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奇巴纳

37.4万浏览    1642参与
woilrko住在橘子星

大概是六月结婚的末班车

拖了一个月了🙏祝キバナ和ダンデ拜年好合

大概是六月结婚的末班车

拖了一个月了🙏祝キバナ和ダンデ拜年好合

羽多野CO2
存一下给我咪画的头像😋不可以...

存一下给我咪画的头像😋不可以用哦

存一下给我咪画的头像😋不可以用哦

SILeNE
kbn(是漫画的一格我有病)

kbn(是漫画的一格我有病)

kbn(是漫画的一格我有病)

祭13th Fri

CP:胜丹+优奇巴(gb向)

是优胜两位小可爱自从交往后就天天跑到自家老婆那儿眼巴巴等老婆下班☺️

一点私设:优胜是姐弟,两对小情侣4人同居(*´艸`),一起住在宫门市(为了丹帝x)。78有时会找丹帝下班喝一杯,所以习惯性一起回家。(由于现在小对象天天跑过来等下班,换成了在家喝酒聊天)

CP:胜丹+优奇巴(gb向)

是优胜两位小可爱自从交往后就天天跑到自家老婆那儿眼巴巴等老婆下班☺️

一点私设:优胜是姐弟,两对小情侣4人同居(*´艸`),一起住在宫门市(为了丹帝x)。78有时会找丹帝下班喝一杯,所以习惯性一起回家。(由于现在小对象天天跑过来等下班,换成了在家喝酒聊天)

Marumaru_o3o
Hungry Dragon S...

Hungry Dragon & Sweet Dandelion

Hungry Dragon & Sweet Dandelion

woilrko住在橘子星
😃🙂😲🫠 是kbdn...

😃🙂😲🫠

是kbdn

有空搞点立牌耍耍

😃🙂😲🫠

是kbdn

有空搞点立牌耍耍

咸鱼虾饼

原作者是推特的CT,全部是描改填色,实在是太可爱了!小奇巴纳啊!!!

原作者是推特的CT,全部是描改填色,实在是太可爱了!小奇巴纳啊!!!

最原儿wuming

意外的邂逅

列车长和奇巴纳还有丹帝的意外邂逅,有一点点丹奇巴元素

只是单纯很想写奇巴纳在齿轮站遇见列车长的场景。


“丹帝那家伙怎么跟着走还能迷路啊?路痴成这样真的没问题吗???”奇巴纳叹了口气,他们家的路痴冠军真的就连迷路也是第一名么?真的很担心他会不会突然那天喷火龙不在身边就走丢了回不来了……

“这位乘客,您好像很苦恼?”北尚背着手,关切的问。齿轮站的服务从来都是完美的,每个看起来很困扰的乘客都是服务的对象。

转头看过来,一模一样的脸吓了奇巴纳一跳,不过仔细看看似乎还是有不同的。

“我们是齿轮站的列车长,有什么困扰请告诉我们,南厦和北尚会帮助你。”笑眯眯的白色列车长如是说道。...

列车长和奇巴纳还有丹帝的意外邂逅,有一点点丹奇巴元素

只是单纯很想写奇巴纳在齿轮站遇见列车长的场景。





“丹帝那家伙怎么跟着走还能迷路啊?路痴成这样真的没问题吗???”奇巴纳叹了口气,他们家的路痴冠军真的就连迷路也是第一名么?真的很担心他会不会突然那天喷火龙不在身边就走丢了回不来了……

