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奇怪的东西

2205浏览    310参与
Aymer
画了电锯人 是帕瓦啊,说到底就...

画了电锯人

是帕瓦啊,说到底就是想到哪里画到哪里

(点赞过1000会出高清细节版,一个不会吧)

厄………助力每一个梦想?

画了电锯人

是帕瓦啊,说到底就是想到哪里画到哪里

(点赞过1000会出高清细节版,一个不会吧)

厄………助力每一个梦想?

希音

各位!又是新的一天!请继续收看

🎬第二集《行》上————————

我的朋友,这是一个普通而明媚的星期天,你,我,小高,我们一行三人一路骑行到了这片静谧的树林前。

还记得我们为什么来这吗?噢当然,我们完全不是恐怖片主角团那样极富冒险精神,无非就是为了刷点活动学分,正巧在无时无刻都在发布校园活动的班群里只有这个最省事的,而且是老班大人亲自发的,不是班委那种连“辛苦××班委”都懒得删的转发,更重要的是分值最高。

要求也简单就一句话:

请至学校花园赏析花卉并拍照打卡。

“赏析花卉?文绉绉的,不就是拍花嘛。还花园,切,我们学校这麻雀窝,哪来的花园?”快言快语的你说。...

各位!又是新的一天!请继续收看

🎬第二集《行》上————————

我的朋友,这是一个普通而明媚的星期天,你,我,小高,我们一行三人一路骑行到了这片静谧的树林前。

还记得我们为什么来这吗?噢当然,我们完全不是恐怖片主角团那样极富冒险精神,无非就是为了刷点活动学分,正巧在无时无刻都在发布校园活动的班群里只有这个最省事的,而且是老班大人亲自发的,不是班委那种连“辛苦××班委”都懒得删的转发,更重要的是分值最高。

要求也简单就一句话:

请至学校花园赏析花卉并拍照打卡。

“赏析花卉?文绉绉的,不就是拍花嘛。还花园,切,我们学校这麻雀窝,哪来的花园?”快言快语的你说。

显然,这也是老油条小高和我的心声,怕是学校的取名虚荣症又犯了,就像只放了三架旧书的叫做图书馆,找遍三个教室才凑出一套能用的仪器的叫做实验楼……所以我们这次难得达成统一,扫了共享单车骑到了学校这唯一的小树林,一路上有说有笑。

即使我们互相看不顺眼。

这样了还能做朋友?其实不难理解啦,我们手里都捏着一些嗯……很有意思的把柄。

但是奇怪的事是,截止临了只有我们三个报名,看来我们那些平时总说着偷懒的同学们都很不诚实呢。

啊入口根本看不到花的影子,还得往里走。好在林子并不大天也正亮,十分钟搞定的事。不过,看着盘交互错的枝条,真遗憾我们的自行车老伙计不能同行了。于是我们踩着毛毯般厚织的枯叶,拨开瀑布般长悬的藤蔓,攀过头纱般轻薄的树网……终于我们找到了花,一丛月季,开得正好,仿佛有人打理。

叮——

就在我们拍完照准备打卡时,手机同时响了,格外地清脆悠长。

噢是学分管理系统啊,一条未读。发信人居然是老班,活动学分不一向是学生会对接认定吗?今天怪事真多。怎么想图个简单反倒不简单了呢?

认命点开,弹出了一张四边描着黑色复杂花纹,看起来像是羊皮纸的邀请函,搞这么正式?学校发财了?

仔细一看,正中间写着:

继承者们已经到来

遗落的魔法花园

终于在今日重新开启

现在是时候做出选择了

这几行隽秀的手写体行楷,怎么看都该是一位温柔的女性长辈写的,完全和我们糙汉老班不在一个画风嘛。还有这内容也真够中二的,算了就刷个学分无所谓了。

再往下看,有两个选项,左边是往前跑的三角小人,右边是往回走的方形小人,画得很可爱,但都让我看着不怎么舒服。现在打卡都这么有创意了?

太好猜了,确认打卡是左边,对吧。

我刚点下去,亮光一闪,我眼前一花。我靠,爆了一半的粗口和我一起还来不及被人注意到就消失在原地。


老实的薯茗号[番]💦
哈哈哈哈哈哈哈@扩折号 链接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扩折号 

链接哈哈哈哈https://laoshidefanshu.lofter.com/post/74128c2b_2b56ce757

哈哈哈哈哈哈哈@扩折号 

链接哈哈哈哈https://laoshidefanshu.lofter.com/post/74128c2b_2b56ce757

蓝苑浅

当我生气时

当我生气时,我就是狗蛋,她是狗不理包子

∵狗不理包子狗不理

又∵狗蛋约等于狗

∴狗蛋不理狗不理包子

∴我不理她

∵我不理她

∴她不理我

∴狗不理包子不理狗蛋

∴综上:狗蛋都不理的狗不理包子不理狗蛋

当我生气时,我就是狗蛋,她是狗不理包子

∵狗不理包子狗不理

又∵狗蛋约等于狗

∴狗蛋不理狗不理包子

∴我不理她

∵我不理她

∴她不理我

∴狗不理包子不理狗蛋

∴综上:狗蛋都不理的狗不理包子不理狗蛋

三号

矫情盲女的老公是她杀父仇人(四)

4.钓凯子还是被凯子钓


第二天,小玥吵着给我梳了一个时下最流行的垂挂髻,我夸她的手艺越来越好了,她说我敷衍她。着实是敷衍,我看不见,又怎知她的手艺。

她也不跟我争,蹦蹦跳跳的去叫挽姐姐。我则坐在床边发愣,我平时也没什么爱好,就是当没人的时候走走神。


坐上马车我才真正有一种要去看荷花的感觉,一路的颠簸让我昏昏欲睡。

“今天怎么不见玚哥哥,平日里这种事情他都会跟着来啊!”听小玥问起玚,我连忙隐藏自己,心里默念着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小姐你说呢?”

“哦呵呵,谁知道呢,兴许是有事吧。”其实我隐约觉得小玥是喜欢赵玚的,不然怎么会叫我小姐,叫他哥哥呢。

去沁水湖的......


4.钓凯子还是被凯子钓


第二天,小玥吵着给我梳了一个时下最流行的垂挂髻,我夸她的手艺越来越好了,她说我敷衍她。着实是敷衍,我看不见,又怎知她的手艺。

她也不跟我争,蹦蹦跳跳的去叫挽姐姐。我则坐在床边发愣,我平时也没什么爱好,就是当没人的时候走走神。

 

坐上马车我才真正有一种要去看荷花的感觉,一路的颠簸让我昏昏欲睡。

“今天怎么不见玚哥哥,平日里这种事情他都会跟着来啊!”听小玥问起玚,我连忙隐藏自己,心里默念着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小姐你说呢?”

