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奇异人生

14万浏览    1613参与
kacicat
奇异人生的沃伦小可爱

奇异人生的沃伦小可爱

奇异人生的沃伦小可爱

丢失的书页

奇异人生2中的温情时刻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图片][图片]




落阳
“I thought I co...

“I thought I could have saved everyone.”


2020了我还差一章没有打完

“I thought I could have saved everyone.”



2020了我还差一章没有打完

竹筒狸猫sigma

Ça va?

好久没画维老板了 ​​​

Ça va?

好久没画维老板了 ​​​

长原
左边真的画不出来了 先这样放着

左边真的画不出来了

先这样放着

左边真的画不出来了

先这样放着

DuskyLark

奇异人生2肖恩x莱拉同人文 The Only Constant 唯一不变的 中译

译者的话:第一次翻文,还有很多地方不完善。肖恩莱拉的文不多,莱拉在原作的出场也真的很少,但是这对CP仍然是我本作最爱CP。这是一篇苦乐交杂的日常文,主要更多的可以说讲的是是家庭而非仅cp关系。接救赎结局,平缓而真实,又无处不含着希望。谢谢你的阅读,希望你喜欢。

(另外问一下有没有小伙伴想看AO3 Sean x Lyla,Daniel x Chris 以及Sean x Daniel骨科 这三个cp tag的扫文报告呀,如果有请留言告诉我吧~:p)

原作链接: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783943

by flights_of_fancy...

译者的话:第一次翻文,还有很多地方不完善。肖恩莱拉的文不多,莱拉在原作的出场也真的很少,但是这对CP仍然是我本作最爱CP。这是一篇苦乐交杂的日常文,主要更多的可以说讲的是是家庭而非仅cp关系。接救赎结局,平缓而真实,又无处不含着希望。谢谢你的阅读,希望你喜欢。

(另外问一下有没有小伙伴想看AO3 Sean x Lyla,Daniel x Chris 以及Sean x Daniel骨科 这三个cp tag的扫文报告呀,如果有请留言告诉我吧~:p)

原作链接: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783943

by flights_of_fancy

Summary:

出狱数年后,肖恩仍不能很轻松地在日常生活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一些日子比另一些更难。

肖恩听着外面倾盆大雨的声音,静静地坐在车里。他从方向盘上抬起头,看着水滴从挡风玻璃上滴下。他距房屋前门只有几步之遥,但他甚至没有下车的力气。

他深吸了一口气,给自己一点时间整理思绪。

肖恩调整了一下后视镜,仔细观察着他疲倦的面庞-胡子拉碴,眼睛因哭过而发红浮肿。

尽管他已经自由了一段时间了,但他仍做不到好好审视一下自己的面容。他觉得自己是那样陌生,尤其是那只玻璃义眼。

这个自己仿佛属于一场梦境,有一天他还是会在自己的牢房里醒来,或是回到与丹尼尔的旅途中,又或是回到了许多年前那派对之日。

但这是真实的。这一切。无法回头。

镜子里的那个人就是他。

他看了看表,又看向旁边座位上的塑料袋。

“今天不行。”他厉声对自己低语,将后视镜恢复到原来的位置。 “今天不能这样。”

他摇了摇头,抓起包,走出汽车。他懒得戴上夹克衫的兜帽,任凭将尽的雨落在他身上。

尽管他很想在门廊上坐一会儿,但他还是一走到门口就掏出了钥匙打开门。一进屋子,他听到了老派朋克摇滚的声音,闻到了新鲜出炉的食物的香气。他一关上门,音乐就停止了。

肖恩还没脱下外套,莱拉就从厨房中冲出来了。她打扮得像准备上班一样,梳着低低的丸子头,素色衬衣和深色休闲裤。唯一和这种感觉对不上的是她身上的围裙。

“你回来啦。”她松了一口气,搂住他。 “怎么花了这么久?”

“只是被这雨打的措手不及。”他将夹克挂在衣帽架上,透过拱门向厨房探了一眼。它是空的,于是他又看了看眼前的客厅。 “丹尼尔去哪了?”

“他在楼上。”

“嗯当然。”

“东西都买齐了吗?”

“有了你列的清单,我还能落掉什么呢?”他晃了晃被当成便笺的手掌,语气里有一丝玩笑性的恼怒。

“哦拜托,”她翻了个白眼,从他手里接过袋子,走进厨房。 “你现在还不习惯吗?”

