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奈亚拉托提普

63504浏览    356参与
龘  焰
无貌千面之神,突然发现今天忘记...

无貌千面之神,突然发现今天忘记更新了就补画了一张

无貌千面之神,突然发现今天忘记更新了就补画了一张

湛蓝蘑菇鲸

论如何让pokeygame变得更刺激(错)

珍爱生命,远离奈亚

论如何让pokeygame变得更刺激(错)

珍爱生命,远离奈亚

爱喝凉水的天道老师

门与匙

        其七  狂乱

        “今晚的酒很不错,常磐先生,我对你的敬业表示感谢。”

        清原向着常磐微鞠一躬,随后牵起鹿岛奈奈没有温度的手,走出了酒馆门口。

        常磐看着桌上的酒钱,泛起一阵胆寒。...


        其七  狂乱

        “今晚的酒很不错,常磐先生,我对你的敬业表示感谢。”

        清原向着常磐微鞠一躬,随后牵起鹿岛奈奈没有温度的手,走出了酒馆门口。

        常磐看着桌上的酒钱,泛起一阵胆寒。

        到现在,鹿岛奈奈那妖艳的笑容还停留在常磐的脑海里,久久不能散去。这使他擦拭杯子的手法愈发急躁,玻璃与短绒布摩擦所发出的烦闷噪音回荡在整个大厅,常磐现在只想赶快打烊,然后跑回家把这件事告诉小优。虽然他并不指望小优能做些什么,但只要说出来,就能让常磐的内心得到些宽慰。

        突然,一声沉重且清晰的脚步从常磐背后响起。常磐宛如受惊的野猫,立刻放下杯子,同时翻出吧台;也许是恐惧使然,常磐的双手不自觉的发抖,脸上的青筋也渐渐从皮肤内凸起。再看脚步声传来的方向,从厕所附近的一片中,一个人影正在缓缓逼近。

        此人正是三河。

        “妈的……你搞什么。”常磐被这个懒鬼吓得魂都快飞了。见到是三河,常磐才放松警惕,同时长舒一口气,一屁股坐到了酒桌上。

        然而三河的脸一直潜藏在阴影之中,无论光从哪个角度照过来,常磐都无法看清三河脸上的表情。这时常磐似乎也发觉了不对劲,刚刚翻过吧台的时候,常磐顺手拿上了切柠檬用的小刀,现在这把小刀被常磐紧握在手中,并背在其背后。三河的样子愈发古怪,嘴里开始念叨起了一些晦涩难懂的咒语;常磐大吃一惊,这种发音他再熟悉不过,三河所念的,正是过去常磐得到的诡异书籍中,记载的某段咒语。

        像是歌颂,三河保持着低着头的样子,高高举起了双臂。紧接着,从他身上散发出一股难闻的腥臭,如果他只是喝多失禁,那常磐还能松口气,但怎么可能?常磐亲眼看见,一大滩黑色的粘液从他的裤腿内流淌而出。三河这时放下双手,到吧台后掏出了一根刚被常磐洗净放好的凿冰锥。

        店内的监控清楚的录制着这一幕,作为视频证据,如果三河冲过来想要杀死常磐,常磐还击将其刺死,也只能算是正当防卫。并且常磐在学校空手道社见习时,也偷偷学了一招半式,就算是近身肉搏,三河也不见得能够打赢常磐。也正因如此,常磐克服了恐惧,现在他的内心中,充满了必胜的信心。

        夜晚的风悉悉索索的爬过了漆黑的穹顶,忽明忽暗的路灯和从天边传来的阴沉雷声,都在催促着行人们赶快回家。时钟指向凌晨零点,见三河不动,常磐开始小步向后退去,如果不用跟他搏斗那当然再好不过;常磐作为普通人,除了跟小优有关的事以外,一直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为做人准则。至于三河,可能精神上有什么潜在问题,之后联系老爹把他开除就万事大吉了……

