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太宰文豪野犬

151浏览    10参与
罐头i学习(开学长孤)

[双黑/直播体]隔壁的帽子小哥哥是我男朋友(中)

[双黑/直播体]隔壁的帽子小哥哥是我男朋友


      私设 游戏主播兼生活主播双黑。


     ooc警铃大响,注意注意!「为弹幕内容」

————————————————————————

     本篇2.4K    前文 

——————...


[双黑/直播体]隔壁的帽子小哥哥是我男朋友


      私设 游戏主播兼生活主播双黑。


     ooc警铃大响,注意注意!「为弹幕内容」

————————————————————————

     本篇2.4K    前文 

——————

          「帽子刚刚是在发呆吗?」


          「是的,你没看错。」


          「帽子刚刚笑了?」


          「是的,他笑了。」


          「帽子想到什么笑得这么开心啊!」


        “咳咳咳”中原中也象征性咳了两声意示他们别说了“没什么,就是不小心走神了。那我们还打游戏吗,不打我就下播了。”



        “叮——”中原中也放在旁边的手机亮了起来,弹出一条消息,他点开微信,是太宰治发来的语音。他第一时间想点开去听那个混蛋在说什么,但碍于他才刚刚把人拉黑又还开着直播,勉强忍住了已经准备按上去的手,抬头像往常一般说了句客套话,然后就关播了。



        中原中也看着电脑上弹出来的直播数据,礼物啊,弹幕统计啊什么的一大堆,密密麻麻的堆在一起,他眯了一下眼睛,“啪”的一声合上电脑。



         他点开信息,把手机凑到耳朵旁,然后就听见太宰治熟悉的声音。“chuuya~晚上好啊!”神经病,中原中也翻了个白眼,戳了个句号意示他有事快说。



         中也好无情啊,刚刚居然说希望我死掉。太宰治合了他的意,有事说事,但这让中原中也高兴不起来。



        什么!太宰治他知道!我的天啊!中原中也内心深处已经快疯了,他好像都能料到那家伙杵着他的鼻子笑话他开小号看他的直播,到时候说不定明天的横滨头条就是“惊!某主播帽子开小号看直播!”虽然说中原中也认为这不是什么大事,但说不定太宰治会突然发疯呢?



         他发了条语音过去“你不是早就想自杀了吗,我这是在祝贺你早日自杀成功。”几秒后,太宰治回了信息:我已经在你门口,你快点开门。



         中原中也又惊了,太宰治怎么知道他住哪,他好像没有告诉太宰治啊。不过看在太宰治没有直接撬门的份上,他慢慢吞吞的移到了门前,在做最后的挣扎。



        “chuuya~我知道你来门口咯!快开门吧,我家被水淹了!我现在没有地方住了,中也可怜可怜我叭。”太宰治用手拍着门。中原中也已经搭着门把手开了门,措不及防的听见这话,有些一言难尽的呵呵两声“十一楼都能淹,你可是厉害了。”



          “是真的哦,是内部爆发的水啦,你就收留收留我吧。”太宰治懒懒的倚在门框上,中原中也指着他身后挡着的行李箱,瞪着他笑骂“你连扯谎都不那么上心了,谁家被水淹了还能收出那么一大箱东西出来的,真的是。”



          太宰治笑笑,没有在意他语气里满满的嘲讽,拍了拍他的肩“那中也让不让我进去啊,我带了酒哦!”这话说的很小声,可中原中也听的很清楚,他想了想从自己上次生病后他好像就没喝过酒了,因为红叶大姐不让他喝,还把他的酒都没收了。太宰治又接着卖惨“你不让我就要去露宿街头了,你刚刚还骂我了。”



          中原中也想了想其中的利害,淡定自若的推开他的手,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留给他一个背影“我是看在酒的份上才放你进来的,我警告你别得寸进尺啊。”“当然啦,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太宰治笑眯眯的垮了进屋,手头上拎着他的行李箱。就是因为是你,我才不放心啊。中原中也不想理他。



         “话说中也,自从我们毕业后我好像就没有来过你家诶。”他脱下鞋子,从鞋柜里拿了双拖鞋“你的习惯都没变啊。鞋柜永远是第一层皮鞋,第二层远动鞋,第三层拖鞋,衣帽架上还是有好多品味差到爆炸的帽子啊。”



          听到太宰治说的话中原中也收拾沙发的动作一顿,张口先是哑了哑声,才回嘴“你管的着吗,还有这是我家,你把我惹不高兴了,我是可以把你赶出去的,你给我小心点。”



        说实话,这些年来他确实是没怎么变,倒是太宰治变了很多,以前总是隔三差五的就来骚扰他,毕业后太宰治一个人毁约去了其他地方进修后,他们两相处的时间也变少了,太宰治也就安分了几年,没老是打搅他的生活。当然,中原中也巴不得这样,但天违人意,太宰治回来了,还做了主播,便又开始天天骚扰他。



       太宰治没费心思去想中原中也的想法,只是顺着刚刚的话题开了个玩笑“那我是不是要哄着中也啊,不然中也把我赶出去了那该怎么办。”他舒展着长腿靠在沙发上。



      中原中也见惯了他这种说话方式,冷漠的看了他一眼用下巴指了指他坐着的东西“你今晚就睡这,你说的酒呢,拿出来。”



      太宰治委(wu)屈(nai)的说“中也最爱的还是酒吗,怎么可以这样啊。”他站起来,将离他不远的行李箱拉了过来,弯下腰,拿出里面的红酒,是法国的罗曼尼。



       “中也想喝吗?我记得这酒也是个好牌子来着。”太宰治拿着酒重新坐下,鸢色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旁边的人。



         中原中也上手就想抢,碍于这酒好像不怎么便宜,硬抢的话就有点得不偿失了,于是他只能说“想,行了吧,快给我吧。”



         “那怎么行呢,中也回答我一个问题吧。”太宰治躲过中原中也伸出来的手,笑眯眯的看着他,将手挡在他的面前,强调般的伸出一只手指,就像是再说‘只回答一个问题就可以喝酒了哦,是不是很划算’这样。



         如果能直接妥协的话他还叫中原中也吗?于是中原中也挣扎了一下,才开口“行,你要问什么。”太宰治毫不意外,他转过头看着中原中也蓝色的眼睛,轻声问到“中也,你喜欢我吗?”



         中原中也一听,瞬间就炸了起来,红色悄悄爬上了他的耳朵“谁,谁要喜欢你这个混蛋啊!”太宰治歪了歪头“真的吗?中也可是我的小狗,怎么能不喜欢主人呢?”“谁是小狗!”“内~难道中也忘了吗……”“闭嘴!”



         太宰治看到面红耳赤的中原中也朝他扑过来,他也没躲着,由他把自己摁在沙发上单方面殴打了一顿,没有反抗。



         中原中也听到太宰治问的问题后脑子一片空白,只是有点想打这人,事实上他也是这么做的。打完之后,心跳的没有那么快了,他才用余光注意着太宰治。



          太宰治笑了笑,他又立刻撇开了眼。如果这里有别人,或许会认为中原中也打人打得没道理,明明人家也没说什么,就是问了个没太大事的问题而已。但到了中原中也这就不一样了,因为他确确实实是喜欢过他面前的那个混蛋的,只不过挺久以前的了,至于现在还喜不喜欢,连他自己也不清楚。



          “中也还不打算从我身上下来?”太宰治语气里明显带着笑。经他一说,中原中也才反应过来他现在还骑在太宰治的身上。



          “哪有的事!”中原中也刚刚才安静一会的心又开始狂跳,然后他迅速翻身下去,瞪着胡(shuo)说(da)八(shi)道(hua)的太宰治。



           太宰治坐起来,整了整有些凌乱的衣襟“好好好,中也一点都不喜欢我,我知道了。”说罢,他又眨眨眼睛“这是实话吗?”“你今天怎么这么烦啊!”“好久没见了嘛!”“滚!没人想见你。”



           外面的天黑漆漆的,活像  鸟儿展开了黑色羽翼。两人都安静下来,就连平时很能说的太宰治都没有起头,他们就安静地沉默着,思考着,没有人打破这氛围.



