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女儿国

10356浏览    233参与
风清云淡
dayra-ken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若有来生……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若有来生……

伍岁

好爱春姐的泪别女儿国

四目相对

两顾无言

这时节,风沙迷人眼

这时节,天地也垂怜

这时节,贪懒懒的八戒垂下手

这时节,愣磕磕的沙僧也无言

好猴王虽是石头变

此刻也分不清苦辣与酸甜

圣僧虽无话,嗔怒在心田

好可恨,唐王面前我夸什么口

好可恨,如来你的经文叫我传

好可恨,西行路上设此难

好可恨,九世前身是金蝉

真成想,剪碎袈裟红尘去

执子之手,与子缠绵

怎奈何,世间真无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红颜

造孽造孽真造孽

孽缘孽缘了无缘

谁叫我命中归三宝

谁叫我出生就参禅

叹!叹!叹!

难!难!难!

便纵有千种风情我怎样堪言

罢!罢!罢!

唐僧点手唤青天

玄奘此生再无少年

更...

四目相对

两顾无言

这时节,风沙迷人眼

这时节,天地也垂怜

这时节,贪懒懒的八戒垂下手

这时节,愣磕磕的沙僧也无言

好猴王虽是石头变

此刻也分不清苦辣与酸甜

圣僧虽无话,嗔怒在心田

好可恨,唐王面前我夸什么口

好可恨,如来你的经文叫我传

好可恨,西行路上设此难

好可恨,九世前身是金蝉

真成想,剪碎袈裟红尘去

执子之手,与子缠绵

怎奈何,世间真无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红颜

造孽造孽真造孽

孽缘孽缘了无缘

谁叫我命中归三宝

谁叫我出生就参禅

叹!叹!叹!

难!难!难!

便纵有千种风情我怎样堪言

罢!罢!罢!

唐僧点手唤青天

玄奘此生再无少年

更可怜,痴情的国王芳心乱

乜呆呆,搐摊摊,泪涟涟,心肝颤

满心盼望圣僧早归还

你我同享富贵在这大好的人间

怎奈何,经此一别

同根的连理隔青山

棒打的鸳鸯各一边

痴情的国王你听我劝

人生八苦你占了个全

求不得,守痴念

命中注定也是该然

好无情的那叫白龙马

长啸一声,震颤雕鞍

唐僧回手一挥鞭

马蹄腾空绝尘而去

师徒四人又奔西天

周自翾
只愿天长地久 与我意中人儿紧相...

只愿天长地久

与我意中人儿紧相随

只愿天长地久

与我意中人儿紧相随

并骨

春姐,西游记女儿国片段

四目相对

两顾无言

这时节,风沙迷人眼

这时节,天地也垂怜

这时节,贪懒懒的八戒垂下手

这时节,愣磕磕的沙僧也无言

好猴王虽是石头变

此刻也分不清苦辣与酸甜

圣僧虽无话,嗔怒在心田

好可恨,唐王面前我夸什么口

好可恨,如来你的经文叫我传

好可恨,西行路上设此难

好可恨,九世前身是金蝉

真成想,剪碎袈裟红尘去

执子之手,与子缠绵

怎奈何,世间真无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红颜

造孽造孽真造孽

孽缘孽缘了无缘

谁叫我命中归三宝

谁叫我出生就参禅

叹!叹!叹!

难!难!难!

便纵有千种风情我怎样堪言

罢!罢!罢!

唐僧点手唤青天

玄奘此生再无少年

更...

四目相对

两顾无言

这时节,风沙迷人眼

这时节,天地也垂怜

这时节,贪懒懒的八戒垂下手

这时节,愣磕磕的沙僧也无言

好猴王虽是石头变

此刻也分不清苦辣与酸甜

圣僧虽无话,嗔怒在心田

好可恨,唐王面前我夸什么口

好可恨,如来你的经文叫我传

好可恨,西行路上设此难

好可恨,九世前身是金蝉

真成想,剪碎袈裟红尘去

执子之手,与子缠绵

怎奈何,世间真无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红颜

造孽造孽真造孽

孽缘孽缘了无缘

谁叫我命中归三宝

谁叫我出生就参禅

叹!叹!叹!

难!难!难!

便纵有千种风情我怎样堪言

罢!罢!罢!

唐僧点手唤青天

玄奘此生再无少年

更可怜,痴情的国王芳心乱

乜呆呆,搐摊摊,泪涟涟,心肝颤

满心盼望圣僧早归还

你我同享富贵在这大好的人间

怎奈何,经此一别

同根的连理隔青山

棒打的鸳鸯天各一边

痴情的国王你听我劝

人生八苦你占了个全

求不得,守痴念

命中注定也是该然

好无情的那叫白龙马

长啸一声,震颤雕鞍

唐僧回手一挥鞭

马蹄腾空绝尘而去

师徒四人又奔西天

KCJIA

【唐僧X女儿国国王】赴约

“师父近日为何一直心事重重?”

“悟空 为师曾总是同你们说出家人应不打妄语,但为师自己终究还是未曾做到。”


自从封了佛之后,小白龙回了西海,悟净每日都要同那些罗汉们一起参禅悟道,八戒则是去受人间香火供奉,悟空闲来无事倒是隔三差五的来找师父一同参禅

可自从封了佛之后,他却也总能见到师父心不在焉的出神


“师父莫不是还在想那女王?”

孙悟空说完便侧头看去,见唐僧不语只是闭着眼念着佛经,心里也是有了几分考量

但还未等悟空再开口,唐僧手中的佛珠便断了开来,撒了满地

“阿弥陀佛...”唐僧念了一句,才抬起眼往着地上那断了线的佛珠

悟空拾起一枚,再望...

“师父近日为何一直心事重重?”

“悟空 为师曾总是同你们说出家人应不打妄语,但为师自己终究还是未曾做到。”

 

自从封了佛之后,小白龙回了西海,悟净每日都要同那些罗汉们一起参禅悟道,八戒则是去受人间香火供奉,悟空闲来无事倒是隔三差五的来找师父一同参禅

可自从封了佛之后,他却也总能见到师父心不在焉的出神

 

“师父莫不是还在想那女王?”

孙悟空说完便侧头看去,见唐僧不语只是闭着眼念着佛经,心里也是有了几分考量

但还未等悟空再开口,唐僧手中的佛珠便断了开来,撒了满地

“阿弥陀佛...”唐僧念了一句,才抬起眼往着地上那断了线的佛珠

悟空拾起一枚,再望向唐僧,见他眉头不禁微蹙,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悟空,近日为师心中总是隐隐不安,只恐是有什么事端发生...”

“嗐,只怕师父是害了那相思病,就像那个朱紫国国王似的!”悟空面上不以为然,只是一边说着一边将那佛珠揉成了粉末

“悟空!佛祖面前不得胡言!”

