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太阴

22.9万浏览    2657参与
退役魔法少女

里面的小传是老福特上面一位太太的,不是我的,不知道会不会侵权,侵必删。等一位有学问的大佬来告诉我这是不是一个小彩蛋ヽ(•̀ω•́ )ゝ

里面的小传是老福特上面一位太太的,不是我的,不知道会不会侵权,侵必删。等一位有学问的大佬来告诉我这是不是一个小彩蛋ヽ(•̀ω•́ )ゝ

馧若卿

无名短打③后续

tbc

看评论

屏了两次

翻车找我补链

心好累


tbc

看评论

屏了两次

翻车找我补链

心好累


是龙龙啊

颂温可歌【一梦江湖同人文】

注明:此篇是太阴成男幼女篇

【受不了设定的请忽略我】

﹉﹉分界线﹉﹉

介绍:

   太阴是来自北方的阴氏一族融合当地人组成的门派,信奉月亮,以狐狸为尊。

   【最后一句是重点】 据《太阴通鉴》记载,阴氏族人一路南下,在一个月圆之夜来到了紫微山。前有山岳横绝,后有追兵将至,众人正自绝望之际。

忽见月下白狐从山缝间一闪而过,深以为祖宗庇佑,于是追寻白狐踪迹,避入峡谷,躲过了追捕。峡谷中住着百越居民,不与外界相通,粗蛮落后,以族中祭司为马首。阴氏欲在此地定居,却不愿受祭祀掣肘,双方冲突一触即发。此地雨季多发山洪,百越...

注明:此篇是太阴成男幼女篇

【受不了设定的请忽略我】

﹉﹉分界线﹉﹉

介绍:

   太阴是来自北方的阴氏一族融合当地人组成的门派,信奉月亮,以狐狸为尊。

   【最后一句是重点】 据《太阴通鉴》记载,阴氏族人一路南下,在一个月圆之夜来到了紫微山。前有山岳横绝,后有追兵将至,众人正自绝望之际。

忽见月下白狐从山缝间一闪而过,深以为祖宗庇佑,于是追寻白狐踪迹,避入峡谷,躲过了追捕。峡谷中住着百越居民,不与外界相通,粗蛮落后,以族中祭司为马首。阴氏欲在此地定居,却不愿受祭祀掣肘,双方冲突一触即发。此地雨季多发山洪,百越祭司选取族中少女献祭河神。

阴氏不忍, 以堪舆之术察山川地貌,于眉月河上游种下一棵大榕树,果真止住了山洪。此举收复了百越的人心,阴氏族人成功定居,并受到了山民的尊敬。而祭司借献祭河神为名迫害少女的阴谋被揭破,愤怒的山民驱逐出了祭司。怀恨的祭司在水源中下了巫蛊,寻常人会迅速衰弱死亡,而阴氏族人由于修习玄女所立功法,虽不至死亡,族中女子却无法长大,而男子则会将蛊患传至后代。

                    ——来源于网络,蚕豆网【新门派太阴这些事你知道了吗】

﹉﹉﹉分界线﹉﹉﹉

“阴不颂!阴不颂!掌门找你!”

“知道了知道了,别乱嚎了”阴不颂看着门外挨个房间找自己的小矮个,头疼的揉了揉眉心。真不知道掌门当初为什么把这么个磨人精送到自己这。想起三年前掌门传唤自己,将阴不温交给自己时,眼神晦暗不明,让人头皮发麻,现在明白了。当时这妮子还怕生,转眼间就变得混世魔王了。。

想到这,阴不颂便要起身,没想到一睁开眼,就看到阴不温凑着个脸盯着自己。“嚯!你。。。你干什么。。”阴不颂往后一仰,差点摔倒,“我喊你半天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阴不温眨了眨眼,抹去眼底的一丝慌乱。没有注意到阴不颂耳根微微泛红

“害,走啦走啦,掌门会急的。”阴不温牵起阴不颂的手往外拉。“唉”阴不颂被阴不温半拉半拽的拖出了房间。“都大姑娘了也不害躁”阴不颂看着阴不温拉着自己的手。“哼,都是自己人,谈何害不害躁”阴不温不满道

玄机楼上,阴不孤淡淡的看着这一切,微不可见的叹了口气,“我这么做,希望是对的”怀中的月奴闻声,蹭了蹭阴不孤。

玄机楼

“掌门,人给你带到了。”阴不孤看着在自己面前中规中矩的俩人,表示无语。“不温,你先去外面。”

“好吧”阴不温抬头看了看阴不颂,又看了看掌门,向外走去。

“掌门,你找我有何事吩咐”

“不颂,不温及笄两年了”

不知为何,阴不颂感到口中一涩,“是吗”

“你知道我族延续子嗣不易”

“我会尽快。。找到。。能与我。。。”阴不颂感受到了自己喑哑的声线

“嗯,其实这次找你并非是说你的事,而是不温。。。”

阴不颂睫毛微颤“与不温何干”

阴不孤淡淡一笑“你还是老样子,我都不知道三年前将不温托与你是对还是错。你已将不温托两年了”

“我。。。。”

“我看得出不温对你有意。”

“。。。。”

“若你真对不温有意,我便允许了,希望你们不会让我失望”

“定不负掌门期望”

“没事了,去找不温吧”

看着阴不颂迈向门口的背影,阴不孤陷入回忆

    三年前。。

“掌门,我学子阴不颂对蛊术颇有造诣,我们太阴解蛊指日可待,只是。。。”

“嗯?”

