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夸克

1431浏览    35参与
婴儿车与君元

很懂的夸克宝宝⁽˙³˙⁾◟(๑•́ ₃ •̀๑)◞⁽˙³˙⁾

很懂的夸克宝宝⁽˙³˙⁾◟(๑•́ ₃ •̀๑)◞⁽˙³˙⁾

不会飞的大葱

不翻墙

找到一个不翻墙进咱们凹3花园的方法

下载夸克app,复制原来的网址进去,把.org改成.com就行

找到一个不翻墙进咱们凹3花园的方法

下载夸克app,复制原来的网址进去,把.org改成.com就行

咸鱼包寿司
众所周知,夸克是个好东西 我爱...

众所周知,夸克是个好东西

我爱上它了💕

它还是个腐女

众所周知,夸克是个好东西

我爱上它了💕

它还是个腐女

Nightfall

idw         你炉渣!他们那么好。。😢
P89舒缓心情【我就要带老救玩】
      大家看来品品这个又警觉帅气又认真可爱的机子
(这是个为了救人愿意相信神的无神论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漂呆【P8左下】嘚瑟的表情 
        表情包get✔

idw         你炉渣!他们那么好。。😢
P89舒缓心情【我就要带老救玩】
      大家看来品品这个又警觉帅气又认真可爱的机子
(这是个为了救人愿意相信神的无神论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漂呆【P8左下】嘚瑟的表情 
        表情包get✔

沉暮.
夸克,真是个好东西。

夸克,真是个好东西。

夸克,真是个好东西。

空想白兔

临摹的海报 最后一张原图
手过一遍确实是比只看能更全更深入地学到,控制线和细微的法则都藏在图面里
同系列还有几张海报形式感也很强,也打算临一下
真想有无尽的时间啊

临摹的海报 最后一张原图
手过一遍确实是比只看能更全更深入地学到,控制线和细微的法则都藏在图面里
同系列还有几张海报形式感也很强,也打算临一下
真想有无尽的时间啊

Magajji唛卡咭
#诸夸##拟女注意#可能有略...

#诸夸##拟女注意#
可能有略微ooc
概括:关于小诸葛如何遇见夸克,从小诸葛的视角单方面描述补完原作的设定。
后续故事详见More than meet the eye:Days of Deception(难以置信:欺骗之日)以及难以置信第49、50话。

小诸葛刚到凯斯金塞勒的时候,她遇到了夸克。在她的那些新同事里,夸克并不是最显眼的那个,瘦削的身材,机体也说不上有多高,圆柱形的高帽子加上两侧圆圆的发髻多少看上去有些让人难以接近。不难看出,夸克的变形形态是一台白色的显微镜。
当小诸葛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拿自己的光学镜直勾勾的盯着她看了很久了,再三思考后,小诸葛决定主动和夸克打个招呼。
“嘿,你好...

#诸夸##拟女注意#
可能有略微ooc
概括:关于小诸葛如何遇见夸克,从小诸葛的视角单方面描述补完原作的设定。
后续故事详见More than meet the eye:Days of Deception(难以置信:欺骗之日)以及难以置信第49、50话。



小诸葛刚到凯斯金塞勒的时候,她遇到了夸克。在她的那些新同事里,夸克并不是最显眼的那个,瘦削的身材,机体也说不上有多高,圆柱形的高帽子加上两侧圆圆的发髻多少看上去有些让人难以接近。不难看出,夸克的变形形态是一台白色的显微镜。
当小诸葛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拿自己的光学镜直勾勾的盯着她看了很久了,再三思考后,小诸葛决定主动和夸克打个招呼。
“嘿,你好。”
“你好,你是那个新来的……”
“我叫小诸葛。”
“我是夸克,来自粒子城。”
“嗯……“小诸葛耸了耸肩,面罩很好的掩盖了她浅浅的微笑,“我的变形形态是一架飞机,如你所见,你呢?”小诸葛意识到对话的方向变得有点没有头绪,于是他开始找话题聊天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此时的夸克却有些惊异的睁大了眼睛,
“飞机?哦,那……你怎么没有参加军用运输呢?抱歉,这可能有些无理……我只是想说,有着飞行载具形态的科学家可不在多数。”
“这全凭我的大脑说了算,我自认天才,所以不想浪费时间在那上面……我更乐意在工作室里制作一些有意思的东西,而且、嘿,之后功能主义委员会也不可能一直那么风生水起不是吗?”
“我尊重你的观点,”夸克扶了一下眼镜。“我和别的科学家一样,变形成一台显微镜。呃,那么,你是不是那个什么拔天虎?”

