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太吊

15.9万浏览    329参与
派大星的花裤衩

太吊】13行诗

太阳 倒吊人 

很短,希望能赏脸进来看看

刚入诡秘坑 ,算是党费

听着《我好像在哪见过你》的深夜产物,强烈建议边听这歌边看,最好就先听一会,等第一段高潮快到了那会,这样应该会很有感觉吧(我写的时候,就很有感觉。大家都是姐妹,感觉应该差不多(?))

(怎么会有如此事b的人)


想将手指深入到他深蓝的发丝里,再一根根扣紧。

想感受他唇上的暖意,

感受对方滚烫、凌乱的呼吸。

想看他退下神袍,一览无余的躯体,

在那满是疤痕身上,留下痕迹。

想靠近,靠近。

再近一点,直到没有距离。

但他只是静静站着,远远望着,默默想着

看那身影消散,远去......

太阳 倒吊人 

很短,希望能赏脸进来看看

刚入诡秘坑 ,算是党费

听着《我好像在哪见过你》的深夜产物,强烈建议边听这歌边看,最好就先听一会,等第一段高潮快到了那会,这样应该会很有感觉吧(我写的时候,就很有感觉。大家都是姐妹,感觉应该差不多(?))

(怎么会有如此事b的人)




想将手指深入到他深蓝的发丝里,再一根根扣紧。

想感受他唇上的暖意,

感受对方滚烫、凌乱的呼吸。

想看他退下神袍,一览无余的躯体,

在那满是疤痕身上,留下痕迹。

想靠近,靠近。

再近一点,直到没有距离。

但他只是静静站着,远远望着,默默想着

看那身影消散,远去

他站在原地

将炽热发光的心

早早葬进白银城最黑最深的地里












最后不要脸的要红心,要评论

为什么叫13行诗?

因为正好13行(如果因为设备排版有问题,那……那没事了盒盒盒)

其实本来想开小车车的,单因为歌悲伤的气氛,搞成这样了,快来骂我!!但我就喜欢刀刀!!

这个cp名真的好好笑盒盒盒

渔夫(放假了更新什么的一定)
有人咩有人咩 磕太吊的球球看眼...

有人咩有人咩

磕太吊的球球看眼🙏🙏🙏

懒得参与的话帮忙转发一下谢谢

没人参加一人三篇真的会哭诶

占tag致歉


有人咩有人咩

磕太吊的球球看眼🙏🙏🙏

懒得参与的话帮忙转发一下谢谢

没人参加一人三篇真的会哭诶

占tag致歉


银狐猫妖
点开看xdm 老福特我服了你个...

点开看xdm

老福特我服了你个老六

私心太吊tag

点开看xdm

老福特我服了你个老六

私心太吊tag

一只皮孩
你的七夕怎么过? 七夕改个应景...

你的七夕怎么过?

七夕改个应景图,

今天迫害一下小月亮🥺

你的七夕怎么过?

七夕改个应景图,

今天迫害一下小月亮🥺

‎可可好好喝‎

被迫无奈唱歌的阿尔杰or被倒吊人先生的歌声感动哭了而疯狂打call的小太阳♡(*´_`*)人(*´∀`*)♡

被迫无奈唱歌的阿尔杰or被倒吊人先生的歌声感动哭了而疯狂打call的小太阳♡(*´_`*)人(*´∀`*)♡

远航clipper.

