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奥斯瓦尔德·科波特

535浏览    39参与
阿凉 雷区:也宝

冯宝宝在DC世界的奇妙之旅

第一百一十四章:各自为营

剧情参考:美剧《哥谭》


  因为餐厅被炸,萨尔马罗尼也受波及。非常狼狈的被条子们从变成废墟的餐厅里里捞出来。当然还有他最新的左手企鹅人。因此,冯宝宝装在萨尔马罗尼餐馆房顶的监控器,全部都被搜查出来了。


但是,这已经不重要。因为马罗尼和戈登都已经把这个账算在了这次爆炸的始作俑者的头上。再加上,冯宝宝提前在那些装置上做了手脚,发现即自爆。所以,这次阿罗尼决定帮戈登把罪魁祸首给引出了。


  冯宝宝到达警察局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目前他正在给黑帮的人处理伤,大胡子警官跟着冯宝宝后面。...

第一百一十四章:各自为营

剧情参考:美剧《哥谭》

 

  因为餐厅被炸,萨尔马罗尼也受波及。非常狼狈的被条子们从变成废墟的餐厅里里捞出来。当然还有他最新的左手企鹅人。因此,冯宝宝装在萨尔马罗尼餐馆房顶的监控器,全部都被搜查出来了。

 

但是,这已经不重要。因为马罗尼和戈登都已经把这个账算在了这次爆炸的始作俑者的头上。再加上,冯宝宝提前在那些装置上做了手脚,发现即自爆。所以,这次阿罗尼决定帮戈登把罪魁祸首给引出了。

 

  冯宝宝到达警察局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目前他正在给黑帮的人处理伤,大胡子警官跟着冯宝宝后面。不为别的,他不想让冯宝宝接触这些家伙,他劝过戈登了。但是,戈登的理由是人手不够,他的现女友忙不过来。所以,他想找冯宝宝来支援一下。

 

 “好了,全部处理了。包括...他”冯宝宝指着躺在桌子上的企鹅崽,目前还因为爆炸导致昏迷不醒。冯宝宝拎起了药箱“我可以走了吗?”

 

“当然,小姐。我马罗尼向来知恩图报。我会把诊疗的钱打给你,给我卡号。”马罗尼虽然是黑帮,并且为人狡诈狠厉。但是,他和鱼姐都是正儿八经的黑帮,不会轻易把普通民众牵扯进来。“你,把钱打到这位小姐的卡上。记住,她是我的恩人。所以,不可以动她。”马罗尼不为别的,就冲着冯宝宝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专业的医生。这点让马罗尼觉得,必须先留心观察一下。

 

   “好的,谢谢惠顾。”冯宝宝把一张只有五百美元的卡号给了马罗尼的下属,然后就打算转身离开。但是,就当冯宝宝走到门口的时候,似乎是看到什么。她四处张望一下,趁着没人注意到她,转了个身戴上了“隐形鸭舌帽。”

 

  就当冯宝宝刚出警察局,并且鸭舌帽已经戴好的时候。警察局的灯已经熄灭了,冯宝宝拿着一个小型摄像机把门口的两个不是警察装扮、并且奇装异服的两个男人给拍了下来。然后抹黑跟着二人溜回了警察局。

 

 原本嘈杂热闹的警察局在两个奇怪男子来到以后,变得漆黑一片。所有的人都被二人的迷雾晕倒在地,冯宝宝因为本身对毒药与自带免疫效果,再加上隐形帽子的存在。她直接溜到了二楼,并且戴上了手套和鞋套。

 

  冯宝宝一直没有在警察的资料库里放窃听设备,主要是她在她的“小眼线”里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谜语人和他的女朋友柯林格。冯宝宝在放置窃听器有一个原则,风险系数超过50%,她就会放弃监控。所以,冯宝宝在警察局的设置,到现在也没被人发现。

 

  外面的两个家伙足够替自己吸引注意力,所以,冯宝宝就在档案室里轻车熟路的搜罗信息。关于最近的信息她都是一边看,一边用胸前的铁锹胸针拍摄。冯宝宝的速度很快,以至于她稍微发出了点声音,就被谜语人发现了。

 

  “hello?有人吗?”谜语人是少数在警察局里没有晕倒的人,冯宝宝也不慌张,在隐形帽子下对方看不见她。于是她就悄悄地把文档放进去,然后下一秒的消失在档案室里。谜语人很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确实听到有人在档案室里翻阅资料的声音,只是他走进冯宝宝刚才的位置,并没有发现什么人。

