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太玄封羲

6093浏览    60参与
一袋米要扛几楼

☯︎坐谈山月耽玄静,寒尽今朝春又来☯︎

欢迎大家参加【太玄封羲×静涛君】情人节产粮活动~活动时间为2023年2月14日情人节❤️

※凡参与者皆赠送下图玄静无料(正在打样中,出样后方/圆定一)以及虾太太赞助的赞助的美貌贴纸,谢谢虾太太!

※以上赠品都包邮,所有参与者均可获得🦋

有意者请+玄静cp群307,764,484找群主报名,作品形式不限✿也欢迎食客们加群嗑一口绝美师徒~

  感谢p1p2无料的画手太太,太太微博ID为:小熊软糖三冷

☯︎坐谈山月耽玄静,寒尽今朝春又来☯︎

欢迎大家参加【太玄封羲×静涛君】情人节产粮活动~活动时间为2023年2月14日情人节❤️

※凡参与者皆赠送下图玄静无料(正在打样中,出样后方/圆定一)以及虾太太赞助的赞助的美貌贴纸,谢谢虾太太!

※以上赠品都包邮,所有参与者均可获得🦋

有意者请+玄静cp群307,764,484找群主报名,作品形式不限✿也欢迎食客们加群嗑一口绝美师徒~

  感谢p1p2无料的画手太太,太太微博ID为:小熊软糖三冷

灰夜
開會期間的午餐需自理(因為沒有...

開會期間的午餐需自理(因為沒有人要負責統籌) 


開會期間的午餐需自理(因為沒有人要負責統籌) 


泛月寻溪
草稿流废物来出丑了

草稿流废物来出丑了

草稿流废物来出丑了

每天都在爬墙的阿咩

【静青,太玄封羲】To be or not to be

太玄封羲将静涛君改造成随从杀手,但意外地保留了静涛君部分意识,用太玄那自大的话语来说,单纯的杀人机器那可就不好玩了。

但是静涛君要摆脱困境也没那么简单,出于恶趣味,太玄给静涛下的咒术唯一的解法,居然是静涛自己亲手杀死青阳。

“假死也没用,只有你亲自他彻底断气,你才能脱出我的掌控。但我的好徒儿,你下得去手么?”

静涛君握紧手中的剑,直击太玄封羲,被对方轻松接招。

“杀了我也没用,咒术不会因为我的死亡而消逝。更何况好徒儿你,打不过我呀。”

静涛君收回了剑,不说话,默然转头。

“逃避问题不是办法,你不想杀他,那就代表你的行动会完全听从我的命令,只要我正式下令,再不愿意的事,你也会情不自禁......

太玄封羲将静涛君改造成随从杀手,但意外地保留了静涛君部分意识,用太玄那自大的话语来说,单纯的杀人机器那可就不好玩了。

但是静涛君要摆脱困境也没那么简单,出于恶趣味,太玄给静涛下的咒术唯一的解法,居然是静涛自己亲手杀死青阳。

“假死也没用,只有你亲自他彻底断气,你才能脱出我的掌控。但我的好徒儿,你下得去手么?”

静涛君握紧手中的剑,直击太玄封羲,被对方轻松接招。

“杀了我也没用,咒术不会因为我的死亡而消逝。更何况好徒儿你,打不过我呀。”

静涛君收回了剑,不说话,默然转头。

“逃避问题不是办法,你不想杀他,那就代表你的行动会完全听从我的命令,只要我正式下令,再不愿意的事,你也会情不自禁地去完成。”

“他,与你无冤无仇。”

“噫~也不知道是谁,让我成为了几年空巢老师傅。”

“哼,自信的骄傲的狂妄的太玄封羲也会在意这几年的孤寡空虚么。”

“咳咳咳,总之,现在给你个机会做选择,你去找他吧,错过这一次,后面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静涛君听完,一溜烟地跑没影了。

“好徒儿,你真的下得去手么?我不信。”

