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奈亚拉托提普

30138浏览    209参与
鱼危

诸天直播间By鱼危 第三章

《诸天直播群》含克苏鲁神话背景+多神系背景+综漫。
主角是克苏鲁神话体系里最靓的泡泡,最美貌的神灵!(不容否决XD)
剧情向文,未定感情戏。
OOOOOOOOOO分割线由无数个泡泡组成OOOOOOOOOOO


  第三章

  

  克苏鲁是什么?

  

  拥有平行时空记忆的他努力回忆,只能找到寥寥无几相似的人名。

  

  搞完事的白兰·杰索本以为能借此测试出诸天直播群的立场,无论群主说什么,或者将他禁言,必然会带着某种立场的倾向,到时候他就会巧妙的扭转自己的形象。他知道跨越异世界的物品的价值,不会轻易舍弃,但也不想完全压抑自己的本性。

  

  毁灭是他的乐趣,...

《诸天直播群》含克苏鲁神话背景+多神系背景+综漫。
主角是克苏鲁神话体系里最靓的泡泡,最美貌的神灵!(不容否决XD)
剧情向文,未定感情戏。
OOOOOOOOOO分割线由无数个泡泡组成OOOOOOOOOOO


  第三章

  

  克苏鲁是什么?

  

  拥有平行时空记忆的他努力回忆,只能找到寥寥无几相似的人名。

  

  搞完事的白兰·杰索本以为能借此测试出诸天直播群的立场,无论群主说什么,或者将他禁言,必然会带着某种立场的倾向,到时候他就会巧妙的扭转自己的形象。他知道跨越异世界的物品的价值,不会轻易舍弃,但也不想完全压抑自己的本性。

  

  毁灭是他的乐趣,他直播了世界末日,却没有表示世界末日是自己造成的。

  

  这是他留下的后路。

  

  直播的画面似乎分外的真实,震慑住了另外两个群成员,白兰·杰索没能等到他们的反应,却第一个等到了群主的私戳,间接达成了目的。

  

  不过……群主的问题难到了他,他不乐意回答“不知道”。

  

  [白兰·杰索:好像有点印象,但世界差异性那么大,有更详细的提示吗?]

  

  没错。

  

  世界与世界之间是存在差异的。

  

  以平行时空而论,白兰·杰索见过无数个看上去很像,实际上历史与科技发展完全不一样的世界,唯一没有变化的是七的三次方。连最接近一致的平行时空都是如此,异世界与异世界之间的差异必然极大,这是他认真得出来的结论。

  

  [群主银之钥:克苏鲁,一个神话传说里的旧日支配者,我想了解异世界有没有克苏鲁,神话与现实之间存在怎样的关系。]

  

  得到群主的信息,白兰·杰索沉思过后,眼神荡漾。

  

  他回复群主。

  

  [有哦,你要来看看吗~?]

  

  在白兰·杰索说有的那一刻,手放在电脑的键盘上,按下了回车键。瞬息之间,网络上就以克苏鲁、神话,旧日支配者三个要素进行了飞快的编写和推广。

  

  密鲁菲奥雷的首领说“有”,那么没有也有。

  

  [群主银之钥:好,等我攒到1000点。]

  

  他聊天的对象,试图勾搭的群主用亘古不变的目光注视着屏幕。

  

  “系统,白兰·杰索说有。”

  

  “这个……我也不清楚,我记录中有克苏鲁痕迹的世界不怎么多,假如他说的是真的,您可以在攒够1000点后用化身进行穿越,遇到世界意志的抵抗就选择回归……”

  

  系统支支吾吾,克苏鲁神话堪称诸天最不欢迎的神系之一,力量辐射范围又广,世界意志通常发现苗头就会小心剥离和清除出去。人心有多恶,邪神就有多恐怖,根植于“未知”之中诞生的恐怖神话,给世界带来的只有毁灭。

  

  “签到一次100点,需要十天。”

  

  犹格·索托斯点开签到功能,没有意外地拿到了最高的点数。

  

  身处于本源世界之中,祂就是全知全视的外神,不存在幸运E的情况,系统也受到祂的影响,时不时卡机,正在不停申请最新的杀毒软件。

  

  诸天直播群的群聊界面,白兰·杰索再次踊跃发言。

  

  [白兰·杰索: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开启直播的时候,耳边听到系统提示音,因为我是第一个开启直播功能的群成员,直接得到了500点的隐藏奖励!(炫耀)]

  

  [左京:杰索先生,你是死而复生吗?]

