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奈布

60.6万浏览    37670参与
鸽手玖在线卑微

一个梦

昨天做了一个贼真实的梦

梦到一群白大褂医生在我旁边说话

具体记得不太清楚了,但是有几句脑海中仍然清晰的对话

医生A:她快要死了怎么办????

医生B:我们也查不出她得是什么病啊???

有点像神医的医生C:我看她这是缺奈症……得多输点奈

医生AB:哪种奈,最近好多人都在输奈

有点像神医的医生C:多输点,哪种不够输哪种

然后我在那儿吸了半天的奈

回过头醒了,仿佛知道了世界上有什么可以让我幸福的方式hhhhhhhhh

昨天做了一个贼真实的梦

梦到一群白大褂医生在我旁边说话

具体记得不太清楚了,但是有几句脑海中仍然清晰的对话

医生A:她快要死了怎么办????

医生B:我们也查不出她得是什么病啊???

有点像神医的医生C:我看她这是缺奈症……得多输点奈

医生AB:哪种奈,最近好多人都在输奈

有点像神医的医生C:多输点,哪种不够输哪种

然后我在那儿吸了半天的奈

回过头醒了,仿佛知道了世界上有什么可以让我幸福的方式hhhhhhhhh

Fairy

前面的没截到,是蒸汽奈说两个奈布抢玛尔塔,之后弹簧回应——她稀饭我!!!!

没有招黑的意思就是来发表一下

杂食党的快落!这只空军也很可爱啊啊啊

前面的没截到,是蒸汽奈说两个奈布抢玛尔塔,之后弹簧回应——她稀饭我!!!!

没有招黑的意思就是来发表一下

杂食党的快落!这只空军也很可爱啊啊啊

눈_눈

随手涂涂_(:з」∠)_猫猫真的太可爱了我可以我可以我可以!p2是加了浮雕效果后的亚子,我莫名喜欢,不过线条很乱就是了╭( ๐_๐)╮

p3是我和我队友的艺术群名称,我现在就想问一句日/猫犯法吗?

随手涂涂_(:з」∠)_猫猫真的太可爱了我可以我可以我可以!p2是加了浮雕效果后的亚子,我莫名喜欢,不过线条很乱就是了╭( ๐_๐)╮

p3是我和我队友的艺术群名称,我现在就想问一句日/猫犯法吗?

温宁小天使

【杰佣】囚禁车后续

狗lofter我跟你没完,发一次吞一次[图片][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电脑的图片比较少,只能凑合一下

狗lofter我跟你没完,发一次吞一次













电脑的图片比较少,只能凑合一下

古表怀钟

杰佣《202·致先生》上

@笔者哈哈哈


前理发师x弹簧手,后邪眼寄主x弹簧手,虽然剧情里并没怎么说明

全部是来自于内心的,写的很乱别介意

有ooc倾向【撸完这篇我弯了……(???!!)】

文笔较烂不喜勿喷,文中感情全部真实

全文奈布视角,书信体

上下两篇是一样的,只不过有些事想要完整的表达出来,还是要进一步的去诉说它。

没问题进


————————————————————————


亲爱的先生:

  您好啊。

  不知您可还记得在旧年的七夕前夕,有一个小先生与您相识。本着两只单身狗一起过七夕的态度,您们度过了第一个美好的下午,玩着游戏,听着歌,看别人...

@笔者哈哈哈


前理发师x弹簧手,后邪眼寄主x弹簧手,虽然剧情里并没怎么说明

全部是来自于内心的,写的很乱别介意

有ooc倾向【撸完这篇我弯了……(???!!)】

文笔较烂不喜勿喷,文中感情全部真实

全文奈布视角,书信体

上下两篇是一样的,只不过有些事想要完整的表达出来,还是要进一步的去诉说它。

没问题进


————————————————————————


亲爱的先生:

  您好啊。

  不知您可还记得在旧年的七夕前夕,有一个小先生与您相识。本着两只单身狗一起过七夕的态度,您们度过了第一个美好的下午,玩着游戏,听着歌,看别人说着恩爱的话。接踵而来的,是更多这样的下午。

