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天邪八部众

3841浏览    78参与
洗洗团

瞎搞搞(´•༝•`)


P1 哥哥们的无硝烟战争

P2-3 观八部众有感

P4-7 德风古道+云玉

瞎搞搞(´•༝•`)


P1 哥哥们的无硝烟战争

P2-3 观八部众有感

P4-7 德风古道+云玉

何夜生光

《关于弟弟那些事》(二十五)
之(蛋糕的哄人技巧)

接着上一章
前情提要:圣司从妙有生那里取到真经,可喜可贺!

当然要忽悠点心首先得有基础好感度才行_(:з」∠)_

点心的搞事之旅不可能就这么结束的(滑稽JPG)

《关于弟弟那些事》(二十五)
之(蛋糕的哄人技巧)

接着上一章
前情提要:圣司从妙有生那里取到真经,可喜可贺!

当然要忽悠点心首先得有基础好感度才行_(:з」∠)_

点心的搞事之旅不可能就这么结束的(滑稽JPG)

何夜生光

《关于弟弟那些事》(二十二)
之《依旧是搞事与被搞事的一天》

接着上一章
前情提要:青阳子解散群聊,青阳子等人与墨点心群魔乱舞互殴

有私设:墨点心好友妙有生死于玄凌苍的帝弓虹
(不算是剧透,吾心逍遥第一章就说了_(:з」∠)_)

《关于弟弟那些事》(二十二)
之《依旧是搞事与被搞事的一天》

接着上一章
前情提要:青阳子解散群聊,青阳子等人与墨点心群魔乱舞互殴

有私设:墨点心好友妙有生死于玄凌苍的帝弓虹
(不算是剧透,吾心逍遥第一章就说了_(:з」∠)_)

何夜生光

《关于弟弟那些事》(二十一)
之《今天也在团结一致卧底打八歧邪神呢》

接着上上章
前情提要:神愆确认墨点心也是卧底后拉墨点心进卧底群

看到魔封里青阳子杀聂寒时我真的蒙圈,啊_(:з」∠)_

今天的点心依旧在不知不觉中搞事呢

潜水的其他成员一转眼就看见群没了_(:з」∠)_

《关于弟弟那些事》(二十一)
之《今天也在团结一致卧底打八歧邪神呢》

接着上上章
前情提要:神愆确认墨点心也是卧底后拉墨点心进卧底群

看到魔封里青阳子杀聂寒时我真的蒙圈,啊_(:з」∠)_

今天的点心依旧在不知不觉中搞事呢

潜水的其他成员一转眼就看见群没了_(:з」∠)_

何夜生光

《关于弟弟那些事》(十九)
之《沉迷于兼职的天邪八部众》

接着上一章
前情提要:八歧邪神将目标定于德风古道

神愆之试探:你是卧底吗
哈哈哈哈_(:з」∠)_

《关于弟弟那些事》(十九)
之《沉迷于兼职的天邪八部众》

接着上一章
前情提要:八歧邪神将目标定于德风古道

神愆之试探:你是卧底吗
哈哈哈哈_(:з」∠)_

何夜生光

《关于弟弟那些事》(十八)
之《今天发工资了吗》

接着上一章
前情提要:乐寻远、墨点心、聂寒都已加入天邪八部众;鬼麒主被逐出天邪八部众,决定去投靠玉离经

想了下,育邪王九天玄尊和咒邪王白羽忘云僧不好插,就不弄他们了_(:з」∠)_

鬼麒主表示他还没扑街还能浪

《关于弟弟那些事》(十八)
之《今天发工资了吗》

接着上一章
前情提要:乐寻远、墨点心、聂寒都已加入天邪八部众;鬼麒主被逐出天邪八部众,决定去投靠玉离经

想了下,育邪王九天玄尊和咒邪王白羽忘云僧不好插,就不弄他们了_(:з」∠)_

鬼麒主表示他还没扑街还能浪

墨云卿

传说后的故事(八)

#奉天逍遥捉妖组,偶遇失忆衶天。

 

“小二!来一只烤鸡,要最肥的那只。”

玉逍遥拖着君奉天坐下后举手对着小二吆喝着,顺便骚扰奉天戳人脸。

君奉天静静的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把玉逍遥的爪子从脸上拍开。

“你做什么?”

“奉天你好无趣啊,刚刚路过集市就板着脸到现在,你是遇见了妖怪吗?”