  

  [白兰·杰索:对呀,我拥有死后就去平行时空的能力。]

  

  假的。

  

  犹格·索托斯确定另外两人也不会轻信,便不再关注,专心研究自己的金手指。为了能够尽早出去,下次有隐藏的奖励可不会留给别人。

  

  系统槽点满满:“都说了不是给您的金手指……”

  

  犹格·索托斯一概无视。

  

  祂身为穿越者,怎么能没有金手指,这样不就被其他穿越者比下去了吗?

  

  “吞下来了就是我的。”

  

  在混沌海中表面折射出虹光的亿万光辉之主分裂,又聚拢,就像是无尽宇宙的轮回。若是有人可以跳脱力量干涉的视觉,便会发现从局外者去看,的确像是梦幻的泡泡聚集体,也许戳破后可能会发出“啵”的美妙声音。

  

  当然,没有人敢说出来。

  

  阿撒托斯的梦境不单单是一方宇宙那么简单,否则也不会诞生出十阶的犹格·索托斯。这里是一个顶级的大千世界,相当于小型的多元宇宙,里面衍生出来的世界数量之多,整个克苏鲁神话里估计就犹格·索托斯一个外神数的清楚。这也意味着犹格·索托斯不可能再遵循人类之理去珍惜世界,当世界比砂砾还多的时候,玩弄砂砾的孩童就是神灵。

  

  中立的观测者。

  

  犹格·索托斯选择的态度,是对人类最大的“善意”。

  

  下界的生灵也这么认为的,祂从不宣扬什么神迹,信仰祂的人很少,却从来不会断绝,最重要的是取悦这位神灵不会带来灭顶之灾。哦,前提是你别向这位全知的神灵索求知识,不然得到的一定是自讨苦吃的结局。

  

  犹格·索托斯是公认的……你要什么东西,我就加倍给你什么的神。

  

  然后,塞爆你。

  

  ……

  

  不提左京在开阔眼界后,与白兰·杰索聊起来的情况,太宰治被枪托又砸了一下脑袋,头低下,眼眸没有焦距地注视着顶楼的水泥地。

  

  “港口黑手党的人,给我安分一点!”

  

  “……”

  

  又是诸天直播群,又是异世界毁灭,无疑是刺激到了无精打采的太宰治。

  

  他感觉到了身体里微颤的神经,以及……令人唾弃作呕的兴奋。

  

  不得不承认,他根本没有意义的人性是存在的,普通人的死亡影响不到他,但是世界的毁灭让他恍然明白——人啊,终究是会感同身受的。只是这个“兔死狐悲”的代价,是一个世界那么惨重,是无数个渴望求生的人留下的尸骨所提醒的。

  

  在末日惨象中活到最后的白兰·杰索,不是末日的罪魁祸首,就是综合实力不可思议的顶尖强者,绝对是超过了涩泽龙彦的危险程度。

  

  涩泽龙彦对世界的危害是潜在的,这个新认识的群成员是真实无虚的。

  

  太宰治不信他的任何话。

  

  但是……诸天直播群可能是真的。

  

  [白兰·杰索:@太宰治,左京先生都信了哟。]

  

  [太宰治:我也信了。]

  

  [白兰·杰索:虽然我对你家的狗不感兴趣,但是我对你的世界感兴趣,太宰君,做人要守承诺哦,用一个劈叉姿势的狗对我道歉~!(期待)]

  

  [太宰治:……啧,什么品位,糟糕的意大利人。]

  

  [白兰·杰索:你想反悔?]