有人看吗,有人我就写

cp预警 太吊/前同事组(应该是克伦(伦克也行)


ooc预警


充满个人乐子的神经病产物预警


诡秘之主铜仁界有我是你们的不幸

本人突发灵感想写一篇诡秘铜仁 名字没想好  视角是太吊家的小姑娘 三天两头往她闺蜜前同事组家的女儿那跑 就为了控诉她妈有多吓人 闺蜜一听大惊,说什么瓜快炫我嘴里 要是太严重咱就去找休阿姨和我爹.格尔曼ver.审判一下,小姑娘吞吞吐吐半天说他总欺负我爹 他俩天天打架 我爹叫的特别惨 感觉好疼啊...

cp预警 太吊/前同事组(应该是克伦(伦克也行)


ooc预警


充满个人乐子的神经病产物预警


诡秘之主铜仁界有我是你们的不幸

本人突发灵感想写一篇诡秘铜仁 名字没想好  视角是太吊家的小姑娘 三天两头往她闺蜜前同事组家的女儿那跑 就为了控诉她妈有多吓人 闺蜜一听大惊,说什么瓜快炫我嘴里 要是太严重咱就去找休阿姨和我爹.格尔曼ver.审判一下,小姑娘吞吞吐吐半天说他总欺负我爹 他俩天天打架 我爹叫的特别惨 感觉好疼啊!闺蜜说你爹那么厉害还能被你妈欺负成这样 走 我们去跟我爸告状 克莱恩伦纳德听了说这还得了 心想倒吊人先生是不是有失控倾向 怎么能对同床妻子痛下毒手 愚者先生驾着灰雾降下神谕说阿尔杰威尔逊你来一趟 顺便请来了正义小姐给受害的小太阳做心理疏导 几个人乌泱泱在灰雾之上摆好架势准备审讯坏男人阿尔杰 几秒钟后人家小两口来了 戴里克一头雾水莫名其妙说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伦纳德看不下去了 坐在愚者先生大腿上愤怒拍打青铜长桌说 有人证 阿尔杰威尔逊你还不承认你家暴!


老谋深算如阿尔杰 闻言立刻反应过来了是怎么回事 久经风吹日晒雨淋的双颊竟飞上一抹羞红 最后还是戴里克解释说倒吊人先生好面子 非要姑娘管他叫爹 管叫戴里克妈 这下误会解释开了 具体家暴是个什么过程众人眼观鼻鼻观心无人再提 闺蜜一脸痛心地拍拍小姑娘肩膀说过来我给你康康好东西 小姑娘从那一晚起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以后每天晚上都特别懂事早早就自己关门睡觉 over


所以谁支持谁反对 不嫌ooc我就写

微波炉又炸了

简·威尔逊的周记本

*写着玩的,系列内置CP为戴倒,收养了一些蓝头发小朋友和蓝头发小朋友的狗

*前情提要 ,不看也没啥关系


Page 1


                我的爸爸

        我以前没有爸爸。我现在的爸爸叫阿尔杰·威尔逊。我叫他威尔逊先生。我的爸爸有蓝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睛。我的爸爸长得像我。...


*写着玩的,系列内置CP为戴倒,收养了一些蓝头发小朋友和蓝头发小朋友的狗

*前情提要 ,不看也没啥关系


Page 1


                我的爸爸

        我以前没有爸爸。我现在的爸爸叫阿尔杰·威尔逊。我叫他威尔逊先生。我的爸爸有蓝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睛。我的爸爸长得像我。

        威尔逊先生是一个唱歌难听的人。有一次听到他唱的歌,我的小狗跑了。我也跑了。

        威尔逊先生是一个善良的人。他在教堂做重要的工作。

        威尔逊先生不喜欢吃糖。

        我们都喜欢威尔逊先生。

评分:D-


Page 2

                我的爸爸

        我以前没有爸爸,我现在的爸爸叫阿尔杰·威尔逊,我叫他威尔逊先生。我的爸爸有蓝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睛。我和爸爸长得很像。

