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女暴君

24333浏览    493参与
白色小海豹

个人认为镜月最理想的状态:已离婚分居但还保持暧昧的床上关系。比如藏镜人早上送女儿上学后,就被姚明月突然偷袭拽进自己车开到小巷子里玩车震play;或者藏镜人晚上压制不住冲动,等无心早早睡着后偷摸摸跑去前妻家,熟练的拿钥匙开了门后,拉着还在敷面膜的姚明月惊天地泣鬼神的打了一炮。

个人认为镜月最理想的状态:已离婚分居但还保持暧昧的床上关系。比如藏镜人早上送女儿上学后,就被姚明月突然偷袭拽进自己车开到小巷子里玩车震play;或者藏镜人晚上压制不住冲动,等无心早早睡着后偷摸摸跑去前妻家,熟练的拿钥匙开了门后,拉着还在敷面膜的姚明月惊天地泣鬼神的打了一炮。

乌托邦少女

2019年度魔头集会正式召开

[图片]
        2019年度十大魔头集会正式召开,参加首日会议的有白色的魔头史艳文、灰色的魔头真假仙、银色的魔头藏镜人以及粉红色的魔头女暴君。此次会议旨在维护家庭和谐,会上史藏兄弟相认、罗姚夫妻团圆引人注目。史艳文坦言:我曾爱过嫂嫂,未引起任何质疑。


        2019年度十大魔头集会正式召开,参加首日会议的有白色的魔头史艳文、灰色的魔头真假仙、银色的魔头藏镜人以及粉红色的魔头女暴君。此次会议旨在维护家庭和谐,会上史藏兄弟相认、罗姚夫妻团圆引人注目。史艳文坦言:我曾爱过嫂嫂,未引起任何质疑。

我小猫咪也绝非善类!

我与那对夫妻之间不得不说的秘密(中)

作者有话说:


1.姚明月把蜜儿当做是理想中的自己,被爱着无忧无虑的,美丽单纯不问世事的,与现实中的自己完全相反的自己。

但并不是姚明月想成为蜜儿,也不是想否认自己的过去,姚明月这么骄傲的人绝不会后悔自己所做的选择,她没被单纯的爱过,只是想爱“自己”罢了,不出于任何目的,只是想爱。


2.三人皆有肉/体/关系!!!


3.姚明月和藏镜人的感情挺难说的,我认为是有有爱的,但里面混了更多其他情感,藏镜人对姚明月的感情比起爱责任感更多,姚明月对藏镜人比起爱利用与恨更多。


4.蜜儿不懂爱,她是无忧无虑的小妖精,她觉得姚明月与她这般便是...

作者有话说:

 

1.姚明月把蜜儿当做是理想中的自己,被爱着无忧无虑的,美丽单纯不问世事的,与现实中的自己完全相反的自己。

但并不是姚明月想成为蜜儿,也不是想否认自己的过去,姚明月这么骄傲的人绝不会后悔自己所做的选择,她没被单纯的爱过,只是想爱“自己”罢了,不出于任何目的,只是想爱。

 

2.三人皆有肉/体/关系!!!

 

3.姚明月和藏镜人的感情挺难说的,我认为是有有爱的,但里面混了更多其他情感,藏镜人对姚明月的感情比起爱责任感更多,姚明月对藏镜人比起爱利用与恨更多。

 

4.蜜儿不懂爱,她是无忧无虑的小妖精,她觉得姚明月与她这般便是爱,其实这份爱用世俗的眼光来看是雏鸟情节与依赖。

她不懂,也不需要懂,就像藏镜人说的,被姚明月娇养成这样的小妖精在外头根本活不下去,不如就这样一错再错。

 

5.别觉得女暴君ooc,她是在谈恋爱!不带任何目的性的那种,女孩子和女孩子谈恋爱基本上就是这样!基本上全靠爱!左爱这种东西甚至都不是很必要!

要是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因为我就是知道啊!

