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奥黯

9201浏览    46参与
憨憨憨涵苏
“吃吗?” “噫……不要。”...

“吃吗?”

“噫……不要。”


感觉有点画崩了_(:з」∠)_

“吃吗?”

“噫……不要。”




感觉有点画崩了_(:з」∠)_

CharlieBRRR
放假之后反而比以前怠惰了…

放假之后反而比以前怠惰了…

放假之后反而比以前怠惰了…

泽熹

【all黯】《一觉醒来变成Omega该怎么办?》(三)

★ooc预警,ABO设定,黯爷本来是A,生了一场病之后变成了O

★cp:all黯,本章主异色美食组和奥黯,不拆不逆,注意避雷

★前排带我老攻@楠企鹅,还有我师父父(斗胆艾特@暮挽


落地之后的王黯还有些惊魂未定,他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抬头看了看他们在二楼的教室窗户,缓缓吐出一口气。


“**”王黯骂了一句脏话,靠在一旁的树上喘着气:“我说弗朗索瓦你什么毛病?这好歹是在二楼,要是在五楼你也敢这么跳么?真是吓死爷了。”


“那你想从正门跑?”弗朗索瓦将王黯整个身体都笼罩在自己身下:“你觉得那群小崽子们会给你这个机会么?还有你……”


剩下的那句...

★ooc预警,ABO设定,黯爷本来是A,生了一场病之后变成了O

★cp:all黯,本章主异色美食组和奥黯,不拆不逆,注意避雷

★前排带我老攻@楠企鹅,还有我师父父(斗胆艾特@暮挽




落地之后的王黯还有些惊魂未定,他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抬头看了看他们在二楼的教室窗户,缓缓吐出一口气。




“**”王黯骂了一句脏话,靠在一旁的树上喘着气:“我说弗朗索瓦你什么毛病?这好歹是在二楼,要是在五楼你也敢这么跳么?真是吓死爷了。”




“那你想从正门跑?”弗朗索瓦将王黯整个身体都笼罩在自己身下:“你觉得那群小崽子们会给你这个机会么?还有你……”




剩下的那句话弗朗索瓦没有说出来,他只是将双臂抱在胸前,戏谑似的看着王黯。




“我?我怎么了?”显然,王黯还是没有搞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只是以为自己在外面不小心蹭到了发/情的Omega,让自己起了反应而已,可刚才班里那群崽子们的反应,还有弗朗的这句话,不得不让他怀疑是不是自己的信息素出了什么问题。




王黯当着弗朗索瓦面将领口拉大了一些,低下头嗅了嗅自己的身体,依旧是那股甜腻的味道。比起他原来那闻一下就想吐的中药味,差别可是太大了。




这种信息素的味道让人很是安心,甜甜的味道突然在空气中炸开,每一个因子都充斥着如蜜般的甜味。




弗朗索瓦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心道:“他是真不知道啊,还是在装傻。发着情的Omega就这样将自己的信息素毫无保留的释放在我这个Alpha面前,他是在小看我么?”




弗朗索瓦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燃之后猛吸了一口,试图让自己冷静冷静。烟雾被他一点不剩的全都吸进了肺里,一点二手烟都没有让王黯吸到。




他站的远了一些,怕自己受不了王黯的信息素的诱惑,一不小心标记了他。




可王黯这个二愣子偏要蹭过来,他扣好领口的扣子,将领子向下折了折。




“索瓦,能不能给我一根。”看着弗朗索瓦抽,王黯的烟瘾也犯了,他用手捏着衣角,小心翼翼的问道。




平常弗朗索瓦是不允许王黯抽烟的,但是弗朗索瓦自己抽,因为王黯在班里唯一打不过的就是弗朗索瓦,所以他比较听弗朗索瓦的话。




听了这些,弗朗索瓦有点后悔抽烟了,他想把烟掐掉的时候,另一个怪点子突然从脑子里蹦了出来?




“好啊。”于是他这么说:“你靠近一点。”




王黯听话的靠近了一些,他听到弗朗索瓦轻笑了一声,浓浓的烟味瞬间铺天盖地的袭来。




弗朗索瓦猛吸了一口烟,伸出右手扣住了王黯的后脑勺,吻了过去,温热的唇贴上了王黯有些冰凉的嘴唇。




烟被一点一点的渡进了王黯的口腔里,他从来没有这么抽过烟,一下子被呛着了。




王黯推开弗朗索瓦,捂着嘴咳嗽个不停,生理盐水硬生生的被呛了出来,他蹲在地下让自己的气息平稳一些。




弗朗索瓦第一次看到王耀眼睛红红的样子,更想欺负他了。他伸出手摸上了王黯的后颈,在王黯那块凸起的腺体上轻轻按了按。




王黯整个人就像触电了一样,令人不舒服的快/感袭遍了全身,身体软趴趴的跪在了地上。他也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还有后颈上 凸起的那块腺体,那不是……只有Omega才会有的东西么?怎么会出现在他的身上?




