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失落岛

359浏览    111参与
北冰洋

约人设图没钱怎么办?

不要紧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底图来自网络

哨向

CP:72.18

(客串:兔1.2)

可以来点一些出现在文章里的梗

💙

约人设图没钱怎么办?

不要紧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底图来自网络

哨向

CP:72.18

(客串:兔1.2)

可以来点一些出现在文章里的梗

💙

北冰洋

YOUTH(一)

无三观无三观!

CP:允叶||辰菲||离危(不分先后顺序)

Marble Hill Art School(大理石山艺术学校)简称MHA


松柏青翠


李龙馥从车上下来,管家把书包递给了他。


偌大的校园,三两成群的学生拿着书从他身边路过。


直到看到他身后的保镖的保镖服,路过的人都投来了鄙夷的目光。


具体因为什么,李龙馥心知肚明。


保镖们护送他到了学校门口,他们的工作就要完成了。


李龙馥看着他们离开,看着路过的人眼里的鄙夷,心中愈发不屑。


百层阶梯洒满了金色的阳光。


校旗下的石碑上写着金...

无三观无三观!

CP:允叶||辰菲||离危(不分先后顺序)

Marble Hill Art School(大理石山艺术学校)简称MHA




松柏青翠


李龙馥从车上下来,管家把书包递给了他。


偌大的校园,三两成群的学生拿着书从他身边路过。



直到看到他身后的保镖的保镖服,路过的人都投来了鄙夷的目光。


具体因为什么,李龙馥心知肚明。




保镖们护送他到了学校门口,他们的工作就要完成了。


李龙馥看着他们离开,看着路过的人眼里的鄙夷,心中愈发不屑。




百层阶梯洒满了金色的阳光。


校旗下的石碑上写着金光灿灿的“Marble Hill Art School”




微冷的晨风吹拂着。


慢慢的,李龙馥停了下来。


他面前的台阶出现了一个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李龙馥抬起眼,和那人对视。



“我叫周孝真,你好”


周孝真伸出手,看起来打算和李龙馥握个手。



可是等李龙馥伸出手的时候周孝真却笑着收回了手。


“呀!”


周孝真伸出手指狠狠地戳了一下李龙馥的肩膀,把他戳了一个踉跄。



李龙馥抿紧了唇,记起他那个名义上的后妈的叮嘱——尚且还没站稳脚跟,不要惹出太大的事端,不要给家里拖后腿。




其实就只是让自己仍然活的很好而已。








“这个就是你们说的那个李家接回来的私生子吗?长得和李议员一点都不像,不会是假冒的吧?”周孝真和身后的两个小跟班状似提问实则嘲笑的说。




路过的人有的在幸灾乐祸,有的装作没看见躲着走了。


周孝真从小跟班的手里拿过一沓钞票,一张一张的全都扔在了李龙馥身上。


“哦,见过这么多钞票吗?好像一直都在只吃路边便宜又不卫生的小吃吧?恐怕过生日的时候连蛋糕都没吃过吧。身上的味道真的……啊……好难闻。你这种人怎么可能会是会长大人的弟弟,赶紧滚出去吧别丢人现眼啦。”




周孝真一直都大声的嘲笑着李龙馥,周边的人也没有一个人敢帮李龙馥说话。



周孝真可是校长的女儿。





这个贵族艺术学校表面上是公平竞争,其实早就自发的分成了三个等级。



第一等级是只有0.1%的人才能进入的,家庭背景不是哪个财团,就是哪个跨国公司。



而第一等级的Center就是李龙馥的哥哥李旻浩,当今MHA的学生会会长。

父亲李东正是国会议员,母亲方智雅则是最大连锁医院的院长。



不仅他们是金字塔的塔顶人物,李旻浩在学校也算是center人物,就算是周孝真也就只能靠边。



第一等级的高层也就是仅次于center 的人是黄氏兄妹——学生会副会长黄铉辰,校拉拉队队长黄礼志,棒球队队长金昇玟,跆拳道社社长柳智敏,副社长金采源,歌剧团团长许允真以及芭蕾舞社社长中村一叶。




至于周孝真这个歌剧团副团长和他们的待遇则是天差地别,只能屈居第一等级的吊车尾。





第二等级就属于普通富商家庭的孩子,有的想要踩着第三等级的往上爬,有的事不关己,只要祸害不到自己,就绝对不多嘴。



第三等级都是稍微有点钱的普通人家,家里稍微有点大变故孩子立马就得回家的情况,让他们只能处于学校的最底层。



现在的精英人士根本没有在比谁家多了一辆车,谁家买了一只股票。


只是在比彼此的儿女,谁能上的起MHA,谁能在李旻浩跟前说上话。




而李龙馥的命运就要发生转变了。




“哥,不去救救他吗?”


