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奥利文

11.6万浏览    1419参与
Serein

白情双限+狩猎双限+妖宴双限+夏活双限+普团+普八+普昆+啖天+普狐+普祭+普狼+布儡

主线人物剧情h全,八云三星,三个八云全,八云的蜜话快开完了,八云推必备,这次池子还没下,全图鉴差三。

主线全通,免活齐全,白情活动毕业,狩猎活动毕业,妖宴活动毕业,夏活活动毕业,限定剧情bgm都全,1w6k+公会币 5k+消费凭证,晶石碎片还有1100,可以换ssr升星了!号子很欧。

探索已经三个四级了,运气好可每日可以拿120钻。

喜欢就来问问我问问我不要钱。主页还有更多美号可以看看

送网易邮箱,验证邮箱未绑,没出之前会继续肝。

tag 双限 四限 六限......

白情双限+狩猎双限+妖宴双限+夏活双限+普团+普八+普昆+啖天+普狐+普祭+普狼+布儡

主线人物剧情h全,八云三星,三个八云全,八云的蜜话快开完了,八云推必备,这次池子还没下,全图鉴差三。

主线全通,免活齐全,白情活动毕业,狩猎活动毕业,妖宴活动毕业,夏活活动毕业,限定剧情bgm都全,1w6k+公会币 5k+消费凭证,晶石碎片还有1100,可以换ssr升星了!号子很欧。

探索已经三个四级了,运气好可每日可以拿120钻。

喜欢就来问问我问问我不要钱。主页还有更多美号可以看看

送网易邮箱,验证邮箱未绑,没出之前会继续肝。

tag 双限 四限 六限 九限 十一限 白情 春色 妖夜 狐狸 玖夜 小狼 可尔 

祭司 祭祀 昆西 奥利文 副团 八云 白八 白团 花昆 花祭 囤囤 妖宴狼 妖宴狐 偶像祭祀

💰788

マジ!

出个高练号,自己没什么时间玩了

拉了的角色基本战力都挺高,主线爬塔都可以平推过去的(目前的活动都打完了塔也爬了)

花奥 妖华宴玖夜小狼 夏日八云 然后三个普池(奥 昆 玖)

蜜话情况看图~

诚心出号可走咸鱼,欢迎来问 ゚´ω`゚)゚。

出个高练号,自己没什么时间玩了

拉了的角色基本战力都挺高,主线爬塔都可以平推过去的(目前的活动都打完了塔也爬了)

花奥 妖华宴玖夜小狼 夏日八云 然后三个普池(奥 昆 玖)

蜜话情况看图~

诚心出号可走咸鱼,欢迎来问 ゚´ω`゚)゚。

花暮茗

整合一点今年做的

新世界/原神 双坑


P1布儡是客单

基本是自用以及亲友用


(越拍越敷衍)

晚上做完来补伊得和小伊得

整合一点今年做的

新世界/原神 双坑


P1布儡是客单

基本是自用以及亲友用


(越拍越敷衍)

晚上做完来补伊得和小伊得

句边
我怎么敢画这么丑的,我要怎么证...

我怎么敢画这么丑的,我要怎么证明我不是奥利文黑……呃呃还有色差……

我怎么敢画这么丑的,我要怎么证明我不是奥利文黑……呃呃还有色差……

头像是个好东西,但是后来它被审核了(ಥ﹏ಥ)

我又个大胆的想法,要不我把我现有的色色蜜话和剧情全录下来放我的QQ群分享给各位

我又个大胆的想法,要不我把我现有的色色蜜话和剧情全录下来放我的QQ群分享给各位

音匀韵如

关于我经常忘记夏奥攻击135位导致出现对着这个打那个的情况(

关于我经常忘记夏奥攻击135位导致出现对着这个打那个的情况(

Y-A-N
奥利文 但是喝水呛到版XD

奥利文 但是喝水呛到版XD

奥利文 但是喝水呛到版XD

Thwow

  p2流血注意哦

  p3是弃掉的版本

  p2流血注意哦

  p3是弃掉的版本

警 惕 绿 色 男 人
做了点有些寒碜的好宝宝奖章 下...