 

6.这短篇的别名叫做:

《我与那对夫妻之间不得不说的秘密》

 

——————————

 

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蜜儿好似下定了什么决心说着:“人家想要为明月诞下子嗣。”

 

姚明月依稀记得那是很普通的一天,当天夜里甚至平淡的连晚风都没有,她则抱着蜜儿躺在床上腻歪,忽而听到小妖精冷不伶仃来了一句惊世骇俗的话。

 

这话将见多识广的女暴君都听的愣了愣,她不知该如何说,到底要如何解释才能让蜜儿知道她们两人是无法拥有子嗣的呢?姚明月明艳的脸上写满了纠结。

“嗯…额…那蜜儿想给我们未来的子嗣取什么姓名呢?”说出口时姚明月第一次想掌掴自己这不中用的嘴。

 

听到这话蜜儿就来精神了,硬是拉着姚明月讨论了一晚上,最终还是蜜儿困得边说边睡着了,这场单口相声才能停止。

 

本以为这个话题会就此终结,但往后的日子里蜜儿有意无意的会提起,小妖精脑子里记不住多少东西,如果在这种前提下反复提起一件事,那么这件事必然是有问题。

 

“嗯~蜜儿的话…怎么样才能有子嗣呢?”用袖口掩着嘴,强撑着妩媚的笑,手指紧张的绕着自己紫黑色的发转圈。

姚明月第一次感受到良心受到了谴责,就算是含蓄再含蓄也觉得这样会污了小妖精的耳朵,虽然该做的都做过了,但这根本就不是一码事!

 

听到这话的小妖精思考了下,随机想到了什么似的小脸一红,对着手指吞吞吐吐的开口:“就是把那个放在蜜儿这里面,然后再把明月的那个放进来,把两个揉在一起放在蜜儿肚子里,过一段时间子嗣就会自己长出来了。”

 

看着蜜儿的表情从害羞到笃定,指着自己的小腹又做了搓圆的动作,“完全没听懂!这描述的能听懂才有鬼了吧!”姚明月面露难色。

 

其实通过刚刚蜜儿的描述也能知道蜜儿的种族生育的方式和人类有区别,但蜜儿是人类养的掌中

宝,对此事的了结也算是懵懵懂懂。

 

姚明月大致推测,就是将某件物品放入妖精的小腹,再把属于自己的某件物品和之前放进去的东西揉在一起,让这件物品会在蜜儿的肚子里生长一段时间,这样蜜儿就能生下她的子嗣。

 

想到这点,姚明月的心中便升起了难以言喻的期待,带着这份期待她吩咐了下去,她自认为掩饰住了自己的兴奋,却连起身时身上的配饰撞得叮铃作响也顾不得。

 

只要是有出现过生灵总会留下些蛛丝马迹,特别是像蜜儿这种,样貌特别出色的族群,近代未曾听闻,那便从古籍中下手会更好找到线索。

 

——————————

 

功夫不负有心人,只能说是天意,如此生僻的物件还真被姚明月找着了,一本名为《灵族秘史》的书记录着线索,虽然取的名像是什么官能小说,但的确是本正经的科普书,全书上下把蜜儿的种族介绍的很清楚。

 

灵族,天生拥有灵力可治愈一切疾病的种族,身形小巧容貌动人,性情温和不具备攻击性。

灵族的灵力来自于生长于身后的差翅,独自生活时会居住在花房中,如若被饲养,身体会自动调整到适应饲主饲养的大小。

 

灵族生于灵力,也死于灵力,差翅如若被人为破坏,灵力便会随着差翅的断口流逝,直至灵力溃败,肉/体化作光点消失于人世。

 

姚明月看的仔细,一点也不敢错过,书上写的生活习性与蜜儿日常完全契合,此刻这本书在她眼里,已然改名为《蜜儿养殖手册》了。

 

几乎是在书的最后,她找到了需要的东西,连抓着书的手心里都冒出了冷汗,“找到了…灵族繁衍之法!”姚明月心中一喜,这话说出口时连声音着不易察觉的颤抖。

 

