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奈因

131.5万浏览    3658参与
咪狗砸

没有用的魅魔生存小日常3

没有用的魅魔生存小日常3

冬眠舱
大扫除的时候发现了奇怪的生物

大扫除的时候发现了奇怪的生物

大扫除的时候发现了奇怪的生物

咪狗砸

这设定大概能画一段时间了

于是住下了

这设定大概能画一段时间了

于是住下了

子木撒

【奈因】囚徒(伍)

●原作 Aldnoah Zero 

●cp 奈因

●失踪人口回归

●原作后续的幻想

●望不嫌弃……


READY 


GO 



“公主……殿下?”

斯雷因嘴唇翕动,声音有些嘶哑,定定地看着在深渊中唯一的那一份光芒。

在光芒间,艾瑟伊拉姆公主金色头发飘逸,温柔地向斯雷因微笑,伸出了她纤细白皙的手。

斯雷因心脏狂跳,颤抖着犹豫着伸出双手向前走去。

刹那,鲜血淋漓。

瞳孔无限缩小,缩小,他看到被枪击中的艾瑟伊拉姆公主穿着那染了鲜血灰色驾驶服,眼眸渐渐暗淡,如同献于祭坛的大鸟,折了翅膀重重摔倒。

怒吼...

●原作 Aldnoah Zero 

●cp 奈因

●失踪人口回归

●原作后续的幻想

●望不嫌弃……


READY 


GO 



“公主……殿下?”

斯雷因嘴唇翕动,声音有些嘶哑,定定地看着在深渊中唯一的那一份光芒。

在光芒间,艾瑟伊拉姆公主金色头发飘逸,温柔地向斯雷因微笑,伸出了她纤细白皙的手。

斯雷因心脏狂跳,颤抖着犹豫着伸出双手向前走去。

刹那,鲜血淋漓。

瞳孔无限缩小,缩小,他看到被枪击中的艾瑟伊拉姆公主穿着那染了鲜血灰色驾驶服,眼眸渐渐暗淡,如同献于祭坛的大鸟,折了翅膀重重摔倒。

怒吼着嘶喊着拼命想要跑去,身体却被那重重黑暗所阻拦,眼睁睁的看着那朵凋零的花失去颜色。

斯雷因挣扎着,猛转身,那片阴霾尽数驱散,却看到一片大海,闪着碧蓝的光。有着美丽的颜色,就如同他的眼睛。

斯雷因像被刺痛眼睛了般,捂着脸缓缓蹲下,肩膀颤动,渐渐朦胧。


“……蝙蝠?……”

猛然惊醒,斯雷因坐了起来,摸了一把脸,是泪,然后狼狈的看到界塚伊奈凡就坐在旁边的桌子旁,以及疑是新菜品的盒子。

真是太糟糕了……

居然被这个家伙看到了……

“……梦到什么了吗?”伊奈凡盯着他,“一脸难受的呻吟了好久了哦。”

斯雷因侧过脸去,沉默了半晌,低声说:“公主她……现在怎么样?”

伊奈凡端起杯子喝了口茶,说道:“她很好。”

然后是一片沉默。

斯雷因抓着被子,然后闷声问道:“你们上尉这么闲的吗?天天有空来这里……来这个监狱……”

“所以我是有请假的。”

“呵……请假来我这个罪犯这里?你脑子坏掉了吗?”

“怎么可能,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

“……那就请便吧。”斯雷因拨开被子,站起身。

“你去干什么。”

“洗漱。”



斯雷因看着伊奈凡把盒子打开,里面是精致早点。

“干什么。”

伊奈凡抬头看看他,很自然的说:“吃饭啊。”

“开什么玩笑,为什么我要和你一起吃?”

“我可是很早就来的,虽然做好了饭但都没有顾上吃,所以就带过来了。”伊奈凡一一摆在桌子上,“一起吃个饭总没问题吧?”

斯雷因冷笑:“上尉大人专程来这个阴湿昏暗的监狱吃饭吗?”

伊奈凡抬头。

“怎么。”

“我从来没有对你的身份说过什么,为什么要如此挖苦我贬低自己?”

斯雷因愣了愣,低下头别过脸。

“所以我该说什么?‘对不起请原谅我’吗?”

伊奈凡把早点推在他面前,淡淡说道:“吃饭。”

看着伊奈凡在他面前吃了一半,斯雷因才把手放在桌子上,拿起餐具。


……


味道貌似也不错。


To be continued .