  

  [太宰治:不,我答应了。]

  

  [白兰·杰索:耶!群主,左京先生,这位群友答应了,还请你们见证一下!]

  

  [群主银之钥:嗯。]

  

  [左京:异世界的狗吗……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

  

  [太宰治:愿赌服输,等我五分钟,我现在不方便直播。]

  

  现实中的太宰治嘴角勾起,抬起阴影下苍白的脸,以绑票地身份自言自语地说道:“嗨,中也,进入了敌人的射程之后,中枪去死吧。”

  

  该死的蛞蝓。

  

  故意迟到五分钟,害得他在等待期间多挨了三拳。

  

  回应他的是另一个少年赶来的轰鸣机车,以无视重力的角度飞跃高楼,连人带机车散发着暗红色的光芒。中原中也与掌握雷电力量的敌方异能力者短暂的交手,迅速击垮顶楼众多的敌人,“拯救”了那个恶心又欠人情的搭档。

  

  两人一同去见龙头战争最大的搅局者,外号“白麒麟”的涩泽龙彦。

  

  五分钟后。

  

  这栋高楼被全力爆发的中原中也毁灭了。

  

  其本人,由于精疲力尽而昏倒,被太宰治抓住手腕从废墟里拖出来。在后续的增援部队赶来之前,太宰治很不合时宜地蹲在地面,笑意浓浓,摆弄着一无所知的中原中也,啧啧称奇:“真的可以轻松劈叉啊。”

  

  不愧是蛞蝓,常年锻炼体术,韧带开发得很好,一直喜欢高抬腿踢人。

  

  “OK。”

  

  太宰治打开直播功能,镜头没有在他身上停留一秒,被他立刻下拉,放到了地面撅着屁股趴着的橘发少年身上,成功收获了进入直播间的两个群成员的惊叹。

  

  [白兰·杰索:噗!你骗人吧,这是异世界的狗?这不是人吗!]

  

  [左京:也许是……未成年的犬妖?]

  

  太宰治煞有其事地说道:“这就是我的狗,平时凶得狠,还喜欢咬主人,我用他向你道歉。别看他像个人类少年,其实出生还没有几年呢。”

  

  老天保证,他说的全是真话,无形中坐实了左京口中“犬妖”的可能性。

  

  [白兰·杰索:群主,这个人是他的狗吗?]

  

  [群主银之钥:姑且算是。]

  

  “群主都承认了!”太宰治眼神亮了亮,隐含深意地说道。

  

  犹格·索托斯不砸自己的招牌,祂承认,自然是中原中也与太宰治的关系符合这个概念上的定义,而非生理上的定义。如果有一天太宰治遇到生命危险,而救他的方法是私底下承认自己是对方的狗,中原中也再憋屈也一定会说出“是”的话。

  

  面子比不上对方的命。

  

  于是以外神的逻辑加上动漫分析得出结论:中原中也是太宰治的牧羊犬。

  

  [左京:@太宰治,@白兰·杰索,二位还赌吗?我对异世界的妖怪很感兴趣。]

  

  “赌什么?”太宰治歪头,把中也的姿势摆回正常,从旁边捡回中也丢失的黑帽子,一把戴到了中也的头上,遮盖了那张香甜昏睡的脸。

  

  [左京:我的世界也有妖怪,就赌是我的世界力量强大,还是你的世界力量强大。]

  

  [白兰·杰索:咦?好有趣的赌法!]

  

  [白兰·杰索:等下,我的世界好像没有妖怪这种生物。(郁闷)]

  

  白兰·杰索抽回视线,再度用能力探寻平行时空,遗憾的是……真的没有妖怪啊!

  

  好难过,比世界竟然还没比就输了。

  

  “桔梗。”

  

  “白兰大人?”

  

  “我决定了,我要创造出妖怪!让你们变得更强大!”