“这位乘客,您好像很苦恼?”北尚背着手,关切的问。齿轮站的服务从来都是完美的,每个看起来很困扰的乘客都是服务的对象。

转头看过来,一模一样的脸吓了奇巴纳一跳,不过仔细看看似乎还是有不同的。

“我们是齿轮站的列车长,有什么困扰请告诉我们,南厦和北尚会帮助你。”笑眯眯的白色列车长如是说道。

“呃——总之就是本大爷有一个伙伴不小心走丢了。如果你们能帮我找回来就真是太感谢了。”希望那个笨蛋路痴冠军还没有走远……

“当然,请跟我们来。” 两位列车长将奇巴纳带到了总管室,在总管室休息的宝可梦们好奇的看了过来。

“双斧战龙!刃牙锋利,皮肤有光泽,是被照顾的很好呢~拍个照——”看着围着自己转的陌生人,双斧战龙丝毫不敢动弹,更别提这个陌生人的手掌还贴着自己锋利的刃牙,只好求救般的看向自己的训练家。

“您很喜欢这孩子呢。”北尚走过来伸手安抚的摸了摸双斧战龙,平日里除了南厦,喜欢亲近双斧战龙的几乎一个人都没有。明明双斧战龙也是好孩子。

“嗯,本大爷很喜欢龙系宝可梦,这孩子培养的很好,就忍不住凑上去了。啊,照片可以上传吗?”

“当然,您是那种网络博主吗?”北尚好奇的询问道。

“唔……算是吧?正确来说本大爷是迦勒尔的道馆馆主,发博客也只是为了记录生活而已。”奇巴纳手指不停在手机上编写什么,最终停下后欣赏一阵子便发了出去。

“奇巴纳先生是道馆馆主?那还真是……令人期待的战斗啊。”

“嗯?想要和本大爷对战吗?”收起手机,抬眼看向对方,他还挺想和这个培养出优秀的双斧战龙的训练家来上一场对战。

“如果找到您的伙伴,欢迎您来体验我们的对战地铁。我和南厦期待着您和您的伙伴的挑战!”

“虽然这个时候打扰你们很抱歉,不过这位先生的同伴已经找到了哦?”南厦此时走过来,打破两人炽热的对视。

“丹帝!!!不是让你跟着我吗!怎么这也能迷路啊!”看到人后,奇巴纳忍不住狠狠地敲了丹帝的脑袋。

“抱歉抱歉,原谅我吧奇巴纳。陌生的环境里迷路不是没办法的事吗。哈哈哈——”丹帝丝毫没有在意奇巴纳的愤怒,只是笑着握住奇巴纳的手,“这样就不会走丢了。”

“我说你啊——”果然对这个男人不管什么时候都有深深地无力感啊……

“欢迎来到对战地铁,我是北尚,这位是南厦。这里是以对战而闻名的地方,我和南厦期待着两位的挑战。”北尚与南厦做着他们的标志动作,这一幕落在奇巴纳眼里却是另一番意思。

“被挑衅了呢,丹帝。”

“啊——”

“那就大闹一场吧!”

觉醒的恶龙与蓄势而发的雄狮紧握着双手,双方都是不紧紧要住对方脖子就不肯罢休的类型呢。

看来今天的齿轮站,有好戏看了。

-干冰-

第几连败?……?


其实是某时某刻把铝钢龙幻视成工学椅之后干脆让冠军劲敌先生瘫在椅子上歇歇吧

第几连败?……?


其实是某时某刻把铝钢龙幻视成工学椅之后干脆让冠军劲敌先生瘫在椅子上歇歇吧

柠檬不酸

【奇巴纳智】想诱拐你是可以的吗?

背景:

*原作向

*小智打败奇巴纳参加八大师开幕仪式时期

*奇巴纳x智(大人撩x天然撩)

*甜中带涩

*讲的大概是两个人互撩最后救赎的故事


  奇巴纳在花园里尝试着将自己喜欢的花与小智喜欢的花种在一起。在漫长的养植过程中他发现沙漠玫瑰的荆棘缠绕在白色雏菊身上,久而久之白菊变得发蔫直到凋零。热情和取之不尽的欲望终将还是把白净与天真烂漫的纯情弄坏。

“这会是你我的命运吗?”


  奇巴纳起初只是觉得小智是一个热血的少年,和那些怀抱着宝可梦想法的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但他意外发现自己的劲敌丹帝格外重视这名少年。作为劲敌屡战屡败的他头一次找...

