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太平天国

3233浏览    182参与
朗衷

东王包办婚姻实锤

“又在前一次,天父曾命西王为天王多纳二妻,而为翼王多纳一女子”

——《北华捷报》654号


原文已轶,单从中译上看,天父为天王和翼王选的女子身份是不一样的,一个是“妻”一个是“女子”。鉴于天国高官婚姻中对妻妾一律平等对待的惯例(比如天王侧妃也是娘娘,诸王侧妃均称王娘),这里虽然称为妻实际上是妾。 同理,如果此时翼王已经娶黄氏女子,此处应该也称之“妻”。所以窃以为此处应该是天父在为翼王挑选正妻,翼王对现有人选不满意,天父才劳烦萧朝贵再选。当然也不排除,彼时翼王身边中馈乏人,天父先找一个能伺候人的过去照顾,等翼王慢慢挑到好姑娘再正式嫁取。

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翼王娶黄玉昆女儿...


“又在前一次,天父曾命西王为天王多纳二妻,而为翼王多纳一女子”

——《北华捷报》654号


原文已轶,单从中译上看,天父为天王和翼王选的女子身份是不一样的,一个是“妻”一个是“女子”。鉴于天国高官婚姻中对妻妾一律平等对待的惯例(比如天王侧妃也是娘娘,诸王侧妃均称王娘),这里虽然称为妻实际上是妾。 同理,如果此时翼王已经娶黄氏女子,此处应该也称之“妻”。所以窃以为此处应该是天父在为翼王挑选正妻,翼王对现有人选不满意,天父才劳烦萧朝贵再选。当然也不排除,彼时翼王身边中馈乏人,天父先找一个能伺候人的过去照顾,等翼王慢慢挑到好姑娘再正式嫁取。

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翼王娶黄玉昆女儿为正妻的事情是经过了天父首肯的。


脑洞:老杨对小翼的感情生活很上心哦,人家南王也是家眷遇害孤身一人,你咋不关心下嘞?此外奇怪的是,黄姑娘长得那么漂亮,为什么没有落入老洪魔爪?莫非小翼看上她后提前给天父打了预防针?

结论:老杨就是爱包办(石达开的)婚姻!

史遇春之尘境心影录
江左小熊猫
洪天贵福这写诗的水准,掩面。...

洪天贵福这写诗的水准,掩面。

绝对是洪秀全亲生的。

(他爹洪秀全的诗作请戳http://tonichard.lofter.com/post/1cbe5b69_12b24649a

另外,李秀成,确实,太特么拉好感度了。

(出处:罗尔纲《太平天国史》)

洪天贵福这写诗的水准,掩面。

绝对是洪秀全亲生的。

(他爹洪秀全的诗作请戳http://tonichard.lofter.com/post/1cbe5b69_12b24649a

另外,李秀成,确实,太特么拉好感度了。

(出处:罗尔纲《太平天国史》)

江左小熊猫

偶获清代士人撰写《太平天国战记》。又双叒是一枚忠王粉。

P1如何花式吹爱豆(就算批评也是爱之深责之切,这是个理智粉👍🏻)。

P2英忠二王作为天国后期各种意义上的门面担当,常被绑定作比较,不少人(以盛巽昌先生为代表)将小陈之死归罪于老李因“狭隘的小农意识”而见死不救。但无论如何,这俩早期关系是真好啊。罗惇曧写得更是同人文一样荡漾(⁎⁍̴̛ᴗ⁍̴̛⁎)

P3简直演义式手法,既视感太强:赖王后=糜夫人,幼天王=刘禅,李秀成=赵云。然而又太不同。赵云纵龙驹单骑杀出长坂,后也算善终;刘禅治蜀四十年,虽国灭也性命无虞。李秀成让出良马,谁都没走脱;洪天贵福十六岁即遭凌迟,而李秀成……每每读其供状,...

偶获清代士人撰写《太平天国战记》。又双叒是一枚忠王粉。

P1如何花式吹爱豆(就算批评也是爱之深责之切,这是个理智粉👍🏻)。

P2英忠二王作为天国后期各种意义上的门面担当,常被绑定作比较,不少人(以盛巽昌先生为代表)将小陈之死归罪于老李因“狭隘的小农意识”而见死不救。但无论如何,这俩早期关系是真好啊。罗惇曧写得更是同人文一样荡漾(⁎⁍̴̛ᴗ⁍̴̛⁎)

P3简直演义式手法,既视感太强:赖王后=糜夫人,幼天王=刘禅,李秀成=赵云。然而又太不同。赵云纵龙驹单骑杀出长坂,后也算善终;刘禅治蜀四十年,虽国灭也性命无虞。李秀成让出良马,谁都没走脱;洪天贵福十六岁即遭凌迟,而李秀成……每每读其供状,无不涕泪雨下!

PS:说说忠王粉吧。给李鸿章立传吧还要把李秀成拉来喧宾夺主狂吹一顿😂罗尔纲先生作为研究太平天国的权威,特殊文化时期也顶住压力坚持不黑李秀成,史家风范,真汉子!

朗衷
翼王府在南京三易其址,第一次是...

翼王府在南京三易其址,第一次是在城北,是刚进京的临时下榻处,位于城北清溪里巷,大约在现在的珠江路北珍珠桥东,因为太平军从仪凤门破城,作为攻城大军的统帅就近安置;后来迁到大中桥西斛斗巷,大约在现在白下路棉鞋营一带;最后搬到城西上江考棚,大约在现在朝天宫东小王府巷一带。 @瞌睡收信機🐢
Ps,我圈了翼王府和东王府,翼王府搬迁顺序是蓝红黄,东王府是蓝黄,有没有发现什么🤪

翼王府在南京三易其址,第一次是在城北,是刚进京的临时下榻处,位于城北清溪里巷,大约在现在的珠江路北珍珠桥东,因为太平军从仪凤门破城,作为攻城大军的统帅就近安置;后来迁到大中桥西斛斗巷,大约在现在白下路棉鞋营一带;最后搬到城西上江考棚,大约在现在朝天宫东小王府巷一带。 @瞌睡收信機🐢
Ps,我圈了翼王府和东王府,翼王府搬迁顺序是蓝红黄,东王府是蓝黄,有没有发现什么🤪

江左小熊猫
果然老头纸是宝藏。 我只知道绍...

果然老头纸是宝藏。

我只知道绍兴蕺山一带有太平天国壁画,高德地图却压根没有标注。于是问了当地一个老爷爷。真心听不懂越地方言,幸亏老爷爷识字,一笔一画写下“探花台门”(貌似“探”字误写作“深”了)。我终于在安静而烟火气暖暖的里弄民居深处,找到了斑驳的壁画。

附:南京堂子街太平天国壁画

https://tonichard.lofter.com/post/1cbe5b69_12cc8c601

https://tonichard.lofter.com/post/1cbe5b69_12cc84cfe

果然老头纸是宝藏。

我只知道绍兴蕺山一带有太平天国壁画,高德地图却压根没有标注。于是问了当地一个老爷爷。真心听不懂越地方言,幸亏老爷爷识字,一笔一画写下“探花台门”(貌似“探”字误写作“深”了)。我终于在安静而烟火气暖暖的里弄民居深处,找到了斑驳的壁画。

附:南京堂子街太平天国壁画

https://tonichard.lofter.com/post/1cbe5b69_12cc8c601

https://tonichard.lofter.com/post/1cbe5b69_12cc84cfe

朗衷

安利

http://article.netor.net/article/memtext_29520.html

http://article.netor.net/article/memtext_18255.html

http://article.netor.net/article/memtext_18803.html

http://article.netor.net/article/memtext_21857.html

给你安利一下我比较喜欢的小说😂

@龜速苟活中🐢

http://article.netor.net/article/memtext_29520.html

http://article.netor.net/article/memtext_18255.html

http://article.netor.net/article/memtext_18803.html

http://article.netor.net/article/memtext_21857.html

给你安利一下我比较喜欢的小说😂

@龜速苟活中🐢

朗衷

清方史料中杨秀清与石达开的jq

【看了下编辑记录,这还是今年五月份发的,接下来的半年居然没有看书,错了我】


1.《粤匪南北自扰纪略》

“杨秀清等顿萌叛念,遂与石达开两人于丁未二十七年春间由水路潜赴爱山寨商同谋反”

(这段我全程笑出猪叫)

“…石达开、……均为秀清心腹。”

(看出来他是您心腹了,造反大事不叫上紫荆山碳工,反而跑大老远找他,啧啧)


2.《粤氛纪事》

“而其悍莫甚于六年春,石逆由抚饶窜入徽宁,与三年杨逆武昌东下之役,其枭视狼顾,大略相同,…”

(实力盖章两人一个模子出来

不过这里纠正下,东下之役也是小翼同学的手笔)


3.《金陵兵事纪略》

北贼...

