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奈亚拉托提普

49733浏览    308参与
B.W.B.
与时俱进的奈亚和不明真相的凛冬

与时俱进的奈亚和不明真相的凛冬

与时俱进的奈亚和不明真相的凛冬

沉默的焚尘
自设奈亚拉托提普,本来以为画的...

自设奈亚拉托提普,本来以为画的天鹅颈就已经很夸张了,但拍下来后的效果翻了一番_(┐「ε:)__(:зゝ∠)_

自设奈亚拉托提普,本来以为画的天鹅颈就已经很夸张了,但拍下来后的效果翻了一番_(┐「ε:)__(:зゝ∠)_

半月@LST
我最近是真的啥都没画因为我要开...

我最近是真的啥都没画因为我要开学了

我最近是真的啥都没画因为我要开学了

虚名浪子

【克苏鲁体系同人 BL】你不比人类可怕

<五&壹>

 那个晚上我做了一场梦。

梦见我被一群人围殴在墙角,被他们尽情嘲笑、欺辱。

后来场景跳到了十几年后,我在同一个地方,提刀将他们一一杀死。

但他们死时,脸上无一不挂着笑容——

“我们享尽了凌驾于他人之上的乐趣,死而无憾。而你,顶着痛恨忍受屈辱活下来,复仇后也只能带着一颗扭曲的心痛苦下去。”

另一个声音却在告诉我——

“忘记吧,忘了这一切。”

“凭什么?”我问,却再没得到回答。

凭什么,凭什么呢……


“起床。”奈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回家了。”

“嗯哼……”我哼哼着翻了个身,自知从前往拉莱耶到现在不超过一周的时间,却还...

<五&壹>

 那个晚上我做了一场梦。

梦见我被一群人围殴在墙角,被他们尽情嘲笑、欺辱。

后来场景跳到了十几年后,我在同一个地方,提刀将他们一一杀死。

但他们死时,脸上无一不挂着笑容——

“我们享尽了凌驾于他人之上的乐趣,死而无憾。而你,顶着痛恨忍受屈辱活下来,复仇后也只能带着一颗扭曲的心痛苦下去。”

另一个声音却在告诉我——

“忘记吧,忘了这一切。”

“凭什么?”我问,却再没得到回答。

凭什么,凭什么呢……

 

“起床。”奈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回家了。”

“嗯哼……”我哼哼着翻了个身,自知从前往拉莱耶到现在不超过一周的时间,却还是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睁眼看到熟悉的房间,万千疑问一时堵在喉头,什么也说不出来。

“喵~”猫叫打破了我的恍惚,小修正用前爪搭在我的床沿,摆着尾巴瞅着我。

“我把它放出去了一周,”奈亚说,“小区里的野猫帮比一切托管都好,只不过,这段时间屋子里可能会多一些蜘蛛壁虎苍蝇之类的东西……”

“喵!”像是回应奈亚的话,小修嗖地从我脸上跃了过去,精准扑向屋子另一端的什么东西,等我回头时,地上只剩下了半根扭动着的壁虎尾巴。

“我们大过年的也要住在这公寓里吗?……诶?”我从被子里钻出来,一阵寒意让我一个激灵,“不对?这这这……?”

“你这个身体的原主有果睡的习惯。”奈亚不冷不热地说着,撕开一包面包,竟然一脸享受地嚼了起来,“好久没开味觉了,不错……”

“你以为我信吗?!”我披着被子去翻衣柜。

“不信也行,”奈亚优雅地一条条撕着面包,“事实是,昨天晚上回来后你晕头转向,把RIO当水喝了,接着突然在我屋子里边唱《痒》边玩起了脱衣秀,然后我把你打晕弄回来了。”

“编,接着编。”

“真的啊,我没编,小修可以作证。”

“得了吧,真那样的话我就不会在我的房间醒来了,我相信你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我瞥了眼在旁边摇头晃脑的小修,那双猫眼里竟然有明显的笑意,“另外,交代一下,我衣服都去哪了?”

“你原来那身在穿越维度的时候丢了,其他的,洗了。”奈亚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吞下了最后一片面包,正用长的有些诡异的舌头舔着袋子里的面包屑。

“你……”刚醒来的时候我没仔细看他,现在才发现坐在床边的那位,是只有少部分是人类特征的邪神“奈亚拉托提普”,一时间竟然不知道从哪里怼起,“本体吗?这样子挺丑的,说实话。”

“只是少部分本体,不过没关系,你这样子挺好看就够了。”他竟毫无变回去的意思。

“你今天怎么这么过分?”我不打算找自己的衣服了,抽出他的一身衣裤套在身上。

“因为猜到你会有很多问题,先把你大脑弄乱。”

“……”我发现自己果然比刚醒来都要凌乱了。

“回答你最初的问题,”奈亚说,“理论上这个公寓假期是只开放一小段时间的,这之后我们该各回各家,和一群烦人的七大姑八大姨过年……但是,出了些意外。你要我这么给你说完,还是用咱常用的思维传递那招?”