“......有可能是我感觉错了,你的烤鸡上桌了。”

君奉天淡定的回答着,顺手揪了一只热腾腾烤鸡腿咬了一口眯起眼,这家烤鸡味道还不错。

玉逍遥震惊的看着君奉天抢了一个鸡腿,伸手要抢。

“奉天你怎么可以抢我的鸡腿!你不是不爱吃烤鸡吗,我的鸡腿啊QAQ。”

 

小二上了一只烤...

#奉天逍遥捉妖组,偶遇失忆衶天。

 

“小二!来一只烤鸡,要最肥的那只。”

玉逍遥拖着君奉天坐下后举手对着小二吆喝着,顺便骚扰奉天戳人脸。

君奉天静静的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把玉逍遥的爪子从脸上拍开。

“你做什么?”

“奉天你好无趣啊,刚刚路过集市就板着脸到现在,你是遇见了妖怪吗?”

“......有可能是我感觉错了,你的烤鸡上桌了。”

君奉天淡定的回答着,顺手揪了一只热腾腾烤鸡腿咬了一口眯起眼,这家烤鸡味道还不错。

玉逍遥震惊的看着君奉天抢了一个鸡腿,伸手要抢。

“奉天你怎么可以抢我的鸡腿!你不是不爱吃烤鸡吗,我的鸡腿啊QAQ。”

 

小二上了一只烤鸡后就看着那桌的两个人为了一只烤鸡打了起来,他很想问一下那两位客官要不要再上一只烤鸡,可是他没有那个胆子凑过去,两个人打的太凶了。

玉逍遥气呼呼的咬着另外一只鸡腿看着君奉天,另一只手伸出。

“泥次吾鸡腿,给钱!”

君奉天吃完鸡腿后放下鸡骨头看着玉逍遥的手,默默扯了又一个鸡翅膀继续吃。

“说的你会付烤鸡钱一样,最后肯定是吾付钱。”

玉逍遥吃烤鸡的动作微顿了半秒钟,然后笑嘻嘻的继续吃烤鸡,一边动作飞快的把剩下的烤鸡拖到面前护好,以防君奉天再次扯烤鸡。

“奉天你这个说的什么话嘛~你比师兄有钱,当然你要帮师兄我付账啦。”

“......”

 

小二看着那桌客官吃烤鸡突然又杀气腾腾,缩了缩脖子看向老板,老板选择看不见小二的求助目光继续算账。

小二内流满面的走过去,清了清嗓子。“两位客官还需要再来一只烤鸡吗?”

玉逍遥吃着烤鸡歪头看小二思考了一会,点头。

“要啊要啊,再来一只打包好,我们等会带走,然后你去找对面那位帅哥要钱。”

君奉天听着玉逍遥再要了一只烤鸡还要自己付钱。额头青筋一蹦,忍住打师兄的冲动,掏出钱袋付了银子,顺带在师兄的欠债本上又记了一笔。

小二收了银子飞快就溜,把银子给了老板后擦擦额头的汗珠,真的有一种回不来的错觉。

 

另一边的衶天也进入了烤鸡店,玉逍遥正在与最后的烤鸡肉作斗争,君奉天已经吃饱了正在喝茶看玉逍遥吃烤鸡,感觉到一种奇怪的气息,抬眸多看了衶天一眼。

衶天则是坐在了他们附近的桌上也点了一只烤鸡,看了看四周后开始等烤鸡上桌。

玉逍遥不知道什么时候吃完了烤鸡,拍了拍手凑到君奉天身边坐下,扯了扯人袖子。

“奉天,你在看什么呢?那个人怎么了嘛?”

君奉天本来是想回答玉逍遥的问题,低头一看某人油腻的爪子抓着自己的袖子,有点炸毛的把人拍了出去。

衶天那桌烤鸡刚好上来,正准备吃东西的时候就感觉到一个东西飞了出去,化成了天边的流星,有些迷茫的回头看了君奉天一眼,决定还是继续吃东西,苦境的人真的很奇怪。

玉逍遥哭唧唧的带着一身灰爬了回来,君奉天淡定的把人扶起来,把打包烤鸡塞进人怀里,带着玉逍遥离开了烤鸡店。

【一篇短打,n久没有更新了,半期考结束我就开始浪了。

上面最后的衶天内心是懵逼的,苦境人都是这么玩的吗?他想回家,但是不记得家在哪里了,也不记得自己要找谁了。】

霜降

【霹雳|八部众】微信体(4)


这个梗也太好笑了,最后还是忍不住玩了一下。


不怎么用微信的我还去百度了一下,微信T人只有管理员和被T的人才能看得到,但是为了效果我就假装大家都看得到系统提示好了_(:з」∠)_

【霹雳|八部众】微信体(4)