“哦呵呵,谁知道呢,兴许是有事吧。”其实我隐约觉得小玥是喜欢赵玚的,不然怎么会叫我小姐,叫他哥哥呢。

去沁水湖的路马车过不去,我们也只有弃车前行,同行的还有车夫陈伯和他的儿子陈林。

因为有我这个累赘在,几个人走得很慢。好在路不远,没走多远,我似乎就闻到了淡淡的花香。


“夏姑娘?”

“仇公子?”我闻声转头,说来也是缘分,不知在这种地方遇见了他。

“昨天听闻你旁边的公子说这沁水湖的荷花开的正好,想着便来看看,没想到在这遇见了你。”

“这样啊,给你介绍一下,站在我旁边的,温文恬静的是我大姐,夏挽。”

“挽小姐,幸会。早先听闻夏家大小姐贤良淑德,琴技更是苏城一绝,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挽姐姐往后一退,拉住我的手。

“什么第一,一绝,只是沾了父亲的光,没人敢跟我争罢了。”

“挽小姐谦虚了。”她捏我的手越发的紧了。

挽姐姐平时接触的人少,更别说第一次见面夸她的同龄男子,害羞很正常。

“另一个是我的小妹,小玥。”

“小玥姑娘好。”

“你好。”

见了陌生人,她就像只温柔的绵羊,于我就是一只发疯的野猫。这就是所谓的骗人的第一印象。

“这是陈家父子。”

“幸会。”

“幸会。”

“我们也是去看荷花的,若是仇公子一个人,可愿意与我们同行。”

“荣幸之至。”

 

“夏小姐很喜欢荷花?”

“嗯,芙蓉糕挺好吃,莲子羹也不错,还有荷叶粉很好闻。”我看不见,也只能凭借其他感官来感知事物的好坏。

“听你这么一说是挺好的。”

“我们等等他们吧,是不是走得有些快。”我停下,其实我是怕自己摔倒出洋相。

可是他却像看穿我心思一样说:“我可以当你的眼睛,今天就我们两个说说话好吗。”

听他说这句话我就有一种会被拐走的感觉,但是我知道他是个好人,至少从目前来讲。


“好啊,走吧。”我又重新迈出步子。说实话,习惯了黑暗就会忘记恐惧,但是会永持自尊。

“不知夏小姐过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故事。”

“你是说一见钟情还是中途抛弃或是修成正果。”

“何以见得。”

“一首《凤求凰》表达心意抱得美人归,酒会水头留念处佳人苦等,《白头吟》求千古传唱。”

“那夏小姐的看法呢。”

“司马相如终究是负了卓文君,爱情面前两人平等,既然相如有意抛弃,那文君何苦求他醒悟。”我虽身有残疾,却好歹是夏将军家唯一的嫡女,生来的骄傲,让我容不得一丝背叛。


“小心!”

我自然不晓得前方有数十级台阶,也自然踩空,唯一不自然的是,他是抱着我滚下台阶的。他紧紧的抱着我,我闻到他胸口若有若无的松香味,也似乎可以听到他胸腔内的跳动。

“夏小姐!夏玘!夏夏!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儿。”他捧着我的肩膀,轻轻的摇动。我推开他,准备自己爬起来,他欲拉我,我却回避。

“仇公子,如果您今天是来看我笑话的,那么看够了就请放我离开,如果是无心之过的话,我也不准备原谅你,希望以后不再相见,哦不,相遇。”

我拆开那已经松动的发髻,任头发散在身后,拍了拍衣服,准备离开。

我的脾气是有些怪,也做不到想挽姐姐那样深明大义,遇到这种情况我选择逃避,用特殊的方式保护自己。

 

“前面有三级台阶,下下下,好!再走几步会有一段鹅卵石路会有些废脚,若是现在向右转,可能会好走一些。”仇蓤在我凶过之后也不恼,依旧跟着我,我碍于眼睛也甩不掉他。

“石子路一段可有台阶?”

“没有,一路通畅。”

“当真?”

“当…”还没等他说完我便跑起来,说真的,我见过脸皮厚的,但没见过如此脸皮厚的,既然骂不走,也就只能委屈一下我自己了。


可是逃跑有风险,脚下需谨慎。


他告诉我畅通无阻,不知道包不包括下坡路,一个步子没踩稳,又像刚才那样滚下去,与刚才不同的有两点,一,没人和我一起滚下去,二,我滚进了水里。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一时忘了反应,想不到这荷花池水这么深,想不到我夏玘一世英名…


模糊之时,却听到赵玚在叫我。

三号

矫情盲女的老公是她杀父仇人(六)

6.未来夫君上门来


之后没几天,便有人来宣旨,其他我没注意,只听到个十月初三完婚,只剩下一不到一个月,这时间有些赶,也省过问名纳吉等礼数,苏之恒也客客气气的给爹送了送黄金二百两、白银一万两,金茶器一具,银茶器二具,银盆二具,各色缎百匹、全副鞍辔文马二十匹,作为纳彩礼,这便都比得上皇帝封后。这苏之恒倒还舍得。

接旨不久,我便收到两只雁,说是苏之恒送给我的。我也不知那这些东西怎么办,叫人拿到后厨养着了。


之后府里便热闹起来,爹要给我准备嫁妆,巴不得把整个家都搬过去。大姐夏挽也常陪我来坐坐,将她的古琴拿来说是给我的彩礼,我也不推辞。洗漱后,我两姐妹一同睡在床上讲着悄话。...