“灵族若想与外族诞下子嗣正常交合即可。”

看到这女暴君心中一沉,但眼往下再看了些便欣喜过望。“如若爱人性别与之相同,便需要有一个额外的容器。

男性灵族的身体无法孕育子嗣,便需寻位女子,将灵族的灵力与男性人类的阳●一同放入女子体内,便可孕育。

女性灵族的身体可孕育子嗣,便需寻位男子,将男性人类的阳●和女性人类的灵力,一同放入灵族的身体里,便可孕育。

此法有乱阴阳常理,缺陷便是孕育出来的子嗣必有…第三人之血缘。”

 

幽暗的烛火在晚风中坚强燃烧着,姚明月看完后已然静坐了几个时辰,面色深沉的半张脸都藏在黑夜的阴影里,平日里妖媚的紫色的瞳孔里闪着幽幽的光,配上过分艳丽的容貌,像只索命的艳鬼,可怖的令人心惊。

 

天色蒙蒙亮时姚明月的指甲都掰断了两根,指甲的尸/体染着玫子色的蔻丹,就那么躺在书房的地板上。

而在一夜百般思绪后,姚明月决定实施脑子的那个荒谬想法。

 

“我可以接受,罗碧…自然也可以。”她想。

 

——————————

 

今日美人阁难得热闹,房里传来时不时扔桌子摔板凳的动静,怒骂声、鞭子破空声与物件被拍碎裂声更是必不可少。

这种情形美人阁里的侍女甚至见怪不怪了,女暴君与藏镜人见面高低都得来一出全武行,今日里的动静甚至都算平和。

 

“姚明月你是不是疯了!”侧身躲开女刑后罗碧破口大骂,万恶罪魁藏镜人此时少有的狼狈,连面罩都不知丢在了何处。

 

“我没疯!我好的很!这个忙你是帮也得帮!不帮也得帮!况且占便宜的你!罗碧你装什么贞洁烈男啊!大男人装什么矜持啊?”姚明月现在的情况也没比罗碧好到哪里去。

 

藏镜人身手太好太能躲,就算是提前下了软筋散也没到药效发作时间,此时罗碧健步如飞根本逮不到。

而姚明月只能拦着不让他逃,等着药效发作,自己累的气喘吁吁不说,就连头上的钗子都飞了几个不知所踪。

 

姚明月扶着头顶的银饰,艰难的维持着自己天下第一美人的形象,药效发作说是迟那是快,她与藏镜人的体力本就有差距,如果这般僵持下去怕不是再过几刻就要他跑了去。

 

就在这时,本还能大战三百回合的藏镜人身体瞬间就软了下去,姚明月眼中一闪瞧见了后飞速上前踹了两脚,再上下确认罗碧真的无法反抗才安心。

 

“罗碧啊罗碧,你就洗干净老老实实呆着吧,刚刚给你讲的东西都记住了,老实配合,夫妻一场别逼我来硬的。”要不是等会还需要罗碧,她定然是要幸灾乐祸一番嘲笑才是。

 

藏镜人眼里写满了不可置信,他和姚明月几乎可以说是天天打架斗殴,一见面必要动手的那种,但给他下/药倒是第一次,罗碧的身体软的无法动弹只得怒骂:“姚明月!你个贱妇!你给我下了药?!”

 

纤细白皙的手需托着下巴,女暴君瞧着藏镜人笑的猖獗,而余出来的手指嚣张的指着趴在地上的藏镜人。

 

“哈哈!下了又怎样?我走了!蜜儿该吃晚饭了,别想着跑!不然下次还下!”红唇轻启说完便提着裙摆夺门而出。

 

“可恨!可恨啊!”尝试起身却将身上的甲胄撞得作响,藏镜人现在全身上下都是软的,只有这张嘴是硬的,只得无能狂怒。

 

姚明月已然走远,吩咐着侍女把罗碧打点好,要把他弄得看起来就美味下饭。

她现在忙着要去喂小妖精呢,哪有那么多时间搭理罗碧。

 