背景:

*原作向

*小智打败奇巴纳参加八大师开幕仪式时期

*奇巴纳x智(大人撩x天然撩)

*甜中带涩

*讲的大概是两个人互撩最后救赎的故事



  奇巴纳在花园里尝试着将自己喜欢的花与小智喜欢的花种在一起。在漫长的养植过程中他发现沙漠玫瑰的荆棘缠绕在白色雏菊身上,久而久之白菊变得发蔫直到凋零。热情和取之不尽的欲望终将还是把白净与天真烂漫的纯情弄坏。

“这会是你我的命运吗?”


  奇巴纳起初只是觉得小智是一个热血的少年,和那些怀抱着宝可梦想法的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但他意外发现自己的劲敌丹帝格外重视这名少年。作为劲敌屡战屡败的他头一次找到了可能战胜丹帝的方法。

“干脆把丹帝重视的那名少年攻下吧,看到他失败会是什么表情呢?”

  奇巴纳的视线开始聚焦于这名新星上,之后在与这名如白雏菊般纯净的少年相处后,他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深陷其中。

  当然,让他坠入爱河的最后一击是小智与自己的八大师之位争夺战。从未见过的蓝瞳路卡利欧与小智动作完全一致,巨大的波导弹让他大开眼界。那强大压倒性的力量让他着迷,奇巴纳承认他喜欢强者。少年那胜利后璀璨的笑容刻印在他心中,咔嚓一下拍照声,奇巴纳将这幅场景永远记录了下来。

奇巴纳看着洛托姆手机上和小智的合照。

“我想诱拐你是可以的吗?”


  在八大师的开幕仪式结束后,奇巴纳先行一步拦住小智,他倚仗着身高优势一把壁咚住眼前娇小的少年。

  小智见到老熟人一下子愣住,他微笑的打着招呼:“是奇巴纳呀!请问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你把本大爷打败了,一定要带着我的那份给我一直赢下去,直到见到丹帝!!”

小智点点头:“原来是给我打气的,我一定会努力的!!”

  奇巴纳看着元气满满的小智感觉心脏停了一拍,他继续攻势着:“还不够!这样吧,本大爷决定对你进行特训。”

  小智一听到特训,身为对战狂魔的他顿时露出了星星眼:“奇巴纳先生~”

  那不自觉的撒娇一下子戳中了奇巴纳大人的心,他已经太久没看过有如此可爱的小男孩卖萌,尤其是这种纯天然只对着自己的。

  奇巴纳露出虎牙,满是无奈的宠溺:“所以为什么只有这时候才尊敬的称呼我为先生啊~明明对着丹帝那一口一个先生可是说的勤快的不行。”

  小智露出爽朗的笑容:“那是因为奇巴纳有亲和力呀,身为大人物但就是那温和的吊吊眼让我敬语全都忘记。”

  奇巴纳突然勾起笑容:“原来我在你心里是那种形象啊~”(我的印象那么好,看样子拐智的计划会很简单)

  于是奇巴纳叫出沙漠蜻蜓,一把抱起智坐上来:“坐稳了!我们这就去特训地点。”


  两个人在沙漠蜻蜓的帮助下来到伽勒尔地区的逆鳞湖,这里景色优美,底下是一大片清澈的湖水,给人一种很宁静的舒适感。

  小智显然在沙漠蜻蜓的背上很兴奋,在缓慢降落到地面后,奇巴纳先一步跳下来,然后用接公主般优雅的方式轻轻接过小智让他踩到地面上。

  小智看着奇巴纳那全力保护,安全感十足的身姿回忆到:“好熟悉,这么说来丹帝先生也和我密切特训过。”

  奇巴纳收回沙漠蜻蜓的手微微颤抖:“!!???他没对你做什么吧!”

