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太白

33251浏览    1496参与
月白

【天刀】太白x天香 《霜雪满头,与君白首》

*这是一个太白与天香相遇相知、相恋相惜(?)的故事(1.5k字+)。*


《霜雪满头,与君白首》

(一)

“林姐姐~”

“铃儿,小心摔着”,林疏芳接过朝她扑过来的小人儿。

“姐姐,这束花送给你。”铃儿将手里的梅花递给林疏芳,然后“蹭蹭”地从她怀里滑下来。

“谢谢铃儿。真漂亮。”

“是那个大哥哥帮我摘的。”林疏芳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这才注意到一旁抱着剑,站在树下的青年。是个太白弟子,身形萧索,眼神说不清的清冷。

他的头上、肩上落了些雪,可他恍若不觉一般。就那样在冰天雪地里迎风而立,像一树凛冽寒梅。

林疏芳牵着铃儿走过去,眉眼弯弯,带着几分暖意。

“在下天香林疏芳,敢问阁下尊...

*这是一个太白与天香相遇相知、相恋相惜(?)的故事(1.5k字+)。*


《霜雪满头,与君白首》

(一)

“林姐姐~”

“铃儿,小心摔着”,林疏芳接过朝她扑过来的小人儿。

“姐姐,这束花送给你。”铃儿将手里的梅花递给林疏芳,然后“蹭蹭”地从她怀里滑下来。

“谢谢铃儿。真漂亮。”

“是那个大哥哥帮我摘的。”林疏芳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这才注意到一旁抱着剑,站在树下的青年。是个太白弟子,身形萧索,眼神说不清的清冷。

他的头上、肩上落了些雪,可他恍若不觉一般。就那样在冰天雪地里迎风而立,像一树凛冽寒梅。

林疏芳牵着铃儿走过去,眉眼弯弯,带着几分暖意。

“在下天香林疏芳,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齐无痕。”

似乎是个不苟言笑的人呢。林疏芳想着。

“在下还有事,有缘再见。”

哎……怎么就走了?还没来得及道谢呢。林疏芳望着他走的方向,人影有些看不清了,雪地里两排脚印却十分鲜明。

“姐姐?”

她转过身来,看着铃儿,“姐姐带你回家,姑妈正到处找你呢。”

“嗯!”铃儿蹦蹦跳跳地走在前面,双髻上系着的铃铛“叮铃”作响。


(二)

枫桥镇。

林疏芳望着寂静得有些奇怪的街道,心中疑惑,上次来这还是人来人往,很热闹的呢。

“这里最近不甚太平。姑娘可得小心。”镇上的老翁好心地提醒道。

“老伯,发生什么事了?”原来天风流的徒众到了此地,到处抢掠欺凌,百姓们苦不堪言,唯恐一个不小心惹来杀身之祸。

“天风流简直欺人太甚。老伯,你知道他们在哪吗?”

老翁上下打量着林疏芳,末了才说道,“姑娘是八荒弟子吧,可以去云天茶楼看看。”

林疏芳寻到天风流的徒众时,那群人正在茶楼插科打诨。

她扬起手中花伞,一个琴心三叠招架过去,近战寒林疏芳、芳华一瞬也使得顺溜。不愧是天香门下,这制敌的招式使出来却也姿态优雅,倾国倾城。酒囊饭袋到底是不经打,不多时便被收拾干净。

林疏芳上楼,望着那位淡然喝茶的公子笑起来。“齐公子,又见面了。”

早在她刚到茶楼,不露声色地查看构造摆设时,便已瞥见窗前那一抹熟悉的月白色。

齐无痕这才放下手中热茶,“嗯。”

嗯……?这是什么回答?她有些懊恼,他是不是不记得自己了?