唐僧厉声叱喝道,但却看身旁那人佁然不动了,想是又灵魂出窍去哪里了罢,摇摇头便坐了下来拿起桌旁的经书看了起来,只是这心头总是觉得不安。

 

未出半柱香,悟空便回来了,只是神色有些不好

唐僧抬头看向他,开口道“你这猴头,说好来参禅悟道,又跑到哪里去了?”

“师父...”悟空低着头,始终没抬起来,但始终能感觉到一束目光正看着自己

他慢慢地抬起头对上那双眸子,缓缓开了口

“那女王........去了...”

唐僧手中的经手突然掉了下来,唐僧俯身去捡,用衣袖拭掉了眼角还未掉下的泪

这一切悟空都看在眼里

...

“何时的事?”唐僧把经书放在了一旁,闭上眼睛问道

悟空找了个地方坐下,开口道“徒儿刚刚去了那西梁女国,人刚走,我也倒是跟那黑白无常打了个照面。听那太师说,自从师父走后,那女王便终日郁郁寡欢,相思成疾,最后抑郁而终了...”

 

唐僧终是没有回答

这屋子里安静的怕人

可最后,还是他打破了这份平静

“如今,到哪里了...”

“怕是已经过了奈何桥了...”

“师父莫不是想再去见她一面?不如徒儿代你去问问那阎罗王,老孙跟他还是有几分交情的,至少能问出来那女王下一世投去哪儿。”

唐僧没有回答,孙悟空也是明白,他是应允了。

便不做停留直接去了地府

 

“阎罗王!老孙问你,那西梁女国的国王转世投去了哪里?”金箍棒指在堂上,逼得那阎罗王抖得厉害

“大圣...不不不,斗战胜佛,这...小仙有规定不得外泄啊,您就理解理解吧!”

“快说!大闹地府这事俺老孙又不是第一次做了,大不了再记一笔!”说罢那棍子便要冲阎罗王的脑袋扫去

“查!我查!”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阎罗王还是松了口

让人搬上了生死簿,一行一行仔细看着

“这还差不多。”孙悟空收了金箍棒跳到阎罗王身旁的椅子上,盯着看他找

“找到了找到了!胜佛,您看看。这西梁女王生前不仅让西梁国泰民安,还乐善好施,为百姓做了不少好事,如今应是转生到一处富贵人家,此生无忧。”

悟空看着那生死簿点了点头

“阎罗王,这女王现在入了轮回道吗?要是还没走,我能不能见上一面?”边说边擦拭着那金箍棒

“行行行!来人啊!去去去去把牛头马面跟孟婆叫过来!”

.

.

.

“师父!师父!徒儿回来了!”

唐僧听闻立刻起身迎去

“怎去了这么些功夫?”

“嗐,问的详细点,这时间不自然就耽搁了。师父莫急,徒儿这就与您说来!”随后与唐僧附耳说道

“若她下世真能解脱,安稳一生,倒也是一桩美事。”听完孙悟空的话,他终于有了些许释怀,不禁轻轻笑了笑

“可...”悟空住了嘴,他不确定这件事同唐僧说是好是坏

唐僧见他愁容,叹了一口气“你且说吧,为师无碍。”

“孟婆说,那女王 没喝下那孟婆汤,便入了轮回道...”

唐僧闻言目光闪躲,往后退了几步坐在了椅子上

“她这又是何苦...”

她明知道佛无来生,她明知道他在说谎,她明知道他们之间终究是大梦一场。

她又何苦如此,已经赔上了一生,怎能还一意孤行送上来生...

“那孟婆跟老孙说,女王入轮回道时留了话,想必是知道有人会来问。”

“那女王说...既已许了来生,便不能负了那人之约,带着记忆走,往后遇见 也好相认。”

.

.

.

“悟空,你且去把。为师想一个人静一静,这几日都不要来了...”

悟空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唐僧,心中不免担忧

“师父...”

“去吧。告诉旁人,这几日也都不必来了。”

悟空也自知拗不过他,只得离开,帮他关好了门

门刚关上,泪便落在了袈裟上...刚好滴在那宝石上,与窗旁的光互相照映着

“你这又是何苦...”

唐僧低声呢喃着,脑中也慢慢的浮现出当年西梁女国的事情

“愿以一国之富,招他为王,我为王后...”

“既然御弟哥哥有如此胸怀,那么眼前就有需要你解救的芸芸众生。”

“你说四大皆空,却紧闭双眼,要是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我不相信你两眼空空。不敢睁眼看我,还说什么四大皆空呢?”

.

.

.

他无法否认他心动过,若不是早已许身佛门,若不是与大唐天子有诺在先,他又何尝不想与那人比翼长相守...

他想忘掉俗世情缘,他想摒弃七情六欲,可他终究是人成佛,既先为人,便难逃这七情六欲。

是啊,他能渡这世间万千人,为何不能渡她?

他能劝这世间万千人,为何却不能劝自己放下?

终究是舍不得罢

 

他这一世生下来便背负着要去超度那浑浑噩噩的南瞻部洲的使命

可如今经书取了,世人渡了...

这一世本已了了

还会有什么放不下的呢?若要说最后放不下的,那便是她。

 

他闭关了十八日,算算人间也已经过了十八年

再度打开房门,好似确定下什么似的,直奔下届而去

 

“佛祖,弟子愚笨,不明佛祖之意,还望师祖明示。”

观音站在如来身侧,看着那下届而去的人

“阿弥陀佛,此亦是他应渡的节数。若旃檀功德佛能彻底顿悟出来,才是真的达到豁达;若他无法,便从三十五佛中除名,从人世再行修起,饱受战乱流离轮回之苦。”

“师祖是知道功德佛的选择了。”

如来笑了笑,便同观音转身离去了

 

如来未曾开的口,是他第十八天冲他磕的三个头

佛家的三不留,他既已开了口,他也便不再留

收了他的封号法力,还了他肉身陈姓。

.

.

.

杭州一处桥旁,长满了许多娇艳欲滴的牡丹

有一女子在花间徘徊,似是在赏花

那人过了桥,站在桥下盯着女子的背影

许是被盯得不适,那女子转身,又对上了曾经魂牵梦萦的眸子...

只是 这次他眼中的东西却不同了……

他走上前,停在了她面前

“你是?”女子轻言出声询问

“此世,我来渡你...”

