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奈良

22899浏览    4629参与
安德莉凯利

「奈良」 浮见堂 初秋


十一月去奈良依旧住Nara Visitor Center and Inn的和室。用好晚餐奔回酒店,在楼下大浴场略泡一泡,便拎着便利店的热茶与油果子上楼葛优瘫了。一人旅,就可以免去灵魂交流的精神喧嚣,静享异国秋夜的漫长:看星月缓缓升起,看灯火渐亮而人声消褪。榻榻米实在太过舒适,以至于自己究竟是怎么睡去的都成了不解之谜,只知道醒来时,楼下已有鹿在人类活动密集区的边缘踯躅试探,再抬头远望兴福寺,也就一夕的功夫,秋意似乎深了一层。

精神奈良人已经不需要地图就知道如何从猿泽池晃到浮出见堂去。自セトレ ならまち侧面...

「奈良」 浮见堂 初秋


十一月去奈良依旧住Nara Visitor Center and Inn的和室。用好晚餐奔回酒店,在楼下大浴场略泡一泡,便拎着便利店的热茶与油果子上楼葛优瘫了。一人旅,就可以免去灵魂交流的精神喧嚣,静享异国秋夜的漫长:看星月缓缓升起,看灯火渐亮而人声消褪。榻榻米实在太过舒适,以至于自己究竟是怎么睡去的都成了不解之谜,只知道醒来时,楼下已有鹿在人类活动密集区的边缘踯躅试探,再抬头远望兴福寺,也就一夕的功夫,秋意似乎深了一层。

精神奈良人已经不需要地图就知道如何从猿泽池晃到浮出见堂去。自セトレ ならまち侧面的小道向四季亭的后门抄近路,一条本无甚风光的市町小路因为鹿群的伏击而变得盎然有趣起来。确认了我的确没有带食物之后,伏击者们兴味索然地缓慢撤退了,只留人类在原地沉思。

行至江户三旅馆一带附近,人迹依然萧索。晨雾弥漫,让熟悉的奈良公园染上谜一般的气氛。我在数寄屋风格的建筑群中穿行,居然久违地在奈良寻回了一丝初访的紧张感。鹿群散落在林间坐卧,偶有几头与我擦身而过目露打量之色,最终还是无趣地摇头 ——“又是一个无聊人类”,它们肯定在内心翻着白眼。

快到浮见堂时,朝云遽散,终于有金色的初晖撒下,恍若一袭温柔的纱丽将眼前景象包裹。被迷住的看客当然不止我一个,在直行道的尽头处,某位持手机狂拍的女士从头至尾只留一个清瘦庄肃的背影给我。唯有鹿无动于衷,它怡然散步、吃草、对着没见过世面的灵长类生物呦呦鸣叫,仿佛是整个静止画面中唯一的活物。

· 九 · 度 · 叁 ·

糊了点东西之后我觉得我又行了(。

我永远爱奈良鹿丸,/捂心口/深情/深情


“期待你的足智多谋。”

糊了点东西之后我觉得我又行了(。

我永远爱奈良鹿丸,/捂心口/深情/深情





“期待你的足智多谋。”

阿茶喵

鹿式白眼🙄️

鹿式惊讶🙀

鹿式白眼🙄️

鹿式惊讶🙀

阿茶喵

京都奈良的红叶🍁~11月真是太美了

京都奈良的红叶🍁~11月真是太美了

安德莉凯利

「奈良」 時空原点 大神神社


虽然自认寺社ガール,大神神社本不在必访list的前列,可是待它成为24老师结缘普盘封面的ロケ地后,心中排名迅速飞升。本人对《時空》的热爱真的天日可表!

奈良市看完正仓院展,只匆匆去飞火野拍了下初红的枫叶,之后便一路往南,长谷寺与安倍文殊院急行军般地走了一遍,最后还是要宿在三輪。

为情怀而设计行程的事全世界都在做。The New York Times就搞过一个专栏Footsteps(中译“文学履途”),让脑残书粉去作家生活/工作/堕落/放浪过的地方深度旅行,譬如马克吐温的夏威夷、聂鲁达的智利,爱丽丝门罗的温...

「奈良」 時空原点 大神神社


虽然自认寺社ガール,大神神社本不在必访list的前列,可是待它成为24老师结缘普盘封面的ロケ地后,心中排名迅速飞升。本人对《時空》的热爱真的天日可表!