这个梗也太好笑了,最后还是忍不住玩了一下。


不怎么用微信的我还去百度了一下,微信T人只有管理员和被T的人才能看得到,但是为了效果我就假装大家都看得到系统提示好了_(:з」∠)_

霜降

【霹雳|鬼劫】鼻青脸肿

 给阿絮@墨山无崖 ,沙雕文也能被pb真的不知道说啥了……

 给阿絮@墨山无崖 ,沙雕文也能被pb真的不知道说啥了……

霜降

【霹雳|愆晓】微信体(3)


我永远喜欢塑料花男团٩(˃̶͈̀௰˂̶͈́)و


买了艳艳和曌妹的会刊,大概后天能收到,顺便玩一下这个梗。


 ↓ ↓ ↓ ↓ ↓


曌妹:开门,让你看个够。

拂晓:(兔子捂脸

【霹雳|愆晓】微信体(3)


我永远喜欢塑料花男团٩(˃̶͈̀௰˂̶͈́)و


买了艳艳和曌妹的会刊,大概后天能收到,顺便玩一下这个梗。


 ↓ ↓ ↓ ↓ ↓


曌妹:开门,让你看个够。

拂晓:(兔子捂脸

霜降

【霹雳|愆晓】微信体(2)


摸完睡觉,段子使人石乐志。


依旧是冷cp+糖分+ooc,自割腿肉自娱自乐,随缘安利。

【霹雳|愆晓】微信体(2)


摸完睡觉,段子使人石乐志。


依旧是冷cp+糖分+ooc,自割腿肉自娱自乐,随缘安利。

霜降

【霹雳|愆晓】微信体(1)



估计这个系列主要构成就只有冷cp+大量糖分+ooc,自割腿肉自娱自乐。



真情实感萌冷cp实在是太苦了,但不搞cp是不可能的。今天也要一个人撑起tag_(:з」∠)_



 ↓ ↓ ↓ ↓ ↓


曌妹:不是祌天(连自己的醋都吃


大君:你是我带过第二差的学生!!!

【霹雳|愆晓】微信体(1)




估计这个系列主要构成就只有冷cp+大量糖分+ooc,自割腿肉自娱自乐。




真情实感萌冷cp实在是太苦了,但不搞cp是不可能的。今天也要一个人撑起tag_(:з」∠)_




 ↓ ↓ ↓ ↓ ↓


曌妹:不是祌天(连自己的醋都吃


大君:你是我带过第二差的学生!!!

墨云卿

传说后的故事(六)


#奉天逍遥捉妖组,鬼爹大概搞要事情抢儿子啦,就是不一定会成功

奉天逍遥被小师妹赶出了村子后,两个人想起他们是接了任务的,虽然任务没有规定时间,但是早点完成比较好呀。
玉逍遥想起上次任务他至今还不知道是什么,拎着小妹给的小包袱一只胳膊搭在师弟肩膀上,笑的贼坏的勾住人。
“奉天~你告诉我任务是什么,我就把好吃的分给你一半怎么样。”
君奉天不为所动,淡定的抢过小包袱,拖着人形挂件行走。
“玉萧意思是我们两个人一人一半。”
玉逍遥委屈的挂在师弟身上伸手抢包袱 。
“那个是小妹给我的!奉天你怎么可以抢我的……”
君奉天把小包袱拿远一点点边费力行走。
“你不会硌得慌吗?”
玉逍遥无辜看着师弟摇头。
“不...


