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奥拉星

266.7万浏览    11447参与
奈子的老婆真的很多(
《勉强陪着其他两位出来的梅卡与...

《勉强陪着其他两位出来的梅卡与觉得自己成功把梅卡拐出来的菲尔以及又有时间陪这俩出来玩了的可兰》

可:“周年庆又要到了,你们还会过吗?”

梅卡:“没空”

菲尔:“同样”

可兰:“啊,这样啊,我们好久没有过这种节日了对吗……”

菲尔:“这种时候就不要想这种事了,到时候我尽量抽出时间回奥拉星看看吧”

梅卡:“我也”

可:“好啊——”

当然,只要一切都还有人记得就行

————

那一天,奈子终于想起来自己是三精灵王厨(

不小心把涂色的图层弄错了,所以搞了好久(

bt你什么时候再带三精灵王过周年庆


《勉强陪着其他两位出来的梅卡与觉得自己成功把梅卡拐出来的菲尔以及又有时间陪这俩出来玩了的可兰》

可:“周年庆又要到了,你们还会过吗?”

梅卡:“没空”

菲尔:“同样”

可兰:“啊,这样啊,我们好久没有过这种节日了对吗……”

菲尔:“这种时候就不要想这种事了,到时候我尽量抽出时间回奥拉星看看吧”

梅卡:“我也”

可:“好啊——”

当然,只要一切都还有人记得就行

————

那一天,奈子终于想起来自己是三精灵王厨(

不小心把涂色的图层弄错了,所以搞了好久(

bt你什么时候再带三精灵王过周年庆


雲心月性

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


补个p2,没有饰品的版本

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


补个p2,没有饰品的版本

澜盈
即使到2022年,白无眠依旧意...

即使到2022年,白无眠依旧意难平😢

即使到2022年,白无眠依旧意难平😢

专业玩火一百年

“怎么看都怪但偏偏又认得出来是谁……”

啊啊啊啊啊啊啊草,我下次就捏oc了,后脑勺不能放平的东西都不适合我来捏……………

“怎么看都怪但偏偏又认得出来是谁……”

啊啊啊啊啊啊啊草,我下次就捏oc了,后脑勺不能放平的东西都不适合我来捏……………

阿雪XD

【26个字母】泽家三兄弟的A to Z

⚠️是心血来潮的产物,本质上是一个脑洞合集,逻辑稀碎

⚠️无cp向,人物ooc有,文笔稀烂有,注意避雷🙏

⚠️有剧情的延伸和自己的脑补,若有撞梗请指出,实在抱歉🙏

—————————————————————

Adore(崇拜)

        小小的泽秒会趁着家里没人的时候把形似泽时盔甲上红色缎带的围巾围在脖子上,然后拿起法杖假装自己在惩治那些扰乱时空秩序的人。“我一定要成为像大哥一样勇敢的武士!”有时小不点的嘴里还这样念着。......


⚠️是心血来潮的产物,本质上是一个脑洞合集,逻辑稀碎

⚠️无cp向,人物ooc有,文笔稀烂有,注意避雷🙏

⚠️有剧情的延伸和自己的脑补,若有撞梗请指出,实在抱歉🙏

—————————————————————

Adore(崇拜)

        小小的泽秒会趁着家里没人的时候把形似泽时盔甲上红色缎带的围巾围在脖子上,然后拿起法杖假装自己在惩治那些扰乱时空秩序的人。“我一定要成为像大哥一样勇敢的武士!”有时小不点的嘴里还这样念着。

      “也许有一天眼前的场景会成为现实呢。”偶然发现的泽时微笑着走开,没有去打断弟弟的独角戏。


Brother(兄弟)

        大哥开朗平和,二哥沉稳冷静,小弟活泼调皮;时针英勇正义,分针理智坚定,秒针机敏无畏,时间家族的守护者血浓于水,不可分离。


Cloak(披风)

        泽分有件蓝色的披风,白天的时候会穿着它沿着海岸线巡逻,舒适防水且轻薄,偶尔在下雨的时候还能充当一下某个小亚比的遮雨棚。


Dream(梦境)

