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奈布·萨贝达

14.5万浏览    7925参与
نڭھننڭھن

求助找个原图

[图片]

兄弟们好找个原图。

兄弟们好找个原图。

豆咋
【第五】佣兵 ——久违的回坑了...

【第五】佣兵

——久违的回坑了——

【第五】佣兵

——久违的回坑了——

白檀
《化蝶症》 “恨我好吗?”

《化蝶症》

“恨我好吗?”


《化蝶症》

“恨我好吗?”



白垩鸽

用模板画了个情头,抱图随意

反正也不会有人用

用模板画了个情头,抱图随意

反正也不会有人用

顾鸽子

摸原皮奈布(我亲爱的小绿豆♥)

摸原皮奈布(我亲爱的小绿豆♥)

画画真的好难啊

关于我的两个本命


两个小吃货,小天使!!!超级超级超级可爱!!!


奈布·萨贝达

李元芳

关于我的两个本命


两个小吃货,小天使!!!超级超级超级可爱!!!


奈布·萨贝达

李元芳

箁惠

我亲爱的上校,只吃蛋糕可是不行的~

我亲爱的上校,只吃蛋糕可是不行的~

是摆烂的常辰

最后还是画了。

有点玩家代入,或许有点死心cp向

死去的老梗突然爬起来攻击我

p3是最初的想法,但是马上六一了最后还是改得不那么生草创人了(?)

p4是原梗

最后还是画了。

有点玩家代入,或许有点死心cp向

死去的老梗突然爬起来攻击我

p3是最初的想法,但是马上六一了最后还是改得不那么生草创人了(?)

p4是原梗

一块钱四个的阿玖头
爱了他几年了还没画过这个大男孩...

爱了他几年了还没画过这个大男孩哈哈哈虽然画的很垃圾还是决定得发出来叭quq

爱了他几年了还没画过这个大男孩哈哈哈虽然画的很垃圾还是决定得发出来叭quq

千白是只鸽子精
性转注意! 没什么内容 就是想...

性转注意!

没什么内容 就是想看美女贴贴(吸溜)

性转注意!

没什么内容 就是想看美女贴贴(吸溜)

Mcprains-小麦
虽然但是真的希望有太太可以做出...

虽然但是真的希望有太太可以做出来!!是自设哦(´-ω-`)

虽然但是真的希望有太太可以做出来!!是自设哦(´-ω-`)

被窝菌_达拉崩吧
没事就画猫猫,豆豆眼修猫猫

没事就画猫猫,豆豆眼修猫猫

没事就画猫猫,豆豆眼修猫猫

醒醒T

〔佣占〕枪与玫瑰

★文笔有点差

★推理先生 ×“独行者”

★可以接受往下


“独行者在前面,别让他跑了!”吵吵嚷嚷的声音涌进巷子里。


伊莱狼狈不堪的躲进一条阴暗的小道,转头,却看见暗处有一双明亮的眼睛正盯着他。


他没有想到这里竟然还有人,多年做杀手的经验让他下意识的举起了手枪,抵在那人的太阳穴。


他低声警告道:“别动,敢动的话下一秒子弹就会贯穿你的脑子。”那人配合的贴在他旁边默不作声。


吵闹声越来越大“他去哪了?”“这么小的地方他能躲到哪去,搜!”人流朝着反方向奔去,伊莱松了口气。


他无力地靠在墙上,紧绷着的神经放松了些。


白色的大衣早已......

