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女权

225.7万浏览    11035参与
晴

想法💡

我的优点不多,想一想也就三点,那就是又馋又懒话还多,最喜欢躺在沙发上,一边翘着二郎腿看男人做家务,一边嚼着零食骂爹。

我的优点不多,想一想也就三点,那就是又馋又懒话还多,最喜欢躺在沙发上,一边翘着二郎腿看男人做家务,一边嚼着零食骂爹。

晴

想法💡

有女儿的父母喜欢培养女儿勤勤快快做家务,这是在培养自己的孩子嘛,那是在替亲家养孩子啊。

有女儿的父母喜欢培养女儿勤勤快快做家务,这是在培养自己的孩子嘛,那是在替亲家养孩子啊。

晴

想法💡

生养孩子就像是考试。

很多人是被家长逼着去考,美其名曰,不管考得如何,只要写个名字,不仅能得到父母头衔,还能拿到养老保险证。

考前更是一点书都不愿意看,或者临时抱佛脚,走马观花地堪堪瞄几眼。

考试时心急如焚,痛苦无比,万念俱灰,更有甚者当场撕了考卷,以求解脱。

考完成绩一塌糊涂,就开始抱怨考题太难,做错容易的题是因为粗心大意,并不是因为能力不行。

一张保险证有遗失的危险,指不定哪天就噗通一声掉水里了,还要多拿两张,才能放心地高枕无忧。

生养孩子就像是考试。

很多人是被家长逼着去考,美其名曰,不管考得如何,只要写个名字,不仅能得到父母头衔,还能拿到养老保险证。

考前更是一点书都不愿意看,或者临时抱佛脚,走马观花地堪堪瞄几眼。

考试时心急如焚,痛苦无比,万念俱灰,更有甚者当场撕了考卷,以求解脱。

考完成绩一塌糊涂,就开始抱怨考题太难,做错容易的题是因为粗心大意,并不是因为能力不行。

一张保险证有遗失的危险,指不定哪天就噗通一声掉水里了,还要多拿两张,才能放心地高枕无忧。

晴

想法💡

比女人处境更困难的是儿童,女人得不到保障的地方,女童只会更惨,她们处在人为食物链的最底层,能出生都算是死里逃生,福大命大了。

比女人处境更困难的是儿童,女人得不到保障的地方,女童只会更惨,她们处在人为食物链的最底层,能出生都算是死里逃生,福大命大了。

晴

想法💡

我就算活到五十,也不会对五十岁的老男人有杏玉,更别提我正青春年少呢,当然是对青春美少年有兴趣啦。对于五十岁出来拍吻戏给小姑娘看的老男人,我只想说,滚远点,别恶心人。

至于女人五十岁拍吻戏,我双手双脚支持。众所周知,男人喜欢年轻漂亮的女性,那五十岁的女人拍吻戏当然不是为了讨好男人,让男人星星眼啦,只是为了表明中年女人也有澎湃的杏玉罢了,有何不可。如果对象是二十岁的漂亮小伙子那就更好了,你亲得得劲儿,我看得舒坦。

我就算活到五十,也不会对五十岁的老男人有杏玉,更别提我正青春年少呢,当然是对青春美少年有兴趣啦。对于五十岁出来拍吻戏给小姑娘看的老男人,我只想说,滚远点,别恶心人。

至于女人五十岁拍吻戏,我双手双脚支持。众所周知,男人喜欢年轻漂亮的女性,那五十岁的女人拍吻戏当然不是为了讨好男人,让男人星星眼啦,只是为了表明中年女人也有澎湃的杏玉罢了,有何不可。如果对象是二十岁的漂亮小伙子那就更好了,你亲得得劲儿,我看得舒坦。

晴

想法💡

靠打压女人,逆向筛选身体弱小,精神孱弱的女人留下后代,不会让男人变得更好,只会让男人一代更比一代弱,毕竟男人是女人生的,母体弱,子体不会更强,dybf可不就是这么一代代筛选下来的么。

靠打压女人,逆向筛选身体弱小,精神孱弱的女人留下后代,不会让男人变得更好,只会让男人一代更比一代弱,毕竟男人是女人生的,母体弱,子体不会更强,dybf可不就是这么一代代筛选下来的么。