——————————

 

蜜儿吃完晚餐就趴在桌上看着姚明月吃,小妖精性子调皮什么都想试试,之前就咬着姚明月筷子上的东西吃进了肚子里。

 

但人类的食物对灵族来说太杂,乱吃东西可能会导致灵族头晕腹痛、反胃呕吐,虽不致死,但足以让娇生惯养的蜜儿吃上一壶的。

 

抱着自己的小肚子疼了几天后,蜜儿就长了记性再也不敢抢东西吃了,那段时间还把姚明月急得在外头乱抓医师,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女暴君受了什么严重的伤。

 

蜜儿刚吃完饭就听闻藏镜人来美人阁了,等姚明月给她擦了嘴,便催着明月叫她带自己一起去找藏喵玩,全然不知稍后要发生的事。

 

看着蜜儿一副“认识的小伙伴来找她玩啦!”的可爱表情,蹦蹦跳跳的吩咐着侍女去将她最喜欢的球拿来,转眼狗狗似的看着姚明月,眼神透露着满是“我们快点走吧!”的信息。

 

姚明月假装幽怨的抱怨到:我的宝贝蜜儿比起明月更喜欢罗碧那个家伙吗?听到他来了就看不到我了,让人甚是伤心,蜜儿怎地何时变成喜新厌旧的坏孩子了?”说完还从怀中拿出帕子,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

 

就像普通人看见自己的爱宠如此安逸就想逗的她不安宁的心态,姚明月在这点上可谓是无师自通,自一开始就把蜜儿逗弄的迷迷糊糊。

 

蜜儿哪是姚明月这种政场老油条的对手,更别说她从来不会怀疑姚明月是否在骗她,想要解释什么,但又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慌乱的眼里已经开始转圈圈了。

 

只得眼巴巴的跑到姚明月跟前抱住她,半撒娇半抱怨的说到:“对不起嘛~蜜儿永远都最爱明月了,不爱别人。”粉唇一憋,可怜巴巴的。

 

直白的姚明月心跳都快了几分,白皙的脸上透出了几分红晕,双臂反抱住怀里的人,又将脸埋入蜜儿的颈部,声音闷闷的说到:“原谅你了小东西,怎么这么爱撒娇啊。”

 

片刻后,蜜儿拿到了自己精致的花球开心的振翅飞在了空中,瞬间就又把事忘得干干净净。

“没心没肺的小笨蛋。”姚明月幽怨的想,只不过脸上带着的笑与宠溺做不得假。

 

今日蜜儿少有的穿着完整的人族衣裙,不过衣物的后背大开并未有布料,和人类穿的还是有差别,穿着暴/露/华服有着非人特征的异族美人,像是书生写的鬼怪故事里才会出现的角色。

 

人类大小的灵族无法飞的很高,最高的高度大致就是离地面八尺的距离,蜜儿少用差翅,飞的不习惯,飞着飞着差点撞到柱子,把一旁的侍女吓得不轻。

 

恶作剧成功的小妖精咯咯笑着,金色的睫毛颤动时忽闪的像只蝴蝶在振翅,属于成年女性成熟秀美的脸庞因性情而变得稚气。

 

——————————

 

罗碧被姚明月的侍女兼亲信洗了个干净,又换了身衣物,一身黄金甲胄与脸上的面具都被卸了下来,露出那张与云州大儒侠如出一辙的脸,即美艳又斯文,只不过这好看的脸此时黑的能滴出水来。

 

要是在今天之前有人给藏镜人说“你会被女暴君洗干净送上别人的床。”他绝对会给那人来个飞瀑怒潮。

今天之后嘛…也会给,但多少要心虚一下了。

 

蜜儿总是喜欢喋喋不休的讲话,藏镜人在屋内就听到了屋外的动静,除脚步声外,两人在这一小段路上基本就是一问一答,蜜儿问的问题依旧匪夷所思,姚明月依旧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耐心。

 