  

  在白兰·杰索的摩拳擦掌下,未来的“修罗开匣”就等着要变成“妖怪开匣”了。

  

  诸天直播群里的对话没有因为白兰·杰索而停下。

  

  [左京:看来杰索先生只能旁观了,我可以请群主做见证,参与赌局的人需要提供本土世界最高战力的直播视频,如果我输了,我世界任意一只你看上的妖怪,我花1000点把它赠送给你,如果你输了,把这个妖怪送给我。]

  

  这种赌博的魄力,与随意转让妖怪的口吻,无疑是让左京的形象变得危险起来。在弱者圈子里,可以装弱者,在强者圈子里,必须成为强者。

  

  有白兰·杰索的展示之后,左京不打算示弱。

  

  左京打量着直播画面上的橘发少年,对方的品性极佳,闭着眼睛看不见眸色,单论人类外表也是一个精致俊美的少年,腰肢纤细,腿部在这个年龄堪称极品,露出的胳膊上有着细腻的肌肉线条,再加上妖怪的身份,放在自己的世界也可以拍出很高的价位。

  

  就是不知道……力量如何,能否达到B级妖怪的程度。

  

  黑暗世界里阅历惊人的左京平静而悠闲,一眼就看出附近遭到全方位损毁的废墟,之前一定是一栋正常的高楼,并非人类热武器所造成的破坏。

  

  太宰治恶劣的笑脸停滞。

  

  偏偏白兰·杰索在聊天群里发言,也同样是完全不在乎人命的看热闹。

  

  [白兰·杰索:左京先生,我也想参加!变一下赌局嘛,好不容易隔着异世界在聊天,怎么可以歧视没有妖怪的世界,我可以赌上我的世界的一切!]

  

  [白兰·杰索:除了我的能力,你们看上的什么东西都可以拿走!]

  

  [左京:杰索先生的性格很合我的胃口。]

  

  [白兰·杰索:可不可以嘛。]

  

  [左京:不行,没有两个世界妖怪的比较,赌博就缺乏了应有的乐趣和公平。]

  

  [白兰·杰索:好叭,以后赌别的。]

  

  见状,太宰治下意识地去看聊天群的群名,再度确定一下,这是诸天直播群,而不是什么异世界恶党聚集地吧?

  

  在他们热闹的讨论结束后,太宰治在直播镜头看不到的地方泼冷水。

  

  “我不赌,左京先生,你的代价不足以打动我。”

  

  至于为什么……

  

  太宰治拍了拍中也的黑帽子,心道:中也,你得感激我,我居然没有把你赌出去,不然你可能去当别人的狗了。

  

  那个左京,对自己世界的底气无疑是很大,让他有些忌惮,不打算应下赌约。能够让他去赌的,只会是百分百能赢,或者输了也无伤大雅,可以达成目的的赌局。他并非天生的赌徒性格,喜欢作死,不代表他想作死成功,让人笑话。

  

  太宰治的直播间里传出少年淡淡的声音。

  

  “很简单,是你们误会了。”

  

  “他不是什么妖怪,只是我的狗,必须天天被我使唤,怎么可能把他让给其他人。”

  

  咔嚓。

  

  直播到此结束。

  

  聊天群沉默了一下,紧接着,两个思维“肮脏”的大人交流起来。

  

  [左京:……所谓的“狗”,居然是这个意思。]

  

  [白兰·杰索:我也懂了。]

  

  [白兰·杰索:群主呢?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左京:群主对我们的态度很友善,我感觉群主应该知道很多事情,比如群主一直没有问我们的身份来历,这个聊天群莫非是群主创造出来的产物?]

  

  [太宰治:我回来啦,我可以作证,知道小矮子是我的狗的人不多。]

  

  [白兰·杰索:小小年纪,拿人当狗。]

  

  [太宰治:比不上你,不把人当狗。]

  

  白兰·杰索忽然无法反驳,自诩神灵,把人间当游乐场的自己又怎么可能瞧得上其他人。他扭过头,去看在任劳任怨帮他干活的绿发青年,桔梗顿时精神百倍。

  

  嗯,其实他还是有把人当狗使唤的。

  

  “啊,群主发言了!”