“你还不明白么王黯?你暴露了啊,我真是没有想到你这个Omega居然还能在我们这群Alpha中装A装的这么好,连艾伦都被你骗过了。”弗朗索瓦蹲了下来,眯着眼睛看着王黯,像是一头饿狼在盯着一只小羊羔一样。




“你放什么屁?”王黯把弗朗索瓦摁在地上,给了他一拳:“我可是货真价实的A,怎么可能会变成O?”




弗朗索瓦抬手指了指王黯后颈上的腺体:“那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这个是怎么回事?”




“这个……”王黯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颈,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不过他也绝对不相信自己变成了Omega。




红酒的味道渐渐扩散开来,环绕在王黯的周围,王黯只觉得身体有一些软。




“那这些,你又该怎么解释呢?一个普通的A会对A的信息素起反应么?”弗朗索瓦反身又将浑身无力的王黯摁在了地上,“怎么办?黯,我起反应了。”




起你七大姑八大姨个反应!!!如果不是王黯没有力气,他早就将一套友情破颜拳扔在弗朗索瓦的脸上了。




“放开我。”




“你觉得我会将到手的Omega送给别人么?”弗朗索瓦压低了身子,在王黯耳边轻轻说道:“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么?自愿送上来让你标记的O,你都能给人家打跑了。”




“哪里有A不会对O起反应啊,所以你会变成O我也不觉得奇怪。”弗朗索瓦的手不安分在王黯身上摩挲着。




奇怪的感觉不断涌上来,红酒的味道越来越浓,王黯只觉得头很痛,很晕,最后他晕了过去。




“啧。”弗朗索瓦看着晕过去的王黯,只觉得太可惜了,不过他没有兴趣q姦一个不会动的人。




“你他/妈再碰他一下试试?”一根棒球棒突然甩了过来,弗朗索瓦低下头,棒球棒被砸在了一旁的树上,铁钉直直的插进了树干里。




是奥利弗,弗朗索瓦也没有想到他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关键是……她居然骂了脏话。




那个有些疯疯癫癫额小绅士,骂了句脏话。




“呦,这不是小奥利么?”弗朗索瓦拍了拍身上的灰,站了起来:“怎么?你是不怕老师了么?”




奥利弗冷笑:“你是觉得我会看不出你的假话?为了揍你,我可是连艾伦的棒球棒都抢过来了。”




“好吧,我打不过你。”弗朗索瓦举起双手,做出了投降的样子:“这个英雄救美的机会就白给你把吧。”




奥利弗没有看他一眼,径直走到王黯面前,恢复了他那一幅人畜无害的样子,渐变色的眼睛放出耀眼的光芒,他眯了眯眼睛,将躺在地下的人抱了起来。




“不过……你为什么要伪装呢?你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虽然是绅士,但打起人来却要致对方于死地啊。”弗朗索瓦在奥利弗走之前这么说,看起来是想刺激刺激他。




“因为有了王黯。”奥利弗顿住了脚步,低下头温柔的注视着怀中的人:“他打架这么厉害,我就给他做小弟好了,我喜欢在他后面打call不行么?”




弗朗索瓦突然笑出了声:“噗哈哈哈……你管那个叫打call?”




奥利弗这次没有回答他,走远了。




那的确不是打call,不过对于奥利弗来说,那种程度算得上是打call了。




王黯转学过来的那一天,奥利弗就对他一见钟情了,虽然王黯是A,但他不介意把自己的信息素伪装的像O一样。整个学校,只有奥利弗一个人不觉得王黯的信息素很难闻,相反,他倒觉得那是他闻到的最好闻的味道。




因为只有王黯一个人,可以让他看得到颜色,也可以让他闻得到气味,对于他来说,王黯就是他的全部。




有了王黯,他才会觉得这个世界会有趣。所以他觉得自己给王黯做小弟就足够了,是王黯把他从黑暗中拉出来的,他就想只这样站在光的背后就好了。




不给王黯惹麻烦,但是要将给王黯惹麻烦的人一个一个清理掉,曾经的D班老大奥利弗是这么想的。




目送着奥利弗离开的弗朗索瓦长呼出一口气,还好奥利弗没有看到他亲了王黯,不然他可不确定自己现在是不是还活着。




—TBC—


我来填这个咕了好几个月的坑了

奥黯给我冲冲冲!!!我爱死这一对!!!