【看了下编辑记录,这还是今年五月份发的,接下来的半年居然没有看书,错了我】


  

1.《粤匪南北自扰纪略》

“杨秀清等顿萌叛念,遂与石达开两人于丁未二十七年春间由水路潜赴爱山寨商同谋反”

(这段我全程笑出猪叫)

“…石达开、……均为秀清心腹。”

(看出来他是您心腹了,造反大事不叫上紫荆山碳工,反而跑大老远找他,啧啧)


  

2.《粤氛纪事》

“而其悍莫甚于六年春,石逆由抚饶窜入徽宁,与三年杨逆武昌东下之役,其枭视狼顾,大略相同,…”

(实力盖章两人一个模子出来

不过这里纠正下,东下之役也是小翼同学的手笔)


  

3.《金陵兵事纪略》

北贼曰:“汝将亦党东孽共图报仇以杀我乎?”

(捂脸)



  

4.《贼情汇纂》

“逮甲寅年,贼据江宁日久,为声色所迷,思无为而治,所有政事悉由伪侯相商议停妥,俱禀于石逆,不行则寝其说,行即代杨逆写成伪诰谕,差伪翼参护送杨逆头门,交值日伪尚书挂号讫,击鼓传进,俄顷盖印发出,即由伪东参护送韦逆伪府登簿,再送石逆处汇齐…虽层层传达,而毫无窒捱,曾于一日之内发谕至三百件之多…”


  

老杨很是信赖小翼同学的能力、欣赏小翼的胆略(对不合适的决策大胆否定,而不像个传声筒一样唯唯诺诺看东王眼色行事),emmmm老杨虽然渣别人,但是对小翼真是不错

达开同学也相信东王有容人之度,不会因为自己驳回东殿属官的决议而对自己有非议(所以成了高级打工仔吗一天批300多个文件…😂



  

5.《贼情汇纂》


  

“达开…每见杨贼诡成天父附体造言时,深信不疑,…尊奉洪杨韦三贼若神明。杨贼喜其诚悫,故屡委以军事。”

难为石达开同学了,明明对宗教不感兴趣,还表现地十分配合,估计老杨对他拙劣的演技也心知肚明,嗯投之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吧hhh

6.《十朝诗乘》

相传达开未出时,以赀雄一方,慕游侠,好结纳,无赖者多依之。所居迩一山,为盗窟。有闽商挟重金行,谒达开乞庇。盗怒,率众往,谋纂取之。达开闻盗至,开门延入,语之曰:“壮士所欲者,货财耳!念闽客挟赀行万里外,以谋什一利,果丧其金,何以东归?诚不忍其颠沛。”因出五千金,为客请命。群盗愕然,推谢再三,乃受其半,而闽客得免。

会达开生日,盗感其义,往为寿。或讦之于官,官径捕之下狱。杨秀清夙善达开,纠众劫而出之,遂从秀清叛。其因救人而从贼,固实事也。当金陵内讧,达开自领军出湘赣间,遂围宝庆,众号五十万,所过三日夜人马不绝,湘军气夺,几不能敌。
 

俗套的英雄救帅桥段😂



7.《太平天国野史》


在天京时,又尝于翼王府前立大匾,自题六字其上曰"了不得,不得了",过者莫解。秀清问之,达开笑曰,"此意甚明,成则了不得,不成则不得了耳",秀清默然。其旷达玩世如此。


😂毕竟石达开才是二十三岁的蓝孩子啊

老杨你也够了,脑补了他听报石达开在翼王府捣鬼,按捺不住跃跃欲试的心情,结果看了半天也搞不定哈哈哈哈哈哈


 8.《天王惩戒娘娘记》

“又在前一次,天父曾命西王为天王多纳二妻,而为翼王多纳一女子”——《北华捷报》654号



老杨对小翼的感情生活很上心哦,人家南王也是家眷遇害孤身一人,你咋不关心下嘞?此外奇怪的是,黄姑娘长得那么漂亮,为什么没有落入老洪魔爪?莫非小翼看上她后提前给天父打了预防针?

结论:从金田到金陵,老杨就是爱包办(石达开的)婚姻!







…………………

补充几个有意思的天国文书


  

北王诫谕:“本军师心实不忍,为此特行诫谕,尔等须要认实天父,仰体天王、东王救世之意……”

翼王训谕:“为此特行训谕,尔等良民须要敬天识主,认实东王……”


  

教主:达胞你眼里还有没有朕了???

东王:哎呀不愧是我的媳妇,咳,发音不标准不好意思,是我的心腹


Tuffy
清穆宗同治三年,太平天国十四年...

清穆宗同治三年,太平天国十四年。
破城前两个月:
南京天王府:
“天王,我们应该弃守天京,江西有陈德才大军,浙江有汪海洋大军……”
“不要再说了,我是不会离开天京半步的。”
两月后,即1864年7月,天京失守。太平天国失败。
“呵,昏庸的天王,我李秀成的称号是你封的,万古忠义,呵,不过徒有虚名。”说完,拔剑自刎。

清穆宗同治三年,太平天国十四年。
破城前两个月:
南京天王府:
“天王,我们应该弃守天京,江西有陈德才大军,浙江有汪海洋大军……”
“不要再说了,我是不会离开天京半步的。”
两月后,即1864年7月,天京失守。太平天国失败。
“呵,昏庸的天王,我李秀成的称号是你封的,万古忠义,呵,不过徒有虚名。”说完,拔剑自刎。

朗衷

跟风玩了个Cp短打生成器 张遂谋x石达开 杨秀清x石达开

跟风玩了个Cp短打生成器 张遂谋x石达开 杨秀清x石达开

跬步千里

李惠民:太平军北伐将领作战伤亡细节述略

2019年10月广西贵港“晚清社会与太平天国”学术研讨会论文


内容摘要北伐军之所以堪称太平军中最有战斗力的部队,其原因之一就在于北伐将领们骁勇善战、身体力行,每逢打仗,俱是丞相当先,他们或伤或亡,皆为战斗楷模。林凤祥右臂左腿两受枪伤,李开芳的右膀子上受有枪伤,林李两位主帅被俘后在京皆被凌迟处死。吉文元在连镇与清兵对阵时,一马当先,额角被清军炮火击中,包扎后再战,复被清军箭射腰胁,伤重不治而亡。关于朱锡琨的行踪和伤亡之地,史学界历来存在分歧,牺牲地点或是在阜城,或许在连镇。黄益芸在连镇被清军用炮轰死。北伐将领的英雄事迹众目昭彰,赢得了天京农民领袖的信任和北伐将士的拥戴。


关键词: ...

2019年10月广西贵港“晚清社会与太平天国”学术研讨会论文


内容摘要北伐军之所以堪称太平军中最有战斗力的部队,其原因之一就在于北伐将领们骁勇善战、身体力行,每逢打仗,俱是丞相当先,他们或伤或亡,皆为战斗楷模。林凤祥右臂左腿两受枪伤,李开芳的右膀子上受有枪伤,林李两位主帅被俘后在京皆被凌迟处死。吉文元在连镇与清兵对阵时,一马当先,额角被清军炮火击中,包扎后再战,复被清军箭射腰胁,伤重不治而亡。关于朱锡琨的行踪和伤亡之地,史学界历来存在分歧,牺牲地点或是在阜城,或许在连镇。黄益芸在连镇被清军用炮轰死。北伐将领的英雄事迹众目昭彰,赢得了天京农民领袖的信任和北伐将士的拥戴。


关键词: 太平天国;太平军;北方战场;北伐将领;伤亡细节


1853年太平天国建都南京后,派出了素质最好、纪律最严、战斗力最强的部队开始北伐。北伐军一路疾驰北上,势如破竹。北伐军扎住天津之后,之所以能在极其艰辛困苦状态下顽强坚守、奋勇御敌,不仅与北伐军纪律严明、号令统一有关,也与北伐将领们骁勇善战、身体力行的表率作用有着直接关联。北伐将领包括林凤祥、李开芳、吉文元、朱锡琨以及各位检点、指挥、将军、总制、监军、军帅、师帅、旅帅等,尤其是北伐高层将领在各项战役中,披坚执锐,或伤或亡,皆堪称战斗楷模。林凤祥、李开芳、吉文元、朱锡琨、黄益芸等身先士卒,以身作则,在战斗中表现出来的那种赴汤蹈火,一往无前的英勇气概,毫无疑问地起到了感染士兵、鼓舞士气的激励作用。