做了点有些寒碜的好宝宝奖章

下周末广州CP带过去

留了两三个给朋友

有人想要的话,来摊位P010找我捏

出示SR奥利文5房或者其他有练度的奥利文SSR可以领一个😋😋

(没人想要)

做了点有些寒碜的好宝宝奖章

下周末广州CP带过去

留了两三个给朋友

有人想要的话,来摊位P010找我捏

出示SR奥利文5房或者其他有练度的奥利文SSR可以领一个😋😋

(没人想要)

肆艺妄为

【伊得中心向】断药

⚠️伊得病史捏造。全员登场,时间线在环之前所以没有环。


心血来潮产物,文笔稀碎的不安文学,依旧提醒如果观看中途感受到了不适请退出。

怎么爽怎么来的,有个人解读和捏造。(因为写的时候心态很…所以总之叠五十层甲)


嗯,食用愉快


…………………………


  “哈?笨蛋淫魔,净干蠢事。”艾斯特的宅邸内,粉发的吸血鬼一如往常的同淫魔打闹。似乎声响又有突破记录的架势。


  “啊?!我有很努力的帮主人切菜啦!你不要在这里给我得寸进尺...

⚠️伊得病史捏造。全员登场,时间线在环之前所以没有环。

 

心血来潮产物,文笔稀碎的不安文学,依旧提醒如果观看中途感受到了不适请退出。

怎么爽怎么来的,有个人解读和捏造。(因为写的时候心态很…所以总之叠五十层甲)

 

嗯,食用愉快

 

 

…………………………

 

 

 

  “哈?笨蛋淫魔,净干蠢事。”艾斯特的宅邸内,粉发的吸血鬼一如往常的同淫魔打闹。似乎声响又有突破记录的架势。

 

  “啊?!我有很努力的帮主人切菜啦!你不要在这里给我得寸进尺!主人都没说我什么呢!”墨菲言罢还气势汹汹的扭头看向伊得,似乎在征求伊得的认同。

 

  “哈哈……”伊得干干地笑了一下。

 

  近来除了每日必要的文字学习以外没有什么日程安排,于是伊得心血来潮,想久违地制作一些自己本来世界的食物。这个想法一说出口,艾斯特和墨菲就兴致勃勃地加入了。

 

  “墨菲切的不错哦,很有个性。来,切好的给我吧。”

 

  墨菲闻言眼睛一亮,迅速借言又和艾斯特打起了嘴仗。

 

  接过两位使魔帮忙切好的菜。这对于伊得来说,是再稀疏平常不过的日常了,本是给予他安心感的场景,可当艾斯特和墨菲的音量拉上去的时候,好似穿过耳膜刺向伊得的脑部神经,伊得听到自己的心脏沉重着跳动着,一下,两下,三下。撞击着胸口,不客气似的捶着他的大脑,带来些许针扎般的痛感。

 

  伊得垂下眸子,面上没有任何变化,没有人会注意到那刻意僵硬住的眉峰。

 

  “好啦好啦。你们会愿意来帮我,我就很感谢啦!做的都很棒哦。谢谢你,艾斯特,墨菲的菜切的也很好。”伊得放下手里的菜刀,灿烂地对两位使魔笑。艾斯特和墨菲对着对方哼了一声,骄纵的背后是对伊得的依赖。

 

  关系真好啊,这两个人。伊得默默感叹道,将准备好的食材推进油已经烧出白烟的锅内,食材与锅底接触的一瞬便散出香味。

 

  今天眷属们正好都在宅内,就连忙碌的太阳城主也不例外。他刻意做了很多,仆人们也有份。仆人们都相当开心,帮助伊得将料理分装到小碗内。

 

  听闻伊得要亲自送到眷属们的房间,青年管家弯起眼睛,温柔地注视着他们棕发的大魔法师继承人,眸子里含着欣赏与喜爱之情,道:“主人还是那么用心,他们一定会喜欢的。”

