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奥德修斯

70996浏览    424参与
山椒鱼皮

【悲惨世界】法国黑户之旅●现代番外(1)

这是一个晴朗的天,蓝天白云,微风习习。珀涅罗珀和奥德修斯午后在花园里散步。珀涅罗珀伸手摘下树枝上饱满成熟的桃子,手里是毛茸茸沉甸甸的触感。珀涅罗珀用衣袖简单擦了擦,咬下一口。

“嗯很甜,你吃”,珀涅罗珀咬了一口就递到奥德修斯的唇边。奥德修斯从善如流,就着的手在她咬过的地方也咬了一口。桃子饱满的汁水四溢,蜿蜒顺着珀涅罗珀白嫩的手臂流下。

“溢出来了……”珀涅罗珀皱眉道。

奥德修斯拉过珀涅罗珀的小臂,躬身从手心一口一口舔吻掉了粉色的桃汁小溪。“嗯,确实很甜”,他盯着珀涅罗珀纯蓝的眼睛说道。奥德修斯说这话时,眼睛从下往上看向珀涅罗珀。眉骨遮眼使得他的气质凛冽,午后的阳光照射使得他的眼睛呈现光芒...

这是一个晴朗的天,蓝天白云,微风习习。珀涅罗珀和奥德修斯午后在花园里散步。珀涅罗珀伸手摘下树枝上饱满成熟的桃子,手里是毛茸茸沉甸甸的触感。珀涅罗珀用衣袖简单擦了擦,咬下一口。

“嗯很甜,你吃”,珀涅罗珀咬了一口就递到奥德修斯的唇边。奥德修斯从善如流,就着的手在她咬过的地方也咬了一口。桃子饱满的汁水四溢,蜿蜒顺着珀涅罗珀白嫩的手臂流下。

“溢出来了……”珀涅罗珀皱眉道。

奥德修斯拉过珀涅罗珀的小臂,躬身从手心一口一口舔吻掉了粉色的桃汁小溪。“嗯,确实很甜”,他盯着珀涅罗珀纯蓝的眼睛说道。奥德修斯说这话时,眼睛从下往上看向珀涅罗珀。眉骨遮眼使得他的气质凛冽,午后的阳光照射使得他的眼睛呈现光芒流转的琥珀色。珀涅罗珀觉得自己像被一匹狼王盯着的准备捕杀的猎物。她不自觉地想抽回自己的手……

————————————————

“诺安”,“嗯嗯”。

朱诺安听到了冉阿让又走来花园的脚步声。她抱着笔电随便应了两声,没有抬头,毕竟冉阿让一个下午已经在花园里来来回回好几次了,有时候问她要不要饮料,或是端来果盘,或是在花园里布置他们刚从周末集市上淘来的装饰品,摆弄花草。

自从疫情爆发,冉阿让不得不居家办公,朱诺安不得不线上上学。她每天在房子里和冉阿让朝夕相对。冉阿让没什么意见,但朱诺安快憋疯了。不是说冉阿让不好,但天天围着同一个人和一亩三分地打转,朱诺安窝在家里实在快生霉了。直到有天她在某书上刷帖,看到有人分享在巴厘岛远程办公的度假生活,朱诺安眼睛唰的一亮。对呀!她怎么没想到,同样是居家办公,同样的线上生活,精神都这么痛苦了,为什么不能跑到一个风景如画的地方放松肉体呢?她都差点忘了她已经是欧盟居民了,不用再像留学英国时期去哪玩都得苦兮兮的办签证。万恶的Briexit,朱诺安心想。

朱诺安当即跟冉阿让商量,他们可以挑一个欧盟成员国去线下生活。冉阿让几乎是立即赞成,不过他们在选哪个国家时产生了巨大的分歧。朱诺安不敢相信冉阿让居然想去北欧,天哪!当时正值五月,北欧已经开始极昼了。朱诺安想到她在英国那痛苦的夏天时光,虽然很凉快,但她真的不想过4点天亮10点天黑的日子。冉阿让给出的理由是北欧有雪山有湖泊,他们周末可以去徒步去划船。而且他办下持枪证都好几年了,在法国只能室内打靶,北欧三国正好有不少合法猎场,他可太想一展身手了。

听了冉阿让描述的北欧生活后,朱诺安有点动摇,但她还是拒绝了他的提议。呵!别以为她不知道,他的真实想法是去波罗的海海钓。他用家里电脑收藏了老多钓鱼经验贴,他前天还在论坛上发帖问波罗的海哪块地方鱼最多钓鱼最好。别问,问就是他没有清理浏览记录。

朱诺安简直痛心疾首,虽然他一根钓竿还没有买,人还不到40,怎么就加入钓鱼佬大军了。难道是?