车厘子月

入坑太晚,求千足子太太的本子,有意出,私聊我

[图片]
[图片]
[图片]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

斯雷因22岁生日快乐w

是即将步入社畜生活的年龄(

BGM:telescope - starset

肝论文的时候突然觉得很合适,就在斯总生日爆肝一下,还好赶上了。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奈因姐妹再吸一遍,不是的也请欣赏一下斯总伊总(・ω・)

b站请走【Aldnoah Zero 奈因】 Astar

斯雷因22岁生日快乐w

是即将步入社畜生活的年龄(

BGM:telescope - starset

肝论文的时候突然觉得很合适,就在斯总生日爆肝一下,还好赶上了。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奈因姐妹再吸一遍,不是的也请欣赏一下斯总伊总(・ω・)

b站请走【Aldnoah Zero 奈因】 Astar

泰迪熊的葱花

[微奈因]致我永远的小骑士

斯雷因小天使生日快乐!!!

今年是爱上你的第五个年头,总觉得需要纪念一下,因为每一天都害怕世界把你和AZ的大家给忘掉了。正因如此,对于到现在都还在极圈里一起报团取暖的太太们的努力和付出,鄙人不胜感激!!

我自诩是个很专情的人,但实际上这五年来,我也爬进了很多其他的墙里,粉了很多其他的角色,磕了很多其他的cp……即便如此,我还是想厚着脸皮说,你在我心里你是最特别的那一个。不知不觉中,我的邮箱号,备忘问题,账户名,账户密码里,全都写满了你的名字。喜欢青涩内敛的你,喜欢不卑不亢的你,喜欢细腻温柔的你,喜欢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你……我看了那么多有你的故事,买了那么多和你们有关的事物,只是因为我想见到你...

斯雷因小天使生日快乐!!!

今年是爱上你的第五个年头,总觉得需要纪念一下,因为每一天都害怕世界把你和AZ的大家给忘掉了。正因如此,对于到现在都还在极圈里一起报团取暖的太太们的努力和付出,鄙人不胜感激!!

我自诩是个很专情的人,但实际上这五年来,我也爬进了很多其他的墙里,粉了很多其他的角色,磕了很多其他的cp……即便如此,我还是想厚着脸皮说,你在我心里你是最特别的那一个。不知不觉中,我的邮箱号,备忘问题,账户名,账户密码里,全都写满了你的名字。喜欢青涩内敛的你,喜欢不卑不亢的你,喜欢细腻温柔的你,喜欢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你……我看了那么多有你的故事,买了那么多和你们有关的事物,只是因为我想见到你泪流满面和放声大笑的样子。我百般尝试,想要描绘出你在我心中有多么温柔帅气,想要给你一个你值得的结局,但是我怎么也做不到,因为我是一个不完美的完美主义者。

我不过是默默无名的观察者,若是在那样战火纷飞的大时代,我可能只是一个在核弹中悄无声息地逝去的小人物而已。但我还是想说,忘了那个让你背负痛苦与悲伤的世界吧,放下那些成王败寇的贵族教条吧,但是不要放弃自己,也不要放弃和命运的抗争。你的行动并非没有意义,但是既然已经认输了,就离开那条修罗之路吧,一切永远都还来得及。我无法说你是无罪的,但这一切悲伤的源头并不是你。世上有那么多温柔的人都原谅了你,所以希望总有一天,你也能原谅那个赤脚踏着荆棘走到这一步的自己。独自存活虽不是你本意,但只有活下去才能找到答案,找到救赎,寻回初心。

说这么多,路人甲的我也是时候让道退场了。奈君,剩下的路,就交给你来陪着他走啦。最喜欢看你们一起针锋相对又惺惺相惜的样子啦。愿你在风雨过后,找到属于自己的彩虹。


绝对绝对绝对要幸福啊!


来自一条由女友粉转亲妈粉拱手让位给伊神的卑微败犬的心路历程

_不良飞船_

约会

奈因


接到上级电话后,不得不改变目的地的伊奈帆无声叹口气,他手中的入场券被捏得皱巴,汗水浸湿了纸张。


他的手松开又握紧,这样做无法拯救入场券几乎被毁的事实,而且只会让寒冷的秋风带走掌心的温度。


“前面封路了,你真的要下车吗?”司机发现前方引起慌乱的人群后问伊奈帆,然而他的话并没有让下车的伊奈帆停下脚步,年轻的男人直径走进封锁的街道。


穿过与之前进方向不同的人群,伊奈帆靠近后发现封锁线内的人属于该区域特别调查组。


由于身份和工作性质与普通警员不同,长期接近内部案件的特别调查组在看到军神的伊奈帆后并没有表现出吃惊或诧异,只是对此刻出现在这条街道上的伊奈帆表示意...