“拔天虎?我猜你想说的是霸天虎。所以…派别真的有那么重要吗?关于霸天虎还是汽车人?”

“没什么,我只是问问看而已。”
对话戛然而止,之后小诸葛表示如果在工作上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找她,然后她们交换了通讯线路的联络码还有工作室的房间号,这就是所有第一天小诸葛遇到夸克时发生的事。
之后的几十年循环里,她们的共事都很愉快,至少小诸葛单方面是这么认为的,她们一起研制了新的涡轮推进器,研究量子引擎的新运作方式,讨论时间与空间的理论,有的时候小诸葛会特意制作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拿给夸克看,然后这时候夸克就会在她的小发明上微笑着指指点点,开玩笑的说:“你又在做这些有意思的小东西了。”小诸葛感觉她的脑模块从没有运转的那样快过,她的发明数量几乎比之前多了将近一成。
有一次小诸葛和夸克在工作间合作的时候,她们第一次谈到关于朋友的问题。
“夸克,麻烦帮我拿一下那里的数据版,还有一个小号的扳手。”
“好的。”
“麻烦你了。”
“没事,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小诸葛有那么一瞬间停顿了一下手里的工作,
用手挠了一下后脑勺,眯着眼睛回答:
“哦……呃,大概吧?嗯,也许我们可以把这个问题稍微放一放?”
夸克什么也没说,看起来对小诸葛的举动非常的疑惑不解。

再后来,小诸葛越发觉得夸克的才华比他更加出众,除了武器工程学方面的问题,夸克几乎就是全能的,当一个问题出现的时候,夸克总能早一步比小诸葛先得出答案。而小诸葛也了解到,迎合功能主义似乎是更适合夸克在这个世界生存的方式。
之后的事,也就是小诸葛从凯斯金赛勒被调走,夸克则继续留在凯斯金赛勒——功能主义委员会更需要她。临走之前,考虑到现在正是战乱年代,小诸葛把一把特别制作的多功能手枪交给夸克当临别礼物。
“如果遇到任何危险,别忘记用我给你的枪。还有,有什么事随时都可以通过联络线路联系我。”
“好的,我答应你。”
“还有一件事,”小诸葛亮黄色的光学镜闪烁着,“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一定会成为比现在更出色的武器工程师——一定会是最著名的那个!”

小诸葛在后日的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接到过夸克的联络讯号,她有尝试过主动联络她——每次都经过深思熟虑,想好聊什么话题最为恰当,生怕犯下什么大错,但从没有一次接通过。“也许她还在忙别的事。”然后小诸葛就开始继续她的工作,“又或者…她已经忘了我?毕竟都过了这么久了。”

随之而来的是凯斯金赛勒陷落的消息。
凯斯金赛勒被霸天虎占领,夸克所在的那个实验室也毫不例外。小诸葛只能祈祷霸天虎不会对夸克做些什么,毕竟她那么才华横溢,小诸葛不相信夸克会在燃烧她的智慧前就死去——就算她的智慧是为霸天虎而服务。她每晚都在充电前习惯性的尝试联通夸克的私人线路,每晚都是,她期待着一个回复,直到——
“打扰一下,你们知道凯斯金赛勒实验室的夸克怎么样了吗?粒子城的夸克。”
“她好像被关进碎核集中营了。”其中一个说。
“等……碎核集中营!?”
“那里已经秘密处死了好多人了…最近元老院的人统计过数目了,生还的人很少,数以万计的人都失踪了……嘿,我猜她们都尸骨无存了,真猜不透她们是怎么个死法。”
“……”

小诸葛没有去想夸克到底遭遇了些什么,也不敢去想这些,她疑惑的是夸克为什么不用那把她给她的多功能手枪,如果她遇到危险,没有什么理由不去使用它的……她实在想不明白这一点。
那之后,其他人有很长一段时间没看到小诸葛离开她的工作室,没人知道她在里面干些什么。
过了相当长的一段塞星时,小诸葛终于从工作室里走出来了,她一如往常戴着面罩,看起来就和平时没什么两样。第二天,有人看到她的手中出现了一个橙黄色的手提箱,无论到哪,她都与这个手提箱形影不离,至于里面装了些什么——没人知道这个秘密。

蓝绿

假如你未离去(诸夸诸无差)

假如你未离去(mtmte诸夸无差)


麦克老爹酒吧外

“话说回来,你准备什么时候答应你那个同事,叫什么来着,小诸葛?”夜巡晃荡着杯子,有点漫不经心地来了一句。

夸克有点茫然:“答应什么?”