她回忆起他们之前周末去布列塔尼玩的时候,那天吃完晚餐天却还早,于是他们决定先不回民宿而去海边散步。然后朱诺安就看到了法国人民提着小桶在滩涂上挖海鲜。朱诺安当时中国人之魂就燃起了,跟冉阿让说了一声就去交了赶海费,领了小铲子和塑料桶加入赶海大队。

当时朱诺安挖蛏子挖到兴起,抬头一看却不见冉阿让了。她正准备打电话给他,却发现旁边深水海钓区人声鼎沸,人群都往那边聚集。她焦急地打电话,电话那头无人接听。她有种直觉,喧闹肯定跟冉阿让有关。于是她也往那边走去。

围观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快把栈桥填满了,朱诺安凭借灵活的身体见缝插针挤进了一点点。然后透过人群的缝隙,她看到冉阿让游在海里,手里死死抱着一条大鱼,大鱼尾巴猛烈拍打水面。他在跟这条海鱼搏斗。

朱诺安都惊呆了,冉阿让被海明威附体了吗?这什么老人与海剧情。只见他用手肘用力击打了鱼头两下,鱼一动不动了,被他拖着游回了岸边。岸上围观的人们见他回来自动后退给斗鱼英雄让出空地,随即爆发出猛烈的欢呼声。而一个海钓人迎上前握着冉阿让的手连声感谢,“谢谢!谢谢你把它抓回来了!”

朱诺安被人群推着退后,差点没站稳。她还没搞清什么情况。

“不用谢,举手之劳罢了,我的衣服呢?”

“在这!”

“好的!谢谢您保管!我得走了。”

朱诺安很欣慰,至少他没有带着手机钱包一起跳海。冉阿让接过外套,从内侧口袋掏出了手机,上面显示5个未接来电,全部来着他的未婚妻。

冉阿让急忙拨了回去。朱诺安看一眼手机,果断挂了。看他焦急的神情,朱诺安忍不住偷笑。

“我在这。”人群渐渐散去,朱诺安的身影显现出来。冉阿让两步上前,又想到什么,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朱诺安看他朝自己微微俯身,他全身衣服湿漉漉的,灰蓝的眼睛也湿漉漉的。他就这样看着她,像一条犯错的大金毛。唉,朱诺安捋捋他的湿发,还能说啥,回民宿换衣服吧。就算他的身体再强壮,在冰凉的海水里一游,被秋风一吹,衣服不换,怎么着也得感冒。

那个钓鱼人看明白了情形,他上前对朱诺安说,“您的呃,丈夫,乐于助人。我本来钓了一条大鱼,可是正准备拉上来的时候我的钓竿断了”,他一指不远处断成两截的渔杆,“我以为鱼要跑了,结果人群里您的丈夫直接跳海里把它抓回来了”,他又一指地上挺尸的鱼。

“这鱼有您丈夫的功劳,我不能要,这条鱼送给你们吧。”

“别,举手之劳而已,这鱼是您钓的。”

“不,没有您它早跑了。”

朱诺安就这样看两人在她面前上演过年收红包似的极限拉扯。最后,海滩对面餐馆老板登场,把鱼剁了一人一半才算了结。

最后夕阳西下,一人提着一塑料袋蛏子和月亮贝,一个人提着足有朱诺安腿长的半条鱼回到了民宿。

后来,两个人当晚在民宿把朱诺安的小海鲜们煮成意大利海鲜汤做宵夜,找了一个大泡沫箱放那半条鱼再塞上冰块保鲜运回了巴黎。朱诺安痛苦地发现自己挖了老久的贝壳,肉小到塞牙缝都不配,而冉阿让那半条鱼他们足足吃了一个星期。

朱诺安想这段经历一定让冉阿让得到了巨大的满足感和成就感。于是他要加入海钓大队。但朱诺安不想冉阿让成为钓鱼佬,她看过网上的吐槽帖。有人放出了她丈夫钓鱼前后的颜值对比图,人在野外紫外线照射下衰老的太快了。朱诺安很满意冉阿让现在的样子,他一身小麦色,常年去健身房锻炼所以皮肤紧致,胸肌腹肌肱二头肌要啥有啥。朱诺安想,即便他成叔了那也是欧美顶级叔。

朱诺安坚持不去北欧,冉阿让倒是很迁就她。于是他们在南欧几个地方挑挑拣拣。考虑过南法(朱诺安说老地方了),西班牙(朱诺安说有英国酒鬼),只剩意大利和希腊。

朱诺安最后决定拍板去希腊,不为什么,因为那里有一处她在网上关注老久的豪宅租金降了,加上朱诺安跟孀居老太太房东说自己跟丈夫度蜜月等等故事吹了一波,加上租期三个月以上,房东当即又打了8折。朱诺安算了算省了老大笔钱。收到房东offer后,朱诺安简直是连夜拉冉阿让起来收拾行李。

