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女性

143.3万浏览    24250参与
荔怡

😬

所以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

亲爱的

当你看向我

你看见的是我的灵魂

还是一个行走的子宫。

[图片]


所以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

亲爱的

当你看向我

你看见的是我的灵魂

还是一个行走的子宫。


随心吧

要不,我们奉子成婚,父母不就同意了吗?(完结)

父母发现了我和男友郑舟的感情,逼我们分手。

我们能怎么办!要不奉子成婚?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点击下方【赠礼】,送【糖果】即可看后续哦

父母发现了我和男友郑舟的感情,逼我们分手。

我们能怎么办!要不奉子成婚?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点击下方【赠礼】,送【糖果】即可看后续哦

随心吧

要不,我们奉子成婚,父母不就同意了吗?(9)

父母发现了我和男友郑舟的感情,逼我们分手。

我们能怎么办!要不奉子成婚?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点击下方【赠礼】,送【糖果】即可看后续哦

父母发现了我和男友郑舟的感情,逼我们分手。

我们能怎么办!要不奉子成婚?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点击下方【赠礼】,送【糖果】即可看后续哦

随心吧

要不,我们奉子成婚,父母不就同意了吗?(8)

父母发现了我和男友郑舟的感情,逼我们分手。

我们能怎么办!要不奉子成婚?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点击下方【赠礼】,送【糖果】即可看后续哦

父母发现了我和男友郑舟的感情,逼我们分手。

我们能怎么办!要不奉子成婚?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点击下方【赠礼】,送【糖果】即可看后续哦

随心吧

要不,我们奉子成婚,父母不就同意了吗?(7)

父母发现了我和男友郑舟的感情,逼我们分手。

我们能怎么办!要不奉子成婚?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点击下方【赠礼】,送【糖果】即可看后续哦

父母发现了我和男友郑舟的感情,逼我们分手。

我们能怎么办!要不奉子成婚?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点击下方【赠礼】,送【糖果】即可看后续哦

随心吧

要不,我们奉子成婚,父母不就同意了吗?(6)

父母发现了我和男友郑舟的感情,逼我们分手。

我们能怎么办!要不奉子成婚?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点击下方【赠礼】,送【糖果】即可看后续哦

父母发现了我和男友郑舟的感情,逼我们分手。

我们能怎么办!要不奉子成婚?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点击下方【赠礼】,送【糖果】即可看后续哦

随心吧

要不,我们奉子成婚,父母不就同意了吗?(4)

父母发现了我和男友郑舟的感情,逼我们分手。

我们能怎么办!要不奉子成婚?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但是好在刘玉媛来了,瞟了孩子一眼,甚至没有伸手抱一抱,“反正姓郑就行,管她叫什么,女孩又不能传宗接代。”

  游颜颜低着头,紧紧抱着孩子,捂住了她的耳朵,像是生怕她听到一般。

  “可以叫郑萱吗?”

  一丛萱草,几竿修竹,数叶芭蕉。她和郑舟的情感已经几乎到了愁云淡淡的地步。

  刘玉媛讥笑了一下,“管你叫什么萱。”

  此时,护工走了进来,对着游颜颜说道,“这时候该带孩子去护士那里量体温了。”

  游颜颜把孩子递给了她,“谢谢你了......

父母发现了我和男友郑舟的感情,逼我们分手。

我们能怎么办!要不奉子成婚?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但是好在刘玉媛来了,瞟了孩子一眼,甚至没有伸手抱一抱,“反正姓郑就行,管她叫什么,女孩又不能传宗接代。”

  游颜颜低着头,紧紧抱着孩子,捂住了她的耳朵,像是生怕她听到一般。

  “可以叫郑萱吗?”

  一丛萱草,几竿修竹,数叶芭蕉。她和郑舟的情感已经几乎到了愁云淡淡的地步。

  刘玉媛讥笑了一下,“管你叫什么萱。”

  此时,护工走了进来,对着游颜颜说道,“这时候该带孩子去护士那里量体温了。”

  游颜颜把孩子递给了她,“谢谢你了。”

  看着这个年岁挺大的女人走了出去,刘玉媛越想越觉得奇怪,“她是谁?”

  游颜颜缩了缩脖子,一听到刘玉媛这个口气她便觉得自己像是做错了什么事一般,“是我请来的护工。”

  刘玉媛瞪大了眼睛,“护工?我这辈子都没见过有人请护工!你以为你是什么娇滴滴的大小姐吗?还请护工?”

  她实在是气极了,这个女人娶进门没有带彩礼让他们家亏了那么多钱就算了,现在生了个女儿也原谅她了,结果还请了个护工?

  滑天下之大稽啊!

  “是医生推荐的,说我没有家人照顾……”

  游颜颜就知道,自己又要挨骂了。

  “什么?你现在是在怪我没有照顾你?你知道家里家务多繁琐吗?我每天在家里难道是在玩吗?你还浪费这么多钱请护工?”

  刘玉媛的声音太大,引来了许多人围观,然而刘玉媛依旧没有住口的意思。

  “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这个败家女人!”

  说罢便冲了出去,游颜颜看着刘玉媛急冲冲的背影,急忙下了地,却因为失血过多还没补回来一阵晕眩,坐在床沿边好一阵才缓过来。

9

  就在游颜颜平复过来想要站起身来的时候,护士却来了。

  “游小姐,收拾收拾准备出院吧。”

  游颜颜愣住了,“什么?”

  医生之前都说了,让她和孩子至少住院观察十天,等各项指标都平复了再回家,她连护工的钱都交了整整十天的。

  这时候护工进来了,把孩子放到了游颜颜的手里,还将剩下七天的钱还给了她。

  “你婆婆帮你办了出院手续,我也知道你难做,今天这半天,就不收你的钱了,好好把孩子照顾好。”

  护工说完便出了门,游颜颜抱着孩子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次生孩子让她元气大伤,此时根本就转不过弯来,刘玉媛走到门口一看,这游颜颜竟然还在发呆?

  登时推开了门,大声吼道,“还在磨叽什么呢?跟我回家!”

  游颜颜有些委屈,她完全没有力气站稳,“医生说我要观察十天,怎么现在就回了?”

  刘玉媛嘲讽似得看着她,“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公主病吗?走!回家!”

  想当年自己生两个孩子都没有这么虚,都是在家里生的,现在的女人就是矫情,有了这么好的医院接生竟然还要住院?

  游颜颜只得撑着身子和她回了家,打开了家门,一看,竟然满房子乱糟糟的。

  厨房的碗筷堆积了好几天,垃圾桶里都是烂菜叶。

  游颜颜只觉得头昏脑涨,抱着孩子便进了房间,沉沉的睡了过去。

  郑舟很快就回来了,叫醒了游颜颜,刚才一进门,他就听到了刘玉媛和他念叨,游颜颜请了护工。

  郑舟也没有说什么,毕竟他也没有管她,没资格说她。

  游颜颜看到是郑舟,鼻子顿时发酸,眼睛通红,言谈之间提到了家里乱糟糟,就像触碰到了郑州的逆鳞一般。

  “你是不是嫌妈没有做卫生?”

  游颜颜顿时很委屈,她从来都没有这么觉得,但是也不至于招苍蝇吧。

  “我没有……”

  郑舟指着游颜颜的鼻子,“我告诉你游颜颜,以后对妈好一点,这些家务本来就是你做的,现在妈做饭已经很辛苦了,你不要没事找事!”

  游颜颜从来没想过郑舟会这么说,她以为郑舟至少会安慰她一下,心疼她一下。

  “我真的没有这么想过……”

  郑舟直接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游颜颜,“没有最好。”

  说罢便走出了门,游颜颜的眼泪顺着脸颊而下,孩子突然哭了,她急忙看了看时间,到了喂奶的时间了,她急忙抱起了孩子,掀起了衣服。

  孩子瞬间就不哭不闹,懂事的让人心疼。

  游颜颜抱着孩子,“对不起,妈妈没有给你好的生活。”

  她很快就发现了孩子吃着吃着,竟然没奶了。

  眼泪又像断了线般掉了下来,连让孩子吃饱都不能,自己还算是什么好母亲!

  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开始做家务,在月子里扫地,洗碗,做饭。

  而刘玉媛却还在嫌弃她干活慢慢悠悠,做饭难吃,买菜买的越来越不勤劳……

  游颜颜甚至无暇听刘玉媛说话,她太过疲惫了……

  10

  刘玉媛回老家几日,说是有些事情,游颜颜出现了难得的清净。

  这日,游颜颜买菜时取钱,看着卡里的余额,十分焦急。

  她自从来了郑家,郑舟没给过她一分钱,家里长短、手术费用、住院费用、甚至是月子期间她想给自己吃好一点买点猪脚买只鸡都要被刘玉媛骂上半天。

  而现在,她每日里都看着孩子饿得哇哇的,而自己却营养跟不上,根本没有多少能让她吃的。

  想了想,还是找了郑舟,毕竟自己卡里的钱也买不了多少奶粉。

  郑舟看着眼前这个憔悴抱着孩子的女人,竟已经比怀孕之前还瘦了,一点也没有当初年轻充满活力的样子。

  “你要说什么,快点说!”郑舟非常不耐烦,游颜颜现在就像个黄脸婆,根本就拿不出手,他真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娶她,为什么不多了解了解她家里的情况。

  “我、你能不能给我一点钱?我已经没钱了,孩子也要吃奶粉……”

  游颜颜很忐忑,在她心里,郑舟已经是她唯一的依靠了,但是郑舟的反应却让她始料未及。

  “钱?你还好意思跟我提钱?我给你们家彩礼送去了20万!你给我回过一分钱没有?你还是个母亲吗?不喂母乳喂那种含了激素的奶粉!”

  游颜颜有些不知所措,咬着嘴唇,眼前男人的变化越来越大,她都快认不出来了。

  “我、我没有那么多,孩子每天饿得直哭。”

  郑舟嫌弃得看了她一眼,“你没有难道怪我吗?”

  他真的很不理解,为什么游颜颜名堂这么多,难道她还是那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吗?每天在家里待着,哪里有那么多地方要花钱。

  “你不会是在骗我的钱吧!”

  游颜颜咯噔一声,泪水噙满了眼眶,当初她的工资比郑舟高上几个级别,为了他还是说辞职就辞职了,现在跟自己说骗他的钱?

  见游颜颜没有说话,郑舟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我告诉你,你现在是住在家里,不需要工作的,既然不能赚钱你就少花点,都没有干活,哪里来的脸说没钱!”