一、林凤祥伤亡细节

太平军北伐主帅林凤祥,“系广西桂平县人”。[①]1851年,林凤祥在广西永安加入太平军,在一路北上的战斗中奋勇杀敌,无所畏惧,表现格外勇敢果断,在攻克武昌时率先登城,升天官副丞相。此后,挥师东进,在连克九江、铜陵、芜湖等地的战斗中冲锋陷阵,率先抵达南京城下。在太平军攻打南京战斗中,林凤祥又是首先破门入城。建都天京后,继续东下,迅速攻占扬州、镇江。后来林凤祥之所以被指定为北伐主帅之首,不仅因为他具有豁达大度、辞尊居卑、勇敢果断、坚毅刚劲的品质,并且自身具备杰出的军事指挥的才能,又能够集思广益,博采众长。太平军士兵说:“每逢打仗,俱是丞相当先。”[②]北伐军之所以能在作战中勇往无前,固然与严明的作战纪律有关,而将帅们身先士卒率先垂范则对执行纪律有重要影响作用。有史料详细地记述了北伐军将士们这种表率战法的具体执行情况:“贼营出阵,皆以大率小,如伪丞相当头;次伪检点、左右伪指挥;次伪将军;次九军伪总制,率各属下伪典官、监军、军帅、师帅、旅帅、卒长、司马等。以三军居中,六军分左右翼。伪总制进则视伪指挥之旗,退则视伪丞相之旗。众贼目进退,皆随伪总制之旗。”[③]

由于北伐军最高统帅常常披挂上阵,难免遭受清军各式各样武器攻击,导致负伤挂彩,或重及死亡。主帅林凤祥除了《粤匪南北滋扰纪略》所说“在怀庆时身受炮伤”,[④]在连镇的激烈战斗中再次身负枪炮重伤。特别是后一次在连镇“受伤甚重”,甚至危及生命。有人曾发表文章谈及林凤祥的“手臂中箭”之说,[⑤]其实,真正导致负伤的原因是被清军枪炮所伤。咸丰五年(1855)正月十九日,清军对四面受敌的东连镇太平军发动总攻,太平军在林凤祥率领下,仍然死力抗拒。清军“先将贼巢木城焚燃,四面火光烛天,枪炮向内击打,歼毙无数。仰赖圣主天威,首逆林风详(祥)身受重伤”。[⑥]林凤祥在《自述》中也承认自己被枪炮击伤的情况属实,“今年正月十九日,官兵攻破连镇,我因受了重伤”。[⑦]那么,此次林凤祥所受枪炮重伤究竟伤在何处?北伐军文书陈思伯在《复生录》中予以了详细记载,他说此役林凤祥受伤的确切部位是右臂左腿,“正月十九日一仗,林逆右臂左腿两受枪伤”[⑧]。以上三方面史料基本吻合,情况属实无疑。

在清军猛烈炮火轰击下,北伐军连镇的防御岌岌可危,主帅林凤祥与太平军将士共进退同患难,“逆首林凤祥身受重伤,伙匪稍却”。[⑨]此刻清军“将木城攻破,兵刀相接,痛加殄剿。贼巢以内,遍地火光,屋宇墙垣被火烧塌,压毙逆匪无数。逆党见势已败,纷纷投河者无数。”[⑩]林凤祥身负重伤,被部下抬移入地洞内藏身,“非乘舆难以行走”。[11]当地洞入口被清军发现后,他便准备以死拒之,复又服毒。被清军在洞中俘获后,“抬至大营医解”。[12]第二天,清军参赞大臣僧格林沁在向清廷汇报时证了这一点,他说:“幸搜获尚属迅速,得以即时医解,大约不妨。”[13]

僧格林沁委派户部侍郎瑞麟、总兵经文岱,将被俘的林凤祥押解槛送京师巡防处,正月二十四日途经天津时,押解人员为了不使奄奄一息的林凤祥死于途中,还专门曾找医生为他进行过医治。据天津团练总局档案记载,“经、瑞大人过去,在西沽住下。二十四日请苏先生与林凤祥治胳膊,”[14]即设法为林凤祥医解诊治,确保押解途中的性命无虞。途径天津为林凤祥诊治医伤,与在连镇大营为林凤祥解毒的目的一致。1855年3月14日押解人员抵京,将林凤祥等六人交巡防处。

1855年3月15日,林凤祥在北京菜市口被凌迟处死,“行刑之日,观者如堵”。[15]面对酷刑,他从容不迫,面不改色,据潘士安的《玉珍河钓徒见闻杂记》记载,“刀所及处,眼光犹视之,终未尝出一声”。林凤祥的牙齿被人保存收藏,直至19OO年八国联军焚掠皇宫时丢失,[16]现仍不明下落。

二、李开芳伤亡细节

太平军北伐主帅李开芳是广西武缘(今武鸣)人,其成长经历、所任职务级别晋升与林凤祥大致相同,在北伐前担任地官正丞相。在领导方式和指挥行为上,两者略有差异,李开芳具有机智灵活、能征惯战、履险如夷、随机应变的能力,其性格表现和行为风格与林凤祥形成了优势互补,在身先士卒的表率作用上,两者皆能以身作则。

太平天国前期军事斗争中,李开芳一路冲锋陷阵,攻城拔寨,皆可谓是骁勇善战的虎将。在太平天国北伐战场上,他身体力行,首当其冲。在独流被俘的张兴保说,李开芳丞相在静海战斗中,“右膀子上受有枪伤”。[17]当北伐军被清军围困于连镇之时,李开芳得知南京续派北援军,已到山东临清州,主动提出兵分两路,自己率领630多名骑兵南下接应,以扭转北方战场的被动局面。当时李开芳临危不惧,奋不顾身,冒死突出重围,“离营盘之左两箭多远,纵马闯过。连一昼夜窜了三百多里,窜至高唐。”[18]

李开芳率领北伐军在高唐坚守9个月后,转移至冯官屯,最后在冯官屯被俘。李开芳尽管身负重伤,在清军大营内仍能泰然自若,面对周围持刀环立的清军卫兵,他怒目而视,“仰面四顾,毫无惧色”。[19]在被槛送北京途中,李开芳始终拒绝饮食,一路滴水未进。负责押解的贝子德勒克色楞等“屡向妥为开导,令其少进饮食,该逆仍复不肯。”[20]

李开芳被押解到达京师后,于1855年6月11日在北京菜市口被凌迟处死。据史料记述,李开芳受刑时,“已被数刀,犹能仰首张望”。当刽子手正捆绑其他死刑犯时,李开芳“一脚将刽子手踢死,挣脱欲逃。兵丁等惊而却步。数武官共以枪刺倒,乃得受刑,临死犹凶横如此。”[21]

三、吉文元伤亡细节

太平军北伐统帅吉文元是广西桂平人,参加太平军起义后,历任侍卫、将军、指挥、春官副丞相。1853年奉命与林凤祥、李开芳汇合统兵北伐。他由浦口速进至亳州,在凤阳会师合股,经安徽、河南、山西,挺进直隶。每战冲锋在先,所向披靡,以功封平胡侯。1854年3月北伐军退至阜城驻守,在与清兵对阵时,一马当先,额角被清军炮火击中,包扎后再战,复被清军箭射腰胁,身受重伤不治而亡。

关于吉文元被射杀的细节情况,按照清军前线统帅僧格林沁奏折的说法是:

咸丰四年二月二十五日,“奴才僧格林沁在阜城西门外督队,奴才胜保在东门督攻贼巢,连用大炮轰击,逆匪情急出拒,即令我兵开放枪炮,并传令吉林马队由东北抄杀。见贼队中有大黄方旗一面,骑马贼目头戴黄风帽,我兵即开炮向击,吉林、黑龙江马队枪箭齐施,射中该逆腰胁等处。旋见该贼目身带三箭,跌马倒地,群逆抢回,我兵乘势追杀数十人。逆众奔回垒中,枪炮死拒,我兵阵亡一人,未能攻入。伏查二十五日在东门外打仗射死贼目系吉林甲兵金升、黑龙江甲兵伊勒喜二名”。[22]事后又据投出难民供称,其为“伪丞相吉文元额角中有炮伤,腰胁中箭数枝,登时毙命,逆匪当将尸身抬回,埋在县署后院”。[23]

咸丰四年三月初二日,清朝内阁奉上谕,对射杀吉文元的吉林甲兵金升、黑龙江甲兵伊勒喜赏给六品翎顶,予以奖赏,以示鼓励。

太平军陈思伯在回忆录中,记述吉文元被清军射杀的细节则略有不同:

“驻阜城约有两月,忽一日伪春官副丞相吉明远(文元)与马队中一蓝顶花翎官员比枪,吉明远(文元)枪药是贼营所造,磺少力缓,枪声同响而吉枪子甫出,即先中喉身死。”[24]

