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奥维德

197浏览    9参与
墨莉忒

卡尔维诺《奥维德与宇宙亲近性》摘抄

高空中有一条路,天空无云的时候,可以看到这条路。它被称为银河,因为它的白而闻名。众神要前往伟大朱庇特的王宫时,总会从这里经过。路的两旁是较尊贵的神明的门廊,门是开着的,里面总是门庭若市。地位较低的神则四散住在各地。有名有势的神将他们的家神安置在这里,直接面向道路。如果比较不会显得不敬的话,那么我会说这个地方是伟大天界中的贵族领地。


这是奥维德《变形记》一开始的文字,向我们介绍了天神的世界。他首先带我们如此走近那个世界,以至于这个世界显得跟他当时的罗马一模一样,不管是都市风貌、阶级区分,还是习俗礼仪(受贵族保护的平民每天都来访),甚至是宗教:众神在他们所居住的屋子里都放有家神,这表示天界与...

高空中有一条路,天空无云的时候,可以看到这条路。它被称为银河,因为它的白而闻名。众神要前往伟大朱庇特的王宫时,总会从这里经过。路的两旁是较尊贵的神明的门廊,门是开着的,里面总是门庭若市。地位较低的神则四散住在各地。有名有势的神将他们的家神安置在这里,直接面向道路。如果比较不会显得不敬的话,那么我会说这个地方是伟大天界中的贵族领地。


这是奥维德《变形记》一开始的文字,向我们介绍了天神的世界。他首先带我们如此走近那个世界,以至于这个世界显得跟他当时的罗马一模一样,不管是都市风貌、阶级区分,还是习俗礼仪(受贵族保护的平民每天都来访),甚至是宗教:众神在他们所居住的屋子里都放有家神,这表示天界与地上的支配者依次对他们各自的小家神表示敬意。


提供这样的特写并不必然意味贬低或反讽:在这个宇宙里,空间塞满了许多不断变换大小和本质的形体,时间之流则充满了不断增生的故事及系列故事。地上的形体和故事重复天上的形体和故事,不过两者以双重螺旋的方式互相纠缠。神与人之间的亲近性——人与神息息相关,而且人是神冲动欲望的对象——是《变形记》的主题之一,不过这只是亲近性的一个特定例子,亲近性存在于现存世界一切形象与形体之间,不管拟人化与否。动物群、植物群、矿物界与苍穹在它们共同的物质里包含了形体的、心理的与道德的特质,这些通常被视为人类的特质。


互相矛盾的细节传递着它们有力的魔法,不过这些细节永远也不能合并起来以形成一致的视野。天空是由上升与下降的道路交叉形成的球体,我们可以从车辙的痕迹认出这些道路,不过这个球体却又在与太阳马车相反的方向上令人晕眩地旋转;它悬挂在陆地及海洋上方令人晕眩的高空里,人们从地上远远便可以看见;有时它看起来像一个拱形穹隆,星星固定在其最高点上;有时它像是一座桥,支撑着马车越过虚空,使得法厄同既害怕继续前行,也害怕回头。(“他该怎么办?一大片的天空已经在他的后方,可是他的前方还有更辽阔的天空。他在心里测量着两者。”)天空既空荡又荒凉(这并不是第一卷中那个像城市的天空,因此阿波罗问道:“或许你以为这里有神木、众神之城以及满溢珍宝的寺庙?”),住着野兽,不过它们只是假象,是星宿的形象,但是同样具有威胁性;在天空中有一条隐约可见的倾斜道路,在上升的半路上,避开了南极和大熊座,不过如果你在途中迷失,从陡峭的悬崖上突然坠落的话,你最终会在月亮下方飞过,将云烧焦,并且放火烧了地球。


故事最生动的部分是法厄同驾车横越悬垂在虚空之上的天空这个段落,接下来是对于燃烧的地球所作的令人叹为观止的描写,沸腾的海水里满是海豹的尸体,它们四脚朝天地漂浮在海面上,这是奥维德这位诗人对大灾难所作的经典描述之一,此场景可以说是第一卷中的洪水的续篇。所有的水都聚集在大地母亲的周围。干涸的泉水想要回去藏在母亲黑暗的子宫当中。大地的头发被烧焦,眼睛被灰烬刺穿,干燥的喉咙发出虚弱的声音向朱庇特乞求,警告他,如果两极着火的话,那么众神的王宫很快就会坠毁。