“御...”那女子还未说完,便被那人用指肚抵住了唇

“在下姓陈,名袆 字江流。”

女子点了点头,竟笑着哭了

“我还以为,你会失约的。”

他为她擦了眼泪,将她揽入怀中

虽说多多少少还是生疏得很,但她已然很受用了

他随后轻声在她耳旁说道

“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是沥沥呐

就是一个脑洞

陛下,城中来了一群妖魔鬼怪。惊的女儿们都做不了生意了。

妖魔鬼怪?有多可怕,你这张嘴说来的我可真信不得。女儿国国主端坐在上位面前是一堆奏章,笑的一脸娇俏。

是真的,您是没瞧见那其中有一个十分魁梧的猪面人,还有一只半人高得猴子。

猴子?你定是骗我谁人会养猴子,莫不是新来的杂耍,那猪面人定是戴了面具。女王打断了朝臣的讨论,她少时曾出宫见过街头的杂耍,当时觉得厉害极了,经年不忘。

不是不是,你们都说差了,陛下,最重要的是他们是男人呀!

男人?是男人又怎么了,我可不是老迂腐。玉儿你才是。

有婢女来报,他们喝了圣河水,现在来求陛下解药。

那快快请来呀,男人?男人应该是不能生孩子的吧。底下哄...

陛下,城中来了一群妖魔鬼怪。惊的女儿们都做不了生意了。

妖魔鬼怪?有多可怕,你这张嘴说来的我可真信不得。女儿国国主端坐在上位面前是一堆奏章,笑的一脸娇俏。

是真的,您是没瞧见那其中有一个十分魁梧的猪面人,还有一只半人高得猴子。

猴子?你定是骗我谁人会养猴子,莫不是新来的杂耍,那猪面人定是戴了面具。女王打断了朝臣的讨论,她少时曾出宫见过街头的杂耍,当时觉得厉害极了,经年不忘。

不是不是,你们都说差了,陛下,最重要的是他们是男人呀!

男人?是男人又怎么了,我可不是老迂腐。玉儿你才是。

有婢女来报,他们喝了圣河水,现在来求陛下解药。

那快快请来呀,男人?男人应该是不能生孩子的吧。底下哄笑一片。


参见陛下,我与徒儿来自东土大唐现要去西域求经。路过贵宝地不慎饮了贵地圣水,先想求陛下赐解药以解燃眉之急。

年少的僧人随置囹圄但站在阶下仍是云淡风轻,不卑不亢。

等了许久未见上位发话,年轻僧人抬眼便撞进一双澄清的眸里,那眸里有天地,有日月,有山河。还有映在瞳上的年轻僧人。

你可真好看呀,比玉儿还好看。女王陛下笑弯了眼睛,玉儿转身看到园中的桃花盛开的耀眼却没有女王陛下眸中的颜色明媚。


女王陛下,玄奘师傅还有要事在身,我们这样留他可好。

这半月女王陛下陪着年轻的僧人游遍了女儿国,会站在摊前举着步摇问

御弟哥哥,我带这个可好看?年轻的僧人羞红着脸,偏头不看她。

好不好看吗,御弟哥哥。年轻的僧人的一角被雪白的柔荑拽住。今日是逃不掉了。

好。。好看

是吗,御弟哥哥也觉得好看,那我要一直带着。

这个步摇女王陛下确实一直带着,一直带着和他游了山看满眼红叶铺地,和他乘船渡河赏水汽氤氲,和他登高楼看满城灯火。

年轻的僧人习晚课,一旁昏昏欲睡的女王陛下的步摇一点一点的发出清脆的响声,混着悠长的木鱼声带着蛊惑的力量,让人分不清年月晨昏。

女王陛下一直以为她会和御弟哥哥这般到岁月的尽头,某一年的良辰吉日御弟哥哥会挑起她的红盖头,他们拜高堂,拜天地,他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

可是,年轻的僧人有远方要去,他怀大志,好高远。

而她,远方是他,所好所慕只有他。


御弟哥哥,你就留下来做我王夫好不好。 

你喜欢念经我给你修最高的佛塔,你愿讲经我便叫全国的女儿都来听,你若放不下你的徒儿我赏他们做官,文官武将都行。

御弟哥哥你若不想娶我也罢,你就留下来,我能看见你也好。

御弟哥哥,求你不要走。


女王陛下站在城楼上,眼镜红肿,早没了往日的光彩。留在女儿国的是女儿国国王,离开的是大唐高僧。从今以后呀,那个爱笑爱闹的女孩不见了,她随着年轻的僧人一起葬在天地之间。

世人都说她是高僧的劫。九九八十一难最难过的是情劫。她难渡的何尝不是呢。

原来我是你最容易舍弃,最容易放下的。

情劫而已。




御弟哥哥,下辈子娶我好不好。




长安故里

大师圆寂,举国哀悼




好。

张煜宸

向西游记致敬,向童年致敬

向西游记致敬,向童年致敬

可唤先生

要是你睁眼看看我,我不信你两眼空空

那年,初登王位,她为西梁女王。而后,他于东方而来,步履从容,面若冠玉。


“贫僧唐三藏参见女王陛下。”


只那一句,便入了心,再忘不掉;那一瞥,便再移不开眼。


她恍了神,一时竟不作反应。太师望唐长老三拜之下,女王亦无反应,于是便唤。


“陛下。”


她似是清醒过来,请他上座,眼中,全然是他。


这,便是最好的一见倾心。


他自远方踏光而来,她于上位观他风采。二人本是万般相配,她,一眼钟情。


通关文牒之上,他俗家姓陈。她浅笑,如今,又可否为她,改换俗姓?


她留下了他,以女王之势,留他师徒暂歇。


西梁女国,她为王;而他,为唐王御弟。何等般配。...

那年,初登王位,她为西梁女王。而后,他于东方而来,步履从容,面若冠玉。


“贫僧唐三藏参见女王陛下。”


只那一句,便入了心,再忘不掉;那一瞥,便再移不开眼。


她恍了神,一时竟不作反应。太师望唐长老三拜之下,女王亦无反应,于是便唤。


“陛下。”


她似是清醒过来,请他上座,眼中,全然是他。


这,便是最好的一见倾心。


他自远方踏光而来,她于上位观他风采。二人本是万般相配,她,一眼钟情。


通关文牒之上,他俗家姓陈。她浅笑,如今,又可否为她,改换俗姓?


她留下了他,以女王之势,留他师徒暂歇。


西梁女国,她为王;而他,为唐王御弟。何等般配。


那夜,唤来太师,共商此事。


“愿以一国之富,招他为王,我为王后。”


这句话,竟这般口无遮拦的说了出来。


次日,御花园中,邀三藏共赏春色。园中,以鸳鸯为比,种种暗喻,他竟全作糊涂。他在避,避着她的情;他在躲,躲着自己的心。


他说世间万物皆有定数,自有天地以来便是如此。他说是定数,那他们,又可否在这定数之中?


“不去取经行不行?”她就这样问了出来,不再遮掩,不留余地。


她看到了他眼中的犹豫,他不再是那个去意坚决的唐三藏了。


可他还是说:“陛下,贫僧许身佛门,正是为了解救这芸芸众生,使世上不再有怨女旷夫。”


她笑了,端庄中带一丝了然,“既然御弟哥哥有如此情怀,那么眼前就有需要你解救的芸芸众生。”


既是要解救众生,普度苦厄,那么,为何眼前人都不敢多看一眼?是在怕什么?