        威尔逊先生是一个可爱的人,他长得很小,抱起来很轻。

        威尔逊先生是一个热情善良的人,有什么样的问题问他,他都会耐心解答,他还很热心公益,捐助养活了很多小孩子。

        威尔逊先生是一个受人欢迎的人,他有许多朋友。

        威尔逊先生是一个智慧的人,他什么都知道。

        威尔逊先生是一个温柔的人,他从来不骂人。

        威尔逊先生是一个实力强大的人,他一唱起歌,就把我和我的小狗都吓跑了。

        我们都喜欢威尔逊先生。

        高个子让我加上一句,他特别特别特别喜欢威尔逊先生,我告诉他,在语法上是不能有三个"特别"的,但是他不听。这是他的错,不是我的错。特此声明。

评分:未评分


Page 3

                检讨书

        我对此感到抱歉:为了让《我的爸爸》这篇作文能够及格,我请教了高个子,在这个过程中,我完全挪用了高个子的发言,而没有注明原作者。这符合《鲁恩词典》对于“抄袭”的定义。为了弥补我的错误,我应该向被我抄袭的高个子道歉,向批改作文的罗拉小姐道歉,并重写我的作文。


Page 4

                我的爸爸

        我以前没有爸爸,我现在的爸爸叫阿尔杰·威尔逊,我叫他威尔逊先生。我的爸爸有蓝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睛。我和爸爸长得很像。

        高个子说威尔逊先生是一个可爱的人,他长得很小,抱起来很轻。

        高个子说威尔逊先生是一个热情善良的人,有什么样的问题问他,他都会耐心解答,他还很热心公益,捐助养活了很多小孩子。

        高个子说威尔逊先生是一个受人欢迎的人,他有许多朋友。

        高个子说威尔逊先生是一个智慧的人,他什么都知道。

        高个子说威尔逊先生是一个温柔的人,他从来不骂人。

        高个子说威尔逊先生是一个实力强大的人,我也这样觉得,他一唱起歌,就把我和我的小狗都吓跑了。

        高个子说他特别特别特别喜欢威尔逊先生。我觉得他的话有语病。

        我们都喜欢威尔逊先生。

评分:D-


Page 5

                我的爸爸

        罗拉小姐说,我应该让一个更加靠谱的人来指导我的作文,比如我的爸爸。我去问威尔逊先生,《我的爸爸》应该怎么写。威尔逊先生说他不是我的爸爸。

        我没有爸爸。

        威尔逊先生是一个讨厌的人。

        威尔逊先生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

        威尔逊先生讨厌我,我也讨厌威尔逊先生。

        威尔逊先生是一个没有爸爸的人,就像我一样。

        威尔逊先生说,谁也不能选择自己的第一个家庭,有时候我们会有爸爸,有时候没有,还有些时候不如没有,这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威尔逊先生还说,但是,我们可以选择要喜欢什么样的人,选择在我们长大成人之后,和什么样的人组成第二个家庭,所以他选了高个子和我。

        威尔逊先生是一个可怜的人,我在八岁的时候就可以选择第二个家庭了。

        威尔逊先生有蓝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睛,我和他长得很像。

        我们都喜欢威尔逊先生。

评分:B-

   

    

   

北老师
倒豆出样啦!大家看看可可爱爱倒...

倒豆出样啦!大家看看可可爱爱倒吊人🥺占cptag致歉

倒豆出样啦!大家看看可可爱爱倒吊人🥺占cptag致歉

时欢笙沐

“倒吊人”先生…他欺负我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倒吊人”先生…他欺负我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北老师
我来浅宣一下啦!开了一只倒吊人...

我来浅宣一下啦!开了一只倒吊人豆豆眼娃,name倒豆,后续会出太豆和格豆,阿倒是15cm的胖胖体,卷毛炸接,浅麦皮,定厂啦,娃厂是萌面大叔,已经送样了!具体可以加🐧,号见评,新开的!之后的娃都会在这边开!欢迎蹲蹲w

ps.虽然除了对开的娃以外基本上没有特别明显的CP属性,但因娃妈本人是克左/all倒人,所以有在意的小伙伴慎重w

pps.带了cp向tag至歉

我来浅宣一下啦!开了一只倒吊人豆豆眼娃,name倒豆,后续会出太豆和格豆,阿倒是15cm的胖胖体,卷毛炸接,浅麦皮,定厂啦,娃厂是萌面大叔,已经送样了!具体可以加🐧,号见评,新开的!之后的娃都会在这边开!欢迎蹲蹲w