等他们到达新房子的时候,朱诺安快被眼前景色美哭了。白色的两层大房子坐落在小山坡上,正对着爱琴海,而且附带一个大花园和一个顶层游泳池。主卧推开木质百叶门就是可以看见如蓝宝石般的爱琴海。朱诺安最满意的是这个百叶门,可以上锁后遥控变成窗,既安全又不失情调。

冉阿让最满意的应该是车库和花园。他在搬进的第一天就在车库里打量了许久,他想着可以在希腊租车,然后没事可以带着朱诺安去海边兜风。她很喜欢海嘛。他又在花园里仔仔细细检查了一边。可能是上辈子园丁的工作经历使然,他下意识评价了花园的布局和树枝花草修剪情况。状态非常好,他扶着庭院里的葡萄藤架想到。

朱诺安从楼上下到花园,也看到了这个葡萄棚。她也很满意,这是典型的古希腊式花园。在花园另一角还有一个小小的双层喷泉,虽然房东没有放水,但打扫一下应该能启动。朱诺安走到冉阿让身边,跟他并排站在葡萄架下,她发现这个架子配合四角石柱营造了一个小小空间,像回廊却没有石凳。她想了想,抬头对冉阿让说咱们可以淘两个藤编的躺椅放这,夏天夜晚就来这里躺躺吹风。

冉阿让记着她的话,然后在一次他们去市镇周末集市玩,当朱诺安只顾着淘小饰品和衣服的时候,冉阿让看到古董店里有一张躺椅。木质雕花底座,藤编的椅面,说是椅子却更像一张有弧度的床。冉阿让摸了摸木头,嗯是胡桃木的,他征得店主同意后躺上去试了一下。

很舒服,但是不够宽,冉阿让感觉自己已经占满了空间。不能跟诺安一起躺下,冉阿让想。但是自己可以侧身或者她可以躺在他身上,想到这里冉阿让已经有主意了。等朱诺安找到冉阿让的时候,冉阿让已经刷完卡,店主正指挥员工用泡沫卷包裹椅子。冉阿让见她来了,趁躺椅还没包裹完,扶着她的肩膀让她坐上去。朱诺安不明就里照做了,然后冉阿让让她躺下,正躺侧躺都试试。

“感觉怎么样?”

“嗯……还可以吧”,朱诺安变换了姿势,侧躺的时候由于椅子s形弧度,她的一侧腰凹下去,另一侧舒展开像被拉伸了一样。嗯……有点像贵妃榻?“还不错”,朱诺安坐起来说。

冉阿让听到“还不错”就知道她满意了,于是让椅子继续包扎。朱诺安突然灵光一现,手肘悄悄顶顶冉阿让的腰,“你买了?”

“哈哈哈您的丈夫好眼力,这可是19世纪的古董,我珍藏了好多年呢”,店老板红光满面。

“……啊哈哈我也觉得很好”,朱诺安瞄到了店里其他商品的价格标签,嘴里打着哈哈。这是黑店吧?

朱诺安明白冉阿让的脾性,当初他准备甩手德纳第夫妇1500法郎,眼睛都不眨一下,还是她出手了。她又想到自己刚刚在小摊上为了1欧的差价血聊,这边就放海了……不是,有那么着急买吗?等她来杀杀价再说啊。

冉阿让看到朱诺安悄悄撅起又抿住的嘴,就知道他的未婚妻不满了。不过冉阿让知道她很好哄,像撸一只猫,顺毛摸摸就没事了。

这个躺椅的运输还费了老大功夫。朱诺安要求店主负责运输到家,谁知道这老板说要多加15%人工费。听到老板报价,朱诺安心算后老血都要出来,她这时才知道冉阿让花了12500欧买一张椅子。这破椅子是什么奢侈品吗?不知道中国每年出口多少这种商品到欧洲吗?她回老家能花这个钱整一千张,还可以雕龙画凤鎏金镀银。她气鼓鼓地想,当她没见过19世纪的老货吗?要是她带着她当时的垃圾穿回来岂不是超级富翁了?

