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天草四郎

61.4万浏览    2920参与
随机叫醒一明幸运观众

龙与复制人与梦

Sieg♀/Shirou Amakusa♀

双性转

不会写了,先发发


想看那种fa联动一样的设定,比较像魔圆叛逆的物语的蛋中结界。大圣杯里模拟出了现代都市,天草♀的一部分愿望在里面汇聚成了人格,但是这个人格每年四月之前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一定会死掉,然后在初夏再次形成并出现,然后逻辑就修正成了复制人,每年四月过半后会从培养舱里爬出来一个。记忆非常暧昧,刚形成世界的时候一整年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逛,没有任何熟悉的事物人物,想找什么但是没有任何线索,只有一个遗恨的感觉留在心里。


第一年怎么死的已经不记得了,末尾非常模糊,再记起来时已经是第二年夏天,脚下的砖石路已经有了凹凸不平...

Sieg♀/Shirou Amakusa♀

双性转

不会写了,先发发



想看那种fa联动一样的设定,比较像魔圆叛逆的物语的蛋中结界。大圣杯里模拟出了现代都市,天草♀的一部分愿望在里面汇聚成了人格,但是这个人格每年四月之前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一定会死掉,然后在初夏再次形成并出现,然后逻辑就修正成了复制人,每年四月过半后会从培养舱里爬出来一个。记忆非常暧昧,刚形成世界的时候一整年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逛,没有任何熟悉的事物人物,想找什么但是没有任何线索,只有一个遗恨的感觉留在心里。


第一年怎么死的已经不记得了,末尾非常模糊,再记起来时已经是第二年夏天,脚下的砖石路已经有了凹凸不平的实感,如果不注意走路容易被绊倒,在蒸腾的空气和滔天的蝉鸣里,看见一个棕色卷发黑白衣服的姑娘用酒红色的双眼怔怔地看着她。她觉得彼此都像对方梦里的惊鸿一瞥,因为这之后的记忆又缺失了,再记起来已经是第三年。


这次她记得第一眼是舱内从小窗外看到的白色天花板,但很快舱门就打开了,她赤身裸体地从营养液里坐起来,手指和长发上带着粘稠胶体的感觉,像再一次从母亲的子宫里出生。门口传来什么东西坠落一样的声音,她偏头看去(因为刚刚复苏,动作还不是太流畅),记忆上一段出现的姑娘扶着门框站在门外,惊讶地半张着嘴巴,瞪大眼睛看着她。她觉得脑子里有个阀门忽然打开了一样,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拼命往里面涌,感觉想要想起什么、想要感受什么,但这东西涨得她头痛欲裂。霎时间视野地崩山摧,中间也不知经历了什么、经过了多久,等清醒过来时,她全身无力地躺在和之前完全一样的培养舱里,酒红色眼睛的姑娘坐在旁边,看她好像恢复了意识,不着感情地问候了一句你醒了?


天草♀猛然意识到了什么,挣扎着坐起来,但是看着齐格♀说不出话来,可能是不知从哪开口,也可能是因为刚刚出培养舱,声带的功能还没有恢复完全。她急于取回声音一样咳嗽了几声,艰难地问我刚才怎么了。齐格愣了一下,刚想问又明白过来:你说的是上一次的事?天草对这个措辞有点迷惑,齐格迅速补了一句就是说去年,你是第四个。上一次刚刚发现你,你就倒下了,之后那个躯体就只剩了一些程序性的反射,问什么也不知道,只会茫然地行走和进食,过了几天就停止运作了。天草感到有点生理不适,而且莫名有些在意的地方,问那你呢,你怎么她了?齐格顿了顿,眼中流露出一瞬间的悲伤与自嘲,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只是递上一件衣服。


这次理智清晰得多,让天草可以考虑更多的事情。虽然街景还是没有展现出熟悉感,但她正在记住它们。她知道自己认识齐格,还知道她叫齐格,因为后者对这个名字没有任何异议,被她叫到时甚至习以为常得连点反应都没有。但除此之外她什么也想不起来,只记得对方不是街上随处可见的普通人,多半算是世界上一种特殊的存在。但并非什么善茬,因为在她醒来前几天,齐格老是仿佛意有所图地跟着她,好像想和她说话,但到了嘴边又肉眼可见地咽了回去,这让她感到很烦躁。但过了几天,齐格似乎已经待够了或者搞清楚了自己想知道的以后就鲜少再来找她,又让她开始惦记起来。并不是惦记齐格这号人,她在放置培养舱的房子里布置了间卧室与盥洗室一类的房间,梳着自己难以打理的及膝黑发,看着镜子的反射想,她身上一定有我想要的东西,或者说至少我觉得她身上有什么地方有很强的违和感。但有时她也会觉得是自己不对劲,比如她时常觉得自己的长相好像并非现在这样。但她时不时会在梦中看见自己束成高马尾的黑色长发与目及的一切一同熊熊燃烧,醒来时身上仿佛还有火辣辣的灼痛。


