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太岁

69239浏览    246参与
祁柃
《全球高考》 无限流天花板 集...

《全球高考》

无限流天花板

集浪漫 疯狂 理智于一身的绅士  秦究

系统的学习对象  寡淡真诚的大考官 游惑

究惑就是最配哒


《地球上线》

黑塔是什么?

是人类通往更高文明的一次考验

“人类的存在,即为合理”


《迪奥先生》

“小娇妻”焦栖和“霸总”张臣扉的绝美爱情

“没有你的大海,对我来说就是荒漠”


《破云》

一个缉毒警察和一个刑侦警察一起和毒枭黑桃k斗智斗勇的故事

“不论前方是否樯倾楫摧,踏出一步便将粉身碎骨;所有罪恶与仇恨,都将在你我的手中了结。

我来接你回家了,江停。”...


《全球高考》

无限流天花板

集浪漫 疯狂 理智于一身的绅士  秦究

系统的学习对象  寡淡真诚的大考官 游惑

究惑就是最配哒


《地球上线》

黑塔是什么?

是人类通往更高文明的一次考验

“人类的存在,即为合理”


《迪奥先生》

“小娇妻”焦栖和“霸总”张臣扉的绝美爱情

“没有你的大海,对我来说就是荒漠”


《破云》

一个缉毒警察和一个刑侦警察一起和毒枭黑桃k斗智斗勇的故事

“不论前方是否樯倾楫摧,踏出一步便将粉身碎骨;所有罪恶与仇恨,都将在你我的手中了结。

我来接你回家了,江停。”


《太岁》

无cp文,是我们南宛永宁候世子奚平的成神之路

追寻‘道’

“如果有选择,我只想做红尘中一只小小蝼蚁,懵懂而生,庸碌到死,在金平城的大雾下,终生不见天日。”


《残次品》

这本书以“伊甸园”与“残次品”之间的鲜明对立去探索更宏大的人类命题。

“每一段伟大的路上最初都布满荆棘,每一个先贤都曾被视为移山的愚公,古谚有云“只有通往地狱的路,才铺满善意的鲜花”,困境难道不是抵达梦想的必由之路吗?”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

“神明永在,灵魂永存”

“ 一颗心脏重250g,一朵玫瑰重2g。你是否愿意选择用一颗心换取一万朵玫瑰,亦或是用一万朵玫瑰换取一颗心脏?”


《提灯看刺刀》

一本基调压抑的虐恋文

糯米慈和暴暴龙绝配顶配天仙配

“一辈子太长,有很多未知的事情在前方等你,你以为白头到老只是区区几十年的岁月,实际上那比永恒还要难以企及。但愿你真的知道珍惜,但愿你有一天,不要失去了才知道后悔。”

“我一直在等着,是想跟你告别。”


秦究 

Gin  张扬且肆意  敢死队的一匹孤狼

钟宛

一个拥有济世之才,却报国无门,命运多舛,要多悲有多悲的少年

白若遥

一个又欠又可爱的神经病


九九归一

“下次如果房间里没有光,蜡烛没有亮,可以随时来找我点火”

恶魔的终点不是玫瑰花而是他的小魔术师

从波罗的海到太平洋

顺手捞人(五)

*小白是原著中白令的小名,周楹喊过两次。


周楹久久地坐在院子里,不吭声。

自从奚平被三个蝉蜕打碎之后,他身上的人气更稀薄了。

周楹之前不太能呆在露天的地方,他多病,风吹日晒都像刀子,直逼他的肝肺。

但是眼下他已经拿回了灵骨。

周楹看起来一点都不觉得感激。他活动的范围比之前广了很多,但都是懒洋洋的,那张脸上一点喜色都没有。

像是这辈子还没过完,就已经厌倦了。

他的话比先前更少,和白令除了必要的交流之外,几乎一句话不说。

白令看着他,他知道白令在看着他,但他只是闭上眼。薄薄的眼皮垂下来,不知道能挡住多少正午的太阳,他宁可伤人,也不愿多吐露一个字。

白令沉默地看着他,突然间,他...