最终在朱诺安的要求下,冉阿让去旁边租车店租了一辆大切基诺,自己开车把躺椅运回家。而朱诺安一算这样省了1500欧,就是辛苦她的未婚夫得把椅子卸下又扛进花园了。不过她想冉阿让天天吃蛋白粉鸡胸肉去健身房卧推出的肌肉此时不用更待何时。反正在朱诺安眼里,他卸货可谓轻轻松松,上辈子千斤顶属性还在嘛。

等到冉阿让把躺椅放在葡萄架正下方时,朱诺安跳到了他宽厚的背上。他稳稳接住了她,然后朱诺安用手捶了他两下,“大力出奇迹”他听到她用中文嘟囔着说。

但是朱诺安的气没有消,毕竟快10w的椅子啊,她肉疼。于是冉阿让吃了两天的清水煮意面,朱诺安恶狠狠地撒了番茄酱在上面。冉阿让倒是觉得她很可爱,自从躺椅搬到花园里后,她再也不在卧室的露天阳台上学习了。而是每天吃完午饭就跑到花园坐在那张“冤种”(他的未婚妻原话)椅子上。回屋吃完晚饭后又躺了出去,像猫守着猫抓板一样。冉阿让一想,那个椅子确实像个大型猫抓板。

他想到这里忍不住笑了。今天他的工作不多,上午开完了会,下午处理一下助理发来的零零碎碎公司文件,这一天就结束了。他下午往花园里跑了好几趟,就是想看看朱诺安在干什么。这几天她一直窝在花园不在他眼前,他总觉得奇怪。

冉阿让这么想着又走到花园里,他看到未婚妻盘腿坐在垫了绒布的躺椅上抱着笔电一脸傻笑。

学习投入到傻笑吗?前几次冉阿让到花园里看她,她都一脸聚精会神的样子,要么在听课要么在看文献,现在?

“诺安”,“嗯嗯”。

听到未婚妻糊弄人的哼哼,冉阿让悄悄绕到朱诺安身后。朱诺安以为冉阿让又来修剪葡萄藤了,也没在意,继续沉醉在文学的海洋。

————————————————

……而手却被奥德修斯紧紧攥住。奥德修斯顺势将她拉进怀里,他们四目相对。珀涅罗珀双手无处安放只能蜷缩在奥德修斯胸前,桃子掉落在地上。而午后的阳光太耀眼,她抬头看不清奥德修斯的面庞只能看到他那双在逆光中也熠熠生辉的眼睛。

随后一个充满桃子味的吻占据了她的世界。她的口齿她的身体都散发着蜜桃成熟的香气。长吻而毕,珀涅罗珀的蓝眼睛波光粼粼如爱琴海水荡漾,而她的唇如玫瑰鲜艳,奥德修斯再也忍耐不住,他那双久经沙场的手,一手固定珀涅罗珀的双手在胸前,另一只手蜿蜒而下。在他撩起她的长袍时,他说……

————————————————

“他说‘准备好了吗?好姑娘。’”

“啊!”

朱诺安正看得沉浸,耳畔突然响起冉阿让醇厚低沉的声音,她再怎么因看小黄文荡漾的心都立马归正了。

“你、你干什么啦!”朱诺安想拿出气势,但被人现场抓包看文,她实在很没理啊。

“你不是在学习吗?”

“嗯,今天学完了呀。”朱诺安点头。

“哦——”,冉阿让了然,但是他不打算放过她,毕竟抓到她这样太难得了。“我看看。”冉阿让直接拿过了笔电。

“诶!诶!”朱诺安想拦住没拦下。

“这就是你今天的学习成果?”冉阿让手指滑动着点开了几个页面。除开那首页的凹三站,其余的网页文献开了10个,点开文档却只写了500字的introduction。

“嗯……嗯这不是离ddl还早嘛。况且你看我在努力写了。”朱诺安越说越小声。

“好姑娘,今晚想吃什么?”冉阿让放下笔电看她。她已经涨红了脸,别过头不看他。

“那我随便做了?”,冉阿让忍住笑,她依旧不看他。

朱诺安不点菜的后果就是陪冉阿让一起吃鸡胸肉沙拉。她用力叉肉时想上辈子差点连泔水都陪你一起吃了,这辈子也不对我好一点,就算只有战友情也得每天龙虾供着。今晚的晚餐一整个过程包括把碟子扔进洗碗机时,朱诺安都没有跟冉阿让说话。直到她洗完澡,准备再去花园里躺一躺吹吹海风晾干头发的时候,她走到花园发现那张冤种椅子已经被某“冤种”占了,她立马转身回屋。