她将话说的如此直白,他却再三闪躲,只言取经。


“今日莫谈取经之事。”就这样留了他。


她知他优柔寡断,便派人去提了亲。太师说他允了,她不信。


那样的一个人,自己百般示好,就算心中犹豫,口中仍是推脱,怎可能轻易便答应了?果然……


“那唐御弟,还有些推脱之词。”


哪里是推脱,只怕是拒绝了。他不愿。


是夜。


太师引了三藏夜观国宝,说是国宝,以他之聪慧,又怎会不知其中的圈圈绕绕?她要的,只是他的一个态度。

他若愿来,自是对她有情,而她,便是如何,也要留下他;若他不愿,明日便放他师徒西去取经。


所幸,他还是来了。


透过帷幔,她望见他的身影,心中百味交集,有喜悦,更有苦涩。


既是对她有情,白日里又何故作那般无情模样?


三藏见了是她,只道自己夜观国宝,竟误入女王寝宫,转身欲走。


她轻笑:“难道在御弟哥哥眼里,我还算不得国宝吗?”


见他窘迫模样,她有些欢喜,至少,他是为自己而这般模样。转身去挑那红烛,觉出一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回眸一瞥,世间便再无颜色。


那一瞬,三藏经年枯寂的心,狠狠跳动了一下。他知此刻的自己失态,慌忙转过身,避开她的视线。


她也不恼,只是将那红烛端于他面前,一番情语,万般风情。


可他说:“佛心四大皆空,贫僧尘念已绝。”


四大皆空?她抬眸一笑,并不在意,也不相信。


“你说四大皆空,却紧闭双眼,要是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我不信你两眼空空。”


三藏并不睁眼,一声声佛号越念越紧,像是想要束缚住什么一样。


她一声轻笑,似是得意,更似希望。


“不敢睁眼看我,还说什么四大皆空。”


她望着他额上的细汗,知他心内挣扎,抬手想要替他拭去,他却避如蛇蝎。收回手,心下,一阵落寞。


他还是睁眼看了她,他动了情,她看的分明,可他眼中的隐忍,她亦是看清。


她知道,他在做一个选择,一个苍生与自己的选择。


最终他还是把持住了,一声“阿弥陀佛”,端正而不容玷污,束缚了他的情。


他始终在躲她,复又闭眼。他怕,怕自己选了她、害了她。


她不甘,让他睁眼看她,她不信他竟可以无情至此。


他被逼的无奈,只得道一句:“我就是睁眼看你,又能怎样?”


他能怎样?他不能,也不敢。他的责任太重,许身佛门,有诺于大唐天子。这样的重担,他推卸不下,也不敢推卸。


望着她失落的表情,他终是不忍。


“来世若有缘分……”


他为她许了来世,可他不知道,他今生成佛,何谈来世?


“我只想今生,不想来世。”


来世种种,早已成了另一个人,不是她。


她走到他身旁,轻轻靠在他肩膀上,他没有躲开,是于心不忍,也是成全自己。


她轻缓抬头,倾国之容,他又如何能不心动?


他无力坐下,望着她缓缓靠近,那一瞬,竟失了拒绝的力气。


也罢。


第一次,他知道自己取经的决心有多么脆弱。


终归,她未能如愿。那蝎子精,算是救了他。


三藏心内暗暗嘲讽,九九八十一难,这一难,他原是躲不过的,在这西梁,他已然是输了。


那日离别,她将通关文牒置于他手,眼中是万般不舍。


他接过文牒,第一次,向一个女子,行了俗家礼。


那夜他许了她来世,便以此礼为证,若有来世,定不负卿。


骑上白龙,望着西去的方向,他犹豫了。回头望她,心下苦涩,他知道自己无法改变什么。


也罢。


回过头,策马疾驰。那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他落荒而逃。


云游小陈
冷蓝

少时,观唐僧于女儿国不敢登龙车凤辇,是躲过一劫。长大后,我才明白他是错过了一生。

/17年江苏高考满分作文《车中窥人》

爱一个人,和爱众生是没有区别的。

/《西游记之女儿情》

少时,观唐僧于女儿国不敢登龙车凤辇,是躲过一劫。长大后,我才明白他是错过了一生。

/17年江苏高考满分作文《车中窥人》

爱一个人,和爱众生是没有区别的。

/《西游记之女儿情》

露衣
最近在听单老的西游记评书,10...

最近在听单老的西游记评书,100集到女儿国结束了。再去看了一遍电视,以前不懂,现在一看,演员的情真的很到位,然后还看到唐僧还俗和女王结婚以后的样子,真郎才女貌,忍不住就画了,一首“别亦难”送给大家🎵

最近在听单老的西游记评书,100集到女儿国结束了。再去看了一遍电视,以前不懂,现在一看,演员的情真的很到位,然后还看到唐僧还俗和女王结婚以后的样子,真郎才女貌,忍不住就画了,一首“别亦难”送给大家🎵

长归空空-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一个小朋友

三日为期

写的是唐僧和女儿国王

实在是意难平就自己动手搞了

全员暴躁人设

全员野性不改

不喜人设勿入

写了个bg,合理避雷


――――――――――――――――――――――


玄奘从没想过有此一劫难。他虽深知此行路途遥远甚是辛苦,他也料想过遇见神鬼精怪,料想遇见百媚千态,料想过遇见金银万贯,料想过千灾百难,料想过横尸荒野……可他未曾想过有此一劫难,这算什么,这算什么?


这难道要算我玄奘六根不净,凡心不改吗。

我究竟为何,要有此一劫难!


唐僧座于白马上心中升起千般滋味,他见过万般美色,经历过观音大士的亲自考验,唯独独怎么对这女儿国国王心心念念。


孙悟空金箍棒横背在身上,两手搭在两头,晃晃悠悠走...

写的是唐僧和女儿国王

实在是意难平就自己动手搞了

全员暴躁人设

全员野性不改

不喜人设勿入

写了个bg,合理避雷


――――――――――――――――――――――


玄奘从没想过有此一劫难。他虽深知此行路途遥远甚是辛苦,他也料想过遇见神鬼精怪,料想遇见百媚千态,料想过遇见金银万贯,料想过千灾百难,料想过横尸荒野……可他未曾想过有此一劫难,这算什么,这算什么?


这难道要算我玄奘六根不净,凡心不改吗。

我究竟为何,要有此一劫难!