        常磐本是这么想的。

        突然,三河抄起凿冰锥反手捅了下去,这一下捅到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他自己的左眼。常磐吓得赶紧后撤几步,眼球中的房水掺着黏滑的玻璃体,一起从三河的眼眶里流了出来。三河俯下身子扶住地板,发出了震耳欲聋的狂笑;紧接着,又是一捅,这次则是戳瞎了自己的右眼。再一捅,戳穿了自己的左肩;再一捅,戳穿了自己的右肩。三河似乎还不满意,于是连续几下,将自己的左右膝盖与脸皮都捅了个对穿。

        常磐看着眼前超越自己理解的一幕,想要尖叫却因为害怕导致的胸闷发不出声,手中的刀不经意间就已经掉到了地上,金属与地板碰撞的声音,被三河的狂笑所掩盖。再看此时的三河,似乎已经腻烦了这些无谓伤口,于是他反手握住已经被染红的凿冰锥,将冒着寒光的锥尖,对准了自己的颈部……

        “不要……不要!”

        ——

        时间倒回清原离开酒馆后的十分钟左右。

        清原将车停在一条无人的道路旁,随后在车内点燃一支烟。鹿岛奈奈捂着鼻子,伸手去开车窗。沉默着吸完一根烟,清原解开安全带,手摸向鹿岛奈奈的大腿。在昏暗的路灯灯光下,鹿岛奈奈的脸被照的微红,双腿也不自觉的开始夹紧;清原轻轻一别自己一侧门上的车锁,另外三扇门也一并锁了起来。

        “附近就有宾馆……非要在这里吗?”

        “对,我已经等不及了。”

        清原凑近鹿岛的脸,同时把手放在鹿岛的肚脐下方轻轻抚摸,鹿岛逐渐脱力,靠到了清原的怀中。清原粗壮的手指隔着礼裙,向鹿岛的腹间传去一阵温热,此时的鹿岛眼眶湿润似要流泪,但身体却不断的迎合清原的动作,只要清原愿意,他十个月后就可以从警员升职为父亲。

        “鹿岛小姐。”

        “嘘……叫我奈奈……”

        看着眼中燃烧着欲火的清原,鹿岛奈奈露出了温润的微笑。清原吃了一惊,他从来都不认为这个阴险的家伙会露出此等表情,但一旦清原回想起关于鹿岛奈奈的真相,一股浓烈的呕吐感便涌上心头。

        “奈奈,现在我问,你答。”

        “喜欢这种玩法啊……”鹿岛奈奈主动牵起清原的手放到自己柔软的胸前,任他肆意揉捏:“请吧,亲爱的警察先生,奈奈什么都会招供的。”

       “年龄。”

       “26岁。”

       “在福利院工作态度良好,对于老人和小孩都没有虐待行为是吗?”

        鹿岛奈奈迟疑了一下,随后满面春风的回答道:

        “不对哦,在我过去做私人家政时,经常对病危需要照顾的老人做一些小手脚,让他们毫无痕迹的【老死】。到了福利院,看着那些行动不便的老人和年幼无知的孩子,我简直快要兴奋到高潮了。”

        “你所说的小手脚,具体是什么样的手脚?”

        “难以行动的老人,我会直接用羽毛枕捂住他们的鼻子,随后用不会留下痕迹的力道,压住他们的胸口;如果是输液的话就更简单了,只要不知不觉的往身体里注入20cc的空气,他们就会像心肌梗死一样,张开嘴巴、瞪大眼睛,满脸痛苦的死去。那样无助、那样孤独的死去的过程,无论多少次都看不厌呢。”

        “你很乐在其中?”

        鹿岛奈奈轻轻点头。

        “非常的,乐在其中。”

        “孩子呢?你是通过什么手段杀死孩子的?”

        “手段应有尽有,具体要说的话,还是要看我当天的心情。”

        在清原右侧口袋里,一支被他早就设置好的录音笔,正在悄无声息的工作着。凭鹿岛奈奈方才的招供,就足以将她送入监狱,然而作为检方,清原还需要决定性的物证;但在这种情况下,这种自己一只手还放在对方胸前的情况下,怕是很难立刻搜寻到什么物证了。鹿岛奈奈解开礼裙,露出了光滑细嫩的肩膀,像是诱惑清原一般地,用大臂将自己的胸部夹紧。

        “清原先生,该问的也问完了,现在……到处罚时间了吧?”