“只是今日不颂向我提出松懈蛊术研究*,学普通医术”

“既然如此。。。你先离开,我自会想办法,解蛊不可求急,让我思索有无妙法”

“我将不温交于不颂,若条件允许,我再加以撮合日久生情,阴不颂知道我族为难之处,定会努力研究解蛊之术,为其,也为己”

现在

阴不孤仰望天空,叹道,“若能解蛊这可真是两全其美之法。若不能,也罢,这是我欠你们的。。。”

阴不颂从玄机楼出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西下了

“不颂不颂,掌门跟你说了些什么啊”阴不温拽着着阴不颂使劲追问,“你先放开我袖子再说。”阴不颂无奈的挥挥被阴不温拽皱的袖口道。阴不温松开手一脸好奇的盯着阴不颂。【阴不颂内心:好可爱,好可爱,这也太可爱了吧】然而,阴不颂“回屋里再说

屋内

看着不温坐在自己床上,不颂后悔将不温带进自己房内,大晚上的孤男寡女成何体统,待自己将脑袋里的黄色废料清空,才小心翼翼的问到,“咳,不温,你可喜欢我。。。。。

不温一愣“喜欢啊”

“那你可。。。”

“等下!听我说,不颂。。。也不知从何时起,我对你的喜欢不单单只是喜欢一个朋友的程度了,我很害怕失去你。从掌门那回来我更加就害怕,你会离开我”阴不温捧起阴不颂的脸,“我爱你,你呢?”

阴不颂从阴不温眼中看到了渴求答案的光亮,还有那眸中的自己。他站起身,将不温搂进自己怀中,道“不温,我爱你”

“是吗?”

“嗯”

怀中小人一动,阴不颂突然感到被一股强大力道拽的天旋地转,当回神时,才发觉自己被小不点压在了身下。

“???这是作甚。。”

“不颂,谢谢你。”话语间,小小的唇便星星点点的落在自己的脸上。

这般挑逗让阴不颂感觉自己理智有些绷不住,当阴不温在自己颈上轻啄一口时,阴不颂实在忍受不住,一把将小人拽下,腰身一扭,形式反转就在一瞬间。

“你。。”阴不温一愣

“小心放火烧山。”

“我点到为止你不难受吗,”阴不温眨巴眨巴自己的大眼睛。

“哼,那我便让你懂的骑虎难下的道理”

屋中灯光一灭

便是一室旖旎


鲲

行行生离别「三」

日常向

沙雕至极!!!!注意!

[图片]

时间流速不同


————————


“子烟,今天你今天怎么收拾东西那么快?”

你室友看着快速收拾衣服的你,咬着奶茶管子,一脸活见鬼一样还特意抽了口气

“你以前恨不得住在学校”

[图片]

你白了她一眼

平时没见你这么关心我

不就是看上了姐的化妆品吗

[图片]

“咱俩之间你还拐弯抹角?”你一堆平时不怎么用的口红推到室友面前,一本正经


“崽崽~”

“崽崽~~”

“崽”

“你闭嘴”

[图片]

:)


崽崽是不是很感动?

崽崽是不是爱上姐了?


可是父子恋爱是没有结果的。

[图片]

室友奶茶都忘...



日常向

沙雕至极!!!!注意!

时间流速不同


————————


“子烟,今天你今天怎么收拾东西那么快?”

你室友看着快速收拾衣服的你,咬着奶茶管子,一脸活见鬼一样还特意抽了口气

“你以前恨不得住在学校”

你白了她一眼

平时没见你这么关心我

不就是看上了姐的化妆品吗

“咱俩之间你还拐弯抹角?”你一堆平时不怎么用的口红推到室友面前,一本正经


“崽崽~”

“崽崽~~”

“崽”

“你闭嘴”

:)


崽崽是不是很感动?

崽崽是不是爱上姐了?


可是父子恋爱是没有结果的。

室友奶茶都忘了喝

“都给我?”

我觉得你这个婆娘有鬼!你知道你现在在我眼里就像恶鬼吗?!

你微微一笑,啐了一口

“做你的晴天白日梦去,一天天想些不现实的玩意。”

————————


你打算去图书馆泡上一整天

家里实在是,太,无,聊,图书馆还能买点吃的。

包里只有一本楚留香传奇


据系统所说,当和一件有关楚留香物品的关系度高到一定程度时,有小部分几率成为媒介


放屁  :)


这是你潦草看完楚留香传奇的第十一遍

为什么他妈还不够高

你觉得你现在能把整本书背下来

————————


晃晃悠悠的出了宿舍,享受一下这温暖的阳光~


我家小香香是不是也跟我一样在晒太阳呢~~

 

然后手机就催命似的响了起来

阳光下响起突兀的手机铃

差点被自己口水呛死

你慌里慌张的拿起手机,想着莫不是那对不靠谱的爹娘终于想起了有你这个活泼可爱大闺女,给你嘘寒问暖来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贼熟悉


   “楚子烟,我来长沙了。在你家门口。”


    日了……


    你默默的挂断了电话。


    这个人不是谁,是你网上认识好几年的崽子,平时忙得跟土行孙似的死活不面基,这次怎么这么爽快?


    还特么是主动跑来的!


    开窍了?想你了?你消失这些时间她发现了没有?

…………你在楚留香那边两个月好像只消失了……一天?

    

看了一眼离你只有一步之遥的图书馆,咬咬牙

转身。回家。

白色长裙子长发少女伫立着,阳光下,银色的头饰闪啊闪。


瞎了眼了


不愧是我家崽子!

一看就知道是个温婉可人的小姐姐呢~

 “崽子!爸爸来了!”


  温婉可人的小姐姐回头,优雅一笑,伸出手


“跟我来。”


你说跟你走就跟你走啊?万一你意图不轨怎么办?你一脸嫌弃

“我不,这里太阳好。” 


小姐姐微微一笑“给你准备啦礼物,楚留香c服。”


好人! 

这绝对特么是好人!!


    你开开心心的跟她走了,她把你拉到一个四下无人的角落,然后从兜里掏出一根……棒球棒


    温婉可人的小姐姐抡头给了你一棒 


    你耳膜一阵嗡鸣

她微微一笑,很是无害


    “有个破系统让我送你回去,耽误了我一天的学习呢~拜拜啦。”

    日了……

    崽子你飘了!

    我还比不上你那一天的学习?!

    送我回去你换种方式还不好?这样又破坏形象又疼啊!!

    好像是看破了你的心思,在你失去意识前,她勾起唇角


   “我故意的。”

    你失去了意识 


    头部嗡嗡嗡的疼。


像有惊雷炸在你脑袋旁边

——————————————————


    小姐姐架起了你的身体,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力气还不小,从你身上搜出钥匙后把你放回家,还顺便打扫了一遍。


   “真麻烦……。”

  

——————————

 

系统:玩家对不起。我的锅。

你:?