        自从泽时封印明灭之轮后,泽分的睡眠质量就开始逐渐下降,对外隐瞒的压力和面对泽秒的不安让他有些力不从心,尽管他一直都瞒得滴水不漏,但是精神紧绷带来的失眠与恍惚让他开始逐渐分不清梦境与现实,甚至泽时与修罗走入时钟大殿的时候他依旧认为眼前的场景不过是一个自己已经做了千百次的梦。


Energetic(精力充沛的)

        泽秒很小很小的时候,每天都能绕着时钟大殿疯跑一天,每次都把两个哥哥累的够呛。

       “小孩子……都这样吗……”那时候的泽分还带着点天真和稚气,不会把“我很忙,没时间做无聊的事”这句话挂在嘴边,况且抓淘气的弟弟也不能算是太无聊的事。

       “其实你小时候也挺爱玩的,也喜欢在时钟大殿里疯跑。”泽时看向有点震惊的泽分,“我可以通过时光灵球帮你复现一下^^。”

    (分:……等我会操纵时光灵球了第一件事就是把你的黑历史调出来(结果并没有机会这么干


Forget(遗忘)

       很多年后,钟摆孤岛已经被肆意生长的植被覆盖,明灭之轮早已失去它的作用,如今只是破败不堪地记录着过去发生在这座孤岛上的故事,这片领域不会再有人踏足,这里的故事不会再被人所知,这里的一切也终将被遗忘。


Guardian(守护者)

       “誓死守护诺亚星系的时间脉络和自己的两个弟弟。”他是这么说的,也确实这样做了。


Hide(隐藏)

       泽秒的小斗篷能藏的下许多东西,有从厨房偷偷拿出来的沙拉蟹黄卷和小零食,有储藏着从时间海洋里提取出纯净能源的法杖,还有藏在心底的想要和二哥说的那句对不起。


Insomnia(失眠)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泽秒都对自己偷跑去钟摆孤岛而间接“害死”大哥这件事耿耿于怀,在睡不着的时候就会跑到屋顶去看海,然而大部分时间泽分也在屋顶上对着大海发呆。最开始泽分还会用“小孩子不能熬夜”的理由把泽秒赶回卧室,但是在泽秒的几次抗争之后就逐渐放弃了这个念头,两兄弟就这样静静地坐在一起,直到泽秒入睡。


Joke(玩笑)

       “冰块脸,你见过生气的独角兽吗?”

       “生气的独角兽我没见过,但是你如果再不把背后的蛋卷冰激凌吃掉,你就会见到一个生气的二哥。”


Kid(孩子)

       在泽时眼中,泽秒一直都是个长不大的孩子,爱哭,贪玩,有时还喜欢整点恶作剧,但是当他看到泽秒扑到自己怀里痛哭的时候,明明嘴上说着“泽秒真是长不大了”,但是心里却又觉得泽秒一直当个孩子也挺好的。


Lachrymose(爱哭的)

       “我小时候哪里爱哭了!”送走修罗凯撒与小奥拉后,泽秒转过头来质问两个哥哥。

       “比如半夜去厕所的时候被门口的武士钟吓哭。”

       “比如练习平衡的时候刚骑上法杖就哭着说要下来。”

       “又比如着急地想要反驳,却说不出话来的时候,就会像个包子一样掉眼泪。”泽分浅浅叹了口气。

        泽时无奈地笑了一下,蹲下来擦了擦泽秒的眼泪:“是啊,就像现在这样。”

        “……乱说!我才没有!”


Metaphor(比喻)

        “你不觉得你的弟弟们很像两只不对付的猫吗?”时钟大殿里的发条闹钟对泽时说。

       “现在都流行用小动物来形容一个亚比了吗?”

        不过后来泽时觉得,这个比喻其实还是挺恰当的。


Neutrality(中立)

        泽时已经习惯了在秒分吵架的时候充当中立位的角色,大部分的争吵都是以大哥把两个弟弟分别叫走谈心然后把头按在一起相互道歉为结局。


Ocean(海洋)

        时间海洋永远都是平静内敛而又充满力量的,她包容一切黑暗,洗刷所有罪恶。


Perception(感知)

        在泽时化为水晶封印紫渊的那些日子里,他依旧可以感受到明灭之轮外的世界。一开始,是海鸟鸣叫,潮汐起落,再后来,是泽秒将能量注入封印水晶时的喃喃自语以及泽分被击中后明灭之轮外传来的尖叫。

       “所以,解除封印,对你我都有好处,不是吗?”