        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来,土腥味甚至都顺着缝隙钻进了车里。清原想要串联脑内的线索,却总觉得最关键的地方还是没有问清楚,而且清原自己心里明白,自己绝不是什么演戏的料,刚刚那种滑稽的问讯方式,估计也早就已经被鹿岛奈奈看穿。

        鹿岛奈奈失望的叹了口气,不等清原反应过来,就已经从清原的口袋里摸出了那支正在工作中的录音笔。然而这个女人并没有生气,在整理好衣服后,反而露出了格外开心的笑容。

        ——

        “恭喜清原烨同学,取得市内国际象棋大赛亚军。”

        小时候,清原就对需要动脑和运用战术思维的游戏格外热衷。

        国际象棋、扑克、麻将,甚至大多数的TCG(集换式卡牌游戏),清原都有一定涉及。

        优秀的战术思路,辅以巧妙的预读对手走向,加上坚不可摧的强大意志,使那年年仅12岁的清原,作为初中部棋盘社社长,一路淘汰了二十余名各个年龄段的国际象棋高手。

        比赛的奖金二十万日元有余,对于初中生来说,这是一个想都不敢想的数字。但比起奖金,他只想作为一个普通的孩子,开开心心的享受每次博弈;冠军与奖金,如果有人想要,清原丝毫不介意拱手让人。

        “将军(checkmate)。”

        坐在清原对面的老人,正是清原最后一战的对手。与前面几位对手不同,老人自始至终,除了checkmate以外没有说任何一句多余的话,不单战术干净利落,老人甚至像是能够窥探到清原内心的想法一般,精确的预判了清原后面的所有棋招。

        从那天开始,清原开始惧怕被人猜忌,害怕自己的心思被人看透;然而清原实在是太过与缜密,几乎不可能有人能看穿他的思想,从他以警校成绩第一名毕业这一点来看,这种缜密的思维与强大的判断力就可见一斑。在入职之后,这份恐惧也渐渐的隐藏了起来。

        但它从未消失。

        仿佛有无数只眼球包围在清原的身边——也许不只是身边,他的大脑里,似乎也有着无数的眼球。清原所做的一切行动,以及他脑内的任何想法,都被这些肿胀的、分裂的、无处不在的眼球看穿。而这些肮脏眼球传递信息的终端,正是它们的主人:奈亚拉托提普。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清原赶紧抢过手机,接通了来电……

        ——

        “死亡时间大概在一个小时以内,死因是那根酒吧里平时用来凿冰块的冰锥,死者倒握着冰锥,将其刺入颈动脉,随后因失血过多死亡。”

        樱田幸子戴上白色的缎布手套,伸手想去掀开盖在三河脸上的白布。然而这个动作却被清原制止了;清原点起一根烟,走近了跪在一旁因受惊而失声痛哭的常磐。

        “常磐先生,你可真是多灾多难啊。”

        常磐完全没有应答,但仍然是害怕的跪在地上,眼睛瞪的吓人。

        “嘁……”

        仿佛有个迷宫,常磐就置身在这迷宫当中。

        不透光的黑暗好似液体,又好像是固体,飘浮、流淌在无尽的邪恶迷宫当中。

        往前几步,虽然还是看不见任何光芒,但常磐明显感受到了宽阔。原因是风,仿佛置身于广阔草原一般的微风,然而这股风带来的不是青草的香气,而是难以置信的恶臭。然而常磐已经不再介意这种事情,现在他只想离开,离开这本不该进入的死亡禁地。

        不知从何时起开始边走路边发呆,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常磐才回过神来。原本开阔的感受又消失的无影无踪,压迫感与难以呼吸的痛苦再次缠上了常磐的身体。向前的道路越来越窄,渐渐的,常磐不得不侧过身来,贴着虚无缥缈的墙壁继续前行……

电闸君ブレーカー
练习马克笔 画了oc赫尔,是奈...