     过了一会,又或是很久,中原中也先开口了“去洗澡休息吧,我有点累了。”他用手捋了捋橘色的头发,身边的人没动,以他的聪明肯定是明白中原中也想给他们两人都找个台阶下,好让尴尬的气氛得以缓解,换做是以前太宰治一定会欣然接过话题,但是现在他还是没动,眼里有着难得的认真“中也,我是认真的,不像上次那样闹着你玩了。”“嗯,我知道。”“所以……”“啊,我果然最烦你这条青花鱼了!”“我也是呢。”


————————

作者bb时间

        我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写短篇真的要一次性写完,不然就会像我一样。想写小甜文的,硬是写成了这样 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水啊,都找不到之前的感觉了。呜呜呜——

罐头i学习(开学长孤)

[双黑/直播体]隔壁的帽子小哥哥是我男朋友(上)

[双黑/直播体]隔壁的帽子小哥哥是我男朋友


      私设 游戏主播兼生活主播双黑。


     百fo感谢!


     ooc警铃大响,注意注意!「为弹幕内容」


     短片,本篇2.7K  后文 

————————————————————————...


[双黑/直播体]隔壁的帽子小哥哥是我男朋友


      私设 游戏主播兼生活主播双黑。

    

     百fo感谢!


     ooc警铃大响,注意注意!「为弹幕内容」


     短片,本篇2.7K  后文 

————————————————————————


       “法式青花鱼,你有——不是,你在想什么啊,这种时候就应该绕后包抄啊!你怎么回事,不行不行,下一把我不能跟你打了,气的脑子都不好使了!”中原中也在直播间心平气和的和顶着“法式青花鱼”网名的太宰治说。太宰治那时也在直播,但张口就说“你怎么可以这样!帽子君!我明明有好好配合你的啊,是你技术不好,接不过来,还要怪我,你怎么可以这样!”



       「帽子,帽子!你看隔壁的青花鱼这样说你,快回击他!」


        「楼上的,这样隐晦的怂恿是不对的,应该直说学学我,帽子!不要怂!干翻隔壁那条青花鱼!」


         「帽子,你可以的 加油!」


         「隔壁的跑来双开」


         「我家青花鱼大大,在隔壁笑的快岔气了,还望帽子君可以救救这条鱼!」


          「双开的我,表示帽子好可怜!」


        「帽子帽子,不要被气哭了!」


       中原中也看着刷得飞快的弹幕,嘴角微微抽动,继而他装作没有事的样子,挑了几个问题回答了一下。



       “umm——首先我对干翻什么青花鱼的没有任何兴趣,其次我知道我自己很可怜,最后,我以我的键盘发誓,我以后绝对不邀隔壁的那条青花鱼打游戏了。”



       「帽子,不行,你要冷静。」


       「真的,帽子,你不能这样,你走了,我们鱼籽就会不好过了。」


       「楼上和楼上上的,我看好你们鱼籽」


       「我们和你们永远是一家人」


       「我刚来,请问发生了什么」


       「楼上的不要慌,用心去感受」


        ……


      “叮——”


      中原中也的游戏聊天框上弹出了一条法式青花鱼的信息:


      帽子君怎么可以这么无情呢!竟然说不邀我打游戏了,我明明打得挺好的啊!


     中原中也把键盘敲得砰砰响,飞快的回了句:


     再见!不送!你可以滚了!


     随后删好友拉黑一气呵成,不带半点犹豫的。


      「帽子帅气!」


      「楼上的我挺你!」


      「楼上上的没错!」


      「快去看隔壁青花鱼在线懵逼!」


      「指路“法式青花鱼”直播间」


      「不行,快笑死我了!」


      「帽子快拿小号去看!」


       “有什么好笑的,我也去看看吧,你们不许和他说,我去了,他的粉也不行。”中原中也看着那么多人怂恿他去,他被激起了好奇心,登上了小号。


      「帽子放心,我们不是这样的人。」


      「放心,我们不会说的」


      “好好好,我很放心,让我们看看那条死青花鱼又在干什么!”中原中也操纵着小号,去了太宰治的直播间。一进去看到的是诡异的场景。



       “好的,谢谢这位小可爱的主意,或许改天可以试试玩挂机,但这样我会被扣信誉分的啊,有点亏。”太宰治那张脸专注看着弹幕,极其认真回复着粉丝们出的好主意,嘴角微微带着点笑,然后又操纵着鼠标点开了名为“帽子”的临时对话聊天框,打字:


         chuuya~~你真的不理我了?难道我们的帽子小哥哥就那么小气?


        太宰治编辑好这条消息发了出去。但收到的消息只有系统冷冷的:对方已把你拉黑。



        他有些发愣的看着屏幕“不会吧,以前也没发现他这么小气啊,不就输了一把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啊!”


        「哈哈哈哈哈哈——有生之年我竟可以见到青花鱼把自己玩脱,死而无憾啊!」


        「楼上的我挺你!死而无憾啊!」


        「死而无憾啊!」


        「死而无憾啊!」


        「人类的本质就是复读机,死而无憾啊!」


        「真相了!想必青花鱼现在一定很高兴,我现在好快乐啊!」


         “喂喂喂——什么嘛,我什么时候玩脱了,我这明明叫有计谋的等他自己哭着加回我,你们不懂得就被瞎说!”太宰治看着闪的飞快的弹幕,无奈的说“还有我不是你们喜欢的人吗?你们这样摧残我有意思?”



          「有——」


          「没错——」


          「对的,很有意思!」


          「+31415926535673……」


          「楼上nb」


          中原中也有些好笑的看着弹幕,心想太宰那个混蛋的粉丝还挺可爱的,比那条不知羞耻的死青花鱼好多了。然后他抄起键盘,噼里啪啦的敲响他:


          没错,我们可开心了,你这样的祸害,最好死了算了!


          这条弹幕一发出来,直播间炸了。


         「楼上是哪位???」


         「楼上上的,我竟然觉得不简单!」


         「是黑吗?不不是的,一看就是受到过摧残的人,发言中都带着气场。」


          「我有点bg了!!看我的眼睛!」


          「我也!!」


          「加一!!」


          “不是,你们的第一反应为什么是这个!不应该轰他出去,然后来安慰我吗?”太宰治眨了眨眼睛,想要显示自己有多么的纯良无害,但是效果甚微。



            “噗嗤”那边中原中也看到太宰治的粉丝的反应都笑出了声音,心里感叹太宰治是祸害了多少人啊,连粉丝都这样了,多少还是有点可怜啊。他回到自己的直播间,看着电脑屏幕上花花绿绿的弹幕,心到不好。


          「帽子!我看到你发弹幕了!」


          「我也!而且还是他们说被摧残过的那个人!」


          「我现在好奇心爆棚,帽子说说嘛!」


          「帽子是真的受到过那条鱼的迫害吗?」


           「这是废话!看看他们一起打游戏就知道了,一定是!」


         「揉揉帽子——」


         「抱抱帽子——」


         我怎么手快就发了条弹幕呢,我真的是!中原中也有些自暴自弃,好啦,现在又要和他们解释,好麻烦啊!他不耐烦的抓了抓橘色的头发,关了看直播的小号。



        “你们这是,我不是游戏主播吗?怎么一个个的都把我扒成这样,行行行,到时候你们自己解决内部纠纷,你们就真的那么想听?”中原中也勉强勾起了嘴角,想起自己被太宰治捉弄的那些事。