上述关于吉文元牺牲细节的两段记述,虽然略有差异,但是透过这些文字可以反映出作战双方短兵相接、扣人心弦的厮杀场景。吉文元冒着枪林弹雨,一马当先,亲临阵前,既体现他对太平天国事业的赤胆忠心,也展示了他勇冠三军,临危不惧的无畏品质。

四、朱锡琨伤亡何地之谜

太平军北伐统帅朱锡琨是广西博白人,金田起义时曾任右军长,后逐渐被提升为监军、总制、将军、指挥、检点。1853年5月,受命担当北伐后续部队主帅,由浦口登陆后,原本准备追随林凤祥汇合北上,因错路误入六合。当晚,驻宿六合城外,因被该县署理知事温绍原引燃军营火药,太平军猝然溃散,一夜血战之后,死伤惨重。朱锡琨带领残部侥幸冲出后,迅速赶到临淮关与林凤祥、李开芳、吉文元等部汇合北上。北伐军经安徽、河南、山西,挺进直隶,长驱直入,势不可当,兵临天津。朱锡琨“升秋官正丞相,九月封剿胡侯”。[25]

关于朱锡琨的行踪和伤亡之地,史学界历来存在分歧。太平军北伐研究专家张守常先生,起初曾认为,朱锡琨早在六合的火灾中“不幸阵亡”。[26]他的主要依据是《贼情汇纂》的《朱锡琨传》所记载的“行抵六合,为官兵诱至小河歼毙。”但是,根据北伐主帅林、李、吉、朱四人在朱仙镇具名发出的《北伐回禀》,显然,朱锡琨并未在六合牺牲。有的学者认为,朱锡琨在河南朱仙镇发出《北伐回禀》之后,才在史籍中销声匿迹,不见踪影。譬如,罗尔纲先生曾在《太平天国史稿》中说,“锡琨到朱仙镇后事迹不详”,死于何地待考。

北伐军主力部队由巩县渡汜水北上,后卫部队未渡河而被迫南下,史称“南归军”。南归军的最高将领是谁,史学界至今并无定论。有些学者则提出,朱锡琨一直负责北伐军的断后任务,作为北伐军四大统帅之一,完全有可能成为北伐军中的黑旗军统帅,北伐南归军的最高首领应该是他。蔡树荣同志在2014年11月上海太平天国失败150周年学术讨论会上提交的论文《亦考朱锡琨的行踪》中提出,南归军“一路行军作战,有章有法。明显地表现有一位他们信服的统帅,率领他们胜利地战斗在南归途中。”[27]蔡文认为,朱锡琨就是这支部队的统帅,并根据张亮基的奏折内容判断,朱锡琨就牺牲于宋埠战役。张亮基在咸丰三年八月十三日奏折中称:“宋埠枪毙一贼首,贼党殡以大棺,秘埋山下。贼退之后,始据居民告知,当经外委李光太、把总吴明山劈棺验视,系满发老贼,年约三十余,其中遍用黄绫缠裹,头戴黄边风帽,胸膛为抬枪子所洞,亦不知其姓名。”[28]

另外,有些北援军史料中曾因出现过朱锡琨的名字,故而有学者推测,朱锡琨率领南归军与西征军汇合后,他本人可能很快回到了天京汇报了情况,天京政权大约是听了朱锡琨的报告之后,大受鼓舞,决定立即派兵赴援北伐军,这样朱锡琨就随北伐援军再次出征,所以他又出现在了太平天国北方战场。[29]有学者推测由朱锡琨担任南归军统帅,经南下湖北,再转安徽返回天京汇报,不仅促成北援军的成行,而且还使得为什么北援军中出现朱锡琨名字的问题也有了解读的头绪。这个历史假设使朱锡琨在朱仙镇断线行踪之后,又有了完整链接,譬如,王宏斌在《太平军将领朱锡琨行踪考》一文中说:在发出北伐回禀之后,“朱的名字在几个月之后,又出现于北伐援军的队伍中,并和北伐援军的将领们一道阵亡于山东曹县。”[30]其依据是《山东军兴纪略》记载所说,北援军失利后,“凡凫水南渡之贼,击溺略尽。匪酋许宗扬、黄益芸、朱希昆皆沉诛”。[31]依靠这个“归入南归军”的学术假设来解释朱锡琨失踪之谜,如果得到确切史料证实当然可以成立。同样,朱锡琨在朱仙镇之后的断线之谜,如果在渡河的北伐军中又寻找到了确切行踪证据,归入南归军的上述假设,便不攻自破了,而且是釜底抽薪。

从太平天国高层部署的北伐战略计划看,并没有安排朱锡琨南下的步骤。“杨秀清叫我回金陵,派我同伪地官正丞相李开芳、春官副丞相吉文元、检点朱姓,带九军兵渡黄河。”[32]林凤祥在供词中的这段话,应是说明朱锡琨渡过了黄河的最有力证据。作为殿左三检点,他所带领的右军不仅已经渡过黄河,而且一直是北伐军中一支重要力量。北伐出征的当年,朱锡琨就被天京“升秋官正丞相,九月封剿胡侯”的消息[33] 但是,因通信联络不畅,一直并不晓知,以至北伐军被俘人员一直皆称军中有三位丞相。当时识别北伐军主帅的特殊标识之一,是看坐骑的装饰,即“三个丞相李姓、林姓、计(吉)姓出来,马上俱挂铃铛。以下的官,皆不准挂铃铛”。[34]朱锡琨没有享受丞相待遇,即便有马骑也仅是打着黑旗的将领,他并不知自己已经被天京荣升丞相。从林凤祥、李开芳被俘后的供词来看,他们到死也都不知道朱锡琨被封丞相之事。

既然朱锡琨已渡黄河,有的学者还推测,朱锡琨的牺牲地点在山西平阳。盛巽昌先生2014年11月在上海太平天国失败150周年学术讨论会上发言时说,林凤祥率领北伐军自怀庆拔队绕道北上,军纪严明。但是,途径山西平阳府时,因黑旗将领被该地团练炮击而亡,大开杀戒,几近屠城,房屋建筑悉为灰烬。盛先生认为,当时炮击死亡的黑旗将领就是朱锡琨。不然的话,林凤祥不至于在平阳府出现“前抚民、后屠戮”的巨大反差。[35]《复生录》对此事也有详细记载,太平军逼近平阳时,“城外关厢,未设防兵,客商迎降,林逆下令保全,不准擅取一物,违者立斩。”然而进入平阳府城,“遇守城乡勇,试放一炮,适毙贼营大旗手一名,林逆怒甚,传令攻破此城,全杀无遗。……城内则搜杀三日,男妇老幼尸身枕藉;临行又纵火焚烧,一城化为灰烬。”[36]这位大旗手何等人也?难道说大旗手就是朱锡琨,他的死竟然让林凤祥实施了如此残忍的大规模报复方式?另据《癸丑兵燹记》记述说,“抬炮者多系郡人,倒轰之,贼大溃,歼一渠魁,首尾不相援。……所掳郡人多逸去。漏约三下,贼复回城,益怒,屠郡城,商民死者相枕籍。”[37]但是,将“大旗手”“渠魁”视为朱锡琨,毕竟只是一种推测,仍缺乏确凿史料依据证明,况且有地方志资料表明北伐黑旗军将领后来还到过直隶。据《藁城乡土地理》记载,北伐军途径藁城徐村时,“父老以酒肉迎之,及将帅至,皆下马拜谢。语村人曰:吾党各军皆以旗帜别,秋毫无犯,诸君无恐。惟黑旗军间有杀戮,在诸君之后,倘彼等至,诸君可避也。村人不信,卒多被掳。”[38]据此可知,北伐军中的黑旗将领确实进入直隶,起码抵达直隶正定之东的藁城。

其实,太平军陈思伯在《复生录》中,明确地提到了朱锡琨的最后踪迹。他说在撤退到直隶阜城时,自己曾入朱锡琨统领右军先锋营中暂歇,并亲眼见证朱锡琨率领太平军奋勇击退清军的场面。“至五更始到阜城县外一营,因天未明,不便进城,询知是右军贼目朱检点所带先锋营,即入暂歇。不料黎明时,马步官兵一齐合围,四面攻击,彼此不能相顾。……午后右军贼营踏陷一半,官兵入内喊杀连天。予料此次万无生理,坐近北营边,举刀及颈待死。忽朱逆率众贼各用砖石夺力抛击,兵多受伤,复赖城贼出援,官军始退,复又得生。”[39]应该相信陈思伯对这次死里逃生的经历记忆深刻,文字记述应该是慎终如始,问心无愧。故此可知,朱锡琨统领右军先锋营在攻占直隶阜城之战确实再次现身。自阜城之战而后,才算真正销声匿迹,下落不明。