6.未来夫君上门来


之后没几天,便有人来宣旨,其他我没注意,只听到个十月初三完婚,只剩下一不到一个月,这时间有些赶,也省过问名纳吉等礼数,苏之恒也客客气气的给爹送了送黄金二百两、白银一万两,金茶器一具,银茶器二具,银盆二具,各色缎百匹、全副鞍辔文马二十匹,作为纳彩礼,这便都比得上皇帝封后。这苏之恒倒还舍得。

接旨不久,我便收到两只雁,说是苏之恒送给我的。我也不知那这些东西怎么办,叫人拿到后厨养着了。

 

之后府里便热闹起来,爹要给我准备嫁妆,巴不得把整个家都搬过去。大姐夏挽也常陪我来坐坐,将她的古琴拿来说是给我的彩礼,我也不推辞。洗漱后,我两姐妹一同睡在床上讲着悄话。


“爹也给我指了门婚事,是宿州商贾之后,去年中了进士。年纪大我八岁,今年二十有八了,去了是当继室,应该也不会亏待我。前两天我也去见过了,是位老实憨厚的人,三天之后便要跟着去宿州了。”

“这么快便走了?路途远得多带些东西才行,也不知一走咱们什么时候才见得上。闲下来记得给我写信。”夏挽紧紧拉着我,也定是不舍。


“听说小妹也要送到杭城去读书,二姨娘求了爹好久,说妹子家无需读那么多书,但爹这次是铁了心的想将她送走。”小妹叫夏宁,年后才六岁,这么个孩子这么小便离家,又是女孩子,之后指不定要受些什么罪。

“爹这么做也定有他自己的打算,我们帮不上什么忙,就别去让他烦心了。”我想着找个时间去劝劝二姨娘,实在不行求爹让她跟着去也行。


“你到说的是,是我太心急了。我不能看着你出嫁了,以后也得好好照顾自己,顾好夫家,皇家比不得平常人家,要处处留意小心,我也知道爹也不盼着你能居位给他做点事,只要你一切好便行。”

“这些我自然懂得,听说宿州燥热,你要照顾好身体,性子强硬一点,免得被婆婆通房欺了去。”

“你别打趣我,你是爹的亲闺女嫁得自然要好些,听说这八王爷今年二十有三,为人和善,待人谦和,十六岁时还跟着爹上过战场,长得是一表人才,京城同龄人里算最拔尖的,何况人家还是王爷,嫁过去好日子多着呢。”

“我倒不求他有多俊,反正也看不见,若是他真心待我,我也便赖着他安安静静过。”也不知聊了多久,也便到了深夜,两人便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

 

三天后,我把挽姐姐送到城门口,爹便不要我往外走,遣了几个人将我送回府,他便要跟着送到城外。


刚回来肚子饿了,又没到饭点,准备坐在房里吃些茶点,突然听到窗外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响,正想叫人来看看,却传来了一个好听的声音。

“能跟我谈谈吗?”我自然辨得出这声音。

“你跟我有什么好谈的,仇公子,哦,不,八王爷。”我随便坐下翘了个二郎腿。

“你可怨我?”

“你是说对我隐瞒了身份,还是让我滚下台阶,亦或是请旨娶我。”他没有回答,我倒是给自己添了杯茶,泯了泯。

“身份特殊,想交朋友绝非易事,我能理解。自己轻信了他人,加上天生残疾,摔了也怨不得别人。嫁谁不是嫁,能有个王爷丈夫,是我上辈子的福分。”

“你当真这样想?”

“是已成定局,不在我怎么想。不过,我有一点想不明白,你怎么就看上我了?”

“只是突然想找个王妃帮我管管王府。”

“这样啊,但愿不会给王爷添麻烦。”鬼信,找谁不是找偏偏找我这个盲女。

“你能惹出什么麻烦。”

“那,一个月后见,若是你耐不住寂寞想来找我,大可以走大门,不用来秀自己飞檐走壁的功夫。”

“那我先走了。”

“嗯。”


到现在我依旧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面对他,对于这个认识不到一个月,见面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的丈夫,我甚至不晓得他的喜好,为人。以后会怎样我无从知晓更无法猜测。


又过了几天,爹说小玥亲戚找到他,想把小玥带回去,小玥没心没肺的便跟着走了,都没跟我告别。家里又遣了一堆婆子丫头,说是家里人少了没必要养这么多人。

 

 


三号

矫情盲女的老公是她杀父仇人(五)

5.风雨欲来


“你醒了。”

“你是谁!阎王,黑白无常,还是牛头马面!”我撑着头,趴在床上,深知自己在自家房里。

“我是崔判官,你的魂魄去到阴间,我发现你阳寿未尽,就把你送回来了。”

“你骗谁呢!”

“骗你。”

“说真的。”

“我是八王爷从山里请来的大夫。”

“八王爷,跟我很熟吗?”

“不清楚。”

“现在什么时候了。”

“你睡了两天,现在快到酉时了。”

“太好了,再睡一会就可以吃晚饭了。”我一翻身,又准备睡下。

“你倒是一点也不提防我。”语气里带一丝笑意。

“为什么要提防你,你又不是坏人。”我的感觉一向很准,也许这个人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不靠谱,但是他是好人,至少......


5.风雨欲来


“你醒了。”

“你是谁!阎王,黑白无常,还是牛头马面!”我撑着头,趴在床上,深知自己在自家房里。

“我是崔判官,你的魂魄去到阴间,我发现你阳寿未尽,就把你送回来了。”

“你骗谁呢!”

“骗你。”

“说真的。”

“我是八王爷从山里请来的大夫。”

“八王爷,跟我很熟吗?”

“不清楚。”

“现在什么时候了。”

“你睡了两天,现在快到酉时了。”

“太好了,再睡一会就可以吃晚饭了。”我一翻身,又准备睡下。

“你倒是一点也不提防我。”语气里带一丝笑意。

“为什么要提防你,你又不是坏人。”我的感觉一向很准,也许这个人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不靠谱,但是他是好人,至少没有害我之心。

“对啊,哪有坏人说自己是坏人的。”

“对啊,我说你不是,你就不是。”

“你睡吧,等会会有人来叫醒你的,我的任务也算完成了,两天不在家,我得回去看看我家的鸡饿死没有。”

“你家在哪,我下次可以去玩吗?”

“绝音崖下就是我的家。”



自从从沁水湖捞上来醒后,爹过来教训了我一顿便禁了我的足,过了半个多月都未曾出过府,日子热,我也乐得在家里待着,养了半月脸上也肉嘟嘟的,小玥闲得没事就喜欢来掐掐我的脸。

也准是事务忙,爹也很少来陪我吃饭,好不容易来吃个早饭,也是吃完匆匆离开,朝中之事我不懂,也不会打探,女儿家便在家中呆着,有些事自然会有人做,轮不到我来操心。

而赵玚,听小玥说在我昏睡那两天来看过我一次,说是赵伯伯让他提了些礼来,我心也宽慰了些,自小懒散的性格也没跟赵玚说得一清二楚,这次也亏得他能想明白。

 

这日傍晚,吃过饭之后我便躺在藤架下的凉板子上消食,小玥直打趣我说没见过我这么消食的,我也随她笑了去。

“玘玘。”

“爹?”我一个翻身起来,爹平时虽然宠我,但也见不得我懒散的样子,一会儿准说我没个姑娘样子。

“您今天怎么有空来啊,小玥!快把今儿个小厨房做的凉糕端来爹尝尝。”小玥有些怕他,便屁颠屁颠的跑去端,若换了要给别人拿,指不定有多不情愿。


 “爹便是来看看你,这几日忙,也未曾顾得上你。”

“您便忙您的,我在这儿还怕跑了不成,得空也去见见几位姨娘吧,这些年我也只得一个妹妹,爹什么时候给我添个弟弟才好。”

“小小年纪,便知道打趣你爹了!”