“诺安”,她停下来了没有回头。

“Juno?”,她深吸一口气转身。

“过来”,也洗过澡换了一身睡袍的冉阿让躺在椅子上冲她招招手……然后她就屁颠屁颠过去了。朱诺安自以为的单方面冷战在3小时内结束。

“一起躺下吧”,冉阿让侧了身体,拍拍椅面。朱诺安噘嘴看了看,即便冉阿让侧躺依旧很大只啊,两个人一起侧躺也太挤了,还不如给她当人肉垫子……

“你躺回去就行”,她指挥他又正面仰躺下,然后她蹑手蹑脚踩着空隙,缓缓贴着他左侧躺下,头枕着他的肩膀。冉阿让怕她掉下去,她一躺下就用手臂紧紧搂着她。

朱诺安侧脸贴着他的肩膀,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胸膛,QQ弹弹手感真好。她悄悄抬头看他,发现他正闭眼享受晚风,于是她也闭了眼静静享受微风拂面。冉阿让闻到了海风的咸味,草木味,初夏的迷迭香,还有更多的是他怀里人的香气,橙花香。他想起了他们初遇当天,两个人在格拉斯橙花香精提炼工厂的事。他想估计那一下就把她腌入味了,直到现在还没有散掉。

朱诺安感觉冉阿让的手指穿过她的发丝在按摩她的头皮,挺舒服的,继续,不要停。这是冉阿让的小技巧,感觉自己身上的未婚妻越来越软,几乎完全贴在他身上了。如果她是一只猫现在绝对变成非牛顿流体呼噜震天了。冉阿让不禁笑了一下。

朱诺安感受到他胸膛的震动,她微微直起上半身,看着他,“你笑什么?”

“我想到我们在格拉斯的事。”冉阿让直言不讳。

朱诺安又倒了下去,格拉斯的事离她好像很遥远了,也确实遥远,都是上辈子的事了。

“我想起来只能感叹你真的身强体壮”,朱诺安还记得自己濒死的体验。冉阿让把她刨出来那刻,她真的视他如天神。她感觉自己有种英雄情结,或许是吊桥效应,反正她那时还不知道他是冉阿让就对他有好感得不要不要的。

“但是后面的事我就不说了,某人又差点亲自把我送走。”一旦回忆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朱诺安感觉记忆如潮水。她假装恨恨地拍他的胸口。不过那件事确实不能怪冉阿让,她只是想撒撒娇罢了。

“嗯,我的错。”冉阿让直接认错。

“不过我真的很好奇,为什么你没有中招,我倒下了,难道你真的是chosen one?” 朱诺安伸出手指挠挠冉阿让的脖子和下颌。

“大概只有天主知道吧。”冉阿让左手抓住她乱动的右手,轻轻搓揉她的指节。

嗯,太舒服了。朱诺安又贴近了一点。

朱诺安自从跟冉阿让在一起后感觉自己得了肌肤饥渴症,谁不想跟一个猛男温柔贴贴呢?而且这个猛男一点也不猛,像个大金毛。她现在的姿势是完全正面贴在了冉阿让胸口。巨大的安全感包裹着她,她现在全身心放松,甚至有心用手指挑逗一下冉阿让的喉结。

冉阿让有点心猿意马。他感受到她胸前那柔软的两团在他胸口挤压着,随着她乱动,摩擦……

冉阿让坐起,他扶住朱诺安的双肩,多少年了冉阿让发现自己还是逃不过她的小套路。今晚朱诺安穿了一条新买的睡裙,一条仿古希腊女袍的白色褶皱长裙,胸前褶皱堆积出一个微妙的弧度。她的头发因为水汽还未散去而微微打卷地披散在肩膀和后背。月光透过葡萄叶撒下来,在她的发丝上泛起莹莹光环,像为她加冕。她已经22了却还留有一点婴儿肥,除了头发长了,她跟初遇时丝毫未变。“我的阿耳忒弥斯”,冉阿让内心叹道。

在朱诺安眼里冉阿让比上辈子年轻多了,虽然是一样的容貌,但他现在才37,而且不曾经历灾祸。可能是上天眷顾爱人者,今生他俩的年龄差比上辈子足足小了10年,所以不论是宣布关系时还是订婚她爸妈同意的很顺利,不然她真的难以想象自己爸妈的脸色。朱诺安歪头想了想,其实上辈子冉阿让长的也不差,后面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也不见他衰老只是头发变白了。因为他,她真的相信爱人者天爱之。原先的冉阿让只是前半生饱经风霜留下了很多抹不掉的烙印。但谁说布满伤疤的身体就不可爱呢?如果她真的在意这些,当初又何必顶着舆论跟他在一起。

二人一时相顾无言,却有一阵风吹过,只听得周身葡萄叶哗啦啦作响。朱诺安被风吹得瑟缩了一下。就在这时,冉阿让的手抚上她的脸,他吻住了她的唇。

ssr

泳装奥德修斯和旧剑卡面,实在太帅了,忍不住分享一波,旧剑斯哈斯哈我真是太可了!

泳装奥德修斯和旧剑卡面,实在太帅了,忍不住分享一波,旧剑斯哈斯哈我真是太可了!