晴

想法💡

我既不mu老,也不mu丑,更不mu残,只爱年轻漂亮有力量的身躯,这是雌性本能。年轻女人有着所有雌性加起来都比不了的智商和一生中最强的躯体爆发力,却对着本应该被驱逐出族群的老弱群体产生杏玉,这事情既反智商,也反本能,更反母性,本身就是后天扭曲以后的反自然的结果。

我既不mu老,也不mu丑,更不mu残,只爱年轻漂亮有力量的身躯,这是雌性本能。年轻女人有着所有雌性加起来都比不了的智商和一生中最强的躯体爆发力,却对着本应该被驱逐出族群的老弱群体产生杏玉,这事情既反智商,也反本能,更反母性,本身就是后天扭曲以后的反自然的结果。

晴

想法💡

男人要论证黄帝炎帝是个女人,还得千方百计写本书来考证,这就是不了解女人,还在那嗷嗷的傻帽。女人要是来论证,直接几句话了结:听说过炎黄子孙嘛?炎黄要不是女人,怎么保证世世代代都是他的孙啊?指不定第二代就窜了呢。

男人要论证黄帝炎帝是个女人,还得千方百计写本书来考证,这就是不了解女人,还在那嗷嗷的傻帽。女人要是来论证,直接几句话了结:听说过炎黄子孙嘛?炎黄要不是女人,怎么保证世世代代都是他的孙啊?指不定第二代就窜了呢。

勇敢的她

搬运扩散,女性权益法案意见征集1月22日截止!原贴说得很对,你不填我不填♂的就会帮你填!权利是靠自己争取来的,不争取现状永远不会改变,希望看到这条扩散的都能填一填!

搬运扩散,女性权益法案意见征集1月22日截止!原贴说得很对,你不填我不填♂的就会帮你填!权利是靠自己争取来的,不争取现状永远不会改变,希望看到这条扩散的都能填一填!

三棵猴面包树

《地狱姐妹,替你还愿》(无限流)(一,挖丧心男的眼)

第一次写,写得垃圾请多包涵。

1


    我到达这间公寓的门前的时候,周围已经多了三个女人。

    一个女人看着和山一样壮,却背着一个小背包,背包被她十分宝贝地捏在手心里,看着十分怪异。

   第二个女人嘻嘻哈哈,手里握着一把剪刀四处乱剪,一会儿把房屋周围不知怎么多出来的铁笼子给剪断了,一会儿直接开始撬我们眼前的门。

   而最后一个女人,看着挺正常,只是望向我的时候眼中多了一丝玩味,让我不禁打了个冷战。...


第一次写,写得垃圾请多包涵。

1

 

    我到达这间公寓的门前的时候,周围已经多了三个女人。

    一个女人看着和山一样壮,却背着一个小背包,背包被她十分宝贝地捏在手心里,看着十分怪异。

   第二个女人嘻嘻哈哈,手里握着一把剪刀四处乱剪,一会儿把房屋周围不知怎么多出来的铁笼子给剪断了,一会儿直接开始撬我们眼前的门。

   而最后一个女人,看着挺正常,只是望向我的时候眼中多了一丝玩味,让我不禁打了个冷战。

  “你们……你们是……”

   然而她们只是专注于自己的世界,根本不理我。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面前的门“啪”地一声打开了,一个女人面色不善地看着我们。

  看向我的时候表情满是不耐,看向另外三个女人的时候吓得一哆嗦。

 然后结结巴巴地说:“你们……就是招娣的同学?”

  我听了莫名其妙,但是觉得这大概就是这个世界给我们的设定,于是点点头。

  进去之后,潮湿的小屋子让我打了个喷嚏。 

  那个女人去忙自己的去了,根本就不管我们。


2

  “怎么回事?这个屋子里根本就没有线索啊。”那个山一样的女人呆呆地说。

   我听了,也是一筹莫展。

  另外两个女人中,那个玩剪刀的还在玩剪刀,但是很短促地说她是剪刀大仙。

  而那个一脸玩味的女人说她叫易骟媛,说完又是一脸玩味地看着我。

  我说我叫叶子,请多关照。

  唉,感觉就只有自己的名字没什么气势。


3

  这个房间看着只有一百平,有三个房间和一个小小的客厅,小小的厨房。

  我们四个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山女说她饿了。想吃东西。可是这里并没有什么东西给她吃。