“林姑娘。”一句平静的话语,否定了她心中冒出的疑问。林疏芳听着,面上泛起淡淡的红晕。


(三)

“你怎么回来了?”林疏芳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安稳了不少。

“担心你。”齐无痕左手扶着她,右手握着那久不见血的佩剑,一双清冷的眸子看向对面。

那人是个天风流的首领,前几日听得逃回的手下汇报云天茶楼的事,今日见她只是孤身一人,便来寻仇。此时见她有帮手到来,以一对二胜算不大,便骂了两句离开了。

“你受伤了。”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这才意识到自己右臂不断有鲜血流出,伤口处隐隐有疼痛之感。

见人离开,她终于松了一口气,有些安心地闭上了眼。

估计是气力不济了吧。齐无痕看着晕倒在他怀里的人儿,扯碎衣袖简单包扎了下伤口,好歹止住了血。又寻到一家遗弃的民居安顿下来。

他坐在床边,蹙眉看着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的林疏芳,似乎在思考。

他曾以为自己像林间清风,自在无碍。但是现在,他突然有些看不懂自己了。

茶楼的相遇,他认出了她。他竟然还清楚地记得她,那个雪地里手执寒梅的姑娘。他原来只是路过枫桥镇,本来离开了,可是担心她,又原路折回了。

幸好,他心想。

见她悠悠醒来,平日冷峻的眉眼带了些暖意。“你醒了,我帮你疗伤。”

“不用了,我没事。帮我去东边山崖上摘些草药回来吧。”

却见她突然绽开一个明媚的,还是有些虚弱的笑脸,“别忘了,我可是天香弟子。”


(四)

很久以前,秦川雪山之巅,师尊问他,为何习武?

目光远眺所及,万里河山,尽收眼底。

为何习武?师尊问完便负手离开了,而他想了又想,等到霜雪落满头,还是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

而现在,他看着身边人红润娇艳的脸颊,将她身上披的裘衣紧了紧。

“下雪了。”

“嗯。”

师尊,你当年问的那个问题,弟子心中已有了答案。因为弟子遇到了一个甘愿一生为之停留的人。


不为守护众生,只为守护好在乎的人。——后记。​​​

朝何
哦~看这只憨憨的太白狗

哦~看这只憨憨的太白狗

哦~看这只憨憨的太白狗

月白

【天刀】【太白x天香】小甜饼吃吗?

“哇阿越你看,好多狗尾巴草!” 

“那是芦苇。” 


 *一只傻白甜的太白和爱脸红的天香的虐狗小短篇(1k字内)。像这样的小短篇我可以写一打。为什么没有太白x天香的tag啊啊。*


“啧啧,师妹,这信都堆这么厚了。”大师姐望着案几上的一沓书信对阿越道。

“师姐,你就不要取笑我了。”

“好啦,不逗你了,小孩子就是容易脸红。又在抄新药名呢?”

阿越点了点头,继续一笔一画地写着蝇头小楷,“嗯,前几日在书阁找到一部典籍,上面记载的好多草药我都不认识。”

“不错嘛,很勤奋。”

阿越抿唇一笑,停笔、蘸墨。

“哎师妹!”大师姐突然使劲拍了拍阿越的肩,“你看...

“哇阿越你看,好多狗尾巴草!” 

“那是芦苇。” 


 *一只傻白甜的太白和爱脸红的天香的虐狗小短篇(1k字内)。像这样的小短篇我可以写一打。为什么没有太白x天香的tag啊啊。*


“啧啧,师妹,这信都堆这么厚了。”大师姐望着案几上的一沓书信对阿越道。

“师姐,你就不要取笑我了。”

“好啦,不逗你了,小孩子就是容易脸红。又在抄新药名呢?”

