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奥利弗柯克兰

26015浏览    590参与
Suuüuuizi!!

我的错我的错我有病我有病

玩嗨了,对不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黯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通往你我快乐玩耍乐园的超时空链接(点我 


ps:大家都不要抓着异色不放啊这方面设定我真的不熟悉的🥀🥀🥀


多点常色多点爱叭(闭嘴你不会画而已)

我的错我的错我有病我有病

玩嗨了,对不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黯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通往你我快乐玩耍乐园的超时空链接(点我 


ps:大家都不要抓着异色不放啊这方面设定我真的不熟悉的🥀🥀🥀


多点常色多点爱叭(闭嘴你不会画而已)

吾一
太阳和月亮 本来想画艾零和艾阳...

太阳和月亮

本来想画艾零和艾阳来着发现失败了

那就画个奥利弗吧。

依然模板绘画,懒得搞人体……


太阳和月亮

本来想画艾零和艾阳来着发现失败了

那就画个奥利弗吧。

依然模板绘画,懒得搞人体……


土豆战士🍺
甜甜奥利弗\(//∇//)\!...

甜甜奥利弗\(//∇//)\!其实画了个半身,没想好背景先搞成个头像

甜甜奥利弗\(//∇//)\!其实画了个半身,没想好背景先搞成个头像

某兔

【异色米英】十八点

害怕被讨厌和抛弃的奥利弗,以及不是很暴力但很江湖义气的艾伦

还有外冷内热的客串闺蜜弗朗索瓦

不是很血腥的血腥场面有

奥利弗精神有点问题

ooc预警

HEHEHE!


0.

    艾伦琼斯第一次遇见奥利弗柯克兰是在家具商店里。不,准确来说,是艾伦第一次在那里把奥利弗救出来。

    彼时可怜的英国绅士正被困在一个小小的粉红色的柜子里,这个小疯子缩在里面刚好占领了所有空隙。艾伦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把嗓子喊哑了。

     小个子的英国男人,拥有一头闪亮的粉橘色头发和一对蓝粉色的眼睛,像是什...



害怕被讨厌和抛弃的奥利弗,以及不是很暴力但很江湖义气的艾伦

还有外冷内热的客串闺蜜弗朗索瓦

不是很血腥的血腥场面有

奥利弗精神有点问题

ooc预警

HEHEHE!





0.

    艾伦琼斯第一次遇见奥利弗柯克兰是在家具商店里。不,准确来说,是艾伦第一次在那里把奥利弗救出来。

    彼时可怜的英国绅士正被困在一个小小的粉红色的柜子里,这个小疯子缩在里面刚好占领了所有空隙。艾伦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把嗓子喊哑了。

     小个子的英国男人,拥有一头闪亮的粉橘色头发和一对蓝粉色的眼睛,像是什么甜腻腻的糖果。这样滑稽又张狂的配色在他身上竟然意外的很漂亮。奥利弗双手环抱着膝盖,头垂在双腿中间,露出一段后颈,在昏暗的环境里显得特别晃眼。他身上穿着粉色的小马甲,系着亮蓝色的小领结,当然,本该明亮的颜色已经被尘土沾染,变成斑斑驳驳的灰褐色,怪可怜的。

    哦,好吧,艾伦发现那抹褐色是干涸的血迹。

    可怜人儿的十指尖全被蹭掉了皮,鲜血和皮肉糊在一起,马马虎虎止住了血。伤口看上去挺惨烈,结合此情此景,不难看出这伤口是英国男人自己抓挠出来的。

    艾伦琼斯环抱着手臂,好整以暇地看着这个糟糕的场面,他的脚尖不规则地点着地,思考着为什么他''管辖''的街区会出现这么一个疯子。

    上帝,他看起来是自己爬进柜子里的,哪个正常的人来看家具会把自己塞进去的?天啊,眼前这个人不会真的蠢到爬进去卡在里面出不来吧?!