#奉天逍遥捉妖组,鬼爹大概搞要事情抢儿子啦,就是不一定会成功

奉天逍遥被小师妹赶出了村子后,两个人想起他们是接了任务的,虽然任务没有规定时间,但是早点完成比较好呀。
玉逍遥想起上次任务他至今还不知道是什么,拎着小妹给的小包袱一只胳膊搭在师弟肩膀上,笑的贼坏的勾住人。
“奉天~你告诉我任务是什么,我就把好吃的分给你一半怎么样。”
君奉天不为所动,淡定的抢过小包袱,拖着人形挂件行走。
“玉萧意思是我们两个人一人一半。”
玉逍遥委屈的挂在师弟身上伸手抢包袱 。
“那个是小妹给我的!奉天你怎么可以抢我的……”
君奉天把小包袱拿远一点点边费力行走。
“你不会硌得慌吗?”
玉逍遥无辜看着师弟摇头。
“不会啊。”
“下来,正法说他硌得慌。”
逍遥哥一听,眼睛一眯就挂着不动了。
“不下,哼,奉天你不告诉我就不下去了!”
“……”
“奉天??你理我一下啊。”
“说了吃的一人一半?”
玉逍遥听了纠结的看着师弟手上的包袱,狠下心答应。
“好嘛,逍遥哥答应你就是。”
“嗯,父亲不是将八歧邪神封印了,他手下八部众目前还在潜伏着,不知何时就会想破坏封印救出邪神,所以父亲发布这个任务希望有人可以收服八部众。”
“啥啥啥?八部众?我们两打一群嘛?”
“嗯,你不是说你是天下无敌玉逍遥,害怕了?”
“开玩笑,逍遥哥怎么可能怕,哼哼,来一个收拾一个,来一群全部收拾掉!”
“嗯,那这样下次遇上就你来吧。”
君奉天拖着大型挂件走的有些累了,停下步伐站在原地休息一会,淡定的甩锅给师兄。
玉逍遥不可相信的摇晃师弟。
“奉天,你不动手嘛?”
君奉天被晃的有些晕,扶额把大型挂件努力推开。
“你不是说你可以收拾?”
“就算师兄可以你也不行让我一个人面对八部众呀。”
“……知道了,快些查看吧,玉箫一人带着离经我不放心。”
“嗯嗯,好嘞,快些回去陪小妹。”

鬼麒麟这头发现奉天逍遥离开了村子,与鬼麒主传递了讯息让他可以出面收拾奉天逍遥,而后继续藏匿在村子里观察小主人状况。
鬼麒主得知后,手持白骨扇脚踏奇异步法在远处高山上巧布法阵,欲捉下奉天逍遥后拿他们将儿子换回来,至于老板?老板没有儿子和媳妇重要,下次捉了再换老板。
“奉天逍遥,我就看你们如何逃出这个阵法……此回试探之局会让鬼者定下更好的计谋。”

天空颜色不知何时变了,玉逍遥正好啃完小妹给的最后一样好吃的拍了拍爪子抬头看天,摸着下巴吸了口凉气,看向正在研究阵法的君奉天,凑近询问着,“奉天,这个是暴力破阵还是需要找到阵眼?”
君奉天将正法取下,哐啷一声立在地面之上,对着玉逍遥打着一个手式,玉逍遥身后神谕随机出窍,刺破了君奉天身后悄然出现的鬼怪。
“啧,假鬼假怪,奉天现在是怎样啊?你再不说,逍遥哥就暴力拆除啦!”
“你拖着这些鬼怪,这个阵法需要破坏阵眼才行。”
君奉天冷静的一剑砍了鬼怪后继续寻找阵法中心,玉逍遥翩然的使用着神谕穿梭在鬼怪之中,招招不留情消灭着鬼怪。
“天地行风!奉天你好没有呀?”
君奉天从怀里拿出一叠符咒抛向玉逍遥,顺势将正法刺入一个隐藏在鬼怪之中的小怪中,玉逍遥此时将符咒散开在阵法四周,一阵刺耳的尖叫后,阵法消散。
玉逍遥收好神谕摸着小肚子看向正在收正法的君奉天,一个飞扑圈住师弟。
“奉天,我饿!”
君奉天忍住想打师兄的冲动,把正法收好。
“你的已经吃完了,剩下的一半是玉箫给我的。”
“可是我饿嘛,刚刚那个阵法好像也不厉害,但是逍遥哥我体力被消耗了。”
“刚刚那个阵法可能是八部众试探我们实力的,不给,回去看玉箫和离经吧,方才我们可是遇袭,你放心他们二人?”
“对哦,快快,我们回去看看小妹。”

鬼麒主站在高峰之上捏紧了手中了白骨扇,笑出声。
“这次不过是试探,下次不会轻易让你们破阵了,奉天逍遥,鬼者定会将我儿带回。”

【这个就算六一糖果啦,溜了溜了,写的毕较渣渣。(’∇’)シ┳━┳】

墨云卿

传说后的故事【小段子2】

【发现来不及写完第六章,于是明天再发,先发两三个小段子。】
1.妹控
竟邪是与收万劫是隔壁山头邻居,竟邪第一次看见泪香时就想把这个毛绒绒的小狐狸叼回窝,中间经历了n次后终于成功。
收万劫在竟邪第一次见到小妹时候就发现了竟邪的不一样,所以收万劫在第一次见面后约同僚出来打架,十分想单方面虐杀同僚,由于妹妹在,只好暴打同僚。
收万劫:(งᵒ̌皿ᵒ̌)ง⁼³₌₃不许窥视我的小妹
竟邪:(ง'-̀'́)ง我可以保护好泪香的
收万劫:(งᵒ̌皿ᵒ̌)ง⁼³₌₃那也不可以
竟邪:(乂`д´)我会成功叼走泪香的
泪香:( ⊙ o ⊙ )三哥和竟邪好厉害

2.千斤沙包
奉天逍遥组回村时候,玉萧...

