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奥德里奇

26613浏览    196参与
向阳

但他是奥德里奇诶

p2无滤镜

但他是奥德里奇诶

p2无滤镜

甜梨子
奥德里奇12h生日企划招募中!...

奥德里奇12h生日企划招募中!

欢迎各位指挥使参加,详情可以扫图片上二维码了解详细情况! (*^▽^*) ♡

奥德里奇12h生日企划招募中!

欢迎各位指挥使参加,详情可以扫图片上二维码了解详细情况! (*^▽^*) ♡

Surls
给八日晨光企划的长卷画的阿奇,...

给八日晨光企划的长卷画的阿奇,终于解禁啦!

给八日晨光企划的长卷画的阿奇,终于解禁啦!

绕日飞行
谷设 | 永远的7日之都 |...

谷设 | 永远的7日之都 | 奥德里奇 | 双闪圆&方徽章&电影票根 | 定稿 | 2022.03.26


搬砖×3,不太认识角色根据甲方需求来了,偏欧式+吸血鬼感觉

第一次做电影票根感觉还不错,以后老板有需要可以来约(?)

谷设 | 永远的7日之都 | 奥德里奇 | 双闪圆&方徽章&电影票根 | 定稿 | 2022.03.26


搬砖×3,不太认识角色根据甲方需求来了,偏欧式+吸血鬼感觉

第一次做电影票根感觉还不错,以后老板有需要可以来约(?)

子桓

【指奇】不要扫陌生人的二维码

#指左白情好多小时——6:00# 

上一棒:@花栗鼠 

 下一棒:@云吞 

【cp:男指挥使x奥德里奇】感谢@铄月提名。


Chapter.1

今天没有外勤,你坐在电脑前整理了八小时数据文档,精疲力竭地从办公椅上爬起来的时候只觉得全身的骨头嘎嘣直响。

文员的体质娇弱是有道理的,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连五楼都难上。

然后你拖着破败的身躯走出中央庭大门,看见街边相当冷清的角落里支起个炊烟袅袅的违规小摊。

肚子咕噜咕噜地叫起来。

于是你身为执法人员仍鬼鬼祟祟地凑了过去。

你到地方先是仔细打量了侧边塑料菜单上的价码,清了清嗓子后矜持又不失端庄...

#指左白情好多小时——6:00# 

上一棒:@花栗鼠 

 下一棒:@云吞 

【cp:男指挥使x奥德里奇】感谢@铄月提名。


Chapter.1

今天没有外勤,你坐在电脑前整理了八小时数据文档,精疲力竭地从办公椅上爬起来的时候只觉得全身的骨头嘎嘣直响。

文员的体质娇弱是有道理的,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连五楼都难上。

然后你拖着破败的身躯走出中央庭大门,看见街边相当冷清的角落里支起个炊烟袅袅的违规小摊。

肚子咕噜咕噜地叫起来。

于是你身为执法人员仍鬼鬼祟祟地凑了过去。

你到地方先是仔细打量了侧边塑料菜单上的价码,清了清嗓子后矜持又不失端庄地开口:”来份酱香臭豆腐,不要辣,多加葱花。“

摊主是个头发蓝汪汪的小年轻,闻言抬起眼皮瞅了你一眼。

不得不说,他有些过分年轻了,满脸的胶原蛋白不说,穿衣风格都像个马上要去参加一千米赛跑的高中生。

然后高中生摊主抄起锅铲压低了声音对你说:”这是邪恶的魔兽尸块。“

你情不自禁地多看了他两眼:”……“

而摊主已经开始在铁板上淋油了。

于是你斟酌着开口试图提醒他:”可是你牌子上写的是东方古街臭豆腐。”

摊主不屑地朝你摆了摆手:“我看你应该也是个魔界中人,这些用来蒙蔽世人的幌子怎么会不懂。”

你今天早上还在表彰会上被誉为中央庭冉冉升起的新星,是交界都市新生一代的阳光:”……”