         

       “中也——”大学时代的太宰治笑眯眯的拿着两个冰淇淋向他走来,他一脸嫌弃的看着面前的人,他刚刚考差心情很不好,又被这个讨人嫌的家伙从宿舍拖出来去了游乐园。



         虽然太宰治说是刚考完想带他去放松放松心情,换做是不了解太宰治的人说不定就一脸感激的跟他去了,但是他,中原中也,是那个混蛋太宰的发小,他们小时候可是穿过一条尿布的交情,太宰治脑子里想什么他都可以几乎不用思考得出一个大概,当然,太宰治特意瞒他就是个意外。他似乎永远都是被耍的一方。



        “干嘛!”他没好气的说到,他到现在都还在纳闷,这样一个家伙是怎么稳坐年级第一的。“中也难道不要冰欺凌吗?可是我买了两个欸。”太宰治委屈的看着他,递过一个冰淇淋“中也要是不高兴的话,吃点甜的吧,很好吃的哦。”



         “要,怎么不要了,我跟我的钱过不去?”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抢过太宰治手上的冰淇淋,天气太热了,巧克力味的冰淇淋早就开始化了,他用力的舔了一口冰淇淋,恶狠狠的等了太宰治一眼。



           太宰治没有理他,只是自顾自的玩着手机,坐在长椅上吃着他的冰淇淋,好不自在,就像把他拉去游乐园的人不是他太宰治一样。



           他现在很不爽,凭什么太宰治把他拉出来然后一脸没事的跟别人聊天,早知道是这样他就不浪费几百块钱去买这个贵的要死的门票干脆随便找个犄角格拉里一坐,太宰治不是也能翘着二郎腿开开心心的和别人聊天。他觉得亏死了。



         “喂!”他走到太宰治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死青花鱼,把我带到这个地方来,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啊!”太宰治闻声抬头,愣了一会,茫然到“哈——我就是想跟中也出来玩都不行吗,中也你怎么可以这样!”



          “不是,你以为我会信?”他用脚踹了一下太宰治,有些好笑。“中也不信吗?我还以为蛞蝓都是没有脑子的呢。”太宰治被堵在椅子上,他挡住了太宰治的视线,在太宰治眼里那时应该只能看到他面前的人。



           “嘘——中也。”太宰治故作神秘的伸出食指放在嘴边“我想你现在应该看向后面,有惊喜哦!”“什么嘛——”他嘴上抱怨着,却还是扭过头看了过去。



             只见轰轰的炮声把黑暗的夜空照亮,瞬间就把夜空变成了光的海洋,烟火变成了颗颗宝石镶嵌在夜空中,最后,渐渐变成一道星光,缓缓坠落。



             他有点看呆了,就好像三岁小儿没有见过烟火一般,以至于没有防备身后人的动作。



            “中也,好看吗?”太宰治的声音离他很近。“好看。”他扭过去看这一切的幕后作俑者,蓝色的宝石比刚刚的烟火还亮,眼里有万里星辰。



             “那中也现在开心了吗?”太宰治笑着问道。他有些奇怪,太宰治人什么时候这么好了,良心发现?他心里虽然奇怪,但还是点了点头。



              “那中也有没有觉得有什么地方怪怪的呢?”太宰治脸上的笑意又浓了几分。他直觉的感到不好,又被太宰治那么一说,身上的感官似乎都敏锐了一些。



               他感到有东西在他背上爬,异样过于强烈,乃至他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抖了抖身子,冲着太宰治大喊“你他妈给老子回来!”太宰治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开始跑了,而且跑的飞快。



             “哈哈——谁叫你和你身上的东西是同类呢!中也好蠢啊!”太宰治边跑边喊,还不忘回头看看他的反应,笑意快溢满而出了。

    


           想到这中原中也笑了,就像那完一样,似乎一切的坏事都不见了,他回过神来,顿时僵住了。


————————————————————————————


      这是个短片,会有下文,处于脑抽状态的脑洞,写的很烂,喜欢的话留点痕迹好吗?

罐头i学习(开学长孤)

文豪野犬对话体短文(四)听说Q离家出走了!

文豪野犬对话体短文(四)


私设港黑武侦[三代联姻]拯救了核平的横滨之后的故事(^O^),ooc/ooc/ooc


怕雷勿看哦


友情提示:[]里为表情包


                   以下文

  ————————————————————...


文豪野犬对话体短文(四)



私设港黑武侦[三代联姻]拯救了核平的横滨之后的故事(^O^),ooc/ooc/ooc


怕雷勿看哦


友情提示:[]里为表情包


                   以下文

  ————————————————————

                 群聊“GHWZ一家亲”



港黑A:首领不好了,Q不见了!



港黑A:他不见了啊啊啊!



chuuya:怎么到这个群说了。Q不见了?



尾崎红叶:啊啦,这件事有点危险。



森鸥外:哦——是吗?



森鸥外:港黑A,你们不是一直看着他的吗?



港黑A:首领,我们有盯着,但他突然就不见了。



dazai:哇噢!港黑又要搞事情了吗!加我一个吧!



chuuya:麻烦你看清楚我们再聊什么,笨蛋!



dazai:嘤嘤嘤~中也你不爱我了吗?



chuuya:滚!!劳资什么时候爱过你啊!



森鸥外:中也我觉得现在还是先谈正事好一点,还有你们……咳咳,算了。



尾崎红叶:是哦,中也桑。



chuuya:首领,大姐,知道了。



dazai:你们忘了我还在吗?我可是敌对组织哎。



森鸥外:嘛……



dazai:???



森鸥外:太宰君,不是敌对组织哦。还有Q的事要麻烦你和中也君一起解决一下啦。



dazai:帮你们其实是没问题的啦,但是!!



chuuya:我为什么要和那条青花鱼一起!



dazai:我为什么要和那只蛞蝓一起!



尾崎红叶:首领有他自己的安排吧。



森鸥外:对的哦,中也君,太宰君。




☈插播

                      聊天“尾崎红叶和森鸥外”



森鸥外:我的天啊,太宰君和中也君也真是的,一点都不坦诚呢。你说是吧,红叶桑。



尾崎红叶:真是不懂那群孩子啊!



尾崎红叶:不过,欧外君,你的这个决定我很赞成呢![捂脸笑.emoji]



森鸥外:是哦,我也是这样觉得的。




☈回归

                   群聊“GHWZ一家亲”



dazai:!!!



dazai:森先生就想这样溜走不给我个解释吗!



chuuya:死青花鱼你闭嘴吧,只要是首领的命令我都会听的,你给我到XXX店下集合,现在立刻马上!



dazai:不是,我为什么要听啊!



森鸥外:太宰君我可没有溜走哦,你刚刚已经说好要帮的,我相信太宰君不会不信守诺言的吧。



dazai:不,我会的。



dazai:社长又没说,我不能擅自行动啊,森先生。



森鸥外:这样啊,你等着。




☈插播

                聊天“福泽和森鸥外”




森鸥外:福泽殿下。我有点事要麻烦你。



福泽:哦,怎么。



森鸥外:就是那个……Q看丢了,想想你们借个人。



福泽:太宰是吧,我会和他说的。



森鸥外:福泽殿下,你最好了!



福泽:咳咳咳——




☈回归

                 群聊“GHWZ一家亲”



dazai:森先生啊,没事我就不聊了哦!



森鸥外:你在等等。



福泽:太宰,你去帮森医生他们吧。



森鸥外:好啦,现在你可以去和中也君一起工作了,要认真哦![开心.ing]



dazai:……


——————————————————————

小剧场:


            太宰治无奈的放下手机,心到社长以前不是这样的啊,我为什么会被卖了呢!不过嘛……待会就要见到那只小蛞蝓了呢,真不高兴啊,一天的好心情都没了,那么该怎么惩罚那只蛞蝓呢?

