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奥德修斯

7348浏览    186参与
风见天翔子
卡面来打变身 (③来自GG的艾...

卡面来打变身

(③来自GG的艾尔菲尔特,④来自推特看到的一个毛衣)

卡面来打变身

(③来自GG的艾尔菲尔特,④来自推特看到的一个毛衣)

我永远喜欢克里修塔利亚

【奥德队长】渎神

梗来自@炸厨房的荆棘鸟的信徒奥德x神明队长

我太菜了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好

病娇囚禁,严重ooc预警

严重ooc预警

严重ooc预警

严重ooc预警


——————————————————————


偌大的教堂里,男人虔诚地跪在洁白的浮雕前,伸出手,轻轻抚摸那上面雕刻着的神明。

那是他的信仰。


奥德修斯依旧清晰地记得那个晚上。

那晚是少有的月圆之夜,被乌云遮住的若隐若现的月亮洒下微弱的银色月光。

他刚做完每天例行的祷告,为他的神明奉上一柱上好的焚香,走出教堂时,一抹金色映入眼帘。

他不由得停下脚步,目光也忍不住在那抹金色上流转。

定睛看清楚后,他愣住了。...

梗来自@炸厨房的荆棘鸟的信徒奥德x神明队长

我太菜了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好

病娇囚禁,严重ooc预警

严重ooc预警

严重ooc预警

严重ooc预警


——————————————————————




偌大的教堂里,男人虔诚地跪在洁白的浮雕前,伸出手,轻轻抚摸那上面雕刻着的神明。

那是他的信仰。


奥德修斯依旧清晰地记得那个晚上。

那晚是少有的月圆之夜,被乌云遮住的若隐若现的月亮洒下微弱的银色月光。

他刚做完每天例行的祷告,为他的神明奉上一柱上好的焚香,走出教堂时,一抹金色映入眼帘。

他不由得停下脚步,目光也忍不住在那抹金色上流转。

定睛看清楚后,他愣住了。

那是个年轻的男子,有着一头金色长发和一双深蓝色的眼睛。英俊的面容,纯白的衣服和手握着的象征神力的权杖都和壁画中的神明一模一样。

那就是他信仰着的神。

神明似乎察觉到了他人的目光,转过头,对上了奥德修斯的视线。

那双如海的眸子仿佛拥有魔力,只要再看一眼,就会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夜空中的乌云不知何时散开了,满月的光华照耀在美丽的神明身上,更透着一份圣洁和清冷。

狂热的信徒亲眼见到了自己的神明大人。


后来的一切就像雪崩一样一发不可收拾。

信徒撕碎了神明的羽翼,将他拉下神坛,使他坠入凡尘,落入精心编制的牢笼。

他根本不满足于神明的爱,因为那爱是对世间万物的。

他想独占神明,让那蓝色的双眼只容得下自己一人的身影。

神明不是没有反抗过,但被奥德修斯用禁术强行封印了神力的他几乎和普通人无异。从一开始的挣扎逃跑,到开始意识到这是无用的,最后逐渐放弃抵抗,任由疯狂的信徒将自己圈养,禁锢在怀中。


庇佑人们的神明?不,他再也不是了。

他从今往后只需要待在我身边就好。

他是我的,我一个人的神。


白色的浮雕早已染上了洗不净的黑。

炸厨房的荆棘鸟

睡不着爬起来瞎摸摸,是之前提到过的奥德性转。当无cp看还是奥德队长看都成我也不知道我写的什么玩意。高亮大写的OOC和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

奥德修斯身材高挑胸部丰满,据目测大约有C。她留着长发,但为了方便行动总是将之盘了起来,只留下两缕红色的挑染做收脸。女性的盔甲与男性的也略有不同,但真要对比也不过是开胸的位置从中间的方形变成了V字。基尔什塔莉娅欲言又止,只能说不愧是神王的作风。

“只不过是一副壳子而已。”尽管躯体是女性但内在思想还是男性,奥德修斯完全没有接受到基尔什塔莉娅复杂眼神所代表的含义,“何况这具躯体本身就是大神制造的,没有什么好介意的。”

...言下之...