但是油煎葱花的味道真的很香。

魔界阳光同志捂了捂饿扁的肚子,耸起肩膀:”好的,请给我来一份酱香的邪恶魔兽尸块,不要辣,多加葱花。“


Chapter.2

付钱的时候你想起钱包里刚好有几张零钱,于是放弃了便捷的网络支付,顺手把战术终端放在他摊位的台子上,不紧不慢地翻起兜来。

这个位置也不知道可不可以摆路边摊,但看见妮维走过来的时候还是吱了一声:”喔,城管。“

其实你本身是带着一种看戏精神喊的,毕竟妮维本职是警察,这种违规小摊不一定在她业务范围内。

此外,你想知道魔界中人会不会屈服于冰冷的都市规则之下。

但是你话音未落就听见哐当哐当的铁块拖拽声,抬头的时候蓝毛摊主已经骑出几百米远了,魔界中人飞驰而去之前不忘在你脚边放好那份热气腾腾的邪恶魔兽尸块,而你的纸钞才刚拽出一个角来。

你怔愣地从地上把它端起来。

挺好的,白嫖的。


但是你战术终端还在台子上啊!!!!!!!!!!!!!!


Chapter.3

什么是自作自受你已经充分明白了。在冷风里食不下咽的时候你还在想,这种案例如果去报警算不算碰瓷。


Chapter.4

你从抽屉里掏出自己的备用机勉强用了一天,晚上五点连滚带爬地离开中央庭大门时,又在熟悉的位置看到那一缕炊烟。

你精神起来,慢条斯理地对着玻璃整理了三分钟仪容仪表,然后尽量体面地站到他面前清了清嗓子。

蓝毛摊主在你咳第一声的时候就抬起头了,他兴味盎然地听你讲完“酱香的邪恶魔兽尸块,不要辣”之后抬起头来接上话茬:“多加葱花?”

他记得你,你有些高兴,这大幅度降低了你之后的沟通难度。

“那个,可能你不太记得了,但是我昨天把我的战术终端放在了台子上。”你提起这茬的时候有点心虚,毕竟如果不是你吓他,他也不会跑。

蓝毛红瞳的年轻人显然对此心中有数:“啊,事实上本殿下今天就是为了还这个才来的。”他把手里刚刚一直在摆弄的东西塞给你。“这次你还要现金付款吗?”

你讪讪地笑,说这次还是算了,扫码快捷又安全。然后试图从他手里把手机接过来,拽了两下,没能拽动。

你纳闷地抬头看他:“?”

蓝毛店主支着手神神秘秘地看你:“这次可要好好看好自己的魔导器啊,还好你遇到了心怀慈悲的本殿下,下次魔神可不会让你这么好运气。”

你又拽了拽,没拽动,看来他没讲完。

年轻的摊主从小板凳上站起来,你悲哀地发现他高了你半个头:“既然你这么渴望知道本殿下的名讳,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吧——”他背对着夕阳的身形像极了小时候动画片里那种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然后摊主抑扬顿挫地开口:“吾名为奥德里奇,是黑暗中苏醒的暗夜吸血鬼,光是吾之名讳就蕴藏了不容小觑的魔力,你可要记好了!”

你:“……”

奥德里奇把脸偏过四十五度,凹出一个精心排练过的造型:“为之荣幸吧!”

你:“……”

你捏着战术终端挺胸抬头,英勇就义一般开始喊:“好!我记住了!居然只是四个字就让我浑身战栗,不愧是黑夜君主!竟恐怖如斯!”

你放弃了。


Chapter.5

上次奥德里奇给你煎了一盒豆腐之后就收摊了,你不得不相信了他确实是专门来给你送那个…呃,魔导器而来的。

但他后面每周都会过来几次,你总会去他那里点些东西吃,然后看他给你递过装着食品的盒子就收摊陪你回家。

第一次你以为是巧合,第二次你问他:“你不用继续做生意的吗?”

奥德里奇叼着自己多做的烤肠回答你:“本殿下今天要做的事已经全部完成了。”

然后你以为他是顺路,某一次上了楼之后看见他往相反的方向走,于是今天你问他这是为什么。

奥德里奇抓着头跟你说:“吸血鬼也是要巡视自己的领地的。”

你:“……”

大概是你止言又欲的模样像极了见到恐怖分子的哈士奇,奥德里奇噗嗤笑出声来,然后跟你说:“本殿下以后不会来摆摊了哦。”

于是你大惊失色地“啊”,起来,因为他做的“魔兽尸块”和“食人花的果实”都很好吃,也因此只要他一出现在大门口你就闻着味屁颠屁颠跑过去了,听见这话你甚至非常惋惜。

奥德里奇残念地接过刚才的话茬:“因为一些眼镜大背头魔王不允许我再用这种隐蔽的方式接近我的庇护对象了。”他垂头丧气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可怜。

而你大脑宕机:“啊?”