旅行的小金鹿
你听过英雄奥德修斯和塞壬女妖的神话传说吗?
你听过英雄奥德修斯和塞壬女妖的神话传说吗?
带你看现场
【FGO TA】『白情2021』奧德修斯高難|80級 Passi
【FGO TA】『白情2021』奧德修斯高難|80級 Passi
带你看现场
FGO 2021白情 高難 奧德修斯 3T 殺書文 寶一 【
FGO 2021白情 高難 奧德修斯 3T 殺書文 寶一 【
带你看现场
【FGO TA】『白情2021』奧德修斯高難|小文西 3
【FGO TA】『白情2021』奧德修斯高難|小文西 3
育空黎子
是@甜玉米起司蛇 老师的希腊人...

@甜玉米起司蛇 老师的希腊人聚会梗,脚不去表演才艺就会被喝大了的老奥抖出女装史wwwwww

@甜玉米起司蛇 老师的希腊人聚会梗,脚不去表演才艺就会被喝大了的老奥抖出女装史wwwwww

我難過

突然發現可以登了,趁我還有呼吸發一下ry

伊阿宋相關(其實是美狄亞相關了

突然發現可以登了,趁我還有呼吸發一下ry

伊阿宋相關(其實是美狄亞相關了

枫澤_
重新上了颜色嗷✌︎( ᐛ )✌...

重新上了颜色嗷✌︎( ᐛ )✌︎

我好拉(இωஇ)

重新上了颜色嗷✌︎( ᐛ )✌︎

我好拉(இωஇ)

忘川档案
勇士从独眼巨人生活的岛上逃走,却因一时装X,又送了命
勇士从独眼巨人生活的岛上逃走,却因一时装X,又送了命
Vincentia

今日浴室灵光:奥德修斯是不是西方的尊王攘夷第一人。

今日浴室灵光:奥德修斯是不是西方的尊王攘夷第一人。

咬耳沉默
我这个人使用tag从来没有不好...

我这个人使用tag从来没有不好意思

我这个人使用tag从来没有不好意思

ASTeroid
从skyros岛回来的船上。...

从skyros岛回来的船上。

大概是挺雷也挺塑料…只是想画点小男孩阿喀

从skyros岛回来的船上。

大概是挺雷也挺塑料…只是想画点小男孩阿喀

伏來大叔

诈个尸

忘了来传传视频封面

诈个尸

忘了来传传视频封面

墨莉忒
谢谢,突然嗑到了奥德修斯&ti...

谢谢,突然嗑到了奥德修斯×海伦……

谢谢,突然嗑到了奥德修斯×海伦……

🌸张紫芝。

伊萨基的王

特洛伊之前,伊萨基的国王在家乡种田;田倒未种到何时,他却流浪到达远方。十年后他获得了英雄的铠甲。阿基里斯。他有时候还见到他。后者失去了那完全由沐浴在爱,尊严和希冀中而得的光辉,像平庸的凡夫一样诉说起死的哀苦。人们在冥河边歇脚时甚至被刮夺爱情。——地狱从我身边而过。

而埃阿斯,另一个阿基里斯遗物有力的争夺者,于疯狂中自杀身亡,留给世人一片黄金的羽毛。羽毛漂浮在海水上。很快锈蚀如同展眼的泡沫。这世界上太多的人死去,而奥德修斯汲取了长青的葱茏的树木,他们是他的根芽。他食过莲花也食大海的绝望,每一天都在无定的漂泊里流浪。公主和女妖都倾慕他,企图从他的臂弯里分走他那风波不定的故乡。

十年后返乡的英雄...

特洛伊之前,伊萨基的国王在家乡种田;田倒未种到何时,他却流浪到达远方。十年后他获得了英雄的铠甲。阿基里斯。他有时候还见到他。后者失去了那完全由沐浴在爱,尊严和希冀中而得的光辉,像平庸的凡夫一样诉说起死的哀苦。人们在冥河边歇脚时甚至被刮夺爱情。——地狱从我身边而过。

而埃阿斯,另一个阿基里斯遗物有力的争夺者,于疯狂中自杀身亡,留给世人一片黄金的羽毛。羽毛漂浮在海水上。很快锈蚀如同展眼的泡沫。这世界上太多的人死去,而奥德修斯汲取了长青的葱茏的树木,他们是他的根芽。他食过莲花也食大海的绝望,每一天都在无定的漂泊里流浪。公主和女妖都倾慕他,企图从他的臂弯里分走他那风波不定的故乡。