ps.虽然除了对开的娃以外基本上没有特别明显的CP属性,但因娃妈本人是克左/all倒人,所以有在意的小伙伴慎重w

pps.带了cp向tag至歉

luckylucky

拜亚姆的某个角落博主冒死偷拍

小朋友就是这样的,接/吻时永远学不会闭上眼睛


拜亚姆的某个角落博主冒死偷拍

小朋友就是这样的,接/吻时永远学不会闭上眼睛

                      

晓晨Miles
白银城的孩子,想必小时候就很有...

白银城的孩子,想必小时候就很有力量罢(目移)

白银城的孩子,想必小时候就很有力量罢(目移)

豆乳鹅子

锵锵锵锵!交党费!

因为倒是女位所以人体很怪对不起><

锵锵锵锵!交党费!

因为倒是女位所以人体很怪对不起><

晓晨Miles

第一次,因为不了解,所以不屑(

第一次,因为不了解,所以不屑(

luckylucky
倒吊人先生———准备好被举高高...

倒吊人先生———准备好被举高高了吗?

倒吊人先生———准备好被举高高了吗?

微波炉又炸了

但人们确实这样生活的

前文 

*你对象在世界观崩塌而你在嗑CP,这是什么戴倒

*内含一些佛休(。)

*作者本人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首先要纠正的是,小戴那本放在枕头边上,整整读过九遍的佛尔思沃尔著鲁恩语小说并不是什么爱情小说,甚至它连小说也不是:“直说了吧,由于缺钱和缺乏灵感,我不得不应我的编辑劳伦斯先生的邀约,写这样一本有关于作家本人的私人生活的小说。希望我拿到的分成够我扔下我上蹿下跳的室友,随便去哪里度个假。不过这事希望不大——与作家笔下的角色相比,作家的生活总是非常无聊的。然而劳伦斯先生鼓励我说,无论多么无趣,人们总会想要知道一位知名作家,或者,一位知名畅销书女作家是如何生活的。希望他的...

前文 

*你对象在世界观崩塌而你在嗑CP,这是什么戴倒

*内含一些佛休(。)

*作者本人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首先要纠正的是,小戴那本放在枕头边上,整整读过九遍的佛尔思沃尔著鲁恩语小说并不是什么爱情小说,甚至它连小说也不是:“直说了吧,由于缺钱和缺乏灵感,我不得不应我的编辑劳伦斯先生的邀约,写这样一本有关于作家本人的私人生活的小说。希望我拿到的分成够我扔下我上蹿下跳的室友,随便去哪里度个假。不过这事希望不大——与作家笔下的角色相比,作家的生活总是非常无聊的。然而劳伦斯先生鼓励我说,无论多么无趣,人们总会想要知道一位知名作家,或者,一位知名畅销书女作家是如何生活的。希望他的乐观能让预支给我的稿费更多一点。”


小戴有魔术师女士的几本小说,这是由慷慨的正义小姐附送的,主要用于辅助他学好鲁恩语。其中戴里克·伯格最喜欢的就是这一本,其他的小说多少都有一点让他摸不着头脑,这些小说的主人公和吸血鬼(血族!)谈恋爱,和鬼怪谈恋爱,和野兽谈恋爱,和海盗船长谈恋爱(好吧,最后一个还是很可以理解的),而被杀死的都是一些普通人。相比之下,一本写人如何生活的小说要正常得多。当然,正常并不是它唯一的优点,不然戴里克就不会这样喜欢这本书了。


