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奥修瓦鲁·多隆

1054浏览    9参与
卡尼樱桃派🍒
是🇫🇷小忍者x真田一(左右...

是🇫🇷小忍者x真田一(左右有意义)

这对cp叫什么😭这个还是我自己起的名😭😢明明有互动却和造谣一样(草)如果有网友朋友知道请告诉我……一定是我没找到组织而不是又磕了冷门…… ​​​

是🇫🇷小忍者x真田一(左右有意义)

这对cp叫什么😭这个还是我自己起的名😭😢明明有互动却和造谣一样(草)如果有网友朋友知道请告诉我……一定是我没找到组织而不是又磕了冷门…… ​​​

若鹓

法国队小剧场·忽悠老实人的下场

        我的双打搭档乔纳尔,是个老实人。这件事体现在任何方面,比如现在。

       “乔纳尔!你真的忍心看我因为吃不上饭而体力不支晕倒在赛场上吗?”多隆正声情并茂地演绎花光所有饭钱买漫画书的二次元少年的悲惨下场。

         虽然确实催人泪下,但我真的很想吐槽:比赛难道不是已经结束了吗,你这是要闹哪样!...


        我的双打搭档乔纳尔,是个老实人。这件事体现在任何方面,比如现在。

       “乔纳尔!你真的忍心看我因为吃不上饭而体力不支晕倒在赛场上吗?”多隆正声情并茂地演绎花光所有饭钱买漫画书的二次元少年的悲惨下场。

         虽然确实催人泪下,但我真的很想吐槽:比赛难道不是已经结束了吗,你这是要闹哪样!

        然而多隆并没有发现这关键的一点,继续着他浮夸的演技。

        “你仔细想想,只是一顿饭钱,就可救你的队友于水火,甚至赢得一场漂亮的比赛,有什么比这更能体现我们法国队的革命精神呢!”多隆越说越上头,拉着乔纳尔手舞足蹈起来。

        “喂,别把你借钱的理由说的那么冠冕堂皇,把上次欠本王子的钱还来!”果然普朗斯也看不下去了,他骑着那匹白马不紧不慢地向这边过来,不过我头一次看有人骑马骑出了走T台秀的感觉。

       “王子大人!真的不是我不想还你钱,但是这个月的漫画太燃了,我始终不是它的对手,果然是我修炼还不够吗……”

       “哼,不把上次欠的还上,本王子说什么都不会借你。”普朗斯双手抱胸,一副“今天就算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借钱”的架势。

       “我还以为我们的王子大人不会计较这种小事。”我趁机调侃道。

       “你以为是钱的问题吗?是我们的信誉问题啊!本王子可是有借有还的好公民。”

        真是个有原则的王子啊。

         “王子大人!我一定会还给你的,在我饿死之前,一定会还上的!”多隆还在继续使用五车之术的“哀车”。

         “不要再用这种语气说话了!我相信你,不过是上一次的事,告辞。”普朗斯骑着马扬长而去……

       “唉,我借你吧,多隆前辈,下次一定要把钱还给王子和我啊。”乔纳尔终于还是败在了对手的“哀车”之下,这时,我总有一种乔纳尔拿了女主剧本的感觉。

        ……

        “奥修瓦鲁!把钱还给我!”

        “乔纳尔你清醒一点,我就是来还钱的!”

        “太慢了!”

        “对不起——”

         这是上次借给多隆钱的乔纳尔,嗯……我只不过是在试验我新买的颜料,没想到它可以让人变得暴躁。

        我收回女主剧本那句话,永远不要忽悠老实人。

若鹓

法国队小剧场·队长拿我倍儿没辙

        “我要说的事,你们千万不要害怕。”

       “我们是网球选手,我们不会怕。”

       这似曾相识的感觉有一种在演绎名场面的既视感,我轻咳了一下,用连我自己都觉得装模作样的语气演到“多隆同学,我们受过专业的训练,无论多好笑都不会笑……”

      “除非忍不住。”我旁边的迪莫迪.莫洛适......