虽然就他来说,肢体接触足够传递信息,但既然他这样问了,我就知道不会有那么简单。

“这才刚睡醒,我怕我窒息,就这样说吧。”我面对面和奈亚坐下,却突然注意到桌上多了个东西——

“仓鼠?”是那个平行宇宙中奈亚送我冷静心神的仓鼠玩偶。

“你衣服都没它命大,被带回来了。”

“可以啊。”我把它摆正,“小修你闪开,这不是吃的……喂,我也不是!”

正在我努力在猫爪攻击范围外保护仓鼠玩偶时,背后突然传来一股巨大的力度,直接把我反过来摁在了桌上。奈亚竟在那一瞬间换回了正常人类的脸,此刻正向我逼近而来……

“喂!”

“闭眼。”

我就知道,他最不可能老老实实和我谈天。用仅剩的一秒吸入空气后,双唇便被牢牢锁住了,这之后……

【One million years later】

“呼……”终于得以正常呼吸的我大喘着气,同时处理着进入脑海中的信息。

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我现在所处的国家爆发了一种叫病毒的东西。因为各种原因,病毒在全国范围内恐怖扩散,各大省市都开始了封城手段以抵御这突如其来的传染病。

“也就是说,我们要在这公寓里多住几天?”

“你以为这病毒那么菜?少说一个月,寒假别想再往外跑了。”

“emmm……”我思索着,“我……不,我的身体的原主的父母,也只能在外地呆着了是吗?”

“是,伤心吗?”奈亚问。

“你觉得我会吗?”我反问,从进入这个身体到现在,我还没和生物学的“父母”有过接触,论感情自然也很勉强,“不过,要是真的在过年都不能和亲人团聚,这种事情还是……”

“别为已经去世的人心疼了。”奈亚安慰道,“反正有我陪你,也不无聊。”

“嗯,”我点头,将刚刚的郁闷甩到脑后。

“而且我们想去哪里的话,其实也不是问题。”

“问题就是去了也没什么意思吧。”我接到,“玖刀怎么办?我觉得你应该能给出关于她的合理解释。”

“……不太能,她不在我管辖范围内。”出人意料地,奈亚第一次给出了“不详”这个答案。

“管辖范围?”我盯着他。

“你知道有‘三柱原神’,并不是只有我一个能这么玩。”

“我只知道你能自由出入这些维度。”

“有些东西,不需要进入三维也可以做到的。”

“那么说……”

我想继续问下去,但一阵清晰的敲门声打断了我们的谈话。奈亚起身去开门,我整理整理衣服,跟了出去。

“早。”

“艾蒙?”门口站着的竟然是我们高冷而不可一世的班长。

“早上好,班长。”奈亚却一点也不惊讶,“早知道你也在这公寓里住着。”

“不然我也不能在疫情期间来你们这里,”他说,“准确来说,是被闷到来这里……诶?!”

“抱歉,我们的猫对陌生人的气味比较好奇。”奈亚上前抱走狂嗅艾蒙裤腿的小修,“你来的正好,都无聊着呢,最近班里有什么新闻吗?说来听听。”

“不多废话,少了个人。”班长真的是惜字如金。

“具体情况?”

“白寺,抑郁症。”

他话一出,我们都沉默了一会儿。

“那个,我好像只知道白宁有轻度抑郁……”

“她哥其实一直也有,”艾蒙说,“最近一次发作的很厉害,估计是,跟不上学校了……”

“他也不是白宁的亲哥吧?”奈亚问,“好像是亲戚的孩子,十岁的时候领过去的?”