李旻浩从教室走出来打算透透气,同时金昇玟也跟着走了出来。


远远的看到周孝真要把李龙馥拖进树林。





“哥,你现在要是不救,他以后可就没有好日子了。就算是你落魄了,他们也不敢对你动手。”


李旻浩也懂,他们在试探他是否认同李龙馥,如果他不认这个弟弟,别人就会变本加厉的欺负。



对自己动不了手,他们只好把所有的不满意发泄在李龙馥身上——只要自己默许,不出面阻拦。




李旻浩看了他一眼,活动了活动手腕,说:“谁要你管啊金昇玟!你想去你去。”



金昇玟只是笑笑不说话。


毕竟自家糯哥肯定是刀子嘴豆腐心的热心肠好人。


“我鼻子好酸,我先走了。”


李旻浩点了点头。


眼看着站在周孝真身后的人越来越多,李龙馥也马上要被带进树林,一道声音终于传来。


“都没事可干了吗?这节可是声乐,周副团长。”李旻浩从台阶上走了下来。



周孝真转过头,十分的不可思议。


“Lee Know?”周孝真敢怒不敢言,只能在思索之后狠狠地甩开了李龙馥的手。



李旻浩一摊手,点了点头:“是我,李旻浩。”


周孝真看看李龙馥,再看看李旻浩。


“嗯?听不懂话了吗?呀!我说,你应该走了。”



周孝真根本就不怕迟到,可是再待下去把李旻浩惹毛了就不好了。


周孝真带着身后几个跟班从李旻浩身边走过,进了大楼。


真是奇怪,李旻浩从来都不会参与这种事情,无论是作为她这一方,还是帮助对方的那个角色,都不会。



“李龙馥……真是惹不了的人呢。”





周孝真也没多纠缠,她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就带着几个人就走了。






李旻浩送给了周孝真背影一个白眼,走下一节台阶,伸出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夹走了落在李龙馥肩膀上的钞票。


李龙馥抬起头,两人的目光交汇。


“你怎么不反抗?”李旻浩用只能让两个人听到的声音问他。


李龙馥抬起头,踩着脚底下的钞票走到了李旻浩的身边。


“当然是你的好妈妈说的,叫我不要给你拖后腿。”



李旻浩笑着挑眉:“你的性格……我很喜欢。不会说什么不做什么……”




说到这,李旻浩语气一变






“走吧,声乐教室给你留了位置。明天,记得上我的车。郑智雅说什么,不要全信。什么该信,什么不该信,你自己选。”





三楼·声乐室






“会长大人来的挺早”


许允真把身上披的大衣脱下来挂在手臂上。


李旻浩放下手里的书本,向她点头示意。


许允真的座位是整个教室的中心位,位于教室的第二阶梯,几乎可以俯视整个教室,除了她身后那个地方坐着的李旻浩。


“我说,你不应该去给你的头发补补颜色吗?都掉了不少了。”李旻浩照常一日一问许允真。


“听说,你,多了个同龄的弟弟?”许允真往后靠,压低了声音问他。



“是啊,有问题吗?”


李旻浩又翻了一页。


“话说回来,那个歌剧练得怎么样?”李旻浩回问许允真。


许允真知道自己不应该再多问,顺了顺头发,回答道:“好啊,怎么不好,我可是……”



许允真顿了顿,开玩笑的从嘴巴里吐出那个名称:“歌剧女王”


“你最好是。”


“你还不知道我吗?算了,这节课我先不上了,回去补觉。”


李旻浩皱了皱眉头,看似不经意的问她:“昨天在哪里开的趴?”