       “……”


Query(疑问)

        “大哥,我有个问题。”泽秒神秘兮兮地凑了过来,“难道我二哥一直都是这么冷淡沉稳吗,他就没有过幼稚的时候吗?”

       “咳,其实是有过的……”

       “真的吗!快说给我听听,下次他再说我的时候我就可以……嗯……”泽秒的表情在看到从大门进来的泽分后直接僵在脸上。

       “可以什么?”泽分倚在门边,“我听得见。”


Romantic(浪漫的)

        热血少年题材的故事不需要加入过多的浪漫元素,整个故事在场景上最浪漫的部分大概是泽时与紫渊对战时飘起的玫瑰花瓣。


Self-introduction(自我介绍)

      “泽分。”

      “好简洁的自我介绍。”

      “这句话在我第一次做自我介绍时你就已经说过了。”

      “……所以什么人会把这样的自我介绍说两遍啊!”

      “……你那一模一样的吐槽也说了两遍。”

       以上对话来自三兄弟与小奥拉达成长期合作(指被捕捉)时Hello的记录。


Temperature(温度)

        在泽秒的印象里,有关泽分的一切总是冰冷的,冰冷的面容没有一丝融化的痕迹,冰冷的话语总是带着仿佛下一刻就能把人刺伤的刺,直到将伤痕累累的泽分背回时钟大殿时,泽秒才终于通过背上传来的温热感受到泽分的温度。


Unnatural(反常的)

        沉着冷静的秒和活泼开朗的分。

        泽时感觉自己在做梦。

        发现自己头上绑着双马尾。

        泽时两眼一黑。

     (所以时空错乱真的可以做到这种地步吗

        时空错乱:假的别信)


Vacation(假期)

        对于守护者来说,假期是十分短暂且珍贵的,而三兄弟的选择则是窝在家里看书,享受难得的午后阳光。


Wand(法杖)

        在离开时钟之域之前,小奥拉曾经问过泽时一个问题。

       “法杖的名字?”

       “泽秒的叫时间之杖,泽分的叫指针之剑,所以……”

       “法杖的名字可以自己来命名,但是我确实没有想过要给它起一个名字,也许我可以考虑一下……你有什么建议吗?”

       “只是起名字的话应该不用太纠结于名字的形式……只要不是修表的榔头应该都可以吧?”

       “?”


Xylophone(木琴)

         三兄弟里没有一个亚比会演奏这个乐器,不过这却让泽时和泽分不约而同地想起了孩童时期那个掉色的七彩木琴。

       “我记得泽秒小时候很喜欢玩这个,叮叮当当敲个不停。”

       “当时我们还以为时间守护者里会出现一位音乐家,后来发现你只是喜欢制造点声响来吸引我们的注意力。”

       “……所以为什么我小时候的事情你们都记得这么清楚啊!”


Young(年轻的)

        “想当年我年轻的时候……”泽秒捋着他那两撇白花花的胡子,拄着法杖慢悠悠地跟小闹钟们讲故事。

        “……我要不要去提醒他一下,他的胡子贴歪了。”泽分的表情少见的有点扭曲。


Zilch(一无所有的)

        “冰块脸,醒醒了!太阳晒屁股了!”泽分在泽秒的摇晃中睁开了眼睛。

        泽分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安心地睡过觉了,在前几年里,噩梦一直都伴随着他,他一次次地看着大哥化为封印水晶,一次次地听着泽秒声嘶力竭的哭喊。他曾经孤立无援,连亲人都在和他疏远。

        “冰块脸?二哥?你怎么了?”泽分从泽秒的声音里逐渐回过神来 ,“醒醒啦,大哥让我叫你去吃早饭。”

        “好。”泽分拍了拍泽秒的头发。

        都过去了,泽分想,他们再也不是一无所有了。


—————————————————————

⭕️修表的榔头和双马尾的梗来自古早时期的圈圈和贴吧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






专业玩火一百年
练手,心机兔和小花坛

练手,心机兔和小花坛

练手,心机兔和小花坛

~是焕烁呀~

翻一下相册发现了过年时伊撒尔堕落皮肤还没出之前官方给的一份初稿彩蛋。

有一说一我感觉还是长发的好看。

翻一下相册发现了过年时伊撒尔堕落皮肤还没出之前官方给的一份初稿彩蛋。

有一说一我感觉还是长发的好看。

觅兔桃
表面轻笑实际和空空贴贴到内心爆...