  幸好茶几上有几个苹果,我们去问过女主人之后,就把苹果给她吃了。

  吃的时候她嘴巴张大,空洞洞的仿佛地狱的门。

  我再次感觉她不是俗人。


4

 就在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浴室的灯突然亮了,然后就传来了淅淅沥沥的水声。

 那水声把一个握着酒瓶的胖男人给引出来,他因为喝醉还有些摇摇晃晃,可是这并不妨碍他拉开一点眼前的门,然后偷偷地把他的小眼睛往里面探。

 就在我恶心无比,准备走上前去把他拉开的时候,一把尖刀直接朝着他的裆部一划,只听到划拉一声,血猛地滋出来。

 我如梦初醒,冲上去一脚把他猛踹到地面上。

 旁边不知道是谁给我递上了麻绳,我熟练地把他捆起来,还顺便打了几个死结。

 那个男人被捆上之后就是“哎呀哎呀”地哭嚎。

 “吵死了,干脆吃掉好了。”山女说,手就往她那个只有她手掌大的背包里探,看着是想拿出什么东西。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尖利地嚎叫传入我们的耳膜。

 那个女主人举着菜刀站在我们面前,目眦尽裂。“你们……你们居然要杀我老公?”

  说着她就要冲上来,我看准机会把她手里的刀给踹掉了。

  正准备把她给捆起来,旁边的易骟媛笑眯眯地迎过去,一边拉起女主人的手,一边对她讲道理。

 “都已经偷窥女孩洗澡了,还不是罪大恶极吗?”

  她说着握紧女主人的手,只是一拽,那个女人的手就直拎拎地垂落下来,没有力气了。

 “你们……你们……”她想用脚踹,旁边的山女直接拎起她,“好好坐着”,安到沙发上。

  我则拿着剩下的绳子,把她捆到沙发上。

 “别害怕,我们都是好人。”易骟媛笑眯眯地说,“今天我们欢聚在这里,就是为了给你的女儿还愿。”

  “你女儿想让谁发烂发臭,我们就让谁发烂发臭。“

  ”谁要是没有按时发烂发臭,我们就让这个家发烂发臭。”

   一个女孩穿着夏天的睡衣,战战兢兢地从热气腾腾的浴室里走出来。

  当她看到地板上和沙发上的两个人时,眼睛骤地增大,但是只是惊讶,却没有害怕和怜悯。

  山女似乎已经明白了游戏规则,站在女孩身边安慰她,“别怕,只是还愿而已。”

  我们四双眼睛定定地看着她。

  却只听到她低低地说:“我希望他,离开我们这个家。”

  那个男人听了,高兴地从地上滚起来,准备跑。

  山女却直接把他摁在地上,让他练习劈叉。

  女孩说完之后一片寂静,根本没有什么灵异事件发生。

  说明这还不是女孩想要还的愿。


5

“小姑娘,你再大胆一点。”易骟媛笑眯眯地说,“要是弄死他能让我们走,我就愿意弄死他。”

 说着她一脚蹬在男人的手骨上,直接踩得血肉模糊,骨肉分离。

 男人惨叫一声,眼泪鼻涕都哭出来。

 女人在一边呆呆地看着,似乎知道了眼前的一群人是什么样的货色。

 反正肯定不是招娣的同学。

 而女孩在看到男人的惨状后,恶突然升腾起来。

 她指着男人的脸,冷冷地说:“我要他把自己的眼睛给挖出来。”

