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奥利弗

29805浏览    1120参与
天使在人间

【锤茶原创小说】天使在房间(一)

艾利欧是在一片湿热中惊醒的,他在睡梦中上了一个酣畅淋漓的厕所,于是就创下了17岁少年尿床这个窘迫的纪录。

这件事情还是要怪奥利弗,奥利弗觉得小少年憋尿的样子相当可爱,于是就在前一天的晚饭上给小少年喂了半个西瓜。艾利欧倒也听话,憋着满满一大泡尿被奥利弗爱抚,这种尿意刺激前列腺的感觉,居然出奇的舒服。奥利弗也觉得频临失禁的小少年,撒起娇来更加可人儿。

于是艾利欧就在膀胱满满的情况下入睡,可是在睡梦中小少年娇嫩的膀胱,再也支撑不住了。

可是现在没心没肺的奥利弗还对着床上的地图,嘹亮的发出猪笑声。

“给我弄干净!”艾利欧决定不撒娇了,他将尿湿的床单和被单扔向奥利弗。

“不要生气嘛!”奥利弗熟...

艾利欧是在一片湿热中惊醒的,他在睡梦中上了一个酣畅淋漓的厕所,于是就创下了17岁少年尿床这个窘迫的纪录。

这件事情还是要怪奥利弗,奥利弗觉得小少年憋尿的样子相当可爱,于是就在前一天的晚饭上给小少年喂了半个西瓜。艾利欧倒也听话,憋着满满一大泡尿被奥利弗爱抚,这种尿意刺激前列腺的感觉,居然出奇的舒服。奥利弗也觉得频临失禁的小少年,撒起娇来更加可人儿。

于是艾利欧就在膀胱满满的情况下入睡,可是在睡梦中小少年娇嫩的膀胱,再也支撑不住了。

可是现在没心没肺的奥利弗还对着床上的地图,嘹亮的发出猪笑声。

“给我弄干净!”艾利欧决定不撒娇了,他将尿湿的床单和被单扔向奥利弗。

“不要生气嘛!”奥利弗熟练扒拉下艾利欧的小裤衩,倒了一盆热水给小少年仔细擦拭臀部和大腿内侧:“小宝宝尿床,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你别忘了我是什么专业。”

擦拭干净后,光屁股的艾利欧坐在了奥利弗的腿上,小少年明显感到对方的小建筑挺立起来。半个西瓜的利尿成分,显然不是一泡尿能解决的。奥利弗的挤压显然刺激到了艾利欧较弱的小膀胱,第二泡泉水不偏不倚喷射在奥利弗的裤衩上。

“你也湿了!”


韶华未至

【hp乙女】提问:怎么哄男朋友?

德拉科/塞德里克/奥利弗/卢修斯/卢平


前天写虐做了噩梦,我又滚回来写糖了​


【德拉科】

你的男朋友德拉科​,人送外号马天龙,蛇院院草,行走的节拍器。


​不得不说,他真的长在了你心动的点上,那身材,那脸蛋,吸溜。


就是脾气太坏了,不对,也不能说坏吧,就是……很像那种天天怀疑丈夫有没有出轨的小媳妇,比如现在:


德拉科懒散地躺在沙发里,翘起了二郎腿,袍子有了些褶皱,他看似在阅读手里的书,蜷缩的书角却暴露了他的心烦意乱。


你乖乖坐在一旁看着他,没有发出任何声

音。


终于,德拉科忍不住抬头看着你,眉头紧锁:“为什么一直盯着我...

德拉科/塞德里克/奥利弗/卢修斯/卢平


前天写虐做了噩梦,我又滚回来写糖了​










【德拉科】

你的男朋友德拉科​,人送外号马天龙,蛇院院草,行走的节拍器。


​不得不说,他真的长在了你心动的点上,那身材,那脸蛋,吸溜。


就是脾气太坏了,不对,也不能说坏吧,就是……很像那种天天怀疑丈夫有没有出轨的小媳妇,比如现在:


德拉科懒散地躺在沙发里,翘起了二郎腿,袍子有了些褶皱,他看似在阅读手里的书,蜷缩的书角却暴露了他的心烦意乱。


你乖乖坐在一旁看着他,没有发出任何声

音。


终于,德拉科忍不住抬头看着你,眉头紧锁:“为什么一直盯着我?”


“我看我的男朋友还不行吗?”


他的脸一下子红了,像一只炸毛的猫,故作凶狠地对你说:“哦?我以为你那愚蠢的脑子已经忘了,谁才是你的男朋友。”


你看着他那金色的脑袋,忽然觉得像一个大柠檬(?)


得,这家伙又开始吃醋了。


虽然你不知道是吃谁的醋,但是,哄就完事了。


你笑嘻嘻地坐在他旁边,挽住他的手臂,摇啊摇:“我的男朋友当然是德拉科,他可是世界上最好看,对我最好的人了,我真的太太太喜欢他了!”