太平天国史研究专家姜涛先生,对朱锡琨的牺牲踪迹问题也曾发表过很有见地的分析。他认为,根据目前掌握的史料情况分析,只可能做一些“合情推理”,也许能够发现些蛛丝马迹而有所突破,但这个问题由于没有确切的新史料,最终也许会成为一个历史之谜。姜先生在《中国近代通史》第二卷中,推测朱锡琨有可能就阵亡于扎住阜城期间。因为据僧格林沁的奏稿记载,三月二十六日(4 月 23 日),清军在交战中,“毙贼二三百名,内穿黄衣贼一名、穿红衣贼十余名、执黄旗贼目数十名。昏黑之后,毙贼不知数目。”[40]这位穿黄衣者有可能就是朱锡琨。

同样是根据上述提及的一些史料依据,张守常先生也修改了此前“阵亡于六合”的结论,他在《太平天国北伐史》一书中提出了更为接近历史真实的假设,即朱锡琨牺牲地点或是“在阜城,也许是在连镇”。[41]这个观点与罗尔纲先生的《朱锡琨传》中所主张的看法基本一致,罗先生后来也认为,朱锡琨“当牺牲于甲寅四年(1854)二月阜城这一役后,至乙荣五年(1855)正月三十一日连镇覆没这一段时间内”。[42]

五、黄益芸伤亡细节

太平军北伐将领黄益芸是广西博白人,据《贼情汇纂》记载,“益芸本名益云,因避冯云山讳,故改之。”黄益芸有使用草药治疗疾病的特长,被封为拯危急监军,后逐步被提升为总制、将军。“四月升殿右十六指挥,与朱锡琨带六军贼众北犯,接应林凤祥等。”[43]北伐出征的当年,黄益芸被天京“升秋官副丞相,九月封灭胡侯”[44]的消息,而北伐军上下一直并不知晓。关于黄益芸的行踪和伤亡之地,与朱锡琨一样,史学界历来存在分歧。起初,许多学者都曾认为,黄益芸与朱锡琨一样早在六合的火灾中“为官兵所毙”,其主要依据是《贼情汇纂》中《黄益芸传》的记载。罗尔纲先生认同,黄益芸“行军错路误入六合,夜宿营,不慎失火,被焚牺牲”[45]的说法。

另外,还有些学者主张黄益芸在六合未死,而是继续北上了,但是他未渡过黄河,而是随南归军返回了天京,1854年3月随北伐援军再次出征,当北援军在临清失利后,在南撤途中被山东地方团练杀害。[46]

实际上,当时黄益芸与朱锡琨都侥幸从火海中一起冲出,并急速追赶到临淮关与林凤祥、李开芳、吉文元所部汇合北上,后经安徽、河南、山西,挺进直隶,长驱直入,势不可当,兵临天津。后来黄益芸在退守连镇时,还被晋升为检点,1854年12月,在连镇被清军炮火炸死。黄益芸至死也不知道,1853年他早已被天京荣升为“秋官副丞相”,1854年10月被封为“灭胡侯”。

虽然黄益芸的名字在渡河后的进程中很少被文献提及,但是,黄益芸确实一直跟随林凤祥率领的北伐军坚持到了连镇,确凿的证据就是在连镇被俘的黄益峰供词。黄益峰是黄益芸的族弟,他是被族兄黄益芸在广西拉入太平军的。黄益芸在连镇牺牲后,黄益峰替补了族兄原来的指挥职位,所以他的供词应该非常可信。他在供词中说,“七月间洪秀全带贼从庄上过,我见贼中有我族兄黄益沄(沅与芸音近,似笔录听辨之误),将我叫去服役。那时黄益沄当百长,后在道州得监军,在南京得总制,到扬州得将军,回到南京得了指挥,到连镇得了检点。上年十二月被官兵用炮轰死。”[47]当然,黄益峰在录口供时,也不知道黄益芸被封“秋官副丞相”和“灭胡侯”的事实。

为什么朱锡琨、黄益芸在部分史书中又均被记述为北援军的将领呢?譬如,《平定粤匪纪略》作者的附记中,“咸丰三年四月,贼众北犯,锡锟、益芸行抵六合,败归。是年十月,复与许宗扬窜山东,为林凤祥应援”。之所以后来史书中出现此类朱锡琨“北援林凤祥”、“与林凤祥汇合”等记述,皆为北伐之初由朱锡琨、黄益芸带六军追赶林凤祥之举而衍生出的讹传,上述“北援”等说法应该都是难以成立,不足为信的。以《贼情汇纂》记述的“四月杨贼令锡琨与黄益芸带六军贼众北犯,并接应林凤祥等”为例说明,这里所讲的“接应林凤祥”,即与林凤祥汇合,是指1853年5月北伐初在临淮关的汇合,但却被讹传为后来的1854年的北上救援。所以说,“接应北伐”与“北援接应”名似实非,两不相干,并非一回事。

综上所述,五位北伐军将领的作战伤亡细节来看,其英雄事迹众目昭彰,他们都赢得天京农民领袖的信任和北伐将士的拥戴,拥有北伐战场上军事指挥的绝对权威。太平天国天京方面对北方战场的各位将领封侯的功绩奖赏,无疑是对他们北伐战绩和英勇表现的充分肯定。只可惜对北方战场主帅的封号,因通信困难所致,直至牺牲前他们也不曾得知。太平天国癸开十三年(1863),林凤祥被追封为“求王”,全称为“殿前夏季电察天军顶天扶朝纲求王协千岁”;李开芳被追封为“请王”,全称为“殿前春季电察天军顶天扶朝纲请王合千岁”;吉文元被追封为“祝王”,全称为“殿前秋季电察天军顶天扶朝纲祝王洽千岁”。林凤祥、李开芳皆开国功臣,死后所追封王位,“其子袭之”[48]


[①] 北伐主帅林凤祥的籍贯问题,学术界一直存有分歧,据《林凤祥自述》记载,“系广西桂平县人”。详见《绵愉奏审录林凤祥等人供词折》,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清代档案史料丛刊》第5辑,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161页。

[②]《张维城口述》,《近代史资料》1963年第1期(总30期),中华书局1963年版,第14页。

[③] 佚名:《虏在目中》,《太平天国资料——近代史资料增刊》,科学出版社1959年版,第22页。

[④] 姚宪之:《粤匪南北滋扰纪略》,中国史学会济南分会编:《山东近代史资料》第1分册,山东人民出版社1957版,第24页。

[⑤] 周穗成:《林凤祥李开芳被俘原因及就义经过事迹的新发现》,《进步日报》,1953年8月29日。

[⑥]《僧格林沁等奏攻占连镇生擒林凤祥等情形折》,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清代档案史料丛编》第5辑,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159页。

[⑦] 《绵愉奏审录林凤祥等人供词折》,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清代档案史料丛编》第5辑,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161页。

[⑧] 陈思伯:《复生录》,《近代史资料》1979年第4期(总41号),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48页。

[⑨] 《僧格林沁等奏攻占连镇生擒林凤祥等情形折》,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清代档案史料丛编》第5辑,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159页。

[⑩] 《僧格林沁等奏攻占连镇生擒林凤祥等情形折》,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清代档案史料丛编》第5辑,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159页。

[11] 陈思伯:《复生录》,《近代史资料》,1979年第4期(总41号),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49页。

[12]《僧格林沁等奏攻占连镇生擒林凤祥等情形折》,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清代档案史料丛编》第5辑,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159页。

[13]《僧格林沁等奏遣撤官兵分起日期等事折》,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清代档案史料丛编》第5辑,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164页。

[14] 天津市历史博物馆藏:《天津团练总局启事》,见张黎辉:《林凤祥箭伤被俘的新证据》,《近代史资料》总76号,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9年版。

[15] 李恒:《宝常斋丛稿》卷82,《甲癸梦痕记》,第4页,见张守常:《太平军北伐资料选编》,齐鲁书社1984年8月版,第555页。

[16] 邓之城:《古董琐记》,卷4,中国书店1991年版。

[17]《张兴保供词》,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清代档案史料丛编》第5辑,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171页。

[18]《李开芳又供》,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清代档案史料丛刊》第5辑,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166页。

[19] 龚洤:《耕余琐闻》癸集,张守常:《太平军北伐资料选编》,齐鲁书社1984年8月版,第666页。

[20]《德勒克色楞等为李开芳患病并改水路押解进京事咨巡防处文》,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清代档案史料丛编》第5辑,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160页。

[21] 龚洤:《耕余琐闻》己集,张守常:《太平军北伐资料选编》,齐鲁书社1984年8月版,第556页。太平军北伐史专家张守常,曾听山东高唐籍画家李苦禅亲口讲述过李开芳在临行刑时,踢死一名刽子手的这个传说。