下一章奥黯要素过多,弗朗索瓦哭晕在厕所

抹猹嗯

打算搞个奇奇怪怪的all黯

  文笔也不咋地,字也少的要死,但咱脸皮厚,就写就写´<_`。不嫌弃就往下看吧奥,别后悔就行。


【奥黯】

奥利弗:黯,你喜欢我吗。


王黯:不喜欢啊怎么了,刚刚的一顿打没让你明白清楚吗?


奥利弗:不喜欢也没关系哦,反正我会一直爱着黯的。【嘴角向上弯起一个弧度,如海洋般明亮的眼睛眯起来,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


王黯:……奥利弗大傻逼,今晚耀不在,八点来爷家吃饭啊你记得。【一手一插腰一手握拳放在嘴边咳了咳】【“奥利弗今天好奇怪啊”】


奥利弗:好~谢谢黯的邀请,我一定会准时到的哦


【异色金钱】


艾伦:什么?我没听错吧王黯,邀请我去你...


  文笔也不咋地,字也少的要死,但咱脸皮厚,就写就写´<_`。不嫌弃就往下看吧奥,别后悔就行。



【奥黯】

奥利弗:黯,你喜欢我吗。


王黯:不喜欢啊怎么了,刚刚的一顿打没让你明白清楚吗?


奥利弗:不喜欢也没关系哦,反正我会一直爱着黯的。【嘴角向上弯起一个弧度,如海洋般明亮的眼睛眯起来,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


王黯:……奥利弗大傻逼,今晚耀不在,八点来爷家吃饭啊你记得。【一手一插腰一手握拳放在嘴边咳了咳】【“奥利弗今天好奇怪啊”】


奥利弗:好~谢谢黯的邀请,我一定会准时到的哦


【异色金钱】


艾伦:什么?我没听错吧王黯,邀请我去你家吃晚饭?你是发烧了吗?【胆大的伸手摸了摸王黯额头】不烫啊,你到底怎么了?【伸手摘下了墨镜,好像这样就可以看的更清楚一样】


王黯:艾伦你要死啊,爷邀请你吃个晚饭而已,用的着那么惊讶吗?【扶额】


艾伦:不,按照我对你的理解,宝贝你一定是想下毒对吧,欧,你可真火辣!(我飘了)


王黯:【努力的忍住自己不去打这个眼前的美国傻逼】爱吃不吃,反正是八点,不来就算了,谁管你啊!


艾伦:好好好,我知道了黯。


【猩红组】


维克多:黯找我出来是有什么是嘛~【又是那副软绵绵的微笑】


王黯:没什么大事,就是耀不在家,邀请你晚上到爷家吃饭而已


维克多:诶诶诶,可以吗黯!终于可以和黯一起吃饭了吗~【幸福感这三个字都要写在脸上了喂!】


王黯:用的着那么激动吗,今晚八点,准时到,不然没你份了。


维克多:好好~一定会的黯~


而此时,我们的王耀同学正在往家赶,因为飞机延误了,不得不回来(其实是你想黯吧)


我们的王耀同学到底会看到多么精彩的一幕呢


抹猹嗯

(?)我哥是渣男

    #小学生文笔注意!!

#极度沙雕


  #短又小,自己都看不下去


王耀最喜欢叫王黯起床了,真的,喜欢到每次叫王黯起床都是用菜刀砸门。“咚!咚!咚!”看,又来了。


“起了!别敲了!门坏了你赔啊王灯泡!”

“你在说人话吗王不亮!我叫你起床容易嘛!菜刀都上了!”

“那你有本事别叫啊!”

“我没本事,我就要叫!”

  ……


真的习惯了,每天早上不吵一次我们就不姓王了。虽然天天吵但我们依旧是关系最最好的王家兄弟(真的吗)拳打艾伦阿尔弗(耀:叫你不还钱!黯:艾伦大傻逼,不关你事也该!)...

    #小学生文笔注意!!

  

   #极度沙雕


  #短又小,自己都看不下去





王耀最喜欢叫王黯起床了,真的,喜欢到每次叫王黯起床都是用菜刀砸门。“咚!咚!咚!”看,又来了。


“起了!别敲了!门坏了你赔啊王灯泡!”

“你在说人话吗王不亮!我叫你起床容易嘛!菜刀都上了!”

“那你有本事别叫啊!”

“我没本事,我就要叫!”

