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夺路

6226浏览    76参与
雷蒙叔叔

又来整啥币图,p2是带了其他人的版本,好像tag打不下了啊啊啊

又来整啥币图,p2是带了其他人的版本,好像tag打不下了啊啊啊

功能主义行为艺术

[IDW][夺路中心]心平气和

简介:夺路终于开始感到心平气和。

预警:紫薇,雷普,单箭头

包含:刹夺,夺诺,补夺

指路:

[图片]

简介:夺路终于开始感到心平气和。

预警:紫薇,雷普,单箭头

包含:刹夺,夺诺,补夺

指路:



功能主义行为艺术

[IDW][夺路&药师][粮食向]余温齿轮

  每当夺路被拷打完,药师都会立刻出现,给夺路疗伤。汽车人不会给量产兵分配什么好装备,所以夺路的身体并不健壮。如果治疗不及时,提尔莱斯特大法官就可能永久失去夺路这一重要情报源。

  疗程总是漫长、单调、枯燥。起初,夺路和药师之间还能维持一种专业性的沉默。可随着拷打的次数增加,治疗的时间加长,这种沉默使他们两个人都愈发感到难以忍受。有一天,药师终于忍不住向夺路开了腔:

  “汽车人现在的年终奖会发多少钱?”药师说,“我已经好久都没回总部了,驻扎边境的工资也低到极点……”

  “你把我放出去,我就告诉你,”夺路说,“还可以向总部推荐你哦。”

  “臭小鬼,想骗谁呢?”药师说,“我喝过的能量...

  每当夺路被拷打完,药师都会立刻出现,给夺路疗伤。汽车人不会给量产兵分配什么好装备,所以夺路的身体并不健壮。如果治疗不及时,提尔莱斯特大法官就可能永久失去夺路这一重要情报源。

  疗程总是漫长、单调、枯燥。起初,夺路和药师之间还能维持一种专业性的沉默。可随着拷打的次数增加,治疗的时间加长,这种沉默使他们两个人都愈发感到难以忍受。有一天,药师终于忍不住向夺路开了腔:

  “汽车人现在的年终奖会发多少钱?”药师说,“我已经好久都没回总部了,驻扎边境的工资也低到极点……”

  “你把我放出去,我就告诉你,”夺路说,“还可以向总部推荐你哦。”

  “臭小鬼,想骗谁呢?”药师说,“我喝过的能量酒比你喝过的水还多,你一介量产兵哪来的资格向总部搞推荐?”

  药师手上的力度随着被冷铸小鬼冒犯的愤怒而加大了。夺路疼得失去了意识。醒来时,药师已然消失,徒留夺路一个人被关在房间里。夺路想耸肩表示无奈,然而他的肩膀也被固定住了,无法做出这个动作。

  在之后的两次疗程里,药师都保持了一言不发。但在第三次时,药师又忍不住了。

  “我要是放了你,那我也会被杀头的,”药师说,“而你注定要被大法官净化,所以你根本没什么可失去的。为什么不帮帮我呢?”

  “因为你把我弄得很痛苦,”夺路说,“因为你连麻药都不舍得打,因为你给我的流食很难吃。”

  “谁不痛苦呢?谁的军粮好吃了?”药师说,“我甚至被塔恩控制过一段时间,有人关心过我的痛苦吗?你来到这世上都没多少年头,你根本不知道真正的痛苦……”

  这倒是崭新的情报,夺路想。这疯子和黑狗队居然也有牵连……等我挣脱出去,这消息对警车来说一定是无价之宝……刹车也会夸奖我……

  于是他对药师笑了起来,虽然隔着面罩,药师估计也看不到。“刚出塔恩的煎锅,又进法官的火坑?”夺路故意用一种戏剧性的声音说,“被丢弃在边境的蹩脚医生竟有这么多戏!你得是被遗忘了多久,才——”

  “你说谁蹩脚呢?”药师说,“我是汽车人最优秀的医生,我比救护车厉害多了,只是总部不懂欣赏——”

  “你俩吵啥呢?”星辰剑说,“你和低等生物说话干什么?”

  星辰剑不知从何时起就已经站在了门口。高大的剑士眯起了光学镜,凶神恶煞地瞪着自称比救护车更优秀的医生。

  药师立刻慌张了起来。“这是……这是疗程的一部分……这很常见……”药师结结巴巴地说,“为了保证患者意识清醒……脑模块正常运行……”

  “是的,我意识非常清醒,脑模块也很正常,”夺路说,“比提尔莱斯特大法官的情况好多了。这都得归功于药师。”

  星辰剑拔出了剑。“下作的废铁,谁允许你制造噪音了?”星辰剑骂道,“你没有资格羞辱赛博坦最伟大的法官……!”