        他无声的笑了笑,站起身来,端着手头上还热着的咖啡,沙茶色的风衣飘了起来。他鸢色的眼睛发亮,望向离他不远的那人。


作者的bb

        留点痕迹吧,各位同学们 。(爱心,蓝手,评论都吼!!)

        附作业:论如何惩罚蛞蝓(太宰治发问)

           

罐头i学习(开学长孤)

[幼化宰]双黑小甜饼(三)

[幼化宰]双黑小甜饼(三)

      ooc预警,请做好心理最备。太宰视角

——————————————————————————


06

    “我要吃冰淇淋!我要吃可爱多!”我拽着中也的手不停的摆阿摆,中也无奈的蹲下来,双手搭在我的肩上,严肃地说“你刚刚才吃完螃蟹。”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是要吃!不给我吃中也就是坏蛋!坏蛋!”我作势就要哭,毕竟从我叛逃以后,我都没有吃过可爱多了呢,想想都是可惜,不过现在我可是小孩子,我就要...

[幼化宰]双黑小甜饼(三)

      ooc预警,请做好心理最备。太宰视角

——————————————————————————


06

    “我要吃冰淇淋!我要吃可爱多!”我拽着中也的手不停的摆阿摆,中也无奈的蹲下来,双手搭在我的肩上,严肃地说“你刚刚才吃完螃蟹。”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是要吃!不给我吃中也就是坏蛋!坏蛋!”我作势就要哭,毕竟从我叛逃以后,我都没有吃过可爱多了呢,想想都是可惜,不过现在我可是小孩子,我就要还就要吃!!



      中也叹了口气,小声嘟囔着“我为什么要花钱给一个已经叛逃的家伙买吃的啊,饿死他不就好了嘛。”



      我太宰治的听力可不是吹的,那小蛞蝓说我坏话都被我听得一清二楚,很不开心,我现在很不开心。中也明明是我的狗,凭什么可以说我的坏话,凭什么不给我买吃的,凭什么啊!



      就在我打算耍无赖叫中也给我买的时候,中也拉着我的手走向了买雪糕的店铺,他弯下腰和我说“就只能吃一根,你以前吃可爱多可是吃出了肠胃炎的,不能多吃,知道了吗?”我有些诧异,中也怎么回事,这种时候不应该是把我拉得远远的吗? 但我还是很争气的跟着中也走了,有白吃的不吃,我又不是傻子,当然还是要吃的啦。



    “一个樱桃味的可爱多,谢谢。”“好嘞,您慢走。”中也将可爱多递给我,我开心的接过来,撕了包装纸,很是愉快的伸舌头舔了起来,“你吃雪糕就不能好好吃吗,咬他不行吗。”中也看到我这样吃雪糕,忍不住地说。“哈~~我这样吃有什么问题吗?中也哥哥。”我坏笑的回望他“中也哥哥,看不下去就不要看了嘛。”



      “请你不要乱说,太宰治。”中也笑得十分惊悚,哦!不对,这个词不能用来形容中也 。他朝我翻了个白眼,当然,想我这种身经百战的人,又怎么会被这一小小的白眼给吓到呢?



      我如无其事地舔着我那好吃的可爱多,慢吞吞的和中也回家去了。


 

07



      走了挺久的,原本是可以坐坐久违的摩托车的,但那个笨蛋蛞蝓竟然忘了!!!谁知道他的蛞蝓脑袋里在想些什么,真的是。



      一栋橘色的公寓出现在我眼前,以前也没觉得这公寓有多高啊,现在看看,用来自/杀倒是挺好的呢。我微微眯起眼睛,静静的看着这座公寓。



      中也可能是感觉到了什么吧,飞快地扭过头来,指着我说“小混蛋,你那么小开始就像自杀了吗?”这真是一个奇怪的问题啊,不过仔细想想,这个时候的我似乎已经开始厌倦这个世界了呢,这个原本不值得我用两只眼睛去看的世界。



     中也竟然这么问了,一点点回复还是要有的,我一脸纯真的看着他,说出了当时被人问这个问题时一样的话“你们真的认为生是有意义的吗?中也哥哥。”



      中也好像不意外一样,或是说事不关己的回了一句“哦,那你要死的话请到别处,不要在这死,不然这座公寓就成凶宅了。”这态度令我很恼火,不过也没关系,毕竟中也是我最讨厌的人,也是最讨厌我的人啊。


—————————————————————————————

      发个文,告诉文豪的大家我还活着。很水,就1K

罐头i学习(开学长孤)

[幼化宰]双黑小甜饼(二)

[幼化宰]双黑小甜饼(二)

      ooc预警,请做好心理最备。太宰视角

——————————————————————————

前文 前文 


05


      我吃饱了,鼓着嘴喝着橙汁,看着中也还在低头吃饭,这蛞蝓吃得可真慢啊,可真是讨厌。(PS:官方:最讨厌=最喜欢)“中也还没吃完啊!”


我对着他说。两只眼睛定定看着他。“我才刚刚开始吃!之前不都用来给你这条青花鱼剥蟹了吗!还好意思说我。”  ...

[幼化宰]双黑小甜饼(二)

      ooc预警,请做好心理最备。太宰视角

——————————————————————————

前文 前文 



05



      我吃饱了,鼓着嘴喝着橙汁,看着中也还在低头吃饭,这蛞蝓吃得可真慢啊,可真是讨厌。(PS:官方:最讨厌=最喜欢)“中也还没吃完啊!”




我对着他说。两只眼睛定定看着他。“我才刚刚开始吃!之前不都用来给你这条青花鱼剥蟹了吗!还好意思说我。”  中也气呼呼的望着我,同时还往嘴里塞了一口饭,因为蟹肉都被我吃光了,中途其实还有个服务员好心过来提醒我不要吃那么多,会吃坏肚子的。



      我就一个人思考着,特别乖的样子,原因是中也不理我了。我一个人瞎闹也没意思,就不说话了,想了想我为什么会变小。




      是异能嘛,不应该啊,我不会中异能的啊,还是有什么可以无视我异能的东西呢?是谁呢?




      中也看到我这么长时间没有说话,还以为是自己不理我,所以我生气了。真的是,我是那种随随便便就会生气的人吗!“你干嘛不说话了。”中也问我。我就看着他,眨巴眨巴眼睛“中也不是嫌我吵嘛,那我就不说话了咯。” 中也放下筷子“你生气了?”“我像是生气了吗?”我没好气的问他,可能中也对我的 误解很深很深。




      “你难道不是这样的人吗?你这还不就是生气了嘛,我吃饱了,我们走啦,去给你买衣服。服务员买单!”中也一起身,那像蓝宝石一样的眼睛,略带笑意的看着我。




       一个服务员走来,将账单递给中也,中也看到账单,嘴角微微抽了一下,我在场作证,就真的只是一下而已。我在心里笑中也没出息,一个港黑最高干部竟然会因为这些小钱露出这样能第一见的表情,真是难得啊!




      中也看了看我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转身付钱去了。我就乖巧的跟在他身后,不吵也不闹。中也又望向我,但是还是没能说出什么。



      中也看我干什么啊,难道我脸上有东西?我疑惑的想。商场里人很多,真的就是人挤人,挤死人,中也走得很快,不一会他便离我很远了。




      有一群人往我这走来,不对,说不上走来,这明明就是冲向我,那群人好像是横滨某个地头蛇组织,应该是和我有仇。然后通过某种途径知道了这件事来找我寻仇的吧。我想跑走,但我这个身体太矮了,动作也不够那些“大人”们快,更不能露馅。




      眼看他们到我面前,都已经要抓到我了,我还是没有动,说不定是来试探我的呢 。一个穿黑衣服的路人甲将我提了起来“哦,这就是那个太宰治吗?你现在好狼狈啊,当初你是怎么冲我们叫的?哈哈哈哈——现在就是个小屁孩而已嘛,你们还那么怂!”




