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女体

86223浏览    1192参与
fassavoyyyyyyyy

极限·酒茨·飞车 有茨妹

     【九】你是谁? 

     但過了一會兒茨木的身體越來越燙,疼得失去意識後她忍不住喘息起來。酒吞摟緊的動作讓她愈發感到窒息,下身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流出……睡夢中的酒吞終於感到了一絲不對勁,迷迷糊糊地喊了兩聲發現茨木沒有回應,接著就聞到了一股血腥味。他瞬間清醒,爬起來打開燈看到茨木面色潮紅冷汗涔涔,下身還有一灘血。「茨木?茨木?你怎麼樣?醒醒!」但茨木仍然沒有反應。酒吞暗覺不妙,他摸摸茨木的額頭髮現燙得驚人。手足無措下他只好慌亂地穿好衣服去求助花鳥卷等人。...


     【九】你是谁? 

     但過了一會兒茨木的身體越來越燙,疼得失去意識後她忍不住喘息起來。酒吞摟緊的動作讓她愈發感到窒息,下身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流出……睡夢中的酒吞終於感到了一絲不對勁,迷迷糊糊地喊了兩聲發現茨木沒有回應,接著就聞到了一股血腥味。他瞬間清醒,爬起來打開燈看到茨木面色潮紅冷汗涔涔,下身還有一灘血。「茨木?茨木?你怎麼樣?醒醒!」但茨木仍然沒有反應。酒吞暗覺不妙,他摸摸茨木的額頭髮現燙得驚人。手足無措下他只好慌亂地穿好衣服去求助花鳥卷等人。

      酒吞出門尋人時茨木又恢復了一些意識,起身想要尋找摯友卻發現房間里空無一人。她強忍住不適支起身體換好衣服想出門去找酒吞,搖晃著走到門口卻感到一陣眩暈,身體不受控制地倒下時前額狠狠地撞到到了櫃門。

      眾人急急忙忙地趕到茨木的房間時看見她「頭破血流」地倒在地上,酒吞見狀心急如焚地把她抱回塌塌米,讓眾人開始給她醫治。簡單的處理了額頭上的傷口後檢查身體發現茨木體內氣息紊亂傷上加傷,再加上她近日過度勞累又房事激烈,才使她出現了流產的症狀。酒吞想起先前自己因為紅葉的事對茨木動手將她打傷在地,昨日又不小心將她重創一時間無比自責。「只能先將血止住,再開幾副固本聚氣的藥。她身上的傷只能自行恢復了,喝藥會對孩子有影響。」螢草交代完後眼神複雜地望了酒吞一眼,「還有切記不可過度勞累,房事也要適當節制。」酒吞憂心衝衝地看著沉睡的茨木,點了點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火葬场开始营业辽傻了吧吞吞

茨木·真·拔屌无情·童子

fassavoyyyyyyyy

极限·酒茨·飞车 有茨妹

  【八】坦白

  酒吞把茨木放在自己的卧榻上,看着那张无比美艳的脸,他的记忆一下被全部唤醒。那晚与自己调情嬉闹一夜疯狂的人竟然是茨木……鬼王大人的心情无比混亂,不行,他要把茨木叫醒問問清楚。然而此時的茨木已經完全暈了過去,酒吞那招幾乎是全力打出而她又至少承受了百分之九十。若是平常這都可以忍受,但她近日身體虛弱,又是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打傷,所以此時已經人事不醒。酒吞雖然心急卻也一時無可奈何。

    好在茨木身體素質良好,傍晚時分便清醒了過來。睜開眼便看到自己躺在摯友的床上,登時嚇了一跳。酒吞見他醒了,坐到床...

  【八】坦白

  酒吞把茨木放在自己的卧榻上,看着那张无比美艳的脸,他的记忆一下被全部唤醒。那晚与自己调情嬉闹一夜疯狂的人竟然是茨木……鬼王大人的心情无比混亂,不行,他要把茨木叫醒問問清楚。然而此時的茨木已經完全暈了過去,酒吞那招幾乎是全力打出而她又至少承受了百分之九十。若是平常這都可以忍受,但她近日身體虛弱,又是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打傷,所以此時已經人事不醒。酒吞雖然心急卻也一時無可奈何。

    好在茨木身體素質良好,傍晚時分便清醒了過來。睜開眼便看到自己躺在摯友的床上,登時嚇了一跳。酒吞見他醒了,坐到床前認真的看著他。茨木被盯得有些面紅耳赤,正準備施障眼法卻被酒吞打斷。「行了看都看見了還有什麼好遮遮掩掩的。」茨木聽了這話臉一下子羞得通紅不敢正視酒吞。而酒吞看見茨木這嬌羞的模樣竟有些呆住。還真好看啊這傢伙…不對!我要問他話來著!「說吧,你這樣子是怎麼回事?還有,那天晚上到底是不是你?」茨木聽著摯友嚴厲的質問,知道這下躲不過去了,只好如實交代。「變成這樣是因為吾答應幫摯友修建宮殿籌集資金的需要。至於那天晚上,…也確實是吾。」茨木說道最後聲音幾乎低得聽不見。酒吞聽著茨木與平常完全不同的悅耳女聲,早就沒了脾氣。一時間竟不知道要如何繼續。茨木見摯友遲遲沒有反應便急道:「若是摯友覺得吾玷污了摯友的身體,吾…要怎麼懲罰吾都不會有半句怨言!」酒吞一聽這話便樂了,「你玷污我?就你這樣子?你是在看不起本大爺嗎?」茨木一時語塞。「你先回去吧,讓我一個人靜靜。」酒吞對茨木說道。茨木不敢磨磨蹭蹭惹摯友生氣,整理好衣服便準備離開。正當茨木要跨出門去時,酒吞叫住她。「三個月前…是不是你在楓葉林跳舞?」茨木有些尷尬地笑著答道:「原來摯友還記得啊哈哈真是獻醜了當時差一點就被摯友發現了……」酒吞聽到她的回答,留存心底許久的謎團終於解開,一時間讓他輕鬆不少。「沒事了,你先去吧。」酒吞朝茨木揮揮手。得到了允许的茨木屁颠屁颠地溜了出去。