  感情从中而滋生,没几天,七夕的“伴侣”便成为了真正的伴侣。

  那天,您们举办了婚礼。伴着台下人的呼喊和起哄,迫不及待的您便先一步入了洞房,这倒成了您妻子与你多日的嘲笑借口。

  他为您做出了许多改变。只身前往于他而言全新的世界,为的只是在遇见您时跳出来给您一个惊喜;努力的学习着晦涩的技术,为的只是能在您被欺负时挺身而出;放弃了平日里该在沙发上吃着零食和家人消遣的时间,为的只是能和您度过又一个美好的下午,哪怕这个下午,只有短短几小时不见面的游戏时光。

  奈何时光飞逝,新婚的浓厚感情和对彼此之间渴望了解的好奇也逐渐淡在了飞逝的长河中,不同的作息时间,也让他们之间的交流和情感愈加淡薄。

  他并没有因此表现出同样的态度,兴奋地暗暗数着日子,早已料到结果的他却还是满怀期待的找来了您。

  “你知道吗?其实今天我们已经认识一百天啦。”

  “诶?真的假的?”

  意料之中的回答,却有股不知名的伤感。

  “你竟然记得啊。”废话么?他暗暗抱怨,心想着自己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心上人和自己相识的天数怎么会不记得呢?

  “闲的没事,翻了翻手账偶然看到的。”对彼此之间感情深度的不信任促使他说出了这句话,突然间想起先生嘴里的朋友、徒弟。

  他的世界只有他,可他的世界却不止是他。

  又回忆起那天的婚礼上,两人站在教堂前的宣誓,以及对那个地窖的执着。

  刻意记忆的对方不经意间说出的日程安排,找出空隙制造偶遇,却被告知一会还有其他的安排。

  总是满怀希望,却得不到回应。

  那天,他认识了一个人,他叫她阿斗。说话的语气,话中的含义,难过时的安慰,开心时的倾诉,危难时的帮助,以及为他带去的欢乐,让他逐渐把时间潜移默化的花在了她身上,甚至让他觉得自己快要忘记了先生。

  在他终于有一次分不清她和先生时,他顿悟了, 那份温柔并不独属于自己,所有人都有权平分九斗,唯剩一斗,是留与他的,而这一石温柔,又是何等的相似。

  外界的干扰下,长达四个月的几近失联让他慌了神。

  会不会是没了新鲜感,不再想理他了?亦或者是找到了更好的、一起度过美好下午的人?因为害怕被讨厌似的,他也逐渐主动跟你少了联络。

  逐渐被一种名为不安的情绪所占据的内心,这时却挨了现实响亮的一耳光。

  那晚,疲惫的他准备离开,却眼尖的瞄到了您闪着荧光的游戏id。

  他试探的叫了你一声,收到的是你听来愉悦的回应。

  心头一紧,鼠标不自觉的移动到了那个表示请求的“邀”上,就这样,您加入了他仅有一人的队伍。空旷的大厅里稀疏的摆放着家具,两人站在大厅中间聊着,每说一句都要担心一会。

  会不会突然掉线?

  不小心闪退了怎么办?

  这么说他不会生气吧?

  怎么不说话?

  他会不会今晚又有约?

  是我说错什么了吗?

  会不会让他等得久了些?

  ……

  随着您不断出口的荤话,他有些怀疑,这是自己那个幽默的先生吗?牵您与手心,本想带您去看看曾经有位先生带自己看过的美丽,却手中一空——您按下了投降。

  突然想起来好像忘了些什么,他慌忙的数着什么,右手食指在握拳的手背上点来点去。

  糟了。

  忽然想起前天自己不知为何鬼迷心窍的点开所有有您的游戏,社交软件,都没看见您的痕迹,原来,那天,是他一百天前就开始数的,认识二百天的纪念日。那天,他甚至又数了三百天的,到一年的……

  心里狠抽自己两下,责怪自己怎能忘了如此重要的日子。

  他不停地抱怨着,说着说着,一句话登时出现在荧幕上:“到前天为止,我们已经认识二百天了。”

  同样的话,还是那种意料之中的惊讶。

  “因为……您是我在网上认识的第一个真正的朋友?”