 这话一说,她旁边的女人已经开始呕吐。

 而我在一惊后,却隐隐感觉有什么东西显现在我的斜上方。

 那是一条闪着银光的小路。

 我不确定别人有没有看到,反正我看到了。

 这说明,我们现在走的这条路应该是对的。

 这样一想,我就对她们使了个眼色。

 她们应该也看到了那条银色的路,所以只是对我点点头。

 然后剪刀大仙不再磨自己的剪刀,而是把刀细细地在男人眼前挥动,接着就开始在他的额头上刻字。

 男人恐惧地看着掩盖他视线的鲜血。

 接着他就感觉自己身体上的肉在一块块掉下来。旁边还有刺啦刺啦的炭火声。

 原来是山女从她那个小包里拿出烧烤架,在一点一点地给片下来的肉刷油。

 “呕~”闻着自己身上的肉,男人终于吐了出来。

  他一吐,那已经在他的眼眶里摇摇欲坠的眼珠子,终于滚了出来。

 山女很细心地把那对眼珠子捡起来,用一根竹签串了,开始烧烤。

 “诶,你们要什么酱料的?”她说。

  一样一样地从背包里拿出酱料,什么油盐酱醋就更不用说了,摆了一地板,俨然是准备在这里开个免费烧烤摊。

 “啊,我的那份直接加盐就行了。”我听到易骟媛面不改色地说。

  “我的那份多加蜜汁。”我也学着她的样子说。

   山女开始给片下来的肉加蜜汁。

   剪刀大仙取了一块男人的 腿骨,开始磨她的剪刀。

  那剪刀刺啦刺啦地响,我开始听着觉得渗人,后来竟然觉得还挺好听的。

  “大仙,你要加什么?”我一边替山女给烤肉刷料一边问。

  “我的,原味。”大仙波澜不惊地说,一边说一边把那腿骨收进她的上衣口袋里。

  长长的一根白骨头,上面还沾染着点点血渍,可是大仙好像一点也不在意。

 

6


   我们都饿了,特别是山女,毕竟她在进门前就说自己饿了,此时根本就是举着肉就大口吃,甚至都顾不上片了。

 我只吃了十几片就饱了。此时朝着山女看去,看到她的庞然大口里似乎还有细小的锯齿,锯齿一绞那肉即刻成了肉沫,觉得十分惊险。

 一顿自助吃完,地板上就只剩下了森森白骨。

 趁着剪刀大仙挑选磨刀骨的时候,我问招娣,还有什么没还愿的吗,因为我感觉那银色小路虽然显现出来了,可是还没有露出实体。

 招娣此前一直看着我们吃了她爸,此时才如梦初醒的样子,怯怯地说她有两个愿望。

 一个是把自己名字改成磐灵,一个是希望自己的妈妈永不再嫁。

 我听了,直勾勾地看着那个此时才悠悠转醒的女人。

 “别嫁人,不然我们还会回来,这次还愿就还在你身上。”

  我一字一顿地说。

 她听了点头如捣蒜。

 毕竟刚刚也看到了,我们不像什么几句啼哭就能收买的良善人物。

 接着我们让她带自己女儿把名字改了。

 她一听,有些犹豫,说这名字能招来弟弟,现在她肚子里已经怀了一个了。

 我一听,才知道这女孩以后还是会被小吊困扰,只是那个时候就不知道是谁来替她还愿了。

 希望她能够替自己还愿。

 然而现在顾不了这么多了。


7

 去改名字的路上,小女孩一路都是欢呼雀跃。

 而那个女人虽然想阴沉着脸,可是我们都是不看她脸色的人,惹得她只能赔笑。

 出了橘子,我能感觉我脚下渐渐延伸出一条银子铺成的路,踏在上面有金属敲击声。

 其他三个人也发现了。而小女孩和那个女人并没有发现。

 我在这两条路即将分叉的时候,握紧小女孩的手,递给她一张纸条。

 告诉她,有一群人是真实存在的,希望她以后,能够替自己还愿。

 一道光闪过,女孩的眼前只有落叶飞舞。

 而那四个行为怪异的女人,早已不见踪影。

偷得半闲卖笑郎

碎碎念

好想画女性凝视的白幼瘦男性……

好想画女性凝视的白幼瘦男性……

晴

想法💡

上次看见有女性研究甲骨文,研究出蚩尤其实是女性。蚩字上面的山字头,描绘的是男人打败蚩尤以后,给蚩尤头上带的枷锁,后来这种枷锁就演化成了女人出嫁时候带的头饰,比如说步摇。

所以婚姻到底是什么,怎么来的,甲骨文其实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么多男人研究甲骨文,他们是真不知道吗?

黄土地上的女人们其实都是蚩尤的后代啊。

上次看见有女性研究甲骨文,研究出蚩尤其实是女性。蚩字上面的山字头,描绘的是男人打败蚩尤以后,给蚩尤头上带的枷锁,后来这种枷锁就演化成了女人出嫁时候带的头饰,比如说步摇。

所以婚姻到底是什么,怎么来的,甲骨文其实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么多男人研究甲骨文,他们是真不知道吗?

黄土地上的女人们其实都是蚩尤的后代啊。

白纱飘飘

讲个笑话

一位女|性|ge(二声)  ming(四声)工|作|者


需要向 “ 涩 ” 这个方向刻画


我真的不理解


为什么会有人在女|性|ge(二声)  ming(四声)工|作|者穿修|身|旗袍(现代感超级浓的那种)


的影片视频下面质疑这么改不对的评|论下面说∶


“可是这样很涩啊!”