“没有。我们只是一起骑了喷火龙训练,和毛辫羊贴贴,救了稚山雀……”

“居然发生过那么多事,本大爷居然又落后于他了!”奇巴纳奋力的一拳陷进了草坪里,伸出的手沾满了污秽的泥土。

  小智担心的望着奇巴纳,他用自己的小手将泥土拍落,紧接着牵起并说到:“前方有水流,我们去洗干净吧。”

  身为大人的奇巴纳愣了愣,他发现自己居然在被一个小孩子照顾。

  小智带领奇巴纳来到泉水边,在看到对方无动于衷后,只好用自己的小手轻轻捧起水,慢慢又仔细的洗着奇巴纳的双手。

  奇巴纳在出现一丝罪恶感后,还是忍不住露出幸福的表情,为何自己不多享受一下这名少年。就这样奇巴纳任由着小智对自己“动手”,只见稚嫩干净的小手在奇巴纳肮脏的大手上摩擦,不一会就像是被净化一般,满是泥土的双手被洗净。

  奇巴纳感觉心痒痒的,这名纯净的少年仿佛在勾引他,虽然此刻他的双手是干净的,但他的心却被染上了污秽。(小智是你让本大爷的心变得污浊了啊~)


  奇巴纳看向四周,确认没人后,他一把将小智推倒在柔软的草地上。

  小智就这样静静看着近在咫尺的奇巴纳,那高大威猛的身躯,仿佛只需要使出一点力气就能把人给弄坏。

  奇巴纳用略带侵略性的目光灼热的扫视着小智身上每一个角落,最后落在了小智那透亮的双眼上。

  他勾起手指在小智的唇上滑过,用撩拨的语气说到:“哼哼~接下来是对你刚刚行为的报恩哦。”

  小智用清纯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奇巴纳,并用天真感激的语气说到:“谢谢奇巴纳先生!!其实我也没做什么,根本不用报恩呀~”

  奇巴纳觉得自己仿佛要被那双清澈透亮的眼睛吸进去,他真的很喜欢眼前这名纯真的少年。他此刻内心一团乱麻,那是xing欲、占有欲、破坏欲……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保护欲。奇巴纳露出虎牙叹了口气,不舍的从小智身上让开。(我果然不想让你的那双眼睛变得污浊)

  小智望着蹲坐在原地,泄气的奇巴纳。小男孩想让眼前的大人打起精神来,他来到奇巴纳面前对着他烂漫的笑着:“在这里等我回来好吗,我想给你个小小的惊喜。”

  奇巴纳愣了愣,好笑的说到:“那等你回来后,我就给你个大大的惊喜。”


  就这样过了一会,两个人汇合了,小智双手背到身后像准备神秘大礼一般。奇巴纳也学着紧握双手背到身后。

  小智最先伸出双手,他用治愈的笑容说到:“锵锵~这是树果,每次我的宝可梦失落时,我就送给它们这些,吃了以后就能打起精神来了!”

  奇巴纳笑了笑:“可惜我不是宝可梦呀~但也不是不能吃,就算是让我中毒身亡的果实我也认了。”

  奇巴纳一把拿过塞到嘴巴里,吞咽下去,紧接着舔了舔自己的嘴角:“毕竟这可是小智给我的~”

  小智看傻眼了,不满的挥挥手:“我怎么可能会给奇巴纳有毒的东西呢!”紧接着又收回刚刚卖萌般的撒气,他暖暖问到:“现在有变得精神一点了吗?”

  奇巴纳展露微笑点点头,并将自己藏起的双手伸在小智面前,他用准备惊喜的语气说到:“猜猜我左手和右手分别是什么?”

“树果和莓果!”

奇巴纳摇摇头。

“爬虫和飞虫”

奇巴纳摇摇头。

“不会是逗我玩的空气吧。”

  奇巴纳摇摇头,将紧握成双拳的手张开,只见左手是一枚银戒指,而右手也是同款系列的一枚银戒指。这一对闪着银光的戒指十分精致奢华,一看就是专门定做的。

“这…???”