十年后返乡的英雄,心如枯木,垂垂老矣;而智慧有力,矫健强壮。伊萨基,安守在希腊世界西面的海岛,岛上翔集的白鸟正欲扬帆远航。他走到宫殿里,古典的故事还未到一个结局。奥德修斯,受到女神青睐的英雄;妻子是古典里智慧的典型:美丽,而且忠贞。十年过去了,她仍旧美丽,而更加忠贞。她独居而织布的十年里他们家有十二个侍女,每一个都捧着盛满红宝石的金盘;求婚者的箭需要穿透十二把斧头。

在本书的第六卷,流浪的国王路过法伊阿基亚人的城市,语于白臂膀的娜乌茜卡:神明会给你最好的一切。给你一个男人的女人,一个女子的丈夫,一幢心尖上虬节的城堡,一座孤独的海边的房居。一切的人都获得此与彼的协和,人间最好,最可贵的恩赏。此时他走进与旧日妻子的婚房。新婚的甜酒已经凋敝。架上的花变得苦涩,蜘蛛也不会再吻它的猎物;露水从时间的掌纹里消失。女仆们说,十二个女仆,我们皆已死去,以故无所不知。


Circle:隣の本屋(KUREKO)

【私稿预览,禁止使用】

哈迪斯✖️oc

奥德修斯✖️oc

还是打包放一起发出来,不然我基本上就会忘记自己画过什么🤔

谢谢霸霸们喜欢我的图,特别一直找我画哈总的霸霸,我肉眼可见的进步了😇

【私稿预览,禁止使用】

哈迪斯✖️oc

奥德修斯✖️oc

还是打包放一起发出来,不然我基本上就会忘记自己画过什么🤔

谢谢霸霸们喜欢我的图,特别一直找我画哈总的霸霸,我肉眼可见的进步了😇

Charlottez

读荷马史诗:分析人物情节环境❌ 嗑cp✅

我很喜欢希腊神话,也很喜欢荷马史诗。

以下主要是记录个人奇怪的思考、浅尝辄止的分析、各种嗑cp情绪化表达、以及胡言乱语。


[图片]


在课程要求下,一周一口气读完了Odyssy,因为太好看了直接买了Iliad。成双成对才是美嘛~


倒不是故事本身有多有趣。小时候其实已经读过很多遍了,虽然读的是笼统的希腊神话故事。没错就是这一本,除了故事还有各种画,简直就是我的古典学、艺术史兴趣的启蒙。推荐希腊神话和艺术史感兴趣的看!


[图片]


主要是因为这个作者,Lombardo的语言实在是太美了,读的非常带劲。非常推荐。


这次读完觉得奥德赛和日漫那些,异世界重生然后开后宫到...

我很喜欢希腊神话,也很喜欢荷马史诗。

以下主要是记录个人奇怪的思考、浅尝辄止的分析、各种嗑cp情绪化表达、以及胡言乱语。



在课程要求下,一周一口气读完了Odyssy,因为太好看了直接买了Iliad。成双成对才是美嘛~


倒不是故事本身有多有趣。小时候其实已经读过很多遍了,虽然读的是笼统的希腊神话故事。没错就是这一本,除了故事还有各种画,简直就是我的古典学、艺术史兴趣的启蒙。推荐希腊神话和艺术史感兴趣的看!



主要是因为这个作者,Lombardo的语言实在是太美了,读的非常带劲。非常推荐。


这次读完觉得奥德赛和日漫那些,异世界重生然后开后宫到最后打倒boss合家欢喜的情节倒还挺像。特别是这种强调的男性主导的英雄主义(指睡了两个女神,但还是要回家找为自己守贞的老婆)让我有些不适。为什么所有出现的女人/女神(除了Helen)都喜欢奥德修斯啊?雅典娜一路护航、最后还专门向他表明身份说我站你这边。但当然史诗的文学性和其他可以分析的方面是那些后宫漫没法比的。


noos and nostos,两个最重要的主题。noos是智慧,nostos是回家。只有智慧的人,奥德修斯,才能回家。还有很多希腊语和主题的讨论,metis(另一个指智慧的词),memory,古希腊社会的性别关系,对于“好客”的要求,有关奥德修斯是否被过度美化、神化的讨论。学到了很多很有意思,但似乎没什么用的知识哈哈哈。


但这些都不重要,因为我非常享受嗑两对cp。嗑cp使人快乐,使人愿意读书、学习。在奥德赛里,奥德修斯和雅典娜。明明奥德修斯和Circe Calypso Penelope都有身体关系但我就是觉得Athena才是最能和奥德修斯精神交流的那个,他们就像彼此在天上/人间的另一半。


