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太曦神照

1845浏览    18参与
灰夜
開會期間的午餐需自理(因為沒有...

開會期間的午餐需自理(因為沒有人要負責統籌) 


開會期間的午餐需自理(因為沒有人要負責統籌) 


静弥

  六蚀全员和其不完全苦主

  视频是半成品 等再攒点素材后剪完下半部分

  六蚀全员和其不完全苦主

  视频是半成品 等再攒点素材后剪完下半部分

不系舟

玄象裂变和战魔策的一点碎碎念

        一、关于太曦神照

        霹雳布袋戏一直有一大奇观:粉丝整天担惊受怕本命会不会破格。而这破格,说穿了也就是被新人踩给新人做垫脚石。第一次见识到时我同样气得半死,但这么多年来几乎没哪个角色哪个组织能逃脱破格的魔咒,气着气着也就……算了,众生平等,破格人人有份,鸭米豆腐!

        比起破格,我更注重烂尾的线能不能圆回来。神战线...

        一、关于太曦神照

        霹雳布袋戏一直有一大奇观:粉丝整天担惊受怕本命会不会破格。而这破格,说穿了也就是被新人踩给新人做垫脚石。第一次见识到时我同样气得半死,但这么多年来几乎没哪个角色哪个组织能逃脱破格的魔咒,气着气着也就……算了,众生平等,破格人人有份,鸭米豆腐!

        比起破格,我更注重烂尾的线能不能圆回来。神战线的烂尾在几十年的霹雳里也属少见,逼格抬太高,摊子铺太大,以至于到了后期一塌糊涂,我甚至都懒得理清剧情,挑自己喜欢的几个人物看看就完事。

        如今以太曦神照身为六蚀诈骗集团一员的惊爆剧情给神战线收尾,我第一个反应是海豹鼓掌——哇哦,会想要给老前辈收拾烂摊子的编剧已经少有,脑洞清奇到这种地步的编剧更少有,值得鼓励!

        所以对于太曦神照的剧情,我只想看他们接下来怎么编。而且更重要的是,天迹要回来了!并且不改女主本色顺带还升级了,从白月光剧本升级成拯救公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二、关于天魔

        在我心里霹雳BOSS的分类,天魔属于独一档,独一档的肉脚,独一档的菜!毕竟需要靠敌对的正道拯救才能保住小命的BOSS已经不能说是BOSS之耻了,而是耻中之耻!

        素还真向来和秦假仙有同样的坏毛病,酷爱牵潘仔。区别只在于秦假仙牵的多半是炮灰妖道角,而心黑脸厚的白莲花十分乐意给下岗BOSS再就业机会,推着他们去送死……啊不,是让他们再次发光发热不枉此生。

        天魔能在素还真牵潘仔大法中躲过一劫,我想应该功归于他之前的表现太菜,菜到实在让人担心起不了作用不说,反倒还会拖己方后腿。一个因菜而幸存的BOSS,在我心里就跟丑角差不多,甚至不如丑角,至少我十分喜欢秦假仙。

        所以一个丑角突然抖起来摆架子,带给我的不适真不是一点两点。说这是偏见我认,我对天魔的偏见就是这么根深蒂固难以改变!

        顺带说说口白

        由于我是重温了兵烽决后紧接碧血玄黄,所以对于黄文择先生的力不从心感受得特别明显。声线的老化是无可避免,但碧血玄黄里,很明显他正逐渐失去对声音的控制能力。以老先生几十年炉火纯青的口白功力,兵烽决完全不曾有过的各种不自然的嘶哑,不该有的滑音在碧血玄黄里居然频频出现,越到后面越多越明显。

        所以战魔策半途退下来实在是迫不得已,然而我以为他还会在幕后指导继任者很长时间的,没想到他会走得这么快。唉,只能祝老先生在仙山安好。

        最后,今晚的剧我实在很期待。我总觉得兵烽决系列对平衡有种很奇妙的执着,并不喜欢一边倒的局面。所以上周一渡微尘跳反,这周是不是也该反派那边跳反一个啊?不然我实在想不出玉龙隐士要怎么活下来。

        至于该谁跳反……名字最不合群的划水王神荒子,就你了!

  

  

  

  啊…………失望,划水王神荒子名字不合群,代表的是正餐还未开始,他就作为前菜第一个收了吗?虽然带走小玉和尘寰多少展示了下六蚀的逼格,但还是……失望!