表面轻笑实际和空空贴贴到内心爆炸的132🤧

表面轻笑实际和空空贴贴到内心爆炸的132🤧

今天星提打败路辰了吗

亚当水仙

手游神之蚀x页游亚当

两边的国王陛下都很帅,很难不搞一下水仙(?)

可能会ooc,能接受请往下↓


“亚伯,这个白发黑衣人是谁啊?怎么会出现在向日葵海里?”

“不知道哎……哥哥,我们要不要跟爸爸说一声,知道这片向日葵海存在的,除了我们,只有爸爸和夏娃姐姐了呀。”

“话说,他一动不动,不会死了吧?”

……嗯?什么声音?

神之蚀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

“哎!诈尸了?!”本来蹲着的该隐被吓得直接倒在了地上。

!!!

可能是被该隐的尖叫声吓到了,神之蚀赶忙起来,然后站起身,变出武器,将手里鲜红的长枪对准眼前的两个孩子。亚伯也被吓得不知所措,但是不能让他伤害该隐。

下一秒,...

手游神之蚀x页游亚当

两边的国王陛下都很帅,很难不搞一下水仙(?)

可能会ooc,能接受请往下↓




“亚伯,这个白发黑衣人是谁啊?怎么会出现在向日葵海里?”

“不知道哎……哥哥,我们要不要跟爸爸说一声,知道这片向日葵海存在的,除了我们,只有爸爸和夏娃姐姐了呀。”

“话说,他一动不动,不会死了吧?”

……嗯?什么声音?

神之蚀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

“哎!诈尸了?!”本来蹲着的该隐被吓得直接倒在了地上。

!!!

可能是被该隐的尖叫声吓到了,神之蚀赶忙起来,然后站起身,变出武器,将手里鲜红的长枪对准眼前的两个孩子。亚伯也被吓得不知所措,但是不能让他伤害该隐。

下一秒,亚伯直接对准枪尖,挡在该隐面前。

为了保护别人,不怕死。很勇敢。

神之蚀直接在他身上划了一条很长的伤痕。

该隐:亚伯!!!

亚伯:唔……你要杀就杀我吧!不要伤害哥哥!

亚伯好不容易回来,怎么能再一次失去他呢,我不能再无视一切了!

该隐:不!(挡在亚伯前面,拿出武器)亚伯,我们不能认输!要打我跟你打!

亚伯:……哥哥!我们一起对付他!

神之蚀:……(看上去年纪不大,却这么勇敢。)

本来神之蚀想一招解决的,但是……

周围是一大片一大片的向日葵,金灿灿的,简直是无边无际的向日葵海。

这是……我种向日葵的地方吗?奇怪,怎么回到这里了?我不是已经……

而且战斗的话,会把这里的美好毁掉的,这片花海是为了夏娃种的啊……

最后,神之蚀收回了武器。对于这个行为,该隐&亚伯十分诧异。

亚伯:你不是……要杀了我们的吗……为什么不杀了?

该隐:那还用说,肯定是畏惧我们的力量不敢动手了!哈哈哈哈——

神之蚀:(摇头)因为我不想毁了这一片美好的向日葵花海。

“!!!你的声音!!”听到神之蚀的声音,该隐&亚伯震惊不已。

“我的声音怎么了?”

“你的声音跟爸爸简直一模一样啊!”该隐&亚伯异口同声。

???

神之蚀疑惑.jpg

“你们的父亲是什么人?”

这个问题该隐觉得特别离谱:“这不是每个亚特兰蒂斯人都知道的吗?等一下,你不知道这个,你该不会连我们也不认识吧?”

神之蚀:……认识你们很有必要吗?

该隐:我是亚特兰蒂斯的王子大人哎!难道没有必要吗?

神之蚀:???(我当了这么久的国王,哪里来的王子?但他说的也不像是假话……)

“该隐!亚伯!”