  看到郑舟摔门而出,游颜颜瘫坐在床上,呜呜哭了起来,哭了许久,孩子的哭声惊醒了她,她急忙抱住了孩子。

  “萱萱,妈妈可能要去上班了……”

  孩子仿佛能听懂游颜颜的话,张着手臂抓住了她的衣服,发出了咯咯的笑声。

  游颜颜十分惊喜,“萱萱,你是在鼓励妈妈吗?妈妈一定会好好加油,以后给萱萱买漂亮的新衣服,好看的新鞋子,妈妈承诺,一定带你去一次游乐园~”

  和孩子说完,游颜颜就给刘玉媛打了个电话,希望她回来带带郑萱,因为她要出去上班了。

  没想到刘玉媛一听便不同意,“你生个女娃娃好意思叫我带?你是当我之前说的话在放屁?”

  游颜颜有些无奈,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默默的将手机放下。

  她想起上次叫的护工,于是打了个电话,拜托她找个带孩子的保姆回来。

  在护工心里,游颜颜的婚后生活无疑是很不幸福的,现在说要工作出去请保姆,让她非常吃惊。

  “游小姐,你现在刚出月子啊!”

  游颜颜艰难的笑了笑,“我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没关系了。”

  护工有些无奈,但还是给游颜颜找了个非常熟悉的保姆过去,毕竟熟悉一些也会更加负责。

  

11

  游颜颜看着保姆抱着孩子,心下十分舍不得,但是还是拿着简历出去面试了。

  她的护肤品在怀孕期间就没用了,这次出了月子本想买一套,但是孩子的奶粉钱却紧巴巴的没有着落,狠了狠心,还是买了两罐奶粉。

  这次付了保姆的钱,是彻底掏空了她。

  然而持续几天的奔波,却没有面试成功任何一家公司。

  因为她有孩子,而且看起来脸色蜡黄,虚弱无力,每一家公司看了简历后都觉得不错,但是思来想去还是不应该承担她身体和家庭的风险。

 

随心吧

要不,我们奉子成婚,父母不就同意了吗?(5)

父母发现了我和男友郑舟的感情,逼我们分手。

我们能怎么办!要不奉子成婚?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游颜颜表示理解,但是走在街上,看着形色匆匆的行人,她心中生出一股难以名状的绝望。

  郑舟肯定不会给她钱,那孩子的奶粉怎么办?后续家里的用度怎么办?

  她走进了一家便利店,买了一杯速溶咖啡,坐在门口的桌子上翻看着S市的招聘广告。

  “游颜颜?”

  游颜颜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温暖的男声,猛地抬头一看,竟然是大学时候的同学赵陆阳。

  此时赵陆阳穿着一身笔挺合体的西装,整个人显得非常惊喜的样子。

  “赵陆阳?”

  看到游颜颜叫出......

父母发现了我和男友郑舟的感情,逼我们分手。

我们能怎么办!要不奉子成婚?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游颜颜表示理解,但是走在街上,看着形色匆匆的行人,她心中生出一股难以名状的绝望。

  郑舟肯定不会给她钱,那孩子的奶粉怎么办?后续家里的用度怎么办?

  她走进了一家便利店,买了一杯速溶咖啡,坐在门口的桌子上翻看着S市的招聘广告。

  “游颜颜?”

  游颜颜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温暖的男声,猛地抬头一看,竟然是大学时候的同学赵陆阳。

  此时赵陆阳穿着一身笔挺合体的西装,整个人显得非常惊喜的样子。

  “赵陆阳?”

  看到游颜颜叫出自己的名字,赵陆阳更加开心了,走到了近前,“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游颜颜有些不好意思,局促不安的笑了笑,“我、我当然记得啊。”

  那时候在学校也很有缘,毕业设计分到了一个小组,整个小组就两个人,那段时间几乎除了睡觉时间,其他时候都凑在一起。

  改了一个又一个方案,做了一个又一个预设,终于成功的毕业了,那一年还拿到了全额的奖学金。

  赵陆阳眼尖,一下就看到了她手里的招聘信息,心下了然,“你在找工作呀?”

  游颜颜只听说过赵陆阳家里非常有钱,毕业之后就开了一家公司,只是不知道竟然能在这里遇上,想到自己朴素的衣服,灰头土脸的样子,她更加害羞了。

  “是啊……”

  “我那时候听说你毕业的时候去了THE ONE设计呢,那是一家好公司,怎么没做了吗?”

  赵陆阳有些纳闷,他那时候还为游颜颜高兴,但是他公司实在有些忙,近段时间才闲下来。

  游颜颜捏着手中的衣角,“我结婚了,婆婆和老公说结婚了就不要工作了。”

  看着眼前这个憔悴的女人,赵陆阳的直觉告诉自己,她过得好像并不如意,虽然听到她结婚,自己心里竟非常酸楚。

  “凭什么结婚就不能工作?其实我觉得你不应该放弃你自己热爱的事业,你那时候是多热爱这个行业啊!”

  游颜颜有些出神,是啊,自己一直是热爱这个职业,喜欢把想法跃然纸上,再变成现实的东西,可是现在……

  却连工作都找不到。

  “我们公司现在正在招设计师,你要不要赏脸来看看?”

  游颜颜猛地抬头,对上了赵陆阳亮晶晶的眼睛,她突然觉得,生活里,好像开出了一朵小小的花。

  “真的可以吗?”

  赵陆阳知道游颜颜一直都比较内向,但是没想到现在竟然变得毫无自信,一阵心疼。

  “当然可以了,你来我们公司我求之不得呢!那时候在学校你是我最钦佩的人了,能跟你分到一组做毕业设计我高兴了许久呢。”

  游颜颜鼻子有些发酸,跟着赵陆阳去了他的公司,看着面前这栋大楼,她有些胆怯。

  她事先是真不知道赵陆阳的公司就是欧宁啊!C市最大最权威的设计公司!

12

  游颜颜很快就面试上了,人事彬彬有礼,似乎并没有因为她是赵陆阳带进来的人而有什么区别对待。

  赵陆阳也很相信游颜颜的能力,他知道从作品方面,游颜颜绝对是非常不错的。

  游颜颜非常开心,对着赵陆阳连连道谢,脸上浮出不正常的红色,像是身体非常虚弱一般。

  看着游颜颜的背影,赵陆阳思绪回转,皱着眉头,吩咐了身后的人,“仔细查查,各方面。”

  身后那个看起来毫无存在感的人瞬间退了下去。

  赵陆阳想到下午刚见到游颜颜的时候,她干枯蜡黄的脸色,端着咖啡可见青筋的手指,心中一阵抽痛。

  当年的游颜颜是多么恬静的一个人,认真且努力。

  游颜颜迫不及待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郑舟,急忙赶回了家,郑舟应该是因为自己现在只会花钱不会赚钱才变成这样的吧,现在自己找到了工作,而且是欧宁,他会不会开心呢?

  游颜颜的心里喜滋滋的,然而当她打开房门,却发现郑舟寒着脸坐在客厅。

  而孩子却在卧室哭得撕心裂肺。

  她急忙进了卧室抱起了孩子,明显就是饿的,她焦急的找着保姆的影子,却没有看到人影。

  “你就没什么和我交代的吗?”郑舟倚靠在门口,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仿佛孩子哭了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孩子哭了你不会哄一哄吗?我不是请了个保姆?”游颜颜极为心痛,孩子嗓子都哭哑了。

  “保姆?你还好意思跟我说保姆?你觉得咱们的家庭情况请的起保姆吗?我把她辞了!”郑舟以前是从来不知道游颜颜的花销这么大。

  游颜颜彻底生气了,“家庭情况?咱们这样的家庭情况你什么时候往家里拿过一分钱?如果我不去赚钱孩子以后读书怎么办?你母亲也不来带孩子,我能怎么办?”

  她大口呼着气,郑舟似乎是被她突然的爆发震惊到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而且我生孩子,坐月子,给孩子买奶粉,请护工,请保姆,哪一样用的不是我自己的钱,你有出过一分钱吗?”

  游颜颜说着说着,眼泪便往下掉,她是真不想把这些话都敞在明面上来说,都是一家人。

  但是郑舟真的太过分了!

  郑舟哑然,他以为游颜颜沉默就是接受,从来没想过她沉默是隐忍啊!

  “我、我会叫妈来带孩子的……”

  看着郑舟走去客厅的背影,游颜颜无力的倒在了地上,眼泪顺着脸颊掉了下来,孩子仿佛感受到了,张开小手一下下的想要抱一抱她。

  刘玉媛很快就来了,极不情愿,这个游颜颜一个女人不在家里相夫教子出去抛头露面上什么班?她非常搞不懂,在家里多轻松啊。

  然而刘玉媛的到来并没有让生活轻松很多,每天游颜颜去上班不在家,刘玉媛便会和郑舟不断的说着她的坏话。

  而缺游颜颜有许多次回家的时候都听到孩子哭的撕心裂肺,打开门以后刘玉媛却在里屋看电视,还将电视开的非常大声。

  似乎是生怕孩子的哭声吵到了她。

  游颜颜终于忍不住了,吃饭的时候停下了碗筷,“婆婆,我知道你不喜欢萱萱,但是能不能每天按时喂她奶喝?”

  刘玉媛斜看了游颜颜一眼,有些无所谓,“要是个男娃我就带,女娃又不能传宗接代,我老郑家还要开枝散叶呢。”

  游颜颜气不打一出来,努力忍者不让眼泪掉下来,她知道刘玉媛重男轻女,但是没想到到了这个程度。

  “婆婆!萱萱也是您的亲孙子啊!您为什么要重男轻女这样对她?”

13

  刘玉媛看着似乎已经非常生气的游颜颜,非常不喜。

  “早知道你这么娇生惯养,当初就不应该让我儿子花那么多钱娶你这么个败家玩意儿,连陪嫁都没有!

  游颜颜的喉咙像被一只大手勒住,让她喘不过气来。

  “还以为你会有好的陪嫁,至少我们还不会亏,钱回来了,还能抱个大胖孙子,现在你看看你,生的是什么玩意儿?”

  刘玉媛的嘴里非常嫌弃,似乎连看都不想看向孩子。“我能够给她喝奶已经是很给我儿子面子了!”