【发现来不及写完第六章,于是明天再发,先发两三个小段子。】
1.妹控
竟邪是与收万劫是隔壁山头邻居,竟邪第一次看见泪香时就想把这个毛绒绒的小狐狸叼回窝,中间经历了n次后终于成功。
收万劫在竟邪第一次见到小妹时候就发现了竟邪的不一样,所以收万劫在第一次见面后约同僚出来打架,十分想单方面虐杀同僚,由于妹妹在,只好暴打同僚。
收万劫:(งᵒ̌皿ᵒ̌)ง⁼³₌₃不许窥视我的小妹
竟邪:(ง'-̀'́)ง我可以保护好泪香的
收万劫:(งᵒ̌皿ᵒ̌)ง⁼³₌₃那也不可以
竟邪:(乂`д´)我会成功叼走泪香的
泪香:( ⊙ o ⊙ )三哥和竟邪好厉害

2.千斤沙包
奉天逍遥组回村时候,玉萧发现二师兄脸色有些难看,奇怪的问。
“二师兄你是不是受伤了?脸色好难看。”
君奉天沉默了一刻钟后回答:“我没事,就是挂着千斤沙包走了太久。”
玉萧茫然:“啊?那么重的沙包?”
君奉天:“没错……”
玉萧:“诶?大哥没有帮你分担吗?”
君奉天摆摆手,决定去看离经。
玉萧眨眨眼寻找大哥谈心去。

3.狗粮
鬼麒麟一直都很忧愁,因为他是一只单身麒麟,总是吃各种狗粮,他的主人的,他主人的同僚的,终于有一天在得知主人吃了同僚狗粮之后,十分想庆祝鼓掌,这就是他一直以来的感想。
那一天鬼麒主打了n个喷嚏。

墨云卿

传说后的故事(五)

#奉天逍遥捉妖组,小师妹出没请查收

几天的带娃生活,让奉天逍遥组感受到了睡眠不足的伤害,每至半夜时分,小离经总是会嚎啕大哭,这个时候师兄弟们会石头剪刀布,输得那个人去看娃。
连续输了两个晚上的玉逍遥,打着哈欠抱着小离经在屋里走来走去轻柔哄着,希望离经快一点睡过去,这样他也可以睡一会,突然发现在仙门半夜不睡,也不会这样困呀。
“奉天~~~~”
玉逍遥抱着睁大眼睛的小离经,幽幽的唤着师弟的名字,特别哀怨的看着睡在床铺上的人,总觉得师弟是出了老千,不然怎么看孩子的总是他。
此时离经瘪了瘪小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眼泪像豆豆一样从眼眶滚落,玉逍遥手忙脚乱继续哄孩子。
“不哭啊不哭,小离经乖乖,不哭了。”
收效却是不...

#奉天逍遥捉妖组,小师妹出没请查收

几天的带娃生活,让奉天逍遥组感受到了睡眠不足的伤害,每至半夜时分,小离经总是会嚎啕大哭,这个时候师兄弟们会石头剪刀布,输得那个人去看娃。
连续输了两个晚上的玉逍遥,打着哈欠抱着小离经在屋里走来走去轻柔哄着,希望离经快一点睡过去,这样他也可以睡一会,突然发现在仙门半夜不睡,也不会这样困呀。
“奉天~~~~”
玉逍遥抱着睁大眼睛的小离经,幽幽的唤着师弟的名字,特别哀怨的看着睡在床铺上的人,总觉得师弟是出了老千,不然怎么看孩子的总是他。
此时离经瘪了瘪小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眼泪像豆豆一样从眼眶滚落,玉逍遥手忙脚乱继续哄孩子。
“不哭啊不哭,小离经乖乖,不哭了。”
收效却是不大,在小离经哭了十几分钟后,累的边抽噎边睡了过去,玉逍遥为离经拭去眼角的泪水,轻轻把人放在床铺上盖好被子,等了一刻钟后确定团子已经睡熟后,扑在床铺上。
“奉天,我一直以为离经是个小天使,结果我改观了!。”
“……”
“奉天??”
“……”
得不到师弟回答的逍遥哥,郁闷的抱着枕头愤愤睡觉,心里画着小圈圈欺负师弟。