在奥维德的作品里,神话是张力的场域,这些力量在其中冲撞或互相抵消。


奥维德在描述织布竞赛时,在技术上非常精确,这或许暗示诗人将他的作品认同为一幅多彩的锦绣。不过他的文本与哪一幅锦绣相同?雅典娜——密涅瓦的?四角细密地描绘了向众神挑战的凡人所遭受的四种惩罚,周围框着橄榄叶,中央则绣着伟大的奥林匹斯众神以及他们的传统特征。或者是阿拉克尼的锦绣?其中朱庇特、海神尼普顿与阿波罗狡猾的引诱行为(奥维德已经在某个细节中叙述过这些行为),像是讽刺的象征般重现,被绣在花环与常春藤之中。


雅典娜与阿拉克尼的神话似乎在织毯中包含两个缩小了的选择,代表着意识形态上两个相反的方向:一个是要灌输对神圣的恐惧,另一个则是要煽动不敬与道德相对性。


《变形记》的目标是用传统所能传递的意象及意义的力量,描述由文学传递下来的所有可叙述性故事,不偏袒任何一种阅读方式——根据神话特有的暧昧性来看,这是唯一正确的方法。故事背后的含义四处溢流,诗人在他的诗中接受所有这些故事及其含义,将它们全部挤进整齐的六韵步史诗,只有如此,他才能确定自己不是在为一种狭隘的设计服务,而是在呈现活生生的多样性,不排除任何有名或无名的神。


《变形记》中完整记录了一位外来的新神,这位行为备受争议的神与所有美与美德的典范格格不入,不易被承认,他就是巴库斯—狄奥尼索斯。


编织者如此喜爱的叙事艺术显然与对雅典娜的崇拜相关。我们可以在阿拉克尼身上看到这一点,她因为轻视女神而被变为蜘蛛;不过我们也在相反的例子中看到这一点,也就是对于雅典娜的过度崇拜,造成了对其他神的忽视。所以明雅斯的女儿们(第四卷)因为在美德方面过于自信而有错,而且只膜拜“不合时宜的密涅瓦”,因此也遭受骇人的惩罚,被那位只承认酒醉、不承认工作的神明变成蝙蝠,这位神明聆听的并不是故事,而是震慑心灵的晦暗歌声。


奥维德小心地让他诗作的每一扇门开向过去、现在与未来的神明、本地与外国的神明,以及东方的神明。


此外奥维德的诗作也对奥古斯都恢复罗马宗教敞开了大门,这与他所处时代的政治及精神生活有密切关系。不过诗人并没有设法说服这位与他最亲近且具有执行力的神明奥古斯都,奥古斯都倒是将这位想要将一切变得无所不在、近在手边的诗人变成一位永远的流亡者,变成一位遥远世界的居民。


皮拉慕斯与蒂丝比的浪漫故事(明雅斯的一个女儿从出自同一神秘来源的一些故事中选了这则故事)来自东方(威尔金逊写道:“来自《天方夜谭》的某位祖先”),墙洞提供说悄悄话而非接吻的通道,在白色桑树下,夜晚沉浸在月光中,这则故事的回声一直传至伊丽莎白时代英国的一个仲夏夜里。


《变形记》是一首迅速之诗:每一段插曲都以紧凑的节奏相随,为了在我们的想象力里留下深刻的印象,每个意象都必须与另一个意象相重叠,以便在消失之前获得一种稠密感。


留白恐惧主导着诗的时空。在一页接一页的文字里,动词都是现在,一切历历在目,新的事件接踵而至,所有的距离都被消除了。


有些植物会像人一样移动,而且听到俄耳甫斯的琴声都会闻声而至,丧偶的俄耳甫斯弹奏着七弦琴,他的周围密密麻麻聚集了地中海地区的植物(第十卷)。


奥维德不断为图像增添细节,因而获得稀薄与暂停的效果。


当珀耳修斯要与背上镶着贝壳的海怪争斗的时候,他要将美杜莎那颗万蛇攒动的头面朝下地放在一块岩石上,不过他先铺上一层海草与水中芦苇,如此一来这颗头才不会因为与沙子坚硬的表面接触而受苦。水仙们看到芦苇与美杜莎接触而变成石头之后,便出于好玩让其他芦苇也遭受同样的命运:这便是珊瑚的由来,珊瑚在水面下时虽然是软的,一旦与空气接触,便会变成化石。