德拉科冷哼一声,没有理你,低下头继续看着书。


行吧,这么快哄好那就不是德拉科了,谁让你喜欢他呢。


你将口袋里的水果糖拿出来,轻轻剥开,递到他嘴边:“德拉科,张嘴,这可是纳西莎阿姨给我的糖。”


少年抑制住眸中快要溢出的笑意,轻咳一声,含住了糖果,柔软的唇不经意吻过你指尖。


你如同被开水烫了一般迅速收回了手。


“布兰琪。”


他凑近了你,空气里是甜甜的水果味,大概是蜜桃味?你不清楚,只能感受到他温软的唇贴上你的。


“妈妈说,好东西要一起分享。”


一吻结束,少年微微动情将你抵在沙发上,凑近你耳边低声说道。










【塞德里克】

你本以为你人生中最尴尬的事情,是上次在众人起哄时给塞德里克告白。


没想到现在更尴尬的来了。


你和塞德里克在走廊里说说笑笑,突然一个红领带的男生冲到你面前,直接将情书塞进你的手里,然后风风火火地离开了。


该说句“不愧是勇敢的格兰芬多吗”,竟然敢在你的正牌男友面前给你递情书?!


你小心翼翼地抬眼看塞德里克,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眉头微皱,死死地盯着那个男生的背影。


“塞德……”


你怕他生气,轻轻拽了拽他的袖子,同时内心也有点期待,塞德里克会怎么样呢?吃醋吗?


苍蝇搓手jpg.


他看了一眼你手上的情书,云淡风轻地说了句:“我没事。”


就……就这?


“呃……我其实和那个男生不怎么熟的,你不要在意。”


塞德里克叹了口气,从背后抱住你,下巴抵在你肩上,你闻到了他身上的松木香,令人很有安全感。


“我知道的,只是我的女朋友太受欢迎了,让我很有危机感,有时候我甚至会有点自私地想,你如果不那么优秀就好了。”


这是他第一次在你面前流露自己的不开心。


“可是……如果我不那么优秀就配不上塞德了呀。”


塞德里克摇了摇头,棕色的发丝拂过你脸颊。


“不会的,你只负责永远开心生活下去就好,无论是怎么样的你,我都很喜欢。”


你被感动的一塌糊涂,转身钻到了他怀里。


而塞德里克理所当然地拿过你的情书,揉皱,悄悄扔进垃圾桶。









【奥利弗】

某个普通的下午,你和男朋友在三把扫帚里喝着小酒。


“听说最近有人给你送花?”


奥利弗踌躇了很久,最后终于还是问出了口。


你心想:你竟然在别人送了我一周花的时候就发现了,可喜可贺!


当然你不能将这些话说出来,只能点了点头:“是有人送,但是我都没收哦。”


他一下子松了口气:“干的好,布兰琪!”


这种感觉怎么这么像是在夸奖队员?


唉,算了,奥利弗能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第二天清晨,你是被室友激动的声音吵醒的:“布兰琪!快起床!”


“干什么啊……”你翻了个身继续睡,那个男生再来几次都雨女无瓜。


她残暴地掀开你的被窝,像极了你妈:“是伍德来了!”


什么?!!


你睁大双眼,一个鲤鱼打挺,睡衣都没来得及换就跑了出去。


少年静静靠在墙上,留给你一个英俊的侧脸,睫毛像蝴蝶的翅膀轻轻扇动,在脸上落下一小片阴影,在你心上洒下花粉。他携阳光和露水前来,手里拿着一束娇艳欲滴的玫瑰花。


听到脚步声,奥利弗转过头看着你,露出一个宠溺的微笑。


“早上好,布兰琪。”


他将玫瑰花递给你,另一只手不自然地摸了摸耳朵:“其实我不是很确定你喜欢什么花,只是单纯觉得玫瑰和你一样好看。”


你简直要喜极而泣了,接过花束,直接上前抱住了你可爱的男朋友。


是心脏被击中的感觉。









【卢修斯】

你悄悄推开了马尔福庄园的大门,发现卢修斯一身西装,端坐在沙发上,手里轻轻摩挲着龙头手杖,显然是等的不耐烦了。


“终于舍得回来了?”


他蔚蓝色的眼眸紧紧盯着你,仿佛在谴责你迟到的行为。


“对不起卢修斯,我迟到了。”


你低下头乖乖认错,手指不安地绞着衣服,就像学生一样等待班主任的批评。


心里慌得雅痞。


今天好像是帕金森家举行的舞会?啊我死了,死的透透的。


“真的对不起,我我我下次一定不会忘记时间了!”


他没有理会你,轻轻挥动了魔杖,口中低声念着什么。


一道银光从魔杖发射出来,你换上了一身华丽的红色礼裙,头发也被精心盘起,点缀着蓝宝石发卡,银色高跟鞋闪闪发光。


“还算得体,走吧。”


卢修斯上下扫视你一眼,满意地点了点头,走到你面前。


你有点疑惑,这就不生气了?