练习马克笔 画了oc赫尔,是奈亚的一个化身

练习马克笔 画了oc赫尔,是奈亚的一个化身

霁涟

依次是我流奈亚a总泡泡(干啊)

依次是我流奈亚a总泡泡(干啊)

奥村咲良

同人女神:证明你搞的南通锌链来自欧美系
我:开始搞涉事双方养女儿的同人 


*作为《来自深渊》的读者,卡特对那些不那么成功的眷族的去向一点也不惊讶*

同人女神:证明你搞的南通锌链来自欧美系
我:开始搞涉事双方养女儿的同人 


*作为《来自深渊》的读者,卡特对那些不那么成功的眷族的去向一点也不惊讶*

yuka是只水母

Love delusion~我和外神(十)

也叫瞎编故事之我和外神(?)

后面故事不掉SAN啦,所以改名啦(?)

(我相信还会掉SAN的)

前文可以看主页(感谢点赞留言和观看的小可爱!!ooc女性向?偏乙女!(划重点)bg!

主cp奈亚,有时会掉落别的番外?


                   ————分割线————

“诺,给你”奈亚把他的手机递给了我,我接过了手机。


“咦咦,你们竟然建了个群吗!”...


也叫瞎编故事之我和外神(?)

后面故事不掉SAN啦,所以改名啦(?)

(我相信还会掉SAN的)

前文可以看主页(感谢点赞留言和观看的小可爱!!ooc女性向?偏乙女!(划重点)bg!

主cp奈亚,有时会掉落别的番外?


                   ————分割线————

“诺,给你”奈亚把他的手机递给了我,我接过了手机。


“咦咦,你们竟然建了个群吗!”


   “呀,不是这,让你看这里”他把页面切换到一个叫“邪神百科”的网址上。


    邪神百科~记录您的化身、信徒以及联系方式和资料,还有多种特殊服务,详细加xxxxxxxx。


      这后面绝对是小广告吧!我质疑地往下翻,看到了之前一直看到的那个妹子,从表面上看起来一点问题也没有,但是后面的那个触手是怎么回事啊,描述还是以大脑为食的人形生物。


     感觉有点吃惊呢。


     这更加让我好奇这个网站的制作者是谁,不过在平时我并没有看到她身后的触手诶,果然........奈亚似乎看清了我的心思,解释着。


   “她隐藏起来了,这样在人类行动中会很方便,你也看到了吧?这后面还有我的资料,要不要........”


    我无视了他兴奋的目光,直接把手机还给他,毕竟我不希望等会看到让我精神值暴跌的东西。奈亚接过了手机,可能是看到了自己,嘴边不停上扬。但是我现在的感觉一点也不好。


 为什么犹格索托斯一直在跟着我们啊!


    似乎从刚才就一直在后面了,我慢慢地转过头,恰好和他的视线正好对上了,我猛地转过身低下了头,往前走。


     也许是顺路吧,我心想。感到不安地我颤颤巍巍地往公交车里的投币箱投币。难道.......莫非他看上奈亚了?


 不不不,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犹格用一种看弱智的怜悯眼神看着我,脸上几乎写满了“要是再拿我胡思乱想你就完了”“这都猜不到吗”。


我只好把看他的目光收了起来。


“哼哼哼”旁边的奈亚轻快地哼着歌,我旁边瞄了一眼,看到了商品结算的页面。


“小郁,今天要来我家玩吗?我之前买了新游戏哦”在我旁边坐着的奈亚,给我看了看游戏截图。


“诶,这个游戏我知道!咦,这、这么突然吗 ?”我支支吾吾地说着,平时在班里朋友很少,数来数去只有rin酱了,我也没有经常和rin酱在她家玩,更别说是异性了,在想要不要找个理由拒绝的时候,旁边的犹格莫名的笑了起来。


这什么和什么啊。


对哦,这可是我和奈亚发展感情的好机会呢,思考了下便答应了奈亚。



“不用客气哦,快进来吧”我在门口张望着,房间布置偏复古,上次没有仔细看,在房间的角落处,似乎还有扇门,这扇门散发着神秘的气息,门把手附近附近被明显的锁链扣着,发着金色暗暗的幽光。


我的手好像不听我控制的往前伸。


“怎、怎么回事?”