 

  离开档案室的冯宝宝,,她在更多不起眼的地方安装了更特别的窃听设备以后,就离开了警察局。顺便在走之前,把一盆水倒在了昏迷的企鹅人身上。企鹅人原本是打算去见马罗尼的死对头:法尔科内家的老大:卡迈恩·法尔科内。

 

被冰冷的水刺激起来的他,发现周围一片漆黑,他惊恐的看着钟表上的时间。于是马不停蹄的就离开看警察局,也不管在场的现任老大的死活了。因为,他今天不去找法尔科内,那她就再也没机会干掉菲十穆尼。

 

  冯宝宝回到了公寓就收到了马罗尼打的钱,但是这个时候没有数字支付,所以冯宝宝是在ATM机上发现的。马罗尼和菲十穆尼在给冯宝宝钱的这个问题上,还都挺大方的。都各自给了2000美元,冯宝宝目前总共赚到了4000美元。再加上之前布鲁斯给的,冯宝宝现在可以算个小富婆。

 

技术转场:

 

  菲十穆尼被干掉了,这个消息让冯宝宝和王震球都没有感到多吃惊。菲十穆尼早就有取代法尔科内的想法,所以,她就给法尔科内送了个女仆。这个女仆在各方面都在模仿法尔科内母亲,让法尔科内这个缺爱的黑手党老大感到非常欣慰。

 

  但是,谎话总有破灭的一天,而女仆母亲的谎话就是企鹅人:奥斯瓦尔德·科波特给戳破的。法尔科内是个狠人,在得到证实以后直接掐死了女仆。

 

而相对的,他也受到了非常好的奖励:就是菲十穆尼的夜总会。奥斯瓦尔德·科波特已经用他的智慧得到了菲十穆尼的一切,并且毁掉了菲十穆尼。但是,菲十穆尼怎么会忍下这口气。她肯定会报仇,找到一切机会报仇。

 

 冯宝宝和王震球都不打算管这种事情,黑帮的话,就让他们自己去黑吃黑。目前,二人打算把所有的网铺好以后,再慢慢出手。

 

  企鹅人奥斯瓦尔德·科波特,是个沉不住气的家伙。靠着出卖得到了菲十穆尼的一切,并且还绊倒【暂时】菲十穆尼让他非常得意。小人得志四个字形容他,简直不要太贴切。所有,容易飘的企鹅人。打算宴所有帮助过他的人,去到他的夜总会喝酒。

 


阿凉 雷区:也宝

冯宝宝在DC世界的奇妙之旅

第一百零四章:给人光,就一直给人光亮

剧情参考:美剧《哥谭》

脑洞产物

为了写作方便而加的剧情,请勿上升正剧


     光亮你自己...《光亮》歌词;歌手:周深


  “瓜统子,你对公路是有什么情节吗?每次都把我丢在公路上。”冯宝宝开着车行驶在前往哥谭的公路上,冯宝宝刚在服务区买了一份报纸和一些食物。她从报纸上得知自从韦恩夫妇去世以后,哥谭的犯罪率就直线上升。冯宝宝知道韦恩家族作为哥谭的“贵族”,没那么轻易被绊倒,想要搞垮韦恩一家。并且成功杀死韦恩一家的凶手,肯定也是同等级别的人。...

第一百零四章:给人光,就一直给人光亮

剧情参考:美剧《哥谭》

脑洞产物

为了写作方便而加的剧情,请勿上升正剧

 

     光亮你自己...《光亮》歌词;歌手:周深

 

  “瓜统子,你对公路是有什么情节吗?每次都把我丢在公路上。”冯宝宝开着车行驶在前往哥谭的公路上,冯宝宝刚在服务区买了一份报纸和一些食物。她从报纸上得知自从韦恩夫妇去世以后,哥谭的犯罪率就直线上升。冯宝宝知道韦恩家族作为哥谭的“贵族”,没那么轻易被绊倒,想要搞垮韦恩一家。并且成功杀死韦恩一家的凶手,肯定也是同等级别的人。

 

  “嗯?”冯宝宝在行驶的过程中,看到前方的应急车道上似乎站着一个“瘸子”。看着对方衣衫褴褛的样子,冯宝宝似乎在哪里见过。正当冯宝宝考虑要不要搭上这个可怜人呢,结果对方已经朝着自己招手。虽然,布鲁斯说过,不要相信任何陌生人。但是,冯宝宝可不怕什么妖魔鬼怪。