[22]《僧格林沁等奏请将射死敌目吉文元之吉林甲兵奖励片》,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清政府镇压太平天国档案史料》第13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4年版,第45页。

[23]《僧格林沁等奏请将射死敌目吉文元之吉林甲兵奖励片》,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清政府镇压太平天国档案史料》第13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4年版,第45页。

[24] 陈思伯:《复生录》,《近代史资料》1979年第4期(总41号),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43页。

[25] 张德坚:《贼情汇纂》卷2,《剧贼姓名下》。中国史学会主编:《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太平天国》第3册,神州国光社1953年版,第54页。

[26] 张守常:《朱锡琨》,见《太平天国大辞典》,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5年版,第387页。

[27] 蔡树荣:《亦考朱锡琨的行踪》,见上海太平天国史专业委员会编:《太平天国失败150周年学术讨论会论文集》,2014年11月印刷版,第246页。

[28]《张亮基等奏报查明进剿出力弁兵勇请旨奖叙折》,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清政府镇压太平天国档案史料》第9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3年版,第227页。

[29] 王宏斌:《太平北伐军将领朱锡琨行迹考——兼及北伐军南下部队归宿问题》,河北、北京、天津历史学会编:《太平天国北伐史论文集》,河北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268页。苏双碧:《北伐风云》,光明日报出版社1993年版,第80页。

[30] 王宏斌:《太平北伐军将领朱锡琨行迹考——兼及北伐军南下部队归宿问题》,河北、北京、天津历史学会编:《太平天国北伐史论文集》,河北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265页。

[31]《山东军兴纪略》卷一之中,《粤匪二》,第十三页,同治十三年刊本。

[32] 《绵愉奏审录林凤祥等人供词折》,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清代档案史料丛编》第5辑,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161页。

[33] 张德坚:《贼情汇纂》卷2,《剧贼姓名下》。中国史学会主编:《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太平天国》第3册,神州国光社1953年版,第54页。

[34]《张兴保供词》,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清代档案史料丛编》第五辑,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170页。

[35] 盛巽昌:《实说太平天国》,上海书店出版社2017年版,第178页。

[36] 陈思伯:《复生录》,《近代史资料》1979年第4期(总41号),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39页。

[37] 刘玉玑修,张其昌等纂:《临汾县志》卷5,《癸丑兵燹记》,民国二十二年排印本。张守常:《太平军北伐资料选编》,齐鲁书社1984年8月版,第352页。

[38] 林翰儒:《藁城乡土地理》,利文石印局民国十二年出版,第22页。

[39] 陈思伯:《复生录》,《近代史资料》1979年第4期(总41号),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42页。

[40]《僧格林沁等奏报连日诱敌出巢官兵屡获胜仗折》,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清政府镇压太平天囯档案史料》,第13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4年版,第416 页。

[41] 张守常、朱哲芳:《太平天国北伐西征史》,广西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第156页。

[42] 罗尔纲:《太平天国史》,第3册,中华书局1991年版,第1885页。

[43] 张德坚:《贼情汇纂》卷2,《剧贼姓名下》,见中国史学会主编:《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太平天国》第3册,神州国光社1953年版,第54页。

[44] 张德坚:《贼情汇纂》卷2,《剧贼姓名下》。中国史学会主编:《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太平天国》第3册,神州国光社1953年版,第54页。

[45] 罗尔纲:《太平天国史》,第3册,中华书局1991年版,第1886页。

[46] 陈宝辉:《黄益芸》,见《太平天国大辞典》,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5年版,第520页。

[47] 《绵愉奏审录林凤祥等人供词折》,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清代档案史料丛编》第5辑,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162页。

[48] 罗尔纲:《李秀成自述原稿注》,中华书局1982年版,第362页。


阿D地理

太平天国建都南京,其天王府原名"煦园",早先为明朝的一处园林王府,在清朝被征用为两江总督衙门,园子几经易手成为了农民政权的中心。后以短嗨告终。《Heyday·Today》

太平天国建都南京,其天王府原名"煦园",早先为明朝的一处园林王府,在清朝被征用为两江总督衙门,园子几经易手成为了农民政权的中心。后以短嗨告终。《Heyday·Today》

阿D地理
在中国历史上农民运动也达到过它...

在中国历史上农民运动也达到过它的盛世之期,还建立了太平天国政权,定都江宁(南京),建皇宫“天王府”。《Heyday·Today》

在中国历史上农民运动也达到过它的盛世之期,还建立了太平天国政权,定都江宁(南京),建皇宫“天王府”。《Heyday·Today》

Evan.Walvs

自调染🌾

太平天国(↓这个文案一定要看一看,太好玩了)

“但是有一个地方,洪秀全始终不愿意改革和放弃,那就是他坚持声称自己是耶稣的亲弟弟,上帝的二儿子。而且在太平天国里还有三个爷,这简直太逗了。因为洪秀全最开始看到的那本《圣经》,其实叫《劝世良言》,是一个名叫梁发的半吊子教徒,从《圣经》里半粤语半汉语地摘录下来的,梁发觉得大部分中国人都看不懂《圣经》,而且他翻译出来的名字也特别搞笑,上帝耶和华被他给翻译成“爷火华,洪秀全一看这个名字,立即觉得这“爷”字也很重要,原来上帝是一位“爷”,上帝的儿子叫“爷苏”,也有一个“爷”字。洪秀全就琢磨,我也要当爷,我丶“爷火华”和“爷苏”就是爷仨好了。于...

自调染🌾

太平天国(↓这个文案一定要看一看,太好玩了)

“但是有一个地方,洪秀全始终不愿意改革和放弃,那就是他坚持声称自己是耶稣的亲弟弟,上帝的二儿子。而且在太平天国里还有三个爷,这简直太逗了。因为洪秀全最开始看到的那本《圣经》,其实叫《劝世良言》,是一个名叫梁发的半吊子教徒,从《圣经》里半粤语半汉语地摘录下来的,梁发觉得大部分中国人都看不懂《圣经》,而且他翻译出来的名字也特别搞笑,上帝耶和华被他给翻译成“爷火华,洪秀全一看这个名字,立即觉得这“爷”字也很重要,原来上帝是一位“爷”,上帝的儿子叫“爷苏”,也有一个“爷”字。洪秀全就琢磨,我也要当爷,我丶“爷火华”和“爷苏”就是爷仨好了。于是,洪秀全最开始在广西最偏僻的紫荆山区的客家人地区去传教的时候,靠的就是“我们爷仨”这个说法。洪秀全自称,我有一个了不起的爸爸叫“爷火华”,我还有一个哥哥叫“爷苏”,我是“爷火华”的二儿子,我们爷仨都特别棒,只要你们跟我走,我们爷仨会永远保佑你们。”
                                                                    《晓松奇谈》

大漠孤山

太平军与湘军的胜负逻辑

——《曾国藩》读后

太平天国运动是我国历史上一场轰轰烈烈的农民革命运动,开创了中国近代无产阶级革命的先河。然而最终太平天国却走向悲壮的惨败,其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然而总结起来也不难罗列出一些太平军与以曾国藩为首的湘军此消彼长的胜负逻辑。

一.势态的此消彼长

当曾国藩墨絰出山(咸丰二年,1852年,时年43岁。墨絰,穿着孝衣的意思,其时曾正在家中守母孝),开始组织湘勇团练时,太平军却正处于极盛时期,此时正定都天京(现南京,1853年),拥有几十万大军,杨秀清、石达开、韦昌辉、曾天养、李秀成、陈玉成等干将云集。这支队伍积累了丰富的战斗经验,对腐败的清军官军的战斗几乎是所向披靡,战无不胜,两年...