    酒吞的心情在茨木走後漸漸平復下來。儘管結果出乎他的意料但失而復得的心情讓他心裡的包袱落了下來。就算是茨木又如何?本大爺喜歡的不就是茨木的另外一個樣子嗎?只是不知道那傢伙到底是怎麼想的……按耐不住心裡的忐忑和對茨木的思念他決定去找茨木表明心意。

      下文👉 here 這裡

      微博鏈接大家自取

      哈哈哈哈哈哈失憶大刀馬上就要來遼

      先讓吞哥嘗嘗甜頭再虐他

By the way 顺便给大家安利一下这个太太(虽然她吃茨酒但是我真的🉑️

fassavoyyyyyyyy

极限·酒茨·飞车 有茨妹

  【七】真假“红叶”

   果不其然,安倍一行人到达大江山之后鬼王酒吞一扫先前的颓废热情接待了他们,对红叶的态度更是反常。茨木一边帮忙准备招待事宜,一边死死地盯着酒吞的举动,找到机会就趁机打断他和红叶单独接触。红叶自然是不胜感激,但酒吞就没什么好脸色给茨木了。每每看到挚友望着红叶出神的样子他的心底就泛起一阵阵刺痛。为什么?为什么吾不能……嫉妒和自卑的情感死死地勒住茨木的理智。

    临走前,按照安倍晴明的要求酒吞给他们准备了一场切磋。本来酒吞只打算随便安排几个妖怪再加上自己,拗不过茨木只好把他也加...

  【七】真假“红叶”

   果不其然,安倍一行人到达大江山之后鬼王酒吞一扫先前的颓废热情接待了他们,对红叶的态度更是反常。茨木一边帮忙准备招待事宜,一边死死地盯着酒吞的举动,找到机会就趁机打断他和红叶单独接触。红叶自然是不胜感激,但酒吞就没什么好脸色给茨木了。每每看到挚友望着红叶出神的样子他的心底就泛起一阵阵刺痛。为什么?为什么吾不能……嫉妒和自卑的情感死死地勒住茨木的理智。

    临走前,按照安倍晴明的要求酒吞给他们准备了一场切磋。本来酒吞只打算随便安排几个妖怪再加上自己,拗不过茨木只好把他也加上。酒吞本来没想认真打,此番的目的不过是为了吸引红叶的注意,但看到他们一个个较真的样子自己也来了点兴趣。一片混战的中茨木终于抓住了机会,红叶此时正落单,旁边的晴明还在释放咒术无暇顾及她。好机会!茨木瞄准他们二人中间释放鬼手,准备杀他们个措手不及。茨木无意伤害红叶,只不过是想让她受点小伤赶紧打道回府。怎料酒吞一直留了个眼神在红叶身上,看见茨木正要击伤红叶便释放鬼葫芦想要打偏茨木的攻击。奈何茨木先酒吞一步,因此那鬼葫芦并未抵消鬼手反而是击中了茨木。

     茨木只觉得身后一痛就便失去了意识,最后一刻他看见挚友急忙冲向红叶的一幕内心有什么轰然倒塌……

     红叶和安倍晴明倒并未伤的严重,那记鬼手茨木并未全力以赴。红叶在替晴明查看伤势时看见酒吞关切地凑了上来,内心不免十分烦躁:“我不知道鬼王大人因何对我苦苦纠缠?我在随晴明来到大江山之前从未见过您,我想其中必是有什么误会。相比于我我觉得您更需要去关心一下茨木大人。”酒吞一时间被她说得头脑发懵,等等?从未见过是什么意思?明明那一夜……然而红叶已经扶着安倍晴明走远,只给酒吞留下一个背影。

     “天呐!这…这是茨木大人吗?他怎么变成了这幅样子!”刚刚旁边围观的妖怪们看见茨木倒地便想要把他搀扶起来,结果就发现只剩一个娇美的女子穿着茨木的衣服披头散发狼狈地倒在地上。妖怪们不知如何是好七嘴八舌地议论着。那边的酒吞还未回过神,发现这边又引起了如此大的骚动便走了过来,这一看他瞬间呆住。怎、怎么会这样???这张脸!这张脸不就是那晚的“红叶”吗!茨木此时眉头紧拧,面色发红。看着她此时的脸酒吞几乎可以确认这女子才是他苦苦寻找了三个多月的“红叶”!酒吞心如乱麻,抱起茨木往大江山宫殿走去。


    哈哈大刀来啦兄弟变老婆的滋味怎么样吞吞

    下章是车嘻嘻

    顺带一提可能会有失忆梗吧不过我还没想好

    要不你们留个言我康康你们想不想要失忆梗我再写叭

    

fassavoyyyyyyyy

极限·酒茨·飞车 有茨妹

  【六】 反转   续

  一开始酒吞神色还有些别扭,但茨木好像完全不在意发生了什么的样子渐渐缓和了二人之间的气氛,两人又恢复了往日的嬉笑打闹的状态。“你小子背着我偷偷开窍了啊?怎么样?女人的滋味不错吧?”酒吞挪揄的口气让茨木心下一紧,旋即又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挚友大概是没有发现。愣怔一下后茨木尴尬的笑笑掩饰过去。

   这时星熊童子敲了敲门,打断了二人的闲谈。“什么事?”“安倍晴明给大人发来信件说对上次的匆忙离开表示十分抱歉,这次他们带了赔礼希望能再次拜访。顺便想要他的式神们...