 

  “哦,啊!好,好心的小姐。谢,谢谢您的搭救。”跌跌撞撞的男人,个子不高。他从水里死里求生到现在,已经是饥肠辘辘。在加上他的腿已经彻底废了,所以他不得不忍痛的在路边求好心人搭车。他已经在此等候三个多小时,没有一辆车愿意帮助他。

 

  “请您做后面的吧,后面有吃的,还有医用物品。你可以自己先包扎。”冯宝宝把车停在了对方的身边,瘸腿的男人在听到冯宝宝的话以后,似乎是看到了生的希望。冯宝宝的话现在虽然冷淡,但是在饥肠辘辘的奥斯瓦尔德·科波派的耳朵里,那简直是天籁。

 

  “嗯,谢,非常感谢。” 奥斯瓦尔德·科波派全身湿漉漉的,而且还瘸腿,就连话都说不利索,但是身残志坚,他在坐上这辆好心小姐的车以后就感觉自己获得了新生一般。他已经好久天没有进食了,在等到冯宝宝的允许以后,抓起冯宝宝放在后座的三明治就啃了起来。这真是他这几天以来,吃得最好吃的饭菜了。

 

   冯宝宝专心的开车,全程都没有问后面的“搭便车”的同行者,任何的问题。因为,她已经想起来面前的男人是何人了,虽然年轻了很多,并且还苗条了很多。

  

 但是绝对是哥谭,最有名的几个罪犯之一:企鹅人。但是,冯宝宝属于,既然做了就做到底。她目前已经把人给救了,那肯定是好人做到底。

 

  “小,小姐。年轻貌美的小雏菊。您,您不想知道我为何会这样吗?”后座的 奥斯瓦尔德·科波派已经满血复活,并且拿着绷带给自己包扎。在他劫后余生之前,他一直都是刀口舔血的生活,所以自己给自己包扎是完全没有问题。

 

  但是,他发现,前面开车的黑发华人女孩,真的是安静。全程都没有问自己这个陌生人任何问题,她的心这么大的吗?也不怀疑自己是什么坏人吗?在吃饱喝足以后, 奥斯瓦尔德·科波派,本质上是有点话痨。身为意大利男人,种族天赋极强的开始和冯宝宝聊天。

 

  “你,想说就说。不想说,我也没用兴趣知道。”冯宝宝的这句话是真的,对她来说,好人也好,坏人也罢,这都和她无关。至于这位未来的哥谭犯罪大师,想不想告诉她些什么,这个的选择权利,冯宝宝会完全的交给 奥斯瓦尔德·科波派自己来做选择。。

 

  “好的,我好心的小雏菊。我便告诉你,我希望改变哥谭...您...您知道吗?哥谭马上就要面临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场庞大的腥风血雨即将到来...我感受得到...我确信。” 奥斯瓦尔德·科波派虽然说话磕磕绊绊,但是他的思路非常清晰。他现在非常、非常、非常的感谢面前的少女,在他如此落魄的情况下还能如此尊重他。这是他今天之前都不敢想象的事情。

 

  如果戈登是放他一条生路的正义之士,那面前的冯宝宝,就是把他从地狱里捞出来的天使。要知道,他自从被自己的前任boss:鱼妈,杀死并且抛弃以后。就再也没有感受到人间的温暖,大家都对他这个瘸子避讳不及。只有冯宝宝,只有面前的这位年轻的小姐愿意帮他。

 

  “嗯,我相信你。我也觉得哥谭这个地方,如果没有了光,那么黑暗很快就会席卷整个哥谭。”说着,冯宝宝把副驾驶上的报纸递给后座的企鹅人,冯宝宝这种完全相信 奥斯瓦尔德·科波派,并而且很冷静的行为让后座的未来的哥谭老大非常欣赏。

 

    奥斯瓦尔德·科波派自从在鬼门关走一遭以后。他一直以为这世界上只有火上浇油,没有雪中送炭的人。但是,面前的中国girl,她就不一样,不光没有抛弃他,还对他这么好。还给他提供了食物,让这个长期缺爱又感性的 奥斯瓦尔德·科波派感到非常感动。

 

  等奥斯瓦尔德·科波派接过报纸以后,他才知道哥谭这几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他看完报纸,又抬头从后视镜里看到冯宝宝的面容。他惊讶于,在冯宝宝这张稚嫩并且看上去极其单纯的面相上,会在这张报纸上,除了报到,就全都是冯宝宝的中文注解,虽然 奥斯瓦尔德·科波派看不懂中文,但是密密麻麻如同课堂笔记一般的记录,让他觉得面前的lady不一般,这女孩要做什么?