然后你听见他说:”最后一天就别扫收款码了。”你刚想说你不是那种喜欢占小便宜的人,他就自顾自地话题一转:“要不要扫一下我的好友码?”

奥德里奇怕你犹豫似的补了一句:“到时候你偶尔想补充魔素的时候可以直接联系我。”

哦,扫码。

你没怎么听清他最后说些什么,但至少这次没有继续“啊?”。

不就是扫码吗。

这个你会。


Chapter.6

翌日,晏华把你叫到办公室,说已经是暑假了,神器使的巡查安排中可以根据时间适当地调整学生参与的比例。

你点了点头,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你上岗以来这一个多月似乎都在和社畜神器使共事,大概是因为学生党都在期末考。

然后你真诚发问:“哪些学生?”

晏华盯着你,大概是意识到什么,偏头痛地揉起眉心:“我以为他至少会说明一下为什么会接近你。”

你熟练地 “啊?”起来,脑子里恍惚间响起某位大龄高个问题儿童的声音:“眼镜大背头魔王——”有如洪钟。

魔王皱着头打开电脑上某个联系人的联络方式二维码,让你过去扫一扫:“前段时间有针对指挥使的恐怖宣言,虽然只是一些小孩子之间流传,我还是调取了三名在特定时间留有空闲的神器使负责你的安全,他们平时也有换班。”

你目瞪口呆地听他继续介绍下去:“巫殷和巴裘拉本来就和你住的很近。上班时间也比较重合,非常顺路,不过他们似乎对暗中保护的暗中两个字很有执念,说不需要引起你的恐慌,护送状态一直维持着潜行,最后那位学生似乎也对这个字眼很感兴趣。”

你扫了扫二维码,链接出的联系人是你前些日子刚加的好友,备注是奥德里奇。

“魔界中人”和“蒙蔽世人的幌子”几个关键词在你脑子里来回撞。

晏华叹了口气继续下去:“他甚至申请了一些很不必要的伪装权限,实在是….”

在背头魔王的短暂解释后,你提着新的工作文件被赶出他办公室大门,安托涅瓦在他门口捡到了你,笑吟吟地和你讲:“暑期工稍后会给你打电话,接下来的巡查也辛苦了。”

然后你回到工位上,接到显示东方古街号码的电话。

“指挥使,本殿下已经到中央庭门口啦,我们什么时候去巡查啊?”声音很熟悉,是那个会神神叨叨压低声音和你说“该死的天国军制定了针对你性命的特攻计划”的家伙。

你本想生气地质疑对方之前对你的哄骗,但他继续说:“下班之后还可以去我家开个小灶,然后本殿下再把你送回——”

你磨着牙根:“不已经证明是流言了吗?我自己回去。”

奥德里奇抓住了重点:“所以我们一起吃饭?”

你仍然磨着牙根:“对。”

你屈服了。

没办法,他做饭真的很好吃,有时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是由不得你的事情。

大概。


Chapter.7

这次你走出中央庭大门的时候阳光正好,门口等你的人和以往的区别是没有带铁板烧,你们在街上走的时候他给你递过来一块巧克力。

你接过来把它在手里翻弄了一圈,没有标签和材料表,包装很精致但不是工厂装,大概率是手工的:“黑巧?”你问他,包装是半透明的,能看到一些颜色。

奥德里奇带着点自豪地挑起眉毛:“不完全是,里面是白——啊天使翅膀的结晶,毕竟正好是白色情人节嘛,感觉会更搭一点。”

年轻人中间好像会比较流行这种节日,你不甘示弱地想自己晚上也得回去学学怎么做这东西,就算是晚两天也得送点回礼出去,啊这该死的好胜心。

白情互送巧克力好像有点怪,但也没人规定不能互送。

你也许会送抹茶味的,或者蓝莓,因为你很喜欢这些颜色,但主要还是取决于你在超市能买到什么样的材料。

毕竟未来的事,谁说的准呢。

“白色情人节快乐。”