        “我要说的事,你们千万不要害怕。”

       “我们是网球选手,我们不会怕。”

       这似曾相识的感觉有一种在演绎名场面的既视感,我轻咳了一下,用连我自己都觉得装模作样的语气演到“多隆同学,我们受过专业的训练,无论多好笑都不会笑……”

      “除非忍不住。”我旁边的迪莫迪.莫洛适时地配合着我,其实莫洛非必要的时候是不会说话的,“搞事”除外,在凑热闹和吃瓜这方面,我们真的是专业的。

       多隆显然被我们两个搞得不知所措,当他在继续配合我们演出和打断我们说事情之间抉择的时候,我已经收敛起这种开玩笑的语气,换了一种相对严肃的语调问道:“发生了什么你无法解决的事吗?”

        多隆摘下面罩,揩了一把脸上的汗,眼睛不自然地盯着地面,他很小心地开了口:“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人做了什么让队长生气了,那个人还能活到明天吗?”

        “晚上睡觉的时候别太死也许能活到吃早饭。”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多隆脸上的表情更复杂了。

        也许是出于对我这种“残忍”行为的不满,莫洛不轻不重地拍了我一下,“别听这家伙胡说。”

        好吧,我承认我只是在开玩笑,不过要让加缪生气到底会是什么事情呢?好奇心让我继续追问:“你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让加缪想把你赶尽杀绝?”

        “其实也没什么,呃……我只是碰到了他的球拍”多隆嗫嚅地说着。

        我和莫洛都有些震惊,加缪球拍绝对是禁忌,估计也只有这件事能让他生气了。

        “我真的只是不小心碰到的!我看到他的球拍要从网球包里掉出来了我就给放回去,结果队长突然走过来,脸上的表情超级可怕!”多隆絮絮叨叨的讲整件事情的经过,他真的有些被吓到了,不停挥动手臂,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把事情讲清楚,额上不停地冒着汗。

        我抽了一张桌上的纸巾递给多隆:“如果你是出于好心,他应该不会那么生气的。”

        多隆接过纸巾道了声谢,接着说道:“当时我看他表情那么吓人,以为他不想把球拍放包里,我又给他拿出来了。”

       ……

       你可真是个人才。

若鹓

停电候群症之丧尸围城(法国队沙雕日常)

       故事总是会在意想不到的时候展开来,就犹如这次暴风雨一样突如其来,窗外电闪雷鸣,雨点细密地砸下,顷刻之间,世界都被洗刷了一遍,无数的雨滴砸在雕着浮雕的窗户上,就好像无数只手想要破窗而入。

       离窗户最近的乔纳尔打了个冷颤,他推了一下眼镜,身体微微前倾,离昏黄的烛火又近了几分:“这场雨究竟还要下多久?”乔纳尔越发局促不安,这种不安的情绪如潮水般蔓延,试图吞没每一个人。......


       故事总是会在意想不到的时候展开来,就犹如这次暴风雨一样突如其来,窗外电闪雷鸣,雨点细密地砸下,顷刻之间,世界都被洗刷了一遍,无数的雨滴砸在雕着浮雕的窗户上,就好像无数只手想要破窗而入。

       离窗户最近的乔纳尔打了个冷颤,他推了一下眼镜,身体微微前倾,离昏黄的烛火又近了几分:“这场雨究竟还要下多久?”乔纳尔越发局促不安,这种不安的情绪如潮水般蔓延,试图吞没每一个人。

       埃德加烦躁地捋着头发,莫洛坐在最角落沉默不语,就连最会调节气氛的巴尔特此刻也一筹莫展,他只是望着窗外的雨,眼神涣散。大家都被这场大雨搅得心烦意乱,唯有加缪,紧紧拥抱着他的“爱妻”,喃喃着爱的誓言。

        “啪!”一声异响震惊了所有人,众人纷纷寻找着声音的源头。

      “多隆……多隆前辈!” 乔纳尔突然浑身发抖指着多隆大喊,只见多隆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啪!”双手又拍了一下桌子,猛然抬起头:“没有电我要崩溃了!”他大声吼叫着,目露凶光,和平日里笑眯眯的多隆完全判若两人。

       “给我电!我的火影手游!”多隆嘴里一边念叨着“电”“手游”“装备”之类的词语,一边拿起椅子上的靠枕丢向窗户,埃德加本想提醒乔纳尔远离靠枕,结果没成想乔纳尔敏捷的接住了枕头。