★文笔有点差

★推理先生 ×“独行者”

★可以接受往下




“独行者在前面,别让他跑了!”吵吵嚷嚷的声音涌进巷子里。


伊莱狼狈不堪的躲进一条阴暗的小道,转头,却看见暗处有一双明亮的眼睛正盯着他。


他没有想到这里竟然还有人,多年做杀手的经验让他下意识的举起了手枪,抵在那人的太阳穴。


他低声警告道:“别动,敢动的话下一秒子弹就会贯穿你的脑子。”那人配合的贴在他旁边默不作声。


吵闹声越来越大“他去哪了?”“这么小的地方他能躲到哪去,搜!”人流朝着反方向奔去,伊莱松了口气。


他无力地靠在墙上,紧绷着的神经放松了些。


白色的大衣早已被鲜血染成了血红,他厌恶的皱了皱眉。


旁边的人叹了口气:“这次又惹上哪一家了?”他惊觉,这才想起来旁边还有个人。


“跟你没关系,萨贝达先生”他冷冷的回应道。


奈布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手枪,冰冷的枪口抵在了伊莱的腰间。


伊莱自嘲的笑了笑:“对哦,我都忘记了你是个侦探。没想到,最后还是落在你手上了。要杀赶紧杀,别磨磨蹭蹭的”


他开枪,枪口蹦出一朵鲜艳的玫瑰。“你知道我舍不得,伊莱。”他轻声道。

END_

暗华

好久不见甚是想念(似乎也没多久)搞笑的小糖画好多了,就来浅浅发个刀吧哈哈

p1p2是主线剧情,p3我就又开始皮了(哎嘿)顺便附上一张表情包

好久不见甚是想念(似乎也没多久)搞笑的小糖画好多了,就来浅浅发个刀吧哈哈

p1p2是主线剧情,p3我就又开始皮了(哎嘿)顺便附上一张表情包

Miss.恩🥐

欧利蒂丝国际餐厅(001)

🥐出去玩~

开坑万岁

(欧利蒂丝大食堂)🤫

*多cp连载甜饼儿🥰

*内涵:杰佣,摄殓,心患,黄占


Part 1🎞


风和日丽,阳光、温度、水分(梦回生物)(不是),一切都那么合适,那么美好。确实是个遛娃的好日子。


一向喜欢出游的萨贝达先生开始组织朋友们出去玩了。

(人物出场介绍:奈布·萨贝达:27岁,迪安·里佩尔的妈咪,杰克·里佩尔的小受妻子。沙雕,嘴毒、脏话连篇(对于杰克而言),仗义。)


“喂,是伊索吗?出门旅游!”他拿起电话,一个一个拨通。

电话那头被称作伊索的男人爽快答应了,并招呼丈夫和孩子收拾...

🥐出去玩~

开坑万岁

(欧利蒂丝大食堂)🤫

*多cp连载甜饼儿🥰

*内涵:杰佣,摄殓,心患,黄占


Part 1🎞


风和日丽,阳光、温度、水分(梦回生物)(不是),一切都那么合适,那么美好。确实是个遛娃的好日子。


一向喜欢出游的萨贝达先生开始组织朋友们出去玩了。

(人物出场介绍:奈布·萨贝达:27岁,迪安·里佩尔的妈咪,杰克·里佩尔的小受妻子。沙雕,嘴毒、脏话连篇(对于杰克而言),仗义。)


“喂,是伊索吗?出门旅游!”他拿起电话,一个一个拨通。

电话那头被称作伊索的男人爽快答应了,并招呼丈夫和孩子收拾行李。同时,伊莱·克拉克也接到了电话,他表示要看看自家老攻同不同意。

(伊索·卡尔:28岁,莉亚·德拉索恩斯的第二个父亲,约瑟夫·德拉索恩斯的夫人。像阳光一样的甜美妈妈(什么啊),顺从,一点点小傲娇(对于约瑟夫而言)

(伊莱·克拉克:26岁,哈娜·克拉克的甜美先知母亲,哈斯塔的妻子。体贴,贤妻良母,顺从(对于哈斯塔而言),一点点小怯懦(对于哈斯塔而言)友善。)


约瑟夫拿出一个包,开始收拾东西:“水杯,睡衣,车钥匙,***,天,差点忘掉它……”

(约瑟夫·德拉索恩斯:29岁,莉亚·德拉索恩斯的父亲,伊索·卡尔的丈夫。温柔,善变,阴狠毒辣(对于伊索而言),宠妻狂魔(不是)


总之,在不知几通电话后,四家人成功到达了酒店——当然包括喜欢孩子的梅斯默小夫妇。

(艾达·梅斯默:25岁,成熟稳重,美丽知性,埃米尔的妻子。

埃米尔:24岁,艾达·梅斯默的丈夫,年轻有活力,很听妻子的话。

两人都很喜欢孩子们。)




“这家酒店挺不错的,去烧烤吧!”