系统:你垂死时穿过去比用媒介穿过去快多了

你:……


——————————



小姐姐是在前一次穿越成功活下来的人

跑龙套的

不用在意辣么多


这章真的很沙雕。

waiting
终于攒够二十万把鹅子送去泰国了...

终于攒够二十万把鹅子送去泰国了,手术前再给他画一张,麻麻还是爱你的嗯(萝莉真的太香了麻麻忍不住)

终于攒够二十万把鹅子送去泰国了,手术前再给他画一张,麻麻还是爱你的嗯(萝莉真的太香了麻麻忍不住)

@白竹

p1太阴噬月套

p2是师父女鹅(*ˉ︶ˉ*)

太阴校服真真好康(ฅ>ω<*ฅ)

p1太阴噬月套

p2是师父女鹅(*ˉ︶ˉ*)

太阴校服真真好康(ฅ>ω<*ฅ)

猫宫白
摸的师父父,呜呜呜我终于有师父...

摸的师父父,呜呜呜我终于有师父了

阴仔落泪

(因为喜欢开明所以画的开明x)

师父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TT

摸的师父父,呜呜呜我终于有师父了

阴仔落泪

(因为喜欢开明所以画的开明x)

师父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TT

鲲

小小烟语录【上】

怼天怼地

只要说的是句人话

咱们就怼


1

“妾身就是香帅口中的石观音~”

“你是铁观音,还有,你知道观音男生女相吗?……噫!变态。”


2

“在下无花,不过是一小僧罢了,七绝不过是世俗眼光”

“无花无根无果,你凑齐了。”


3

“我是樱子”

“我是你老子。”


4

“楚人江南留香久,海上渐有白云生,后面这句说的就是我”

“?什么狗屁玩意。”

“你!……你又是谁!”

“我是你爹”


5

“小姑娘,做我娘子如何,不会委屈了你的~”【丐帮白玉魔】

“我可以做你娘。娘子就算了”


怼天怼地

只要说的是句人话

咱们就怼


1

“妾身就是香帅口中的石观音~”

“你是铁观音,还有,你知道观音男生女相吗?……噫!变态。”


2

“在下无花,不过是一小僧罢了,七绝不过是世俗眼光”

“无花无根无果,你凑齐了。”


3

“我是樱子”

“我是你老子。”


4

“楚人江南留香久,海上渐有白云生,后面这句说的就是我”

“?什么狗屁玩意。”

“你!……你又是谁!”

“我是你爹”


5

“小姑娘,做我娘子如何,不会委屈了你的~”【丐帮白玉魔】

“我可以做你娘。娘子就算了”


林杉er

【阴不孤x你】聊赠一枝春

Title:聊赠一枝春 

Worked By:林杉er 


送走朋友之后,方才热闹的院子忽然就静下来。 


或许这么说也不妥当,因为还有个特能唠叨的华山磨磨蹭蹭不肯走,举着酒葫芦对月相酌,说要敬你一杯,敬你和结义兄弟姐妹们一同渡过的这几年。他醉了,脚步踉跄,最后跌坐在花坛边上。 


你想过为自己报仇吗?他问。只要你一句话,所有兄弟们为你屠尽南疆蛊师一脉也在所不惜。说这话时他的声音冷冽,像华山上多年沉积的冰雪,眼神却带着清明的杀意,怒火滚烫。 


你静静地...

Title:聊赠一枝春 

Worked By:林杉er 

 

 

送走朋友之后,方才热闹的院子忽然就静下来。 

 

或许这么说也不妥当,因为还有个特能唠叨的华山磨磨蹭蹭不肯走,举着酒葫芦对月相酌,说要敬你一杯,敬你和结义兄弟姐妹们一同渡过的这几年。他醉了,脚步踉跄,最后跌坐在花坛边上。 

 

你想过为自己报仇吗?他问。只要你一句话,所有兄弟们为你屠尽南疆蛊师一脉也在所不惜。说这话时他的声音冷冽,像华山上多年沉积的冰雪,眼神却带着清明的杀意,怒火滚烫。 

 

你静静地看着他,又回身看了看身后的玄极楼,楼上有一盏昏黄的灯光还亮着,你知道那是阴不孤在留灯等你回去。 

 

“我今生已了无遗憾,余下的日子唯愿在门派渡过。你们也不必为一个将死之人消耗心力,心意我领了,今后江湖诸事还需拜托你们啦。”你转向华山,扬起嘴角,稍带病气的苍白面孔显露出一丝不相符的少女活力,像一朵在月华下灼灼而放的鲜花,可话音残忍,起码在出口一瞬你就看见华山的脸色阴沉下来。 

 

“说什么呢,你会活下去的……你的朋友,你的亲人,你的挚爱之人,这些不都是你的牵绊吗?你怎可忍心就这样放手而去?” 

 

华山说着,将酒葫芦重重朝地一摔:“我就不信找不出治疗之法!那白水芝竟伤你至此,连云梦和沧海医术都束手无策,此番大仇我们来日必报,你就留在太阴好生调养,等我们得胜那日再回来见你。” 

 

你不语,只是垂着头听他发泄。作为跟你结识最久的朋友,华山早知你性格温和,你也知他脾气暴躁,料想这番对话必然如同鸡同鸭讲,谁都说服不了谁,干脆沉默。酒葫芦的碎片与残余酒液迸溅开来,在月光下反射出星星点点的光芒。 

 

华山似乎清醒了一点,稳定下情绪,起身向你告辞,而你目送他的背影远去。终于连最后一位探望你的朋友也离开了,你站在玄极楼下,耳畔似乎还残留好友们的嬉笑怒骂,即使你看得出他们表面的强颜欢笑下是看向你时的纠结与悲恸。 

 

这很正常,你早该料到情况如此,因为你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这是几名医术精湛的大夫们给出的确切结论,无可辩驳,没有挽回余地。 

 