  奇巴纳将其中一枚递给小智,小智拿起仔细观察着发现戒指外侧刻有沙漠玫瑰的花纹,内侧则刻有字母Kbn,没错这正是奇巴纳的名字。

  小智疑惑:“送给我这么贵重的礼物真的好吗?还有这上面写着的名字是奇巴纳,是不是给错戒指了。”

  奇巴纳吻了吻刻有Ash的银戒,并将其带在自己右手的无名指上。接着他将刻有Kbn的银戒同样带在小智右手的无名指上。两个人的无名指就这样贴在一起,可以惊奇发现沙漠玫瑰的荆棘和小雏菊的枝叶合在一起组成了爱心。

  奇巴纳在小智耳边撩人心弦的说:“我没有给错,这就是特地为你我准备的。”

  小智感觉耳朵有点红,他愣坐在原地有些失神晕眩。奇巴纳见到眼前的木头人终于有点动静,立马乘胜追击:“我也想用你教的方法让你打起精神来。”

  奇巴纳用嘴巴含住一枚树果,以嘴对嘴的方式喂给了小智。就这样带着黏黏糊糊,小智吃下了奇巴纳喂给的树果,他没有嫌弃的吐出来,只是用力吞咽了下去。

  小智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脸在发红,他略带羞涩的说到:“这是我养的家门鸟喂食的方式呢……”

  奇巴纳啧了啧嘴:“这树果太碍事了,没有它就好了。”

  紧接着奇巴纳用带有戒指的右手贴近小智带有戒指的右手,他们手心贴着手心。奇巴纳诱导的问到:“怎么样,吃了我亲口喂的树果,有变精神吗?”

  小智用左手压低自己帽檐,他不敢抬头直视奇巴纳那双具有魅惑的双眼:“嗯……”

  奇巴纳看着像黏黏宝一样可爱娇小的小智,顿时心生念头。他用力和小智十指相扣,可以清楚感受到两枚银戒在激烈碰撞。“下次我教你大人是如何打起精神的吧,这可比你小朋友的方法要有效很多哦~”

“谢…谢谢…奇巴纳先生的教导。”


  那是像刚出生小鹿般湿漉漉的双眼,小智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感觉很奇怪。心脏一直在砰砰直跳,像是要坏掉了一般。他努力想要甩掉不像自己的想法,在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后重燃热血少年的样子:“比起打起精神的方法,我更想让奇巴纳教我宝可梦对战的方法!”

  奇巴纳顿时性趣全无,他躺在草坪上打了个哈欠百无聊赖的说着:“你都已经击败本大爷了,居然还要从手下败将的我身上学战术啊~不怕倒退吗?”

  小智看着没自信的奇巴纳,他用同样的方法拍了拍对方的脸:“无论是怎样的对战都有学习的意义,这是丹帝先生教给我的!”

  奇巴纳不爽的拉低了自己的头巾,用它想遮住小智那崇拜丹帝的双眼。他越想内心的妒火就越沸腾:“拍脸打起精神是丹帝教的,至理名言是丹帝教的!!那你去找他啊!我这个身为你们两手下败将的废物到底能教会你什么!?”

  奇巴纳眼角闪烁着泪光,如同受伤的恶龙一般痛苦低吼着,那是他心中解不开的心结。

  小智感受到了奇巴纳的心情,他同样不甘心,说着刺激眼前颓废人的话:“我也不想败给丹帝,这种心情我们应该是一样的!!但如果你真的认为自己是废物,只有丹帝能教我,那我就如你所愿去找他好了!!”

  奇巴纳突然猛的爬起来,他用力一把从背后抱住小智:“不许找他!”

“奇巴纳?”