他敲了敲龙头手杖,示意你快点,你急忙挽上他的手臂,看到卢修斯露出一个笑容。


幻影移形前,你清楚地听到男人说了一句:“回来再惩罚你。”


就知道卢修斯这个小心眼的老男人没有这么快消气!


kiao你摸我腰干嘛!









【卢平】

天气渐渐炎热起来,你开着空调,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剧,嘴里还吃着草莓味的冰淇淋。


简直是人间仙境。


“小姑娘,我要出去一趟。”


卢平接到通知后走向你,摸了摸你的头。


“好的,我的傲罗先生。”你凑过去吻了吻他的脸颊。


“少吃点冰淇淋,肚子会疼,还有空调温度别开太低。”他打开房门,热浪席卷而来。


“知道啦,工作小心一点哦。”


卢平朝你笑了笑,关上了门。


你一个人看着电视,没一会就将冰淇淋吃完了,冰箱里还有巧克力味的,哈密瓜味的,蓝莓味的,香草味的。


再吃一点点吧。


最后你没忍住,吃了亿点点。


困意席卷上来,你舒服地躺在沙发上睡着了,仿佛一条快乐的咸鱼。


“布兰琪?”不知过了多久,好像有人在叫你的名字。


你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看见卢平担忧的脸,顺着他的目光,你看到了很多个冰淇淋盒子。


梅林的裤衩,你忘扔了。


“阿嚏!”随着你一个喷嚏打出去,卢平的脸色更黑了。


“你感冒了。”他从房间拿出一条毯子将你裹得严严实实,递给你一瓶感冒魔药。


你自认理亏,皱着眉喝了下去。


“莱姆斯,我错了。”


“我不应该让你担心。”


“我下次再也不敢了!你不要不说话嘛”你举起三根手指发誓。


他沉默了很久,最后还是无奈地将你拥入怀中:“没有下次了,为了你自己的健康。”


“我的小姑娘。”

一枚银西可

「HP乙女」当你🚗完之后他给你按摩


有🚗警告


我发现这篇也被屏蔽了🙈

只好用图片来发了呜呜呜

撞梗致歉,无意抄袭‼️

主角如下

德拉科 哈利 塞德里克 伍德

我今天居然做到双更了好感动

「HP乙女」当你🚗完之后他给你按摩


有🚗警告


我发现这篇也被屏蔽了🙈

只好用图片来发了呜呜呜

撞梗致歉,无意抄袭‼️

主角如下

德拉科 哈利 塞德里克 伍德

我今天居然做到双更了好感动

鱼酱梓啦
“奥利弗你也不夸夸我” “夸你...

“奥利弗你也不夸夸我”

“夸你什么?琼斯先生的牙齿真tm齐?还是琼斯先生的字牛逼坏了?”


事实证明,上网课除了听课,干什么效率都贼高。´∀`


单张异色英 因为有米要素就打了个tag,不适请告知啦


画质把奥利弗的雀斑都给压没了2333


感觉又在污染tag ing( ' ' )

“奥利弗你也不夸夸我”

“夸你什么?琼斯先生的牙齿真tm齐?还是琼斯先生的字牛逼坏了?”




事实证明,上网课除了听课,干什么效率都贼高。´∀`


单张异色英 因为有米要素就打了个tag,不适请告知啦


画质把奥利弗的雀斑都给压没了2333



感觉又在污染tag ing( ' ' )

眺

见鬼了 伍

“哎呀,小谢怎么慢啊,都等你好久了。”王耀把手笼在袖子,显得轻松自在,伊万也笑眯眯地站在旁边。与之对比强烈的是其他人乱七八糟的混乱场面。“就算是第二次了,哥哥还是受不了啊”弗朗脸色显得极为难看。等大家稍稍冷静下来,獬豸一跺脚,四周本来只有微弱的光,一下光芒大盛。等光芒敛去,恢弘的建筑平地生出。


“好了,欢迎来到东海。这里是龙宫,不过没有龙。”映入眼帘是华丽的宫殿,好似琼楼玉宇。朱红木料为屋,雪白玉石为阶,屋檐绘有富有中国色彩的图画。宫阙四角翘起,缀有铜铃,无风自动,屋脊上也镇有屋脊兽。门户大开,却因里面的屏风而不得窥见屋内。这明显是中国风韵的屋舍,但仔细推敲,却无法确认是哪朝哪代的风...

“哎呀,小谢怎么慢啊,都等你好久了。”王耀把手笼在袖子,显得轻松自在,伊万也笑眯眯地站在旁边。与之对比强烈的是其他人乱七八糟的混乱场面。“就算是第二次了,哥哥还是受不了啊”弗朗脸色显得极为难看。等大家稍稍冷静下来,獬豸一跺脚,四周本来只有微弱的光,一下光芒大盛。等光芒敛去,恢弘的建筑平地生出。