Part 2🎞


“杰克!把孜然递给我。”约瑟夫嚷嚷着,将茄子翻了个面。

“爸爸,我不想吃茄子。”莉亚在一旁小声嘟囔,被伊索一把拉走,“吃茄子对身体好…听话。”

(莉亚·德拉索恩斯:8岁,上面两个gay的闺女,像母亲一样阳光,父亲一样温和,天真且懂事,漂亮,落落大方。是最大的女孩。)


杰克一脸屑地将孜然瓶子递给迪安,“好儿子,把它给那边那个白毛。”

(杰克·里佩尔:29岁,迪安·里佩尔的父亲,奈布·萨贝达的丈夫。腹黑,温柔,成熟。再加一点傲娇(对萨贝达而言)

(迪安·里佩尔:6岁,上面两个gay的好大儿,哈娜·克拉克的绯闻男友(据说莉亚私下磕他们的cp)可爱,率真,淘气,小小年纪就很会撩。)


调皮的男孩将孜然瓶换成了胡椒,差点呛死第一个尝试茄子的自己的老父亲。


约瑟夫在一旁捧腹大笑,连伊莱也忍不住拉着哈娜来看他们的笑话。

(哈娜·克拉克:5岁。由于父亲无姓所以只能和母亲姓,据伊莱说这是对神的大不敬,所以名字中带“哈”字。哈斯塔的神女(闺女),伊莱·克拉克的女儿,迪安·里佩尔的绯闻女友。天真,烂漫,安静,温柔,漂亮。)


“啊……奈布!教育他!”杰克咆哮着,张牙舞爪地喊来自己的妻子。奈布将迪安推到一边,手着叉腰,气势立马就不一样了——


“艹,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你自己懒成那个*样子让我儿子跑腿结果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吧?真活该…”奈布本想接着骂下去,可看见杰克阴冷邪恶的眼神后立马闭嘴了。


Part 3🎞


不出所料地,这帮人又喝多了。


0024号:


“伊索……来我房间嘛,我的床又大又圆还很舒服…”约瑟夫挽住伊索,硬是借着酒劲把他拖上了床。


“你清醒一点,我们本来就在一个房间…”伊索的母语成功变为无语,一脸释然地样子被约瑟夫压在了床上。嗯,他已经看开了,对吧?


“首先,莉亚还在这呢。其次,你没带*”伊索面无表情地说。

“莉亚·德拉索恩斯,你,现在,立刻马上,出去…”约瑟夫用迷之异国口音将他的女儿赶了出去。“让你失望了,我还真带了。”


“!?!?!”伊索只好顺从地祝自己好运了。“首先,下次不可以喝那么多。其次,你轻点好吗…”


0025号:


“滚。”

“滚。”


不愧是老夫老妻,异口同声地将好大儿赶了出去。留迪安一人在冷风中瑟瑟发抖。(不是)


“奈布,你去躺好…我马上来。”杰克似乎把自己看得太高了。


“躺你m,杰克,我劝你自重。你看我像是会直接服从于你的那种怕老攻的人吗?”(伊莱、伊索:发出太阳的声音——日**)

“哦…我懂了,那就间接服从。”杰克将奈布扑倒在床上,经过一通激烈的运动讨论后成功让奈布折服。


不过他是怎么做到边被*边掐人还一边含糊不清地骂娘的?我也不知道。


0026号:


如你所见,懂事的哈娜自己出去了。


如你所见,懂事的伊莱自己把自己洗得香香的躺好了。


“伊莱,下次不必在穿上睡衣躺好等吾了,毕竟吾可以直接去浴室将汝抱出来。”哈斯塔抚着伊莱的脸颊。

(哈斯塔:年龄未知,据他自己所说30岁。哈娜·克拉克的父亲,被伊莱·克拉克所敬仰,服从的丈夫。成熟,有控制欲,温柔(对于伊莱和孩子们而言),无语有时是也他的母语(对于英法联军以及损王萨贝达而言)


伊莱听话地点了点头。“哈斯塔…没有措施的话,会不会有…”


“吾用触手便不会。”他细心地回答。“听话,嗯,就这样,不会很疼的。”


(黄占一如既往地上了高速)


0027号


“艾达,孩子们在外面玩诶!”埃米尔兴奋地喊。


“诶?那我们出去吧!”艾达拉着埃米尔的手,刚穿好的浴袍还没来得及换就走了出去


走廊


于是莉亚,哈娜,迪安就默契地同时推门走了出来,三个人面面相觑。


他们无聊地坐在地上,进行一个瘫的动作。


“你们怎么不回去看电视?一定是想念对方了吧?”艾达温柔地摸了摸孩子们的头。


“被我爹赶出来的。”莉亚和迪安异口同声地说。


“爸爸洗得很香,而且躺下了。所以我就来找哥哥姐姐了。”


“可怜的孩子们,这么小就要懂得人间疾苦。”埃米尔惋惜地说。“艾达,等我们有了孩子,一定不让他…”


“你未必哦。”艾达笑笑。“不过,也不知道今晚前辈们会不会有新的孩子呢。”


“胡乱说什么诶!”


——End


今天的车就开到这里……(收)

这个系列会持续写的!都是小甜饼er🥰

菜菜酱籽
摸了一只猫奈 是模板哦 杰哥你...

摸了一只猫奈 是模板哦 杰哥你没事吧 杰哥 可抱 暴徒留名哦 么么

摸了一只猫奈 是模板哦 杰哥你没事吧 杰哥 可抱 暴徒留名哦 么么

小先生又瘦了

解放几张很早之前画的潮奈捏☆.。.:*(嘻´Д`嘻).。.:*☆(私人稿件)

解放几张很早之前画的潮奈捏☆.。.:*(嘻´Д`嘻).。.:*☆(私人稿件)

橙桉一米八

【勘佣】前行

是公路骑士和蒸汽少年的故事

借用了一点点深渊的设定

大概是奈布和朋友们帮助诺顿打败鹿头的故事

故事主线和深渊四的故事线一样,只不过多了小奈布的帮助哈哈哈(为了拉郎我拼尽全力)

深渊的故事真的太精彩了,观看pv的时候被惊艳了,所以就有了这个想法。

你问我为什么是一点点?

因为深渊的故事基本都是be

但是我只想He,所以他俩要He

最后写出来很跳脱就是了。

文很短,甚至没有我的碎碎念长。


――他再次在一片助威呐喊中醒来

      看台上的人兴奋的嘶吼着欢送他们前行...


是公路骑士和蒸汽少年的故事

借用了一点点深渊的设定

大概是奈布和朋友们帮助诺顿打败鹿头的故事

故事主线和深渊四的故事线一样,只不过多了小奈布的帮助哈哈哈(为了拉郎我拼尽全力)

深渊的故事真的太精彩了,观看pv的时候被惊艳了,所以就有了这个想法。

你问我为什么是一点点?