你递给他热狗肠的时候这样说。


Chapter.加笔

“既然你的任务是护送我,第一天为什么会跑啊?”指挥使贪嘴的毛病大概很难改的掉,烟花祭也只在小吃摊前面跑。

奥德里奇手里提着刚刚捞出来的金鱼袋子眼神飘忽地:“就算是全知全能的初代纯血也会有突如其来的杂事要去处理。”指挥使听见这话眯着眼睛看了他一会,说:“啊,是吗——”语气里透着显而易见的质疑和敷衍。

黑毛的社畜阁下心下猜测对方大概以前真干过类似的兼职,保不齐养成了条件反射,但也没必要拆穿他。

不过指挥使阁下不去追问的话,大概也不会知道那天有位全知全能的吸血鬼在路边追悔莫及地扔下摊子,自认为避人耳目地偷偷跟了你一路。

他的跟踪技巧很差。

还好你的反尾随意识更差,真是太好了啊。


END






甜梨子

P1—P6是请晗老师@晗 画的~

P7—P8是请汪汪老师画的~(≧ω≦)/♡

P1—P6是请晗老师@晗 画的~

P7—P8是请汪汪老师画的~(≧ω≦)/♡

甜梨子

摸个鱼,天冷加条围巾(=`ω´=)

摸个鱼,天冷加条围巾(=`ω´=)

kitten
最后一个,完事 感觉除了夜之外...

最后一个,完事

感觉除了夜之外画的都不顺手.._:(´_`」 ∠):_ …

秋彦好难画……

最后一个,完事

感觉除了夜之外画的都不顺手.._:(´_`」 ∠):_ …

秋彦好难画……

菌菌666
发点老图,还是约的稿子,谢谢画...

发点老图,还是约的稿子,谢谢画手太太产出。是阿奇和女指,在开开心心过生日☺️

发点老图,还是约的稿子,谢谢画手太太产出。是阿奇和女指,在开开心心过生日☺️

菌菌666

给奇宝约的稿子好了,谢谢画师太太的产出,同时非常感谢甜梨子老师的指导,宝,你值得最好的。

给奇宝约的稿子好了,谢谢画师太太的产出,同时非常感谢甜梨子老师的指导,宝,你值得最好的。

子桓

【永七】警惕诈骗从我做起

指挥使中心轻松日常向,自由岛大纲流。

打了一些主要人物的tag。


chapter.1

今天去雷切尔那里做照常体检,他兴致勃勃地拿着一堆我看不懂的仪器,在我身上好顿比划。

然后出具了一张肾结石的证明给我看。

我不知道接点什么好:“.......”

雷切尔一副“年轻人这么好的年纪,怎么得了这种病”的模样,看着又惋惜又幸灾乐祸:“还是水喝少了啊,不能不爱喝水喔。”

但好像接啥也都不太对。

我沉默地举着这张单子和上面的医生诊断翻来覆去地看,大体上明白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所以医保里这个能报销吗。”

我说。


chapter.2

雷切尔神神叨叨地说我是个黑户,医保还没有被落...

指挥使中心轻松日常向,自由岛大纲流。

打了一些主要人物的tag。


chapter.1

今天去雷切尔那里做照常体检,他兴致勃勃地拿着一堆我看不懂的仪器,在我身上好顿比划。

然后出具了一张肾结石的证明给我看。

我不知道接点什么好:“.......”

雷切尔一副“年轻人这么好的年纪,怎么得了这种病”的模样,看着又惋惜又幸灾乐祸:“还是水喝少了啊,不能不爱喝水喔。”

但好像接啥也都不太对。

我沉默地举着这张单子和上面的医生诊断翻来覆去地看,大体上明白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所以医保里这个能报销吗。”

我说。


chapter.2

雷切尔神神叨叨地说我是个黑户,医保还没有被落实,但是可以给我看一个大宝贝。

我大惊,说:“你们连这么个来历不明的人都能招进来做公务员,为什么不给我办医保?”