    艾伦翻了个白眼,觉得这是个收钱的好机会,于是他蹲下来,把柜子里的英国人拖了出来。

    ''喂,疯子。''他拍了拍他的脸,毫无反应。

    老天,他竟然有一双这么粗的眉毛。艾伦端详着对方的脸,不由得发出感叹。他伸出手,想要薅两把,却在触碰到对方额头的时候烫了一下。

    啧,发烧昏迷了。

    艾伦自认倒霉,他虽然是个道上混混,但良心还剩一点,也有些原则,自然不会就这么把人放着,于是他叹了口气,把英国人扛到了肩上。令他意外的是,对方非常轻,单手拎起来毫不费力,像是纸片一样。

    ''算你幸运,眉毛,''艾伦单手揣兜,另一只手托住肩膀上的英国人,他君子地避开尴尬部位,转而扶住对方的大腿,''碰上了我这么个人,老子还能把你带回家,落到别人手里人家才不来鸟你,说实话我真想把你塞回去。''




    许多年之后,艾伦回想起来,当时能够把奥利弗救出,其实是他修了八辈子的福气。

    

    



1.

    自由国度的医疗费用贵的吓人,不病到死没谁会去医院,于是奥利弗就在艾伦家住下了。

    意外的是,艾伦家干净整洁,谁能想到街头混混头子艾伦琼斯其实挺爱干净,还是个素食主义者,这实在是跌人眼镜。

    就是少了点烟火气息,所幸奥利弗的到来填补了这一空白。

    奥利弗昏迷了两天,除了高烧外还有低血糖,好不容易退了烧,人醒了过来,可把艾伦给折腾死。本来准备好迎接对方惊讶感激崇拜的眼神,却发现对方并没有什么太大反应,仿佛习以为常。双方互道了姓名,简单做了自我介绍,奥利弗就这么住下了。

    和艾伦想的差不多,他的新室友果然是个疯疯癫癫的人,不仅有着奇怪的穿衣品味,还有奇怪的口癖(自称奥利),更让人奇怪的是,他似乎没有什么家人朋友,除了第一天有人给他打了个电话,就没有其他人来把他领回去。



    ''你人呢。''

    ''奥利挺好的呀。''

    ''嗯哼?''

    ''奥利有家了,奥利这次真的有家了,不用担心啦弗朗。''

    ''哦。''



    没了。



    他打这个电话的时候,艾伦正斜靠在门框上,看到对方挂掉了电话并把手机揣进兜里,才开口询问他是否有家人。

    ''奥利有家人啊,''奥利弗瞪着眼睛,仿佛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弗朗索瓦就是奥利的家人,他是个外冷内热的人,现在小艾伦你也是奥利的家人啦!''

    奥利弗笑的甜滋滋,好像他做的杯子蛋糕,他扑过来环着艾伦的脖子,把脸窝在艾伦的颈边,好像中了五百万一样开心。艾伦无奈地翻了个白眼,揪住奥利弗的领子把他从自己身上扒拉下来。然后像押解犯人一样扣着他去吃药。

    




2.

    ''奥利喜欢家具店,因为很有家的感觉呀。''

    奥利弗说,那天确实是他自己钻进柜子里的,因为他喜欢逼仄的空间。问他是不是卡住了出不来,他只是笑,艾伦也就当他是害羞。

    





3.

    开始察觉到不对劲,是在艾伦某天回家的时候。

    傍晚边的天还挺亮,家里却没有奥利弗忙碌的身影。一般这个时候他都会在厨房和客厅跑来跑去,艾伦回家的时候,奥利弗就会用戴着肥大烤箱手套的手环住他,让他再等等,杯糕就快烤好了。

    可这次他的身影却没有出现,甚至没有听到他疯疯癫癫的自言自语。

    ''疯子,疯子?''艾伦边拖鞋边叫他,没人回应。

    他皱起了眉头。按理说奥利弗没什么朋友,唯一称得上的弗朗索瓦是个家里蹲,更何况他没有钥匙。因为这是奥利弗在他家住下后他出的第一个远门,出于担心,艾伦把门窗都关严实了,想想奥利弗虽然疯癫也算开朗,宅个一天也没什么,却没想到出现了这种情况。

    艾伦第一时间跑到窗边看了看,却发现窗框上有干涸的血迹,特别是窗把手。

    每一扇窗,毫无例外。

    那一个个指印,怎么看都让人心慌,似乎是急切地想打开,却发现锁死的那种慌张。

    或者说,是恐惧和绝望。

    艾伦霎那间明白过来,连忙跑到玄关,打开一个个柜子查看。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的手在颤抖。

    最后,他在自己的卧室床头柜里,发现了蓬头垢面的奥利弗。英国人又是那个姿势,一双眼睛布满血丝,盯着一个虚无的点,空洞无神。

    艾伦连忙把他抱出来,摁在怀里哄。

    奥利弗一动不动,艾伦捧着他的脸,把他脸上的血迹和尘土擦干净,他告诉他,我是艾伦,艾伦琼斯,对不起,我不应该把你一个人关在家里,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奥利弗,你看看我,我是艾伦。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奥利弗突然爆发出一声尖叫,他抱住自己的头,厉声尖叫着,慢慢变成哭喊。

    他喊着,不要,不要打我,我错了,不要把门关上,不要啊……

    求求你.........不要............