最喜欢的段落他已经几乎能够背下,虽然作家女士本人与她的大部分读者认为这一段十分平庸:“她今天看起来像一只准备出门打架的蜜獾,随时会拿出一根三棱刺塞进口袋里,然后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九点钟的时候她果然如此消失了 。在去书房赶稿之前,我在客厅留了一盏小灯,以前妈妈兼职做夜班护士的时候,我也会这样做——晚归的人需要一盏灯。我并没有料到这是我们彼此接近的契机,毕竟她表现得像某种幻想英雄小说里的独行侠,而我只是一个可以三十六小时都瘫在沙发上发呆的懒散作家。但是当十二点的钟声敲醒,我的女主角还在调查她的犯罪嫌疑人的时候,蜜獾小姐从书房的门口探进头来,她看起来像是快要哭了,或者说,她的眼睛因为什么东西而闪出水光。在我抬头看向她的时候,她对我说'谢谢',或许看到我困惑的眼神,她说,'灯'。”


戴里克喜欢这段,虽然毫无关联,但这让他想起灯光对于他来说太复杂的意义,想起在他还很年幼的时候,无数个等待父亲或母亲中的一方回家的场景。在探险小队应当归家的那几天,他们总会坐在桌子边上坐到很晚、很晚,小戴在烛火的摇曳和窗外越来越缓的雷声中眼皮发沉,他的脑袋一点一点地,歪斜到母亲或父亲的腿上,他们轻轻地拍着他的肩膀。有时候他被抱回他自己的小床上时还半睡半醒着,母亲摸摸他的头发,摸摸他圆圆的脸蛋,手指轻轻地探到他的鼻翼下面,过了好一会,她吻了一下他的额头,极轻地叹了一口气。小戴于是合上书本,怔怔地发了一会呆,他感觉到一种沉重的悲伤,这种悲伤甚至让他自己偷偷哭了一会。好像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他们离开他,留下他自己一个人已经很久了。


他一个人……这样说是不对的。有人帮他,有人和他在竞技场打架,有人和他并肩作战,有人相信他,有人保护他,有人和他住在一起。这当中有些人死去了,有些人还活着,和他呆在一起。戴里克对他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从没想过要求更多,他喝一口热牛奶,然后坐在床上读:“不知道是她个子小巧才擅长跳跃,还是因为个子小巧,我总错觉她跳得比实际要高。她喜欢吧台边上那只高脚凳,总是一下子跳上去,然后稳稳地盘踞在上边。我之前是不是说她聪明得像只牧羊犬?那么她现在灵巧得像一只猫。'佛尔思!'她严肃地敲敲这一块不大的桌子,'少喝一点!'要承认她的声音很有威严,但要让作家免于酗酒总是很难的。不过我很注意,不要让她哪一下子沾到酒。”


“她酒量很差。不过我放心她晚上一个人在外边,如果她喝醉了,那周围的其他人可就倒霉了。她会试图阻止一切抽烟和喝酒的人,要么命令他们,要么干脆上拳头。我简直没见过哪一个人喝醉酒时比平常还要严于律己,呃,也严于律人。迟早会有她认识的人找过来,求我把她带走的。'X,门禁时间到了。'我这样说,然后她点点头,任由我像夹公文包一样把她塞到胳膊下边。我到家的时候发现公文包已经睡着了。”


戴里克于是无声地微笑起来,这时候他的同居人也无声地走进房间,这几天,小戴觉得他显得有点沉默,而且总用一种狐疑的目光打量着他,好像正在考虑要问他一点什么。小戴在等着他问,反正他们的时间还有很多,不急于这样几天。因此,他很自然地把视线又落回到了纸面上。倒躺到床上,小戴就向他的这边又蹭了蹭,视线依旧落在书上。


过一会,倒艰难地问了他一个问题:“这书讲了什么?”