        “我再也受不了了!没有电还怎么看诗集!”人在遇到某种特定的场景的时候,性格是会发生变化的,而且这种变化伴随连锁反应,影响着周围的人。

        “多隆!乔纳尔!”普朗斯烦躁的拨打着正在抢修发电机的管家的电话,结果都是无人接听。

        崩溃的多隆和乔纳尔已经开始无差别攻击,大家都纷纷逃窜,加缪依然窝在沙发里,和自己的爱妻浓情蜜意。

         “乔纳尔你冷静一下!”埃德加被乔纳尔四处追赶,乔纳尔一反平日唯唯诺诺的姿态,怒目圆睁,狰狞的表情好似发了狂的丧尸,而多隆也是如此,他使用着作为“忍者”的忍术,伺机而动狩猎着剩下的几人。

        “巴尔特!小心中了多隆的幻术!”普朗斯凭着和多隆同寝室多日的经验判断出楼梯弯道处是多隆的障眼法。

         但是巴尔特如没听见似的抄起沙发上的抱枕就往多隆的方向狂奔,口中喃喃道“没有电什么都做不了!”随后朝障眼法的楼梯掷出了抱枕,障眼法被打破,多隆接住抱枕蹿了出来,又将枕头掷向巴尔特。

        巴尔特迅速躲开了,又想从沙发上捡枕头攻击多隆,没想到被多隆捷足先登飞身翻到双人沙发上,抱起沙发上的抱枕就往外扔。

       “你们给我适可而止啊!” 普朗斯怒吼着接住了一个抱枕丢向多隆,没想到抱枕犹如施了魔法一般,准确无误地砸中敏捷的忍者,多隆倒地之后立马站了起来,又将抱枕扔了过去,结果梅开二度,又被砸中。

         “难道……普朗斯找到了抱枕的超级甜区吗?”埃德加小声嘀咕着,他环顾了一圈,巴尔特,乔纳尔,多隆站在了大厅的各个角落,手里拿着枕头试图包围他们。

        “王牌王子!我们反击!”埃德加将抱枕扔向自己昔日的搭档,被乔纳尔灵巧地躲开了。

     在如窗外大雨一般的抱枕攻势下,大家纷纷发起了反击。

      莫洛一边躲着巴尔特的攻击一边摆着pose,尽管好几次都差点中招,他还是坚持着自己的美学。

        “迪莫迪!放弃摆pose吧,这样会被打中的!”普朗斯大声提醒着莫洛,而他这边正和多隆僵持不下。

        “我要坚持我的美学”,他看了一眼失去理智的巴尔特,微微下蹲,双手撑在腰间又摆了一个接近“大鹏展翅”的动作,“这也是特里斯坦所希望的。”

        他目光更加坚定,目不转睛盯着随时有可能发动攻击的巴尔特,巴尔特抓起地上的抱枕就往莫洛砸去,莫洛躲躲闪闪加上摆pose已经有些体力不支,吃力地躲过又一轮的攻击。

        “给我电!”乔纳尔不按常理出牌地向躲过巴尔特的攻击的莫洛丢枕头,“小心!”埃德加已经来不及阻止,枕头直直飞向莫洛的脑袋,莫洛不幸中招。

        “电……”莫洛并没有倒下,而是和巴尔特等人一样崩溃成了“暴走”状态。他也嘀嘀咕咕着给我电之类的话语,向普朗斯和埃德加发动攻击。

        经过又一轮的枕头战,除普朗斯和加缪大家纷纷阵亡,普朗斯1v5艰难地坚持着。这场鏖战一直在持续,就算是普朗斯使用接发得分的秘技也有些力不从心了,他想接过从乔纳尔那边飞来的枕头,不料猛地一脱力,抱枕飞向了角落的单人沙发。

       飞向沙发的抱枕不偏不倚地砸中了和妻子腻歪的加缪,球拍啪地掉落在地上。

        此时,大家都停了下来,紧张地看着沙发上的加缪,空气仿佛凝固住,使人无法呼吸,屋里静得可怕,只能听见暴雨的声音。

      “嗖嗖嗖”。

       普朗斯周围的人一一倒下,若不是王牌王子的绝招,将会无一幸免。

       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出现了,加缪也崩溃了,他用枕头将众人放倒之后,小心翼翼地拾起他心爱的球拍,轻轻的抚摸着拍线上的戒指:“亵渎爱的人是不可饶恕的。”他的声音很轻很温柔,但传到每个人耳朵里大家还是吓了个激灵。