 

  八云和奥利文自偶像祭结束后,关系更加好了。正在一起计算之前摆摊的收入。伊得带着料理来了后,八云激动到手甚至在颤抖,神色认真的品尝,说下次要和他讨教做法。奥利文也相当开心的样子,用温柔的目光看向他,用褒义之词泛滥的话语夸奖。伊得笑着说太夸张了,告别了温柔的蛇与祭司。

 

  蓝发的副团长,在知道伊得的来意后挑眉,一本正经的品尝后提出了犀利的建议。在伊得讪笑着说记住了后,微红了脸,给予了伊得肯定。真可爱,伊得这下刹不住车,邪笑着逗了逗艾德蒙特,心满意足。

 

  你要少吃一点哦。伊得对布儡皱眉道。虽然是自己带来了食物,但伊得仍旧担心给魔人偶太多的进食负担。布儡亮晶晶的透明眸子盯着他,达令挂在嘴边,冒着花当场便一大口吃掉。吓得伊得觉得对方都要噎到,赶紧拍对方的背。

 

  昆西面无表情地开门,他早就习惯了时常带东西上门的伊得。肩膀上的托帕自然有份。伊得给托帕一块沾了自己做的料理汤汁的肉干,托帕在昆西的肩膀上伸出脑袋,一大口吃下。一边嚼一边笑眨了眼叽叽叫。昆西看着伊得,不自禁露了温柔的笑意。

 

  玖夜正和可尔在庭院中,不知在做些什么,可尔相当有尊敬之情的坐在玖夜身边。玖夜在听伊得的来意后,表现的毫无兴趣的样子,但知道是伊得原本世界的食物后,又克制不住那因为感兴趣上挑的眉毛。伊得内心暗暗吐槽。可尔倒是相当捧场,亮晶晶地说好吃,还向伊得传达了凯尔的吃后感。问为什么伊得制作的时候不喊他,他一定会来帮忙。

 

  最后一位,伊得用手肘敲自己发胀的脑袋,暗暗给自己打气。敲门后,啖天抱臂看向他,在伊得说明了来意后似乎还微红了脸,道谢后说那便收下了。高傲的城主似乎没有站着吃东西的习惯,拿着他的食物进了房间。伊得觉得有些可惜,不能看到现场的感想,虽然感觉对方说不出什么好话。

 

  在一切结束后,他做好收拾战场的准备来到厨房,却发现已是一尘不染。询问后才知道,仆人们丝毫不给他亲自打扫的机会,在他不在的时间已经将厨房收拾干净了,感谢伊得亲自制作的料理后,对伊得鞠躬,希望伊得早些回去休息。

 

  伊得至今还是不习惯仆人们恭敬的态度,道了谢后,在仆人们温暖的注视中走向自己的房间。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的手有些发麻。有着汗意的手指蹭过衣角,咽下微颤着的呼吸。一步又一步,走进卧室。肩膀下滑,脚步沉重。

 

  他做到了,他今天很好,即使没有药他也没问题,这么久的日子,他不都一样的过到现在么。


  是的,只要让每天过得充实,就没问题。

 

  伊得关上门,虚弱地靠在墙上。目光却习惯性的在房间内扫视,寻找。

 

  伊得初来这个世界之时,便是与粉发和黑发青年的桃色之事。天降的本不属于他的责任砸在他的身上,他穿越了。

 

  无法回去,不知道如何回去。院长,打工时的同期,形形色色的同事,前男友,他的家,全部留在了那个世界。

 

  他的一切都被留在了他原本的世界。和他的药。

 

  伊得喘息着桃色后的余韵,手去摸自己的兜,理所当然,没有,办公桌和家里都有,而他带来的只有那来意不明的霓虹宝石。

 

  穿越前,他已不是服用最频繁的时期,幸运的是,一刀两断的停药好似没有太大的副作用。加上新世界的一切都那么让人目不暇接,崭新的文化和语言,截然不同的风景,还有人。

 