奈良市看完正仓院展,只匆匆去飞火野拍了下初红的枫叶,之后便一路往南,长谷寺与安倍文殊院急行军般地走了一遍,最后还是要宿在三輪。

为情怀而设计行程的事全世界都在做。The New York Times就搞过一个专栏Footsteps(中译“文学履途”),让脑残书粉去作家生活/工作/堕落/放浪过的地方深度旅行,譬如马克吐温的夏威夷、聂鲁达的智利,爱丽丝门罗的温哥华,以便于读者“从日常生活中抽离出来,去广阔的天地间,与伟大的灵魂交流!”

我们24老师的灵魂不伟大么?不值得交流么?奈良的寺社めぐり用上“神交”这个词,尽显中文双关语的优越性。


在Guesthouse寄存好行李后正值午后四点,从二の鳥居穿过参道到达本殿的时候赶上了阳光最末的登场时间。石阶与树木已陷入阴翳,拜殿还在斑驳的光影中舒展。也就稍稍注目停留了片刻,我转身往此行真正的目的地——大美和の杜展望台奔去。

根据网络的情报,展望台在大神神社拜殿与狭井神社的中间。本以为居高望远之地,免不了一场肉体疲乏之苦,结果十分钟就轻轻松松走到了我也是黑人问号脸。至今没想清楚,是从三輪站开始海拔便一路往上我们身在其中懵懂不觉,还是三輪山本身有什么奇巧的地形自带视觉误差?

站上展望台最高处不能免俗的“哦哟”了,昏黄雾霭中的橿原市耳成山与恍若神界之门的三輪大鸟居的画面配置,与记忆中结缘普版封面一般无二。


《時空》出世后,它伴着我流淌了许多地方,如今终于回到了它的原点,我伸出手,隔着虚空拥抱了它一下。


仿佛了却一个夙愿,去狭井神社的步履就要松弛很多,四点半三輪山入山口已封,暮色四合、鸦声渐起。饮完神水,绕着三岛由纪夫那块“清明”的字碑盘桓了片刻,“文学履途”的钟声此时不期而至。

三岛巨著《丰饶之海》第二卷《奔马》,开篇不久就花了不小的篇幅描述本多与清显的第二世饭沼勋在三輪山的初遇。昭和41年三岛于6月、8月两次造访大神神社的取材之旅肯定给了他诸多灵感,在发出了「大神神社の神域は、ただ清明の一語に尽き、神のおん懐ろに抱かれて過ごした日夜は終生忘れえぬ思ひ出であります」这样的感慨后,三岛留下“清明”与“雲靉靆”两幅题字。

此处的“清明”当然与节气无关,取的是“清澄明朗”之意,平家物语里就有过「流泉の曲の間には、月清明の光をあらそふ」

岛国寺社,少了些香火气和无意义的叩首,除却法事时间,大多数人的参拜都是蜻蜓点水式的,轻盈而凝练。人类在有意识地收缩自己的存在感,以保护“神域”的纯净。“俗物”的密度降低了,统驭权的天平自然向世界的本来倾斜,三岛所谓的“神之温怀”,多半脱不开三輪山最原始的肌理体态。


Check-in时旅店老板随口提起次日清晨二の鳥居前有本地集市,入睡前心思还在早起与懒觉间飘摇,第二天一睁眼,再去一次大神神社的念头已经获得压倒性胜利。

本地集市local得很彻底,屋台简陋、菜品亦包捆粗犷,大小萝卜不论个头被硬按着绑在一起,莫名生出了可爱的田园气。也有欧巴桑风的服装摊,品味与我家社区菜场后门小店并无二致,甚至对诡异深色大花的审美,很有些共鸣。尽管已在旅店用过早餐,中途仍被诱惑着买了一小块烤年糕,巨烫,紧赶慢赶在入参道前吃完。

再上大美和の杜展望台,拥簇着耳成山与大鸟居的市町面貌终于清晰了些,掏出手机里存的唱片封面,现场对比验货,惊觉右下的树木也长得太快,才几年功夫就“亭亭如盖矣”。


天是好天,风势却较昨日大很多,清晨山间霜露都被风挟出了凌厉的味道。再算算赶飞机的时间,纵然不情愿,与三輪山作别的时刻终于降临了。下山途中,遇到好两组推坐轮椅上来的老年夫妇,含笑打过招呼后,忽然忆起拜殿前勉力筑起的电梯与狭井神社盘旋而上的残障通道,这或许是三輪山这块清明之地里最无声的人间温情吧。