       多隆被吓得理智都恢复了一大半,他瞬间想起被发怒的加缪支配的恐惧,飞速爬起用忍法将自己藏了起来。

       其他人也都快速爬了起来,为了躲避加缪的攻击四处逃窜。

       加缪的攻击异常猛烈,而且刁钻,每个人几乎都被砸过两三回,加缪颇有不把他们几个埋了誓不罢休的架势,众人避无可避,只得选择打开大门向暴雨奔去……

       “王子大人我们要跑到哪里去?”乔纳尔哆哆嗦嗦地问道。大家的理智在加缪的恐吓下纷纷恢复,一起躲避着加缪的攻击。

      “嗖——”一个网球擦着普朗斯的脸快速飞过,“这家伙居然随身带网球!”普朗斯还不忘吐槽加缪,这大概就是法国队的幽默感。

       普朗斯带领着大家渡过了法国队城堡护城河上的桥,敏锐的直觉让他奔向了希腊队的选手村。

        “赫尔墨斯,把你今天收集到的资料汇报一下吧。”宙斯和希腊队众人围坐在大厅的圆桌上,宙斯悠闲地伸了个懒腰,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水果糖剥开糖纸放进了嘴里。

        希腊队的会议并没有那么严肃,大家都可以放松的去听参谋赫尔墨斯和主将宙斯的发言,当然,其他人如若有不同想法也可以提出来。

         “好的,宙斯大人。”赫尔墨斯打开了他都是标注的笔记本,“根据今天收集到的情报,这场暴雨将持续到明天,个别选手村由于电路故障导致了停电,就比如……”

      “噼啪!”就在赫尔墨斯要往下念的时候,顿时电闪雷鸣,一堆行尸走肉般的选手破门而入。

        “是法国队!”埃万盖洛斯跳了起来,他想起了昨天看的关于丧尸题材的恐怖漫画,兴奋与恐惧涌上心头。

        “赫尔墨斯,法国队发生了什么事?”   其他人都紧张地站了起来,宙斯依然端坐,他不紧不慢地问着赫尔墨斯,心想“我什么场面没见过,问题不大。”

        “停电。”赫尔墨斯翻看着笔记本,目光注视着法国队众人。

        “队长呢?”多隆大口喘着气,他将湿透的面罩摘了下来,回头慌张地观察着门外的情况, 加缪越来越近,手里依然紧紧抱着他的球拍。

        “你们遇到了什么?网球杀人魔?”埃万充满期待地问道,这个异想天开的希腊男孩儿此时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重要性。

        “更糟!是生气的加缪!”普朗斯回答着埃万的问题,甩了甩头发上的水。

        “法国队真是有活力的队伍。”宙斯一边嚼着软糖一边笑呵呵地说道。

       “爱是没有死角的,接受爱的洗礼吧!”加缪口中振振有词,挥拍将两枚网球打到了屋子里。

        “这个借我用一下。”普朗斯抄起桌上的球拍就回击起加缪的球来,加缪缓缓走了进来,他的头发已经湿透,发丝贴着额头顺着脸滴水,就好像抓替死鬼的水鬼,就连处变不惊的宙斯看到这幅画面的时候拿糖的手也抖了三抖。

       “嘀嘀嘀”就在此时,普朗斯的手机突然响了(防水机,就是牛):“王子殿下,发电机修好了,选手村有电了。”

        “队长!你听到了吗?来电了!”多隆慌忙将这件喜事告诉加缪,试图让加缪忘记刚才的事情。

        加缪的理智渐渐恢复,他眼神逐渐聚焦,他环顾了一周,看着满屋子的人都围着他,尤其自己还这样狼狈,不免有些羞愧。

        “呵呵呵呵呵既然大家都在,晚上我们一起聚餐吧。”宙斯终于从椅子上走了下来,他走到加缪面前,递给了加缪一颗水果糖,“看到了你不为人知的一面呢,这会是我们最后的晚餐吗?”