“对,父母因为意外去世。”艾蒙点头,“平常就看你们和白宁玩的多,想不到她连这些都和你们说。”

我刚被奈亚爆的料吓了一跳,此刻却又不由语塞了:白宁从来没有给我们主动说过这些,但对于奈亚来说,随便知道一个普通人的身世不成问题。

“不光是他,班里还少了个人。”奈亚不冷不热地接着说,“玖刀。”

“她怎么了?我没有接到关于她的任何消息……”

“好像是打算转学,到国外去。”奈亚含糊其辞地敷衍着,“可能是因为最近情况不允许,所以她们家也没和班主任说相关的事情……”

“没确定的事情就别急着说。”艾蒙好像有些不满,“白宁没和你们说什么吗?关于白寺。”

“我们是长年脱离网络的家庭。”奈亚笑道。

“真好,‘家庭’。”艾蒙冷笑一下,用意义不明的眼神在我们两个之间跳了跳。

“不过可以现在上QQ看看。”奈亚在这样的目光下,反而显出一种乐在其中的神色,一手拉着我往电脑边走去。

【你又拽我干什么,我自己能走!】

【别急,】奈亚回头,对艾蒙如同吞了榴莲的脸甩了个得意的眼神,【秀一次怕什么】

【你……唉。】

随他吧。


B.W.B.
“如何封印闪耀的偏方三八面体?...

“如何封印闪耀的偏方三八面体?”


“放几只●●●●●在周围就行啊”


是谁说过这些话来着......不记得了......

头疼......

“如何封印闪耀的偏方三八面体?”


“放几只●●●●●在周围就行啊”


是谁说过这些话来着......不记得了......

头疼......

向睽

做信徒就是要不小心【故意】搞错主的性别【其实只有哈斯塔的性别是错的】,最后两张是关于报复心极强的奈亚的故事,字丑勿喷┌( ´_ゝ` )┐

做信徒就是要不小心【故意】搞错主的性别【其实只有哈斯塔的性别是错的】,最后两张是关于报复心极强的奈亚的故事,字丑勿喷┌( ´_ゝ` )┐

脑组织切片🧠

是我心目中的人形奈亚

(试图表现埃及人的特征

然而太菜了)

最后一p黑法老

(没眼看)

是我心目中的人形奈亚

(试图表现埃及人的特征

然而太菜了)

最后一p黑法老

(没眼看)

写做胡老喵的胡嚎克
私设奈亚拟人,大学物理系的教授...

私设奈亚拟人,大学物理系的教授(调不出黑皮),喜欢带着犹格泡泡出去搞事。

下方是私设A总拟人

私设奈亚拟人,大学物理系的教授(调不出黑皮),喜欢带着犹格泡泡出去搞事。

下方是私设A总拟人

Halenko

【Old Youths旧日少年】

克苏鲁神话拟人向oc

投影-奈亚拉托提普-

躯体与灵魂之神

【Old Youths旧日少年】

克苏鲁神话拟人向oc

投影-奈亚拉托提普-

躯体与灵魂之神

阿尔卑鄙山

【微A奈的乱写】神的咖啡馆

“不好了不好了小主,修叽又把咖啡机吃掉了,怎么办呐小主!”

无面神站在阁楼上,从窗口伸出纤纤手臂,抚摸着大蛇胶皮状的黑亮皮肤。

“我是让它磨咖啡豆,不是吃咖啡机!还有在地球要叫我店长!”

——“好的小主!”

合上窗子。化身人形的无面神对着一块碎镜理好领结,披上垂至地面的华丽紫袍,迈着柔软的步伐徘徊屋内,等待一个新的黎明。

听说小城里新开了一家咖啡馆,店长优雅爽朗,长相奇特,灰而不显病态的皮肤,宝石般的蓝眸里泛着迷人的笑意。

店里算不上人声鼎沸,但新宾旧客总有不少。

受欢迎的是那位服务员小姐——米黄色围裙,圆溜溜的眼珠,蓬乱的暖粉色长发扎成两个辫子,口头禅是“tekeli-li...

“不好了不好了小主,修叽又把咖啡机吃掉了,怎么办呐小主!”

无面神站在阁楼上,从窗口伸出纤纤手臂,抚摸着大蛇胶皮状的黑亮皮肤。

“我是让它磨咖啡豆,不是吃咖啡机!还有在地球要叫我店长!”

——“好的小主!”

合上窗子。化身人形的无面神对着一块碎镜理好领结,披上垂至地面的华丽紫袍,迈着柔软的步伐徘徊屋内,等待一个新的黎明。

听说小城里新开了一家咖啡馆,店长优雅爽朗,长相奇特,灰而不显病态的皮肤,宝石般的蓝眸里泛着迷人的笑意。

店里算不上人声鼎沸,但新宾旧客总有不少。

受欢迎的是那位服务员小姐——米黄色围裙,圆溜溜的眼珠,蓬乱的暖粉色长发扎成两个辫子,口头禅是“tekeli-li”和“噢噢人类好酷酷”的服务员小姐。

她每日在店里忙上忙下,不亦乐乎,有时还会叫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姐妹出来帮忙…不过她究竟有多少姐妹呢?