唐僧座于白马上心中升起千般滋味,他见过万般美色,经历过观音大士的亲自考验,唯独独怎么对这女儿国国王心心念念。


孙悟空金箍棒横背在身上,两手搭在两头,晃晃悠悠走在最前边,夕阳西下,茫茫大地,把它金色的猴毛照的更加闪闪发光,他是齐天大圣孙悟空,天上地下唯一的猴王,他闹天宫,看不惯便要闹,他争第一,俺老孙比你厉害俺为何不争,他要与玉帝平起平坐,俺老孙不比你玉帝老儿差在哪,你凭什么坐享天地。这天地之间,俺齐天大圣孙悟空就没什么怕的,除了后边马上的老和尚。俺石猴一只,无父无母,无依无靠,唯有他,肉体凡胎解我符咒,给我缝缝补补做虎皮裙。除了念念叨叨些听不懂的佛法经文惹人烦,别的倒是都还行。

你这老和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俺老孙离得这老远,还能听见你叹气。你别叹气了,俺老孙发起脾气来,方圆千里都能没有活口。俺老孙不是人,不是猴,不是石头,俺可是妖魔,你别忘了,俺老孙到了还是妖魔啊。


师傅,你就别叹气了,要俺老猪说啊,你要是是在放不下人家女儿国国王,你就回去,人家保证还在送你走的地方等着你,咱这也没走多一会,你现在掉头,合黑天还能入洞房呐。


二师兄,你就少说两句吧,别再让师傅烦心了。师傅,你别听二师兄胡说。


我怎么就胡说了,沙师弟,你们不懂,我还不懂吗,你们啊都没有过爱情,都不知道那是啥,可是俺老猪不一样,俺老猪结过婚,俺老猪还有爱情!那东西可不是念两遍经书就能赶跑的。


八戒话说到这,白龙马不知道怎么的,也不走了,无论唐僧如何命令,这小白龙就是铁了心不走了。


“罢了,悟空。”唐僧远远地唤大徒弟名号,悟空扭过头来,不说话,斜眼看着三人一马。“悟空,不如就在此地看看何处可以落脚,勉强将就一夜罢了。”


孙悟空揪下一根猴毛,猴毛落地变成驿馆,八戒骂骂咧咧走进去“又他娘的得闻一宿猴骚味。”


白马拴在驿馆外边喂粮草,师徒四人大堂坐定,中间一束烛火,照亮了四人的脸。玄奘一脸清白书生模样在其他三人中更显俊俏。八戒先坐不住“要我说,师父,您就回去,我们仨取完经再来找您,那时候你带着师娘和孩子我们带着经书一道回大唐也不是不行。”


“八戒,休得胡言乱语。”唐僧听到孩子,脸臊的通红。默念经文,四大皆空。


白马变身小白龙走进房来,倚座在门边。


“俺老猪没有胡说,俺老猪啊这辈子,上辈子就想一件事,什么荣华富贵,都没有用,说俺什么天蓬也好,什么蠢猪也好,俺都不管,俺就想娶个老婆,生两个孩子,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都说俺老猪好色,俺老猪不好。俺上辈子就爱一个神仙,就是广寒宫的嫦娥,都说她最好看,其实不是,这一路走来,那些个妖精都跟她一般好看。但对于俺老猪来说,俺不是要最好看,俺就是想要最喜欢。在天上的时候,俺日思夜想,都是她,她说广寒宫里冷,俺就去寻最暖和最好看的衣裳给她。她说那兔子的捣药锤坏了,俺屁颠屁颠去给它修,说谁谁谁没事老去骚扰她,俺借着酒劲大闹,反被诬告调戏仙子。俺老猪再不济,也不会侮辱自己的爱情,俺怎会调戏她。”


八戒叹了口气,接着说“还能有谁骚扰她,那玉帝,别让俺老猪再抓到他!说后来,到了那高老庄,嫦娥咱也不敢想了,变成这幅样子,护他也护不住,不想了,找个喜欢的小丫头也没什么不好,本想就这样跟高小姐结婚生子普普通通快乐一生。未曾想造化弄人,俺老猪,呵,俺天蓬元帅,到变成猪精了。哈哈哈哈哈!俺是猪精啊!”


猪八戒猛灌了自己一坛子酒,倒在地上就开始打鼾。他闭着眼翻了个身,正好滚到白龙脚边,老猪的眼泪也砸在白龙脚边。


白龙叹口气,一道光飞上天去,又一个猛子扎进海里。

“姐姐,白龙回来了。”

“白龙,白龙。”小龙女一把抱住白龙。“白龙,好弟弟。你可是护送那唐僧取回了真经?”

“不是,白龙就是想姐姐了,回来看看。”

“那你这算是私自逃回,万一,万一受罚可如何是好,万一……”

“姐姐,我一会儿就回,绝不多生事端,姐姐休要多说,姐姐再抱抱白龙就好,姐姐别撒手,姐姐抱抱白龙就好。”

“好,白龙,姐姐不撒手,姐姐不撒手。”


那束烛光将要烧尽,唐僧又叹了口气,烛光抖了三抖,将尽未尽,说熄便熄。


“和尚,俺老孙问你句话,你要如实作答。那国王你到底心里有没有她。”

“贫僧自幼修习佛法……”

“俺老孙只问你心里有没有她。”

“贫僧奉命……”

“你有完没完,我只问你,心里有没有。”

“贫僧……”

“艹,你他妈有没有。”孙悟空把金箍棒拍到桌子上,震天的声响。

玄奘低头“有。”


“老和尚,我是齐天大圣,那帮神仙都认。我大圣与天齐。无人能管教我,说白了你也管不了,我也就是给你面子。”唐僧念起了紧箍咒,悟空不为所动。“别念了,你心不定,我也不想陪你演戏了,什么咒都对我没什么用,我也就是陪你们玩玩。”


唐僧傻愣愣呆坐“你想干吗。”


“我大圣说话,没人敢不认,谁不认我打谁……”

“悟空,打人不对。”孙悟空斜眼盯着唐僧,唐僧闭了嘴。

“唐僧,我齐天大圣,给你三日时间,你回去那女儿国与那国王过三日俗世夫妻生活,但有代价,三日之后你再从那女儿国离开,你不识她,她不识你。这三日就是你俩的前世今生,多一日不可,少一日不行。白龙,来将这老和尚驮走。”又是一道光,白龙从天而降,沙僧看见,白龙鞋子穿反了。


“悟空,我已身许佛门,我万万不可……”

“赶紧走,不然老孙打断你的腿。”说着举起了金箍棒。“和尚,别的事你莫要操心,权当是对佛祖出了个轨。不妨碍。”


白龙驮着唐僧往东跑去,孙悟空驾云向西而去。


墨上花开落墨微

女儿国(齐花)番外

应 @山人我给您瞧瞧 心愿
 番外《若有来生》


https://moshanghuakailuomowei.lofter.com/post/203bed8c_1c62c203f

以上是BE结局👆👆

以下是HE结局👇👇

“哎呀,这个《女儿国》的电影看的我好难受啊……”无谢红着眼眶对身边的红雪说。

“是啊,唐僧和女儿国国王本来就不可能在一起的。唐僧是佛啊,佛怎么能有七情六欲呢?”红雪点了点头,安慰着身边的无谢。

“可是,他们两个的来生……”无谢还是有些没有出戏,喃喃道“女儿国国王她……”

“没有来生了……唐僧取完经就回归金蝉子...