——《曾国藩》读后

太平天国运动是我国历史上一场轰轰烈烈的农民革命运动,开创了中国近代无产阶级革命的先河。然而最终太平天国却走向悲壮的惨败,其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然而总结起来也不难罗列出一些太平军与以曾国藩为首的湘军此消彼长的胜负逻辑。

一.势态的此消彼长

当曾国藩墨絰出山(咸丰二年,1852年,时年43岁。墨絰,穿着孝衣的意思,其时曾正在家中守母孝),开始组织湘勇团练时,太平军却正处于极盛时期,此时正定都天京(现南京,1853年),拥有几十万大军,杨秀清、石达开、韦昌辉、曾天养、李秀成、陈玉成等干将云集。这支队伍积累了丰富的战斗经验,对腐败的清军官军的战斗几乎是所向披靡,战无不胜,两年多的时间便从广西一路北上东进,连克湖南、湖北、江西、江苏,定都天京(但太平军是边打边走,流动战斗,到南京之前并未建立任何根据地。)

而初次出山领导湘勇队伍打仗的曾国藩,开始并不顺利,虽然其湘勇纪律严明,训练刻苦,但经验很少,初期与太平军的交战是败多胜少,与石达开的初期较量中,湘勇是三战三败。曾国藩本人也几次险于丧命。

在这种力量对比十分悬殊的情况下,双方的势态却是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着的。太平军自定都天京后,洪秀全更过起了皇帝般的生活,沉迷于骄奢淫逸之中,其后竟十年没有怎么出过宫门,更不用说亲自带兵打仗。其唯一可称得上工作内容的除了下发命令外,可能就是研读和批注《圣经》,用更多的《圣经》内容来解读自己为天父之子的理论。

而此时的曾国藩则以儒训“立德、立功、立言”为目标,励精图治。于初创的事业,广纳人才、严格训练;于自身修养,勤奋节俭、节身自好、不近女色。同时谨慎处理与朝廷、当地政府等的关系。如此不过几年,便建立了一支强大的陆军和水师。

以太平天国内讧(1856年)为界,双方的实力对比开始发生变化。太平天国内讧的结果是东王杨秀清、北王韦昌辉相互残杀至死,翼王石达开带兵出走,洪秀全对异性兄弟失信,太平天国其实已经是一盘散沙。新一代将领李秀成、陈玉成等虽然仍然实力不凡,但内讧造成的心理上的阴影,致使精神上的团结已经不复存在,加上洪秀全大封同姓兄弟,致使这些立过汗马功劳的异性将领失去了原有的奋斗目标,团队凝聚力大大下降,甚至产生了各自为政的局面,比如李秀成产生了经营自己的苏福省(如今的江苏省)的念头。

因此,从大势上来说,曾国藩出山时,正是太平天国走向下坡路的时候。

二、军事力量对比

石达开因内讧带兵出去时,号称带走了二十万军队,加上李秀成、陈玉成也各有十万之众,当时太平军总计应有五十万军队之众。而曾国藩的湘军从开始的几千人,到攻克天京时,也不过十万之众。因此单纯从军事力量上,太平军一直有着巨大的优势。

然而正如前述,当内部分崩离析、相互猜忌,团队失去了共同的信仰和目标,人数再多也只是大而不强。而湘军自始至终都在曾国藩的统一管控和指挥下,保持着强大的凝聚力和战斗力。

三、信仰和旗帜

洪秀全开创了拜上帝教,并以天父之子自居,这在起义之初,对于聚合人心,拉笼队伍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况且太平军成员多是受压榨的农民,没什么知识文化,很容易接受这样的信仰。但在后期,特别是定都天京后,仍然使用这一教义,来对待有些知识文化的各个王,就是失策了。所以,太平军的领导层(洪、杨)没有将信仰体系发扬光大,注入新的涵义来适应新的形势,相反却用这一老套理论来作为自相残杀的理论依据,也就失去了这一信仰的权威性。

曾国藩自幼接受儒家思想教育,自然是彻底的儒教徒,而且是个成功的儒教徒。他以“立德、立功、立言”为目标,且皆有建树。在拉起湘军的道路上,他也是以维护儒教正统,保护祖宗文化遗产为旗号的。这是因为太平天国在信奉上帝的同时,对传统儒学却是大肆破坏,这激起了知识分子阶层的愤怒,因此太平天国并不能得到成功知识分子的支持。也就是说,虽然太平天国在代表农民无产阶级这一点上是有其历史的先进性,但在团结中间阶级(用现在的话说,属于构建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上是失败的。而曾国藩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打起维护正统儒教的旗帜,得到了知识分子阶层的大力支持。

所以太平天国运动本质上是一场阶级斗争。试想,若是洪杨利用民族矛盾,再打上驱除满夷,恢复汉统的旗号,是不是会更成功些呢?

四、领导者的修养

太平天国的精神领秀是洪秀全,实质上杨秀清是实权派领导人,二人后来的矛盾的起因不能说没有“虚者在上,实在在下”的错位因素。如果两人都加强自身修养,用中国传统的儒家、道家思想来武装自己(当然是首先还得照在上帝的帽子下),保持和平相处是大有可能的,就象臣子再有能耐也得忠于皇上一样。但二人在修养上都没有什么进步,杨秀清越来越专横拔扈,洪秀全则陷于《圣经》而不能自拔。领导者都缺乏个人修养,就不可能带动下属的个人修养,因此整个队伍缺乏一个个人修养的教育体系。

而湘军的首领曾国藩,本身就是一个大文人出身,出山组织湘军时已是翰林院大学士,在学识和修身方面可以说已经是个成功者。但即使如此,曾国藩仍坚持天天读书和写日记。曾国藩熟读中国经典书籍,犹喜欢读《史记》。在前期与太平军的战斗中、以及处理军政关系上屡屡受挫的情况下,他受人指点,又开始研读黄老之术(《道德经》),这对于他处理复杂的军政关系(主要是与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关系),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得到了更广泛的各级政府力量的支持。

曾国藩从《道德经》中悟到了“至柔非柔,至刚无刚”的道理,拼弃了过去对人处事过刚的做法,采取以柔克刚,以退为进等老庄之术,在复杂的社会关系中更显得如鱼得水了。再后来,曾国藩从一幅看似柔和、内藏刚劲的书法作品中,悟出了“黄老之术,杂以申韩(法家思想)”的刚柔相济的处事方法,至此,曾国藩灵活运用儒、道、法三家思想,这当是其在文治武功上都能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

五、阶级立场

如前所述,太平天国代表着农民阶级,代表着受压迫阶级,这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中是有很大的先进性的,也是其迅速发展壮大的主要原因之一。太平天国所到之处进行土地革命,给农民分地,这也是顺应革命潮流的先进之举。

曾国藩虽也是农民出身,但其在官场的成功已使其转化成了官僚地主阶级,其组织的湘军所为之斗争的,也是维护当时的封建地主阶段、皇权阶级的利益。

六、管理制度

湘军和太平军在管理制度上是相当的。

在军事管理制度上,都有着严明的纪律,因此在战士一级的战斗力上,应当说是不相上下。在将领这一级的素质和能力上,也旗鼓相当。而太平军败在高层的分裂内斗上,湘军则胜在上层的统一指挥、团结一致上。

在经济制度上,太平军主要靠打仗收缴的财产维护费用开支,而湘军则主要靠政府的军饷和收税来维护军费。但湘军个体还有很大的灰色收入,就是打仗缴获和抢劫到的物资,这也是促使更多的人参加湘军的一个经济原因。从经济制度上,太平军是有优势的,但收集来的财产被高层挥霍,这一点与曾国藩自身一直很节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人事制度上,太平军在初期阶段是很好的,以能者上的体制形成了一个强有力的领导团队。但后期内讧之后,洪秀全大封自家兄弟,不再信任异性将领,则使队伍的凝聚力、战斗力大打折扣,是其走向分裂和衰败的主要原因。

在人事制度上,太平天国还存在着上、下层的不公平,比如对于一般将领和士兵,严格规定男女不能同居,即使夫妻也不行,违者处斩。但洪、杨等高层却象皇帝一样妻妾成群。所以这些制度是严明却不公平,严明却不合理,难免会埋下分裂的隐患。在这些方面,洪、杨是宽于律已,严以待人。而曾国藩则相反,不但节剑成性,而且不近女色,是严于律已,宽以待人,这使其在个人魅力上远胜于洪杨。

从上述各方面来看,太平天国运动虽是顺应历史潮流的革命壮举,在阶级立场和军事力量上有其先进性和优越性,但由于自身的缺陷,加上碰到强大的湘军,其失败则是有太多的必然性了。

mamamaya1231
👲🏻读书笔记~书单👲🏻...

👲🏻读书笔记~书单👲🏻

42/36

▫️书名:《太平天国兴亡录》

▫️作者:(日)陈舜臣

▫️评分:⭐️⭐️▫️▫️▫️


     从南京回来后一直想读一本讲述太平天国那一段历史的书,这本《兴亡录》正好在书架上出现。

     它通过金顺记家儿子的眼,展现了太平天国十四年的兴亡。从期许到失望,当时社会的动荡,新生政权的问题,逐一暴露在读者面前。

     我很喜欢这本书的结局,虽被评价为仓促结尾,但也正是几句简短的话语,才能让曾经的兴旺化为一句叹息。...