“这孩子啊,爷爷在八岁那年就死了,车祸给撞伤了脑子,IQ有点问题,务必多帮帮她啊。”店长靠在一旁的壁画上说。

天色比以往暗得要快。街灯渐次亮起,纱罩下的微火引来飞蛾,咖啡店绘着星座图案的屋顶,依稀被夜吞噬。那些星星仿佛也汇入广袤的天空。

悠扬一曲笛音,伴着咖啡的余味飘出窗口。

“你来了?”店长转过头,面向站在门口的男子。

男子的卷曲银发披散,发梢过渡为星空的深蓝,半睁的左眼里,永恒的空洞代替了精神之海,他的眼珠转了转,看着自己的孩子。

无面神斟了壶茶,吻过那人被纱布蒙住的右眼,轻声细语道,

“您来把我抓回去?”

“G。”

“既然,来都来了,不如去看看蝼蚁的音乐会,顺便找找您的潜在信徒如何?”

“G——”

“还有一件事,大人。”

“G?”

“这个人类形象不好,嗯...太可爱了,会招来非分之想的。”

“GG?”


真的是乱写xx不要打我

奥村咲良

真名:无名黑法老   职介:降临者   性别:奈亚拉托提普

属性:混沌·混沌   隐藏属性:星

筋力:A   耐久:A   敏捷:A   魔力:A   幸运:A   宝具:A

特性:王、人类威胁、神性   人型:否

很明显,这位的基本资料是耗时五分钟用脚填的,基本没有参考价值,但用来忽悠傻傻的人类御主那是绰绰有余。...

真名:无名黑法老   职介:降临者   性别:奈亚拉托提普

属性:混沌·混沌   隐藏属性:星

筋力:A   耐久:A   敏捷:A   魔力:A   幸运:A   宝具:A

特性:王、人类威胁、神性   人型:否

很明显,这位的基本资料是耗时五分钟用脚填的,基本没有参考价值,但用来忽悠傻傻的人类御主那是绰绰有余。

[所以你还是把他放进来了……首先不说你居然和一个完全不了解的家伙签订了所谓契约,等一下,你该不会真的信过他说过的话吧?你真的以为他是个从者?算了,事已至此,还请您自求多福。——来自某旅行魔术师]


(持有阿比盖尔·威廉姆斯时)

啊呀呀,怎么看也比你那两个哥哥强多了……不知道自己有兄长吗?还是说那家伙不承认与失败品们扯上关系。小可怜,小可怜,等你再长大些就能看清父亲的血究竟造就了些什么东西,真是冷酷无情的家族关系呀(棒读)

(持有葛饰北斋时)

上次见面时应该是在那个岛上吧,现在居然又被封印到了美少女的身体内。当然还是美少女要好一些,姑且算得上只审美不错的章鱼。

(持有杨贵妃时)

热力四射的中华系美人可是相当不错,我从来没想出过这种搭配,虽然乍一听十足古怪,但就是……居然像现在这样美丽!

她想杀我?嗯嗯,小姑娘就是要树立点远大目标,用你们人类励志点的说法,就是要有理想嘛。

(持有BB[泳装]时)

完美的人,完美的少女。但是这么一来我又得花时间准备完全不一样的技能了,有时候广交友还是会带来点麻烦的。

(持有伦道夫·卡特时)

这不是小入梦者卡……像看见黄瓜的猫一样跳着逃走了。嗯?算是熟人吧,只是有段时间没见过面了。(一段看上去有点沮丧的沉默之后)他是不是嫌我话太多了。

(持有洛夫克拉夫特时)

这不是那位阴沉的小可爱吗,好久没……像看到海鲜一样走开了。嗯……你怎么也在这……(一段十分沮丧的沉默)真丢脸。实话实说吧,确实存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付的人。但我建议你最好快点忘了这件事哦?

虚名浪子

【克苏鲁体系同人 BL】你不比人类可怕

<四&陆>

“不错个修格斯啊!你要是还知道我是谁就麻溜的放我下来!”