因为深渊的故事基本都是be

但是我只想He,所以他俩要He

最后写出来很跳脱就是了。

文很短,甚至没有我的碎碎念长。






――他再次在一片助威呐喊中醒来

      看台上的人兴奋的嘶吼着欢送他们前行

      诺顿.坎贝尔知道

      他们都是被奇怪的力量迷失了心智的人

      这一切的一切都起源于那个奇怪的鹿人

      他是这场赛事的主导者,

      也是诺顿内心深处的梦魇。




他遇见了一个奇怪的少年

戴着有些玻璃裂痕的防风镜

脑袋上飞行帽的标志却熠熠生辉

身上的短款皮夹克是很老旧的款式

即使他们处于废土时代

可是诺顿觉得他的穿着仍然格格不入


少年人手臂上的装置看起来很让人新奇

他很久都没有见过这样科技的装置

导管像外骨骼一样环绕这他的胸口最终蔓延到双臂。那是一个复杂的蒸汽装置。

他的胸前那颗蓝色的宝石发出诡异的光芒


“你是谁?”诺顿在黄昏下向突然出现的人问。


“你好。我是奈布.萨贝达。

   我,来自遥远的地方。

现在已经成为了被毁灭的过去”


他似乎不愿意提起他的过去。


诺顿没有强求,至少他看起来没什么恶意。

大家来到这个地方都是来参加赛车比赛的,他只是把奈布当做简单的参赛者。


“你的装置很酷,我没想到在这样一个科技倒退的时代能见识到这么精妙的发明。”


奈布苦笑着发出哼的一声


“他是我的朋友们帮我制造的。”


“他们也一起来参加比赛了吗?”


“不,他们都死了。冻死在了那个冰冷的废都”

诺顿到嘴边的话噎住了


“还有,我并不是来参加比赛的。”

“我来自过去,我在找一个人。”

“她也许是唯一活下来的同伴,也许只是摆脱了被冻结的命运,以另一种方式死去的人。”

“但我还是要找她。”


“也许我可以为你做点什么,在我参加完赛车比赛之后。”诺顿摸了摸后脑勺,指着他身前的破铜烂铁说“虽然我是代表技术派阵营到来的,老实说我的技术并不乐观。”

奈布咧开嘴笑了笑,“我想我可以先给你帮忙”他摘下了硕大的防风镜,露出了一双纯粹的晶莹剔透的蓝色眼睛。那双眼睛在认真观察事物的时候会更加深邃,像湖水一样浓稠。虽然自己也是蓝色的眼睛,但自己的眼睛太淡了,像雾霾下的蓝色一样,比起奈布还是少了几分灵动和璀璨。

诺顿看着奈布认真打量着他的赛车,他真心觉得这位少年朋友很俊俏。


看见蓝色是在这黄沙漫天的时代里最美好的馈赠,除了金属散发出的有些混浊的光以外,奈布的蓝眼睛简直是这个时代最光亮的存在。


在这阴霾笼罩的时代,奈布真的在熠熠生辉。



他向他新结识的朋友分享他的见闻。

“我和其他参赛者都有不同的阵营,我,麦克(杂技演员)和巴尔克(疯眼)是来自运输方的。黛米(调酒师)和卢卡(囚徒)的支持方是能源,而菲欧娜(祭司)则是来自医疗阵营的。很显然我们是各自为战的。老实说我和他们的关系并不太好。”

“明天我就要参加比赛了。如果你感兴趣的话可以在观众席上为我加油啊。”


奈布盯着诺顿背后的骑士标志,

“我并不着急离开,我可以一直陪着你。”


诺顿没理解这段话的意思。他只当做这是奈布是对他们彼此间友谊的信任和认可的承诺。


当诺顿在起点蓄势待发的时候,却被一位小姐的反光镜闪瞎了眼,非常“友善的挑衅”,诺顿想,那应该是菲欧娜,诺顿搜索着脑内的情报并对这位小姐挑衅一笑。这便是她们冤家的开端。