  

  白兰·杰索顿时忽略自己的手下,说出奇怪的话也不在乎。

  

  这个平行时空,他就是手下心中信仰的神。

  

  屏幕上。

  

  [群主银之钥:不是我创造的,是我捡到的,这是属于我的金手指,我之前并没有沟通异世界的能力,主要是你们世界的命运泄露了出来,被其他世界的观测者画成漫画,我正好看过这些漫画改编的动漫。]

  

  一时间,三个上尚属于人类范畴的群成员屏住呼吸,陷入了沉思。

  

  真相太离奇了。

  

  系统:“TAT不——!是您抢到的!”

  

  犹格·索托斯用外神冰冷的目光看向系统的核心,无数个球形光体宛如无数个眼睛,密密麻麻,给不不是人类,但会被精神污染的系统极大的迫害。

  

  系统看了一眼加载的克苏鲁杀毒软件,悲哀地发现软件版本不够新,再这么待下去,自己的核心位置要长出一根根小触手来的啊。

  

  它果断的怂了。

  

  “对对对,是您的,我就是您的金手指!”

  

  犹格·索托斯放它一马。

  

  又过片刻,系统憋不住内心的好奇,用对待外界神灵的方式问道:“尊敬的犹格·索托斯冕下,这种漫画,我怎么没有看见过?”

  

  犹格·索托斯说道:“我化身画的,你当然没看过。”

  

  系统震惊了。

  

  这比需要收集情报的多元宇宙主神还牛逼啊!

  

  在下界,犹格·索托斯有无数个化身,他们各干各的,其中就有帮主意志画漫画的漫画家,画了很多稀奇古怪的漫画而名声响亮。

  

  犹格·索托斯不以为然,在很早以前就对穿越有了答案——

  

  自己是特殊的。

  

  不论是祂知道的故事,还是其他种种,在这个世界越强就越丑的基本法里,祂格格不入,时常被其他外神丑到自闭。可恼的是这些丑而不自知的家伙,总是偷偷的说自己长得不够时髦,一点触手和眼睛珠子的元素都没有。

  

  不仅如此,祂亲自询问过伟大的阿撒托斯,自己存在此世的意义。

  

  阿撒托斯用混沌邪恶的方法回答祂。

  

  “G——!!!”

  

  刺耳而单调的声音具备一种巨大的魔力,只要犹格·索托斯去回忆这位连自己都观测不清楚的冕下,就会头晕目眩,耳鸣不断,音乐审美能力崩溃。

  

  这是人类留给祂最后的倔强,否认了阿撒托斯的歌喉有多美妙。

  

  不。

  

  根本就是惨绝人寰。

  

  不能再回忆下去了,自己修养了一段时间的成果就要报废。犹格·索托斯冷静地封印了这段存在感鲜明的记忆,学习不去演唱会现场的格赫罗斯(实际上格赫罗斯是去不了),拒绝遭受名义上算长辈的世界级歌姬的摧残。

  

  犹格·索托斯的心灵宁静下来,这是祂最需要呵护的地方。

  

  旅游才能放松。

  

  在此之前,祂需要攒到1000点的点数,实现脱离阿撒托斯梦境的梦想。不然,总这么待下去,万一祂觉得阿撒托斯唱歌很好听怎么办?