“娘去了之后您也没也个继室,姨娘那也去得少。爹不用在意我,我是不虚这些的,娘虽是我亲娘,但却从未见过也没喂我一天奶,而爹您一把屎一把尿地把我带大,我自然是心疼您的,若是没得个儿子,以后您老了也没个靠山,我若是身子好,也能嫁个好人家以后帮衬着您,但是...所以啊,爹您得自己争气。”

“一天没大没小的,爹最舍不得的便是你了,其他的便是能顾则顾,玘玘这可明白。”

“自然。”

“但是今儿我得了消息,说是皇上有意把你配给八王爷苏之恒,我这些年也有些功绩,你嫁过去便是正妃,也没人能委屈了你,你可愿意?”我是无所谓的,爹能求得这么好的婚事怕也是费了些功夫,若嫁得王爷,爹的位置之后也无人撼动。


“王爷自然好,但我还虚岁都未满十五,爹便急着将我嫁出去,不愿女儿再陪爹几年?”女子十五及笄,便是到了出嫁年龄。虽是这样兴,但刚及笄便嫁出去的官家女也是少的。

“早些过去熟悉也是好的,你与他也是有缘,你可记得和赵玚走散时送你回来的仇蓤?那便是八王爷,那日你去沁水湖不慎落水,也是八王爷将你抱回来,当时很多人便是瞧见了的。爹倒不在乎那点名声,但哪儿忍得你落人闲口。若是你愿意,我明天便去拜访八王爷,让皇上赐婚。”

“若是这样,爹爹便无需在意,女儿从来不恼这些的。”

“那可不行,一句话愿不愿。”想着仇蓤也不是什么坏人,爹放心将我交给他定也是考量再三的。

“嗯。”我轻轻点头,爹便是在朝中遇到些麻烦了,不然也不会这么急着让我嫁人,夏家怕是要生些变故了。


爹吃过凉糕后便走了,我的疑惑始终没有问出口,但想着事情应该不大,也不得我来操心。 

三号

矫情盲女的丈夫是她的杀父仇人(二)

2.跟竹马天降的聊天内容


“我离开这么一会儿,就认识了?”等我们走远,他试探着问我。

“嗯。”

“他知道你的名字了?”

“嗯。”

“你还告诉他什么了。”

“就名字了吧。怎么了?”

“看来以后我得把你看紧点了。”其实,赵玚每次这样我的心里都不是滋味,我是瞎子是个残废,他跟我在一起只会拖累他,影响他的仕途。虽然我还没有及笄,赵玚也还未行冠礼,但日子过得也快,他这些年也因为我荒废了不少。

“你把我看这么紧干什么,你还有你的事要去做。”

“我的事就是守着你。”

“如果,我不是瞎子,如果,我看得见。我一定会跟你在一起,甚至一直缠着你赖着你。可是,那都只是如果。”


十三年,我......

2.跟竹马天降的聊天内容


“我离开这么一会儿,就认识了?”等我们走远,他试探着问我。

“嗯。”

“他知道你的名字了?”

“嗯。”

“你还告诉他什么了。”

“就名字了吧。怎么了?”

“看来以后我得把你看紧点了。”其实,赵玚每次这样我的心里都不是滋味,我是瞎子是个残废,他跟我在一起只会拖累他,影响他的仕途。虽然我还没有及笄,赵玚也还未行冠礼,但日子过得也快,他这些年也因为我荒废了不少。

“你把我看这么紧干什么,你还有你的事要去做。”

“我的事就是守着你。”

“如果,我不是瞎子,如果,我看得见。我一定会跟你在一起,甚至一直缠着你赖着你。可是,那都只是如果。”


十三年,我一直把他当亲人,当哥哥,却从未把他当情郎,当丈夫。我这样的人不值得他为我这样做。  

“我知道,我娘生前跟你说过一些话,那些都是玩笑话,不必当真,也不用去实现的。”

“在你眼中我就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好,正好说到这个上,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一丝一毫。”


以前赵玚也问过我这样相似的问题,我也是躲躲闪闪也没有正面回过。他今年也已经十六岁了,再过一两年家里也快催促着婚配,身边也从未有过像样的姑娘,再不给他说明白,依他一根筋的脾气怕是要等到三十岁,四十岁。


心念着,长痛不如短痛。


“玚哥哥,你听我说。我一直把你当做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你很优秀,长得...应该也很俊朗。你就像哥哥一样陪着我长大,我很感激,也无偿还你。但是至少,你可以为自己的未来想一下,你跟我在一起不会幸福,我是累赘,连最基本的生活自理都不行。我希望你可以早些放下。”

我松开他牵着我的手,微微往后退了一点。  

“玘玘,你累了,我们先回去吧。”他向前一步,准备重新牵起我的手,我仍旧往后退。择日不如撞日,今天一定跟他把这件事说清楚。


“玚哥哥,我希望你能明白……”

“玘玘,你到底想让我怎样。”他匆匆打断我。

“我要怎样你才能接受我?第一次看到你,牵起你那软软的小手,我就决定,我这一辈子都要牵着这双手。我们一起长大,连我们的名字都是一对儿。门当户对,青梅竹马。我喜欢你,不管怎样我都喜欢你。”

“玚哥哥,不要这样。我只是不想耽搁你,像我这样的人,不配拥有你。”


“像你这样的人?你是一个会哭会笑,会闹腾的姑娘,长得也漂亮,虽然不会做菜,但是嘴巴却是刁得很,喜欢的便多吃,不喜欢的却一点也不会碰。虽然不会刺绣,但是穿的衣服总是花花绿绿,就像一只花蝴蝶,喜欢的洗破都还留着,不喜欢一次也不会穿。虽然读的书不多,但是说起话来头头是道,喜欢读的都背得滚瓜烂熟,不喜欢的一个字也不会记得。我知道你所有的生活习惯,什么时候起床,什么时候睡觉,什么时候吃饭,什么时候在哪干什么。以前你心里在想什么我一看便会知道,可是玘玘,现在我越来越看不透你了。”

“是,我喜欢的就倾尽全力去喜欢,不喜欢的便永远不会去触碰。而赵玚,你就是那个我永远不会去触碰的人。这样说,你能明白吗?”