  唉,小玉,一路走好,有尘寰陪着,仙山也不会寂寞的。


楼少剪武戏

太曦神照出场|出自霹雳布袋戏玄象裂变36集末

太曦神照出场|出自霹雳布袋戏玄象裂变36集末

好运连连

沧桑……

太曦眼睛是彩色的

沧桑……

太曦眼睛是彩色的

好运连连

有光明就会有黑暗,立场不同信念不同,终究敌对

有光明就会有黑暗,立场不同信念不同,终究敌对

好运连连

拜见雍容华贵的“希腊女神”侧颜很漂亮

拜见雍容华贵的“希腊女神”侧颜很漂亮

PurQAQ
我有3个偶,你呢?现在压力来到...

我有3个偶,你呢?现在压力来到太曦身上。

520快乐

不要嫌我画得丑,努力了


我有3个偶,你呢?现在压力来到太曦身上。

520快乐

不要嫌我画得丑,努力了


卿影萦怀

前尘—阎神x虚无

狗血大戏(?) 虚无→←阎神←太曦

  沉迷下棋与甩铃铛玩的的虚无先生(?)

  有生女情节(最后一句也算?啧啧

  尽量在对上目前正剧和会刊里的一些设定()

        等到玉龙隐士和羽天休伊的关系真正解释清楚的时候我再换tag


  1.

  阎神地界,一个远离了人间所有欢乐,盈满了死亡的淡漠生冷之气,使人如坠冰窟之地。

  不会有张牙舞爪的怪兽享受追逐生灵的乐趣,也不会有岩浆四射的激情喷涌,此间土地,写满了阴冷与空虚,生也就生了,不会有人欣喜一分,死也就死了,也不会有人难过一刻,...

狗血大戏(?) 虚无→←阎神←太曦

  沉迷下棋与甩铃铛玩的的虚无先生(?)

  有生女情节(最后一句也算?啧啧

  尽量在对上目前正剧和会刊里的一些设定()

        等到玉龙隐士和羽天休伊的关系真正解释清楚的时候我再换tag


  1.

  阎神地界,一个远离了人间所有欢乐,盈满了死亡的淡漠生冷之气,使人如坠冰窟之地。

  不会有张牙舞爪的怪兽享受追逐生灵的乐趣,也不会有岩浆四射的激情喷涌,此间土地,写满了阴冷与空虚,生也就生了,不会有人欣喜一分,死也就死了,也不会有人难过一刻,一切都井然有序,一切也都淡漠无情。

  作为一团宇宙废气,这世间不存在虚无到不了的地方。有一天,他闲着无聊,四处乱飘,终是来到了此处——一个比他更无聊,更没有乐趣可言的地方。

  他飘到阎神殿中,阎神殿的主人坐于层层帷幕之后,虽是袒胸露乳,苍白的胸口上绽出一枝妖冶的牡丹花,料是开放之人,不想他面上却保守至极地覆了一层面具。

  虚无缠身而上,游走在他的周身,道:“虽然一切终归吾虚无,然而你这世界,当真是无聊至极,连虚无都没有想毁灭的欲望啊。”

  对于他的到来,阎神并不觉得惊讶,也不觉得愤怒,他看见萦绕周身的那团绿光,伸出手来,淡淡地抚摸着虚无的身体——虽然他摸到的也是一片虚无。

  “有趣的生灵。”他道。

  虚无有些忿忿:“吾是神,和你一样的神,吾,罪神,虚无。”

  “哦?”阎神面具下的眉头一挑,久无波澜的心湖竟泛起了些涟漪,“无形之物,可堪称神?”

  虚无不回话,而是转化为了实际行动——他凝神聚气,集自己的所有力量,狠狠地环住了阎神的胸,嘶,神不愧是神,这胸又冷又硬,当真无一丝温度。

  阎神一愣,想拍掉他身周这团气,然而虚无却是执拗地很,一直不肯放松。左右虚无也没多大的力气,阎神也不恼,便由他去了,大笑道:“好一个罪神虚无!”

  算是承认了他。

  至此,阎神便和虚无开始了漫长的同居生活。

  “边界好像有人类闯入了,好友替吾解决一下吧。”阎神翘了个二郎腿,慵懒地陷入座中,手中握着枚黑色棋子,紧紧盯着面前棋盘,毫不在意地道。

  “好友赢了的话,吾再去。”虚无此时已经比和阎神初见时壮大了很多,虽然仍未形成实体,但那团绿光却是越发清晰明亮。绿光旁,一枚白色棋子在空中悬浮着,正是虚无执棋。

  阎神叹了口气,事实上,虚无去不去替他解决问题完全不取决于虚无本无,而取决于他想什么时候让虚无输。这漫长的岁月中,因为有虚无作陪,阎神也懒了很多——有了麻烦,便下一通棋,差虚无解决便是。虚无也乐于解决,一者棋盘竞技之乐,即使是没有实体也能享受,二者解决麻烦,于他亦有实力提升之契机。

  这次的麻烦不大,所以阎神就慢悠悠地引导着棋局的走向,让棋局几次起起落落后,才明确了结果——“好友,你去吧。”阎神道。

  虚无叹了口气,一团绿光飞闪着,向着殿外去了。

  如果有后悔药可买,阎神这次是决不会让虚无走这一趟的。

  可到底是,大错铸成。


  2.