“!爸爸!”该隐很开心,“呵!等爸爸来了!看他怎么教训你!”

“国王吗?真想认识一下。”神之蚀想趁着这个机会把一切都搞懂。

半天了,亚当终于在向日葵花海找到该隐&亚伯了。

“不是说好,这段时间没经过我同意,不要乱跑吗?怎么……”话还没说完,亚当就被这个黑衣白发男子迷住了。

“!!!你……!”神之蚀十分意外,这副模样,这个声音……

“爸爸!这个男的想杀我和亚伯!”该隐赶忙向亚当告状。

亚当:?

神之蚀收回长枪,瞬间闪到亚当面前,右手抓住他的左胳膊以免让他逃走,左手放在他的胸口。

神之蚀(内心os):这气息……怎么会……

“你要对爸爸做什么!”该隐本想圣体觉醒的,但被亚伯阻止了。

亚伯:哥哥,黑衣男子应该没有恶意。

该隐:?

过了好一段时间,神之蚀半信半疑地才把自己想说已久的话说出来。

“你,是,我?”

“是。”亚当回答。

该隐&亚伯:???

“是吗?”神之蚀挑了挑眉,“那《启示录》呢?”

“作为交易,给了白色金边的斗篷人了。”亚当依旧面不改色。

最后神之蚀选择相信他,放开了他。

神之蚀:你好像对我并不惊讶。

亚当:一开始有些惊讶,后来我也感应了一下你的气息,就不惊讶了。

“等等!”该隐不敢相信现实,“爸爸,你说这个黑衣男子是你!”

“是我,但我不觉得他是这个宇宙的我。他的气息不完全跟我一样。”亚当如此猜测。

“如果你说的是我的力量,那当然不是,这份力量来自亚特兰蒂斯人民的罪。”神之蚀解释道。

“这个我知道,我是指,除了这份罪恶力量的意外的其他气息。”

“那这么说的话……”该隐瞪大双眼,“我们有两个爸爸!还是不同宇宙的爸爸!”

“嗯?”神之蚀转头看着该隐,回忆着,“我确实是某个孩子的爸爸,不过不是亲生的,是收养的。”

该隐有些激动,但是看到亚伯的伤越来越重了。

“对了!你得道歉!”该隐赶忙搀扶着亚伯,“你伤害了我们!”

亚当:是你把亚伯伤成这样的?

神之蚀:是我。当时并不明白这里的一切,所以想问清楚。但是做法确实过于……我向你和你的孩子道歉,对不起。

亚当:……没关系,你是我,我能理解。

道完歉,神之蚀来到亚伯身旁,蹲了下来,把他的伤治好。

该隐看着亚伯恢复如初,又看着神之蚀。

神之蚀:……对不起,我……

该隐:……没事!你把亚伯治好了!我暂且原谅你刚才对我们所做的这些!……爸爸?

神之蚀:……我不是你们的爸爸,另一个我才是。如果你一定要称呼我的话……就叫我神之蚀好了。

亚当:神之蚀……类似代号吗?

神之蚀:差不多。

神之蚀本来打算离开的,自己并不属于这个宇宙,但自己怎么才能回去。

亚当似乎看出神之蚀的想法,让他留在山脚下的那一小片向日葵海,那个地方基本除了他们三人,也只有夏娃会去那里。

“夏……娃……”神之蚀听到这个名字,一股思念之情涌上心头,“可惜,在我那个宇宙,可能永远无法见她最后一面了。”

“神之蚀的宇宙也有夏娃姐姐吗?”亚伯问他。

“平行世界,基本上是相同的吧。”神之蚀转过头问亚当,“另一个我,我能见见这个宇宙的她吗?”