“你累了。”这已经是赵玚第二次这样说了。

“你能明白吗?”我抬头向他的方向望去,虽然眼前漆黑。

“也对,像你这样骄傲的人。对不起,我现在脑子有些乱。”说完丢下我一人走了,我愣在原地,对啊,像我这么骄傲的人,骨子里却是自卑的。


这是哪,回家的方向又在哪。


我给自己一个冷笑,没了赵玚,才知道知道自己有多无用。


“夏小姐怎么一人在这?刚才和你在一起的公子呢?”是仇蔆。

“仇公子,好巧。你说玚哥哥?我跟他走散了。”这样的情况下也只能撒谎了,总不能说我的犯贱把他赶走了吧。  

“如果夏姑娘不嫌弃,仇某可以送你回去。”

“那便谢谢了。”送上门来的便宜,怎么能拒绝。


“我家应该在城东,夏府。”

“夏小姐的父亲……”

“家父是当朝的驻国将军,夏青。”说起我爹爹,我满脸自豪。

“仇某今生崇敬过两个人,一是我的母亲,二就是夏青大将军。夏将军勇猛善战,当年带着两千人马冲进敌人军营,竟大获全胜。这不仅仅需要过人的勇气还需要惊人的策略。”

“偷偷告诉你吧,那年是我爹爹烧了人家大半的粮食,剩下的全放了泻药。也没什么勇气,更不需要什么计策。爹爹告诉我,不管过程怎样,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夏小姐有所不知,当年夏将军单枪匹马冲入敌营,挟持了沥国的太子后才有了之后的一切。他曾说,他是一个莽夫,这样下三滥的事情交给他就好,别人怎么看他不管,他一定要在后无援兵,前有敌军的情况下让那两千士兵完完整整的回去。这样的魄力是无人能及的。”

“听你的口气像亲身经历了一样。”

“是吗?仇某也只是道听途说罢了。”

“麻烦你送我回去了。”

“没有的事,仇某也说了夏将军是仇某崇敬的人。”

三号

矫情盲女的老公是她的杀父仇人(三)

3.所有人都喜欢我的设定


一路上说说笑笑,也忘了刚才和他,和赵玚发生的不愉快。


爹早早的站在门外等我,见我回来了,马上迎上来。


“王爷?”

“爹,什么王爷?”

“我是说,刚才你王爷爷来看你,结果你不在家。”王爷爷是个木匠师傅,与爹交好。常常雕些小玩意来逗我开心。

“没事,我明天去找他!对了,爹,这位是我刚才在茶棚里认识的仇蔆仇公子,我跟玚哥哥走散了,是他送我回来的。”

“夏将军,请受仇某一拜。”

“使不得,使不得。玘玘你先进去吧,小玥在大堂等着你呢。”


小玥是赵玚和我曾经在水里救回来的一个妹妹,不能说是和我,是赵玚救上来的,说什么为了报答他的救命之恩,愿意......


3.所有人都喜欢我的设定


一路上说说笑笑,也忘了刚才和他,和赵玚发生的不愉快。


爹早早的站在门外等我,见我回来了,马上迎上来。


“王爷?”

“爹,什么王爷?”

“我是说,刚才你王爷爷来看你,结果你不在家。”王爷爷是个木匠师傅,与爹交好。常常雕些小玩意来逗我开心。

“没事,我明天去找他!对了,爹,这位是我刚才在茶棚里认识的仇蔆仇公子,我跟玚哥哥走散了,是他送我回来的。”

“夏将军,请受仇某一拜。”

“使不得,使不得。玘玘你先进去吧,小玥在大堂等着你呢。”


小玥是赵玚和我曾经在水里救回来的一个妹妹,不能说是和我,是赵玚救上来的,说什么为了报答他的救命之恩,愿意当牛做马,说她父母双亡,跟着父亲读过一些书,认得字,手脚勤快也不笨。


赵玚拿她没办法就推给我,我也甩不掉她,也就只能带她回家。身份呢,她小我一岁我倒是愿意当她姐姐,她却死活不愿意,说我是主她是仆。她说怎样就怎样吧,性格很活泼,府中上上下下的人都特别喜欢她,以至于,我觉得自己小姐的威信受到威胁。


从门口去大堂的路我闭着眼睛都能走过去,虽说我闭着眼睛和睁着眼睛没什么区别。


我算个没心没肺的人,和小玥打闹一会后就睡着了,全然忘了有赵玚这茬儿事。


傍晚被小玥摇醒,匆匆吃过晚饭就去找大姐学吹笛子,也许这也是我唯一能学会的乐器了吧。


我们家没有那么多的勾心斗角,或者说对我没有那么多的顾虑。没娘,爹爹再宠爱也不会出什么乱子,看不见,长得再水灵也不会有什么威胁。


于其说学还不如说练,断断续续的我也学了七八年,每隔几天便来麻烦大姐,不为别的,只是想跟她说说话。


我这个大姐说来也苦,当年我爹爹还是校尉的时候从青楼里救回来的,取名夏挽。出入过那种地方心里多多少少有些阴影,自认为低人一等。


外面的风言风语也多,说是给夏将军当女儿,实则也不知道干了些什么。她话不多,也不惹事,连家门都很少出,如果没有我,可能也找不出什么人来跟她说说话。


“玘玘,其实你不用来了,我也没有什么可以教给你了。”

“怎么会,姐姐的气质和意境我连一丝毫都没学到。况且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大姐就像我娘亲一样。”

“得得得,我说不过你。今天又去什么地方闹去了?”

“今天啊,也没做什么,我跟赵玚吵了一架,后来一个叫仇蔆的公子把我送回来的。”

“吵架?肯定又是你无理取闹了。”

“姐,你怎么帮理不帮亲啊。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说好去看荷花怕是不行了。”

比起赵玚我更在意的是荷花。我是有那么一点没心没肺。


“姐,要不,你陪我去吧。天天呆在院子里不出去,会憋出毛病的。”

“像我这样的人,还是少出去的好。”

“什么叫你这样的人啊!就这么说定了,明早上我来找你,今天我就先走了。”说完连忙拿起笛子往外走。没见她反驳,我也放慢脚步。把笛子放在嘴边,吹了首欢快的曲子。

三号

矫情盲女的老公是她杀父仇人(一)

1.拒绝竹马


赵玚拉着我在街上闲逛,虽然看不见,但听声音却异常热闹。


赵玚是我还在我娘肚子里的时候成了我的夫君。夏家和赵家一向交好,听说,当年赵玚只有三岁,在我家院子里瞎逛的时候碰到我娘,问她为什么这么胖,我娘就对他说:“婶婶有了小宝宝,若是个男孩子就当你的弟弟,若是个女孩子就当你媳妇儿!”