她的头发变成叶子,她的手臂变成树枝,她曾经敏捷的双脚现在变成不能动的树根,黏附在地上。


他将整个世界描绘成一个由基本元素所组成的系统,最不可能也最神奇的变形现象被简约为一系列相当简单的过程。变形已经不再被呈现为神话故事,而是被呈现为一系列日常的真实过程(成长、变小、变硬、变软、弯曲、变直、连接、分开等等)。


这种把(有生命或无生命的)对象客观地描述“为少数基本的、极简单的元素的不同组合”的方式,精确地概述了诗中唯一不容置疑的哲学,也就是:“世界万物是统一的,并且相互关联,无论是事物还是生物。”


人们曾经大量讨论究竟要赋予这些忠诚表白多少重要性,不过唯一重要的,或许是奥维德描绘与叙述他的世界的那种诗意的一贯性:亦即这些互相交缠的众多事件,它们经常很类似,却又总是不一样,在其中,所有事物的连续性与流动性都受到称颂。


毕布里丝在一个具有启示性却令人心神不宁的梦境中,发现自己对弟弟的欲望,这是奥维德最出色的心理描写段落之一。


伊阿宋与美狄亚的故事在诗的正中间(第七卷)开启了一个真正传奇故事的空间,其中混合了冒险、森然逼压的激情以及灵丹妙药的古怪“黑色”场景,这一切在《麦克白》中几乎一模一样地重现。


故事经常很相似,却从不相同。最令人悲伤的故事是厄科不幸的爱情(第三卷),这并非偶然,她注定要为年轻的那喀索斯重复自己的声音,而那喀索斯则是注定在水面上欣赏自己重复的倒影。奥维德跑过这座充满爱情故事的森林,这些故事既相同又不同,他被厄科的声音所追逐,厄科的声音在岩石间回响着:“让我们在一起!让我们在一起!让我们在一起!”


La Note Bleue

【荷马】【Homer】奥德赛

【赫西俄德】【Hesiod】工作与时日

【维吉尔】【Vergil】牧歌

【奥维德】【Ovid】变形记


inspired by the poems ,ancient Greek & ancient Roman art

【荷马】【Homer】奥德赛

【赫西俄德】【Hesiod】工作与时日

【维吉尔】【Vergil】牧歌

【奥维德】【Ovid】变形记


inspired by the poems ,ancient Greek & ancient Roman art

La Note Bleue
【奥维德】【Publius O...

【奥维德】【Publius Ovidius Naso】【Ovid】爱的导师

【奥维德】【Publius Ovidius Naso】【Ovid】爱的导师

Cefalt

哈哈哈哈哈哈我要笑晕过去了

爱经,别名《奥维德聚聚手把手教你如何谈恋爱》或《震惊!奥维德对愣头青恋爱的一百条建议》

针对男性读者的前两卷,循循善诱:

当我不能送礼物的时候,我便把美丽的语言送给我的情人。

但大师还说了:

我可要劝你赠她几首情诗吗?啊啊!诗词并不是体面的。她们赞美诗词,但是她们却要的是重大的礼物:只要有钱,即使是一个粗人也得人欢心的。我们的时代真正是黄金时代:用黄金,我们得到最大的荣誉;用黄金,我们使恋爱顺利。是的,荷马啊,即使你伴着九位缪斯回来,假如你双手空空,一无所有,荷马啊,别人准会把你赶出门去。

你们自己感受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从没见过哪本书里有这么多露骨的套路,难怪...

爱经,别名《奥维德聚聚手把手教你如何谈恋爱》或《震惊!奥维德对愣头青恋爱的一百条建议》

针对男性读者的前两卷,循循善诱:

当我不能送礼物的时候,我便把美丽的语言送给我的情人。

但大师还说了:

我可要劝你赠她几首情诗吗?啊啊!诗词并不是体面的。她们赞美诗词,但是她们却要的是重大的礼物:只要有钱,即使是一个粗人也得人欢心的。我们的时代真正是黄金时代:用黄金,我们得到最大的荣誉;用黄金,我们使恋爱顺利。是的,荷马啊,即使你伴着九位缪斯回来,假如你双手空空,一无所有,荷马啊,别人准会把你赶出门去。

你们自己感受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从没见过哪本书里有这么多露骨的套路,难怪被禁,现在奥维德在我脑内的印象已彻底变成套路大师了

比如这样:

我也并不叫你拿华美的礼物去送你的情人:送她些不值什么钱的东西,只要是精选而送得适宜就是了。在田野铺陈着它的富庶的时候,当果树垂实累累的时候,差一个奴隶送一满篮的乡村礼物给她。虽然果子不过是从圣路上买来的,你却可以对她说是从乡间采来的。送她些葡萄或是那阿马里力斯所爱吃的栗子;可是今日的阿马里力斯是不很爱吃栗子了。你甚至还可以送她一只画眉鸟或是一个花篮,表示你是在思念着她。

这样:

假如你的情人不依你,那么你便让步,让步后才会得到胜利。不论她叫你去做什么事,你总须为她做好。她所骂的,你也骂;她所称赞的,你也称赞。她要说的,你也说;她所否认的,你也否认着。她假如笑,你陪着她笑。她假如哭,你也少不得流泪。一言以蔽之,你要照着她的脸色来定自己的脸色。

还有这样:

你尤其是不可以对一个女子指摘出她的坏处:多少的情人们都是装聋作哑地过去!安德洛墨达的脸的颜色,那每只脚上有一双翼翅的人是从来不批评的。安德洛玛刻的身材是大众认为过高的:只有一个人认为修长合度,他就是赫克托尔。你所不爱看的应该去看惯,你便很容易受得下去了;习惯成为自然,而初生的爱情却是什么也注意到的。这开始在绿色的树皮中滋育着的嫩枝,假如微风一吹,它就要折断了,可是不久跟着时间牢固起来,它甚至能和风抵抗,而且结出果子来了。时间消灭一切,即使是那体形的丑陋,而那我们觉得不完美的,久而久之也不成为不完善的了。在没有习惯的时候,我们的鼻子是受不住牛皮的气味的,久而久之鼻子闻惯了,便不觉得讨厌了。而且还有许多字眼可以用来掩饰那些坏处。那皮肤比伊里力亚的松脂还要黑的女子,你可以说她是浅棕色。她的眼睛是斜的呢?你可以比她作维纳斯。她的眼睛是黄色的呢?你说这是雅典娜的颜色。那瘦得似乎只有奄奄一息的,你就说是体态轻盈。矮小的就说是娇小玲珑,肥大的就说是盛态丰肌。总而言之,用最相近的品格来掩饰那些坏处。

吵架的解决方法:

她怒看着这个人,没有了他,她是不能活的,但是她是愿意活的!可是你要问我了,我应当让她失望多少时候呢? 我将回答你:时间不可长,否则她的怒气就要有力了。赶快用你的手臂缠住她的玉颈,将她涕泪淋漓的脸儿紧贴在你的胸头。给她的眼泪以蜜吻,给她的眼泪以维纳斯的幽欢,这样便和平无事了。这是息怒的唯一的方法。

对方生病时采取的措施:

假如她受天气不好的影响而生病,那便是你显示出你的爱情和你忠心的时候了;那便是应当播种以得一个丰富的收获的时候了。你要不怕烦琐地去侍候她的病;你的手需要去做一切她所委任的事;要使她看见你哭泣;不要不和她去亲嘴,要使她枯干的嘴唇饮着你的眼泪!为她的健康许愿,应答尤其是要高声;而且要时常预备着些吉兆的梦去对她讲。叫一个老妇拿着硫磺和赎罪的蛋去清净她的床。在她的心里,这些辛劳会永远地留着一个温柔的记忆。多少人用这种方法去在遗嘱上得到一个地位啊!可是当心着,太讨好是要惹起病人的讨厌的:你的多情的穆劳须得要有一个限制。禁止她吃闲食和请她吃苦药等事情你是不应当去做的!这些事让你的敌人去做

还有真实的故事【】:

穷人在爱情中应当具有深心;他应当避免一些不适当的话;他应当忍受一个有钱情人所忍受不下的许许多多的事情。我记得有一次在发怒的时候,我把我的情人的头发弄乱了:那次的发怒损失了我多少的幸福的日子啊!我不相信我撕碎了她的衫子,而且我也没有看见过;可是她却坚决地那样说,于是我不得不花钱赔她一件了。可是你们,假如你们是聪明的,就避免你们的老师的过失吧,而且也像我一样地担心着受苦痛吧。

还有些如何寻找并与情人交往的就不摘录了,感兴趣的可以找来看看,有种看本子般的刺激【。

大师总结出了真理:

最得人心的是那熟练的殷勤。狡猾和刁刻的话只能生人的憎恨。我们憎厌那以斗为生的鹰隼和那扑弱羊的狼。可是我们是绝对不张网捕那无害的燕子的;而在塔上,我们让那卡奥尼阿的鸟儿自由地居住着。把那些口角和伤人的话放开得远些:爱情的食料是温柔的话。妻子离开丈夫,丈夫离开妻子都是为了口角:他们以为这样做是理应正当的;妻子的妆奁,那就是口角。至于情人呢,她是应该常常听见她所中听的话的。你们同睡在一张床上并不是法律规定的;那属于你的法律,就是爱情。你要带了温存的抚爱和多情的言语去近你的腻友,使她一见你去就觉得快活。我不是为有钱的人来教爱术的;那出钱的人是用不到我的功课的。

 更难得的是他还写了给女性读者的第三卷:

我刚才武装起希腊人来战阿马逊人:班黛西莱亚啊,现在我要拿武器给你和你的骁勇的军队了。用相等的武器去上阵吧;胜利是属于维纳斯和张着翼翅飞行全宇宙的孩子所宠幸的人。让你们一无防御地受着那武装得很好的敌人的攻击是不应该的:而在你呢,男子,这样战胜了也是可羞的。

可是或许有一个人要说了:“你为什么还要拿新的毒液给蝮蛇啊?你为什么要把羊棚打开让凶猛的雌狼进来啊?”请你们不要把几个女人的罪加到一切女子的身上去,我们应该照她们各人的行为来作判断。

德行是以女子为衣,以女子为名的,她受它的恩宠难道是可诧异的吗?然而我的艺术却不是教这些伟大的灵魂的,我的船只要较小一点的帆就够了。我只教授轻飘的爱情。我将教女人如何会惹人怜爱。女人不懂得抵抗丘比特的火和利箭;我觉得他的箭穿入女子的心比穿入男子的心更深。男子们是老欺人的,纤弱的女人们欺人的却不多。你且把女性来研究一下吧,你就会发现负心的是很少的。

不幸的人们啊,我将告诉你们的惨遇的原因:你们不懂得恋爱。你们缺少艺术,而那使爱情持久的正是艺术。就是到今日她们仍旧不懂得,可是那库带拉的女神命我把我的课程去教女子。她现身在我面前对我说:“那些不幸的女子有什么得罪了你吗?你将她们那些没有抵抗力的队伍投到武装得很好的男子们那儿去。那些男子,你已为他们著了两卷书,已把他们的爱术教得精通了;女性自然也轮到一受你的功课了。那起初贬骂那生在忒拉泊奈的妻子的人,随后在一篇更幸福的诗中歌颂她了。假如我认识曾经爱过女人们的你,请你不要叫她们吃亏吧。这个服务的报偿,你一生之中都可以要求的。”

第三卷前半是妇女之友奥维德大师对治颜、衣饰和姿态的心得,后半开始正经的教育:

我就要把一切献给我们的敌人了(我们早就开门临敌了),而对于我的叛逆,我也是存着至诚不欺之心。太容易垂青是难长久养育爱情的,在温柔的欢乐中应该夹入些拒绝。让你们的情郎留在门口;要使他叫着“忍心的门”,要使他不停地哀求和威吓。清淡的东西我们是不欢喜的:一种苦的饮料倒能打开我们的胃口。一只船被顺风翻没了是常有的事。

老师你这么坦诚真的不会成为男性公敌吗【

假如我们的情焰熄了,要妒忌来使它重燃。在我呢,我承认假如别人不伤触了我,我是不会爱的。可是不要使你的情郎很明白地知道他的苦痛的原因,让他提心吊胆着,不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须要假说有一个奴隶在暗地里留心你们的一举一动,和一个很厉害的男人在想法当场拿获,这样是能使爱情兴奋的。

甚至还有教导怎么偷人的:

如何去瞒过一个狡猾的男人或是一个周到的看守人等方法,我是险些忘记讲了。我希望一个妻子怕她的丈夫,我希望她是被看守得好好的,这是在礼仪上所须崇,在法律上、正义上、贞操上所须守的。可是你,刚被裁判官用小棒触着而解放了的女奴,谁能加你以同样的监守呢?你到我的学校里来听欺骗的课程吧。那些监视的人。即使他们有和阿耳戈斯一样多的眼睛,只要你有决心,你一定能把他们一个个地都瞒过了。当你一个人在洗澡的时候,一个监守人如何能来妨碍你写信呢?