又这样过了几天,两个人的援兵终于来了,玉萧背着小包袱赶到村子的时候就看见自己哥哥抱着一个粉粉嫩嫩的小娃娃,眨眨眼睛歪头思考,大哥这是给他生了一个侄儿嘛?
“哥,二师兄…你们是偷孩子去了吗?”
玉逍遥看见小妹后,也不抱离经了,把孩子往师弟怀里一放,飞扑抱住小妹开始哭诉捡到离经后以来这段苦日子,指着黑圆圈给玉萧看。
“小妹呜,你看大哥多辛苦。”
玉萧安抚了大哥一番,将装有好吃的小包袱给了大哥,并且从二师兄怀里抱过了团子,把两个人赶出村子去干正经事。
“小离经~真可爱啊。”

鬼麒麟日常观察了小主人状况后,溜溜达达跑回玄黄岛准备报告日常,找了一圈发现后发现主人不在玄黄岛上,默默的又溜出来继续观察小主人。
此时的鬼麒主在收万劫这边受了挫折,摇着白骨扇带着微笑返回玄黄岛,准备自己指定计划将儿子抱回来,同僚什么的都是假的!
本就是有妹妹嘛!哼,他还有儿子有媳妇呢!一群不团结的同僚!
另一头收万劫化为原型,用蓬松的尾巴圈住晒了太阳后在打瞌睡的泪香,安静的趴妹妹身边一起休息。

【悄咪咪的来一发短打,哈哈哈哈哈,感觉好久没有写的样子了,溜了溜了】

墨云卿

传说后的故事(三)

#奉天逍遥捉妖组,准备捡软乎乎的团子开始带啦。
#鬼爹依旧没有搞事情

夜晚很快便来临了,玉逍遥扒着门缝看屋外认认真真的观察着村庄的异常,很奇怪的对着君奉天挥挥手,让人一起来看看村庄异常。
“奉天,我们是不是在村里都没有看见小孩子?”
“嗯,然后你还发现了什么?”
君奉天淡定的走到窗户边,推开了窗户,窗户外是寂静黑暗的街道,目光不经意的扫过斜对面的一个死角,手中捏住了一张符咒。
“我还发现越来越来臭了哦,感觉那个臭味之源就在我们附近诶。”
“嗯,答对了。”

斜对角的妖物发现自己行踪暴露了,飞快从阴影里窜出,就往出村的方向跑去,君奉天撑着窗户从屋子里翻出去,手中符咒极向妖物射去,玉逍遥也破门而出,快速扔出...

#奉天逍遥捉妖组,准备捡软乎乎的团子开始带啦。
#鬼爹依旧没有搞事情

夜晚很快便来临了,玉逍遥扒着门缝看屋外认认真真的观察着村庄的异常,很奇怪的对着君奉天挥挥手,让人一起来看看村庄异常。
“奉天,我们是不是在村里都没有看见小孩子?”
“嗯,然后你还发现了什么?”
君奉天淡定的走到窗户边,推开了窗户,窗户外是寂静黑暗的街道,目光不经意的扫过斜对面的一个死角,手中捏住了一张符咒。
“我还发现越来越来臭了哦,感觉那个臭味之源就在我们附近诶。”
“嗯,答对了。”

斜对角的妖物发现自己行踪暴露了,飞快从阴影里窜出,就往出村的方向跑去,君奉天撑着窗户从屋子里翻出去,手中符咒极向妖物射去,玉逍遥也破门而出,快速扔出捕妖网。
符咒一瞬爆开,阻挡了妖物去路,捕妖网正好困住了妖物,将妖物束缚成了球形。
“吱吱!放开我,你们抓了我,我的老大不会放过你们的!”
变成球的妖怪不停的挣扎着,嘴里还叫嚣着,玉逍遥对着师弟眨眨眼睛,露出灿烂的笑容,君奉天知道他想做什么,默默给妖怪点蜡。

“嘿呀!落到我们奉天逍遥手里还敢这么嚣张啊,让你看看逍遥哥我的厉害。”
玉逍遥拿起妖怪球,开始花式拍球外加踢球,展示了一番球的多种玩法,妖怪被玩的已经快吐了,晕乎乎的求饶。
“我错了,我不知道是奉天逍遥……”
君奉天拍了拍玉逍遥,让人别玩了还有事情要做,把这个妖怪玩坏了就不能问话了。
玉逍遥拍了拍手,叉腰看着地上的球,笑嘻嘻的问话。
“来,逍遥哥我问你问题,不说实话就让你感受一下球的感觉。”
妖怪已经泪崩了,他为啥要答应老大来这里啊,奉天逍遥简直太可怕了,他想回家,他想麻麻了。
“好,你们问吧。”
“很好,你是什么妖怪?然后村落里的孩子呢?你们在玩什么把戏。”
玉逍遥捡了几个重点问着,君奉天此时仿佛听见了婴儿的哭声,有些疑惑仍是陪着玉逍遥审问妖怪。
妖怪颤颤巍巍的带着哭音回答,“我是附近的一只黄鼠狼,那些孩子都被我老大带走了,我只是来探查你们位置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放了我吧,哇!”