寰界内的人事物,大部分都被歪曲得离谱,曾经善良和睦的普通村民,已成了争强好斗之辈;曾经坦荡的路也分化成陡峭山坡;天空也终日阴沉,不见阳光。

静涛君花了一些时间,终于回到了圣龙口,这儿清气仅存丝毫,道生们的尸体却满地都是,只有一个人影独自站在那里。

驭龙主。

静涛君似乎也不意外,他早就知道寰界会将人改造,青阳变成啥样他都不奇怪,只要人能活着,都能转变回来并弥补过错。

“你终于来了?”驭龙主发问。

“你知道我会来?”静涛君淡定反问。

“你的师尊全都告诉我了。”

“嗯?”静涛君手一扬,划下一剑,顿时眼前幻境破解,所有尸体、阴霾的景色通通不见。

“果然,到这里还不忘戏弄我。”静涛君深呼吸了一口气,小心迈出步伐,往熟悉的龙琴居走去。

熟悉的气息传来,静涛君确认了前方只有青阳子一人,再往前,朝思暮想的红色身影终于出现。

“青……”静涛君喊不出口,眼前的人似乎在顽固对抗寰界的侵蚀,只要有一点分神,都将功亏一篑。

“乖徒儿你看见了么?只要青阳被寰界影响,刚刚你在入口处看到的那一幕,便是真实。”太玄封羲传来心音,诱导静涛君赶紧下手。

“不,他不会。”静涛君依旧无比相信着青阳的意志。

“但他现在很痛苦,死了不是更快活?”

“我相信青阳。但我也不会让你得偿所愿。”静涛下了决心,为青阳传送完功力,随即又一剑刺向自己。

“静涛君,我命令你,杀了青阳子。”

突如其来的命令,让静涛君全身一僵,随即迅速接住了剑,转而往青阳刺去。

“徒儿你太天真了,你给青阳的保护,只会加深寰界的影响。想救人,那是不可能的事。”

“不……不可啊!”静涛用尽全力,抵抗身体的动作,剑尖已刺破青阳喉部皮肤,出了点血。

“啊……你……静……涛?”青阳感受到了疼痛,慢慢睁开双眼,看见正在挣扎的蓝衣刺客。

还没来得及说下一句,青阳已是被黑雾缠绕,驭龙主的影子若隐若现。

“青阳,撑住!”自身难保的静涛君用了极大力气才说出这话,在另一端看着幻象的太玄封羲倒是饶有兴致地看接下去的发展。

“两个人何必苦苦挣扎呢?哎~”

龙琴居内极端拉扯的景象正在上演,青阳前有剑尖随时袭来,又有外力影响随时爆发驭龙主的狂性;静涛正全力抵抗咒术的作用,只要一个闪失或一个放弃,都会让青阳致命。

但是,只要青阳死了,自己就能自由。

可是,只有静涛一人,那还有何意义?

然而,这样一直下去,终是一场僵局。

“我放弃……该死的太玄封羲,你听到了么?”

剑终于听了话,被静涛轻松重掌在手,正当静涛悻悻而归,又听背后一阵艰难的话语。

“静涛,你一定能平安回来,我相信你。”

“我答应你。”

“哎,无聊……不过,这可是你自己的选择哦,乖徒儿。”远在另一头的太玄封羲欣慰地说道。


END


楚天行NO.606
 师尊离退休生活的日常娱乐:...

 师尊离退休生活的日常娱乐:

 拿捏徒弟,欺负徒弟。把徒弟变成小小只,盘!

 (静涛:别捏了…吾不是手串啊喂)

 师尊离退休生活的日常娱乐:

 拿捏徒弟,欺负徒弟。把徒弟变成小小只,盘!

 (静涛:别捏了…吾不是手串啊喂)

楚天行NO.606
  师尊,把你的簪子借吾叉一下...

  师尊,把你的簪子借吾叉一下糖葫芦,谢谢!

  师尊,把你的簪子借吾叉一下糖葫芦,谢谢!

楚天行NO.606
 ——✎   惟愿嫁衣红纱,不...

 ——✎

  惟愿嫁衣红纱,不论青丝白发。

                             

 (私人专属,切勿盗图)

 (动作有参考)

 ——✎

  惟愿嫁衣红纱,不论青丝白发。

                             

 (私人专属,切勿盗图)

 (动作有参考)

楚天行NO.606
看着师尊拆了发冠做成的斗篷扣子...