可是假如只要一点小小的报效已够贿赂了那监守人,我们又何必来转许多弯,细微曲折地去想法子呢?用礼物,你们相信我啊,不论是人是神都会受诱惑的,就是宙斯大神也会上献祀物的当。所以不论是聪明人或是笨人,礼物是没有人不欢喜的。甚至是丈夫,当他收到了礼物的时候,也会装聋作哑的。可是你只要每年买他一次就够了。他伸过一次手,自然也会时常伸手的。

这种闺中密语也很懂:

我曾引为遗憾,我记起了,朋友是不可信托的。这个遗憾不仅是对男子们而发的。假如你太信托他人,别的女子就要来分尝你爱情的欢乐甜味了,而那你可以获得的兔子,也要被别人弄去了。即使是那个肯把自己的房间和床借给你的忠心的朋友,听我的话吧,她也和我有过好多次关系。不要用太漂亮的女仆,她会常常在我这儿取得她女主人的地位。

最后他总结陈词,像是演讲完挥手告别的大师:

我的话已讲完:现在已是走下那天鹅驾着的车子的时候了。正如从前男子们一样,现在女子们,我的女弟子,在她们的战利品上这样写:“奥维德是我们的老师。”

Ensukhkeshdanna
坛水June Pearl,淡紫...

坛水June Pearl,淡紫灰色配银粉,珠光闪烁看起来冷静而温柔。不知为何和《变形记》给我的感觉很像。当然这一页是顺手翻到的。

左下角签了名所以就打码了。

坛水June Pearl,淡紫灰色配银粉,珠光闪烁看起来冷静而温柔。不知为何和《变形记》给我的感觉很像。当然这一页是顺手翻到的。

左下角签了名所以就打码了。

Cefalt

我一直很在意的两个神话——阿波罗的月桂树和潘的芦笙,都是《变形记》里记录的故事,剧情有异曲同工之妙:不死的神灵追逐林中女仙,她们在走投无路的绝境下选择了变形。达芙妮被父亲珀纽斯变成月桂树,绪任克斯恳求姐妹把她变作芦管。

而神灵的反应是令人毛骨悚然的相似:

阿波罗说:“既然你不能做我的妻子,至少要做我的树。月桂树啊,我的头发上、竖琴上、箭囊上永远要缠着你的枝叶。我要让罗马大将,在凯旋的欢呼声中,在庆祝的队伍走上朱庇特神庙之时,头上戴着你的环冠。我要让你站在奥古斯都宫门前,做一名忠诚的警卫,守卫着门当中悬挂的橡叶荣冠。我的头是长青不老的,我的头发也永不剪剃,同样,愿你的枝叶也永远享受光荣吧!”...

我一直很在意的两个神话——阿波罗的月桂树和潘的芦笙,都是《变形记》里记录的故事,剧情有异曲同工之妙:不死的神灵追逐林中女仙,她们在走投无路的绝境下选择了变形。达芙妮被父亲珀纽斯变成月桂树,绪任克斯恳求姐妹把她变作芦管。

而神灵的反应是令人毛骨悚然的相似:

阿波罗说:“既然你不能做我的妻子,至少要做我的树。月桂树啊,我的头发上、竖琴上、箭囊上永远要缠着你的枝叶。我要让罗马大将,在凯旋的欢呼声中,在庆祝的队伍走上朱庇特神庙之时,头上戴着你的环冠。我要让你站在奥古斯都宫门前,做一名忠诚的警卫,守卫着门当中悬挂的橡叶荣冠。我的头是长青不老的,我的头发也永不剪剃,同样,愿你的枝叶也永远享受光荣吧!”

他用实际行动将月桂树与他紧紧联系起来,达芙妮将终身成为他的象征,即使变成木头也退缩着不愿让他亲吻的女仙屈服了,她新生的树干摆动着默认了她的命运。

绪任克斯的故事则更恐怖一点——芦管新奇悦耳的声音使潘感到非常迷惘,便道:“那就让我们以后永远通过芦管交流吧。”因此芦笙便是用蜡把长短不齐的芦管胶在一起而做成的,一直沿用姑娘的名字。

有一点我超在意,这两个林中女仙的故事都提到狄安娜,绪任克斯甚至直接被说打扮得像狄安娜,联想到俄尔甫斯教说阿波罗玷污了阿尔忒弥斯(这个教派的体系真的很奇怪),我有点方……

浙北屋背头
吾诗已成。无论大神的震怒,还是...

吾诗已成。无论大神的震怒,还是山崩地裂,都不能把它化为无形
——《变形记》奥维德

吾诗已成。无论大神的震怒,还是山崩地裂,都不能把它化为无形
——《变形记》奥维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