  游颜颜心脏一抽一抽的痛,她从来都没想到事情的真相竟然是这样的,原来根本就没有人爱自己,娶自己回家只是为了彩礼和肚子里面的孩子。

  但是……她生了一个女儿,这样就不值钱了。

  她眼泪哗啦啦的掉了出来,冲出了门,这个家,她再也没有勇气再多待那么一刻了。

  她漫无目的的走在桥上,跨江大桥非常远,走路过河的行人并不多。

  月凉如水,冰冷的风拍击在她的脸上,让她清醒了一点,但是眼泪还是止不住。

  赵陆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她的身后,轻轻给她披上了一条围巾,游颜颜吓了一大跳

晚风不寒

我真恶心那些明明享受了男性身份带来的种种好处,还要替女性说“女性地位已经很高了你们还要怎样”的东西。

既得利益者不配叫嚣,更不配教受害者做事。

[图片]


我真恶心那些明明享受了男性身份带来的种种好处,还要替女性说“女性地位已经很高了你们还要怎样”的东西。

既得利益者不配叫嚣,更不配教受害者做事。


随心吧

要不,我们奉子成婚,父母不就同意了吗?(2)

父母发现了我和男友郑舟的感情,逼我们分手。

我们能怎么办!要不奉子成婚?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游亿光啐了一口,把头收了回来,“明天去把孩子打了。”

  童艳对游亿光的话并不奇怪,本来就是经过他们俩都同意的,这个郑家连20万都拿不出来,也不知道游颜颜看中了他哪一点。

  论长相,太多比郑舟帅气的人了,论才情,郑舟普通大学,普通专业,还比不上游颜颜,论金钱家世就更不用说了,郑舟什么都算不上。

  游颜颜小脸惨白,她生怕是自己听错了,咬着嘴唇看向了窗外,一定是自己听错了,一定是!

  没想到游亿光又开了口,“听到没有,明天带你去把孩子......

父母发现了我和男友郑舟的感情,逼我们分手。

我们能怎么办!要不奉子成婚?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游亿光啐了一口,把头收了回来,“明天去把孩子打了。”

  童艳对游亿光的话并不奇怪,本来就是经过他们俩都同意的,这个郑家连20万都拿不出来,也不知道游颜颜看中了他哪一点。

  论长相,太多比郑舟帅气的人了,论才情,郑舟普通大学,普通专业,还比不上游颜颜,论金钱家世就更不用说了,郑舟什么都算不上。

  游颜颜小脸惨白,她生怕是自己听错了,咬着嘴唇看向了窗外,一定是自己听错了,一定是!

  没想到游亿光又开了口,“听到没有,明天带你去把孩子打了,我们给你介绍一个好的,长得老实,是在隔壁市里做建筑工程的。”

  游颜颜嘴唇瞬间就破了,一点咸腥蔓延进了嘴唇里,“爸,我真的只想和他在一起……”

  “你这死丫头,怎么就讲不听?”童艳彻底急了,在游颜颜手臂上狠厉抓了一把,引得游颜颜缩在一边,“那个郑舟明显就不是真的喜欢你,完全就是个滑头!”

  “你骗人!”游颜颜的眼泪突然就涌了出来,她对自己的父母是真的很失望,“你们只是觉得他没有钱!”

  童艳听到这句话脸涨得通红,反手就给了游颜颜一个巴掌,实在是太生气了,虽然这也是一方面,但是难道做父母的会对自己的孩子没有一丝一毫的心疼吗?就算是个女儿!

  童艳也想要她嫁个舒服点的家庭,彩礼肯定会多这点就不说了,至少日子好过!

  她气游颜颜半点不懂自己的心。

  游颜颜捂着脸,蜷缩在了车门旁,这是自己第一次顶嘴,出口就后悔了,但是说的句句是实话,从小到大,父母就从来都不考虑自己的感受,只会偏爱弟弟游元元。

  游颜颜七八岁的时候父母美其名曰是弟弟还小,你是大孩子了,要懂事。

  到了弟弟七八岁的时候,父母却还是说他小,颜颜你已经长大了要懂事了。

  到了弟弟十四五的时候,父母却告诉她,弟弟还小你已经成年了。

  而弟弟现在成年了,父母却说,弟弟还小你已经工作了……

  从小到大的委屈都爆发在了她的眼泪里。

4

  一大清早,游亿光就拉着游颜颜要去医院,游颜颜见游亿光是非去不可,便借故上厕所溜回了房间给郑舟打电话。

  郑舟还在睡觉,正烦躁着是谁这么早打搅他的好梦,“谁啊?”

  “爸爸要带我去康人妇科把孩子打掉!”游颜颜的哭声传进了他的耳朵,听起来惊慌失措,让郑舟直接没了睡意。

  有孩子都这么难搞定了,现在要是没有孩子那岂不是彻底没戏了?

  他赶紧敲响了母亲刘玉媛的房门,在赶去康人妇科的路上,郑舟已经将事情细细的交代清楚了。

  刘玉媛在心里笃定,一定要把游颜颜这个财神留住了,不然郑舟可能很难离成功这么近了。

  郑舟远远的就看到在门口哭哭啼啼的游颜颜,游颜颜正在观察中,观察结束就准备进手术室了,他急忙冲了过去。

  “颜颜!我来了!”

  游颜颜抬起了满是泪痕的小脸,惊喜的看着他,“舟哥哥!”

  游亿光和童艳直接把游颜颜拉到了身后,挡住了郑舟。

  郑家的人竟然找到医院来了,他们俩很快就反应过来,一定是游颜颜胳膊肘往外拐喊来了这俩人。

  “你们来做什么?”

  郑舟竟扑通给游亿光跪了下来,吓了童艳一大跳,围观的行人纷纷看了过来。

  “叔叔,我求你了,20万彩礼我们家砸锅卖铁,就算是去卖血也会出的,只要您不打掉我和颜颜的孩子!让我们在一起!”

  刘玉媛站在一旁连连点头。

  游亿光面子上有些挂不住,这郑舟是什么毛病?竟然当众跪了下来?是故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他难看?

  他看着周围围观越来越多的人群,他急忙叫郑舟起来,但是郑舟却倔强的跪着,“叔叔,您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游亿光看着郑舟,他很不相信郑舟的20万彩礼拿得出来,昨天的态度还那么嚣张,说多一分都不会给!

  这时刘玉媛接到了郑舟的眼色,也过来跪了下来,“我们的20万彩礼一定给!昨天是我们不对,亲家公不要生气啊!”

  游亿光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家庭,说跪就跪,毫不迟疑。

  就在游亿光要甩手离开的同时,游颜颜竟然也跪了下来,抱着游亿光的腿开始哀求。

  如果说别人家的人跪着他还觉得没什么,甩手走人就是了,但是自己家的女儿也跪了下来,这让游亿光彻底沉不住了。

  周围人纷纷指指点点,他衣袖一甩,“都给我起来!”

  几人还是不起来,童艳急忙上前去扶,“他答应了,答应了!你们快起来!”

  几人顿时惊喜不已,郑舟抱着游颜颜坐在了长椅上,游颜颜只觉得这么久的争取,终于有了效果。

  童艳看到这一幕,十分痛心,任谁都能看出来郑舟的虚情假意,怎么这游颜颜就铁了心看不出来?

  但是好歹20万彩礼似乎是到了手,童艳终于觉得自己心里似乎好受了那么一丁点。

  婚礼很快就举行了,郑舟和游颜颜左看右看都没有看到游亿光和童艳的身影,连个祝福也没有。

  看着失落的游颜颜,郑舟隐隐觉得事态和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这游颜颜怎么看起来在游家一点地位都没有的样子?

5

  “颜颜,今天你的父母没有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婚礼当天晚上,郑舟躺在床上忍不住开了口,他太想知道答案了。

  游颜颜有些失落,似是习惯了一般唔了一声。

  “那你们家有没有给你什么嫁妆?”

  游颜颜抬起了头,不知道郑舟是什么意思,“我嫁过来已经和他们闹僵了,以后这里就是我的家,他们哪里还会给什么嫁妆?”

  这句话放在郑舟的耳朵里无异于是一场晴天霹雳,他娶游颜颜就是觉得她们家还算有钱,嫁妆肯定丰厚,现在看着游颜颜无辜的眼睛,他气不打一处来,“就一点都没有?”

  游颜颜察觉到了他不同以往,声音有些颤抖,“你怎么了?”

  “他们是你的父母啊,就算吵架了也会心里记挂你,怎么可能不给你嫁妆。”

  游颜颜想起了从小到大父母的偏心和对她的不理解,露出痛苦的神色,“我父母从小就不是很喜欢我,还好,后来终于遇到了你,遇到你就是我这一生最幸福的事了。”

  游颜颜想起了和郑舟这么久以来的甜蜜,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以后自己就是郑家的人,是眼前这个男人的妻子了,她慢慢的靠在了郑舟的肩膀上。

  没想到郑舟脸色一变,将靠过来的游颜颜一把推开,“他们是一定不会给你彩礼了?”

  他没想到自己花了这么久的心思想娶个富家女,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游颜颜不知道他为什么反应会这么大,冷不丁就被一把推倒在了床上,郑舟自从和她在一起来,说重话都不敢,现在这是怎么了?

  “你怎么了?”她甚至不敢生气,而是小心翼翼地问道。

  郑舟瞥了她一眼,兀自躺在床上睡去了,游颜颜的直觉告诉自己,郑舟一直以来这么对自己可能都是虚情假意,但是她却不敢相信。

  劝慰着自己,等他睡一觉就好了,可能只是婚礼太忙了。

  一大早,游颜颜就被刘玉媛的敲门声惊醒,只见郑舟还在睡,她只得起身开门。

  “都几点钟了还不做饭?你要饿死我们吗?”刘玉媛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数落。

  游颜颜有些愣神,怎么自从自己嫁过来,就一切都变了,明明郑舟和刘玉媛之前都对自己极其温暖。

  她有些讷讷的去了厨房,这套房子婚前就和郑舟一起买了,是一套二手房,她出了三分之二的钱,几乎用光了这几年来的积蓄。

  刘玉媛看着游颜颜的背影,有些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儿媳妇啊,不怕不会干活,就怕不会调教,但是这游颜颜干起活来还有板有眼的。

  突然,卧室里郑舟的声音传了出来,她急忙走了进去,一脸笑容。

  “儿啊,昨天晚上套出来她带了多少彩礼没有?”

  郑舟脸色极差,如果不是因为这么久以来真的对游颜颜有了感情,他昨晚就摊牌了。

  “你快别提了,这个女人在游家根本就不受宠,一分钱彩礼都没有!”

  刘玉媛的脸色登时大变,难怪干活这么利索,原来是干习惯了,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花了20万,竟然娶回来这么一个玩意儿?

 

随心吧

要不,我们奉子成婚,父母不就同意了吗?(3)

父母发现了我和男友郑舟的感情,逼我们分手。

我们能怎么办!要不奉子成婚?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不对,是30万,在郊区买套二手房,她儿子可是出了十万,关键是,这套房子还是放在游颜颜名下的。

  即使她没读什么书,也知道,在游颜颜名下,可能房子都没有他们娘俩什么份!