肖恩紧随其后。 “我只是觉得有个不会一出汗就没了的购物清单挺不错的。”

“你娶我的时候就已经签下这个契约啦。”

“那我可要离婚。”他快速地亲吻了一下她的脸颊,说道。

她从袋子里拿出一小杯糖霜,一瓶糖针和一包生日蜡烛,把它们放在厨房台面上。 “很好。”她从近旁的一个抽屉里拿出一个烘培用铲。 “这下我们有一个真正的蛋糕了。”

她打开糖霜包装,开始给蛋糕涂上一圈厚厚的糖霜。 “简直不敢相信我们一开始会忘记这些东西。”

肖恩低下头,在餐桌旁坐下,摆弄着手中的塑料袋。 “抱歉。”

“有时就是会这样,没关系。“她一边把剩余的糖霜从罐子里刮出来,一边稍稍转过头看向他。“你出去了有一段时间。”

她的声音很柔和。就像他半夜醒来因噩梦而颤栗时一样。他忍不住想知道她是否以同样的方式与她的病人对话。

“你确定只是雨使你受阻了吗?”

“担心我吗?”

“这是我的爱好。”

“不用担心。”他把袋子揉成一团,扔到桌子上。 “商店的队排得很长。回来的路上有一起事故。我不得不改道。”他挤出一声大笑,“只是运气而已,对吧?”

“就是这样?”

“嗯。就是这样。”

她停下来,捻弄手中的锅铲。 “好吧。”

肖恩感觉到手机在口袋里振动。他掏出手机,看到了一条短信通知。

“是凯伦。”他扫了一眼短信。 “她现在有点忙,但今晚晚些时候会打电话过来。”他犹豫了片刻。“你妈妈有没有……”

“不。仍然什么都没有。“她的目光没有离开过蛋糕,尽力把不均匀的糖霜结成的块推开。

“你为什么不再发一次短信给她?”

她放下锅铲,叹了口气。 “无论如何,这都是浪费时间。她只是……不想谈这个。”她拿起作料罐,撕下盖子上的塑料膜。肖恩静静地看着莱拉把糖针洒在蛋糕上。 “她的损失,不是吗?”

“是的。”他喃喃地说,心不在焉,笨拙地把玩着自己的结婚戒指。 “她的损失。”

洒完糖针后,莱拉一只手抓起那包蜡烛,另一只手托起蛋糕盘。 “大功告成。”她把蛋糕放在桌子上,然后把蜡烛递给给肖恩。 “你愿担此重任吗?”她用一种浮夸的语气问道。

“我很乐意。”

当她回到厨房,他花了一秒钟欣赏她的作品。即使他们没能一次把东西买齐,而且她时间紧迫,莱拉做得还是很好。简单但可爱。肖恩把蜡烛插进了蛋糕的中心。

“你想让我现在宣布派对开始吗?”他问到,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轻松。

“是的。” 莱拉手里拿着厨房打火机,回答到。 “我认为是时候听听对我超棒的烘烤技巧的终极评价了。”

肖恩从桌子旁起身,向她走去。 “实际上是贝蒂妙厨(注: BettyCrocker,一个提供主食,配菜,甜点及烘焙食品的牌子,大概是指原料都是买的这个牌子的)的烘焙技巧。”

“哦,去你的吧。”她把罐子里一些剩余的糖霜抹在了肖恩的鼻子上。

他笑着把糖霜擦掉。 “这可要向脏话罐里投一块钱。”他从桌子上拿起一个半满的玻璃罐,在她面前晃了晃。

“不,这不算数。我是在为蛋糕辩护!”

他把罐子举到她眼前,轻轻摇晃以嘲弄她。 “为了卢佩。”

“好吧。”她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掏出一些零钱放进了罐子。

肖恩咯咯地笑了,看着罐子里高高的一堆钱。 “她的第一个单词不是脏话,我还挺意外的。”

“闭嘴。” 莱拉调皮地从他手上抢走了那个罐子,把它放回台子上。 “你只是嫉妒她先说的是'妈妈'。”她轻轻地将他从厨房里推出去。 “现在去叫他们下来。”