诺顿没想到他在花菀长廊就被一个戴着鹿头面罩的人袭击了。他被径直掀翻在地,有了自己被撞成破烂的赛车的保护才幸免于死。

他望着不断向前飞驰的赛车的背影,在一阵阵赛车尾气里止不住的咳嗽。


很明显,他没办法继续前进了。

他被淘汰了。


奈布从一阵烟尘中穿了出来,向诺顿伸出了一只手,诺顿微笑着被奈布拉了起来,但是奈布注意到诺顿向小狗一样可怜的失落眼神。

他忍不住安慰他

“别灰心,路还很长。”奈布的声音非常的清冷,像是凛冽的水将诺顿浇醒。

“是啊,比赛还有很多。”诺顿安慰自己。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你很快就明白了。”



诺顿终于明白了。


当他第二次出现在起点的时候,反光镜小姐再次用堪称光污染的光闪瞎了她的眼。

诺顿依旧向上一次那样露出挑衅的笑容,只是他的嘴角有些抽搐。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丝毫没有预兆的,他们又回到了相同的起点,重新开始比赛。

疑惑被一阵枪声打断,他下意识的脚踩油门向前冲。脑子里奈布耐人寻味的话历历在目。


管他呢,他想。

不断向前冲就好了。


这一次他躲过了鹿人的袭击。

但是又在下一次被撞死的危险中勉强保住了自己。


还是那双熟悉的带着皮质手套的手,

只不过他在拉起诺顿之前会礼貌的脱下,露出手套下光洁的手腕和有些稚嫩的手。


“我说过,路还很长。”奈布看着趴在地上满脸灰尘非常滑稽的诺顿发出一串轻轻的笑声。

“我……”诺顿第二次被奈布拉了起来。疑惑涌到嘴边想问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这里”奈布指着他胸前诡异的宝石


“这是邪眼,它和你经历的事一样邪乎。

我说过我来自过去,现在你应该明白我没有开玩笑,我的过去被这块石头毁掉了。

那个故事很长,

我的家园,我的同伴,我的挚友。

全都成了邪眼的陪葬。

最终的最终,它操控了我,我利用着他。

我用他的力量在不用的时空穿梭,寻找可能幸存的同伴。她同样拥有回溯时间的能力,但是她被抓走了。我要做的就是在无限个一万中寻找那一份的可能。而你,袭击你的参赛者不是人类。他是阴谋与技术结合的人偶。他背后的邪恶和这邪眼一样,来自……深渊。很显然我自控能力比他要强。因为那个人偶有什么地方出了差错。他正在濒临失控的边缘。你们要结束他。

不然……你们真的会遭遇不幸。”



当诺顿第三次坐在赛车上时,他贴了几张纸条,写下了他前两次失败的经历,避免重蹈覆辙。另一张纸条划了两笔竖线,表示他已经参加过两次同样的比赛。


“我觉得单我们两个人没办法改造好你的车”

奈布用手转了转诺顿头盔上的小风车

“是时候请教一下维修人员了”


赛车机师卢卡是被反光镜女孩带过来的

诺顿的表情有些复杂

组织了很久的语言

“小姐,请你别用你的反光镜攻击我的眼睛了,我不希望明天眼睛再瞎第三次。”诺顿口无遮拦的将自己轮回的事件告诉了其他参赛者,直来直去的性格让奈布捂了捂头。

菲欧娜好奇地说“你也记得?”

她和卢卡交换了一个震惊的眼神,也组织了很久的语言。她讪讪笑着,真诚地道歉。

“真抱歉,你前两次的反应一直是一样的,我一直以为,你仍然是第一次被我晃眼睛。”


“你们也拥有过去的记忆吗?”诺顿问。


“只有一点点,我们不记得比赛的细节,但是我们记得赛前准备时发生的所有事情。我记得我维修了两次我的赛车。可是到了比赛的时候,那些记忆都是无比模糊的。我没有比赛时候的记忆。”


“你是特例。”奈布戳了戳诺顿的前胸。

“你记得比赛时候的细枝末节吧。”

“对。”

“你有什么特殊的遭遇吗?”