 

“小姐,您救了我,我非常感谢。但是,我不想你卷入这场纠纷。您放心吧,我很快就可以成为哥谭那个,改变局面的那种人。一定......” 奥斯瓦尔德·科波派是个小人,但是冯宝宝这个救命恩人,是他目前唯一触碰到的光。他不想辜负,至少,他现在不想辜负她。所以,他不希望冯宝宝卷入这场纠纷。

 

  他扒着前座凑近冯宝宝,即使他从侧面,也可以看得出来面前的这个女孩,有点年轻的过头,好看得过头,这小脸看上去估计连十六岁都没有,并且胆子贼大。“小姐,您知道吗?我一定会成为改变哥谭的那个人,到时候,我们一定会在见面。”

 

“嗯,你会,我也觉得你一定会。这些钱给你,一共两千美元,足够你一段时间的花销。”

 

  冯宝宝又抬手往后给了身后的可怜人一叠钱。 奥斯瓦尔德·科波派看着伸向他的手,在接过冯宝宝的钱,恰巧他还触碰到冯宝宝的手,他直接抬手握住。在冯宝宝不解的眼神下,低头在冯宝宝的手背上落下一吻,这是任何绅士,都会对最尊敬的女士做的事情。

 

   奥斯瓦尔德·科波派内心极为兴奋,:她相信我,她居然相信我。果然,能在关键时候救他这种人一命的人,也是天选之人。

 

  冯宝宝把奥斯瓦尔德·科波派扔在了哥谭的街头, 奥斯瓦尔德·科波派站在一边,朝着离开的越野车一直低头鞠躬,一直以来,都是在做小弟的他暂时不敢太挺直腰板。

  

 他抚摸着自己一身新衣服,这是他的天使送他的,又抚摸身上的一叠钱,这也是他女神给他的。

 

“希望我们再次见面的时候,你可以吃饱饭。”

  

   这是冯宝宝最后留在他脑海里的话,这是天使给他留下的任务吗?冯宝宝这种极其单纯质朴的想法,和她本人的气场非常吻合。

  

 但是,确实正如他所愿,他奥斯瓦尔德·科波派既然能从地狱里回来。那他就会在这个,他最爱的城市,混成最好的模样。

null

oswald î _ î
“Ed..I mean, I...

“Ed..I mean, I love you.”

“ok,you can kill me now.”

“remember me,Ed”

“The lover in my dream...”

“Ed..I mean, I love you.”

“ok,you can kill me now.”

“remember me,Ed”

“The lover in my dream...”

勇敢勇敢我的朋友

没有妈咪做饭了qwq只能自己做了,好难吃X﹏X

没有妈咪做饭了qwq只能自己做了,好难吃X﹏X

勇敢勇敢我的朋友

虽然已经过去两天了 ,但还是祝大家万圣快乐呢

虽然已经过去两天了 ,但还是祝大家万圣快乐呢

勇敢勇敢我的朋友

P3梦女注意避雷,是约的稿稿,是草稿劳斯画的太神了先发发₍˄·͈༝·͈˄*₎◞ ̑̑

P3梦女注意避雷,是约的稿稿,是草稿劳斯画的太神了先发发₍˄·͈༝·͈˄*₎◞ ̑̑

天才罪犯

奥斯瓦尔德(小企鹅)我……,我……(哭哭)我好不容易喜欢一个人我容易嘛?爱德~不要离开我……

爱德:“我想我们是雇主关系”

奥斯瓦尔德:“喂,如果我喜欢的人喜欢上另一个人了怎么办”

我(正在吃泡面):“你谁啊?”

奥斯瓦尔德:“我哥谭黑帮老大企鹅。”

我(赶紧松开了拿着方便面的碗,没有忘记嗦一下筷子):“嗯嗯,您好,见于您的经济实力,我们建议您除之而后快,如果需要暗杀服务请拨打10086,如果对我的服务还感到满意的话请给五星好评哦,喂喂,人呢?又不听完我说话,祝你分手愉快,我面都凉了……”

奥斯瓦尔德(小企鹅)我……,我……(哭哭)我好不容易喜欢一个人我容易嘛?爱德~不要离开我……

爱德:“我想我们是雇主关系”

奥斯瓦尔德:“喂,如果我喜欢的人喜欢上另一个人了怎么办”

我(正在吃泡面):“你谁啊?”