对方一脸理所应当。“答应和他交往啊。”

“Wha——咳咳咳……”


推理专家一脸惊讶“难道你还没发现他在追求你吗?”

夸克趴在地上呛得气体置换器快短路了。


回到实验室,青色小飞机正一如既往倒挂着做实验,夸克清了清发声器。

“小诸葛,”他尽量表现得平静一点,“你有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小诸葛第一次倒挂着掉了下来,并砸坏了两管试验药剂和一架相当贵...

假如你未离去(mtmte诸夸无差)

 

麦克老爹酒吧外

“话说回来,你准备什么时候答应你那个同事,叫什么来着,小诸葛?”夜巡晃荡着杯子,有点漫不经心地来了一句。

夸克有点茫然:“答应什么?”

对方一脸理所应当。“答应和他交往啊。”

“Wha——咳咳咳……”

 

推理专家一脸惊讶“难道你还没发现他在追求你吗?”

夸克趴在地上呛得气体置换器快短路了。

 

回到实验室,青色小飞机正一如既往倒挂着做实验,夸克清了清发声器。

“小诸葛,”他尽量表现得平静一点,“你有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小诸葛第一次倒挂着掉了下来,并砸坏了两管试验药剂和一架相当贵重的器材,不过后来据说目击者称一架青色飞机背着一个白涂装的TF绕着研究所飞了三圈,边飞边笑。

 

后来夜巡收到了整整一箱奇葩武器,箱底是龙飞凤舞的“ From Brainstorm”。侦探先生笑笑收下了。

 

“我不走!”小飞机气呼呼地竖起机翼,“我要去轰烂整个办公室!凭什么把我调走!”

“冷静,冷静小诸葛!”白色显微镜一边安抚他一边把他手里的危险武器拿走,“你不是一直很想做那个项目吗,那边的研究所既然邀请你了就好好把握住机会,不要到时候再后悔。”

“那你跟我一起走不行嘛?”

“我还有我的项目。”

他们都不说话了。

恢复常态的小飞机哼哼着抱住显微镜。“我要和你通讯,每天,不准挂断!”

对方拍拍他的背说好好好。

 

“我不想离开你。”他把头雕埋在对方的颈窝。

 

结束一天的工作,小诸葛飞快地跑向休息舱打开通讯,小小的白色影像的光映在漆黑的舱室。

他有点按捺不住地开口。“嗨夸克,一天又结束了,今天怎样,你那边?”

白色身影一脸严肃。“还好,一切正常,顺利的话下个月就能结束了。你还没充电吗?已经这么晚了,你那边的日程不是很紧吗,保持良好状态才能更好地工作。”

“只要想着你,怎样都没关系。”小诸葛注视着立体投影,“我想你了,夸克。”

夸克感觉面部装甲有点升温,通讯另一端的家伙撑着头雕,面罩已经拿下,那张脸配合着温柔的金色光镜让他有点招架不住,几乎下意识地移开目光。

冷静点,他对自己说,这只是投影。

普神啊,怎么会有人这么爱他。

“晚安。”

“你也是。”

 

战争推进得太突然,在你还没意识到的时候就夺走了你最重要的东西。

凯斯——金赛勒陷落了,几乎所有人都被抓进碎核集中营。

合金盾敲了敲门,自从小诸葛试图强行离开研究所并轰烂了整个大门以至于被关禁闭,已经过了整整一循环了,身为研究所的“特殊辅助人员”,他有必要来看看他的状态。

更何况他们是朋友。

禁闭室里一片漆黑,武器专家黯淡的光镜是唯一的亮源。

“你怎么样?”合金盾走近他,“他们说,如果你再不能保证冷静下来就要考虑对你进行‘手术’了。”

“别再出事了,哪怕为了你的伴侣。”