  每一句话都被反复斟酌,反复酝酿,展现给您的,定是最后最完美的。

意料之外的,您的回答竟然是,他也是您在那里认识的第一个真正的朋友。

  ……

  “一百天,你不知道。”

  “二百天,你又不在。”

  我轻轻说着,不知为何竟有些酸楚,突然,鼻头一酸,桌子上的纸巾被拿起来,又放回时已然湿了一片。这人怎么回事嘛……我的视线停留在那简短的三个字上,仅一刹,眼泪便像开了开关似的,止不住的往下掉。

  “等三百。”

我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来,屏幕上的字不断在刷新。

  “伍佰,不要抱怨,抱我。”

  我是多想告诉你啊!这名字的真正来历,不是别的,正是我那最初的id——像初心似的,“杰克再爱(我)五百年”。

  这样一场荒唐的闹剧,剧中的你又恰好是那个“杰克”,202天后,那一幕幕又从我脑海中浮现。

  嘿,看这美丽的教堂,我将藏于讲台之下,等你站定与教堂中央,跳起来给你一个惊喜。那一刻,站在教堂前的仿佛不是冰冷的代码,而是我们。

  我笑着听你跟我耳边讲的情话,就好像真的是你抱着我,我像只猫咪一样赖在你怀里不肯下来,听你讲着那些离奇的故事。多有趣啊。

  “上次就是这个皮肤呢。”看着手上套着两圈大弹簧的少年,我的视线不禁飘向了对面拜访的,带着玫瑰手杖的怪物。

  “你不换个吗?”我轻问,奈何时间已来不及。

  熟悉的地图,熟悉的音乐,熟悉的布局,熟悉的玫瑰花,唯有你的样子变了,可不变的,却是心中那份真挚的爱。

  我笑着赖在你怀里,看着你无奈的抱着我走遍整个地图,突然想起了那些往事。看见了吗,那个位置的地窖,当时我们为了它,在大门口僵了好久呢。看这个红毯,我们曾经就是踩着它,完成了那神圣而简陋的仪式,从此出现在彼此生命中,成为对方的小小的一部分。嘿,你知道吗,我们的第一张合照,就是在这个小木屋里,那时的你一身紫衣,据说是个理发师。现在这一张拿来一对比,就显得现在的你很奇怪呢。

  听啊,那是祝福的歌声,记得曾问过您一个问题,您说,还能一起过好多好多个,我看着你那明明有一点玩笑意味的回答,却不知怎么的,可笑的感觉一丝安心。

  “套路我是学的,但撩你我是真心的。”


  这世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千变万化的世界,奈何这份真挚,早已不食人间花火。

  望那个问题的结果,能成为真实。



                                                                           永远爱你的小先生

                                                                             2020/1/21  0:36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所以,在你眼里,我是什么呢?

我觉得,你就像是空气(x)

因为我觉得,你无时无刻不在我身边,没了你,我就活不下去了。

我爱这样的爪爪!!

后面有一段第一人称的描述,人名说的有一点不同,但是在这个剧本当中,“伍佰”扮演的身份正是“奈布”,所以……我编不下去了……你们还是自己看吧,我不说话了,反正我也说不明白……

  

蓬莱不死之烟
佣兵:让你搞机你在这蹦迪?!...

佣兵:让你搞机你在这蹦迪?!

先知:安,不急,还有四台

佣兵:?!

佣兵:让你搞机你在这蹦迪?!

先知:安,不急,还有四台

佣兵:?!

榴莲千层oo

玩物:错误

       硕大的古堡外,杰克带着奈布慢慢向前走着。

      “哦,对了。”杰克突然回过头,“不要试图逃跑哦。”他摸摸奈布的头,“不然……”杰克没有继续往下说,只是对奈布笑了笑,奈布也知道,如果他一有离开这里的举动,就会有怎样的后果。

       古堡的门被打开了,一路走来,奈布奇怪地发现如此大的古堡内竟没有一个人,因为没有人的缘故,古堡内显得十分阴森。...



       硕大的古堡外,杰克带着奈布慢慢向前走着。

      “哦,对了。”杰克突然回过头,“不要试图逃跑哦。”他摸摸奈布的头,“不然……”杰克没有继续往下说,只是对奈布笑了笑,奈布也知道,如果他一有离开这里的举动,就会有怎样的后果。

       古堡的门被打开了,一路走来,奈布奇怪地发现如此大的古堡内竟没有一个人,因为没有人的缘故,古堡内显得十分阴森。

      “这么一路过来,没有人而让你感到奇怪吧。”杰克突然开口说到,“仆人们一般不会随意走动,你也一样。”

        杰克带着奈布走到二楼,推开一扇黑色的门,说到:“这里是你的卧室。”