等到我生下来却是个残废,他对我很好,说等我长大了要当他的娘子。赵家有一个嫡长子两个庶子,少他一个庶子不少,也没盼他做些什么大事,只要他喜欢,尚书大人赵水清赵伯伯也随他去。


“玘玘,走累了吗?”赵玚放慢脚步,轻声问到。

“还好。”

“走了这么久,不累也该口渴了吧。我们先去找个地方......

1.拒绝竹马


赵玚拉着我在街上闲逛,虽然看不见,但听声音却异常热闹。


赵玚是我还在我娘肚子里的时候成了我的夫君。夏家和赵家一向交好,听说,当年赵玚只有三岁,在我家院子里瞎逛的时候碰到我娘,问她为什么这么胖,我娘就对他说:“婶婶有了小宝宝,若是个男孩子就当你的弟弟,若是个女孩子就当你媳妇儿!”


等到我生下来却是个残废,他对我很好,说等我长大了要当他的娘子。赵家有一个嫡长子两个庶子,少他一个庶子不少,也没盼他做些什么大事,只要他喜欢,尚书大人赵水清赵伯伯也随他去。


“玘玘,走累了吗?”赵玚放慢脚步,轻声问到。

“还好。”

“走了这么久,不累也该口渴了吧。我们先去找个地方坐坐。”


赵玚把我带到一个茶棚边坐下。午后,太阳正毒,来茶棚喝茶的人不少,三三两两坐在一起闲聊。

“你们看,那就是夏将军家的小女儿吧,生的可真水灵。”

“可不是,夏将军可宠着她了。”

“你们还不知道吧,她生下来就克死了自己的亲娘,这眼睛啊,也看不见。”说话声虽小,但因为我听觉较好,那句话还是一字不差的落入我耳中。


十三年前,我娘为了把我生下来大出血死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前一片黑暗。


“玘玘,你别伤心,我去教训他们!”

“不,不用了。我突然特别想吃玉点轩的芙蓉糕。玚哥哥,你去帮我买点来吧,我在这等你。”那些人说的本来就是事实,十三年了,对于这些话语,我也早就看淡了。

“好,我马上回来,在这等我。”


我自己摸索着拿起茶杯为自己添茶,端起茶碗吹了吹泯了一口,低头轻笑,今年新摘的龙井,味道特别的香。  

身旁一阵动静,有人坐在了我的对面,那个人不是赵玚。

“姑娘,可否为我倒杯茶。”一个好听的声音从我对面传来。

有些人我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可是对于这种欺负到头上的人,我却是不会原谅。

你可以嘲笑我是瞎子,可以议论我的身世,但请给我留下这最后的尊严。


我端起为自己倒的还有些烫口的茶水,向他的方向泼去。谁知手被一阻,水没泼出去,反倒烫了自己的手。

“姑娘,在下没有恶意。”

“我有。”

“在下只是看姑娘一人坐在这,便想过来问问。在下姓仇单名一个蓤。敢问姑娘芳名。”

“夏玘。”他已经主动示好,我再不济也不会那么小气。

“姑娘的眼睛……”

“看不见。”

“不,在下的意思是,姑娘的眼睛很漂亮。”

“再漂亮又有什么用,反正我也看不见。”

“是在下冒犯了。”只听那人提壶给夏玘添了茶,顺手给自己也倒了杯。

“没有的事,这本就是事实。苦苦纠缠也不会改变这个事实。”不是因为我悲观,而是因为我已经接受,看得见也好,看不见也罢,我还是我。


“玘玘!他是谁!”隔着老远,赵玚就满心戒备的问我。

“一个路人罢了。”待他走近,我便站起来跟他解释。

“你要的芙蓉糕我给你买来了。”他放下点心,扶着我坐下。

“嗯。仇公子也尝尝吧,玉点轩的芙蓉糕配这龙井茶不会太腻。”

“刚刚去玉点轩,听那的李大娘说这几日城外的沁水湖上的荷花开得正好,我们明天去那看...逛逛吧。”赵玚特别在意我的感受,虽然我不在意,但是他跟我说话很少提到有关于看的字眼。

“好。”我笑,三个人一起没有了下文。



于是我先打破了平静。

“玚哥哥,我们就先回去吧,出来这么久了,别让爹爹担心。”

“也好。”说着便扶我起来。

“仇公子,我们就先走了,很高兴能够认识你,有缘再见。”我冲着他的方向微微一笑。

王琼玉
奇怪的东西又增加了呢

奇怪的东西又增加了呢


奇怪的东西又增加了呢


Miluy~

奇怪东西被迷鹿挖掘出来了?

拿去做表情包吧(🐮🐴东西)

奇怪东西被迷鹿挖掘出来了?

拿去做表情包吧(🐮🐴东西)

波波波波
三人行 (政治课有好好听(⸝⸝...

三人行

(政治课有好好听(⸝⸝•‧̫•⸝⸝))

三人行

(政治课有好好听(⸝⸝•‧̫•⸝⸝))

伊·露楸

关于某些事

今天也在做英语老师发的作业。

忽然注意到了一题,

请看:

[图片]

看上去挺正常的吧。

在看右边那幅图:

[图片]

那位老师是不是出了些问题?

萨拉挺正常的,

在镜子里有倒影。

但那位老师…

咋滴了,咋没影了?

难不成是youling?


今天也在做英语老师发的作业。

忽然注意到了一题,

请看:

看上去挺正常的吧。

在看右边那幅图:

那位老师是不是出了些问题?

萨拉挺正常的,

在镜子里有倒影。

但那位老师…

咋滴了,咋没影了?

难不成是youling?


🙈🌚🌝🙉

第一张是我老婆,第二张是我,第三张是我的变异儿子,要不是有血脉我都以为我老婆绿了我

第一张是我老婆,第二张是我,第三张是我的变异儿子,要不是有血脉我都以为我老婆绿了我

一坨紫

【小兵×小兵】自古红蓝出cp

前排预警:。。。好像也没什么预警的,瞎扯的东西,看就完了。


“全军出击!”熟悉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召唤师峡谷。


这是小红第七千五百四十八次跟随召唤师们出征了。


如果你问小红为什么他能记得那么清楚自己出征的次数。那他大概会回答你这有后台记录。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对面的兰陵王又躲在草丛里偷偷阴人,隐形的确给他提供了很大便利。


但这有时也是个麻烦,毕竟召唤师买了多昂贵的皮肤都看不出来。


我方攻势很猛。


小红很快便随着我方英雄在中路上突飞猛进,来到了对方第一座防御塔下。


不过这个时候也是最容易遇到小蓝的时候。


果不其然。


“你...