  【六】 反转   续

  一开始酒吞神色还有些别扭,但茨木好像完全不在意发生了什么的样子渐渐缓和了二人之间的气氛,两人又恢复了往日的嬉笑打闹的状态。“你小子背着我偷偷开窍了啊?怎么样?女人的滋味不错吧?”酒吞挪揄的口气让茨木心下一紧,旋即又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挚友大概是没有发现。愣怔一下后茨木尴尬的笑笑掩饰过去。

   这时星熊童子敲了敲门,打断了二人的闲谈。“什么事?”“安倍晴明给大人发来信件说对上次的匆忙离开表示十分抱歉,这次他们带了赔礼希望能再次拜访。顺便想要他的式神们和大江山的同僚们学习切磋。”酒吞听到这话眼神一亮,那红叶也…“没问题,让他们只管来便是。”酒吞的神色一下变得舒展起来。旁边的茨木见状,端着酒杯的手指死死地攥紧。又是那女人…又是她!哼,比试吗?那可不要怪吾手下不留情了……


     来辽!!!吞哥马上就要发现真相辽!!!

     发车倒计时!!!

fassavoyyyyyyyy

极限·酒茨·飞车 有茨妹

    【六】反转

   那日被挚友打伤后茨木的情绪越发低落,挚友的脾气他一向清楚的很。但他万万没想到挚友会如此执着于那个女妖以至于罔顾他们这么多年的情谊向他出手。身体的异样越来越严重,腹中的胎儿就像是个无底洞一般急剧地吸收他的妖力,如今就连障眼法都只能勉强支撑半日不到了,这样的痛苦是他以前从未有过的。茨木便只好假借养伤的名义躲在自己的房间内不让别人看到她的样子。酒吞那日离开后头脑清醒了一点之后便觉得自己确实有些过分。近日大江山的事务都是茨木在打理不说,自己整日无所事事消极怠惰还被星熊暗嘲说原来茨木是二当家啊不知道的还以为...

    【六】反转

   那日被挚友打伤后茨木的情绪越发低落,挚友的脾气他一向清楚的很。但他万万没想到挚友会如此执着于那个女妖以至于罔顾他们这么多年的情谊向他出手。身体的异样越来越严重,腹中的胎儿就像是个无底洞一般急剧地吸收他的妖力,如今就连障眼法都只能勉强支撑半日不到了,这样的痛苦是他以前从未有过的。茨木便只好假借养伤的名义躲在自己的房间内不让别人看到她的样子。酒吞那日离开后头脑清醒了一点之后便觉得自己确实有些过分。近日大江山的事务都是茨木在打理不说,自己整日无所事事消极怠惰还被星熊暗嘲说原来茨木是二当家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大当家呢…本大爷是那种见色忘友的人么?懊悔地挠了挠头,酒吞心想找机会给那家伙道个歉好了小打小闹也是常事况且那家伙神经大条应该不会放在心上……

    过了两三日酒吞迟迟未见茨木的身影觉得有些奇怪,便径自进了茨木的房间。恰巧茨木那时正因为低烧昏昏欲睡在被子里缩成一团,身体也是维持着女子的形态,压根就没有注意到挚友进来。酒吞见房间里没有茨木的踪影,塌塌米上却好像有人。他便走上前去。茨木登时惊醒,正手足无措时听到酒吞踢她的被子。“你是什么人?茨木哪里去了?”酒吞见这似乎是个女妖,瞬间“反应”过来。好你个茨木,怪不得最近老是……啧啧,今日就暂且放你一马。茨木见酒吞没有说话,忐忑不安地说道:“奴家、奴家也不知道茨木大人去了哪里……”酒吞自以为搞清楚了茨木的行踪,便转身准备离开。“茨木回来了让他来找我一趟。”酒吞说完便转身离开,刚刚那女妖的声音似乎有点耳熟?是本大爷错觉么…茨木见酒吞并未发现什么,顿时松了一口气。从地上捡起衣物开始穿戴,这几日她安心疗伤,腹中的胎儿又变大了许多,若是继续这样下去马上就会纸包不住火…茨木心急如焚,但却无计可施。实在不行,那就只有……金眸中闪过一丝狠厉之色,凝起鬼爪对着腹部比划了几下。茨木对这个孩子完全没有一丝不舍,在他眼里只要是有碍于挚友的东西就都是敌人。算了,先去看看挚友找我有什么事,再来处理这些。急匆匆地变化成正常的样子茨木赶去了挚友的寝殿。

      

    我也不是有意吊大家的胃口

    车后面是一定会开的但是主要剧情不能崩嘛XP

    准备工作做好了才能撒开了玩嘛

    才六章而已后面有辣~莫~长~

    不急不急     

    

fassavoyyyyyyyy

极限·酒茨·飞车 有茨妹

    【五】巧合   续

    第二日鬼王大人才在午宴正式地接待了安倍晴明一行人。当他看到鬼女红叶时整个人都完全愣住,接着内心便是狂喜不已。这次不会让你再逃掉了……鬼王大人抑制住内心的兴奋,表面上强装镇定地对安倍晴明说:“听闻安倍你的式神鬼女红叶善舞,不如就让她来助助兴如何?”说罢,眼神还不住地往红叶的方向飘去。鬼女红叶自然是觉得莫名其妙,但鬼王炽热的眼神和奇怪的提议让她浑身起鸡皮疙瘩。她看在晴明的份上仍是舞了一曲。鬼王看着红叶的舞姿觉得有哪里不对却仍下意识地想要忽略掉。虽然没有...

    【五】巧合   续

    第二日鬼王大人才在午宴正式地接待了安倍晴明一行人。当他看到鬼女红叶时整个人都完全愣住,接着内心便是狂喜不已。这次不会让你再逃掉了……鬼王大人抑制住内心的兴奋,表面上强装镇定地对安倍晴明说:“听闻安倍你的式神鬼女红叶善舞,不如就让她来助助兴如何?”说罢,眼神还不住地往红叶的方向飘去。鬼女红叶自然是觉得莫名其妙,但鬼王炽热的眼神和奇怪的提议让她浑身起鸡皮疙瘩。她看在晴明的份上仍是舞了一曲。鬼王看着红叶的舞姿觉得有哪里不对却仍下意识地想要忽略掉。虽然没有那次在枫叶林的惊艳,不会错的,应该就是她…察觉到挚友的反常茨木虽然表面上神色自若,心里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挚友那炽热地望着红叶的眼神,自己只在那一晚见到过……怪不得,怪不得…原来就是她吗?但这女妖哪里配得上挚友?依附于人类阴阳师不说,也并未感觉到她身上有什么强者的气息……不行,不能再让这女妖继续迷惑挚友,吾要把挚友带出这执迷不悟的泥潭!