特别是在奥德修斯回到Ithaca雅典娜显露身份的时候我真的嗑到了。




这可是雅典娜啊,善于隐藏到谁都看不出来的雅典娜,在前期只会变工具人帮帮奥德修斯他儿子他老婆和他自己的雅典娜啊。她变成了一个高个子美丽善于工艺活的女人,告诉奥德修斯:“你个小机灵鬼!你和我是这个宇宙最聪明的两个人了。我是雅典娜,我站你这边。”我感受到了这种平等,虽然他们是神和人,但他们在智慧的角度上平等了。接着,奥德修斯去找求婚者复仇的时候,雅典娜也一直在他的身边,简直给我一种主攻手和最佳辅助的感觉,直到最后奥德修斯准备杀了给求婚者报仇的人时也是雅典娜阻止了他,这样才有了奥德修斯平稳的晚年而不是冤冤相报。


奥德赛开始于雅典娜求宙斯“管管奥德修斯”吧,接着去找奥德修斯他儿子。终于雅典娜喝止ithacan的仇怨。雅典娜贯穿始终,甚至都像奥德修斯和他的家庭的守护神一般。在伊利亚特结尾,虽然希腊人取得了胜利,但被神们责罚。奥德赛的结局是走向和平和休止。为什么会有这种区别呢?因为雅典娜全心全意地帮奥德修斯啊。为什么会全心全意地帮他呢?因为智慧,雅典娜是智慧女神,只有智慧才能带来美好的未来。连宙斯都说:



啊,作为一个部分智性恋,这也太美好了。感觉两个最聪明的人在一起搞事情、复仇、杀人(虽然我觉得把求婚者都杀掉其实并不是很道德,在这里可以看出雅典娜其实也是残酷的。(就像她在伊利亚特中帮助Achilles把Hector骗出来一样))


教授说的一点我觉得很有意思:在希腊神话中,当一个神和一个人非常相似的时候,神要么喜爱这个同类,要么就是杀了这个同类。雅典娜和奥德修斯是前者,阿波罗和阿喀琉斯是后者。但我到有不同的看法,(而且我觉得阿波罗和阿喀琉斯并不是很像hhh)当神和人同时有耀眼炫目的力量时,他们是倾向于竞争的,神不希望人的力量能够胜过自己,于是抹杀。而当同时拥有智慧时,反而是互相理解和惺惺相惜的,因为智慧和力量不一样,它会让使用者更理性、更偏向于善用、珍惜同样的力量,而不是倒向竞争。我觉得这是非常可贵的。奥德赛就是这样一个歌颂着智慧的故事啊。


这里加一个刚看到的Iliad的小细节:

Ajax和Odysseus对打,Athena直接把Ajex搞摔倒,导致Ajax爆粗+说Athena像Odysseus妈妈。笑死。


Anyways,伊利亚特其实我们没学,但我自己想要就买了。主要动机就是嗑阿帕。主要我看奥德赛看到他俩名字一出现就绷不住了。以下是奥德赛里奥德修斯描述阿喀琉斯葬礼的场景:



我疯狂泪目,这种双死he真的感人肺腑。但是tmd奥德修斯在地府看见了Achilles他竟然这么不高兴,都没有提到Patroclus,他是不是没找到P啊?那不是真的铁be了吗。


于是就开始看伊利亚特。直接找糖嗑。



我觉得Achilles这句话说的实在是性感。完美地表达了一个古希腊猛男能想象出的最好的、最浪漫的二人世界:我虔诚的祈祷,所有人都死光(包括特洛伊人、希腊军队、甚至战友),只有我们两留着把特洛伊一块块拆光!这是多么有力量感的画面啊。有时候喜欢一个人真的会希望这个世界只剩我们两个,再一起做我们都想完成的事情!



虽然已经忘记了他俩的背景,但从这里看是青梅竹马诶。按照古希腊传统,这种从小一起长大的、有年龄差的男孩、难道不应该干点什么亲密无间的事嘛?特别是,我还记得Achilles是被当女孩子养大的诶,从小女装那种。(已经开始脑补了)



这种时候幽灵归来但是接触不到的情景真的好虐啊呜呜呜。(感谢评论我现在知道他们he了)但是不管怎么样,他们是葬在一起的,骨灰都装在一起,生不同床(当然没有证据证明他们没有)死同穴。哎,要不是奥德修斯再在地底碰到Achilles,这双死葬一起这不绝对he吗?


我从小就很吃fallen hero这个type的人物,和这个类型的cp,从闪恩(fgo)、梅熊(silmarillion)、ER(大悲)到新选组乱炖……但其实阿帕阿才是我的启蒙啊呜呜呜。能好好读荷马史诗、复习一下他们的神仙感情实在是太好了!等我有空了我要读The song of Achilles by Madeline Miller。听同学说很好看,到时候再写感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