       房间内黑压压的,这不像是一间卧室,倒更像是一间牢房。

       “好好休息,晚上我会来看你。”说罢,杰克转身离开,并关上了门。

       奈布有些迷茫地站在原地,他走到门口,确认杰克已经离开后,他推了推门。

       门被锁上了。

      “啧,就这点还想困住我。”奈布打开窗户,似乎忘记了杰克之前说的话,也忘记了自己是个omega,他跳上窗台,从二楼跃下。

       奈布轻盈地落在草坪上,他小心翼翼地向前走着,转身就来到一座花园,花园内只有盛开的红玫瑰,偶尔有几朵蓝玫瑰点缀着,奈布有点奇怪,玫瑰园内没有一个人,从小路上也可以看出很久没有人来过了,但玫瑰花被打理得很好,几乎没有凋谢的和腐烂掉的。

       “好看吗?”杰克的声音从奈布身后传出。

       奈布警惕地往后退了几步。

       杰克伸手摘了一朵玫瑰花,缓缓说到:“我每天用鲜血浇灌它们,它们才会有如此美丽的颜色……”杰克看向奈布:“亲爱的奈布小先生,你是不是忘了我们之间的诺言?”

      奈布咬紧了牙关,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杰克当时应该是往大门的方向走了,他走到明明是反方向……

        起雾了,雾气很大,奈布觉得这雾似乎是红色的,鲜艳的红色。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这种味道让奈布几乎要窒息了,他扶着一旁的栏杆,和杰克对视着。

       杰克的眼睛在雾中似乎更红了,奈布一步步向后退去,杰克慢慢地靠近他,“小先生,犯错是要接受惩罚的吧?”

       杰克突然走上前,一把抓住奈布的手臂,说到:“跟我回去。”

      “不,不要……”奈布试图反抗,但是浓浓的血腥味让他难以挣脱开杰克的手。

       奈布感觉到,杰克的力气大得惊人,而且奈布还发现,杰克,他是个alpha,一个alpha 对付他这种omega绰绰有余,奈布脑子一乱,转身就跑。

       杰克见状,微微一笑,身后不知从哪里冒出的几个仆从跑向奈布。

      由于浓浓的雾气和alpha信息素的影响,奈布很快就被占下风,仆从们扭着奈布的胳膊缓缓走向杰克。

       杰克附身捏住奈布的下巴:“为什么要跑呢?是我招待不周吗?”

      “你……这个疯子……”奈布直视着杰克,“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你就是开膛手杰克吧……”

       “嗯,你说的没错。但是,疯子一词,我不认同。”

       “因为你很快就会知道我是什么了。”

       奈布有点疑惑,他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alpha的信息素的味道和血腥味让他承受不了昏晕过去。

       奈布被带回了杰克给他的卧室,杰克坐在奈布前,轻蔑地看着奈布。

       奈布的手腕、脚腕都被绑上了铁链,脖子也不例外。他朦朦胧胧地坐起身,看见眼前的杰克,又发现自己现在的状况,对杰克说到:“你要对我做什么?”

       “做什么?你是我高价买回来的,我想对你干什么,你不必要知道吧。”

       杰克站起身,在一旁的桌子上摆弄着什么,“犯了错就是要接受惩罚的哦。”

       杰克从桌上拿出一条鞭子,上面似乎还有暗红的血迹,他一步步逼近奈布。

       奈布突然害怕起来,没准杰克真的会做什么过分的事。

       “等等 ,杰克……我错了,我不会再逃跑了……”奈布原本的鄙视换成了哀求,杰克扔无动于衷。

       “奈布小先生现在说这些,会不会太晚了呢……”

      “杰克!等等,我!唔!杰……”

      “下次还敢不敢了?”

      “不,不会了……”

       杰克还没有收手,过了很久,他才放下手中沾有鲜血的鞭子,坐着对面的椅子上。静静地看着他的杰作。

       奈布无力地摊坐在地毯上,泪水似乎马上要夺眶而出。

       或许,自己只是一个发泄工具吧。

       杰克走向房门,冰冷地说到:“以后,不许离开这个房间,我会派人守在附近的。”

       “喜欢跑?那就让你永远跑不了。”

       门被狠狠地关上了。

       奈布缩在角落里,无助地望着相隔好几米的窗子,握紧了拳头——

       一定要逃出去,一定。

        