奈因




接到上级电话后,不得不改变目的地的伊奈帆无声叹口气,他手中的入场券被捏得皱巴,汗水浸湿了纸张。


他的手松开又握紧,这样做无法拯救入场券几乎被毁的事实,而且只会让寒冷的秋风带走掌心的温度。


“前面封路了,你真的要下车吗?”司机发现前方引起慌乱的人群后问伊奈帆,然而他的话并没有让下车的伊奈帆停下脚步,年轻的男人直径走进封锁的街道。


穿过与之前进方向不同的人群,伊奈帆靠近后发现封锁线内的人属于该区域特别调查组。


由于身份和工作性质与普通警员不同,长期接近内部案件的特别调查组在看到军神的伊奈帆后并没有表现出吃惊或诧异,只是对此刻出现在这条街道上的伊奈帆表示意外。


“晚上好,长官。”


年长的组长招呼了唐突出现在现场的上级长官,不像许多仗着年龄与阅历便把年轻的伊奈帆不放在眼里的官员,他姑且算得上尊敬,“真不是个平和的晚上,不是吗?”面对紧急出警加注定要熬夜的探查,组长打起精神地开着玩笑。


“发生什么事了?”伊奈帆看着四周,如果只是普通的事故不可能出现生化服和探测车,他的神情变得不再那么平稳,而是认真严肃许多,“确定是异常坍塌?”


“是的,该路段出现异常坍塌,所以对整条路进行封锁,为了防止出现伤亡事件。”组长把得到的最新数据递给伊奈帆,“这个月的第4次了,明明过了今夜就是新的一个月了。”


第一次异常坍塌发生在两年前的春季,那时只被认定为普通的意外事故,即便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接连发生两起类似的坍塌事件也并没有引起注意。


可随着坍塌事件的频繁发生,出现了异常的事故地点,第一起异常坍塌发生在一个居民的家中,17楼的客厅出现一个穿透楼层的地洞,直直通向深不见底的地下。


从那时起,所有调查组和有关部门开始着手从另一个方向进行调查,比如宇宙影响、地球环境等宏观因素。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调查并没有什么进展,看似真的只是因地壳运动而发生的普通坍塌。


可异常的事故点却发生频繁,地点也几乎难以预测,在沙漠,在医院,在浴池,大小各异的圆形并没有任何可测性的出现,并带来巨大的恐慌。


在异常坍塌发生的第二个月起,继大战后安稳生活了几年后的伊奈帆也不得不投入到这份新的工作中。


棘手的工作代表着没有时间限制的紧急集合、研究会议、外出勘察以及大批量的数据和事件记录的整理和归档,这些对伊奈帆来说已是日常,而失约、夜不归宿、长期出差、提前离场对伊奈帆而言也成为常事。


伊奈帆看看一眼手表,注意到他这一动作的组长随口一问,“打扰到长官晚上的约会了吗?”据说这位年轻有为的界冢并没交往中的恋人,是个比同龄人更沉着稳重到有些无趣的年轻人,那么也许没有什么所谓的约会。


“是的。”阅读材料的伊奈帆头也没抬地回答。


组长一愣,原本想要打趣的话悉数吞进肚里,“啊…哦,这样啊。”


伊奈帆的语气似乎早已习惯将约会对象放在一旁,把自己投身工作中。而事实上,伊奈帆仍惦念着口袋里的入场券,他记得这是斯雷因比较期待的一场音乐会。


不过看时间,斯雷因应该已在剧院里享受着他喜爱的地球上的音乐,而这张留在伊奈帆口袋中的入场券显得有些孤独,还有点皱巴。




“那个,昨晚的音乐会很棒。”


翌日清晨,餐桌上的斯雷因对伊奈帆说,他寓意何为并不是不能知晓,他看着伊奈帆说完便移开了视线。


斯雷因对伊奈帆的工作多少还是有些了解,谨慎的伊奈帆并不会把工作带回家,不过他知道伊奈帆在调查异常坍塌,而且进展似乎十分困难。


尽管在这种很难遵守约定的特殊时期下,伊奈帆还是会计划一些外出的约会,这份心让斯雷因受宠若惊的同时也很感动。


“……是吗。”伊奈帆并不在意斯雷因是否真的喜欢昨晚的音乐会,他只是在意起为能正常出门的斯雷因是如何小心翼翼地不让他人察觉自己的真实身份,因为他的伪装总是会有露出少许马脚。


伊奈帆在另一方面也清楚自己其实并不需要再为斯雷因担心,毕竟回归正常人生活的斯雷因早早便习惯了外面的生活,可总有一份牵肠挂肚不自然的出现在伊奈帆心中。


斯雷因对伊奈帆兴致缺缺的回答充满疑惑,“怎么…界冢你的语气听起来很不爽。”


“没有,不过是错过一场音乐会而已。”伊奈帆否认,可他还没扔掉那张作废的入场券。


“那我们下次一起去?”