  他遇到了他的眷属们。

 

  伊得早已在漫长的时间里学会了如何成为讨人喜欢的人,也知道如何将其他人拉出泥潭。 从黑发的青年到高傲的城主,一路走过,他收获了崭新的情谊。他全身心的投入其中。

 

  可即便坚硬的意志依旧耸立在他的脑内,可病魔终归是阴魂不散的潜伏着,它从一开始就没有消失。


  伊得取了睡衣和毛巾,进浴室洗澡。

 

  断药以来,他相安无事的与病魔相处,他相信他 延续下了“伊得”这个存在。至少他抓住了想要理解的人,成为了大家能依靠,能信任的存在。

 

  调试好水温后,伊得将水量调到最大,静静地矗立在浴缸旁,像是在发呆。水线一点点上升,零星飞溅的水珠抚上他的脚。

 

  病情最严重的时候大概是几年前。育幼院里,他大概十来岁的时候,那幼小的孩童心中便埋下了种子。

 

  “活着是好事吗?”

 

  这个疑惑伴随着他一路成长。不幸的是,那种子撕裂,寄生,生长,嘶吼,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庞然大物了。乌黑的身躯踩着漆黑的影子,在伊得抬头之时,死死地瞪着猩红的眼睛看向他。

 

  孩童背着硬壳的儿童书包,然后是沉重的单肩书包,之后是工读生,每日的生活被学习和工作占满。他始终踩在那黑色东西的步伐之前,但当他回到他的家,他的居所,那黑暗便伸手,笑着凑上来,双臂将他的脖颈搂紧,奖励他的努力。伊得只能在冰箱里常备冰凉的勺子,让每天见到他的人不会询问他泛肿的眼眶。

 

  伊得一直觉得自己和寻常人一样,只是可能更需要更努力获得别人的喜爱,只是要做更多获得别人的正视,只是要不要给别人添麻烦,只是要不要让自己因为无人管教成为一个坏蛋,只是要努力的好好读书,只是要帮助能帮助的人,只是要赋予自己期待的活下去……

 


  “活着是好事吗?”

  影子说。

 

 

  新工作交接的前一天晚上,伊得熬夜了,他也不是个孩童了,他知道自己应当做点什么。

 

  下班后,伊得挤地铁,去了医院。

 

  他认真的配合治疗,医生说他是个意志相当坚定的病人,一定会康复。而伊得也是这么相信的,他认为伊得应该是那样的。

 

  没太久,剂量便被下调了。很顺利。

 

  伊得伸手关掉水龙头,一只脚跨进浴缸。即使调试时水温正好,但他觉得烫。坐在浴缸中,热水压迫着他的身躯,鼻翼间的呼吸也是滚烫的,潮湿且厚重,有些难以喘气。水珠蹭上伊得的唇角,伊得下意识的伸出舌头舔掉,泛着淡淡的腥甜。 

 

  伊得刻意大声地深呼吸,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浴室里。他微微眯起眼睛,大脑虚无缥缈地想,有这样大的浴室的房间,他在原本的世界还一辈子贷款都住不到。

 

  虽然是在刻意的寻思些有的没的,但是想到这个也太凄惨了吧!伊得自己吐槽自己,扯出眷属们会熟悉的表情反应。像是在演独角戏。

 

  泡到浴缸里的水温都逐渐变凉,伊得扶着浴缸边缘起身,披上浴巾,回眸看了眼浴缸中的水。透明,无色,他将浴缸底部的塞子拔掉,弯腰,手压在潮湿的浴缸边缘,目光虚无的盯着水面,右手的食指突然动了,保持着完全相同的频率一下一下敲击着缸沿,病态似的。听着隐隐约约的水坠落的轰鸣声,看水涡旋转,被吸入水道。

 

  伊得直起身,离开了浴室。

 

……

 

  第二日,伊得被仆人叫后离开了房间。

 

 “伊得先生,早上好。”八云恰好迎面走来,笑意盈盈道。

 