藏镜人记得一开始他还讽刺姚明月,装的跟真的一样,说是被夺舍了都有人信,像是说到她的痛处,姚明月不爽的对他一呸,叫他从哪来滚哪去。

 

姚明月推门而入,蜜儿跟在身后哒哒跟着,看见正躺板板的罗碧眼睛一亮,身子一扑翅膀一带就到了床边,双手毫不客气的在罗碧身上摸索,试图像平时那样找出点有趣的东西。

 

“藏喵~你来找蜜儿玩了!有没有给蜜儿带礼物呀!”蜜儿此时半趴在床榻边,上身几乎都扑倒在罗碧身上,小妖精人来疯此刻活跃的不得了。

 

药效半过,罗碧此时还没气力无法像平日那样将蜜儿提溜开,只能任她在自己身上乱来,本是别过脸想怒视姚明月,却只看到姚明月开了一坛果酒给蜜儿倒了一杯。

 

而且从这个角度,罗碧正好能看见美好白皙的后背和凹陷下去的腰窝,本来平日相处已是习惯,但他忽然联想起姚明月讲的那些东西,此时的状态的确有些微妙。

 

见藏镜人未理她,蜜儿甚至已经习惯,自己玩自己的,毕竟罗碧一直这样。

平时也就摸摸脑袋喂喂饭,最多再是明月不在时给搓澡,来美人阁会带些糖葫芦之类的小玩意,话也不怎么说,活像一个不知道和儿女如何相处的老父亲。

 

这次没拿到礼物蜜儿感到疑惑,“不应该啊?”蜜儿满脸困惑,摸完外衫表面,又准备深扒一下。

 

“别闹!放开我的…衣服。”其实罗碧想说的是放开他的裤腰带,看到那双手伸向自己腰间的时候他整个人都炸了,果然孩子不能纵容。

 

一旁的姚明月看着好戏噗嗤一笑,忽视罗碧的怒视拉着蜜儿的手将手里的果酒递给了她,小妖精闻了闻是水果的味道,就算是水果她也被勒令少食,见着有新吃食注意力一下就被引走了。

 

“等!小东西停…!”罗碧甚至没来得及阻止。

 

拿舌头舔了点杯中酒惊了声“甜甜的!”,低头呼哧呼哧就把小杯里的酒液清了空,就着罗碧惊恐的表情蜜儿舔了舔嘴唇表示还想再来一杯。

 

酒杯递给姚明月眼巴巴等着下一杯时,没几瞬便酒气上头,白净的小脸一下子就被熏的通红,眼里都迷糊了起来。

 

看着就要倒下,蜜儿晕乎乎倒在了床上正巧砸到罗碧肚腹上,蜜儿虽然轻巧的过分,但毕竟也是成人体型,一下砸在最柔软的地方还是让罗碧闷哼了声。

 

姚明月瞧着这一幕漫不经心吹散了烛火,将自己的脸都笼罩在阴影下,陷入黑暗时只有罗碧看到了她眼里的疯狂,而他自己也只能夫随妇唱陪她一起疯。

 

黑暗中女人柔软的手心抚摸着他的脸,尖锐的指甲有时蹭过而后,挠的人心头瘙痒。

 

“除了我的夫君以外,我姚明月是不会允许任何男人碰我的宝贝,不要让我的蜜儿难过,你知道的罗碧,她是无辜的不是吗?”姚明月深深叹了口气,却不知道为何而叹息。

 

今夜无人入眠。

 

橣蘵
  画的很菜,为爱发电   有...