  “哦,哦,天尊在上!”夺路尽可能发出了痛心疾首的声音,“快看这低贱的量产兵,他竟敢污蔑我们的大法官!那他污蔑了什么呢?他把大法官的病状如实复述了一遍!”

  在药师来得及笑出声以前,星辰剑就把夺路连人带床劈成了两半(谢天谢地,是横切)。药师花了大约十小时才把夺路抢救过来。星辰剑被大法官处分了,因为星辰剑破坏了大法官的财产。

  自那以后,药师就舍得给夺路打麻药了,在疗程里说的闲话也渐渐多了起来。作为交换,夺路也时不时会和药师说一些总部汽车人的日常生活状况。

  药师终究只是个医生,而不是专业的谍报人员,没有受过封嘴的训练。一旦打开了话匣子,情报便源源不断地涌了出来。夺路没花多久就弄清了大法官计划的来龙去脉。药师对这份计划是颇有微词的。

  “这帮搞行政的,搞法律的,搞军事的,都自大极了,”药师忿忿不平地说,“他们有权力,掌控了暴力机器,便自以为懂得一切……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思路是有多么的不科学……我哪怕提出了专业意见,也根本不听……”

  “提尔莱斯特大法官恐怕已经没能力倾听专业意见了,”夺路说,“我和刹车原本就是想给大法官注入一些专业意见的。看看我的下场!幸好刹车还是逃掉了……他丢下了我……”

  “你的下场算什么?”药师说,“在我刚来这的时候,我好心对大法官的脑洞进行了一些医学上的鉴定,他居然就让星辰剑把我绑起来,在我身上实验夺命开关!真是群彻头彻尾的野蛮人!当然了,我可是纯正的神铸赛博坦人,开关毫无效果……”

  夺路不想再听药师抱怨三个钟头的丈育星辰剑和怨种大法官了。他决定转移话题。“说到神铸赛博坦人,”夺路尽可能若无其事地说,“塔恩也是神铸吧?”

  药师的白眼好像翻了360°。“哦,塔恩可太神铸了,如假包换的神铸,举世无双的神铸,”药师说,“不仅是神铸,还是万里挑一异能者,他每次来我这的时候都要和我说一遍这事……”

  “刹车说你每次填调职申请表的时候也都会在结尾说一遍你是神铸,”夺路指出,“你俩还挺有缘分的。”

  药师似乎没有听见夺路说的话。“塔恩还说什么自己是威震天的‘掌上明珠’,”药师说,“说什么自己是霸天虎最重要的战力之一……”

  “警车说塔恩确实尝试过很多次暗杀擎天柱,”夺路说,“不过显然是一次都没有成功过。”

  “要是塔恩有他自称的那么厉害,我们汽车人早就打仗打输了,”药师说,“塔恩有一回甚至和我说他是六阶成员,你敢信?”

  “可是每个汽车人都被通知过六阶名单,”夺路说,“名单上没有塔恩啊?”

  “对啊!就是没有啊!”药师说,“但你知道塔恩一边揍我一边说了什么吗?他竟然说这都是汽车人的假新闻!他说汽车人不懂霸天虎军衔!”

  如果夺路的双手双脚没有被钳着的话,夺路可能会笑得从刑床上滚下来。

  “呵,你就笑吧,”药师说,“反正被塔恩揍的不是你,被塔恩追着要变形齿轮的也不是你。”

  “让我猜猜,”夺路说,“塔恩要求你从活人身上取出仍然温热的齿轮……塔恩是不是要求这些齿轮最好也都来自神铸赛博坦人啊?”

  药师露出了一个阴阳怪气的表情。“如果不是因为像塔恩这样特别的异能者太少见了的话,”药师说,“他怕不是只愿意换上同属异能者的变形齿轮哦。”

  “但供给根本不可能跟得上吧,”夺路说,“我记得你是驻扎在哪来着……美塞特?梅塞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鬼地方,病人也绝大多数是冷铸的下级士兵,哪来这么多神铸给你们猎杀器官啊?”

  “所以我骗了塔恩啊,”药师说,“他以为他换上的是从活体内取出的神铸齿轮,其实那就是最普通的医用备份齿轮,和你一样,是工厂里量产的。”

  “那温热的问题是怎么解决的?”夺路说。

  “我在微波炉里转了一下。”药师说。

Axis阿汐
夺路大宝贝😍🤤🌹🌹 ⚠...