      我简直了,小屁孩,呵呵!也真说的出口。我内心毫无波澜,但脸上依旧是装出一脸害怕,嘴上喊着“救命啊!救救我!中也!”中也会不会来就我呢?我现在关注的是这个,按中也的性子来说,应该会在旁边看戏吧,但那是平时的我,现在的我的话,中也应该会来救的吧。




      “呐——我说太宰治,你现在的样子我们老大一定会很喜欢,看这细皮嫩肉的啊,我们走!”那位路人甲露出一个油腻的笑容。不行我快吐了!!!



      “次啦——”




       不好,衣服!我抬起手就想护住我全身上下最后一块布。“捂什么啊,哥哥不能看吗?来来来,给哥哥看看,快点!”路人甲道。“对啊对啊,有什么不能看的!”一旁的人都在旁边复合,笑得十分龌龊。




       哦,对了,看就看呗,我里面还有绷带,就一点点地方没缠而已。我作势就要脱下衣服,有人从后面按住了我的衣服,将我抱了起来,冷着眼盯着那群不知廉耻的路人们,一言不发。




      “我不是叫你们围住他吗?你们人都干嘛去了——”路人甲大吼,然后他一扭头,看见和他来的路人们都倒下了,也不知是死是活,登时就慌了“什——什么人!你——你知——知道我——我,我是谁吗!”“哦,是谁。”中也的语气很冷,宝石般的蓝眼睛像看着没用的无机物一样看着我们的路人甲同志。我知道中也露这种表情那被他瞪过的人一般都会死,为什么是一般呢,因为我就是个例外啊,中也就算这样看着我也没有死,大概是没有一定的把握把我弄死吧,嗯嗯,没错,应该是这样的。




        就在我想这些的时候,中也的手抚上了我的眼睛,世界变黑了。我听到中也俯下身,在我耳边轻轻地说了句“别看,好吗?”很轻,真的很轻。中也的呼吸就像羽毛轻抚过我的耳朵,湿湿的,暖暖的,我耳朵有些发热,下意识伸手去摸。




      一声惨叫将我的手吓得放了下来,然后我就听到中也“啧”了一声,将我揽得更紧,安慰我“别怕。”随后又自语道“异能组织吗,麻烦了。”




      中也将我带到了一个看不见血的地方,放了下来,看着无辜的我,恶狠狠的教训道“你说你啊,在外面结那么多仇干什么,现在还要我来保护你,如果我不来,你是不是就脱了衣服跟他们走了!看什么看,下次不能再这样了。”“好好~”我笑着点点头,目光紧紧跟随着中也。




      中也握了握拳,仿佛做了个艰难的决定,忽然他将手伸到我的面前,砸吧砸吧嘴,不情不愿的说道“牵着,不然倒时有被人拐走了。”我顿了一下,果然还是因为我现在是小孩吗?如果是太宰治的话,中也应该不会对我那么好吧。




       我心里莫名有些烦闷,但终究还是对他笑笑,牵上他的手,抬头望向他的眼睛。



      “好呀,sa~中也,不要让我被人带走了哦!”


————————————————————————————


之前发的链接没有弄好,现在重发一下。有捉虫小队可以发现发现,这没有修过。马上就会有双首领和信双黑了,欢呼!!!

罐头i学习(开学长孤)

文豪野犬对话体短文(三)

文豪野犬对话体短文(三)

私设港黑武侦[三代联姻]拯救了核平的横滨之后的故事(^O^),可能ooc怕雷勿看哦

友情提示:[]里为表情包

                   以下文

  ————————————————————...


文豪野犬对话体短文(三)

私设港黑武侦[三代联姻]拯救了核平的横滨之后的故事(^O^),可能ooc怕雷勿看哦

友情提示:[]里为表情包

                   以下文

  ————————————————————

                 群聊“GHWZ一家亲”


乱步桑:我刚刚在大街上看到太宰和帽子君打起来了。


中岛敦:我也看到了,打的很激烈。


森鸥外:哦,是吗?


直美:是啊,我刚刚和哥哥在旁边的一家甜品店看到了,太宰前辈好像被打的很惨。


与谢野:@直美 他们有没受重伤!


与谢野:[期待]


芥川龙之介:不用担心,我看到中原前辈扶着太宰前辈来了。


国木田:等等,他们去了港黑!


森鸥外:是哦,现在来到我办公室了。


爱丽丝酱:没事啦,日(打)常(情)打(骂)架(俏)而已啦!


爱丽丝酱:你们懂了吗?


森鸥外:爱丽丝酱啊,虽然这是实话,但是你不想消失的话,还是快点撤回吧!


森鸥外:不然我又要有一段时间见不到可爱的爱丽丝酱了。


chuuya:我觉得已经来不及了。咳咳咳


森鸥外:中也桑,当着我的面玩手机是不对的。


dazai:@爱丽丝酱 听说你不想在外面飘了,想回森先生那是吧,要哥哥来帮你嘛!


爱丽丝酱:我错了,我马上收回我刚刚说的话。


chuuya:好爱丽丝啊,真的我也救不了你了。


chuuya:[偷笑]


爱丽丝酱:中也桑,你变了!


dazai:咦——没有哦,中也一直都这样坏心眼的哦,你们不会都不知道吧。


chuuya:青花鱼啊,刚刚打那一架还没被揍够是吗!


chuuya:[微笑/][微笑/]


dazai:你不可以总是用武力解决问题的,要学会和平解决。


森鸥外:@爱丽丝酱 趁现在,快跑!


爱丽丝酱:好的,林太郎~


中岛敦:说好现在是停战时期呢!要不就算了吧。


dazai:敦君,是不可这样的哦,停战仅仅是指两方群众斗殴而已哦,私人还是可以的,你说对不@芥川龙之介


芥川龙之介:太宰先生说的都对,所以,人虎我不能让你妨碍太宰先生,我要杀了你。


红叶:现在的孩子,还真是激情蓬勃呢。


dazai:后生可畏啊!


森鸥外:我老了!


        5分钟后……


梶井: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立原:我觉得我也是。


dazai:没有哦,你们要听吗,要听我说给你们听啊!


「然后,dazai就和每一个人说了这件事一遍」

————————————————————————————

爱心❤️评论


罐头i学习(开学长孤)

[双黑]论被太宰逼“疯”的中也君

[双黑]论被太宰逼“疯”的中也君

       沙雕向,ooc预警。私设,全为高中生,哈哈都给我去上网课(无异能)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宰治的公寓每隔一两天就会传来惨叫。当然是因为自杀未遂,被隔壁同班同学兼班长的中原中也暴打了一顿。


      即使中也见多了这种场景,但每一次都会忍不住把太宰打得半残废。太宰治很委屈,...