睡不着爬起来瞎摸摸,是之前提到过的奥德性转。当无cp看还是奥德队长看都成我也不知道我写的什么玩意。高亮大写的OOC和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

奥德修斯身材高挑胸部丰满,据目测大约有C。她留着长发,但为了方便行动总是将之盘了起来,只留下两缕红色的挑染做收脸。女性的盔甲与男性的也略有不同,但真要对比也不过是开胸的位置从中间的方形变成了V字。基尔什塔莉娅欲言又止,只能说不愧是神王的作风。

“只不过是一副壳子而已。”尽管躯体是女性但内在思想还是男性,奥德修斯完全没有接受到基尔什塔莉娅复杂眼神所代表的含义,“何况这具躯体本身就是大神制造的,没有什么好介意的。”

...言下之意就是该看的不该看的也都看过了。基尔什塔莉娅想果然不能对希神的节操有太大希望。贝丽尔听到这话火上浇油说搞不好下面还长着,卡多珂被突如其来的限制级发言吓得呛住了,佩佩隆奇诺递过杯水,而基尔什塔莉娅则战术后仰用了不赞同的眼神看过去。贝丽尔求生欲UP,撂下一句我开个玩笑转身三步并两步就跑。基尔什塔莉娅扶着额头叹息,扭头对奥德修斯说你不要放在心上。防卫将军抿了唇,皱着眉头缓缓投出一道惊雷:“这副躯体没有那种东西,但是说不定另外的身体会有...你需要它吗?基尔什塔莉娅。我可以让那边的我过来。”

-折花郎君❀-
fgo奥德修斯星传雅典娜 转发...

fgo奥德修斯&星传雅典娜

转发他们你在考试时的智商可以和他们一样高【???

看到了没不会画男的还要画就是我这种下场,靠什么这少女奥,我想死

话说2.5雅姐好像没确定死没死是吧,2.52雅姐安排一下gkd【x

fgo奥德修斯&星传雅典娜

转发他们你在考试时的智商可以和他们一样高【???

看到了没不会画男的还要画就是我这种下场,靠什么这少女奥,我想死

话说2.5雅姐好像没确定死没死是吧,2.52雅姐安排一下gkd【x

唠叨的LinG
异闻带if 佩机体破损

异闻带if

佩机体破损

异闻带if

佩机体破损

唠叨的LinG

【伊萨卡夫妇】

这次是异闻带if,佩是众神用科技做的人造人,是送给奥德修斯的礼物

【伊萨卡夫妇】

这次是异闻带if,佩是众神用科技做的人造人,是送给奥德修斯的礼物

炸厨房的荆棘鸟

【2.5相关】手电筒不配拥有姓名

是考试时突然想到的沙雕段子,题文无关因为我起名废

无cp,依旧高亮大写的OOC和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

现在,此刻。基尔什塔利亚不可置信地看着奥德修斯的胸甲,蓝色的眼睛睁得老大,用一种近乎惊恐地目光望着上面莫名其妙多出来的两个车尾灯。

“晚上会看不见。”或许是基尔什塔利亚的神情太过于震撼了,奥德修斯主动开口解释,“盔甲没有照明的功能,在夜间巡逻稍微有点困难。向大神反应之后他在新的盔甲上安了这个东西——有什么不妥吗?”

基尔什塔利亚沉重地闭上了眼,这回一定是宙斯的锅。他想。尽管奥德修斯本人毫无自觉,但基尔什塔利亚他决不允许奥林匹斯的防卫将军就这么出去巡逻,原住民的反...

是考试时突然想到的沙雕段子,题文无关因为我起名废

无cp,依旧高亮大写的OOC和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

现在,此刻。基尔什塔利亚不可置信地看着奥德修斯的胸甲,蓝色的眼睛睁得老大,用一种近乎惊恐地目光望着上面莫名其妙多出来的两个车尾灯。

“晚上会看不见。”或许是基尔什塔利亚的神情太过于震撼了,奥德修斯主动开口解释,“盔甲没有照明的功能,在夜间巡逻稍微有点困难。向大神反应之后他在新的盔甲上安了这个东西——有什么不妥吗?”

基尔什塔利亚沉重地闭上了眼,这回一定是宙斯的锅。他想。尽管奥德修斯本人毫无自觉,但基尔什塔利亚他决不允许奥林匹斯的防卫将军就这么出去巡逻,原住民的反应姑且不提,整个希腊的脸都会被丢光的。

“所以为什么是胸甲?”​他尝试挽救对方的审美,“别的地方也可以的,比如手部盔甲。”

奥德修斯偏了头,“可那样要一直抬着手。”

“这么说吧。”​贝利尔咳了一声,他推了推眼镜,看着奥德修斯胸前那两个灯斟酌用词。“这让你看起来像个成精的奔驰车。”

“可是没有比这更合适的地方。”​装死许久的宙斯盔甲道,它示意奥德修斯转一圈给盟友展示盔甲。“还是说你们其实更希望他裆部发光?”