与白水芝一战本就是你强撑着不甘落于伙伴们之后,虽然取胜却严重伤及功体,致使一身武功基本无法再用,加之内伤一直未愈又添新伤,即便在战后队友们迅速把你送往云梦接受治疗,仍只堪堪捞回一小段生命。 

 

你一醒来,便得知自己的余生只剩一月有余,还需各种名贵药材吊着。你坦言道去直面白水芝时早已做好死亡的准备,如今还能再多出一月时光已是大幸,不如这段日子就回太阴陪伴师父吧。好友们自然遂了你的愿,将你送回太阴,离开了几日又折回来,在玄极楼下办了个小型宴会,聊到尽兴方才散场。 

 

而你望着华山的背影也有所预感,经此一别,恐怕今生无法再见。 

 

他方才提到挚爱之人……你转过身又一次看向那盏为你而留的灯光,忽然心口一紧,几乎就想要落下泪来。在无人可见的角落,你也想痛快地为自己哭一场,不仅是为急转直下的命运,也是为今生再无可能诉诸于口的爱意。 

 

你喜欢的是你的师父阴不孤。这种无法明了的情愫究竟是何时萌发,又该如何收场,这是过去的你从未仔细想过的。你曾认为你正值少女最明艳美好的青春时光,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和阴不孤这只老狐狸慢慢周旋,你坚信总会有打动他的一天。 

 

可如今,你再也无法允许自己对阴不孤表明心意。 

 

你的泪珠沾湿了睫毛,看景都带着水雾,这时身边却忽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怎么还不进楼?当心受冻了。” 

 

你听出这是阴不孤的声音,吓得一激灵,条件反射就去擦眼睛。无论如何,你不想让他看见你如此脆弱的模样,因此想露出个像刚才那样的笑容,却怎么都感觉别扭。 

 

阴不孤看你的表情介于哭与笑之间,明明还挂着泪珠却要对他说“没事”,便蹙眉屈指在你额间一弹:“别笑了,不好看。”真不愧是你的师父,轻易就识破了你的伪装!你只得又举起手背把泪水擦干,吸吸鼻子,道一句我这就回去。 

 

你和阴不孤一前一后登上楼,期间无人开口,直到你进入卧房,端起提前摆放好的药碗一饮而尽,阴不孤再顺手给你递了块蜜饯。你嚼着蜜饯,腮帮子鼓鼓的,就这样躲进被子里,注视着阴不孤帮你收拾好药碗再掖了掖被角。说实在的,连你也觉得这段时日的阴不孤对你娇纵过头,似乎你的什么事他都要掺一手,然后美名其曰是对徒弟的关心。 

 

至于阴不孤对你的重伤究竟是什么看法,你也不敢问,生怕一开口就引爆了横亘在你们之间的那颗炸药。你只知道阴不孤常年面带笑意,你甚至还研究过他的面部肌肉到底会不会僵硬;但这几日来你总看他的表情不对劲,此时仔细一观察才发觉他根本没在笑,只是上唇略薄,加之嘴角一直呈上扬之态,看起来才接近微笑。 

 

大概是你看着他的目光太过炽热,阴不孤问:“徒儿可是还有事?怎么一直看着为师不动,莫非是有话想说?” 

 

你再次一惊,转过身子背对他,欲盖弥彰地用被单遮住半张脸:“…没有。辛苦师父了,您也倒是快回去休息吧。” 

 

阴不孤依然站着没动,你倍感好奇,却不敢回过身看他。你们微妙地沉默下来,随即阴不孤打破了令人压抑的氛围:“徒儿这些日子过得辛苦,没有照顾好你是为师之过。现下你我今生缘分将尽,在诀别之前……徒儿可还有什么愿望?” 

 

他的声音很轻,像是不愿惊动你。你鼻头又开始发酸,眼泪一颗一颗地滴下来,裹进被子里,此刻只庆幸灯光昏暗,你又背对他,这番动不动就哭的模样总不至于被心上人看了去。 

 

“徒儿?” 

 

“我没什么愿望,能留在师父身边就足够了。”你一开口,嗓音还带着些许沙哑的哭腔,阴不孤对你是何等了解,但他也只是听着,并未戳穿你的窘迫。 

 

“当真没有?机会难得啊,徒儿可要好好把握。” 

 

你又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信口开河一把:“有是有的,我想与师父一同欣赏江南的桃花。”只是阴不孤鲜少离开太阴,以你的身体状况也无法在外奔波,这个愿望肯定是要打水漂了。 

 

阴不孤听完也不表态,只是叮嘱你早睡,随后帮你熄了灯便离开。你在黑暗中终于可以解放自己的泪腺,攥着被角抽抽搭搭地落泪,既是挂念离开的好友们,也是阴不孤那句“缘分将尽”。 

 

连梦都做得不安宁,梦中你独自站在一树桃花下,阴不孤离你几步远,你们并肩看漫天落红被风挟着擦颊而过,八方苍茫,唯你们并立中央。 

 

但你深知你们间的距离远如天堑,一个将踏黄泉路,而另一个继续孑然于世间。因此你只是悄悄侧头看向阴不孤,见他发上落花,便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地伸手想帮他摘下。那花瓣刚到手里,你的手腕就被阴不孤握住,修长五指贴合着你的体温略高的肌肤,这久违的亲近即便在梦中也足以让你心惊。 

 

“徒儿不是想赏花么?这便是了。”他的眼睛一弯,虽然没有睁眼,你也好似能看出他眼里的温柔。于是你愣了愣,也跟着笑起来。 

 

多么美好,多么虚假的幻象,一触即灭,也就只能骗你这种心甘情愿被骗的人。 

 

而此时还远远未到春天。 

 

 

 

阴不孤在得知你的情况后陷入了沉默。他的手还捧着茶盏,却直到茶凉都保持这个姿势不便,使前来告知他的华山备觉尴尬,只好大气不敢出地站在一旁,用余光观察阴不孤的表情。 

 

良久,阴不孤才缓缓叹一口气:“生死有命,世道无常……如果这就是她的选择,阴某自然无权干涉。就让她留在太阴吧,辛苦你们舟车劳顿送她回来。” 