[双黑]论被太宰逼“疯”的中也君

       沙雕向,ooc预警。私设,全为高中生,哈哈都给我去上网课(无异能)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宰治的公寓每隔一两天就会传来惨叫。当然是因为自杀未遂,被隔壁同班同学兼班长的中原中也暴打了一顿。


      即使中也见多了这种场景,但每一次都会忍不住把太宰打得半残废。太宰治很委屈,就坐在沙发上瞪着中也“中也~~你怎么可以这样。”中也没好气的低头找着药箱“你有毛病吧,太宰治,平时自自杀就算了,现在的情况那么严重,连门都不能出,学校都改成网上教学了,你还在家里晚自杀,要不是今天我刚好来,你就……”中也还没说完就被太宰打断了“中也你好啰嗦啊,我最近本来没有兴致的,但是自从学校开始网上教学之后,我发现啊,生活是多么的无趣,你看看国木田老师,天天在那个dd软件直播上吼,平时还没什么感觉,但现在真的是太难看了啊,简直是一分一秒都不想待在这里了。”


       中也冷漠的看着太宰独自一人长篇大论,等太宰停下来喘口气的时候,就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绳,扬了扬头“哦,所以这就是你自杀的理由?”太宰听了边往自己脖子上缠绷带边看着中也笑“当然不是啦!我难道在中也心目中就是这么肤浅的人吗,我好伤心啊!”说罢,还不要脸的摆出,我好伤心,我要哭了,你还不快点给我道歉的表情。


      中也在心中“呵呵”两声,太宰这种把戏他见过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没有理他。


      太宰似乎很失望,抓着中也给他上药的手,深情的说“中也同学,我觉得你身为班长,应该要担起安慰同学,平复同学心情的责任。你看看,比如我,我现在在家憋了将近两个月了,中也同学你要不带我出去走走,说不定回来我就不想自杀了。”“哦,是吗。那真是不好意思了,在我负责任的对象里,好像没有一条青花鱼的名字。”中也还是没有看着他。


      太宰不满意了,但他没有放弃骚︱扰中也,毕竟他是太宰治啊,怎么可以因为这点小挫折就放弃了呢。


      “那中也同学,国木田老师布置的作业太多了,不过马上就要交作业了,你能不能借借我啊。”太宰契而不舍的盯着中也,仿佛要吃了他一般。中也头都没有抬,冷不伶仃的回嘴到“哦,那没关系,反正你又不是第一次没交作业的了。老师们不会说什么的。”


       太宰看到中也还是无动于衷,叹了口气,沮丧了一会。就在中也以为他要认输,不说话时,他又振作了起来“中也~~我有题不会做,我觉得我们可以探讨一下。可以不中也,这可是有关学术性的问题哦!”“哦,年纪第一还有不会的题呢,真是不可思议啊,真不知道是谁在上次成绩出来的时候说,有自己做不出来自己就是狗的。”中也怼得干净利落,没有半分迟疑,而且针针见血。


      但架不住说这话的人脸皮太厚,哦,不,是没有脸皮,毫不在意的说“啊嘞,是谁会说这样的话啊,竟然会把自己比作成狗,太可怕了。”中也听了这话都为太宰治羞红了脸,他总算抬起头看着太宰的眼睛,一本正经的问他“说吧,不要绕弯子了,你想干什么。”“想干你啊……”太宰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你说什么?”“咳咳咳,没什么。”


       “中也同学,在此以我太宰治的名义真诚的邀请你,和我一起出去玩吧!”在中也眼中太宰似乎也没掩饰什么,便没有再追究。中也看到太宰在笑,笑得仿佛真那么回事(ps:在中也眼中,太宰平时笑得都很奸诈),他不知怎么就回了句“好吧。”


       太宰还在笑,当然现在笑得就和平时没有两样了,中也顿时清醒了,刚想开口说收回刚刚的话,但太宰看出来了“中也不能反悔了哦,只有小狗才会反悔的。”“我哪有!混蛋!”“好啦,我问过班长大人的意见了,连班长大人都同意了,相信老师也没意见了,那我们走吧!中也。”


      中也方才忘了今天要上课,现在被太宰一说,很是两难。一面是不想被这条死青花鱼嘲笑,一面又不想当着班主任森鸥外的面当众逃课。他怨恨的盯着太宰。


      太宰感到了他的视线,没有在意其中强烈的情绪“那么你考虑好了吗~中也~你难道想做我的小狗吗~”中也被这句话激了起来,在心里默念了三遍森老师对不起,才下定决心对着太宰说“我跟你去,不就是逃个课吗,有什么不敢的!”


      “咦——其实中也你不来也挺好的,这样你就是我的狗啦!”“你再说这样的话我就让你闭嘴!”中也在太宰说完话后立刻回了句,这似乎已经构成了条件反射。


      “那好吧,我们出发咯!先去游戏城看看吧。”太宰提到。中也看着太宰开门就像走出去,赶忙拿了两个口罩和两人的大衣,嘴上还不停“你是小孩子吗,还去游戏城!还有你把口罩戴上大衣给我披上去,快点!别磨磨唧唧的!”


      太宰笑着接过来,顺从的戴好穿好“中也不想去吗?那我来做个预言好了,待会如果游戏城开门了,中也玩的一定比我开心!”“怎么可能,我才不想去那种地方!”中也撇了撇嘴,很不高兴的说。“中也,这样子是不对的,我的预言什么时候有错过,我还可以告诉你,待会森老师就会问你为什么没来上课了。”


      “叮咚——”中也手机上的dd软件推来信息:



  中原同学,我想问一下你观看直播时长为什么为0呢?还有太宰君也是。——森鸥外



       中也一脸冷漠的看完了这条信息,机械性的转头望向太宰,太宰又在笑,还笑弯了腰,中也一拳打在他背上,当然没用什么力,太宰“你看我说什么吧,这不就发消息过来了吗!哈哈哈哈哈——”


      “你他妈还笑,绷带浪费装置!”


      “ 帽子放置处!”


      “死青花鱼!”


      “小蛞蝓!”


        阳光恰恰好撒在,两个正在“争吵”的男孩上,他们都还青春年少,拥有着不可思量的未来。


————————————————————————正文完

      下面是我自己bb的时间。语文老师叫我们文章要升华主题!!还有逃课是不对的,在家上网课的小同学们,千万别学那一个不要脸,一个纵容另一个不要脸的两人哦!!!

      几天没更文了,啊!一样的想要爱心❤️和评论。^W^

罐头i学习(开学长孤)

文豪野犬对话体短文(二)特有的烦恼

文豪野犬对话体短文(二)特有的烦恼

私设港黑武侦(三代联姻)拯救了核平的横滨之后的故事(^O^),可能ooc怕雷勿看哦

友情提示:[]里为表情包

                   以下文

  ——————————————————————————

     (一)   ☜ 前文戳这 ...

文豪野犬对话体短文(二)特有的烦恼

私设港黑武侦(三代联姻)拯救了核平的横滨之后的故事(^O^),可能ooc怕雷勿看哦

友情提示:[]里为表情包

                   以下文

  ——————————————————————————

     (一)   ☜ 前文戳这  



                     群聊“GHWZ一家亲”



chuuya:首领,你叫我完成的的任务我已经完成了。


dazai:咦?中也有人告诉你你这样很像找爸爸的小屁孩吗?


chuuya:啊啊,我发错群了,还有太宰治你他妈有毛病吧!你说谁是小屁孩啊!明明你才更像好吧!


dazai:不对哦,你说错了中也,你不是一直到知道我有毛病吗。还有还有你和我同岁哦,如果我是小屁孩,那中也是什么呢?


森鸥外:呀呀,中也你任务完成了啊。做得很不错呢。


chuuya:谢谢,首领夸奖,这是应该的。


dazai:你看你看,我就说中也是个小屁孩嘛,做完还要找人夸奖呢。


dazai:[果不出我所料]


chuuya:你有本事再说一遍,混蛋青花鱼!!


chuuya:[摁在地上摩擦]


dazai:中也,怎么办啊,我好害怕啊!


中岛敦:太宰先生,你和中原先生怎么又吵起来了啊!


dazai:敦君,要你管啊!


chuuya:要你管啊!


中岛敦:[溜了溜了]


红叶:中也君,我们不和那种人吵啊!


chuuya:大姐,我……


dazai:红叶大姐啊,你好呀!


dazai:@森鸥外 港黑现在都那么闲的了吗?一个个都在这玩手机耶。


森鸥外:太宰君,竟然还关心着港黑呢!我好开心。要不你回来当干部吧!