  画的很菜,为爱发电

  有点OOC

  真的,这对我的意难平

  他们俩吵架还挺有意思的

  感觉把藏爹套了个SPA的皮_(:」∠)_

  画的很菜,为爱发电

  有点OOC

  真的,这对我的意难平

  他们俩吵架还挺有意思的

  感觉把藏爹套了个SPA的皮_(:」∠)_

班楚
啊哈哈哈到底有多难吃

啊哈哈哈到底有多难吃

啊哈哈哈到底有多难吃

樊城拆迁户

持续接这样的四方小人,5RMB一个,什么角色都5RMB,銧的霹的圆的方的都能画(个人感觉圆的没有方的可爱)。联系方式在主页简介里,出图超快,适用于微信头像

持续接这样的四方小人,5RMB一个,什么角色都5RMB,銧的霹的圆的方的都能画(个人感觉圆的没有方的可爱)。联系方式在主页简介里,出图超快,适用于微信头像

泳池水光

【千竞/月竞】只怪寂寞

内有:双性转,一些女同性恨,月是姚明月的月。

18年旧文补档,以前叫“因为太寂寞而叫了风俗小姐的报告”。


【千竞/月竞】只怪寂寞


·双性转♀

·有姚明月x竞日(♀)情节


一切的起因也许要追溯到那个热到令人眼前发花的午后。那天十岁的竞日孤鸣在午睡中惊醒,推她的人满脸焦急,告知了她双亲的死讯。


可要是简单说来,只不过是因为二十岁的竞日孤鸣太寂寞了。


已经二十岁的竞日孤鸣比起十年前当然是进益多了,经年的软禁生活让她懂得什么样的乐子无伤大雅,而什么样的乐子对于她来说最好不要。她向来是最识趣的,...

内有:双性转,一些女同性恨,月是姚明月的月。

18年旧文补档,以前叫“因为太寂寞而叫了风俗小姐的报告”。


【千竞/月竞】只怪寂寞

 

·双性转♀

·有姚明月x竞日(♀)情节

 

一切的起因也许要追溯到那个热到令人眼前发花的午后。那天十岁的竞日孤鸣在午睡中惊醒,推她的人满脸焦急,告知了她双亲的死讯。

 

可要是简单说来,只不过是因为二十岁的竞日孤鸣太寂寞了。

 

已经二十岁的竞日孤鸣比起十年前当然是进益多了,经年的软禁生活让她懂得什么样的乐子无伤大雅,而什么样的乐子对于她来说最好不要。她向来是最识趣的,以至于竟和那个严密监视她的人相处的不错,逢年过节能坐在同一张桌上和平吃完一顿饭。不过今天,她懒得再这样通情达理,一心要做些最不应由她来做的事。

 

比如招【#¥%……&】妓。

 

这倒也不是无厘头的笑话,风俗业从业分支多不胜数,专为同性提供【#¥%……&】服务的性【#¥%……&】工作者早不是新闻。科技时代,人性化服务更加贴心,她甚至只需要登录网站填写信息,付过定金后等待对方上门即可,全程不过动了动手指,多么简单。


被屏累了,去微博看吧。

 


浮光跃金

【镜月】满江红 11

“欸,下周局长儿子结婚,你打算随多少钱?”姚明月躺床上玩手机,“我看底下人都凑着随一个红包了,咱俩的身份总不能还跟他们一样随吧?”

“看着给吧。”罗碧穿衣服,隆起的肌肉山壑一般,红色的血痕蜿蜒其上,“你随多少?”

“你随多少我随多少,我又不去。”她卷进被子里,无聊地扣着手上款式新颖的穿戴甲。

“你不去?”

姚明月嗤笑一声,道:“人家是结婚,咱俩一离婚的去好吗?”

“我约了做头发,你要去就把我那份子钱一起带着,记得叫人家分开写。”

“那天无心的学校有活动,我也去不了,本来还想叫你给我带的。”

“啧,顶头上司的儿子结婚你都不去,不想混了?”

“……那我叫风逍遥给我俩带红包吧。”罗碧...

“欸,下周局长儿子结婚,你打算随多少钱?”姚明月躺床上玩手机,“我看底下人都凑着随一个红包了,咱俩的身份总不能还跟他们一样随吧?”

“看着给吧。”罗碧穿衣服,隆起的肌肉山壑一般,红色的血痕蜿蜒其上,“你随多少?”

“你随多少我随多少,我又不去。”她卷进被子里,无聊地扣着手上款式新颖的穿戴甲。

“你不去?”