  看着厨房里忙碌的游颜颜,刘玉媛的眼色更加嫌恶了……

  

6

  早餐很是丰盛,游颜颜期待的看着郑舟和刘玉媛,希望得到他们俩的肯定,她在厨房想了很久,也许嫁为人妻,就要有觉悟了,为这个家庭付出。

  郑舟倒是吃的很香,吃完以后直接去上班了,然而刘玉媛见郑舟出门。......

父母发现了我和男友郑舟的感情,逼我们分手。

我们能怎么办!要不奉子成婚?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不对,是30万,在郊区买套二手房,她儿子可是出了十万,关键是,这套房子还是放在游颜颜名下的。

  即使她没读什么书,也知道,在游颜颜名下,可能房子都没有他们娘俩什么份!

  看着厨房里忙碌的游颜颜,刘玉媛的眼色更加嫌恶了……

  

6

  早餐很是丰盛,游颜颜期待的看着郑舟和刘玉媛,希望得到他们俩的肯定,她在厨房想了很久,也许嫁为人妻,就要有觉悟了,为这个家庭付出。

  郑舟倒是吃的很香,吃完以后直接去上班了,然而刘玉媛见郑舟出门。

  直接将碗往桌上一顿,“我不喜欢喝粥!”

  突然板了脸的刘玉媛让游颜颜吓了一大跳,“婆婆,那我以后早上不做粥了。”

  刘玉媛似乎还是没有放过游颜颜的意思,“你看看你,现在也没有工作,都靠我儿子养着,你早上煮粥?万一他喝了没有力气怎么办?”

  游颜颜有些慌张,应了下来,但是她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噩梦的开始。

  郑舟每日倒是没有板着脸了,毕竟已经娶过来了,还能怎么办?而且游颜颜也怀孕了。

  关于刘玉媛一直住在家里,他则是美其名曰让婆婆来照顾她。

  刘玉媛平日里郑舟在的时候倒是没什么表现,只要郑舟一离开她便开始挑毛病。

  游颜颜有些无助,只得求助于郑舟,郑舟有些诧异,他以为游颜颜只是做一顿早餐而已,没想到一日三餐,加上家务,都是游颜颜负责。

  刘玉媛正在客厅看电视,郑舟走了过去和刘玉媛开始沟通,游颜颜听不到外面的动静。

  很快,郑舟就进来了,看着游颜颜期待的眼神,“妈已经答应了,会帮你分担一点的,你也要多体谅一下妈,她辛苦了一辈子。”

  游颜颜顿时放下了心来,她实在是怀着孕,每日里腰酸背痛,晚上吃完饭后收拾,洗碗,打扫房间,起得比谁都早做早餐,睡得还比谁都晚,实在是忍不住了。

  刘玉媛的确是没有让她做这么多事了,结果仅仅几天就恢复了原状。

  游颜颜非常隐晦的和郑舟沟通了好几次,郑舟却无动于衷,装作没有看见。

  郑舟其实知道她的意思,但是毕竟刘玉媛是他的妈妈,他也难做。

  而且,家里的家务,三顿饭,卫生,看起来也没有那么多。

  多来几次,游颜颜也没有办法,只得算了。

  这天,她刚买完菜回家,却在拐角处碰到了刘玉媛和附近的几个阿姨在聊天。

  只见刘玉媛满脸愤慨,“我们家那个儿媳妇,天天不干活,也不做饭,每天我都累死累活的。”

  几个阿姨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惊呼出声,“哎呀,是吗?这可不行啊,儿媳妇要是不干活,你以后可有的受了。”

  “就是就是,以后什么事情都是你来做了。本来娶个媳妇回来就该你享清福了啊。”

  刘玉媛一幅极其委屈的样子,坐在凳子上,“唉,我还能怎么办,她现在怀孕了,整个家里她最大,还在我儿子面前告状说我这个婆婆干的活太少呢!”

  “真是看不出来啊,平时也经常出去买菜,细声细气的。”

  另一个阿姨开了口,“你懂什么啊,有的人,就是会装,只是买个菜而已,能花她多少精力啊,在家里指不定怎么折磨长辈呢。”

  刘玉媛有一搭没一搭的卖着苦,却没想到这一切都被躲在暗处的游颜颜看得一清二楚。

  游颜颜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在家里做了这么多事,竟然还会在外面被非议。

  那自己每天累死累活的是为了什么,她突然觉得满腹委屈,就算是自己的父母不喜欢她,也绝对不会在外面说一些莫须有的坏话。

  她很不理解,满腹心事的回了家。

  

7

  晚上吃饭的时候,游颜颜取下了围裙,自己的肚子已经挺大了,很影响她干活,但是郑舟和刘玉媛却从来都不理解。

  想起今天去买菜看到的那一幕,游颜颜忍不住开了口,但是语气还是非常怯弱,生怕自己太强硬会让刘玉媛心生嫌隙。

  “婆婆,你为什么要在外人面前说我的坏话?”

  刘玉媛愣了一愣,挺了挺胸,似乎是毫不在意她听到,“你现在赚钱赚不了,竟然还在家里指挥我做家务,你能让我做家务,我就不能说了?”

  游颜颜很是无辜,自己每天承包了所有的家务,刘玉媛唯一做的事情就是每天倒倒垃圾。

  “婆婆,我什么时候指挥您干活了?”游颜颜鼻子酸酸的,为什么刘玉媛总是说些莫须有的话?

  “天天上午我出门你都叫我丢垃圾,我不丢你竟然还数落我,上次竟然还到我儿子那里告状!我告诉你,你嫁过来就是照顾我们一家人的,不是过来做太后的,这个家还轮不到你做主!”

  “婆婆,我自问我大着肚子,做家务没有半点松懈,把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每日里起的最早,睡得最晚,您不能这样说我。”

  游颜颜的眼泪吧嗒就掉了下来。

  刘玉媛顿时火大,反了天了,竟然还会顶嘴了,“这个家里还有没有我这个老太婆的地位了?”

  她将目光转向了未开口说一句话的郑舟,她喊着喊着便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我真的命苦啊,辛苦拉扯大的孩子,现在竟然娶回来一个毒妇来骂我!我到底造了什么孽啊,老头子,你怎么一个人走了啊!留下我一个人在这里受欺负啊!”

  刘媛媛气不打一出来,简直百口莫辩,这受委屈的难道不是自己吗?怎么一下变成了刘玉媛?

  她刚要说话,却被郑舟猛地打断,“够了!你还嫌做的不够是不是?妈一大把年纪了已经够辛苦了,你不体谅也就算了,还要处处针对?”

  游颜颜没想到连郑舟也会说出这样的话,委屈至极,“我、我。”

  “当时我娶你回来就是为了你的彩礼,现在彩礼一分没有,全靠我养着,你竟然还做出这样的事情!你对得起我吗?”

  游颜颜伤心欲绝,原来一切都是骗局,她突然后悔了,后悔没有听游亿光和童艳的话。

  自从她嫁过来,郑舟从未往家里拿过一分钱,她买菜也好,置办家里长短的钱都是在自己好几年工作的积蓄里扣,现在怎么叫你养我了?

  “当初叫我辞职,说辞职了就不用这么辛苦了的人是你啊!”

  游颜颜的控诉没有得到郑舟的谅解,刘玉媛直接将游颜颜推到了一边,肚子磕在了桌角上,游颜颜顿时吃痛,抱住了肚子,带着痛苦的神色。

  “现在你已经辞职了,辛苦工作的人可是我儿子!你只是做点家务而已就说这样的话,我早就知道你们娇生惯养的吃不了苦,就是来欺负我的。”

  说罢又开始嚎哭起来,郑舟其实每个月都给了刘玉媛一些钱,只是刘玉媛没有给游颜颜而已。

  刘玉媛不想要郑舟和游颜颜互相说开这件事情。

  游颜颜气不打一处来,腹部剧痛,倒在地上。

  刘玉媛实在是看不惯游颜颜现在的样子,倒显得好像她欺负了她一样,“起来,别演戏了!”

  但是游颜颜还是捂着肚子,一下下的痛哼起来。

  郑舟突然看到游颜颜身下渗出的鲜红,惊呼不好,急忙将她抱起,“妈,可能真的出问题了!”

  顿时这一家人急急往医院赶去。

8

  “恭喜恭喜,大人和孩子都平安无事,孩子早产,但是还算健康!已经送去病房了!”

  护士急急出来报喜,身上满是血迹,这次奋斗了一个晚上,想必产妇家属等的焦急了吧,但是她出来的时候,走廊上只有一个妇人躺在长椅上,睡得正香。

  她走过去,叫醒了刘玉媛,又说了一遍。

  刘玉媛伸了个懒腰,可让自己一阵好等,“是男娃还是女娃?”

  郑舟在长椅上睡到了早上,已经去上班了。

  护士笑了,“是个小公主!”

  刘玉媛登时变了脸色,冲进了病房,护士在后面看得阵阵心惊。

  刘玉媛一眼就看到了床上小小的孩子和虚弱的游颜颜,一把撕开了尿布,果然是个女娃!

  刘玉媛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完全没有出现过,郑舟每到下班了就来看一眼,逗弄一下小孩,其余的时间也没有来过。

  护士们都知道游颜颜的情况,都轮流过来看孩子,并给她介绍了一个护工。

  游颜颜撑着身子,看着孩子出神,孩子到现在也没有取名字,卡里的余额也不多了,这次生孩子、住院、请护工,几乎花光了她的积蓄。

  她想了想,打了个电话给刘玉媛,想商量一下孩子取名字的事情。

  没想到刘玉媛接通电话以后开始破口大骂,“生了个丫头还好意思叫我取名字?你赶紧准备生下一个吧,这个孩子如果不是送人犯法,我都要送人了!”

