “惊霆,你方才饮了太多酒,来吃点水果。”

 “你们!…”

   皇旸耀雪眨巴着眼,疑惑中带着一点委屈。他是不是太久没关注周围人了,什么时候紫妃和惊霆也成一对了!

   皇旸曜雪觉得自己现在不是雪爵而是个太阳,贼亮堂的那种,站谁身边都发光。

 “喔,忘记告诉你了。就在上个月我和紫妃互相表白心意,过几天也将举办婚礼。旸神早就知道这件事了,没告诉你吗?”

   皇旸惊霆也不知道是真醉还是假醉,先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脸上是幸福又憨厚的笑,然后又一本正经的提问,皇旸紫妃闻言也是一脸羞涩的挡住半张脸。

   本来就遭受失恋打击的皇旸曜雪又被迫吃了好几斤的狗粮,默默地离开座位一个人走到离宴席有段距离的河边坐下开始喝酒。

   就在皇旸曜雪喝的已经半醉的时候,冷飘渺提着酒壶来了。顺其自然的坐在皇旸曜雪旁边的石头上,虚碰了一下皇旸曜雪的酒坛子然后自己先喝了一口,颇有些感慨:

 “看到战神猊牵着琥珀的手,我就觉得手痒痒很想打他一拳。”

   皇旸曜雪现下放松的很,形象全无的翻了个白眼:

 “你这是典型的自家白菜被拱了心里不爽快。”

   说完顿了一下,心里诡异的想自己现在这么难过是不是因为自家白菜互相被拱了?那他打老大一顿说不到也舒坦了。

   但是他根本打不过老大啊…

 “那你呢?从刚才就一直闷闷不乐。”

   冷飘渺思考了一下自家小猫咪变成白菜的样子,默默转移了话题。皇旸曜雪本来都觉得自己将情绪收拾好了,被这么一问瞬间焉了吧唧:

 “我要当老大的大舅哥了。”

   冷飘渺有些惊讶,毕竟皇旸曜雪喜欢逆神旸这件事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不只是他…甚至全精灵天下都知道了。作为被暗恋的逆神旸自然也一清二楚,也就皇旸曜雪自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

 “你从哪里得出的结论?”

   心知肯定有误会,冷飘渺打算帮这个呆瓜兄弟一把。毕竟昨天他可是偷偷听到罂粟和逆神旸正在密谋策划如何把皇旸曜雪骗上…咳咳,床…这件事。

 “我今天听到月怜和老大说希望得到我的祝福,老大还说有他在,不用担心。他们两肯定是在一起了。”

   皇旸曜雪揉了揉自己的俊脸,越说越沮丧,心里越发难过。

   理智跟他说:老大和月怜在一起才是对的,毕竟老大一直只是把他当兄弟,如果他告白恐怕连兄弟也没得做。

   感情上却过不去,他喜欢老大已经说不清多少岁月了。自从追随老大开始,他就被这个温柔强大的男人慢慢吸引。最开始发现自己的喜欢时他也很惊慌失措,但是后来他又觉得老大这么好,喜欢上他不是理所当然的嘛。

   而且老大那么好看,他怎么也不亏吧。

   冷飘渺喝了口酒,沉吟了片刻还是打算先拆穿月怜的小秘密以成全兄弟的爱情:

 “月怜确实有喜欢的人…但不是逆神旸。”

   皇旸曜雪一听连忙竖起尖耳朵,眼巴巴的盯着冷飘渺:

 “不是老大!那是谁!”

   冷飘渺正欲开口,脑子里突然闪过自家娇妻提刀温声细语劝他别告密的画面,不由咽了下口水,止住了话头:

 “你自己去问,总之逆神旸和月怜没可能。”

   皇旸曜雪虽然仍有疑惑,但看冷飘渺这么肯定瞬间觉得心也不疼了,酒也醒了,整个人都精神百倍,甚至想下场雪舞舞剑庆祝一下。

 “你就没想过和逆神旸坦白?”

   再接再厉争取当助攻的冷飘渺又提出致命一击,直接把兴奋状态的皇旸曜雪整抑郁了,耳朵都耷拉下来:

 “我不敢啊,我又打不过老大。万一老大讨厌我了,在也不理我了怎么办?”

 “逆神旸不是这样的人,而且…”

   在不主动一点以后你就要被压在床上吃干抹净一辈子翻不了身了兄弟。冷飘渺想到这不由同情的看了一眼皇旸耀雪,突然想到什么,递了一个药丹给他:

 “这是我自己做的养神丹,你吃了吧。前几天你受伤之事我也有所耳闻,现在你又饮酒,当真是不把身体当回事。”

   皇旸曜雪接过丹药,感动的一口吞下。

 “前几天那是不小心,我也没想到那个洞里竟然不止有毒障还有猛兽,还好我武艺不差。否则,还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参加今日的婚礼。”

 “那个位置是一处险地,你没事去那干嘛?”