面对斯雷因的提议,伊奈帆的脸上没有表现出太多情绪,他只是收起手机,在离开餐桌的前一秒对斯雷因说:“下次由我定地点。”


突如其来的要求令斯雷因睁大眼,“啊……好的。”

Genesis
出本,走闲鱼 全部打包带走40...

出本,走闲鱼

全部打包带走400r

全部九成新,因为实在带不走只能赶紧出了

出本,走闲鱼

全部打包带走400r

全部九成新,因为实在带不走只能赶紧出了

咪狗砸

一个垃圾的选手上交了群聊的产物

毫无撸点

一个垃圾的选手上交了群聊的产物

毫无撸点

橘子

【奈因】Hunting 9

#架空,短篇。

#少将伊奈帆x暗杀者斯雷因。

#包含伊奈帆抹布描写。注意避雷。注意避雷。注意避雷。

#OOC。慎入。


9


时隔半个月再次踏进自己公司再次走上前往自己办公室的小道时,斯雷因长叹了一声气,在家养伤的这半个月时间并不漫长,但斯雷因总觉得这熟悉的环境变得有些陌生。办公室门口新来的秘书正抱着一大叠文件耐心地等候,看到那陌生的脸,斯雷因眉头微皱,扎兹巴鲁姆手下曾经拥有薇瑟超过一半的军火生意,薇瑟开不开战如何开战不看皇帝的脸色,而是看扎兹巴鲁姆的意思,可现在……斯雷因垂下眼,因为自己的失误这些重要的军工产业全都白白进了那个人的口袋,可他的养父却对他的错误只字未提,这让斯雷因...

#架空,短篇。

#少将伊奈帆x暗杀者斯雷因。

#包含伊奈帆抹布描写。注意避雷。注意避雷。注意避雷。

#OOC。慎入。


9


时隔半个月再次踏进自己公司再次走上前往自己办公室的小道时,斯雷因长叹了一声气,在家养伤的这半个月时间并不漫长,但斯雷因总觉得这熟悉的环境变得有些陌生。办公室门口新来的秘书正抱着一大叠文件耐心地等候,看到那陌生的脸,斯雷因眉头微皱,扎兹巴鲁姆手下曾经拥有薇瑟超过一半的军火生意,薇瑟开不开战如何开战不看皇帝的脸色,而是看扎兹巴鲁姆的意思,可现在……斯雷因垂下眼,因为自己的失误这些重要的军工产业全都白白进了那个人的口袋,可他的养父却对他的错误只字未提,这让斯雷因心里更不好受。


斯雷因在办公室门前站定,握着门把手盯着看了半天才把目光移到身边的秘书身上,似乎没准备开门让他进去坐下说。秘书也丝毫不介意,滔滔不绝地汇报着手里的文件,说完一份就把文件递给斯雷因,等自己怀里空了,他鞠了个躬扬长而去。


斯雷因抱着手里的文件又叹了口气,门却突然间开了,门内伸出了一只纤细的手,一把把斯雷因拉了进去关上了门。


「太慢了!我每次过来都不容易,要避开那么多耳目,你竟然还让我等这么久。」女人丝毫不管漫天飞舞洒落一地的重要文件,语气中带着不满。


「抱歉,今天路上堵车,刚刚又碰到门外那个,你也听到了...」斯雷因躺在沙发上注视着撑在自己身体上方的女子,他抬手用大拇指轻抚她的嘴唇,然后顺着嘴唇的轮廓移开手撩了撩她脸颊边的粉色碎发,「调查到了吗?我的暗杀计划是怎么被界冢伊奈帆知晓的。」


女子勾着嘴角,伸手也点了点斯雷因的嘴唇,「当然。」她的手指向下划过脖颈停在了胸膛上,界冢伊奈帆制造出来的大小伤口已经结了痂,女人抚摸着那些凸起不平的伤突然移开了视线坐起了身,「是我大意了,我注意到他这几个月一直在暗中与人联络安排,但我没想到他的目标会是你,以后不会了。」


斯雷因也跟着坐起来,「我不关心这些,我只想知道是谁泄露的消息。」


女人没有回头,只把一张小纸片递给了斯雷因,「转交给伯爵吧。」


斯雷因接过纸条,没有翻开查看直接放入口袋中,「他们那儿没有怀疑到你头上来吧?」


女人的笑容又回到了脸上,「就算界冢伊奈帆再聪明再狡猾,他也想不到我这个第二皇女会亲自给你打工为你传递消息。」女人侧过身,双手按在斯雷因身边,探头轻轻地在斯雷因的嘴角上啄了一口,「我会帮你,界冢伊奈帆怎么对你的,我都会为你讨回来,我会让他失去军职,声名狼藉。」