 

若不是华山听出了阴不孤声音里的一丝颤抖,或许他还真对阴不孤强装出来的泰然自若信以为真。华山心下一惊,这可是你口中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的阴不孤掌门,如今亲眼见到他这样难以自抑的情绪波动,华山只觉得悲哀。 

 

你们这对师徒当真只是师徒吗?华山对你了解甚笃,看得出你心里不曾宣之于口的情意,但你也信誓旦旦对他说过师父对你绝无此意,今日他亲眼所见的究竟是师父对徒弟如此结局的悲痛,亦或是…… 

 

华山不容许自己再胡思乱想下去,便道:“晚辈先行告辞了,还请阴掌门照顾好她。”说罢便转身离去,只留阴不孤在房内继续独坐。 

 

然而阴不孤知道他并未在思考什么,他脑子里只有几年前你向他辞别那日,小姑娘明亮的双眸清澈如许,里面燃烧着的是对未来的渴求。你早已对外面那偌大的江湖心存期盼,恨不得长出翅膀转身飞走,却依然恋恋不舍地拽着他的衣角,跟他说“我走了之后可就没人烦你了啊”。 

 

你从一个青涩的孩子到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少女的这几年都是阴不孤陪伴在你身边,可以说你的性格、你的武学都是他一手塑造。你是他最得意的作品,倾注了他无数心血,你却傻傻地以为他看不出你对他的那点心思——阴不孤也乐得看你因此拘谨,因而从不点破。 

 

但他对你就当真没有情愫吗?饶是阴不孤多年来已经学会将本心完全掩藏在大公无私的表面下,他骗得过周围人也骗不过自己。 

 

你进入江湖闯荡的这几年几乎没回过门派,和阴不孤一直是通信联络,他受限于掌门身份只能被困在太阴一隅偏安,通过你定期寄来的信件断断续续地探知你的生活。纸上的只言片语似乎勾勒出你渐渐蜕变的模样,你对他告知的永远是江湖生涯中鲜衣怒马的那一面,而背后的辛酸苦涩只能靠他自己想象。 

 

直到现在,美好的假象一瞬被击破,你奄奄一息地被送回门派,同时跟在你身边掉泪的好友们告诉他,你的生命只剩一个月了。 

 

就如同在天际绽放的烟花,炸开绚烂的图案之后便坠落天际,悄无声息地消失。你在江湖中的这几年会有人记得吗?是否会有人在多年后忆起那个善良而纯粹的少侠?阴不孤自然无法预测未来,可他不愿让你的身影永远消失在历史的洪流中,像一粒芥子,来日无人记得。 

 

或许就像他一样。 

 

所以阴不孤暗下决心,无论如何,他会记得你,他会尽他的全力来让你在这剩下的一个月里了无遗憾,这是你们今生师徒一场,他能做的最后的事了。 

 

意料之中,你在回到太阴半个月后身体状况便急转直下,阴不苦为你诊断之后只咬紧下唇不说话,直到身边的几个师叔出声催促,她才低声道:“这样的伤势,还能活多久都是未知…” 

 

眼见阴不苦和其他师叔都不再说话,你急忙打圆场道:“没关系,我早就知道的,之前云梦的大夫就说过,我这身体要想活过一个月只能用药材吊着,而半个月过后身体机能就会开始衰退。” 

 

你这一番话让他们面面相觑,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你看上去反而才是安慰他们的那一个。这时阴不孤又抱着月奴恰好进门,适时地解了几位师叔的围,他们便立刻让出房间留你和阴不孤独处。 

 

“为师已托人移植几株桃花来太阴,待花开时为师和你一同去赏。”阴不孤道,算是回应了你前些天的许愿。你一愣,随即笑着摇摇头:“我恐怕等不到花开了。” 

 

“若无寄托,你怎能在人世多留几日?”阴不孤弯下腰,将月奴轻轻放在你身边,月奴熟门熟路地往你被褥里一钻,留下一条毛绒绒的大尾巴露在外面不住摆动。而阴不孤空出了手,便一下一下地捋着你的发丝,手法和撸月奴异曲同工。 

 

寄托?你怎么没有寄托?你最大的记挂就是阴不孤,如果凭着这点力量就可以多活几日的话,你想你肯定能做到。可现下你的状况根本不受意志所掌控,就算你拼命地想多活一会、多看阴不孤两眼,你也时日无多了。 

 

“可我已经和师父赏过花了呀。”不知怎地你竟脱口而出。 

 

阴不孤问:“是吗?为师怎么不记得?” 

 

你歪了歪头,笑道:“是在梦里。” 

 

 

 

终于你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只能整天卧病在床,连什么时候睡什么时候醒也没个定数,阴不孤毕竟也是一派掌门,能来探望你的时间有限,因此你见他的时间越来越少。好友们的飞鸽传信你也只剩下了读的力气,再也无法提笔回信,从中原到太阴毕竟遥远,你寻思着最后几封信该是收不到了。 

 

阴不孤忽然就多出了大把时间用来陪你,和他同辈的那几位师叔争着帮他担下掌门的日常工作,只对他说:“去陪陪你徒弟吧。”移种的桃花树早就载到了院子里,然而直至现在还是一片光秃秃的枝桠,在风中不安地颤动。 

 

听说江南的桃花有几株早的已经开了,你想着岭南地区气候也暖和,这花到现在还没开,估计今年也不大能开了。只是你没把这想法告诉阴不孤,一来怕他训你消极,二来阴不孤应也早想到这点了。 

 

阴不孤的确在忧心这个问题,不过他的思维到底缜密,几日前就写信给你的好友华山弟子托他折枝桃花送来,也算成你最后一个愿。华山自然愿意领这差事,纠集了一帮轻功了得的朋友散在各处,约好以接力的形式将桃花送到阴不孤手上,这样能比寻常马车快得多。 

 

一枝娇弱的桃花才刚开不久,枝上也就几个细小的花苞微微绽开一点花瓣,被华山折下一路送往太阴方向。不得不说他的身法确实快,左手护着装入囊中的花枝,右手提一柄出鞘的利刃,大有种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气势。 

 

此时的你在太阴昏昏沉沉地躺着,眼前不住闪过这短短的十几二十年生命中所遇见的人物,无论是已死的还是尚存人世的,他们都在你身边静静地陪伴你最后一程。 

 

阴不孤呢?你尽力想寻找阴不孤,却难以在无数人中寻到他的身影。不对,你的师父即使站在人群中也相当出挑,你怎可能认不出他? 