看着师尊拆了发冠做成的斗篷扣子

我: 你看吾的盘龙扣就这么不爽么?

师尊: 没给你扒了换一身同款已经很好了。 

看着师尊拆了发冠做成的斗篷扣子

我: 你看吾的盘龙扣就这么不爽么?

师尊: 没给你扒了换一身同款已经很好了。 

咁

惊喜

太玄之境

  “吾交代的事情办好了吗?”

  “天相放心,您交代的事情,属下都已办好,只不过属下不解这用意为何,甚至觉得这有些慌……”

  太玄封羲只是转身看了下人一眼,浅浅的笑到不做回答,

  “属下不该多问,属下该死”

  “哈,这有什么,有好奇心很正常,你是不是觉得男人和男人成婚是不是很荒谬?”

  “天相,这……”

  “你只要做好你的事情就好了,其他的事情,不要多问”太玄封羲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颤颤巍巍地说道“天相放心,我不会再问,也不会告诉别人”

  “这就对了嘛,那你下去吧,好好办,不许出一点差错...


太玄之境

  “吾交代的事情办好了吗?”

  “天相放心,您交代的事情,属下都已办好,只不过属下不解这用意为何,甚至觉得这有些慌……”

  太玄封羲只是转身看了下人一眼,浅浅的笑到不做回答,

  “属下不该多问,属下该死”

  “哈,这有什么,有好奇心很正常,你是不是觉得男人和男人成婚是不是很荒谬?”

  “天相,这……”

  “你只要做好你的事情就好了,其他的事情,不要多问”太玄封羲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颤颤巍巍地说道“天相放心,我不会再问,也不会告诉别人”

  “这就对了嘛,那你下去吧,好好办,不许出一点差错

        定涛居

  床上的人渐渐转醒

  “大哥哥,你终于睡醒了,快陪艳儿玩”

  “吾这是睡了多久”

  “嗯——你从昨天早上一只睡到今天早上,整整一天一夜,是累了吗?睡这么久”

  “兴许是吧”

  静涛老君起身下来,明显有点站不稳,不过很快调整好状态,走到亭子那,艳儿也跟了过来

  “艳儿好无聊啊,大哥哥陪我出去玩吧”

  “哦,那艳儿想去哪里玩呢”静涛君蹲下身询问

  “昨天,我听说集市有灯会,要不我们去看灯会吧”

  “这……”

  “艳儿想去,求你了,就带我去吧”

  “那好吧,答应我,不许乱跑”

  “嗯嗯,艳儿听话,不乱跑,那我们现在出发”

  定涛居离集市也不算太远,没过多久就到了,这集市还真是热闹,艳儿被集市上有趣的东西吸引住,左看看右看看,甚是有趣

  艳儿牵着静涛君的手,渐渐向集市深处走去,艳儿忽然叫住了静涛君

  “大哥哥”然后又拽了拽他的衣角

  静涛君显示看了看艳儿,然后又听见卖糖葫芦的吆喝声

  “艳儿想吃糖葫芦了?”

  艳儿点了点头

  “想吃,早说嘛”随后静涛君给艳儿卖了两串

  “多吃一点,好吃的话下次还给你再买”

  “嗯”说完就将糖葫芦往嘴里塞

  “真好吃”

  天渐渐暗下来,集市上的灯也逐个亮了起来,和白天比起来完全是变了个模样

  “这好美啊,艳儿好喜欢”

  “哎呀呀,吾徒带着艳儿出来看灯会,竟然都不带上吾,好伤心啊”此时太玄封羲就站到静涛君的身后说到

  “你也是几岁的孩子吗?”静涛君头也不回的说到

  “难道你真就这么讨厌吾吗?”