  “这人似乎并非挑衅而来,不过这不重要,杀了也便是了。”虚无飘入殿中,有意无意在阎神身周绕了一圈,甩了封信在他面前,“吾看见他手里拿了封信,似乎是给你的,便交你一观。”

  “哦?还有人类给吾送信么?”阎神有些玩味地道,随即拆信一扫,却是凝重了面色,整个神周身气场一变。

  “好友,何事?”虚无敏感地察觉到他似乎因这封信起了杀心,便想凑上去看,阎神摇了摇头,打了个响指,让这封信化为烟尘散去了,摆明不想让他看。“吾得出门一趟了,太曦神照,吾倒要看看她在搞什么把戏。”阎神冷然从座上起身,对虚无道,“好友,阎神殿且先交你顾守了。”

  “那记得回来补下一局棋。”虚无开始坐地起价,“吾想赢。”

  阎神笑了笑,抚了抚周身那根本摸不着的光团,应:“好。”

  阎神急急而去,剩下了虚无一个团在阎神殿转啊转啊,百般聊赖的他甚至把自己分成了两个光团开始对着下棋,但到底是没什么趣味的。

  这时候他开始想念不知身在何处的阎神了,长久的陪伴他早已习惯,骤然的分离所带来的落寞让虚无意外地感到难受,可又不能出阎神殿,就在虚无绕着阎神殿飘了第一万零七百六十圈的时候,有一个人来到了阎神殿。

  虚无并不是阎神地界这里的主人,对这片土地上有什么动静一无所知,所以当这人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还是有些被吓到了。

  “虚无先生。”来人头戴帷帽,看不清面容,只是从帷帽下泻出几缕浅绿色的头发,以及他开口那温润如清泉的嗓音,都证明了他确实是个年轻的人类。这人手持长杖,行走间杖上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回响在空旷的阎神殿中,引了虚无几分兴致,“汝是何人?如何会来到阎神殿里?”

  “啊,先自我介绍一下吧,吾名羽天休伊。”这人毫不客气地在殿中寻了个坐处坐下,这才解释道,“阎神不是有事外出了么?他老人家路过人界,听闻吾棋路奇殊,便邀请吾到阎神殿来陪独孤求胜的虚无先生下棋,吾这便来了。”

  虚无感动了。阎神果然够朋友,自己走了,怕他无聊,还记得从人界忽悠个人过来陪自己下棋。

他当即对羽天休伊的到来表示了极大的热情,具体表现为绿色光团夹杂着黑子白子及棋盘,向羽天休伊卷袭而来。

  羽天休伊淡笑一声,手中权杖一挥,棋子和棋盘就各归其位,在他和虚无面前摆放得妥妥帖帖了。

  “人类,实力不错。”虚无道。

  “虚无先生才是厉害的神祇。”羽天休伊谦虚道,“请吧。”

  厉害的神祇虚无先生在谦虚的人类羽天休伊面前输的莫名其妙,一败涂地。以往和阎神下棋,虽然也是输,但起码虚无明白自己是如何输的,但和羽天休伊下棋,他根本就没明白输的缘由。

  他们在阎神殿下了几百局,虚无一局都没赢。他想,这人当真是当得起棋路奇殊这四个字。

  直到第一千局的时候,不知道是运气之神终于眷顾了虚无先生,还是羽天休伊有意放水,才走了不到二十步,羽天休伊忽然咦了一声:“虚无先生,这一局你再落两子便可胜吾了。”

  “虚无,是你不可小觑的对象。”虽然没明白落哪两子能胜,但这并不影响虚无放狠话。

  “但是吾不想输呢。”羽天休伊遗憾地道,“那么我们就下到此处,未来再见之时,再与虚无先生下尽此局吧。”

  虚无意识到了他的离去之意,心下不愿,便要拦截,可羽天休伊不知施展了什么奇术,他的身形竟然就这么在阎神殿消失了。虚无没来得及抓住他,却闻啪嗒一声,从羽天休伊消失的地方掉下来了一枚铃铛。

  虚无卷起了铃铛。

  没了棋下,他又开始在阎神殿绕圈,当铃铛清脆的声音不断地在阎神殿肆无忌惮地响起来的时候,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居然飘圈上头了。


  3.