 

最后你的眼前幻象消散,只有同门的师叔和师兄师姐们还在你身旁,不住地安慰你说再等等,阴不孤就快回来了。 

 

可你大概是等不到了。你等了他好久,你有无数次在提笔给他的信上写下不受控制的话语,却在反应过来之后撕毁重写。你等他什么时候能给你一个机会,让你有资格与他并肩。你想阴不孤早就看得出你对他的爱,你也想等他是否会拆穿你的伪装,那时或许你会把多年来的心意坦白。 

 

但你终究是等不到了。 

 

阴不孤拿到花枝时上面的花苞还维持着将开未开的模样,他只匆匆向累得气喘吁吁的最后一位好友道谢,然后便纵起身法直奔向玄极楼。三两下他已经闯进你的卧房,但却见众人皆已潸然泪下,阴不苦在窗边握着你的手喊你的名字,你却毫无反应。 

 

你睡着了,在与阴不孤一同赏花的梦里。 

 

阴不孤缓缓走上前,将花枝放在你枕边,又拢起五指稍稍梳了梳你的头发。他不出声,其他人也不敢再出声,生怕惊扰了这一幕,只有被压低的啜泣声在房间里此起彼伏。 

 

阴不孤到底有没有落泪,谁也不知道,谁也不敢看他的表情。只知道经过一段令人窒息的沉默之后,阴不孤说:“把她葬在桃花树下吧。” 

 

 

 

下一个春天,桃花灼灼如华,树下一块墓碑落满花瓣。 

 ——————————

是双箭头没错,我还觉得挺甜。

很有清明氛围。


荼淮

这景色也太漂亮了吧!

这景色也太漂亮了吧!

荼淮

我爱了!归林地真的好好看!

我爱了!归林地真的好好看!

猪肠公主👸
男朋友一直想要亲亲,不想给,怎...

男朋友一直想要亲亲,不想给,怎么办

男朋友一直想要亲亲,不想给,怎么办

醉花楼今天也是要咕咕咕🎵

[暗阴/华沧]818那个一见到太阴就送分的暗香狗之极。14

单主播设定。

暗阴bl华沧bg注意。

为防引起不适不得不出现的区名皆为自设。

沉迷肝修,无欲无求,然后卡修,草。

食用愉快。


——


一梦江湖>吐槽>818那个一见到太阴就送分的暗香狗之极。


781l

Orzzzz归爹好强,


782l

归哥居然一点都不担心……


783l  靓仔不食大砍刀

他肯定不担心。

毕竟是他用了手♂段让忆归学会打暗香的。


784l

???靓仔你知道你爆了什么料吗??


785l

等、等等。也就是说我...

 

单主播设定。

暗阴bl华沧bg注意。

为防引起不适不得不出现的区名皆为自设。

沉迷肝修,无欲无求,然后卡修,草。

食用愉快。

 

 

——


一梦江湖>吐槽>818那个一见到太阴就送分的暗香狗之极。

 


781l

Orzzzz归爹好强,

 

782l

归哥居然一点都不担心……

 

783l  靓仔不食大砍刀

他肯定不担心。

毕竟是他用了手♂段让忆归学会打暗香的。

 

784l

???靓仔你知道你爆了什么料吗??

 

785l

等、等等。也就是说我们上午没机会找到归爹了?

 

786l  猫猫祟祟

…忆归不让我打。

 

787l  靓仔不食大砍刀

该。

 

789l  快雪时晴晴晴晴晴

该。

 

790l

怎么肥四?

 

791l

难到归哥作死了ma?我觉得归哥不是这样的人a。

 

792l  靓仔不食大砍刀

倒也不是作死。

就是……你们让武当跟你们说。

 

793l  道法自然

?Cue我做什么。我好无辜。

 

794l

道长道长你快说为什么归爹在打归哥的号。

 

795l

救救孩子的好奇心。

 

796l

满足满足孩子!!

 

797l  道法自然

也没什么吧。

反正昨晚陪睡音乐挺好听的。

 

798l

陪睡音乐?归哥归爹深夜蹦迪???

 

799l

深夜蹦迪xswl

 

800l

难到……在道长耳朵边蹦迪??

 

801l

道长好惨……

 

802l  靓仔不食大砍刀

是蹦♂迪。

 

803l

???惨什么惨nmd现场版啊!!!!!!!

 

804l

草。我也想……

 

805l

呜呜呜呜呜道长录音了吗?

 

806l  道法自然

说吧,你想我被悬了杀杀了悬多久?

 

807l

太惨了。但是我酸。

 

808l  猫猫祟祟

忆归不理我。

 

809l  道法自然

该。

 

810l  靓仔不食大砍刀

该。

 

811l  靓仔爬来食大砍刀

该。

 

812l

看起来归爹这次是真的气到了。

 

813l

我觉得是羞耻到了才对。

 

814l

Deideidei我也这么觉得。

 

815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归爹羞耻到不敢理归哥。

 

816l  道法自然

忘归你进屋里了吗?

 

817l

???哈哈哈哈哈笑到了,现在连屋都进不去了草。

 

818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今日快乐源泉。

 

819l  猫猫祟祟

…。没有。

 

820l

草。太惨了。

 

821l  道法自然

所以现在是忘归被忆归锁在工作室外面进不去并且手机开了免打扰,社交软件开了请勿打扰。有些人活着,但他已经死了。

 

823l

Hhhhhhhhhhxswl有些人活着。我觉得归哥连活都没活着。

 

824l

哈哈哈哈哈哈好好笑,但是归爹进不去也就是没办法哄。没办法哄就拿不到游戏。拿不到游戏就一直找不到归爹是哪个。

 

825l

草。

 

826l

草。

 

827l  猫猫祟祟

…。

[猫猫死掉.jpg]

 

828l

归爹你看一下私信。我给你出了个法子。

 

829l

什么法子!!!说!!!不然就严刑逼供!!