    艾伦愣了,他思索着,然后恍然大悟。

    奥利弗一定是错过了家具店关门的点,等他反应过来,家具店已经锁门了,于是他才会找到一个逼仄的地方躲起来,想蜗牛一样找到一个壳,把自己藏起来,蜷缩成一团。

    至于这么做的原因,想必是儿时不好的经历,导致对于他来说,锁门锁窗等于挨打。看着对方举着武器走过来,走进昏暗的房间,然后把唯一透着光的门窗一一锁死,眼前的光亮一点一点消失,只留下无边的黑暗和痛苦。于是他把自己躲进柜子,妄图封锁自己。

    可他有幽闭恐惧症。

    两者一权衡,他最终只能选择忍受幽闭带来的恐慌,于是本能让他无助地抓挠柜子,他看着自己被精神疾病所控制,却无能为力。

    对挨打的恐惧,对幽闭的恐惧,对被疾病控制的恐惧,在三重折磨下,他像一个溺水的人,张皇失措地挥着手,妄图逃离,却一次次坠入最深的海底。

    

    




4.

    第二天艾伦就把所有的锁全部拆了。

    他花了一个早上的时间干完这些,准备给奥利弗倒一点水,却看见他走了出来,一脸的坦然。

    奥利弗看见艾伦,几乎没有犹豫就扑了过来。他跨坐在艾伦的腿上,对他绽放一个属于奥利弗的带有一点疯癫的笑容,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他对艾伦说,午安艾伦,今天也是美好的一天。

    没等他说完,艾伦就堵住了他的唇。这是一个凶残恶劣的吻,惩罚和安抚并存,还有自责和担心。他揽着奥利弗瘦削的腰,仿佛想把对方揉碎一般。

    奥利弗看着他的眼睛。





—————END———————



小剧场:采访一下只讲了两句话的弗朗索瓦先生


弗朗索瓦:啧,我讨厌有人打搅我的生活


我:您就说几句嘛弗朗sama


弗朗索瓦:本来你们将会看到以下情节:


''织物筑巢,击碎镜子,在浴室里用血写满奥利弗柯克兰,试图毒死艾伦最后后悔了自己吃了然后洗胃,小刀划手臂,怕打雷,口红高跟鞋,以及一个被丈夫逼疯的母亲。''


我:只是写的烂而已啦(摆手



Linke

涅 槃

黑白英或白黑英X描写擦边球

关于一个天使的堕落过程

短打脑嗨,爽就vans


他拍打着他的翅膀。


天使白色的柔软羽毛蹭到了他的脚边。他挣扎着,他天生就害怕这种疼痛,他褐色的头发被汗水打湿,蓝色的眼睛表露着对未知的恐惧,但他又平静着,因为他对于堕落、自己的本性都心知肚明。


亚瑟抓住了他的翅膀。他下意识顫.抖,对方的力度不大,握着翅膀根部的力度轻得像是愛.撫,他想躲开,但是没有办法,他只是顫.抖,小声地呻.吟。
真要命,他在撫.摸自己的尾羽,一个即将堕天的罪人的尾羽,而我在这抚摸下几近勃..起。奥利弗下意识想去将手放在自己胯.間的物什上来摆脱这种感受,手却很快被强制抽回,又恢复回...

黑白英或白黑英X描写擦边球

关于一个天使的堕落过程

短打脑嗨,爽就vans



他拍打着他的翅膀。


天使白色的柔软羽毛蹭到了他的脚边。他挣扎着,他天生就害怕这种疼痛,他褐色的头发被汗水打湿,蓝色的眼睛表露着对未知的恐惧,但他又平静着,因为他对于堕落、自己的本性都心知肚明。