「别。」斯雷因侧过头避开了女人的嘴唇,「别动界冢伊奈帆。」


「怎么,你不想复仇?」


「我是为你着想,界冢伊奈帆心思深手段又残忍,你敌不过他。」斯雷因顿了顿,「况且…他曾救我一次,这条命是我欠他的,我不告诉父亲他和你姐姐的事,算是报恩,从此我和他就两清了。」


「斯雷因,他不会放过你的,你自己很清楚这一点。」


「放过我?」斯雷因轻笑了几声,拉起女人的手轻轻吻了一下手背,「是我不会放过他。」


「怎么说?」


斯雷因抬起头,黑眸微微眯起,「蕾姆丽娜,界冢伊奈帆是个不合格的猎人。」



****

「你特意把我叫来酒店是让我来看你上【富强】床的?」


「怎么会。」界冢伊奈帆呼出一口气,把手里的报告递给了站在床边的女人,「抓了一个,还有一个找不到线索。」


艾瑟依拉姆接过文件大致翻阅了几页,眼睛忍不住瞥了眼另一个躺在床上的年轻男孩,是熟悉的脸,她又看向起身的未婚夫,他身上的衬衫都没有一个皱褶,他们没上【富强】床吗?「你之后要去见他?」


「当然,他现在为我经营着生意是我的下属,我去见见他有什么不对?」


女人的手垂下,「你动情了,是吗。」看见未婚夫的动作停下了,她皱起眉,她知道她最担忧的事情果然发生了,伊奈帆虽然人看上去冷冰冰的,但他外冷内热不是个无情无心之人,他有情,来得突然又无比火热,「你对不该动心的人动了心,最中意的玩具也不想碰了?」


床上的男孩坐起身用被子盖住了自己赤【富强】裸的身体,也抬头望向了界冢伊奈帆,他和这个男人曾经各取所需,他自豪自己是所有床伴里最合界冢伊奈帆心意的一个,但今天他被叫来却没有得到自己的欢【富强】爱,他看着身边的男人只感觉到了他眼里的打量,像是在拿他和别的什么人做着比较一样,然后他的眼里出现了失望,没来由的,男孩知道今日以后界冢伊奈帆再也不会见他了。


「那又怎么样?只要他离开那位伯爵,他便不是不该为之动心的人。」界冢伊奈帆沉默了一会儿,重新抬手整理了一下头发,「就算他是那位伯爵的人又有什么关系?」


「伊奈帆!你魔怔了不成?!他会杀了你的!」


界冢伊奈帆轻哼了一声,「那头小豹子杀不了我,他不是个合格的猎人,明明面对着敌人,可他的恨意他的怒火他的屈辱,他的一切感情都在他的眼睛里完全不加掩饰,他看出我对他动了心想反过来利用我的感情,可他并没有去想这是不是我故意让他知道的。」


艾瑟依拉姆愣住了,「伊奈帆…你到底想干什么?」


界冢伊奈帆转过身来,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般低声笑了,「我之前不就和你说了吗,我只是想和他谈个恋爱而已。」


艾瑟依拉姆握着的拳仍没有松开,「你要知道这场恋爱可是会赔上性命的。」


「你知道这头小豹子以前是什么样子的吗?」


「什么?」


「因为在意一些事情,我这几天去调查了些往事,以前的他不是一只全身漆黑的蝙蝠,他是一头有着淡金毛发青色眼瞳的小豹子,这让我很惊讶,这个世界可真小。」


「你在说什么。」


界冢伊奈帆走近了艾瑟依拉姆,无比认真地开口,「我在说我一定要得到斯雷因·特洛耶特。」



TBC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Hunting竟然继续了23333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竟然翻出了这篇文章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把大纲写了出来。看着大纲我觉得我可以重开这篇文章,所以我继续来写啦!

#斯雷因以为自己发现了伊奈帆的弱点,但人家是故意给你看的,好像地位又反过来了,但伊奈帆和大公主完全不知情蕾姆丽娜是斯雷因这边的,斯雷因也有自己的王牌。伊奈帆这儿知道了斯雷因就是自己多年前救下的小男孩,发现得很快,跟欲溺搞了二十多章才发现对方竟然又是A又是议会狗的节奏完全不一样2333

NEHO
2020要到了,其實到現在還是...