   接下来的半月安倍一行人都继续在大江山宫殿逗留,酒吞总是有意无意地想办法与红叶接近。酒吞虽然对红叶的刻意回避感到不解,但身为鬼王的自尊让他也不会低声下气地去讨好她。倒是一旁的茨木最近总是来打扰他,有时好不容易能和红叶独处的机会都被这家伙破坏干净。

    终于,当一日鬼王大人好不容易从宿醉中醒来却被告知安倍一行人已经离开大江山时,他少见地和茨木发生了争吵。

    “没有我的同意谁让他们离开的?”

    “安倍晴明说他们有要事在身想要提前几日出发,吾觉得此事在理便同意了。”

     “好啊…茨木,本事见长啊,如今本大爷的话你也敢不放在眼里了?!”酒吞一时间把这几日茨木阻挠他的怒火一并发泄了出来。

     “挚友若是因为鬼女红叶的离开大可不必如此气愤。区区女妖不值得挚友你自甘堕落,身为大江山的鬼王挚友你有更重……”茨木话音未落,就听见酒吞大吼一声。

     “闭嘴!”狂暴的妖力一下子朝茨木席卷而来,茨木大概没有料到挚友会对自己动手被打了个猝不及防,身体重重的撞击在地上,眩晕和腹部传来的绞痛让他一时间无法站起来。

      酒吞恼火地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茨木虽然有些后悔自己下手太重,但碍于面子他也只是没再说话转头就走。

     

     我不行了我先睡辽明天还有宏观经济的课题

     过了这一章等吞哥发现妹子的真实身份后面就都是车啦啦啦啦

     

     

fassavoyyyyyyyy

极限·酒茨·飞车 有茨妹

    【五】巧合

    茨木接待完安倍一行人便去找酒吞,今日他们还有一场试炼。赶往擂场开始便比试。一开始自然是毫无悬念的碾压式胜利,但随着难度的提高大家渐渐地都进入了战斗状态。若是放在平常茨木早已大开杀戒,但这次却因为身体的不适加上近日的连番操劳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对面的荒一记天罚朝茨木劈头盖脸地打过来时茨木因为头晕眼花闪躲不及时仍被命中。霎时茨木便暗道不好,剩下的妖力已经不够维持他的障眼法同时还一边进行战斗了…要是这种情况下突然化形不是给大家添麻烦吗?正当茨木左右为难时酒吞一把冲到茨木跟前把他挡在身后,替他挡...

    【五】巧合

    茨木接待完安倍一行人便去找酒吞,今日他们还有一场试炼。赶往擂场开始便比试。一开始自然是毫无悬念的碾压式胜利,但随着难度的提高大家渐渐地都进入了战斗状态。若是放在平常茨木早已大开杀戒,但这次却因为身体的不适加上近日的连番操劳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对面的荒一记天罚朝茨木劈头盖脸地打过来时茨木因为头晕眼花闪躲不及时仍被命中。霎时茨木便暗道不好,剩下的妖力已经不够维持他的障眼法同时还一边进行战斗了…要是这种情况下突然化形不是给大家添麻烦吗?正当茨木左右为难时酒吞一把冲到茨木跟前把他挡在身后,替他挡住了一次攻击还顺势打出了鬼葫芦,直接把对面准备偷袭茨木的妖狐杀到残血。酒吞做完这些又若无其事地继续充当他的输出炮台。茨木呆愣一会后回过神来后继续加入战斗。试炼结束后酒吞仍不放心地问道:“你这家伙没事吧?不用勉强,累了的话就回去好好睡一觉。”茨木最近蔫蔫的样子和刚刚战斗时的一反常态让酒吞不禁替这马大哈担心起来,最近都是这家伙在忙里忙外,自己确实有些颓废了。“没事,挚友不必替吾担心。倒是挚友刚刚的飒爽英姿实在是令人佩服!挚友果真无愧于大江山鬼王之名…”茨木虽精神不济但仍要装出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酒吞看着他这口若悬河的架势觉得自己刚才应该是多虑了。返回途中茨木望着挚友高大宽厚的背影几乎难以自持……

    回到大江山已是深夜,酒吞和茨木都带着各自的心事彻夜无眠。

fassavoyyyyyyyy

极限·酒茨·飞车 有茨妹

    【四】暗流 续

   待茨木到达会客厅时安倍一行人已经在此等候了。除了他一人以外还有他随行的式神们。简单的客套过后茨木开始向安倍晴明简要地介绍大江山的情况,随后二人开始交谈起来。等到茨木觉得事情处理完毕准备离开时他粗略地扫了一眼随行来的式神们,却发现那群嬉笑打闹的式神中有一张十分熟悉的脸。他一时间有些震惊,那张脸…怎么会……安倍晴明看到茨木一直朝着一个方向发呆出神,便凑上前去看。“那是我的式神鬼女红叶。”安倍出声向茨木介绍道。红叶……这个名字犹如惊雷在茨木脑海中炸开。自己当初学习化形又不了解人类对女子的审...