       加缪接过水果糖,轻咳了一下来掩饰眼下的尴尬: “宙斯选手,那件事就让我们把它忘掉吧,革命的黎明明天又会升起。”

若鹓

伙伴(加缪&多隆友情向)

        “Germany!Germany!”在观众们的呐喊声中日本队的杜克选手以自己最得意的招式回击了德国队选手的发球,先发制人,成功在王者德国手中赢下一分,这时观众们震惊了,没想到最开始不被看好的日本队竟然能够有如此实力,真是出人意料。

        同时震惊的还有前来侦查情报的法国队选手们,杜克.渡边号称“破坏王”,原本是法国队的主力,但是两年前在巴黎举办的网球大会上,日法对战以后便失去了行踪,没想到如今居然成为了日本队......

        “Germany!Germany!”在观众们的呐喊声中日本队的杜克选手以自己最得意的招式回击了德国队选手的发球,先发制人,成功在王者德国手中赢下一分,这时观众们震惊了,没想到最开始不被看好的日本队竟然能够有如此实力,真是出人意料。

        同时震惊的还有前来侦查情报的法国队选手们,杜克.渡边号称“破坏王”,原本是法国队的主力,但是两年前在巴黎举办的网球大会上,日法对战以后便失去了行踪,没想到如今居然成为了日本队的选手!法国队选手震惊之余便是愤怒,可就在这时,有人说了这样一句话“网球没有国界之分!”。

         声音优雅,语气泰然自若,说出此话之人正是法国队的主将利奥波德.加缪。

         加缪双手抱臂安静的观看着比赛,时而眯起眼睛左手的食指摸着下巴思考,时而轻抚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嘴角上扬露出难以察觉的微笑。

        表演赛有的国家会全力以赴有的则有所保留,最关键的还是正赛,尤其小组循环赛,如何巧妙的运用初中生选手绝对要慎重思考。

        与此同时,法国队的选手村内。

        刚结束训练的奥修瓦鲁.多隆选手背着网球包穿过大厅,准备回到楼上的宿舍,他气喘吁吁地一步一步走上楼梯,用左手将戴在头上的忍者式样的面罩摘了下来,露出一头金色微卷的短发和一张汗津津的脸。

        多隆自幼热爱日本文化,尤其是对忍者颇为感兴趣,不仅自己模仿,连打球的时候都要贯彻自己的“忍术网球”,并且一直相信着日本队的选手们是有人会忍术的。

         “骨碌碌……”一个黄绿色的小球从多隆没有拉好的网球包里掉了出来,沿着楼梯的台阶一路滚到了楼梯下面的小角落里。

        多隆将面罩放到口袋里下楼去捡掉落的网球,没想到在楼梯下面的角落发现了一把网球拍。

        一把普利司通牌子的球拍被安置在有坐垫的椅子上,球线上小巧的金色戒指在暗淡的投影中闪烁着微弱的光。

        “唉?这是队长的球拍吧,怎么会在这里,队长貌似去观看德日表演赛了,所以为什么没有带上球拍……!”多隆很诧异,因为队里所有人都知道这把球拍在加缪心里的重量,尤其是看到他手上和拍线上成套的戒指,在被他对于网球的热爱程度震惊的同时也感受到了他的深情。这就是法国队的主将,浪漫自由拥有着“革命者”之称的球场上的谋略家。

        多隆小心翼翼的靠近球拍,就在手要触碰到球拍的时候突然想起以前摸了摸队长球拍上的戒指结果发生了可怕的事情,想起加缪那毛骨悚然的微笑多隆不禁打了个寒颤,马上收了手,围着球拍转来转去,在思考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

       突然,他想到队长出发前特里斯坦前辈似乎说“先把球拍收起来吧,去侦查敌情还是要低调一些啊。”所以队长把球拍放在这里了吗……为什么不收在房间里,这样出了什么意外怎么办,还好目前没有危险。

        多隆停下脚步,似乎下定了决心,守在这里,在队长回来之前确保球拍万无一失。

        表演赛上,日本队选手不二周助打出他的第三种回击球“白龙”结束了与德国队的第一场比赛。

        “有趣……”没想到日本队真的在王者德国手中拿下了一场,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加缪抬手捋了捋微卷的金发,蓝色的眼眸在阳光下格外澄澈,却深不可测。

       多隆不知道什么时候搬来了一个板凳,坐在对面望着加缪的球拍,“也不知道队长什么时候回来,有点无聊啊……不行不行,打起精神来,不能出任何意外!” 