“哦?”许允真用了那令人讨厌的美国腔。


“不愧是李会长,一眼就能看出来。当然是游轮上。那你猜猜,谁会和我一起去的?”


李旻浩深觉无聊:“这还能有谁?不是黄礼志就是柳智敏,反正不可能是你的正牌女友——中村一叶。”


许允真点了点头,她的中村一叶可不能出现在那种场合。


“那你可得好好的保养嗓子。”



许允真潇洒的拎起包就走了。


黄礼志黄铉辰和柳智敏先后进了教室。



“女王陛下又没有来上课?”柳智敏转过身问李旻浩。


“嗯哼”



“金昇玟请假了,你不会不知道吧。”黄铉辰发了个响指。



“为什么?刚才不还好好的吗?”


“感冒了,大半夜去吹海风,冻得。”黄铉辰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


“得了,别替他掩饰了。他也去了许允真的趴,对吧。”


黄礼志比哥哥更早一步点了头。


“我又不会惩罚他,毕竟我还有事,并且又不能把感冒传给我,今天晚上只好委屈他,回家里了。”


“旻浩哥,听说……”柳智敏的欲言又止让黄氏兄妹也明白了她想问什么。



“是,是有。”





话音刚落,李龙馥就进了教室。


黄铉辰不经意之间的抬头,和他的视线汇聚。


“他叫什么名字啊?旻浩哥”


“我叫李龙馥。”李龙馥把书包放在了许允真座位前面的座位上,回答了黄铉辰的问题。


那里,正好是黄铉辰的斜前方。


够嚣张


他看着李龙馥低头时的白色脖颈和若有若无的银色长链耳饰。



真白







新年快乐,试试新功能

北冰洋

晚上好啊

新的一年又要来了

觉得过去幸福吗?

对于我而言超级幸福

因为遇到了大家

虽然大家可能不善于表达,但是没关系,我善于脑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觉得遇到彼此都是很幸福的事,不想要中途突然间放弃,也……没有勇气放弃

尤其是看到大家对我的一些评价,啊真的,喜欢的要疯了

从发完了文章好久好久好久都没有人浏览,到现在很快就会收到大家的爱

啊真的

真的很希望大家能够大胆的和我讲,文章的缺点啊,弊端啊,都可以

我很需要一些客观的评价

过去的半年里,我干过很多特别匪夷所思的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但是也是有原因的

多谢大家的喜欢

喜欢如果方式很正当的话,是会得到回应的。...

晚上好啊

新的一年又要来了

觉得过去幸福吗?

对于我而言超级幸福

因为遇到了大家

虽然大家可能不善于表达,但是没关系,我善于脑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觉得遇到彼此都是很幸福的事,不想要中途突然间放弃,也……没有勇气放弃

尤其是看到大家对我的一些评价,啊真的,喜欢的要疯了

从发完了文章好久好久好久都没有人浏览,到现在很快就会收到大家的爱

啊真的

真的很希望大家能够大胆的和我讲,文章的缺点啊,弊端啊,都可以

我很需要一些客观的评价

过去的半年里,我干过很多特别匪夷所思的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但是也是有原因的

多谢大家的喜欢

喜欢如果方式很正当的话,是会得到回应的。

而且我本人回应爱的方式很热烈。


现在的粉丝数量啊,真的做梦都没想到过

看了看之前我写的文章,啊真的,不是自夸,写的真的比现在的我好的多

虽然有的时候古早的文被点赞会有一种羞耻

hhhhhhhhh

我本人也有一些不好的经历,心理有问题,也遭受过霸凌和样貌羞辱,但是一定要往前看。

身体还很健康吗?