“应该是这个???”诺顿从腰上的小包里

掏出来一个小小的齿轮。

“他是在鹿人撞我的时候飞到我身边的。”


“这并不是赛车会用的款式”卢卡接过齿轮细细端详,真是奇怪的款式和手感。摸着怪令人心寒的。


奈布和诺顿对视一眼,然后他们异口同声的说“也许这是从鹿人身上掉下来的。”



总之,赛车联盟又多了两位小伙伴,诺顿很是欣慰。在后来的一次次比赛与试探中,他们又遇见了很多新朋友。他们本应是各自为战的,但他们对赛车的热爱使他们走到一起。

诺顿本是不懂分享的,但奈布对友谊的尊重让诺顿也学会了分享和付出。

他毫不避讳的分享每一次情报。

和朋友们的日常相处非常愉快。

一切变得越来越诡异了。没人关心猎犬的失控,没人在乎他在赛道上刻意杀死的赛车手。主办方似乎也被黑暗笼罩了。

如果他们想解救,只能靠自己。

他和同伴们在一次次危险中寻求幸存,又一次次探索着赛道的秘密。


菲奥娜坦白“我其实是被安排来观察猎犬的,我知道我只是一块踏板,一个棋子。”

她轻声对同伴说,“我找到了,花菀长廊的捷径。

这次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麦克把冻港赛道的技巧全部交给了同伴们。


黛米和穆罗总是在赛后为大家加油打气

黛米喜欢和奈布一起喝酒,他的酒量意外的好。

诺顿还记得黛米第一次看见奈布喝酒时候的激动

“未成年人怎么能喝酒呢?!”

奈布边喝边含糊,有些泛红的脸非常可爱

“我的家乡从小就会喝酒,这可是取暖的好东西。”

诺顿接岔“反正负责开车的人是我,让他喝一点点应该没关系的。”


穆罗在最后的准备时对他说

“我曾经也是个车手,但我在无数次的轮回中放弃了。后来我才明白,只有你能结束这一切,因为你的意志足够坚强。放弃是不会有结果的。”


这大概是决战的一次。

他们仍旧在熟悉的赛道上,只不过现在的他们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团队。

牺牲自己保全一人的胜利。

大家齐心协力才能结束这一切。

他们缓缓驶入赛道,在微光中彼此相视一笑

诺顿成为了代表,公路骑士。


准备好结束这一切吧。


菲奥娜为了指引自己进入花菀长廊的捷径被粉碎在赛道上。黛米为了掩护自己在山间雪道被撞下悬崖。麦克为了保护被鹿人勾住的自己毅然决然的开车撞向鹿人,最终被淹没在冰冷的海里。


“我永远都无法逃离那个阴影”

“这样就结束了吗?”

他晃着头,痛苦和恐惧伴随在他身边。


他听见鹿人豪横的哼哼声,赛车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他撕下了车上被划了千疮百孔的纸条,自己对梦魇的恐惧也随冷风四下而散。

诺顿冲出冰冷的风雪

“不可能”他毫不犹豫的说。


他继续在大雪纷飞的赛道上飞驰着

在接近终点的那一刻,巨大的钩子飞了过来。

他的车没有躲过,巨大的冲击力使他的车摇摇欲坠。在疯狂的摇摆之中挣扎着。

在他与充满蛮力的钩子做斗争的时候。

他看见了座位旁毫不动摇的头盔。

那是奈布的飞行帽。


“如果你能和我一起参赛就好了”

临行前诺顿把头埋在奈布的脖颈里。

“行啊”他脱下了常年佩戴的飞行帽

诺顿被他帽子里栗色的柔软的长发晃了心神。

奈布把头盔固定在诺顿的车上


“去吧,我们的骑士。”

“我永远在你身边。”


他突然想起来奈布将他宝贵的蒸汽装置送给了自己的赛车。他在沉重的压力中寻找着那个按钮。在他费力的按下去之后。他的车侧边的排气管两侧被蒸汽卸了下去。连带着挂在车上的鹿人的钩子。