阿越点了点头,继续一笔一画地写着蝇头小楷,“嗯,前几日在书阁找到一部典籍,上面记载的好多草药我都不认识。”

“不错嘛,很勤奋。”

阿越抿唇一笑,停笔、蘸墨。

“哎师妹!”大师姐突然使劲拍了拍阿越的肩,“你看谁来了?”阿越笔下一顿,侧头向门口看去。

“阿越。”白衣少年定定地看着她,嘴角带着一抹温煦的笑。

“慕白!”阿越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人,犹不敢相信,可那眼角眉梢分明不自觉染上了笑意。“你不是前几日才寄了信过来吗?”

“这次我亲自来给你送信了。”慕白粲然对她说道。傻瓜,我想你了啊。

“哎我去看看煎的药好了没,你们慢慢聊啊”,大师姐识趣地找借口离开,临走前还不忘朝阿越挤眉弄眼。

阿越简直不想说这人是自己大师姐好吗?亏得平日在师父和一众师姐面前一副端庄的样子。

阿越和慕白是一年前相识的,慕白是太白弟子。太白在秦川雪山之巅,常年落雪,满目苍茫。太白剑法讲究“剑意无痕”,想来也跟那无声落雪相映成趣。

天香谷则不同,四时如春,温暖舒适。且喜植花木,无论冬夏,皆是花海绵延。

距两人上次见面也有三月,先时约定半月通一封信,后来慕白来信日渐频繁,三五日阿越便能收到一封。东越与秦川其实相距甚远,好在慕白饲养了一只白雕,作为两人的青鸟殷勤传信。

“你要去采药啊?那我陪你去吧。顺便带我逛逛天香谷。”慕白上前接过阿越提起的竹篓,十分自然地牵起她的手。“上次来我急着回去回禀师父,都没来得及赏赏风景。”

阿越看着少年好看的眉眼,心仿佛漏跳了半拍。她把视线移向别处,小声道,“嗯嗯,走吧。”天香谷的花海,她一直想同他一起看呢。​​​



江祾.

哭泣。丑字不配啊。子美爱太白嗷呜!

只要不嫌弃,您随便拿吧。

对了,我是不是该写个太白爱子美呢。

我记得写了个水印,下次再发吧哭兮兮

哭泣。丑字不配啊。子美爱太白嗷呜!

只要不嫌弃,您随便拿吧。

对了,我是不是该写个太白爱子美呢。

我记得写了个水印,下次再发吧哭兮兮

江祾.

【李杜】你是我的毕生所求(二)此文不关历史。文笔很渣,慎入。注:此文可以同性结婚

  李白提笔在纸上落下几个字,一身白衣被微风撩起,长发也扬在风中。

  偏生飘逸。

  “青莲本为仙,此番只为下凡历劫。”此话在世间流传,如此看来,却格外真实。

  高适轻摇折扇,叹道:“青莲,你当真不去?”李白的手悬在空中,他淡谈地瞥了高适一眼,道:“不去,虽只是文人墨客的聚会,但却不无些爱巴结的人士,甚是无趣的。”

  “嗯?”高适用折扇抵在下巴上,微微一笑笑:“那么算了吧,可惜了,子美也要去。”

他抬脚刚欲走,只听李白的声音响起。

  “若子美在,那我便去。...

  李白提笔在纸上落下几个字,一身白衣被微风撩起,长发也扬在风中。

  偏生飘逸。

  “青莲本为仙,此番只为下凡历劫。”此话在世间流传,如此看来,却格外真实。

  高适轻摇折扇,叹道:“青莲,你当真不去?”李白的手悬在空中,他淡谈地瞥了高适一眼,道:“不去,虽只是文人墨客的聚会,但却不无些爱巴结的人士,甚是无趣的。”

  “嗯?”高适用折扇抵在下巴上,微微一笑笑:“那么算了吧,可惜了,子美也要去。”

他抬脚刚欲走,只听李白的声音响起。

  “若子美在,那我便去。”

  子美站在人群之中,格外注目。他依旧一身墨衣,却挺拔如青竹。一身常人无法驾驭的衣服偏被他穿出了儒雅的感觉。他虽被一群人所包围,却不卑不亢、温和有礼。

  我的子美真美。

  李白嘴边勾起一抹浅笑,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了杜甫身上。

  子美太优秀了,使他都移不开眼。

  这些儿年来,子美一直不断进步,已成了京中的新起之秀,前途不可限量。只是,他还是样的干净。

  我的子美真好。

  杜甫一边微笑着与身旁的人谈笑,一边寻找李白的身影。达夫说了,青莲会来的,可,青莲他在哪儿呢?