在我认识的旧日支配者范围内,大概没有几个能像我一样如同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先是被门之钥骗到幻境连吓带絮叨折腾一番,然后被自己的室友硬拉来见家长,呸,理论上的哥哥,然后被像布娃娃一样拎起来旁观变异人类和压根不是人类的家伙的斗争……

克苏鲁的相貌我见过不止一次,但第一次用人类的视觉器官来看,还是很有冲击力的……我尽量忽视他肮脏地缠绕成一团不可描述形状的触手,忽视他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混沌一团的眼睛……算了,我闭眼吧。想罢,我闭着眼冲着拎着我的触手踹了一脚。

【我当然知道你是谁,把你的灵魂掐碎了喂给水螅,我...

<四&陆>

“不错个修格斯啊!你要是还知道我是谁就麻溜的放我下来!”

在我认识的旧日支配者范围内,大概没有几个能像我一样如同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先是被门之钥骗到幻境连吓带絮叨折腾一番,然后被自己的室友硬拉来见家长,呸,理论上的哥哥,然后被像布娃娃一样拎起来旁观变异人类和压根不是人类的家伙的斗争……

克苏鲁的相貌我见过不止一次,但第一次用人类的视觉器官来看,还是很有冲击力的……我尽量忽视他肮脏地缠绕成一团不可描述形状的触手,忽视他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混沌一团的眼睛……算了,我闭眼吧。想罢,我闭着眼冲着拎着我的触手踹了一脚。

【我当然知道你是谁,把你的灵魂掐碎了喂给水螅,我也能把那只水螅认出来。】不知是不是我的大脑自动翻译的问题,这样的话语从克苏鲁嘴里说出来有些怪怪的。克苏鲁根本没理会我那苍蝇蹬腿一般的攻击,随手把我放在了另一根触手上还算平稳的地方,【也就你会接受祂这种诡诞的邀请,而且这么多天都没被祂玩死……不过,祂没说会跟来别的东西。】

“你是说玖刀吗?”我发现自己现在所处的地方非常有利,能居高临下看清奈亚那边的所有动静,“她不是我们带来的,也不是跟我们来的……怎么说呢,她应该是犹格带来的,而且她本来是个人类……”

眼下的玖刀已完全失去了理智,正疯狂地用腿部的触手抽打,试图擒住奈亚将他撕碎,团团污浊的海水被搅起,却不见一丝血色在其中——奈亚一直在灵活躲闪着,既没主动出击也没有让她攻击到。

【被换体了吗?】克苏鲁沉闷的声音在我脑中响起,大概是不能用人类的发声器官,一直这样思维交流反而更方便。

“换体?”

【伊斯曾有过的技术,但后来因为有更高端的思维交换,所以这个被用的不多。】

顾名思义,应该是在不移动两个人的思维的情况下,单把外形换过来,或者说,让两人在几日之内“长成”对方的样子。

“我知道什么是换体,”我用脚后跟踢了克苏鲁一下,“但她不是,绝对不是。你好好想想,最近你的管辖区域有没有出现高智商动物。”

【在我醒着的时间里,没有。】我知道,这个回答和“不知道”其实也没什么区别。

奈亚依旧在和发狂的玖刀迂回着,在攻击的间隙,我能听见一高一低两个声音在喊话。

“别用人类那愚蠢的道理来教训我!”这是玖刀歇斯底里的声音,“什么‘先反思自己’、‘你自己也有错’……我本来就不是人类,凭什么一定要逼自己活成异类的样子!”

“所以你痛恨那些逼迫你的人类,对吗?”奈亚沉着地闪避着,“你自认行为异常是你的本能,而他人在强行改变你,对吗?”

“不然呢?”

“你没有被改变,你成功了。”奈亚出其不意地来了这么一句,玖刀一怔,竟收住了攻势。

“怎么?不对吗?你不仅保留了你的个性,还在人类的群体中活到现在,就你所在的班级这个集体而言,学霸兼班花这个位置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达到的。”奈亚接着说,“到头来你仍记得你的本质,你赢了。”

“……”玖刀一时间了陷入沉默,半晌,她道:“这不叫赢,我依旧是那个异类,被排挤的那个家伙。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子,他们的谣言和中伤永远会以我为中心……”

“……具体说来。”奈亚竟坐了下来,似乎想和玖刀来一场长谈,“他们怎么冤枉你怎么陷害你的?”

“……”又是好一阵沉默。

“说不出来的冷暴力,对吗?比如在人群中故意把话题引到你不了解的方向,让你参与不进去;比如暗中传播关于你的谣言,让所有人对你避之唯恐不及……”

玖刀轻轻点了点头。

“你有听过那些谣言的内容吗?”奈亚问,玖刀犹豫了一下,又点了点头。

“关于你的……‘异常行为’?”