夺路大宝贝😍🤤🌹🌹

⚠️部分机体结构画错了画错了⚠️(摆)


《关于我画风变换奇怪得好像一个盗图的而且很丑这件事》

夺路大宝贝😍🤤🌹🌹

⚠️部分机体结构画错了画错了⚠️(摆)


《关于我画风变换奇怪得好像一个盗图的而且很丑这件事》

功能主义行为艺术

[IDW][威补无差]冥海夜话

  “你休息够了吗?”补天士说。

  威震天正坐在他自己的雕像之下,被蓝色的花海包围。他并没有立刻回答补天士。

  “如果你想问的话,界标的状态很不错,”补天士继续说,“救护车说界标明天就能醒来。他的机型很古老,又经历了前所未见的时空传送,偶尔休克是很合理的。”

  听见“合理”二字时,威震天的嘴角扭了一下。他及时克制住了自己,没有流露更多表情。

  “你想要我做什么?”威震天说。

  “回来做船长,”补天士说,“稳住时空传送者中的霸天虎,帮我回到寻光号,干掉夺路。”

  “要求还挺多。”威震天说。

  “我救了你的命,”补天士说,“你欠我的。”

  “我欠他们更多。”威震天说...

  “你休息够了吗?”补天士说。

  威震天正坐在他自己的雕像之下,被蓝色的花海包围。他并没有立刻回答补天士。

  “如果你想问的话,界标的状态很不错,”补天士继续说,“救护车说界标明天就能醒来。他的机型很古老,又经历了前所未见的时空传送,偶尔休克是很合理的。”

  听见“合理”二字时,威震天的嘴角扭了一下。他及时克制住了自己,没有流露更多表情。

  “你想要我做什么?”威震天说。

  “回来做船长,”补天士说,“稳住时空传送者中的霸天虎,帮我回到寻光号,干掉夺路。”

  “要求还挺多。”威震天说。

  “我救了你的命,”补天士说,“你欠我的。”

  “我欠他们更多。”威震天说。

  不用问也能知道这他们是指谁。

  “你要是想死,什么时候都可以死,急什么?”补天士说,“无论什么时候死都区别不大。但我是急着回寻光号的。”

  “回去做什么呢?”威震天说,“恐吓更多的船员?锯掉更多人的四肢和嘴?”

  “要你管?”补天士说,“我是船长,我爱做什么就做什么。当然了,你也是船长——”

  黑色的重物滚到了威震天脚边。他意识到,小诸葛一定是又一次修好了融合炮。

  “——所以你要是不喜欢,你也能干掉我,”补天士说,“你在这件事上半途而废了好几次,是时候完成你未竟的工作了。”

  威震天的火种感受到一股难以忍受的抽动。他把目光从补天士身上移开,强迫自己去数左手边最近的一朵花的花瓣。

  “夺路他们宁愿联系黑狗队来杀我,你也愿意搬我的救兵去杀黑狗队,”威震天说,“现在你也愿意让我回去镇压寻光号?”

  “我不是要镇压寻光号,”补天士说,“我是要把寻光号从夺路的控制里解放出来。”

  “我还把赛博坦从元老院的暴政里解放了出来呢!”威震天说,“看看这片花海!”

  “那又怎样?看了又怎样?”补天士似乎是终于彻底失去了耐心,“我真是受够你这套废话了,你知道我忍了你多久吗?就算小诸葛成功了好了,就算你整个人都不存在好了,我看这亡灵星球也会照旧的!撑死你背后的雕像会换成御天敌——逆天劫——竞天择——或者功能主义委员会什么的吧,鬼才知道!谁在乎啊?”

  “真奇怪,”威震天说,“我记得我四百万年前招聘你时也说过差不多的话,无论有没有你,尼昂都会灭亡。你那时又为何生气?你那时不是很在乎吗?”

  “我没有生气,”补天士说,“我没有生气。只是你开的工资太低了而已,不值得,根本不值……”

  他们都沉默了一会。

  “太不值得了。”补天士说。

  “太不值得了。”威震天说。

  补天士低下头,看着地上的融合炮。显而易见,威震天毫无捡起它的意图。于是补天士悻悻踢了炮一脚,使威震天身旁多出了一小块空挡。补天士在那里坐了下来。

  “你知道吗,”补天士说,“其实擎天柱的花海和你差不多大。”

  “很合理。”威震天说。

  补天士做了个鬼脸。“可我的花海比我想象的要小好多。”补天士说。

  “你不会连这个都要竞赛吧。”威震天说。

  “是铁判的问题,”补天士说,“铁判没把有机生物算进来,否则一定可以有更多的。”

  “有机生物那么多,”威震天说,“铁判在被黑狗队谋杀以前就会活活累死的。多么遗憾,他见证过如此之多的赛博坦历史,最后却这样不光彩地死去……”

  可花海里的哪条生命不是这样消逝的呢?界标以前不也……

  他想起他曾经是多么悲痛,绝望于永远不可能与界标重逢。然而随着战事推进,绝望却逐渐变成了窃喜,因为界标永远不可能知道霸天虎变成了什么,永远不可能知道变成了什么。

  可现在界标就在此地,活着,呼吸,尽管卧病在床,意识尚不清醒。该怎么对界标解释这四百万年呢?甚至该不该解释呢?也许就这样保持假象也好……假装这四百万年都没有发生,假装他仍然是界标记忆里的矿工威震天……

  “所以,”补天士说,“界标对你来说是什么?”