“好了,欢迎来到东海。这里是龙宫,不过没有龙。”映入眼帘是华丽的宫殿,好似琼楼玉宇。朱红木料为屋,雪白玉石为阶,屋檐绘有富有中国色彩的图画。宫阙四角翘起,缀有铜铃,无风自动,屋脊上也镇有屋脊兽。门户大开,却因里面的屏风而不得窥见屋内。这明显是中国风韵的屋舍,但仔细推敲,却无法确认是哪朝哪代的风格。混有多朝的风格,却未显得不伦不类,反而有种诡异的和谐感。但是最为诡异的是,并未挂有门匾。



王耀在心里埋下了疑问,但是阿尔等人却根本没有意识到问题所在。王耀在心里轻叹:“连小菊怕是也不记得了吧,当年的事,还有几分存在在记忆中啊。”王耀正想着,就被阿尔毫无意义的话打断了:“Nahahahaha终于到了”王耀和獬豸意外默契的翻了个白眼。



獬豸烦躁的摇摇头,尔后开口:“噤声,屋内有人,虽是异邦人,但好歹算是半个故人。”



众人面面相觑,缓缓进入了宫殿。



雕花的木门突然咚的一声关上了,“獬豸,这是怎么……”王耀本能的感觉到不妙,猛地回头想质问獬豸,却不见了獬豸的踪影,王耀的声音戛然而止。



“欢迎来到没有龙的龙宫,嘿,要小心哦。”不知何处传来了声音,诡异的笑声一下让人汗毛倒竖。



“呜,为什么我们要来这啊,好恐怖。”费里呜咽着


“对哦,为什么我们要来这。”阿尔不合时宜地发出了问题,但所有人一下都冷汗涟涟


“在下当时觉得最近不会有什么事情要处理,所以就来了。”


“哥哥也是这样想的”


“我也是”


“……”


“我,也是.Baka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啊,作为国家哪来的空闲啊,最多忙里偷闲半刻。”亚瑟显得很焦躁。


“而且,给我的感觉是很安全,完全可以放心的样子。可是,没有现象可以确认安全,甚至獬豸连保证都没有给过”路德维希分析道。


“哥哥在獬豸面前完全没有警惕心,太诡异了”


“就像是见了很久的老友一样”


“肯定是獬豸的问题!”阿尔一锤定音,转头看向脸色苍白的王耀:“耀,虽然是你带来的家伙,但是Hero是不会怪你的!”


“这个獬豸有古怪,怕不是用了控心一类的法术吧,难怪之前那么不待见我,怕是因为我也会魔法吧”“对啊,耀君你振作点。”“不是你的问题啦”“……”众人纷纷安慰,但王耀的脸色越发苍白。


“不是,小谢在千年前就已经在我面前消逝了!”王耀一嗓子吼出,捂着心脏,身体在微微颤抖。


“……”周围陷入了死寂




是这样的吗?马修从头到尾都没有出声(作者:反正出了声也他们听不到,我就不让他说话了嘿嘿),先前在海沟口的一番对话,谢先生眼里复杂的情绪不似有假。还是说,那个,也是假的。


“谢先生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黑暗中传来一声幽叹。“还叫我谢先生啊,其他人连小谢都还没有叫过一声,估计不会再听见了吧。”


“你……唉”另一个声音响起,却又欲言而止。




“Ve,现在怎么办”费里慌乱起来


“这地方到处都是结界还有各种奇怪法术的痕迹,可恶”亚瑟愤愤地说


“呼,来时的门推得开哟”万尼亚直接上手,把紧闭的门推开了一条缝


“不是吧”众人惊得下巴都要掉了


果然,虽然门很沉重,但是是推得开的。




黑暗中

“为什么”之前的声音冷冰冰发出了问题,丝毫不见之前的犹豫等复杂的情感。

“简单的封印法术亚瑟自然可以破掉,复杂的威力太大会伤到的。你也不想伤到他们吧”獬豸缓缓道。

“……你我何必惺惺作态,都是一样的结局,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

“算了,反正出了这个门也出不去”




被关在门内的众人终于合力推开了大门,木门缓缓打开。


“嘿,你们好啊”门外的玉石上,出现了一个粉色头发的柯克兰:“我是奥利弗哦,奥利弗柯克兰”说着就笑了起来,和之前的笑声如出一辙


“是你,你是这个宅子的主人!你和亚瑟是什么情况!”阿尔大喊


“真是没礼貌呢,不过奥利弗不会因为小鬼生气哒。不过我可不是这宅子的主人呢,小谢说过我吧?”


“你是‘熟人’!”


“诶,小谢怎么能这样介绍我呢,真是过分呢。”


“你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和我长得一模一样!”亚瑟冲着奥利弗大吼


但是奥利弗一点都没生气:“奥利弗不告诉你,因为奥利弗也不知道啊。”说着又笑了起来,不知道他这番话究竟有几分可信。


“你们该转头看看你们的同伴哦,没有人注意到诶,奥利弗真的好心疼他啊。嘴上说着不在意,心里都在埋怨他吧,真可怜,明明不是他的错呢。哎呀,好多人都是这样呢,明明不是他的错,结果都怪在他身上呢。奥利弗最讨厌这样了。”奥利弗的句句话语都仿佛藏着惊天的秘密,但是他突然消失了。


“等等”阿尔出声


“阿尔,还是先来看看王耀吧”弗朗出声。王耀不知道怎的,早已痛苦地蜷缩在了地上,右手在狠狠地拽着心脏。“不,不要,不是,没有”他反复低喃着。


“怎么会这样,那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吗”本田菊慌乱地坐下,把王耀从地上揽到怀里。




“干什么啊,奥利弗还没有玩够呢”奥利弗对獬豸抱怨:“干嘛一下把我拉过来!还有他人呢?”