*小白是原著中白令的小名,周楹喊过两次。


周楹久久地坐在院子里,不吭声。

自从奚平被三个蝉蜕打碎之后,他身上的人气更稀薄了。

周楹之前不太能呆在露天的地方,他多病,风吹日晒都像刀子,直逼他的肝肺。

但是眼下他已经拿回了灵骨。

周楹看起来一点都不觉得感激。他活动的范围比之前广了很多,但都是懒洋洋的,那张脸上一点喜色都没有。

像是这辈子还没过完,就已经厌倦了。

他的话比先前更少,和白令除了必要的交流之外,几乎一句话不说。

白令看着他,他知道白令在看着他,但他只是闭上眼。薄薄的眼皮垂下来,不知道能挡住多少正午的太阳,他宁可伤人,也不愿多吐露一个字。

白令沉默地看着他,突然间,他好像也懒得掩饰自己的目光了。

王府里之前一直没蝉,因周楹觉得吵,但现在这只是最无关紧要的东西。树上的蝉被三伏天驱赶着,叫得倒了嗓子,但白令只觉得比在无渡海底还冷。

周楹的神色永远是自若的,做什么都不疾不徐,一动一静都有规矩。拿回灵骨之后,他比之前更从容百倍,身终于跟上了心,他几乎一夜之间多出许多非人气来。

而那个能拴着他的人已经不在了。

白令想,明明我才是那个自幼陪伴你的人。在你话都说不清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看着你了。

如果我死了,也会在你心上留下痕迹吗?

还是只要他还在,你就能露出笑容?

周楹闭目不谈的神色,冰锥似的扎在他的眼睛里。

他好像回到了在无渡海底的幼年。那时候,他和谁都非亲非故,金平的金枝玉叶阴差阳错,没来拯救他,他只好烂在里面,做群魔的养料。

王府里的灵气走火入魔一样地打起转来,把树上的蝉都攘跑了,他却无知无觉。

周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眼,定定地看着他。

“小白!小白!”

恍然间,白令闻到了熟悉的香气,只有一点,却真实得叫人不敢辨认。香味吝啬地落在他面前,像雾里的一盏灯,堪堪吊住了他的三魂七魄。

神魂落回人间,他看到了周楹。

那双眼睛装过山海,此时只却只映出一人的影子。清明坦荡,无风无月,却凭空叫他看出了一点极温柔的意味。

周楹眼珠不错地看着他,像是要他好好透过眼睛看见他的真心话。

“小白。”周楹久违地喊了他的小名。

白令一时之间没找到自己的嗓子,从胸腔里“嗯”了一声。

周楹把手伸给他,就像小时候那样。

白令还没反应过来,然而双手动得比脑子快,他端着一张空白的脸,训练有素地接住了周楹的手。

他不敢握实了,只虚虚地托着。

他生怕力气大了,眼前的手就会化作一把露水,被无渡海底的风卷走,分毫都不是他的。

周楹看着白令,眼睛在他面上流连着,想要捉住他的目光。

白令刚才还直眉楞眼地看着他,眼下却避开了,不知道该看向哪里。他像等着领罚一样,一声不吭地盯着地面。

周楹叹了口气。

“我......只是太伤心了。”周楹轻声说,“但是,我不该对你也不言不语。你毕竟和旁人不同。”

白令像溺水的人,从海里挣扎出半个脑袋。他湿漉漉地看向周楹,这话弄得他有点精疲力竭。

“我只剩你这么一个朋友了,不是吗?”周楹看着他,“我只是有时候回不过神来。我当时救不了任何人,我不过是一个可怜虫......世上唯一跟我好的,我不想再失去了。”

白令紧紧地握住那双手,像大梦初醒,到了一生归处。

“你想什么想得要走火入魔?”