山中行
八月份的奈良公园,想念

八月份的奈良公园,想念

八月份的奈良公园,想念

行走的鱼

奈良小鹿

鞠躬可能不是礼貌,“仙贝都交出来,不然我要怼你了”

#奈良 Nara Park

奈良小鹿

鞠躬可能不是礼貌,“仙贝都交出来,不然我要怼你了”

#奈良 Nara Park

JerryCha

奈良公园

我就不该没有计划的来


奈良公园

我就不该没有计划的来


流星瓜

秋的商店街

这个秋天漂亮而漫长。

都快十二月末了,仍能看到绿树丛中一片一片的红和黄。

每天早上拉开门,对面的高树也是一副喜气洋洋的样子。

打开窗,看到的若草山也好像被红色炸弹轰炸过一样。

前两天升温,伴着雨雾,竟在匆忙的上班路上瞥过一道美景。

那片山丘永远都是青绿的竹子,摇摇晃晃的。

突然中间就爆出好多个彩色小球来,着实惊艳。

每天路过的一尘不变的地方,也在悄无声息的行进着。

不需要得到任何人的允许。


昨天晚上下班回家,去业务超市买了瓶绍兴黄酒,打算包香菇荠菜大馄饨吃。

自从发现大阪的中华物产店里有馄饨皮和冷冻的荠菜后,就喜欢上了吃大馄饨。

完全把曾经依赖的小馄饨给抛到脑后了。...