我本人的身体一直都是亚健康

但是无论如何,大家要照顾好自己,活好当下

最后,因为该死的仪式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是2022限定的失落岛,再见


我是2023限定的北冰洋,你好



北冰洋

“什么才是恶,什么才是爱”

“什么才是恶,什么才是爱”

北冰洋

正在改黑版,大家说一说有什么觉得不合理啊,不喜欢的地方,或者是希望有什么情节

如果有人看到的话,希望可以收到建议


(不需要很,很谨慎。因为我本人百无禁忌,不需要觉得会是不礼貌之类的,想什么就说什么就够了。)

正在改黑版,大家说一说有什么觉得不合理啊,不喜欢的地方,或者是希望有什么情节

如果有人看到的话,希望可以收到建议







(不需要很,很谨慎。因为我本人百无禁忌,不需要觉得会是不礼貌之类的,想什么就说什么就够了。)

北冰洋

新年新置顶·2023

混的⭕很杂,慎关,慎取关


2023暂定(按照时间顺序)

《無畏な津波》

《Youth》

《진주》

《空白的书页》



原置顶 


混的⭕很杂,慎关,慎取关




2023暂定(按照时间顺序)

《無畏な津波》

《Youth》

《진주》

《空白的书页》




原置顶 


北冰洋
帝丹高中高一的新学妹——赤井美...

帝丹高中高一的新学妹——赤井美季子


(2023的,占个梗)

帝丹高中高一的新学妹——赤井美季子







(2023的,占个梗)

北冰洋
文艺复兴 致敬我发的第一篇文章...

文艺复兴

致敬我发的第一篇文章是赤安

文艺复兴

致敬我发的第一篇文章是赤安

北冰洋

新年企划的人设图现在发是不是太早了

不过没关系

是赤安的孩子😉


预告:

生子向


新年企划的人设图现在发是不是太早了

不过没关系

是赤安的孩子😉


预告:

生子向


北冰洋
猜猜新年企划第一部分是什么呢?...

猜猜新年企划第一部分是什么呢?😉

猜猜新年企划第一部分是什么呢?😉

北冰洋
答应你们的第二种结局 MANI...

答应你们的第二种结局

MANIAC 重置版

答应你们的第二种结局

MANIAC 重置版

北冰洋

四季颂

预警:有好多角色死亡



黄铉辰举起手,做了一个手势。


身后的一群保镖会意,执枪突破了仓库的门。


黄礼志走在最前面,一枪射穿了对方头领的头颅。


瞬间乱作一团。


“布朗尼!”黄铉辰呼唤女儿的那一句隐没在风中。


“你没事吧,布朗尼”


“我没事……爸!”


黄铉辰示意让保镖们把那些绑匪清理干净,手就被拉住了。


“爸!怎么可以全部都杀了?这是人命啊!爸,不可以停止了吗?”


“黄彬妍!礼志,把她带走。”


我在高热里醒来。


啊,才想起来,我被绑架了。


“还行吗?”


身边和...

预警:有好多角色死亡







黄铉辰举起手,做了一个手势。


身后的一群保镖会意,执枪突破了仓库的门。


黄礼志走在最前面,一枪射穿了对方头领的头颅。


瞬间乱作一团。




“布朗尼!”黄铉辰呼唤女儿的那一句隐没在风中。


“你没事吧,布朗尼”


“我没事……爸!”




黄铉辰示意让保镖们把那些绑匪清理干净,手就被拉住了。


“爸!怎么可以全部都杀了?这是人命啊!爸,不可以停止了吗?”



“黄彬妍!礼志,把她带走。”





我在高热里醒来。


啊,才想起来,我被绑架了。


“还行吗?”


身边和我一起被绑架的是一个医生姐姐。


“你发烧了,别乱动,可能是病菌感染。”


“是姐姐救了我吧,我能活着出去的话肯定会报答姐姐的。”我伸出了小拇指。


“是,但是救人只是我的职分,不足挂齿。”




我的父亲很不出我意料的不是第一个来的。


我的姑姑把我抱在怀里。


可是我的父亲把姐姐射杀了,他说那才是真正绑架我的人。


那是他第一次那么大声的叫我的名字。


之前只是叫我的小名布朗尼。





我的姑姑把我带回家。


“布朗尼……你的父亲其实干的对,那才是真正绑架你的人。一个普普通通的医生怎么可能会被绑架,她又不是家族的核心成员。”


“父亲总是这样……”


姑姑摸了摸我的头发。


“你父亲之前不是这个样子的。他曾经也是追求浪漫的人,绝对不轻易地发脾气,他很爱你,特别爱你。你是这上天送给他最好的礼物,你是这世界上证明他们相爱过的最有力的证据。他不是生来的严父,他不是滥杀无辜,他只是在馥哥死后,失去了理智而已。”