这对小戴来讲也是个艰难的问题。“友谊!”书籍本身发出这样的声音。“爱情!”这个声音的出现就有些可疑了,它是在戴里克读到第五十三页出现的,那时,作家女士讲到自己与室友X如何为了让对方洗碗而昏招频出;再之后是七十八页:“X扯开窗帘,把整整三天都喝到烂醉的我扔到阳光下去,我觉得我的眼前像蒙着一层蝉翼,所有东西都模糊不清,在我的视线中反射出七彩的光。'天哪…佛尔思……'她给我喂了一杯蜂蜜水什么的,然后把我价格昂贵的镇静剂们一箱一箱地全部搬走了。与此同时搬走的还有我的打字机,我的稿纸,我的钢笔和墨水……最后一个被搬走的是我自己,不过我是被搬到了外边去。我们坐了三个小时的马车去往城郊,我枕在她的腿上,觉得一切都像是梦一样……”


还有第九十六页、第一百零九页、第一百七十四页……还有许许多多的戴里克一时想不起来的片段。它们让他无缘无故地自语:“啊!”然后几乎想在床上滚上一圈。这些文字当中有一种神妙的力量,让他不仅高兴于她们的生活,也对自己的生活感到满足。然而这两个声音最后谁也没能在他的声带中获胜。“一对同居室友。”小戴缓缓地说,“唔,她们在一起生活。”


“喔。不是爱情小说?”


几乎是。“呃……不。爱情…算是?”


“他们作爱?”


“不!”他顿了顿,“不。”


“他们,”阿尔杰顿了顿,如果戴里克认识他足够久,或许能看出,他套话时常这样审视别人脸上细微的表情,“和我们的关系很像?”


小戴毫无疑问地点了点头,然后他感觉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事。


“但他们不作爱。”阿尔杰重复。戴里克点了点头,这时候他觉察到空气中某种诡异的沉默。但这种古怪的氛围很快又消失了。“噢。”阿尔杰平静地点了点头,又转回脸,好像他们刚才只是在闲聊一样。


小戴歪头琢磨了一会那个他刚说错话了的念头,可无论如何也不懂他说错了什么话,于是他向着倒的方向又蹭了蹭,接着专心致志地读起自己的书来。或许阿尔杰先生对这本书产生了一瞬间的兴趣,又很快地失去了兴趣。他不喜欢这一类书,他喜欢……小戴曾经问过他的,倒怔愣了一下,过一会说他不常看书,再过一会终于随口说出一个书名。小戴问他:“那是什么,爱情小说?”他这样问可能是因为他只看过这一类故事。倒用一种古怪的表情说:“呃嗯,或许。没什么好看的。”于是小戴拿着这个书名,去问那个经常给自己推荐爱情小说的书店女老板。对方严厉地问他从哪里得知世上有这样一本书时候的神情,令小戴瞬间知道他问错了人。老板随即解释说,像他这个年纪、像他这样年轻的孩子,无论如何不应该知道那样一本下流的书籍——最好连书名也不要知道。小戴于是向她保证自己会忘掉这本书——他撒谎了。他随即就去问神使了——让正派的人们露出那种表情的事情,去问问神使总是没错的。而达尼兹果然没有辜负他的期望,他在听到戴里克的问题的十分钟内就把书塞进了小戴的袖子里。


从封皮上就能看出这本书不适于年轻人阅读的本质,画面中的男女虽然没有全然裸体,但他们该被布料遮着的地方自由地裸露着,其他的地方倒是包裹的严严实实,下边印着简短的书名《马可》,这是小说主角的名字,下边是麦克罗·波姆,这是作者的名字。戴里克困惑地对着封皮思考了一会,冥冥之中,他觉得这种设计颇有深意,但他全然理解不了其中的深意在哪。小戴于是阅读了这本书。事后他回想起来,只记得自己学会了多种人体器官的多种叫法、各种各样的拟声词和一些倒哥不会在他面前讲的骂人的话。总之它讲了一个水手在各种各样的地方和各种各样的人做同一件事的故事。这是本挺无聊的书,第一章到最后一章发生的事都一模一样,好像缺少了这些情节,作者就简直不知道剧情该怎样向下推进一样。虽然在这本书里,人们也彼此说:“天哪,我爱你!”“我离不开你了!”“我真希望你是我的丈夫!”但小戴没有看出一点爱情的成分,他有点糊涂地读到结尾,然后困惑地合上了书。





秦弦弄西音

【太吊】游泳健身了解一下(下)

突然想起来还有一咪咪结尾没发,总之就是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了!