👲🏻读书笔记~书单👲🏻

42/36

▫️书名:《太平天国兴亡录》

▫️作者:(日)陈舜臣

▫️评分:⭐️⭐️▫️▫️▫️


     从南京回来后一直想读一本讲述太平天国那一段历史的书,这本《兴亡录》正好在书架上出现。

     它通过金顺记家儿子的眼,展现了太平天国十四年的兴亡。从期许到失望,当时社会的动荡,新生政权的问题,逐一暴露在读者面前。

     我很喜欢这本书的结局,虽被评价为仓促结尾,但也正是几句简短的话语,才能让曾经的兴旺化为一句叹息。


     这本书的内容包含了一定程度作者的主观思想,我更倾向于是一本特定历史下的小说。

     Ps:我在读这本书时,立刻能将它和高中历史进行结合,比如什么‘分析太平天国的历史意义’啦,‘失败原因解析’呀,这种存在感真是意外的强。

江左小熊猫
明天七夕,大暑将尽。 也是八七...

明天七夕,大暑将尽。

也是八七会议92周年。

还是李秀成忌日。

亲手刻下三方印,敬湖上月明,帐中霜冷,英雄肝胆,万里江山。

(印字:秀成,玉汝于成,一木拄天)

说明:

1.“一木拄天”来自顾学颉鹧鸪天·观话剧《李秀成之死》归十里店途中感赋

叱咤金田起义兵。东南席卷一时平。

迷人金粉前朝泪,半月风烟午夜明。

拼一木,拄天倾。可怜谁为解余情。

万人齐效田横死,怕听英雄饮恨声。

2.“玉汝于成”私心把陈玉成也“收进来”了。陈李二人是太平天国后期中流砥柱,又是同乡,情深谊笃。观李秀成五万字供词,写到陈玉成身死,悲恸难抑。

3.“湖上明月”四句来自李秀成感事诗两首...

明天七夕,大暑将尽。

也是八七会议92周年。

还是李秀成忌日。

亲手刻下三方印,敬湖上月明,帐中霜冷,英雄肝胆,万里江山。

(印字:秀成,玉汝于成,一木拄天)

说明:

1.“一木拄天”来自顾学颉鹧鸪天·观话剧《李秀成之死》归十里店途中感赋

叱咤金田起义兵。东南席卷一时平。

迷人金粉前朝泪,半月风烟午夜明。

拼一木,拄天倾。可怜谁为解余情。

万人齐效田横死,怕听英雄饮恨声。

2.“玉汝于成”私心把陈玉成也“收进来”了。陈李二人是太平天国后期中流砥柱,又是同乡,情深谊笃。观李秀成五万字供词,写到陈玉成身死,悲恸难抑。

3.“湖上明月”四句来自李秀成感事诗两首

其一

举觞对客且挥毫,逐鹿中原亦自豪。

湖上月明青箬笠,帐中霜冷赫连刀。

英雄自古披肝胆,志士何尝惜羽毛。

我欲乘风归去也,卿云横亘斗牛高。

其二

鼙鼓轩轩动未休,关心楚尾与吴头。

岂知剑气升腾后,犹是胡尘扰攘秋?

万里江山多筑垒,百年身世独登楼。

匹夫自有兴亡责,肯把功名付水流?

朗衷

八十年代电视剧《石达开》观影笔记(一)

写笔记之前,我必须虔诚地向马云爸爸致谢,感谢他的淘宝,让我在半年内淘到了几百年前出版的《太平天国印书》、《太平天国文物》、《太平天国艺术》、《太平天国壁画》等书籍以及这部三十年前的电视剧《石达开》。其次,感谢东家按月给我发工资让我有钱浪,谢谢您嘞。

     第一集

        先看片头


下去激动一会


         回来了,再看主创:...


写笔记之前,我必须虔诚地向马云爸爸致谢,感谢他的淘宝,让我在半年内淘到了几百年前出版的《太平天国印书》、《太平天国文物》、《太平天国艺术》、《太平天国壁画》等书籍以及这部三十年前的电视剧《石达开》。其次,感谢东家按月给我发工资让我有钱浪,谢谢您嘞。

     第一集

        先看片头

下去激动一会

         回来了,再看主创:

        感谢导演感谢编剧感谢顾问。

       钟文典?

       一方面老怀甚慰,毕竟电视剧能请到历史顾问本身就说明了创作态度端正,比2000年张笑天陈家林那部垃圾剧强多了;更何况钟老师也是太学里泰斗级的人物,大师一出,谁与争锋。

        另一方面,emmmm,钟大师写过啥来着?依稀记得他的研究重点是太平天国开国建制史和陈李诸人。对于翼王,这位的观点是啥来着?记不清了。而我记不清唯二的可能,一是他没咋写,二是不合我胃口,所以这个剧要如何放飞自我呢?心理没底啊。

        (要是顾问是史大神,那我还纠结个毛啊,立马安排上奶茶躺着看剧得了。)

         再拉到片尾看人物猜剧情:

        石达开

        石镇吉、赖裕新、淘金汤、蓝风娇、洪教主、冯云山、四姑娘、黄村花、马德良、黄玉昆、周天朋、乌兰泰、母亲、姐姐和姐夫。

         喵喵喵?这是什么鬼啊?

        首先,为什么石家兄弟里出场的是镇吉同学呢?如果开篇放在洪冯访石相公前后,那么镇吉同学也就10岁,一个十岁的娃仔能起到推动剧情的作用吗?还不如给石祥祯石凤魁戏份呢。祥哥和张国梁可以来点双雄对峙,为后面七桥瓮埋下伏笔并提升悲剧感(如果有的话;云哥可以侧面塑造下勇敢有余智谋不足的一面,为后面武昌失土丧军伏个线,最好再刻画兄弟的感情戏,甚至可以来点对生死的探讨,展现各人的价值观,这样可以在他和黄再兴被问罪的时候来点翼王心理波动啊,甚至远到最后面舍命三军的决定都可以水到渠成了。

        (我在想啥呢,我明明是要看剧的为什么YY起来了?能有剧可看就谢天谢地了我还在这里吹毛求疵干嘛,拉出去打板子

        其次,为什么是黄玉昆呢?我真的要吐血了

        我觉得钟大师不应该不知道,翼王在老家是娶过妻子的,只不过原配夫人没有随军,后来达开才在军中娶了黄姑娘,这才有了史书上记录的他和黄玉昆的翁婿关系。你们一帮广西的编剧顾问为什么要回避这段历史呢?如果为尊者讳大可不必,与原配夫人和离的情节更能表现出翼王的胸襟和气度,更何况他的后代也是原配所出。

        再来说黄玉昆,无论岳父大人是什么时候入会的,至少在冯云山被捕后的营救过程中,他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作用,与此同时东王正带领会众们科碳救人,不可能不和县令身边人黄玉昆接触。所以同时间发生的并极可能有因果相承关系的故事为什么没有东王出现?(我有种不好的预感,编剧是个东王黑,闭嘴

        以及更重要的,不要谈恋爱行吗,翼王本人的经历不比谈恋爱更让人为之心动吗?他和冯云山杨秀清张遂谋赖裕新李福猷曾锦谦等等等等这些人之间的情感不比男女爱情更复杂更有韵味吗(我真的很喜欢黄王娘,闭嘴

        再次,为啥没有张遂谋呢?

        好吧,遂谋兄年龄来历均不可考我认了。只是编剧让裕新哥这么早出场,想让他做啥呢?万分期待呀。

        ps,依稀记得哪个小说里说,遂谋兄慕名投奔石公子,被山大王赖裕新同志劫道了,裕新大王转头敲诈石公子,没想到石达开同学还真的自缚上山请求裕新大王放人,裕新大王敬佩不已,然后三人结拜了……我还是喜欢这种桥段。


        再次之,为什么有淘金汤没有李福猷呢?

       其实看到前几个名字只是惊了,看到淘金汤这三个字,我怂了。编剧社会人,首集就扎心。 但是编剧大佬,李福猷,本地人(我说是本地人就是本地人,后期重要将领,作战勇敢深知调度,翼王左膀右臂,忠肝义胆,英勇不屈,比淘金汤强多了,了解一下好吗?

周天朋是谁,是周天爵我看走眼了吗?乌兰泰这个炮灰居然第一集就上线了也是6

         给老太太鞠躬,给大姐磕头。请允许我唱首歌: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最后吐槽,黄姑娘为甚么要叫黄春花,噗

        她爹是读书人啊,怎么可能给女儿起这么乡土的名字?再不然您起个当地特色的名字比如春妹什么的也行啊。

        总之,为什么有石镇吉而没有石祥开,为什么有黄姑娘而不提原配夫人?为什么有黄玉昆而不提杨秀清?为什么有赖裕新而没有张遂谋?为什么有淘金汤没有李福猷?必须要强调的是,如果没有钟文典这个历史顾问,我压根不会有这么多牢骚,但是你既然请了顾问了,能不能认真还原下历史呢?算了,滚下去看剧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