“稍安勿躁,他去王耀那里了。”

“嘿,都不带奥利弗玩,还把奥利弗拉回来,真讨厌!”

“……”(果然我最讨厌柯克兰了)

“别不说话啊,小谢?”奥利弗的眸子亮晶晶地闪着

“……要看一下他们那边的情况吗”獬豸放弃了挣扎

“虽然你转移话题转移地非常拙劣,但是奥利弗想看,所以不和你计较了!”奥利弗笑眯眯地说

“……”獬豸沉默着开了水镜




作者废话时间:

好啦,这次超字数啦,就到这里!想要评论!

期待多多讨论剧情

为了不让剧情那么沉重,我都有沙雕的

亚瑟:所以这次是迫害我?

小菊:所以上次是在下?

咳,我才不会承认

小剧场

奥利弗:我是个有故事的人

王耀:我也是有故事的人

不知名的人:我更是有故事的人

獬豸:我也

眺(本作者):行了我知道你们都是有故事的,我的坑,眺望不到尽头啊!!!

重申:想要评论啊!想要探讨剧情啊,不然我会觉得很没有互动感啊!

剧本呢?我要改!磨刀霍霍.jpg

谢谢各位~

庶华
奥利弗友善地看着你然后温柔地说...

奥利弗友善地看着你然后温柔地说了一句

“吔杯糕不?”

我干脆改名奥利弗bot得了

我画的眉毛终于正常了

我才发现忘记画雀斑呜呜呜呜我是大啥比已经补上了

奥利弗友善地看着你然后温柔地说了一句

“吔杯糕不?”

我干脆改名奥利弗bot得了

我画的眉毛终于正常了

我才发现忘记画雀斑呜呜呜呜我是大啥比已经补上了

庶华

别人:其他平台文案复制粘贴

我:其他平台文案截图再放送

别人:其他平台文案复制粘贴

我:其他平台文案截图再放送

蓝莓今天也在等第二集

父女野餐.3【语c记录】

*阅前提醒*

几天的沉淀咱终于又来啦!!!!

快乐温馨父女组谁不喜欢

奥卡索又皮出新境界,本来想擦边球被我硬生生打住了233333

—————————正片————————

奥利弗:闻言轻笑一声感谢道:“谢谢。”缄默不言接过手帕洗了洗之后拧干。片刻后算着车大概是冷下来了,回身来到车中探了探坐凳一类的温度,感觉到不再热之后把几扇车门关实坐近驾驶座发动车子,朝屋内几人喊道:“该出发了。”语罢抬手轻揉眉心试图缓解几日工作重压下产生的疲惫。


艾米莉亚:坐在沙发里,看着两位父亲的互动心里撇撇嘴,但又不自觉的为这份甜蜜温馨而漾出甜意。低头看看与阿尔芭相牵的手,便遏制不住笑容来。
听...

*阅前提醒*

几天的沉淀咱终于又来啦!!!!

快乐温馨父女组谁不喜欢

奥卡索又皮出新境界,本来想擦边球被我硬生生打住了233333

—————————正片————————

奥利弗:闻言轻笑一声感谢道:“谢谢。”缄默不言接过手帕洗了洗之后拧干。片刻后算着车大概是冷下来了,回身来到车中探了探坐凳一类的温度,感觉到不再热之后把几扇车门关实坐近驾驶座发动车子,朝屋内几人喊道:“该出发了。”语罢抬手轻揉眉心试图缓解几日工作重压下产生的疲惫。

 

艾米莉亚:坐在沙发里,看着两位父亲的互动心里撇撇嘴,但又不自觉的为这份甜蜜温馨而漾出甜意。低头看看与阿尔芭相牵的手,便遏制不住笑容来。
听到Dad的呼唤,领着阿尔芭一齐上车,稳坐在后座。
在路过Dad身边时,略停,悄声说:“今天就好好休息吧,”

 

阿尔芭:“我也觉得挺好的。”将乱发向后拢些,使它们看上去不会显得那么滑稽,余光瞥向难的没有出口嘲讽的奥卡索,倒也能看出他只不过是将笑意止住了。随着艾米莉亚上车,替她抚平了短衫的褶皱。

 

奥卡索:【见几人都已经上车,自己也不太好独自瞬移到野餐的地方。不如说内心还是期待久违的跟女儿一起坐车游玩的日子。盯着相较于自己身形显得有些小的车子,无奈的挠了挠后颈后用魔法把自己的体型变成正常人类的大小,将野餐篮置于后备箱关紧车盖,走到车右侧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即使压缩了身高副驾的空间对自己而言依旧有些小了,挑眉抱臂也没说其他。】奥利弗,这还是我第一次做你开的车吧?你开稳点,我可不希望因为你的疲劳驾驶出什么事。