有一种力量想让我去触碰它,就在我快碰到的那一刻,奈亚从身后抓住了我的手。


“不要碰那扇门哦”他轻轻靠在我的身上,对我说。


“诶?为什么”奈亚沉默着,我草草地答应了他,这时候犹格拿来了果汁,我没有想这么多,和奈亚、犹格一起找了个垫子坐了下来。


我看着屏幕里的游戏,原来是恋爱向啊,是最近新上市的乙女向游戏“邪神的祭品——超魔幻恋爱”,据说是用骰子的方式来选择和对应邪神恋爱,而且听说超难过关,这个游戏评论两极化也是应为这个。


“小郁,你来骰吧”奈亚很开心的看着我,一边的犹格似乎在点头。


我想了下,便说“那我骰了哦”


我按了下游戏中的骰子,骰子咕噜咕噜转着,几秒后停了下来,游戏显示抽到的竟然是“奈亚拉托提普”。


“诶??!”


“呀,是“奈亚拉托提普”呢,我很看好他哦”奈亚脸上笑嘻嘻的,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旁边的犹格喝着茶,看着屏幕上的“奈亚拉托提普”陷入了沉思。


不过游戏里的“奈亚拉托提普”和我认识的奈亚至少长相还是不同的,不会让我很出戏。


接下来,凭借着我多年的乙女游戏经验,开始解读游戏,女主是一个温柔善良的妹子,在雨天遇到了“奈亚拉托提普”,并第一眼就爱上了他。


这也太直接了吧,我看着屏幕上被雨水淋湿的女主,倒在地上。


“呀,这个故事开头真是有趣呢”奈亚在一旁饶有兴趣地看着。“你说是吧,犹格?”


犹格表情没有变,继续看着屏幕。


我接着读了下去,但是“奈亚拉托提普”对女主一点兴趣也没有,不如说是女主太渺小了,但女主仍然至死不渝的爱着他。


“真是太愚蠢了”旁边的犹格嘀咕了一声。


“哎呀,别这么说,犹格索托斯,我的老朋友,你还记得你以前曾经和一个人类女子......唔?”犹格瞪着他,奈亚不出声了,我想他一定是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吧。

(注∶犹格·索托斯曾以一种未知的方式与一名人类女性交合,使其生下了一对孪生兄弟,两名子嗣最终都被消灭或驱逐——百度)


房间里瞬间安静了。


真是神奇啊,我感叹着,继续玩了下去,随着女主的迷恋程度越深,女主对他爱的无法自拔,“奈亚拉托提普”也默认了女主的爱,女主当上了第一信徒,每天疯狂传教。


这是什么奇妙发展啊!不过姑且还算好的吧,我继续往下看,马上就要到令人激动的cg环节了。


图中的女主很幸福地和奈亚拉托提普靠在一起,露出了温暖的笑容。


屏幕上显示了一行字。


“独特的幸福NE”随后传来了一声刺耳的声音。




嗯?这是什么情况,不过普通结局也蛮好了,我歪着头,看着闪烁的屏幕,游戏结束后很多弹幕在屏幕上出现,比如“什么破结局,这一点也不外神,差评!”“呜呜,我好惨,死活达不成Happy end”“集美们,听说全线通还带有隐藏结局哦”“作者三个月都没发推特,估计被外神带走了,散了散了”。


后面又飘来几条“告诉你们一件恐怖的事,作者马上要出一个新游戏了,听说是和克苏鲁谈恋爱,而且克苏鲁是妹子啊啊,她好可爱!”

“楼上已经没有SAN了”


呼,终于打完了,我看了看旁边,犹格已经不在了,另一边的奈亚趴在桌子上,像是在睡觉。


现在就剩我和奈亚两个人了,看着旁边快睡着的奈亚,我找了一块毯子盖在他身上。


明明说好一起玩的,自己却睡着了,哼。

黑漆漆的窗外告诉我现在这个时间点该回去了,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一点了,我翻了翻自己的包准备找钥匙。


这个时间点回去正好睡觉呢,走的话大概十分钟就能到家啦。


翻着翻着发现找不到钥匙,心情变得烦躁起来。


等等我的钥匙,没带啊!回忆起之前零碎的片段,我的钥匙在早上发现就没带了,这么重要的事我竟然忘了,这个时间点,我们这的开锁公司已经下班了吧,我愣愣地站在原地,心想这该如何是好。(未完待续)

玟梓
趁着521的小尾巴给自己新船做...