亚瑟抓住了他的翅膀。他下意识顫.抖,对方的力度不大,握着翅膀根部的力度轻得像是愛.撫,他想躲开,但是没有办法,他只是顫.抖,小声地呻.吟。
真要命,他在撫.摸自己的尾羽,一个即将堕天的罪人的尾羽,而我在这抚摸下几近勃..起。奥利弗下意识想去将手放在自己胯.間的物什上来摆脱这种感受,手却很快被强制抽回,又恢复回了刚才的姿势。
而痛感突然出现,他不断拉扯着自己,他的翅膀正被剥离,被撕裂。每一根神经都在叫嚣着痛苦,每一根神经都在不断脱离,不属于自己。他流泪,挣扎得厉害,他被愉悦和痛苦同时挟持。而同时他又恨着这一切,恨那双手,恨天堂,恨长着这双翅膀的自己,充满报复性和冲动的恨意,掺杂了各种杂质的恨意、爱意。他在苦痛中高..潮,射.在自己腿间。


他以为他只是失去了翅膀,但这带来了更大的痛苦和煎熬。

他抓挠着地面,失去翅膀后留下的伤口中出現了两个黑色的凸起,就像一个植物一样从已经堕落的天使的身体里生长,汲取着养分破土而出,拉扯出了一部分肌肉,拉扯着,在爆炸般的痛苦中长出了一双新的翅膀,黑色的,新生的,属于自己的翅膀。血液流进了那个早已堕落的天使的眼睛里,又流出来,红艳,像是泪水,泪水和血水混杂,他头顶长出了一对褐色犄角,而痛感的根茎又随着脊椎骨到尾椎,长出一条黑色的尾巴,和那双翅膀一样沾着血,湿淋淋的,他的额发被打湿,他像是破壳的雏鸟。
他的堕落仿佛在涅槃。

他擦干自己脸上血,透过反光的水镜才发现——自己的头发已经完全变成了红色。而周围也没有任何身影。


他转身,坠进地狱。


云三清
其实……我设奥利弗从某种程度上...

其实……我设奥利弗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个味痴?或者说他对于一些刺激的反馈是有些奇怪的,不太正常

其实……我设奥利弗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个味痴?或者说他对于一些刺激的反馈是有些奇怪的,不太正常

芋身攻击

p3后面都是异色fr和异色uk(?)
既然是二设那我就开动了!!!(指不按大众设定来)

p3后面都是异色fr和异色uk(?)
既然是二设那我就开动了!!!(指不按大众设定来)

得到宽恕的手冲

情人节快乐 (狗头)

搞个尔虞我诈国王王后hhh 正太米赛高!

顺便送貌不合神也离情头(?)


Mimes, in the form of God on high,

丑角乔扮凌霄的天帝,

Mutter and mumbe low,

咕哝不停,声音低低,

And hither and thither fly-

飞东飞西地往返无常,

Mere puppets they, who...

情人节快乐 (狗头)

搞个尔虞我诈国王王后hhh 正太米赛高!

顺便送貌不合神也离情头(?)






Mimes, in the form of God on high,

丑角乔扮凌霄的天帝,

Mutter and mumbe low,

咕哝不停,声音低低,

And hither and thither fly-

飞东飞西地往返无常,

Mere puppets they, who come and go

只是傀儡,横冲直撞,

At bidding of vast formless things

听凭无形巨掌牵上牵下。

——爱伦·坡 《征服者爬虫》


秋叙の茶

【异色米英】收礼物的人

①是情人节的补档,愚人节伪更,请不要打我求求了orz

②我流异色米英,是『幼稚霸道无理取闹的小流氓艾伦×小心机超主动故意若即若离腹黑奥利弗』这种性格配置哦

③有擦边球,但保证没有车没有车!

④不要在意情节,我只是想吃粮,自割腿肉快饿死了,写得很烂请包涵



好多天没看到他了。


再一次注意到某人空荡荡的座椅,艾伦烦躁地抓抓头发,视线一扫又全都是等着看热闹的垃圾盟友,顿时火气就蹭蹭往上窜。


他扭过头看向离自己最近的史蒂夫,咬牙切齿地质问:“奥利弗那个老疯子他妈的怎么还不来?!”


“不知道,别问我。”史蒂夫稍稍停顿了一下,眼神游...

①是情人节的补档,愚人节伪更,请不要打我求求了orz

②我流异色米英,是『幼稚霸道无理取闹的小流氓艾伦×小心机超主动故意若即若离腹黑奥利弗』这种性格配置哦

③有擦边球,但保证没有车没有车!