点头。

“如果你已认定自己不是人类,那你已经不必再纠结这些了。”奈亚把手一摊,“你掩盖不了自己的本能,同样,人类的排异也是自己的本能,曾经你出生于人类家庭,被迫遭受这些,但现在你已经解脱了,如果你一直期望的就是得知你和那些你讨厌的家伙不是一类,那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没必要再耿耿于怀了。”

“可是……”

“就算你想要为之前受过的委屈报复,”奈亚的语气忽然一转,夹带了几分阴冷,“也不必对同样是异类的我下手吧?我确实能轻松适应人类的生活,但我到底也不是人类吧。”

玖刀不语。

“这么说来,你当真是在仇恨人类吗?”奈亚开始缓缓向玖刀靠近,“换个用词,嫉妒怎么样?在你不知自己是异类时,你嫉妒那些能融入集体中的人类伙伴,于是你给自己定下更高的标准,努力当一个更好的人,随着年龄增长,这个标准也在提高,但总有人能先你一步轻松达到,于是,你把这一切归咎于你是个异类……”

我想起玖刀时常趁老师不在时补妆,和别人说话时格外会注意语气,成绩也一直维持在班级前五名……

“过分追求进步,会让你对周围的感知产生偏差。人和人总有些是不一样的,并不是所有人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几乎所有人都有些怪癖会被别人当做谈资……”奈亚继续向前走着,“但当你格外注意这些时,别人的几句玩笑都会变成恶意,我这么说的明白吗?”

玖刀犹豫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你攻击我,也并不是因为我是个人类,我没猜错的话,是因为我可以完美适应人类生活,而你不行,对吗?”

确实,是他的这句话激起了玖刀的抓狂。

“我理解你,毁掉一个人的方法有很多,比如让这个人在小时候就显得‘与众不同’……这样的人即使以后飞黄腾达,仍不免留有过去的阴影。但区别就是,有些人可以将他们封存,而你,让这阴影逐渐变了质……我不否认你受过不公平待遇,那些也完全不是你的错,但你也必须知道,你的委屈因为你的在乎,已经演变成了一种嫉恨……”

我惊讶地发现玖刀在微微点头,有黑红色的不明液体从她的发丝间渗出。接着,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奈亚猛地出手,玖刀一声不响地跌倒下去,陷入昏迷。

“心理导师真xx的难当。”奈亚说完,又骂了一句什么,不过我们都没有听清。

“没死,睡一觉就好了。”他又说,“那团泡状生物就知道给我添麻烦……克苏鲁,放他下来吧。”

“你刚刚说的话真够狠的……”我想从克苏鲁身上溜下去,无奈触手的姿势太奇怪,让我没有安全落地的路线,于是只得任另一条黏糊糊的触手把我拎下来,“让一个小姑娘从小承受这些东西就够不公平了……”

“所以呢?帮她复仇?问出所有诽谤她的人然后一一杀掉?让她体验到做人类的真正乐趣?还是怎样?”奈亚的语气突然变得急促,“我且问你,到目前为止,除了让她自己释然,有什么更好的解决方法吗?”

我止了话头。排异是人类的本能,受害者是最不公平的一方,若是坚持下来长大了,再狠厉的复仇也弥补不了曾经缺失的爱;若是坚持不下来,也只有独自崩溃的份儿。恐怕是玖刀本人,在十几年的委屈中,也渐渐忘了自己一开始“恨”的是什么,又究竟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了吧……

这太不公平……

但也无可奈何。

“况且,有些伤害并不是真的存在。”奈亚又说,“我查过她的经历了……她比起特洛来都可以算是公主了……现在这样,一个原因可能是她过于看重别人的言语,因而产生臆想;另一个原因,这可能在我控制的范围之外……而且……”

他不说下去了,紧皱眉头沉默着。我第一次看到他露出纠结的神情。本能告诉我现在还是不要问他的好。

“克苏鲁。”奈亚转向一直保持沉默状态的克苏鲁,“这次醒来,可能有一些不同以往的事情需要你来完成。”

克苏鲁没有发声,移动庞大的身躯,冲奈亚微微俯了俯身,算是对外神的敬礼。

“那边那位……嗯,可能暂时要借住你的拉莱耶一段时间,或者就一直这么住下去……”奈亚指指玖刀,“就现在看来应该不用你操心她捕食,只要保证你在城内的时候她是安全的。”

“还有不在城内的时候?”我问。

“他平时醒来都会做些什么你不知道吗?”奈亚显得比我还惊讶。

【为什么要知道。】“为什么要知道。”异口同声。

“好吧。”奈亚无奈地笑了一下,“按你习惯的做法来吧,有什么具体吩咐我会及时让你知道的。这次在水下的时间有些长了,我们就先走一步了。”

说罢奈亚捉住我的手腕,不等我再说什么,一阵眩晕袭来,天旋地转之中,我似乎听见了好几个不同的声音在吵吵嚷嚷,这其中包括克苏鲁沉闷的声音:

【祂说过,现在才是游戏的开始,现在也是一切的终结。】

这就走了?