    【四】暗流 续

   待茨木到达会客厅时安倍一行人已经在此等候了。除了他一人以外还有他随行的式神们。简单的客套过后茨木开始向安倍晴明简要地介绍大江山的情况,随后二人开始交谈起来。等到茨木觉得事情处理完毕准备离开时他粗略地扫了一眼随行来的式神们,却发现那群嬉笑打闹的式神中有一张十分熟悉的脸。他一时间有些震惊,那张脸…怎么会……安倍晴明看到茨木一直朝着一个方向发呆出神,便凑上前去看。“那是我的式神鬼女红叶。”安倍出声向茨木介绍道。红叶……这个名字犹如惊雷在茨木脑海中炸开。自己当初学习化形又不了解人类对女子的审美,于是在书卷中寻找女子画像模仿,他当时觉得鬼女红叶的照片倒不错便按照她的模样来化形了。虽没有完全一样但除了眼睛其他地方少说也有7分相似。就连那魅惑人的舞蹈都借鉴了红叶的一小部分。没想到如今本尊出现在了这里,还真是个“惊喜”。不过自己的女体形态除了挚友没人看清过,应该是没什么大碍的。如此想着茨木礼貌地向安倍点了点头,转身便离开了。看着茨木离开的背影安倍晴明却感到有些疑惑,明明是在自己的地盘为什么要用障眼法呢?这个茨木童子还真是奇怪…

fassavoyyyyyyyy

极限·酒茨·飞车 有茨妹

    【四】暗流

    酒吞独自一人半躺在华贵的卧榻上,眼神游离地望着偌大的宫殿,像是在思考着什么。茨木看到挚友孤身一人在殿内喝酒,高兴地走了进去在挚友身边坐下。拿出酒碟给自己斟满,开始与挚友闲谈起来。“挚友最近因何事烦心?不如说与吾听听。吾虽不能为挚友提议献策,但可以与挚友一起分担忧虑。挚友身为大江山的鬼王还有更远大的事业要……”“茨木,你爱过人吗?”酒吞在茨木滔滔不绝时突然出声。一时间,茨木被问得有些发怔,不知如何回答。好长一段时间的沉默后,茨木才艰难的开口道:“吾从未有过。”殊不知他说出这句话时内心犹如...

    【四】暗流

    酒吞独自一人半躺在华贵的卧榻上,眼神游离地望着偌大的宫殿,像是在思考着什么。茨木看到挚友孤身一人在殿内喝酒,高兴地走了进去在挚友身边坐下。拿出酒碟给自己斟满,开始与挚友闲谈起来。“挚友最近因何事烦心?不如说与吾听听。吾虽不能为挚友提议献策,但可以与挚友一起分担忧虑。挚友身为大江山的鬼王还有更远大的事业要……”“茨木,你爱过人吗?”酒吞在茨木滔滔不绝时突然出声。一时间,茨木被问得有些发怔,不知如何回答。好长一段时间的沉默后,茨木才艰难的开口道:“吾从未有过。”殊不知他说出这句话时内心犹如刀割。我爱的人……我爱的人不就是挚友你吗……可这句话无论如何也无法说出口。“……是吗……你这家伙还真幸运……”此时的酒吞意识已经有些模糊,微醺的醉意和困意让他衣衫不整地靠在榻上,露出精赤的胸膛和腰身。茨木见状便感到耳朵发烫,却又控制不住牢牢粘在挚友健硕的肉体上的视线。酒吞常年战斗锻炼出来的肌肉线条分明,胸肌和腹肌随着呼吸微微起伏,充满雄性荷尔蒙气息。汗珠顺着沟壑缓缓地流下,人鱼线下的风景引人遐想……看着看着,茨木又想起来那一夜挚友在他身上肆意驰骋的场景,那疯狂的交媾是他此生中最快乐的时光……这样想着他的身体渐渐也有了些反应。他慌忙遏制住自己荒唐的念头,宽慰了挚友几句后逃也似的离开了。

     

     嘿嘿嘿发车提示⚠️⚠️⚠️

     酒茨飞车 这次的🚗是茨妹的yeap 

     集美们撑住!还有几张就可以酒茨双飞辽!!!

     等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fassavoyyyyyyyy

极限·酒茨·飞车 有茨妹

 【三】生异   续

   一进房间,身体便不受控制地自行变化成了娇媚的女子形态。近日情况越发严重,他甚至每日维持男子身材都要依靠障眼法。且不知为何,胸部更是酸涨难忍,ru头也变得十分敏感,自己有时不小心蹭到或是衣物的摩擦都能带来一阵快感。xia 体有时也十分空虚。茨木对自己现在这幅淫乱不堪的身体感到无地自容,他不愿找萤草他们诊治。这样的症状让他羞于向他人求助,只好自查医书自我治疗。

  “这……这到底是……”茨木睁开双眼,金眸中满是震惊之色。他按照书上说明的方法内视自己的身体,发现丹田的下...

 【三】生异   续

   一进房间,身体便不受控制地自行变化成了娇媚的女子形态。近日情况越发严重,他甚至每日维持男子身材都要依靠障眼法。且不知为何,胸部更是酸涨难忍,ru头也变得十分敏感,自己有时不小心蹭到或是衣物的摩擦都能带来一阵快感。xia 体有时也十分空虚。茨木对自己现在这幅淫乱不堪的身体感到无地自容,他不愿找萤草他们诊治。这样的症状让他羞于向他人求助,只好自查医书自我治疗。

  “这……这到底是……”茨木睁开双眼,金眸中满是震惊之色。他按照书上说明的方法内视自己的身体,发现丹田的下方也就是小腹处有一团新生的妖力,这股妖力不仅有自己的气息还有挚友的气息。且波动极有规律,仿佛就像是有生命一般。由于是女子的体态他只好面红耳赤的查阅女子医书,当看到书中注解道:“凡妖育子,其需六月。两月后在其母腹内先成妖力源,后长筋骨肉。若其母为男妖,则其育子期间无法恢复原状,只可维持女体。”茨木如遭雷击。两月前,那不就是那晚…也就是说吾已经……他一时间有些失神,这样的后果是他万万没有预料到的。挚友根本不知道那晚的女子是他,况且若是知道了那挚友又会如何看他?挚友曾说过不喜孩童,这样身份何其尴尬……虽然如今同性妖怪中有不少都结为夫夫,但挚友明显是只喜女子的……一时间茨木的脑中乱成一团。

     算了,事已至此,吾只要想办法瞒过这段时间。茨木这样想着。若是找人摘除腹中胎儿定会走漏风声,那时吾与挚友都将名誉扫地。等孩子出生后立马处理掉就可当作无事发生了吧。理清头绪后茨木整理好衣冠施好障眼法若无其事地回去寻找挚友。

     

fassavoyyyyyyyy

极限·酒茨·飞车 有茨妹

    【三】生异

   那一夜过后酒吞本以为可以就此摆脱对那女子的思念,却不料想这股慕恋之情愈发加深。那女子姣好的身姿面容在鬼王大人的脑海里挥之不去。食髓知味大概就是如此吧。但那女子却之后再未出现,酒吞每日都在枫叶林与那晚相逢之处苦苦等待,这样持续了三四个月,大江山宫殿几乎要完工建成。那晚她说她叫红叶…红叶吗?本大爷一定会重新找到你。酒吞如是想着,半倚在那棵枫树下,朦胧间仿佛又看到了那女子明亮灵动的双眼。说起来茨木那家伙最近可真是够忙的,压根儿见不着人…是我的错觉还是他最近真的与我有些疏远?算了,这都无关紧要……...