姑姑的眼睛里闪着泪花。


“你小时候也被绑架过,他救回了你,结果他被人报复,然后推下了高楼。”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龙馥爸爸的死因。



“他们相遇于三十二年前的澳洲初春,在二十一年前生下你,三年后馥哥去世。这就是他们爱情的全部。”



也不是全部。


是义无反顾的澳洲清剿,是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毫无疑问的跳下去,因为黄铉辰总会接住他。


可是最后一次没有。



“我是他们婚礼的唯一见证者。”


黄礼志的神情看起来在回忆很久以前的午后,深情而温柔。


“你的父亲总是在关注着你的”


“这个我知道,他总在我生日的前夜偷偷的给我送礼物放在窗外。”




“是的。布朗尼……黄彬妍,这是你龙馥爸爸给你起的名字。”


我低下头看着我自己的手,好吧,既然父亲最爱的人都不在了,那我就勉强原谅他不告诉我的行为吧。




“他,是我这世界上仅存的哥哥。我真的好害怕,当他闭上眼睛以后,会不会再睁开。自从馥哥死后,我的责任就是在我有生之年抚养你长大,看着他的安全。他老了”



老了吗?我的父亲。


姑姑眼睛里的泪水终于滴下。


我觉得,或许哭了也好,太累了。


姑姑父亲,都太累了。




我总是有种错觉,我觉得我父亲他死了。


他或许是已经死了。


他明明还有很长的寿命,可他死在了分别的隆冬,剩下的寿命裹挟着他的爱,顺着已经干涸的眼泪流入地底,去做死去爱人的陪葬。



“好好生活,原谅他吧”


姑姑把额头贴在我的额头上。


“或许,等你再大一点,他就离开了。那时候想见,也见不到了。我都,已经不记得馥哥长什么样子了。只是略微的记得,他笑起来很温柔。或许很多年以后,我也会记不得他了。”





我在他们相识的第三十二个初春,来到了龙馥爸爸的墓前。


我的手贴在石碑前,阳光温热,让冰冷的石头都有了温度。


我丈量着尺寸,那大概就是龙馥爸爸的手。


首尔的风很大。


冰冷的风吹起我的围巾


“爸爸……”


那大概是我的龙馥爸爸顺着风,来到了我的身边。


我最爱最爱的布朗尼宝宝,爸爸真的很想你。铉辰尼有没有和你打架?一定要好好生活。我真的很想你,但是我不要你来。


最最爱你的龙馥爸爸。













走廊


黄礼志听到声音以后慢慢回头。


眼前的人是她等了三年的人——申留真。


她又瘦了。


这是她们遇到彼此的第一印象。


这次执枪的还是黄礼志。


这次先掉眼泪的还是申留真。




“礼志……这段时间你过得还好吗?”


“你为什么还要回来!”


因为这是你我的约定。





黄礼志其实偷偷的去过越南。


她在门后听着申留真不知道如何处理事务而痛哭,而整夜整夜的睡不着。


她知道申留真的不得已,她知道申留真的痛苦。





可是下意识她还是想要把申留真推开。


黄礼志还是会痛哭。


申留真还是会深情的看着她。


黄礼志的执枪右手上的婚戒有的地方已经磨损了。



“礼志……我想你了。”申留真隔空抚摸着她的脸颊。


还是这一句,黄礼志忍不住去回忆,回忆那些她们共同度过的岁月。



苦与痛,她甘之若饴。

乐与悔,她从来都没忘记。




“请允许我抱抱你。”


申留真走上前,她的胸口抵上了枪口。


她每走一步,黄礼志就收回一寸手臂。


最终,申留真的双臂抱住了黄礼志。



那把枪横亘在她们之间,可是谁也不会开枪。


申留真的手习惯性的拍拍黄礼志的脊柱处。


她们相拥在夏日


而从此以后她们就不会分开了。







李彩领拿着买给小布朗尼的裙子,走在首尔深秋的大街上。


她突然驻足。


面前的长椅上,有一个小姑娘,手里拉着小提琴。


她的思绪不顾时间的阻挠,回忆起了那个总在保护她的小提琴手。


李彩演。


她拉起小提琴也是那个样子。




或许她也吃不饱饭吧,或许她也难过于生计吧。





她捏了捏胸前的十字架,走上前去,把手里的一大把钞票放在小女孩的包里。


“谢谢姐姐!”