   千涯峰是精灵天下出了名的禁忌之地,众精灵皆知其凶险,故而都会尽量避开。皇旸曜雪却独自一人前往实在让人疑惑。

 “没什么,只是去采个石头而已。”

   皇旸曜雪说的遮遮掩掩,冷飘渺也不好继续追问,但心里也清楚八成和逆神旸逃不开关系。不由摇了摇头,觉得这两人真是别扭。

   明明互相喜欢的很,偏偏谁也不敢开口。

 “总之,这几日你好好调养,不要四处乱跑。”

 “我知道了,你知道你现在很像老妈子吗?”

 “那我的好大儿,心情可好一点?!”

 “雪君!你学坏了!”

 “还不是跟你学的。”

   冷飘渺和皇旸曜雪说着说着相视一笑,动作一致的提起酒壶相撞,又是一口豪饮,浑然忘了方才提到的伤势问题,爽朗大笑起来。

   逆神旸等到皇旸耀雪喝的双眼朦胧了才从身后的树丛中走出来,和冷飘渺打了个招呼就一把背起烂醉如泥的人朝着狩宇走去。

   冷飘渺看着地上空着的酒壶,呢喃着:“好兄弟别怪我,死道友不死贫道。为了能进罂粟的房门,我只能这样做了。”然后也摇摇晃晃的离开了。

   回狩宇的路上,沉默无声。只有树叶的沙沙声合着蝉鸣声伴随着回族的两人,逆神旸步子沉稳,走的很慢,有意让背上之人睡得舒服一些。

 “老大…”

   皇旸曜雪的声音带着一丝鼻音,含糊不清的喊着逆神旸。逆神旸轻轻嗯了一声作为回应,步子放的越发轻巧。

 “我喜欢你。”

   皇旸曜雪仍在醉梦之中,只以为眼前景象皆是幻影。盯着日思夜想扰乱他心绪的人的后脑勺,神情恍惚下四个字脱口而出。

   逆神旸听到的刹那步子一顿,微微侧头感受着皇旸曜雪的呼吸,神色缱绻,声音轻柔:

 “耀雪,你说什么?”

   哪怕是自以为在梦里,皇旸曜雪依旧胆小。将头埋进逆神旸的脖颈没出声,搭在肩膀上的双手手心紧张的直冒汗。

   没听到想要的回答,逆神旸也不恼。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这次语气里还带上哄骗的味道:

 “耀雪你方才说什么?我想听你再说一遍。”

   皇旸曜雪不安的搓搓手心,方才喝的酒气慢慢冲到脑袋顶,模糊了理智,只剩下心里最深处的想法和爱意:

 “逆神旸,我喜欢你。”

   又说了一遍的皇旸曜雪突然生出莫大勇气,说了一遍又一遍的我喜欢你。什么怕挨打,什么怕老大再也不理他之类的想法全都忘光光。

   逆神旸随着他一句又一句的喜欢,如同蓝色星河般璀璨的双眸里迸发出耀眼的光芒,心跳的越来越快,嘴角上扬的弧度也越来越大。

   等到背上的人安静了下来,逆神旸的心跳才逐渐平稳。感受到薄薄衣物传递而来的温度,逆神旸抬头看了一眼夜空中永世不灭的三轮圆月:

 “我也喜欢你,耀雪。”

   陷入沉睡的人不知是否听到,逆神旸等了几秒才迈开步子继续朝着狩宇族走去,目标是:旸神寝殿。

    

   两天后,皇旸曜雪一只手揉着酸疼的腰另一只手死死扒住床沿试图跟还未吃饱的人讲道理:

 “老大,不能太过纵欲。我前几天还受了伤呢!你让我休息休息。”

 “雪君不是给了你养神丹,你现在应该精力更甚以往才对。”

   逆神旸一边亲着皇旸曜雪柔嫩光滑的后背一边握住他的腰将人拉进怀里,满意的看着白皙肌肤上的痕迹,亲了亲皇旸曜雪微肿的唇,打算下一轮征伐。

   皇旸曜雪浑身虚软的趴在床上,侧着头承受身上人的亲吻,呼吸急促间止不住的喘息,心里不停咒骂着冷飘渺这个坑爹的兄弟。

   原来都是算计好的,我听你们在雪!