  忽然,李白含笑的眸于撞入他的眼中。杜甫一愣,呆呆地望着李白,眼里满是温柔。两人仿佛都将旁人丢到了九霄之外。

  眉目传情。

  一眼万年,

  一瞬间,李白的衣诀纷飞,转眼就来到了杜甫的面前,他搂住了杜甫,在他耳朵轻声说道:“子美,好久不见,甚为想念。”

  好久不见,甚为想念。

  我本为仙,坠入凡生,不过是为和了你,爱一场。

  青莲他,对我说话了?

  杜甫红着脸,悄悄将头埋进李白的胸晡里,轻声说道:“嗯。”

  李白听闻这话,不禁笑得眉眼弯弯。

旁人见此情此景,纷纷散去,给二人留出一片空地来。只一人没入人群中,他怪异地轻笑一声,目光锁定了杜甫。

  李太白,今个儿就让你痛不欲生。

Kehh清芯寡玉
摸了个大的我一滴也没有了,一想...

摸了个大的我一滴也没有了,一想到上色就脑壳痛。我喜欢天刀!!!金兰全员t8(别问,问就是我没有t9)

摸了个大的我一滴也没有了,一想到上色就脑壳痛。我喜欢天刀!!!金兰全员t8(别问,问就是我没有t9)

江祾.

本文无关历史,文笔很渣,慎入。 (李杜)子美是天使!

 —————————————————————————

  上次见到李白的时候,也是在高适的府中。那天灯火辉煌,无比热闹。他正与王维喝酒谈笑之时,有人突然高声叫起:“大诗仙来了!”

  杜甫身躯一怔,在人群中想找到那个人。他所崇拜,所追逐的人。只见一人被许多人包围着,格外引人注目。他一袭白衣飘飘,可谓是天上谪仙人。

  他面容俊朗,微微一笑更是笑灿了花月。

杜甫格外激动,眼前这个人就是大诗仙李白,也是他一直以来的偶像。如今他亲眼见到自己的偶像,心中怎会不激动?他曾将李白的诗都读了个遍,更是每每读到深夜。李白诗中的意境令...

 —————————————————————————

  上次见到李白的时候,也是在高适的府中。那天灯火辉煌,无比热闹。他正与王维喝酒谈笑之时,有人突然高声叫起:“大诗仙来了!”

  杜甫身躯一怔,在人群中想找到那个人。他所崇拜,所追逐的人。只见一人被许多人包围着,格外引人注目。他一袭白衣飘飘,可谓是天上谪仙人。

  他面容俊朗,微微一笑更是笑灿了花月。

杜甫格外激动,眼前这个人就是大诗仙李白,也是他一直以来的偶像。如今他亲眼见到自己的偶像,心中怎会不激动?他曾将李白的诗都读了个遍,更是每每读到深夜。李白诗中的意境令他折服。

  如今偶像就在眼前,但他却有些胆怯。若是他一句话说得不小心,惹着青莲生气该如何是好?虽然他很喜欢青莲,但他才不愿意让青莲生气呢。

 但他真的好喜欢青莲啊。

 正在为难之时,李白突然朝杜甫这边招了招手,然后大步向他走来。杜甫先是一愣,随即意识到可能并不是在向他挥手,随后眼神一直跟随着青莲。

  若我也能成为青莲的朋友就好了。

  若,若青莲……

  过了一会,李白向孟浩然点点头,举着酒杯走到了杜甫跟前。杜甫赶忙低下头,脸上出了一朵红云,他慌忙避让,却不料手一滑,杯中的酒洒在李白的衣袖上。

  杜甫心中暗骂自己一声,俯下头不敢去看李白。居然把酒洒到偶像衣服上了!丢死人了!