诺顿借助着蒸汽的冲击力飞进了终点线。



一切都应该结束了。

他下了车,

捂着伤口,怀里抱着奈布的头盔缓慢前行。

思索着大家共同的约定。

无论是谁到达了终点,都应该放弃诱人的奖励,驱逐猎犬。



但他没有看见奖励。


眼前是一片死寂。


他不知道奖励早在第一次就被摧毁了。

然后他就看见了风雪中

在终点等待他的的那个熟悉的人


奈布



“你成功了。”奈布向他祝贺,语气有些悲伤。

“你看见了。”

“其实这里没有什么奖励,只有深渊。”

“这一切都是一个幻境。你们都沉睡在第一次容器的失控之中。”

“你打败了猎犬,你毁坏了深渊的容器。”

“就像曾经的我一样。”

“我很难过,因为我没办法帮助你们。”

“但是我可以帮你离开,这是你的选择。”



诺顿走到他身边,用手剥开了撒在奈布长发上的雪。把被诺顿捂的温热的头盔戴了上去。

“你了解我的。我和你一样,珍爱我的同伴。你肯定知道我的选择。”

“所以胜利者,要成为深渊的容器吗。”

“没关系的,奈布。”

“你还记得你曾经跟我说过的话吗?

你说你知道邪眼的真相之后濒临崩溃的边缘,最终代替了挚友成为了下一个容器。你说你失去了一切。你说你知道最后你也会被深渊侵蚀。你说总要有人站出来,就算结果是可悲的,但也能为别人争取哪怕一刻的呼吸。”

“你承受着痛处,却又力所能及的背负起使命。

我觉得你才是骑士。”

“我希望我能像你一样坚强。”

“你明明还是个少年,但是你让我成长。让我的意志坚定。让我懂得和同伴相处,让我懂得和他们敞开心扉。让我懂得了同伴的意义”

“你知道这个故事的结局,但你看见了我们的热忱。甚至不忍心阻止我们。”


“我觉得没关系。”


诺顿亲吻着面前眼睛泛红的人

“因为我想和你一起走。”

“这样很好,我不会失去他们,也不会失去你。”


“我现在不是公路的骑士了,

   我能做你的骑士吗?”




他没有选择独自离开。

而是代替猎犬成为了容器。

他得到了最后的奖励。

帮助同伴们脱离幻境。

驱逐了已经废弃的猎犬。

他守护住了同伴。


最终他向他的同伴们道别。

开着那破旧的老爷车和副驾驶上被邪眼寄生的少年调转了车头

         驶向了后方的阴影。




――end.






碎碎念:

结局就是,俩人都被来自深渊的邪恶力量当做容器的。他们肩负起了被寄生的命运,在他们还有理智的时候一起在各个时空旅行。一边寻找奈布的同伴(深渊二的故事线,奈布的同伴们都被冻死,调香师是被抓走了,所以奈布索性一直在找他。)一边帮助别的时空的人对抗深渊的力量。两人的意志都很坚强应该能一起旅行很久很久(我说的。)

猎犬是鹿头皮肤的简称,不是小奈布的猎犬。

深渊四的时代离我们很近了,但是我擅自改成废土时代了。甚至比蒸汽朋克倒退一点点。因为不想他们谈恋爱有代沟。

诺顿的故事那里官方pv是开放式结局。

但是诺顿的公路骑士皮肤里最后他头盔上的小风车被深渊的触手缠住了。

因为官方结局基本都是很惨很沉重的这个小风车缠触手的暗示不用我说了吧。

那个pv真的绝绝子,不出动漫都亏了。

诺顿不同的皮肤人设都不一样,因为时代不同嘛嘿嘿。谢谢公路骑士时间线的诺顿是这么可爱的人设,因为那个时代他没经历过原皮的惨事。

两个坚强的人在一起真的让我很开心。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