奥斯瓦尔德:“我哥谭黑帮老大企鹅。”

我(赶紧松开了拿着方便面的碗,没有忘记嗦一下筷子):“嗯嗯,您好,见于您的经济实力,我们建议您除之而后快,如果需要暗杀服务请拨打10086,如果对我的服务还感到满意的话请给五星好评哦,喂喂,人呢?又不听完我说话,祝你分手愉快,我面都凉了……”

天才罪犯
奥斯瓦尔德(企鹅人)“在你们的...

奥斯瓦尔德(企鹅人)“在你们的世界里我不配拥有姓名”

奥斯瓦尔德(企鹅人)“在你们的世界里我不配拥有姓名”

Lily

【哥谭乙女】插翅难飞(企鹅人篇)

**内含监禁、半强制,不喜勿入。

**是来自@swangoooo 的约稿,是我《如何拥有一个超级反派(企鹅人篇)》 的后续,可以点击前面的标题看我上一篇的作品。


你坐立不安地等在餐桌前,企鹅还没有回来。

你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期待他回来过。


他已经囚禁了你将近半年的时间,你从刚开始的激烈反抗到如今的逆来顺受——他认为你已经放弃了逃出生天,但你从来没有放弃过希望。


正当你陷入思绪深处的时候,你却听到门响了——是你熟悉的一深一浅的脚步声,企鹅回来了。


在他进门的一瞬间,他的表情似乎有点难以置信——因为你就眼巴巴地坐在餐桌旁边,张望着门口,而不是像平时一样...

**内含监禁、半强制,不喜勿入。

**是来自@swangoooo 的约稿,是我《如何拥有一个超级反派(企鹅人篇)》 的后续,可以点击前面的标题看我上一篇的作品。


你坐立不安地等在餐桌前,企鹅还没有回来。

你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期待他回来过。


他已经囚禁了你将近半年的时间,你从刚开始的激烈反抗到如今的逆来顺受——他认为你已经放弃了逃出生天,但你从来没有放弃过希望。


正当你陷入思绪深处的时候,你却听到门响了——是你熟悉的一深一浅的脚步声,企鹅回来了。


在他进门的一瞬间,他的表情似乎有点难以置信——因为你就眼巴巴地坐在餐桌旁边,张望着门口,而不是像平时一样缩在角落里,需要他去哄你过来吃饭。


“我回来了,”他快步朝你走过来,“今天心情不错?”

“是的,”你朝他笑了笑,“我在等你吃饭。”


企鹅的笑容扩大了,他慌里慌张地坐好,赶紧叫人端上来了晚饭。整顿饭的气氛愉快又融洽,你甚至对企鹅的几个蹩脚的笑话笑出了声。


“奥斯瓦尔德,”你看着他有点飘飘然的样子,终于提出了你的请求,“我能不能出去走走?天天在这里太憋闷了……我也想去买几件新衣服。”


企鹅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


“新衣服?”他擦了擦嘴角,“你现在的衣服不喜欢吗?”

“这些都旧了,”你压下心里的紧张,“这不都是我带来哥谭的衣服吗?我来的时候是秋天,现在都快到夏天了……我也想买点,你知道的,轻薄的衣服。”


你咬着牙说出来这几个字,紧紧地盯着他的表情——你以为这件事会对他有什么诱惑,但企鹅只是疑惑地看着你。


“求你了,奥兹,”你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我想买一些……轻薄的、短一点的裙子,”你忍耐着心里的不适继续说道,“你一定会喜欢的。”


企鹅朝你露出了一个笑容。


“你穿什么我都喜欢,”他说道,“过来吧。”


你磨磨蹭蹭地站起身来朝他走过去,站定在了他的身旁。


企鹅就坐在那里没有动。

他放下手里的叉子,用餐巾擦了擦手,然后抬头仰视着你,你发现他冰蓝色的眼睛里带着易碎的疯狂,比平时更加让人胆寒。


他的手顺着你的腿往上摩挲,一直到达了一个他渴望你恐惧的位置。


“小姐,”他最喜欢在这种时候这么叫你,“我的小姐……你为什么会觉得我喜欢那样的裙子呢?”


“嗯?”你被他的手搞得浑浑噩噩,只有扶住他的肩膀才能面前站着,“我什么?”