                                  to be continued…

幽靈君

近期新手工商品零食包裝掛件。W。

研究了很長時間終於研究到最適合的材料

→W→

近期新手工商品零食包裝掛件。W。

研究了很長時間終於研究到最適合的材料

→W→

今天届到麦麦了吗汪汪费

在我妹本子上乱涂乱画嘻嘻嘻

相对于不那么翻车的柴郡猫和翻车的小狼崽

本来想给狼崽画雾鹗的 翻车了就算了算了

惹 睡觉了

在我妹本子上乱涂乱画嘻嘻嘻

相对于不那么翻车的柴郡猫和翻车的小狼崽

本来想给狼崽画雾鹗的 翻车了就算了算了

惹 睡觉了

鲶尾丫

[佣兵]偶像3

​雨渐渐小了起来,随着雨,地面上因雨水的原因被湿了一大片。走在路上的行人都各忙各的,偶尔还会听见一些小商户在那喊人,店铺陆陆续续的也开张了。

奈布再看了一下时间,决定去附近的公园看看放松心情。

离公园的路并不远,大概也就走个600米左右就到达xx公园门囗。公园门口排放着两排有修剪过很整齐的草丛,中间有个特别大的喷泉,因为是早上的原因并没有喷。

也行吧,显得这特别安静。

奈布很喜欢这种感觉,毕竟在没有旁人的情况下显得他更为轻松。​走在路上听着自己啪嗒啪嗒的脚步声,行走在雨后的路,闻着扑面而来的草木的清香,这感觉简直不能再棒。

路上的过程奈布哼了几句,走着走着便吹起了一首歌的口哨,一...


​雨渐渐小了起来,随着雨,地面上因雨水的原因被湿了一大片。走在路上的行人都各忙各的,偶尔还会听见一些小商户在那喊人,店铺陆陆续续的也开张了。

奈布再看了一下时间,决定去附近的公园看看放松心情。

离公园的路并不远,大概也就走个600米左右就到达xx公园门囗。公园门口排放着两排有修剪过很整齐的草丛,中间有个特别大的喷泉,因为是早上的原因并没有喷。

也行吧,显得这特别安静。

奈布很喜欢这种感觉,毕竟在没有旁人的情况下显得他更为轻松。​走在路上听着自己啪嗒啪嗒的脚步声,行走在雨后的路,闻着扑面而来的草木的清香,这感觉简直不能再棒。

路上的过程奈布哼了几句,走着走着便吹起了一首歌的口哨,一步一步,从开头到尾短短的45秒时间却被暗中的一个人盯着。此时的奈布并不知道有人在盯着他,盯着他的人眼中一亮却莫名兴奋了起来。

“你!”​那个人突然之间从暗中出来了。

奈布猛回过头心里想着肯定被人听到了,他有些后悔干嘛要在路上吹口哨。在看清楚那个人的面貌之后,他比那个人更加兴奋,怎么样都没有想到,居然在路上可以遇见到!

“卡尔,你怎么在这!”奈布几乎就是跑过去给了一个熊抱,而此时也兴奋的卡尔放下了东西稳稳地接住了。随后便恢复了正常的状态,奈布看着今卡尔的装备,估计是刚刚下飞机。

卡尔也是他的好兄弟,一年前,他被机密任务强制分配到美国去办事,年龄比奈布大好几岁,但是在不认识人的眼光看着也就跟他差不多。

奈布心知肚明,​这次回来肯定是因为办事,至于是办什么事卡尔一向都不喜欢说出来。​两个人大概互相问了个好便各自做自己的事情,毕竟卡尔工作挺忙碌,也不好意思在这个时间打扰。

大概走了一段时间,奈布便把目标改向公司,时间就只剩下半小时,已经准备好面试的他便鼓起勇气到达了公司的底部。​

那站满了许许多多的青年,有些成群结队的便在一旁说着他们的话,有些正因为这一场面试的而在努力化妆,有些正在努力的练。

奈布稍微的吸了一口气​,他表示他会尽量但是却不会说圆了他这个梦的话,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什么样的人都能当上明星或偶像不是吗?反正全力以赴或平常心态上就行了。

​焦急等也是没有用,还不如先听一下早已准备好的一首歌,那一首所为人知的一首歌...

几乎泡在单曲循环,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

这家公司所给面试活动的范围只有一层,可以看得出来也是挺照顾的,而好巧不巧奈布居然是第七个。前面有几个是组团上的,当他们从门口出来的时候,要么就是眼神带有红丝,要么就是已经哭了起来。

不妙啊,这感觉...