应 @山人我给您瞧瞧 心愿
 番外《若有来生》





https://moshanghuakailuomowei.lofter.com/post/203bed8c_1c62c203f

以上是BE结局👆👆



以下是HE结局👇👇


“哎呀,这个《女儿国》的电影看的我好难受啊……”无谢红着眼眶对身边的红雪说。

“是啊,唐僧和女儿国国王本来就不可能在一起的。唐僧是佛啊,佛怎么能有七情六欲呢?”红雪点了点头,安慰着身边的无谢。

“可是,他们两个的来生……”无谢还是有些没有出戏,喃喃道“女儿国国王她……”

“没有来生了……唐僧取完经就回归金蝉子真身了。哪来的什么来生呢?”红雪叹了口气,“真是可怜了女儿国的国王……”

无谢听完叹了口气,为什么内心这么难过呢,感觉像是自己曾经历过这样的爱恋一般,虽然自己在恋爱方面还是个雏……


无谢和红雪告别之后就走到了小公园,这个小公园据说是自唐朝留下来的,山水都是中原的景色。无谢不清楚,只是觉得每次来这个小公园都会觉得很熟悉,对这个小公园有莫名的亲切感。

无谢走着走着,走到了湖边,脚下一不留神,歪了下去。

“小心!”身边一个人拉住了无谢,两个人对视了好久。无谢望着那人,那人也望着无谢。一瞬间,前世的记忆仿佛一齐涌上心头。

无谢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脸庞,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元若哥哥,真的是你吗?”

“是我……无谢,我回来了。”齐衡笑着亲了无谢的脸颊。

无谢一下子泪奔,用手捶着齐衡“你是坏蛋,你让我等了那么久。”

“是我不好,我来晚了。”齐衡微笑着吻去无谢脸上的泪痕,然后把那个哭的身体发颤的人紧紧的搂在怀里“我不会离开你了,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夕阳下,一对恋人在湖边相吻,湖中的一对鸳鸯也交相摩首……


以下应@淡化忧伤 心愿
 哼哼揣包子😳😳😳
 文笔极渣,凑活看😳😳


十一

“花无谢!!”无谢还在卧室里睡懒觉,就被齐衡的一声怒吼惊醒了。

“咋啦咋啦?”无谢赶紧跑下床,连拖鞋也没来得及穿就飞奔到卫生间。

“你看看你干的好事!”齐衡通红着脸,扔给无谢一个白条条。

无谢连忙接住,仔细看了看,上面显示红色的两条杠杠。无谢没反应过来,念了念上面的字“早~早~孕……”

两人一阵沉默…然后无谢突然睁大了眼睛“嗯!!”看着齐衡一脸恼怒的样子,无谢惊得手脚都不知道该往那里放“啊啊啊啊啊!!!元若哥哥你怀孕啦!!!”

齐衡撅嘴,指着无谢的小脑瓜“你!!”然后恨得差点把一口牙咬碎。

无谢吓得缩起了脖子“元若哥哥你别生气嘛…生气对孩子不好……”

齐衡气得手都在颤抖“花无谢你……”然后猛地一阵恶心,齐衡扑倒洗手池旁就开始干呕起来。

“元若哥哥你没事吧…”吓得无谢赶紧给齐衡顺背,“哥哥别生气…”然后无谢撇了撇嘴,眼泪好像就要掉出来“是我不好……”

齐衡本来还有一肚子的气,听到无谢一说起‘是我不好…’气就全都烟消云散了。

齐衡漱了漱口,擦了擦嘴,无奈的冲无谢笑笑“你怎么不好了?啊?是我怀孕又不是你怀孕,啊?”

无谢贴身靠在齐衡旁边,伸手轻轻附上了齐衡的小腹“哥哥,这里面,真的有我们的孩子吗?”

齐衡笑了笑,手也轻轻附上自己的小腹“大概吧……”然后好像想到什么似的,拉起无谢就走回了卧室。“唉唉唉,哥哥你慢点,小心孩子。”

“快点穿衣收拾,我们去医院确诊一下。”齐衡一屁股坐在床上,像老佛爷似的等着无谢给自己穿衣服。

“好好好……”无谢点点头无奈的笑了笑。

……

“恭喜两位,妊娠期四周五天,你们要做准父亲了!!”医生笑着把报告递给齐衡,无谢和齐衡笑着对望了一眼,然后无谢就把齐衡拦腰抱起来“哎呀哥哥,接下来的这九个月就辛苦你了……”说着就对齐衡一顿猛亲,休得医生都红了脸颊“那个两位…休息室出门左手第二个房间,我们还有很多病人在外边等着……”


十二

花无谢最近很头疼,因为自家揣包子的那位大人总是上窜下跳,他说什么那位大人也不听。

“齐元若!!”无谢一回家,就看到那位揣着包子的人在偷偷的站在凳子上拿东西,吓得无谢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跑过去把齐衡接下来。

“为什么又不听我的话,嗯?”无谢皱着眉头对那人一顿狂亲。

“哎……又没事……”齐衡撅了撅嘴,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怀孕以后,自己就开始莫名其妙的对无谢撒娇,而且还好撅嘴。

“你……”无谢把齐衡轻轻放在沙发上,吻了一下齐衡的嘴唇“有什么事等我回家就好了嘛,为什么你要亲自动手呢?”

齐衡眨着明亮的眼睛,点点头“好吧……”

无谢低头吻了吻齐衡的额头“等着啊,菜一会就做好了……”

无谢刚一起身,齐衡就被腹中奇妙的蠕动惊得叫出了声。“怎么了哥哥?是不是肚子不舒服?”

“不是……是小宝贝踢我了……”齐衡笑着把无谢的手轻轻覆在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上,感受着那奇妙的动作。

小宝贝很给力,仿佛感知到两位父亲对自己的期待,便又翻身又踢了齐衡好几下。

“像小泡泡一样啊”无谢笑着说,齐衡点点头“嗯…这还是咱家宝贝第一次踢我呢…”


十三

齐衡早早就请了产假,无谢也早早赶完了工作回家陪着齐衡待产。

“哥哥你再睡会吧,我去给你做饭去…”天刚蒙蒙亮,无谢刚起床就在齐衡头上轻点了一下。最近到了孕晚期,小包子在齐衡肚子里总是动的很欢实,扰得齐衡总也睡不好,看的无谢很是心疼。

“噼里啪啦!”一阵声音过后,齐衡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然后就听见了无谢轻轻走过来的声音。

“哥哥……你怎么先醒了……”无谢轻轻凑上来,“为什么不多睡一会呢?”