福泽:森医生,你现在敢当着我的面考虑挖我的人的事了?


森鸥外:没有,福泽大人,您一定是看错了。


系统消息:群主“森鸥外”撤回了一条消息。



dazai:森先生,你不行啊!


dazai:[偷笑]


chuuya:太宰啊,我看你最近是没被揍够是吧。


dazai:不是哦,中也!


红叶:真的是,一个个的都没点骨气。


dazai:大姐,你来你试试啊!不对,大姐,你好像还感受不到。


森鸥外:红叶桑,你这样说是不对的哦。这可是我们特有的烦恼呢!

————————————————————————————

我更文了哦!今天第二更了,我日。

想要爱心❤️和评论^W^

罐头i学习(开学长孤)

[幼化宰]双黑小甜饼(一)

[幼化宰]双黑小甜饼

      ooc预警,请做好心理最备。太宰视角

还没修过,所以有错别字麻烦评论区说一下,我改过来。

——————————————————————————

[序] ☜前文戳这

03

       “嘭——”


         侦探社那扇坚强的门,它又坏了,明明他已经很努力让自己变得不那么碍眼了,但每次港黑的人一来,无论是谁,这扇...

[幼化宰]双黑小甜饼

      ooc预警,请做好心理最备。太宰视角

还没修过,所以有错别字麻烦评论区说一下,我改过来。

——————————————————————————

[序] ☜前文戳这

03

       “嘭——”


         侦探社那扇坚强的门,它又坏了,明明他已经很努力让自己变得不那么碍眼了,但每次港黑的人一来,无论是谁,这扇门都会下岗。


       港黑那来的人,不出我意料的是中原中也,因为每次处理我的问题都是他来。小蛞蝓依旧是那么矮。虽然说现在的我比他更矮。


       “太宰那家伙呢?”中也没好气的说。“这个哥哥是在叫我吗?”我走到他面前,扯了扯他的衣角。侦探社一行人就在旁边围观,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按理来说不应该阻止我去扯他嘛,一个个都是没良心的。


      中也听到了我的声音,循着声源低下头来。看到这么小的我,顿时笑出了声。“哈哈哈——青花鱼,你现在比我还矮哟,小矮子!”我在心里冷笑。抬起头,用鸢色的眼睛瞪着他。“你才小矮子,我才5岁,你竟然和一个小孩子比。不要脸,哼!”中也抓着我的后衣领子,将我拎了起来。


      因为衣服太大了,我现在就感觉上衣马上就要掉下来了“放我下去!这衣服太大了,我的衣服要掉了。哥哥!”中也听了,赶忙把我放下去,他应该是没有想到我会叫他哥哥,所以一脸惊讶。但他似乎不想理我了,就把我丢在旁边。对侦探社的人说“你们确定他的记忆只停留在5岁吗?”然后又一脸嫌弃的看着我。


       福泽社长回答了他“按照国木田问的问题来说,他的记忆应该是只停留在了5岁。”“5岁的青花鱼竟然这么听话!”中也一脸不可置信。


       “你们再聊关于我的事情吗?为什么不来问我啊!”我傻傻的凑到他们面前。直美第一个受不了,抱起我“要不让太宰先生跟我回家吧。他一个人在外面,我不放心,被人骗走了怎么办?”“那你就多虑了,5岁的太宰治也是太宰治。怎么可能被人骗走呢!还有他跟你回家干嘛。”中也有点无语了,显然是觉得这位侦探社社员的脑回路有点问题。


      看来我在中也心里的地位挺高的啊,既然会不相信5岁的我被人骗走,真是个值得探究的问题。我暗暗的想。既然中也都这么说了,那这些天我就跟他回家吧!


      “我不要跟你回家!”我突然大喊。大家的目光都望向了我。特别是直美一脸生无可恋“为什么好不容易捡到一个听话的太宰先生,竟然还不肯跟我回家!”“都和你说了,他不会跟你回家的啦,你还不信。”中也,不知道为什么,脸上浮出开心的笑容。


      这个时候中也出现的笑容令我很是猜不透。他为什么笑呢?是因为什么笑呢?我的脑子就好像坏掉了,仿佛知道了什么,但又不想说出来。


      于是脑子木掉了,我当即就喊出来“我要跟着这哥哥回家!”我拿手指着中也。“哈——不,不是你要跟我回家!”中也拿手指着自己显然一脸被吓到的样子。


      我都可以猜到中也内心的想法‘太宰这个家伙要跟我回家,开玩笑的吧!’所以我歪头笑了笑“对啊,我想跟你回家。有什么问题吗?”中也摇摇头,摆了摆手,脸上的慌张,没办法遮掩。港黑的干部大人的脸面在这丢了个彻底“不,不是,等等。他在这要跟我回家,那我得受什么样的罪啊!不行,我觉得这件事情你们侦探社负责就好了,我们港黑不参与。”


      “叮铃铃——”


        中也的电话响了,我想这个时间打来的电话的应该是首领。果不其然,中也看了看来电显示,移步出了门外。


      但一会又拿着手机回来了,“首领要和你们社长讲。”中也将手机递给福泽社长,社长拿过来,森先生应该是问了中也现在的情况,和社长说了些什么,社长一脸正经的说“是的,我们这边太宰要跟你们干部走,不想跟我们侦探社的人。”他们又聊了一会,应该是关于我的去留的问题。


      “中原中也,你们首领有话要和你说。”社长将电话还给中也。哇,中也拿来一听,脸色差的啊,我知道森先生肯定是叫他把我带回家,借机放个假之类的话。我就看着中也一脸不情愿,还是要咬牙说“好的首领,他不会有事的,绝对死不了。”说罢,挂了电话,用眼刀划我一脸,我装作害怕的样子,两只眼睛里的泪水仿佛都要流了出来 。


       中也败在了我这副表情上,但他似乎觉得很丢脸,扭过头去不看我了。中也和侦探社一行人说“首领叫我把他带回去。你们同意吗?其实你们可以不同意,这样我就不用带个累赘回去了。”


       “中原先生,您多虑了。我们一致认同你把太宰治带回去。你要保重。”国木田作为代表和中也说。


      这是,我踩着点凑过去说“你们同意我跟这位哥哥回家了。”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是是是,我们同意了,你赶紧跟他回去。不要来妨碍我们工作了。”国木田看着我说。我看上去很高兴,跑到中也身边扯了扯他的外套说“好呀好呀,我们走吧。”但是中也没有动,他蹲下来指着我的鼻子说“太宰治,我告诉你,你不要是给我耍小把戏啊,如果让我知道你是耍我的话,你就死定了!”这句话或许对别人还具有威胁力,但我早已听出耳茧了,如果这句话是真的,我早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我无所谓地冲他笑笑“我是个好孩子啊,怎么可能会骗人呢?”中也似乎绝望了,好像是对这样的我没有任何办法的样子,脸都红了,转身就走。


      我快步跟上去,还不忘了跟侦探社的人挥挥手。


  04



        “哥哥你叫什么?”我跑到他身旁,扯了扯他的手。中也脸上的红潮还没有退,这一下又更红些,他连头都没有回就丢下一句“我叫中原中也,你叫我中也吧。”“哦,好啊,中也。”我笑嘻嘻的回他。


      “那我们现在要去干嘛呀?”我摆出一脸疑惑。中也好似突然醒悟“啊——忘记和你说了,我们要去给你买衣服,你看你现在穿的衣服大成什么样子啊。”