姚明月嗤笑一声,道:“人家是结婚,咱俩一离婚的去好吗?”

“我约了做头发,你要去就把我那份子钱一起带着,记得叫人家分开写。”

“那天无心的学校有活动,我也去不了,本来还想叫你给我带的。”

“啧,顶头上司的儿子结婚你都不去,不想混了?”

“……那我叫风逍遥给我俩带红包吧。”罗碧拿起手机,给风逍遥打电话。

“喂?哦,罗碧啊。啊?是今天办婚礼啊?你?这个……不是不是,婚礼它出了点状况……呃呃反正你俩不来也没事啦反正也办不下去了,新郎官都进医院了,来吃酒都要办案真是……不知道份子钱还给不给我们兄弟几个退……”

罗碧沉重地挂了电话,看着面露无辜的姚明月,道:“谁跟你讲是下周办婚礼的?”

  

(风逍遥:所以那天出事时只有我这一个警官在忙活/加班[跪了][跪了][跪了])修补銧改柯的六月新娘杀人事件里苍狼结婚镜月没来的bug

酒空了

差点忘了放哈哈哈哈哈刀剪接龙的一个整活视频,感受痛苦吧罗碧!

B站:BV1He4y1r7Fp

差点忘了放哈哈哈哈哈刀剪接龙的一个整活视频,感受痛苦吧罗碧!

B站:BV1He4y1r7Fp

豹氏精神病院松大夫

十五的明月十六圆

避雷:ooc脑洞,流水账,无文笔

内含:藏月、恨心,灵界赘婿


——


 忆无心被藏镜人回美人阁的时候已经是十六号晚上了,家里灯没开,她就以为姚明月不在,松了口气又隐隐失落。她在玄关就着鱼缸的恒温灯光低头换鞋,就听到客厅穿来幽幽的声响。

  “你——回来喽——”

  是姚明月,她在家。

  忆无心怔了一下,转进客厅,很局促地低声问姚明月要不要开灯。虽然和姚明月这个母亲一起生活了两年,她还是会紧张,会不由自主讨好姚明月。

  她也心虚,中秋佳节,邪马台笑和天海光流接她去了正气山庄叔叔家......


避雷:ooc脑洞,流水账,无文笔

内含:藏月、恨心,灵界赘婿


——


 忆无心被藏镜人回美人阁的时候已经是十六号晚上了,家里灯没开,她就以为姚明月不在,松了口气又隐隐失落。她在玄关就着鱼缸的恒温灯光低头换鞋,就听到客厅穿来幽幽的声响。

  “你——回来喽——”

  是姚明月,她在家。

  忆无心怔了一下,转进客厅,很局促地低声问姚明月要不要开灯。虽然和姚明月这个母亲一起生活了两年,她还是会紧张,会不由自主讨好姚明月。

  她也心虚,中秋佳节,邪马台笑和天海光流接她去了正气山庄叔叔家过节,那边人又多又热闹,她的朋友也在那边,索性就留下过夜。今早小姐妹爱灵灵又约她逛街,在爱灵灵家附近遇到了和王冬银打架一身伤的南宫恨。正好月牙岚想和爱灵灵约会,她就带南宫恨去市医院挂冥医号治病。南宫恨像个小学鸡一下午骂骂咧咧让冥医把王冬银也治好,他要把全盛的王冬银打败千千万万次,根本没在意自己的小女友牺牲了和小姐妹逛街的时间在听他讲废话。说着小娃儿少管我闲事,却还接受小女友悉心照顾