白令没滋没味地笑了一下:“无渡海底。”

“以后不要想了,那种地方,是你带我走出来的,忘了?”

白令抬起眼睛看着他。

周楹笑了起来,半魔从他的手上接过了一阵细细的震动,从他的胸膛那边传来,缠绵的水波似的,也打在他的胸口上,像很久之前他跟着周楹出门,无心瞥见的菱阳河的涟漪。

海明威21

牧兽人昼伏夜出,神兽喜血腥,食人。

牧兽人昼伏夜出,神兽喜血腥,食人。

忘却羔羊

存档

反刍了一天多,心里还是很不痛快,姑且给自己此刻的心情留个痕迹。

啼笑皆非的是,我翻开太岁的前三四天还问朋友,为什么大部分作者写的长生不死的角色,都会渲染得很悲苦,难道没有因为长生不死觉得庆幸,甚至还想再活很多很多年的人吗?朋友说那基本上就是反派了。

我其实不觉得长生不死是不好的事情,或者说,对于一些乐子人角色,抑或是对某些需要时间的事物有所追求的角色,长生不死是礼物。

——直到我翻开太岁。

我一直知道P的文中,怪力乱神之类的东西最后可能都将消亡,大概作者本人的人生态度就是如此,希望人人都获取相对平等的力量,人终将自食其力。我其实是很后悔翻开太岁的,真的不爱看这样的意难平的故事。

其实...

反刍了一天多,心里还是很不痛快,姑且给自己此刻的心情留个痕迹。

啼笑皆非的是,我翻开太岁的前三四天还问朋友,为什么大部分作者写的长生不死的角色,都会渲染得很悲苦,难道没有因为长生不死觉得庆幸,甚至还想再活很多很多年的人吗?朋友说那基本上就是反派了。

我其实不觉得长生不死是不好的事情,或者说,对于一些乐子人角色,抑或是对某些需要时间的事物有所追求的角色,长生不死是礼物。

——直到我翻开太岁。

我一直知道P的文中,怪力乱神之类的东西最后可能都将消亡,大概作者本人的人生态度就是如此,希望人人都获取相对平等的力量,人终将自食其力。我其实是很后悔翻开太岁的,真的不爱看这样的意难平的故事。

其实太岁的结局除了一些遗憾,其他的地方已经是不错了,可以说事业线HE了,我本来只是惋惜奚平需要一个个送人离去,觉得他始终度过了一段不错的时光。

后来我想这不对,奚平直到结局,依然不是一个有着神心态的角色,甚至也不是一个能非常通透看待剩下的人生的角色。现在我只要一想到结局,就感觉堵心了。

一般而言主角成神的小说,最后主角总会因为无奈或者妥协抑或是成熟,一部分地改变了自己的心态,平静地接受往后漫长孤独的人生。

当然我不是说奚平不能接受,只是说他在我眼中,还是一个“少年”,也还是一个很完全的“人”。让一个心态宛如少年的人去接受漫长的孤独,是很残忍、很残酷的事情。

我总会想到他说“那我就是太岁”,平平啊,人为了要走的道路可以抛弃很多东西,但是如果你连自己作为人的痕迹也抛弃了,当所有人离开,没有人再能叫出你的名字,那岁月对你来说不是恩赐,是凌迟。

当我看到结局他一出来一路狂奔北上寻找三哥的踪迹,当我看到描写他状似癫狂地找人带他去找无间镜,我甚至不太敢看接下来的那四个字。此刻岁月还没有教他学会平静,没有让他心平气和地接受事与愿违,同样也没有告诉他对约定的期盼最后会让人很痛苦。

番外讲的平平感觉不到三哥的神识在三界五行调中,应该是已经窥见化外天了,再加上番外三哥可以在镜子上看见自己的容颜,我个人想法应该是三哥是不在此世界了,可以说还是个OE,至少不是在本世界内消散的,只是三哥和平平最后一次的约定再也没法实现了,这也是我最遗憾的地方。

现在想想,文案也就昭示了之后的一切,也许后来平平某个瞬间,真的期望自己从来没有走上通天路吧。

P贯来也不怎么干狗尾续貂的事情,但我是真的期盼,有一天也许能在别的文中看到三哥和平平重逢过的彩蛋。

天将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是粮全都是粮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是粮全都是粮啊!!!!!!!!!!!