肖恩走向楼梯,瞥了一眼挂在墙上的照片。虽然不多,但每一张对他来说都很重要。他和莱拉上高中的第一天。他获释后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他们的第一次约会。他们的婚礼。莱拉躺在医院床上,带着温柔的微笑怀抱着新生儿,眼中满含泪水。

肖恩停下脚步,抚上相框。他很难相信这已经是一年前的照片了。

一两个星期后,他们大概会挂上她的一张生日照。终有一天,墙上将堆满她上学第一天,校园舞会,毕业,离家的照片……

他不愿想象那天会多快到来。

楼梯尽头,肖恩已经可以听到丹尼尔的声音,很响且精力充沛。 “然后激能(注:PowerUp,我翻不出官方那样的帅气qwq)小姐飞进了恶兽巢穴……”

肖恩被逗乐了,摇了摇头。无论他多大了,他永远都会是小时候那个欢闹的小家伙。

在卢佩门前,肖恩发现丹尼尔坐在地板上,他的侄女在他前面。肖恩看到一个披着斗篷的毛绒娃娃高高地漂浮在他们上方时并不感到惊讶。他看着他的弟弟操控着它在空中飞舞。肖恩不准备打断他们,便在门口等着。他们俩都没注意到他。

“只用一击,她就击败了巫师!”丹尼尔操控洋娃娃飞向靠在椅子上的热狗人(注:对就是那个Hawt Dog Man,忘记官方怎么翻的了orz)玩具,将其撞倒。 “他失去了力量,力场也开始衰退。”他举起一个小篮子,露出另一个身穿蓝色毛毡裙,头戴皇冠的毛绒娃娃。 “力场消失了,她终于能够救出月亮公主!”

激能小姐环抱住公主,两个娃娃在房间里穿梭飞翔。卢佩鼓掌,不连贯地咿呀着夸赞,丹尼尔自豪地笑了。终于,肖恩轻轻推开吱吱作响的门。”看起来激能小姐又扭转败局啦。”

丹尼尔夸张地深吸一口气,指着他。 “卢佩,看看是谁回来了!”

“爸爸!”她站了起来,跌跌撞撞地冲向他。肖恩在她摔倒之前将她抱在怀里,在她的头顶上种下一个吻。

“你玩得开心吗?”当卢佩将头靠在他肩膀上时他问到。她开始拉扯他的胡子,他小心翼翼地将她的手撬开,这使她撅了撅嘴。肖恩对他的弟弟抬了抬眉毛。 “丹尼尔叔叔(注:这里用了西班牙语Tío)这次并没有试图让你飞起来吧?”

“我告诉过你我在开玩笑。”他从地板上起身,举起双手以示自卫。

“我知道,我知道。我相信你了。”他轻轻地朝着丹尼尔的肩膀来了一拳。

“伙计,别动这念头。”他洋洋得意地笑着,开始将一些玩具从地面上飘起。 “我们都知道谁会赢。”

“我会赢下你。”肖恩从空中拿下超级英雄玩偶,将她放在卢佩的小手中。 “只要我有这个女孩和我并肩作战。”他轻轻地捏了捏她的手臂。“厨房里有妈妈做的蛋糕。你要吃蛋糕吗?”

“碳糕?”(注:原文是把cake说成了cay)

“是蛋糕,宝贝(注:原文是西班牙语nena)。”他纠正道,而她歪了歪头作为回复。他被逗乐了,笑了起来。 “来吧,我们去吃蛋糕。”

当跟在丹尼尔后面走到门前的时候,他听到脚下传来被盖住的吱吱声。他向下瞥了一眼,发现自己踩到了一只小橡皮鸭-这不是一个丹尼尔帮她拿出来的玩具。一个早就在那儿了的玩具。环顾四周,有不少这样散落的玩具。

他已经尽全力想保持全屋的整洁,但时间总是不够。大概事情不应如此艰难。比如说,他现在本应能够处理好所有这一切。

让丹尼尔看到这乱糟糟的一切使他感到一阵尴尬。当然,他看上去并不在乎,而且他小时候也喜欢把自己的东西在屋子里到处乱放。但是,肖恩忍不住想在这小小的庆祝开始前就收拾好一些玩具。

“喏。”肖恩将卢佩交给丹尼尔。 “我一会儿就下来。”

他的弟弟站在门口,而他从地上抓起娃娃,并将它们塞进附近架子上的箱子里。

“啊,对。”他听到丹尼尔自言自语到。他走到肖恩身边,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 “让我来吧。”