这个秋天漂亮而漫长。

都快十二月末了,仍能看到绿树丛中一片一片的红和黄。

每天早上拉开门,对面的高树也是一副喜气洋洋的样子。

打开窗,看到的若草山也好像被红色炸弹轰炸过一样。

前两天升温,伴着雨雾,竟在匆忙的上班路上瞥过一道美景。

那片山丘永远都是青绿的竹子,摇摇晃晃的。

突然中间就爆出好多个彩色小球来,着实惊艳。

每天路过的一尘不变的地方,也在悄无声息的行进着。

不需要得到任何人的允许。


昨天晚上下班回家,去业务超市买了瓶绍兴黄酒,打算包香菇荠菜大馄饨吃。

自从发现大阪的中华物产店里有馄饨皮和冷冻的荠菜后,就喜欢上了吃大馄饨。

完全把曾经依赖的小馄饨给抛到脑后了。

从小吃到大的荠菜,多了几分陌生感。

大概是因为有韧劲的关系,才可以被冷冻起来吧,青菜什么一定会水份和风味尽失了。

一刀切下去也需要确定一下有没有切到底的那种韧劲,可以听到一声筋脉活动的那种韧劲。

仔细挑选容易腐坏但是更有香味的香菇,切碎了跟荠菜碎末和猪肉拌在一起。

包馄饨的时候,格外镇定,仿佛忘记世间万物。

一只一只在宽大底座的盘子里排列整齐,像国王的宝座。

煮的时候要加三次冷水,边上再煮一锅辣味噌汤,剪几片紫菜进去。

简直回到了中学时代每周都去光顾金师傅馄饨店的时光。

馄饨大概是我最爱吃的食物吧。

所以有一次在珠海听到外乡人把馄饨说成是饺子,居然生气了。


每次做出两三顿的量,放进冷冻柜,等哪天工作特别辛苦,或者心情特别不好的时候拿出来慰劳自己。

毕竟做一次大馄饨要比小馄饨复杂多了,原材料也不是轻易能买到的。

周五的夜晚,一想到能回家吃馄饨就放松下来了。

还顺便炒了一小碟荷兰豆,用早上煎蛋多放了的油。

碧绿的荷兰豆,裹上一层油衣,咬在嘴里脆脆的。

晚上临睡前,把剩下的芯子包在了百叶皮里面。

今早煮面的时候,恰好扔了几只到汤里提一提鲜味。


周六的赖床大概真的是日子过得自在而幸福的体现吧。

煮完面,拆解了一整只老母鸡,把最大的身躯部分扔到锅里炖老母鸡汤。

写完一些东西,关上火,打算去商店街逛一逛。

要说都快有半年没有坐巴士去看小鹿了。

今天的巴士上有一位女士竟然跟司机吵了起来,甚至打了投诉电话。

司机是个老实人,被吓出一身汗。

乘客们大都一笑而过。

在近铁站下车后,想着大阪的圣诞气氛一定更浓郁。

不过自从发现自己能做出像样的水煮鱼以后,去大阪吃中国菜也提不起什么劲了。


商店街一如既往的热闹,星星点点的圣诞老人出现在每一个角落里。

有些熟悉的老店铺已经结业了,换上追赶流行的新店铺。

先去万胜堂买了蘸酱油的烤团子吃,上一次吃过后就一直念念不忘。

再去三条通上的草莓店买莓大福吃。

中间路过一家卖酒馒头的摊位,随意问了下里面是什么馅料,鬼使神差地买了一只,吃完才发现被坑了。

“这种事也是会经常发生的。”

生怕没吃饱,又找了一家专做美式煎饼的cafe。

进到店里才发现,已经很饱了,而且好像无法再接受甜食了。

“这种事也是会经常发生的。”

最后点了一杯热牛奶和一份炸鸡。

幸好炸鸡里放了很多沙拉菜。


仔细想起来,奈良好像真的什么都不缺。

虽然日本其他地方的人都嘲笑奈良没有特产,不过短短的一条商店街里也能数出好多美食来。

比如后街的鲷鱼烧,gram的扭臀蛋糕,优月果子铺的艾草团子,Etranger Narad的煎茶软冰激淋,青天的麻婆豆腐,Com Ngon的越南米粉,大佛布丁,鱼万的鱼饼,肉店的可乐饼,飞天的大和肉鸡,八宝的大和吟酿烧。

居酒屋什么的,仔细找一找,便能挖出一大堆。

奈良真好呀。

泡一下午cafe,吃个轻晚餐,再找一个静静的酒吧坐一会儿。

说到酒的话,无论是手作啤酒还是上乘的鸡尾酒,听说都有很厉害的调酒师不知为何来到奈良定居。

刚准备步出cafe去看小鹿,天色已经黑了。


秋天的鹿跟猪简直没什么两样,还是宿醉的猪。

一早睡醒没有梳理过自己的毛就赶着出门觅食了吧。

雄鹿的角被去掉,和母鹿一起露出尖儿小的脑袋,余下的部分便是庞大的实心的躯体。

我逆着人群走到东大寺,看看红叶有没有落尽。

路过了搁浅的猿泽池,兴福寺的金顶,一只走散了的鹿,自行车后座有一大束圣诞花的婆婆,还有跟鹿玩的开心或不开心的游客。

地上的红叶已经堆起来,或者被游人踩到很脏很扁了。

一些店铺早早关门,另一些仍然灯火通明。

无感的人,见到鹿来要食物,也会摸两下它的头表示亲密。

鹿又在乎什么呢。


天黑了,我打算走路回家,作为今日份的锻炼。

家在奈良公园北边三公里的山坡上,一段不短的脚程。

我提着在礼品店新买的美浓烧瓷碗和小碟子,迅速地路过了押上町一带的格子家。

格子家是指奈良沿街的古民居,为了怕鹿侵扰索性把门窗用木格子封了个严实。

这种把自己关在笼子里,把世界留给鹿的做法,让我觉得好笑。

今小路町这一带离公园已有一定距离,有时也会出现鹿过马路的情况。

抱着撞死一头鹿要罚很多钱的想法,大家都会把车停下来,等鹿安全地离开。

除了明显的格子家,又仔细看了看周围的大型建筑物的入口,确实也有些严丝密封之感。

鹿到家里来做客,又有什么不好呢?


一边走一边笑,路过了理发店,糕饼铺,酱油店,酒吧,若草山盘山路路口。

停下来看一看哪边的十字路口有供奉鲜花,想着,“这里居然也出过交通事故。”

翻过奈良阪就到家了,好像为了行人安全新造了一条不易被发现的围栏呢。

上一次跟朋友一起走这条路的时候,为了怕被车撞,特意绕到马路对面去来着。

看吧,很多很多东西正在悄无声息地改变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