见一面就这么简单?

“急什么,不久就再见面了。”奈亚在混沌中读懂了我的疑问,“不过眼下,先让一切按正轨进行,做好一个人类。”

他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别的事情我来处理,你知道哪些是不用担心的。”

“嗯。”我点头。他似乎对我的回答很满意,低头扶住我的后脑,深深吻了下去。

于是周围的嘈杂暂歇,混沌中一片温柔的宁静。

————————————————

快考试了,赶紧更一章为自己积点德……

我觉得坑被我越挖越大了。原先的大纲都撑不住了。

不过不怕,脑洞拯救一切!ヾ(◍°∇°◍)ノ゙

[长期咕咕]非著名不说人话写手黎切尔

【脑洞】【奈亚中心】Die Zauberflöte

【灵感来源】魔笛的男主塔米诺是位埃及王子ovo


目前只肝了两个小片段…

挖坑不填咕文一级选手就是我✔️

随缘更新(?


那人旁若无人地走进他的办公室时伊曼纽尔·席卡内德正漫不经心地摆弄着一支羽毛笔;他没有听到脚步声,——这个人走路像猫一样,但却有什么在他耳畔心中不容置疑地低语着:他来了。维多剧院的经理抬起头,看见了他这里正受欢迎的一位明星演员。席卡内德向后微微一倾身,带点自嘲意味地思忖着接下来自己将会听到什么:一通长篇大论,充斥赞美或者废话或者批评(这也许不太可能)。身材瘦高的年轻男子走到桌前坐下,把他从对方手里借来的《璐璐的魔笛》改编脚本初稿优雅地...

【灵感来源】魔笛的男主塔米诺是位埃及王子ovo


目前只肝了两个小片段…

挖坑不填咕文一级选手就是我✔️

随缘更新(?






那人旁若无人地走进他的办公室时伊曼纽尔·席卡内德正漫不经心地摆弄着一支羽毛笔;他没有听到脚步声,——这个人走路像猫一样,但却有什么在他耳畔心中不容置疑地低语着:他来了。维多剧院的经理抬起头,看见了他这里正受欢迎的一位明星演员。席卡内德向后微微一倾身,带点自嘲意味地思忖着接下来自己将会听到什么:一通长篇大论,充斥赞美或者废话或者批评(这也许不太可能)。身材瘦高的年轻男子走到桌前坐下,把他从对方手里借来的《璐璐的魔笛》改编脚本初稿优雅地拍在桌上,羽翼般轻盈修长的手指威慑似的摊开在白纸表面,有如该亚法向彼拉多呈上罪证。席卡内德盯着那张笑脸——那张酷似埃及法老的年轻、俊美而傲慢的黝黑面容,欧洲特征的五官赋予其黑暗天使或堕落神祇的魅力,然而笑容开朗得令人诧异——再一次地,他在铺天盖地的温柔可亲之下感受到了那种难以名状的局促感。

“我已经擅作主张帮你改了几个地方。”梅耶·菲弗尔先生好整以暇地架起腿,然后开口说道。

(这位先生通常以另外一个更像真实姓名的名号为人所知。)