 

奥利弗:听到女儿的关心轻笑安抚性地回答:“知道了,今天一定好好休息。”侧身系好安全带轻轻调动反光镜和后视镜,偏头勾唇朝奥卡索一笑,“对你自己有点信心。”又怕女儿途中无聊从遮阳板上捞出一张刻有轻柔的乡村音乐的唱片安入播放机。发动车子挂挡起步又换至二档。一路沉默下来总归是到了公园。开车门从后备箱拿出遮阳垫和遮阳挡盖在车上,拍拍手说道,“奥卡索,搬东西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奥卡索:【听见对方的回答后不置可否的回笑了一下作为回应,随后闭上眼听着音乐假寐,享受了一路难得的闲适。等车停好后,睁眼将因为颠簸搭落在眼皮上的头发撩开,推门下车。活动了一下有点僵硬的手脚,恢复了自己正常的身形。】你们好歹也拿点东西,我就算是恶魔也就一双手哎。大东西我拿着了,餐篮之类的小东西你们分担一下吧【说罢就从后备箱拎起大袋装的东西一手一个,里面的不锈钢架子发出了一阵叮铃桄榔的碰撞声】

 

奥利弗:“行,”爽快地应下人的请求,抬头看了一眼刺目辛辣的太阳又即刻低下头揉揉眼睛,拿起叠得方方正正的野餐垫交给艾美利亚,指指小树林里头,“艾美利亚,你找个地方铺一下野餐垫吧,记得挑个空一点的地方,阳光也不要太强。太晒了,奥卡索大概也不会喜欢。”嘱咐完后将后备箱剩余的零食和篮子搬下来。

 

阿尔芭:坐在后座望着窗外不断后退的风景,伴随着轻柔的音乐倒也是种享受。按下车窗按钮将半面微微靠近窗口眯眼感受风扑面的冷意,一路无事。到达目的地,跳下车瞬间感到几人各有各的任务,匆匆跟上艾米莉亚和她一起铺上野餐垫、摆上食物。“辛苦了,爸爸。”从野餐篮内翻腾出一个垫底的硬质纸四折几下替某累了躺在垫子上的人扇风。

 

艾米莉亚:接过Dad给的野餐垫,进小树林四下转了转,寻觅到一片低草地。不甚高大的树木半包围住那里,树冠彼此重叠,留出一个口子令阳光恰恰散射入草地。满意的将野餐垫铺上,回头招呼Dad示意位置

 

奥利弗:闻言将篮子零食轻放在野餐垫上,顺手接过奥卡索手上的帐篷,在垫子边上把内帐平整铺开,打开帐篷杆,将交叉的杆子两端依次穿进底端气眼,将帐篷挂钩挂好后套上外帐,用帐篷地钉固定四个角后一抹汗双手撑地身体后仰抬头微眯着眼睛望天,叹出一口气:“还有什么活需要我干吗?”

 

艾米莉亚:与阿尔芭一起将食物拿出来摆上整理好,见Dad气喘叹声,呼唤道:“Dad辛苦了,剩下的让奥卡索父亲打理吧,你先坐下吃点点心,刚刚一个人支帐篷累了吧。”说着拍拍自己身边的空位置,拿出一瓶果汁和一些饼干

 

奥利弗:“好。”闻言回应了一声却也没移动位置,松开力气躺倒在垫子上,伸了个腰稍稍缓解了一下疲劳,连有些上蹭的衣摆都没整理便在暖洋洋的阳光下阖眸小寐,“有事叫我吧,我先睡一会儿。”

 

艾米莉亚:Dad休息去了。拿起一个多层巧克力海绵蛋糕小小的品尝了一口。奶油细腻香甜,混着黑巧的细微的苦味在舌苔上弹开,正合口味。

如何找可同时与妹妹和父亲聊的话题一向是个难事。吃着蛋糕思索着,抬眸,看到奥卡索父亲似乎鬼鬼祟祟地想对Dad做什么
恩?
霎时勾起了一丝兴致,眼角余光看见阿尔芭似乎也注意起那边,喟叹,Dad果然是我们间不变的核心话题

 

奥卡索:【见奥利弗懒散的躺在毯子上衣服都没理好,阳光打在他露出的肚皮上,心里边滋生了一个有趣的想法。右手翻转变出一个油性记号笔,缓缓靠近呼吸逐渐平稳的某人。捏住他遮住腹部的衣角轻轻向上翻去,踌躇片刻就想好了下笔内容。笔尖轻触皮肤移动留下条条墨痕,看形状是一个圆形,接着在圆形内添了个井字,四周画上头和四肢,最后加上一条小尾巴才满意的收笔。对方许是因为阵阵搔痒感到不适,皱眉抬手搭在了腰际,这动作扯的衣服更往上收了些许。盯着自己的杰作,想到对方起来时因为洗不掉痕迹的窘迫样不禁呲笑一声。不经意的扫过他袒露出的部位,终究还是默默的从篮子里摸出另一块小一点的毯子遮上】还真是期待你起来以后是什么表情,一定很好玩。