  

  可怕,这是万物归一者都感到惊悚的事情。

  

  犹格·索托斯一边观测诸天直播群,一边忽然感应到有人在召唤自己。

  

  召唤词非常之昂长,各种彩虹屁。

  

  【聆听我的召唤!无尽虚空之王!移星者!坚固的基础!地震之掌控者!恐怖的征服者!痛苦的创造者!毁灭者!荣耀的胜者!虚空与混乱之子!深渊的监护人!原暗之神!维度之主!谜一般的智者!秘密的守护者……您的仆人召唤着您!】

  

  祂喜欢追求知识,向往真理的生灵,尤其是人类,所以一般人类中的智者或者渴望获得知识的人召唤祂,回应得概率比其他生灵高很多。

  

  犹格·索托斯随意地降临了一缕外神力量下去。

  

  结果。

  

  在祭祀的现场,神情高昂激动的老头子被人挤开,一个高瘦的黑皮男人笑着合上了《死灵之书》,对降临在一个人类容器里的犹格·索托斯说道。

  

  “犹格,好不容易才能见到你!”

  

  “……”

  

  “忘了告诉你,你上次走得太匆忙,后来几次又在沉睡,吾主对你身上的灯光特效很满意,这次要我邀请你,为不可名状演唱会献出一份力量。”

  

  奈亚拉托提普笑眯眯地递上一张虚构出来的邀请帖。

  

  “请务必参加。”

  

  对方没有接。

  

  同为三柱原神之一,奈亚拉托提普,莎布·尼古拉丝,犹格·索托斯的地位是平等的,不受犹格·索托斯从无名之雾中诞生得晚的影响。

  

  他很有耐心地等对方表态,而后疑惑地发现这具容器面无表情的死了。

  

  “这是……高兴得掉线了?”

  

  黑皮男人挠了挠头,笑容爽朗,眼中闪烁着搞事的气息。他把邀请帖变消失,实际上吾主也没有主动邀请犹格·索托斯,只是不擅长揣摩上意的仆人不是好仆人,自诩服从阿撒托斯一个神灵的他,勉强能察觉出吾主想要演唱会更热闹一点。

  

  他按照原路回去,嘴里嘀咕道:“真头痛,我这具化身的力量见不到犹格的本体,还是换个方法去请祂吧,这家伙太宅,我很难堵住祂啊。”

  

  “去找莎布好了,她不是一直想睡到犹格吗,我可以帮她……”

  

  “我也挺好奇触手和泡……咳怎么睡……”

  

  祭祀的场地。

  

  一片血腥的肉沫,当犹格的真名被外神化身念出,就不可能有人能活下来。那是一种超越了人类认知的语言,蕴含着联系外神本体的规则。

  

  神不可直视,不可聆听,不可知其名!

  

  能与神对话的……只有神!

  


Nobody
卡特:我希望你去死,最好从已知...

卡特:我希望你去死,最好从已知宇宙中消失

奈亚:(变成一坨猫)

卡特:(身体像是被操控似地痉挛)

卡特:(开始摸猫猫的肚子)

卡特:我希望你去死,最好从已知宇宙中消失

奈亚:(变成一坨猫)

卡特:(身体像是被操控似地痉挛)

卡特:(开始摸猫猫的肚子)

秋水剑家的起名废猫
奈亚拉托提普的玩笑爱你就要吓唬...

奈亚拉托提普的玩笑
爱你就要吓唬你
“你惊恐的样子真的好可爱^_^”

奈亚拉托提普的玩笑
爱你就要吓唬你
“你惊恐的样子真的好可爱^_^”

秋水剑家的起名废猫

奈亚拉托提普语音触发
“要和我一起信仰阿撒托斯大人吗?”
“你要看我的本体吗?”
“你坏掉了可不要怪我哦。”
“真想看到你san值狂掉的样子。”
“既然邀请我来了,就要好好招待我。”
“……我喜欢吃什么?”
“这个分身什么都可以吃哦。”
“要让我开心的话,就让我看看你崩溃的样子吧。”

奈亚拉托提普语音触发
“要和我一起信仰阿撒托斯大人吗?”
“你要看我的本体吗?”
“你坏掉了可不要怪我哦。”
“真想看到你san值狂掉的样子。”
“既然邀请我来了,就要好好招待我。”
“……我喜欢吃什么?”
“这个分身什么都可以吃哦。”
“要让我开心的话,就让我看看你崩溃的样子吧。”

幻星star

是自家屑奈亚(草)
2p是随手的oc

是自家屑奈亚(草)
2p是随手的oc

Nobody
反正都有画拉莱耶爱抖露的于是画...