    【三】生异

   那一夜过后酒吞本以为可以就此摆脱对那女子的思念,却不料想这股慕恋之情愈发加深。那女子姣好的身姿面容在鬼王大人的脑海里挥之不去。食髓知味大概就是如此吧。但那女子却之后再未出现,酒吞每日都在枫叶林与那晚相逢之处苦苦等待,这样持续了三四个月,大江山宫殿几乎要完工建成。那晚她说她叫红叶…红叶吗?本大爷一定会重新找到你。酒吞如是想着,半倚在那棵枫树下,朦胧间仿佛又看到了那女子明亮灵动的双眼。说起来茨木那家伙最近可真是够忙的,压根儿见不着人…是我的错觉还是他最近真的与我有些疏远?算了,这都无关紧要……

    枫叶依旧艳丽如火,在大江山的山间肆意飞舞漫旋。天色依旧是那么澄澈透亮,风声拂过之处夹带着空谷幽兰的淡雅清香。鸟啼虫鸣,大江山的妖们仍在充实与美好中度过漫长的岁月……

    茨木这边在那一夜过后虽然表面上好似与平日完全无异,但接下来近半月他都刻意回避与挚友见面。原因无他,他只是借此来重新调整自己的心态。日日加班加点敦促宫殿的建造,资金充沛的缘故他在那一夜之后也再未去过罗生门诱骗男子获取财物。终于在众人的不屑努力之下大江山的宫殿终于建造完成。看到宫殿竣工时茨木的内心无比的激动,自己终于帮挚友达成了愿望,这样就算是无法以伴侣的身份站在他身边自己至少可以在大江山鬼将的位置上永远辅佐挚友……正当他沉思时他突然感到眼前一阵眩晕。啧,又来了。他紧咬牙关稳住身体,最近不知怎么回事自己时常感到头晕眼花,这还不是最要紧的,有时半夜突然醒来发现自己无意识地变化成了女身且胸部鼓涨下体燥热。刚开始他以为只是自己还未从与挚友的欢爱中清醒,但近日这样的情况愈发严重,有时甚至无法从女身变化回来。身体种种异状让茨木倍感焦灼。听闻最近挚友仍精神不济成日郁郁寡欢,他反应迟钝不知挚友苦苦思念的就是自己的化形,还以为那夜挚友定是难忍思念之苦才与自己发生关系。他暗自下定决心要把挚友拉出痴情的漩涡,但自己现在这样的状态,若是叫人发现岂不是落下笑柄遭人唾弃?于是宫殿落成典礼结束后便一人提早返回房间开始给运转妖力给自己检查身体。

fassavoyyyyyyyy
【二】再遇 续 车🚗在微博...

【二】再遇 续

   车🚗在微博

   小伙伴们自取嘎

   喜欢的话请给我这个新人一点小小的

   鼓励QWQ爱你们♥️

   酒茨飞车 (这是🔗)

   解释一下茨木说自己叫红叶是因为化形时参考了红叶的脸哈哈至于为什么参考她不参考别人那都是剧情需要缘分嘛都是缘分

【二】再遇 续

   车🚗在微博

   小伙伴们自取嘎

   喜欢的话请给我这个新人一点小小的

   鼓励QWQ爱你们♥️

   酒茨飞车 (这是🔗)

   解释一下茨木说自己叫红叶是因为化形时参考了红叶的脸哈哈至于为什么参考她不参考别人那都是剧情需要缘分嘛都是缘分

fassavoyyyyyyyy

极限·酒茨·飞车 有茨妹

   【二】再遇

   PS:茨木化形可以幻化出不太灵活的右臂哈毕竟要魅惑男人缺胳膊少腿的还是有点难叭

   宫殿的建造已经如火如荼地进行了起来,茨木白天要督工巡视安排各项事务,晚上还要化为女子猎取钱财。整个人像是陀螺似的没停下来过。酒吞虽是鬼王,实际上就是个撒手掌柜。手里的事务都交给了茨木星熊,他每天必做的事情就只有去那片梦开始的枫叶林苦苦地等待,结果当然可想而知。

    在又一天苦等无果后的夜晚,酒吞童子决定到人间的罗生门前去消遣消遣。然而他不知道的是,...

   【二】再遇

   PS:茨木化形可以幻化出不太灵活的右臂哈毕竟要魅惑男人缺胳膊少腿的还是有点难叭

   宫殿的建造已经如火如荼地进行了起来,茨木白天要督工巡视安排各项事务,晚上还要化为女子猎取钱财。整个人像是陀螺似的没停下来过。酒吞虽是鬼王,实际上就是个撒手掌柜。手里的事务都交给了茨木星熊,他每天必做的事情就只有去那片梦开始的枫叶林苦苦地等待,结果当然可想而知。

    在又一天苦等无果后的夜晚,酒吞童子决定到人间的罗生门前去消遣消遣。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这个晚上,彻底改变了他和茨木的未来。