  ……


真的习惯了,每天早上不吵一次我们就不姓王了。虽然天天吵但我们依旧是关系最最好的王家兄弟(真的吗)拳打艾伦阿尔弗(耀:叫你不还钱!黯:艾伦大傻逼,不关你事也该!)脚踢亚瑟奥利弗(亚瑟表示这他就很无辜了)


#奥利弗与王黯是不是有一腿?


我是王耀,我怀疑我的哥哥王黯和亚瑟的哥哥奥利

弗有一腿。这是有根有据的,我从不乱怀疑人阿鲁。事情是这样的。


当时我和黯准备去超市买菜,到超市门口的时候一阵狂风吹过,吹的我睁不开眼,等风停了之后一个粉毛(骚呢)就出现了我们眼前。不是我吹,要不是这是个粉毛,我都以为是亚瑟又喝假酒了。




“小黯黯~”这称呼这语气!傻子都会意识到不对劲吧阿鲁!然后我就亲眼看到了哪惊人的一幕!奥利弗以一种及其少女的姿势靠在了比他矮了很多的【划掉】黯身上!


幸好我拦的及时!我要是不在,黯一定会直接把奥利弗甩出五米之外的!(顺便再来一锅什么的)



我是王耀,下次再分享给你们我哥王黯是个怎样的zha男


✨箫亓

一个异色好茶的脑洞
用了国家化身不会死的设定,其实干了什么彼此都心知肚明啦

一个异色好茶的脑洞
用了国家化身不会死的设定,其实干了什么彼此都心知肚明啦

绥九

奥利弗天使,我喜欢他。

奥利弗天使,我喜欢他。

Ar.枭瑶
觉得异色挺萌的w所以就画了 【...

觉得异色挺萌的w所以就画了

【弗利奥的甜点做得很好次0w0至少比亚瑟做得好

不会上色……【扶额

觉得异色挺萌的w所以就画了

【弗利奥的甜点做得很好次0w0至少比亚瑟做得好

不会上色……【扶额

绥九

喜欢他们。
像素画异色们,后面小摸鱼,大部分都是奥黯。弗朗索瓦还没来的及上色。
准备放暑假和我朋友联手做一个异色联五(也有可能是异色枕战组)穿到游戏像素世界的鸡飞狗跳RPG无cp小短片,里面没有剧情,都是瞎胡乱玩梗,敌人也许是玩像素游戏的常色们,为了完成游戏任务不停追杀游戏里的异色们。(受害者异色们唔噗噗噗噗。)

喜欢他们。
像素画异色们,后面小摸鱼,大部分都是奥黯。弗朗索瓦还没来的及上色。
准备放暑假和我朋友联手做一个异色联五(也有可能是异色枕战组)穿到游戏像素世界的鸡飞狗跳RPG无cp小短片,里面没有剧情,都是瞎胡乱玩梗,敌人也许是玩像素游戏的常色们,为了完成游戏任务不停追杀游戏里的异色们。(受害者异色们唔噗噗噗噗。)

金光闪闪耀☆(果仁)

我说话算是数的!
奥黯七夕贺图肝好了(虽然晚了点…)_(:з」∠)_
p2p3情头

其实黯平时不太喜欢肢体接触,不过这次比较特殊。
黯:……算了,七夕就破例让他抱抱吧…
奥:(///ˊㅿˋ///)❤️

我说话算是数的!
奥黯七夕贺图肝好了(虽然晚了点…)_(:з」∠)_
p2p3情头

其实黯平时不太喜欢肢体接触,不过这次比较特殊。
黯:……算了,七夕就破例让他抱抱吧…
奥:(///ˊㅿˋ///)❤️

绥九
奥黯七夕节快乐嘿嘿嘿嘿,今后也...

奥黯七夕节快乐
嘿嘿嘿嘿,今后也要快乐磕好茶和异色呢。

奥黯七夕节快乐
嘿嘿嘿嘿,今后也要快乐磕好茶和异色呢。

绥九

1p~3p是吐虹症
其他是摸鱼
异色好茶万岁!强势安利异色黑塔鬼,里面黯爷戏份超多。呜呜呜呜呜奥黯超好吃。

1p~3p是吐虹症
其他是摸鱼
异色好茶万岁!强势安利异色黑塔鬼,里面黯爷戏份超多。呜呜呜呜呜奥黯超好吃。

金光闪闪耀☆(果仁)

最近沉迷画Q版人物,差不多是每日一涂。
仿生人设定,就是那个康纳酱的梗233
血族×狼人,是参考了深海面包大大的好茶MMD(超带感
心理分析师×催眠师(反一反也OK),我上次发的一大段安利《催眠师手记》的小文章
W学院学生设定,青春校园清新向(通常是小甜饼w)
最后是异色好茶(^・ェ・^)猫设定,他们也超可爱💕❤