  他一向很在意青莲,也不愿意弄脏青莲衣服。

  杜甫屏住呼吸,大声都不敢出。他怕李白一出声,他就会昏过去。他太在意李白了,太在意了。

  只见李白轻笑一声,伸出手在杜甫头上揉了揉,温柔的说道“子美下次要小心哦,别让酒烫到自己。”

  杜甫被李白这样一摸,脑子里一片空白。他抬起头呆呆地看着李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李白微微一笑,又捏了捏杜甫的脸,眼睛里全是亮光。

  “啊?好,好的。”杜甫半天才回过神来,红着小脸,亮晶晶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着。

  表面上看杜甫一脸茫然,实际杜甫已经在心里呐喊了无数遍:“被青莲摸头了!好开心!”

   一颗糖葫芦不知何时被李白塞在了杜甫手中,待杜甫回过神来之时,李白就如他的称号一般,飘然而去。

  人若谪仙。

  杜甫傻乎乎的看着手中的糖葫芦,嘴角挂着微笑。他用银齿轻轻碰了碰糖葫芦,却舍不得吃下去。

  这可是青莲给我的糖葫芦唉。他拿着那糖葫芦左看右看,就是看个不够。他轻轻一咬,甜滋滋美滋滋的,从嘴里一直甜到心里。

  好喜欢青莲哦。

  李白抑制住心里的激动,轻抿一口酒。终于又看到子美了。

  少年一身墨衣,像挺拔的青竹、眼神清澈,是那么温润如玉。

  当世无双。

  想到初次与子美相见的情景,李白嘴角不禁勾起一抹浅笑。那时李白虽扬名在外,但还没有“诗仙”这一称号。他出门游玩,却在集市上被人偷了盘缠。

   他没有盘缠,寸步难行。去找城中相熟的朋友,却无一人肯真心相助,连说辞都一模一样:“在下实在无能为力啊!”

  李白不气,也不恼,他只是轻叹:到底没有几个的真心朋友。他一路哀叹,不知不觉走了甚远。此时烈阳高照,李自又渴又累,却无可奈何。

  这时,一个少年从一旁的府中走出。他一身青衣,嘴上挂着微笑,给人以如沐春风的感觉。少年温和地对李白说道:“可否请先生到府中一坐?”

  李白一愣,有些不好意思,但少年才顾不得那多,拉着李白径直走入府中。少年将菜着端到李白面前,微笑示意,一直静静地看着李白。

  待他用完餐后,少年才开口说道:“先生是否丢了盘缠?”

  李白轻轻一笑,眉毛上挑:“小公子是甚厉害。在下正是失了盘缠,但却无朋友相助,可谓可悲啊。”少年沉吟片刻,取出一个钱袋,递与李白:“这是给公子的一点小心意,望公收下,也算子美与公子交个朋友。”

  李白深深地看了子美一眼,道:“好,这个朋友在下是交定了。”子美微微一笑,拿起一旁的诗集。李自不经意地一瞄,却怔住了。

  这公子拿的,却正是他的诗集。李白忍不住开口询问:“小公子很喜欢李白吗?”

  子美放下诗集,道;“正是。子美甚爱青莲之诗。青莲是子美的偶像。也是子美注定要去追逐之人。”

  是吗,注定再去追逐之人?

  那么,就请一直追逐下去吧。

  “可否询问小公子之名?”

  “杜甫,杜子美。”

  三月后,李白辞别杜甫离去。他行到一段后,杜甫突然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李白轻叹口气,按过杜甫递过来的糖葫芦:“子美,你这是做什么?”