素来轻易不动声色的剧院经理眉梢抽搐了一下,劈手拿过剧本。

……

不论席卡内德先生怎么腹诽他眼下的首席男高音兼长笛手是多么不务正业,日后交到沃尔夫冈·阿玛多伊斯·莫扎特手上的就是这份稿子。






从1786年开始维兰德潜心于创作童话,历史遗忘了那个赋予他关于《璐璐的魔笛》的灵感的怪梦(他原本构思出了某个类似于哈默林的花衣吹笛人的小故事):诗人的梦中升起一片未知的海洋,古老胜于花园环绕的巴比伦的巨石城威严阴郁地坐落在海底,深蓝澄明的水波氤氲着邪恶的惨绿色,以低于常值的流动性满怀恶意地在黑暗中涌动,其中心是某个形容可怖的庞然大物,黏液、触手和亵渎神明是它给梦中之人第一的也是最后的印象。但是在这堪称亵渎神明的一切之中,在这一切之上,隐约浮动着一个修长的圣洁身形。做梦者欺身凑近他所察觉的那个目标:身材瘦高的年轻男子衣袂飘飘凌空而立,姿态极尽优雅地举一杆长笛在唇边吹奏;黑暗模糊了他酷似堕落天使的美貌,嘲弄一切的尖锐气质却不能为此所隐匿,而面对下方可怖之物展现出的冷淡、高傲与坦然则暗示一个可怕的事实。在惊醒之前,诗人只来得及看清他古埃及人的肤色和装束,那张俊秀含笑的面孔对他而言则永远留在了那片无名海域的黑暗之中。




—TBC—



蓦首别歌.

网课的摸鱼xxxx

是犹格泡泡和奈亚奥巴马(不

刚刚入坑奈亚性格好戳我()

网课的摸鱼xxxx

是犹格泡泡和奈亚奥巴马(不

刚刚入坑奈亚性格好戳我()

尘中人

【A奈】脑洞停车场

*我的脑洞比黑洞还大,以后说不定会挑几个写,热烈欢迎各位神仙太太抱梗


现代pa


《网恋误人》

人设:表面看上去很精明其实意外纯良A总x为了和自己干爹上床不惜成为女装大佬黑客奈亚

剧情:奈亚最近陷入了苦恼,因为自家的爹地意外好骗,居然通过了卖茶小妹的交友申请,还半点没察觉到对方只是想骗自己买茶而已。为了拯救爹地,奈亚毅然决然地黑了卖茶小妹的微信,决定保护爹地的单纯。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爹地会提出与自己面基的请求。

结局:这种一看就是HE小甜饼,要是有太太能BE那也是真的牛。


《你掉的是这个黑道大佬吗》

人设:世代经商家世清白总裁A总x狂的一批黑道大佬奈亚...

*我的脑洞比黑洞还大,以后说不定会挑几个写,热烈欢迎各位神仙太太抱梗

 

现代pa


《网恋误人》

人设:表面看上去很精明其实意外纯良A总x为了和自己干爹上床不惜成为女装大佬黑客奈亚

剧情:奈亚最近陷入了苦恼,因为自家的爹地意外好骗,居然通过了卖茶小妹的交友申请,还半点没察觉到对方只是想骗自己买茶而已。为了拯救爹地,奈亚毅然决然地黑了卖茶小妹的微信,决定保护爹地的单纯。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爹地会提出与自己面基的请求。

结局:这种一看就是HE小甜饼,要是有太太能BE那也是真的牛。



《你掉的是这个黑道大佬吗》

人设:世代经商家世清白总裁A总x狂的一批黑道大佬奈亚

剧情:A总这辈子都没想过,自己会与什么黑道人物扯上关系,还要与对方联姻,幸好对方也对自己无感,婚后一切都好协商。奈亚从来都看不起像A总这样恪守规矩的人,遑论嫁给对方,婚前便于那人约法三章,各玩各的。只是,他从没想过,他会沦陷于那人的温柔正直之下。

结局:先婚后爱,如果BE的话那应该也是因为三观不合或奈亚做了什么过火的事吧。



《You had me at hello》

人设:肤白貌美气质出众大学生A总x衣冠禽兽斯文败类教授奈亚

剧情:A总出身贫寒,过去12年来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终于以全额奖学金考上了最著名的阿卡姆大学。他本想继续努力学习,安稳度日,不负老师家长期盼,不曾想一入学便被大学中最年轻的教授看上,从此过上了有后台就是稳•逐渐放飞自我•一路绿灯•这个教授对我怎么这么热情的大学生活。

结局:文题翻译过来就是一见钟情的意思,不存在BE。



《其实他没有那么爱你》

人设:冷心冷情A总x痴汉偏执奈亚

剧情:自奈亚与A总相爱以来,身边亲友对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其实他没有那么爱你”。所有人都在为奈亚感到不值,甚至有些大胆的奈亚的追求者去质问奈亚,他们得到了这样的一个回答“我有十分的爱,我便全给了他;而他原先是不打算爱人的,见了我,才生了两分爱意,便把这两分爱意都给了我。既如此,何来不对等之说?”

结局:应该是个短篇,一看就是HE。


PS:看下来结局全是he,果然年纪大了受不了虐,跪求各位太太抱梗。

暗度陈鸧
奈某。不可能细化了

奈某。不可能细化了

奈某。不可能细化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