小诸葛想起白涂装的显微镜无数次板着脸对他说别闹了,冷静一点。他还想起夸克最喜欢的科研,做实验的时候的认真表情。

他不想忘了夸克,也不想放弃他们同样热爱的事业。

戴着锁链的手慢慢握紧。

“我会冷静下来。”

为了夸克。

 

一条熟悉的通讯跳入他的私人频道,青色小飞机打落了一箱零件,在同僚的注目下飞快地跑回私人舱室,颤抖着打开了通讯。

“是我,我逃出来了。”

熟悉的声音,带着无法掩饰的疲惫和欣喜。

他拿下面罩,用手捂住光镜,在充电床的边缘跪下来。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感谢普神,把他又一次送到我身边。

 

白色涂装磨损得厉害,全身装甲破破烂烂沾满灰尘,连鼻梁上的镜片都碎掉了,可他的火种还在燃烧,那张严肃的脸还在笑着。

“我逃跑了,”科学家一反常态,窝在在小飞机的怀抱里絮絮叨叨。劫后余生的感觉太美妙,一向沉稳的科学家按捺不住从火种里溢出的情感,他要做些什么,想把所有一切都告诉最信赖的人,“趁那些该回炉的虎子忙着转移实验器材的时候躲进了集装箱,假装我是一架真正的电子显微镜,等他们换班的时候就开始跑,哈,你真应该看看他们的表情,就跟见了绿光太岁一样,不过我还是差点被抓住了,如果不是碰见刹车和一支汽车人增援部队……”

剩下的话被小飞机沙哑的嗓音打断。

“Quark, I miss you somuch.”

“I’m back , Brainstorm,I’m back.”

 

后来战争结束了,正如很多人所希望,可是这样的和平并不如想象中那么美好。

白色显微镜沉思。“我想我会跟随补天士,这里太乱了,完全不是我想要的。”

“你呢?”他偏过头雕问同伴。

青色小飞机愉快地扑在他背上。“那还用说嘛,回去收拾行李吧。”

 

听说感知器曾经有意让小诸葛做他的搭档,后来却不了了之。有好事的TF去问,年轻的科研官淡淡地回答“不想被踹。”

提问者默默闭上了发声器。

打扰别人谈恋爱会被涡轮狐狸踹的。

 

“你真的不考虑做感知器的助手?我记得你挺崇拜他的。”

“是啊,但我现在不想离开你。”

“话说回来,你这是,吃醋了?”

“没有。”

“哈,眼神飘忽不定,语气斩钉截铁,绝对有!”

“没有!”

 

实验室。

“你不能总趴我背上。”

“啊哈,要换我抱你吗?”

除了倒挂在天花板上,小诸葛最喜欢的位置是夸克背后,因为这样既可以趴在他背上,也可以把他抱在怀里。

 

“猜猜我拿了什么?”小诸葛笑得眯起了金色的光镜,“Surprise !”

一束漂亮的结晶花束被递到夸克面前,每一朵都被精心打理,泛着柔和的晶亮的光点。

“哦,这可真是,”科学家惊讶地瞪大了光镜,“So amazing!”

 

背离记。

“不摘面罩?”夸克端来两杯一样的高纯。

“我只在你面前摘,如果你要求的话。”小诸葛把头雕搭在伴侣肩上亲昵地磨蹭。

围观的TF觉得光镜疼。

 

发条眯着眼。“总有种微妙的不甘心啊。”

“?”

看了眼一旁一脸不解的伴侣,小记录者摄像灯一亮,拉过合金盾的头雕给了他一个吻。

合金盾给了他同样的回礼。

背离记的TF齐刷刷捂住了光镜。

 

某个深夜。

夸克被迫中断充电,一上线就看见小诸葛环住自己的手臂。

“我做了一个梦,”青色小飞机紧紧抱住夸克,力道大得不可思议,夸克能清楚地感觉到他在发抖,“是数据混乱还是短波异常什么的,总之,我梦见你死了。”

梦里那个白色的身影哀嚎着消逝在熔炼炉里,深深的无力和绝望快要把他淹没了。

我想要救你,可是我不能。

为什么啊……

他在梦境里痛苦地抱住头雕。

 

有谁安抚地拍着他。

“只是一个梦而已,没事的,我还在呢不是吗。”

 