2020要到了,其實到現在還是很喜歡奈因這對,但動畫劇情實在是......
到第二季我根本不敢看,所以就沒看了,但後來因為好奇結局所以直接跑去看結局,真的對斯雷因這角色感到心疼.......這部作品可以說是算是浪費人設的劇本吧

當年第一季還沒看完就好玩畫了他們
今年4月的時候我再翻出來看看覺得我當時無法畫出斯雷因的美(?
於是就重畫一下這篇漫畫,希望這次有畫出好吃又可口的斯雷因!

以前的圖在P站

更沒想到近年來這對粮超多!幸福!

2020要到了,其實到現在還是很喜歡奈因這對,但動畫劇情實在是......
到第二季我根本不敢看,所以就沒看了,但後來因為好奇結局所以直接跑去看結局,真的對斯雷因這角色感到心疼.......這部作品可以說是算是浪費人設的劇本吧

當年第一季還沒看完就好玩畫了他們
今年4月的時候我再翻出來看看覺得我當時無法畫出斯雷因的美(?
於是就重畫一下這篇漫畫,希望這次有畫出好吃又可口的斯雷因!

以前的圖在P站

更沒想到近年來這對粮超多!幸福!

塔尔西斯奶茶店

我,赶节日失败小能手

虽然其实和节日完全没有关系了!

我,赶节日失败小能手

虽然其实和节日完全没有关系了!

咪狗砸
一位垃圾的画手上交了垃圾涂鸦

一位垃圾的画手上交了垃圾涂鸦

一位垃圾的画手上交了垃圾涂鸦

知春

【奈因】最高机密(上)

界冢伊奈帆×斯雷因·特洛耶特

有bug,ooc莫怪,还有点雷

MRI设定来自清水玲子的漫画《最高机密》,其中一些杀人手法参考古天乐主演的电影《意外》

好几年前看az的时候产生的脑洞,这两天卡文的时候突然想把这个脑完整。每次看到az这种有非常有意思的人物或者cp结果故事虎头蛇尾戛然而止仓促结束真的都想去撞墙。

大纲灭文法,启动!


背景在近未来,欧洲大财阀薇瑟一直在主导人脑成像技术(MRI)的研究,并致力推动它的实用化,但是由于这项技术在伦理上有巨大争议而一直不能实现,推行过程中引起上下的激烈反对,因此项目难以展开。薇瑟方面退而求其次,寻求和日本政府合作,在...

界冢伊奈帆×斯雷因·特洛耶特

有bug,ooc莫怪,还有点雷

MRI设定来自清水玲子的漫画《最高机密》,其中一些杀人手法参考古天乐主演的电影《意外》

好几年前看az的时候产生的脑洞,这两天卡文的时候突然想把这个脑完整。每次看到az这种有非常有意思的人物或者cp结果故事虎头蛇尾戛然而止仓促结束真的都想去撞墙。

大纲灭文法,启动!


背景在近未来,欧洲大财阀薇瑟一直在主导人脑成像技术(MRI)的研究,并致力推动它的实用化,但是由于这项技术在伦理上有巨大争议而一直不能实现,推行过程中引起上下的激烈反对,因此项目难以展开。薇瑟方面退而求其次,寻求和日本政府合作,在日本建立MRI研究所,并在数十年内取得显著成果,开始尝试在警察系统应用。

军警世家的界冢伊奈帆父母双亡,从小和姐姐生活在一起。怀着对父母天衣无缝的事故死因的疑虑,以及搜集到的一些不可言明的微妙线索,伊奈帆从一开始就关注着薇瑟的人脑成像技术,学生期间就千方百计参与到相关的研究中,毕业后进入警察系统,成为推动MRI应用于亡者大脑的记忆搜查以侦破案件这一工程实现的重要人物,并亲自建立了第一个应用该技术的搜查机构——科学警察研究所法医第九研究室。

移民二代斯雷因·特洛耶特,父亲早逝,由薇瑟家族资助完成学业,和薇瑟长公主艾瑟依拉姆·薇瑟·艾莉欧斯亚青梅竹马。斯雷因某种程度上看来身世清白,毕业于东京大学法学系,通过日本国家公务员一级考试,得以进入伊奈帆的第九课。

伊奈帆对斯雷因和薇瑟的关系很在意,日常工作中多有试探,而斯雷因对此似无知觉,直接地坦白自己与薇瑟的关系——父亲曾是效命于薇瑟的科学家,研究项目正是MRI,为了回报薇瑟家族的恩情,他本来也打算为薇瑟工作,但艾瑟伊拉姆小姐希望斯雷因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因此他选择从另一条路来继承自己父亲的遗志。