“我就喜欢你穿着现在这种大小姐穿的裙子,”他的手指在一个奇怪的点上抚摸着,“及膝的,露出你漂亮的小腿……”

“别弄了,奥兹,”你求他,“别在这里……”


但是企鹅没有听你的话,他好像是被你刚才的出门的请求激怒了,反而更加快速的、用力的摩挲着那里,直到你在他的注视下颤抖地到了,才收回手。


“小姐,”他说道,“别再尝试逃跑了。”


他痛苦又爱慕地看着你。

你只是抿着嘴不说话。


你和企鹅陷入了冷战。

你不肯再和他说一句话,无论他怎么折磨你,你只是沉默地承受着这一切。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当你已经快要对逃出去失去信心的时候,又一个人闯入了你的生活——

“好吧,”一个叫做爱德华·尼格玛的男人皱着眉看着你,“这就是他藏着掖着的秘密?”


显然,企鹅最近在哥谭的选举进行的不太顺利。有一些人放出了半真半假的消息,涉及了企鹅鲜为人知的黑暗一面。而爱德华·尼格玛作为他的幕僚正在帮他查缺补漏——这位聪明的先生顺藤摸瓜,误打误撞地找到了你。


“我可以放你走,但是你要成功逃出哥谭怕是没那容易,”尼格玛在听了你的恳求之后思考了一下,“或者我可以直接杀了你……这样感觉更是一劳永逸。”


你害怕地退开了两步。

你可以感觉到他不是在说玩笑话,他是真的在考虑着这种可能性。


“但我不会这么做的,”他的笑容晃动了一下,又继续说道,“没有秘密能永久被掩埋……他会恨我,我可不想被那个人恨着。”


最终他给了一颗药,他说让你给企鹅吃掉,可以让他昏迷一段时间——

“用这个机会逃跑吧,如果你想的话。”尼格玛最后怜悯地说道。


从那天起,你第一次关注起了企鹅的衣食起居。你发现原来他从不碰离开过手的食物,也从不喝不是新鲜倒出来的水——是什么让他有这么谨慎的习惯的呢?


“怎么了,”他似乎是注意到了你的视线,“你在看什么?”

你赶紧移开目光。


但企鹅立刻放下了手里的书,凑近了过来。

“到底怎么了,”他锲而不舍地追问道,“你看起来有话想说。”


他是那么渴望和你说说话,甚至比亲吻或是别的接触更加渴望。


“你的腿,”你最后找了个借口,“是不是换了别的支架?”


“你注意到了?”企鹅看起来开心极了,他又在你面前走了两步,“这下看着不跛脚了,是不是?”


他掀起来他的裤脚给你展示着,你发现那个支架把他的小腿嘞得发紫,甚至支架有的地方都有些磨损了皮肤。


“这条蠢腿,”他低声说道,“一点用都没有。”


你的心里突然有些于心不忍,轻轻地伸手碰了碰他的腿,企鹅只是安静地看着你,似乎是不明白你的意思。


“能不能摘了这个,”你犹豫地说,“至少在家里……这个看上去很疼。”


企鹅没有回答,他呆滞地看着你,然后开始低头笨手笨脚地解起了那个支架。


“我帮你吧,”你蹲下来,一点点地帮他把那些卡扣打开,“或许还得上点药……”


但是企鹅像是没听到一样,把你拉了起来。他急匆匆地吻着你,像是在确定什么。


“小姐……小姐……”他的手四处摸索,“我该拿你怎么办?你想要什么新裙子?反正不是都要被我脱掉吗?”

“你胡说什么?”你用力推他,“我真的要生气了……”


“别、别生气,我的小姐,”他立刻讨好道,“穿着、咱们就穿着……”


你不敢看他,只能闭着眼睛,感受着他小心翼翼地取悦。


半夜的时候,你又醒了。

你看到企鹅就躺在你的旁边睡得正香,他的眼眶还有点发青,似乎是已经很久没睡个好觉了。


你从柜子里拿出了棉棒和碘伏,细细地帮他把伤口擦拭了一遍。


尼格玛给你的那颗药就放在柜子的边缘,你最终犹豫了一下,把药盒往里推了推,又关上了柜子。


没有人看到,企鹅在暗处睁开了眼睛。

他冷漠的冰蓝色眼睛中没有丝毫的睡意——他就那样盯着你的背影,直到你转过身来,回到床上。


你在他的旁边犹豫了一下,最终吻了吻他的面颊,翻身睡着了。


现在,企鹅终于能睡个好觉了。


————————————

赠礼掉落隐藏结局。

(谢谢各位对企鹅人的喜爱,他好坏啊,哈哈哈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