  苗疆三杰聚会结束的藏镜人打电话想带女儿去吃晚饭,来医院接无心看到她又和南宫恨在一起,差点又在医院打起来……

  总之,一天鸡毛蒜皮,如果不是忆无心坚持要回美人阁,藏镜人根本不会开车驶向姚明月的家。

  藏镜人还在楼下停车,忆无心不想夫妻两人再吵架,就没提他。

  姚明月根本不关心忆无心去了哪里,她要忆无心的监护权说到底只是为了恶心藏镜人。人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只穿着一件丝绸睡衣,半坦着丰满洁白的乳肉,在月光下白得发光。脚上耷拉着拖鞋,陷在毛皮毯的沙发里,要多风情多风情。听忆无心讲这两天的事,也不发表意见,或者说根本没听进去。精心养护的卷发像水藻,跟艳鬼似得脸蹭着靠枕,甚至懒得多看忆无心一眼。

  忆无心早习惯了,连灯也不敢开,给姚明月盖上毯子,说自己回房间了。上楼时,却听黑暗中,姚明月轻轻的醉噫。

  “我有些想见你的父亲了。”

  她心又软了,刚想说爹亲今天也过来了,就听见开门的声音。

  “淫妇!你为瞎咩不穿衣服!”

  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也勉强算团圆。

多次拒绝任飘渺

给女暴君哭坟【镜月】

 记忆恢复后,藏镜人离开了地门。从前被他忘却的记忆如回流的潮水,以无法抵挡的姿态重重拍打在心头。

时隔许久,爱恨情仇依旧深刻,然而时过境迁,等到他再去寻找的时候,才发现昨日之事如云烟般消散,连带着旧人也逝去了。


竞日孤鸣失去踪迹,史艳文也不知所踪,而姚明月呢,听闻她也死了。


打听到姚明月的消息后,他有片刻的愣神,似乎许久以来,他都不曾将这个毒妇与死字联系在一起。如此狡诈奸毒之人,就像一条毒蛇,总会寻到一丝缝隙,而后腰肢一扭顺利逃脱。


姚明月这个毒妇,没有死在他的手上,算是她运气好,他应该畅快地仰天大笑几声。然而奇怪的是,真正到了此刻,他却发觉自己笑不出来。

  他想去杀了......

 记忆恢复后,藏镜人离开了地门。从前被他忘却的记忆如回流的潮水,以无法抵挡的姿态重重拍打在心头。

时隔许久,爱恨情仇依旧深刻,然而时过境迁,等到他再去寻找的时候,才发现昨日之事如云烟般消散,连带着旧人也逝去了。


竞日孤鸣失去踪迹,史艳文也不知所踪,而姚明月呢,听闻她也死了。


打听到姚明月的消息后,他有片刻的愣神,似乎许久以来,他都不曾将这个毒妇与死字联系在一起。如此狡诈奸毒之人,就像一条毒蛇,总会寻到一丝缝隙,而后腰肢一扭顺利逃脱。


姚明月这个毒妇,没有死在他的手上,算是她运气好,他应该畅快地仰天大笑几声。然而奇怪的是,真正到了此刻,他却发觉自己笑不出来。

  他想去杀了白日无迹,再一打听,白日无迹也早死了。

  

 那张美艳却令人憎恶的脸无端挤入脑海中,过往一幕幕随之浮现,有怨恨,也有遗憾。


记不得是多久以前,他也曾在某个夜晚,躺在榻上看姚明月赤着身子坐起来,嗓音娇媚地抱怨他:“罗碧,你再扯我头发,以后就不用回来了。”

 

后来两人之间的嫌隙越来越大,相识到如今,憎恶早已盖过了情意。爱太短,恨却如此绵长。


藏镜人找到了圣女峰,生前声名远扬,中苗无人不知的女暴君,死的却太过轻易,如此不值一提,连坟墓都十分不起眼。藏镜人面对着那个小土包,心里有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怒气翻涌,大抵是仇人见面,阴阳两隔也难压心底波澜。


圣女峰的沙土被风卷起,藏镜人垂下眼,盯着那阵黄沙飘起再落下,似乎心底也有什么跟着散去了。


到最后,恨不见,爱也不见,只剩下长久的,无人诉说的怅然。


藏镜人一言不发,在神女峰上站了一整夜。天明的时候,他才缓缓转过身,嗓音滞涩:“我会好好照顾无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