 

艾米莉亚:看着奥卡索的最后一笔划完,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你还真下了手,Dad醒来怕是要发疯,”伸手拿过笔确认是油性,咂咂嘴,无甚怜悯感的说,“Dad真惨。”
将自己手上的蛋糕最后几口含进嘴里,叼着蛋糕叉子,伸手进袋子里翻拨了两下,突然僵住了似得,略有尴尬的说:“额,奥卡索父亲你喜欢吃什么点心,还和Dad一样吗?”
接着,似补救似的,将黑咖啡摆了出来。

 

奥卡索:【帮奥利弗把毯子盖好后听到身后大女儿的话,扬眉转头看向她似笑非笑刚要开口却被突如其来的问题打断。垂眸扫视了一眼摆在面前的各式甜品,又看了眼艾米莉亚有些尴尬的神情和被匆匆拿出来的黑咖啡,一时间不知怎么开口。其实自从变成恶魔以后对甜品就不是特别感兴趣,反倒喜欢一些苦涩的食物。不过念及对方是自己亲女儿也不太好让她难堪,思考片刻后说】……一样的,按他的口味拿给我就行了。【接过对方递出的黑咖啡端到嘴边轻抿一口,浓烈的苦涩感顿时在口腔内泛滥,带着一点辛辣吞咽下。随后是一阵专属咖啡的香。难得开口称赞了句】味道不错。

 

艾米莉亚:略有迟疑的抬抬眼,凭自己的印象从袋子里翻出了一些Dad偏好的小点心。毕,轻拢起双膝,将侧脸搭在膝盖上,望着旁边的男人,略有些拘谨的开口:“我,刚刚是打断了你的话了吗?额……抱歉。”

 

 

TBC.

 

ps:乖女儿小心翼翼的太可爱啦!!!!!

 

庶华

想来想去把比较好看的没特效的放前面了

p3是用了一个多小时糊出来的狗屎,看来我还是退出绘画界比较好

千万不要在基本功不扎实的情况下幻想一下子画出大手笔


本来想画给咕株老师……但是画得太丑了没那个脸……我爬了

我再嚎一句我想看oli搞英!!

想来想去把比较好看的没特效的放前面了

p3是用了一个多小时糊出来的狗屎,看来我还是退出绘画界比较好

千万不要在基本功不扎实的情况下幻想一下子画出大手笔


本来想画给咕株老师……但是画得太丑了没那个脸……我爬了

我再嚎一句我想看oli搞英!!

我的脑子说它会了
⚠️流血表现有 粉毛真的戳我a...

⚠️流血表现有

粉毛真的戳我awsl

(我就不信了发原图还真能被和谐(暴躁


⚠️流血表现有

粉毛真的戳我awsl

(我就不信了发原图还真能被和谐(暴躁


尖尖热胀冷缩变圆圆

奥利弗的全名是T·奥利弗·沙利文

不得不说,这是个出其不意却又意外适合的名字

[图片]

奥利弗的全名是T·奥利弗·沙利文

不得不说,这是个出其不意却又意外适合的名字

東德住民

手书图,不知道会不会画完,总之先存档。

没有cp向

手书图,不知道会不会画完,总之先存档。

没有cp向

蓝莓今天也在等第二集

时装show 4.0!!!!

风衣超色的不觉得吗!!!!!!

时装show 4.0!!!!

风衣超色的不觉得吗!!!!!!

蓝莓今天也在等第二集

时装show 3.0

好!!!奥利弗超色!!!!!!!

我肝要爆啦!!!哈哈!!!!

时装show 3.0

好!!!奥利弗超色!!!!!!!

我肝要爆啦!!!哈哈!!!!

甘啾

[DNL/卡利]告别当然要温柔一些

卡利水仙,R向,不知道打什么tag总之先乱打一气(不是)

原作背景,含剧透注意,奥利弗性格大量私设注意

是写给叶哥@叶葉耶業冶 的生贺!叶哥生日快乐ww


——

看看这家伙。

奥卡索倚着墙壁,侧头看着办公桌前制服笔挺的男人。

像个笨蛋。


这次约翰的灵魂进了马克的身体,现在那个正义感爆棚的警官刚刚踏入警局。这里的一切都需要约翰慢慢适应,诸如认路、找储物柜、换警服,估计还要好一会儿才能到达警督的办公室。

奥卡索懒洋洋地算了下时间。

嗯,还算足够,可以玩玩。


他直起身子,走到奥利弗面前。

“喂,警官先生?”

奥利弗皱眉,没有抬头...