  “哟!八云,早上好!”伊得眯眼笑道,抬手打招呼。

 

  “昨天伊得先生的料理很好吃!睡前都在回味。”

 

  “哈哈,这么厉害吗。你喜欢就好!”伊得上前,自然地牵住八云的手,“走吧,该吃早饭了。”

 

  八云刷的一下红了脸,却又知道伊得先生就是如此习惯于和他肢体接触,他也很喜欢那样的伊得。

 

  到了餐厅后,发现所有眷属都已经在了。看到伊得进来,所有目光都投向了他。

 

  “早上好,伊得。”奥利文正喝着牛奶,放下给伊得打招呼。

 

  奶渍,好色。伊得暗想到,和大家道了早安后落座。

 

  “……你没睡好?”

 

  意料之外的人问他道,是昆西。他似乎总能第一时间发现伊得微小的变化。

 

  “啊?嗯!”伊得用叉起一块面包,放进口中,迅速意识到自己可能有了黑眼圈,“因为最近蝉鸣比较吵?”

 

  “你的房间隔音那么差?”啖天挑眉道。

 

  “我耳朵比较灵嘛。”伊得接道。

 

  “……”昆西没再说话,也不知道是否接受了这个解释。

 

  “达令~还可以和我一起睡觉哦?我房间一点都不吵!”

 

  “不错的提议,谢谢你,布儡。”伊得笑的露了虎牙。

 

  伊得笑着对布儡说。同时,感受到了有些危险的熟悉目光,果不其然是玖夜无言地盯着他。眼神里的想法,伊得翻译不出来。

 

  “墨菲呢?怎么不在。”伊得明知故问,打断这个话题。

 

  “和往常一样去哪个贵族家里了吧?”艾斯特道,想起什么似的,“对啦,夏天到了,作为大魔法师的眷属,之后有可能会有国王召见的活动,仆人置办了些新的形式类似的夏装,方便活动穿。今天各位没事的话试穿一下,大家都有份。”

 

  艾斯特眼神划过在座的眷属。有人点头,有人默许。

 

  “哦哦——新衣服?真不错。”伊得眼神放光。

 

  “主人的新衣服!”可尔面前堆着一堆食物,也开心道。

 

  “你们今天就就穿穿看吗?”伊得问向众人。

  

  “我没问题,不过直接拿你这边的衣……”艾德蒙 特道。

 

  “没事啦,和你说了不用那么客气。”伊得适时的摆出大魔法师的架势,“让漂亮的人穿漂亮的衣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饭厅内的氛围是令人安心的温馨,目光的中心是大魔法师的继承人。

 

  能看到伊得先生穿漂亮的衣服才是最开心的,八云夹菜给伊得,暗想。

 

……

 

  伊得在角落看着热闹的众眷属,更衣室外有人互相交流着,有人需要调整尺寸正在和仆人记录。例如奥利文,他的衣服胸围太小了。

 

  性格迥异,但伊得能看出他们还是比较乐在其中的。想到这里,露出一个安心的笑。

 

  唯一烦人的是,最近他听到太多人的声音就会头痛,似乎挣脱意志,他的身体在拖拽着伊得到无人的角落中去,那样他才能得到解脱。

 

  但伊得清楚,那样不行。他视线凝在自己的左手手腕,有着棕色的表带。

 

  他必须不停地做事,不停地将精力转移到别人身上去。而且现在,他也有那样的对象。

 

  伊得抬眼,看着眼前的眷属们。露出一个平静的笑容。

 

  只要他们存在,伊得就存在。在这样的过程中,伊得好像就能认同自己的价值。

 

  情人节的巧克力店,狩猎祭,妖华宴,偶像祭,烟花。曾经那段时间,在服药后,他的记忆有时会变得很混乱,甚至会分不清梦境与现实,可这些与眷属相处的记忆却是如此的清晰。思考之间,呼吸不自然地变得慌乱。

 

  “小少爷?”