趁着521的小尾巴给自己新船做了个meme

(醒醒,你新船上根本没活人!)

是allxNya


趁着521的小尾巴给自己新船做了个meme

(醒醒,你新船上根本没活人!)

是allxNya



INFP-流落中

无奈亚,来点外神没品笑话。

事件起源图2,看完克苏鲁童话之后有感。

最话唠那个是我,群里朋友帮忙截的图ww

(被拖去喂月兽)

无奈亚,来点外神没品笑话。

事件起源图2,看完克苏鲁童话之后有感。

最话唠那个是我,群里朋友帮忙截的图ww

(被拖去喂月兽)

半月@LST

有些人还活着

有些神却完全放弃了挣扎

有些人还活着

有些神却完全放弃了挣扎

奥村咲良
指人类美男为黑法老 最近打算搞...

指人类美男为黑法老

最近打算搞点拉郎灯塔写作

指人类美男为黑法老

最近打算搞点拉郎灯塔写作

奥村咲良
指随便画的小男生为黑法老

指随便画的小男生为黑法老

指随便画的小男生为黑法老

INFP-流落中
关于“外神本身是外星生物爱手艺...

关于“外神本身是外星生物爱手艺本人是唯物主义”以及“观察未知”的一些奇妙脑洞——如果人类真的上升到可以有能力观察外神会是什么情况。

本身其实不太克?也有可能很克——人类无法理解未知是我们从所有条件上根本不具备能力,还是说我们具备能力,但是却把未知困在神学的领域顶礼膜拜?

关于“外神本身是外星生物爱手艺本人是唯物主义”以及“观察未知”的一些奇妙脑洞——如果人类真的上升到可以有能力观察外神会是什么情况。

本身其实不太克?也有可能很克——人类无法理解未知是我们从所有条件上根本不具备能力,还是说我们具备能力,但是却把未知困在神学的领域顶礼膜拜?

yuka是只水母

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发上来了

是之前私设的校园奈

啊啊大概还会有个三设什么的吧(毕竟画的不好诶嘿)(发型会有改动)

啊啊啊,崩掉的脸

我画的好菜

p2是一个简略的粘土教程,注意!推荐超轻粘土之类的,支撑闪耀的偏方三八面体推荐用小树枝或铁丝,最后用丙烯上色

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发上来了

是之前私设的校园奈

啊啊大概还会有个三设什么的吧(毕竟画的不好诶嘿)(发型会有改动)

啊啊啊,崩掉的脸

我画的好菜

p2是一个简略的粘土教程,注意!推荐超轻粘土之类的,支撑闪耀的偏方三八面体推荐用小树枝或铁丝,最后用丙烯上色

yuka是只水母

掉SAN值的日常生活(九)

前文可以看主页(感谢点赞留言和观看的小可爱!!ooc女性向?偏乙女(已经不日常了啊喂)bg!


正文偏温馨


主cp奈亚拉托提普,可能会掉落番外

                    ————分割线————

     “啪嗒啪嗒”他把戴在头上的帽子扭了扭,似乎没有注意到我,他不快不慢地继续打字。...


前文可以看主页(感谢点赞留言和观看的小可爱!!ooc女性向?偏乙女(已经不日常了啊喂)bg!


正文偏温馨


主cp奈亚拉托提普,可能会掉落番外

                    ————分割线————

     “啪嗒啪嗒”他把戴在头上的帽子扭了扭,似乎没有注意到我,他不快不慢地继续打字。


     我继续看着我刚借的书,心里感叹着这本书的深奥,我完全看不懂啊,果然还是我太年轻了。


     我只好开始看起了另一本书,果然相比还是这本简单多了呢,不过第一本还没看懂好不甘心啊。


    想不出来的我只好起身打算把第一本还了,前面的那个男生打字的手突然停下了。


     我愣了一下。


      “是.......”他突然说


       虽然后面没听清,不过我好像莫名突然明白这个故事了。


       有了信心的我便返回去坐下继续看,果然领悟就在一霎那啊,当我还在为我的智商突然提升了高兴的时候,他笑了笑看了看我,虽然我不明白他的笑容蕴含了什么,但是他好像在嘲笑我的样子。