意思是这事简直滑天下之大稽,离谱他妈给离谱开门,但显然雷切尔不在乎。

他打开终端里一个叫自由岛的违法app,跟我说这才是我的快乐老家。

我:?

雷切尔信誓旦旦且言之凿凿:“不能忘本,现在黑户里用这个最时兴了。”

我缓缓:?

雷切尔再接再厉,语气慷慨激昂,举起一只拳头:“另类潜网集市,什么都发,什么都做,只要钱到位,摘星不是梦。”

动作到位,文案到位,演技也十分到位。

于是我眼神逐渐鄙夷起来,甚至透露出一丝对中央庭工作人员的不信任:?

雷切尔没戏唱了,他咋了一声舌,声音也干瘪起来,说:“给报销。”

你早说这个不就好了,我也跟着咋舌:“成交。”


chapter.3

直觉告诉我雷切尔别有目的,不过早晚会知道的,我也没深究。

然后我挺听话的发了个帖子——求助:肾结石碎石。

很快呀,终端它没过两分钟嘀嘀嘀响地快要冒烟。太热情了反而让人觉得事出反常必有妖,我不禁持着怀疑态度掂量着打开界面。

发件人:奥德里奇。

这孩子不是一天到晚的上学打工抽出时间来做点罗宋汤,没记错是个投标枪的好手,什么时候转职当医生了?

我一脑门问号地低头读下去。


message:买保险吗?


?好像也是打工的一种。


message:总而言之,买保险就是:在遇到疾病、意外、养老等风险时,帮我们承担风险,把损失降到最低——


我点头以示对其专业度的认可,然后缓缓把手机熄屏。

明白了,完全理解了。

这孩子出大问题,得抽个时间去家访。


chapter.4

指挥使年纪轻轻肾结石的消息很快传遍交界都市,从此每个人和我打招呼的客套话产生了质的改变。

以往他们笑呵呵地和我握手,问我:吃了没。

现在他们笑地明显真心多了,和我讲:听说你肾不好。

他们说的半点没错,于是我打落了牙血吞,说:“是呀,您可别学我。”

伤自尊了,心碎的比结石快,打击人这方面大家一向可以的。


chapter.5

走在半路上碰见蓝斯了,他笑得开朗不羁:“哟,指挥使。”

我眼皮子一跳,尽可能风淡云轻且低调地:“您也好。”

但蓝斯没被我带跑,他坚定了一个方针不动摇,嘻嘻哈哈地揽过我的肩膀,超大声:“听说你肾不好?”

我闭着眼睛仰起脖子,感觉全世界都在盯着我的下侧腹部,于是我闷着嗓子从牙缝里把话一个字一个字地挤出去:“......你小点声。”

难不成雷切尔就是想看我这幅落魄的样子?

我带着满脑子不能讲的脏话心力交瘁地捂着胸口,自觉心智放归天堂,这个人间不再属于我。

于是蓝斯心神领会,关切地:“你心脏也不好?”

不是。

我跳起来连比划带解释,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再让这帮人传下去,第二天我可能要形如枯槁。

蓝斯看着我吵嚷且手舞足蹈,眼睛里逐渐带了丝明悟。那目光无非一个意思:

“原来是脑子不好。”

指挥使:【脏话】


chapter.6

在我和蓝斯僵持不下的时候,黑死作为救场王出现了。

他一拐子杵在我俩中间,亲切地问候我身体健康,说在网络上看到一些委托,可以免费帮我治疗。

黑死,治疗。

我脑子里响起轰隆隆的交响乐,还有放不完的血和反光的手术刀。

手术刀,用火烤。

片起肉来不粘胶。

然后黑死意有所指地说我现在面前就有一个上好的主治医师,心动不如行动,治疗要趁早,不如今天就一起共度良宵。

我一个激灵抵住对方的手杖,讲:您说的真好。

黑死满意地过场面话,声音高昂右手振胸:“是谁有这份荣幸——”

我:“蓝斯”。

黑死还在陶醉地弯腰做绅士礼:?

蓝斯看戏看地正高兴:?