前排预警:。。。好像也没什么预警的,瞎扯的东西,看就完了。

 

“全军出击!”熟悉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召唤师峡谷。


这是小红第七千五百四十八次跟随召唤师们出征了。


如果你问小红为什么他能记得那么清楚自己出征的次数。那他大概会回答你这有后台记录。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对面的兰陵王又躲在草丛里偷偷阴人,隐形的确给他提供了很大便利。


但这有时也是个麻烦,毕竟召唤师买了多昂贵的皮肤都看不出来。


我方攻势很猛。


小红很快便随着我方英雄在中路上突飞猛进,来到了对方第一座防御塔下。


不过这个时候也是最容易遇到小蓝的时候。


果不其然。


“你这死两次了?”小红看着正拿着棍子敲过来的小蓝问道。


“是啊,刚刚在下路被你家射手一顿突突。”小蓝动作不停。


“那么,再见。”小蓝听着自己后面的脚步声,知道马上自己这边的英雄就要到了。


“再……”小红的最后一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小蓝这边的法师直接送走。


粉色爱心,还挺好看。


小蓝看着倒地的小红,想了想,好像自己回水晶也不算很多次。


下一秒,对面的王昭君直接开了个大。


得,还挺冷。


在快速流动的数据库里,小蓝遇到了小红。


“哎,你也死这么快?”小红看着出现在自己旁边的小蓝。“小兵嘛……”小蓝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少说话!这局快完了!”一身黑的数据核心直接把二人的传送门给关上。


“总是凶巴巴的,怪不得共事的数据都不喜欢他。”小红偷偷抱怨着,表情少得可怜的脸上勉强挤出了“不满”。


“注意,还有0.001秒就要回去了。”小蓝提醒着小红脚下正在转动的红色光圈,这意味着他们马上就要回到激烈的战场了。


不都是一样的数据吗?怎么思考方式一点都不一样?小红愤愤地想着。


“那么,再见。”小蓝又一次对小红说道。


“再……”小红的话又没有说完,自己就又被带回了王者峡谷。


这次对面的人已经打到最后一座防御塔了。


小红拿起自己的棍子,跟着自己家的召唤师去往了下路。


一样的战斗,一样迅速地被对面的小兵或英雄解决。


小红其实有时候也想不明白,大家明明都是一样的数据,为什么最后有的就能成为有帅气技能的英雄,有的就只能成为像自己和小蓝那样的小兵。


哎呀。小红烦躁地挥舞着自己的棍子,朝对面的小蓝冲了过去。反正自己只是一串数据,没必要思考这么复杂的问题。


小蓝看着对面小兵舞得飞快的棍子,不用猜也知道他肯定又在试图思考什么奇怪的问题了。


“你又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啊?”小蓝用棍子敲着小红的头。


“没有的事。”小红刚刚说完,自己和小蓝就被迫停下动作。


红色的“victory”字样出现在峡谷上空,表明着小蓝那边的召唤师胜利了。


又被传送回“排位赛”数据分部。


“如果当时……”小红跟在小蓝背后,小声地嘀咕着什么。


小蓝一直都猜不透小红的脑袋瓜里在想什么。明明每分每秒都在经历无趣的死亡,怎么还有时间想这些奇怪的东西。


“该赶下一场了,慢一点又该被数据核心说了”小蓝拉着小红,快步走到传送胶囊旁边。


然而,数据核心制止了小红打开自己的传送胶囊的手。


“接到调令,你从今天起将被派到‘1v1’战场去。”


一向爱说话的小红这次没有什么反应,半年前他就是这么被派到“排位赛”战场来的。


作为小兵,只要跟着系统安排走就行了。


小蓝想要说些什么,却最后只挤出了自己最常说的四个字:“那么,再见。”


“再见。”小红被数据核心带往遥远偏僻的‘1v1’胶囊传送处,回头对小蓝第一次说完了这两个字。


 

小红的位置很快被其他的数据代替,他更恪守程序的安排与设定,快准狠地把棍子敲在小蓝头上。


小蓝觉得没什么,他们不过是小兵而已。


只是有时候也会想到小红,他到现在还是想不到那个小脑袋瓜里装着什么。


时间就在一局又一局的对战中度过。


“全军出击!”熟悉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召唤师峡谷。


小蓝一如往常,拿着自己的棍子,走在中路上。不出所料的话,自己应该还有0.0031秒就会被对面的小兵锤倒在地,然后回到传送胶囊那里去。


“你这死两次了?”熟悉的声音伴随着棍子落在头顶上,小蓝差点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


“你……”“我回来啦!1v1那边总说我说奇怪的话,于是就让我回来了。”小红拿着棍子猛敲小蓝的头,嘴里不满地抱怨着,“我明明感觉我干得挺好的呀,真是搞不懂他们。”


做个小兵也挺好的。小蓝默默在心里想着。


下一秒,


得,对面王昭君的大招又来了。


 

虹诗

诅咒

 炙热的光穿透我的灵魂,这许久未感受到的炎热,我的飞船已经在这股力量面前感到颤抖与害怕,但它并不会前去。

太阳此刻在我的面前是如此的巨大,我终于近距离的感受到它的存在,如同当年我在地球上所看到的那一颗火红的球体,它在我面前是爆发出如此巨大的能量,我想我将永远的去拥抱它,直到我燃烧我最后的皮肤,器官,血液,细胞乃至我罪恶的灵魂。

我细细回想着我以前的经历,因为时间太过遥远而已经遗忘了大部分,我想起太阳的日冕温度是2000000摄氏度,我的记忆也如同流淌的小溪一般,流满我的大脑,我想起了我一开始出生的地方,地狱。


那是个要比地球炎热一万倍的地方,我在那里只是一个手拿不稳三交叉,...