     我也不认识他诶,应该不可能吧,不过最近发现身边的人总是有点眼熟,比如说他,好像在哪里见过,不会是我的梦里吧。


     我的梦里虽然有奇奇怪怪的东西出现,但是我记得好像没有他。


      我思考了一下,突然恍然大悟,对哦!那张照片 (详见第二章),和阿撒托斯一起合影的来着。


      仔细想想应该也是什么大人物之类的,毕竟旁边的都很厉害的样子。


      他的眉毛往上翘了翘,没有看我,我也不知道我的幼儿园推理对了没有,只好继续看书。


     我往后翻了翻,后面几章真的是人写的嘛,我只是看封面酷炫就借了,没想到这么深奥,时间没有过去多久诶,还是再看一会吧。


     我悄悄地在看书的过程中瞄了一眼眼前的男生,他似乎在和别人网上聊天,显得有点不耐烦的样子,旁边堆着一些书和几本本子,打字的时候似乎在嘀咕着什么。


      果然这个时候打扰他还是不太好吧,我的心里有点小纠结。


      这本书也不是很畅销,所以他看过的可能性也不大,更别说问了。


    “过来”


     感觉有人在叫我,我连忙抬起头来,没想到此时他已经坐到了我的身边。


     我疑惑地看向他。


     “看着我”


      我被他的金色眼睛所吸引,他的眼睛深处就像有金色的球体一样,在闪烁着,过了一会又消失了 。


      是我的错觉吗?我揉了揉我的眼睛,眨了眨,还好没有发生其他事。


       他很满意地看着我。


      “现在你理解了吗?”悠悠的磁性声音传来。


       咦?好像是的,等等,这整本书的知识就好像印在我脑子里一样,挥之不去,这难道就是他的能力吗?好厉害!


     “那你知道我是谁了吧?”他的眼睛忽闪忽闪,从他的表情来看,似乎在期待我的答案。


      “犹格·索托斯,门之匙,万物归一者......”之前完全不知道的名字从我嘴里说出,我完全不敢相信是自己说的。


       “很好”


        “泡泡?”当我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优格的脸上有微妙的改变,夹杂着些许生气。


        “不,后面两个字就不用说了”


         我想我一定是说错什么了,我和他之间的气氛逐渐尴尬起来,他好像要说什么但是却欲言又止。


        该说什么好呢 ,我左思右想也想不出个头来。


       正当我在想怎么做补救措施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犹格,好久不见啦,老朋友。”


        我看到奈亚用手搭在优格肩膀上,他们两个以前果然认识啊。


          “不要和我套近乎”优格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把奈亚的手甩掉。


           “你还是老样子啊,不过我已经不一样了”他拉住我的手“我已经有了小郁,走吧,我觉得再说下去他可能要生气了”


        “这样真的没问题吗?”我轻轻问奈亚。


        “  比起那个,我更想知道你怎么叫犹格索托斯泡泡的。”他拉着我,一边说着。


        “诶?怎么说呢,一开始我是不知道的......”


         “哈哈,果然是犹格在传输信息的时候把信徒起的外号也一块传的吗?”奈亚很开心地笑着,完全没有注意到后面犹格的冷冷的目光。


        这个时候我们已经走出校园了,犹格继续跟在后面。


       奈亚说完继续和我讲他以前的事,还有来地球的生活。


        我也耐心地听他说,我用余光看到了之前和奈亚说话的那个妹子,她似乎在路边等人,外表是一位拥有超高气质的娇艳的少女,如果我是男生,我一定会喜欢上她的吧。


        她看到我,妩媚地对我笑了笑。

         

        这种心动的感觉怎么回事!


       “那个奈亚,之前跟你说话的那个女生是谁?”我鼓起勇气还是说出来了。

        

        “小郁,你知道吗?外神其实有很多个化身的,或许你可能听不懂,但是那个“她”也是和“我”一样的存在哦”奈亚发现我听不懂便继续解释。(未完待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