这个请求,亚当有点难为情。

“……你可以见她,但是千万不要让她看到你,你应该明白的。”亚当思考了许久,最后勉强给出这个要求。

“谢谢你。我答应,躲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看上一眼也满足了。”神之蚀缓缓露出微笑。

“这个微笑,感觉好苦涩。”亚伯心里有些难受,“当初爸爸的内心也是这样吗。”

TBC




是我的错觉吗,,,怎么感觉奥拉星这tag快凉了的样子(捂脸)

世界第一黑魔法师吹

✨✨貘骸tag成立一周年纪念日✨✨

【剧情向手书】だれかの心臓になれたなら

一年前的今天也是差不多晚上的这个时候(大概还要再晚一点我记得),发了乱七八糟的摸鱼,第二天的早上又发了文,正式开始了在奥拉星圈的创作生涯。谢谢大家一整年来给我的留言,可以和大家一起磕cp很开心🥳tag一岁啦,做这个手书来纪念这一年的心路历程。

画了好久,做的比较粗糙,愿意的话请去看看吧。

BV1wU4y1D7Zi

✨✨貘骸tag成立一周年纪念日✨✨

【剧情向手书】だれかの心臓になれたなら

一年前的今天也是差不多晚上的这个时候(大概还要再晚一点我记得),发了乱七八糟的摸鱼,第二天的早上又发了文,正式开始了在奥拉星圈的创作生涯。谢谢大家一整年来给我的留言,可以和大家一起磕cp很开心🥳tag一岁啦,做这个手书来纪念这一年的心路历程。

画了好久,做的比较粗糙,愿意的话请去看看吧。

BV1wU4y1D7Zi

奈子的老婆真的很多(
—代发— 弄个学院系列的亚诺和...

—代发—


弄个学院系列的亚诺和星龙,不会画老师的衣服,就只能靠原皮简化来凑

(比例崩就崩叭,毕竟是整活)

我已经尽量的把身高拉开了,资料上写的是亚诺350cm,星龙310cm,不现实的奇怪东西(bushi)

—代发—


弄个学院系列的亚诺和星龙,不会画老师的衣服,就只能靠原皮简化来凑

(比例崩就崩叭,毕竟是整活)

我已经尽量的把身高拉开了,资料上写的是亚诺350cm,星龙310cm,不现实的奇怪东西(bushi)

长安未晚

Chapter 1 星期八

(决定先发一点试试水)


一、转校生


“转校生来啦,是个女生。”有人走进教室,送到一句八卦。教室里忽然骚动起来。


“第二个转校生......”


“转校生......”


“李老师带她过来了。”又来了一句小道消息。


片刻以后,李老师走在前面,转校生紧随其后踏进教室。


"这位是转校生,律同学......"李老师开始介绍转校生。


冕半趴在桌子上,手托着腮,眯着眼睛认真地打量着这位转校生——偏瘦的高挑身材,长过腰际的散发,单凭这两点,已经足够与普通人区分开来。蓝色的双眸里像是藏着星河,目光清澈,覆盖着碎冰般的凉意。转学第一天,她没...

(决定先发一点试试水)




一、转校生


“转校生来啦,是个女生。”有人走进教室,送到一句八卦。教室里忽然骚动起来。


“第二个转校生......”


“转校生......”


“李老师带她过来了。”又来了一句小道消息。


片刻以后,李老师走在前面,转校生紧随其后踏进教室。


"这位是转校生,律同学......"李老师开始介绍转校生。


冕半趴在桌子上,手托着腮,眯着眼睛认真地打量着这位转校生——偏瘦的高挑身材,长过腰际的散发,单凭这两点,已经足够与普通人区分开来。蓝色的双眸里像是藏着星河,目光清澈,覆盖着碎冰般的凉意。转学第一天,她没有穿校服,白色的长裙的长裙衬得整个人更显素淡。


相貌相当出众呢。


“大家好,我叫律,戒律的律......”


她的声音也覆盖着丝丝凉意。


"当然,我不喜欢规则。刺激惊险的事欢迎大家叫上我,尤其欢迎校园怪谈!"


她偏过头,俏皮地微微一笑,所有的疏离瞬间都融化在笑容里。


“真可爱啊......”


不少同学窃窃私语。


“好了,律,你先到位置上吧,你的位置在......”李老师笑容可掬地给转校生指明了座位。


不知是不知错觉,冕觉得转校生走下来的时候似乎对他微微笑了一下。


等等——


冕顺着李老师的目光看过去,嘴角忍不住抽动了一下,最后一排的角落?让一个刚转校的坐这真的好吗?而且——就在他的右边。


不过,转校生本人似乎并不介意,甚至还有点高兴。趁着李老师转身写板书的时候,她甚至转头向冕比了个口型——


10126





二、不得离校?