     熙熙攘攘的人群,灯火通明的长街,这身穿胜雪白衣的女子缓缓地走在暗处。不难看出她隐藏在和服下姣好的身形。醉酒的武士眼神发直地盯着她窈窕的背影,似是察觉到了武士的目光一般,女子微微转头,瀑黑的长发下一双摄人心魄的灵眸,羞怯中带着一丝妩媚,肌肤在月光的映衬下散发着如玉的光泽。双颊飞起一抹嫣红,丹唇微启,引人遐想。那武士霎时看得呆住,眼神无法从女子的身上移开,身旁的灯红酒绿在女子的一颦一笑间哑然失色。只听见茨木用幻化出的酥麻女声低声说道:“这位大人,小女不慎在这繁华的都城迷了路,可否请您带小女出城,小女当邀请大人去家中小憩一会儿以表感谢。”那武士早已被美色迷晕了头,连声应允。望着他色眯眯的样子,又看了看他腰间鼓囊囊的荷包,茨木强压下打烂他天灵盖的想法,挨近了这可怜的武士。

      待茨木引他到荒无人烟的大江山幻境结界处,便觉得时机成熟。眸中金光一闪,变化出巨大鬼手,带着劲风扫向那沉迷幻想晕头转向的武士,直接给他拍了个稀巴烂。完罢,捡起掉落地上的荷包,正理掉身上的灰尘准备返回继续寻找目标时,听见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等等!”酒吞大喊出声。他怎么也想不到,刚从结界出来准备到人间去寻欢作乐时就在这里碰上了他朝思暮想的女子,那熟悉的铃音在这寂静的夜晚清脆而响亮。他并未看到茨木先前的所做所为,眼里只剩下他蓄满的思念与爱意。茨木看着一步步靠近的挚友在内心不免极度地恐慌,还好他先前化形时已经完全收敛住了妖气,否则早已露馅。尽管如此,他表面上仍强装淡定。“嗯?”酒吞听到这媚酥的声音,心中更加确定她就是那天看到的女子。“大江山的鬼王大人,怎么在这落魄一人呢?”

fassavoyyyyyyyy

极限·酒茨·飞车 有茨妹

   【一】错误的开始

   茨木看着挚友看似粗暴实际体贴的动作,内心不由自主地升起一种渴望,一种想要被挚友狠狠地支配全部的渴望……如此想着,他的身体竟然渐渐开始燥热起来,挚友紧绷的眉头、笔直的鼻梁、抿起的薄唇、粗糙却温热的掌心……不行!“在发什么呆?嗯?”酒吞已经给茨木的伤口浇灌完灵酒,见他呆愣地望着自己,还以为这傻子被打糊涂了。“没、没什么。”察觉到挚友的视线,茨木慌忙地回过神来。该死,吾怎么在挚友面前发起呆了,要是让别人察觉吾这肮脏龌龊的想法,岂不是有损挚友的清誉……这种感情,就让吾至死都埋在心里好了……稳住心神,茨木立马换上...

   【一】错误的开始

   茨木看着挚友看似粗暴实际体贴的动作,内心不由自主地升起一种渴望,一种想要被挚友狠狠地支配全部的渴望……如此想着,他的身体竟然渐渐开始燥热起来,挚友紧绷的眉头、笔直的鼻梁、抿起的薄唇、粗糙却温热的掌心……不行!“在发什么呆?嗯?”酒吞已经给茨木的伤口浇灌完灵酒,见他呆愣地望着自己,还以为这傻子被打糊涂了。“没、没什么。”察觉到挚友的视线,茨木慌忙地回过神来。该死,吾怎么在挚友面前发起呆了,要是让别人察觉吾这肮脏龌龊的想法,岂不是有损挚友的清誉……这种感情,就让吾至死都埋在心里好了……稳住心神,茨木立马换上了与平日无异的笑容。“对了,上次和挚友说好的,帮挚友建造宫殿一事,吾已经准备周全。吾这就带挚友前去视察一番,”待惠比寿给他包扎好,他立马就从地上跳起来拉着酒吞往外走去。

    “吾已筹备好钱财,再过几日等木材送到,便可开工。”茨木一边兴奋地向酒吞展示他近日敛集的财物,一边向他眉飞色舞地阐述关于建造宫殿的构想以及大江山日后的宏图。

    望着遍地的黄金珠宝玉器首饰(均是价值不菲的上等货色)堆了满满当当一屋子,连酒吞都无法想象这家伙是怎么在如此短时间内做到的。茨木这家伙,虽然平时总是像跟屁虫一样跟在自己后面,实际上手段还真是厉害……那日后自己就是算是离开这里去寻找那女子,也能放心地把大江山托付给他吧。也不知道那女子究竟是谁?如今又身在何处?这种求而不得的单相思越发折磨着他,如今已到了需要借酒浇愁的地步了。

    茨木仍滔滔不绝地向挚友描绘他们未来的宏伟蓝图,酒吞也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茨木何尝感觉不到挚友的心不在焉,他也早已对挚友疑似陷入情网的传闻早有耳闻。只是碍于最近忙于筹备工作无暇为挚友排忧解难。每天出去变化成女子周旋在那些男人中甚至要献媚讨好让他备受煎熬,之前他甚至为此苦练舞技媚术还差点被挚友发现。但为了挚友在大江山日后的地位这些都无足轻重。现在尘埃落定,他也有更多时间来与挚友作伴,共同为大江山的发展献计出力。他也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来亲近自己的挚友来掩盖他卑微的感情

      

      我到时候会把车车链接发上来

      车马上就出来了ererer我终于可以开始写茨妹辣

      老福特你没有心你剥夺我们成年人的快乐😢

路怒症晚期患者_V

终于把ido的场照弄出来了(;3JL

【文豪野犬·双黑性转】

辛苦各位摄影!

Phx:

1-3:喵叔

4-5:鬼泣

6-7:四九

CN:

太宰治:挽卿

中原中也:V(原po


终于把ido的场照弄出来了(;3JL

【文豪野犬·双黑性转】

辛苦各位摄影!

Phx:

1-3:喵叔

4-5:鬼泣

6-7:四九

CN:

太宰治:挽卿

中原中也:V(原po


兰辞-兰惜宛

是工藤新一的女体哦~

基德:在高傲的愚者暴露之后,我将现身偷取小姐的心。

这漫天的飘雪配上玫瑰花瓣,小姐可还喜欢?