古研所里被借了手术室的雷切尔:???


chapter.7

我说你们都没有文化,结石诶兄弟,超声波碎石手段很常用的,能不能长点见识。

雷切尔一副还能这样的表情,点头对我的倡议提出肯定。

黑死惋惜地在鸟嘴面具下叹气,似乎也接受了这份现实。

最不和谐的声音来自蓝斯本人:“可是我没有医师资格证,要是震碎的不止是结石怎么办?”


chapter.8

于是黑死大喜,手术室里响了一下午的快乐狩猎进行曲,指挥使被一针麻药打的说不出话,血放的不多,病好的不少。

唯一的问题是指挥使从此以后见到医生就跑。


chapter.9

我打开自由岛这个软件上下端详,确实是什么委托都有,调和家庭矛盾,求室友,抓黑猫样样不落。

然后眼尖地发现右下角有一条消费者该如何维权的咨询贴。

李若胤是真不怕律所失业,积极热心地在底下普法,而我越看楼主措辞越眼熟,于是满心狐疑地去奥德里奇家访地址下敲门。

开门的是提着行李箱的陆久。

我斟酌再三,先是委婉地表达了对他们同居的疑问。

陆久一脸“你脑子里装的都什么玩意”的表情,跟我说这是合租公寓,他今天刚搬过来,房租便宜不说,还属于学区范围,考虑到学生消费能力,物价很低。

我点头,看了一眼拿着扫把向房间极限冲刺的家务机器人,表达了对劳苦大众的关怀与同情,然后上二楼去找奥德里奇的房间。

临走前我多嘴问了一句:“你们这儿都住着谁啊?”

陆久发挥了自己二十五六应有的记忆力,掰着手指头和我数:“彼安汀,奥德里奇,我和房东。”

我说好。

彼安汀是中央庭官方认证老好人,带牌照的,有他在我放心。

然后推开奥德里奇的房门,映入眼帘的是半墙袋装泡面。

我被震慑在原地:".......这是不是多少有点——"

奥德里奇心神领会,咬紧了牙根,说:“但我实在是买不起桶装的了。”

不不不,不是这个意思。

“我说你这是不是不太健康。”我扳过他的肩膀严肃地讲,奥德里奇还在长身体的时间段里,至少应该两素一荤,三菜一汤。

奥德里奇也板着脸跟我说:“这是多口味鲜血复合料理,简约中的极致奢华,指挥使要不要尝尝?”

我一排排看过去,发现花样确实繁多:番茄蛋汤,红烧牛肉,火鸡面应有尽有。

阿奇目光游移看起来是打算充胖子豁出去了,在这儿八成是问不出什么东西来,但我不是个轻言放弃的人。

我拐了个弯去敲了彼安汀的门。


chapter.10

彼安汀开门的时候有一瞬恍惚,我不禁在步入正题前多嘴关怀了一下他的身体健康。

彼安汀笑着揉了揉眼睛说没事,只是最近夜班加多了,有点注意力不集中。

“三班五倒很伤身体的。”我蹙眉看他毛卷的发旋,本来想劝他身体受不住趁早换份工作,但我俩的关系也没好到可以讲这些话的地步。“雷切尔那儿有个足疗盆,没事可以去用用。”我说。

彼安汀笑着说好,然后问我今天来是特地有什么事要做吗。

我尴尬地笑起来,努力想让自己看着不那么多管闲事:“奥德里奇最近,呃 ,有没有遭遇网络诈骗,传销这类的啊?”

“没有吧。”棕发青年局促地摸了一圈自己的耳廓,淡紫色的垂带耳坠飘飘晃晃。“上个月我和他一起去房东先生那里买了点日用品,倒也没什么的。”

但只是日用品就把孩子氪到买不起桶装泡面还是有点离谱。

于是我顺口问了句:“买的什么啊?”

彼安汀涨红了脸,抓着衣角咬紧下唇,像被戳中心事,局促地编起骗人的鬼话。

我:“.......”

倒也不必。

买日用品到底有哪里好害羞啊!


chapter.11

彼安汀忸怩地掏出条绿底红花大毛毯。

我坚信人的爱好是自由的,于是心情复杂地捧场鼓起掌来:“......品味不错。”

至少娇羞的原因不是他大变活女,要给我看新买的姨妈巾。

很欣慰了。

然后彼安汀看见我鼓掌,笑得更开心了,兴高采烈地和我讲这条毛毯八千金。

我缓缓:?