里面的人都这么凶吗?

“7号,奈布.萨贝达!”不知道是什么人说出来,奈布想着反正都到这个地步了,死马当活马医吧,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里面是巨大的空间,而台下也就只有四位。老艺人裘克,加上三位不认识的,他们都盯着刚进来的奈布。

“有什么才艺就表现出来吧,不要浪费时间。”裘克很不耐烦的撩了撩自己的头发,时不时还盯着在台上的奈布,估计是那前面几号人唱的都不怎么入他的法眼。

奈布稍微的咳嗽了一下,说道:“我唱的是,i大的热门歌曲之一《​Out of home》。”调整了一下情绪之后便进入了状态。

海鲨
说实话,我好好的文不更又跑去画...

说实话,我好好的文不更又跑去画画了XD,第一次上色感觉我毁了奈布呜呜呜,话说我画画到底有人看得见吗XD

说实话,我好好的文不更又跑去画画了XD,第一次上色感觉我毁了奈布呜呜呜,话说我画画到底有人看得见吗XD

芝麻馅的汤圆ant

嗷嗷嗷2020年近期摸鱼!!

p1.战损奈布呜呜呜我爱他

p2.伯爵杰克(画崩了)

p3.干部中也!呜呜呜我爱他

p4.憨憨的我的人设(是白毛)

p5.俺的本体

嗷嗷嗷2020年近期摸鱼!!

p1.战损奈布呜呜呜我爱他

p2.伯爵杰克(画崩了)

p3.干部中也!呜呜呜我爱他

p4.憨憨的我的人设(是白毛)

p5.俺的本体

莫茶子啊
先发一个猫猫,之后就会有好多好...

先发一个猫猫,之后就会有好多好多猫猫~~@平角裤,平角裤

太晚了,明天重新再印,这个太丑了,直女是拍照,更丑了━Σ(゚Д゚|||)━


………………不忍直视………………

先发一个猫猫,之后就会有好多好多猫猫~~@平角裤,平角裤

太晚了,明天重新再印,这个太丑了,直女是拍照,更丑了━Σ(゚Д゚|||)━


………………不忍直视………………

嗝鱼鱼鱼鱼。(备考失联)
最迟但到 [发张图证明我还活着...

最迟但到

[发张图证明我还活着]

不过还没画完所以算是预告

果然懒癌


我想要猫尾!!!!

最迟但到

[发张图证明我还活着]

不过还没画完所以算是预告

果然懒癌



我想要猫尾!!!!

麦琪今天也很喜欢思明
“没事的哦,你先走吧”

“没事的哦,你先走吧”

“没事的哦,你先走吧”

星莫羽梦(挖坑不填)

【杰佣】童话 天子杰×兔奈

【杰佣】童话

  1.

人类的故事中,月亮上有漂亮的嫦娥姐姐,可爱的小月兔,还有砍树的吴刚。

实际上,天帝仙女什么的都是存在的。但月亮上住的仙子姐姐不叫嫦娥,那是人们编的故事,住着的仙子是一个叫做艾玛的小姑娘。

月亮上也还有别的生物存在,专注于治疗的仙子艾米丽,成精的章鱼神明黄衣之主哈斯塔,黑天鹅玛尔塔………哦,有一只小月兔是真的,艾玛曾从地球上带回来了一只重伤的兔妖,奈布。

奈布目前为止仅修炼了几百年,在这些几千年修为的家伙里面一直被当做小孩子一样对待。

月亮的掌管者叫里奥,是天帝的老朋友,同时也是艾玛的父亲。为了感谢里奥这些年来的帮助,天帝决定让天子杰克来月...

【杰佣】童话

  1.