  威震天瞥了补天士一眼。“荣格果然向你报告过。”威震天说。

  “我是寻光号的船长,而你是寻光号的一员,”补天士说,“关心你的心理健康是我应尽的义务。”

  威震天没有忍住,嗤笑出声。如果补天士被他的笑声吓到了,那补天士也没有表现出来。

  “你平素比你演的模样更聪明,所以我相信你至今也不会忘记投索,”威震天说,“投索对你来说是什么,界标对我来说就是什么。”

  “很合理,”补天士说,“我为擎天柱做了许多事,我向来都希望投索在火种后世可千万别听说它们。我想你也不会想让界标听说一些霸天虎旧闻吧,对不对?”

  火种里的那股痛苦重新涌了上来。他试图回忆起热破四百万年前因义愤而唾弃他时的模样,可记忆中的身影无论如何都无法与眼前的补天士重合起来。

  “……我会帮你重返寻光号,”威震天说,“但我不会用暴力的。永远不会了。”

  “行行,我相信你,”补天士说,“好了,回去吧,寻光号还等着我们呢。”

  他们几乎同时站了起来。补天士从善如流地重新捡起了融合炮,然后开始缓缓向基地前进,跑车迁就着坦克的慢速。

  “不要回头看,”补天士说,“回头的人会无法离开。”

  于是他遵从了船长的命令,在经过萨拉斯部下尸堆时并未回头。

母版

还蛮喜欢夺路这个极其自恋又自负的量产机的

还蛮喜欢夺路这个极其自恋又自负的量产机的

叶曳山火
【授权转载】 作者原话:我在几...

【授权转载】

作者原话:我在几周前读完了失落之光。所以…我对夺路很失望。(或后悔?我不知道合适的词)。他原来只关心他自己。我认为他关于威震天的观点与#50是相关的,而且他讨厌小诸葛在另一个失落之光中的背叛(顺便说一句,我喜欢那个调查团队)。但一切都是假的,我好难过。但我仍然爱他。我知道他的罪行不可原谅,但现在无法恨他。那太迟了。我安慰自己他很可能就是补天士应该战胜的那个影子,也许他是为补天士而生的。

还有你,star saber,你不会那么容易被打败的。

禁止二传二改商用

原作者Tumblr:toricoriot

有能力请去支持原作者!

【授权转载】

作者原话:我在几周前读完了失落之光。所以…我对夺路很失望。(或后悔?我不知道合适的词)。他原来只关心他自己。我认为他关于威震天的观点与#50是相关的,而且他讨厌小诸葛在另一个失落之光中的背叛(顺便说一句,我喜欢那个调查团队)。但一切都是假的,我好难过。但我仍然爱他。我知道他的罪行不可原谅,但现在无法恨他。那太迟了。我安慰自己他很可能就是补天士应该战胜的那个影子,也许他是为补天士而生的。

还有你,star saber,你不会那么容易被打败的。

禁止二传二改商用

原作者Tumblr:toricoriot

有能力请去支持原作者!

叶曳山火

【授权转载】太太的夺路合集~

禁止二传二改商用

原作者Tumblr:toricoriot

有能力请去支持原作者!

【授权转载】太太的夺路合集~

禁止二传二改商用

原作者Tumblr:toricoriot

有能力请去支持原作者!

月亮貘

惹 才发现很久以前画过就发一下

真的很不会画机器人..(昏厥)

惹 才发现很久以前画过就发一下

真的很不会画机器人..(昏厥)

叶曳山火

【授权转载】

禁止二传二改商用

原作者Tumblr:toricoriot

有能力请去支持原作者!

【授权转载】

禁止二传二改商用

原作者Tumblr:toricoriot

有能力请去支持原作者!

先当狗再当人
其实getaway也可以是一种...

其实getaway也可以是一种猫猫

其实getaway也可以是一种猫猫

叶曳山火

【授权转载】

禁止二传二改商用

原作者Tumblr:toricoriot

有能力请去支持原作者!

【授权转载】

禁止二传二改商用

原作者Tumblr:toricoriot

有能力请去支持原作者!

Lebanon Sugi
Skids/Getaway R...

Skids/Getaway

Requested Illustrations

Skids/Getaway

Requested Illustrations

SI云
lof也发发 圣诞快乐🎁🎄

lof也发发 圣诞快乐🎁🎄

lof也发发 圣诞快乐🎁🎄

SI云

补一下没发在lof的图(最后一张很怪

有拟人⚠️

福特借了芽老师的设定!

补一下没发在lof的图(最后一张很怪

有拟人⚠️

福特借了芽老师的设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