  虚无终于下定决心摆脱带铃铛飘圈的低级趣味后,阎神也终于回来了。

  阎神的状态一点也不好,回来后就很是狼狈地瘫到了主座上,周身萦绕着令人胆寒的阴森气息,满满的生人勿扰。虚无本想在他回来后就立刻与他来上一盘的,但见此情景,便问:“好友,与那太曦神照如何了?”

  “好友现在想下棋么?”阎神却闭口不谈太曦神照之事,虚弱却也狠绝地,一个字一个字咬牙问着虚无。

  虚无见他状态不对,尚且犹豫之时,却没想到阎神根本没有等他的回答。

  阎神看似伤重衰弱,实际出手竟丝毫不慢。他不知用了什么法子,竟然逮着了虚无的身形,同时揭开了面具,将虚无这团气向自己的脸拍去——

  虚无还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眼前便已经是一片漆黑了。随后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被撕裂了一般,虽说是撕裂,但却并不痛苦,竟然还有点干涸已久,才逢雨露的酣畅。他有些控制不住地哼出了声,那阵撕裂的感觉一顿,随后便更加狂野凌乱起来,虚无隐约看见有支零破碎的画面从自己的面前闪过,那似乎是阎神的成长过程。

  他还想看得清晰一些,可就在他接触到那些碎片一类的东西时,那阵撕裂的感觉却骤然消失,取而代之的,像是有什么异物一定要涌入他身形之中,成为他的一部分时所带来的胀痛感。

  就这样,在撕裂和撑胀中不断反复着,虚无觉得现在自己飘飘然地厉害,似乎早已经身魂分离,已入极致——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没有身体也会有这样清晰的感受,这样……痛苦却也愉悦的感受,形容词根本表达不出它的美妙。

  “罪神虚无。”只闻阎神严肃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你可愿,成为魔闇代表,参加神战?”

  虚无才从刚才的曼妙体验中会过味来,便遇上阎神如此严肃的一问,他沉默片刻,道:“不愿。”

  “哦?为何?”

  “吾掌混沌法则,无论善恶,都是吾虚无的一部分。万物起始有终,早有循环定数,纵然吾不插手,也终有归空一日。”虚无看着面前的一切,一片黑色的海洋中充斥着大大小小的金黄色光团,倒显得他这绿光格格不入了,“在这世间,尚有吾觉得趣味之处,便不急于一时一刻的毁灭。”

  “这样啊……”虚无话音刚落,便见得这片无边无际的黑色海洋中紫光大盛,光芒汇聚之中,阎神未戴面具的绝魅身形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而刚刚不知道对他干了些什么,又问了他那般严肃问题的阎神此时就和没事儿了一般,平淡地对他道:“好友,方才多谢你修复吾之受损神识了,现在下棋吧。”

  虚无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此处是哪儿,阎神这么一解释他也明白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了。但是这个地方……“神识之境,如何下棋?”他问。

  “以此为棋。”阎神指了指身周的那些金黄色的光团,“太曦神照对吾下了暗招,使她之力量附于吾神识之中,吾势必要将她的力量剔除干净。”

  “此力已与你神识相融,取出只怕你神识渐弱。”虚无指出。

  “无妨。”阎神笑道,“她以为能以此钳制住吾,可却不曾想到,吾还有好友你为吾修补神识。”

  虚无想了想刚才的经历,整个团都五味杂陈起来。

  “太曦神照。”虚无又开始放狠话了,“她势必会为她小看虚无而付出代价。”


  4.


  他们把棋盘从阎神殿挪到了神识之中,虚无慢慢地发现还是在神识里下棋比较爽。一者,纵然败局,却也有神交这等乐事享受,二者,不戴面具的阎神实是赏心悦目。

  不过太曦神照力量虽强,在虚无和阎神的共同努力下,也还是被汇集成一个庞大的光团,完全与阎神殿神识分离了开来。虚无虽有些无法和他在神识里继续下棋的落寞,但大体上仍是为了解决了阎神的问题而愉悦。

  “便劳好友替吾把守阎神地界,吾须闭关一段时日了。”阎神对虚无说完这句话后,便让他出了神识之境。

  很久没回到现实中,身魂合一带来的不适让虚无很是费了些力气才凝神聚气,阎神就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卸下了面具的他显得别有风情,虚无慢慢地游走在他的身旁,轻轻拂过他的面庞,胸膛,双手……最后很不舍地拾起来面具,又帮他戴上了。