      这么一闹腾,转眼间便到了下午。太阳挂在我们头顶,光照在我们身上。


      我饿了,便仗着现在自己是个小孩子对中也撒娇,虽然说有点恶心,但终归是有用的“中也——我饿了,我想吃螃蟹。”中也听了,先看了看时间,然后终于肯回头看我了“哦,对你从早上到现在都没吃东西吧,那我们先去吃饭。”“我要吃螃蟹,螃蟹!”我拉着中也的手来回摆动。中也有点惊讶“你这么小就喜欢吃螃蟹呀。难怪以前天天叫着吃蟹肉罐头。那我们去看看有没有螃蟹吃吧。”


      这回轮到我惊讶了,我都没有想到中也竟然会答应的这么爽快,换成平时的我,中也打死都不会让我如愿以偿的,说不定还会逼我去吃麻辣小龙虾呢。果然还是我太可爱了嘛,连中也都妥协了。我笑了出来。


       中也看到我笑,就问我“你笑什么啊!”“啊——中也,不让我笑吗?那我不笑了。中也不要生气哦!”“我没有,我只是想问问你笑什么而已。”中也说不定连自己都不知道他放轻了声音。我听了又笑眯眯地看着他“我在开心啊!好久都没有人带我去吃螃蟹了呢!中也你真好!”好久没有人带我去吃螃蟹了,这话是真的。


      “不要说那么恶心的话,不就是吃个螃蟹嘛。”中也的脸又红了,已经不知道是今天第几次了,我很是不解 ,到底是为什么呢?我看到中也的嘴唇动了动,应该是在骂自己吧。我就看着他笑,要多真有多真的那种。“好了好了,看见没前面有家吃螃蟹的店,我们就去那,”他对我说。“好,我都听中也的。”


      我们走进那家吃螃蟹的店,刚进去,里面的服务员小姐,就露出标志性微笑“先生,请问是您带着小孩来的吗?我们这有专门供儿童吃的蟹肉粥,蟹肉盖饭……”“谢谢,待会再看吧,请给我们找一个比较安静,没有人的地方。”中也打断了她的讲话。“好的,请到b13号桌。”


      中也拿了号码牌,就带着我向那张桌子走,这家店人很多也很大,中也怕我被人挤不见了,便牵起了我的手。我们找到了那张桌子坐下,中也把菜单丢给我“你要吃什么自己看。服务员点餐。”


       一个服务员走来到我们面前“请问你们需要些什么?”我看着菜单眼睛发亮“帝王蟹,毛蟹,松叶蟹各来两只,再来碗蟹肉盖饭。我还要一杯橙汁,中也你要喝什么?”“我,我也喝橙汁吧。嗯,就这些。”中也对服务员说。“好的,请您稍等片刻。”


      “太宰,你点餐怎么这么熟?”中也见服务员走了便问我。“我因为经常一个人出来吃螃蟹啊,都是自己点的啊。”我淡定的回答。中也不信了“你有钱吗?就出来吃螃蟹。”“没有啊!我还那么小,怎么可能有钱。”我还是表现的一脸淡定,还有些许笑意,好像很高兴。实际上冷汗已经冒了出来,我骂自己怎么这么不小心,吃个螃蟹差点就露馅了。


       “那你吃霸王餐啊。”中也一脸鄙夷。“我没有,每次都有人不忍心看我被骂,就帮我付钱了。”我说的一脸自然,没有半点悔意。中也无语了“这么小就那么不要脸了,怪不得以后成那样,真是白长这张脸了。”中也说的很小声,我只听到了一点,便问他“你在说什么呀,中也?”“没有,你坐好来,脚别踢来踢去,踢到我了。”中也看我的眼神里,有了些奇怪的感觉。


      “两位客人,你们点的餐到齐了,请慢用。”服务员端着螃蟹上来了,这大螃蟹金黄金黄的,一看就是上品。“中也,你帮我剥好不好,我剥不开。”我看着自己的两只堪称纤细的手,对着中也说。“哈——都带你来吃螃蟹了,你还要我给你剥,那你以前都是怎么吃的啊!你还能叫别人剥给你吃吗!”中也看着我,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不满。但是我还是无辜的看着他“对啊,一般我去店里,店长看到我一个人都会叫人来给我剥螃蟹的。但是这次有中也陪我,店长可能看到我不是一个人,还有人陪,就没有让人来咯。”


       中也听了,脸上不知道为什么挂上了笑容“好吧,就给你剥一次,仅此一次。”说完,就用异能帮我剥螃蟹,每剥好一个,就放我碗里,让我先吃。我就边吃边看着他剥螃蟹,还一边笑。中也注意到了我的目光,抬起头说“看什么,快吃。”“没有,我只是在想,为什么中也对我这么好呢?”我还是笑。“谁,谁会对你好啊!你别自作多情了,死青花鱼!”中也的脸又红了,说完又自己在那嘟囔“谁会对你这条青花鱼好啊,不要脸。”虽然很小声,但是我还是听到了,心里涌出些其他的情感。

————————————————————————————

想要爱心❤️和评论

罐头i学习(开学长孤)

文豪野犬对话体短文(一)GHWZ一家亲

文豪野犬对话体短文(一)

私设港黑武侦(三代联姻)拯救了核平的横滨之后的故事(^O^),可能ooc怕雷勿看哦

                   以下文

 ————————————————————————————

        群主森鸥外建立“GHWZ一家亲”群


邀请“dazai”“chuuya”“红...

文豪野犬对话体短文(一)

私设港黑武侦(三代联姻)拯救了核平的横滨之后的故事(^O^),可能ooc怕雷勿看哦

                   以下文

 ————————————————————————————

        群主森鸥外建立“GHWZ一家亲”群


邀请“dazai”“chuuya”“红叶”“福泽”“芥川龙之介”“中岛敦”“镜花”“国木田”“与谢野”“乱步桑”等**人进群。



森鸥外:大家好哦!


福泽:森医生,你要和我解释一下这群是怎么回事吗?


chuuya:首领。


森鸥外:福泽大人,我们大家是好朋友吧,建个群而已哦。


dazai:@chuuya 小蛞蝓,你也在这群里啊。


chuuya:死青花鱼,我还想问你呢!你想吵架吗!


森鸥外:太宰君,中也君,这群不是用来吵架的哦!


芥川龙之介:中也先生,为什么太宰先生和人虎他们都在。@中岛敦 出来打架吧!


森鸥外:不行哦,注意看群名。


chuuya:……


dazai:……


福泽:……


中岛敦:……


红叶:首领,这是怎么回事,虽然我们在停战期,但这样建群不太好吧。


森鸥外:没事的哦,反着合作那么多次了,多熟悉熟悉总是好的嘛。毕竟。。。。


chuuya:首领,是有什么任务要联手吗,其实不用建群的,我都会听您的。


dazai:小蛞蝓,你的脑子还是那么不好使啊,森先生的意思我都懂了哦。


森鸥外:是吗,太宰君


dazai:对的哦!


森鸥外:那麻烦太宰君不要说出来哦。


dazai:没问题的,我还要谢谢森先生你呢!


芥川龙之介:太宰先生,什么意思。


中岛敦:??


乱步桑:哇,我才吃了一会零食就这样了啊!


中岛敦:乱步先生知道他们再说什么吗?


乱步桑:知道了哦,敦。但是我不想说。


乱步桑:[邪魅一笑ing]


chuuya:@dazai 你真的不说![揍ing]


dazai:中也,你不可以这样威胁我的,我那么可爱,你怎么可以打我。


chuuya:[呕]


红叶:[没眼看]


国木田:太宰!!你工作又没做还在这摸鱼!快给我滚回去

————————————————————————————

我晚上写文时,灵光一现,呀!很好!灵感都没了!!!所以现在很绝望,写点沙雕文放松一下心情(主要是作业抹杀了我的灵感)希望睡一觉,可以找回灵感吧!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