九课工作繁忙,由于还在起始的试验阶段,这里专攻一些在常规调查方式下难以突破的重大恶性案件。人的视觉记忆是极其复杂的系统,并非一览无余的照片或者视频,从其中找到破解案件的线索并不容易,研究员们需要从浩大繁杂的影像资料里找出关键,尤其在面对后续影响重大的案件时,时间紧迫,经常需要整日整夜地忙碌。斯雷因对此从无异议,一直努力工作,对同课室的前辈谦恭有礼,渐渐赢得所有人的认可。

除了另一个对薇瑟相关人事都毫不顾忌表现出厌恶的莱艾。斯雷因对此也不生气,一直在努力改变自己和莱艾的关系。

虽然休息时间不多,但斯雷因仍然坚持过去的习惯,每月定期拜访艾瑟伊拉姆小姐,陪她聊天。

艾瑟伊拉姆和伊奈帆早在大学时就相识(公主和伊奈帆同辈,公主小两岁,斯雷因比公主再小上五六岁,这混乱的年龄操作= =),互相引以为知己,外人看来关系暧昧。艾瑟伊拉姆得知斯雷因成为伊奈帆的属下以后非常惊喜,在休息日特意为他们两个举办茶会,对伊奈帆请求日后工作上对斯雷因多多关照,气氛和谐。

某日九课接到调查任务,关于一个普通的公司职员的事故死亡。与其说是九课接到这个案件,不如说是伊奈帆强行从警视厅要过来的案件。受害者死于车祸,原因是那辆小轿车的司机经过他面前那瞬一间视角反光,没有看到他。伊奈帆在早新闻里看到事故现场,直觉让他产生一种微妙的不平衡感,尽管大家都不理解,也不赞同把九课的资源用在调查这样一个明了的案件上。

翻看这个普通职员生前记忆的工作非常枯燥,一个泯然于众人的单身男子,日常就是上班下班,偶尔看电影,有的时候会去喂流浪猫狗。九课人员虽然遵从且信任界冢室长的命令,但连续几日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点的工作渐渐消磨了大家的耐心。没几天所长也找伊奈帆谈话,让他尽快把这个案子结束,不要再占用人力,伊奈帆没有再提出异议,只是私下让斯雷因和莱艾空闲时继续自己的调查。

这天莱艾下班后经过公园,遇到斯雷因提着一个购物袋,出于好奇跟了上去,发现斯雷因在给躲在废弃滑梯下的小猫们喂食。莱艾没有刻意隐藏,斯雷因很快也发现了她,招呼她过来一起。斯雷因说,我们每天都在亡者的视角替他们回顾生前,常常需要体味他们当时的心境来寻找线索,作为代价好像连他们的感情也一并继承了,前辈你们在这里工作这么久,内心一定也是一样沉重吧。这里是前面那个车祸死亡的公司职员常来的一个地方,在他的记忆里这三只小猫也对他非常亲近。斯雷因又说,马上冬天就要到了,我目前在准备搬家的事情,搬过去以后就会把这三只小猫一并收养带过去,前辈喜欢的话也可以带走一只哦。莱艾说她不喜欢猫。结束以后他们一起走了一段,然后在路口告别,走上各自回家的路。

莱艾转过建筑拐角的时候看到伊奈帆站在那里,吓了一跳,反应过来愤怒地质问他是在跟踪谁,伊奈帆说我本来想让你监视他,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沦陷了。莱艾问你觉得内鬼是他吗,这目标也太明显了,伊奈帆问难道你有更好的猜想吗。伊奈帆突然说,你知道吗,MRI实验最开始用的是动物的大脑,莱艾问他要做什么,伊奈帆说还没有到那一步,你保持原状就可以。

生活还要继续,伊奈帆还是把斯雷因安排和莱艾搭档了。过了两个星期斯雷因搬到新居,邀请同事周末去他家聚会,顺便看看小猫,大家都很高兴。周末到斯雷因家以后发现艾瑟伊拉姆小姐和她的侍女艾德尔利佐也在这里,因为MRI的紧密联系大家都对薇瑟大公主非常熟悉,并且感激,宾主尽欢。

伊奈帆一个人去房间里看小猫,斯雷因来找他聊天,两个人又提起那个案子,斯雷因问室长为什么那么执着于它,伊奈帆说几年前他曾经碰到过一个杀手组织,擅长制造意外,每次的死亡现场都天衣无缝,当然这次这个我也没有切实的证据,除非先找到杀手本人或者要杀这个人的动机,我承认我只是感觉这个现场风格有点熟悉,所以想趁时间允许尽快找到可能的动机,行事有点武断,现在看来可能确实只是意外,如果你不愿意继续调查这个的话我可以另外安排其他人。斯雷因说当然没有,他说他其实也有一个执念。斯雷因的母亲在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他一开始是跟着父亲生活,随父亲从冰岛去到美国,又辗转移民日本,然而父亲在他十三岁那年意外去世,死因是雨天车库渗水漏电。斯雷因说对于父亲的死他其实没有什么可以质疑的,但是如果真的存在这样的杀手组织,绝对不能让他们逍遥法外。