  游颜颜脸色苍白,死死咬着嘴唇,到了这个地步,一切只能怪自己。

 

duck不必鸭

什么年代了,生男娃生女娃是我决定的吗(完结)

“要是个男娃我就带,女娃又不能传宗接代,我老郑家还要开枝散叶呢。”婆婆恶狠狠说着,

游颜颜气不打一出来,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她知道刘玉媛重男轻女,但是没想到到了这个程度。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点击下方【赠礼】,送【糖果】即可看后续哦

“要是个男娃我就带,女娃又不能传宗接代,我老郑家还要开枝散叶呢。”婆婆恶狠狠说着,

游颜颜气不打一出来,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她知道刘玉媛重男轻女,但是没想到到了这个程度。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点击下方【赠礼】,送【糖果】即可看后续哦

duck不必鸭

什么年代了,生男娃生女娃是我决定的吗(9)

“要是个男娃我就带,女娃又不能传宗接代,我老郑家还要开枝散叶呢。”婆婆恶狠狠说着,

游颜颜气不打一出来,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她知道刘玉媛重男轻女,但是没想到到了这个程度。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点击下方【赠礼】,送【糖果】即可看后续哦

“要是个男娃我就带,女娃又不能传宗接代,我老郑家还要开枝散叶呢。”婆婆恶狠狠说着,

游颜颜气不打一出来,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她知道刘玉媛重男轻女,但是没想到到了这个程度。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点击下方【赠礼】,送【糖果】即可看后续哦

duck不必鸭

什么年代了,生男娃生女娃是我决定的吗(8)

“要是个男娃我就带,女娃又不能传宗接代,我老郑家还要开枝散叶呢。”婆婆恶狠狠说着,

游颜颜气不打一出来,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她知道刘玉媛重男轻女,但是没想到到了这个程度。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点击下方【赠礼】,送【糖果】即可看后续哦

“要是个男娃我就带,女娃又不能传宗接代,我老郑家还要开枝散叶呢。”婆婆恶狠狠说着,

游颜颜气不打一出来,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她知道刘玉媛重男轻女,但是没想到到了这个程度。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点击下方【赠礼】,送【糖果】即可看后续哦

duck不必鸭

什么年代了,生男娃生女娃是我决定的吗(7)

“要是个男娃我就带,女娃又不能传宗接代,我老郑家还要开枝散叶呢。”婆婆恶狠狠说着,

游颜颜气不打一出来,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她知道刘玉媛重男轻女,但是没想到到了这个程度。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点击下方【赠礼】,送【糖果】即可看后续哦

“要是个男娃我就带,女娃又不能传宗接代,我老郑家还要开枝散叶呢。”婆婆恶狠狠说着,

游颜颜气不打一出来,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她知道刘玉媛重男轻女,但是没想到到了这个程度。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点击下方【赠礼】,送【糖果】即可看后续哦

duck不必鸭

什么年代了,生男娃生女娃是我决定的吗(5)

“要是个男娃我就带,女娃又不能传宗接代,我老郑家还要开枝散叶呢。”婆婆恶狠狠说着,

游颜颜气不打一出来,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她知道刘玉媛重男轻女,但是没想到到了这个程度。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萱萱,妈妈可能要去上班了……”

  孩子仿佛能听懂游颜颜的话,张着手臂抓住了她的衣服,发出了咯咯的笑声。

  游颜颜十分惊喜,“萱萱,你是在鼓励妈妈吗?妈妈一定会好好加油,以后给萱萱买漂亮的新衣服,好看的新鞋子,妈妈承诺,一定带你去一次游乐园~”

  和孩子说完,游颜颜就给刘玉媛打了个电话,希望她回来带带郑萱,因为她要出去上班了。

  ......

“要是个男娃我就带,女娃又不能传宗接代,我老郑家还要开枝散叶呢。”婆婆恶狠狠说着,

游颜颜气不打一出来,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她知道刘玉媛重男轻女,但是没想到到了这个程度。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萱萱,妈妈可能要去上班了……”

  孩子仿佛能听懂游颜颜的话,张着手臂抓住了她的衣服,发出了咯咯的笑声。

  游颜颜十分惊喜,“萱萱,你是在鼓励妈妈吗?妈妈一定会好好加油,以后给萱萱买漂亮的新衣服,好看的新鞋子,妈妈承诺,一定带你去一次游乐园~”

  和孩子说完,游颜颜就给刘玉媛打了个电话,希望她回来带带郑萱,因为她要出去上班了。

  没想到刘玉媛一听便不同意,“你生个女娃娃好意思叫我带?你是当我之前说的话在放屁?”

  游颜颜有些无奈,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默默的将手机放下。

  她想起上次叫的护工,于是打了个电话,拜托她找个带孩子的保姆回来。

  在护工心里,游颜颜的婚后生活无疑是很不幸福的,现在说要工作出去请保姆,让她非常吃惊。

  “游小姐,你现在刚出月子啊!”

  游颜颜艰难的笑了笑,“我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没关系了。”

  护工有些无奈,但还是给游颜颜找了个非常熟悉的保姆过去,毕竟熟悉一些也会更加负责。

  

11

  游颜颜看着保姆抱着孩子,心下十分舍不得,但是还是拿着简历出去面试了。

  她的护肤品在怀孕期间就没用了,这次出了月子本想买一套,但是孩子的奶粉钱却紧巴巴的没有着落,狠了狠心,还是买了两罐奶粉。

  这次付了保姆的钱,是彻底掏空了她。

  然而持续几天的奔波,却没有面试成功任何一家公司。

  因为她有孩子,而且看起来脸色蜡黄,虚弱无力,每一家公司看了简历后都觉得不错,但是思来想去还是不应该承担她身体和家庭的风险。

  游颜颜表示理解,但是走在街上,看着形色匆匆的行人,她心中生出一股难以名状的绝望。

  郑舟肯定不会给她钱,那孩子的奶粉怎么办?后续家里的用度怎么办?

  她走进了一家便利店,买了一杯速溶咖啡,坐在门口的桌子上翻看着S市的招聘广告。

  “游颜颜?”

  游颜颜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温暖的男声,猛地抬头一看,竟然是大学时候的同学赵陆阳。

  此时赵陆阳穿着一身笔挺合体的西装,整个人显得非常惊喜的样子。

  “赵陆阳?”

  看到游颜颜叫出自己的名字,赵陆阳更加开心了,走到了近前,“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游颜颜有些不好意思,局促不安的笑了笑,“我、我当然记得啊。”

  那时候在学校也很有缘,毕业设计分到了一个小组,整个小组就两个人,那段时间几乎除了睡觉时间,其他时候都凑在一起。

  改了一个又一个方案,做了一个又一个预设,终于成功的毕业了,那一年还拿到了全额的奖学金。

  赵陆阳眼尖,一下就看到了她手里的招聘信息,心下了然,“你在找工作呀?”

  游颜颜只听说过赵陆阳家里非常有钱,毕业之后就开了一家公司,只是不知道竟然能在这里遇上,想到自己朴素的衣服,灰头土脸的样子,她更加害羞了。

  “是啊……”

  “我那时候听说你毕业的时候去了THE ONE设计呢,那是一家好公司,怎么没做了吗?”

  赵陆阳有些纳闷,他那时候还为游颜颜高兴,但是他公司实在有些忙,近段时间才闲下来。

  游颜颜捏着手中的衣角,“我结婚了,婆婆和老公说结婚了就不要工作了。”

  看着眼前这个憔悴的女人,赵陆阳的直觉告诉自己,她过得好像并不如意,虽然听到她结婚,自己心里竟非常酸楚。

  “凭什么结婚就不能工作?其实我觉得你不应该放弃你自己热爱的事业,你那时候是多热爱这个行业啊!”

  游颜颜有些出神,是啊,自己一直是热爱这个职业,喜欢把想法跃然纸上,再变成现实的东西,可是现在……

  却连工作都找不到。

  “我们公司现在正在招设计师,你要不要赏脸来看看?”

  游颜颜猛地抬头,对上了赵陆阳亮晶晶的眼睛,她突然觉得,生活里,好像开出了一朵小小的花。

  “真的可以吗?”

  赵陆阳知道游颜颜一直都比较内向,但是没想到现在竟然变得毫无自信,一阵心疼。

  “当然可以了,你来我们公司我求之不得呢!那时候在学校你是我最钦佩的人了,能跟你分到一组做毕业设计我高兴了许久呢。”

  游颜颜鼻子有些发酸,跟着赵陆阳去了他的公司,看着面前这栋大楼,她有些胆怯。

  她事先是真不知道赵陆阳的公司就是欧宁啊!C市最大最权威的设计公司!

12

  游颜颜很快就面试上了,人事彬彬有礼,似乎并没有因为她是赵陆阳带进来的人而有什么区别对待。

  赵陆阳也很相信游颜颜的能力,他知道从作品方面,游颜颜绝对是非常不错的。

  游颜颜非常开心,对着赵陆阳连连道谢,脸上浮出不正常的红色,像是身体非常虚弱一般。

  看着游颜颜的背影,赵陆阳思绪回转,皱着眉头,吩咐了身后的人,“仔细查查,各方面。”

  身后那个看起来毫无存在感的人瞬间退了下去。

  赵陆阳想到下午刚见到游颜颜的时候,她干枯蜡黄的脸色,端着咖啡可见青筋的手指,心中一阵抽痛。

  当年的游颜颜是多么恬静的一个人,认真且努力。

  游颜颜迫不及待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郑舟,急忙赶回了家,郑舟应该是因为自己现在只会花钱不会赚钱才变成这样的吧,现在自己找到了工作,而且是欧宁,他会不会开心呢?

  游颜颜的心里喜滋滋的,然而当她打开房门,却发现郑舟寒着脸坐在客厅。

  而孩子却在卧室哭得撕心裂肺。

  她急忙进了卧室抱起了孩子,明显就是饿的,她焦急的找着保姆的影子,却没有看到人影。

  “你就没什么和我交代的吗?”郑舟倚靠在门口,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仿佛孩子哭了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孩子哭了你不会哄一哄吗?我不是请了个保姆?”游颜颜极为心痛,孩子嗓子都哭哑了。

  “保姆?你还好意思跟我说保姆?你觉得咱们的家庭情况请的起保姆吗?我把她辞了!”郑舟以前是从来不知道游颜颜的花销这么大。

  游颜颜彻底生气了,“家庭情况?咱们这样的家庭情况你什么时候往家里拿过一分钱?如果我不去赚钱孩子以后读书怎么办?你母亲也不来带孩子,我能怎么办?”

  她大口呼着气,郑舟似乎是被她突然的爆发震惊到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而且我生孩子,坐月子,给孩子买奶粉,请护工,请保姆,哪一样用的不是我自己的钱,你有出过一分钱吗?”

  游颜颜说着说着,眼泪便往下掉,她是真不想把这些话都敞在明面上来说,都是一家人。

  但是郑舟真的太过分了!

  郑舟哑然,他以为游颜颜沉默就是接受,从来没想过她沉默是隐忍啊!