我可能又要咸鱼一阵子了(躺

最近沉迷画Q版人物,差不多是每日一涂。
仿生人设定,就是那个康纳酱的梗233
血族×狼人,是参考了深海面包大大的好茶MMD(超带感
心理分析师×催眠师(反一反也OK),我上次发的一大段安利《催眠师手记》的小文章
W学院学生设定,青春校园清新向(通常是小甜饼w)
最后是异色好茶(^・ェ・^)猫设定,他们也超可爱💕❤

我可能又要咸鱼一阵子了(躺

名为澪的咸鱼
这个是我和老婆儿名朋绑戒99天...

这个是我和老婆儿名朋绑戒99天的贺图!
我爱她一辈子♪

这个是我和老婆儿名朋绑戒99天的贺图!
我爱她一辈子♪

名为澪的咸鱼
嗯。异色好茶!是我和我老婆儿名...

嗯。异色好茶!
是我和我老婆儿名朋挂戒指的贺图!
∠( ᐛ 」∠)_

嗯。异色好茶!
是我和我老婆儿名朋挂戒指的贺图!
∠( ᐛ 」∠)_

金光闪闪耀☆(果仁)

P1异色好茶团子P2(ಡωಡ) 不开车的

P1异色好茶团子P2(ಡωಡ) 不开车的

金光闪闪耀☆(果仁)
又到了虐狗的日子:) 不过我心...

又到了虐狗的日子:)

不过我心甘情愿被他们虐死嘿嘿嘿嘿嘿

什么自古红蓝出cp什么自古黑白出夫妻(夫夫)干脆全加在一起吧WWW

超级潦草懒得细画

还有幅常色的画没画完呢=。=

又到了虐狗的日子:)

不过我心甘情愿被他们虐死嘿嘿嘿嘿嘿

什么自古红蓝出cp什么自古黑白出夫妻(夫夫)干脆全加在一起吧WWW

超级潦草懒得细画

还有幅常色的画没画完呢=。=

舒洋

【朝耀】【奥黯】1987(上)

*国设,异色普通人,有微量冷战,私设超多的半架空 所以请不要相信里面发生的任何事情!我年纪轻轻还不想因传播谣言罪进局子! 有轻微黄、暴力、血腥元素,不喜者请自行绕道!

*没有文笔,全是流水账,ooc有,烂到没朋友(つД`)

*脑洞来源《在世界末日兜风》

*还有那什么,对,我是萌新,多多指教【面不改色


>>>


【朝耀】【奥黯】1987

by:舒洋


00


一九八七年七月某日,英格兰的意识体亚瑟·柯克兰注视着西伯利亚差强人意的夏日景色,慢慢地凑近王耀,牵住了他的手。王耀怔了一下,没有把手抽...

*国设,异色普通人,有微量冷战,私设超多的半架空 所以请不要相信里面发生的任何事情!我年纪轻轻还不想因传播谣言罪进局子! 有轻微黄、暴力、血腥元素,不喜者请自行绕道!

*没有文笔,全是流水账,ooc有,烂到没朋友(つД`)

*脑洞来源《在世界末日兜风》

*还有那什么,对,我是萌新,多多指教【面不改色



>>>



【朝耀】【奥黯】1987

by:舒洋






00



一九八七年七月某日,英格兰的意识体亚瑟·柯克兰注视着西伯利亚差强人意的夏日景色,慢慢地凑近王耀,牵住了他的手。王耀怔了一下,没有把手抽回。但目光很快移走,转为和亚瑟同个方向。天空微弱地蓝着,密布湿软沼泽的荒原上远远地铺着一条铁轨,与他们隔了一条宽宽的用砖砌的路。此刻铁轨和路都空着,显出一丝古怪。没有人知道这古怪来自哪里,是荒野上近五十英尺的大道,还是难得明艳的俄罗斯的天气。但没有人能确认这里就是俄罗斯的领地,可能他们进入的是蒙古或者中国。没有人说的出现在的确切位置还有具体时间,亚瑟唯一能确认的是王耀正站在他的左侧,右手被他的左手抓紧,在此时此刻。


其他的国家意识体很快地从他们身后的白色双层建筑中涌了出来,喜气洋洋的神色惊人的一致。艾滋病疫苗研制成功,这是该被历史学家和出名的摄影师记录的一刻。但只有物资设备、别处新的研究成果、科研人员、他们,还有最早修建这里的那些人被允许坐上驶过那条铁路的火车,时间、故事和眼睛不仅被严令排除,还被要求滚回钟上,滚回书里,滚回随便谁的丑脸上。而唯一被允许坐上回程火车的只剩了他们,兴奋的、友好的、握着手的、牵着手的。