玉逍遥摸了摸下巴,看着在走神的君奉天,戳戳人脸。
“奉天,我问完了,你走神啦?”
“…没有,我好像听见了孩子的哭声,你听见了吗?”
“诶?在哪在哪?我没有听见啊。”
“嘘,安静一点。”
君奉天一把捂住玉逍遥的嘴,顺带用符咒让一直在吵吵嚷嚷的黄鼠狼怪闭嘴,让人保持安静在仔细去听时候,真的有婴儿的哭声,玉逍遥睁大了眼睛比划着哭声传来的方向。
两个人对视一眼,收起妖怪就往婴儿哭声传来的方向飞奔而去。

鬼麒麟感觉到身上鳞片已经要炸起了,小主人还是哭闹个不停,叼着小主人的裹布轻轻晃着,依旧无法阻止小主人嚎啕大哭,他也要疯了,就是跑出了看了一把小主人,谁知道女主人会消失不见留它一只可怜麒麟看娃。
此时靠近的脚步声,让鬼麒麟有种不舒服的感觉,只好放下口中的小主人,飞奔出了山洞跑向玄皇岛向主人去求助。

奉天逍遥赶到附近的山洞里时候,就看见一个小娃娃躺在床铺上嚎啕大哭,玉逍遥推了推师弟,比划小娃娃。
“奉天,你去……”
“……???”
君奉天看着往后躲的师兄,感觉到压力有些大,或许是小家伙哭的太可怜了,君奉天缓缓靠近小家伙,不熟练的抱起小家伙开始哄着。
“不哭,不哭。”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家伙大概是哭累了,安静的在君奉天怀里睡着了,玉逍遥凑近师弟调侃着。
“嘿呀,奉天,我发现你有当父亲的潜力诶。”
“……”
君奉天选择无视师兄,抱着小家伙先一步离开山洞,带着孩子返回村庄,玉逍遥又开始追师弟大业。
“奉天!我错了,你等等我啊!”

【我颓废了好几天…开始恢复码字状态,争取不咸鱼,今天码字然后被基友吐槽写的大宝贝有点恶劣……可是我觉得超可爱……大概是没救了,明天继续更新~,求评论啊啊啊,然后继续求八部众动物原型】

墨云卿

传说后的故事(一)

私设,青年时期奉天逍遥,八部众,捉妖的奉天逍遥与装人的八部众。

故事从八岐被九天玄尊收服镇压后开始,奉天逍遥正在任务堂里选择此回下山要做的任务, 君奉天看着已经激动的要飞起的玉逍遥,一掌拍在人肩膀上。
“我们还没有离开仙门,冷静一点。”
玉逍遥捂着被拍的肩膀,回头哀怨看了师弟一眼。
“奉天,你怎么可以打我!我们都好久好久没有下山了!好不容易才可以出去诶。”
君奉天丝毫不受对方视线影响,继续看着贴满任务的任务墙,顺带说着。
“因为喝酒,早课睡觉,我们才会被父亲罚的三个月不能出去。”
“啊哈哈…奉天不要那么计较嘛,师尊不是让我们接任务下山了嘛。”
“嗯,赶紧选一个,走吧。”
君奉天目光扫过一个任务,抬手揭下任务...