幸好只是一个梦。

幸好你还在。

END

假如夸克没有死并且和小诸葛交往了。。。

超级OOC

送花的那个梗来自 @黑泥儿 ,梦境来自 @百醇 

就希望他俩能好好在一起


黑泥儿

「小诸葛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束花,而夸克即将收下它」

1p有面罩2p无面罩
是指绘,像素低,有些东西不会搞就没搞了……细节没得看
事实证明不会搞背景就不要搞……

两张不一样是因为我把图层搞错了重画的!embarrassed……
强迫症看到bug第三次重发了…再来我就自sha

「小诸葛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束花,而夸克即将收下它」

1p有面罩2p无面罩
是指绘,像素低,有些东西不会搞就没搞了……细节没得看
事实证明不会搞背景就不要搞……

两张不一样是因为我把图层搞错了重画的!embarrassed……
强迫症看到bug第三次重发了…再来我就自sha

蓝绿

记忆与思念(诸夸诸无差)

记忆与思念


认识小诸葛的家伙都觉得那架青色小飞机不怎么好相处。思维跳脱,脾气古怪,大脑模块里塞满了不着边际的想法,有时候甚至不能和他好好说几句话。

所幸当事人也不在乎自己在其他人眼中的形象,一直我行我素,自得其乐。天才总要疯狂一点。


夸克是第一个从头到尾认真听完小诸葛讲话的。电子显微镜略微偏着头雕,手指不时敲着桌面。

“你这个想法很不错,小诸葛,就是欠缺安全方面的考虑。你知道的,这很重要。”

没有反感,没有斥责,对面的家伙在很认真地考虑,认真地提建议。


他笑着从背后扑过去搂住同僚。

“管他呢夸克,是个好点子就成。”...


记忆与思念

 

认识小诸葛的家伙都觉得那架青色小飞机不怎么好相处。思维跳脱,脾气古怪,大脑模块里塞满了不着边际的想法,有时候甚至不能和他好好说几句话。

所幸当事人也不在乎自己在其他人眼中的形象,一直我行我素,自得其乐。天才总要疯狂一点。

 

夸克是第一个从头到尾认真听完小诸葛讲话的。电子显微镜略微偏着头雕,手指不时敲着桌面。

“你这个想法很不错,小诸葛,就是欠缺安全方面的考虑。你知道的,这很重要。”

没有反感,没有斥责,对面的家伙在很认真地考虑,认真地提建议。

 

他笑着从背后扑过去搂住同僚。

“管他呢夸克,是个好点子就成。”

 

很多东西都是从很小很小的事情开始的。

 

小诸葛倒挂在实验室天花板上,哼着不知名的小调,手里的零件灵活地组合着,他喜欢这样,颠倒的视野有时能为他带来更多灵感。

他知道外面的人都怎么说他:“星系最著名的武器工程师”,哦好吧,在某些人眼里可能是“最臭名昭著的”。他才不在乎呢。

哦,好吧他承认有点不太高兴,好点子为什么不能总是被接受呢,有些家伙的大脑回路真是顽固的可以。

 

私人频道传来一条讯息,来自合金盾。

“中午有空吗,一起喝一杯?”

后来小诸葛发现这完全不只是一杯特调那么简单。

面前的记忆外科医生身边还跟着一个机,满面甲的幸福感隔着口罩也能看出来。

“这是我的伴侣,他叫马赫,”合金盾腾出一只手递给他一杯特调,转而向被牵着手的tf介绍,“这是小诸葛,我的朋友。”

青色小飞机晃着杯子注视着面前这对看起来很幸福的家伙。

又一个。他数着。这是第三个了。

 

合金盾不止一次换过伴侣,不是因为他滥情,相反,他非常专一,对每个伴侣都是完完全全的真芯相待。只是他太过不幸,每一任伴侣都早早离他而去。这时候记忆外科医生的身份就开始发挥作用了,只需要一根或几根小小的探针,那些痛苦就会离去,消失得一干二净。

就像这样。

 

“马赫是谁?”

记忆外科医生一脸茫然,几个循环前他还跪在病床前为回归火种源的伴侣痛苦着,现在却将这个名字完全忘记了。

这糟透了。

小诸葛又想起夸克。他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记着夸克。合金盾的行为又再次把他的记忆狠狠勾起,以这样一种糟透了的方式提醒他夸克已经不在了,而他应该记住他,因为除了这些他就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没有谁知道他对夸克的感情。一是他没和谁说过,二是他表现得一点也不像。

 

“嘿老傻瓜,这玩意可不能这么弄。”

一把夺过同伴手里的零件重新组装。

“这地方得用二号零件,把两个齿轮卡在一起,否则别想起效。”

“或许你是对的,可安全手册上明明写着是两个四号零件,我记得清清楚楚。”

 

“他们怎么能这样!”小飞机气呼呼地在实验室走来走去,机翼愤怒地竖着,“他们居然否决了我的实验计划!到底是怎么想的!”