④不要在意情节,我只是想吃粮,自割腿肉快饿死了,写得很烂请包涵



好多天没看到他了。


再一次注意到某人空荡荡的座椅,艾伦烦躁地抓抓头发,视线一扫又全都是等着看热闹的垃圾盟友,顿时火气就蹭蹭往上窜。


他扭过头看向离自己最近的史蒂夫,咬牙切齿地质问:“奥利弗那个老疯子他妈的怎么还不来?!”


“不知道,别问我。”史蒂夫稍稍停顿了一下,眼神游移。


“法/国!你说!”没注意这个细节,艾伦调转矛头对准正在打瞌睡的弗朗索瓦。


被一嗓子喊得有些晃神,弗朗索瓦茫然地搓了搓脸,一抬头就看到艾伦阴沉地盯着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迟疑地开口:“早、早安?”


“……FUCK!”


艾伦开始撸袖子了,史蒂夫连忙拉住他,不然伟大的美/利/坚/合/众/国大人石破天惊的拳头就要砸在那可怜的胡渣脸上了。


“你还是小孩子吗,一言不合就上手?”


还没等艾伦反驳,就听王黯一声冷哼:“可不就是小屁孩,什么都不懂。”


史蒂夫“……”在场最小的确实有艾伦一个没错。


艾伦被这一插嘴,生生转向王黯,脸庞扭曲煞是凶恶:“哈?!”


果然是个蠢蛋。王黯思忖着,面上毫不客气地用烟斗敲打对方的头,当作对长辈不敬的惩罚,无视艾伦几近喷火的情绪。


“只知道在这里发脾气,就不会自己去找人?”


维克多默默点头表示同意。


“我他妈——”脏话刚欲蹦出就又被狠狠敲了一下,疼得艾伦说不出话。一肚子火发不出来,艾伦只得瞪了王黯一眼后甩开史蒂夫,气呼呼地摔门而去。


“不跟上去?”


听出了王黯隐晦的揶揄,史蒂夫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他不喜欢艾伦乱惹麻烦,不代表就喜欢管着那个混蛋弟弟。更何况……这次可不是他们这种局外人插手得了的。


王黯也大致猜得到对方的想法,兴趣缺缺地掏出刚刚还在振动的手机,目光停留在亮起的显示屏上,忽的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引得维克多好奇探头。


『小黯小黯,我就差最后一步啦,等我的好消息哦~』



与此同时,柯克兰家的地下室里,奥利弗编好简讯发出去,难得随意地用衣袖擦拭额前渗出的汗珠,一瞬不瞬地紧盯着眼前一锅咕噜咕噜冒气泡的粉红色液体,瞳孔中闪动着兴奋的光彩。


“马上就要成功啦,oli好开心,”一想到之后可能会发生的事,奥利弗忍不住在原地转了个圈儿,身边也飘着具象化的粉色花花,“对了,再跟弗拉报个喜~”


想起另一个好友,奥利弗眼睛亮了,这次还是弗拉维奥给他提的建议呢,得赶紧告诉他自己这边的进度才行。


“咦?”感受到自己设下的魔法印记被触动,奥利弗不解地歪着脑袋,正要展开魔法影像查看,就听到某人仿佛要穿透地下三层的咆哮:“奥利弗你个老疯子快给我出来!!!”


艾伦怎么来了?还没等他想出所以然,艾伦已经闯到地下室了。



甫一捕捉到那抹粉蓝色的纤细身影,艾伦就好像为自己的怒火找到了发泄口:“你最近都在干什么?!为什么不去参加会议?!”


“欸……艾伦原来这么重视世界会议的嘛?”奥利弗不可思议地反问。


“……”不知道怎么往下接,对上对方无辜的眼神,艾伦突然觉得平静了不少,开始反思自己明显过激的行为。有这么在意吗?不对吧,平时他明明最讨厌这种形式大于实质的垃圾会议了。那为什么,会对奥利弗不到场而感到这么愤怒呢?


所幸奥利弗没有深究这个问题,只用暗搓搓的眼神瞥向那一锅诡异的液体,露出有些期待的神色往旁边靠了靠:“好久不见,oli很高兴艾伦能主动来我家哦~不过现在我在熬制魔法药水,所以艾伦还是去楼上等吧?”