 

  “……”

 

  身影顿在没反应的伊得身前。

 

  “小少爷。”

 

  “……啊。”

 

  有人喊他,伊得混沌的大脑气球被刺破似的瞬间清明。

 

  “玖夜?怎么了?”伊得摆出笑容。

 

  “…”玖夜单手放在下巴上,露出笑容,却没有笑意,静静地看着伊得,“你该试衣服了哦。”

 

  “啊,谢谢你来喊我。我这就去。”伊得连忙起身,快步到对他打手势的仆人那。带的风拂过玖夜的身侧,玖夜微微眯起了眼睛。

 

 

…………

 


  有些累。伊得坐在床上。

 

  试衣会上伊得相当激动的欣赏了一众美男,心满意足,想夸的话不客气的从嘴里往外冒。一切如常,大家都很开心。

 

  伊得自认是个敏锐的人,他意识到,他那种丧失兴趣,时常精神飘忽的毛病又有回归的架势。愈演愈烈,有时他控制不住的会意识脱离当下的场景。这样下去,迟早会被那些本就强大的眷属们发觉他的无心。

 

  怎么办?伊得心想。

 

  曾经除了医生以外,没有任何人知晓他的抑郁症。即便他自认自己面上不会给人带来烦恼,也并不会被发觉,可一旦想到真实的这个尽是悲观念头的这个样子被那些温柔的眷属们知道,伊得就感觉头皮发麻。

 

  恐惧,从指尖泛上来的恐惧占据了伊得的全身。

 

  不行,这一切不能被毁掉。伊得垂下眼,哼起了旋律。

 

  这是他作为经纪人的时候,写下的歌曲。被八云,布儡和奥利文赋予了意义,每当唱起这首歌,就像一股暖流流遍伊得的全身。即使促使他拼命写下这首歌的,除了单纯的期许外,还有拼命填满日程安排的原因。

 

  伊得今天晚上依旧没有睡着。

 

 

……

 

  几天过去,在努力下,一切照常。伊得放松了些,靠在自己卧室的床头。

 

  可伊得明显感觉到,眷属们对他的态度有微妙的变化。

 

  不是所有人都有精湛的演技,眷属们像是更关切,像是在刻意的逗他。

 

  想到那个不够正常,不够强大的伊得会出现在他们面前,便泛上一股焦虑。可身处异界,他不可能能做到背着人找相近的药物,就连这个世界是否有那样的药物都是他的知识范围外。伊得咬着大拇指的指甲。

 

  最近他无意识凝视棕色表带的时间增加了,他控制自己不会再他人面前发呆。他知道他又有那些不该有的念头了,伊得解开表带,手腕上是陈旧的刀痕。

 

  他开始承认,他是一个胆小鬼,他对眷属们时刻关心,他害怕被讨厌,他想要被喜爱,他在扮演他的眷属们会喜欢的样子。伊得觉得自己虚假且令人作呕。

 

  翻涌上来的黑色的情绪压的伊得抬不起头。他知道寂寞人皆有之。要说寂寞一事,多年在洞中的八云,漫长时间长河活着的玖夜,任何一人都比他更有寂寞和放弃的资格。他的眷属们是那样的强大,克服灰暗,走出过往,伊得比谁都知道这黑色的怪物只是无谓的心魔。

 

  他还必须要修复祭坛,如果他不来做这些,谁来做呢?

 

  指甲撕裂,留下不自然的断痕。

 

 

 

………

 


  最近伊得不太对劲,眷属们都达成了共识。

 

  即使好像和从前一样,爱笑,开朗,如同清晨的第一缕的阳光。飘忽的视线,眼下的青黑,无人注意时脸上的虚无,无意识时累了似的姿态,突然的离席,都逃不过众人的眼睛。

 

  毕竟那是他们的大魔法师。

 

  这日,伊得自称出去买菜,要给大家再做一次料理当做惊喜,让艾斯特帮忙保守秘密。

 

  艾斯特表面应了,但作为这几天将伊得看在眼里的使魔,他悄悄的召集眷属,传达了这件事。

 