  “懒得理你”

  逛完灯会后便回到太玄之境,静涛君将艳儿哄睡后,又来到太玄之境的湖中庭,庭中周围轻纱遮盖,庭中地面用雪狐毛皮所铺,静涛君看到庭外的鞋子,里面的人早已等待多时,静涛君脱掉鞋子缓步进入

  “吾徒,你来了”

  “你让吾来此,所为何事”

  “只是想单独和你在一起聊天而已”

  随后太玄封羲拿起桌上的酒,递给静涛君,接过酒后静涛君思索片刻

  “你这是……”

  “欠人情总是要还的”

  随着酒一杯一杯的灌入,静涛君有了些许醉意,身形开始有点站不稳了

  “吾徒,你醉了”

  “吾还没,吾……还没,你知道吾离不开你,你现在是吾唯一的靠山了,吾不能在没有你”

  “吾徒,你说的可是真话”

  “是,吾说的是真的,那你对我呢?”

  “你是在吾身边成长,对吾来说,是吾,对你动心了”

  “……”

  不等静涛君反应,太玄封羲便吻了上来,静涛君有些不知所错,也没有拒绝

  开始慢慢接受,闭上眼,头上的发饰也散落一地,太玄封羲的手在静涛君的身上游走,慢慢的解开静涛君的腰封,轻轻地将上衣扯开,太玄封羲将他压在身下,静涛君将手摊开,太玄封羲握住他的手,

  “吾徒,你现在这个模样还真是,让我有点心疼了”

  

  

  

  

  

  

  

  

  

  

咁

置办

      “吾徒,吾回来了”太玄封羲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他的宝贝徒弟,回来发现自己的宝贝徒弟不在太玄之境

  “嗐,吾徒啊,你不在这好好养伤,又跑回去干什么啊”随后又便赶往定涛居,边走边念叨

  “你要是在乱跑,吾就把你关在太玄之境,整日看着你”

  到定涛居后,就看见静涛君枕在亭下睡着了,太玄封羲见状上前将手搭在静涛君的肩上,静涛君一时惊醒,起身退开

  “吾徒,看来你的戒心还是有的,反应还可以”

  “吾对你的戒心是一点不减,太玄封羲你想要怎么样,还是想吓死吾”

  “哎呀呀,吾徒别把话说的那么难听,吾有你想的那么复...

      “吾徒,吾回来了”太玄封羲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他的宝贝徒弟,回来发现自己的宝贝徒弟不在太玄之境

  “嗐,吾徒啊,你不在这好好养伤,又跑回去干什么啊”随后又便赶往定涛居,边走边念叨

  “你要是在乱跑,吾就把你关在太玄之境,整日看着你”

  到定涛居后,就看见静涛君枕在亭下睡着了,太玄封羲见状上前将手搭在静涛君的肩上,静涛君一时惊醒,起身退开

  “吾徒,看来你的戒心还是有的,反应还可以”

  “吾对你的戒心是一点不减,太玄封羲你想要怎么样,还是想吓死吾”

  “哎呀呀,吾徒别把话说的那么难听,吾有你想的那么复杂吗?”

  “打住,说了这么半天,你没发现少了一个人吗?”

  “……”

  -_-||

  “哦,你说那个女娃娃”

  静涛君暗自在想:真搞不懂吾当初是怎么跟你习得本事的。

  “她在吾房中休息,估摸着还在睡梦中,还有她到底从何而来”

  太玄封羲思想片刻

  “路经一个村落,捡来的,村里闹灾,她父母双亡,发现她时,她还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她的哭声吸引到吾过来,她也算是自己救自己一命”

  “所以,你就骗她,她的父亲不要她了”

  “是的,就像当初问奈何不要你,撒手将你丢给我”

  此话一出,就像一把利刃一样深深刺进静涛心里,一股难受的感觉直涌心头,静涛君顿时一口鲜血吐出,眼前一黑变向后倒去,太玄封羲见状,上前将静涛君揽入自己怀中,

  “哈,吾徒,吾该怎样说你呢”

  在这时,艳儿又屁颠屁颠跑过来,想找静涛君和她玩,去只看见静涛君在别人怀中,太玄封也羲察觉到艳儿的到来

  “艳儿要找大哥哥玩”

  “小丫头,现在大哥哥睡着了,你先自己玩会儿,等他醒了在和你玩,好吗?”