   


 ps: 实在不知道怎么打cp的tag,只好打个人的tag。

      在if线里,精灵依旧是最单纯美好的种族,与世无争,月怜可以和心爱之魔在一起而不被族人处死。兽王能和琥珀顺利完婚,逆神旸和狩宇三尊不会死。

       精灵天下的所有人都能快快乐乐生活下去。

      


赤欲千金酒

这对夫妻真的,太像了,天生一对5555

冷缥缈这个头饰去掉就是蝴蝶结hhhh太可爱了,像有一对猫耳朵一样。

这对夫妻真的,太像了,天生一对5555

冷缥缈这个头饰去掉就是蝴蝶结hhhh太可爱了,像有一对猫耳朵一样。

好运连连

阿蓝你的形象一去不复返啊

阿蓝你的形象一去不复返啊

三思而后跳
天织主琥珀母女(*꒦ິ⌓꒦ີ)...

天织主琥珀母女(*꒦ິ⌓꒦ີ)

我就不该听歌的时候看评论,明明还没看新剧呢,就被捅刀子了(*꒦ິ⌓꒦ີ)

天织主琥珀母女(*꒦ິ⌓꒦ີ)

我就不该听歌的时候看评论,明明还没看新剧呢,就被捅刀子了(*꒦ິ⌓꒦ີ)

道锋天扇子

刚补到这琥珀(天织主)的复杂情感🧐

红尘雪:  头上好绿

冷飘渺:心情复杂

刚补到这琥珀(天织主)的复杂情感🧐

红尘雪:  头上好绿

冷飘渺:心情复杂

何夜生光

40.蝴蝶君:小月仔实力坑爹

  “哼,冷飘渺,你要与吾交手吗?”精灵天下羲和顶上,天织主冷哼一声,看着拦住自己的冷飘渺。


  “罂粟,回头吧,不要再为血暗源头做事了。”


  “该清醒的是你们!”冷飘渺一让再让,天织主出手却是毫不留情。


  皇旸耿日欲上前相帮,却被冷飘渺拒绝,只好转道攻向乐寻远。


  另一边,皇旸惊霆对箭令白荷,皇旸紫微对六煞海棠,尽占上风。雪爵则在旁看护刚才听到打斗动静冲出来的蝶小月与苗儿。


  逆神旸对上手持浊世烈眼的轩戎元争,淡淡道:“你,只有这点本事吗?”


  纵使轩戎元争的功体与浊世烈眼都克制精灵,逆神旸此时依旧游刃有余。


  不过轩戎元争毫不意外,只暗...

  “哼,冷飘渺,你要与吾交手吗?”精灵天下羲和顶上,天织主冷哼一声,看着拦住自己的冷飘渺。


  “罂粟,回头吧,不要再为血暗源头做事了。”


  “该清醒的是你们!”冷飘渺一让再让,天织主出手却是毫不留情。


  皇旸耿日欲上前相帮,却被冷飘渺拒绝,只好转道攻向乐寻远。


  另一边,皇旸惊霆对箭令白荷,皇旸紫微对六煞海棠,尽占上风。雪爵则在旁看护刚才听到打斗动静冲出来的蝶小月与苗儿。


  逆神旸对上手持浊世烈眼的轩戎元争,淡淡道:“你,只有这点本事吗?”


  纵使轩戎元争的功体与浊世烈眼都克制精灵,逆神旸此时依旧游刃有余。


  不过轩戎元争毫不意外,只暗道:“果真如冥冥之神所言,乜梦容来精灵天下绝不可能空手拿走炁尘,定是与逆神旸做了交易。现在看来,是希望种子一事被提前发现了。”


  于是轩戎元争与乐寻远对视一眼,连同箭令白荷、六煞海棠果断退去,天织主与兽王却被逆神旸强行拦住。


  逆神旸制住两人,冷飘渺则负责使用秋瑟剑化消两人体内与炽雷刀内的恶魔种子。


  “雪君?”天织主看着扶着自己的冷飘渺,有些茫然。


  “太好了!你恢复了!”得见爱妻恢复如常,冷飘渺喜道。


  “旸神,吾……”兽王欲言又止。


  “无妨,恢复便好。”逆神旸转身对雪爵道,“曜雪,你带小月和苗儿下去休息,雪君与罂粟久别重逢,祛除众精灵体内恶魔种子的事务便由惊霆与紫微执行。”


  “是。”


  逆神旸又看向兽王,道:“神猊,你与血暗源头接触不少,且先留下告知吾你们近日所见所闻吧。”



  精灵天下外,乐寻远与轩戎元争一众正一齐赶回殷墟城。


  “没想到逆神旸早有预料,此番行动失败,血暗灾图未得,还损失了天织主等战力……”


  “哎~此言差矣。”轩戎元争笑道,“一切,皆在冥冥之神的剧本之内~”


  “如此,吾便放心了。”


  乐寻远敛下双眸,心思不定。


  这般明显的败势都在计划之内的话,只能说明天织主等人的回归也被算计在内。


  难不成他们的恢复只是假象?