“本大爷命令你不许找他!!我已经不能再输了…”

“奇巴纳……”

  小智停下不动,虽然他被奇巴纳用力搂的很不舒服,但他也没有挣扎,只是用自己的脸颊轻轻贴着那结实的手臂。

  奇巴纳因为这暖阳的举动,更加痛苦了起来,他的泪水几乎模糊了眼前这名好看的少年。“本大爷绝对!绝对!!会战胜丹帝,我要超过他。”

“嗯,我们的心情是一样的哦。我理解奇巴纳~”

“我要以后你打起精神的方法用本大爷的!”

“嗯!”

“我要以后你说出的至理名言用本大爷的!”

“嗯!!”

“我要你学会我的战斗方法!”

“嗯!!!”

“我要你的目标只有我,只看着我!”

“嗯!!!!”

  就这样奇巴纳温柔吻向小智的后颈,他很焦虑:“还不够。”

  在露出尖牙像恶龙狠狠标记后:“还是不够!”

  小智觉得脖子在隐隐作痛,他在伤口处感受到了奇巴纳的痛楚。他温柔的转过身来面向奇巴纳,如同训练师一般安抚着眼前这头狂暴的巨龙。

“奇巴纳,蹲下来。”

  巨龙放低他傲慢狂气的姿态,就这样轻轻蹲下与小智达到同一高度。小智用温柔治愈的笑颜看着奇巴纳,紧接着轻轻吻向男子的额头。

“现在足够了吗?”

  奇巴纳睁大了双眼,他只觉得头巾又热又碍事,于是性张力十足的一把扯掉自己的橙色头巾。奇巴纳那飘逸的头发垂了下来,脸上那不满足的欲望占据了深邃的眼眸:“不够!”

  小智深呼吸,准备再重复一遍刚刚吻额头的行为。而奇巴纳盯着眼前投怀送抱的猎物,他一把将小智同样碍事的帽子掀起到空中。就这样奇巴纳深情的直接吻上小智的唇。

  此时此刻奇巴纳自身的罪恶感像是针刺一般提醒着要住手。但他不想再放开自己会看上的猎物,更不想放开属于自己的幸福。占据内心的是无限的xing欲、占有欲、破坏欲……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保护欲。他在内心满是责怪自己的声音(奇巴纳你终究还是对他下手了,真是恶心的大人呢)

  奇巴纳将自己的唇与小智的缓缓分开,他不敢直视那双眼,但此时他已经没了头巾作为遮掩。又红又燥热的脸,那是掩盖不住的喜欢:“你觉得我恶心吗?”

  小智摇摇头,像蒲公英般温柔的轻轻吻了一下奇巴纳的唇:“要是我觉得恶心,那就不会再做一遍这个动作了。”

  奇巴纳泪水再次流下,那是喜极而泣的表情,他觉得不可思议,这如同梦里出现的情景。他原本以为自己会污浊了眼前纯真的小雏菊,但没想到他居然成长为一朵蒲公英。每一丝绒毛都在抚慰自己受伤的内心。

奇巴纳用力纠缠上去,双臂紧紧抱住小智:“那我此生可不会放过你了哦。”

小智微笑着:“请不要放过我!”

奇巴纳露出大人的成熟笑容:“那我可要把你诱拐走咯?”

小智点点头:“我是自愿的话,就不算诱拐!”


  之后一段时间过去,奇巴纳回过头看向自己花园里所种植的沙漠玫瑰与雏菊,他奇迹的发现原来白雏菊凋零是为了散播下种子。此时沙漠玫瑰身旁已开满星星点点的蒲公英,它们纯白的绒毛轻轻拂过沙漠玫瑰的荆棘。

  奇巴纳露出了释然的表情:“差点忘了,你们两可是代表坚强的花。”



沙漠玫瑰花语:爱你不离不弃,至死不渝的爱。

雏菊花语:纯洁、天真烂漫。我暗恋你,那,你爱不爱我。

白色蒲公英花语:永不止息的爱。


————END————

Philly

5

“Nike的波导很强,沙暴不能阻碍他的感知,他和Doris可以交流。”

由依一边给趴在她腿上的波克基斯按摩,一边开口。

“啊,看出来了。”

男人的神色有些厌厌的,手上动作却依旧细致而温柔。


……是生气了吗……?