 

830l

秘密。

 

831l

过分!!!

 

832l  道法自然

我觉得忘归那个憨憨会搞砸。我回去看看。

 

833l

憨憨……笑到。

 

834l

啊啊啊啊到底是什么法子!!!

 

835l

好奇死了。

 

836l

好奇:咒nm呢咒!

 

837l

当哥直播吗?

 

838l  道法自然

不。

 

839l

呜呜呜……

 

840l  道法自然

但是事成的话我可以给你们讲讲。


鹤子

【一梦江湖手书】猜猜我是谁

https://b23.tv/BV11A41187HM

我也很想知道自己到底画的什么垃圾玩意

……不会搞链接,我佛了,去B站找BV号吧ಥ_ಥ

或者直接搜我的昵称:这里-鹤子,就这样吧视频也转发不过来,可能是我手机的问题我再鼓捣鼓捣

https://b23.tv/BV11A41187HM

我也很想知道自己到底画的什么垃圾玩意

……不会搞链接,我佛了,去B站找BV号吧ಥ_ಥ

或者直接搜我的昵称:这里-鹤子,就这样吧视频也转发不过来,可能是我手机的问题我再鼓捣鼓捣

闹闹柒

没什么,就是想晒我儿子~

没什么,就是想晒我儿子~

沧晓晓晓晓

阴不孤x你 《清明雨下》

是隐喻

感谢点进来阅读的你


清明雨下


下雨了。

你和阴不孤来到榕树下,看着生机盎然的青翠绿色,并没有感到多么兴奋。

数年之前,太阴弟子因为蛊毒发作,化作了野兽。他们在黑暗中徘徊,在黑暗中挣扎,在黑暗中堕落。

许多的家庭支离破碎,百越族人人人自危。

后来的后来,人们将他们埋在了桂林地的树下。

因为这场灾难所移居的他们,只能将这群不幸的人唯一的念想留在这棵象征着历史的榕树下。

这是他们离家最近的地方。

阴不孤跟你说起这事,也无不哀婉叹息。

你有些惊鄂,是对于死亡字数的庞大的惊讶,还是对于能人志士才能埋没的愕然?

这一场灾难,改变了许多。

太阴弟子们再不欢笑,蛊毒威...

是隐喻

感谢点进来阅读的你


清明雨下


下雨了。

你和阴不孤来到榕树下,看着生机盎然的青翠绿色,并没有感到多么兴奋。

数年之前,太阴弟子因为蛊毒发作,化作了野兽。他们在黑暗中徘徊,在黑暗中挣扎,在黑暗中堕落。

许多的家庭支离破碎,百越族人人人自危。

后来的后来,人们将他们埋在了桂林地的树下。

因为这场灾难所移居的他们,只能将这群不幸的人唯一的念想留在这棵象征着历史的榕树下。

这是他们离家最近的地方。

阴不孤跟你说起这事,也无不哀婉叹息。

你有些惊鄂,是对于死亡字数的庞大的惊讶,还是对于能人志士才能埋没的愕然?

这一场灾难,改变了许多。

太阴弟子们再不欢笑,蛊毒威力更胜一筹,因为人们曾有化作野兽的经历,太阴弟子曾有一段处于长时相互猜忌的无望历史。

你看着阴不孤在面前的榕树下站着,静静的凝视着这棵树,以及树下无数白骨。

你不知道他是什么表情。

今日是清明,按照族规传统,你们应该来这里看看逝去的人们。

你拉着他的手,缓缓握紧。

你说起,这场灾难,使很多人改变了他们的命运,使得他们很多人无法向世间证明他们的价值存在。

他却说,至少,有一些人存活了下来。

“至少我们还活着。”

斯人已逝,生者如斯。

是啊,即便有很多人的命运被改变,即便这场灾难的影响至今,如今也在祸害所有的人,但是,我们在这场灾难中活了下来。

到底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因为这场不可逆转的灾难而逝去的人们,再也不能回家了。

阴不孤将鲜花放在榕树下,对逝者做出悼念。你也照葫芦画瓢的怀着诚恳的心意做了个不太标准的动作。

“这是家乡的鲜花。”

你这么说,却看见阴不孤抬头望向阴沉的天空,隐隐约约,那天空的乌云有些飘散,露出了丝丝日光。

“雨停了。”

阴不孤这么说着,脸上被雨点装饰出了泪痕。

他转过头,笑着问你,

“冰雪融化的时候,会是什么呢?”

你摇摇头,并不知道这谜语。

“是春天。”

清明时节雨声哗。

潮拥渡头沙。翻被梨花冷看,人生苦恋天涯。


燕帘莺户,云窗雾阁,酒醒啼鸦。折得一枝杨柳,归来插向谁家。





我空有一腔情感无法诉说,也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让大家看见

遥看拂晓

【阴不孤×你】26个字母系列(一)

    这是第一部分,剩下的下次再说。


A:a(一个)

    “太阴收弟子自来一楼一脉,我玄极楼颇为冷清,不知你是否愿意做我的徒弟?”身着华丽锦衣的男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怀里的白狐。“当然愿意。”恍惚间有一声若有若无的轻笑,自此,就是不解的缘。


B:beautiful(美丽的)

    太阴乃是巫祝出身,所以服饰都极为华丽(当然和有钱也分不开)。不过最美丽的……你看着手里的书,时不时瞄一眼坐在一旁喝茶撸狐狸的阴不孤。嗯,对你来说,世间万物都不及他吧。...