“行了,这又不是第一次,过一阵子我把计划重新修改,你再交上去就是了。”白色显微镜安抚般拍拍他的背,递过去一杯能量液。

“我现在感觉好多了。”一口闷掉后小飞机含含糊糊地嘟囔,“能再来一杯吗?”

 

后来小诸葛被调离粒子城,他和夸克依旧保持着零碎又稳定的联系,就像两个真正的老朋友。直到夸克被关进碎核集中营,再也没有出来。

知道这个消息后小诸葛把自己关在实验室整整一个周循环,直到合金盾(那时候还叫锁芯)敲开了他的门。

“你看起来很糟糕,发生什么了?”

“什么都没有,”他平静地回答,“我在做实验。”

 

“你幸福吗?”

寻光号上的小记录者,合金盾的新伴侣发条把摄像头对准青色小飞机。

“很快了。现在还不幸福,但很快了。”

 

“痛苦是会变化的。它不会消逝—当然不会—但它终将变成其他什么,变成一些你可以忍受的东西。这是我的经验之谈。”

他把数据芯片递给合金盾。希望这有效。他一边擦拭着白色显微镜模型一边想着,无论怎样合金盾最好不要再来一次失忆,这对他们两个都不好。

你说对吗,夸克。

 

“告诉你一个秘密。”

他打开了手提箱。

“我他渣的想干嘛就干嘛。”

 

“不要射杀任何人。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到此为止,回家吧。”

他用颤抖的手将枪递给了荣格。

就这样吧,就这样结束吧。

他几乎要崩溃了。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可是他下不去手。明明抱着赌上一切的决心。

对不起,夸克,我是真的下不了手。

 

“粒子城的夸克……”

小档案员开始搜索数据库。

“别去查他,你会——”

 “噢。我看到了,真令人难过。”

“他的生命在发光前就消逝了。”

 

“原本的目的?是的,穿越到过去,去救夸克。让他别死在了集中营里。”

 

“不过,至少我还能看那个老家伙最后一眼。”

他回忆起看到夸克的瞬间,明明知道身后还有追兵,可他还是忍不住笑了。

真好,夸克还活着。

“这是我最棒的一次绕弯路。”

 

“听着,我知道我应该负起责任,我知道我需要为很多事受罚,但我一直在思考,我觉得我真心希望我能留在——”

“留在过去。”

留在这个还有夸克存在的时代。

 

寻光号底层禁闭室。

小诸葛从火种舱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望远镜,补天士他们收走了包括时光机器的所有东西,可谁都没发现他还藏着这个小玩意儿。这是他某天闲来无事做的,顺手加上了照相功能。

他打开它,里面有一张清晰的照片。

白涂装的高脑袋有一双蓝色的光镜,偏偏架着副黄色的镜片,正偏过头雕和同伴谈话。

 

至少我有了这个。他在芯里自言自语道。

有这个就够了。

END

诸夸无差,诸盾友情向,加一点盾条

被不存之世番外的夸诸刀虐得不轻,虽然大大写的很合理,可就是难过啊(哭泣)

小诸葛的单恋真的很感人……整整四百万年的无疾而终,跨越时光只为了拯救你,哪怕只能再看你一眼(抹泪)

这些发疯的天才小飞机怎么都这么惹人心疼啊

也许夸克可能不会记得他,可我希望这段感情是有回应的,是美好的,哪怕只有一点

不说了去哭一会儿

博客
uc的口碑如此之差啊

uc的口碑如此之差啊

uc的口碑如此之差啊

机器狗你这只坏猫
传说中的上色渣背景渣-_-#

传说中的上色渣背景渣-_-#

传说中的上色渣背景渣-_-#


机器狗你这只坏猫
Mtmte38读后感。看完后果...

Mtmte38读后感



看完后果断放弃诸感cpT_T

Mtmte38读后感



看完后果断放弃诸感cpT_T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