只需轻轻挥动手腕,他就将所有玩具放回了它们该放的地方。卢佩看着所有东西都飞起来的时候,眼睛惊讶得睁大了。“现在我们可以出发了。”

在几秒钟内,所有的混乱都回归了秩序。肖恩检查了一下房间,发现连婴儿床都整理好了。所有的毯子都折好了。书又回到了书架上。房间看起来就像家具宣传册中的图片。

这是几个月以来的头一次,房间恢复了原本面貌。

他把手中的毛绒玩具放到椅子上。“谢啦,伙计。”

“没事。卢佩,蛋糕时间到!“丹尼尔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她咯咯地笑了起来,开心地挥舞着娃娃走下楼梯。肖恩慢慢跟在他们后面。

似乎她从来没有笑得如此响亮过,也没看见过她这么大的笑脸。她的幸福就是他的一切,但他心中却又有一丝隐隐的刺痛,知道那不是因他而起。

——————————————————————————————

雨又开始下大了。肖恩试图忽略厨房窗户上雨点的敲击声。他可以听见客厅里轻声的交谈。他清理了蛋糕粉和面糊后,用折叠的纸巾擦了擦台面。当他把装着糖针的作料瓶放回橱柜中时,肖恩听到莱拉的一声大笑,接着是渐渐靠近的脚步声。

她走进厨房,拨弄着手机。“和凯伦聊完了?”他问道。

“嗯。”她把手机放在他旁边。 “你在卢佩唱再见歌之前就离开了,还错过了’再来一首!‘环节,真是遗憾。”

“我一定会赶上下一场音乐会。”

她靠在柜台上,看着他收拾完东西。 “我要让卢佩准备上床睡觉。你需要帮忙收拾厨房吗?”

“没事,不用担心。”他将纸巾扔进垃圾桶,向水槽走去。 “但是我需要一整支团队才能收拾好这个。”他指着堆成山的碗和量杯。

莱拉哼了一声。 “你挑了个轻松活。”她靠在拱门上,朝着客厅比了比手势。肖恩走到她身后,看到丹尼尔正帮助卢佩蹒跚着绕着茶几走。当她终于回到起点时,他为她喝彩。 “你无需将她从世上最棒的的保姆手中撬走。”

肖恩低着头,开始收桌子上的脏盘子。借着眼角余光,他看到莱拉仍站在拱门下,转身背向他。 “玩笑归玩笑,我真的很高兴他在这里。”

肖恩甚至没有意识到当他将盘子拿到水槽时,抓得是那样的紧。 “我很惊讶他真的能过来。”

“嗯……他爱卢佩。”她耸了耸肩。 “我确定他不想错过与她共度时光的机会。”

“是啊……”

肖恩知道那是什么感觉。

“他明天几点的航班?” 莱拉走过来,问道。

“他需要六点钟到机场。”

“我可以上班捎他一程。”

“不,我来吧。”

“你确定吗?本来我那时候也要出门了。我明白如果你是想……”

“我能做到。”他的声音比他想象的更刺耳。肖恩摇了摇头,无视他颤抖的手,强迫自己捡起顶上的脏盘子。他打开水,开始用力地擦去残留的蛋糕屑和糖霜。

“肖恩?”他能感觉到莱拉向他伸出手,但他仍保持沉默,抓起另一个盘子。她的手抚上他的背。他退缩了一下,盘子从他的指间滑到了地上。

“对不起。”他喃喃自语,更多地是说给自己听而不是给别人听。 “对不起。我会收拾干净的。”

他从莱拉身旁冲了出去,避开了她的目光。他从角落里拿起扫帚和簸箕,迅速回到破碎的盘子旁。他开始清扫碎片,但眼泪使他的视线变得模糊。他发现自己无力支撑自己的身躯。

“肖恩……”

“一切都发生得这么快。我-我跟不上。”他跌倒在地上,手捂住脸。 “我什么也做不好。我不能……我不是-”

“嘿。”她坐在他旁边,然后抬起他的下巴,与他面对面。她轻轻地把他的头发向后梳。 “呼吸。没关系。你没事的。”他的哭声开始平息,她擦掉了他的眼泪。 “呼吸,肖恩。你已经竭尽所能了。这样就足够了。”

她把他抱在怀里,而他紧紧抓住她,就像她是他的全世界一样。在那一刻,她的确是。他闭上眼睛,听着她的心跳,他们就这样保持了一段时间,让寂静缓缓地在他们之间降临。

“我真的他妈的很爱你。”他终于说,尽力确保她可以听懂他那颤抖的声音。

她勉强笑了笑,擦干了自己的眼泪。 “这要在脏话罐子投一元。”她从拥抱中抽离,从地上起身。她伸出手,他接过她的手,将自己拉起。

“这表达的是好意。”

“好吧,那我们就把它一笔勾销。只因为我也爱你。“ 她的表情柔和了下来。“你还想承担厨房工作吗?”