  “他离开了。”会议室,奥利文目送远行的马车。

 

  “伊得先生…”八云沉默着看着窗外。

 

  “如果他不想说,也是没办法的事。”艾德蒙特坐在椅子上,表情沉重。

 

  “……”昆西沉默着喂着托帕。托帕看起来也兴致缺缺,尾巴卷在桌上。

 

  啖天本该前几天就回城,但不知道为什么留了下来。甚至让人送来了资料,在艾斯特宅邸内打理事务。说是不知道,可大家心里都有数,但无心发问。

 

  凯尔绞紧眉头趴在桌上,布儡嘀咕着达令,委屈巴巴。

 

  玖夜的身影不在宅内,不知去了哪里。


  这几日,即便心有疑虑,可伊得总在话题开启之前打断或是转移,时刻说着自己很好。再多的话也无法言说。

 

  而就在他们疑虑之时,这日之后,好像伊得真的恢复了。状态逐渐转好,眼下的青黑也散去了。那个熟悉的伊得归来,让众人心里提着的石头都暂时放下了。

 

  啖天拖了太久回去的行程,已经不能再延,坐马车回了太阳城。

 

  一切好似回到正轨。

 

 

……

 

  平淡又熟悉的日常持续了一个月。平静也再次被打破。

 

  仆人一如往常的叫伊得起床,却没有任何反应。起初以为是伊得希望多睡一会,便晚了一小时后再叫,依旧没有回应。

 

  伊得反常的种子虽被压下,但早就种在众人心里,仆人向他们说明后,立刻赶到伊得的房间门口。

 

  门锁了,昆西让焦急的众人让开,一脚踢开了厚重的房门。

 

 房内的窗帘没有拉开,一片漆黑。焦急上前,伊得躺在床上。

 

  “伊得?!”奥利文连忙探伊得的鼻息,呼吸虽淡但正常。

 

 


  伊得的床上散落着成堆的药,熏香,草药和块状药片都有,似乎都能隐约闻到那苦涩的气息。


  药的主人,那个活泼的大魔法师,闭眸躺在豪华大床的中央,双手搭在腹上。


大床有着漂亮的布制床顶,


黑影笼罩在他的身上。




—End—



  


某天突然想写:


“眷属喜欢的是伊得想让他们喜欢的伊得。”


感谢观看_(:зゝ∠)_ 


头像是个好东西,但是后来它被审核了(ಥ﹏ಥ)

为什么!!!我只是想要个副团长美人罢了,rnm的为什么啊థ౪థ   

为什么!!!我只是想要个副团长美人罢了,rnm的为什么啊థ౪థ   

曾母暗鲨/Merchant
奥利文 “谁是乖宝宝啊~” 妈...

奥利文

“谁是乖宝宝啊~”

妈妈!我是乖宝宝!!!

奥利文

“谁是乖宝宝啊~”

妈妈!我是乖宝宝!!!

_(:з)∠)_

  终于收到了!!呜呜!!前妈咪有心了!!!

  终于收到了!!呜呜!!前妈咪有心了!!!

四维零渡°

160出,普狐白八满潜,塔/主线/活动全通,白八光狼均还有30碎片

160出,普狐白八满潜,塔/主线/活动全通,白八光狼均还有30碎片

托帕帕帕

新世界狂欢全角色主线蜜话+副团啖天新活动追夏火花

副团啖天新活动追夏火花已更新完毕。


每个角色都是主线+SR5+SSR2.5,夏日活动仲夏明星.白情.狩猎祭.妖华夜宴.仲夏夜明星限定都有。


均已分类整理,内存小,清晰度保证,不无偿包更

[图片]

[图片]


副团啖天新活动追夏火花已更新完毕。


每个角色都是主线+SR5+SSR2.5,夏日活动仲夏明星.白情.狩猎祭.妖华夜宴.仲夏夜明星限定都有。


均已分类整理,内存小,清晰度保证,不无偿包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