  杜甫扬着小脸明媚一笑:给你送糖胡芦啊。”

  “顺便,我想送送你。”

  “嗯”。”李白牵着杜甫的手,一直走起了很久,杜甫突然开口道:“你看,你不告诉我你的名子,你让我叫你阿白,你是不想喜欢我啊?”

  “万一,我说万一,你回到京城以后,每天都要处理很多事情,你把我忘记了怎么办?”

李白悄悄地握紧了杜甫的手:“那么,就凭君处置。不过我想,我不会忘记子美。因为子美是我很重要的人。”

  是我的心悦之人。

是囧囧菇鸭
是一只太白的紫毛二哈和毒哥哥(...

是一只太白的紫毛二哈和毒哥哥(嗯,谢谢吃了一嘴狗粮),不用问为啥头发那么紫_(:з」∠)_那只二哈的毛紫的更阔pia。是稿子哇,仅供观赏

是一只太白的紫毛二哈和毒哥哥(嗯,谢谢吃了一嘴狗粮),不用问为啥头发那么紫_(:з」∠)_那只二哈的毛紫的更阔pia。是稿子哇,仅供观赏

邪魔退散
一边听七里香一边画的,画得超开...

一边听七里香一边画的,画得超开心!

一边听七里香一边画的,画得超开心!

耀佬

@热腾腾的白糖奶茶🍵 的无偿,请签收~有些奇怪请见谅哈!

@热腾腾的白糖奶茶🍵 的无偿,请签收~有些奇怪请见谅哈!

辰
心累后,再近都是距离

心累后,再近都是距离

心累后,再近都是距离

雨间Aienz

1

于青是在太白的山道上遇见樾菱的。


五爷下山收徒回来,他安排好门内诸事准备去迎接,却没想在半山腰上遇到个像个雪人似的小姑娘。


“小姑娘,这里可是太白山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这里离山脚已有几十里的距离,若是山下佃户们的孩子,跑到这里实在是危险。于青正打算带她下山,却没想到小姑娘的眼睛一亮:“太白?这里走上去就是太白剑派了吗?我终于找到太白了!”


小姑娘高兴地跳了起来,却是一脚滑倒摔在了道旁的雪堆里。拎着衣领把小姑娘从雪堆里提出来,这下子更像个雪人了。


于青掸去她身上的雪,才发现她的脸色不太好,秦川这几日大雪纷飞,她这一路不知走了多久才到这里。许是刚才衣服里进了雪水的...

于青是在太白的山道上遇见樾菱的。


五爷下山收徒回来,他安排好门内诸事准备去迎接,却没想在半山腰上遇到个像个雪人似的小姑娘。


“小姑娘,这里可是太白山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这里离山脚已有几十里的距离,若是山下佃户们的孩子,跑到这里实在是危险。于青正打算带她下山,却没想到小姑娘的眼睛一亮:“太白?这里走上去就是太白剑派了吗?我终于找到太白了!”


小姑娘高兴地跳了起来,却是一脚滑倒摔在了道旁的雪堆里。拎着衣领把小姑娘从雪堆里提出来,这下子更像个雪人了。


于青掸去她身上的雪,才发现她的脸色不太好,秦川这几日大雪纷飞,她这一路不知走了多久才到这里。许是刚才衣服里进了雪水的关系,一下竟是支持不住,小姑娘蜷缩起身子,蹲在地上瑟瑟发抖。


忽的一股暖流自头上涌来,瞬时流经四肢百骸,浑身的寒气一下就被驱散,那暖流在她体内运转了几个周天才渐渐消散,樾菱觉得自己身上的疲惫似乎都消弭不少。


抬起头来愣愣地看着面前的于青,她才突然明白过来:“您可是太白剑派的前辈?”


“太白,于青。”于青淡淡回答。


话一出口,这小姑娘竟是扑通一下跪在了他面前:“弟子樾菱,恳请前辈收我入太白门下!”