===

是什么时候开始那居然允许了小男朋友对自己生活的入侵呢?阿尔杰看着锅里煮着的烩饭,听到外面传来开锁的声音,突然就陷入了沉思。还没等他回忆起来,被纳入了一个温热的怀抱,戴里克的声音从耳边传过来:“这是晚饭吗?好香啊!”


阿尔杰回过头给了,在对方弯腰的时候给了他一个印在脸颊上的吻,拍了拍腰上的手:“对,那边还有点芦笋,正好你去洗了。”


戴里克嘴上答应了,身子却没动,像一个巨型挂件一样黏在穿着草莓图案的邻居先生身上:“今天课好多,太累了,我歇一会儿。”


“那你要不要去沙......

突然想起来还有一咪咪结尾没发,总之就是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了!


===

是什么时候开始那居然允许了小男朋友对自己生活的入侵呢?阿尔杰看着锅里煮着的烩饭,听到外面传来开锁的声音,突然就陷入了沉思。还没等他回忆起来,被纳入了一个温热的怀抱,戴里克的声音从耳边传过来:“这是晚饭吗?好香啊!”

 

阿尔杰回过头给了,在对方弯腰的时候给了他一个印在脸颊上的吻,拍了拍腰上的手:“对,那边还有点芦笋,正好你去洗了。”

 

戴里克嘴上答应了,身子却没动,像一个巨型挂件一样黏在穿着草莓图案的邻居先生身上:“今天课好多,太累了,我歇一会儿。”

 

“那你要不要去沙发上坐一坐?”阿尔杰没有停下搅拌的手。

 

戴里克语气不满地囔囔:“明明我才是第一次谈恋爱,怎么反而阿尔杰先生这么不浪漫!”他又把人抱紧了一点,但是手脚非常老实。正是这样的安分守己让阿尔杰感觉到了不适应,后背抱带来的安全感甚至产生了因为贪恋滋生出的危机感。

 

这简直太矛盾了!

 

阿尔杰在他的手上摩梭了一下,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过几天就是你的生日了,有什么想法吗?出去吃饭还是在家?”

 

戴里克在他脖子上亲了一口:“在家就好啦,我只要老婆陪我!”虽然在心里暗搓搓喊过很多次,这还是他第一次当着阿尔杰的面叫出来,让他自己都有点害羞。

 

阿尔杰几不可闻地“嗯”了一生,把煮好的烩饭装到碗里。去拿一边的芦笋,戴里克很有眼色地主动抢过了盘子,套上了后来买的橘子图案的明黄色围裙,帮忙洗菜。

 

等到生日这一天,从起床开始戴里克就开始期待恋人为自己准备的礼物,但是毫不浪漫的邻居先生——现在不能说是邻居了,戴里克已经搬了进来——除了在戴里克出门时候从床上迷迷糊糊坐起来被动完成的亲吻,和平常根本没有区别。戴里克心底的期待随着时间越来越被放大,等到下课的时候几乎是一路小跑回的家,连钥匙插进锁孔的手都有些颤抖。

 

刚打开门他就闻到了浓郁的肉酱和芝士香味,客厅的灯光非常昏暗,只有最边缘的灯被打开了,他年长的恋人正站在卧室和客厅的交界处,身上穿着熟悉的粉红色草莓围裙。戴里克熟悉地把包放在安乐椅上,想先上去讨一个拥抱。

 

等到他走近了才发现对方的穿着好像并不太对,围裙周围露出的是爱人蜜色的皮肤,他深蓝色的头发半干,发尾还一绺绺地垂在肩头,水渍顺着肩头滑落到围裙的遮挡后,正抬头看着自己,低沉舒缓的嗓音响起来:“生日快乐,宝贝。你是要先吃饭……”

 

阿尔杰看着戴里克愣在原地的模样,声音不由自主带上了点笑意:“还是先吃我?”