一位女|性|ge(二声)  ming(四声)工|作|者


需要向 “ 涩 ” 这个方向刻画



我真的不理解


为什么会有人在女|性|ge(二声)  ming(四声)工|作|者穿修|身|旗袍(现代感超级浓的那种)


的影片视频下面质疑这么改不对的评|论下面说∶


“可是这样很涩啊!”

晴

想法💡

婚姻就是黑社会,既然有胆子进黑社会,区区家暴而已,哪用得着单女为她们操心呢,单女白白为她们浪费口舌,还捞不到一点好处。

至于有女性说要发声促进law的改善,上面全被男人盘踞,男人怎么会只靠你动动嘴皮子就让渡利益呢。只敲敲键盘,不实打实地让他们见血,law不可能改善,只会变本加厉。

原来你们只会耍耍嘴皮子啊,我还有一百年韭菜可以割呢,太棒啦。

婚姻就是黑社会,既然有胆子进黑社会,区区家暴而已,哪用得着单女为她们操心呢,单女白白为她们浪费口舌,还捞不到一点好处。

至于有女性说要发声促进law的改善,上面全被男人盘踞,男人怎么会只靠你动动嘴皮子就让渡利益呢。只敲敲键盘,不实打实地让他们见血,law不可能改善,只会变本加厉。

原来你们只会耍耍嘴皮子啊,我还有一百年韭菜可以割呢,太棒啦。

晴

想法💡

女人的大多数社会问题,最后都会说是law的问题,但law是男人制定的啊,归根到底,不就是男人给女人制造的问题嘛。

女人的大多数社会问题,最后都会说是law的问题,但law是男人制定的啊,归根到底,不就是男人给女人制造的问题嘛。

晴

想法💡

因为男人享受了太多特权,所以别说女人掌权了,就算只是实行男女平等,所有男人就会如丧考妣,大呼此乃jwsl。

因为男人享受了太多特权,所以别说女人掌权了,就算只是实行男女平等,所有男人就会如丧考妣,大呼此乃jwsl。

晴

想法💡

我现在对男人/男孩死掉,男人/男孩失踪,男人/男孩跳楼,男人/男孩怎么怎么惨的消息都无动于衷,更想嘲笑一声废物,死了活该。

社会资源都向男的倾斜成瀑布了,还能活成这样,也是命中注定该死,赶紧早点死了,给女人/女孩让路。

女人同情外星人都不同情男人,因为外星人不一定存在,就算存在,目前也不会抢夺女人资源,但男人是实实在在会抢夺女性资源的异族。

逢男必弃,无往不利。

我现在对男人/男孩死掉,男人/男孩失踪,男人/男孩跳楼,男人/男孩怎么怎么惨的消息都无动于衷,更想嘲笑一声废物,死了活该。

社会资源都向男的倾斜成瀑布了,还能活成这样,也是命中注定该死,赶紧早点死了,给女人/女孩让路。

女人同情外星人都不同情男人,因为外星人不一定存在,就算存在,目前也不会抢夺女人资源,但男人是实实在在会抢夺女性资源的异族。

逢男必弃,无往不利。

不bb不舒服斯基

实际上我和社会为敌只需要一句话:

爸妈,我不喜欢比我强的人

实际上我和社会为敌只需要一句话:

爸妈,我不喜欢比我强的人

状元娘

周总li反对“传统贤妻良母”,字字玑珠。👍“人能做的工作,妇女大多都能做”“贤妻良母不过是旧时代片面要求”

周总li反对“传统贤妻良母”,字字玑珠。👍“人能做的工作,妇女大多都能做”“贤妻良母不过是旧时代片面要求”

照红妆

1月22日截止。《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修订草案)》正在面向全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下图是两种提出意见的方法。

(纯粹公益宣传,没有任何改动,求求放我过审)

之前在老福特的一个问答里,我看到好多太太讲述了自己不太快乐的童年时光,在自己母亲、姐妹或者就是自己本人的人生中感受到了一些针对性别的风刀霜剑。

所以希望能贡献微薄之力。

1月22日截止。《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修订草案)》正在面向全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下图是两种提出意见的方法。

(纯粹公益宣传,没有任何改动,求求放我过审)

之前在老福特的一个问答里,我看到好多太太讲述了自己不太快乐的童年时光,在自己母亲、姐妹或者就是自己本人的人生中感受到了一些针对性别的风刀霜剑。

所以希望能贡献微薄之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