  “我、我会叫妈来带孩子的……”

  看着郑舟走去客厅的背影,游颜颜无力的倒在了地上,眼泪顺着脸颊掉了下来,孩子仿佛感受到了,张开小手一下下的想要抱一抱她。

  刘玉媛很快就来了,极不情愿,这个游颜颜一个女人不在家里相夫教子出去抛头露面上什么班?她非常搞不懂,在家里多轻松啊。

  然而刘玉媛的到来并没有让生活轻松很多,每天游颜颜去上班不在家,刘玉媛便会和郑舟不断的说着她的坏话。

  而缺游颜颜有许多次回家的时候都听到孩子哭的撕心裂肺,打开门以后刘玉媛却在里屋看电视,还将电视开的非常大声。

  似乎是生怕孩子的哭声吵到了她。

  游颜颜终于忍不住了,吃饭的时候停下了碗筷,“婆婆,我知道你不喜欢萱萱,但是能不能每天按时喂她奶喝?”

  刘玉媛斜看了游颜颜一眼,有些无所谓,“要是个男娃我就带,女娃又不能传宗接代,我老郑家还要开枝散叶呢。”

  游颜颜气不打一出来,努力忍者不让眼泪掉下来,她知道刘玉媛重男轻女,但是没想到到了这个程度。

  “婆婆!萱萱也是您的亲孙子啊!您为什么要重男轻女这样对她?”

13

  刘玉媛看着似乎已经非常生气的游颜颜,非常不喜。

  “早知道你这么娇生惯养,当初就不应该让我儿子花那么多钱娶你这么个败家玩意儿,连陪嫁都没有!

  游颜颜的喉咙像被一只大手勒住,让她喘不过气来。

 

duck不必鸭

什么年代了,生男娃生女娃是我决定的吗(6)

“要是个男娃我就带,女娃又不能传宗接代,我老郑家还要开枝散叶呢。”婆婆恶狠狠说着,

游颜颜气不打一出来,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她知道刘玉媛重男轻女,但是没想到到了这个程度。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点击下方【赠礼】,送【糖果】即可看后续哦

“要是个男娃我就带,女娃又不能传宗接代,我老郑家还要开枝散叶呢。”婆婆恶狠狠说着,

游颜颜气不打一出来,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她知道刘玉媛重男轻女,但是没想到到了这个程度。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点击下方【赠礼】,送【糖果】即可看后续哦

duck不必鸭

什么年代了,生男娃生女娃是我决定的吗(2)

“要是个男娃我就带,女娃又不能传宗接代,我老郑家还要开枝散叶呢。”婆婆恶狠狠说着,

游颜颜气不打一出来,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她知道刘玉媛重男轻女,但是没想到到了这个程度。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你们郑家真是打的好算盘啊!丫头,我们走!”

  游亿光和童艳直接拉着游颜颜就往外走,郑舟顿时慌了,追了上去,却眼睁睁的看着游颜颜带着不舍的眼神上了游亿光的车。

  看到车消失在街角,郑舟脸上悲情的表情瞬间变了,这游亿光的车还是不错的,以后,自己说不定能开开。

  “走了?”身后突然传来了刘玉媛的声音。

  郑舟点了点头,随口答道,“只是......

“要是个男娃我就带,女娃又不能传宗接代,我老郑家还要开枝散叶呢。”婆婆恶狠狠说着,

游颜颜气不打一出来,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她知道刘玉媛重男轻女,但是没想到到了这个程度。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你们郑家真是打的好算盘啊!丫头,我们走!”

  游亿光和童艳直接拉着游颜颜就往外走,郑舟顿时慌了,追了上去,却眼睁睁的看着游颜颜带着不舍的眼神上了游亿光的车。

  看到车消失在街角,郑舟脸上悲情的表情瞬间变了,这游亿光的车还是不错的,以后,自己说不定能开开。

  “走了?”身后突然传来了刘玉媛的声音。

  郑舟点了点头,随口答道,“只是这彩礼可能必须是20万了。”

  “你不是说这女人陪嫁估计都是五六十万吗?咱们净赚三四十万也还算划算。”

  刘玉媛嘴角带着笑,带着褶皱的大花衣服在餐馆门口的红招牌下显得异常刺眼,这个女人回来了以后,自己就不用做那烦人的家务了。

  游亿光在车上依旧愤愤不平,差点蹭到了旁边经过的车,暴躁的他打开了窗户,伸出了头对着对面的车主大声骂道,“垃圾!你丫会不会开车!”

  对面的车主见状急忙把窗户按了上来,在他心里,游亿光无疑就是传说中的路怒患者了,惹不得惹不得。

  游亿光啐了一口,把头收了回来,“明天去把孩子打了。”

  童艳对游亿光的话并不奇怪,本来就是经过他们俩都同意的,这个郑家连20万都拿不出来,也不知道游颜颜看中了他哪一点。

  论长相,太多比郑舟帅气的人了,论才情,郑舟普通大学,普通专业,还比不上游颜颜,论金钱家世就更不用说了,郑舟什么都算不上。

  游颜颜小脸惨白,她生怕是自己听错了,咬着嘴唇看向了窗外,一定是自己听错了,一定是!

  没想到游亿光又开了口,“听到没有,明天带你去把孩子打了,我们给你介绍一个好的,长得老实,是在隔壁市里做建筑工程的。”

  游颜颜嘴唇瞬间就破了,一点咸腥蔓延进了嘴唇里,“爸,我真的只想和他在一起……”

  “你这死丫头,怎么就讲不听?”童艳彻底急了,在游颜颜手臂上狠厉抓了一把,引得游颜颜缩在一边,“那个郑舟明显就不是真的喜欢你,完全就是个滑头!”

  “你骗人!”游颜颜的眼泪突然就涌了出来,她对自己的父母是真的很失望,“你们只是觉得他没有钱!”

  童艳听到这句话脸涨得通红,反手就给了游颜颜一个巴掌,实在是太生气了,虽然这也是一方面,但是难道做父母的会对自己的孩子没有一丝一毫的心疼吗?就算是个女儿!

  童艳也想要她嫁个舒服点的家庭,彩礼肯定会多这点就不说了,至少日子好过!

  她气游颜颜半点不懂自己的心。

  游颜颜捂着脸,蜷缩在了车门旁,这是自己第一次顶嘴,出口就后悔了,但是说的句句是实话,从小到大,父母就从来都不考虑自己的感受,只会偏爱弟弟游元元。

  游颜颜七八岁的时候父母美其名曰是弟弟还小,你是大孩子了,要懂事。

  到了弟弟七八岁的时候,父母却还是说他小,颜颜你已经长大了要懂事了。

  到了弟弟十四五的时候,父母却告诉她,弟弟还小你已经成年了。

  而弟弟现在成年了,父母却说,弟弟还小你已经工作了……

  从小到大的委屈都爆发在了她的眼泪里。

4

  一大清早,游亿光就拉着游颜颜要去医院,游颜颜见游亿光是非去不可,便借故上厕所溜回了房间给郑舟打电话。

  郑舟还在睡觉,正烦躁着是谁这么早打搅他的好梦,“谁啊?”

  “爸爸要带我去康人妇科把孩子打掉!”游颜颜的哭声传进了他的耳朵,听起来惊慌失措,让郑舟直接没了睡意。

  有孩子都这么难搞定了,现在要是没有孩子那岂不是彻底没戏了?

  他赶紧敲响了母亲刘玉媛的房门,在赶去康人妇科的路上,郑舟已经将事情细细的交代清楚了。

  刘玉媛在心里笃定,一定要把游颜颜这个财神留住了,不然郑舟可能很难离成功这么近了。

  郑舟远远的就看到在门口哭哭啼啼的游颜颜,游颜颜正在观察中,观察结束就准备进手术室了,他急忙冲了过去。

  “颜颜!我来了!”

  游颜颜抬起了满是泪痕的小脸,惊喜的看着他,“舟哥哥!”

  游亿光和童艳直接把游颜颜拉到了身后,挡住了郑舟。

  郑家的人竟然找到医院来了,他们俩很快就反应过来,一定是游颜颜胳膊肘往外拐喊来了这俩人。

  “你们来做什么?”

  郑舟竟扑通给游亿光跪了下来,吓了童艳一大跳,围观的行人纷纷看了过来。

  “叔叔,我求你了,20万彩礼我们家砸锅卖铁,就算是去卖血也会出的,只要您不打掉我和颜颜的孩子!让我们在一起!”

  刘玉媛站在一旁连连点头。

  游亿光面子上有些挂不住,这郑舟是什么毛病?竟然当众跪了下来?是故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他难看?

  他看着周围围观越来越多的人群,他急忙叫郑舟起来,但是郑舟却倔强的跪着,“叔叔,您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游亿光看着郑舟,他很不相信郑舟的20万彩礼拿得出来,昨天的态度还那么嚣张,说多一分都不会给!

  这时刘玉媛接到了郑舟的眼色,也过来跪了下来,“我们的20万彩礼一定给!昨天是我们不对,亲家公不要生气啊!”

  游亿光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家庭,说跪就跪,毫不迟疑。

  就在游亿光要甩手离开的同时,游颜颜竟然也跪了下来,抱着游亿光的腿开始哀求。

  如果说别人家的人跪着他还觉得没什么,甩手走人就是了,但是自己家的女儿也跪了下来,这让游亿光彻底沉不住了。

  周围人纷纷指指点点,他衣袖一甩,“都给我起来!”

  几人还是不起来,童艳急忙上前去扶,“他答应了,答应了!你们快起来!”

  几人顿时惊喜不已,郑舟抱着游颜颜坐在了长椅上,游颜颜只觉得这么久的争取,终于有了效果。

  童艳看到这一幕,十分痛心,任谁都能看出来郑舟的虚情假意,怎么这游颜颜就铁了心看不出来?

  但是好歹20万彩礼似乎是到了手,童艳终于觉得自己心里似乎好受了那么一丁点。

  婚礼很快就举行了,郑舟和游颜颜左看右看都没有看到游亿光和童艳的身影,连个祝福也没有。

  看着失落的游颜颜,郑舟隐隐觉得事态和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这游颜颜怎么看起来在游家一点地位都没有的样子?

5

  “颜颜,今天你的父母没有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婚礼当天晚上,郑舟躺在床上忍不住开了口,他太想知道答案了。

  游颜颜有些失落,似是习惯了一般唔了一声。

  “那你们家有没有给你什么嫁妆?”

  游颜颜抬起了头,不知道郑舟是什么意思,“我嫁过来已经和他们闹僵了,以后这里就是我的家,他们哪里还会给什么嫁妆?”

  这句话放在郑舟的耳朵里无异于是一场晴天霹雳,他娶游颜颜就是觉得她们家还算有钱,嫁妆肯定丰厚,现在看着游颜颜无辜的眼睛,他气不打一处来,“就一点都没有?”

  游颜颜察觉到了他不同以往,声音有些颤抖,“你怎么了?”