由依不由得的放缓了手中动作,低低的说:

“……对不起。”

奇巴纳愣了一下,冲她扬起笑脸,道:

“我没有生气,只是没打尽兴。”

“……”

女孩抿着唇没说话。

“等到了水舟镇再打一场吧,不过胜者一定是本大爷。”

“……嗯。”

由依这才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笑容。


“奇巴纳先……”

顶着男人‘又叫错了’的目光,由依默默的改了口:

“奇巴纳去过龙之岛吗?”......

“Nike的波导很强,沙暴不能阻碍他的感知,他和Doris可以交流。”

由依一边给趴在她腿上的波克基斯按摩,一边开口。

“啊,看出来了。”

男人的神色有些厌厌的,手上动作却依旧细致而温柔。


……是生气了吗……?

由依不由得的放缓了手中动作,低低的说:

“……对不起。”

奇巴纳愣了一下,冲她扬起笑脸,道:

“我没有生气,只是没打尽兴。”

“……”

女孩抿着唇没说话。

“等到了水舟镇再打一场吧,不过胜者一定是本大爷。”

“……嗯。”

由依这才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笑容。



“奇巴纳先……”

顶着男人‘又叫错了’的目光,由依默默的改了口:

“奇巴纳去过龙之岛吗?”

“关东的龙之岛吗?去过,黏美露龙的老家就在那里,怎么了?”

由依摇了摇头。

“不是关东龙之岛,是野外的那座……准确来说也不叫龙之岛,那座岛没有名字,只是龙系精灵很多所以被知情者叫做龙之岛。”

奇巴纳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

“在哪里?”

“靠近合众海域……挑战赛结束后,要…一起去吗?”

奇巴纳没有答话,盯着她看了她好一会儿,把人看的慌乱起来才开朗的笑起来:

“好啊。”


“小由依很喜欢野外吗?”

“……诶?”

一副‘你怎么会知道’的表情看的奇巴纳噗嗤笑了出来。

“因为小由依把心里话都写在脸上了。”

由依脸颊染上绯红,又开始蹂躏自己的衣角。

“……很喜欢,比起城市我更喜欢野外。”

她喜欢在野外旅行,一方面是不喜欢接触人群,另一方面就是因为战斗更有趣。

所以她总是迅速的结束徽章收集,然后去野外旅行,野外充满不确定性,总是能给她惊喜。

而且和各种精灵相遇,成为朋友也是一种非常快乐的事。


由依并不喜欢正式比赛四个技能的限制,这条规则实力越强限制越大,本意是限制道馆主的实力防止挑战者反应不过来。

但是这样的战斗太僵化了,会让训练家的实力大打折扣,遇到野生精灵或者罪犯时,他们可不会只用四个技能。


因为这个规定,由依在正式比赛时根本用不出所有实力。

……一眼就能看出对手的配招,她不知道该怎么输。

她明明比起计谋更喜欢充满变数随机应变的战斗。

她的道馆战其实是和精灵们一起指定计划的,由他们判断出场的精灵和配招,他们要用什么技能,由依只稍作补充。

这也是对精灵能力的锻炼。

……她有要求精灵们背属性克制表,精灵属性表和技能表。

当然不可能全部背下来,她都做不到,所以更多的还是教导他们观察精灵的状况和外形判断属性和招式。

……说她想太多或者自私都无所谓,除了部分虫系和特殊情况的精灵,绝大部分精灵的寿命比人类长的多,何况她的身体并不好。

不想被遗忘。




“对了,小由依可以让别人认不出我吗?”

“啊……啊…可以的……”

由依迟疑的点头。

“会给你造成负担吗?”

“只要下暗示就可以了,很简单,几乎没有消耗……”

“那明天这么做吧。”

“……诶?”

女孩诧异的抬头,对上了他的目光。

‘这样就不会困扰了吧?’