  就在这时,轩戎元争、乐寻远几人遇上抄近道赶来的蝴蝶君与剑随风。


  “乐寻远?!”蝴蝶君与剑随风也是一愣。


  双方当即提元对峙。


  “不是说狩宇乱了吗?你们现在这是回去的路?只有你们几个……”剑随风看向两人身后的箭令白荷和六煞海棠等人,道,“这是打败仗了落荒而逃?”


  乐寻远只道:“蝴蝶君、剑随风,冥冥之神的大计可不是你们能揣测的。”


  “蝴蝶君?”轩戎元争忽然看向蝴蝶君,眸光一凛,“你就是蝴蝶君?”


  “怎么?”蝴蝶君撩了下头发,摆着poss,“听到本蝶的名字,你怕了?”


  轩戎元争却是冷哼一声:“你就是那个渣爹?”


  蝴蝶君&剑随风:“???”


  (未完待续……)

蝴蝶君: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何夜生光

19.马甲这东西真是说掉就掉

  东门玄德、古骋逸与杜伤怀三人如原计划先行进入,却对上狩宇的雪爵・皇旸曜雪、惊雷尊・皇旸惊霆两人。


  东门玄德惊道:“皇旸曜雪竟会固守此地?”乜姑娘所说果然不错,兽王与天织主肯定已经恢复了。


  雪爵淡淡回道:“看来,狩宇的布局让你们惊讶了。”


  东门玄德:不,一点都不惊讶。


  另一边,蝴蝶君与剑随风对上天织主与兽王战神猊。


  看着眼前两人,天织主冷冷道:“小小蝴蝶,飞得再高,高得过天吗?”


  剑随风惊道:“不是狩宇三尊?”不是说这两人重伤吗?搞情报的不靠谱啊!


  剑随风不由看向蝴蝶君,小声道:“蝶仔,这两个人看起来很厉害啊。”


 ...

  东门玄德、古骋逸与杜伤怀三人如原计划先行进入,却对上狩宇的雪爵・皇旸曜雪、惊雷尊・皇旸惊霆两人。


  东门玄德惊道:“皇旸曜雪竟会固守此地?”乜姑娘所说果然不错,兽王与天织主肯定已经恢复了。


  雪爵淡淡回道:“看来,狩宇的布局让你们惊讶了。”


  东门玄德:不,一点都不惊讶。


  另一边,蝴蝶君与剑随风对上天织主与兽王战神猊。


  看着眼前两人,天织主冷冷道:“小小蝴蝶,飞得再高,高得过天吗?”


  剑随风惊道:“不是狩宇三尊?”不是说这两人重伤吗?搞情报的不靠谱啊!


  剑随风不由看向蝴蝶君,小声道:“蝶仔,这两个人看起来很厉害啊。”


  “悍野兽王,将以你们的鲜血,饲山中万兽。”


  “很好,这样才刺激呀。”蝴蝶君亦是亮出武器,笑道。


  至于玉梁皇那边,则与原著中一样,对上了星妃・皇旸紫微与乐寻远。


  东门玄德叹道:“你们竟能短时间内找回兽王、天织主。”


  “狩宇就是让你们料想不到。”惊雷尊冷冷道。


  “噗呲。”


  就在这样情势相当紧张的情况下,东门玄德三人后方突然传来一道笑声。


  “咳咳,不好意思,没忍住。”乜梦容慢条斯理地走出,取下背后玉湖玄心,“不过很不幸地告诉你们,其实我们料想到了。”


  “这个人……”几乎是看到乜梦容的瞬间,雪爵就意识到这人实力非凡。


  他原以为楚天行治好天织主会成为正道意想不到的变数,故而让乐寻远、星妃守一塔,兽王与天织主守一塔,自己与惊雷尊守一塔,而旸神则与旸司去重建东面之塔。


  之前乜梦容与玄忘机刚到论侠行道就跑武都救人去了,雪爵不知晓他二人,自然没将他们考虑在内。


  “盟主、杜公子、古城主,就劳你们拦住他们了。”


  “乜姑娘放心施为。”