每年也就只能趁着平生日时才能看到冷圈好粮了,流下冷圈人的泪水( ๑ŏ ﹏ ŏ๑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是粮全都是粮啊!!!!!!!!!!!

每年也就只能趁着平生日时才能看到冷圈好粮了,流下冷圈人的泪水( ๑ŏ ﹏ ŏ๑ )

菠萝腿腿子
【奚平生贺24h/12:00】...

【奚平生贺24h/12:00】平生日快乐

猞猁平平

本来在画的图工作狗实在是赶不完了TT,摸了个丘丘人

【奚平生贺24h/12:00】平生日快乐

猞猁平平

本来在画的图工作狗实在是赶不完了TT,摸了个丘丘人

天将明。

平平生日快乐!

这是目前为止所有的太岁相关了……

平平生日快乐!

这是目前为止所有的太岁相关了……

从波罗的海到太平洋

顺手捞人(四)

白令真的不太喜欢奚平。

他和周楹认识的时间比奚平久,在周楹连无渡海和金平城都分不清的时候,他的人生就已经和周楹纠缠不清了,何其早,何其不由人。

周楹当时自己都没多大,无渡海底不见天日,起风的时候尚且有群魔乱舞,无风的时候就连一丝声音都无。无渡海像一张漆黑的大嘴,被天道暂时卡住,只好反复咀嚼其中的魔与鬼,在里面挣扎着的东西,连魂魄都是残缺的。

白令出生在这里,没见过外面的天日。修士们来去匆匆,懒得给他一个多余的眼神,相比而言,洞窟里的群魔才是最要命的东西。他原本应该不辨好歹,但不知怎么的,他一看见那些流汤的鬼影,和他不知道算哪门子的生父,就下意识地觉得绝望。

他眉心唇舌都冻住了,索性一句...

白令真的不太喜欢奚平。

他和周楹认识的时间比奚平久,在周楹连无渡海和金平城都分不清的时候,他的人生就已经和周楹纠缠不清了,何其早,何其不由人。

周楹当时自己都没多大,无渡海底不见天日,起风的时候尚且有群魔乱舞,无风的时候就连一丝声音都无。无渡海像一张漆黑的大嘴,被天道暂时卡住,只好反复咀嚼其中的魔与鬼,在里面挣扎着的东西,连魂魄都是残缺的。

白令出生在这里,没见过外面的天日。修士们来去匆匆,懒得给他一个多余的眼神,相比而言,洞窟里的群魔才是最要命的东西。他原本应该不辨好歹,但不知怎么的,他一看见那些流汤的鬼影,和他不知道算哪门子的生父,就下意识地觉得绝望。

他眉心唇舌都冻住了,索性一句话都不说,在天生地长的不幸中一直沉寂下去,直到与无渡海共朽。

一颗连心魔都没说动的心,何以被周家年幼的金枝玉叶多看了几眼,就把自己托付出去了呢?

白令很少有想不清楚的事情。

周楹从来不做多余的事,也许是知道自己用得着他,也许是可怜他。顶级灵感的眼睛能够穿过日月春秋,大概也看得见日后深得入骨的一段因果。

周楹刚被拖到无渡海底的时候脸上永远没有喜怒,像是魂还逗留在金平城,一时之间跟不过来。他的眼睛总是看着很远的地方,却很少落在什么上面,像一尊小小的白玉雕像。

周楹是整个无渡海底最白的物件一一群魔不必说,个个漆黑欲滴,唯独他除了眉目和鬓角,一切都又浅又淡,衣服上的金线黯黯的,走动间有龙和祥云流过。一双袖子里拢着无渡海底没有的香气一一这香并不随风飘散,走近了才能闻到,也是沉沉的,落在三步之内,和人一样贵重。