“想入我太白门下,岂可如此儿戏?你既无父母之言,也未行入门之试,如何入我太白剑派?”于青并未答应。


“弟子愿意受试,恳请前辈给我一个机会!”重重的一个响头磕在于青面前,他也是微微一愣,未想到这小姑娘竟有如此决心。想起自己当年拜门之时的样子,冥冥之中,于青觉得自己与这小姑娘似乎有些奇妙缘分。


送出一股内力把女孩托了起来,于青仔细的将她审视了一番,半晌,他缓缓开口:“你叫樾菱?”


小姑娘重重点了点头。


于青抬起一只手直指山顶太白的方向:“我太白剑派,坐于大雪苦寒之地,剑之道,更是磨练心性,出剑必一往无前。若是没有坚定的信念,将来难成大器。”


只见樾菱没有丝毫动容,仍是直直盯着他,于青微微一笑:“自这里到我太白山门仍有数十余里,且愈往高处行愈是陡峭,更有狂风暴雪,寻常人且难以走上去。但若是你能自己走到我太白山门,我便禀报掌门,收你为太白弟子,如何?”


樾菱没有说话,只是重重地点点头,转身向上走去。于青一直看到樾菱的身影消失在大雪中,才向山下飞驰而去。


“于青,你走路这么急干什么,我还要带这小娃娃见见咱太白的光景,走的这么快,这娃娃的目力岂能看得清哇。”


五爷背着一个女娃在山道上跳跃,前面不远处则是于青,神情有些不安。五爷一跃来到于青的身边,他也看出于青的焦急,开口便问:“是门中出事情了?”


于青摇摇头,将遇到的那个小姑娘樾菱的事向五爷讲述了一番。


“你糊涂啊!”五爷一听,气不打一处来:“那小姑娘才几岁,也就和婉儿一边大,你让她一个人走那么多的路上太白,这不是要害死她!”


于青面带愧色“此事确实是我欠考虑了,只是……”


“别说那么多了,我们快些赶回去,莫要真出了事情。”五爷说罢,运起轻功,一步便跨出数丈有余,于青赶紧跟上,两人飞快向山顶掠去。


太白山道峻险,即使是二人的脚力,也是颇为难走,等到二人回到山门,也是耗费了一个多时辰。远远的,于青便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伫立在太白山门之前。


“樾菱!”


于青轻喊一声,飞身跃到她的身前,樾菱缓缓地抬起头,看到是于青的身影,红扑扑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前辈...我,做到了...”说罢,便重重地倒将下去。于青一把将她抱起来,向风无痕的居所飞掠而去,怀中的小女孩气息微弱,于青也是乱了方寸,直撞破了风无痕的房门才回过神来。


风无痕正喝着茶,却是看到气喘吁吁的于青闯了进来,他一眼便看到了于青怀抱的小女孩。


“交给我来,你慢慢说。”


风无痕接过女孩放在床榻之上,试了体温,又把起脉来。于青便将自己所为讲述了一遍。风无痕脸上无甚变化,心中却叹息不已,这姑娘在风雪中走了少说也有数日,已然寒气入骨,硬撑着走到山门才倒下已经是个奇迹了。虽说在他的调理下定不会有性命之忧,可也会落下病根,若是将来修习内功之时一定要比起别人花上数倍的功夫,风无痕不由得多看了这孩子两眼。


“掌门,这孩子的情况?”


“没什么大碍了,只是体力不支,昏睡过去。既然不知道她的家人在何处,先送去穆老那里照看吧。”


樾菱的父亲本是是母亲家药店中的坐堂医,一来二去,和药店家的姑娘走到了一起。


外公觉得这小伙子一表人才,又是郎中,和自家生意正好相应,变同意了这门婚事。


两人婚后,很快便有了樾菱,全家对这小女儿颇为疼爱。只是,樾菱却不爱学那些医学药理,天天跑到说书人那里听江湖人的故事。


一日,樾菱噔噔噔跑回家里,眼睛红红的。


“爹爹,娘娘,我要去太白,我要学剑!”