人类的故事中,月亮上有漂亮的嫦娥姐姐,可爱的小月兔,还有砍树的吴刚。

实际上,天帝仙女什么的都是存在的。但月亮上住的仙子姐姐不叫嫦娥,那是人们编的故事,住着的仙子是一个叫做艾玛的小姑娘。

月亮上也还有别的生物存在,专注于治疗的仙子艾米丽,成精的章鱼神明黄衣之主哈斯塔,黑天鹅玛尔塔………哦,有一只小月兔是真的,艾玛曾从地球上带回来了一只重伤的兔妖,奈布。

奈布目前为止仅修炼了几百年,在这些几千年修为的家伙里面一直被当做小孩子一样对待。

月亮的掌管者叫里奥,是天帝的老朋友,同时也是艾玛的父亲。为了感谢里奥这些年来的帮助,天帝决定让天子杰克来月球居住。

一来是为了以后有个强大的支持者,二来还可以于那些仙子促进感情,说不定什么时候可以带回来一个儿媳妇。

杰克作为天子是十分完美的,黑发红眸相貌堂堂,为人绅士。是不少仙子心仪的对象。当然,他的那些兄弟们就不这么觉得了,特别是裘克,怨念极大。

只见裘克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说到“你们怎么就认不清这人的真面目呢???你们应该看看他到底有多欠揍!天帝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祸害苍生的儿子?!”而一旁的杰克只是笑笑“不是每个人都有我这样的颜值的”之后他们便打起来了,当然,裘克败的很惨。

奈布,作为一只正义感极强的小兔子,听到裘克总是背后说杰克坏话,很不高兴的去找裘克吵架。

直到裘克是在不耐烦了,随手拿了一根胡萝卜,堵住奈布的嘴,然后拜托来这边采药的艾米丽把这小兔崽子带回艾玛哪里。

奈布啃着裘克塞他嘴里的胡萝卜,含糊不清的说着“艾米丽……唔……你猜(采)的草腰(药)好香哦”艾米丽奈的翻了个白眼,显然是习以为常了。奈布快速的啃完胡萝卜说到“艾米丽,如果你是菜精一定是最好吃的那个!”

“奈布……我可不是菜精”

“我知道啊!可是你闻起来那么香,不是太可惜了”

“……”

这孩子怎么回事……吃吃吃就知道吃……是我和艾玛的教育出什么问题了吗???

2.

奈布有一个秘密,他喜欢杰克,但是他不认为杰克会接受他。

在小时候,艾玛她们经常给奈布讲来自地球的童话故事。

那些童话几乎都是以公主和王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做结尾的。带入生活来看,那杰克就相当于王子,那这里的仙女姐姐就是公主了,他这种路人…………完全没有出场的机会吧?

既然没办法在一起,那----------就让我来助杰克幸福吧!奈布这么想着,然后这傻孩子便开始给杰克挑选对象……(?)

在奈布几日的观察后,奈布觉得杰克可能喜欢上艾玛姐姐了,可……这样的话杰克会被艾米丽打死吧?

于是奈布英勇的决定……他要牺牲自己挡住艾米丽,让艾玛和杰克在一起!

我特么写了个什么玩意?

3.

此时,奈布正躲在樱花树下,看着小花园里面杰克和艾玛交谈甚欢。然后看着他们聊着向这边走来,奈布立马爬到树上,躲在大片樱花之间。

从上面看下去,杰克笑的很温柔……不是与以往那样的,因为它似乎参杂着一种爱意……果然……他一定是喜欢艾玛的!

看他们走在樱花树下,奈布决定帮他们营造气氛。于是奈布奋力往粗枝上一蹬。

顿时,下起了一片樱花雨。浪漫的花雨营造出了一片梦幻的氛围,可是当事人的注意力却都偏到了为什么会下花雨上。

两人一齐抬头,看见了樱花间一坨软软白白的毛毛。“奈布?你在干什么?快下来万一摔下来了怎么办?”

看到两人亲密的样子,奈布的眼神暗了暗,声音不禁低了下去“给你们制造机会……”看到他们俩一脸懵逼的样子奈布继续说道“我……我觉得杰克喜欢艾玛姐姐……所以……”说道着奈布的语气似乎多了一丝失落。

杰克噗的一声笑了“你从哪看出来我喜欢艾玛小姐了?”听到这奈布楞了一下,我哪都看得出来!!!一种莫名的不爽涌了上来“艾玛姐姐那么好,你还不喜欢她,你什么毛病??”

“我又不要她喜欢……”杰克很小声的说着,可是还是被奈布听到了。

“那你还要怎么样?我喜欢你好了吧!”说完奈布瞪了杰克一眼,跑了。

4.