他的眼神透露这这句话。

“有什么事情要说出来才行哦。”

“……好的。”



到了深夜,由依依旧睡意全无,小心的绕过熟睡的精灵们,她独自来到营地外,坐在高高的树干上,抬头看向夜空,目光却没有焦点。

她抓着胸口的衣服,感觉胸口暖暖的,和与精灵们相处不同,也和被阿渡关心时不同。


为什么会对她这么体贴呢?

为什么会这样的迁就她呢?

……明明,他们只认识了三天,是可以称得上陌生人的时间啊。


「由依」

波克基斯收敛翅膀落在她旁边,轻轻蹭了蹭她的手臂,然后被女孩一把抱在怀里,Nike没有半点挣扎,动作轻柔的用翅膀环住他的训练家,他最珍贵的宝物。

「Nike……你说这是为什么呀……」

将脸埋在对方柔软的绒毛里,由依放松了很多,只不过声音依旧充满迷茫。

「……这样的我,为什么……」

以前,由依不是没有去尝试和人接触,去克服恐惧。

但在这个过程中她伤害了许多人。

……甚至有一次……


最后的结果就是不光伤害了很多人,她的病情也更严重了,连她的哥哥,她的家人她都会恐惧。

……明明伤害了别人的是她,却还摆出一副受害者一样的的恐惧表情。

太恶心了。


波克基斯不知道该怎么让她明白那不是她的错,因为他知道自己怎么说都没有用,只会被归于在安慰她。

他的训练家明明是那么温柔善良的人,却总是遇到那些渣滓。

他引以为傲的运气为什么一点也没能帮上她?

最后,他只是徒劳的说:

「我们会一直陪着你」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由依很快收拾好情绪,眼角微红,却还是温和的对她的精灵笑着。

「……最后一次」

波克基斯露出了悲伤的神情。

「就当是为了我们,最后试一次好不好?」

「如果失败的话……」

我们就带你离开。

如你所愿远离人群,去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

我们会一直陪着你。



「好」

他看到他的训练家毫不犹豫的点头,对他温柔的笑着。

「不要难过Nike,你可是为我带来好运的幸福精灵呀,围绕你的应该是喜悦和欢笑」





这是某些由依所不知道的事。

在由依出去后,她的精灵们几乎同时挣开眼睛,在黑暗中沉默着。

最后还是性格温和,也是除了初始精灵君主蛇Vic以,和由依相处时间最长的大家长波克基斯率先打破沉默:

「……我们最后尝试一次吧,Hugh去找那个人,我去找由依,其他人睡觉吧。」

「如果这次还是不行,就算你们不同意,我也会带她走」

路卡利欧鲜红的眸子充斥着不满。

他一直是最反对由依再次接触人群的精灵,幼年的经历将他变得无比冷漠和不信任人类。

如果这些精灵不是他的同伴,不是由依重视的存在,他早就依照心意将人带走了。

在他看来,这尝试不过是一次又一次伤害他最重要的人。

难道之前遇到的那些渣滓还不能让他们死心吗?


「……好」

偌大的世界,那么多的人,为什么由依总是遇到极少数的特例呢?

波克基斯叹了口气,率先飞出帐篷。



————————


之前社恐这个人设写着写着就没了,重新改了由依的背景和经历,顺便把前边1、2、4不合理的地方改了一下。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懂,目前透露的情报:

由依因为一些事害怕身材高大的人,之前她尝试过改掉,但是因为遇到的不是人渣就是变态,反而加重了病情。

而且因此超能力失控使渡和他的精灵受伤了,她心里更不好受,生出了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只和精灵相处的想法


给由依加了吸引人渣、变态的设定。


和奇巴纳相处的态度后面会解释。



最重要的是,我明天开学了,更新不定。

emmm虽然之前也不定?


-干冰-
:这位?这位是我们拳关市的馆主...

:这位?这位是我们拳关市的馆主喔!

:这位?这位是我们拳关市的馆主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