  “那好吧”艳儿有些失落的回答到

  说完,太玄封羲将人抱起来,便往卧房走去,将人放在床上,太玄封羲为他擦去嘴角的鲜血,然后默默看着床上躺着的静涛,太玄封羲内心说到:没想到吾徒,昏过去的样子竟然比醒着的模样还要好看。

  然后又伸手抚摸着静涛君的脸

  “你放心,吾现在还不会乘人之危”

  随后太玄封羲又落下一吻,在静涛君的唇上,太玄封羲还想索取更多,他觉得远远不够

  “等你好了,还有惊喜等着你呢”

  

  

  

咁

艳儿

  太玄之境

    “吾徒啊,你可算是醒了”

       静涛君缓缓真开眼睛,就看见太玄封羲坐在床边看着他,静涛君在他师尊的搀扶下缓缓起身

     “断臂已经接回,至于眼睛现在感觉如何,可还有那里不适”

       听到太玄封羲这么一说,静涛君看了看接回来的手,然后又摸了摸右眼,没想到缺失的眼睛复原了......


  太玄之境

    “吾徒啊,你可算是醒了”

       静涛君缓缓真开眼睛,就看见太玄封羲坐在床边看着他,静涛君在他师尊的搀扶下缓缓起身

     “断臂已经接回,至于眼睛现在感觉如何,可还有那里不适”

       听到太玄封羲这么一说,静涛君看了看接回来的手,然后又摸了摸右眼,没想到缺失的眼睛复原了

     “吾还以为就这样残缺的过完这一生”

     “为师有些失落,没想到自傲的徒弟,下结论太早了,就这么不抱希望,就一定认为会残废一生”

       静涛君闭了闭眼,他现在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待一会,不想说话,太玄封羲看出来了,就朝门外喊了一声,随后就有一个小女娃跑了进来来到太玄封羲身旁,摸了摸她的头

      “捡到的一个女娃,怕你无聊,就让她陪你吧”

      “那你呢?要干什么去”

      “吾出去置办一些东西”

       静涛君不在回答,太玄封羲看了看静涛君就起身离开了,房中就剩他和那个女娃娃

       静涛君将自己收拾了一下,转身就要离开,并没有打算带小女娃一起走,还告诉她待在这不要跟过来,到了外面静涛君发现她一直跟着,静涛君有些无奈,到定涛居后,小女娃也跟到定涛居

       “你跟来做什么”

       “他说让我陪着你”

        罢了,一个小女娃而已,静涛君只是找了一个地方盘坐下来静复身上的伤,闭目养神,没过了一会儿静涛君就被一道叫声惊扰到,起身就朝声音源头走去,却只看到那个小女娃对着原来养着鱼龙的池子看去,原来是崖顶的那棵梅子树接的梅子熟了,掉了下,顺着水流到了池中

       小女娃看见有两个浮向岸边,便捞上来,然后跑向静涛君

      “吃梅子吗?”

       静涛接过梅子看了看,脑中浮现出月影为了吃梅子偷偷爬上崖顶,不慎落入水中……泪水止不住的流了出来,小女娃看见了

      “是梅子酸吗?”一脸天真的看向他

      “不……不是,眼睛里进沙子了,话说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艳儿”

      “好名字,你从何而来”

      “爹爹不要我了,然后就遇到一个奇怪的人将我带到这”

        静涛没想到这么小的一个女孩就被亲近的人不要了,太玄封羲你算是捡到大便宜了

       “话说刚才的梅子你吃了吗?好吃吗?”

       “那你自己为什么不尝尝看”

        说完艳儿便吃了一口,看表情就知道酸的不行

        “嗯——好酸啊”

        静涛君捂着嘴,像是在笑,自月影离开后就再也没有人吃过崖顶那棵梅树结的梅子了,话说,太玄封羲一天天不务正业,到底是要去干什么

擊空明兮
依旧是朋友画的附庸那个吸血鬼p...

依旧是朋友画的附庸那个吸血鬼paro的印象,给太太滑跪

依旧是朋友画的附庸那个吸血鬼paro的印象,给太太滑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