    这是第一部分,剩下的下次再说。


A:a(一个)

    “太阴收弟子自来一楼一脉,我玄极楼颇为冷清,不知你是否愿意做我的徒弟?”身着华丽锦衣的男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怀里的白狐。“当然愿意。”恍惚间有一声若有若无的轻笑,自此,就是不解的缘。


B:beautiful(美丽的)

    太阴乃是巫祝出身,所以服饰都极为华丽(当然和有钱也分不开)。不过最美丽的……你看着手里的书,时不时瞄一眼坐在一旁喝茶撸狐狸的阴不孤。嗯,对你来说,世间万物都不及他吧。


C:candy(糖果)

    不苦师叔做的糖果是全太阴最好吃的。趁着午休你含着嘴里的那口甜喜滋滋的眯着眼,冷不丁听到背后一声熟悉的轻笑。“师父?”你转身仰起头,看着高你一大截的阴不孤。“嗯。”他笑眯眯的看着你,笑得你越发迷茫:“徒儿脸上有东西吗?”“没有。”“那师父笑什么?”“看到一只馋嘴的可爱小狐狸,就忍不住想笑啊。”他点了点你的小鼻尖。


D:dealing(行为,交易)

    万圣阁曾以玄阴蛊解药作为交换条件,以此来要挟太阴交换其赖以生存的两座矿山。但却被阴不孤拒绝了,极为精彩的拒绝了。

    后来你借此调侃他口才这么好,哪里学来的。他笑笑说若徒儿有兴趣,为师愿不遗余力,倾囊相授。事后你想想,总觉得哪里不对呢?


E:embarrassing(窘迫,尴尬)

    “师父,这是今天的课业,请您……”你推开阴不孤的房门时,看到了屋子中央里衣穿到一半停住的阴不孤。你们面面相觑,一秒,两秒,三秒……“砰!”“师父对不起!”你抱着怀里的纸人跌跌撞撞的跑下了楼。

    第二天阴不苦询问你做错了什么事认错那么大声。然后看着你红成了一只熟虾。


F:family(家庭)

    众所周知,太阴是一个温暖的大家庭,有看起来很神秘高冷帅气但实际上有点傻乎乎还很自恋的师兄,娇小可爱温柔善良的师姐,或是严苛或是温柔或是emmmm……的各位师叔。哦当然,还有那个老喜欢逗你玩的师父。

    “徒儿傻笑什么呢?”“没……没什么。”“嗯,上课走神,课业加一倍哦。”“……”师父当个人吧。


G:garrulous(唠叨的)

    阴不平师叔今天也在碎碎念着太阴人口凋零的问题呢。你吃着糖看着阴不平向着阴不孤诉说着内心的苦楚。听说想的太多会掉头发,突然好担心师叔哦。“不然……掌门师兄你徒弟也挺好的啊。”“师弟若是如此着急,不如师兄为你牵线搭桥,择日……”“呃……我开玩笑的。”今天的不平师叔也在发愁呢。


H:hallow(把……视为神圣,尊敬)

    “世间没有神,但太阴需要一个。”你看着神色凝重的阴不孤

,轻轻点了点头。他不仅是太阴的神,也是你的神啊。


I:icon(图腾,象征)

    太阴自古崇尚白狐神,并以此为图腾。所以,太阴的壁画里有狐狸,衣服上有狐狸,门派的吉祥物是小狐狸月奴。以及……玄极楼里可有一只活的大狐狸呢。


J:jaunty(愉快的,满足的)

    若说你最喜欢的时刻,那大约就是在某个舒适宜人的午后,和阴不孤一人一杯茶,晒着太阳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还能时不时逗逗月奴。

    其实,只要是和他待在一起,怎样都让你感到愉快呢。


K:kiss(亲吻)

    “师父师父,我和你说件事。”你兴奋的拉着他的袖子晃啊晃。“什么事呀?”阴不孤把皱巴巴的袖子从你手里拿出来,并在心里盘算让阴如穆离你远点,免得他带坏你(比如扯他袖子)。“嘿嘿,师父你低头。”你神秘兮兮的招了招手。“嗯?”“啾~”阴不孤有点错愕的摸上脸颊。“我喜欢师父。”你靠在他肩上笑着说。


L:love(爱)

    “那,我也和你说件事。”阴不孤捧起你的脸,“我也喜欢你。”顿了一下,又改口,“是心悦于你。”“嘿嘿,好开心。”你两眼一闭,陷入梦乡。阴不孤抱着你看着桌上空了的小碗,空气里还有甜丝丝的味道:这是什么鬼酒量???酒酿圆子都能醉。

    不晓得这些话,明日是否作数呢?


M:moon(月亮)

    因着前两日醉酒做出的蠢事,你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见他,但是……你看着桌上的纸条,叹了口气:也好……话总得说开的。

    今夜是满月,不点灯笼走在路上也不怕摔着。你顺着石板路来到水池边,阴不孤已经等着了:“来了?”“嗯……”你站在几步开外不敢再上前。实话实说,你怕阴不孤把你踹水里,虽然他肯定不会这么做。“唉,我有那么可怕吗?”阴不孤向你伸出手,“过来,来我这里。”他的语气太温柔了,以至于你想被下了迷魂药一样一步一步的走向他,然后把手搭在他的手里。阴不孤轻笑了一声,顺势把你抱进怀里,清醒过来的你感觉自己的耳朵又开始烫了,可就是不敢动啊,好吧,也不太想动。“你那天说过的话,还算数吗?”“哪天?什么话?”“三天前,你说你喜欢我,这还算数吗?”“……算啊……”你把发烫的脸埋在他的胸口。“抬起头来。”嗯?你不明所以的抬头,然后温热的吻落在你的眉心,宛如蜻蜓点水,稍纵即逝。你只觉得脑子里“轰隆”一声,在思维彻底混乱以前,你听见阴不孤说:“我心悦于你,一直都做数。”

萧临ii

快来快来快来(好东西)

Ping lun qu

GOGOGO

(速度很快
[图片]

Ping lun qu

GOGOGO

(速度很快

我有盐阿

剧情大概就是我的云梦骗了一个太阴,暧昧玩腻了以后甩了太嘤

剧情大概就是我的云梦骗了一个太阴,暧昧玩腻了以后甩了太嘤

不想撞cn的沈宸

桃花流瓜  墨酒

了解一下?

桃花流瓜  墨酒

了解一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