小女孩放下小提琴,冲着李彩领鞠了一躬。


“去吃一顿热乎的饭,或者找一个好的地方睡觉吧。”



“好的姐姐!我这个冬天就好过啦!”



李彩领揉了揉她的头。



“如果有人抢,你就说,给你钱的人是黄氏集团的李彩领理事。以后每个月,都会有人来给你送钱,我其实想带你走的。可是我自己朝不保夕,生死也不掌握在自己手上,我也不能连累你。所以啊,还是保证你的每个冬天,都过得暖暖的更切实际一些吧。”



李彩领蹲下来,拍拍她的肩膀。



“我们拉勾,以后你一定要好好生活啊”


大手和小手拉在了一起。



“如果,你觉得过意不去,可以给我拉一首曲子。”



李彩领从钱包里拿出戴在身上的曲谱,递给小女孩。



小女孩熟悉了一遍以后,再一次闭上眼睛拉琴。



等她睁开眼睛,那篇琴谱和大姐姐一起不见了。




而高智胜则死在秋末冬初


去非洲救小布朗尼的时候,为了救黄礼志被射了四枪。


“高智胜!高智胜!”


高智胜看着眼前的黄礼志,终究是没舍得扬起手抚摸她的脸。


因为自己的手上有血。


“你活着就好……就够了”


他从来都恪守自己的职责,从来都没逾越,从来都没说过爱。

她开心,她喜欢就已经够了。










申有娜合上书。


隆冬,这是她们躲起来的第七个隆冬。


会长给她发消息说,已经有人注意到她们了。


她真的不想要再逃亡了。



“有娜”


崔智秀回来了。


“这是送给你的红玫瑰。”


申有娜接过来,轻轻地嗅了嗅。




“去用花瓶放好吧,放上一些水,去河边吧,有娜。”


申有娜双手颤抖的接过花瓶,扯出一个微笑。


“崔智秀,我走了。”


她的头发再次擦过崔智秀的肩膀。




崔智秀从柜子里拿出那把枪,并且抚摸着。


那是她们是黑手党的最后证据。


有娜,我还是舍不得让你杀我。


可是他们要来这个地方了。


如果我不死,会连累你的。


我食言了,我说的好听,但是我没让你杀我。



我不想让你再染血。






申有娜把纯白的雪灌进花瓶,那束红玫瑰那么红,红的娇艳欲滴。


让她想起几年以前的水池旁,就在她的面前崔智秀对准自己开了枪。



这次,崔智秀是真的要走了。



她摘下几片花瓣,北风呼啸,红玫瑰花瓣吹向远方。


她慢慢的把剩下的花插好。


她又是独自一个人了。








END.




这下番外也完结了,《MANIAC》也真的真的真的完结了,山水一程,我们来日方长

下一站:《金银堡》

北冰洋

番外【简介】

  从回收站找出来的,不写文的日子放出来给大家看看。

  

  

  辰菲,真挚,柚粒最后的最后的结局,是TA们和TA们有关的角色的生命终点

  

  涉及剧透🔥

  

  

  

  

  

  辰菲

  会有一方死亡(可以猜一猜是谁)

  

  真挚

  停留在了她们说开误会(毕竟正文里是唯一一对分开了那么久的cp)

  

  柚粒

  一方死亡

  

  

  

  

  从回收站找出来的,不写文的日子放出来给大家看看。

  

  

  辰菲,真挚,柚粒最后的最后的结局,是TA们和TA们有关的角色的生命终点

  

  涉及剧透🔥

  

  

  

  

  

  辰菲

  会有一方死亡(可以猜一猜是谁)

  

  真挚

  停留在了她们说开误会(毕竟正文里是唯一一对分开了那么久的cp)

  

  柚粒

  一方死亡

  

  

  

  

北冰洋

  没有更新的日子,来文艺复兴一下

  

  没有更新的日子,来文艺复兴一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