“嗯。”他点点头,拿起扫帚。 “不会让你失望的。”

“你从来没让我失望过。” 莱拉露出一个微笑,然后走向门厅。

肖恩凝视着拱门。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在不能每天见到她,不能紧紧拥抱她的情况下度过十五年的。他只知道自己很幸运现在有她相伴。

他将碎盘子扫进簸箕中,确保地面洁净后再继续回去洗碟子。他一边洗着碟子一边凝视着窗外。云雾散去,他在月光下完成了家务。

他准备要休息了,便离开了厨房。但他在楼梯下停下了脚步。转过头,他看到丹尼尔正准备在沙发上睡觉。 “你确定不需要充气床垫?”

丹尼尔坐下时轻笑了一声,将枕头拉到膝头。 “不,没关系。”

肖恩习惯了这样的答复。毕竟,他经历过比睡沙发更糟的情况。

“好吧。”他尴尬地敲了敲楼梯扶手,然后说,“好吧,如果你还需要其他什么,我和莱拉就在楼上。”

他缓缓地点点头,目光失神地看向前方。 “嘿,肖恩?”他的气息有些颤抖。 “你可以和我聊任何事情。你知道的,对吗?”

他朝沙发走了几步。 “是的。我知道。”

丹尼尔停顿了片刻,考虑他的下一句话。 “这里的一切都很棒。你做得很不错。一刻也不用怀疑。”

肖恩僵住了。他身体的一部分想问丹尼尔听到了多少。但这并不重要。他只需要听到这个就够了。 “谢谢,小不点。 ”

“你会停止给我打电话吗?”他的语气里丝毫没有不满或冒犯之意。只有纯粹的好奇。

“永远不会。”肖恩回答,丹尼尔看起来对此几乎有些感激。 “晚安,老兄。爱你。”

“晚安。”丹尼尔躺到沙发上,疲倦但满意。 “我也爱你。”

就这样,肖恩关掉灯,上楼去了。

他经过卢佩的房间,在门口徘徊。莱拉在给他们的女儿读睡前故事——这是他在女儿出生时画的图画书,讲述了一匹狼无畏任何艰险,保护他的族群的故事。

莱拉在膝上颠着卢佩,让她一幅幅画看过去,让她看到他在每幅画里投入的每一滴爱与关心。

肖恩的嘴角露出微笑。

这一切花了他一些时间,很长的时间,但现在,一切回归正常了。

一切再正常不过了。

肖恩在回到自己的房间前最后张望了一眼,他发誓他看到在卢佩伸出手时,一个玩偶离她近了一英寸。他不确定这只是精疲力竭带来的幻觉,还是这世界上真的还有另一只超级狼崽。

只有时间会证明一切。

而肖恩并不介意等待。

—————————THE END—————————————————


西雨阡
对不起我画太丑了

对不起我画太丑了

对不起我画太丑了

匿名陈氏

主   角   性    转    系     列

狼兄弟了mc都有,mc在最后三页

主   角   性    转    系     列

狼兄弟了mc都有,mc在最后三页

Rolyn
2020第一个FLAG:我再也...

2020第一个FLAG:我再也不做挂件了

(原来我这么冷的原因是因为我坑少?

2020第一个FLAG:我再也不做挂件了

(原来我这么冷的原因是因为我坑少?

竹筒狸猫sigma

Daily Activities

发呆洗澡出街拍照
摸爆!摸爆!摸爆!摸爆!(有病) ​

Daily Activities

发呆洗澡出街拍照
摸爆!摸爆!摸爆!摸爆!(有病) ​

匿名陈氏
二代最爱的cp!百年好合!

二代最爱的cp!百年好合!

二代最爱的cp!百年好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