        窗外的云朵调皮的挡住了阳光,光线暗了下来。此时临近中午,法国队其他选手不是在吃饭的路上就是已经在餐厅里了,大厅显得空荡荡的,有点冷清。

        多隆总觉得球场上的加缪非常耀眼,巧妙的战略和与天衣无缝不同次元的强大实力是他绝对自信的资本,赛场上,加缪优雅的展示着自己独树一帜的网球,金色的戒指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他对网球深沉的热爱使他变得强大,此时此刻,无论健康与疾病,他们照耀着这个世界,同时也支配着这个世界。

        不过现在……总觉得有点孤独啊,果然队长不在的时候会难过吧,感觉……光芒消失了。所以球拍也会伤心吗?因为重要的人不在身边缺乏安全感之类的……啊,应该做点什么吧,要怎么办才好啊!

        多隆抓了抓自己蓬松的金发,明亮的眸子里有焦急也有不知所措。

        如果觉得孤独的话,聊聊天会不会好一点?这样就会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了,那……要说些什么呢?所以队长平时都和他的球拍聊什么……总之先说点什么吧!

        多隆轻轻地咳嗽了两声“咳咳……那个……今天天气还不错啊,不知道下午的表演赛怎么样,不过我们一定会赢的!啊……说起来队长什么时候回来啊……还没结束吗?赛场上是什么情况啊,德国队很强吧,不过队长也很厉害,所以我们不会输的……”

       多隆又开始围着椅子绕圈,嘴里一直说着有的没的不知所云的话,后来自己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不过一直没有停下。白云被风吹跑了,太阳光炙热刺眼,但是透过巨大的玻璃窗照进屋子里,刚好给清冷的大厅带来了温暖,世界,真的需要光芒啊。

       “比赛结束,德国队获胜!”第二场比赛几乎是秒杀,观众席瞬间沸腾了“Germany!Germany!”最后一场比赛伴随着观众们高涨的情绪展开。

        第三场比赛的选手出场,不仅是观众席,整个赛场都炸开了——德国队居然派出了主将博格选手!看来王者被惹怒了!这场德日表演赛终于迎来了高潮。

        “已经结束了,加缪!我们回去吧。”看台上前来侦查的法国队选手似乎觉得大局已定,没有看下去的必要了,毕竟午饭时间都快过了,下午还有比赛,不必在已知结局的情况下浪费时间观看了。

        “看来德国队是想彻底击垮日本队啊,那就……”加缪依然保持着抱臂的姿势,左手支起来食指靠在下巴附近,无名指上的戒指闪闪发亮。

        突然,加缪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目光紧紧的盯着正在比赛的日本队选手“你们先回去吧,我想看完这场比赛。”这时,比赛的结局已经不重要了,过程中发生意想不到的故事才是真正有意思的地方吧。加缪望着队友远去的背影这样想到。

      “果然是王者德国,表演赛上都是碾压一般的强大!”

      “中午都快过了吧,好饿啊~下午还要比赛啊……”

      “这个时候餐厅只有剩饭了吧……”

      “什么!吃不饱的话比赛很难受吧。”

        侦查回来的选手们陆续进到大厅,室内逐渐热闹起来。

       多隆听到动静马上跑过去一边向队友询问比赛的情况一边四处张望。

      “说起来……队长没有一起回来吗?”

      “其实现在比赛还没结束,因为结果已经很明显了,所以我们就先回来了,他说他想看完比赛再回去……”

       “所以还要等很久吗?”

       “应该快结束了吧,毕竟这种碾压式的比赛,不会太久。”