一阵诡异的死寂。

“挺好的。”​基尔什塔利亚最终决定眼不见为净。“您开心就好。”

唠叨的LinG

【我流伊萨卡夫妇】十分愉快的夫妻相关摸鱼

p1条漫

p2是奥对佩揭露身份后,在雅典娜的buff下佩眼里的奥

p3瞎画的机娘佩

P5是奥的爱妻发言

以及还有个东西在我微博里(搞凰色)

【我流伊萨卡夫妇】十分愉快的夫妻相关摸鱼

p1条漫

p2是奥对佩揭露身份后,在雅典娜的buff下佩眼里的奥

p3瞎画的机娘佩

P5是奥的爱妻发言

以及还有个东西在我微博里(搞凰色)

炸厨房的荆棘鸟

奥德队长战后谈心,虽然说是奥德队长但是当无cp谈话看也没差

依旧高亮大写的OOC和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

奥德修斯认为自己的指挥并没有出错的地方,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哪怕再不可理喻的神明也没有办法以失职为由来指责他。拜泛人类史的自己所赐,他知晓受抑制力召唤而来的英灵的过往,他能够以此为根据依照其弱点来制定相对的应对计划。虽说大部分人认为这完全是多此一举,毕竟无论何种英雄最终都会败于阿尔忒弥斯的炮击之下,而要解决少部分苟活下来的从者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但有备无患。”他这么说,大神的盟友撑着下巴听他说话,那么就由你自由安排。基尔什塔利亚说,“如果是你的话没有问题。”他眯着...

奥德队长战后谈心,虽然说是奥德队长但是当无cp谈话看也没差

依旧高亮大写的OOC和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

奥德修斯认为自己的指挥并没有出错的地方,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哪怕再不可理喻的神明也没有办法以失职为由来指责他。拜泛人类史的自己所赐,他知晓受抑制力召唤而来的英灵的过往,他能够以此为根据依照其弱点来制定相对的应对计划。虽说大部分人认为这完全是多此一举,毕竟无论何种英雄最终都会败于阿尔忒弥斯的炮击之下,而要解决少部分苟活下来的从者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但有备无患。”他这么说,大神的盟友撑着下巴听他说话,那么就由你自由安排。基尔什塔利亚说,“如果是你的话没有问题。”他眯着眼睛笑,奥德修斯点头,为了消耗灵脉他召唤英灵,但未曾想这便是败笔。在灵核被贯穿的那一刻他开始感到疑惑,机体的损耗并不算什么,奥林匹斯内部还有着备用的身体。但区区一个三流从者为什么能做到这个地步?完全无法忍受,不合逻辑,不可理喻。


因为您没有办法理解爱啊。他的从者最后一刻如此对他宣告,他为此感到困惑,感到焦虑,觉得被冒犯。他持有着泛人类史奥德修斯的记忆,他反复翻看那些记忆尝试从中寻找答案,但那些画面无法让他感到任何情绪波动。


“所以你认为我能够解答这个问题?”基尔什塔利亚听到这话只觉得诧异,他抬起头看向奥德修斯觉得有些好笑:对方现在活像个陷入恋爱不知所措的高中生。


“我认为你问错人了。”基尔什塔利亚道,“你只是想要说服自己你也有人类的情欲,想说服自己也能理解爱,并不比泛人类史的自己差太多。你只是在为这次的失败寻找原因——而这没有必要,奥德修斯。这对你、对奥林匹斯,有什么益处吗?”


“所以说你也不理解。”​奥德修斯偏头,“明明是个人类?”


“如果你这么认为。”​基尔什塔利亚坦然承认,“对于魔术师而言这不是必须的东西。”到这他卡了一下,像是为了说服自己般重复道。“对。没有必要。”

♦F A I L N A♦

“她用魔杖触击他们,把他们赶进猪栏。”

“她用魔杖触击他们,把他们赶进猪栏。”

炸厨房的荆棘鸟

不行这个表情真的越看越变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虽然是自己P的(。

不行这个表情真的越看越变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虽然是自己P的(。

炸厨房的荆棘鸟

【奥德队长】禁止室内遛狗。

虽然看起来是奥德队长但其实当无cp沙雕段子看也没差。

梗来自@林泽岚 赞美您!

依旧高亮大写的OOC和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

“道理我都懂,”基尔什塔利亚举着胳膊好方便奥德修斯替他缠绷带,“可你为什么要在城堡里给刻耳柏洛斯散步?”

————

三头犬撒野起来什么英雄也拦不住,神或许可以,但他们从不把目光投于地面。而盔甲(宙斯)只能起一个保护作用,虽说可以搓个闪电球阻止它们,但这种自损八百的解决方法明显不是合理方案——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奥德修斯被三条锁链拖拽着以一个相当不雅观的姿势冲锋。

奥林匹斯的防卫将军现在已经有点精神麻木,看在随便什么人的份上都好,快特...

虽然看起来是奥德队长但其实当无cp沙雕段子看也没差。

梗来自@林泽岚 赞美您!

依旧高亮大写的OOC和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

“道理我都懂,”基尔什塔利亚举着胳膊好方便奥德修斯替他缠绷带,“可你为什么要在城堡里给刻耳柏洛斯散步?”