卡利水仙,R向,不知道打什么tag总之先乱打一气(不是)

原作背景,含剧透注意,奥利弗性格大量私设注意

是写给叶哥@叶葉耶業冶 的生贺!叶哥生日快乐ww



——

看看这家伙。

奥卡索倚着墙壁,侧头看着办公桌前制服笔挺的男人。

像个笨蛋。

 

这次约翰的灵魂进了马克的身体,现在那个正义感爆棚的警官刚刚踏入警局。这里的一切都需要约翰慢慢适应,诸如认路、找储物柜、换警服,估计还要好一会儿才能到达警督的办公室。

奥卡索懒洋洋地算了下时间。

嗯,还算足够,可以玩玩。

 

他直起身子,走到奥利弗面前。

“喂,警官先生?”

奥利弗皱眉,没有抬头。

“不要胡闹,奥卡索,现在是工作时间。”

奥卡索回以一声嗤笑。

都是同一个人,奥利弗当然听出了笑声背后的潜台词:

放屁的工作时间,你以为老子在乎?

“你不在乎,我在乎。”奥利弗翻看着案件卷宗,“我们拿到了奥霍行踪的线索,需要抓住这次机会,争取把他捉拿归案,不能再让市民们这么恐慌下去了。”

奥卡索沉默了一会儿才接着道:“不差这一会儿了,你很期待的那个马克不是快要到了?”

“对。我想让他负责这次的抓捕任务。”奥利弗舒展了神色,“他是个好警官,之后我退休了,应该会把警督的位置交给他。”

 

不。你不会。

奥卡索似笑非笑地瞥他一眼,弯下腰探出指尖,按住奥利弗的唇瓣。

“那不挺好?趁他还没到,我们先玩玩如何?”

奥利弗无奈抬眼,张开嘴想说什么,却被恶魔的手指堵住。

恶魔的体温是灼热的,这一点奥利弗之前在床上就深有体会。骨节分明的手指在他口腔中翻搅,尖利的指甲若有似无地刮过牙齿,时刻可能被撕出伤口的危机感攥紧了奥利弗的心脏。

……这个无法无天的恶魔。

奥利弗要被气笑了。

他想咬住那根作乱的手指让奥卡索知道点厉害,然而奥卡索很快就抽出手指,在他柔软的舌头上轻巧地划了一道。

细密的痛感从神经末梢炸开,铁锈味很淡,但还是传遍了口腔。

——伤口渗血了。

 

奥利弗下意识捂住嘴,皱起眉瞪了罪魁祸首一眼。

奥卡索笑得很畅快,从之前的初遇开始他就喜欢折磨奥利弗,尤其是让奥利弗遍体鳞伤。

“我看不惯你那副做派。”他怀着恶意对奥利弗说,“人生还是放纵点比较有意思,对吧老兄?”

“如果人人都放纵……嘶……那就不是人类了。”奥利弗的声音透过指缝闷闷传出,“是你这样的恶魔。”

大家都是恶魔也没什么不好。奥卡索用口型无声地说。

对此,奥利弗回以一个大大的白眼。

 

和这恶魔的初遇是在两个月前。奥利弗结束一天的工作,踩着路灯的光走在回家的路上,在离家门不远处看见了奥卡索。

黑肤白发的恶魔,身材高大匀称,最重要的是,和他长着同一张脸。

“不请我到家里坐坐吗,警官先生?”恶魔嬉笑着。

鬼使神差之下,奥利弗答应了。

之后他发现,除了自己,其他人都看不到奥卡索,包括他的两个女儿——欧若拉和艾美利亚。

“当然看不见,你当恶魔是这么容易被看见的?”奥卡索双腿相叠坐在他床边,面容惬意得很。

恶魔还说,奥利弗是生前的他。

是同一个人……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奥利弗接受了这荒谬的论调。

现在回想一下,自己对奥卡索还真不是一般的宽容。

以及信任。

 

“——想什么呢,奥利弗?”

恶魔在耳边低语。

奥利弗被身上的凉意刺了个激灵,回忆的思绪迅速拉回。



(后续走评论)

Williams Kaiser
*******一如既往的潦草...

*******一如既往的潦草

jo 等 了 !

qaq我是实在没想到这张最开始的草稿是拖的最久的,久到,几乎每一格画风都不一样了【草】(>人<;)对不起!

是约翰看到奥利弗的发布会新闻,想着为什么之前见到奥卡索没有认出来?

总之还是一如既往的意识流,奥利弗真的好好看呜呜呜

*******一如既往的潦草

jo 等 了 !

qaq我是实在没想到这张最开始的草稿是拖的最久的,久到,几乎每一格画风都不一样了【草】(>人<;)对不起!

是约翰看到奥利弗的发布会新闻,想着为什么之前见到奥卡索没有认出来?

总之还是一如既往的意识流,奥利弗真的好好看呜呜呜

装本子的水碗
丢一张语文课上鼠绘摸鱼的Oli...

丢一张语文课上鼠绘摸鱼的Oliver√

我会画画x

abobe会画画√

滤镜会画画√

笔刷会画画√

丢一张语文课上鼠绘摸鱼的Oliver√

我会画画x

abobe会画画√

滤镜会画画√

笔刷会画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