私设,青年时期奉天逍遥,八部众,捉妖的奉天逍遥与装人的八部众。

故事从八岐被九天玄尊收服镇压后开始,奉天逍遥正在任务堂里选择此回下山要做的任务, 君奉天看着已经激动的要飞起的玉逍遥,一掌拍在人肩膀上。
“我们还没有离开仙门,冷静一点。”
玉逍遥捂着被拍的肩膀,回头哀怨看了师弟一眼。
“奉天,你怎么可以打我!我们都好久好久没有下山了!好不容易才可以出去诶。”
君奉天丝毫不受对方视线影响,继续看着贴满任务的任务墙,顺带说着。
“因为喝酒,早课睡觉,我们才会被父亲罚的三个月不能出去。”
“啊哈哈…奉天不要那么计较嘛,师尊不是让我们接任务下山了嘛。”
“嗯,赶紧选一个,走吧。”
君奉天目光扫过一个任务,抬手揭下任务,走到登记处。
“就这个,时间多久?”
登记弟子看见任务内容多看了几遍询问着。
“没,没有时间限制,这…这个是玄尊留下的任务,一直没有人接,两位师兄接这个任务吗?”
“嗯,快登记。”
登记弟子刷刷刷记好,递回给君奉天,此时玉逍遥蹦跶到君奉天身边,探头看奉天揭了什么,还没有看见就被君奉天收起来了,炸毛。
“奉天为什么不给我看一下啦!”
“不是很重要,走吧,还是你想继续留在仙门读书。”
君奉天迈步往仙门大门走去,步伐不紧不慢的,身影很快离开了任务大堂,玉逍遥看着师弟不等自己,反应过来撒丫子追上去。
“奉天!等我,等我啊!”

八部众这边失去了老大,御天者下落不明,目前是一盘散沙,正在举行着紧急会议,到场的只有蚩罗,鬼麒主,收万劫,闇禘,狱变鴐罗几人。
鬼麒主看着带着媳妇秀恩爱的蚩罗有些酸溜溜的,“邪神被镇压了,我们应该想办法救他出来,蚩罗你带着白川凌花是来秀恩爱的吗!”
蚩罗看了鬼麒主一眼,揽住凌花就往外走,“有什么动作在通知我,我带凌花先走了。”
收万劫忍受了一刻后,甩袖走人,听他们计划还不如去陪小妹。
八部众第n次会议,又以失败告场,最后鬼麒主喝茶继续和鬼麒麟聊天。
“我们一点都不团结!怪不得御天者都跑了。”
处在不知何处的御天者打了一个喷嚏。

成功离开仙门的奉天逍遥走在大道上,一路上也没有看见一只妖怪,玉逍遥已经饿的走不动了,拉住师弟的衣袖,整个人挂在师弟身上,念念叨叨的喊着。
“奉天,我饿了,我要饿死了,你快理我啊,你在不理我我就要饿死了。”
君奉天拖着分量还是很足的玉逍遥感觉有些累,果然玉逍遥吃下去的东西有化成他的体重,再重一些可能就拖不动了,他什么学了玉萧碎碎念的功夫,好吵。
“安静,前面有餐馆!”
“什么有餐馆吗!我有力气了。”
餐馆两字给了玉逍遥极大动力,双眼一亮也不趴在师弟身上了,精神的往前跑去,扑进餐馆的桌上,点了一堆吃的,催促着小二快上菜。
“快上菜,逍遥哥有人付钱的!”
君奉天踏进餐馆听见这句话时,很想把迈出的步子收回去,让玉逍遥自己付钱,最后还是淡定的坐下了。

【就先这样啦,被一些事情破坏了心情,明天出门,不定时更新吧……,明天大概会有八部众妖怪出来搞事情,求八部众个人适合的妖怪属相!】

墨云卿

传说后的故事

奉天逍遥
大概是私设如山,真的无从下手啊
在一个传说中,有一个云海仙门的捉妖组织,里面有着这样一个传说组合。
他们的称呼是奉天逍遥,据说他们这个组合单挑了另外一个组织,那个组织的名字叫天邪八部众。
天邪八部众的老大是一个妖怪,在很多年以前被仙门尊主九天玄尊给收服镇压了,从那以后起,八部众开始了团结【散沙】一样的斗争活动。
奉天逍遥的传奇故事也从他们和八部众的斗智斗勇开始。
总结就是,奉天逍遥捉妖搞事情,八部众是妖怪装人顺便搞事情。

准备开始码我的奉天逍遥长篇啦——
可不可以拒绝催更——
明天发第一篇——

奉天逍遥
大概是私设如山,真的无从下手啊
在一个传说中,有一个云海仙门的捉妖组织,里面有着这样一个传说组合。
他们的称呼是奉天逍遥,据说他们这个组合单挑了另外一个组织,那个组织的名字叫天邪八部众。
天邪八部众的老大是一个妖怪,在很多年以前被仙门尊主九天玄尊给收服镇压了,从那以后起,八部众开始了团结【散沙】一样的斗争活动。
奉天逍遥的传奇故事也从他们和八部众的斗智斗勇开始。
总结就是,奉天逍遥捉妖搞事情,八部众是妖怪装人顺便搞事情。

准备开始码我的奉天逍遥长篇啦——
可不可以拒绝催更——
明天发第一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