不可置信地:“八千什么?”

彼安汀:“八千金。”

嘶。

然后我正襟危坐小心翼翼地用上了最恭敬的语气:“这样的毛毯,奥德里奇买了多少条啊?”

彼安汀眼睛圆圆的,说这款只有一条,开过光的,保情路。奥德里奇买的不太一样,他买的是斗篷,血族之祖德古拉用过的那件。

我:“啊,那斗篷他买了多少件呢?”

彼安汀耐心地和我解释:“只有一件啊,除了这个以外他还买了点红翅膀小王冠恶魔角什么的,据说都是货真价实的高档品。”

嘶。

然后彼安汀耳朵红红地和我讲:“其实这件我觉得该挺灵,是昨天刚加购的,今天就见到想见的人了。”

他一副想回购的样子。

我麻了,嘴唇自己叭叭一碰:“啊....那恭喜你....你买了多少条啊?”

他笑着给我指了指他套间里带的小书房。

我:“你在那放了个小衣柜?”

彼安汀:“我放了一屋子。”


嘶。


chapter.12

我哀其不幸痛其不争,抓着彼安汀的肩和他讲封建迷信害死人,这种东北乡村风的大花毯并不能给他带来爱情,只能给他保护地板。

彼安汀晕晕乎乎地好像并没有听进去,于是我愤恨地说:“到底是什么蒙蔽了你的眼睛,这种灵媒一点质保都没有,你们的房东到底是什么人。”

彼安汀这回听清了,他被我晃得七荤八素,说:“钟函谷。”

我:啊?


chapter.13

我拔腿就往楼下奔,一边疾驰一边喊:“陆久快跑啊,小趴马上就不是你的小趴了,它要变成钟函谷的小趴了,这俩双剑合璧,钟函谷就不是那个三个月骗光室友打工钱的钟函谷了——”

陆久用看智力残障人群的目光看我,而我痛哭流涕地抓住他的行李箱撕心裂肺:“就你这样的一个月就都不够看,下礼拜就要去住桥洞啊——”


chapter.14

陆久给了我一拐子。


chapter.15

救命。


chapter.16

算了别救了,我没有医保。


chapter.17

我上自由岛又发了两条帖子,第一条是请人维护消费者权益,李若胤真诚给我推荐了他的律所。第二条是如何打倒资本主义钟函谷,这条回复要慢一点,临近半夜的时候才有人来私信我问怎么回事。

我竭力把这个事情描述的悲惨动人,以达到唤起读者同情心的效果。

然后对面就没声了。

雷切尔心血来潮去扒了对方的ip,说就是万葬亭那边的地址,但是钟函谷现在在外面买了套公寓做房东,所以可能是他弟弟回的我。

我干巴巴地:...啊?他要告我吗?不要吧。

但是事情比我想的要好,因为第二天我就听说钟函谷兴高采烈地去赴他弟弟的约并进了医院,他弟弟揣了一兜子钱去宿舍还给受害者。

啊。

进医院好像不太好。


chapter.18

但是中央庭给指挥使颁了个打假反诈奖。

那就当它是好事吧。


chapter.19

但真要反诈骗可能还是得看中国公安部推广的国家反诈中心APP。


END








曹不

手残党终于拿到了阿奇的皮肤,太不容易了……

之前三个皮肤都打的比较随意就拿到了,不晓得这回为啥难度这么变态,三个推荐角色平均战力11w都打不过,死个不停,最后还是用苍澜ev玉米三个能补血的死扛过去的...

要是这回皮肤拿不到也太受打击了。

手残党终于拿到了阿奇的皮肤,太不容易了……

之前三个皮肤都打的比较随意就拿到了,不晓得这回为啥难度这么变态,三个推荐角色平均战力11w都打不过,死个不停,最后还是用苍澜ev玉米三个能补血的死扛过去的...

要是这回皮肤拿不到也太受打击了。

巴拉拉
交接都市夏日限时特饮!欢迎来购...

交接都市夏日限时特饮!欢迎来购(๑Ő௰Ő๑)

交接都市夏日限时特饮!欢迎来购(๑Ő௰Ő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