“无谢……我有点肚子疼……有下坠的感觉…可能……”齐衡疼得脸色煞白,断断续续的说,“小宝贝可能要着急出来了……”

“哥哥,你别担心……”无谢一个打挺把齐衡抱起来(不要担心二花抱不动,人家可是能举八十公斤铁的人,两个元若加起来也能抱起来就走)

齐衡疼得直冒冷汗,手手紧紧的抓着无谢的衣服,“无谢…疼…好疼……”

无谢眼睛蓦地一层水雾,“哥哥别怕,无谢会一直陪着你的……”

“嗯……”齐衡点点头,任凭生理泪水肆流

“哥哥,真是苦了你了……”无谢一边说着,一边擦去齐衡的泪水。

“下辈子,我要你来生孩子……”齐衡撇着嘴,说出的话却让无谢笑了起来“好好好,都听你的,下辈子换我来生……”


十四

无谢站在产房外,一直不停地搓着手,焦急得来回踱步。听到齐衡传出一阵又一阵的痛呼声,无谢急得想要冲进产房。

齐衡的呼声越来越无力,听得无谢早已哭花了脸。就在无谢再也撑不住,马上就要冲进产房的时候,终于如愿的听到了婴儿响亮的哭声。

“父女平安……”护士出来报喜,无谢喜极而泣“他呢?他怎么样?”

“产夫有些劳累,不过一会就可以推到普通病房了。”

“谢谢……”无谢笑开了花,元若哥哥,我们做父亲了……

“元若哥哥,辛苦你了……”无谢看着被推出来脸色苍白的齐衡,心疼的不得了。

“谢儿,我们的孩子,叫沫希好吗?”

“好……都听你的。”

“沫希,花沫希……”

“哥哥,我爱你啊……”

“我也爱你,无谢……”


十五

两年后……

“花无谢!”卫生间里又传出了齐衡的怒吼,“花无谢你个骗子,说好的你来生的呢!我又怀孕了!!我要回娘家!!!”

无谢一脸懵,我明明信守诺言我在下面了啊,为啥还是你怀孕……


END

墨上花开落墨微

女儿国(齐花)

我果然还是趁着吃饭的时间赶出来了
说好的要退了的呢😒😒
反而更的更频繁了😓😓
BE结局

A(坤泽) B(中庸)C(天乾)

坤泽主政养家,天乾和中庸负责照顾家生崽崽(类似于《疯狂天后》的设定)
就是这么奇怪
要不然怎么能让二花和哼哼谈恋爱呢😊

二花是国王
元若是唐僧
红雪是国师
巍巍是大师兄😂😂

ooc预警ing


“贫僧齐衡拜见国王陛下。”齐衡欠了欠身子,向大殿上的那人行礼。无谢自齐衡一进大殿就被这个人身上的气质吸引,他身上,好像有一股与生俱来的儒雅,令人驻足。

“贫僧齐衡拜见国王陛下。”齐衡看到国王没有反应,便再次行礼。“陛下……”身旁的国师傅红雪提醒无谢回神。...

我果然还是趁着吃饭的时间赶出来了
说好的要退了的呢😒😒
反而更的更频繁了😓😓
BE结局

A(坤泽) B(中庸)C(天乾)

坤泽主政养家,天乾和中庸负责照顾家生崽崽(类似于《疯狂天后》的设定)
就是这么奇怪
要不然怎么能让二花和哼哼谈恋爱呢😊

二花是国王
元若是唐僧
红雪是国师
巍巍是大师兄😂😂

ooc预警ing


“贫僧齐衡拜见国王陛下。”齐衡欠了欠身子,向大殿上的那人行礼。无谢自齐衡一进大殿就被这个人身上的气质吸引,他身上,好像有一股与生俱来的儒雅,令人驻足。

“贫僧齐衡拜见国王陛下。”齐衡看到国王没有反应,便再次行礼。“陛下……”身旁的国师傅红雪提醒无谢回神。“高僧快快请起。”无谢愣了一下,看到那人仍在弯曲着身子,忙让人免礼。

“多谢陛下。”齐衡笑了笑,向国王说了自己此行的目的。无谢没有注意到他说的是什么,只是望着他的脸眸呆呆地出神。

“陛下这是怎么了?”午餐后,国师悄悄问无谢。“红雪,你…你能帮我传给高僧一个消息吗?”


“高僧请随我来……”红雪邀请着齐衡去参观园林,“陛下说,高僧自东土大唐而来,久经波折,想必很是想念家乡的山水。我女儿国近日来了一位园林修剪师,说是擅长修剪大唐的山水。昨日已经完工,望高僧前往观礼。”

“多谢国师大人。”齐衡微微欠身,对红雪的话深信不疑。

“陛下,高僧到。”走到园林拐角,伴着红雪的一声轻语,无谢缓缓转身,微笑着望着齐衡,用手指着不远处的风景“御弟哥哥,你看……”

齐衡顺着无谢所指的方向望去,被惊的说不出话来。这……这分明就是大唐的景色,在距离大唐边境多达千里的地方,为何会有如此逼真的风景?

“御弟哥哥可喜欢?”无谢悄悄凑上来。鼻息下传开坤泽独有的香气,齐衡嗅着,心不住的一颤“贫僧……贫僧自然是喜欢的,多谢国王陛下。”

“喜欢的话,御弟哥哥便在这儿多住几日可好?”无谢眼睛明亮凉的,看的让人不忍心拒绝。“这……”齐衡有些犹豫。

“通关文碟还需几日才可盖印,御弟哥哥不如趁着几日好好在我女儿国修养修养。”无谢看齐衡犹豫不决,便拿出了‘杀手锏’。

“那…还望陛下担待……”齐衡终是同意了……

“无妨,御弟哥哥随我来吧。”无谢明媚的笑了笑,指着要给齐衡带路。

“梦回故国情方黯……”齐衡喃喃道,内心生出无尽的思国情谊。

无谢偏头看了看身边的人,笑着说“御弟哥哥心中有大义,舍小家,为天下……”齐衡叹了口气“是啊,此次西行,途中有些许磨难…取得真经才可拯救者天下,这天下就是我的家啊……”

“御弟哥哥……”无谢望着这个心中有大义的人,内心有无尽的感伤,他的大义中,包括我吗……

两人一边谈着,一边走到湖水边。

“御弟哥哥快看,那儿~”无谢看到一对鸳鸯在水中游戏,忙指着给齐衡看,脚下不稳,歪了下去。

“陛下小心!”齐衡眼疾手快,连忙搂住了无谢。无谢望着齐衡的眼睛,看得呆了。齐衡望着无谢,也看得出神。

“啊……贫僧未曾想冒犯陛下,还望陛下恕罪。”齐衡突然惊醒过来,松开无谢,委身说道。

“多……多谢御弟哥哥相救……”无谢笑了笑,把齐衡搀起来,笑着说“要是没有御弟哥哥,我可能直接就掉在水里了。”