父母面面相觑,询问才得知,女儿是在说书人那里,听得了太白出手,连灭祁连山匪寇十一寨,替天行道的故事。


当年太白复仇之事出手之果决震惊江湖,更是将太白沉剑之试传出了名声,即使是普通人门也多有耳闻。这都五六年过去了,竟是成了说书人口中的故事依然津津乐道。


全家对樾菱都颇为宠爱,孩子不愿学医学药理也就随她去了,毕竟母亲还有个大哥继承家业。只是,孩子想要去太白习武路途太过遥远,尤其是外公更是不舍得小外孙女。最后全家决定,再过两年,若是小菱儿习武之心不变,便送她去太白拜师。


两年时间过得很快,樾菱随父母一起赶往了秦川,途径霜幕原的时候却是出了变数。客栈被劫匪闯入,樾菱的父母亲皆死于刀下,樾菱被母亲举着爬上屋顶躲过一劫。


五爷的脸色黑到了极点,他想起了公孙九和林家妹子,风无痕站在一旁一言不发。


于青猛然转身向风无痕抱拳:“掌门。”


风无痕点了点头:“去吧。”


于青再回来的时候,身上一股腥气,还带回了小樾菱父母的尸首。樾菱重重地向他磕了三个头。


五爷重重拍了拍于青的肩膀:“这可是你的第一个弟子啊。”


是啊,我的第一个弟子。于青心想。


太白对辈分的划分比较随意,风无痕和独孤飞云是创派祖师,五爷算是他们的师弟,正经的二代弟子只有于青,独孤缥缈和唐林三人,其余都是当年就跟在独孤家做事的几位同辈。而三代弟子拜入太白其实也都是对风无痕行拜师礼,而没有特定的师父。


于青身为藏剑师和传功长老,几十名三代弟子见他都是要喊一声于师叔。不过今天之后,要有一个人喊他师父了。



钮扣儿
@八重血 之前写的骂小少爷那...

 @八重血 之前写的骂小少爷那里……


其实我只是想画无痕点穴,但看不清楚那是啥姿势只好画画特效(……)表示一下

 @八重血 之前写的骂小少爷那里……


其实我只是想画无痕点穴,但看不清楚那是啥姿势只好画画特效(……)表示一下

一人革化

今天晚上绑的两个模型悟静&太白


模型:非人学园/靴泥喜

动作:浪潮小汐(sugar)

今天晚上绑的两个模型悟静&太白


模型:非人学园/靴泥喜

动作:浪潮小汐(sugar)

一叶之秋🍃
历时十个月终于生下来了(bus...

历时十个月终于生下来了(bushi)

呜呜呜我永远喜欢太白.jpg

感谢神仙太太们的成全

让我了却了一桩心事


然后看到有小天使误会了

这里解释一下

这个娃娃我只是付出了金钱而已qwq

全部都不是我制作的(ni)

有想要安利的小天使可以私信我

看到会回复☆


感谢看到这里

谢谢你的喜欢♡

历时十个月终于生下来了(bushi)

呜呜呜我永远喜欢太白.jpg

感谢神仙太太们的成全

让我了却了一桩心事


然后看到有小天使误会了

这里解释一下

这个娃娃我只是付出了金钱而已qwq

全部都不是我制作的(ni)

有想要安利的小天使可以私信我

看到会回复☆


感谢看到这里

谢谢你的喜欢♡

凌(就是个渣渣灰)
〔低调中的优雅〕 (表情包自取...

〔低调中的优雅〕

(表情包自取)


奇奇怪怪的图🌚🌝

*灵感来源于太白写给我的信。

〔低调中的优雅〕

(表情包自取)


奇奇怪怪的图🌚🌝

*灵感来源于太白写给我的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