白令第一次贴在那袖子里,就是周楹带他走的时候。

他并没有太多喜悦,因为他不觉得自己配。从前不敢妄想,眼下一朝悉数交付到自己手里,他握着满手珍宝,比守财奴还哆嗦,只想把自己连肝胆都交给周楹。

他自觉是个纸人,哪怕周楹把他生火暖手他也心甘情愿。

柚子

塔罗.算卦

想和好的想真的解决问题而不是说闹着玩的关注➕私信只要你相信我就不会让你失望准是基本可以看一下客反

塔罗.算卦

想和好的想真的解决问题而不是说闹着玩的关注➕私信只要你相信我就不会让你失望准是基本可以看一下客反

一泽一岱

奚平🥺🥺🥺我可爱的小柿子🥺🥺🥺

嘿嘿🤤🤤🤤


奚平🥺🥺🥺我可爱的小柿子🥺🥺🥺

嘿嘿🤤🤤🤤


天将明。
姐妹我读书少但我知道今天是愚人...

姐妹我读书少但我知道今天是愚人节。

哭成狗了属于( ๑ŏ ﹏ ŏ๑ )

姐妹我读书少但我知道今天是愚人节。

哭成狗了属于( ๑ŏ ﹏ ŏ๑ )

天将明。

要平宝生日了,先搞一些小牌牌。

要平宝生日了,先搞一些小牌牌。

如果山河有尽头

关于上网课的时候我在干什么

虽然透视比例都不对但我好爽

关于上网课的时候我在干什么

虽然透视比例都不对但我好爽

淮舟

《太岁》非典型阅读体.贰

这里说一下,他们看到的卡牌内容是断断续续不全的,所以很难推断未来(毕竟直接看就没有窥探天机的神秘感了hhh)

——————————————

      余尝顶着大家的目光站到台下,只见那卡牌从奚平手中飘起到空中,逐渐放大,形成一副画面——两个余尝正面面相觑着。(就,有点像小破站放视频还有封面的那种)

      这下众人都十分不解了,好在那卡牌开始播放画中的内容了。

    【就在余尝难得良心发现,决定“罢了,做人留一线日后好见...

这里说一下,他们看到的卡牌内容是断断续续不全的,所以很难推断未来(毕竟直接看就没有窥探天机的神秘感了hhh)

——————————————

      余尝顶着大家的目光站到台下,只见那卡牌从奚平手中飘起到空中,逐渐放大,形成一副画面——两个余尝正面面相觑着。(就,有点像小破站放视频还有封面的那种)

      这下众人都十分不解了,好在那卡牌开始播放画中的内容了。

    【就在余尝难得良心发现,决定“罢了,做人留一线日后好见面”的时候,灵感突然一哆嗦冒出来,把余尝稀有的良心一屁股坐扁了。


 影子里漫步的余尝蓦地抬起头不对,等等,他怎么感觉到了……“自己”的气息?!

      ……

      余尝其人,高傲自负、诡计多端,奚平要用他,不敢信他……并且还打算利用他做一点不厚道的事。


 因此早在大家各自准备的时候,奚平就先后复制了两个“余尝”的神识,并且让他俩借纸人“出世”——复制的,是那个初入破法镯,没有和奚平签血契书、不知道他们全盘计划、也不知道余尝本尊黵面已经取了的“余尝”……是那个一见本尊就知道本尊打算把自己当成黵面的替死鬼,遂先下手为强的“余尝”。】

      这一段众人都看得云里雾里的,没办法,一切才刚刚开始,这时候咱们奚平也只是一个养尊处优的世子罢了。

      “破法?!莫非就是那惠湘君……留下的三件法器之一的……怎么会在这,奚平?的手里?”