 炙热的光穿透我的灵魂,这许久未感受到的炎热,我的飞船已经在这股力量面前感到颤抖与害怕,但它并不会前去。

太阳此刻在我的面前是如此的巨大,我终于近距离的感受到它的存在,如同当年我在地球上所看到的那一颗火红的球体,它在我面前是爆发出如此巨大的能量,我想我将永远的去拥抱它,直到我燃烧我最后的皮肤,器官,血液,细胞乃至我罪恶的灵魂。

我细细回想着我以前的经历,因为时间太过遥远而已经遗忘了大部分,我想起太阳的日冕温度是2000000摄氏度,我的记忆也如同流淌的小溪一般,流满我的大脑,我想起了我一开始出生的地方,地狱。


那是个要比地球炎热一万倍的地方,我在那里只是一个手拿不稳三交叉,连盔甲都不合身,没什么力量的小喽啰,我们的主人和我们这些炮灰签下契约,就是为了有一天出意外将我们给吞噬获得力量,如同快餐一样。

我签下契约并不是无所谓我的生命,在这里比起流落外面要幸福多了。地狱是个混乱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其他恶魔残杀,我的主人足够强大,他不会需要我的生命,毕竟如此微小,我们这些人只不过是plan z罢了,如果运气好能一直待着,一个前辈都这样活下来了。

我是什么时候被打破这种平静的生活的?

我想起来了。我独自一人守在远处站岗,那时地狱的火焰还是如同往常一般鲜艳,热浪意外的让人觉得凉快,我看见主人拖着他受伤的身子向我跑来,他用双手死死的搭在我的肩膀上,指甲刺入我的皮肤,露出了他旁边那冷峻的外表下的獠牙,他的眼睛如同一个深不见底的洞一样,那一刻还是来了,我一直去逃避的事情,我的生命要在这里终结了。

我的本能占领了我的大脑,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了他,腿不受控制的开始向远处跑去,我回头看过去,我记得他最后看我的眼神,那深邃而又空洞的眼睛,狠狠的瞪着我。

我不断的跑,我失去了对于地形的辨认,我能依靠的只有我那深入脑髓的地图。此刻我盼望他死了该多好,这样我就能活下去了,他当时那么脆弱,我没有勇气死,也没有勇气杀了那么强大的恶魔。

他最终没有死,我被召唤回去了,我看着他的眼神,那眼神在灼烧我的皮肤,我吓的低下了头,我等待着死亡,透明的黑手将我困住,那手所透露出来的恨意将我淹没。

只见他旁边的侍卫拿着契约,开始宣读违背契约的后果。

“不死的诅咒降临,

你的丑恶将在众人眼下显现,折磨将伴随你的一生,

你将自己跳入火坑,在深渊中不复超生。”   

宣读完毕,我的身子如同千刀万剐,奇怪的东西从我皮肤中刺出,一点一点的将我的全身包裹,我的手从红色变成了白色,最后我听见主人的笑声,我发现我的周围不再是红色,我来到了这里,我被流放了。


我从回忆中抽离出来,太阳依旧在我的前方,我回看地球,那颗遥远的蓝星,看到太空舰队已经向远处按计划离开,我又回想起了我当初与太阳相遇的那一刻。


我的外表是青年人类的模样,却依旧保留着恶魔的角和尾巴,身子也比以前更弱

我在森林旁的草原上找到一个废弃的房屋生活,里面的尸体手上拿着一本书,我发现这附近的人类崇拜着一个叫神的人类,而我与他们眼中的恶魔的特征一模一样,而书上记载的恶魔下场也非常糟糕,我决定小心翼翼的躲避他们生活,直到有一天,我还是不小心被目击了。

一天我因为狩猎问题几乎在外面过了一夜,天空微微亮着,我看到烟从地上冒出,红色的火光尤为显眼,一群人围在那附近,人类把我的房子烧了。我呆站在那里,忘了灭掉手里的火把,他们发现了我,我扔下火把拼命的往森林里面跑,我路过小溪,躲过陷阱,因为熬夜我的身子已经没有什么力气,我跑出了森林后,便虚脱的停下。但随后我感到肩膀一阵冲击,刻骨铭心的刺痛,我的身子向前准备倒下,我转头看去,那是一根木棍尖头的物体刺穿了我的肩膀。

时间仿佛缓慢下来,我抬头便看到了耀眼的太阳。

火红的太阳如同威严的神一般,用它的光芒照亮每个人的污秽。我倒在了地上,威严的太阳深深印刻到了我的脑海当中,人类赶到后所在我耳边的细语化作耳鸣,他们将我肩膀上的东西拔出,用绳子将我绑了起来,我还想再抬头看看太阳,眼前却已经是一片黑了。

再醒来,已经被绑在柱子上,黑衣服的神父念着誓言,如同当初对我下达的审判,红色的火焰升起,人们厌弃和恐惧的眼神深深篆刻在我的身上,我意识到太阳正在我的头顶,剧烈的疼痛提醒我的处境,我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可以承受火焰的灼烧,我失去了意识。

我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被丢在地上,我的手露出了地狱那个时候模样,但却能感受到皮肤再次的生长,外面的人类在议论着什么,我努力的起身想要离开,我的腿却已经烧坏了,于是我躲了起来,他们没有发现我。到了晚上的时候,我的腿已经因为诅咒恢复的可以走了,但每走一步却如同走在刀尖上,我跑走了,远离了这个村庄。


我看着时间,是时候了,便打开了舱门,人类的AI已经打开高像素录像,开始记录我的这一刻传输回地球,众人只会看到他们的太空舰队远航,没有人会看,也不可能看到,我的这一幕只是一个精神病求死的画面,给人类高管的交代。我背着喷气背包向太阳飞去,温度急剧的升高,我将速度加到最大,喷气背包已经开始燃烧,我的肾上腺素不断的升高,我忽然发觉一切都那么的缓慢。

我的皮肤一瞬间被灼烧,露出了我原本的模样,而它却不断的在生长,似乎是在不屈的对抗太阳一般,不知过了多久,我发现它不再生长,而那熟悉的景象再一次出现在眼前。

 周围,是我主人的宫殿的大厅,已经落满了灰,我眼前出现的,是拿着契约书的人类将领。

“这是我代表人类的谢礼,感谢你依靠你的记忆和知识提供给人类的技术,人类的发展你功不可没,你的母星因为宇宙战争被我们占领,但我们会尽量保护无辜群众的。”

只见契约书被撕毁,我获得了自由。

我感到什么解放了一般,对太阳的执念也一瞬间消失,被烧伤的痕迹将跟随我一辈子,但我现在只想躺下来休息一会,我提出了要求。

人类给予了我上好的待遇,我躺在床上,回想着太阳的那一幕,我感觉我失去了什么,却怎么也记不起来那种感觉,地狱已经变了一个样子,不会再有人需要像我以前那样卖身,而未来...谁也不清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