“陛下无事就好……”齐衡低下头,安抚着自己怦怦乱跳的心脏。无谢望着齐衡,感受着自己突然加快的心脏,脸上泛起一阵红晕。

“陛下,这天色已晚,贫僧还要回去诵读经书……”齐衡看气氛有些尴尬,便出声告退。

“啊……御弟哥哥请回……”无谢有些失落,但还是松口让齐衡回房。

“齐衡,你的大义中,也有我吗?”无谢望着齐衡渐行渐远的身影,内心生出无尽的苦涩。

“陛下可是动情了?”红雪看无谢一脸惆怅说道。“动情了吗?”无谢喃喃道,叹了口气“也许吧……”

“陛下可要…毕竟高僧他……”红雪欲言又止,他是个无情无欲之人啊…“我知道……”无谢点点头,“但我…”无谢未说完又叹了口气,我知道他是个怎样的人,可我还是喜欢他啊……



“师父,您怎么了?”沈巍看齐衡脸色不对凑了上来。“没事……哦对了,沈巍,你去问一下国师,我们的通关文谍何时才能盖印……”

“师父,为何这次这般着急离开?国师大人刚刚来说,明日要好好招待我们。”“好吧,那便不用去了。”齐衡叹了口气,说完便开始诵读经书。只是,读了一遍又一遍,心中的那抹身影还是萦绕在眼前……



“御弟哥哥请用茶。”齐衡和无谢安排在上座,四个徒弟在下座吃菜。

“陛下不要再喝了…”齐衡看着无谢一杯又一杯的酒往下灌,内心有些许心疼。“喝酒太多对身体有害…”“御弟哥哥无妨…”无谢眼睛迷离,可依然还是把酒往下灌。

齐衡看着无谢眼睛迷离,神志开始变得不清楚,口中一直喃喃的喊着“元若哥哥…无谢好喜欢你……”看的齐衡心中的苦涩久久不能褪去。就让国师吩咐侍从把无谢送回。

齐衡看无谢回房,自己也就先行离开了。回到房里,齐衡看着无谢送给自己的香囊,默念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可头上的汗却一阵又一阵的出。



次日一早,无谢便带着厚礼来向齐衡道歉“御弟哥哥,昨日我因事喝多了,若做了什么不好的事,还请御弟哥哥担待。”

“贫僧不敢…”齐衡低了低头,无谢上前一步,齐衡向后退一步,无谢再上前一步,齐衡再向后退一步,直到齐衡退无可退,齐衡才抬头对上了无谢的眼眸。

“御弟哥哥可还在生我的气……”无谢颦了颦眉,“贫僧没有生气……”

无谢看了看不卑不亢的齐衡,心中有一股难言的滋味“好,既然御弟哥哥不生气,那这些东西就送给御弟哥哥一行人了,左右也不是什么珍贵的宝物,都是些应急用品。御弟哥哥带着,好保你们一行人平安。”

“多谢陛下。”



“启禀陛下,通关文谍已盖好盖印了。” 无谢眼中的光在这一刻暗了下去,终于,还是要离开了……

“红雪,你去告诉高僧们,通关文谍已盖好盖印了,顺便,把齐高僧请到园林,就说我在湖边等他。”红雪点了点头“是。”



“御弟哥哥,你来了。”无谢等了好久,那人才匆匆赶来。“让陛下久等了。”

“御弟哥哥,你…你明日就要走了吗?”无谢眼中含着泪,却执着的不让它掉下来。

“是…我们该启程离开了……”齐衡点了点头,心中也有无尽的苦涩。

“御弟哥哥,你…你的心中,可…可有我?”

“若有来生……”

“我只求今生,不讲来世……”无谢的眼泪终究是滑落了下来。

齐衡深深叹了口气“陛下,贫僧明日就要启程离开,就先行告退了。”



无谢一身华服,美丽的不可方物。齐衡站在无谢身边,身着红色袈裟。两人一步一步走到城门,每一步都走的极为艰难。

无谢颤抖的手把通关文谍递到齐衡手上,无谢抬头望着齐衡,齐衡一直低头不语。

齐衡接过文谍,像无谢行了一个俗家的拱手礼,然后转身上马。

无谢眼中含着泪,紧跟了两步“元若哥哥……”齐衡的手紧握缰绳,顿了顿。齐衡偏了偏头,却没有转身回看无谢,而是喊了声‘驾’,然后马儿头也不回的载着那人越走越远。

“齐元若…若有来生,你娶我可好?”无谢站在树枝下,似哭似笑。无谢望着马蹄扬尘,心被狠狠地揪得生疼,奈何马背上的那人终究没有回头,也没有回答。




ending
我把自己写哭了😭😭

发完刀子就跑
只要我跑得快
你们的刀片就寄不到我这来😏😏😏

△|小小小罗什✨
# 小罗什de练字系列 🎐...

# 小罗什de练字系列 🎐



以前觉得唐玄奘躲过了女儿国一劫


长大后才知道


他是错过了一生🍃



# 小罗什de练字系列 🎐




以前觉得唐玄奘躲过了女儿国一劫


长大后才知道


他是错过了一生🍃



流氓糠-清和师尊嫁我

剧情简介:
一句话简介:这是一个关于五百年前齐天大圣和小迷妹之间天地难容的爱情故事【不!
开头是张空空取经途中遇到了张敏饰演的【已经黑化了的花妖】,有点心动有熟悉,但是花妖在空空五百年前被压在五指山下后就一度崩溃报复社会作孽太多......最后空空在手刃了老情人之后想起了一切.....
BGM:李荣浩  张靓颖 ——《女儿国》
PS:谢谢观看,接受建议讨论但不接受选角相关KY呦比心~
因为素材原因和之前的脑洞有些出入,剪完之后发现自己真的是禽兽不如...
@Yarn  @于儿yuer 圈发小伙伴们!~

剧情简介:
一句话简介:这是一个关于五百年前齐天大圣和小迷妹之间天地难容的爱情故事【不!
开头是张空空取经途中遇到了张敏饰演的【已经黑化了的花妖】,有点心动有熟悉,但是花妖在空空五百年前被压在五指山下后就一度崩溃报复社会作孽太多......最后空空在手刃了老情人之后想起了一切.....
BGM:李荣浩  张靓颖 ——《女儿国》
PS:谢谢观看,接受建议讨论但不接受选角相关KY呦比心~
因为素材原因和之前的脑洞有些出入,剪完之后发现自己真的是禽兽不如...
@Yarn  @于儿yuer 圈发小伙伴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