———————————————

我又双叒叕画毁了一副画...(*꒦ິ⌓꒦ີ)

原稿(铅笔稿)p2:lemon

描稿:兰惜宛

上色:兰惜宛

颜色指导:兰惜宛

lemon我对不起你那么好的稿子😂

有师父(lemon)真好(小声bb)

是工藤新一的女体哦~

基德:在高傲的愚者暴露之后,我将现身偷取小姐的心。

这漫天的飘雪配上玫瑰花瓣,小姐可还喜欢?

———————————————

我又双叒叕画毁了一副画...(*꒦ິ⌓꒦ີ)

原稿(铅笔稿)p2:lemon

描稿:兰惜宛

上色:兰惜宛

颜色指导:兰惜宛

lemon我对不起你那么好的稿子😂

有师父(lemon)真好(小声bb)

唱歌的豆腐

奥地利公主

                            第一幕


(奥地利平原与阿尔卑斯山接壤处)

尤尔希安:嘿,见鬼。


奥洛:怎么了,我的将军?


尤尔希安:瞧这活像趴着喝水的老牛的山,名义上挂着伟大的阿尔卑斯,却让山上的禽鸟都羞于承认——这不正是奥地利的特色吗?连一个哨兵的影子都没有,只有一个可怜的...

                            第一幕


(奥地利平原与阿尔卑斯山接壤处)

尤尔希安:嘿,见鬼。


奥洛:怎么了,我的将军?


尤尔希安:瞧这活像趴着喝水的老牛的山,名义上挂着伟大的阿尔卑斯,却让山上的禽鸟都羞于承认——这不正是奥地利的特色吗?连一个哨兵的影子都没有,只有一个可怜的瞭望台——一个多么可怜的瞭望台!


奥洛:我想这也许是奥地利佬的阴谋。他们尽管懦弱,却有些让路西法都牙痒痒的小聪明。


尤尔希安:我可不认可你。不过我们的士兵却是亟待休息的,喂!桑德兰,谁准许你让军队往西边驻扎了?


桑德兰:米什贝卡阁下,您要知道陛下赐予了我们同等的权力,“准许”实在不恰当。


尤尔希安:愿上帝保佑你那点可怜的权力!看在权力的份上,让军队驻扎在此地,最好不过。


桑德兰:怎么能正对着敌军呢?您实在是太——不礼貌了,有失普鲁士军队的——


尤尔希安:黑鹰不是来礼貌地讨要残羹剩饭的——收起你那一套吧,等米什贝卡的马蹄踏进维也纳,你再去争抢同等的权力还有点意思。(向军队)就地扎营 ,休息中仍要警惕,兄弟们,你们的荣耀将马上就被缔造!


(奥地利王宫)

西尔维娅:阿格妮丝,你的脸色不好。


阿格妮丝:请接受我的歉意,我的公主殿下。只是那实在不是个好消息,因此让我愁眉不展,焦虑万分,活像吞了一把炭。


西尔维娅:如果我能帮你的话,请告诉我吧。即使我无能为力,也让你吐出些烦恼。


阿格妮丝:唉,我的好殿下,又有仗要打啦!


西尔维娅:怎么,西班牙人的行动如此迅捷?


阿格妮丝:唉,雪上的霜!不是西班牙人,是普鲁士军队呀!还有那个可怕的女人,那个被恶魔吻过的尤尔希安·米什贝卡!


西尔维娅:阿格妮丝,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阿格妮丝:我的哥哥,他在军队里,给我寄了信。


西尔维娅:军队里的信!而我们甚至没有听到一丝备战的鼓声!连王宫的宫女都能收到战事的消息,战马却还在悠闲地咀嚼草料。


阿格妮丝:王上有太多需要操心的事了。


西尔维娅:父亲从不让我知道一丁点外边的世界,要把我养在这宫中,便于未来做哪个国家的王后。


宫女:殿下,王上来了,要告诉您一件天大的喜事。


阿格妮丝:殿下。


西尔维娅:我早已猜到。不过,既然早就知晓,那么改变便是得心应手。


(国王与随从上)

国王:我的女儿,你今年已经十九岁了。


西尔维娅:是的。


国王:是该热热闹闹地嫁人的时候了。


西尔维娅:是的,当然,您还可以让我选。说话时好像火烧舌头的西班牙人,或者走路时鞋子永远咯脚的普鲁士人。


国王:你就是这么对父亲讲话?


西尔维娅:你就是这么对奥地利人讲话?


国王:打仗劳民又伤财,喜结良缘何不为。我的女儿,你将会是普奥两国的天使。


西尔维娅:不。


国王:这个可完全由不了你——我已经邀请了普鲁士和西班牙的军官——你就老老实实地待在这儿。


西尔维娅:和我的姐姐们一样,待这儿等死。


国王:和你的姐姐们一样为奥地利的和平献身!一个女儿的嫁妆,抵得过军队的所有开支!好好打扮打扮自己,顶好让他们为了你争执,而忘掉对奥地利的掠夺。


(国王下)


西尔维娅:好了,阿格妮丝,去准备一下。


阿格妮丝:是,我的殿下。


————————————————————

非史向,无考据 , 人物皆是虚构 ,并无诋毁任何国家的意向。

路怒症晚期患者_V

ido第二天场照!人设源推特大大Danpungnim


Phx:野人

CN:

太宰治:挽卿

中原中也:V(原po

ido第二天场照!人设源推特大大Danpungnim


Phx:野人

CN:

太宰治:挽卿

中原中也:V(原po

布凡凡呦
突然就很想画辣妹米斯达 ​​​...

突然就很想画辣妹米斯达 ​​​

哔站过程视频回放走👇🏼

错过直播的朋友们可以戳这里~

突然就很想画辣妹米斯达 ​​​

哔站过程视频回放走👇🏼

错过直播的朋友们可以戳这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