  “他们是你的父母啊,就算吵架了也会心里记挂你,怎么可能不给你嫁妆。”

  游颜颜想起了从小到大父母的偏心和对她的不理解,露出痛苦的神色,“我父母从小就不是很喜欢我,还好,后来终于遇到了你,遇到你就是我这一生最幸福的事了。”

  游颜颜想起了和郑舟这么久以来的甜蜜,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以后自己就是郑家的人,是眼前这个男人的妻子了,她慢慢的靠在了郑舟的肩膀上。

  没想到郑舟脸色一变,将靠过来的游颜颜一把推开,“他们是一定不会给你彩礼了?”

  他没想到自己花了这么久的心思想娶个富家女,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游颜颜不知道他为什么反应会这么大,冷不丁就被一把推倒在了床上,郑舟自从和她在一起来,说重话都不敢,现在这是怎么了?

  “你怎么了?”她甚至不敢生气,而是小心翼翼地问道。

  郑舟瞥了她一眼,兀自躺在床上睡去了,游颜颜的直觉告诉自己,郑舟一直以来这么对自己可能都是虚情假意,但是她却不敢相信。

  劝慰着自己,等他睡一觉就好了,可能只是婚礼太忙了。

 

duck不必鸭

什么年代了,生男娃生女娃是我决定的吗(4)

“要是个男娃我就带,女娃又不能传宗接代,我老郑家还要开枝散叶呢。”婆婆恶狠狠说着,

游颜颜气不打一出来,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她知道刘玉媛重男轻女,但是没想到到了这个程度。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8

  “恭喜恭喜,大人和孩子都平安无事,孩子早产,但是还算健康!已经送去病房了!”

  护士急急出来报喜,身上满是血迹,这次奋斗了一个晚上,想必产妇家属等的焦急了吧,但是她出来的时候,走廊上只有一个妇人躺在长椅上,睡得正香。

  她走过去,叫醒了刘玉媛,又说了一遍。

  刘玉媛伸了个懒腰,可让自己一阵好等,“是男娃还是女娃?”

  郑......

“要是个男娃我就带,女娃又不能传宗接代,我老郑家还要开枝散叶呢。”婆婆恶狠狠说着,

游颜颜气不打一出来,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她知道刘玉媛重男轻女,但是没想到到了这个程度。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8

  “恭喜恭喜,大人和孩子都平安无事,孩子早产,但是还算健康!已经送去病房了!”

  护士急急出来报喜,身上满是血迹,这次奋斗了一个晚上,想必产妇家属等的焦急了吧,但是她出来的时候,走廊上只有一个妇人躺在长椅上,睡得正香。

  她走过去,叫醒了刘玉媛,又说了一遍。

  刘玉媛伸了个懒腰,可让自己一阵好等,“是男娃还是女娃?”

  郑舟在长椅上睡到了早上,已经去上班了。

  护士笑了,“是个小公主!”

  刘玉媛登时变了脸色,冲进了病房,护士在后面看得阵阵心惊。

  刘玉媛一眼就看到了床上小小的孩子和虚弱的游颜颜,一把撕开了尿布,果然是个女娃!

  刘玉媛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完全没有出现过,郑舟每到下班了就来看一眼,逗弄一下小孩,其余的时间也没有来过。

  护士们都知道游颜颜的情况,都轮流过来看孩子,并给她介绍了一个护工。

  游颜颜撑着身子,看着孩子出神,孩子到现在也没有取名字,卡里的余额也不多了,这次生孩子、住院、请护工,几乎花光了她的积蓄。

  她想了想,打了个电话给刘玉媛,想商量一下孩子取名字的事情。

  没想到刘玉媛接通电话以后开始破口大骂,“生了个丫头还好意思叫我取名字?你赶紧准备生下一个吧,这个孩子如果不是送人犯法,我都要送人了!”

  游颜颜脸色苍白,死死咬着嘴唇,到了这个地步,一切只能怪自己。

  但是好在刘玉媛来了,瞟了孩子一眼,甚至没有伸手抱一抱,“反正姓郑就行,管她叫什么,女孩又不能传宗接代。”

  游颜颜低着头,紧紧抱着孩子,捂住了她的耳朵,像是生怕她听到一般。

  “可以叫郑萱吗?”

  一丛萱草,几竿修竹,数叶芭蕉。她和郑舟的情感已经几乎到了愁云淡淡的地步。

  刘玉媛讥笑了一下,“管你叫什么萱。”

  此时,护工走了进来,对着游颜颜说道,“这时候该带孩子去护士那里量体温了。”

  游颜颜把孩子递给了她,“谢谢你了。”

  看着这个年岁挺大的女人走了出去,刘玉媛越想越觉得奇怪,“她是谁?”

  游颜颜缩了缩脖子,一听到刘玉媛这个口气她便觉得自己像是做错了什么事一般,“是我请来的护工。”

  刘玉媛瞪大了眼睛,“护工?我这辈子都没见过有人请护工!你以为你是什么娇滴滴的大小姐吗?还请护工?”

  她实在是气极了,这个女人娶进门没有带彩礼让他们家亏了那么多钱就算了,现在生了个女儿也原谅她了,结果还请了个护工?

  滑天下之大稽啊!

  “是医生推荐的,说我没有家人照顾……”

  游颜颜就知道,自己又要挨骂了。

  “什么?你现在是在怪我没有照顾你?你知道家里家务多繁琐吗?我每天在家里难道是在玩吗?你还浪费这么多钱请护工?”

  刘玉媛的声音太大,引来了许多人围观,然而刘玉媛依旧没有住口的意思。

  “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这个败家女人!”

  说罢便冲了出去,游颜颜看着刘玉媛急冲冲的背影,急忙下了地,却因为失血过多还没补回来一阵晕眩,坐在床沿边好一阵才缓过来。

9

  就在游颜颜平复过来想要站起身来的时候,护士却来了。

  “游小姐,收拾收拾准备出院吧。”

  游颜颜愣住了,“什么?”

  医生之前都说了,让她和孩子至少住院观察十天,等各项指标都平复了再回家,她连护工的钱都交了整整十天的。

  这时候护工进来了,把孩子放到了游颜颜的手里,还将剩下七天的钱还给了她。

  “你婆婆帮你办了出院手续,我也知道你难做,今天这半天,就不收你的钱了,好好把孩子照顾好。”

  护工说完便出了门,游颜颜抱着孩子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次生孩子让她元气大伤,此时根本就转不过弯来,刘玉媛走到门口一看,这游颜颜竟然还在发呆?

  登时推开了门,大声吼道,“还在磨叽什么呢?跟我回家!”

  游颜颜有些委屈,她完全没有力气站稳,“医生说我要观察十天,怎么现在就回了?”

  刘玉媛嘲讽似得看着她,“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公主病吗?走!回家!”

  想当年自己生两个孩子都没有这么虚,都是在家里生的,现在的女人就是矫情,有了这么好的医院接生竟然还要住院?

  游颜颜只得撑着身子和她回了家,打开了家门,一看,竟然满房子乱糟糟的。

  厨房的碗筷堆积了好几天,垃圾桶里都是烂菜叶。

  游颜颜只觉得头昏脑涨,抱着孩子便进了房间,沉沉的睡了过去。

  郑舟很快就回来了,叫醒了游颜颜,刚才一进门,他就听到了刘玉媛和他念叨,游颜颜请了护工。

  郑舟也没有说什么,毕竟他也没有管她,没资格说她。

  游颜颜看到是郑舟,鼻子顿时发酸,眼睛通红,言谈之间提到了家里乱糟糟,就像触碰到了郑州的逆鳞一般。

  “你是不是嫌妈没有做卫生?”

  游颜颜顿时很委屈,她从来都没有这么觉得,但是也不至于招苍蝇吧。

  “我没有……”

  郑舟指着游颜颜的鼻子,“我告诉你游颜颜,以后对妈好一点,这些家务本来就是你做的,现在妈做饭已经很辛苦了,你不要没事找事!”

  游颜颜从来没想过郑舟会这么说,她以为郑舟至少会安慰她一下,心疼她一下。

  “我真的没有这么想过……”

  郑舟直接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游颜颜,“没有最好。”

  说罢便走出了门,游颜颜的眼泪顺着脸颊而下,孩子突然哭了,她急忙看了看时间,到了喂奶的时间了,她急忙抱起了孩子,掀起了衣服。

  孩子瞬间就不哭不闹,懂事的让人心疼。

  游颜颜抱着孩子,“对不起,妈妈没有给你好的生活。”

  她很快就发现了孩子吃着吃着,竟然没奶了。

  眼泪又像断了线般掉了下来,连让孩子吃饱都不能,自己还算是什么好母亲!

  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开始做家务,在月子里扫地,洗碗,做饭。

  而刘玉媛却还在嫌弃她干活慢慢悠悠,做饭难吃,买菜买的越来越不勤劳……

  游颜颜甚至无暇听刘玉媛说话,她太过疲惫了……

  10

  刘玉媛回老家几日,说是有些事情,游颜颜出现了难得的清净。

  这日,游颜颜买菜时取钱,看着卡里的余额,十分焦急。

 

 她自从来了郑家,郑舟没给过她一分钱,家里长短、手术费用、住院费用、甚至是月子期间她想给自己吃好一点买点猪脚买只鸡都要被刘玉媛骂上半天。

  而现在,她每日里都看着孩子饿得哇哇的,而自己却营养跟不上,根本没有多少能让她吃的。

  想了想,还是找了郑舟,毕竟自己卡里的钱也买不了多少奶粉。

  郑舟看着眼前这个憔悴抱着孩子的女人,竟已经比怀孕之前还瘦了,一点也没有当初年轻充满活力的样子。

  “你要说什么,快点说!”郑舟非常不耐烦,游颜颜现在就像个黄脸婆,根本就拿不出手,他真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娶她,为什么不多了解了解她家里的情况。

  “我、你能不能给我一点钱?我已经没钱了,孩子也要吃奶粉……”

  游颜颜很忐忑,在她心里,郑舟已经是她唯一的依靠了,但是郑舟的反应却让她始料未及。

  “钱?你还好意思跟我提钱?我给你们家彩礼送去了20万!你给我回过一分钱没有?你还是个母亲吗?不喂母乳喂那种含了激素的奶粉!”

  游颜颜有些不知所措,咬着嘴唇,眼前男人的变化越来越大,她都快认不出来了。

  “我、我没有那么多,孩子每天饿得直哭。”

  郑舟嫌弃得看了她一眼,“你没有难道怪我吗?”

  他真的很不理解,为什么游颜颜名堂这么多,难道她还是那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吗?每天在家里待着,哪里有那么多地方要花钱。

  “你不会是在骗我的钱吧!”