还有最后一步,可不能在这节骨眼上被打断了,就算是艾伦也不行呐。


“就这锅恶心的东西?”艾伦嫌弃地吐槽,“还是粉红色的……果然是你的糟糕品味。”


“好啦好啦,快上去~”奥利弗不以为意地笑开,揉揉对方稍显蓬松凌乱的头发,亲昵的动作使得艾伦颇不自在:“别靠我这么近,我这就上去。”



被半推半送到地下室门口,艾伦心里莫名有些不舒服,这么久不见就算了,第一件事居然还把他往外赶……他郁闷地回头想再看一眼,却被奥利弗手边拿起的东西吸引了注意。


那个是……做巧克力的模具?之前在史蒂夫那里见过。


“喂,奥利弗。”


“嗯?”奥利弗疑惑地应着,发现对方的视线所在是自己手里的模具,不自觉一缩,“怎么了嘛?”


艾伦将他缩手的动作看在眼里,愈发不爽。这幅做贼心虚的模样……他本来还没意识到,当记起今天是什么日子时,脑中的思路一下子就理顺了。


“你在做,情人节巧克力?”翘掉这段时间的世界会议,也是为了这个?



“……艾伦还真是,在奇怪的地方很敏锐呀~”沉默了一会儿,奥利弗忽然露出一抹奇怪的笑容。真是的,就差一步了的说……不过,那个应该没有被发现吧?


粉金发色的青年指尖轻点,好似沸腾般冒泡的粉色液体被亮晶晶的魔法尽数席卷至半空,他开始吟唱着古老神秘的魔咒,闪光环绕的粉色液体肉眼可见地被不断压缩变得愈发黏稠厚重,颜色也在魔法的作用下转化成偏粉棕的状态。


艾伦被眼前过分绚丽的魔法特效震住了,他很少直面奥利弗施展魔法的过程。但一想到对方大费周章只是为了某个被爱恋的混蛋,艾伦的火气又没来由冒头。眼睁睁看着奥利弗已经进入定型的阶段,终于忍不住冲过去按住了那人正在施术的手。


猝不及防之下被打断,奥利弗不自觉手一抖,方才凝聚在指尖的魔力倏地散了,已经趋于凝固的液态物在失去魔法的加持又在向最初的形态变化。


“啊呀!”奥利弗惊呼一声想抢救,手却还被艾伦拽着动弹不得,“艾伦,快放开我啦!”


艾伦不为所动:“是谁?”


“欸?”没头没脑的问话让奥利弗一时没转过弯。


这样的反应在艾伦看来是不愿意透露,他的心情更加糟糕了,直接借着钳制的动作猛地把奥利弗摁在地上,看进这人闪着微光的粉蓝色眼睛。


背紧贴着冰凉的地面,奥利弗眨了眨眼,毫无危机感地伸出手捏住艾伦的脸颊:“怎么啦?想撒娇的话也得等我这边结束才行哦,艾伦不乖。”


“……别转移话题!”艾伦烦透了他这种顾左右而言他的虚伪做派,臭着脸说。


“原来这么在意嘛?艾伦好可爱~”奥利弗改捧着艾伦的脸,微抬起腰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既然这样,那艾伦就来尝尝吧?”


“昂?”


艾伦一脸懵逼,手下不觉一松,奥利弗便如同滑不溜秋的泥鳅迅速脱离他的控制,笑嘻嘻地冲他飞了个吻,示意他稍安勿躁:“等我一下~”


“啊啊,都怪艾伦啦,明明都快完成了……”奥利弗努力用魔法补救那个半成品,发现和之前自己想得出入有点大,噘着嘴抱怨,“算啦,就先这样吧。”


奥利弗把还没完全固化的巧克力装进事先准备的容器,用银制的小勺子舀出一点递到艾伦嘴边,说:“艾伦快试试,是我最近研究的新配方哦~一定会很好吃的!”


“你没放奇怪的东西吧?”艾伦一想到对方平时掺了毒的杯糕,脸色忽青忽白。


“你猜?”


“……我要打你了。”


“艾伦好过分,里面可是oli满满的爱哟~”奥利弗笑眯眯地看着艾伦不情不愿地吃下去,眼底划过一道绮丽的光,“味道怎么样?”


奥利弗做的甜品一向都很不错,如果不是喜欢往里面加料,可是相当受欢迎的。


“也就那样。”口是心非的评价。


奥利弗见对方一口接着一口,眯起眼笑得格外开心:“我去给你倒杯水来~”虽然出了点小偏差,不过那个应该会起效吧?



不想,他刚转过身要走出地下室,只听身后的呼吸陡然沉重了许多,只片刻便被压倒在地:“艾、艾伦?怎么了吗?”