  不能让别人看到,他想。

  孤身一个团替阎神打理好了一切,虚无出了阎神殿,就在殿外守着。他闲得无聊,就又开始取出羽天休伊留下的铃铛开始抛着玩。

  上来——下去——上来——下——哎呦——

  操作失误,铃铛掉地上了。

  虚无正欲将它捡起,不料铃铛虚虚实实竟然起了变化,伴随着一声“哎呦,虚无先生,你发现吾的秘密了?!”羽天休伊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天下没有虚无不知之事。”虚无又在不懂装懂,“人类,与吾一下完上次未完之局。”

  “这个嘛……”羽天休伊捏着下巴,似乎真的在认真考虑他的提议,“不要。”他果断拒绝。

  “为何?”

  “时候不到。”羽天休伊怕他再问,补充道,“但也快啦,等到太曦神照亲临阎神殿之后,你再用铃铛叫吾,也就差不多了。”

  虚无还来不及问他为什么太曦神照会亲临此地,羽天休伊便又消失了,还是只留下了那个铃铛。

  这下,任虚无如何摆弄那铃铛,羽天休伊也没有再出来了。

  “无聊的把戏。”虚无收起了铃铛,继续顾守阎神殿。

  但是不知道这个叫羽天休伊的人类到底有什么神通,太曦神照会到阎神殿来,这还真被他给说中了。不知道阎神闭关闭了多久,这女人真的翩然而至,她周身充斥着金色的光芒,璀璨夺目,快把虚无的眼睛(如果有的话)闪瞎了。

  “罪神虚无。”太曦神照劈头盖脸对着虚无一顿施压,“吾敬你是魔闇诸神之一,建议你最好让吾和平地进殿。”

  虚无不爽她很久了,刚打算放狠话,便听见殿内传来阎神的声音:“进来吧,太曦神照。这场赌,你输了。”

  虚无哼了一声,给她让开了道路。“可你不知,这场赌,吾却是稳赚不赔。”太曦神照一边走进阎神殿一边道,虚无跟在她身后也进了殿。

  才进了殿,见到眼前的场景,虚无整团废气都不好了。

  但见阎神,手中抱了个赤身裸体的女娃娃,平静地看向了太曦神照。

  虚无:???

  不是,这是什么情况?他真的反应不过来了???

        “既有此果,你便不能以此要挟吾了。”那边阎神冷冷地道,“吾必将成为魔闇代表,请。”

  “很好,那么太曦神照便恭候无间阎神亲临神战了。”太曦神照来到阎神殿似乎真的只是为了确定结果的,见到阎神抱着孩子,也不留恋,转身就走。

  “好友,发生了什么?这女娃又是……?”太曦神照一走,虚无便飘到了阎神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孩子。

  “是从吾身上分离出的太曦神照之力与吾之力的结晶。”阎神叹了口气,“便唤她后凤翎吧。”


    ——割——

这个赌我捋一下。

  为什么要赌,根据会刊,太曦神照知道阎神的秘密,由此文中写了太曦神照以此威胁他,不来就把这个秘密泄露出去。

  阎神只好参与赌约。

  赌约就是,太曦神照在阎神身上下了暗招,端看他如何因应,同时太曦神照答应阎神不泄露他的秘密。

  有两种解决方式,第一种是不剥离,会让其他魔闇神发现阎神力量不纯,可能会给他成为代表增加难度。

  第二是结合个人特殊体质剥离,但是需要其他魔闇神的帮助。

  太曦神照知道阎虚同居,所以搞这个也就是看虚无与阎神之间关系如何。

  第一种→阎神戒备虚无,这俩没联合,虽然增加难度,但是太曦会帮忙。

  第二种→阎神不戒备虚无,俩人联合了,太曦不会帮忙还会造成误会以拆开他俩。

  羽天休伊是太曦神照的后招,如果阎神选了第二种羽天休伊就会把虚无骗到上天界监狱里,俩人就分开了,这样就与正剧续上了,我真是机智(并没有)

  目前是第二条线,所以这是虐文啊我diao

  虚无说自己无意魔闇之争,因为下棋养老生活很快乐嘛。阎神相信他,并且坚定了护着他和太曦杠到底的决心。

  总之现在阎虚是真的,后面咋写我还没想好,咋能让虚无先生由佛系下棋青年变为誓夺魔闇代表权的热血青年我再构思构思。

  “好友,我也曾爱过你,可能现在依然爱,但无论如何,魔闇代表,我势必与你一争到底。”

哇,太曦神照和羽天休伊这俩tag我是第一个打的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