  游颜颜咯噔一声,泪水噙满了眼眶,当初她的工资比郑舟高上几个级别,为了他还是说辞职就辞职了,现在跟自己说骗他的钱?

  见游颜颜没有说话,郑舟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我告诉你,你现在是住在家里,不需要工作的,既然不能赚钱你就少花点,都没有干活,哪里来的脸说没钱!”

  看到郑舟摔门而出,游颜颜瘫坐在床上,呜呜哭了起来,哭了许久,孩子的哭声惊醒了她,她急忙抱住了孩子。

 

duck不必鸭

什么年代了,生男娃生女娃是我决定的吗(3)

“要是个男娃我就带,女娃又不能传宗接代,我老郑家还要开枝散叶呢。”婆婆恶狠狠说着,

游颜颜气不打一出来,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她知道刘玉媛重男轻女,但是没想到到了这个程度。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一大早,游颜颜就被刘玉媛的敲门声惊醒,只见郑舟还在睡,她只得起身开门。

  “都几点钟了还不做饭?你要饿死我们吗?”刘玉媛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数落。

  游颜颜有些愣神,怎么自从自己嫁过来,就一切都变了,明明郑舟和刘玉媛之前都对自己极其温暖。

  她有些讷讷的去了厨房,这套房子婚前就和郑舟一起买了,是一套二手房,她出了三分之二的钱,几乎用光了这......

“要是个男娃我就带,女娃又不能传宗接代,我老郑家还要开枝散叶呢。”婆婆恶狠狠说着,

游颜颜气不打一出来,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她知道刘玉媛重男轻女,但是没想到到了这个程度。

 

这里是故事开头哦:点击此处阅读第一章

 

一大早,游颜颜就被刘玉媛的敲门声惊醒,只见郑舟还在睡,她只得起身开门。

  “都几点钟了还不做饭?你要饿死我们吗?”刘玉媛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数落。

  游颜颜有些愣神,怎么自从自己嫁过来,就一切都变了,明明郑舟和刘玉媛之前都对自己极其温暖。

  她有些讷讷的去了厨房,这套房子婚前就和郑舟一起买了,是一套二手房,她出了三分之二的钱,几乎用光了这几年来的积蓄。

  刘玉媛看着游颜颜的背影,有些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儿媳妇啊,不怕不会干活,就怕不会调教,但是这游颜颜干起活来还有板有眼的。

  突然,卧室里郑舟的声音传了出来,她急忙走了进去,一脸笑容。

  “儿啊,昨天晚上套出来她带了多少彩礼没有?”

  郑舟脸色极差,如果不是因为这么久以来真的对游颜颜有了感情,他昨晚就摊牌了。

  “你快别提了,这个女人在游家根本就不受宠,一分钱彩礼都没有!”

  刘玉媛的脸色登时大变,难怪干活这么利索,原来是干习惯了,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花了20万,竟然娶回来这么一个玩意儿?

  不对,是30万,在郊区买套二手房,她儿子可是出了十万,关键是,这套房子还是放在游颜颜名下的。

  即使她没读什么书,也知道,在游颜颜名下,可能房子都没有他们娘俩什么份!

  看着厨房里忙碌的游颜颜,刘玉媛的眼色更加嫌恶了……

  

6

  早餐很是丰盛,游颜颜期待的看着郑舟和刘玉媛,希望得到他们俩的肯定,她在厨房想了很久,也许嫁为人妻,就要有觉悟了,为这个家庭付出。

  郑舟倒是吃的很香,吃完以后直接去上班了,然而刘玉媛见郑舟出门。

  直接将碗往桌上一顿,“我不喜欢喝粥!”

  突然板了脸的刘玉媛让游颜颜吓了一大跳,“婆婆,那我以后早上不做粥了。”

  刘玉媛似乎还是没有放过游颜颜的意思,“你看看你,现在也没有工作,都靠我儿子养着,你早上煮粥?万一他喝了没有力气怎么办?”

  游颜颜有些慌张,应了下来,但是她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噩梦的开始。

  郑舟每日倒是没有板着脸了,毕竟已经娶过来了,还能怎么办?而且游颜颜也怀孕了。

  关于刘玉媛一直住在家里,他则是美其名曰让婆婆来照顾她。

  刘玉媛平日里郑舟在的时候倒是没什么表现,只要郑舟一离开她便开始挑毛病。

  游颜颜有些无助,只得求助于郑舟,郑舟有些诧异,他以为游颜颜只是做一顿早餐而已,没想到一日三餐,加上家务,都是游颜颜负责。

  刘玉媛正在客厅看电视,郑舟走了过去和刘玉媛开始沟通,游颜颜听不到外面的动静。

  很快,郑舟就进来了,看着游颜颜期待的眼神,“妈已经答应了,会帮你分担一点的,你也要多体谅一下妈,她辛苦了一辈子。”

  游颜颜顿时放下了心来,她实在是怀着孕,每日里腰酸背痛,晚上吃完饭后收拾,洗碗,打扫房间,起得比谁都早做早餐,睡得还比谁都晚,实在是忍不住了。

  刘玉媛的确是没有让她做这么多事了,结果仅仅几天就恢复了原状。

  游颜颜非常隐晦的和郑舟沟通了好几次,郑舟却无动于衷,装作没有看见。

  郑舟其实知道她的意思,但是毕竟刘玉媛是他的妈妈,他也难做。

  而且,家里的家务,三顿饭,卫生,看起来也没有那么多。

  多来几次,游颜颜也没有办法,只得算了。

  这天,她刚买完菜回家,却在拐角处碰到了刘玉媛和附近的几个阿姨在聊天。

  只见刘玉媛满脸愤慨,“我们家那个儿媳妇,天天不干活,也不做饭,每天我都累死累活的。”

  几个阿姨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惊呼出声,“哎呀,是吗?这可不行啊,儿媳妇要是不干活,你以后可有的受了。”

  “就是就是,以后什么事情都是你来做了。本来娶个媳妇回来就该你享清福了啊。”

  刘玉媛一幅极其委屈的样子,坐在凳子上,“唉,我还能怎么办,她现在怀孕了,整个家里她最大,还在我儿子面前告状说我这个婆婆干的活太少呢!”

  “真是看不出来啊,平时也经常出去买菜,细声细气的。”

  另一个阿姨开了口,“你懂什么啊,有的人,就是会装,只是买个菜而已,能花她多少精力啊,在家里指不定怎么折磨长辈呢。”

  刘玉媛有一搭没一搭的卖着苦,却没想到这一切都被躲在暗处的游颜颜看得一清二楚。

  游颜颜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在家里做了这么多事,竟然还会在外面被非议。

  那自己每天累死累活的是为了什么,她突然觉得满腹委屈,就算是自己的父母不喜欢她,也绝对不会在外面说一些莫须有的坏话。

  她很不理解,满腹心事的回了家。

  

7

  晚上吃饭的时候,游颜颜取下了围裙,自己的肚子已经挺大了,很影响她干活,但是郑舟和刘玉媛却从来都不理解。

  想起今天去买菜看到的那一幕,游颜颜忍不住开了口,但是语气还是非常怯弱,生怕自己太强硬会让刘玉媛心生嫌隙。

  “婆婆,你为什么要在外人面前说我的坏话?”

  刘玉媛愣了一愣,挺了挺胸,似乎是毫不在意她听到,“你现在赚钱赚不了,竟然还在家里指挥我做家务,你能让我做家务,我就不能说了?”

  游颜颜很是无辜,自己每天承包了所有的家务,刘玉媛唯一做的事情就是每天倒倒垃圾。

  “婆婆,我什么时候指挥您干活了?”游颜颜鼻子酸酸的,为什么刘玉媛总是说些莫须有的话?

  “天天上午我出门你都叫我丢垃圾,我不丢你竟然还数落我,上次竟然还到我儿子那里告状!我告诉你,你嫁过来就是照顾我们一家人的,不是过来做太后的,这个家还轮不到你做主!”

  “婆婆,我自问我大着肚子,做家务没有半点松懈,把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每日里起的最早,睡得最晚,您不能这样说我。”

  游颜颜的眼泪吧嗒就掉了下来。

  刘玉媛顿时火大,反了天了,竟然还会顶嘴了,“这个家里还有没有我这个老太婆的地位了?”

  她将目光转向了未开口说一句话的郑舟,她喊着喊着便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我真的命苦啊,辛苦拉扯大的孩子,现在竟然娶回来一个毒妇来骂我!我到底造了什么孽啊,老头子,你怎么一个人走了啊!留下我一个人在这里受欺负啊!”

  刘媛媛气不打一出来,简直百口莫辩,这受委屈的难道不是自己吗?怎么一下变成了刘玉媛?

  她刚要说话,却被郑舟猛地打断,“够了!你还嫌做的不够是不是?妈一大把年纪了已经够辛苦了,你不体谅也就算了,还要处处针对?”

  游颜颜没想到连郑舟也会说出这样的话,委屈至极,“我、我。”

  “当时我娶你回来就是为了你的彩礼,现在彩礼一分没有,全靠我养着,你竟然还做出这样的事情!你对得起我吗?”

  游颜颜伤心欲绝,原来一切都是骗局,她突然后悔了,后悔没有听游亿光和童艳的话。

  自从她嫁过来,郑舟从未往家里拿过一分钱,她买菜也好,置办家里长短的钱都是在自己好几年工作的积蓄里扣,现在怎么叫你养我了?

  “当初叫我辞职,说辞职了就不用这么辛苦了的人是你啊!”

  游颜颜的控诉没有得到郑舟的谅解,刘玉媛直接将游颜颜推到了一边,肚子磕在了桌角上,游颜颜顿时吃痛,抱住了肚子,带着痛苦的神色。

  “现在你已经辞职了,辛苦工作的人可是我儿子!你只是做点家务而已就说这样的话,我早就知道你们娇生惯养的吃不了苦,就是来欺负我的。”

  说罢又开始嚎哭起来,郑舟其实每个月都给了刘玉媛一些钱,只是刘玉媛没有给游颜颜而已。

  刘玉媛不想要郑舟和游颜颜互相说开这件事情。

  游颜颜气不打一处来,腹部剧痛,倒在地上。

  刘玉媛实在是看不惯游颜颜现在的样子,倒显得好像她欺负了她一样,“起来,别演戏了!”

  但是游颜颜还是捂着肚子,一下下的痛哼起来。

  郑舟突然看到游颜颜身下渗出的鲜红,惊呼不好,急忙将她抱起,“妈,可能真的出问题了!”

  顿时这一家人急急往医院赶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