“你、确定没往里面、加别的?!”艾伦死死抓着他的肩膀,呼吸急促地吼道,脸色也变得越来越红,红得连眼珠子都要燃烧起来了。


奥利弗眼皮一跳,好像不太对,这个过激的反应……


为了求证自己的想法,奥利弗果断搂住艾伦的脖子吻了上去。


“?!”无视艾伦震惊到极点的脸色,舌尖毫不费力地探进温热的口腔,在内壁轻柔地舔舐摩擦。


果然是催情魔法的感觉。奥利弗暗自懊恼,看来是放错材料了。探明后正欲退出,舌头却被对方的紧紧缠住。


奥利弗睁大了眼睛,唇上传来的仿佛撕裂的触感令他有些迷茫。碰的一声,艾伦捉着他的双手压在头顶,舌头被推回他的嘴里,急不可耐地攻城略地。


触及敏感的上颚,奥利弗从鼻腔里溢出了一声甜腻的呻吟,艾伦眼神陡然一暗,欲火越加旺盛。真是个妖精!


艾伦一手压住奥利弗,另一只手已经摸进了奥利弗衣服里,把他的马甲毛衣和衬衫卷至胸口,松开被撕咬得红肿的嘴唇,唇舌舔咬着他胸前粉红的两点,弄得他又痒又麻:“唔嗯……艾、艾伦,不要咬……”


艾伦完全不理会他的言语抵抗,唇舌继续往下游走,印下一连串暧昧的红痕。为了更顺利解开皮带,艾伦松开钳制他的手,动作急切地褪去两人的裤子。


光裸的半身初一接触地面,奥利弗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尽管室外的气温算得上入夏,但地下室里还是很阴冷得很。到这个地步,奥利弗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垂下眼睑,注视着大男孩因不知如何下手而潮红的脸庞,突然微微笑起来。算啦,反正他原先的计划已经破产了,继续下去也没什么不好。


“艾伦,让我来教你吧~?”



=====拉灯=====


头好痛。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被午后的阳光生生刺醒的艾伦只觉得头痛欲裂。


唉?等等,地下室哪来的阳光?


脑子终于转起来的艾伦环视四周,入眼是一片粉红,应该是奥利弗的房间。


“早上好呀,艾伦~”还没等他细想,房间的主人就踩着轻快的步伐进来了,手上还端着准备好的早餐,“饿了吗?”


“……”草。


看到那张笑意盈盈的娃娃脸,艾伦瞬间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嘴角一抽:“你——”


“嗯?”


“给我好好解释一下啊!!!”


“这个啊……”奥利弗刻意拖长了调,可爱地舔舔嘴唇,“艾伦的学习能力很强哦,oli超级欣慰~”


“……我不是说这个!!!”



—— the end ——



应该不会被屏掉吧(……)求高抬贵手啊啊啊!


庶华
奥利弗友善地看着你然后温柔地说...

奥利弗友善地看着你然后温柔地说了一句

“吔杯糕不?”

我干脆改名奥利弗bot得了

我画的眉毛终于正常了

我才发现忘记画雀斑呜呜呜呜我是大啥比已经补上了

奥利弗友善地看着你然后温柔地说了一句

“吔杯糕不?”

我干脆改名奥利弗bot得了

我画的眉毛终于正常了

我才发现忘记画雀斑呜呜呜呜我是大啥比已经补上了

庶华

别人:其他平台文案复制粘贴

我:其他平台文案截图再放送

别人:其他平台文案复制粘贴

我:其他平台文案截图再放送

庶华

想来想去把比较好看的没特效的放前面了

p3是用了一个多小时糊出来的狗屎,看来我还是退出绘画界比较好

千万不要在基本功不扎实的情况下幻想一下子画出大手笔


本来想画给咕株老师……但是画得太丑了没那个脸……我爬了

我再嚎一句我想看oli搞英!!

想来想去把比较好看的没特效的放前面了

p3是用了一个多小时糊出来的狗屎,看来我还是退出绘画界比较好

千万不要在基本功不扎实的情况下幻想一下子画出大手笔


本来想画给咕株老师……但是画得太丑了没那个脸……我爬了

我再嚎一句我想看oli搞英!!

腊肠静

画画小疯子绅士

他好可爱………………(升天

p2无滤镜✓

儿  童  画

画画小疯子绅士

他好可爱………………(升天

p2无滤镜✓

儿  童  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