所有的国家意识体只顾在砖砌的大道上前进,没有人敢保证火车什么时候会来。就像没有人敢保证对此事在国民面前不会大肆宣扬或守口如瓶,没有人敢保证自己会将此推广到什么地步,没有人敢保证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发生与否,没有人敢保证历时十年得来的研究成果的正确性。他们只顾放空头脑,大笑着祝贺彼此,像游行庆典上狂欢的人群那样行走,等待火车将他们送达崭新的未来。





01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亚瑟在他伦敦的家中吃完了最后一餐,将空的麻质面粉袋投入壁炉。快灭的火只窜高了一点,天才刚刚发亮。他从没了地板的地面上起身,转个头就能走进书房。这里当然比不了白金汉宫,那里成为废墟已近三年。因为一颗阿拉伯人丢出的炸弹。


他现在必须找点东西取暖。身上那件破得没了样子的衬衫跟了他半年,不论穿着还是烧掉都于事无补。书房的墙角码着一些不可燃的雕塑和骨瓷器,书只有房间中央的最后一叠了。一九六六年的莎翁全集,剑桥大学出版社,第一次印刷的版本,纪念莎翁逝世二百五十周年,这个住处里年份最早的一套,他还记得。年代更近一些的在前几个星期一一被他亲手送进了壁炉,而三百周年的纪念版比它们死的都早,因为出版印刷业没能撑过甚至二〇一四年。亚瑟陷在回忆中,没能发现自己的手已经无意识地拿起最上面一本慢慢摩挲。壁炉里的火星没他有耐心,自顾自地就灭了。再把火生起来已是不可实现的巨大花费。亚瑟小心地把书放好,换上在壁炉上放了两年的一身正装,打的半温莎结依然精致,尽管这不再意味着无可挑剔的美好生活,而是那桩对立的事物。


死亡。毫不奇怪的结局,对于亚瑟也是一样,哪怕是这样一个时代,他或许还比别人有更多的机会。病毒爆发的那一年被草草塞进天堂或地狱的英国人就有四百万,其中一个血肉模糊的被一群黑人摁倒在白金汉宫前,在亚瑟开枪解围后,踩着那些黑红的躯体,将破碎的玻璃插进了他的肚子。另一个是女人,赤裸的身体被一个个子高挑的亚裔男人抵在教堂只剩了半截的外墙上,在亚瑟动手后更高亢地尖叫着冲过来,一气卸下了他的胳膊。被亚瑟打翻在地之后,她扑回男人身上嚎啕大哭,泪水和血从她的乳房一直滑到腿间。原来那是她丈夫。


亚瑟大概是在二〇一三的年末或者二〇一四的年初正式搬进这里的,因为他记不清机械的物资搜集花了多久。国家意识体的存活其实无需依赖面包和火炉,但在失去意识的休眠中静待所有人被写入基因的死神带走或者信仰崩塌,亚瑟无法接受。所以他拆光了所有值钱的不值钱的家具,每天烤上一两个面粉团,地上的一幢幢书只为了看书脊,内容他还能背诵。子弹需要省着点,只好一个弹匣用上四个月。亚瑟就这样不休不眠撑了四年,终于等到了离开这里的预兆。火灭了。他握着自己微弱的心跳,听到他的人民之中尚未磨灭的大英帝国之名,露出一个同样微弱的笑。清晨是尸臭最重的时刻,泰晤士河上的浮尸估计还飘着很多,窗口外的街上留了一个鬼一样的黄种人。但到时候了。亚瑟打开公寓的门走了出去,系着他的半温莎结,留下他的莎士比亚。





02



亚瑟其实没有子弹了。十五英尺外站着一个年轻男人,他穿着整洁的浅灰色套装,披着相同颜色的风衣,有一头蓬松的橙色头发和微微上扬的嘴角,眼睛的蓝色里完全找不出恶意,但手上攥着的却是数量可观的及腰长的钢筋,残留其上的恐怕有血液之外的液体。就长相亚瑟无法确认他的国籍,但在街角与他狭路相逢之时开始,亚瑟的心就狠狠地搏动起来,不知是要催促他毁掉还是承认眼前活生生的人。有可能?有可能那是最后一个英格兰人?