————

三头犬撒野起来什么英雄也拦不住,神或许可以,但他们从不把目光投于地面。而盔甲(宙斯)只能起一个保护作用,虽说可以搓个闪电球阻止它们,但这种自损八百的解决方法明显不是合理方案——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奥德修斯被三条锁链拖拽着以一个相当不雅观的姿势冲锋。

奥林匹斯的防卫将军现在已经有点精神麻木,看在随便什么人的份上都好,快特么结束这操蛋的散步吧。

或许真的有神听到了他的呼唤,在拐角时他迎面撞上了刚从会议室出来的,大神宙斯的盟友——基尔什塔利亚。

……。

完了,奥德修斯在撞上对方时心里默念,这下工资都给扣光光。

不过仔细一想他好像没这种东西。​

相撞的​下一刻是两个人一起滚了出去,奥德修斯清楚这副盔甲的质量,毕竟大神出品,所以基尔什塔利亚现在身上大概已经有了盔甲印子,再严重点的话搞不好还会出血。三条锁链(狗绳)乱七八糟地缠绕起来,把他们两个捆住,一阵天旋地转后他们两个人抱成一团姿势十分容易令人误会。

那条该死的狗倒是不跑了,意气风发地坐在他们旁边打了个哈欠原地趴下了。

凯尼斯时听到声音赶过来是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他用难以置信的目光在这两人间来回扫视,奥德修斯想如果不是因为基尔什塔利亚现在被撞得眼冒金星他可能就要拔枪捅上来了,于是他为了不让对方更进一步误会,尝试解释。

“这是误会。”​奥德修斯说,“我只是想给三头犬散个步。”

很明显这话起到了反作用,凯尼斯怒极反笑,眼瞳转为盛怒的猩红。

“在城堡里给狗散步,然后滚到了一起?”白发Lancer唤出长枪握在手里,一字一顿,“你当我真蠢是吧?”​

可我说的就是实话啊。奥德修斯很委屈,他不明白为什么说了实话也要被打,所以他最后得出结论:一定是凯尼斯的脑子理解不了他的意思。

——————

基尔什塔利亚缓过来时看见的就是披风破破烂烂满脸憔悴的奥德修斯,活像个被无良上司压榨了三天三夜还没有加班费的社畜。虽然他本来好像也就是,兢兢业业为奥林匹斯工作这么久一毛钱都没有,全凭一腔信念。

好惨。基尔什塔利亚想。要不是因为这人狂信众神他都想哄撺对方跳反了,至少他还会给人发个加班费。

了解前因后果后基尔什塔利亚面对着他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他想难怪自己一醒来浑身酸痛差点散架以为自己又酒后乱x,沃戴姆觉得自己现在应该说些什么,比如​训斥对方,但面对着站在他床边捧着捆绷带自觉认错的奥德修斯他说不出什么过分的话。所以最后他只是叹气,尽力让自己露出一个礼貌又不失尴尬的微笑。

“以后不要再在城堡里这么做了。”​

唠叨的LinG
【伊萨卡夫妇】在一本书上看到了...

【伊萨卡夫妇】在一本书上看到了关于奥佩结婚前的一些事,就凭感觉画了这个

从此奥沦为爱妻家()

【伊萨卡夫妇】在一本书上看到了关于奥佩结婚前的一些事,就凭感觉画了这个

从此奥沦为爱妻家()

唠叨的LinG

画这个条漫是因为在推特上看到了一个很可爱的太太的一些奥佩发言,然后就去问能不能画。然后太太也很大方地答应了!谢谢太太!!!成品也顺利在推上发了~wwwww

P2是太太说的素材

画这个条漫是因为在推特上看到了一个很可爱的太太的一些奥佩发言,然后就去问能不能画。然后太太也很大方地答应了!谢谢太太!!!成品也顺利在推上发了~wwwww

P2是太太说的素材

风见天翔子
摸异闻带寡夫。我画画太菜被希腊...

摸异闻带寡夫。我画画太菜被希腊轨道炮轰飞。

摸异闻带寡夫。我画画太菜被希腊轨道炮轰飞。

Seraph
丢人选手又来速涂了,多画加出货...

丢人选手又来速涂了,多画加出货buffXD

落地氪爆!

丢人选手又来速涂了,多画加出货buffXD

落地氪爆!

唠叨的LinG

依旧是我流伊萨卡夫妇,这几天沉迷希腊神话,在努力攻读()

P1是2.51里奥自己给自己背锅(惨)

P2是想画奥出去打战前和佩告别的场景

不过勾线后发现和之前那张重逢的构图还挺像的……

依旧是我流伊萨卡夫妇,这几天沉迷希腊神话,在努力攻读()

P1是2.51里奥自己给自己背锅(惨)

P2是想画奥出去打战前和佩告别的场景

不过勾线后发现和之前那张重逢的构图还挺像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