显然,律的好奇心在第一节课间就得到了满足。刚下课,一群女生就围到了律的身边,左一句,右一句,煞有介事地说起来。


“律,你刚来可能不知道,我们学校有个不成文的规定……”


不成文的规定,冕也听说了,但他是周二转来的 ,还没有验证过。


据说,从四年前开始,这所学校新增了一条校规——周日全员不得离开学校。


是的,全员,包括走读生,包括老师。


打着培养学生独立性的名堂,每到周六晚上,校内除学生老师,会全部离开,直到周一早上。班主任则陪学生在班级过夜,严密监视学生,防止他们离开学校,周日一整天,甚至禁止以任何方式与外界联系。


每周六,学生按值日表或打扫校园,或烹饪食物,或在班自习,看起来似乎确实有利于锻炼学生。但学生中一直流传着另一种解释——学校在另一个平行时空。


一年前,曾经有个调皮的学生A,趁着周日早上打扫保安室的功夫,悄悄溜出学校,想买杯奶茶回班炫耀。谁知,他跑遍了学校旁边所有奶茶店,发现没有一家营业。不止奶茶店,所有店铺门都关着。A下意识四处望了望,竟发现四周一个人也没有!他吓得冒冷汗,刚要跑回学校,却听到班主任在叫他,一转头,班主任拿着什么东西对他喷了一下,等他再次有意识,已经躺在医务室里了,班主任正守在他旁边,还很关切地问他怎么会昏倒在保安室。事后,他把经历讲给别人听,却没人相信。很快,A就转学了。


直到最近又发生了另一件事。本年级四班的一女生B,周六忘记上交手机,第二天早上,她打开手机,却被吓得原地死机——星期八。之后B送手机去办公室时,偷偷瞥了一眼老师的手机,发现时间那一栏赫然写着“星期八”三个字。


事情传出以后,闹得沸沸扬扬,学生之中弥漫着一股恐慌。


星期八,空无一人,校外……律在本子上仔细地记下关键词。


整整一个上午,律都被一群女生围得严严实实,好不容易到了中午,同学们都去吃饭了,冕刚想找律谈谈,却被一个蓝发的女生抢了先。


“律同学,你好,我是洛羲,”少女有些紧张,双手扣在一起:“不用担心,那些故事都是假的,上周我出去试了一下,外面和和平常一样,我还给姐姐带了甜筒回来。”


“洛羲同学的姐姐?”


“嗯,我出去的时候是姐姐帮我放的风。”


“有你这么好看的妹妹,你姐姐肯定也很美。”律笑嘻嘻地打趣到。能瞬间陌生的同学聊上,只能说律自来熟的本来很到家。


“那当然,姐姐可是校园十美榜首——羲和。”


“哇唔!好羡慕啊。”


“对了,一起去吃午饭吧。”


“好啊。”


“……”


望着两个女生远去的背影,冕心中莫名有点感慨。





























凰兮凰兮从我依

是约稿。手游里的帝俊羲和小形态。

我当时看简介就很心动了,枕膝睡午觉讲故事什么的😭我不管,这不是神仙爱情是什么!!给爷贴!!

下周页游就出羲和皮肤了,我有种不祥预感,我怀疑官方会按照手游“人间芳菲”皮肤改一改。照搬无所谓,原创也无所谓,但是如果官方照搬改动还删掉帝羲元素,我就会想杀了官方(……)求求了,他们互动本来就不多,难得出一个情皮还要被你页游那么对待吗!?每年新年给你大把赚钱的是谁啊?!!

是约稿。手游里的帝俊羲和小形态。

我当时看简介就很心动了,枕膝睡午觉讲故事什么的😭我不管,这不是神仙爱情是什么!!给爷贴!!

下周页游就出羲和皮肤了,我有种不祥预感,我怀疑官方会按照手游“人间芳菲”皮肤改一改。照搬无所谓,原创也无所谓,但是如果官方照搬改动还删掉帝羲元素,我就会想杀了官方(……)求求了,他们互动本来就不多,难得出一个情皮还要被你页游那么对待吗!?每年新年给你大把赚钱的是谁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