反正都有画拉莱耶爱抖露的于是画了幻梦境爱抖露(媚宅警告


不管是什么角色加上猫耳元素肯定会受欢迎的!

反正都有画拉莱耶爱抖露的于是画了幻梦境爱抖露(媚宅警告


不管是什么角色加上猫耳元素肯定会受欢迎的!

Nobody

还是之前那个自设从者系列

叔,你都带阿比走了两年了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月球实装一下

还是之前那个自设从者系列

叔,你都带阿比走了两年了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月球实装一下

文科生一年级
混一个( 对于一个文手来讲就不...

混一个(

对于一个文手来讲就不要要求我画图了!(理直气壮

依然是皮总攻奈亚受,奈亚不愧是你,这么混沌(拇指

混一个(

对于一个文手来讲就不要要求我画图了!(理直气壮

依然是皮总攻奈亚受,奈亚不愧是你,这么混沌(拇指

木京青人(学习繁忙中)

p12是半月老师家奈亚xx


(可恶我画得太温柔了))))

p3是自家NPC奈亚

p12是半月老师家奈亚xx


(可恶我画得太温柔了))))

p3是自家NPC奈亚
Nobody
没手感,今年万圣节就这样呗 本...

没手感,今年万圣节就这样呗

本来想画二位cos死者狂欢里的角色,然太懒,而且二位也不过万圣节

没手感,今年万圣节就这样呗

本来想画二位cos死者狂欢里的角色,然太懒,而且二位也不过万圣节

半月@LST

把一些图全部重传一下

光线好会好很多

把一些图全部重传一下

光线好会好很多

群_星_消_亡

夏尔诺斯的王者,奈亚拉托提普。

人类因为渴求未知太古的知识而闯入他那亵渎神灵的、黑色的乌木宫殿,从而被他攫取了灵魂与存在。如果有可能,不要涉足与他有关的咒语和魔法,因为他是狡猾的易怒的神灵,他将通过人类的躯体打破旧神留下的封印。那时旧日支配者的魂灵将自由的行走在地球上,去吞噬并奴役人类的灵魂。

而作为媒介的人类将永恒消亡于那些被遗忘的维度,但他们的躯壳中将被注入来自奈亚拉托提普的、恐怖的、不朽的精髓。他们的灵智将消散于不可穿透的黑暗宇宙,在那里,一切星团的光芒都被抛诸身后。

——《书》

原作是洛夫克拉夫特噩梦的断篇,后被瓦奈斯续写。玖羽的翻译中提到这是一份甚糟的续写,但是由于首次提出“...

夏尔诺斯的王者,奈亚拉托提普。

人类因为渴求未知太古的知识而闯入他那亵渎神灵的、黑色的乌木宫殿,从而被他攫取了灵魂与存在。如果有可能,不要涉足与他有关的咒语和魔法,因为他是狡猾的易怒的神灵,他将通过人类的躯体打破旧神留下的封印。那时旧日支配者的魂灵将自由的行走在地球上,去吞噬并奴役人类的灵魂。

而作为媒介的人类将永恒消亡于那些被遗忘的维度,但他们的躯壳中将被注入来自奈亚拉托提普的、恐怖的、不朽的精髓。他们的灵智将消散于不可穿透的黑暗宇宙,在那里,一切星团的光芒都被抛诸身后。

——《书》

原作是洛夫克拉夫特噩梦的断篇,后被瓦奈斯续写。玖羽的翻译中提到这是一份甚糟的续写,但是由于首次提出“夏尔诺斯”这一概念而得以被翻译。我认为这一篇大体还是值得称颂的,而其中最令人感到惊叹的也是奈亚的居所,也就是夏尔诺斯。于是截取片段,对此作出了部分概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