实际上,杰克早就对这只小兔子一见钟情了。

初来之时,里奥便吧大家都聚集起来,为了让他了解一下其他人。他们来得早,看着其他人陆陆续续到达了现场,可是依旧空了一块地。

过了一会,一个白色的身影突然扇了进来,可是偏偏跑错了方向,一头栽进杰克怀里。

“艾玛!!!我的白萝卜不见了……”奈布抬起头看到了杰克戴着面具的脸。

杰克看着奈布鲜红的眼眸,怀里的小家伙软软的,很漂亮,也很可爱。然而杰克还没来得及细心感受着从左心房开始,新鲜的动脉血液从左心室经体动脉被压出,经过全身组织与组织各处的加工,变成静……(略)的感觉。就听见小兔子大叫了一声“卧槽,我的白萝卜成精了????”

等等……小先生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我还想吃呢……怎么就……”“小先生,我……”“唉……”……小先生你听我讲话啊???

不过最后还是解释清楚了就是了。

5.

月球并不是完全和平的,有时候也有战争,或者刺客之类的,大部分人只是为了要交由里奥管理的一种机密物件。

又一次的要挟,让杰克看到了不一样的奈布。

那人正拿刀架在奈布的脖子上,奈布低着头,蓝色的帽兜遮着,看不清他的表情。

“奈布!!!”杰克焦虑的叫到……聚集起来的众人却似乎不是很惊慌,反而十分悠闲的小声讨论着什么“你们难道不担心奈布吗?”杰克瞪着艾米丽压低声音道。可是对方只淡淡看了他一眼。

这时哈斯塔按住了焦虑的杰克,摇了摇头表示冷静没事。没事个鬼!奈布这都有生命危险了!!!!

这时,奈布突然抬起头来,杰克愣住了。奈布此时如同变了一个人一般,冷静,沉稳甚至有些残酷……鲜红的眼眸此时十分冰冷,仿佛冻结的鲜血。完全没有了平时的热情,天真。

哦?杰克心里不禁好奇,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小兔子变化可真大呢……

奈布冷漠的看了要挟他的人一眼,伸手握住那人拿刀的手腕,狠狠发力,同时另一只胳膊肘向斜上方用力一顶……杰克还没有看清奈布动作,只听一声惨叫,那人便倒倒在了地上,奈布顺手拿起刚刚那把刀,架在了那人脖子上……(原谅我不是很会写这些)

奈布转头问到“这个怎么处理?”里奥耸肩道“交给我吧”

事情便这么过去了,可是杰克却觉得他看到了更深方面的奈布……

之后杰克去问了艾玛小姐,艾玛小姐叹了口气说道“嘛……奈布是我从地球捡回来的兔妖……当时他伤的很重,已经无力支撑原形了……”

“我看他可怜才带她回了月球疗伤。后来他醒了之后便对我们非常警惕,知我们救了他后也只是对我们沉默不语,我以为他性格就是如此,后来时间久了,慢慢的他也开始和我们接触我们才知道他其实是一个单纯活泼的小兔子,我们也开始教导他一些东西”

“他说他一直挺向往人类的生活的,所以当他化为人类少年模样的时候便跑去了人类社会,后来意外被人收养了,培养成了雇佣兵……”

“他说那时候虽然艰苦,可是他很快乐,他说同伴们都很好,可是有一天他们上战场了……看着那些人一个个离开了他,渐渐的只剩下他一个人,他又加入了新的队伍……最后他在一次内部的战斗中逃跑了,他说他不忍心伤害同伴,不应该这样……”

“最终奈布遭到了围攻……因为无法还手,所以伤的很重,他支撑着跑到了森林里面,便昏倒了……”

这小家伙……真是让人心疼啊……

6

杰克站在花树下,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礼貌的和艾玛道别,向奈布跑掉的方向走去。

湖边,奈布暴躁的把小石子踢进湖里,惹来了一片水中生物的抗议。杰克走过去,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奈布。

“你干什么!?”

“我抱我媳妇啊”

“是谁你媳妇?我才是攻!”

“行行行,那……老公?”

杰克笑着轻轻在奈布的脸颊留下一个吻,这时奈布忽然反应过来了什么,耳根红的发亮“你……你喜欢我?……”杰克狡黠(?)的笑了,随即松开奈布,转而拉起了奈布的手“对,我喜欢你小先生”遂单膝下跪,在手上烙下一吻“所以小先生……请问您是否愿意与我共度余生呢?”

“……我愿意”

时光静好,与君语;细水长流,与君共;繁华落尽,与君老。



咳咳咳,可能bug有点多……不要介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