“你是谁?”亚瑟难得开门见山。


“奥利弗·柯克兰,英国公民。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男人施以礼节性的笑,甚至鞠了一躬。


亚瑟的表情松动了一些。但被一声嘶吼打断,是那个黄种人。亚瑟刚从公寓楼下变形的旋转门中出来便被他发现,随后一群几乎失去轮廓的人随着他的口哨声从损毁的建筑物中钻出,很快地围住了亚瑟。半自动手枪里的八枚子弹刚好解决,只是送给他的那枚偏了几英寸。眼看着往外淌血的黄种人一边嘶吼一边试图起身,奥利弗抽出一根钢筋迅速捣进他的眼窝,颅骨在瞬间碎裂,一小朵血花没有溅上两人的衣服,刚好够盖住那张凝固的扭曲的脸。亚瑟惊讶地发现自己也跟着奥利弗笑了起来,仿佛在他面前发生的一切只是无伤大雅的玩笑。


“看起来,你跟我可是一样的人。我帮了你的忙,现在可够资格知道你的名字了吧?”奥利弗拔出钢筋,笑容变得玩味起来。


“亚瑟……柯克兰,英格兰人。……你不是苏格兰人或者爱尔兰人吧?”


“哈,那我现在应该抱着一头老母山羊痛哭流涕直到咽气,而不是大发慈悲地救你一命。拼起命来的东方人,你是想像不到的。”奥利弗摇着自己的食指,但很快愣住了。他看到亚瑟死盯着那张浸在血液里的脸,翠色的眼睛是湿润的。


他听到亚瑟喃喃,那个名字叫王耀。






03



王黯费了好些力气给自己系上领带。全棉衬衫放了太久,领口硬的像木头。奥利弗也不帮忙,似笑非笑地就这么看他。直到王黯扣上风衣的所有扣子,他才闪到中国人的面前,伸手解开衬衫最顶上的那颗,用一方干净的手帕缠上对方的脖颈,遮住那一小块发红的痕迹。王黯的脸很明显地烧了起来,但只持续了几秒,让亚瑟不禁怀疑那一点轻微的红晕是否真实存在过。盯着他人的伴侣显然不符绅士的礼节,但自踏入奥利弗的家门的那一刻,他的视线来不及停留在完好甚至精美的装潢上,就已完全无法离开王黯。真的很像,太像了,包括眼尾的弧度,包括形状分明的踝骨。甚至那个新鲜的吻痕,亚瑟也能在王耀身上迅速复刻。奥利弗对亚瑟近乎痴迷的露骨眼神不想再忍,低头凑上王黯浅色的唇。亚瑟赶紧识趣地别过头去,开始思考解释的话语。


率先打破僵局的却是王黯。他匆匆脱离奥利弗的吻,用下巴示意对方看向桌子。亚瑟惊讶地发现有一台无线电报机,一旁的记录纸上有清淡的字迹。


“艾伦的电报,我……猜到是今天,你刚走就来了。你应该没有忘记他之前说过的吧?”


“只过了三年,我的记性还没那么差。他说了点什么?”


“‘刚刚打完,我敲掉了他的两个膝盖,现在快死了。’”


奥利弗又开始笑了。他先捂住嘴低低地笑着,随即再也憋不住似的放声大笑起来,笑到浑身颤抖,笑到挤出两粒眼泪。他看了眉头紧锁的亚瑟一眼,笑声努力收了几分。


“知道你想问什么。艾伦,我的表弟,兼大学同学,看上了他隔壁床的俄国佬,扬言要在维克多,对,那个俄国佬三十岁之前娶到他。结果大学还没过一半他们就滚到了一起,还是艾伦在下面,”奥利弗的笑声再次失控,王黯面不改色地接上话头,“但维克多一直拒绝艾伦除了做爱之外的任何要求。他们就那么死撑着,直到大学毕业两个人还不愿正式确立关系。……病毒爆发后头三年艾伦还有办法联系我们,说着要游过白令海峡去找他……”


“不过真是可惜啊!到现在他也没能完成啊,我们这里已经是三十一号了,”奥利弗拿起桌上的小型座钟,狂笑着将它左右摇动,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俄国熊的生日当然过了……”


“艾伦还有一句话给你。’他在两天前答应了我,希望奥利弗不要笑的太难听。’”王黯就看着奥利弗一直笑到指尖不稳,座钟摔在地上,零件四下滚动。亚瑟依然皱着眉,他忍不住考虑病毒的筛选让一个奥利弗留下是否正确,即使现在他的存在必须要靠这个人。奥利弗笑到筋疲力尽才抬眼看他,亮蓝色的眸子闪着笑出的水光。


“所以,我们也要走了。”


“去哪?”亚瑟问。


“从一进来我就怀疑你是不是纯血的英格兰人了。绅士风度都被病毒吃光了?”