 

戴里克愣在了原地,他可耻地犹豫了,还没来记得开口说话,他的肚子就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代替他做出了回答。阿尔杰莞尔一笑:“千层面在烤箱里,去拿出来。”

 

戴里克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卧室的黑暗里,试图挽救:“阿尔杰,不是的……我……”

 

没有听到卧室里有回答传出来,戴里克只能去烤箱里取出滋滋冒油的千层面,切出四分之一放到桌对面的碟子里,剩下的连着烤盘直接放在自己这边。又把水煮西蓝花从盘子里端上桌,再摆好餐具,等他做好这些,阿尔杰已经穿好T恤短裤坐到了餐桌对面。戴里克看着男人身上完完整整的衣服,眼中难以掩饰地流露出失望的情绪。

 

阿尔杰插了一块千层面送进嘴里,好笑地说:“先吃饭,晚上再说。”


竹兮🎋

【太吊】青少年健康手冊

看不出是現背的現代背景


世界到底哪裡撿來這個過度發育又過份單純的小孩的?

倒吊人——阿爾傑的視線從褲腰到飽滿健碩的胸膛,再上移到一雙濕漉漉地、看起來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的乾淨眼神。

自認閱歷豐富的老男人面無表情地想:這傢伙真的還沒成年嗎?

眨了眨眼,戴里克.伯格肉眼可見的侷促,「阿、阿爾傑先生……我……」

捏了捏鼻樑,阿爾傑不抱希望地開口:「別告訴我你真的什麼都不懂。」

老男人在「真的」兩字上加上重音。

這是他那神出鬼沒又隱約瘋的不太正常的同事格爾曼.斯帕羅——代號「世界」的傢伙把這個據說是來自某個隱密部落的小孩丟給他「代為照顧」的第三個月。

他還記得他當初也是這麼不抱希望......

看不出是現背的現代背景


世界到底哪裡撿來這個過度發育又過份單純的小孩的?

倒吊人——阿爾傑的視線從褲腰到飽滿健碩的胸膛,再上移到一雙濕漉漉地、看起來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的乾淨眼神。

自認閱歷豐富的老男人面無表情地想:這傢伙真的還沒成年嗎?

眨了眨眼,戴里克.伯格肉眼可見的侷促,「阿、阿爾傑先生……我……」

捏了捏鼻樑,阿爾傑不抱希望地開口:「別告訴我你真的什麼都不懂。」

老男人在「真的」兩字上加上重音。

這是他那神出鬼沒又隱約瘋的不太正常的同事格爾曼.斯帕羅——代號「世界」的傢伙把這個據說是來自某個隱密部落的小孩丟給他「代為照顧」的第三個月。

他還記得他當初也是這麼不抱希望地艱澀開口,婉轉地告訴世界或許「正義」會是個更好的選擇——那位熱心的大富婆肯定能更好的照顧這個走路都能撞門框的「孩子」,在物質上還是心理上都是。

而那個冷酷無情的賞金獵人只是冷冷的盯著他,直到他感覺後頸的汗毛都要豎起來了,才冷冷地給了個不算理由的理由:「你離我最近。」

然後,現在,格爾曼丟給他的這個大麻煩(事實上這小孩乖的不行)同樣給了他一個令人無語又血壓上升的理由——

「我、我也不清楚……起床時就這樣了。」戴里克說,然後臉紅了起來,半大的少年一頭霧水又本能地感到羞恥。

不得不說,尺寸驚人。

阿爾傑嚥了下口水,頭昏腦脹的想:作為一個合格的監護人,給青春期的懵懂小孩上堂健康教育課,這是合理的……吧


詳見置頂或簡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