         看来还要等一会儿啊,不过到现在也什么都没有发生,所以耐心等待吧。多隆看着和自己说话的前辈走远后又重新回到了楼梯下。

        “队长马上就要回来了,请耐心等待吧!”多隆坐在板凳上,微笑地看着加缪的球拍,眼睛眯了起来,语气柔和地说。

        “比赛结束,德国队以6-3获胜!”在这场热身赛上,德国队以2胜1负的成绩获得最终的胜利。

       “Germany!Germany!”胜利的喝彩声从四面八方传来,虽然日本队惜败,但是获胜的决心和不服输的志气也赢得了大片的掌声。

        “果然是精彩的比赛,看来留下是正确的选择。”金发碧眼的法国队主将在掌声和呐喊声中褪去了身影,观众们还沉浸在刚刚热血沸腾的比赛里,无人留意看台。

        “咴儿咴儿”白色的马驹发出响亮的嘶鸣,“嘎嘎”翱翔于蓝天的鸟儿以清脆的叫声回应,清澈的河水中倒影着主将高挑修长的身影,加缪从桥上走过。

       “咴儿咴儿”马驹充满朝气的叫声又响了起来,似乎在和熟识的友人问好。

      “王子回来了啊。”加缪看到大门口的白马喃喃到。

        王子上午的时候骑着马不知道去了哪里,每天骑着爱马白雪公主四处游荡,这是他的习惯,果真是不受拘束的王子,加缪对此有些苦恼,虽说如此,普朗斯的潜力绝对毋庸置疑,但还是要经历磨炼才能更进一步,具备了成为王者的天赋也要拥有王者的沉稳,他的路,还很长。

       加缪推开虚掩的大门,来到了大厅,因为早上的时候一直在准备下午表演赛的安排,德日表演赛开始的时候没来得及上楼安放好球拍就和队友们去侦查比赛了,所以就把珍贵的球拍放在了楼梯下相对隐蔽的角落里。

       “mon amour,你……还好吗?”加缪朝着楼梯的方向快步走去。

       “很无聊吗?我讲讲早上发生的事吧……”

          楼梯下还有人吗?加缪停下脚步,觉得事情不对劲儿,就直接走向大门正对着的走廊,扒着走廊的墙壁探出半个头默默观察情况,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见楼梯下的情况。

        多隆坐在板凳上背对着楼梯,不停地自言自语,丝毫没有察觉到加缪已经回来了。

        “……王子吓了一大跳啊,我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差点从马上摔下来呢,不过他很快就镇静下来了,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若无其事的和我打了个招呼……”

        加缪此时心情有点复杂,因为除了自己还没人和球拍说过话,居然还是他的球拍……

       “所以为什么会这样啊……不对,这不是重点……我藏的这么隐蔽他是怎么发现的!”加缪十分疑惑但是因为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就一直在墙后默默观察。

        “不知道有人说话会不会好一点,不过……比赛结束后队长就会回来的,所以请不要担心。”多隆依然眯着眼微笑,语调和平时一样轻快,但是更加温和。

       “原来是因为我不在怕mon amour寂寞所以一直在和她说话吗……看来队里有人能够理解我说的‘爱’啊。”加缪这样想着,心中莫名有些感动。

       多隆一边说话一边从自己的网球包里拿出一把球拍,揭掉了拍柄上有些发旧的手胶,又拿来半卷手胶一圈一圈的往拍柄上缠。

      “虽然我不是很清楚你和队长之间的羁绊,但是我认为球拍对于我来说就像是一起并肩作战的伙伴,所以我一直很珍惜我的伙伴,正因为有伙伴的陪伴才会变得更加强大吧,我对此非常的感激。”手胶缠到一半突然没有了。看来该准备一卷新的了,多隆这样想着,打算先把球拍收起来,等拿到新的手胶再重新缠一遍。

        “先用这个吧。”突然多隆面前出现了一只手,修长的手指捏着一个未拆封的手胶,无名指上戴着一枚金色的戒指。

       “唉?”多隆猛的抬起头,发现加缪正微笑的看着他。

       “队长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你好久了,下次不要再把球拍放在这里了,不过还好没出什么意外……”

       “谢谢。”这句道谢简单又十分诚挚。

       “没……没关系,既然队长回来了我就可以放心的上楼了,下午的比赛,不管是否可以出场我都会认真对待的。”多隆说着背起已经收拾好的网球包准备回到楼上的宿舍。

       “至少把手胶收下吧。”加缪把那卷手胶放到多隆手里,然后拿起了自己的网球拍,“mon amour……让你久等了。”

       多隆此时终于放下心来,把手胶放进了队服口袋,脚步轻快的上了楼。

       这时楼下又响起加缪优雅的声线“奥修瓦鲁,请和你的伙伴一起迎接黎明的到来吧。”

废品回收站
法国队的「放课后的王子」!!!...

法国队的「放课后的王子」!!!!


特里迪莫好real,看起来真的只有特里斯坦能读懂迪莫迪的肢体动作

以及你法可能真的全员加缪推hhhhhhh

法国队的「放课后的王子」!!!!


特里迪莫好real,看起来真的只有特里斯坦能读懂迪莫迪的肢体动作

以及你法可能真的全员加缪推hhhhhhh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