虽然只有一点隐约的感觉,但天草还是有意识地保持和齐格的往来。有时她死于意外事故,有时死于忽然而至的器官衰竭,有时只是在寒冬的雪地里断了电一样失去意识,像做了一场大梦,再次睁开眼已经是次年的四月,齐格站在门口或是邻着她的培养舱无言地坐着,旁边整齐地叠着已经洗好熨平的春服。大约又过了十年,第十四个天草开始在记忆里留下提示:出问题的是齐格的年龄,或者说寿命。自己是失去未来的复制人,永远只能停留在大约十六七岁的少女的模样,但齐格十年来相貌并未改变丝毫,这不论怎么说都远非正常。她不知道个中缘由,也不是很确定这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但她有足够的时间去弄清楚。不过这并没有花费她很多功夫,因为第十七个她醒得稍早了一些,在房间整理仪容的时候,看见黑色的巨龙扇着翅膀出现在窗外,然后忽而消失不见,紧接着她的门打开了,齐格走进来,与她四目相对的瞬间,脸上闪过一丝慌张,表情凝固在那里。


她没有表现出什么异状,也没有刻意谎称自己没有看见龙,只是和齐格维持一种进退维谷的平衡一样,谁都没有提起过这件事。她更加敏锐地观察着她,有些东西在心底爆炸开来,像创世纪里的大洪水,泥沙俱下地裹挟着许许多多的感情与理智,席卷她心里的每一处角落。十七年来的遗恨逐渐转变成血脉喷张的狂喜,随即又变幻成饕餮般的贪婪;最后洪水褪去,鸽子不再飞回,神殿遗留下白垩的柱子,时节尚在年中,她却已经好像死过又重生一样,静静地陷入一种神智清醒的疯狂。


平安夜下起大雪,落在浓如泼墨一般的黑夜中,她走出门,没走几步发现齐格站在雪地里打着伞,像在等她。两人慢慢地走到街上,天草活到年末的机会并不算多,颇有兴致地看平房外拉起的霓虹灯和雪人,齐格则意外的不怎么有兴趣,只是时不时看看她。走到城市中心区域的教堂门口,天草仿佛被什么驱动一样往里走,齐格留在街对面远望。门外的唱诗班站成四排,在一片金光璀璨中咏唱。年迈的神甫走上礼台,带着堂内的信徒读福音、唱颂歌,天草也闭着眼睛跟着祈祷,但心里想的除了基督却还有其它。外头忽然惊雷一样炸开惨叫和呼声,她转头向外看去时,高耸的圣诞树已经倒下,引燃了露天的火炬台,缠绕在上面的灯泡爆裂开来,火焰在洁白的雪地上蔓延,封死了大门。内外的哭喊声越来越大,又逐渐被肆虐的燃烧声淹没,圣堂顷刻变为地狱,而天草却觉得火焰与焦尸让她前所未有的心安。她像受刑者笔直地站在走廊中间,任凭火焰涌向她的衣摆与发梢,她却感受不到疼痛和憎恨,像是她的意识已经飞出了躯壳,从上空看着燃烧的自己,有一种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的释怀感。意识的最后她想起龙的模样,耳畔传来巨大到压倒性的扇动风的声音,黑暗涌来,未经等待眼前就又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她木木地从营养液中坐起上半身,发现齐格站在门外,像第一次见她那样扶着门框,用一种久违的惊讶又仿佛意料之中的眼神看着她,像是看着命运。


天草有点茫然地低下头看看第十八个自己的身体。她的黑发已经变得雪白,皮肤像火焰提醒她不要忘记自己一样变成了深色,狰狞的伤痕像蛇一样爬满全身。




不见漫天繁星
每日污染tag(1/1)

每日污染tag(1/1)

每日污染tag(1/1)

黑谷重染

你们说要是扮演master的话可以不要命令别人呢?啊哈哈哈(花钱好被使唤(软件:叨叨

你们说要是扮演master的话可以不要命令别人呢?啊哈哈哈(花钱好被使唤(软件:叨叨

lnchs

摸一下自己脑的生前小神父,衣服我乱画的(

p2是无背景版(´-ω-`)

摸一下自己脑的生前小神父,衣服我乱画的(

p2是无背景版(´-ω-`)

👹

通关幕间迅速摸了~

形迹可疑又容易害羞的男孩子~☆

通关幕间迅速摸了~

形迹可疑又容易害羞的男孩子~☆

方羊sea

定做了个天草的大团抱怀里手感超好!

属实是官方不出谷子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p3是团子稿,无水印版原图在回礼里,投喂免费粮票可获得团子稿背面,投喂其他任意食物可获得团子稿正面!

定做了个天草的大团抱怀里手感超好!

属实是官方不出谷子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p3是团子稿,无水印版原图在回礼里,投喂免费粮票可获得团子稿背面,投喂其他任意食物可获得团子稿正面!

将楚间云
摸鱼的天草,不想细化了。摆烂

摸鱼的天草,不想细化了。摆烂

摸鱼的天草,不想细化了。摆烂

痛苦絮状结晶
让我们来讨论人类救济的问题吧

让我们来讨论人类救济的问题吧

让我们来讨论人类救济的问题吧

神崎十青
这么多年了,第一次好好摸一个长...

这么多年了,第一次好好摸一个长发草(虽然依然是摸鱼

马尾真的很好看...

以及差点变成年更人(指还有一个月就能获得鸽王一周年纪念杯

这么多年了,第一次好好摸一个长发草(虽然依然是摸鱼

马尾真的很好看...

以及差点变成年更人(指还有一个月就能获得鸽王一周年纪念杯

泠一
同学给的无偿!发发

同学给的无偿!发发

同学给的无偿!发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