薇瑟的年终尾牙宴,因为伊奈帆一直被薇瑟家族奉为座上宾,所以这次也毫不意外收到邀请。他决定带斯雷因一起去,发出邀请时斯雷因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伊奈帆问既然你和薇瑟家族关系亲密,为什么往年我从来没有见过你。斯雷因回答,我没有那个资格。

他们一进入宴会大厅就遇到了库鲁特欧。只要艾瑟伊拉姆转身,库鲁特欧厌恶的眼神就会无差别攻击所有的平民,伊奈帆本来早已习惯,但是库鲁特欧对斯雷因的态度还是让他觉得不一样。

宴会中伊奈帆突然发现斯雷因不见了,他向艾瑟伊拉姆打过招呼,离开大厅去找人,然后在附近一个小会客室门前隐约听到库鲁特欧的说话声,贴在门前还能听到杖击的声音,门从内反锁,伊奈帆踢坏门锁闯进去,看到斯雷因蜷缩在地上被库鲁特欧用手杖抽打,伊奈帆上前夺下手杖,与库鲁特欧对峙。库鲁特欧冷哼一声,离开了。

伊奈帆找来急救箱帮他上药,问斯雷因库鲁特欧为什么要打他,斯雷因回答因为伯爵认为我的出现玷污了艾瑟伊拉姆小姐的宴会。

库鲁特欧一直以自己古老的贵族血统为傲,十年前在薇瑟内部的派系斗争中失败,受到排挤,被调往日本参与建立MRI研究所,虽然仍然对薇瑟家族忠心耿耿,但视此事为耻辱,此时恰逢斯雷因父亲意外身亡,又举目无亲,艾瑟伊拉姆出于信任,请求他成为斯雷因的监护人。库鲁特欧行为老派,对MRI厌恶至极,虽然不会忤逆艾瑟伊拉姆,但对MRI的研究主力特洛耶特教授的儿子没有一丝一毫的好感,何况他作为一介一无所有的平民竟然得到了自己视为神圣的薇瑟大公主的青睐,因此自接手斯雷因便对他辱骂虐待,并恐吓他不允许告诉公主。斯雷因默默承受一切,艾瑟伊拉姆一无所知。

在伊奈帆的追问下斯雷因不得不如实解释了自己和库鲁特欧的渊源。伊奈帆问他为什么时至今日仍不还手,不告诉艾瑟伊拉姆,不要说什么因为小时候一直被虐待而产生条件反射不敢这样做,你不是这种程度的人。斯雷因说,因为在薇瑟内部,库鲁特欧是为数不多的几个对艾瑟伊拉姆小姐绝对忠诚且还握有巨大影响力的人,一旦他与艾瑟伊拉姆产生嫌隙,对艾瑟伊拉姆的威胁将是致命的。

伊奈帆说你简直是变态,这样还能通过心理测试显然是变态中的变态。

两人回到正厅,宴会已经将近尾声,由于斯雷因和伊奈帆都喝了酒,且天色很晚了,艾瑟伊拉姆安排他们在自己的别墅客房住下。晚上斯伊奈帆想到斯雷因洗澡后重新上药大概会很麻烦,他自己又不会请佣人帮忙,便去敲斯雷因的门,但没有反应,以为他早就睡了。

在花园里散步的时候路过斯雷因房间的阳台,里面是黑暗的房间,借着酒精伊奈帆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爬上三楼阳台,进入斯雷因的房间,里面果然没有人,伊奈帆就坐在黑暗的墙角等待。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另一个人影从阳台外面翻进来,一进门就被伊奈帆反剪双手压在墙上。

伊奈帆问他刚才去哪了,斯雷因不说话,伊奈帆故意掐他被库鲁特欧打过的地方也没有吭一声。对峙了没多久伊奈帆把他放了,说现在想必已经来不及了吧,该发生的早就发生了,又问他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斯雷因说没有,伊奈帆说那好,然后正面压住斯雷因把他按在床上亲,停下来的时候斯雷因说我以为你是艾瑟伊拉姆小姐的情人,伊奈帆说正如很多人以为你也是艾瑟伊拉姆的情人,然后拉灯盖被。

第二天斯雷因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过去大半个上午,伊奈帆还在他床上,用手机看新闻。伊奈帆说库鲁特欧死了,斯雷因说不是我杀的,伊奈帆说我知道,我还知道你知道是谁杀了他,但你不会轻易告诉我是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