“告诉我。”


奥利弗挑起眉毛,嘴角又收回到他们初次见面的弧度。


“塔桥那边。虽然毁的也差不多了,总强过其他那……”是砖石崩落的巨大声响,接着与水面冲撞,持续摇撼着一整座空旷的伦敦。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有资格说出这句话,也算我的荣幸。千载难逢的机会,你不再多问点什么?”


亚瑟等了这句话很久,但没有很快说出来。他偏过头盯紧相处时间不超过十分钟的王黯,像是瞄准了一个不愿射失的靶子,要保证自己击中靶心。他换上一种缓慢的又极具可信度的声音。*


“王先生,我不会阻止你去跳泰晤士河,尤其是在您有陪同的伴侣的情况下。只是,你不想再看一眼,你的祖国吗?”






tbc.

*该段有使用《笑忘录》的句子


废话还有:

看标题就知道这篇该在17年写完,但手速实在不行,后续有极大可能拖到明年年末【靠 不然再拖拖2022年发也行啊

感谢姐 @R-A-O 不嫌弃这篇经历了魔改的生贺,这一年辛苦了,我一定会写完,一定不会坑,一定不会删的!

还有那什么,有磕雷安的吗!来!来扩我啊!

……吃安雷也不要怕呀,我不会怎么点小蓝手的( ´Д`)


病娇叶

【异色】关于醒悟的段子

*奥利弗为了保护王黯受伤进医院的事

*本来是文里的转折情节,想了想还是单独拿出来算了

====================================

不知道是谁先掏出来的小刀,追究这个也没用了,一干打架的众人全都安静下来看着跪在地上的奥利弗,血顺着衣摆流了一地。

救护车呜哇呜哇地开来又呜哇呜哇地走。王黯没来的及上救护车一起去,实际上他也没有理由上去,谁叫他不是奥利弗的家属呢?王黯开始梳理事件发生的过程,好像是有人强行拉着他抽烟喝酒嗑药然后被奥利弗挡了吧?然后大家开始打架了?为什么最后血流一地的是奥利弗?

想到这脑子便开始当机,王黯就这么直挺挺的站在店中央,自己都不知道该做什么,直到维克多因为担...

*奥利弗为了保护王黯受伤进医院的事

*本来是文里的转折情节,想了想还是单独拿出来算了

====================================

不知道是谁先掏出来的小刀,追究这个也没用了,一干打架的众人全都安静下来看着跪在地上的奥利弗,血顺着衣摆流了一地。

救护车呜哇呜哇地开来又呜哇呜哇地走。王黯没来的及上救护车一起去,实际上他也没有理由上去,谁叫他不是奥利弗的家属呢?王黯开始梳理事件发生的过程,好像是有人强行拉着他抽烟喝酒嗑药然后被奥利弗挡了吧?然后大家开始打架了?为什么最后血流一地的是奥利弗?

想到这脑子便开始当机,王黯就这么直挺挺的站在店中央,自己都不知道该做什么,直到维克多因为担心喊了一句他的名字他才反应过来——我该去医院。于是连句嘱咐都没有就跑了出去。

到医院的时候手术室的红灯亮着,特别刺眼,亚瑟在门口走来走去,几次停下来想强装镇定,手不断地掏出又放回口袋的烟,王耀坐在凳子上一只手捂住脸,一只手在揪头发。

王黯觉得自己手脚冰冷、没有知觉,怎么坐过去的都不知道,脑子里不断回放奥利弗中刀前后的事件经过。他好像被那个粉毛从风暴中心拉了出来?粉毛拉他之前为他挡了多少酒来着?王黯感觉越来越冷,忍不住抱紧自己的手臂缩了起来,接着他被人抱住了,王耀柔软的秀发扫得他鼻痒痒。

他抓紧王耀的外套,眼泪不知道为什么从眼眶里掉出来:“哥,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好害怕……如果他出事了怎么办?哥…怎么办啊……我好像喜欢上他了……他不喜欢我怎么办……”

北庭盈雪

  画 渣(崩) 预 警 !
  啊,画了异色好茶x(奥利弗和王黯)(设定是这样的吧,不知道有没有画错x)
p1是阿黯
p2两人x
  人体有参考,但可能还是崩了
  这次也非常感谢有 @殁浅 大佬的纠错x(。・ω・。)ノ♡

  画 渣(崩) 预 警 !
  啊,画了异色好茶x(奥利弗和王黯)(设定是这样的吧,不知道有没有画错x)
p1是阿黯
p2两人x
  人体有参考,但可能还是崩了
  这次也非常感谢有 @殁浅 大佬的纠错x(。・ω・。)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