      灵相黵面?居然有办法取下来?看到这个,众人的内心皆十分震惊,以西楚皇室和那些大供奉为最,前者感到后怕,后者则喜上眉梢。

      此时的奚平则是完全搞不懂上面放的东西是什么,还是他的“好三哥”博学多闻,给他科普了些小知识,他才半蒙半猜的略微理解一点。

    【暗地里,奚平决定称呼这二位“余尝甲”“余尝乙”。

      ……

      “甲”“乙”二位仁兄出生时相差半个时辰,互相没见过面,不道对方的存在,都以自己是复制出来,来接走本尊黵面的“容器”,并别“与本尊貌合神离的岁”达成了套协议,盘算着同个目标:先跟岁合作弄死本尊,取代了真正的余尝后,再设法转头弄死岁。】

      这回大家是真的都不懂了,这纸人如何做到和本人一样的?黵面到底是如何转移之法?

     【后山的余尝本尊当时就有不祥的预感,掉头就跑。可是此时没有风,影子都不动,他又不能用灵气,能跑得过谁?


  果然,紧接着,他眼前一花,一个“自己”就落到了面前,照面后二话不说,一道灵气便刀锋一般朝地上的影子切了下去!


  余尝知道太岁可以用纸人复制神识,而那些与真人殊无二致的纸人可以钻空子用法阵传送,可是传送法阵要两头,他一直防着太岁这一手,即使自己跑了,也没忘了用含沙蜮盯着。


  可是没有传送阵,也就是说,这纸人是御剑潜入余家山谷的——是提前准备的!】

      余尝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自己的底牌之一——含沙蜮就这么暴露在人前,以后只会更不好过。

     【这太岁修的是他娘的缺德道吧?他刚才还为了这种鸟人良心不安了一下!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余尝死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竟能体会到“好人被辜负”的憋屈。


  更要命的是,他现在没法跟这个招招要置他于死地的“自己”解释,也没法沟通策反——项问清的神识已经看向这边了,他一说话就会暴露!】

      看到余尝对自己的谩骂,奚平看似不太好意思的摸摸鼻子,虽然他不知道自己对外的名号怎么变成了太岁,但他很坦然的就接受了。

      隐在人群中的不平蝉自从“太岁”这个名号出来开始都极为震惊,将离死死的盯着最前方的奚平,极为不可思议。

     【“余尝甲”笑了起来:“我不过是个纸人身,你么……”


  余尝本尊心里大骂:狗屁“不过是个纸人身”,那纸人身一灭,你看你还在不在!


  升灵大能在迫近,“余尝甲”一记杀招朝影子里的余尝本尊切了过去:“我看你出来不出来!”


  不出来被自己活活打死,出来被三岳内门的升灵逮住……


  余尝简直眼前一黑。】

      尽管不太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这秘境之中的部分人还是忍俊不禁,微微笑出了声。

      奚平本来也想笑,却被一旁的三哥给了一记眼刀。

——————————————

咕咕了好久,果咩!【下跪】jpg.

咱们支将军下章出场哈,毕竟现在支将军地位上不上下不下,和平平也不认识,所以前期都不出场。

以及,那些评论区求踹的建议还是自己关注或订阅合集之类的,因为我不太会踹人,果咩!

山野姿
奚士庸这名字从无数人的后槽牙弹...

奚士庸这名字从无数人的后槽牙弹过。

奚士庸这名字从无数人的后槽牙弹过。

开

突如其来的灵感

  远处高楼顶上灯火闪烁的频率同耳机里的音乐合了拍……

想起了魏诚响,想起了大火中她一眼看到底的宿命,想起了活在污泥中苟且偷生的芸芸众生,“她不想走了,即便是改头换面照样活在同一片天空下。”

  远处高楼顶上灯火闪烁的频率同耳机里的音乐合了拍……

想起了魏诚响,想起了大火中她一眼看到底的宿命,想起了活在污泥中苟且偷生的芸芸众生,“她不想走了,即便是改头换面照样活在同一片天空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