  虽然这晶塔的结界会让人功体降三成,但她乜梦容是弓兵啊,主远程攻击,又不跟人面对面硬刚,所以对她影响也不是很大。


  雪爵欲向她攻来,却被杜伤怀与古骋逸一齐拦住。


  趁着两方交战,乜梦容不动声色地摸了把挂在腰间的玉令。


  这是玄忘机之前出的主意。


  直接吸收血暗之力肯定会被地冥察觉,所以得趁着晶塔被爆一瞬,将四散的血暗之力以空间之力封锁,断绝它们与地冥的联系,再通过玉令这个能量桥梁传到玄心界去。


  如此一来,玉令身上也不会残留血暗之力。


  说不准地冥还会误以为是伪鬼麒主,毕竟伪鬼麒主的黑洞也与空间有关。


  再说,现场还有这么多人,怎么就是她乜某人干的?


  果断甩锅.JPG。


  另一边,兽王对上剑随风,天织主则找上蝴蝶君。双方交战许久,难解难分。


  蝴蝶君皱眉道:“我的功力果然被削弱。风仔,速战速决,靠你了!”


  剑随风却道:“这个大叔也不好惹啊!”


  暗处战温爵欲入,却被楚天行拦下:“朋友,你不动,吾便不动。”


  兽王看着剑随风,眼中迷惑越发浓郁:“他非精灵,身在结界之内,功力却似乎不受影响。”


  “你!真是经不起人嘱托。”蝴蝶君无奈叹气,又对天织主道:“让你知道,就算功力被制,我也有击败你的方法。”


  天织主冷哼一声:“夸口,风雷啸天!”


  骤然,一道剑影从天而降,直袭血暗晶塔。


  “不妙!”兽王与天织主同时惊道。


  然而此时再做阻止已然来不及,兽王与天织主只能眼睁睁看着晶塔轰然破碎。


  “来者何人!”


  玄忘机施完乜梦容传授的秘法,将散溢的血暗之力隔绝吸收,便直接飞身离去,根本没有理会下方愤怒非常的天织主。


  剑随风惊道:“我去!那是谁啊,好厉害的样子!蝶仔,你认识吗?”


  “不认识。”蝴蝶君道,“以他身手,不该是籍籍无名之辈。”


  “那就是跟我一样了,空有一身能为,却因为做好事从来不留名,所以没有一点名气。”剑随风自觉找到了原因,叹道,“下次遇见,蝶仔你也可以教教他怎么出名。”


  “我很贵!”


  天织主恼道:“若非失了炽雷刀……可恶!”


  随后天织主与兽王便化光前往碧罗江滨,意图相助逆神旸。蝴蝶君与剑随风亦是离开。


  暗处的楚天行却是心思不定:“玄忘机……他怎会来此?看来乜梦容也有插手……”


  此时的乜梦容一箭射向血暗晶塔,晶塔破碎瞬间浓烈的血暗之力四散,她急忙掐诀引动空间秘法将其隔绝,随后玉令便将其尽数吸收。


  玄心界最有名的就是各种术法阵法,可惜原主这个学渣学啥啥不会,玉令上的空间阵法还是乜玄谷设的,她只需要会引动阵法即可。


  不过也幸好她把这个口诀学会了,不然她都没地儿哭去。


  “不可饶赦!”雪爵怒喝出声,随即再度发招攻向乜梦容,“凝・雪!”


  却被东门玄德险险挡下。


  “盟主!”


  东门玄德看着仓促离开的雪爵与惊雷尊,也不顾自身伤势,忙道:“晶塔已毁,速前往支援修者那边。”


  碧罗江滨,寄昙说与夔禺疆联手,加之纵横子以黑白入道助阵,逆神旸登时受创,幸得天织主、雪爵等人赶至带走逆神旸。


  东门玄德、玉梁皇一众在破塔后也赶了过来,恰逢逆神旸等人离开。


  “恩?这两人是……”玉梁皇看着最后走来的乜梦容与玄忘机,总感觉有点熟悉。


  “这是尘寰无泪・乜梦容,这是名剑相知・玄忘机,此番破塔多亏他二人相助。”东门玄德介绍道。


  乜梦容摆了摆手,表示小事一桩。


  “孤皇总觉得见过你。”


  乜梦容急忙摆手,哪有的事?


  “你为何不说话?”玉梁皇不依不饶。


  “刚才破塔吃了一嘴的灰,喉咙不舒服。”乜梦容举出一张纸牌,在上面写道。


  “……”


  (未完待续……)

船长日常你不动我不动对峙划水_(:з」∠)_

地冥被烧死化身奇梦人之前和一页书说过血暗之力的强弱其实不是看量,所以女主这波操作对后面打八歧邪神影响不大,但对地冥的仇恨值影响很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